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翻译] 劳工运动、工厂委员会、以及第三国际

劳工运动、工厂委员会、以及第三国际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radek/index.htm Karl Radek劳工运动、工厂[1]委员会、以及第三国际(1920)来源: 《共产国际》, 1920年6月-7月, no.11-12, pp. 2177-2186 (3,363 单词)
扫描打字: Ted Crawford
网页制作: Brian Reid
汉语翻译: 水树美月
公共领域: 马克思主义文库(MIA) (2007~2010). 任何人都能自由地复制、散发、陈列、展示本作品,并在本作品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或用于商业用途。但请标明来源于“马克思主义文库(MIA)”

论题概述在资本主义和平发展时代工人阶级所锻造的工会,是工人们在增加工资[2]、改善劳动条件的斗争中为此目的而成立的组织。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努力用他们的影响力,把工人们和无产阶级的政党——社会民主党——连为一体,为了社会主义共同斗争。同理,社会民主党国际——除了少数例外——已经被证明并不是无产阶级打倒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的助推器[3],而成了为了资产阶级利益、把无产阶级从革命边上拉回来的组织。在大战中,工会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成了资产阶级军事机器的一部分;他们成了资产阶级榨取工人血汗的帮凶[4];他们努力促使工人们为了资本家的利益,尽力流尽自己的最后一滴血[5]。工会的成员主要是熟练的技工:他们拥有较高的工资;他们的思考被过度专业化的分工所窄化;他们被官僚化的工会机构所束缚,使得自己远离了群众;他们的斗志被机会主义的领导层所败坏。工会不仅背叛了社会革命的远大目标,甚至连组织“被代表”的工人们为改善生活条件而斗争的能力都没有。他们抛弃了和雇主做斗争[6]的想法,反而[7]不惜一切代价和资本家达成友好协定。英格兰和美利坚的独立工会是这样[8],德意志和奥地利的自称[9]“社会主义”的自由工业工会[10]是这样,法兰西的工团主义工会也是这样。

2.[11] 战争对经济所造成的后果,就是世界经济的完全无组织化,价格飞涨[12],无限度地驱使女工和童工[13],居住条件的恶化:这些都促使着大部分的无产阶级参与到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中去。这种斗争是革命的斗争[14];因为它的参与者日渐增多,特色日渐明显[15];这种斗争客观上在摧毁资本家秩序的基础。由这个或那个部门的工人们某次经济斗争所取得的工资增长,不久就会被物价增长所抵消,而物价涨无止境。这是因为,已经打定主意要剥削中欧和东欧的、战胜国的资本家阶级[16],并没有想到要去组织世界经济,反倒在蓄意地扰乱它。由于工人经济斗争的成功,现在有更多的、迄今为止一直在工会外观望的工人群众们,像活水入渠那样涌了进来[17]。可以注意到,在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工会都像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出来;工会成了大部分无产阶级的组织,而非其先进的小部分的组织。那些涌入工会的群众努力地把其锻造成他们斗争的武器。他们迫使工会领导罢工——这股潮流席卷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常常使得资本家的生产和交易进程陷于停顿。工人们针对飞涨的物价和他们自己的厌倦[18],提出了越来越多的要求,这渐渐掏空了资本家所有算计的基础——而这是所有组织良好的经济管理的基本前提。在这种情况下,工会就由大战中排斥工人群众的组织变成了摧毁资本主义的组织。

