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时事新闻] 2017年8月《中国季刊》被删文事件

TOP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830-notes-anitachan-chinaquarterly/

陈佩华来函:中国跨国境侵犯外国学术界,意味着什么?

这次不是中国当局或其代理机构自行删除或改写他们认为的有颠覆性的刊物。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施压让外国人替他们完成这些肮脏的任务。
2017-08-30

本月,中国要求剑桥大学出版社(CUP)从《中国季刊》(China Quarterly)在中国境内的电子版中,撤下约300篇论文及书评,以阻止中国研究者和大学生接触这些文章。出版《中国季刊》的剑桥大学出版社,在没有得到编辑的许可下,擅自同意中国当局的所有要求;被删除的文章大部分与文化大革命、天安门事件、中国领导层、示威、西藏和新疆有关。

剑桥大学出版社顺从中国和积极参与审查的行为曝光后,主要报章便立即报导了西方学术社群涌现的愤怒批评。8月21日,剑桥大学领导层迫令其持有的剑桥大学出版社恢复所有被撤下的China Quarterly论文。中国的如意算盘无法打响,这场风波也平息了下来。然而,这次事件严重的潜在影响仍未结束。中国会否因为颜面有损而报复?北京会否试图向剑桥大学出版社、《中国季刊》和中国以外的学术社群发动惩罚性的措施?还是它会就此静悄地让事情过去?看来不会就此罢手,但如何再插手可很难估计。

毫无疑问,对中国国内外的学者来说,中国对外国学术出版的审查会有严重的影响;国际上研究中国的学者,对此事有许多的讨论。中国学术自由的缺乏,始于毛时代。中外学者都对中国内部的审查司空见惯。中国学者学会了在敏感议题上蹑手蹑脚,勇气比较大的则设法试探底线,但还是要及时适应政治气候而调整。我们外国学者都变得习以为常,觉得在中国,审查就是日常。

然而,这次事件的性质并不一样。它是史无前例的。这次不是中国当局或其代理机构自行删除或改写他们认为的有颠覆性的刊物。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施压让外国人替他们完成这些肮脏的任务。这与中国当局强制要求中国学者自我审查不同。中国有自己的网络技术,可以在这些文章没在中国公开之前进行堵截,然而中国的审查机构却要剑桥出版社执行他们的指令。这是在公开展示其权力可超越国境。令人遗憾的是,剑桥出版社为了几个钱就背叛了学术自由。

这种对外国人的要求尽管是新的,但也与中国近来处理其与外国和外国人关系的手段风格一致。现在中国已成为世界强权,对在全球耀武扬威毫不心虚,不时表现得有如骄横的欺凌者。中国在南海咄咄逼人;对香港民主渴求严厉打压、使数名香港出版人离奇失踪又在中国重现;或在奥运火炬传到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我的居住地)当日,一车车的中国人涌入,令此小城变成了巨大的中国红色旗海,看上去就如同中国接管了澳大利亚一样。要求外国出版商自我审查,背后有着与这些事件相似的心态,是一种力量的炫耀。

中国政府的英文喉舌Global Times(《环球时报》英文版)简要地指出,“西方价值观和利益一直处在人类社会的中心位置,这是西方实力所造就的规则。如果中国变得强大了,有能力维护自己利益,自然会采取行动。”中国统治精英的世界观,是一场人类价值与国家势力的竞赛。目前中国仍然未够强大,但我们已被忠告要“等着瞧”。

在中国以外的出版机构、学者,当然还有各位香港人,必须继续保持警惕,因为中国不会放弃它告诉我们什么能出版什么不能出版的权力。国际社会必须紧密团结,为抵抗“老大哥”(Big Brother)作准备。

(陈佩华,The China Journal 联合主编,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社会学教授)

【编者按】:文章原文为英文,经陈佩华教授授权《端传媒》翻译编辑刊载。

TOP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0975474

《中国季刊》:对中国删300多篇文章深表关注

    2017年 8月 18日 BBC

研究中国的学术圈近日流出消息,指剑桥大学出版社已经在中国的网站删除300多篇在《中国季刊》发表的文章。不少学者表示,此次事件将会打击学术自由。《中国季刊》总编对中方做法深表关注和失望。

《中国季刊》总编提姆‧普林格莱(Tim Pringle)电邮给BBC中文的一项声明表示,“我们对中国进口机构删除该季刊300多篇文章和书评深表关注和失望。我们还要指出,这一限制学术自由的做法并非孤立举措,而是在整个中国社会继续实施限制公众参与讨论空间的政策。”

声明强调,“《中国季刊》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中国研究期刊。该刊发表的文章都采用严格的双盲同行评审机制(Double-Blind Peer Review),具有最高的国际水平。来自全世界学术机构的学者选择在《中国季刊》上发表文章,就是因为我们具有高标准和很大影响力。目前,中国大陆学者投稿的数量迅速增加,我们能反映中国这项”走出去“的政策感到特别高兴。”

提姆‧普林格莱的声明指出,“《中国季刊》优先考虑的是其作者和读者以及维护学术界学术自由的责任。因此,我们将努力确保刊登在该期刊上的文章获得尽可能多的读者。不论任何主题,我们都将继续努力,维护我们的学术水平,保持我们的影响力。"

此前,网上流传一封由《中国季刊》总编提姆‧普林格莱写给编辑委员会的电邮,指剑桥大学出版社应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在剑桥大学出版社的中国网站抽走逾300篇《中国季刊》的文章及书评。

