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转贴] 披着马列主义作妖的人渣之左圈内渣男现形记 zt

披着马列主义作妖的人渣之左圈内渣男现形记 zt

转发者注

中国左juan是向着声名狼藉的方向发展的。当然,是有原因的。本文所谈的,是原因之一。显然,要害不在于具体的个人,而是作为一种现象,为何存在。

本文作者认为需要对‘左派’进行“女权意识的教育”。我认为这没什么用处。这只会让‘某些’左派分子把女权主义套话背得很熟,更会伪装罢了。与阶级斗争无关的,孤立的所谓“教育”,只能是这个结果。

边缘政治圈子里边的许多现象,根源在于社会本身的阶级压迫,不断的再生产,作用于社会的所有角落。不参与工人大众的反抗,就不可能消减这类压迫。相反,边缘圈子本身的封闭性,会让这种复制出来的压迫制度更变本加厉。而揭露这种现象,是反抗的第一步。

本文的整体思路,并不成熟。但我宁愿原文转发,而不是想方设法让作者写的更正确些。那样的话,即使作者同意修改的比较“正确”,恐怕也是鹦鹉学舌,对思想的成长没什么好处。所以,就让读者看到作者的思想原貌吧。







披着马列主义作妖的人渣之左圈内渣男现形记


李沫


虽然从小被学校的教育灌输,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学习马列主义很重要,但对于我和我周围的同学来说,那些都仅仅是政治书上需要背诵的内容罢了,背熟了就能在试卷上默写出来然后拿高分,可是背诵的过程痛苦无比。不理解,不明白这些玩意儿到底意味着什么,反感填鸭式教学方法,活生生将其塞到学生脑海里简直有毒。记得上高中时,班里有个很会一套一套讲主义的男生,我们背后都讽刺他又红又专,觉得他可笑极了,完全被洗脑的可怜人。“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是我们开玩笑时说的理想;“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贫穷”,你懂的,呵呵,更不必谈听到就恐怖的“批斗”、“阶级斗争”。读过《1984》,彻底心凉,痛恨动不动提那一套“无产阶级专政”的人…

直到上大学时,毛概、思修课程仍阴魂不散,大家考前抱佛脚背一背,求得60分及格就行,过后,赶紧把书卖掉。要是听说谁认认真真复习这种课,可能会鄙视TA吧,对待党课也是如此。入党为了做什么?以后好找工作呗,宪法里提的先锋队那一套老掉牙,谁当真谁傻。这么多年,我也是抱着这样的态度对待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人民送来的“礼物”。

直到因为很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某个服务于工人的团体,他们讲马列,组织大家读马列,用阶级的角度分析问题。起初我挺反感,但觉得他们真心是在为工人做事,想必谈的东西坏不到哪儿去,就先将刻板印象放到一边,慢慢看他们发的文章。然后呢,一种很神奇的改变发生了,我竟然对马列主义产生了一丢丢好感,但更多的是好奇,他们嘴里叽里咕噜的是些听上去高大上的名词,一套一套,似乎蛮有道理的,我便能记住一些关键词,各种搜索下。很不可思议呀!以前看不明白的社会现象,突然如云开雾散般呈现在眼前,对,独特的观点和视角让我耳目一新。

想请大家注意这个思想转变的过程,本身我对这个理论无感,但凭着对一部分人的信赖,我才愿意去接触以前讨厌的文字。这是怎样的人呢?他们讨厌那些浮在表面的繁华,关注被压迫的人,倾听其心声,为其提供帮助,希望社会变得公正平等。他们不同于我在生活见过的很多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总陷入习得性无助,骂完操蛋的现实便继续加入其中艰难活下去。人的因素,在此占据重要分量,我便觉着读马列的应该都是特别好的人。

上述个人经历多少有些代表性,至少呈现出一部分人对待传说中左翼青年的态度变化。

直到某个网友加了我,一上来像对暗号似的的问我“你是左翼青年吗”,无语,没聊几句就说“我要彻底埋葬整个资本主义制度!”,请问你是中二少年吗?实现理想你放心里说就好了呀,跟人聊天不觉得很傻吗?况且,发这样的内容,我怎么回复,好尴尬,默默翻个白眼。但想着这人大概是真诚的,那就包容一下,就不当回事儿,况且人家的网名是“同志”。不得了不得了!聊天快结束时,他找我要照片,令我诧异了一把,只有在网上和异性奇奇怪怪暧昧的时候才会互发照片啊,除此以外,没人要过。本来不想发,但他又说了几次,我才极不情愿地选了张近照发过去。可能这是我没接触过的左翼青年吧?要包容要包容。

