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翻译] 《一切权力归苏维埃!》

《一切权力归苏维埃!》

一切权力归苏维埃!


1918—1919年德国革命文献汇编


编译
加布里尔·库恩(Gabriel Kuhn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序言

加布里尔·库恩


19181919年德国革命是一个令人好奇的现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仍在争论不休:它真的是一场革命吗?问得更准确一些,这场革命是怎么结束的?直到现在,社会民主党人都在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从此德国从帝国转变成了共和国。而另一方面,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却在扼腕叹息:革命无产阶级的理想被叛卖了,共产主义者、激进工会组织者和无政府主义者被叛卖了,社会民主党同反动军队相互勾结,出卖了他们,为魏玛共和国的成立铺平了道路。

共和国宪法是在魏玛这个东部小城起草的,魏玛共和国便因它而得名;魏玛共和国试图贯彻议会民主制,然而它从来没能正常运转,反而在二十年代造成了法西斯组织的兴起,而在众多法西斯组织当中,纳粹党成了最强大的力量,最后在1933年夺取了政权,使德国——然后还有整个世界——陷入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惨剧。

与德国革命有关的诸多问题中,最吸引人的是:“假如……会怎么样?”假如成立了社会主义共和国,整个世界就会免受纳粹主义之害吗?假如俄国和德国都成立了社会主义共和国,会不会引发更多的社会主义革命,至少是在欧洲引发呢?或者说,会不会建立两种相互竞争的社会主义制度呢?社会主义的历史会不会被彻底改写?在无政府主义影响下,会不会产生一种官僚主义较轻、集中轻度较弱的社会主义样板?

一方面,纠结这些问题并没有多大意义。历史是不能改变的。另一方面,从历史过程中,从做了什么事和没做什么事而导致的后果中,都可以学到许多东西。它对于未来的战略制定大有帮助。这就是我们出版本书的目的之一。

《一切权力归苏维埃!》是第一部英文的德国革命历史文献汇编,里面收录的文献,都是由革命的积极参加者所撰写的原始文献,他们分别代表了介入革命的所有激进派别。现在已经有了好几部关于德国革命的英文通史,其中一些非常优秀,值得强烈推荐——详情请参阅参考书目[1]。但是,这些史书大都是从共产主义视角出发的,受到了共产主义叙事的强烈影响,它们的记述几乎都集中在描写卡尔·李卜克内西、罗莎·卢森堡和斯巴达克斯同盟身上。尽管斯巴达克斯派确实在革命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它的政策在激进左派内部并不是没有受到过挑战,在无产阶级的一些阶层中,在某些地区,工会、工团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影响也同样重要。而且,虽然历史学家已经在他们的专著中总结了自己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对于理解和分析德国革命非常有用,但是,德国革命亲历者的第一手报告大都没有被翻译过来。因此,本书按照革命发展的时间顺序,编译了一批革命的积极参加者的第一手记录,希望能以此推动对德国革命的研究。哪怕是对德国革命史并没有大致了解的读者,也可以通过本书开头的词汇表与时间表、每一章节及每篇文章开头的背景介绍及注释,了解革命的发展过程,把本书当作革命的一部通史来读。熟悉这段历史的英语读者也能通过新的材料,了解新的观点与分析,加深他们对各种事件的理解,从而激励他们得出自己的观点和分析。

在革命期间,主要的激进派别有:


共产主义者,他们先是组成了斯巴达克斯同盟(Spartakusbund)和德国国际共产主义者集团(InternationaleKommunisten Deutschlands),然后这两个组织又在191911日合并为德国共产党(Kommunis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


德国独立社会民主党(UnabhängigeSozi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1917年,德国社会民主党(Sozialdemokratische ParteiDeutschlands)左派为了抗议党继续支持战争的做法,脱离了党,成立了独立社会民主党。在德国共产党成立之前,整个斯巴达克斯同盟都是独立社会民主党的一部分。


激进工会组织者,其中最出名的是革命工长组织(Revolutionäre Obleute),他们几乎都是具有长期工会斗争经验、深受激进无产者信任的工厂工人。


无政府主义者,其中最出名的是古斯塔夫·兰道尔和埃里希·米萨姆。

各派之间的分歧是非常明显的。斯巴达克斯派虽然认为布尔什维克主义存在集权倾向,对此进行了批评——这在罗莎·卢森堡的著作里表达得最为清楚——但它认为,一个强大的共产党是保卫革命、建立无产阶级苏维埃制度的必要前提。大部分独立党员都对议会制做出了一些妥协,这主要是为了避免武装冲突。革命工长组织从自身作为工会组织者的经验出发,拥护工人直接参与行政机关,他们批评斯巴达克斯派疏远工人群众、倾向于盲动主义。同时,共产主义者和革命工长组织都把无政府主义者当作政治幼稚的空想家。无政府主义者拥护联邦主义,他们强烈批评斯巴达克斯派的集中制倾向,强烈批评革命工长组织只关注大城市的工厂工人。尽管存在着种种分歧,但在遭到社会民主党和资产阶级的攻击时,各个激进派别却都毫不犹豫地相互保护、相互尊重。比方说,19191月,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遇害后,兰道尔在慕尼黑为他们写了悼词。米萨姆在自己办的刊物《该隐》上发表讣告,称颂李卜克内西为“革命之火”[2]。在建立苏维埃制度、反对资产阶级议会制这方面,所有激进派别都是团结的。

