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2018年1-2月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及其后续】 [打印本页]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4 21:52     标题: 【2018年1-2月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及其后续】

【秋火声明:仍将继续有批评的声援一切被压制了言论自由的读书会左翼青年】本专辑帖在新青年论坛设立于2018年1月4日,而后一个月来本帖一直在持续更新,直到2月下旬新青年论坛被封杀(至今是被屏蔽在墙外的状态)。本帖作为一个历史存档存在。如果有新的动向,本帖还会继续更新。
同时,本人毫不掩饰自己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观点与毛左观点不同,并在声援文章中有所反映(例如1月22日《沉沦黑夜下的不屈呼喊:谈广工读书会八青年案》 );本人一直保持这一独立的有批评的声援态度。纵使观点意见有分歧,本人仍将尽力关注、声援评论及必要的批评。
(秋火 修改、简化于2018年7月14日上午。原写于2018年2月4日)


【本专辑帖-使用说明】1、本目录小节标题有“文存|”的,排序是旧信息在上、新信息在下,以便于查阅。
2、本帖微链接http://t.cn/RQMD5c4 ,旨在便于传播。
3、键盘点击Ctrl + F 搜索关键词,可快速检索到要找的内容。
4、本专辑帖网页不定期压缩备份。读者可通过我微信、QQ或微博私信向我索要。

【本专辑帖-编辑记录】在新青年论坛上原设于2018年1月4日21:52,原题“北大毕业生张云帆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
2018年1月15日傍晚,张云帆自白书开始在网上广传。1月16日下午4点本帖标题改为“北大毕业生张云帆等八名左翼青年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
2月4日凌晨1点,本帖标题改为“广州读书会八青年案与南京致远社左翼青年案”(该帖同时转移到新青年其他板块)。
2月10日凌晨1点,本帖目录重新分类编排。
7月13日上午,本帖修改开头说明,简化目录。标题改为“2018年1-2月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及其后续”。各小节标记起始时间。


事件综述-时间表(1-2月中)
#150 冬夜的火把:“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全记录 2018-1-27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77 八人事件纪要 2018-1-20 Laurent brillera

#258 活动|陪“8青年”一起过年!【时代先锋网新春征集】 2018-2-13 时代先锋
#259 活动|“我陪八青过新年”应征作品1.0 2018-2-14 时代先锋
#276 我陪八青年过年【应征作品展示2.0】 2018-2-15 时代先锋
#248 八青年关注团提示 2018-2-11 关注团代表陈洪涛 红旗网发布
#249 大家迎接2018年春节时,不要忘记了继续关注八青年 2018-2-11 落款“觉悟的人民群众” 红旗网转自微信群 原题:春天的呼吁 继续关注8青年
#236 “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关注团呼吁捐助的倡议书 2018-2-9 时代先锋 转载红色中国编者按附:秋火转按
#238 秋火第一时间捐款并留言:希望善款妥善监督 侧重支持孙婷婷依法维权
再次强调孙婷婷的依法反击是实际推动八青年斗争的第一步
2018-2-9 19:03~20:05 首发在秋火微信朋友圈(附截图)
#231 追究倾向的法律,是恐怖主义的法律 2018-2-1 地火 地火运行狂飙落 | 摘自马克思的《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
#132 秋火推荐大家学习革命前辈王凡西大作:一个革命者被捕时怎么办? 1981年8月16日 王凡西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文存|警方/当局/学校官方动向(1-2月初)
#55 北京大学总务部积极回应最近网友热议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2018-1-17 ID“pkuzwb北京大学总务部”发布在北大未名社区
#69 关于最近总务部说明的一些感想 2018-1-19 地下 地下一层的人们
#112 1月23日广州警方跨省到江苏沭阳:要求孙婷婷今后每天上午十点到派出所签到 2018-1-23 16:45 青松 发布在中国红旗网 原题:左翼青年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事件最新情况
#120 1月24日广州番禺国保跨省到京问话张云帆两小时 2018-1-24 18:53 呐喊论坛转载自微信朋友圈
#204 2月2日九名警察到徐忠良家中敦促其父母劝其“自首”,2月5日关注团代表前去探访慰问(图) 2018-2-6 来自微信群