后来,我觉得更加奇怪,简要列举一些表现吧。我们根本就不熟,他却动不动给我发什么恩格斯、罗莎卢森堡的文章,很长很长那种,我试着阅读,却发现读不下去,难懂的知识、遥远的历史、错综复杂的因素,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从那时我对马列主义的恐惧慢慢增多,一方面读不进去,另一方面又不想被人看轻,害怕辜负同志的期望,毕竟人家是好意呢对吧?说放弃吧,更不行,我怎么能知难而退呢,一个困境的风暴把我困在原点。我对他表达了这些困惑,他说没事儿他可以带着我读,不懂的就问他,顺理成章地,他三番五次约我出来讨论文章,说自己工作了有挣钱能力(那时我在上学)请我吃饭。我谢绝了其“好意”,对陌生人我很警惕更不要说陌生男人,虽然他是左翼青年,我考虑过要不要放下戒心,纠结过,但始终没有答应过,从未单独线下见面过。

唯一一次线下见面,是在一个读书会上,他真的特别丑!我绝对不是以相貌取人的人,可面相能给人以初步判断印象,肥、脏、气质猥琐(后面会回头分析这点),妈的,还一直叨叨叨叨说个不停,一上来就逮住同去的老师吧啦吧啦说个不停,整个儿吵死人的大喇叭,问那老师“你对这有啥看法”“你对北京驱赶不高端人口怎么看”(这一句尤其记得清楚),你他妈当自己在玩儿知乎呢?不停对人提问有礼貌吗!此时脑海里对同志要宽容的想法跳出来,我忍住不发作,可极其心烦。只见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高谈阔论,挥斥方遒,只差指点江山了,惹人烦躁的家伙。那次读书会,我们坐在户外,11月还是12月的天,冻傻了,更别说思考,况且我未提前读过文本,只好听他们一个劲地说,幸好我选择坐在一行人的最右边,可以避开他们的目光。

其实,我对多人的聚会中别人的视线有些敏感,性格使然,极其容易讨厌一个人;本来就讨厌那人,发现他的目光时不时朝我这儿投射过来,更觉得恶心,这也是我选择坐在边上的理由之一。不知道最终他们讨论了啥,我全程几乎不发言,活动结束后,其实呢,还挺想和其他几个伙伴吃饭,轻松聊聊天,说下自己的体验和感受,但一看到那人和他们一路离开,我便马上放弃这想法,飞也似的逃离。松一口气。事后他在微信上问我,怎么没和他们一起吃饭呢,大意是说挺想和我聊聊的。我他妈能直接回复因为不想见到你才没跟上去的!不能,没礼貌,便找个别的理由推脱,时间紧急不好搭车之类。

让我再回忆一些,不按照时间顺序。

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出事后,聊天中,记得他特意提到,他认为其中某个女生挺漂亮的,和她恋爱的男青年(也是八人之一)真有福。看到这种话,我就更加炸了!你他大爷的关注点怎么会是这个呢?如果说社会上的人都很在意相貌,没关系,能理解,那你说出来是几个意思?自己放心里不就得了,我从没见过哪个左翼青年这么说话的,当时就很生气反驳他。他好像回复说这是事实,没说错什么。好一个事实!于是我懒得再和他继续说下去。事实上是,最后因为相貌这话题,我彻底看清他的面目,最后再讲这一点。很久之后,我明白了,这叫轻佻,可笑我当时还自我审查是不是对他太苛刻了,毕竟人人都喜欢美女帅哥(?!)。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再理他,虽然没拉黑,但无论他发什么都不回复。哦对了,之前他还总是发些“早安”、“中午好”、“晚上好”之类的问候语,有时我难得有兴趣搭腔想聊社会热点,他就发来大段大段的语音刷屏,点开一句,听到他的声音,呕吐,兴致全无。我严肃说过,拜托不要发这些问候语,我们没什么关系(在我这儿有个看法是只有很熟很熟的朋友或男友,尤其后者,才会不停发晚安,现代人的聊天套路?),暗指他情商低,不懂处理人际关系中的说话问题,他却说什么他把我当好朋友,很信任我...好朋友你爹屌哦!这种人到底想干嘛,我大致心里有数了。之后见过读书小组里其他成员,幸好他都不在,向他们反应这情况,他们说他这个人就是神经病,不要理他,他就是很喜欢撩女生,见一个追一个。果然是垃圾。

饥不择食,这话恶毒了,但没错。又听说以前读书会里唯一一个女生,被他猛烈追求,遭拒绝;陆陆续续,他以自己的所谓学识勾搭更多人,不停换女友;无意中知道认识的一个小姐姐,就因为极其反感他,而不愿再去参加读书会活动。他还给我讲过他前女友如何待他不好不好,炫耀自己又交了新女友…渣男形象定型,无可反驳。

