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翻译] 1984-85年煤矿工人大罢工之回顾

1984-85年煤矿工人大罢工之回顾

1984-85年煤矿工人大罢工之回顾
花生(翻译)
禾水(校对)
http://www.socialistparty.org.uk/articles/18212

30年前,即1984年3月1日,Cortonwood矿井被宣告(将在五年后)关闭,而这中间的产量仍然要维持。
根据1981年投票决定的41号法则,约克郡的55,000名煤矿工人被号召起来罢工作为回应。
3月5日,约克郡矿工联盟(NUM,National Union of Mineworkers)号召从3月12日起发动全面罢工。这就是1984-85年煤矿工人大罢工的开端。
那次罢工可以说是英国劳工运动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并且在无形中对随后工业和政治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在1984年,超过27,000,000个工作日在罢工行动中用掉了(主要集中在煤矿工人)。
在那次罢工的20周年纪念日上,我们写道:
“1984-85年发生的针对矿井关闭的斗争,是通过有组织的工人力量来阻止撒切尔破坏制造工业的企图的一次英勇尝试。
撒切尔试图打破工人的联合,因为工人斗争妨碍了资本家的利润。”

巨大的支持


这些煤矿工人获得了来自全英国与遍及全球的煤矿业工人阶级的极大支持。
尽管(当局)试图使工人挨饿,以恐吓他们重返工作,但正是工人阶级的齐心协力使得这些煤矿工人坚持抗争了356天。
但是工党(the Labour Party)和英国劳工联合会议(Trades Union Congress)的领导人,几乎和英国托利派(the Tories——保守派,校对者注)一样害怕有组织的工人阶级的力量,所以拒绝表现出这种齐心协力,而且最终抛弃并背叛了煤矿工人。
假如劳工联合会议通过联合其他团体支持罢工行动,来支持这些煤矿工人的抗争,并且向其他工人展示这些煤矿工人的齐心协力的话,这次罢工就可能获胜了。
然而,尽管遭受了劳工联合会议的背叛,这次罢工也到了快要战胜保守派的边缘了。要是工人们自下而上地组织起来,否决掉他们的右翼领导人,并和煤矿工人并肩行动的话,罢工也应该可以获胜。
如果有煤矿工人的一次胜利,应该可以极大地提高工会运动和所有工人的信心。
这次煤矿工人罢工的主要教训至今仍值得借鉴:在决定性的行动中,工人阶级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取胜;在整个工会运动中,我们需要真正持有社会主立场的领导者,带领工人通过斗争走向胜利。
对工会运动而言,当下的任务是清晰的:要建立真正民主的战斗性工会,要开始建立一个大的群众性工人党。
在1984-85年大罢工中,这个国家的工人阶级看到了一个“未来之窗”,一个存在于我们而不是老板或资产阶级手中的未来。
我们必须纪念,并从这次煤矿工人罢工中学习经验,确保未来工人的斗争能能达到那次煤矿工人斗争的规模,来赢得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胜利。