虽然许多革命派和广大无产者都对苏维埃寄予厚望,但是,在当时的德国,苏维埃的思想还没有得到充分发展。人们对苏维埃的想象,来自俄国革命的榜样、工厂组织的经验和安东尼·潘涅库克的几篇文章。只是到了革命之后,奥托·吕勒、卡尔·普莱特纳和埃里希·米萨姆等作者才能对苏维埃制度进行更深入的理论探索。“Alle Macht den Räten!”(一切权力归苏维埃!)成了激进派在革命期间的共同战斗口号。

德国革命的失败有许多原因:苏维埃思想的模糊;欠缺共同的组织和战略;欠缺革命经验;社会民主党内的反革命倾向;德国反动势力依然强大——特别是在军队内;工人和士兵历经多年苦战已经精疲力尽;媒体的宣传;保守主义在许多阶层中盛行;缺乏根基扎实的国际主义,等等。读了本书收录的文献,读者难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在德国建立苏维埃共和国的想法往往是幼稚的,行动是草率的,还犯了大量的战术错误。同时,革命者的坚定信念又是非常动人的,他们当中有许多人的观察和洞见对革命理论具有重大价值,无论地点和时间;从他们的错误当中可以学到许多教训。我相信,这一切的价值,远远超出了这些文献的历史价值。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就在编译本书时,所谓的阿拉伯之春——2011年中东爆发的一系列革命与起义——发生了。许多阿拉伯革命派面临的问题,与近百年前德国革命派面临的问题基本一致——或者说,历史上所有革命派都要面临同样的问题:暴君下台后,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怎样促成真正的权力交接?我们该怎样建立政治机关与经济机关,真正地改变管理社会和管理生产的方式?军队和警察的作用是什么?人民的真实要求、需求和利益是什么?我们该怎样保障民主成果与社会成果?我们该怎样保卫革命?我们该怎样阻止反动势力浑水摸鱼?我们该怎样做,才能从群众起义转为群众性地建设新社会?我们怎样从一个激进的时刻转为长久的激进主义?这些问题可以列出一个很长很长的单子。本书不包含任何答案,但是许多报告与评述可以帮助我们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找到一些答案。

*
*
*

本书收录的文献,绝大多数都是首次译成英文。卡尔·李卜克内西与罗莎·卢森堡的著作是例外;还有关于威廉港起义的“伊卡洛斯文件”也是例外,它最初就是用英文写的。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的著作都是重新翻译过的,主要是为了使其中的术语能够和全书保持一致。全部翻译工作均由加布里尔·库恩完成。

本书收录的文献,都是由革命的目击者和积极参加者撰写的。有些是在革命期间写的,有些是在革命失败后写的;有些是记述,有些是分析。它们的作者有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全都直接参加了革命。

本书的章节是根据革命发展的时间顺序,依照当时最重要的地区而划分的:威廉港和基尔,是191810月底发生水兵起义的地方,这次起义引爆了革命;柏林,是首都,自然也是活动的中心;布伦瑞克,是第一个苏维埃共和国成立的地方;巴伐利亚,是最著名的苏维埃共和国成立的地方;鲁尔河谷,当地的工人在19203月揭竿而起,反抗卡普的反革命暴动,并将这次反抗变成了无产阶级最后一次建立苏维埃制度的尝试;福格特兰,当地的“赤匪”领导了反抗资产阶级秩序的英勇斗争,直到1921年才被镇压下去。1921年,福格特兰最富有魅力的起义领袖马克斯·赫尔茨被捕后,克服一切障碍、赋予德国革命以明确的无产阶级性质的不断尝试就最终结束了。直到1923年,德国激进工人仍然不时发动起义,但这些都是孤立事件,再也没能发展成为1918年那样的群众运动。

每一章节、每篇文章前面都有简介。还附有时间表和词汇表,可以让读者更容易地了解各个重要组织、人物、报纸和词汇。其它解释放在注解内。只要条件允许,都会对文中出现的人物提供介绍,在必要的时候,为了让读者了解情况,也对地名提供了介绍。除非特别说明,否则一切注解都是由加布里尔·库恩加上的[3]

文献中的词汇都已尽量译为英语。在译为英语可能导致误解的情况下,保留德语原文,并加上注释。某些情况下会保留非常特殊的德语词汇,并在后面加上英译文,圈在小括号之内。德国名字和书名的英译文放在原名后面,圈在中括号之内[4]

对于德国革命史上的一些重要词汇,不同的译者采用了不同的译法。比方说,Rat有“council”和“soviet”两种译法[5]Volksbeauftragte有“people’s delegates”和“people’s commissars”两种译法[6]。总的来说,我尽量避免采用会让人联想到苏联政治制度的英文词汇——比如“soviets”和“people’s commissars”——因为同样的词汇放在德国,背景和意义就大不一样。有时候必须采用不同的译法。比方说,在革命期间,既有Staatskommissare(国家专员),还有Volkskommissare(人民委员),又有Volksbeauftragte,因此,必须分别把它们译为statecommissionerspeople’s commissionerspeople’s delegates

