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12
发新话题
打印

《红星》杂志文章连载

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杂志《红星》第9期

2008年6月1日-15日



尼泊尔妇女和联邦民主共和国



布莎尔同志(女)(Pampha Bhusal)




尼泊尔封建君主制被废除了,联邦民主共和国在制宪会议第一次会议宣布成立了。这是尼泊尔人民反抗封建独裁统治的斗争高潮。回顾世界政治史的发展,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在结束封建君主制后都通过工业发展取得了经济繁荣。



美国在推翻英国殖民统治和废除奴隶制后,能够通过变革使国家发展到最先进水平。法国在把国王送上断头台后,进入了工业革命时代。同样,在英国,人民为了打倒封建独裁,砍掉了乔治五世的脑袋。如果我们深入研究,会发现尼泊尔今天发生的政治进程像是两三百年前的历史。多么不幸啊!就在欧洲发生反抗封建主义的时代,普里特维·纳拉扬·沙阿却在尼泊尔进行着封建国家政权的征服和扩张。这一国家政权制造并加深了尼泊尔印度教种姓、少数民族、各社会阶层、宗教和性别方面的矛盾。它在这个国家内部建立起了对各族人民的殖民压迫。



随着时间的推移,从2000年(尼泊尔纪年,译注)开始,人民群众就进行了多次反抗封建主义的运动。2007、2013、2036和2046年发生的反抗封建君主制的战争和人民运动结果都以妥协结束。吸取这些历史教训后,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以马列毛主义原理为指导,拿起枪杆子,发动了人民解放战争。恰恰是通过人民战争,尼泊尔农村地区的封建主义被根除了,从而为人民群众夺取中央政权创造了有利条件。因此,今天废除尼泊尔君主制的决定因素是人民战争。



在人民战争期间,妇女、印度教低级种姓、贱民和各少数民族获得了翻身解放,他们全部积极参加了遍布尼泊尔80%农村地区的人民政权建设。在夺取和保卫政权的过程中,有近20000名革命烈士献出了生命,50000多人伤残,有成千上万个家庭做出了贡献。现在,这些被剥削被压迫人民的代表被选为制宪会议代表。这一切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有人民战争和普拉昌达同志的英明领导。



妇女能够参加制宪会议,这既是历史性的,又是英雄般的壮举。在妇女参选制宪会议以前,妇女就广泛参与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的理论和政策工作,并付出了巨大牺牲。尼泊尔历史上破天荒第一次使妇女、各少数民族、印度教低级种姓、不可接触者和贱民享有了较广泛而充分的参政权。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的23名妇女代表以较大优势击败了过去议会中的老议员们。



尼泊尔妇女在建立联邦民主共和国中所做出的贡献和发挥的作用是非常重要而具有历史意义的。尼泊尔有一半的受压迫人口是妇女。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将继续存在数百年,那么妇女的作用和参与也就更具有历史重要性。通过制定政策使妇女在政府各部门享有合理比例的管理权,给妇女代表某些特殊照顾,妇女代表的出现将为解决阶级、民族和性别方面的矛盾发挥决定性作用。属于被压迫阶级的妇女姐妹们将会尽全力反抗各种形式的剥削。



在教育、医疗和就业等问题方面,应该给妇女优惠政策,满足她们的利益要求。12年制的免费义务教育应该不分男女都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基本医疗保障应该使妇女直接受益。由于封建传统道德和价值观念,妇女们的身心都遭受过多种伤害。就业可以使妇女从封建和家族的压迫下解放出来。特别照顾妇女,以确保她们有机会发展她们的才干和能力,这将有利于有效地履行好她们的职责。应该在国家所有部门为妇女提供机会。这意味着妇女在尼泊尔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生活各方面享有平等参与权。



封建制度的残余,包括阶级矛盾、对于经济资源及工具的不平等分配和滥用、国家各部门工作分配的不平等将被彻底消除,这些都取决于妇女解放的程度。这将为妇女提供平等机会,有助于发展同样的才干和能力。



制宪会议中出现大量妇女代表引起了许多争议。一些人从封建家族观念出发谈论所谓的资格问题;另一些人则从女权主义观念出发进行反驳,但是却忽略了政治因素。专业知识是必要的,但主要还是政治问题,即“红”的方面。