电邮中指,需要抽走的文章大部分与天安门、文革、西藏、新疆、香港及台湾等等有关。另外,需删除的文章出版日期涵盖近数月至1960年代。

普林格莱说:“剑桥大学出版社通知我们他们已经在中国网站上删除这些材料,避免整个网站在中国被关掉。根据剑桥大学出版社,其他出版社亦有相同遭遇。”

不过,普林格莱说,他曾接触其他中国研究学术期刊的编辑,未有听闻其他期刊接到这样的要求。

另外,普林格莱邮件中说,剑桥大学出版社几个月前亦收到中国当局删除过千本电子书的要求,唯当时未有包括学术期刊。


剑桥大学出版社证实事件

剑桥大学出版社向BBC中文确认,已从网页移除相关文章。

声明指:“我们可以确认我们收到从中国一个入口机关的指示,在中国移除《中国季刊》个别文章。我们接受开初的要求移除文章,确保在这个市场内的研究人员及教育界人士能使用我们出版的其他学术及教育类的材料。”

“我们现在、将来都不会主动审查我们的内容。当内容的更大可得性有风险,我们才会考虑闭屏个别文章(当我们被要求的时候)。”

“我们不会改变出版的性质,好让中国接受内容。”

剑桥大学出版社指,近期越来越多类似的要求,令出版社感到忧虑。下周北京书展时将与相关部门讨论有关事宜。

“中国与其他地区的审查问题并非短期问题,需要长期的手法。”

“思想及表达自由是我们作为出版社的信念,但剑桥大学出版社及其他国际出版社面对审查的挑战。”


测试结果

BBC中文记者实测《中国季刊》在剑桥出版社官网的搜索引擎发现,关键词“Tiananmen Square protest”(天安门广场示威)在中国国内的搜索结果为73个,中国境外为126个。

关键词 “Taiwan independence”(台湾独立) 在中国国内搜索得出328个结果,中国境外有368个。


指标性期刊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对BBC中文说:“它是研究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等,相当历史攸久及权威性很高的学术期刊。”

他形容,《中国季刊》扮演介绍有关中国最尖端的知识的角色。

TOP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1004248

面对学术界反弹 《中国季刊》300篇被删文章恢复发表

    2017年 8月 21日  BBC中文网

面对学术界压力,剑桥大学出版社在中国的网站重新发表《中国季刊》被删除300多篇文章。

在此之前,剑桥大学出版社在中国的网站删除300多篇在《中国季刊》发表的文章。不少学者表示,此次事件将会打击学术自由。《中国季刊》总编对中方做法深表关注和失望。

《中国季刊》总编提姆‧普林格莱(Tim Pringle)发表声明说,“经过与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官员会晤,《中国季刊》被告知,剑桥大学出版社打算在其中国网站立刻重新发表被删除的文章。”

他说,“《中国季刊》将继续发表文章,并采用严格的双盲同行评审机制(Double-Blind Peer Review),不考虑文章主题和敏感性。”

此前,提姆‧普林格莱发表声明表示,“我们对中国进口机构删除该季刊300多篇文章和书评深表关注和失望。我们还要指出,这一限制学术自由的做法并非孤立举措,而是在整个中国社会继续实施限制公众参与讨论空间的政策。”

由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负责出版的《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中300余篇包括六四、文革、西藏和台湾等敏感话题的文章从剑桥大学的中国网站上撤下,立即引发学术界的反弹。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经济学专家包定(Christopher Balding)日前发起请愿活动,希望剑桥大学出版社及学术界面对中国审查时,要挺身而出。至21日已有逾300人参与联署。

包定表示,在中国各大学聘用越来越多外国人之下,当局担心"这些大学在意识形态上不会遵守北京希望他们说出来的思想"。

请愿书指出,学术界相信言论自由和公开交换想法和资讯,"中国尝试对不符合其喜好的文章主题进行审查…相当令人担忧"。

请愿书表示,如果剑桥大学出版社和相关期刊,对中国政府的要求让步,学界和各大学保留反对他们的权利。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当天发表文章指出,《中国季刊》虽在国外发行,但在中国设立了一个服务器。文章作者强调西方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就必须做出适应性调整,西方媒体可以批评这些西方机构"没骨头",为中国市场的"五斗米"折腰,而不是批评中国;强调中国有关部们依法行政,无可指责。

学者反应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孙沛东在微博上说:“《中国季刊》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后者在中国设有服务器,而且跟中国有商业往来。这大概是国外一流中国研究期刊,难以抗拒这种审查要求的原因。从顶级中国研究期刊开始,接下来,我们应该会看到更多国外中国研究期刊,凡是跟中国有商业往来的,都会在"中国审查"面前脆弱不堪。”

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安南堡传播学院及社会学系教授杨国斌也在微博发文:“当代中国研究最重要的国际刊物,受到如此限制,情何以堪!闻所未闻啊。国内不是在推进当代中国研究吗?怎么推进?”

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历史系博士生韩晓明(Jonathan Henshaw)对BBC中文说:“中国闭屏网站及限制得到资讯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已经持续一段时间。限制取得论文及著作,对中国学者不公,而且对学术交流及研究有负面的影响。”

打击学术自由担忧

成名认为,事件没有令他太感到震惊。他认为,XJP要紧控知识分子,而此次事件不过是其中的一步。

“早几个月前,XJP强调就算是中国大陆的社会科学界,发表的刊物亦要以意识形态取向,服务服从中国当权者的意识形态。”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莎拉‧库克(Sarah Cook)对BBC中文说:“这明显反映当局加强对重要的学术来源的审查。”

“近年中国加强收紧学术自由,这次事件亦符合这样的潮流。”

中国政府屡屡屏蔽其视为敏感的网站,其中包括《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路透社等新闻媒体。而在上周五相关消息公布前,读者范围更小且收费较高的海外学术刊物似乎一直没有遭遇审查压力。

