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一九零五》第一章:「有产之春」与无产阶级的攻势(21日更新)

《一九零五》第一章:「有产之春」与无产阶级的攻势(21日更新)

I.

「有产之春」与无产阶级的攻势

(一九事件之前)

战争与自由主义反对派


  让我们回望近三个月的阶段。

自由派名流政客聚首「西京」彼得堡 ,举行似隐似现的会议并制订宪政要求 。知识界四处发起政治聚餐。餐桌旁,法官 与原流放者比邻而坐,胸佩红花的知识分子 与四等文官交替露脸,讲授国家法的学者肩并肩地与AA「布控」的工人共处一堂。

「中都」莫斯科的市议员们(多为富商)声援自由派的宪政纲领,本市交易所的商界同仁声援不安分的议会 。

律师结伙游行。流放政治犯在报上大骂流放制,「布控」对象在报上大骂特务。海军军官对帝国水师衙门口诛笔伐,因言下狱时,「西京」交际界 出资送他一柄荣誉佩剑。

梦境化为现实。不可能转为可能。

合法报刊提供反对派聚餐的总结,刊登决议报导游行,甚至顺嘴提及「流行国骂」 。主流写手们大肆炮轰将军与部长,但以死者和退休老头为主。

团团乱转的记者追忆着、叹息着、希望着,彼此告诫别太乐观,不知如何自处。他们一心甩掉惯用「奴语」,却提笔忘字难脱旧茧 ;他们打算当个激进派振臂一呼,却不辨方向;他们口尖舌利却惶恐未来,快意辞藻难掩缺乏自信的内心;他们集体发晕,却都想炮制「众人皆醉俺独醒」的印象。

时至今日,三个月的涨潮已退……,不消说,仅为了给转瞬即至的更高浪头挪窝腾位。
让我们抓住片刻光阴,清点本季节「政治商场」的全部「言行杂货」,以探求明日行情。

既有形势的最近成因是日俄大战。远东烽火急速加快着专制崩坏的自然进程,活似铁钳把原本消极的诸社会群体「拈」到政治生活的广场,并竭力推进建党运动……

为了看透整体前景 ,让我们把目光从「春乱」转向更早的开战之初,并简要评述国内各方的时局应对。须知我们身处双料的战争年份!

对社会而言,战争是不请自到的既成事实。各方只有设法让它为己所用。

说起「为己所用」,反动帝党把功夫做到极致。威信扫地的绝对主义当局,挺枪上阵硬充民族文明发展的利益代表。战争中,它找到了发挥最优长项的可能——但这「长项」仅是当局与旁人的感觉罢了。抓住舞枪弄棒的有利时机,反动报刊以咄咄逼人之势打出「精诚团结」的口号,宣称速胜凯旋的共同利益已使专制政体、民族、军队与俄罗斯祖国心手相连。

《新时代》报无休止重复:「惟有我军令民族如此感受自身团结。军队身系民族的国际荣誉。我军的失败是民族的失败」。

帝党的任务清晰明了:让战争成为全民族的共同事业;以俄罗斯荣誉与力量的守护者——专制政体为核心,落实「社会」与「人民」大联合;围绕朝廷,营造忠诚与爱国热忱的氛围。反动派使出浑身解数,以达成目标。它大肆渲染日军对我方舰队的所谓偷袭,妄图燃起爱国愤慨与道义之怒,它绘出一幅「倭寇来袭」群丑图:凶残、胆怯、贪婪、渺小而灭绝人性。它拿敌营的黄面孔做文章,它称对手是偶像崇拜的异教徒。它掀起本土自豪感与杀敌雪恨的舆论黑潮。

它的预言破产了。倒霉的太平洋舰队连遭猛击。帝党报刊替败仗找台阶,说什么「纯属意外」并誓言复仇于陆地。连串地面战打响,连串惨重伤亡,「常胜将军」库总司令的连串转进 ——他早成欧洲报界的嘲弄对象。反动报刊仍不死心:它索性合盘托出兵败如山的事实,以刺痛民众自尊并激发血债血偿的渴望。

开战之初,帝党组织了学生与市井人渣的爱国游行。各地贴满粗俗的鼓动画,画面中的俄军优势夸张得无以复加 。

当伤兵满营,帝党——以爱国与博爱的名义——呼吁支持官办红十字会;当日本海军横扫洋面,帝党——以爱国与国家利益的名义——引导民众献金造舰。

一句话:反动阵营使尽蛮劲儿,让战争服务于沙皇统治的利益——即自身利益。

危急关头,手握自治机构(自治局与杜马议会)的主流反对派有何表现?自由派报刊有何表现?

一个字:耻。

各地自治局忠顺包揽明文指定的征伐劳役与军费,更予以额外援手:组建伤兵救助团。

对上述持续至今的罪行,自由派阵营绝无抗议之声。

司徒卢威先生教导我等:「战乱苦海茫茫无边,设若爱国心召唤您奋发有为,去照料啼饥号寒者!去医治病号伤兵!」。吟唱完毕,司徒老师顺手把反对派目标与政治尊严的最后残体捧上爱国伪善(而非「爱国心」)的祭台。难道不明白:帝党营造「举国一致事业」血腥幻景之际,任何诚实的反对党应从那坨「事业」旁疾走闪避,一如逃离鼠疫!

各路腐化官爷的栖身乐园——官办红十字会,正处入不敷出的困境;银根吃紧的紧箍咒,正让朝廷捶胸顿足,自治局抢险队到了。主流反对派顶着「民间代言人」光环,怀揣百姓血汗包揽了战争的相当费用 。诚然,它在救助伤兵。以非官方渠道救助伤员,意味着部分卸下衙门的财政包袱,减轻了后者的作战压力。归根到底,意味着继续制造伤兵。

上述理由尚未涵盖问题的全部 。须知当前革命的任务,是一劳永逸推倒既有秩序 ——官爷贼伙心血来潮大打出手,让无数人糊涂撕杀身落残疾的秩序。战争使这一任务尖锐化。战争让皇廷彻底现形:内外政策的探照灯下,它那么地荒谬、掠夺成性、愚笨无能与嗜血。

从自家利益的角度看,反动阵营行事颇为睿智。它试图把民众——从精神到肉体——统统拖入远东冒险的旋涡。按帝党的谋划,昨天的社会角斗场应瞬间翻转成民族大爱的祥和天国,互砍不休的群体与阶级、死硬保皇与自由主义、政权与大众、朝廷与反对派、罢工与迫害尽化如烟往事。

反对阵营计将安出?它应更绝决、更有力、更果敢与更无情地揭示当局与民族之间的深渊,它应更坚决地把真正的民族大敌——沙皇体制打落深渊。现实截然相反。暗打「和平长入政权」的念头(操控部分军中事务,使衙门有求于己),有产自由派爬上东倒西歪的帝国战车,干起收尸拭血的活计 。

话说回来,救助伤兵的捐款秀远非一切的终结 。宣战伊始,整日唠叨手头太紧的自治局与地方议会大力献金充实战费巩固舰队,而南俄某市 自治局干脆把一百万卢布预算内资金呈给陛下专用。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08-6-21 15:33 编辑 ]

TOP

它拳拳到肉地利用日军对我方舰队的所谓偷袭
----------
拳拳到肉?何解?

TOP

是个打架的词汇


放在这里确实不适合。

我会改掉。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