众多网民对广州番禺警方和高校官方的质问、讥讽、谴责
#192 当学生被侵害,高校扮演什么角色 2018-2-5 狂笑 大地狂啸 或题:学生被侵害案件中,学校都扮演什么角色?
#186 番禺小谷围警方,对张、孙、郑、叶四青年都做了什么? 2018-2-4 时代先锋
#144 “八青年事件”中缺席的主人公 2018-1-27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134 六问广州番禺公安局 2018-1-25 东风笑 时代先锋网
#137 三问番禺小谷围派出所 2018-1-25 投稿 时代先锋网
#116 番禺警方究竟是哪个阶级的专政工具? 2018-1-23 21:56 三峡人家 “一个-中心”发布在微博
#39 从孙志刚到孙婷婷,广州警方与我们一直同在 2018-1-17 投稿 P大的北门静悄悄
#41 致番禺公安 2018-01-17 楚若蓝 共产主义星期六
#35 广州番禺警方微博下众多网友留言正在进行时:讥讽、谴责并要求公开张云帆等八名青年案件信息 最后更新时间:2018-1-17 15:54 秋火/搜集整理
#31 来稿 | 毛泽东是怎样对待群众“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致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官们 2018-1-17 苍海 马列之声


【论战】高级五毛抹黑 VS. 左派批驳(2月上中旬)
#281 后勤部门是不是产业部门? 2018-2-9 马宁 科学的历史观
#279 谁才是“冒牌”马列毛主义者?——简评蒋耘中教授的某奇文 2018-2-16 墨潜 激流网
#278 究竟谁才是马克思主义者? 2018-2-16 yst为了信仰 红旗网
#277 批判冒牌假货特色资本家的走狗 2018-2-16 和尚 中国红旗网原创
#269 声讨蒋耘中 2018-2-15 号兵(路石) 红旗网
#268 蒋耘中的奇葩的“无产阶级专政” 2018-2-15 凡林 红旗网
#267 回应蒋耘中——你是个“冒牌马克思主义者” 2018-2-14 狂啸 大地狂啸 红旗网转载
#265 正确认识左翼八青年遭迫害事件 2018-2-14 yst为了信仰 红旗网
#264 蒋教授和张同学谁在冒牌? 2018-2-13 凡林 红旗网
#257 征稿:大家一起跟蒋老师探讨马克思主义 2018-2-14 豌豆君 四粒铜飞刀
#256 蒋耘中,青年学生不信任你! 2018-2-14 旗帜日刊评论员 激流网
#255 大家都来批判蒋耘中  2018-2-13 旗帜日刊 评论员 旗帜日刊
#254 蒋耘中:回应《又见奇文,评蒋耘中〈冒牌的“马列主义者”〉》 2018-2-13 蒋耘中 邺架茶轩 原题:对一篇评论的回应
#253 清华大学图书馆蒋书记是极右翼反建制派班农、勒庞的化身 2018-2-12 向前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附:秋火转按
#252 真·冒牌的马列主义者——评《冒牌的“马列主义者”——评张云帆心路历程》 2018-2-11 张麻子 普罗的低吟
#247 对蒋耘中的批判 2018-2-10 辣椒 红旗网
#246 论中国高校及其后勤部门的资本主义属性——答“马克思主义者”蒋耘中教授 2018-2-11 范仄 南水兮
#245 从巩献田给胡乔杰的信来看,说巩献田是高级五毛是很准确的 2018-2-10 秋火 原发在微信朋友圈
#244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南湾湖”引用清华党宣干部蒋耘中文章进一步增强攻击张云帆、为警方辩护(2月11日) 文章来源网页于2018-2-11 晚间截图 发布者: 南湾湖 来源: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原题:“真是笑话:“其中有一些句子就是电子邮件的口气”就随意狂言! ... ... ... ... ... . ...”
#243 评巩献田的所谓“声明” 2018-2-11 旗帜中流特约评论员 红旗网转载
#242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王子恺、巩献田发布“严正声明”与“南湾湖”撇清关系(2月10日) 2018-2-10 23:46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原题:严正声明
#241 且看巩献田如何污蔑八位青年、后来又如何狡辩 2018-2-10 旗帜日刊评论员 旗帜日刊
#240 王希哲怒批据说是巩献田先生的“左派幼稚病们炒作”一文:公然无耻为当局的鹰犬作伥 2018-2-9 王希哲 来自微信群
#235 真假马克思主义之辨 2018-2-9 雨信子 雨信子
#229 又见奇文,评蒋耘中《冒牌的“马列主义者”》 2018-2-9 狂啸 大地狂啸
#228 冒牌的“马列毛主义者” ——评张云帆《心路历程:我是如何成为马列毛主义者的?》 2018-2-9 蒋耘中 邺架茶轩
#227 【随笔札记】蒋耘中老师照我们去战斗 2018-2-8 还我同学 复旦少年中国学社
#262 本质与转化——广州读书会事件 2018-2-8 17:03 _Thomas_L_ 马列之声论坛
#226 关于前两天讨论的几个补充说明 2018-2-6 蒋耘中 邺架茶轩
#225 巩献田回复给胡乔杰的信 2018-2-9 08:13 发布者: 红色记忆 原作者: 巩献田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224 ID“南湾湖”、“爱林”对《左派幼稚病们炒作……》一文的说明 2018-2-9 南湾湖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223 认清假左派,从巩献田开始 2018-2-9 红贝 中国红旗网
#222 左派幼稚病们炒作张云帆读书会为那桩? 2018-2-3 16:53 南湾湖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165 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怎样看待剥削和斗争 2018-1-31 地下 地下一层的人们
#261 翻译翻译,蒋某人的奇文 2018-1-31 06:14 xyuhua 马列之声论坛
#164 驳清华大学党委某人的奇文 2018-1-30 盗火 普罗的低吟   原题:驳T大D委某人的奇文
#163 清华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蒋耘中谈工人维权问题 2018-1-30 蒋耘中 邺架茶轩   原题:“谈谈工人维权问题”
(此文被公众号系统删除,2018-2-5重新发了一遍,标题改为:“马克思主义是如何看待剥削与维权问题的”)
(注:蒋耘中曾经是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现任清华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
#162 清华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蒋耘中自诩马克思主义评张云帆等人所做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2018-1-29 蒋耘中 邺架茶轩  原题:“马克思主义应该这样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96 坏人才喊毛主席万岁吗?境外势力才关心底层群众吗? 2018-1-21 桃南圆 雨信子|此文是毛左人士对毛右人士李北方的回击(附:《毛右人士李北方评论广州八青年“并非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无暇”》)


