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工会来华,部长赴美

工会来华,部长赴美



继2005年8月在北京举行的首次中美战略对话之后,2007年5月22日和23日,中美第二次战略对话在美国华盛顿召开。此次会议可谓盛况空前,中方主要代表有国务院副总理吴仪,财政部长金人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科技部部长万钢,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卫生部部长高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海关总署署长牟新生,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局长李长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周生贤,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局长杨元元,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明康,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尚福林,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吴定富,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外交部副部长张业遂,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张晓强,科技部副部长尚勇,财政部副部长李勇,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商务部副部长马秀红,国家旅游局局长邵琪伟,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张穹,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财政部部长助理朱光耀。美方主要代表为,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农业部长迈克·约翰斯,商务部长卡洛斯·古铁雷斯,劳工部长赵小兰,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迈克尔·莱维特,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阿方索·杰克逊,运输部长玛丽·彼得斯,能源部长塞缪尔·博德曼,贸易代表苏珊·施瓦布,环境保护署署长斯蒂芬·约翰逊,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蒂芬·哈德利,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艾兰·哈伯德,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爱德华·拉齐尔,环境质量委员会主席詹姆斯·康诺顿,副国务卿约翰·内格罗蓬特,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本·伯南克,进出口银行董事长兼行长詹姆斯·兰布赖特,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德博拉·普拉特·马约拉斯,美国驻华大使雷德。从会后发布的信息来看,这些人工作效率都很高,谁也没闲着。
在这次战略对话之前,美国政界对中国的不满已经积累到了相当程度。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美国人自然也与其它所有国家一样,在获益的同时受到了损失。主要是产业转移,以及由此而来的失业,这个问题的具体表现就是与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而以美国人特有的简单化的方式理解之后,也就是人民币汇率问题。自从民主党去年掌控了美国国会之后,美国国会内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就一直在升温。2006年美国贸易逆差达到7653亿美元,其中与中国的逆差达到2325亿美元,是美国整体贸易逆差的三分之一。预计美中贸易逆差在今年还会超过去年。美国大选年马上又将到来,按照惯例,这个时候也应该就是美国形形色色的政客们不约而同表达对中国的强硬立场的时候。政客们总是希望自己N个代表,哪个国家都一样,除了代表从对华贸易中得到好处的那些人,当然也要代表那些没得到好处甚至遭受损失的人。事实上,就在这次战略对话之前,美国人就已经放出风来,如果中国不能做出些有效的举措,美国国内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会更加高涨,这对中国没什么好处。一些议员也在酝酿着一些针对中国的议案,一旦中国没有做出承诺削减美中巨额贸易赤字,加快人民币升值的步伐,这些国会议员将推出惩罚和报复性的贸易保护法案。
