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中共之兵运工作 录入 林钊义

中共之兵运工作 录入 林钊义

中共之兵运工作


中联出版社编印
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


目录



第一章 绪论
(一)中共之武装斗争政策
(二)中共参加抗战之作用
第二章 中共兵运工作之策略
(一)“打入”“瓦解”“拖出”
(二)号召“怠战”“罢战”“哗变”
(三)以国民党军队打击国民党
第三章 中共兵运工作之对象
(一)对国军部队
(二)对所谓“杂牌”部队
(三)对国军复员官兵
(四)对土匪与帮会
(五)中共兵运工作之动向
第四章 中共兵运工作中之宣传
(一)宣传之指示
(二)宣传之内容
(1)宣传士气低落,厌战逃亡。
(2)宣传“杂牌”军队不愿作战
(3)宣传国军作战力低落
(4)宣传优待俘虏
(三)宣传之方式
(1)揑造被俘官兵之谈话
(2)政治喊话
第五章 中共兵运工作之方法
(一)兵运之组织
(二)兵运之步骤
(三)兵运之技术
第六章 中共兵运工作之实施
(一)抗战前之中共兵运工作
(二)抗战后之中共兵运工作
(三)目前中共之兵运工作概况
第七章 对中共兵运之检讨
第八章 防止中共兵运之意见
(一)积极的防止
(二)消极的防止
(三)结语



[ 原文中所有“『』”“「」”均已根据语境替换为全角引号和书名号。——录入者]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20-2-20 10:31 编辑 ]

TOP

第一章



绪论一 中共之武装斗争政策





第三国际创始者列宁,曾在分析中国问题时说:“中国革命的特点,是武装的人民,反对武装的反革命”,所以中共在忠诚的执行这一国际指示时,一开始就采取了武装斗争的路线,抗战前的武装暴动政策,工农红军政策,抗战期中的武装割据,扩地扩军政策,以及抗战胜利后的全面武装叛乱,用毛泽东自己的话说:“没有武装斗争,就不会有今天的共产党,十八年来,我们党是学会了并坚持了武装斗争这个路线”(共产党人创刊号发刊词)2,本(三十五)年九月十二日解放日报社论在夸张共军胜利的基本保证时说:“在于解放区的存在,在于八路军新四军的强大…。”我们推究中共之所以重视武装斗争的原因:第一、中共是要推翻现政权,推翻一切现有的社会制度,故非用武装革命不可,第二、是中共所要实行的共产主义,在中国没有社会的历史的基础,非以武力来保证不可,第三、是因人民知识落后,历年在封建君主与军阀压迫之下,对武力有一种传统的畏惧,因之,中共抓着人民这一弱点,以为有了武装,就可迫使人民信仰他,服从他,以武装作主义宣传的后盾,以武装作攫取政权的工具,以武装作封建割据的资本,这与任何民主国家之民主党派的存在没有相同之处,反之,这与军阀土匪的行为没有丝毫的区别,中共如果放弃武装采取一般民主政党活动的方式,则将失去其存在的价値,所以毛泽东说:“我们懂得,在中国离开武装斗争,就没有共产党的地位”(《共产党人》创刊号发刊词)了。



二 中共参加抗战之作用



中共的武装斗争政策,直接的破坏了社会秩序,迟延了国家建设工作,继而引起外患深入,强敌压境,政府一面应付内乱,一面动员抗战,中共为国内外大势所趋,乃宣布四项诺言参加抗战,其用意乃假抗战之名,消极以求自保,积极的乘机扩充武力,割据地盘,树立将来发展的基础,在中共张浩(林毓英)著的《中共党的策略路线》一书中曾说:“以抗日救亡的策略口号来号召全国,是那一个人都不能反对的,就是反革命中的不满份子,他也说不出的,我们党假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才能停止及消灭蒋XX的向红军进攻,而苏维埃红军才能得到休息整理补充及扩大,能得一天的停止进攻,我们在抗日策略下来把持利用各党各派各军的矛盾,来分裂他们,中立他们,引诱他们,争取到革命方面来,我们作抗日救亡的号召来分化削弱和消灭反革命势力,等到革命情緖到了最高潮时,我们的党即以迅速的手段,来实现无产阶级专政,而完成社会主义的革命”,这就是中共参加抗战的真正作用。

抗战期中,中共控制下的十八集团军(原八路军改称)由四万五千人,扩充到四十余万人,新四军由数千人,扩充到十几万人,中共盘踞区,由陕北数县,扩充到十九个省份,九个根据地,(抗战胜利后中共宣布)在河北山西山东攻击和消灭了第一线或敌后抗战的国军,煽动国军叛乱分化了抗战的力量,这就是中共假战之名消弱抗战迟延胜利的罪行,也就是中共假抗战以求扩大补充武力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阴谋,抗战胜利后,中共在谈判协商的烟幕下,进行全面叛乱,企图建立全国性的中共政权,于是在其兵运工作方面,除了加紧继续其过去秘密活动外,并且公开的号召国军哗变,宣传怠战罢战,以图动摇军心瓦解国军,这是我们今天研究中共兵运特应提起注意而谋防止的。



2[ 原文为“,)”,疑为误作。——编者]

TOP

第二章


中共兵运工作之策略




一 “打入”“瓦解”“拖出”




中共兵运工作的第一个策略,是“打入、瓦解、拖出”——中共武装斗争之正面作法,是扩地扩军,与政府正式抗衡,另一面是秘密进行兵运,派遣曾经受训的干部“打入”国军。进行“分化”“瓦解”作用。以待时机成熟。即行“拖出”。以削强国军实力而增加中共之力量,所以兵运与扩军是中共武装斗争的两面政策。

据中共陇中分区区委书记习仲勋对其兵运工作人员的指示:“在顽固份子区域内工作应绝对取得各式各様之掩护,如环境困难,万一无法进行兵运工作,可设法向当地国民党部或政府表示愿服兵役,取得机会”,这是以应征为打入国军方法之一,中共曾指示其兵运人员:“设法尽可能的打入顽固份子所组织的工作队或特务队,如有机会可乘,即设法通知区委会,指派工作前往参加…”。

中共中央华中局在其《关于友军工作的指示》中,曾明显的指出进攻的目标:“友军工作(按即“白军工作”改称)的中心目标,也就是工作的主要对象,是向着国民党政治领导最弱的一环进攻,因为这样的一环最容易在整个链子中个别的突破”。

“一九三五年中共看到在日本帝国主义激烈进攻之下,民族危机日益加深,某些个别部队对围剿政策已经逐渐表现动摇,中共遂更加紧的抓着这一机会,使已经表现动摇的部队,更进一步的走到中共方面,实现停止内战:这是当时的基本策略,这一策略的精神,已经是“争取部队”而不是像过去的“瓦解部队”了。”

延安总部于本年(三十五)七月间通令中共兵运内容,有以下数项:

“一、对国民党各部队及警备机构之士兵工作,须按其出身及其对资产阶级反对者为对象,先尽量煽惑,再实行叛变,如时机成熟,发动缴械。
二、扩大发动,打入半兵半民阵容之组织,并随时深入大刀会,短枪会,自卫团等民众团体核心活动。
三、对散兵游击队进行有计划之敎育训练,以形成大集团,与国民党军对抗。
四、对国民党新成立之军队策反工作,不限于下级干部,对中级干部亦可策进活动,对于具有反动之士兵,均以怀柔政策,尽量吸收。
五、派遣大批人员,分赴各地,抄录国军符号级职姓名,然后握造事实,分化其自相残杀。”

中共四川省委会于三十五年九月十七日在渝召开中级干部会议,对兵运方面决议:“军运方面应挑拨军人反战并灌入地方军与国民党军之不平等思想,设法打入…”
三十一年中共延安军事会议,曾决定“加强瓦解顽军工作”,计划中规定“深入军队,运动士兵逃跑哗变,破坏建军统一”。

这种种决议及指示兵运政策,其活动对象是个别的打入争取“较弱的一环”。一般的注意士兵工作其次为中下级军官工作。



二 煽感“怠战”“罢战”“哗变”




中共进行兵运工作的第二个策略是,煽惑“怠战、罢战、哗变”——中共进行兵运工作,一向采取密工作方式,其工作目标亦向“最弱一环”进攻,自抗战胜利后,中共之阴谋面目已被揭破,乃发动全面叛变与全面进攻:在兵运方面亦采取公开号召,宣传煽动士兵哗变,“放下武器” “武装起义”。