在起草联邦民主共和国宪法的过程中,包括妇女儿童及少数民族所遭受的各种形式的压迫和关于建设一个独立繁荣国家等问题都会进行讨论和辩论。起草宪法的两年将以新的方式有效发挥妇女的积极作用。妇女也将鼓舞和推动整个和平进程。



(翻译:红石)





英文原稿:

http://www.krishnasenonline.org/ ... s/issue9/pampha.htm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09-3-22 13:21 编辑 ]

TOP

以上内容已制作为电子书

TOP

尼泊尔革命的战术、党史和军史

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杂志《红星》第4期

2008年2月16日-29日


阿南塔同志( Barsaman Pun ‘Anant’)



(阿南塔同志是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央委员,尼泊尔人民解放军副司令员。)



伟大的尼泊尔人民战争已经在准备、发动和发展等方面取得了胜利。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我们通常只看到过两种革命武装斗争。一种是毛泽东同志创造的持久人民战争模式,另一种是列宁同志创造的人民武装起义模式。在发动尼泊尔人民战争以前,我们得出结论,认为持久人民战争模式更适合像尼泊尔这样的不发达国家。这成为我们党的理论概括。形势要求我们党把各种形式的革命斗争综合进来。而且,一开始党的路线就包含了人民战争思想的萌芽。

1949年,尼泊尔共产党创立时,党的创始人和总书记普什帕拉尔同志就提出把农民革命、新人民民主和无产阶级领导作为革命的路线。如果我们研究一下党的历史,像持久人民战争和农村包围城市这样的战术路线早在1969年格拉卡普尔大会上就通过了。另一次军事实践是贾帕县人民起义,也是以游击战争和革命根据地为特征的持久人民战争路线。此外,尼泊尔共产党(四大)也在自己的县委书记处会议上通过了持久人民战争的路线纲领。因此,我们党有过选择革命战术路线的三次尝试。通过全面研究和认识这些尼泊尔共运史和革命路线的发展,相比之下,尼泊尔共产党(团结中心)(分裂成团结中心派和火炬派以后)的政治路线更清晰。在普拉昌达同志的领导下,持久人民战争的战术路线得到进一步丰富完善。

党在1990年已开始准备人民战争,但是由于发生人民运动而被推迟了。1991年,部分共产党派别统一后,对尼泊尔革命的战术路线问题进行了广泛讨论和辩论。争论焦点是采用持久人民战争还是城市人民起义。1995年尼泊尔共产党(团结中心)的扩大会议上,革命的战术路线更具体明确了。那次扩大会议创造性地得出结论:尼泊尔阶级斗争将具有持久性;根据毛泽东同志的理论,它的发展将经历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进攻三个阶段;其中战略防御又将包括四个方面,即准备阶段、发动阶段、持久游击战和建立革命根据地。我们就是以此为基础解决了尼泊尔人民战争的基本问题。

1992年,尼泊尔共产党(团结中心)曾在党的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农民战争的战术路线,并决定首先在罗尔帕和鲁孔两县发动武装暴动。暴动的目的是为了打倒封建地主、恶霸和高利贷者。大会一样为持久人民战争思想的系统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普拉昌达主席同志曾经说过,党在地方议会中的两名议员,包括罗尔帕县发展委员会主席,许多情况下是一方面参加议会选举,另一方面又在农村领导武装斗争。我们党既通过参政进行合法斗争,同时还进行着非法斗争。罗尔帕和鲁孔成了合法和非法斗争的基地。事实上,我们从那时起就一直执行着党的战术路线。

我们党在议会中揭露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国家政权,在县政府进行合法斗争,又在乡村领导抵抗运动。人民战争的条件就是通过这些斗争逐步积累的。党的历史性文件,如《既重视农村工作又注意城市工作》;《既重视人民战争又注意人***动》;《既重视军事斗争又注意政治斗争》等等,系统地总结了十大战术。

党根据这些条件发动了人民战争,并转入地下状态。合法斗争的任务继续由工人、妇女、农民、学者和新闻工作者在加德满都等各城市进行。人民战争胜利前进。2001年,这一独创性的政治思想路线被总结为普拉昌达革命路线,并通过发展军事战术和军事组织不断丰富补充,把武装起义与持久人民战争有机联系起来,作为斗争原则。