在这种背景下,双方都紧锣密鼓的做着各种准备工作。吴仪在5月17日出版的《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大谈了美国在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中得到的利益。在过去28年的时间里,美国在华投资超过5万2千多个,总额达547亿美元,2005年美国企业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611亿美元。美国的400到800万个工作机会同对华贸易密切相关,1996年至2005年为美国的金融、经销和服务业创造了1500万个新职位。廉价的中国商品过去10年为美国消费者节约了6千亿美元,仅2004年就节约了1千亿美元。在美国报纸上发表文章,对中国政府官员来说,是非常罕见的事情。行前不久,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自2007 年5月21日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由千分之三扩大至千分之五。同时,为了抚平美国人受伤的心灵,还随团带了一个326亿美元的采购单,而且采购项目多来自于传统反华情绪高涨的几个洲。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科马克在5月21日的例行记者会中表示,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将参加会议,国务卿赖斯将在星期二(5月22日)晚上在国务院的佛兰克林厅以晚宴接待中国代表团。这次对话美方的主角虽然是财政部长保尔森与他的班底,但赖斯也会向中方提起重要的政治议题。 麦科马克说:“在国务院方面,国务卿赖斯将会抓住这个机会,提起一些重要的、美国正在跟中国合作的政治议题,包括伊朗、北韩以及苏丹等问题。” 另外,包括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鲍卡斯以及共和党资深议员格拉斯利等20多位两党议员,在第二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召开前夕写信给吴仪,敦促中国政府采取行动,平衡美中经贸关系的发展。信中敦促中方增加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弹性、在知识产权的保护上达成具体进展、完全履行世界贸易组织下的义务,包括开放市场等等、解除对美国牛肉进口的限制以及削减环境保护产品的关税障碍。
在给中国方面以压力的同时,政客们当然也不会忘了自己的同胞。在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即将在华盛顿举行的前夕,计划角逐2008年民主党总统提名的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克里斯多弗.多德(Christopher Dodd)和首席共和党人理查德.谢尔比(Richard Shelby)致函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强调中国必需通过对话和行动取消其不公平的贸易政策。“长久以来,中国不公平的汇率和市场准入政策伤害到美国企业和工人的竞争态势。”多德和谢尔比对保尔森说:“我们希望你利用财政部所有可使用的工具,消除中国通过汇率和歧视性的市场准入政策取得的贸易优势。如果你认为财政部现有的权力无法有效去除这些不公平的贸易措施,我们希望你能和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协商,研究我们可以采取那些必要立法,确保美国企业和工人能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在此之前,美国国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查尔斯.兰格尔(Charles Rangel)和筹款委员会贸易小组委员会主席桑德.莱文(Sander Levin)等42名民主共和两党议员上星期四联合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呼吁,要求贸易代表办公室采取强有力的行动,终止中国继续低估人民币汇率的行为。筹款委员会主席兰格尔说:“长久以来,我们目睹中国以美国工人、农人和企业为代价,操纵人民币汇率。只说不做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终止这个伤害美国企业并导致美中巨大贸易赤字的不公平贸易行为。”保尔森曾经是美国投资银行高盛公司董事长,同中国有长期的经济交往,有来自国会的指责,说他对中国太软弱,还说他的投资银行背景使他在同中国打交道中过于考虑华尔街的利益。他需要这次峰会取得成果来缓解自己的政治压力。所以在头一天的开幕式上,保尔森强调美国人“缺乏耐心”。
看起来,双方的分歧不小。在22日的开幕式上,吴仪强调,经贸问题只有依据经济规律才能正确地把握和处理,绝对不能把经贸问题政治化。经贸问题政治化不仅于事无补,而且将使问题复杂化,不仅损害中美经贸关系,甚至对中美整体关系的发展都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此外,吴仪还说美国的出口控制政策限制了美国高科技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但是,美国人是不信邪的,这样的恫吓对美国人来说,当然是没什么杀伤力。况且,谈起经济规律,中国人只能作美国人的学生,要知道大部分时下流行的经济学,原产地都是美国。美国人说得很明白,中国低估人民币汇率并限制市场准入,使美国产业遭遇不正当竞争,利益受到损害。即使经济规律不是政治问题,不正当竞争总不能等闲视之。可是你有办法让美国人相信人民币汇率没有低估、市场开放程度已经很高吗?美国人是现实主义者,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空话起不了一点作用。
