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皮埃尔·弗朗克:为第四国际的生存而牺牲的人们

皮埃尔·弗朗克:为第四国际的生存而牺牲的人们

为第四国际的生存而牺牲的人们[1]



[第四国际] 皮埃尔·弗朗克
(1972年)



   将近半个世纪以来,世界上出现了许多重大事件,这就提出了许多有关建立一个革命马克思主义国际领导机构和在每一个国家里建立一些革命马克思主义政党该走什么道路的问题。我们已在本书中主要地而且有意识地叙述了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在面对这些事件和问题的情况下在理论、政治和组织方面所进行的活动。我们已能看到,要在理论和政治方面取得进展是多么困难,这只有在组织内部不断地进行争辩才能办到。但是,思想、纲领、组织,是通过一些人来创立和存在下去的。关于托洛茨基主义运动战士们的名字,我们在前面只顺便提到了几个。关于这样的一个题目,有多少东西好写啊!托洛茨基主义者的条件比其他工人派别要艰苦得多:一般地说,资产阶级的迫害是一服兴奋剂,而在自己的阶级内部,一些真诚的革命工人,由于受到一些拥有强大的工人国家作后盾的官僚主义者的蒙蔽,也经常迫害托洛茨基主义者,这种迫害却使许多有才干的人陷入无法作出自己的最大贡献的境地。

   托洛茨基的名字是高出于所有参加他创立的运动的战士的名字之上的(他的名字是和他的妻子娜塔莉娅的名字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现在他的名字已开始重新发出它以前在伟大的革命时期中的光辉。但是,还有多少人的名字因为受到斯大林主义派的诽谤,在劳动者眼里也显得污秽不堪,直到今天,他们在新的一代的眼里仍未被恢复名誉啊。一般地说,托洛茨基主义运动过去对曾经为它的纲领的胜利而进行过战斗的人所抱的态度是十分审慎的。历史将逐步地在国际上和在各个国家里恢复他们应得的名誉。

   斯大林主义对托洛茨基主义者无情迫害的后果,在很长时间内也使许多人迷失了方向或者被吓倒,并使外界对托洛茨基主义者表示友好和同情的人的圈子缩小到了极点,而友谊和同情却正是先进的运动所需要的。因此我们在这里不可忘记向这种逆境中和我们交朋友的人致敬,向曾经参加过共产国际及其所属各国政党而目前成为革命领袖中的某些人致敬,因为这些领袖虽然没有和我们一起走到底或者和我们发生了分歧,但是却始终忠于世界革命事业。我们在这里提一下他们中间的某些人的名字:艾米弗雷德·罗斯默和玛格丽特·罗斯默,第四国际成立大会就是在他们家里召开的;赫·斯托克菲希[赫希·门德尔],他是一个参加过俄国1905年和1917年革命的战士,他建立了波兰的托洛茨基主义组织,并争取到艾萨克·多伊彻也参加了该组织;安德烈斯·宁,他在西班牙革命时期被格伯乌暗杀;保罗·弗勒利希、阿尔卡迪·马斯洛夫、胡戈·乌尔巴恩斯,他们过去是德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安德烈·马尔蒂,他被法国共产党开除后,同我们建立了兄弟般的关系;约翰·贝尔德,他是英国工党议员,一直站在我们这一边;罗曼·罗斯多尔斯基,他是乌克兰的一位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路易·波尔克,他是比利时共产党中央委员,曾在比利时参加建立反对派的工作,后被流放,死于诺因加默集中营;坦·马拉卡,他与斯内夫利特一起,于1914年在印度尼西亚创建了社会主义革命运动,战后在游击战中失踪。

   现将那些高举托洛茨基主义旗帜,在战斗中牺牲的人非常不完整的名单开列如下:

   尼科拉·迪·巴尔托洛梅奥[福斯科]:意大利共产主义工人,法西斯主义时期流亡法国;曾经参加西班牙战争;回法国后,被引渡给意大利当局,后者将其流放,关入集中营;战后获得自由以后,在意大利重新建立了托洛茨基主义组织;1946年去世,时年45岁。