3. 旧的工会官僚以及旧的工会组织[19],由于他们的本性,正在用各种方法妨碍着这种变化。即使是现在,旧的工会官僚也在尝试着取消罢工的方法(而罢工越来越有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斗争的革命性特点),而代之以和资本家谈判、签订长期合同的政策(简单地从涨无止境的不正常物价来看,这种政策也早没有意义了)。在斗争最紧张的时刻,工会官僚在斗争着的群众中制造[20]麻烦和困惑,阻止着不同部门工人的斗争合流为一个完整的[21]阶级斗争。按行业划分的旧工会组织尤其助长了这些行为,他们把处于生产某个环节的工人们划分为不同职业的小组,而无视[22]工人们在资本主义剥削的过程中早就被联系在了一起。这些旧的组织系统依存于旧的工人贵族的传统意识形态上;可是在资本主义的没落的大氛围下,无产阶级内部这些各自为政的特权小圈子的压迫使得传统意识形态日趋破产。[23]职业官僚借助上述方法,把劳工运动的滔滔江水切割成了涓涓细流,把运动中的完整革命性目标替换为琐碎改良主义要求;整体上延缓了无产阶级的斗争转化为摧毁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的过程。

4. 既然已经出现了[24]“超出工会官僚控制之外的许多群众涌入工会、他们进行的经济斗争客观上带上了革命色彩”的情况,共产主义者就必须参加所有国家的此类工会,以使他们成为有意识地反对资本主义的为共产主义而斗争的组织。[25]所有自愿离开工业中的斗争的行为,所有在未被工会官僚暴力排挤(例如机会主义的工会领导人驱逐了工会在某地的的革命性的分会,但这很少见)的前提下就去特意组织特殊工会的行为,对于共产主义运动来说危险更大。[26]这预示着这样一种威胁:工人中最进步的、最清醒的部分和大多数工人(尽管他们已经在朝着共产主义走)隔绝开来;大多数群众都被交给了机会主义的领导,以至于被玩弄于资产阶级的掌间……工人群众的冷漠、他们对意识形态的缺乏选择、他们易于屈服于机会主义领导层的倾向,都能且只能在不断发展的斗争过程中,通过以下过程渐渐得到克服。这个过程是更多的无产阶级群众根据他们的经验、他们的胜利和失败,在客观上理解到“资本主义的管理制度下,他们不可能享有人的生活水平”的过程;这个过程是进步的共产主义工人通过他们的经济斗争,不仅学会成为共产主义思想的宣传者,而且学会成为工会经济斗争中意志最坚定的领导者的过程;——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工会中的机会主义领导层才会被驱逐出去;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共产主义者才能成为劳工运动的领导者,并把工会变成为共产主义而斗争的革命组织;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才能避免工会的分裂,而代之以其工业上的联合——旧的官僚被驱逐出去,工厂代表的机制被引进来,这种情况下,留给中央的只是少数其不可或缺的重要机能。

5. 将工人组织的目标和本质置于其形式之上:在“拒绝分裂=在工会中停止革命斗争=放弃将工会作为革命斗争的工具”的时候,共产主义者不应在分裂组织上犹豫。不过即使在确实需要分裂的时候,也只应在如下前提下进行:共产主义者已经用他们持续的斗争击败了“机会主义领导层及其策略”、共产主义者在经济斗争中参与得最活跃、共产主义者已经说服了最广大工人群众,使他们相信,分裂并不是由于在遥远彼岸尚且难以理解的远大革命理想,而是由于工人群众在其经济斗争的发展中无可取代的直接现实利益。即使需要分裂,共产主义者的策略中也必须把“持续地留心观察周围环境”放在首位,必须时刻询问自己,这样的分裂是否会导致共产主义者与工人群众隔绝开来。[27]