广州读书会八青年:1月底-2月中的文章

#280 2018农历除夕和大年初一,孙婷婷、郑永明、张云帆先后发春节祝福视频 2018-2-15~2-16
#274 张云帆、顾佳悦|《熊出没》中的悲凉与无奈 2018-2-15 张云帆 前仆后继
#273 张云帆|新年献词:每一年,我们都更有勇气争取光明 2018-2-15 张云帆 前仆后继
#272 孙婷婷除夕前日发祝福语 2018-2-14 孙婷婷微博、微信
#260 张云帆|信仰,是我们永远坚守的情人节 2018-2-14 张云帆 前仆后继
### 张云帆:我们真的需要补资本主义的课吗? 2018-2-8 张云帆 前仆后继
附:几个托派的评论,以及秋火《批补课论已过时,张云帆们应澄清对待言论自由政治自由之态度》(2018-2-9~2-11)
#237 张云帆代八青年感谢关注团和社会各界正义人士的支持 2018-2-9 署名“关注团” 发布在张云帆个人公众号“前仆后继”
#220 张云帆:我是如何成为马列毛主义者的 2018-2-7 张云帆 前仆后继|附:秋火转按
#206 发刊词:而今迈步从头越 2018-2-6 张云帆 张云帆2018
#195 “11.15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涉案当事人孙婷婷寻求社会法律援助的公开信 2018-2-5 21:03 微博“铁血孙小婷732016”发布
#168 致关注团和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感谢书 2018-1-31 张云帆 红中网转自红旗网


文存|读书会左青:反迫害的揭露、自辩(1月15日~2月初)

#14 张云帆自白书 2018年1月15日最初版本原微博被系统删除后,当晚21:55作者略做修改后又发了一个新版本本专辑搜集者做了对比说明,基本意思没有改变。张云帆自白书英文版
#23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1-16 18:08 “野火”代为发布在中国红旗网(后附秋火转按)
#37 孙婷婷手写全文!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01-17 死桐清霜 转载自孙婷婷微博
#36 孙婷婷微博自陈所在单位是街道政府购买服务的社工机构 对极力往反华组织扯的人极度鄙视 2018-1-17 孙婷婷微博
#44 “主谋”郑永明:我永远是工农的孩子 2018-1-17 21:59 郑永明发布在自己微博上
#82 徐忠良:我不相信广东是国统区 2018-1-20 18:55 沧海涛涛
#85 黄理平|我是否有罪,人民自有公论! 2018-1-20 21:44 沧海涛涛
#94 韩鹏:爸爸妈妈,请相信我无罪——韩鹏给父母的信 2018-1-21 21:43 来源:简书“孙大圣2018”、红旗网
#111 我,决不因恐惧而否认——顾佳悦的宣言 2018-1-23 18:55 顾佳悦 红旗网
#136 叶建科自白书(1月22日版本) 2018-1-25 时代先锋网发布 |附:秋火转按