中共华中分局对此曾有指示:

“争取改造三百万旧式军队为人民军队,任务不但并未改变,而且更为重要,不过在工作要求上方式上改变而已。

在国民党反动派企图发动全国内战时,我们对国军工作的主要要求,是发动起义,拒绝内战,在停战和平实现以后,更应继续利用各种与国民党军队公开接近的机会,从文字上口头上去宣传,我党我军为国为民力主和平民主团结,建立新中国的主张和政策,并大量印发停战协议,即我党代表的重要言论散发出去,扩大交朋友工作,准他们中间建立上下层的联系,争取其对我同情,进一步争取他们站在民主方向来,实现全国的民主改革运动,以孤立和瓦解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集团”。

延安《解放日报》三十五年九月四日社论(新华社各地分社公开将此载于社稿,重庆《新华日报》转载)即以《国民党军官兵起来罢战怠战》为文鼓动国军哗变:

“我们解放区军民希望你们赶快觉醒起来,赶快跳出内战火坑……你们如果毅然决然拒绝国民党的乱命退出内战,站到人民方面来,我们将如欢迎高树勋潘朔端将军及其他反内战起义的志士们一样,热烈地欢迎你们,我们还愿意向你们建议,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实行罢战怠战,在火在线,你们可以枪口朝天放,一有机会就跑回家去,你们还可以和解放区军民相约休战,进行联欢,……你们最好能拿着武器站到人民方面来,把内战的武器转变为反内战的武器,如果时机未成熟,也还可以向无人的地区瞒准,既不伤居民,又可达到大量确耗内战弹药之目的,又如机械化兵团和空军的设备,都可以巧妙的加以破坏耗损,使其修不胜修,难于补给……”。

这是显明而具体的破坏国军的工作,就是说,中共在大量的公开的争取国军“起义”“投降”到中共方面去,否则,也要做到大量消耗弹药,损毁武器的工作,或者临阵脱逃,开小差,以此来消弱国军有生力量,消耗物资,使政府难于补充,以达其与战场上炮火下所受损害同等的收获,这是最近中共兵运的基本方策。

这一篇社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在后方各种中共控制的出版物上转载,并且印成传单,连同其他揑造的各地国军“起义”“投降”“放下武器”等荒谬消息,向前线国军官兵散发,以此影响国军作战动摇军心,而企图达成其兵运之目的。


三“以国民党军队打击国民党”




中共进行兵运工作的第三个策略是“以国民党军队打击国民党”——这一办法,是根据李立三回国复,向毛泽东的建议而来。此法在争取东北地方部队中已见成效,据云所谓“东北民生联军”就是这样建立的,“因为多数军人本不愿打仗,但又恐投降中共后,在共军中无历史,难于立足,不敢倾向中共”。因此,延安的办法是:“凡投中共之军队一律改称民主联军,令其单独自立,一切待遇编制均比共军优厚,以此鼓励其勇于作战,而在宣传上更易于号召”。

例如对旧西北军,中共华中局在《关于争取西北军工作指示》中说:“我们对西北军的方针,已不是停留在争取西北军起义,服从我之指挥,遵守我之法令,我则给以三大保证等方针上面,我们的新口号是:帮助西北军团结图存,重建西北军独立系统,恢复西北军光荣历史,……成为中国人民民主建国的第三种力量,……如果今天再有第二个高树勋出现,我们便可帮助西北军组织高级指挥机关,其影响所及,将使西北军纷纷响应,…” “西北军将领,…不了解我们的政策,怕我们并吞他,不习惯我之生活与各种制度,今天我们提出帮助西北军重建的方针,正适合他们要求…”。

中共实行此一策略以来,以叶剑英所接触的华北部队中成效较著。现在中共,又借驻京代表团公开活动的便利,在华中华南京沪一带各处,分调曾经受训之工作人员进行这一工作。中共认为如是“则不特在前线作战之国民党军队会叛变,连在后方负责治安之国民党军队亦会发生问题”。

胜利迄今中共已连续使用“民主联军”“民主同盟军”“民主建国军”“新西北军”等名义相号召,在组织的名义番号之上虽不合并为共军,而补给训练调遣,及作战指挥等仍不得不“服从我之指挥,遵守我之法令”,完全处于中共控制之下,其政治路线更非服从中共不可,故名为独立,实为奴从,所谓帮助某某部队“独立图存”,不过利用封建意识,以此种部队,供其作第一线之牺牲而已。

TOP

第三章

中共兵运工作之对象






对国军部队



中共的兵运工作,开始在北伐时期,当时第三国际曾指示:“在国民党军队中进行工作,建立组织”,其目的在瓦解本党之革命武力,同时争取官兵扩充其自己之实力,潜伏武装力量于我大后方为扰乱之准备。在中共华中局《关于友军工作的指示》中,曾指示工作的对象说:
“友军工作的中心目标,也就是工作主要对象,是向着国民党政治领导最弱的一环进攻,因为这样的一环,最容易在整个链子中个别的突破”。

“友军工作是向着对现实,对政府,对国民党抱有不满的一环进攻,因为这样的部队,最容易离开政府与国民党的领导,最容易受共产党宣传的引诱,用各种机会去建立秘密组织,并且有最大可能争取他们站到中共的方面,(非中央嫡系的部队,如东北军、西北军、川军、桂军等)”
“友军工作要向着某一阶段(也许是很短的阶段)中,政治上,军事上起重要作用的部队进攻,因为这样部队中,如果做出成绩来,可以引起政治的军事的很大变化,甚至于主要的变化”。
“带地方性质的部队,受中央歧视的部队,不被国民党信任的部队,处境艰难的部队,最多的具备以上特点”。

上面工作中心目标,是“政治上最弱的一环”,也就是所谓“非嫡系”部队,与某一时期中政治上军事上起重要作用的部队,以及地方部队,等,便是中共兵运工作的中心目标。






对所谓“杂牌”部队



中共所谓之“杂牌”部队,是指素质不良,训练较差,编组欠周密的部队,以及其他地方部队,非中央直系下的军队而言。中共以此种部队有机可乘,兵运工作的主要力量乃集中于此。下面两个中共文件,可以看出中共对“杂牌部队”工作的动向,同时也可以了解中共对政府整军复员工作的破坏阴谋。

中共陕北高干会议决定,对政府整军计划破坏的阴谋是:

“国民党自整编其军队后,其内部已显露出一个严重的危机,这一危机潜伏着的是国民党的中央军队与杂牌军队的洪沟,我们不否认杂牌军队在抗战期内,确是表现了他们英勇战斗的精神,可是在敌寇投降后,他们所得到的报酬是什么,无疑的是在整编的前提下被遣散了。在国民党大后方的都市,都有被遣散的无数的官兵,在那里酝酿着对国民党统治派的斗争心理,如军官队与宪兵团及地方团队的冲突,这都是很明显的例子。因此,我们的工作动向,也要由瓦解国民党的武装运动,掉转方向,对这些排挤掉的军官们施以工作……我们不要忽视这些人,他们才是我们最优良的工作基础,只要抓紧了他们的心理,不失时机,和不吃亏的把握领导他们,一定会掉转枪杆,朝着他们身后的敌人——国民党统治派开枪,但我们领导这一工作,须认清环境,首要的撇开任何党派与政治工作的立场,以免暴露了身份,一事无成。我们很单纯的是为了他们鸣不平,引导他们向我们的路线上走,但是这些虽然对国民党不满意,可是对共产党也不十分好感,因为他是受了顽固派与国特传统的训练,我们这一工作,应前后互相应用拉打的方式,去向他们进攻……”。

中共华中分局在关于争取西北军工作指示”(三十五年一月)中说:

“一、目前,国际国内政局虽似存转机,(如三国外长会议在莫斯科召开,政治协商会将在重庆举行,美总统发表对华政策赞成中国和平团结之局面等),但反动派对我解放区之大举进攻,并未停止,反而更甚。因此,要实现和平民主团结,必须组织解放区自卫战的继续胜利,给蒋以更大打击,必须推动大后方反内战运动更广泛开展,给蒋以更大压力,特别要发展邯郸起义运动,争取高树勋第二第三之不断出现,把蒋介石内战阴谋,作一釜底抽薪。这是制止内战,争取和平民主的极有力因素。