在普拉昌达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如果我们回顾一下群众组织的发展史,那是从1992年地方选举开始的,抵抗运动跟着也展开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服务于当地人民群众的生活、安全和抵抗运动。1996年人民战争爆发时又创建了志愿者队伍。这样我们有了三个组织:战斗组执行中央斗争任务,安全组援助农村安保工作,志愿者负责唤醒、发动和武装人民。我们是通过发动这三种组织开始人民战争的。

人民战争爆发后,我们在1997年把战斗组发展为游击队,而安全组和志愿者队伍保持不变。1998年,游击队的编制发展到排一级。1999年,党的第四次扩大会议召开。我们总结了3年多人民游击战发展的经验,并提出建立革命根据地的口号,以解决人民战争中产生的游击主义、流寇思想和改革主义等错误思想倾向问题。在形成建立革命根据地的政治军事路线后,对运动战、人民军队正规化和扩大部队编制的要求也自然出现了。运动战和阵地战都需要。在尼泊尔西部组建了由普拉昌达同志领导指挥的作战部队。作战部队成立前,我们就进行了一些军事行动。这些军事行动为作战队的成立创造了条件。作战队会聚了尼泊尔西部所有最出色的游击同志。部队共有32人,我是政委,帕桑同志是队长。

这是一支正规人民军队的雏形。作战队成立后,我们在当、鲁孔、罗尔帕、萨尔延和贾贾科特这一广阔地区进行了运动战尝试。这些军事斗争有利于发展部队的正规性和把游击战提高到运动战。人民军队第一次占领了警察哨所并赶走了警察。这为在政权真空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样板开辟了道路。总结这些经验后,尼泊尔东部和中部也建立了作战队。

我们在尼泊尔西部组建了4个正规游击排。之后,这些部队向一些地方警察局发动了经常性的军事打击。

2001年正规游击连建立。它本身又经过了飞跃式发展。后来我们以大约一个营的兵力对多尔帕县首府杜奈发动了进攻,这是对敌人县级指挥所发动的历史性袭击。如果我们总结以警察为基本打击目标的军史,那么霍勒里战斗是打响了第一枪,杜奈之战是它的结尾。

尽管2002年我们又一次袭击了霍勒里,但是针对尼泊尔警察的战争高潮还是在杜奈。以警察为目标的战争结束了,赢得的胜利并不多,只有少数几次战斗。历史性的霍勒里袭击战结束了与警察的交火,和平谈判开始了。

和谈期间,我们组织了各解放区游击队的全国代表大会。人民军队的正规化建设终于拉开了序幕。大会把人民军队命名为尼泊尔人民解放军,并选举普拉昌达同志担任人民解放军总司令这一光荣职务。大会决定在尼泊尔西部正式建立人民解放军的营级编制,在东部和中部建立连排编制。人民解放军分为主力部队、地方部队和民兵。2004年,尼泊尔人民解放军正式宣布成立,我们从主力部队抽调一些干部派到各地方部队和民兵中去。这样,人民解放军的编制又得到了壮大。

当我们第一次进攻霍勒里警察局时,我和帕桑同志担任总指挥和副总指挥。拉思米同志和吉贾亚同志(现已牺牲)是阿特比斯科特和鲁孔袭击战的总指挥和副总指挥。此外,我们还对尼泊尔东部的辛杜里加发动了进攻。在卡夫雷县对一个封建地主的袭击是反封建的标志。对廓尔喀一个农村银行的袭击是反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标志。尼泊尔人民从来都视剥削压迫者为敌人。例如,国家政权和警察;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和政府银行;封建主义和地主劣绅;帝国主义跨国公司在尼泊尔的代理都是人民打击的目标。

尼泊尔人民解放军2004年成立后,其发展速度是相当快的。第一次和谈失败后,解放军的首次袭击是当县的格拉西,并取得了历史性胜利。同时,在尼泊尔中部进攻斯扬加县的巴扎尔,在东部进攻索鲁。这三次战斗后,我们同尼泊尔王军开始公开的直接对抗。我们已能够对尼泊尔王军发动历史性的第一次进攻战。尽管开始时我们在罗尔帕和萨尔延的战斗中失败了,但是我们在阿卡姆县的曼格尔森地区却取得了胜利。从那以后,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我们从当县的萨特巴里亚一直打到尼泊尔王军在罗尔帕县的格姆营地,取得了辉煌胜利。