   安赫尔·阿马多·本戈切阿[1926——1964]:(阿根廷人。——录入者注)20世纪40年代大学生头几次造反的领导人之一,“社会主义青年”者一组织的领袖;在拉普拉塔法学院求学时期,在社会党内组织了一个马克思主义反对派,于1946年参加托洛茨基主义运动;50年代中在工厂工作,并成为处于庇隆主义影响下的工会的领导人;1957年被监禁六个月;后来参加拉丁美洲其他国家的斗争,于1963年建立了一个政治军事小组,后在一次爆炸中牺牲。

   费尔南多·布拉沃:玻利维亚教育工作者的领导人,出席第四国际各次代表大会的玻利维亚P.O.R.[第四国际玻利维亚支部]的代表;执行任务时牺牲。

   托马斯·昌比:P.O.R.[第四国际玻利维亚支部]中央委员会委员;在巴里恩托斯和奥万多(原文如此——译者)独裁统治时期被捕入狱,在后者垮台时获释;在班塞尔发动政变时,领导一支拉巴斯地区的贫农纵队进行战斗,在战斗中牺牲。人们在他身上找到了他亲手写的一张条子,上面写道:“我是革命工人党的一名战士,党教导我要为正义的事业勇敢战斗;为了国家的解放,前进,直到最后胜利!”

   埃米尔·德古[1910——1970年]:模范地战斗了37年的比利时矿工;1934年参加“青年近卫军”,后又参加第四国际比利时支部,在地下活动时期曾担任重要职务。

   文森特·雷蒙德·邓恩[1889——1970年]:17岁时参加“世界产业工人”;1919年,参加建立美国共产党的工作;1928年参加建立美国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工作。1934年领导明尼阿波利斯卡车司机大罢工[这是后来出现工会运动高潮,建立产业工会联合会的序幕]。1938年,参加第四国际成立大会筹备工作的讨论;1941年被捕,根据史密斯法案被判处十六个月徒刑。

   海因茨·埃佩[瓦尔特·黑尔德]:1931年在大学求学时期即参加德国左翼反对派;曾参加《不断革命论》的出版工作;1933年3月被迫流亡,在捷克斯洛伐克组织《我们的话》的出版工作[这是侨居国外的德国人的第一个出版物];1934年,和维利·勃兰特一起任设在奥斯陆的“革命青年组织国际局”书记,后因勃兰特从中挑拨,所有的托洛茨基主义者,包括瓦尔特·黑尔德在内,都被开除出该局;1934年曾为托洛茨基安排去挪威及居住事宜;曾参加德国支部的国际工作和第四国际;挪威被占领后,他全家到瑞典避难;1941年春,试图转道苏联和日本赴美;在苏联被捕,他的妻子和他的一个孩子同他一样从此失踪。

   约瑟夫·弗赖[1882——1957年]:1914年前,任维也纳《工人报》编辑,1918年革命时期任维也纳军人会议主席,后与奥托·鲍威尔和弗里茨·阿德勒决裂,参加共产党;1927年作为托洛茨基主义者被开除党籍。

   何塞·阿吉雷·盖恩斯堡:流亡的玻利维亚革命者,智利共产党领导成员;1934年于玻利维亚创建P.O.R.并为该组织进行理论建设;曾被流放及坐牢多年;34岁去世。

   伦佐·甘比诺[1922——1972年]:职员;长期患病后,于3月20日在都灵去世;法西斯主义垮台时,为社会党党员;1949年参加第四国际意大利支部,为该支部领导成员;出席历届世界代表大会的代表,曾任国际监察委员会委员多年,自1969年起任该委员会书记;意大利支部党章起草人,托洛茨基主义报刊的合作者,笔名为里恩齐和布兰多;曾领导设在都灵的那个组织达二十年之久。

   彼得·格雷厄姆[1945——1971年]:爱尔兰革命者,最初参加“康诺利青年”(该组织很快就已倾向托洛茨基主义);旋又成为爱尔兰工人小组成员,在都柏林参加建立“工人共和同盟”及“社会主义青年”的工作;继又至伦敦参加第四国际英国支部并参加《红鼹鼠》的编辑工作;后回都柏林准备建立爱尔兰支部,到后不久即遭暗杀,真相不明;爱尔兰共和军和爱尔兰社会主义运动所属各组织曾开会悼念他。

   朱尔·埃南[1882——1964年]:矿工,1905年起即参加比利时工人党,1919年成为比利时第一批共产党员之一,1927年创建托洛茨基主义组织,1932年沙勒罗瓦矿工罢工领导人之一,罢工后被捕入狱;战时参加地下工作;曾任第四国际监察委员会委员多年。

