发新话题
打印

尼泊尔群运新闻2000年补遗

尼泊尔群运新闻2000年补遗

旅游业的劳资冲突

尼泊尔的酒店工会和资方正在发生一场冲突,这将沉重地打击当地的旅游业
HEMLATA RAI
FROM ISSUE #19 (01 DEC 2000 - 07 DEC 2000)


一场计划于12月中旬举行的酒店行业大罢工将多年来力图使尼泊尔成为主要旅游目的国的努力付诸东流,并且会引发有损该国经济的连锁反应。酒店员工毫不妥协地要求增加10%的服务费,而老板们对之置之不理。政府试图调解双方,但迄今没什么效果,而距离1212的罢工期限正在越来越近。

酒店工人罢工联合委员会(HWJAC,简称“罢联”
)同意推迟原本准备在1119号举行的罢工后说,他们下属两个工会的数以千计的成员将从下周四开始工作时佩戴黑色肩章。如果没有达成协议,他们会从1212日开始无限期罢工。作为回应,尼泊尔酒店协会(HAN,简称“酒协”
)说,他们对找到一个“和谐友好的解决办法”
仍持“乐观”
态度。但私人酒店业主强硬地回应说,如果罢工他们将关闭酒店。



“罢联”负责人说,即将到来的罢工是其要求收取酒店收入额10%作为服务费的20年斗争的高潮。在过去10年的不同时期里,尼泊尔的五星级酒店都已经同意了那些被政府认可的增加服务费的要求。但正式的批准从来没有下发,这样酒店与工会和达成的协议就不能生效。根据提供给我们的文件,Soaltee酒店早在1991年答应了工会要求的在同年十月份开始增加10%的服务费,前提是政府同意。按工会方面的说法,其他的酒店,比如像Yak and Yeti, de l' Annapurna, Shangri La, Malla以及 Dwarika's也表示他们对增加服务费的要求没有异议。但是政府始终没有批准下来。


那么为什么政府一拖再拖?唯一的解释似乎是,历届政府全神贯注于把持政权而无暇他顾——即便像旅游业这样极端重要的经济部门也不例外。1997年,劳动部确曾成立一个专责小组,研究征收10%的服务费会对经济造成何种影响。然而,专责小组既不肯定征收服务费的做法(它声称自己无权这样做),也未否定征收服务费的可能。分析家现在认为双方先前可能是以该文件为谈判基础的。

政府对宣布征收酒店服务费(虽则各方重要参与者已对此达成共识)表现出的不情愿,以及目前部分酒店老板的强硬态度让一些独立观察员感到好奇。“酒店协会目前顽固的态度表明了它代表着某个投资者集团在酒店业的既得利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独立的劳资关系专家说,“征收服务费有助于增加酒店交易的透明度,但一些酒店可能觉得没必要”。

酒店协会说,它是整个酒店业的代表,而不是为了哪个特殊集团的利益而进行游说。一个协会代表说,他对组建于1114日(工会同意推迟1119日罢工的后一天)的调解小组能够成功说服工会再等待3个月充满信心。届时,高级委员会将提交其关于介绍服务费的报告。然而,“罢联”拒绝承认该委员会,他们说,这是“为了推迟罢工而耍的把戏”。本周“罢联”两次拒绝参加由政府呼吁的调解会议。


“我们不承认该委员会,我们也不会参加谈判,除非政府管理部门承诺征收服务费。我们已经准备再等半年或一年来决定收费的方式和比率”,“罢联”书记Bishnu Lamsal告诉我们。这表明了工会态度具有灵活性的一面,而这或将成为退让的起点。但是,随着罢工期限的临近,如果资方和工会继续拒绝对话,那么罢工停业将难以避免。


尽管酒店协会部分官员感到乐观,但不难看出双方都准备卷起袖子向对方摊牌。酒店协会主席Narendra Bajracharya说:“在高级委员会的报告出来之前我们不会向任何事情妥协。而且,即使政府决定开征服务费,在目前的税收结构和劳动法不利于投资者的情况下,我们也不会照做。”