当时的德语作者,不分男女,都有笼统地使用阳性词汇的倾向。由于对历史文献进行现代化的净化会导致许多问题,所以保留了原来的词性。

在本书的编译工作中,为了适应当代英语读者的习惯,可读性被放在了第一位。当意译比直译更有可读性时,我就会选择意译。无需多言,当我认为意译可能有损原文的意义或内容时,我就不会采用意译。

本书能够出版,同样离不开许多人的帮助,应当向他们致谢。除了PM出版社诸位同仁之外,还包括了斯德哥尔摩工人历史档案库与图书馆(Arbetarrörelsens arkiv ochbibliotek)的一批优秀工作人员:沃尔夫冈·艾克哈特(Wolfgang Eckhardt)、特奥·潘特(Teo Panther)、马克·哈尔菲尔特(Mark Haarfeldt)、克里斯·希尔特(ChrisHirte)、拉尔夫·克莱因(Ralph Klein)、蕾吉娜·万佩尔(Regina Wamper)和西格贝尔特·沃尔夫(Siegbert Wolf)。

[1]
由于时间精力有限,中译者没有翻译参考书目。——中译者注


[2]
《该隐》(Kain),19191月,这篇讣告题为《卡尔·李卜克内西罗莎·卢森堡》,英译文收录于埃里希·米萨姆,《摆脱了国家的社会与其它著作:政治读物》(Liberating Societyfrom the State and Other Writings: A Political Reader),奥克兰,PM出版社,2011年,第117—119页。——编注


[3]
在中译文中,加布里尔·库恩加上的注解一律标为编注,而中译者加上的注解一律标为中译者注——中译者注


[4]
中译文采用了中文译名+(德文原词)的形式。——中译者注


[5] council可意译为代表会soviet可音译为苏维埃,中译文采用苏维埃的译法。——中译者注


[6] people’sdelegates意为人民代表people’scommissars意为人民委员;中译文采用人民全权代表的译法。——中译者注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常用词汇表

(按汉语拼音顺序排列)

组织

德国独立社会民主党(Unabhängige Sozi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简称“独立党”(USPD),在191746日—8日的代表大会上成立,它是从社民党中分裂出来的一个反战党派;在19201012日—17日的非常代表大会上,独立党分裂为左右两派,左派于同年12月初加入了德国共产党;右派在1922920日—23日的代表大会上决定回归社民党,剩下一小部分中派党员依然坚持独立党的名称,但在政治上毫无影响力;最终在三十年代初正式解散。

德国共产党(Kommunis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简称“德共”(KPD),191911日由斯巴达克斯同盟和德国国际共产主义者集团合并而成,最初叫德国共产党(斯巴达克斯同盟)(Kommunis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Spartakusbund),简称“德共(斯)”KPDS〕)192012月德国独立社会民主党左派加入后,改称“德国统一共产党”(Vereinigte Kommunistische ParteiDeutschlands),简称“统共党”(VKPD);在19218月的耶拿代表大会上又改称“德国共产党”;二战后,该党在西德重建,但未能取得重大影响——在东德,该党在19464月底与社会民主党合并为德国统一社会党(Sozialistische EinheitsparteiDeutschlandsSED)。

德国共产主义工人党(Kommunistische Arbeiterpartei Deutschlands),简称“共工党”(KAPD),由191910月德共代表大会上被开除出党的一个革命派别在192043日成立,二十年代中期分裂为多个派别。

德国国际共产主义者集团(Internationale Kommunisten Deutschlands),简称“际共团”(IKD),1918年末由布莱梅的“左翼激进派”(Linksradikale)团体和其他激进社会主义者成立;1919年与斯巴达克斯同盟组成德国共产党。

德国社会民主党(Sozi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简称“社民党”(SPD),前身是1875年成立的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Sozialistische Arbeiterpartei Deutschlands),《反社会党人法》失效后,在18901012日—18日的代表大会上改称“德国社会民主党”;它至今仍是德国的主要政党之一;在独立社会民主党分裂出去后,剩下的那部分被称作“社民党多数派”(Mehrheitssozialisten)或“社民党右派”(Rechtssozialisten)。

革命工长组织(Revolutionäre Obleute[1],由持反战立场的激进工会组织者组成,他们在德国革命中的苏维埃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最出名的成员是里哈尔德·米勒和恩斯特·多伊米希。

斯巴达克斯同盟(Spartakusbund),由社民党内持反战立场的国际主义者组成的团体,前身是1914年成立的“国际派”(Gruppe Internationale);1916年“国际派”开始发行《斯巴达克斯通信》(Spartakusbriefe),因此得名“斯巴达克斯派”;1917年独立社会民主党成立后,斯巴达克斯派构成了它的左翼;191811月正式改称“斯巴达克斯同盟”,在19181230日—191911日的德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斯巴达克斯同盟与德国国际共产主义者集团合并为德国共产党;它最出名的成员是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

报纸

《柏林日报》(Berliner Tageblatt):187211日创刊,持自由派立场,发行量很大,1939131日被纳粹当局停刊。

《柏林午间新闻》(Berliner Zeitung am Mittag):187811日创刊,原名《柏林新闻》(Berliner Zeitung);1904年改为小报,改称《柏林午间新闻》,同年1022日发行了改版后的第一期;1943226日停刊,19531119日复刊,重新改称《柏林新闻》。