二、“目前因争取杂牌军,特别西北军发难起义的最好时机。西北军过去在大革命时代,有过一段光荣历史,在抗战过程中,亦起了一定作用。但民国十六年郑州会议,冯玉祥反共以后,便屡遭蒋介石之摧残压迫分化瓦解。现在已弄得七零八落,四处流荡,无家可归。打了仗得不到补充,许多高级长官变成“空军”司令,下层待遇极苦,日本投降以后,蒋介石更驱使西北军(如高树勋、孙连仲、冯治安、刘汝明、李兴中、以及伪孙良诚、郝鹏举、张岚峯等)北开,作为反共第一线兵力,企图贯澈其借刀杀人之故智。这更使西北军感到前途危险,内心苦闷,而另寻出路。目前西北军正处在双岔路上,是服从蒋之命令,与我军作战,以自取灭亡,或被蒋编遣拆散?还是与我合作,拒绝内战命令,以保存实力,寻求生路?这是目前西北军将领的共同心理。特别开来反共前线的西北军,这个问题更立待解决,再不容许他们徘徊观望了。同时蒋此次把西北军大部集中于津浦陇海,(如冯治安两个军在徐州,刘汝明两个军、李兴中两个军亦有向徐州开拔之说、此外孙良诚在扬州、郝鹏举在徐州、张岚峯在归德、这些西北军部队人数在十三万以上)。西北军驻地背靠我军,又有其他杂牌军,(如桂军东北军等)夹杂着,而蒋之嫡系队伍又极少,力量甚薄弱,因此这是西北军发难起义另寻出路千载难逢之良机,亦是我争取西北军共同合作的最好机会。全党全军必须抓紧时机,把争取西北军中共之兵拢工件作为粉碎蒋介石内战阴谋及争取自卫战胜利的重要步骤,不能等闲视之。

三、目前我党对西北军工作的总方针,是争取西北军发难起义,与我携手合作,共同制止内战,维护和处,实现民主,因此我们对西北军的方针,已不处停留在争取西北军起义投我,服从我之指挥,遵守我之法令(当然这是要说清的),我则给三大保证等方针上面,我们的新口号是:协助西北军图存!重建西北军独立系统!恢复西北军光荣历史!使西北军在联共反蒋,为收主建国之下,成为中国人民民主建阈的第三种力量。这个方针,正适合目前西北军将领之要求,因西北军将领目前正普遍感到蒋之阴谋,想另找出路,但又不了解我之政策,怕我们并吞他,不习惯我之生活与各种制度,今天我提出帮助西北军重建之方针,正适合他们要求,他们一切怀疑顾虑,将为之涣然冰释,积极兴奋起来,与我们一道来干,如果今天再有第二个高树勋出现,我们便可帮助西北军组织高级指挥机关,其影响所及,将使西北军纷起响应,同时必引起蒋对西北军更大怀疑,如此中国政局即将引起大的变化。蒋之内战阴谋将不攻自破,国民党一党专政将被迫终止,联合政府亦将提前实现。这对中国人民和平民主团结事业,是有莫大意义的,对西北军将领怕我力量小,抵抗不了蒋之进攻,因而不敢靠我的心理,也可以迎刃而解了。帮助西北军重建,使西北军在联共反蒋建国的口号下,成为中国人民民主建国的第三种力量,这是我党今日最适合时宜的正确方针。抓紧目前有利时机,正确运用这个方针,是推动两北军发难起义的最有力因素”
“对其他杂牌军,如东北军、桂军、川军、应同样进行联络工作,并与西北军工作互相推动,争取东北军四川军的起义,是有极大可能,而且也很重要,因此也应极力注意”。

上引两文件,使吾人认识如下两点:

第一、所谓“杂牌”部队,中共认为“虽然对国民党不满意,可是对共产党也不十方好感”,并认为他们受过“传统的训练”,所以在工作上是不以真实的政治面目相向,而是采用阴谋诡计,挑拨离间,应用一拉一打的方式进攻,使被利用者上其圈套而不自觉,或自觉而无法摆脱,不得不被利用。由此可知,目前一部份投匪将领与部队,其自身已发生问题,中央未对之适切注意,复因整军复员处置不当,乃予中共以可利用之机会。

第二、中共自觉其生活方式工作制度不为他人所习惯,乃企图在军事组织上建立第三重力量,说明中共并无容纳异己济之气度,有利时拉之,不用时打之,纯系一时利用,这种利用是一时的军事投机,包含了绝大的矛盾和危险性,待被利用者觉悟,和反正条件具备时,将给中共以打击。





对国重复员官兵




自抗战胜利结束,整编统编国军方案公布后,国军即按期实施整编,中共不惟借口未予实行,反到处扩军,吸收我方复员人员,形成我遣彼收之矛盾现象。下面是中共阴谋和活动的事实:

(1)贺龙于本年七月七日在石门关(晋北)伪警备司令部召开各县区政委政治指导员生产科长参谋课长等开会,对军事部门曾决定:(一)饬各级军事负责人员,嗣后对国军所有退伍编余官兵,应竭力争取,并设法煽动国军叛变;(二)对政府方面政界裁汰人员及无业知识青年积极争取。

(2)延安最近派员携带密令赴西安一带活动,对西安军官总队方面尤其注意。密令内容为:(一)政府欲提前召开国民大会,共党须于各地造成军变,以刺激政府。(二)发动军官总队学员向政府,1.要求八年抗战额外待遇,2.要求无职军官(收容军官)应一律十成待遇,3.要求于最短期间给予适当工作。

(3)陇东合水县西华池之共军警七团,近对我复员返里之青年军无职业者,极力拉拢。七月十日在西华池召集秘密会议议决:如青年军自行投诚者奖洋若干万元,由人介绍者奖洋若干万元,并竭力向我方宣传,企图诱惑复员之青年军。

(4)中共近在澳门方面进行吸收复员青年军,凡参加者可获一百万元之安家费,另发本人五十万元,惟一切证书证件均须缴交中共收存,如中途变志,则中共予以处分,并杀害其家属。

(5)中共四川省委负责人吴玉章,于十月七日自重庆致电中共驻京代表团:报告谓: “重庆国民党登记失业军官已达二千六百余人,因国民党办事机关腐败,对于所登记之失业军官,尚无具体办法安插。中共方面现已拟就两种收买办法:一种系将有战阵经验及懂得机械化之军官与技术人员收买,每人分发十五万元,令其向各地解放区军区报到候用。另一种系对国民党不满之军官,令其仍听候国民党调遣任用,中共方面负担其家属费用,作为情报人员。现已派员分头接洽,希望驻京代表团转请延安允准。”等语。

从以上事实可知中共对复员人员的争取工作,多注意在军官总队和复员青年军上面。除挑拨他们向政府作各种要求外,主要仍在吸收为他工作,或用金钱收买。复员军官及青年军,大部受过相当训练,富有作战经验及学术技能,今一旦复员,精神上多受激刺,生活亦成问题,最易走向极端,同时又因缺乏训练与领导,乃被中共认为绝好的工作对象,在各地设站收容,积极拉拢宣传活动。





对土匪与帮会



中共对土匪工作,原则上在吸引其下层群众,对上层领袖则认为流氓意识浓厚,缺少革命性。但土匪之组织,具有特殊性。以领袖个人为团结中心,一失倾袖即形瓦解。因此,中共进行匪运。一面笼络其领袖人物,一面进行下层工作。然土匪常与帮会有密切联系,故中共最近对内地之帮会工作亦甚积极,中共认为如帮会工作做好,各地之散匪在帮会关系下,就易于控制。中共进行此项工作,常利用退伍军人及有帮会身份之党员,从事联络宣传,乃至领导行动,扰乱后方治安,响应中共军事行动。

中共四川省委会曾于九月十七日,在渝举行中级干部会议时决定:“军运、社运、匪运要配合起来做”,“要展开党的散布”,“匪运工作仍应加强注意全川各点线工作的配置”。这就是说,四川匪运工作仍要扩大与深入。川省有复员青年军范某,近接由陕北刘本初(余泽洪之旧部)寄来一函,内称:可乘此天灾人祸民心浮动之际,在后方各地——尤其南六一带(川滇黔交界)——吸收动乱份子,积极扩大匪运工作,其办法为利用帮会作支干,大量收容游惰及失意军人政客,相机勾通南六各股匪,并至各县插花地带,凭滇黔大山脉集中力量,作有组织之活动等语。可见中共进行匪运和帮会工作活动事实之一斑。