   马塞尔·伊克:1933年十八岁时参加法国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国际主义工人党和“列宁主义青年”];1940年8月,重建该组织并出版《真理》;法国被占领时期任法国支部书记,曾参加建立第四国际欧洲书记处的工作;1943年被捕,在多拉集中营中英勇牺牲。

   约瑟夫·雅克博菲克[1915——1943年]:希特勒占领奥地利时期,“反冲锋队”小组领导人,1943年10月以叛国和在军队中进行扰乱军心的宣传的罪名被判处死刑。

   扎维斯·卡兰德拉:历史学家,共产党员,1936年曾谴责“莫斯科审判案”;任第四国际捷克斯洛伐克支部书记期间,于1950年被斯大林主义派以“间谍”罪逮捕处决;后于“布拉格之春”时期恢复名誉。

   罗斯·卡斯特纳-坎农[1890——1968年]:十八岁即参加美国的社会党;1909年,任《群众》杂志秘书;1921年曾参加美国共产党成立大会,积极投入为受迫害者[特别是萨科-万泽蒂一案中被牵连者]辩护和营救的活动;1928年,参加建立美国托洛茨基主义组织的工作,此后即献身于这一事业直至去世。

   弗朗茨·卡沙[1909——1943年]:希特勒占领奥地利时期,“反冲锋队”小组领导人,1943年十月以叛国和在军队中进行扰乱军心的宣传的罪名被判处死刑。

   鲁道夫·克勒门特:德国青年托洛茨基主义者,托洛茨基的秘书;积极参加第四国际成立大会筹备工作,1938年,召开大会前夕,被格柏乌暗杀。

   亚伯拉罕·莱昂[1918——1944年]:生于华沙,与犹太复国主义决裂后,著有《犹太问题的唯物观》一书;战争初期,参加比利时托洛茨基主义组织,后来成为该组织的主要组织者,曾参加建立欧洲书记处的工作;1944年6月被捕,同年9月死于奥斯威辛集中营。

   莱昂·勒苏瓦尔[1892——1942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比利时驻俄使团兵士,后表示赞成十月革命;比利时共产党创建人之一,1923年任中央委员会委员;曾因“阴谋危害国家安全罪”被通缉;1927年创建比利时托洛茨基主义组织;1932年领导沙勒罗瓦矿区矿工罢工;出席第四国际成立大会的代表;1941年被捕,1942年死于诸因加默集中营。

   塞萨尔·洛拉:玻利维亚“西格洛20号矿”矿工领导人;1965年7月19日被巴里恩托斯手下的兵痞杀害。

   B·马利卡尔琼·拉奥:在安得拉邦和孟买的大学中求学时既参加革命运动和工会活动;1941年建立的印度马兹杜尔托洛茨基主义党的创始人之一;1942年,参加抗英起义后转入地下,1944年被捕,被判二年徒刑;1947——1948年,参加反对前海得拉巴土邦君主的游击运动,直至这个邦并入印度联邦时为止;1949年,当选为工会领导人之一;1959年,因其在安得拉邦的公务员罢工中所起的作用而再度被捕;1965年,任S.W.P.[第四国际印度支部]组织委员会委员;战斗了三十多年后于1966年去世。

   谢里·曼根[帕特里斯]:英国作家兼记者,自1934年起成为托洛茨基主义者;在法国被占领时期参加该国托洛茨基主义组织的活动,被贝当驱逐出境;战时从事秘密联络工作;由于受麦卡锡主义迫害而生活发生困难;后又在法国参加秘密援助阿尔及利亚革命的工作;曾任第四国际领导成员多年;1961年去世,时年57岁。

   夏尔·马里[1915——1971年]:铁路工人,战后不久即参加托洛茨基主义运动;长期在鲁昂单独地捍卫托洛茨基主义,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和不知疲倦的战士;在反对阿尔及利亚战争的地下活动中,重建了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吸收了许多青年[这些青年在1968年五月事件以后,在这个城市里建立了本省最大的属于共产主义联盟的组织];鲁昂的一个铁路工人小组即以他的名字命名;在鲁昂召开共产主义联盟第二次代表大会时,任名誉主席。

   让·迈希勒:1929年《真理》的创办人之一,侨居国外的德国托洛茨基主义者的机关刊物《我们的话》的经理;他为此在法国被占领时期作为人质被捕;是第一批被杀害的人质之一,牺牲时年仅45岁。

