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政治] 几个革马分子批评YCA评官方抹黑工运文(2015-12-24)

几个革马分子批评YCA评官方抹黑工运文(2015-12-24)

几个革马分子(秋火、梅花居士、傲铁、烧牛)批评YCA对官方抹黑文的评论

2015-12-24 18:53 秋火分享在微信朋友圈

分享YCA文章:《【争鸣】如何正确学习朝廷刊发的工运教材》(搜索到的:http://youngchina.review/archives/1188


秋火
同志们注意这篇看上去好像是反话正说为南方工运辩护的文章,虽有可取之处,但有好些明显的问题。我就说三点:
1/作者直接把新华社某些污蔑抹黑当真,不加批评的有推崇之意(如照抄新华社包含夸大歪曲的组织罢工运动模式);
2/新华社对利得工运内部争议的引述,理应存疑,但作者却直接转抄并草率定性为「简单粗暴的阴暗面」;
3/可能因为作者是金融系统的白领专业人员,特别强调工运的经费问题,但他最后提出的「钱生钱的基金化资产运作」作为一种解决工运经费的出路恐怕更不切实际,在没有政Zhi自由的情况下这样搞还很可能被扣上「非法集资」罪名。这个新奇的金融建议恐怕比接受境外资金还要麻烦。


梅花居士:
很有jilubo范 看书不少
不过对于工人阶级觉悟提升,毫无用处,作者想的是我们左派该怎么从工运里获得好处


吴贵军:
明白了[微笑][微笑][微笑]


秋火回复吴贵军:
另外还有一点是:资金问题固然很重要,但我们认为做工人运动,最重要的是工人骨干及自我组织建设,是能够长期信赖、经得起斗争考验的工人阶级觉悟。这些是500万换不来的,更不是所谓「革命是请客吃饭」换来的(那个是很初步的人之常情而已)。


秋火
另外还有一点是:资金问题固然很重要,但我们认为做工人运动,最重要的是工人骨干及自我组织建设,是能够长期信赖、经得起斗争考验的工人阶级觉悟。这些是500万换不来的,更不是所谓「革命是请客吃饭」换来的(那个是很初步的人之常情而已)。关于「请客吃饭」,我想起差不多四年前我跑去参加一个罢工工人代表的仲裁案,跟他做了一些访谈,没想到他一定要请我吃快餐(反过来了[流汗]),当时我有点小感动(呵呵我那么容易被“小恩小惠”感动了),但是我远远没有昏到以为吃餐饭聊得好就说明关系如何如何了,人家那只是一种礼貌和感谢的表示。那位工友后来淡出劳工界忙自己生计去了,我一直没对提什么,自知有限暂时做好自己就不错了,别以为吃餐饭打打纸牌就是争取到工人了。当然,YCA基路伯文章一如既往的带着轻浮和投机,但这篇文章也提出了值得思考的问题。稍后新青年声援集会转载。


秋火回复梅花居士:
文章虽有轻浮投机及不切实际的建议,但在「教训」部分及提出的一些问题与我很早以来的想法不谋而合,值得整个泛左翼思考。

梅花居士回复秋火:
呃呃,我访谈都是我请工人的

傲铁:
我还没有仔细看过

烧牛:
本质上是用权术去解释阶级斗争

秋火回复傲铁:
文章虽有轻浮投机及不切实际的建议,但在「教训」部分及提出的一些问题与我很早以来的想法不谋而合,值得整个泛左翼思考。

秋火回复烧牛:
全文有一种投机意味,完全把新华社抹黑过、夸大歪曲过的“工运经验”当成至宝了,这不仅是无知,更是急于暴露了与投机方法气味相投的精神实质。

秋火回复梅花居士:
我当时实在不好意思,不过他一定要请我,我不领情也不好,一顿快餐也就十来块钱,说实在他(技术工人)工资也比我高,问题也不大吧。


傲铁
刚刚看了,信息量略大,尤其是在最后。
我要是被抓起来,肯定不会说我小恩小惠收买拉拢工人,最多只能说我以免费维权为幌子到工人家里骗吃骗喝[呲牙]
分析的确是很有问题的,比如说广东社运活跃就是因为山高皇帝远,这很明显是一叶障目,按照三农学者的田野调查,中国基层社会腐烂尤其是农村黑恶势力崛起这个乃是一般状态,并非粤省独有,大概是为了证明广东的地缘政治特殊,就对其它地方的类似状态视而不见了。至于对新华社文章的一些评论,他毕竟是局外人,我就不多做指摘;另外对于工运经验的一些分析和想法,虽然提出来几个比较有意义的问题,比如经济斗争的局限性、工人领袖等等问题都是蜻蜓点水式地打酱油飘过…最后说到要把重点放到四环以内没有工厂的特大城市——这只是抹杀工人阶级历史主体性(认同政治)的逻辑的自然延伸,包括前面对广东社运的分析也是刻意回避珠三角产业工大规模集中的重要作用。随即紧接着感慨左派力量没有布局河北,这倒有点莫名其妙,难道河北的钢厂开在四环以内?不过是不是要重视华北的重工业工人当然无论在战略还是策略上都值得左派探究。只是这里颇觉得这位大概是学理工科的绅士,文风突兀,逻辑生硬。


烧牛
YCA培养出来的这种左痞气质,很不好。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7-8-10 23:55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