在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中,美国人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从贸易中直接获利的,是零售商、中间商、进口商、物流服务业、一些高科技企业和农业部门,主要是大豆和棉花。在金融领域获利得就更多一些,特别是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给金融资本提供了诱人的前景。这些人是美中关系中的亲华派,他们要么在中国拥有巨大利益,要么拥有巨大潜在利益,他们不想看到美中关系恶化。而在美中经济关系中利益受到损害的,则是普通制造业、家电业、纺织业、玩具、皮革、家具等等行业,主要是日用品和五金产品,而这些产品,美国货曾经非常受欢迎过,虽然那个年代已经有些久远。这些人是对华关系中的强硬派。而不论亲华派还是强硬派,在一点上都是相同的,就是都希望中国能做出更多的让步。一向嗅觉灵敏、善于走钢丝、敢于对一切情况发表评论的美国政客们,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能放心大胆的够鼓噪起对华强硬的大合唱。
面对如此巨大的贸易顺差,中国政府一直在信誓旦旦的保证要减少顺差,要扩大进口,但收效甚微。不要说美国人,换成谁,都早就不耐烦了。面对着如潮水一般充斥整个地球的“中国制造”,面临着灭顶之灾的美国产业资本只有三条路走,一是生产中国需要进口的产品,二是把产业转移到中国或者其它发展中国家,三就是生产中国生产不了的产品,在消费品领域,主要就是奢侈品。北卡罗来纳州商务部国际贸易局长坎宁安对该州衰落的家具产业建议到,“如何去应对这种大量低廉产品充斥美国市场的现状呢?我的回答是,‘走高精尖’的发展路线。我们的顾客经常需要非常高端的产品,以餐桌为例,手工制作的餐桌的价格可高达1万5千美元。” 同时,也不要忘记,中国是世界上重要的奢侈品消费市场。马克思说过,资本家都把别人的工人看作消费者,希望别的资本家雇佣的工人消费得越多越好,而同时希望自己的工人越节俭越好。资本家们之间的这种矛盾是难以调和的。中国的产品成功的以低廉价格征服世界,把美国人变成自己的消费者,这正是以本国工人的极端节俭为前提的,这种节俭的表现就是有大量的剩余产品可供出口,这种节俭的本质就是工人工资的极端低下。
关于中国工人收入过低、劳动缺乏保障、工作环境恶劣以及非法用工的现象,长期以来也一直是美国人重点攻击的话题。在美国人看来,劳动成本过低也是不正当竞争的重要内容。我们注意到此次对话,中方代表中有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美方代表中有劳工部长赵小兰,那么关于劳工保障方面的内容一定也是话题之一。但是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双方公布的会谈成果中,并无关于劳工问题的任何内容。详情暂时还不得而知,不过,似乎可以这么认为,在美国官方看来,对这个话题谈得太多并非明智。因为如果中国对提高劳动收入做出某种承诺,美资在华企业和其它企业一样,要受到影响。
同样重视中美经济关系的,除了中美官方,还有美国工会。随着全球化的进程,和很多发达国家一样,由于资本流向发展中国家,美国失去了很多工作岗位。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不久前公布的一份报告说,美国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导致六年来美国净工作流失达180万。对此,美国官方一致采取了低调的处理方式,用典型美国式的乐观主义精神给工人们打气。当然了,限制资本流出,是谁都不敢提的事情,想都不能想。美国工会方面也认为,美中发展贸易关系固然是很好,但中国不公平贸易竞争,人民币汇率定价过低,中国劳工权益被践踏,环境保护被无视等原因,才是导致一些制造业关闭、外流,工人失业的主要原因。因此,美国工会对中国和中国工会的态度非常复杂,一方面他们想维护自己的权益,另一方面又无可奈何。美国工会对中华全国总工会这样的组织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感,所以,他们极少与中国同行们有联系和沟通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是,就在中美第二次战略对话前几天,美国工会领袖,包括著名的国际卡车司机协会主席詹姆士·霍法于5月18日到访中国,开始了对中国进行为期9天的访问。这一次,美国工会领袖在中国,向中国官方工会传授与外国公司谈判的经验。美国工会代表团表示说:与中国官方的中华全国总工会接触是"唯一的选择"。国家卡车司机协会主席詹姆士·霍法说,帮助中国工人争取更好的工资待遇,也有利于保护美国工人的利益。这次访华的破冰之旅由“改变取胜”(Change to Win)联盟组织,这是美国工会组织的一个联盟。“改变取胜”联盟总裁塔皮年(Greg Tarpinian)说,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已经几十年了,美国工会在这方面是落后了。不过他强调说,与中国全国总工会的“接触”并不意味着“接受”,“接触”并不意味着“认同”。 也就是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改变取胜”(Change to Win)由7家工会组成,分别是服务雇员工会、卡车司机工会、联合食品和商业工人工会(UFCW——United Food and Commercial Workers)、 “联合起来”工会、北美劳工国际工会(LIUNA——Laborers’ International Union of North