   路易斯·爱德华多·梅尔利诺[尼科苏][1947——1971年]:巴西记者;起初在圣多斯的各大学生组织中,以后又在圣保罗的新闻界里,进行政治活动;1968年参加共产主义工人党,不久即成为该党领导人之一;以后接受第四国际的立场,并根据他所写的关于国内和国际问题的提纲建立了一个反对派;在法国逗留几个月以后秘密回到本国,不久,于1971年7月被捕,受尽折磨后被杀害。

   亨利·莫利尼埃[马克·洛朗][1898——1944年]:工程师,曾参加创办《真理》的工作;曾十分谨慎地完成许多任务;战争时期为国际主义共产党的军事领导人;在解放巴黎的战斗中被炮弹炸死。

   格奥尔·莫尔特韦兹[1881——1971年]:丹麦医师,本世纪初原系一个小资产阶级政党的党员,后转向马克思主义,参加某些供知识界阅读的杂志的出版工作;曾援助逃亡到丹麦的德国反法西斯战士;1943年,德军占领期间,为哥本哈根北部地区共产党主要领导人之一;战后反对共产党参加内阁及它的改良主义政策,因此被开除出党;1955年参加第四国际;曾将《被出卖的革命》译成丹麦文,并著有一本列宁传记和一本托洛茨基传记;为国内公认具有很大才智的人,经常通过电台广播宣传托洛茨基主义的立场。

   马丁·莫纳特[保罗·维德林][1913——1944年]:犹太复国主义社会主义运动领导人之一,1933年以前同情德国共产党,后即转向托洛茨基主义,并与犹太复国主义决裂;1939年由德国移居比利时,参加当地的托洛茨基主义组织;战争时期在法国,在德国军队中组织亲善活动,并出版机关刊物《工人和士兵》,后在布勒斯特建立一个德国士兵小组[该小组许多成员后均被捕并被处决];在同盟国军队进入巴黎前不久被捕,法国警察局将其移交给德国当局,后者将其押至万森树林中处决,但重伤未死,后于医院中再度被盖世太保抓去枪决。

   穆林:德国托洛茨基主义者,在西班牙内战时期被格柏乌暗杀。

   潘泰利斯·普利奥普洛斯:1922年因在希腊军队中进行活动受到当局追究;他是《资本论》希腊文译本的译者,出席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的希腊共产党代表,1925年任希腊共产党书记,1927年作为托洛茨基主义者被开除党籍,后任希腊托洛茨基主义组织书记;1936年梅塔克萨斯政变后转入地下;1939年被捕,1943年被意大利人当作人质枪决;临刑前在刑架上尚对意大利士兵进行宣传,时年34岁。

   阿尔特·普赖斯[1911——1964年]:美国托洛茨基主义者;在俄亥俄州立大学求学时,创办了《自由之声》报,后该报被禁;1933年,先后组织俄亥俄州托利多的失业者和劳动者参加各种工会,被推任该地产业工会联合会理事;1940年起,任《战斗者》报工人专栏编辑;著有1929——1955年美国工会运动史:《劳工的巨人步伐[产业工会联合会的二十年]》。

   路易斯·普哈尔斯[1942——1971年]:阿根廷革命者,1961年参加“工人的话”小组,该小组于1964年参加革命劳工党;在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会委员,后任执行委员会委员;布宜诺斯艾利斯地区政治和军事负责人;9月17日被捕,当局将他押送至罗萨里奥,22日又押回布宜诺斯艾利斯,但当局否认曾经逮捕他;多半死于酷刑。

   伊格纳策·雷伊斯[卢德维格]:波兰共产党员,俄国革命内战时期英雄;苏联特务机关主要领导人之一;1936年第一件“莫斯科审判案”结束后与斯大林主义决裂,退回所得全部勋章并声明:“我同托洛茨基和第四国际站在一起”;数星期后在洛桑附近被格柏乌暗杀。

   沃尔夫冈·萨卢斯:捷克斯洛伐克青年共产主义者,1929年十八岁时,参加该国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筹建工作;战后曾对国内重建托洛茨基主义运动作出贡献,后于侨居国外期间去世。