6. 在机会主义者和革命工会运动已经分道扬镳的地方,比如说美国吧,除了机会主义者的工会之外,还有倾向于革命的——尽管不是共产主义的——工会,那里的共产主义者应该支持那样的革命工会,说服他们抛弃工团主义的偏见,和共产主义政党站在一起——只有共产主义政党才能够在经济斗争的复杂问题上充当可靠的向导。不过支持革命的工会并不意味着共产主义者要离开机会主义工会,因为后者正处于持续地震荡之中,并影响着阶级斗争的大气候[28]。相反,通过参与这类工会进化成革命工会的进程,共产主义者将会为“把大工业下政治化地组织起来的工人们团结于消灭资本主义的联合斗争中”打下基础[29]。
相比于资本主义的和平发展时代,在资本主义的没落时代,无产阶级的经济斗争更快地发展成政治斗争。每场严重的经济动荡都可能在一场公开的具有革命性的行动中落幕,而工人们在其中将会直面“革命”这个问题。因此,共产主义者在经济斗争的每个阶段都有责任向工人们指出:斗争的胜利,只有在工人阶级在公开的在斗争中战胜资本家、建立通向社会主义秩序的专政后才可能保证。因此,共产主义者必须尽最大可能把工会和共产主义政党合二而一[30],把工会置于党的有效领导之下,使其成为工人革命的先锋。为此,共产主义者应该在所有工会中建立自己的支部,借此在劳工运动中获得影响并指挥它。

II1. 无产阶级为了工资的增长和公众生活条件的改善的经济斗争,正越来越迈向死胡同。规模越来越大的经济危机造访了一个接一个国家,以至于连工人中最不觉悟的都知道仅仅要求增长工资、减少工时是不够的,知道资本家阶级每天都在“恢复公共经济的正常秩序”、“保证工人生活水平回到战前”前显得越来越无力。工人群众从增长的信念中,生出一种努力:他们尝试创建一种组织,一种依托于工人监控生产和工厂委员会的、能立即开始为保证局势不恶化而斗争的组织。各个共产主义政党,应该用最大的热情支持这种建立工厂委员会的创举。这种创举在许多国家的工人中都已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人气[31]。因此,“只在正在为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的工人之间建立工厂委员会”是错误的;相反,共产主义政党的责任就是在经济危机的基础上把所有工人都组织起来,通过发展工人控制生产的斗争(这个大家都知道),引导他们为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

2. 如果共产主义政党参与工厂委员会的斗争[32],共产主义政党将能完成以下任务:它将会渐渐地使群众自己明白[33]:公共经济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进行系统重建,就意味着为资本家阶级谋福利的政府重新奴役人民:而现在重建是完全不可能了。只有工人手中握有政权,才可能根据工人群众的利益组织经济管理;此时,劳工专政强有力的手腕将导向资本主义的灭亡和新的社会主义社会的诞生。

3. 工厂委员会反对资本主义斗争的首要[34]任务就是:工人控制生产。
各个企业、各个工业部门的工人,不论他们从事什么工种,都深受资本家“拖延生产”之害。资本家们常常觉得这样有利可图:停止生产有可能强迫工人接受他们本不乐意接受的生产条件,在商品涨价的时候又这消弭了追加新投资的需要。工人们保护自己免受资本家延缓生产之害的需要,使得工人们摒弃不同政见,团结了起来。因此,某个企业的工人所选出的工厂委员会,就成了最广大普罗大众都参与进来的组织。但是资本家管理的失序(指“拖延生产”etc)不仅仅是资本家本人有意为之的结果,它在更大程度上还是资本主义不可避免的没落的结果。在反抗此等没落所招致的后果的斗争里,工厂委员会必须超越局限于控制个别工厂的阶段。不同工厂的委员会不久就会面临“工人控制整个产业、控制产业间联合”这一问题。工人们只要有任何尝试去接管原材料供应、掌控工厂主财政运作的行动,资产阶级和资本家政府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工人[35]。工人控制生产的斗争必须发展为[36]工人阶级夺权的斗争。在无产阶级掌握了权力之后,各个工厂委员会将会成为工业的各个首席经理,直到一般性的全国经济组织成立。在那组织中,工人阶级将会站在人民整体的利益的角度来管理工厂、决定全部经济发展的大方向;而且还会为此,活用资本主义遗留下来的科学技术。