经过一番激烈较量,尼泊尔王军变得士气低落和疲惫不堪。他们被人民解放军这种方式的进攻打败了。但是不久,美国的先进装备和战术顾问进入了尼泊尔。从此我们在战争中面临的对手就不仅是王军,还有美国的武器装备、军事训练和战术指挥。人民战争又发展到一个新阶段。

我们在久木拉县对最新的政治军事斗争经验进行了系统总结。如果我们在久木拉取胜并把它作为尼泊尔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权的大本营,那么我们就能改变全国的政治军事形势,就可能较早发动战略进攻,借助全国起义的燎原大火,扩大尼泊尔人民战争的国内外影响。不过,这次失败仍然是人民战争的继续。我们改变战术,以运动战为主,把运动战和阵地战结合起来,相互配合。如阵地战后是运动战,运动战后又是阵地战。人民解放军发动了对东部比曼、中部班迪普尔、西部倍尼和远西部皮里等地区的一系列进攻。最后,我们以“站在肩上打脑袋”的思想为指导,把战线推进到坦科特和达迪科特。

全面回顾这段军史,尼泊尔人民解放军经历了波浪式的发展过程。可以说,我们是在用政治和军事两条腿走路(政治迈一步,军事迈一步,军事再迈一步,政治跟着又迈一步)。

第一阶段是2002年和谈及后来对尼泊尔王军的首次进攻;第二阶段是2004年和谈及后来的一系列袭击;再往后是我们党三个月的单方面停火;签定12点协议和发动持续19天的人民起义;持久人民战争和人民起义两条战线的配合,所有这些都是新鲜经验。我们不断创造、运用并发展党的政治、军事和组织路线,使领导人经历各方面的实践锻炼并胜利前进。

现在,我们的人民解放军驻扎在军营里。我们参加了政府。一方面,我们正在为制宪会议选举做准备,而另一方面,如果各议会党同外国势力勾结企图搞阴谋,我们就发动人民起义。我们有尼泊尔人民解放军、解放区和由持久人民战争建立的可靠的群众基础。我们可以在多条战线作战,包括利用当前中央政府、搞街头人民起义、外交斗争以及举行和谈。通过所有这些斗争,我们正在努力把国家政权交给工人、农民、印度教低级种姓、贱民、少数民族、马迪西人民和妇女,目前的政治进程就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

因此,有必要理解我们党在21世纪的政治军事路线和我们没有通过持久人民战争的方式解放首都加德满都的原因。我们通过政治斗争可以战胜更多的军队,使他们呆在军营里保持中立。我们正在思想战线与和谈战线胜利前进。所有这些只有把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联系起来研究才能真正理解。



(翻译:红石)





英文原稿:

http://www.krishnasenonline.org/theredstar/index.htm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09-3-25 19:15 编辑 ]

TOP

尼泊尔革命及其国际意义

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杂志《红星》2009年第6期

2009年3月16日-31日



巴桑塔同志(Indra Mohan Sigdel “Basant")

(2009年3月12日)



无产阶级是一个国际阶级。从这个意义上讲,某一特定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本质上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然,某一国家的共产党经过吸取其它国家共产党的全部正反两方面经验,并把其系统理论化,将其中的好经验结合自己国家的特殊条件创造性地加以运用,这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理论就得到丰富和发展。世界第一场无产阶级革命巴黎公社的实践经验成为伟大的俄国十月革命的理论基础。同样,总结伟大十月革命和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经验又成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基础。在这些伟大的革命过程中,国际无产阶级把马克思主义发展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后来又发展为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

马列毛主义是社会主义革命的科学并需要创造性运用。但是,在运用这一革命科学的过程中,在国际共运和尼泊尔共运史上却出现了三种主要错误倾向。它们是:右倾机会主义、动摇不定的中间派和左倾教条宗派主义。在与这些错误倾向进行理论斗争时,国际无产阶级不断积累新鲜经验并加以总结,使马克思主义得到不断的丰富和完善。

我们党基于对20世纪成功和失败的革命过程中积累的正反两方面经验,发展了尼泊尔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战略和战术。1996年2月13日爆发的伟大的尼泊尔人民战争,就是根据这些战略战术,光荣地走过了13年个年头,现在已经进入第14年。在当时那样的形势下,国际帝国主义发动了意识形态进攻,称马克思主义失败了,资产阶级议会制度是永存的。当全世界被压迫阶级处于防御地位时,在尼泊尔高举马列毛主义旗帜和发动伟大的人民战争本身就是对帝国主义、印度扩张主义极其走狗国内反动派的思想政治反击。在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垮台、中国资本主义复辟和秘鲁人民战争遭受严重挫折这样不利的国际形势下,捍卫和发展已经发动的人民战争必然是一个严峻的挑战。然而,成功面对所有这些思想和政治挑战,尼泊尔被压迫阶级在我们党,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的领导下,通过尼泊尔特殊的人民造反过程,目前已经到达夺取中央政权这样一个非常光荣而更具挑战的转折点。