Bajracharya称工会拒绝政府委员会的行为是对政府的正面挑衅。他坚持认为政府应当调整征税和修正劳动法,因为不这样的话,尼泊尔的旅游业将丧失在区域性市场中的竞争力。在其他征收服务费的国家里,他说,他们会降低税收以及限制工会的集体谈判权。

酒店协会已提议修改《1991年劳工法》,它在提议中将其描述为通向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道路上的障碍。另外,酒店协会还试图通过呼吁政府把酒店业列入《基本服务业法》的保护下(在该法案里任何形式的罢工和关闭工厂都是非法的)以阻止罢工发生。鉴于总理本人的工会背景,政府是不太可能同意这个要求的,但是这并没有妨碍酒店协会的尝试。

尼泊尔大会党支持的尼泊尔旅游及酒店行业工会和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支持的尼泊尔酒店独立工会在“罢联”中联合起来,这是20年来的第一次。一酒店协会内部人士说,如果罢工推迟了,政府就可以向尼泊尔大会党支持的工会施加影响,让他们取消罢工。但这可能还是不会解决问题,因为大会党的竞争对手——尼共(联合马列)支持的工会很可能还是要继续罢工,并且让目前的纠纷添上政治色彩。

是什么让你们不能坐下谈判来解决问题呢?

从一开始,我们就已表现出变通的态度,愿意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在政府的要求下,我们克服了部分成员的反对,同意推迟我们的罢工计划。但是资方和政府却把我们的让步当成了软弱。政府不去设法打破僵局,却成立了一个我们拒绝承认的委员会来调查我们的谈判要求。资方对解决这场争端没有丝毫诚意。迄今他们骗取了本属于工人的合法权利。对于增加10%的服务费的承诺,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食言;并且这一次他们试图通过《基本服务业法》来否决工人和平罢工的权利。但是,这次我们会坚持到底,直到资方和工会达成了协议。

难道你没考虑到酒店关门会对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吗?

我们并没有仔细研究评估我们的罢工会对整个国家的经济产生什么不利的影响,但是我们很清楚,这种罢工会让政府、资方以及工人自身付出很大的代价。我们清楚,如果我们罢工,将会使100万的酒店行业工人及其家人受苦。但我们也意识到,在这旅游旺季,是向政府和资方清楚地传达我们的目标的最有效的时间。为了表达我们的诉求,我们正在让我们自己和家庭的幸福放在悬崖边上,我们要告诉政府和老板们,我们能够且将会使用我们集体的力量,去争取我们应该得到的。

为什么百分之十的服务费如此重要?

按酒店收入给服务费定一个百分比是世界各地酒店的惯例。我们不要求额外的好处,但要得到我们应当得到的。资方正试图通过拒绝向服务性行业工人支付平等报酬来分化工人们。这肯定会影响他们的生产力。固定的服务费也有助于确保酒店员工在其他方面的权利,比如基于酒店盈利的奖金。我们举行罢工不只是为了工人自身的利益,也有利于国家经济的发展。它能使酒店帐目透明,并帮有助于政府在这方面收税。

翻译:kang
校对:妄想狂
链接:http://www.nepalitimes.com.np/issue/19/Nation/8547

TOP

现状是主要障碍

- C P Gajurel(国际事务的政治局委员)

尼泊尔共和国首任总统通知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要在七天内“组建全国认可的政府”。迄今,毛派已经同参与制宪会议的大小党派中的大多数进行了深入的讨论,达成了组建政府的共识。在过去三天里,四个主要政党——尼泊尔共产党(毛派),尼泊尔大会党,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和马德西人民权利论坛(MJAF)——已进行了广泛的讨论。会议决定由四个政党共同组建工作小组,编写一份关于未来政府的政策纲领的共同草案。截止目前为止,各党已经在“原则上”达成共识:政府应该由尼泊尔共产党毛派领导。各党普遍承认,毛派作为制宪会议中首屈一指的最大党派有权组建新政府。因此,这一共识无法被看做是新政府组建进程中的重要突破。

目前尚有两个有待议定的争议性议题:第一,对新政府的“政策纲领”达成普遍共识。第二,各政党在新政府里的权力分配,这个问题在尼泊尔似乎比其他问题都重要。


人民的任务是什么?