TOP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 ... 08212017102908.html

《中国季刊》撤文事件发酵 北大教授发起请愿300人联署
2017-08-21   RFA

英国剑桥大学的学术期刊《中国季刊》近来应中国当局要求删除了300多篇涉及六四镇压、新疆、西藏、台湾等问题的文章,引发学界批评。北京大学美中贸易关系专家包定日前发起联署行动,反对学术审查,已有超过300人联署。

负责出版《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的剑桥大学出版社日前证实,应中国要求已将涉及文革丶六四事件丶西藏丶新疆丶香港丶台湾等敏感议题的文章和书评撤下。

这一消息立即引发学术界的反弹,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经济学专家包定(Christopher Balding)日前发起请愿活动,希望剑桥大学出版社及学术界面对中国审查时,要挺身而出。至21日已有逾300人参与联署。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当天发文指,《中国季刊》虽在国外发行,但在中国大陆设立了一个服务器。作者强调西方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就必须做出适应性调整,西方媒体可以批评这些西方机构“没骨头”丶为中国市场的“五斗米”折腰,而不是批评中国;强调中国有关部们依法行政,无可指责。

曾在《中国季刊》发表文章的香港城市大学前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事件反映出中国领导层的不安全感:

“除了中国当局有一点财大气粗的感觉,国际惯例都可以不遵守了。这是对国际学术自由的不尊重,事实上也反映中国领导层的不安全的感觉。除在大学教书的人,或者读研究生的人,普通的人是不太看这些文章的,它的影响力对普罗大众来说是有限的。”

早前,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官方推特表示,删文是以免出版社整个网站遭封锁。而《中国季刊》也表示,对事件感到“深切关注和失望”,称“这项对学术自由的限制并非孤立举动,而是缩窄中国社会的公共参与和讨论的政策延伸”。

本台记者连日来尝试联系《中国季刊》及多位政治丶传播学者,但截至发稿仍未得到回覆。

河北资深媒体人朱欣欣告诉本台记者,《中国季刊》此前从未受限,而最新的发展显示中国当局干预全球学术自由的时代已经来临:

“中国政府利用软硬两手,对国外的研究机构丶大学丶专家丶学者进行控制。中共的专制黑手伸遍了全世界,不仅仅在政治上丶而且在文化上丶经济上各方面,试图进行红色帝国的扩张。”

网络上的有关讨论正在持续,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孙沛东指:“我们应该会看到更多国外中国研究期刊,凡是跟中国有商业往来的,都会在中国审查面前脆弱不堪”。此外,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副教授杨国斌也反问:“国内不是在推进当代中国研究吗?怎么推进?”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郭度

TOP

http://dangshi.people.com.cn/GB/138903/138911/11863135.html

《中国季刊》五十年来对西方学术界研究中国问题的影响

以下节选自《西方学者视野中的国外中国问题研究——访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梁怡 王爱云
2010年06月12日10:49   来源:GCD新闻网

  (《中共党史研究》授权GCD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沈大伟,英文原名David L.Shambaugh,美国著名中国问题研究专家,现为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科学和国际关系教授。目前,沈大伟教授受富布赖特项目的资助,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政治经济研究所做访问学者。2009年10月28日,北京联合大学人文社科部教授梁怡、《中共党史研究》副编审王爱云就国外中国问题研究对沈大伟进行了采访。沈大伟对很多问题发表了自己独特的观点。限于其研究视野,他的一些观点和看法具有片面性。但是从整体上看,沈大伟的介绍提供了国外研究中国问题的主要轮廓。现将访谈录整理如下,以供国内学者参考。

  一、关于国外的当代中国问题研究

  采访者:沈教授,您是当今国际公认的研究当代中国事务、中美关系、国际政治和亚太地区安全问题的权威专家。尤其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您在为美国《时代》周刊所写的一系列评论文章中,对中国问题发表了比较严谨的看法,在国际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中国国内,您接受《参考消息》、《中国社会科学报》等报刊记者的专访,对新中国60年的历史和发展发表了十分中肯的评价参见《参考消息》2009年9月17日、《中国社科报》2009年7月2日。。今天,我们想请您专门就国外中国问题研究的情况作些介绍,尤其是人们不太熟悉的欧洲、非洲、拉丁美洲的中国问题研究情况。

……

  二、关于《中国季刊》五十年来对西方学术界研究中国问题的影响

  采访者:由英国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出版的《中国季刊》,是国外中国问题研究的最权威刊物。50年来,《中国季刊》始终被认为是一份忠实记录20世纪中国历史、出版及时、信息量大、反映和研究广泛领域的优秀刊物。其中的大事记和文献汇编累积起来就是一部非常有价值的、60年代以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史料;大量的书评和书目涉及中国研究的各个领域,也成为非常有价值的信息资料来源。1991年至1996年您担任《中国季刊》的主编,对《中国季刊》的创立、宗旨、特点等肯定有深入的了解。所以请您谈一谈《中国季刊》的概况。