综上所述,可知目前中共兵运的动向,一面在煽动所谓“杂牌部队”旧西北军、东北军、川军、滇军等叛变,另立军事组织系统,以配合中共武装作乱之阴谋,一面鼓动吸收我复员官兵,特别是注意军官总队及青年军之煽惑与收容,同时自中共叛乱全面行动后,对第一线国军及后方治安部队,采取全面宣傅煽惑行动,达到“不特在前线作战之国民党军队会兵变,连在后方负治安之国民党军队亦会发生问题”。

九月四日延安解放日报社论,公开号召国军“罢战怠战”,在分述高树勋藩朔端“反战起义”后,总结说:“如果我们综合起来一看,各地国民党军官兵实行罢战的,不仅有西北军、滇军、东北军、川军等“非嫡系”部队的官兵,而且也还有国民党当局嫡系部队的官兵,不仅有陆军的官兵和空军人员,而且还有海军人员(渤海海面“长治”号一个班乘汽艇投八路军)和枝术兵种的人员(兰封战役中装甲兵团教导纵队一团一营一[ 原文为“」”,应系误作。当时中共对于此事件的报道中,记载张剑萤隶属“一连”。
《装甲兵团张剑萤少尉控诉蒋介石卖国内战》,《人民日报》(邯郸)1946年9月5日,第2版。 ——编者]连张剑萤少尉驾驶坦克投解放区),甚至特务头子戴笠亲手训练的武装“交通大队”王一藩,亦整队退出内战,站到人民方面来”,“目前这个运动刚在开始,它将发展成为更大规模的和更自觉的运动”。

中共这种狂妄的宣传,说明其兵运工作正在向着所有的国军武装力量全面活动,无论国军力量的削弱或士气低落,都是日前中共所努力争取的主旨。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20-2-20 10:05 编辑 ]

TOP

第四章 中共兵运工作之宣传

中共对破坏国军威信之宣传,曾有详尽之指示,现因全面叛乱开始,已更加强其宣传攻势。兹就目前已得材料分述于后。

(一)宣传之指示

中共在分析战争胜败及宣传国军“反战”时说:“决定战争胜负的最主要的因素,不是死的武器,而是活的人,更具体的说,是手拿武器的士兵,和供养士兵的人民,所以我们肯定的说:兵民才是胜利之本”。因此,中共在无法克服其物质困难之下,发动广大宣传,企图争取人力上的优势。最近共军晋绥军区政治部及中共晋绥分局联合对各地新华社发出分化国军的宣传指示一件,内容略称:

“蒋政权经济政治军事,日益恶劣,渐呈崩溃之势,尤以军事失利,引起极度混乱与动摇。各师团干部之投降事件与日俱增,一面证明和平之迫切,与民主势力之张大。一面则证明宣传効果之伟大。现蒋政府内部之矛盾,正是无法可拖,实为争取之机会。为欲完成此种任务,应依据下列五点进行,但须了解对方军队之性质与矛盾,少注重一般政治主义之宣传,多注重个别与利害观点之争取。

1.以蒋违犯战略意图与兵力矛盾之错误,提醒蒋管兵认清内战前进之危险,使其失却剿共胜利之信心,而造成悲观恐惧心理。蒋军仅有二百五十三个师,已将二百零四个师用在内战上,以此少数兵力,又无法补充,还想站在主动地位,进攻解放区,必然顾此失彼,捉襟见肘。

2.蒋军陷于战术要求与战略意图之矛盾:想以集中机动兵力,实行歼灭战术,进攻解放区,殊不知地方愈多,时间愈长,兵力愈分散,且在解放区作战,不但地理不熟,并遇到坚壁清野之打击。蒋以官兵当内战炮灰,为法西斯军阀官僚做牺牲品,吾人以此宣传而使其士气沮丧。

3.蒋军排除异己,多年来消灭非嫡系军队,企图造成清一色中央军,应宣揭杂牌军抗战功绩。揭发蒋排除异己之阴谋,并将最近十七师在河南之遭遇做宣传材料,杂牌军可能不再为拼命。

4.揭发蒋之独裁专政罪恶。蒋为英雄主义者,从来未将干部当作人看,且遇事只知罪人,不知责已,不管部下力量如何,偏下令追迫,因此蒋军往往以怠战应付命令。此种现象,更为争取反正之绝好机会,并可在战场上采用层层宣传个个分化方法。

5.蒋军之严重缺点,即为发动内战之致命伤[ 原文为“份”,疑为误作。——编者],编遣官兵,无法安置,流落街头,为匪为盗,有功于抗日军人下场如此,内战军人之下埸,可想而知。以此鼓吹蒋军官兵赶早自谋生路。又如逋货膨胀,物价日高,公务人员及工人纷纷怠职罢工,灾患频仍,普及全国,纵无内战,也难渡此危机。总之,蒋政权存在一日,中国一日不得和平。”这一宣传指示的要点,在攻击政府。战略战术的错误及政治上经济上的弱点,尤其着重在蒋主席个人的攻击与评议,这是中共宣传的一贯方式,自江西叛变,新四军叛变,直至目前的叛变,总是这一故技。现在所增加的内容,是整军复员被遣人员及杂牌军问题,但这个也并不如中共宣传之严重,不过是中共挑扰离间之虚构,是一种分化破坏的手段而已。


(二)宣传的内容



(1)宣传士气低落,厌战逃亡,——中共宣传国军“厌战”的根本原因说:“就是打内战完全违犯全国人民利益与要求,是毫无道理的,“师出无名”,所以不能说服每一个士兵为国民党去拼命”。据其捏造的与许多被俘军官谈话,“厌战”不外有两端:“第一、抗战胜利了,谁都愿意退伍回家,安居乐业,谁都不愿拼命送死。第二、参加抗日战是足光荣,而参加内战是不光荣和违背良心”。

新华日报曾发表新闻稿说:据由苏北战地返京军富及政工人员私人谈话,已“毫不掩饰他对内战的悲观” “苏北进攻计已受顿挫,……偶一大意,即遭歼灭。在海安与东沟两役中,国军士气低落,兵士一遇机会,即行逃跑,第五军因作战损失过大,士兵又开小差,结毕兵员大起恐慌。该军连日电兵役署,促即补充新兵五千人,但兵役署又苦于无法补充,像这样打下去,愈打愈有问题”。“一个政工人员说:我们的处境与日本人无异,老百姓部把我们当敌人若待。因之,全线不能控制……”。“像这样对战争信心动摇的言论,在南京已一天天增涨起来了”。

新华社的电讯,曾发表编成的歌谣一则说:“当新兵,挨打受气吃不饱,要想求活命,只有撒腿跑”。

九月十二日,延安解放日报社论“蒋军必败”一文中分祈说:“国军有三个致命的弱点:一个是军人厌战,一个是民心反战,一个是经济危机”,中共把“军人厌战”列入国军必败的原因。由此,可见中共是怎样狂造谣宣传。厌战的消息,企图以此造谣中伤,煽起国军官兵真正的厌战心理。

(2)宣传“杂牌”军队不敢作战——如“排除异己,以杂牌军当头阵,四十九师为旧东北军,六十五师为广东军余汉谋部,新七旅为川军,这些部队官兵都不愿作国民党的内战牺牲品,部份被解放的士兵,在新四军教育下,认识了国民党消灭异已的阴谋,即掉转枪口向反对派作战”。(见新华日报)

(3)宣传国军作战力低落——中共在北平附近俘国军十六军二十一师土兵曹青海等数名,借其口供陈述国军的“腐败”,宣传国军作战力“低落”说:“我们都是一等兵,到抗战胜利后的今天我们还是一等兵”,“开小差的一天比一天多,就拿我们连说吧:从今年二月到现在,跑了六七十人,我们班跑的只剩八个人,全连一共剩七十六人,他们的补充办法,就是随跑随抓”。“因为随跑随抓,随抓随跑,所以没有多少真正的老兵,每连至多不过八十个人,一个排至多不过二十五个人,真有战斗力的每排不过九个人,我们排是二十二个人,除两个伙夫,三个挑夫,两个小孩,七个新兵,剩有战斗力的连排长才有八个人,这样的队伍怎样能打仗?”(见新华日报)