America)、美国木匠和工匠联合会(Carpenters ——The United Brotherhood of Carpenters and Joiners of America)、联合农场工人工会(United Farm Workers)。这些工会加起来共代表了全美近600万工人,占现有美国工会会员的约40%。“改变取胜”(Change to Win)是2005年7月从美国最大的工会组织劳联-产联中分裂出来的。促使此次分裂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全球化,所以他们也非常重视全球化带来的问题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的工人的合作。5月22日,中美战略对话的当天,“改变取胜”的主席安娜·博格(Anna Burger),在北京发表了演讲。她说,“我们两国间的贸易带来的巨大的财富,但是哪国的工人都没有从中获得足够的份额。……就在此刻,美国和中国政府再次对于贸易、货币和未来关系展开了高层对话,但是丝毫也没有谈到工人的权利。(Trade between our two countries has created great wealth—but has not brought general well-being to workers in either nation.....And right now the U.S. and Chinese governments have renewed a high-level economic dialogue on trade, currency and future relations – devoid thus far of any talk of worker’s rights. )”他们希望建立起两国工人间的团结关系,并共同分享经济繁荣。
但是他们的中国同行怕是要让他们失望了。在中国,很多外企并没有工会组织,虽然继去年强迫中国沃尔玛成立工会后,全国总工会声称要在90%以上的外资企业中成立工会,但是到目前为止,看起来这还只是个规划。国外有媒体颇为尖酸的说,之所以要成立工会,是因为工会会员的工资收入将有一部分直接转为工会会费,这里边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即使成立了工会,就算工会会争取保护工人权益,但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才是真正的职能部门,关于违反劳动法规的事情,都是他们管,而看起来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和美国劳工部并不热心交流劳动保障事宜。再者,全国总工会也并不愿意过多的参与到维护工人权益的事情中去,特别是和外国工会组织搞合作。尽管安娜·博格在讲话中抨击两国政府,但是访问中亲切接见她的领导同志们,大都有着政府职务。5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王兆国接见;22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接见。王兆国同志说,一个和谐的世界应该是一个多样化的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社会制度存在差异,这决定了世界上没有也不可能有统一的工会发展模式,各国工会需要从本国的国情、会情出发,确定自己的发展道路。中国工会主张各国工会政治上相互尊重,和谐相处;经济上共同繁荣,互利共赢;文化上相互借鉴,取长补短;组织上模式多样,丰富多彩,各国工会平等参与国际工运事务,共同推动国际工会运动的和谐发展。中美两国作为世界的大国,共同利益在增多,合作领域在扩大。两国工人之间的友好关系必将促进两国全面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贾庆林同志说,当前,世界各国相互依存日益加深,各国人民的命运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只有加强交流,扩大合作,各国才能实现共同发展。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致力于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一道,共同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我们高兴地看到,两国元首就全面推进21世纪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所达成的重要共识正在积极落实,两国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保持富有成效的协调与合作。我们认为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不仅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也有利于亚太和世界的和平、繁荣与稳定。发展两国工会关系是发展两国全面关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支持中美两国工会开展交流,共同探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工会的作用,这对发展中美关系必将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贾庆林还向客人介绍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孙春兰同志说,中华全国总工会在对外交往中奉行“独立自主、互相尊重、求同存异、加强合作、增进友谊”的方针,超越意识形态的差异和所属工会组织的不同,在独立、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的原则基础上,发展同世界各国工会和国际工会组织的友好关系。中美两国工会之间的交流是中美友好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工会一贯高度重视与美国工会的关系,这次中华全国总工会同美国变革谋胜利工会联合会正式建立两国总工会级别的友好合作关系,这对两国工人和工会来说都是一件具有开创意义的大事。中国工会愿意进一步推动与美国变革谋胜利工会联合会间的高层交往,保持双边高层经常性互访,不定期互办研讨会,继续扩大两会下属产业工会的交往,鼓励产业工会间建立友好往来关系,逐步推动两国间的职工旅游、文化以及地方工会间的友好交流等,增进理解,相互借鉴,进一步促进两会间的交流与合作,建立长期的友好合作关系,推动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工运新秩序。