伟大的尼泊尔人民已经给出明确的定论:——主导的制订新宪法的进程;促进和平进程的完成;并给为尼泊尔社会做出贡献的毛派一些休息时间【此处有些怪异,但不知如何修改】。制宪会议选举前被认为是第一大党的尼泊尔大会党,这次直接选举只得到37席沦为第二,而毛派则得到120席。原先占同等数量议席的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现在已经降到第三位,仅赢得33个议席。尼共毛派依从民意要求取得组建政府的权力。按照各种的民主规范和价值观来看,柯伊拉腊先生理当自愿地下台,尊重人民的要求并为毛派领导下的新政府组建铺平道路——这是他的责任所在。但柯伊拉腊先生不愿意下台,而是像胶水一样粘着政府,倒也符合大会党的政治立场和价值观。

这是对人民的意见和裁定的极大不尊重。在制宪会议选举之前,有人指责说,我们党(尼共毛派)违背了人民的意志,没有通过人民的选举来获得人民的授权。但是,当通过一个真实有效的选举,英勇的尼泊尔人民给予我们一次压倒性的胜利后,却正是说过上面话的人不尊重人民的裁决。尼泊尔人民正对新政府的组建停滞不前感到无比愤怒。由于不了解组阁拖延的真正原因,很多人将每个参与的政党都骂了一遍。但是,主要的原因是,尼泊尔大会党不尊重尼泊尔人民的意志,柯伊拉腊抱着首相职位不肯放手。如果尼泊尔大会党决定向获胜的政党让出位子,我们早就克服了这种过分的延期。

非政治原因的反常结盟

在尼泊尔共和国首任总统选举期间两个主要政党(毛派和尼共•联合马列)几乎达成了共识;由尼共(联合马列)取得总统的职位,而尼共(联合马列)将支持毛派组成新政府。但是,这个共识在即将实现的时候破灭了。哪方应当对违反共识担负责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最近举行的中央委员会会议对此事件表示痛惜。

当毛派支持中立共和派领袖,年已七旬的马德西族人Ramraja Prasad Singh 为总统,柬加提族的女性领导人Sashi Shrestha为副总统时,政治事件发生了新的转折。出于反对毛派提出的总统和副总统独立候选人的共同目标,愤怒的尼共(联合马列)很快与尼泊尔大会党以及马德西人民权利论坛凑成了一个三党联盟集团。

该集团成功地赢得了总统和副总统选举,并在众议院拥有多数的席位。这给新政府的成立新增了一个障碍。本应有组建新政府权力的最大党派——毛派放弃了组建政府的想法,因为它已成了少数派,而三党联盟才是多数派。

现状是主要障碍

现有的思想,路线,习惯和行为是在尼泊尔社会进步和发展的主要障碍。两种不同的思想、军队、阶级、行为和习惯在各个方面对立、敌视。一方面是进步和具有前瞻性的思想、军队、阶级、行为和习惯,另外一方面是保守的思想、力量、阶级、行为和习惯。这两个对立的派别必然会引起在各个方面的分歧,包括组建政府。保守势力顽固,总是抵制社会进步的新发展,新变化。如果进步力量不能获胜,保守派就会获得统治权,从而使建立一个新的尼泊尔的梦想破灭。

还有有一些势力,他们在双方之间摇摆不定。当革命力量似乎要胜利的时候,他们开始声称自己是激进派。当然,当保守派看起来要掌权的时候,他们与保守派走得很近并支持他们。这种过程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彻底的政治两极对立。尼泊尔当前的政治气候正在明确地证明这一点。

当下,最急迫的任务是要组建新的政府。根据人民赋予的权力,以及所有政党的认可,我们的党,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以其作为最大党派的能力有权组建政府。尼泊尔大会党在表面上也支持这一进程,并参与政府组建。但据了解,尼泊尔大会党的最高领导人,柯伊拉腊先生,正在积极参与尝试组建一个由他领导的政府的活动。这是一些曾在他的官邸与他会面的马德西领导人透露的。在进步势力与保守势力相互斗争的政治形势下,中间派势力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他们已成为组建政府的关键力量。