《德意志日报》(Deutsche Tageszeitung),保守派报纸,18941128日创刊,1934430日停刊。

《弗斯日报》(Vossische Zeitung),广受欢迎的自由派报纸,创刊于1617年,历史上曾用过多个名字,自1785年起采用《弗斯日报》的名字,以纪念该报主编克里斯蒂安·弗里德里希·弗斯(Christian Friedrich Voß17241795)。

《红旗报》(Die Rote Fahne),1918119日创刊,起初是斯巴达克斯同盟的机关报,后成为德共机关报;纳粹夺权后转入地下,二战爆发后,该报的出版逐步中止。

《前进报》(Vorwärts),社民党机关报,1876101日创刊。

《自由报》(Freiheit),独立党机关报,19181115日创刊;1922年独立党重返社民党后,于930日停刊。

术语

白卫军(weiße garde):最初是指俄国内战中由反共势力和保皇分子组成的松散军事联盟,在19181919年德国革命中指反动民兵和反动团队。另请参阅“赤卫队”。

邦议会(Landtag):各邦的议会。

布什马戏场(Circus Busch):著名的布什马戏团的表演场地,也是柏林最大的会场之一;1895年建成,1937年拆除。

赤卫队(Rote Garde):最初是指1917年俄国革命中的革命民兵和革命团队,在19181919年德国革命中是指工人、水兵和士兵的革命武装。另请参阅“白卫军”。

大柏林(Groß-Berlin):柏林市及周边地区的统称。

大柏林工人士兵苏维埃执行委员会(Vollzugsrat der Arbeiter- und SoldatenräteGroßberlin),一般简称执委会,它是1918119日德意志共和国成立后的临时议会;在19191月的国民议会选举结束后失去了全部实际意义。

帝国(Reich):德意志帝国(Deutsches Reich),一般简称“帝国”,是对18711945年的德国的代称。

非利士人(Philister):在本书中是指没有灵魂和精神的人,而不是通常所说的野蛮粗鄙的庸人。

国防军(Reichswehr):德国军队在19191935年间的正式名称。

国会(Reichstag):德国的中央议会。

黑白红(Schwarz-Weiß-Rot):德意志帝国国旗由三道横条组成,三道横条的颜色从上到下依次为黑色、白色和红色,故“黑白红”也是德意志帝国国旗的代名词。

霍亨佐伦(Hohenzollern):从1871年起统治德意志帝国的王朝,1918年被革命推翻。

卡普暴动(Kapp Putsch):19203月,公务员沃尔夫冈·卡普(Wolfgang Kapp18581922)和陆军将领瓦尔特·冯·吕特维茨(Walther von Lüttwitz18591942)发动了反动政变,因此被称为卡普—吕特维茨暴动;由于总罢工,公务员不愿服从,导致政变失败。

人民海军师(Volksmarinedivision):水兵的革命武装,19181111日成立,19193月解散。

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Rat der Volksbeauftragten):革命后的德国临时政府;一些邦也成立了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

容克(Junker):普鲁士和梅克伦堡对贵族和大地主的古称。

十一月革命(Novemberrevolution):由于德意志共和国是在191811月成立的,所以19181919年德国革命在德语中一般被称作十一月革命。这个词在英语中很少使用,因此本书尽量避免使用这个词,仅在翻译德文书名时使用。

市政厅(Rathaus):市议会或市政府的所在地。

旺代(Vendée):法国西部一个地区,在17931796年间,当地曾发生了大规模的反革命暴乱。

协约国(Entente):一战中由英国、法国和俄国组成的军事联盟;最初因1907年签订的英俄协约而得名。

战争债券:一战期间为了筹集军费而发行的债券。

“秩序井然”(Ruhe und Ordnung):德语常用词汇,指遵循法律、井井有条的情形。

自由军团(Freikorps):由退伍士兵组成的反动军事组织;被社民党用来镇压革命起义;1923年解散。



[1]
该组织名称中的工长obleute),相当于英语中的shop steward,是指工会组织中的工人代表,一般译为“工会代表”、“工人代表”、“会员代表”、“工会干事”,而不是指工头领班——中译者注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时间表