竟然到这种地步了,我甚至还觉得他好像值得原谅,反思是不是自己太苛刻了?冷落他很久之后,我又和他聊天了,看他态度不错,没有再发那些奇奇怪怪的话语,便天真以为他有变好的可能,虽然想起来还是有很多让我觉得不爽的话,打擦边球那种。他经常发些他家小狗泰迪的玩耍视频,套近乎,但我的确很喜欢小狗,就时不时聊小狗,泰迪你知道的,日天日地日空气,喜欢女的,我开玩笑说你家狗可能不喜欢我,但他却说肯定不会,又开始评价我相貌说长得不错之辞…我赶紧跳过话题,避开雷区。

他经常在我朋友圈底下留言,现在看来完全是在套近乎,找我扯关系,愤怒,恨不得删除那些话,但微信没这功能。刚加他没多久,他翻到我很久以前动态在下面夸我,有种被人看遍全身的呕吐感。是,既然朋友圈对别人全部开放了,别人有跑来翻看的权利,但至少你别让我知道好吗?绝对犯网络交往大忌,恶意窥探隐私,妥妥的没跑了,况且一直讨厌你。

QQ上有个“坦白说”的功能,可以匿名评价自己的好友,一天我收到了“抱抱你”和“想与你肩并肩”的留言,吓死我,来自一个刚认识男生。我QQ上的人不超过10个,异性更少,大约两三个,其中就有删除后又加回来的他。排除掉其他男生后,确认是他,截图发给他,他也承认了。

竟然这样我还没有断绝和他联系?我当时脑子有病吧,甚至想我是不是太敏感了。作为一个有女权主义觉悟的人,我竟然没有当即意识到这就是性骚扰,只当是日常生活中我能够应付得来的麻烦事之一,况且我不会再见他,便没严肃当回事儿。我忏悔,当时的态度不够彻底坚决!!!

幻想,不切实际的期望终究会破灭,没有什么左翼青年本应该更加进步,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不存在的。最后一次谈话中,我再次重申,我不是你的什么好朋友,我不和你同一战线,我和我的某某朋友是很好的朋友(她也非常厌恶他),所以请你不要再套近乎。他话锋一转,评价我的朋友说她也不漂亮啊,你怎么把她当朋友。这次,触到我的底线,惹我可以,我有应付能力,但说我好朋友坏话,原则问题。我彻底看清这人的人品,一个披着马列主义作妖的人渣。

我在共同所在的群里发了长长的话,揭露他,命令他道歉,一并算性骚扰的旧账,同时提醒其他群友,尤其女生,注意提防这人。群里回应的人,说实话寥寥无几,群里后来发了个通告,大意是“禁止性骚扰,一经举报证实必须严肃处理”。为了抗议这种没有任何效力的话,抗议那群不把渣男踢出去,抗议他们没有显示坚决的态度划清与渣男的界限(比如从此不会让他参与任何线下活动),所以退了那群。最近,那群主在另一个群里回应当时的处理:“这是一个学校的学生社团工作组做出的决定,踢或者不踢是工作组的权力,不是哪一个人说要踢或者不要踢就可以的,” 末了,还补充一句,说我可以抗议。对此,我还能给予什么应答呢?如果早有注意的话,在最开始听到群成员抱怨后便有所作为,认识到这并非私人意义上的人际关系纠纷,而是公领域范围内应该铲除的顽疾(毕竟以前也出现过左圈大佬骚扰圈内女生的丑闻),也许会减少更多的受害者。

之前我向群里的核心成员说过,很遗憾,并未引起高度重视;这事一出,负责人找他谈话了,垃圾男后来私戳找我道歉,说“坦白说”那事儿是妥妥的性骚扰,但评价别人的相貌问题,他坚决不肯承认有错,发来长长的一段话为自己辩护,相比较之下,道歉就一两句而已。而且,我要求他在群里公开道歉,他并未做到。

早已删除他,上次读书会活动之前,我特意在群里@他参加活动前要读反性骚扰手册,结果呢,他反过来长篇大论怼我,看来他从未、彻底没有意识到自己曾给别人带来的困扰、伤害和烦躁有多严重,这种人没救了,不指望他自动改正。于是,能不能做点别的什么呢?

我反思了一些问题。大家看到的那些左翼青年,是以男性居多吧,先不管成因,反正我知道的和了解到的是这现象,那么在一个男性居多的、讨论的尽是些“非主流”理论的小组内部,是非常容易出现问题的,且将其概括为女性视角的缺乏。我们从出生到长大接受教育,都浸润在糟糕的父权文化中,动不动物化女性,要么喊女神、把女人捧上天,要么给予荡妇羞辱、你还是女人么,不停规训女人应该如何如何,总而言之,不把女人当人看,物化女性。自然而然地,在没有外来“势力”的干预下(此处特指女权主义启蒙),无论男人女人都容易沾染厌女的毛病,没法把女人当成平等的同志、战友和伙伴,当然,左翼青年也不例外!