在中国工会官僚们的官腔中,美国同志们好像也受到了感染。《工人日报》报道,代表团团长、美国变革谋胜利工会联合会主席安娜·博格告诉记者,中国的变化和中国工会工作的表现,都让我们感到建立与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友好合作关系是惟一的选择。。“变革谋胜利工会联合会与中华全国总工会有许多共同点,可以互相学习战略思考、分享工作经验。我们两会之间加强对话,会在世界上产生非常好的示范意义。”安娜·博格这一番话表达了大家共同的感受。“各国工会组织加强对话与合作,维护工人利益,让他们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是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各国工会组织面临的共同挑战。”安迪·斯特恩告诉记者,中国工会领导人对此同样有着深刻认识,这令他感到十分欣喜。“四天访问的亲身所见所闻,特别是与中华全国总工会领导的接触和交流后,我们更加感到,只有加强与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对话、相互学习借鉴,才能有机会使工人的声音被更好地听到。”在《工人日报》5月23日的这篇报道中,美国同志们不是来向中国同志传授与外国公司谈判的经验来了,而是向中国同志学习来了。美国同志们在中国待了没几天,就学会了说奉承话。可惜这些报道在“改变取胜”的网站上,一点也看不到。还好在《工人日报》的报道中,安娜·博格没有如同王兆国同志和贾庆林同志那样,高谈中美两国间的友好事业。
美国政府不打算认真做的事,美国工会怕也做不到。已经做到的,是我们看到战略对话的一系列成功。证券项目上,QFII的额度从目前的100亿美元增加到300亿美元;中国2007年下半年放开成立合资券商的限制,重新开始审批成立新的合资券商,同时中国也将在下一轮对话之前宣布增加合资券商可从事的业务,例如:经纪业务,自由资金交易和基金管理等。但是美国人对此不满意,认为中国股票市场已经高涨,增加到300亿效果不大。在银行业方面,中国同意立即对外资银行放开自有品牌人民币信用卡和借记卡业务。美国人也不满意,认为这早就是谈好的事情,只不过提前几天实施了而已。贸易上,根据协议,中美进出口银行将对总额在2000万美元以上的美国对华出口项目提供融资。除上述长期贷款项目外,美国进出口银行还表示,将通过一系列中短期贷款,帮助美国中小企业扩大在水务等环保项目上的对华出口。对此美国人没什么意见,不过中国水务市场上的外资进入已经引起了一系列猜测和非议,美国企业如何扩大这方面的出口,而且还是中小企业,倒也是个令人感兴趣的话题。知识产权上,中美两国海关签署了《关于加强知识产权执法合作的备忘录》。根据备忘录的规定,中美两国海关将在人员往来、执法实践技术和执法经验交流、执法数据交流和案件信息通报等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中国和俄罗斯被美国称为盗版市场的头号和二号,关于知识产权的纠纷已有十几年的历史,这次的这个备忘录看起来没什么新东西。能源环境上,主要是延续和推进部分已经开展的项目,其中包括未来五年中建立15个煤矿瓦斯气的捕捉和利用项目,为清洁煤技术以及二氧化碳捕捉和储存技术的市场化提供政策支持,并在多哈谈判的框架下减少针对环境保护服务与产品的关税,两国将携手增加交流并减少环境保护技术和服务的成本。因为美国不签署《京都议定书》在国际上引起公愤,而中国和印度又是美国不签署该议定书的主要借口,所以美国人一直想另起炉灶,也玩玩环保概念。这也是这方面的一个努力。而中国本来就是国际碳交易市场上的活跃分子,这方面有着重大利益,双方在这方面的合作确实是“双赢”。真正重要的,也是美国人非常看中的,是关于航空运输方面的协议。中美两国同意,今年将加开一条中美新航线,并且美国往返中美之间的航班在2012年前从10班增加到23班。此外,美国还可另外再派遣3个航班飞往中国。根据新协议,中国空运企业可立即不受限制地进入中美航空运输市场,在维持2004年协议有关包机、第三方代号共享、客运第五业务权等规定的基础上,2011年两国航空货运市场将过渡到全面开放,2007年至2012年美国至中国东部地区的客运运力将在2004年协议的基础上逐年增加各方共70班/周,中国中部地区(安徽、湖南、湖北、江西、河南、山西)至美国的直达航空运输市场完全开放。虽然中国空运企业可不受限制立即进入中美航空运输市场,但是现实是中美间的航空运输业务,中方企业占的份额少得可怜,而且完全没有能力与美国企业竞争。而中国的航空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却是给了美国人以大大的好处。
但是美国人并不满足,因为这些成果中,没一个字提到人民币汇率问题。这是美国人心头的痛,也是中国人死不让步的底线。只要中国国内消费启动不起来,只要中国还依赖外需拉动经济,只要中国想继续在全球化中打出口加工的牌,这就是不可解决的问题。第三次战略对话将在年底举行,到时候,旧话还是会重提的。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