   列夫·谢道夫[1905——1938年]:托洛茨基之子;1927年被苏联共产党开除党籍后,一直帮助托洛茨基工作;在每件“莫斯科审判案”中都被控支持托洛茨基而被判处死刑,后来在巴黎神秘地死去,定系被格柏乌暗杀。

   亨里·斯内夫利特[1883——1942年]:荷兰工人领袖,1914年创建印度尼西亚社会主义运动,1920年创建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为该党出席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共产国际驻中国共产党的代表[2];因支持水兵暴动曾被监禁;后建立工人革命社会党;战时被捕,1942年4月13日被德国人枪决;他英勇就义为全国作出了榜样。

   陈独秀[1879——1942年]:北京大学教授;1911年民主革命的领导人之一[3],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1920——1927年任书记,后参加托洛茨基主义反对派;1932年被国民党监禁,判处13年徒刑,1937年假释出狱,于1942年去世。中国共产党领导至今还在贬责他。

   窦图滔:越南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创建人,大战前西贡劳工领袖;大战时期被监禁;1946年获释,不久即神秘地失踪,想必被斯大林主义派杀害。

   皮埃雷·特雷索[布拉斯科][1893——1943年]:自1925年起任意大利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和政治局委员,为出席共产国际历次代表大会的代表;1930年作为托洛茨基主义者被开除党籍,后流亡法国,继续进行战斗;参加共产主义联盟的领导工作,出席哥本哈根会议[1932年]和第四国际成立大会;战争期间被马赛军事法庭判处十年苦役,监禁在普伊监狱中,后与所有其他被监禁的人一起被游击队解放;但不久就像其他的托洛茨基主义者那样,在打游击时失踪,多半被斯大林主义派杀害。

   利贝罗·维洛内[1913——1970年]:法西斯统治时期参加意大利共产党;1938年因批评“莫斯科审判案”被开除党籍;1943年被捕,墨索里尼垮台后获释;恢复党籍后,不久又因批评阶级合作政策被开除出党;1945年参加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在教育工会中担任过多种职务;曾领导《红旗》的出版工作多年。

   约瑟夫·万兹勒[约翰·G·赖特]:哈佛大学化学系学生;1929年参加美国托洛茨基主义组织;曾翻译过许多托洛茨基的著作;1956年去世,时年52岁。

   埃尔温·沃尔夫[N.布劳恩]:捷克斯洛伐克人,托洛茨基主义者;托洛茨基在挪威时的秘书;西班牙内战时期被格柏乌暗杀。

   这份非常不完整的名单就写到这里为止。我们可以看到,托洛茨基主义派的损失,按照人数的比例来看,大概比任何其他的工人派别的损失都要大,但我们还要再提一下苏联的那些托洛茨基主义者,他们都是非常著名的革命者,是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创始人,对所有对他们的迫害都进行了反抗,直到斯大林决定把他们全部消灭时为止。关于他们在沃尔库塔斗争的报导,这都是当时的目击者离开集中营以后告诉我们的[4]。例如,他们曾和1000多个犯人一起进行了持续132天的绝食斗争[从1936年10月至1937年3月],在这次斗争中死了不少人。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所著的《第一圈》[5]一书已使他们英勇就义的事迹在伟大的国际文学中占有一席位置。

   我们把这本书[6]献给他们和所有为第四国际进行战斗而死去的人。


——————————

[1] 节选自皮埃尔·弗朗克《第四国际》第九章

此书版本信息:
刘宏谊 等译
商务印书馆出版 1981年10月第1版
统一书号:3017·280

作者系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法国支部“国际主义共产党”领袖,及第四国际主要领导之一,关于他的简介参见
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206789

全文录入后同时已校对。——录入者(红草)说明

[2] 当时他叫做马林——录入者注

[3] 陈独秀谈不上是1911年革命的领导人,但他的确积极参与了那次资产阶级革命——录入者注

[4] 见《第四国际》1962年12月第17期和艾·多伊彻所著《不受法律保护的先知》(法文版)第533页起

[5] 见上书(法文版)第312——316页

[6] 联系上文(这句话是全书正文的最后一句话),“这本书”应指弗朗克的这本《第四国际》。——录入者注

[ 本帖最后由 红草 于 2007-6-26 18:55 编辑 ]

TOP

《不受法律保护的先知》(法文版)??中译本应该是《被解除武装的先知》(The Prophet Unarmed : Trotsky, 1921-1929;1959年英文版)吧?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