  沈大伟:好的,我先介绍一下中国季刊的情况。

  《中国季刊》1960年在伦敦创办。这个刊物原来不是在伦敦大学的东方研究学院,而是在英国国际关系研究所。《中国季刊》是在自由文化基金会自由文化基金会成立于1950年,1967年解散,鼎盛时期在35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包括“自由文化美国委员会”,雇有数十位全职工作人员,拥有自己的新闻社,出版20多种显赫刊物,经常举办艺术展览,组织高规格的国际会议,并为音乐家、艺术家颁奖等。表面看来,“自由文化基金会”是一个争取文化自由的组织,实际上其幕后操纵者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可以说是文化冷战的一个组成部分。的资助下建立起来的。我们现在知道这个基金会跟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有关系,但是当时并不知道。因为当时这个基金会主要是进行反对苏联的宣传工作,他们的总部在法国巴黎,和许多西欧的杂志、无线电广播一起进行反苏联的宣传活动,同时也给东欧和苏联的老百姓提供一些比较客观的情报和信息。他们的主要对象是苏联、东欧,而不是中国。到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GCD政权日益稳固,西方已难以回避如何与共产党中国打交道的现实问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逐步认识到中国问题的特殊重要性,从而形成了对中国大陆及台湾地区的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诸方面的多学科综合性研究高潮,在研究队伍、机构、经费、资料、成果等方面出现了质的飞跃,而且总体上越来越倾向于科学地重新认识中国,并逐渐形成一门区别于传统汉学的新学科——国外当代中国学。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他们决定投少量的资金办一个研究当代中国问题的杂志。他们聘请了当时还不太知名的中国问题研究学者罗德里克·麦克法夸尔,中文名字马若德,著名中国当代史学家、哈佛大学终身教授、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委员。1955年获哈佛大学远东区域研究硕士学位,1958年至1968年担任《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主编,是该刊的创办人之一。1974年至1979年任英国议会下院议员。此后,进入哈佛大学,先后出任文理学院政府系主任、勒鲁瓦·威廉姆斯历史和政治学讲席教授,两次担任享誉国际学术界的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主任。麦克法夸尔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当代史的研究,先后出版了多部有国际影响力的著作。

  如1960年《百花运动与中国的知识分子》、1961年《中苏争端》、1966年《毛统治下的中国》、1972年《中美关系(1949—1971》、1972年《紫禁城》、 1974至1997年《文化大革命的起源》(3卷本)、1987年至1991年《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14、15卷)、1989年《毛主席的秘密讲话》、1991年《当代中国四十年》、 1993年《中国政治:1949—1989》、1997年《中国政治:毛泽东与邓小平时代》、1999年《中国后毛泽东时代改革的悖论》、2004年《中国政治》、2006年《毛泽东的最后革命》。任主编创办这份刊物。之所以选中麦克法夸尔作主编,一是因为麦克法夸尔于1958年受自由文化基金会委托,在美国编写了一本文献纪录——《百花运动与中国的知识分子》,双方有过合作经历;二是在当时的英国,中国研究的圈子非常狭小,麦克法夸尔刚刚崭露头脚,是合适人选。1960年3月,《中国季刊》正式出版,它是国外第一份专门研究当代中国的学术刊物。《中国季刊》这个名字当时是由麦克法夸尔决定的。到60年代末,自由文化基金会解散后,《中国季刊》正式移交给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同时麦克法夸尔辞去了主编职务。至此,《中国季刊》正式并入伦敦大学。

  1995年5月12日,为庆祝该刊创办35周年,《中国季刊》在英国伦敦的东方与非洲研究院举行题为“中国、中国研究与《中国季刊》”的研讨会。麦克法夸尔等曾经担任《中国季刊》主编的著名学者在会上发表了演讲,他们回顾了各自在担任该刊主编时的经历和感受,并对中国问题研究的历史和现状发表较深刻的评论。我在会上作了题为《与变化的中国同步:〈中国季刊〉的35年》的报告David Shambaugh,“Keeping Pace with a Changing China: The China Quarterly at 35”,The China Quarterly, Volume 143, September 1995。,对《中国季刊》35年来的总体情况作了比较详细的介绍。

  采访者:《中国季刊》在办刊过程中是否受到政治形势的影响或者是政府方面的制约?

  沈大伟:我担任主编时,《中国季刊》没有受到政治上或者政府的影响。《中国季刊》的用稿都由编辑部来决定,而且主编也不能随便决定哪篇文章发表。我任主编时通常由三四个人共同审核,之后再让学者自己修改一下,一般来说我们不作修改,可以让作者多次修改,编辑和作者的联系非常密切。稿子的选用是纯学术性的,不会轻易受到政治上的影响。编辑部可以决定哪些文章可以发表,我任主编时在每年收到的130篇左右的稿件中,只有20%至25%的文章被选用,80%的文章未被选用。

  《中国季刊》完全不受政府的影响,有的时候《中国季刊》的文章对政府会有影响,因为官方通过《中国季刊》可以了解更多的关于中国的情况。《中国季刊》虽然是一份学术刊物,但只有50%的订阅者是搞学术的(包括个人和图书馆),还有 50%的订阅者来自学术圈之外。中国的改革开放,使世界对中国和中国市场的兴趣与日俱增。因此,不仅从事中国研究的学术界人士订阅《中国季刊》,许多在华的新闻记者、外交官和外国的政府官员、智囊人员以及各国从事国际商务、国际银行、国际法的人士也阅读该刊。甚至情报机构,例如美国中央情报局等机构都经常看《中国季刊》,所以说《中国季刊》的内容对政府有影响。对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有影响,澳大利亚、印度、日本等许多国家政府也看《中国季刊》。


  采访者:请您再对《中国季刊》50年来在国际学术界的影响作一评价。

  沈大伟:《中国季刊》一直是对研究中国革命和1949年后中国社会和政治的学者们最具影响力的期刊。尤其是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中国季刊》在西方学术界占有垄断性的地位。事实上,中国研究领域的每一个人都向往着在《中国季刊》杂志上发表学术文章。在《中国季刊》上发表的文章在世界范围内都会产生影响,甚至能够左右国际上关于中国研究的发展方向和舆论观点。因此,虽然《中国季刊》仅是一份地区研究性的刊物,却在学术界和其他领域赢得声誉,成为世界上各种报刊和文章引用得最广泛的刊物之一。《经济学家》《国际先驱论坛报》《亚洲华尔街杂志》《南华早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等报刊经常摘引其中的内容。在中国国内,它也成为各种研究国外对华评论刊物的权威性信息源之一。而且多年来,学术界激烈的学术讨论和争鸣,大多是由《中国季刊》发起的,推动了西方当代中国研究的深入发展。