1870年:奥托·冯·俾斯麦统一了德意志各邦国,成立了立宪君主制的德意志帝国;各邦仍然保有相当程度的自主权,一些邦还拥有自己的王朝。
1875年: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成立。
1879年:俾斯麦颁布《反社会党人法》(Sozialistengesetze),取缔了包括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在内的一切社会主义组织。
1890年:《反社会党人法》失效后,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改称德国社会民主党。
191481日:德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奥匈帝国结盟。
191484日:社民党宣布支持战争。
191485日:罗莎·卢森堡和另外六名反对战争的社民党员成立了“国际派”。
1914122日:卡尔·李卜克内西在国会中投票反对发放战争债券,他是唯一一位这样做的社民党国会议员。
191611日,国际派开始出版《斯巴达克斯通信》,并从此得名“斯巴达克斯派”(Spartakusgruppe)。
1916628日:卡尔·李卜克内西在一次反战集会上演讲后,被当局以“叛国”的罪名逮捕,革命工长组织为此在这一天在德国各地组织了大规模抗议罢工。
1916823日:卡尔·李卜克内西被判处监禁四年零一个月。
19173月—4月:由革命工长组织发动的罢工浪潮席卷了德国,主要集中在军事工业。
191748日:持反战立场的社民党员成立了德国独立社会民主党。
19177月—8月:北海舰队水兵举行了反抗帝国海军司令部的起义;起义失败后,起义领袖马克斯·莱希皮奇[1]和阿尔宾·科比斯[2]1917917日被判处死刑。
19181月:革命工长组织发动了反对战争的罢工浪潮。
1918131日:库尔特·艾斯纳[3]因鼓动军火工人罢工,而被判处监禁九个月。
1918424日:埃里希·米萨姆[4]因进行反战鼓动而被拘押在慕尼黑东边一百千米处的特劳恩施泰因(Traunstein)。
1918103日:马克斯·冯·巴登[5]被任命为首相;社民党人菲利普·谢德曼[6]入阁。
19181029日—30日:威廉港的水兵举行起义。
1918112日:基尔群众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声援威廉港起义;警察枪杀七人,打伤二十九人。
1918114日:起义水兵与工人占领了基尔。
1918116日:起义者占领威廉港。
1918117日:包括汉诺威、布伦瑞克、法兰克福、斯图加特和慕尼黑在内的多个城市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与武装起义。
1918117日: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三世退位;(独立党人)库尔特·艾斯纳宣告成立巴伐利亚共和国。
1918119日:威廉二世逃往比利时,菲利普·谢德曼趁机成立共和国;卡尔·李卜克内西在同一天宣告成立德意志社会主义共和国;马克斯·冯·巴登辞职,由(社民党人)弗里德里希·艾伯特[7]出任总理。
19181110日:在柏林成立了由两个机构组成的临时政府:一个是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由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奥托·兰兹贝格[8]、菲利普·谢德曼(以上三人为社民党人)和埃米尔·巴尔特[9]、胡戈·哈泽[10]和威廉·迪特曼[11](以上三人为独立党人)组成;另一个是大柏林工人士兵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它由二十四名委员组成,社民党和独立党各占一半。
19181110日:布伦瑞克宣告成立社会主义共和国。
19181111日:在法国贡比涅(Compiègne)森林附近的一节火车车厢上,德国与协约国签订停战协议;长达六个月的和平谈判开始了。
19181111日:斯巴达克斯派改组为斯巴达克斯同盟,它现在成为了一个全国性的组织。
19181114日:库尔特·艾斯纳邀请古斯塔夫·兰道尔[12]来慕尼黑,请他“鼓吹灵魂的改造”。
1918111日—15日:工人士兵苏维埃控制了多个德国城市,包括莱比锡、汉堡、布莱梅、开姆尼茨(Chemnitz)、布伦瑞克、杜塞尔多夫、鲁尔河畔米尔海姆(Mülheim an der Ruhr)、基尔、吕贝克(Lübeck)、弗伦斯堡(Flensburg)、奥尔登堡(Oldenburg)、库克斯港(Cuxhaven)和汉诺威。
19181115日:社民党工会领袖卡尔·列金[13]在柏林与工业巨头签署了合作协议,这些协议的内容主要是在由社民党控制的工会内镇压激进社会主义势力,并建立了“工商业雇主雇员中央伙伴关系”Zentralarbeitsgemeinschaft derindustriellen und gewerblichen Arbeitgeber und Arbeitnehmer)。
19181123日:德国国际共产主义者集团成立。
1918126日:在社民党的唆使下,反动军队在柏林袭击了赤手空拳的激进士兵游行队伍,杀死十六人。
19181210日:武装的前禁卫军高调进入柏林,宣誓与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合作,但没有向大柏林工人士兵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宣誓,此事具有高度的象征意义。
19181216日—21日:全德工人士兵苏维埃代表大会在柏林举行;这次大会经过表决,决定召开国民议会,反对建立苏维埃制度。
19181224日:激进的人民海军师在柏林与陆军正规军部队发生激烈冲突;约有七十人死亡;史称“圣诞节冲突”(Weihnachtskämpfe)。
19181229日:由于社民党无视苏维埃代表大会的决议,并在圣诞节冲突中与反动势力相勾结,独立党退出了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社民党补选了两名人民全权代表委员:古斯塔夫·诺斯克[14]与鲁道夫·维塞尔[15];诺斯克被任命为陆军部长。
191911日:斯巴达克斯同盟与德国国际共产主义者集团组成德国共产党。
191914日:柏林警察总监艾米尔·艾希霍恩[16](独立党人)因在圣诞节冲突中拒绝镇压游行队伍而被政府撤职。
191915日:为了抗议艾希霍恩被撤职一事,几千名工人——其中许多持有武器——在柏林市中心举行游行,最后占领了多家报社,包括社民党机关报《前进报》在内,并成立了临时革命委员会(ProvisorischerRevolutionsausschuss);尽管这次起义后来被称作斯巴达克斯起义,但斯巴达克斯派并没有策划和组织起义。
191919日:在古斯塔夫·诺斯克统帅下的陆军开始镇压示威群众。
1919110日:布莱梅苏维埃共和国宣告成立。
1919112日:自由军团抵达柏林,参加镇压起义,并夺取了被起义者占领的多处据点,包括《前进报》报社在内;156人在战斗中丧生。
1919112日:巴伐利亚举行邦议会选举,共产党和无政府派抵制选举,最后资产阶级政党获胜,独立党失败。
1919115日:卡尔·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被反动军队残杀。
1919119日:国民议会选举,遭到德共抵制;社民党赢得了37.9%的选票,成为最大党,但是各资产阶级政党的总票数依然超过半数;独立党仅获得了7.5%的选票;联合政府成立,由弗里德里希·艾伯特(社民党人)任总统,菲利普·谢德曼(社民党人)任总理。
191923日—10日:库尔特·艾斯纳前往伯尔尼参加国际社会主义者大会,这是战后欧洲各国社会主义政党的领袖们首次开会。
191924日:布莱梅苏维埃共和国被政府军和自由军团镇压。
1919221日:库尔特·艾斯纳在慕尼黑被反动军人暗杀。
191933日—16日:由革命工长组织领导的工潮在34日发展成为武装冲突;从39日到16日,政府宣布戒严,政府军和自由军团镇压了工人起义;约2000人丧生,1600人被捕;德共主席列奥·约吉希斯[17]310日遇害。
19193月—4月:上西里西亚、鲁尔河谷、符腾堡(Württemberg)、马格德堡(Magdeburg)、莱比锡等地接连发生暴动;暴动在四月底被军队镇压。
191947日: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宣告成立,但德共并不支持。
191948日—14日:第二次全德工人士兵苏维埃代表大会在柏林举行;这次大会没有产生多少影响。
1919413日:政府军首次进攻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被德共的赤卫队击退;包括埃里希·米萨姆在内的一些重要人物被捕入狱;德共接管了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的行政,“巴伐利亚第一苏维埃共和国”只坚持了一个星期,现在变成了“第二苏维埃共和国”。
1919417日:政府军和自由军团镇压了布伦瑞克社会主义共和国。
191951日:政府军和自由军团镇压了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古斯塔夫·兰道尔在52日被捕遇害。
1919628日:签订《凡尔赛和约》;德国被迫割地、裁军、赔款。
191975日:慕尼黑共产党领袖欧根·列维涅[18]因积极领导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而遇害。
1919712日:埃里希·米萨姆因领导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而被判处在要塞内监禁十五年。
1919814日:魏玛宪法生效,按照魏玛宪法,德国是联邦制共和国,拥有总统和议会民主制。
19191020日—23日:德共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保尔·列维[19]和改良主义派控制了党,决定参加议会选举和工会活动,并开除了激进派。
1920113日:新颁布的《企业代表会法》[20]使苏维埃彻底失去了政治意义;在抗议该法案的游行中,有四十二人被杀。
1920313日:卡普暴动;全国各地掀起了反抗卡普暴动的罢工浪潮,挫败了政变。
19203月:在德国一些地方,主要是在鲁尔河谷和福格特兰,工人反抗卡普暴动的行动演变为广泛起义,最后被政府军和自由军团镇压。
192043日:在德共二大上被开除出党的激进派成立了德国共产主义工人党。
19213月—4月:中德起义(Mitteldeutsche Aufstand)震撼了萨克森—安哈尔特工业区;马克斯·赫尔茨[21]、卡尔·普莱特纳[22]等人组织工人起义,试图控制该地区,抵挡中央政府的军队;起义最后被政府军镇压;近两百人被杀,六千名工人被捕。
1921415日:马克斯·赫尔茨被捕,被判处终生监禁。
192223日:卡尔·普莱特纳被捕,被判处十年徒刑。
19241220日:埃里希·米萨姆获赦出狱。
19287月:马克斯·赫尔茨和卡尔·普莱特纳获赦出狱。