(4)宣传优待俘虏——中共宣传俘虏国军后不但未加杀害,而且反予优待,伤兵则给以治疗,还乡返里者给以路费,开欢送会,以此作扩大争取回队后代其宣传,争取更多之叛变,如对大同战役及冀东热各地所俘国军四十四名,伪晋冀重区政治部开欢送会,返归故乡发给路费。津浦线赵城被俘国军二百六十五人,陇海线五十五师被俘三十三人均被护送还乡。胶济线被俘国军一千一百九十三人,共军欢送时发路费四百余万元,大同七里村被俘国军五十余人,每人发五百元至三千元旅费。又共军对被俘国军如愿在区中服役者,除热烈款待外,发给每人安家费若干。



(三)宣传之方式



(1)揑造被俘官兵之談話:

1.勝利之初,國軍沿平漢綫北進,中共煽惑高樹勛部叛變,組織“民主建國軍”,發“反內戰”談話及通电,要求組織“聯合政府”。

2.本年一月九日煽惑郝鵬舉部叛變,發表污蔑中央之談話。
3.本年五月,煽惑五十五師孔從周叛變,在邯郸發表談論。
4.本年五月卅一日,煽動一八四師潘朔端率部叛變,發表通電宣言,並電民主同盟稱:“命名之意,即愿爲各先生後盾”,致中共毛澤東電稱:“决一本初衷,爲和平民主奮鬥到底”。並在安東市民大會發表荒謬講演。
5.八月十五日蘇魯豫皖邊區十八縱隊蔣嘉賓被惑叛變,發表狂謬通電。
6.八月十日膠濟路交通警察十五縱隊第一大隊長王一芳被俘,發表被俘經過。
7.其他如在文祖镇被俘之劉士珍團長,蘭封被俘之許文團長,大同被俘國軍六百餘人均被迫舉行“回憶大會”,及空軍被迫降落之航空員,皆爲共軍揑造反戰詆毁國軍之談話或感想。其用意在借我之口,談我之事,歪曲事實,混淆黑白以達其破坏宣传之目的。

(2)政治喊话。

中共在作战时,靠临近攻击部队,使用政治喊话,以战线上口头宣传动摇军心,对于俘虏,一律称为“放下内战武器”或为“反对内战而起义之英雄”,力避用“俘虏” “投降”等字様。政工人员尤和蔼可亲,避免刺激俘虏或投降者之情緖,使认为投匪为光荣,并非可耻。

TOP

第五章


中共兵运工作之方法



(一)兵运工作之组织



中共策动给兵运工作之机构,在其党的中央,属于伪革命军事委员会,各省市县委中,则有军事部,负责策划兵运工作。抗战以后,此种工作大半由总政治部主持,在总政治部下设有“友军工作部”,军师以下政治部设有“友军工作科”,团有“友军工作股”,营连则由指导员选优秀士兵进行当面国党打入工作。
此外因工作对象及地区关系,特别指定某地委或军区对付某一方面之工作。又组织工作委员会或工作小组对付某种特定之部队工作。兹择录中共兵运文件二节于下:
1.华中局对目前国军工作指示(卅五年一月十八日,此全文之一部)
“(上略)
(二)各地委和各级部队,国军工作的组织机构,仍照前电指示,限期建立,国军工作干部,仍应从各方面抽调,凡以前做过敌伪军工作的干部,均须设法迅速调出,由各地委各分区集中训练,干部应分为主要的和次要的两种,主要干部,是能代表一个军分区或军区,在大城市公开建立办事处,而与国民党军队之主要负责人接洽联络者,次要干部,是以随员等面目,而与其中下层联络活动者,这些干部,必须具备立场坚定,有相当社会经验,与活动能力,对工作之对象,有些社会联系,但无仇恨,各地委,各军分区,各纵队,务于本月三十日前,将各级国军工作部门配备,和抽调之主要干部,电报分局审核为要。
(三)兹划定南通,太洲,两大城归一地委负责,二地委集中力量对付扬州,三四地委以六合仪征,及蚌埠以南之津浦线广西军为主,六地委主要负责海州连云港,七八两地委主要负责蚌部徐州和陇海路及涡河一线。中共华中分局华中军区政治部一月十八日。”

2.中共华中局“关于争取西北军工作指示”(全文一部)
“上略

第六为加强西北军工作,分局对徐州方面组织了一个西北军工作委员会,各地对当面西北军,亦应派出专人,组织工委会,或工作小组,专门负责。
第七在西北军中,应建立党的秘密组织,党的发展不仅限于中下层干部,在上层干部中,亦应注意发展党员,其条件不够而又要求入党者,可吸收为特别党员,建立单线关系,一般党员以师为单位建立支部,(三人至五人)师以上由分局派出特派员处理之。……(下略)”



(二)兵运之步骤



为明了中共进行兵运工作之步骤,兹先引录中共文件三节于下:

1.华中局《关于够取西北军工作指示》——“如何开展争取西北军工作?”
“首先就要从思想上引起全党全军的重视,特别要各级党各部队领导干部,重视这一工作,研究讨论这个方针与争取办法。抓紧时机,作出具体布置,分头进行,要有全党全军的努力,才能使这一工作迅速开展起来。

其次,要把这个新方针,告知各级干部与上层统战人士,(应公开告知现有西北军过来部队之干部),并经过各种关系,传达到西北军将领中去,(只能口头写信传达,不能发宣言做文章),以鼓舞他们,推动他们,向我找联系求帮助。
第三,要选择与西北军有关干部特别与西北军中上级干部有关系之干部,派到西北军中去建立联系,只要有这样关系的干部,应毫不吝情的调出来,专门做西北军工作。
第四,要利用现有顽伪军关系,(特别是从解放军中挑选干部),及城市工作关系,多头并进,开展西北军工作,那怕是很疏的关系也好,总要把这个方针,告诉他们,就可以收到效果。

第五,对西北军工作,应着重上层联系,目前西北军一般上层干部,都极端苦闷,寻找出路,我们只要有关系,就大胆去争取,指出他们面临危险前途,与光明出路。当然,下层争取是今天推动上层起义及将来巩固与我合作的基本工作,在上层联络中,应注意分别进行下层争取与打入工作,但下层工作以不妨碍上层联络为原则。”

2.陕北中共高干会议决定对国军整编部队之破坏计划(全文之一部)

“因此,我们的步骤是这样的:
1.调査被遣散,或整编军队番号,集训地点,军官佐姓名,年籍出身略历。
2.找他们的社会关系,及重要军官的弱点,爱吃甜的放些糖,爱吃酸的放些醋,以攻心为上,绩极的争取。
3.在这一分化工作未完成熟前,切忌与发生任何政治关系。
4.这些被整编的军官,大半出于农村,或行伍者,他们都是充满了封建意识,我们初步祇可以拜盟兄弟的方式,或利用已有的封建组织,如青红帮这些方式去拉笼。
5.调查工作,应与解放区工作相配合,首先煽起他们的思乡观念,与厌战心理。
6.以技术的解释我们的党政军,都在他们的家乡,正欢迎他们还乡团聚。
7.找到其中的领导者,如果他的家乡在解放区,这是最有利我们,可以指示其原籍工作人员,向其家属进攻,或帮助解决困难,使其家属公开与之通信,以影响其对我们的仇视怨恨,而变为朋友,并激发其还乡观念”。
3.中共上海市委会八月卅日会议决定对国军之分化实施办法:
(1)调查国民党军队下级干部之详细履历,及家庭状况,暨思想言论与社会关系,上下感情。
(2)分别投送宣传品,使能明了内战之罪魁,及国民党军之不合理制度,及不平之待遇。
(3)由羣众周刊编印小册及传单,并尽力搜集苏北作战被掳之官兵自白书及口供等,为编辑材料。
(4)令被俘官兵亲笔写信致国民党军中下级干部。”

由上可知,中共进行兵运工作之步骤,可概括为如次六点:

1.首先从思想上引起党内领导干部之重视。
2.着手调查国军部队之番号,官佐姓名,部队情形。
3.发动广泛的宣传工作。
4.找社会关系,派遣与国军有关系之干部进行联络。
5.进行上层联系与下层争取打入工作。
6.利用其原籍工作人员,向国军官兵家属进行工作,以此影响国军官兵之情緖。



(三)兵运之技术



(1)打入方法:



甲、应征与投考:中共利用各地办理兵役机关之缺点,时派曾受训练之干部,潜入内地,冒充壮丁,或直接投身乡镇公所表示愿意入伍,或经地方土劣介绍为富有者收买,送入兵役机关顶替,一经入伍即秘密进行兵运工作。兵运工作份子有时复利用我各军事学校及各部队举办之训练班招考学生,或乘各部队剧团政工队招考工作人员之机会,参加考试,一经取录,即设法深入部队进行兵运工作。如中共陇中分区委习仲勋管指示其兵运人员称:“万一无法活动,可设法向当地国民党部或政府表示愿服兵役,取得机会”。又中共当局曾指示“设法尽可能打入顽固份子所组织的工作队或特务队,如有机会即设法通知区委,指派工作前往参加……”等语。

乙、利用社会关系:在中共《对西北军工作指示》。及其他文件中,均曾指示指派兴国军有关系之干部进行工作,有时利用同乡同学或老同事及亲友等关系,假介绍而打入部队充当下级干部,及文书勤务兵等。

在无任何社会关系时,则利用各种身份,接近军队,进行利诱,而发生深切友谊,以便进行工作。如化装商人小贩接近部队,冒充工匠少利用在部队中之工作机会,与士兵混熟建立友谊,或假部队官兵与社会接触时,则充当票友茶房等取得接近机会,尽量献媚以谋乘机进行工作。

丙、假自首与诈降:中共兵运份子,有时处于极端困难无法打入部队,乃故意向我地方党政军机关,实行假自首,或于接近国军地区,使用诈降方式投诚,请求收容,具结悔过;甚至公开发表反共宣言,以取得信任,因而得有接近国军之机会,实行秘密活动。据调查前赣东被解散之叛军残余,混充兵役,或实行假自首,表示真诚投効,以图打入我方部队活动,经发现者有贵溪等地及前五战区独立第七大队班长王昌榆及分队长罗某,自首后又煽惑士兵叛变,带去长短枪百余枝。

丁、伪装俘虏及难民:在国军进剿时,中共兵运份子每假装伤病及落伍,等候我军俘获,而后表示悔过自新,先求安全立足,遇有机会,即大肆活动。有时此类兵运人员,化装饥民难民,混入我军驻区,进行打入工作。据调查中共李先念盘踞鄂中时,集中主力于信阳西南准备开往豫鄂边区活动,即派出干部利用饥民向我内地乞食,乘机潜伏其中,企图混入我军活动。

戊、女色引诱:中共利用年青少女,以色相引诱我军官兵,各地亦时有发现,闻延安中共曾派遣抗大女生或曾受特殊训练之女性,分发各地潜入我军政机关,企图刺探情报,或以狐媚手段,引诱我官兵,甚至与我工作人员结婚,以施行挑拨离间,刺探军情之毒计。有时混入我部队政工队,伤兵医院,直接与士兵接触,进行兵运工作。

己、其他:中共一般兵运人员,在未打入部队之先,为求与军队取得接近之机会,往往假装报贩、商人、工匠、补鞋担,缝穷妇,以及粪夫柴贩等,其次如警生、星相家等,以其可以直接进出营房,不为人所注意;而得易于接近士兵。例如成都中共地下工作人员钟清平,潜匿成都市外东下沙河堡航委会大营门对门十二号,开设纸烟店以为掩护,时与空军人员交往,搜集空军情报,秘密供给空军阅读中共书报,因该钟清平与空军往还甚熟,后得打入空军工作,随军他调。

此辈人员打入后不致立即发动叛变,轻易以暴露身份,而由此据点另发展其他据点更设法引进其他兵运份子,迨工作布置成熟,时机一到,始告叛变。此为兵运技术与政治局面的有机配合,决定于中共党的领导,而不决定于兵运者之本身。


(2)活动方法


甲、交朋友:中共兵运份子,既经打入国军以后,其活动方法,最注意者为广交朋友,以取得活动范围的扩大,其交友方式亦有种种不同手段,如建立普通友谊,结拜弟兄,利用帮会关系等,中共当局对此曾作如下之指示:

“根据七七中央(中共)决定必须广泛的展开统一战线工作,而在友军中则必须扩大交朋友工作,以争取二百万友军,对于交友工作毫无成绩的地方,须受到党的严重责备……”

至于如何在交友中发生作用,中共亦有指示:

“交朋友必须对于对象的历史与思想,作个别深入的研究,并须使自己有被人钦佩接近的长处,必须运用社会关系与自己的社会地位,反对孤独清高与极端依赖社会地位的错误,并在交友工作中,绝对不得暴露自己的政治面目,应该掩盖在爱国心道德心及同情三民主义的伪装下表示热心,推进社会利益,和对于私人朋友的热心爱护的面目下出现”。

乙、打上拉下:中共兵运份子为取得下属士兵之同情,及处处表现为公共利益说话,故对上级官长之私生活与部队内贪污腐化情形尽量揭露造谣挑拨形成上下对立分化官与官,官与兵间之感情,在斗争中吸收极积份子,造成部队之危机,达其兵运之目的。

丙、上下并重:中共兵运份子有时因部队之性质,及工作环境之不同,亦对上级积极取得信任,因此则视上级官长之爱好与个性而投其所好,曲意承权,使上级引为心腹而顺利开展其下层活动,对下级干部及士兵,则利用各种机会活动,以才艺立信仰,以拉摆助声势,以伪善增感情,以牢骚找同情,而对每一对象皆,有其不同之活动方法,以故,不但部队之内幕为其了解,而各个对象,亦多为其掌握。

丁、内外兼攻,中共兵运份子除直接打入部队进行活动外:并另派人员在地方上潜伏,以与部队工作人员取得联系,而发生里应外合的作用,外部工作人员活动方法,多半以金钱及小惠引诱,如请茶、请酒、嫖、赌、寻求不正当之娱乐,以动摇其心志,乘机煽动,或者假意结弟兄、拜把子、进帮会帮小忙,行小惠等以博得士兵的信赖。偶一不慎即中其毒计。

戊、设站收容:自抗战胜利后,国军施行整编,士兵资遣归田,军官设队收容转业,中共以有机可乘,乃一面扩大宣传军人待遇不平遭政府歧视,一面派兵运人员分头鼓动挑拨离间,并在各处设站,现经调查中共设此收容站者有奉贤、南汇、专收淞沪一带编余国军,福州新店专收福州军官总队军官,香港九龙专收粤南失业官兵及退伍青年军或失业青年,转赴华北尉官发安家费三十万元,校官五十万元将官一百万元,山东即墨设游击队收容所,此外河南陕西四川湖北等均设收容站,即南京之中训团亦发现中共煽惑标语,其目的一为瓦解国军力量,一为将有训练之干部引为己用。
(3)秘密守则
严守秘密,为中共兵运工作人员纪律之一,中共订有兵运工作人员之秘密守则一种,其要点如次:


一、不当说及不当问的有下列各项:


1.组织关系。
2.别的地方组织情形。
3.领导人的真实姓名,籍贯行动和详细住址等。
4.不须传达的意见。


二、接头的口号和谈话应注意之事:


1.接头要有几句普通话作口号。
2.没有口号不接头谈话,不许在茶酒楼谈话。
3.谈话要防人家窃听。
4.谈话时要派人放流动哨。


三、谈话限两人,布置要小心:


1.谈话不许很多人在一起。
2.布置工作要合乎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况。
3.布置工作要具体明确。


四、书报要收藏,记事忌笔记:



1.看书报要不被人发觉。
2.党的书籍、党报、党刊、要收藏在妥当的地方。
3.书的封面要用纸包好。
4.记党内事不许用笔记。
5.烧毁笔记文件要有证明人。


五、宣传与组织的技巧:


1.避免红的地名及人名。
2.少用党的俗语或名词。
3.组织要散布开不要集在一起。


六、约好代名,人人要有职业:


1.党的名字要用普通名字来代替如同志称同学。
2.每个人都要有公开职业做掩护最好取得半合法地位。
七、工作地方化、生活合环境:
1.工作要合乎地方情形。
2.不要突出。
3.生活要合乎环境合乎身份。
4.不要比人家特别。
八、口供要准备,调查最要紧。
1.随时随地准备被捕的口供。
2.会面要把关系约好。
3.随时要调查地方政治环境。
4.每个支部要经常派人调查工作。

TOP

第六章


中共兵运工作之实施

中共对兵运工作之重视及其基本方策中心目标兵运方法等毒辣阴谋已如前述,兹将其兵运工作实施情形略述如后:

(一)抗战前之中共兵运工作

中共自民国十五年参加本党北伐时起,即开始兵运工作,其时各部队之政治工作人员多为中共份子,且占有相当地位,此时工作目标因工作环境顺适,故多半注意军队中之中下级军官,建立其党的组织,宣传其政治主张,扩大其政治影响,更与地方工作人员,建立各地羣众团体,互相策应,故工作亦收相当成効,而为以后许多军队判变种其根因,然以其工作建立于中下级军官,士兵受毒尚鲜民十六年本党宾行清党以后,此项工作虽由部队中大部清除,侣仍有少数潜伏,秘密工作,如贺龙叶挺等部叛变,以及海陆丰、广州、南昌各地暴动发生,此时红军势力所以能发展,莫不得力于兵运工作的助力。
在本党十年剿匪时期,中共之兵运尤为积极,盖鉴于民十六年之遭失败,益加重视武装力量之建立,为图谋瓦解国军实力,不得不加紧其兵运工作。其最显著事例如“宁都兵变”,使进剿的二十六路军(孙连仲)遭受打击,民二十五年“西安事变”更使剿匪工作遭遇空前困难。甚至引起强敌入境,危及国本,此皆中共武装斗争与兵运之后果。


(二)抗战后之中共兵运工作



中共虽曾于抗战发生时,宣言取消红军,放弃武装政策,但此仅为表面争取国人同情,迷惑国人视听之手段,实际上仍未稍减其旧日阴谋与野心。反乘抗战之机,一面扩大其地盘与武力,避免与日军正面作战,且秘密勾结,专伺国军之弱点,乘机进攻,公开之进攻不足,更秘密进行兵运工作,煽动叛乱,分化抗战力量。兹例举重要事态数项如下:
一、在山西嗾使晋军叛变:中共在山西,因国军实力雄厚,不易完全为其消灭,乃采用分化离间手段,百端勾引牺盟份子[ “牺盟”,即“牺牲救国同盟会”,成立于1936年9月18日,由“自强救国同志会”中部分左翼人士发起成立。前身为“抗日救国同盟会”,阎锡山后改名为“牺盟”并自任会长。同年10月下旬,由阎锡山邀请,GCD党员山西人薄一波主持“牺盟”工作。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5%8F%98?wprov=sfla1。——编者],嗾使叛变,山西新军[ “新军”,即“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1937年11月成立纵队部。其名义上隶属于晋绥军。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9%98%9F?wprov=sfla1。——编者]薄一波部,由中共秘密活动,中下军官及士兵被其麻醉,于二十八年冬布署对敌冬季作战之时,山西独立二旅政治部主任韩钧,三区专员簿一波,六区专员张文昂勾引第二旅,一六九旅,二六九旅,六区保安队第十第十二两团共约十二团之众叛变,叛军所部尽为中共收容,使山西国军处境危险,对敌冬季攻势遭受重大阻碍,且影响各战场预期之成果。

二、在皖北煽动盛子瑾部叛变:皖第六区行政专员兼十四游击纵队司令盛子瑾,人枪三千余,因抗战不力,受政府处分,政府将派马馨亭继任,不料新四军从旁怂恿推盛为路东抗敌总司令,盛在威胁利诱之下,实行叛变,攻击马馨亭部,后经皖省府下令通缉,盛子瑾畏罪逃窜。二十八年三月四日,退至盱眙半塔集,全部被新四军缴械,盛及其家属亦被扣押,而成为新四军煽动下之牺牲品。
三、在山东煽动缪征流部叛变:中共在华北曾煽惑赵侗部,因不为所引诱,乃断然于赵侗北上之际,包围杀赵于灵寿,二十九年一月起,中共又派兵运人员打入五十七军,一一一师从事分化离间工作,经过半年时日,于二十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在山东莒县,以招待各方委员为名,缴请军长缪征流参加,并演戏助兴,预计将异己者一网打尽,事变时由三师(常恩多)之万毅旅发动,该师大部叛变,缪军长只身脱逃,军部师部整个被叛军包围占领,损失重大于学忠总司令亦几遭不测,幸该军大部将士深明大义,未予附和,而一部叛军不久被十八集团军改编,山东国军处境因此益增困难,中共在该方面之活动范围扩大,声势大增。
四、在河南煽动十七师叛变:胜利前一个月七月二十七日,乘十七师师长赵寿山调渝,新旧师长交替之时,在河南洛宁,被中共煽惑,全师叛变,逃窜晋冀鲁边区,现在晋南作战。

以上为中共在抗战期间,共运工作之重要事例,其他较之零星煽动叛变事件,层出不穷。

(三)目前中共兵运工作概况



日寇投降后,和平统一之历史新页业已开始,中共在抗战期中所依侍之割据局面已成过去,乃与政府假谈判之方式造成另一对立之形势,军权政权无丝毫放弃之诚意,反求其割据合法化,此已为国人所尽知。且更不惜全面叛变,另立政府,故对武力之扩充及兵运之活动亦已进入一新阶段,兹将日寇投降后,中共煽动国军叛变或揑造投降起义之各事实。列表于后:


日期        部队番号        主官        数量        地点        经过        现状


三十四年十月        新八军        高树勋        二十九师新六师        邯郸        沿平汉线北上接收被八路军伏袭全军覆没        少数投逆份子组织民主建国军
        19AG        旅长李桦参谋长王纲        临城枣庄        被俘               
三十五年一月九日                郝鹏举        四个师        徐州附近        被煽惑投共        现为华中民主联军总司令
三十五年三月        二战区少将参议太原电台台长        姚满群        个人        太原        投共       
五月十五日        三十八军五十师        孔从周刘威诚        率部        豫西        被煽惑投共        于九月十三日在邯郸成立西北民主联军三十八军
五月十七日        汾南自卫团        王海青雷文清        三千人        汾南        投共       
五月三十一日        一八四师        潘朔端        一部        海城        于战役中被俘        被迫成立民主同盟第一军
六月三日至廿七日                        二百余人        高密        零星投共       
六月中旬        胶东自卫团        庐山        二百人        胶济线坊子车站        投共       
六月二十一日        孙殿英部        二营四连        金连        新乡        投共       
六月二十日                        一个排        保定        投共       
七月三日        N13D39R                        鄂中        拒绝命令一部投共       
七月十三日        31D91R92R                        闻喜        闻喜战役中被俘一部投共       
七月十三日        187D政治部少将干事        张易生        个人        苏北        投共       
七月十四日        傅作义部                        陶林        投共       
七月中旬        21DN7B        田庆云                苏北海安        被俘       
七月二十二日        43D17R        副排长郑菊新班长王士昭        一排        开平        投共       
七月二十八日        92D副师长        冼盛楷                苏北        被俘       
八月二日        晋38D3R一营一连        安耀武        率部        大同南郊        投共       
八月三日        九纵队第三团        管富同李魁元        率部        太原晋词        投共       
八月八日        137B530R一营二连三连        吕原贞丁仕薛生荣        全部        辉县        投共       
八月十日        交通十五纵队        王一藩        一部        胶济东南段南泉站        战斗中被俘        被迫改编民主救国军独立总队
八月十日        55D74B30R        许文        兰封        战斗中被俘               
八月十日        忻县爱乡团                一班        忻县        投共       
八月十五日        冀鲁豫皖边区十八纵队        蒋嘉宾刘耕来高一侠        率部五千        虞城        投共       
八月十五日        陕保安团第三大队        董策臣        率部        枸邑        投共        九月十日在奸区成立新陕保六团自任团长
八月十日        25B59R中校团副        吴耀东                泷海线        被俘       
八月十六日        529R                一排        辉县        在排长率领下投共       
八月十八日        保定暂一纵队        第一团少校团副张延实        个人                投共       
八月十九日        保定16R六连        连长赵明生排长郭治中        率全连        灵石        投共       
八月二十二日        38D                二个连        辉县        投共       
八月二十五日        暂十五师        第一团刘士珍                鄒平文祖镇        被俘       
八月二十七日        123R369R五连        陈宗光        一班        耀县        投共       
六月二十六日        空军第八队三十五中队        刘善本        B24一架        延安        投共       
九月二十四日        22A257R一营三连        梅廷栋        一连        榆林        投共       