是,他们喊着社会制度必须改变的口号,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可是他们敢说自己全是女权主义者吗?就算说了,落实到生活中的每一件具体的小事,又能全部做到吗?所以基于这种背景,有意识地引入女权主义的学习,是极其有必要的,当然,成员内部必须还得有女性的存在,女人观察到的东西并不一定和男性完全一样(此处绝无鼓吹本质主义的嫌疑),女人感受的伤害在男人看来也许是盲区,如果这些男人没有极其敏锐的性别意识的话。就好比在一个全是白种人的国家,没有黑人的话,白人们很可能完全不到自己哪些言语和举动是在搞种族歧视。

小组内部必须要主动展开相关女权知识的学习,甚至人权知识,给别人带来困扰、造成伤害是不该被轻易忽视和原谅的,你爸妈没教过你做人嘛?

再呼应前面的相貌话题,我现在可以肯定地说,先不提普通人,如果一个左翼青年在没有任何必要突出其女性身份的情况下,动不动提 “女同志”、“女毛派”、“女托派”这类话语,并且经常讨论女生的长相问题,那么有充分理由怀疑这个青年是有问题的,学习马列主义的动机非常值得怀疑。而且在你严肃与他沟通过以后,仍屡教不改,那么可以判定这种“同志”不值得团结,不需要这种垃圾战友。然后,揭露他的问题,让更多人知道其真面目,直接选择远离,必要时向警方和律师求助。

还有,不提倡因为担心与这种人打照面而拒绝参加线下学习活动,甚至退出他所在的群,第一,不值得,压缩自己潜在的活动学习空间和获取知识的渠道,不就等于给他让路,让他更得意受骚扰女性不会站出来说他么?第二,容易潜意识产生躲避心理,以为躲开他就万事大吉,以后再也不会被别人骚扰。不,有错的是他,为何他不滚出大家的视野呢?应狠狠批判,该骂回去的骂回去,理直气壮,越战越勇,在反击骚扰中增加自己的勇气和力量。但,这并不是绝对的,看到糟心的,我也会想躲得远远的以求得短暂时间内可能获取的平静。可仍要写出这些文字,鼓励受害者和我自己,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不该改变,我必须堂堂正正,该读的主义要读,该交流的要交流。也许如何在心理斗争中,处理好动态平衡,是更加重要的问题,而非彻底偏向天平哪一端。

好吧,还想揣测一下这种人的动机。他的外表不用说,丑,但是丑这一点便很大几率上决定了他不好在所谓“主流社会”中找女友,况且气质猥琐更不具竞争力,他应该深知这一点,自己不容易吸引异性。那么他怎么办呢?将手伸入左翼小圈子里,尤其针对刚接触马列主义的女生,凭着看上去很多的学问和表面热情的态度,他的确有几率吸引女生,况且,小圈子内女生少,下手更加容易成功,展开猛烈追求,借着讨论文章的交流名义不停献殷勤,请客吃饭、去KTV,再天天问候,深夜像知心大哥哥似的给你耐心解答情感问题,你便容易产生错觉,他是不是很喜欢自己,很尊重自己,对自己这么好?哦,不,你搞错了,没说同志内部不能有爱情,但是你得仔细区分,从所有他说的话、他做的事来得出结论,有时候呢,凭直觉察觉到一点不对劲,那就直接停下来。我不相信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会让自己产生不舒服的感觉,哪怕一丁点,如果有,他会坦诚沟通,改进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残酷的现实往往是,他只是想找个女的,上床,满足性欲望,PUA套路!接着他会抛弃你,继续对其他女生施以同样招数,好上钩的就得逞了,太难搞的大不了换一个。这就是他的真实面目。一句话概括,在主流社会找不到位置的男性,妄图“曲线救国”,诱骗封闭的左翼圈子内相对而言善良、没有心机的女生,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肮脏目的。擦亮眼!马克思列宁要是知道自己的主义被这样的人利用,会气死吧!

(性)骚扰和威胁从来都不是小事,强奸未遂而已。明天呢?在社会各方明里暗里的纵容下,会不会发展成强奸?谁都不敢保证它一定不发生。担起责任来吧,所有人,是所有人,林奕含早已用生命告诉我们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不是由施暴者独立完成的,整个社会扮演的角色是,帮凶。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18-11-9 16:35 编辑 ]

TOP

拉人大战。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