[1]
马克斯·莱希皮奇(MaxReichpietsch18941024——191795日),当过机械师,1914年应征入伍,参加了海军。1917年在水兵中间建立了革命组织,并与柏林的独立社民党领袖建立了联系。1917826日被当局当作叛乱头目逮捕,与多名同志一起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191795日与科比斯一起在科隆英勇就义。——中译者注


[2]
阿尔宾·科比斯(Albin Köbis18921218——191795日),出身于工人家庭,1912年志愿参加海军。1917年与莱希皮奇一同在海军中建立革命水兵组织,同年826日与莱希皮奇、贝克斯、萨赫泽和威廉·韦伯(Wilhelm Weber)一同被捕,后被反动法庭判处死刑,95日与莱希皮奇一起在科隆英勇就义。——中译者注


[3]
库尔特·艾斯纳(Kurt Eisner1867514——1919221日),出身于加利西亚的一个犹太家庭,出生于柏林,1898年参加社民党,同年参加《前进报》的编辑工作,撰写文艺评论。后成为修正主义者,1905年离开《前进报》编辑部,此后靠撰文为生。1914年出于和平主义立场反对战争,1917年参加独立党,在慕尼黑的工厂里开展组织工作。19181月被判处八个月监禁,十一月革命中在巴伐利亚领导革命,后任巴伐利亚总理,1919221日被暗杀。——中译者注