4. 有利于工厂委员会的运动必须这样既进行:必须让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即使并不直接属于工业无产者)都对其有印象。应该让群众渐渐确信:该为经济危机负责的是资产阶级,而无产阶级则在“工人控制生产”的口号下,正在努力组织生产,消灭投机、生产无序、物价高涨。共产主义政党的责任,就是在每天最迫切的问题(例如缺少燃料、运输停摆)的基础上,为工人控制生产而斗争;就是把无产阶级的不同部分联合起来;就是吸引大量日益无产化的小资们(他们受经济危机之害确尤重)。

5. 工厂委员会不能代替工会。在斗争过程中,他们可以根据产业的具体情况成立各种工会,使其成为在斗争的大方向上的总推进器[37] 。现在的工会已经是集中的战斗性组织了,尽管他们所包含的工人群众的数量没有工厂委员会这么多;后者是某一个企业的任何工人都能参加的组织。工厂委员会和工会之间分担的任务不同,是由社会革命的历史发展过程所造成的。工会将工人群众组织起来,为了在全国范围内增长工资、缩短工时而斗争;与之相对,工厂委员会的设立则是为了工人控制生产,为了和危机斗争,它欢迎企业内的所有工人,但是他们的这种斗争只能渐渐地超越地区局限性[38]。只有在工人政权建立之后,工厂委员会才能成为各个工会的领导[39],后者将会和地区及中央的劳工政权一起,成为特殊的经济管理机关。

6. 共产主义者的责任在于激励工会和工厂委员会保持坚定的斗争精神,清醒的意识和对斗争最好方法的掌握——这就是共产主义的精神。为了完成这种责任,共产主义者必须在实践中将工会和工厂委员会都归依在共产主义政党之下,这将建立无产阶级的群众组织,使得无产阶级的有力集中化政党成为可能,它将欢迎所有无产阶级斗争的组织,将它们引向一个共同的目标:工人阶级的胜利和无产阶级专政。

III1. 即使在和平时代,工会也在尝试国际上的联合,因为在罢工时资本家常常从外国引进劳工来阻止罢工。但是,第二国际[40]在战前起的影响比较小。必要的时候它会让一个工会支持另一个,或者组织社会运动[41];但是它没有组织联合斗争,因为在机会主义者领导下的工会会想尽办法来回避一切国际范围上的革命交流。各工会的机会主义领导者在大战时充当了本国资产阶级的跟班,而他们现在又试着把第二国际重新从坟里挖出来,以使他们在世界资本和世界无产阶级斗争中充当二道贩子时有工具可用。在Legien, Jouhaux, Gompers的领导下,他们正在建立一个国联劳动局,这将成为全世界资本家强盗讨价还价的好地方。不论在哪国,他们都在试着用法律武器制服罢工,强迫工人接受资产阶级国家的代表的权威。他们通过和资本家握手言和的方式使得熟练工人接受妥协,以消灭工人阶级间不断增长的团结。阿姆斯特丹国际就这样成了业已破产的布鲁塞尔第二国际的替代品。

与之相反,所有国家中身为工会成员的共产主义工人必须尽力将工会战斗的前线发展到国际层面上。现在的问题不在于罢工中的经济斗争,而是当一国工人阶级陷于危险之时,其他国家的工会(更多群众的组织)就应伸出援助之手,共同防御,使得他国资产阶级无法对冲突发生国的资产阶级实施救援。各国无产阶级的经济斗争日渐普遍,日益具有革命斗争的性质。因此,在支援本国和他国一切革命斗争时,工会必须清醒地使用自己的力量。为此目的,他们不仅需要努力把他们的力量集中起来(其他国家也一样),而且需要在国际层面上做到这一点(这意味着加入共产国际),汇成一支大军,其中每部分都共同参与斗争,互相支持。  

Last updated on 11.11.2007

[1] shop的意思应该更接近车间,不过“工厂委员会”听起来貌似更顺呢(“车间”可是朗文当代的最后一个义项,可见这词这种用法之少)