  《中国季刊》在当代中国学术研究中的垄断地位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才被打破,世界其他关于中国问题研究的杂志逐渐占有一定的地位。如《澳大利亚中国事务杂志》(Australian Journal of Chinese Affairs),美国的《当代中国研究》(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荷兰的《中国信息》(China Information)、德国的《神州展望》(China Perspective)等。所以说全世界的中国问题研究是一个市场,是有竞争性的。《当代中国研究》和《中国研究》都非常不错,他们也都有自己的特点。《中国研究》刊载的文章主要是关于社会方面、理论方面,内容比较抽象,书评比较多,但是每年只出版两次。《当代中国研究》是一个季刊,特点是综合性强,包括政治、经济、外交等方面,也有书评,我个人比较喜欢《当代中国研究》。德国的《神州展望》也不错,现在越来越重要,三年以前的改版很好,现在还不错。荷兰的《中国信息》杂志发行量太少,速度也太慢,少有人看。

  采访者:中国国内学者怎样才能在中国季刊上发表文章?

  沈大伟:中国国内学者很少在《中国季刊》和其他的国外杂志上发表文章。你们可以写任何方面的文章,选题方面没有什么限制。国外的学者尤其对中国国内研究党史、国史的概况感兴趣,一直以来国外对中国国内的相关研究学者、研究对象都不太了解,欢迎中国国内的学者向《中国季刊》提交这方面文章,当然需要是英文的。

TOP

立场新闻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 ... %E6%94%BB%E6%93%8A/

劍橋《中國季刊》被施壓撤文 主編:中國對學術自由的新攻擊

2017/8/22 — 18:54   立场新闻

劍橋大學出版社早前應中國國家出版廣電總局要求,抽走300多篇學術期刊《中國季刊》的文章,但在學術界反對之下,劍橋昨晚終決定復刊。《中國季刊》主編Tim Pringle周一撰文指,今次事件是中國當局對學術自由新的攻擊,而今次抽起文章一事,更史無前例地影響到國際機構,他認為事件或許是中國審查機關的過度監管所致。

Tim Pringle周一(21日)於英國《衛報》以「中國企圖阻止我期刊的文章出版,是對學術自由新的攻擊」為題撰文,指劍橋大學出版社應中國入口商要求,於《中國季刊》抽走一些文章,引起國際公憤,顯示學術自由仍是全球學者絕對的核心關注。

Tim Pringle指,他曾於周一早上見過劍橋大學出版社人員,表示出版社抽走中國網站的315篇文章,應盡快重新上載,《中國季刊》沒理由同意抽走文章。對於劍橋大學出版社最終撤銷抽走文章的決定,他感到高興。

他自言,作為一個研究了中國勞資關係20年的研究員,可能或不可能發生之間的界線經常會變來變去,他早已變得習以為常。

他回顧,在本世紀千禧年代,中國開始開放,研究的公眾參與擴展開始增加,國際和中國大學開始建立合作關係,但中國的工作伙伴仍面對很多限制,而有研究新疆、西藏、人權和89天安門事件等敏感議題的非中國學者,亦曾被拒發簽證,或被阻止進行實地考察。

不過,上一個時代雖相對開放,但對那些超越了黨定下的紅線的,仍會面對針對性的打壓,上月在幽禁中病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就是一例。

對學術自由新限制的證據 始於2012年習近平管治下

Tim Pringle分析,學術交流機會增多,其中一個重要結果是資料的獲得,當中能夠獲得和閱讀中文資料的非中國人數目已增加,而可以接觸到非中文資料的中國人亦激增,這有利於中國的研究。

今次抽起文章一事,或許是中國審查機關的監管過度所致,但他擔心,這同樣反映威權政府意圖排除外界聲音的結果。

重申《中國季刊》出版標準不變

他重申,《中國季刊》的出版標準,包括對學術的嚴謹和對新知識的貢獻,將不會改變,任何政府的政治敏感因素,都不會是他們刊登時會考慮的。作為編輯,他會更努力使文章可以盡可能廣傳。

他指,今次獲重新上載的文章,都是經過嚴格的雙盲的(double-blind)同行評審,亦代表對中國新知識的最好貢獻,有些作者更是全球知名或新的學者。他認為,能獲取這些研究,能大大豐富中國的學術成就,而中國學術界的回應,亦同樣可豐富到中國以外的學術。

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在國際學術界有重要地位的《中國季刊》,早前應中國國家出版廣電總局要求,抽走300多篇與天安門、文革、西藏、新疆、香港及台灣等有關文章,不少學者批評此舉打擊學術自由。

面對學術界壓力,劍橋大學出版社在中國的網站重新發表《中國季刊》被刪除300多篇文章。而Tim Pringle亦發表聲明稱,「經過與劍橋大學出版社的官員會晤,《中國季刊》被告知,劍橋大學出版社打算在其中國網站立刻重新發表被刪除的文章。」

TOP

https://www.thestandnews.com/int ... %E8%81%B2%E6%98%8E/

高教公民 Progressive Scholars Group
「高教公民」是新時代的行動組織,以「學術自主、公民自強」為使命,旨在團結不同院校、不同世代、不同職級的香港學者,並連結各專業界別和民間團體,共同為香港前途奮鬥!