就如前面提到的,我们是在右倾修正主义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得势这样一个不利国际形势下发动人民战争的。如果我们不能同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右倾修正主义以及莫汉·比克拉姆·辛格左倾教条宗派主义的思想斗争取得决定胜利,那么在尼泊尔发动人民战争是不可能的,更不必说捍卫和发展它了。我们现在已经到达这样一个节点,充满各种可能性,所以我们不仅要做理论工作论证自己的实践,还要把马列毛主义创造性地应用于尼泊尔特殊条件,根据具体形势具体分析创造出合适的新战术。

然而,如果认为一个共产党曾经在意识形态斗争中被证明是正确的,它就会永远保持革命性,那就是形而上学,而不是辩证法。现在,我们正在运用参加政府的战术,把它作为一条斗争战线,而这是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从来没有过的事。在目前这种共运处于防御地位,国际共运中右倾修正主义仍占优势的形势下,采用这样的战术是很冒险的。所有那些曾经以革命战术的名义参加政府的共产党都掉进了修正主义的烂泥坑。在共产主义运动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党从政府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

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党采用这样的战术是错的。这里必须强调指出,只有击败那些把这种战术视为战略或试图使其成为战略的右倾机会主义,我们才能应用这种战术为革命服务。另外,同样必须小心在与右倾机会主义斗争时而又陷入左倾教条宗派主义的陷阱,或者在与两者斗争时变成毫无主见的中间派。在这样复杂的形势下,只有战胜右倾机会主义、左倾教条宗派主义和摇摆不定这些错误倾向,不是机械地运用20世纪革命的成功经验,而是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发展科学正确的战术,我们才能完成尼泊尔新民主主义革命。我们党已经创造出一条“联邦民主民族人民共和国”的战术,而这一战术在目前具体形势下对于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结束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和印度扩张主义在尼泊尔的统治是一条科学而正确的战术。

我们发动人民战争时的那种严重恶劣的国际形势,今天已经不存在了。形势正在从不利逐步向有利转化。以美国为源头的经济危机现在已经蔓延至全世界。经济危机注定会逐步表现为全世界政治危机,因为它进一步提高了各资本主义国家的失业率,并中断了发达国家对各被压迫国家的经济援助。在这种情况下,帝国主义与被压迫民族和人民之间的矛盾,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和各帝国主义国家内部劳动与资本之间的矛盾必然会同时激化。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客观形势正在变得有利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这样的认识是正确的。

尽管无产阶级革命的客观形势正变得有利,但革命的主观形势却依然弱小。作为以20世纪的眼光机械地看待21世纪革命的后遗症,不注意发展理论以适应客观形势的变化已经成为当代共产主义运动的严重问题。只有把与右倾修正主义这一主要危险的斗争发展到一个新高度,包括尼泊尔共运在内的国际共运中的教条宗派主义问题才能解决。

我们党通过客观分析20世纪的革命与反革命后,一直在21世纪无产阶级革命中运用正确的战略和战术,以至我们已经到达这样一个革命高度。但是在国际共运中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却存在分歧。我们了解到一些革命者也认为尼泊尔革命向右倾机会主义发展了。只有揭露帝国主义、印度扩张主义和国内反动派的一切阴谋,尼泊尔新民主主义革命才能完成。我们必须证明这些革命者的判断失误并以此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面前创造出21世纪无产阶级革命的新模式。

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着我们。国际反动派把矛头指向尼泊尔企图扼杀这里的革命,而希望看到尼泊尔无产阶级领导革命胜利的国际被压迫者等得也有些不耐烦了。在目前世界形势下,现在只有尼泊尔存在完成无产阶级革命并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打开大门的可能性。我们党的责任和尼泊尔革命的重要性就在于把这种可能性变为现实。



(翻译:红石)


http://www.krishnasenonline.org/ ... issue06/basanta.htm

TOP

 24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