保守派基于他们的政治立场与国际反动势力有着联系。他们正受国外势力的影响和利用。所以,尼泊尔新政府的构成还取决于外国势力的利益。尤其最近几天,尼泊尔媒体经常报道尼泊尔正在遭遇越来越多的外来政治干预。这基本上属实。这些外国势力认识到,如果尼泊尔发生社会进步的革命性的变革,他们的利益将受到损害。因此,他们支持保守派力量,以阻碍尼泊尔的政治发展,这样就不会有变革,可以持续地保持现状。当在尼泊尔各政党正在参与组建政府的时候,总有内阁名单是被外面拟定的传言。日益增加的外来政治干预,已成为尼泊尔的令人担忧的问题。
7th August 2008


翻译:kang
校对:妄想狂
http://www.krishnasenonline.org/ ... /issue13/gaurav.htm

TOP

普拉昌达:新时代的领导者

- Baburam Bhattarai

今天,尼泊尔将被写入历史。我们已经结束了封建君主统治时代,进入了联邦民主共和国时代。不幸的是,过去4个月里,我们没能选择出驾驶我们新时代战车的司机。现在,我们可以听到失败者的叫喊和借口。我们知道,开了多年车的老火车司机已经太老了,开不了了。但他拒绝向新车手交出权力,相反,他试图把火车倒拉回来。

这并不是说毛派不能形成一个全国性的共识,而是他们被剥夺了达成一个全国共识的可能性。谁在创造了这些障碍?然而,这一进程正在克服障碍,向前迈进。历史的脚步不可阻挡。听着,来自国会的朋友们,这不是悲哭哀号的时候,而是尊重并遵循历史的裁决的时候。在过去一定的时期里,尼泊尔大会党也还或多或少反对君主制,也还为争取民主而斗争。因此,我们才与尼泊尔大会党一起合作,有了十二点共识,有了全面和平协定,有了制宪会议选举以及建立联邦民主共和国的声明。然而,一个新的时代需要一个新的领导团队;尼泊尔人民要求通过选举为新的尼泊尔选出新的领导。新的领导应该在人民的裁决后立即诞生,但这却没有实现。正因为如此,我们被迫在无政府状态下生活了四个月。

我们希望与大会党一同推进这件事,但他们拒绝了。关于国防部的问题只是用来拖延这一进程的托词。从本质上讲,大会党想要组建一个排除了毛派的政府。在我们意识到这一点后,其他党派的朋友也意识到了,也有了合作的可能。对于一些朋友,这样的合作被刻薄地称为“肮脏”。“神圣”和“肮脏”的定义不是绝对的,相反,它是相对的。如果合作是为了人民与进步,它就是神圣的,如果它是为了保守与反动,那就是肮脏的。如果把牛粪与土豆混合,这是肮脏的;但如果把酥油与马铃薯混合,那就是神圣的。我们要提醒我们的大会党的朋友,他们伟大领袖的BP柯伊拉腊说,他的脖子是和国王的脖子连在一块儿的。我们一直试图打破这一联系。从十二点协议到现在,我们一直与大会党共事,为的是试图把他的脖子和国王的脖子分开。国王已经退位了,但大会党不想独立于国王。相反,他们正试图沿着他的老路走。我们告诫你们不要跟随堕落的国王,而来同我们一起创造一个新的尼泊尔。
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新的尼泊尔,一个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我们甚至呼吁保皇党在民族团结、共和国建设和社会经济变革的议题上和我们联合起来。我们没有后悔。但是,如果你们不改变自己,并坚持反动和保守的立场,历史是不会等你们的,你们会被它抛弃。

我们已准备好为缔造受全国共识的政府而合作。毛派并不自大,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让所有各方都能参与政府。现在,除了大会党,24个政党团体已经愿共同努力。我们很高兴我们能在24个缔约方之间制定一个有全国共识的政府。大会党只有19%的选票,但81%的选票不是大会党的。如果人人都团结起来,将有超过三分之二多数的支持。这届大会有能力推进和平进程,并制定一部新宪法。这次投票率表明,历史的大车已经准备启动。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对此盼望很久了。新政府在普拉昌达的领导下形成后,它的主要议程将是民族,人民的权力和社会经济改革。为此,我们已制定了一个共同纲领和行为准则。