堅守學術自由 抵抗政治審查 — 就《中國季刊》刪除文章事件的聲明

2017/8/19 — 22:59  立场新闻

【堅守學術自由 抵抗政治審查】
【Preserving academic freedom, resisting political censorship】

高教公民 就《中國季刊》刪除文章事件的聲明
Statement by Progressive Scholars Group over the removal of individual articles from China Quarterly

我們關注到劍橋大學出版社遵從中國當局指令,將旗下著名學術期刊《中國季刊》300多篇文章從其中國網站上刪除,而文章多數關於天安門、文革、西藏、新疆、台灣和香港。就今次事件,「高教公民」有以下回應:
We notice that th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UP) has, at the request of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pulled over 300 articles and book reviews on its China site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its prestigious journal China Quarterly (CQ). The articles removed are mostly related to Tiananmen, Cultural Revolution, Tibet, Xinjiang, Taiwan and Hong Kong. Regarding to this incident, the “Progressive Scholars Group” has the following responses:

1. 我們擔心,今次事件反映中國政府正嘗試干預境外地區的學術自由,而事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又或者是更大規模政治審查的序幕。
We worry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trying to intervene the academic freedom of territories outside its jurisdiction. This incident may be just the tip of the iceberg or it is the beginning of a larger scale of political censorship.

2. 我們要求,全球各地學術出版社必須堅守學術自由,並拒絕屈從於中國政府的施壓。學術出版社應該是學術自由的堡壘,不應輕易在政治和巿場壓力之下放棄原則。
We urge academic publishers around the world to preserve academic freedom and refuse to bend to the pressure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cademic publishers should be the defenders of academic freedom and they should not lightly give up such a principle.

3. 我們呼籲,全球各地學者團結起來,共同抵抗任何形式的政治審查。
We call on all scholars around the world to stand firm and join hands for resisting all forms of political censorship.

學術自由是現代文明的基石。讓我們團結一起,守護這個我們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
Academic freedom is the cornerstone of modern civilization. Let’s work together to preserve this core value that we treasure.


▋延伸閱讀 Further reading

蘋果日報 | 華施壓《中國季刊》刪300篇文
https://goo.gl/jUbXQ9

Quartz | Forced to comply or shut dow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s China Quarterly removes 300 articles in China https://goo.gl/AwSWNw

劍橋大學出版社聲明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s statement https://goo.gl/WQ4J2n

《中國季刊》聲明 | China Quarterly’s statement https://goo.gl/88imSj

被刪除的300多篇文章一覽表 | List of blocked articles https://goo.gl/frsmr5



(原刊高教公民FB http://bit.ly/2vNjBul

TOP

https://www.thestandnews.com/int ... %E6%96%87%E7%AB%A0/

劍橋知名期刊《中國季刊》 遭北京施壓 大陸網站刪300多篇涉港台藏、文革等文章

2017/8/19 — 9:37 立场新闻

BBC報道,研究中國的學術圈近日流出消息,指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在國際學術界有重要地位的《中國季刊》,其在中國的網站已刪除300多篇文章。不少學者表示,此次事件將會打擊學術自由。BBC引述《中國季刊》總編對中方做法深表關注和失望。

社交媒體近日流傳一封由《中國季刊》總編Tim Pringle寫給編輯委員會的電郵(下圖),指劍橋大學出版社應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要求,在劍橋大學出版社的中國網站抽走逾300篇《中國季刊》的文章及書評。

電郵中指,需要抽走的文章大部分與天安門、文革、西藏、新疆、香港及台灣等等有關。另外,需刪除的文章出版日期涵蓋近數月至1960年代。

Tim Pringle在電郵中說:「劍橋大學出版社通知我們他們已經在中國網站上刪除這些材料,避免整個網站在中國被關掉。根據劍橋大學出版社,其他出版社亦有相同遭遇。」不過他說,他曾接觸其他中國研究學術期刊的編輯,未有聽聞其他期刊接到這樣的要求。

Tim Pringle又指,劍橋大學出版社幾個月前亦收到中國當局刪除過千本電子書的要求,唯當時未有包括學術期刊。



BBC中文網站報道,《中國季刊》總編Tim Pringle電郵給BBC中文的一項聲明表示,「我們對中國進口機構刪除該季刊300多篇文章和書評深表關注和失望。我們還要指出,這一限制學術自由的做法並非孤立舉措,而是在整個中國社會繼續實施限制公眾參與討論空間的政策。」

聲明強調,「《中國季刊》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中國研究期刊。該刊發表的文章都採用嚴格的雙盲同行評審機制(Double-Blind Peer Review),具有最高的國際水平。來自全世界學術機構的學者選擇在《中國季刊》上發表文章,就是因為我們具有高標凖和很大影響力。目前,中國大陸學者投稿的數量迅速增加,我們能反映中國這項」走出去「的政策感到特別高興。」

聲明指出,「《中國季刊》優先考慮的是其作者和讀者以及維護學術界學術自由的責任。因此,我們將努力確保刊登在該期刊上的文章獲得盡可能多的讀者。不論任何主題,我們都將繼續努力,維護我們的學術水平,保持我們的影響力。」

劍橋大學出版社向BBC中文確認,已從網頁移除相關文章。

BBC引述劍橋聲明:「我們可以確認我們收到從中國一個入口機關的指示,在中國移除《中國季刊》個別文章。我們接受開初的要求移除文章,確保在這個市場內的研究人員及教育界人士能使用我們出版的其他學術及教育類的材料。」