[2] 直译:增加劳动力在劳动力市场中的价格


[3] instrument :工具


[4] 直译:帮助后者尽可能地泵出工人阶级的汗水


[5] 直译:使无产阶级为资本家利益流的血尽可能丰富


[6] 直译:反对雇主的工业(industrial ?)斗争


[7] 直译:代之以不惜一切代价和资本家达成友好协定的程序


[8] 直译:不仅英格兰和美利坚的独立工会采取了这样的政策


[9] would-be ,本意为“想要成为的”,转意为“自称”。


[10] free industrial unions


[11] 原文就没有第一点,直接上第二点了。


[12] 直译:不健康的价格


[13] 直译:对妇女和儿童劳动力的无限制的应用


[14] 前一个斗争是struggle ,后一个是warfare。


[15] 直译:因为它的比例和特色,而这些每天展现的越来越多


[16] because the capitalist class of the victorious countries, ruining by their policy of exploitatio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此句中ruining by their policy of exploitation后面接着来了个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不知是什么意思。


[17] are now flowing into their ranks in a powerful stream.


[18] exhaustion


[19] 直译:旧的劳工官僚以及工会组织的旧形式


[20] sow


[21] general ,普遍的


[22] 直译:尽管


[23] of很多,断句很囧。


[24] bear in mind本义:记住……


[25] suppression 的本义是镇压,那么struggle for the suppression of capitalism就是“为了镇压资本主义而斗争”,但是不论英语还是汉语,这都不太通。拙译:反对资本主义而斗争


[26] thereto 这个词很让人头痛,最后我把这一句的句式大改了一下。


[27] 直译:共产主义者的策略必须是对周围环境和“分裂是否会导致共产主义者与工人群众隔绝开来”问题的持续的研究。


[28] which are in a state of ferment and passing over to the class struggle. 意味不明^_^
to give information or a job to another person so that they can deal with it pass sth (on/over/back) to sb


[29] 直译:扮演基础的角色


[30] 直译:必须尽可能地创建工会和共产主义政党间的完全联合(complete unity)


[31] 直译:它正在占有(taking possession of)越来越多国家的工人


[32] if, taking part in the struggle in the shop committees if后面接ing,有点怪


[33] it will instill into the minds of the masses the consciousness that
在许多英汉辞典中,instill 的解释都是:逐渐灌输。但是这样会给人一种感觉:「群众嘛,就是一群傻X,需要“特殊材料制成的‘布尔什维克’”“灌输”群众、“领导”群众,乃至OOXX群众,否则革命胜利是无望的~」所以这里变化了一下译法。读者也可根据英英辞典的解释自行判断。
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 的解释是:
to teach someone to think, behave, or feel in a particular way over a period of time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的解释是:
To introduce by gradual, persistent efforts; implant


[34] immediate


[35] 直译:将会遇到资产阶级最最充满能量的手段。


[36] must lead to,必须致使


[37] create a general apparatus for the direction of the struggle


[38] 直译:渐渐地展现出全国级别的特色


[39] become the factory nuclei of industrial unions 成为工会的工厂核心(?)


[40] the International of labour unions


[41] social statistics 意义不明。



[ 本帖最后由 杨威利 于 2010-8-5 12:27 编辑 ]
Die Philosophen haben die Welt nur verschieden interpretiert es Kommt darauf an, sie zu verändern.

TOP

题头很正规....

请分段。

TOP

引用:
原帖由 编号75106 于 2010-7-10 20:24 发表
题头很正规....

请分段。
题头是照英文MIA格式抄的……
Die Philosophen haben die Welt nur verschieden interpretiert es Kommt darauf an, sie zu verändern.

TOP

shop的意思应该更接近车间,不过“工厂委员会”听起来貌似更顺呢(“车间”可是朗文当代的最后一个义项,可见这词这种用法之少)

————————————

英国的“车间委员会”和意大利的“工厂委员会”是基本同期的产物。为何名称不同?

先存疑

TOP

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文件(1920年7-8月)
《工会运动、工厂委员会与第三国际》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 ... 2-192007-08/008.htm

不知哪个先上传的?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