我们准备选举的普拉昌达为尼泊尔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理。实际上,尼泊尔早就有它的领导者。时势造就英雄。在资本主义时代欧洲诞生了拿破仑•波拿巴。列宁为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革命而诞生。在十年人民战争和人民运动的基础上,为了联邦民主共和国制度,尼泊尔人民早就了我们的普拉昌达。我们相信,他就是新时代的领导者。一个名副其实的新尼泊尔将在他的领导下创建。

这是Bhattarai于总理选举前在制宪大会上作出的讲话的非官方译本。
翻译:kang
校对:妄想狂
http://www.krishnasenonline.org/ ... issue13/baburam.htm

TOP

首要目标是编写宪法

拉姆尔塔帕“巴达尔”,尼泊尔共产党(毛派)高级领导人

毛派已经成功选举了党的书记做为尼泊尔共和国的总理。对于如何在政府组建后领导这个国家,您怎么看?

在制宪大会(CA)中在各党派的支持下我们已经选出了我们的总理。(他当选的)选票超过了大会80%的票数,这代表着国家根本的共识。

现在在新政府面前有两种挑战。第一个是制定新的宪法,第二个是提供即时的援助以及维持和平。我们将此作为对人民的承诺优先执行。

您将如何面对接下来的这些挑战?

在全国人民的支持和所有进步力量的集体努力下,我们有能力去面对这些挑战。我们将成功地创造一个新的尼泊尔还有和平。

现在没有预算来解决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问题和国家的发展。你会从哪里搜集资金和资源?

尼泊尔有可用的资金和资源。要动员起这些资金和资源,所需要的只是人力、资本和技术。我们相信,我们通过合理利用国内资源以及外国朋友和技术的援助,能够动员起这些资金和资源。

你们为什么没有让合作了两年的尼泊尔大会党(NC)进入政府?最后遇到了什么障碍?

直至最后一刻我们还在邀请的大会党来达成全国共识的政府。然而,他们并没有改变他们的一贯作风和偏见。他们宁肯承诺协助制订新宪法,也不肯重新审视他们先前的决定。

造成这最后的障碍仅仅是大会党的偏见。他们仍然坚持他们先前提出的七点条件。这七点条件的实质是要孤立毛派,组建他们领导的政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项原则问题是领导权的问题,权力分配的问题则是次要的。

你们已经在你们的承诺报告中公布了(建设)新尼泊尔雄心勃勃的计划。你们将如何把它们落实呢?

我们已经在承诺书中宣传了选举期间我们提出的两种计划:一种是当前要立即付诸实施的计划,另一种是战略性的计划。短期计划将会由各政党通过的最低共同纲领中的计划来先期执行。我们在宣传的承诺文件中公布的所有计划,都将提交到那里。我们有责任立即给人民提供援助,并使他们理解我们的战略计划。

国外的人怀疑尼泊尔会面临物价飞涨和饥饿的威胁,那么,如果没有邻国帮助,您将如何带领国家前进?

当然,我们的邻国中不仅有敌人也有我们的朋友。因此,我们将与敌人的破坏斗争,尽量获取我们的朋友帮忙。我们可以通过动员人民群众解决这些问题,运用群众路线,即时纾解民困,合理的运用资源财富。

仅仅是根据制宪会议选举组建新政府居然就花了这么长时间,超过四个月。那么,你将怎么样在两年内制订出新宪法呢?

我们的目标是在一年内制订出宪法,另外一年将用于根据新宪法完成选举。我们的责任是要在制订一个新宪法后,尽快完成选举,组成新的民选政府。

到时,人民的敌人会不断地,在为制定人民的主权和自尊的新宪法的进程中,制造障碍。但是,我们有信心,通过正确的领导就能团结人民来战胜敌人。人民将不断与反人民分子斗争,并会取得胜利。
翻译:kang
校对:妄想狂
http://www.krishnasenonline.org/ ... badal-interview.htm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