[4]
艾里希·米萨姆(Erich Mühsam187846——1934710日),德国作家,出身于犹太药剂师家庭,一战前积极参加无政府主义运动,一战初曾支持战争,但后来又转向反战立场。19184月被捕,十一月革命后获释,参加了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的成立。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被颠覆后被判处15年徒刑,在狱中写了许多作品,1923年获大赦出狱。出狱后他写了不少辛辣讽刺纳粹党的作品。国会纵火案发生后被捕,1934年在奥拉宁堡集中营遇害。——中译者注


[5]
巴登亲王马克西米利安(Prinz Maximilian von Baden),全名马克西米利安·亚历山大·弗里德里希·威廉(MaximilianAlexander Friedrich Wilhelm1867710——1919116日),1918104日德国成立议会制民主政府后,出任帝国首相,十一月革命爆发后,于119日被迫将权力移交给艾伯特。——中译者注


[6]
菲利普·谢德曼(PhilipScheidemann1865726——19391129日),社会民主党人,1903年当选为帝国国会议员,一战期间跟艾伯特一起支持战争拨款,魏玛共和国成立后任首届总理。——中译者注


[7]
弗里德里希·艾伯特(FriedrichEbert187124——1925228日),生于裁缝家庭,1889年参加社民党,1905年当选社民党总书记,1912年当选国会议员。在一战中积极配合帝国主义战争。1918118日担任总理,1919211日担任总统,镇压了十一月革命。——中译者注


[8]
奥托·兰兹贝格(Otto Landsberg1869124——1957129日),1890年参加社民党,1912年当选为国会议员。一战爆发后持爱国主义立场,在党内属于右翼。1918年被选为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委员,1919年出任谢德曼内阁的司法部长,1920年至1923年出任驻比利时大使,1924年至1933年被选为国会议员。纳粹上台后流亡国外。——中译者注


[9]
艾米尔·巴尔特(Emil Barth1879423——1941717日),五金工人,社会民主党人。1917年退伍,加入独立党。一月工潮后,他接替里哈尔德·米勒,担任革命工长组织领袖。曾任苏维埃执委会委员,一九一八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间任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委员。1920年仍留在独立党内,1922年回到社民党。此后无突出表现。——中译者注


[10]
胡戈·哈泽(Hugo Haase1863929——1919117日),出生于东普鲁士一个犹太家庭,曾在柯尼斯堡当律师,被称为穷人的律师1897年当选为帝国国会议员,1911年当选为社民党主席,1912年当选为帝国国会中的社民党党团主席。1914年反对投票赞成战争拨款,但由于党的纪律要求,投了赞成票。从1916年起成为中派少数派的发言人。德国独立社会民主党成立后担任其领袖,191811月至12之间担任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委员。他是独立党右翼领袖,后来在国会台阶上被民族主义者暗杀。——中译者注


[11]
威廉·迪特曼(Wilhelm Dittmann18741113——195487日),家具木匠,1898年参加社民党,1899年当上记者,1912年当选为议员。反对一战,特别反对书报检查制度。参加了独立社会民主党的创建。在19181月罢工之后,被判处在要塞内监禁五年。191810月获赦免,11月和12月间任人民全权代表委员会委员。在独立党内是右派领袖,1922年返回社民党。1933年流亡瑞士,1951年回国。——中译者注


[12]
古斯塔夫·兰道尔(GustavLandauer187047——191952日),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德国无政府主义运动的主要理论家。一战中坚持和平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立场,19194月参加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政府,任公众教育和启蒙人民委员,后辞职。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被颠覆后被捕入狱,191952日在狱中遇害。——中译者注


[13]
卡尔·鲁道夫·列金(Karl Rudolf Legien1861121——19201226日),德国工会活动家,1886年参加德国社会民主党,同年参加工会运动,1889年出席了在巴黎举行的国际社会主义者大会,参与创建第二国际。1890年起任德国工会总委员会(Generalkommission der Gewerkschaften Deutschlands)主席,1913年任国际工会联合会(InternationalTrade Unions Confederation)首任主席,1919年任全德工会联合会首任主席,1920年发动总罢工抵抗卡普暴动。19206月出任国家临时经济委员会副主席。曾于1893—1898年和1903—1920年当选国会议员。——中译者注


[14]
古斯塔夫·诺斯克(Gustav Noske186879——19461130日),社会民主党人,1906年当选议员,十一月革命爆发后利用自由军团镇压革命,并且是杀害卢森堡与李卜克内西的幕后黑手。——中译者注


[15]
鲁道夫·维塞尔(Rudolf Wissell186939——19621213日),1888年参加社民党,1908年起任柏林工会中央工人书记处委员,1916年起在《前进报》工作,19183月当选为帝国国会议员。十一月革命期间任工会总委员会副主席,鼓吹劳资合作,反对成立苏维埃共和国。19191月当选为魏玛共和国国民议会议员。19192月至7月任经济部长。1928年至1930年任劳动部长。纳粹上台后退出政治活动。1945年后参加了社民党的重建,反对社民党与共产党的合并。——中译者注