一个索尔福德(Salford)前煤矿工人的回忆


作为煤矿工人长达一年大罢工30周年纪念的一部分,Paul Kelly,这位来自索尔福德的曾经的Agecroft矿工联盟成员,对《社会主义者》杂志说:
当我还是一个小男孩时,在1972年和1974年罢工中,我和我父亲就沿着警戒线走过。当我开始在矿井工作时,我们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支持斗争中的任何个人。
Prestwich医院和北曼彻斯特医院的护士们起来抗争时,有一天我们就走出来支持Prestwich的护士,为她们举行了一次集会。这很自然地表现了工人阶级的齐心协力。
1984年的罢工起源于约克郡的Cortonwood矿井。在Agecroft,我们在食堂召开的罢工会议说明了Cortonwood的工人们是怎样走出来抗争的。
我们进行了一次投票,用举手的方式决定是否我们也要走出去支持罢工。值夜班的工人实现了罢工,值白班的工人也继续,所以绝大部分工人都参与了这次行动。我们通过投票来支持罢工,当然大部分是匿名的。
一周之后,我接到了来自分公司秘书处的一个电话,说是要开一个会议进行投票。在那里,我看到了约克郡煤矿工人在诺丁汉郡进行罢工纠察的照片。
我投票反对再进行一次投票,因为我们早就有了矿工联盟的授权。谢菲尔德的矿工联盟告诉我,绝大部分工人仍在持续罢工,所以这个消息对我而言就够了。
在Agecroft的工人最终开始返回工作之后,我给全国矿工联盟打了电话请求指示,他们说,“我们正打算进行一次罢工纠察,来和他们交流吧”。第二天早上,公路上就出现了一大批工人。
一个矿工联盟的工作人员说:“警察不会让我们靠近大门,因为我们没人在那儿工作,但是他们会让你进去,因为你在那里上班。”
所以我跟一名警察说,‘我就是想向他们解释,为什么约克郡的劳工会来到这里,我们不会挑拨,更不会恐吓。’所以他说,‘好的,你们6个人去吧。’
但是,在大门处,警察就打了我们。我的脸遭到了拳击,被打掉了一颗牙齿,我被掐住脖子,被推到马路对面,扔进了老式砖块砌成的围栏里,同时还被骂道:“草泥马,老实地给劳资呆在这里!”
那个矿井在1990年关闭了。这真的是被埋没了,因为那下面至少还有能开采100年的煤矿。我过去常常在每一个工人纪念日,在矿井的原址种植一些花,因为它已经完全消失在地面的景观里了。
所以,我发起了Irwell Valley矿业计划,获得了一块有题词的纪念碑,并且还在2013年7月落成了一座花园。
这用来纪念死在那里的每一个人,妇女,孩子,还包括那些死于1859年矿难的人们。
我们旨在为每一个主要的矿井成立一个纪念碑,纪念这些矿工们,他们创造的财富,而且因为他们,我们今日才在此集聚。
今天,我们应该表现出1984年的精神,为我们的团体抗争。今天,某些党派的政治家不断地在挑衅我们,他们正在推进着令人恶心的削减公共开支的计划,我们应该予以回击。
作为索尔福德反对削减公共开支的政策的一员,我已经为了反抗所谓的节省开支做了大量的工作。对我来说,煤矿工人的罢工永远不会停止,我们应当为我们的阶级而坚持抗争。

Facebook页面表明的对煤矿工人罢工的持续支持


Mel Hepworth,一位来自唐卡斯特Askern矿井的前煤矿工人,发起了一个名叫煤矿工人罢工30周年纪念的Facebook网页。在8周的时间里,它拥有了超过18000位支持者。Mel告诉《社会主义者》杂志:
“我于1979年离开学校,那时候撒切尔开始上台。我的21岁生日是在警戒线上度过的。我记得,其他工人阶级的弟兄们出于慷慨建立起了施粥所,我在那里吃了饭。”
“在这个页面上,我们有数以千计的前煤矿工人,数以千计的煤矿工人的儿孙。在这个页面上,我们也有只是字面上在采煤截面上的人,还有一些从未见过在煤矿业工作的兄弟姐妹们。”
“我们正在组织纪念活动。这个页面的支持者,有37%是妇女,我们获得了国际上的那时候对关键的煤矿工人的支持和回应。”
“有很多会议正在组织着,我们也和他们链接。在这个页面,我还采访了来自伦敦地下铁罢工的一名工人纠察队员。”
“我们已经在阿托斯宣传过。许多年轻人苦于紧缩政策以及斗争中工会和工人党的缺席。”
“我们仅仅是一个Facebook页面。(我们相信自己一定能胜利),这个胜利是因为我们是根植于工人阶级和采矿工人的组织里的。我们仍要继续争取公平,仍要铭记30年前煤矿工人们表现出来的齐心协力。”

[ 本帖最后由 莫莫 于 2014-5-18 10:35 编辑 ]

TOP

本想将此文上传,但是读了读,看到译文还是有些不对劲之处,需要再校。比如:

在1984年,超过27,000,000个工作日在罢工行动中用掉了(主要集中在煤矿工人)。
——————
英文:Over 27 million working days were lost in strike action in 1984 (mainly among miners).

应当改为:1984年的罢工行动中损失了2700万个以上的工作日(主要集中在煤矿工人)。

尽管(当局)试图使工人挨饿,以恐吓他们重返工作——改为“复工”较宜

英国劳工联合会议——“英国工会大会”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