「我們現在、將來都不會主動審查我們的內容。當內容的更大可得性有風險,我們才會考慮閉屏個別文章(當我們被要求的時候)。」

「我們不會改變出版的性質,好讓中國接受內容。」

劍橋大學出版社指,近期越來越多類似的要求,令出版社感到憂慮。下周北京書展時將與相關部門討論有關事宜。

「中國與其他地區的審查問題並非短期問題,需要長期的手法。」

「思想及表達自由是我們作為出版社的信念,但劍橋大學出版社及其他國際出版社面對審查的挑戰。」

TOP

RFI http://cn.rfi.fr/%E4%B8%AD%E5%9B ... 3%E5%A4%B1%E6%9C%9B

《中国季刊》主编:对中国审查下架文章感忧心失望
作者 法广 发表时间 20-08-2017 更改时间 20-08-2017 发表时间 00:49

剑桥大学出版社旗下的《中国季刊》周五(8月19号)承认应中国广电局要求将300多篇被“敏感题材”文章下架后,该刊物主编普林格尔晚间在回覆台湾中央社记者询问的声明中表示,《中国季刊》对于超过300篇文章和评论遭到中国当局审查而下架,感到深刻忧心及失望。

中央社报道,普林格尔表示:“我们也注意到,学术自由遭到箝制并非单一动作,中国当局的政策让中国社会的大众参与及讨论空间越来越狭窄。”

普林格尔还说,《中国季刊》是全球领先的研究中国领域期刊,刊登文章遵守严格且双向匿名审查机制,在国际处于最高地位。全球学者选择在《中国季刊》发表文章,就是基于《中国季刊》的高标准及高度影响力。《中国季刊》一直以来也特别乐见中国的“走出去战略”,有越来越多中国学者向期刊投书。

普林格尔表示,《中国季刊》最重视的是作者及读者,有责任维护学术界的学术自由。因此,《中国季刊》将继续努力,确保期刊上刊登的文章能让尽量多的读者阅读,也会努力捍卫学术标准,维持期刊的影响力,无论文章主题为何。

《中国季刊》提供的遭下架期刊目录长达51页,当中有37篇期刊标题提到台湾,另有27篇期刊标题提到“天安门”,提到“西藏”的更多达57篇。

剑桥出版社也周五也发表声明,表示剑桥大学出版社现在、未来都不会主动审查内容,只有当被要求且可能危及所有文章都被封锁时,才会考虑撤下个别文章。

中央社报道指出,部分学者忧心,中国国家主席XJP对于异议分子的打压日益严重,《中国季刊》被审查下架,可能只是大规模学术扫荡的前哨战。

也有学者指责剑桥出版社,因为中国是重大市场而妥协接受审查。

中央社报道指,剑桥出版社去年营收3亿600万英镑,有一套在大陆发行译名为《剑桥国际少儿英语》童书大受欢迎,过去8年在中国就卖了300万册。

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CUP)成立于1534年,是仅次于牛津大学出版社的第2大大学出版社、世界上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出版社之一,甚至还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特许印刷单位。

《中国季刊》创办在1960年,由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主办,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是研究中国领域声望最高的期刊之一,内容涵盖近代中国和台湾,是相关研究的重要刊物。

英媒:曾接受WJB女儿基金会巨款

另据中央社报道,英国《每日电讯报》2014年6月引述据北京消息人士表示,中华教育基金会(The Chong Hua Foundation)曾向剑桥大学提供370万英镑的教育捐款用以设立教授职位。报导指出,这个基金会当时实际上是由WJB的女儿温如春掌控。而温如春当时在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担任要职,同时也曾是现任剑桥大学教授诺兰(Peter Nolan)学生。

据报导,温如春透过捐款方式,以换取诺兰担任剑桥中国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剑桥大学当时表示,报导所提及的私营慈善机构与中国政府之间没有关联。

这起事件当时在英国社会引发广泛质疑,担心大学教育独立性受损。3年过后,剑桥大学再度发生受中国政府干预英国学术的事件,不同的是,这次事件获校方证实。

TOP

http://view.k618.cn/sp/201708/t20170821_12481136.htm

《中国季刊》的敏感文章被屏蔽刍议
2017-08-21 11:14:06 来源:环球网

西方媒体近日报道了网络上流传的一封英国《中国季刊》总编辑提姆·普林格莱的电邮,该电邮说,剑桥大学出版社应中国政府相关部门的要求,删除了该出版社中国网站上《中国季刊》的300多篇文章,它们大多与天安门、文革,以及“藏独”等分裂主义有关。剑桥大学的解释是,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整个网站在中国被屏蔽。

  《中国季刊》被一些媒体称为海外研究中国问题的顶级学术刊物,但该杂志文章读的人并不多。那些媒体借此攻击中国“加强审查制度”。

  对外电的这些报道,中方目前没有回应,因此很难进一步核实。仅就BBC的报道来说,从不同角度看这件事,会有不同结论。

  比如,既然《中国季刊》的读者范围很窄,那么剑桥出版社在其中国网站上撤掉一些文章,所产生的影响也应很小。着力报道此事的西方媒体,它们对这些本应不受关注事件的敏感程度看来不比中国相关部门低。

  另外,中国有维护网络安全的多个法规,《中国季刊》在国外发行,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剑桥大学出版社本来也可尽享英国法律所赋予它的出版自由,但外电报道说它在中国设立了一个服务器,希望开发中国市场,这样一来,它就与中国法律产生纠葛。中国有关部门提出的要求只要依据的是相关法律,就没什么可指摘的。