[16]
艾米尔·艾希霍恩(Emil Eichhorn1863109——1925726日),出身于手艺人家庭,当过玻璃工人,1881年参加社民党,1893年起成为全职党务工作者,1908年至1917年间领导社民党出版局。1917年参加独立党,组建了独立党的出版局,并领导了苏俄罗斯塔通讯社的信息部。1918119日被任命为柏林警察总监。191915日他被解除警察总监的职务,此事成了一月斗争的导火索。一月斗争后流亡到布伦瑞克。后当选为独立党的国民议会议员。在党内属于左翼,1920年参加了统一共产党。1921年支持列维,参加了共产社,但后来回到了德共。在逝世前一直任德共的国会议员。——中译者注


[17]
列奥·约吉希斯(Leo Jogiches1867717——1919310日),党内化名叫列昂·蒂什卡(Leon Tyszka),出身于立陶宛一个富有的犹太家庭,少年时就参加了地下革命运动,1888年第一次被捕。1890年在瑞士遇见了罗莎·卢森堡,在1906年之前两人一直是相互的伴侣,而约吉希斯直到卢森堡牺牲之前一直是她的战友。他同卢森堡一起创建了波兰王国与立陶宛社会民主党,从1897年起,约吉希斯在流亡地德国领导波兰王国与立陶宛社会民主党。1905年返回波兰,在革命中发挥了重大作用,革命失败后被判处六年苦役,后逃回德国。在一战爆发前,因在关于俄国党的几个问题上同列宁产生分歧,跟列宁在政治上决裂;后来又在关于波兰党的问题上同拉狄克发生严重冲突。一战爆发后持国际主义立场,参加了《斯巴达克斯通信》的编辑工作,参加组织斯巴达克斯同盟,并支持打入独立党。19183月被捕,革命爆发后获释,成为中央局领导人。在德共成立大会上入选中央局。19191月反对李卜克内西的政策,19193月被反动军队杀害。——中译者注


[18]
欧根·列维涅(Eugen Leviné1883510——191975日),出身于圣彼得堡的一个犹太商人家庭,1897年起在德国求学。参加过1905年俄国革命。1906年、1908年两次被捕,被流放西伯利亚,后逃回德国,参加了社民党。1914年至1916年间应征入伍,后参加独立社民党,在苏俄罗斯塔通讯社工作。参加斯巴达克斯同盟,负责莱茵兰地区的组织工作,被当选为苏维埃代表大会代表。被派去参加共产国际一大,但未能抵达俄国。他受命重建巴伐利亚的德共组织,清除亲无政府主义的左派,领导了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被颠覆后被反动法庭判处死刑,75日在狱中就义。——中译者注


[19]
保尔·列维(Paul Levi1883311——193029日),生于黑辛根(Hechingen)一个富有的犹太商人家庭,1906年参加社民党,同年开始当律师。19153月参与成立国际派,19154月被强征入伍,经绝食抗议后于1916年退役,随后他前往瑞士参加齐美尔瓦尔德左派的活动。十月革命后返回德国,从19183月起担任《斯巴达克斯通信》编辑。1918年底参与创立德共,并当选为中央局委员。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牺牲后,列维担任德共中央领导,并在191910月的德共二大上将极左派开除出党。1920年率领德国代表团前往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二大。1921年三月行动失败后,因批判盲动主义而被开除出党。随后成立了共产主义社(KommunistischeArbeitsgemeinschaft),1922年春季随共产主义社参加独立党,同年随独立党返回社民党。1930年在病中自杀。——中译者注


[20]
关于《企业代表会法》(Betriebsrätegesetz)出台的前后经过,请参阅孟钟捷的《德国1920年〈企业代表会法〉发生史》。——中译者注


[21]
马克斯·赫尔茨(Max Hoelz18891014——1933915日),出身于工人家庭,当过木匠。1905年移民英国,当过机械工人。1914年参军,负过重伤,后参加独立党,在铁路上工作。1919年在福格特兰进行组织失业者的工作,并实践了直接行动1919年参加德共,开始进行城市游击战活动,在卡普暴动期间,他把城市游击战发展到了很大的规模。后脱党,参加共工党,19213月在曼斯菲尔德(Mansfeld)地区组织武装斗争。后被捕,逃走,再次被捕,并被判处终生监禁。后重新加入德共。1928年获大赦,此后在全国巡回演讲,1929年去了莫斯科。后因船难事故遇难。——中译者注


[22]
卡尔·普莱特纳(Karl Plättner189313——194564日),出身于工人家庭,当过印刷工。1914年参加社民党,一战期间担任青年组织者,曾因散发支持李卜克内西的传单而被判处监禁十八个月。1918年在德累斯顿参与成立德国国际共产主义者集团,并担任过德累斯顿工人士兵苏维埃委员,后辞职。德共成立时即加入,并成为其极左派的活动家。在1919年的布莱梅苏维埃共和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20年在鲁尔同卡普分子作斗争。后参与成立共工党,领导共工党的作战部门,组织了多次征收活动,给党募集经费。在19213月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组织了城市游击队,1921年被捕,1923年被判处在要塞内监禁十年。1928年获特赦,重新参加了德共。纳粹上台后被关进集中营,活到了战争结束,但因为长年的折磨,健康严重受损,在二战结束后不久就病逝了。——中译者注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