自日寇投降后一年内国军被煽惑而叛变者屡有所闻,以上之统计约有数万人,除少数例外皆系于被共军包围后,弹尽援绝被迫投降,中共借此大事宣传,谓国军如何“厌战”,[ 原文为“,」”,疑为误作。——编者]如何“起义”,以图动摇国军之士气,然亦不能否认中共打入国军,秘密活动之事实。此后之发展,亦正待注意。

TOP

第七章

对中共兵运之检讨



中共武装斗争[ 原文为“闻争”,疑为误作。——编者]的两面作法是一方面扩军扩地,抗击国军,一方面进行兵运工作,瓦解国军,其阴谋事实已如前述,其拥兵作乱,图以武装斗争而篡夺政权者之雄心亦已暴露无余。中共在兵运技术上不无小的成功,部分动摇份子被其煽惑胁从,但中共叛国扰民之政策根本错误,欲求国民长久之被愚弄迨不可能,历史上流寇之蜂起,在今日民主时代已无社会根据。中共若再重演封建悲戏时,必将受历史的裁判,今日中共在总的政策上已走入歧途,策略方面有时能相当成功,但终不能挽救其根本错误,兵运工作也是如此。

政府自黄埔建军十六年北伐以至剿匪抗战二十余年来,建设了一支强大国军,打倒了封建军阀,剿平了匪患,战胜了强大的日寇,此后军队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却尽到了最大的天职,真不愧为国家的干城,这种光荣是不容被任何人破坏与窃取,但是我们也不否认在国家财政艰难与物质条件不够,还存在着许多弱点,因人事关系某些部队还待加强与调整,如官兵待遇太苦,训练不足,军官有失业现象,部队有所谓杂牌嫡系之分等等,乃授中共兵运工作以可乘之机,如吾人正视中共兵运阴谋,了解其兵运工作内容,克服吾人本身之弱点,则防止之法自甚容易。

TOP

第八章 防止中共兵运之意见



中共兵运之阴谋及实施情形吾人已略具概念,兹针对其阴谋拟具防止之意见于后,然防止之办法中,分积极与消极两方面,只求消极之防止而不完成积极的国军再建工作,则仍防不胜防,一如对中共问题之整个对策,必有全面之党政经济改革而后,中共问题始能冲淡,亦即防止之法在消除发生之原因,从根本解决为始也。

一 积极的防止

1.限期完成整编计划:
A整编之原则以军队素质、历史、战迹、为准则。
B整编后之待遇装备训练补给由统帅部统筹划一。
C编余人员应有转业及生活之保障,地方保安部队及民间武装,尽量安置编余人员。
2.改善部队之管理:
A部队之人事变动应采官动兵不动。
B部队之主官应自排长至师长,总常轮流调动。
C部队中废除打骂体刑。
D连队之士兵生活,士兵自己管理,废除副官包办制,严惩克扣侵食等不法行为。
3.加强政治工作及文化娱乐工作:
A提高政工人员之地位及素质。
B增加政治训练及文化娱乐设备。
C奖励士兵阅读及写作。
D加强连队中党团小组活动。
E官长与士兵同样加强政治训练。
4.改善军民关系:
A提高军人在社会上之地位。
C严肃军人之纪律。
D提高军民合作,并在各种事实中去表现。
5.改善征兵之弊端:
A征兵之前国民应受国民兵训练。
B征兵要公平,废除保甲及地方土劣之操纵,严禁买放顶替及乱抓乱拉尤其军队不能直接拉丁。
C新兵之训练待遇应与正规部队相同。
6.改善士兵生活
7.改善训练方法

二 消极的防止

1.行政方面
A对我军队番号,实力、编制、补给、教育方针、训练情形、辎重运输力,等均应严守机密,以免泄露。
B各部队机关学校对新任人员未经详细考查试用者不可授与机要任务,尤须使用保结制度。
C所有重要文电须由可靠或上级人员亲自办理及保管,所用之传令兵文书上士译电员勤务兵等,及出身不明之下级干部,均应严密监督其日常行动,交游情形,有无泄霹军情之举动。
D驻军附近之机关学校工厂社团,应注重监视,非必要勿任士兵来往。
2.组织方面:
A建立军中情报网,由司令部统筹组织运用,对外侦察敌情,对内监察行动。
B各单位密选忠实干练份子,参加情报组织或防奸小组等组织。
C参加情报或防奸组织之人员,应为全军之表率,行动勿突出,态度勿傲慢,更禁暴露身份,由各级主官统帅使用之。
D部队中禁止未经许可之私人团体组织,如结拜弟兄,帮会组织,同乡会等,如有发现应详追其主使人及活动情形,按情节之轻重处理之。
E组织正当娱乐俱乐部,中山室[ “中山室”是国民党国民革命军用于文娱康乐活动与军队政治建设的场所,常挂蒋介石和表示国民党政府政绩的照片。——编者],球队歌咏队,生活小组等,使士兵尽量参加活动,以调济军中单调之生活并派可靠干部及政工人员主持之。
F在建立良好之军民关系时应采公开活动方式集体行动,勿发生私人之联系,政工人员对此项工作应有慎密之计划实施。
G组织训练反间谍人员,派赴敌军工作,争取敌人之投降瓦解。
H两军对战时,应将情报及防奸小组改为政治突击队,负责第一线对士兵之宣传工作(如宣传敌人之残暴我军胜利之把握,为党国牺牲是光荣的,保家守土等)同时对敌提出政治喊,争取敌人前线投降,以抵消敌人之喊话。
I被俘官兵应争取归队工作,并派人主持招待慰问伤亡救护,及工作按置等,务使其安心,并作物质上之帮助。同时侦察有无同情敌军或受训回队工作之情形,酌量予以短期说服,训练,或紧急处置。
3.生活方面:
A士兵生活应求其温饱,身体健康,干部应求其无生活顾虑,安心工作,部队中除公家应有之待遇外,设法自行生产,改善生活,(如种菜、养猪、鸡鸭、小手工业等,抗战时各部队皆行有成効。)同时经济方面,应求公开,渭滴归公,为同仁谋福利,清除贪污,检举不法。
B对官兵之浪漫生活,严加管束,严禁赌博汹洒、嫖娼、随便出入民宅,调戏妇女等行为。
C奖励士兵阅读写作,并鼓励其写信,寄钱回家,帮助同事等。
D营房附近禁设小贩,一切工匠及宾客出入,应由专人管理,并派专人监视其行动。
E采买传令杂兵等出入应限制其归营时间,勿任其在外自由游荡。
F士兵例假外出应集体行动,并由官长率领,娱乐埸所,繁华市区,不良地带限制士兵出入。
4.教育方面:
A加强政治课程,除三民主义为必需之课程外,尤其注意时事教育,使士兵了解目前国际大势及国内情况。
B加强奸伪祸国殃民之教育宣传。
C说明奸军非正式军队,目前作战乃剿匪工作,以此灭消士兵之恐惧心理。
D说明奸军作战方法,非如一般作战。及对付游击战之方法。
E政治上教育士兵能对民众宣传,战术上,教育士兵能单独作战,虽被包围而不投隆,等待援军到来,争取最后胜利。
F说明盟友援助我军之意义勿加歧视。
G说明奸军无前途,投奸无好结果,殆奸军剿平即复员还乡,国家并给予优待。
H说明目前之人民不能过安定生活,物价高,生活苦,皆因奸军作乱,殆匪平复中国即能统一建设,臻富强康乐之境。

三 结语

总之,防止中共兵运之法,应先从自身作起,本身健强共军自无法打入,虽打入亦易于发现,而防之于未然。故积极方法与消极方法应同时并进,期于短期内完成。前述防止之法仅能提供原则,各地各军情形不一,有者已作到,有者尚未完成,应视本军环境针对共军兵运方法,实际应用尚待各级主官采择实施。本文仅供参考而已。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