  中国屏蔽了境外互联网上一些对中国社会来说有害的信息,这样做是为了中国的社会安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至于这种屏蔽是否对中国也有不利的一面,这也是我们该操心的。中国会不断总结经验,把握对外开放和阻止外部有害信息渗透之间的最佳平衡,从而实现自己稳健、可持续的进步。

  西方各种机构可以在这方面很自由地进行选择。它们可以不喜欢中国的做法,并且不与我们接触。正所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如果它们全对,中国全错,时间会最终惩罚中国,同时成全它们对先进的保持。

  如果它们认为中国互联网市场很重要,进入这个市场是无论如何也要做的,那它们就需要尊重中国法规,“削足适履”也得干。现在的问题好像是,一些西方机构愿意为进入中国市场做出适应性调整,而另一些人和力量则为看到这些很不高兴。

  但这应当是它们彼此之间的官司,它们此方可以骂彼方“没骨头”,为中国市场的“五斗米”折腰。彼方也可以回应此方“站着说话不腰疼”等等。但最可笑的是,西方有一些人不是骂另一些人“没骨头”,而是骂中国“强势”,为中国的法规能迫使一些西方机构尊重中国的规定而忿忿不平。

  其实这部分西方人是最蠢的,他们连这个世界上的基本法则都不了解,却以为自己又聪明又讲道义,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可笑。

  西方的价值观和西方的利益长期处在人类社会的中心位置,这是西方的超强实力所造就的规则。这根本就不是道义,而是强权。如今中国强大起来,有了维护自己利益的能力,我们当然会采取相关行动。请注意,中国互联网法规都是自保型的,而不具有对西方的进攻性。我们连自我保护的权利都没有,一些西方人从过去几百年遗传来的习惯是不是该变变了?

  《中国季刊》的资料库有几篇读者不多的文章,以及那几篇文章后来在中国互联网上找不到了,都非大事。然而不错,往大了说,它们触及了双方各自在意的原则。那么谁的原则更契合这个时代,这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而是力量的博弈。时间会最终裁定谁对谁错的。

作者:环球时报 编辑:陈戈辉

TOP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 ... -to-chinas-censors/

学界谴责请愿,剑桥大学出版社收回撤稿决定
储百亮 2017年8月22日

北京——全球顶尖的学术出版商之一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周一突然撤回了对一份关于当代中国的主要刊物进行审查的决定;此前,该出版社曾同意从其中国网站上撤除一些得罪该国政府的论文,引发了学术界的谴责。

剑桥大学出版社上周表示,它遵从了一家中国的出版物进口机构的要求,从在中国可以读到的《中国季刊》(China Quarterly)网络版撤除了315篇论文。

学术界批评,这一决定是审查活动对国际学术研究的入侵,令人不安,中国政府日益积极地在这个领域推动其观念,阻拦那些忤逆其意的研究。

学界的压力发挥了作用。

《中国季刊》的主编提姆‧普林格尔(Tim Pringle)在Twitter上表示,该出版社“打算立即恢复之前从中国的网站上撤下的文章”。普林格尔教授说,这一决定是在遭遇“全球学术界和其他领域无可非议的强烈反应之后”做出的。

普林格尔在伦敦接受了电话采访,他说,剑桥大学出版社也会免费让大家看这些恢复的论文,不再收取高额的一次性阅读费用。

普林格尔教授说:“把学术自由带给需要它的地方,这比经济考量更重要。”

剑桥大学出版社在一份网络声明中说,他们移除文件的决定是暂时的,与那家出版进口商之间预定的谈判尚未进行。

声明说:“剑桥大学的工作就是建立在学术自由的基础之上的,为了维护这个原则,学校的学术领导层和出版社已同意恢复屏蔽的内容,立即生效。”

然而,现在这家出版社可能不得不为中国审查机构的潜在反弹做好准备,对方不太可能对公众的指责和事情的逆转感到高兴。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所说的那315篇冒犯了官方敏感性的学术文章现在是否还会,或将如何面临审查。

"如果中国把事情的逆转当成一个面子问题,或者是在挑战它之类的,那么我认为,这件事会闹大,剑桥大学出版社接下来将在中国面临更多的问题,”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学者、《中国季刊》执行委员会成员乔纳森·苏利文(Jonathan Sullivan)说。“逆转对于中国学界,对于我们这个领域的诚实和正直来说是非常可喜的事情,但‘胜利’的程度很有限。”

《中国季刊》长期以来都是世界上最具声望的现代中国研究刊物之一。中国学者或华裔学者在该刊上发表的作品日益增多。最新一期刊登了关于新闻教育界思潮和香港政治紧张局势的论文。

但是,中国一家出版物的进口管理经营机构对剑桥大学出版社说,需要删除关于香港、西藏、新疆、文化大革命和1989镇压学生主导的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等主题的论文和书评。

起初,剑桥大学出版社打算遵行这个要求。

上周,该出版社在网上发表声明:“我们遵行了删除文章的初始要求,确保在这个市场内的研究人员及教育界人士能使用我们出版的其他学术及教育类的材料。”

一些学者谴责了这个决定,还发起了一份请愿书,号召大家抵制这家出版社,除非它改变决定。

“作为学者,我们认为应该在所有议题上自由和公开地交流想法和信息,而不仅仅是我们赞同的那些,”请愿书说,该活动的发起者是深圳的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的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对世界各地的学者和大学来说,中国正试图将审查行为推广到不符合其叙事的话题上,这令人不安。”

鲍尔丁教授周一接受采访时说,他对剑桥大学出版社的最新决定表示欢迎,但研究和出版工作仍有可能屈服于来自中国的政治或经济压力。

“希望这将促使更多的人思考如何行之有效地与中国打交道,”鲍尔丁教授说。“继续默许下去不是办法。”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