#170 左翼青年季超超:红星照耀荆棘路 2018-1-29 季超超 微博“初冬不出洞”
#171 荆棘路上,我将一路高歌 2018.01.30 季超超 红旗网
#172 左翼青年的派出所奇遇记 2018-1-30 胡见鑫 红旗网
#179 拒绝回家的左翼青年:同志所在,处处为家 2018-2-3 金帅 金陵风声
#191 左翼青年的春运攻略:我是如何通过发帖回家的 2018-2-4 金帅 金陵风声

#48 我是一个不成熟的人 2018-01-17 黄理平 新青年2018 附秋火转按


八青年身边人的回忆和辩护(2017年底;2018年1月中下旬)

#109 韩鹏——用行动向劳动者致敬 2018-01-23 一支铁笔 (这是韩君的校友,为韩君所写的声援信)
#115 我所认识的顾君佳悦姐 2018-1-23晚 木田无花   来源:时代先锋
#125 不折不从,佳悦其人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108 一个曾经征集联名声援张云帆的同学为张云帆辩护 2018-01-23 小白 求实之音 原题:《小白:我不要成熟!》| 附:秋火转按
#103 关于张师兄的一些思考 2018-1-21 地下一层 地下一层的人们
#99 徐忠良这样的青年,应是我党重点团结而非打击的对象 2018-1-22 00:11 红色文化网  作者:与徐忠良有一面之交的群众
#86 他不是一个人 2018-1-20 - 无产者评论(对郑永明的回忆及评论)
#45 徐忠良、黄理平——我的学长,我的老师 2018-1-17 逃亡 逃亡的青年
#38 婷婷学姐,真希望能去看看你! 2018-1-17 来稿 金先声
#34 想念徐忠良、黄理平同志 2017-1-17 夹心 激流网、无产者评论发布|激流网题:《当他们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我保持沉默》

张云帆其人其事
#18 纪念师兄张云帆 2018-1-15 投稿 那年阳光灿烂
#22 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的背后——不愿摸黑生存的张YF与左翼青年 2018-1-16 投稿 那年阳光灿烂
#3 哪有什么平安夜?——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其人 2017年12月25日乌有之乡 转载自:新青年2017
#12 北大学生来韶开展寒假社会实践活动 2014年1月20日新浪博客 转载自:“燕儿红色家园”博客
#98 回忆我的同学张云帆 2018-1-21 一位北大同学 野火序


文存|泛左翼群众集会声援(西安、香港、郑州、兰州)(1月下旬-2月中)

#83 西安毛派群众抗议广州番禺警方拘押宣传马列毛的青年学子 2018-1-20 豌豆君 仨粒铜豌豆
#81 还人民言论自由 声援中国11.15读书会案左派青年 联署声明 2018-1-20 目前有11个团体参与联署:左翼21、社會民主連線、大專政改關注組、工學同行 、街工勞工組、香港眾志、工黨、華人民主書院、支聯會、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無國界社運
(※联署团体呼吁香港各界市民、民间团体于1月21日前往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大学读书会 声援大陆八名被追捕左翼青年)

#84 內地左翼讀書會青年成員被捕 港左翼團體中聯辦聲援 2018-1-20 红气球
#93 示威抗議中共打壓左派青年 促還人民言論自由 2018-1-21 左翼21 香港独媒
#122 搞讀書會擾亂社會秩序?香港團體聲援中國被打壓左派青年 2018-1-22 18:37 惟工新闻
#146 香港多个团体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左派青年 2018-1-24 阿波罗新闻网转自RFA
#208 郑州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公开集会声援遭警察打压后继续坚持(2018年2月5日) 2018-2-5 时代先锋
#217 兰州群众声援孙TT的公开联名信! 2018-2-7 兰州群众 时代先锋1
#232 “思想本无罪,言论应自由,捍卫马列毛,声援八青年”——兰州群众继续声援八青年! 2018-2-9 时代先锋
#239 社会民主连线(香港)发布:在港家务工人举牌声援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图) 2018-2-9 发布在脸书
#233 陕西群众持续声援广州读书会“八勇士” 2018-2-10 时代先锋
#250 山西毛学组举行座谈会再次呼吁番禺警方撤销对四位青年的网上追逃(图) 2018-2-11 山西毛学组 |附秋火转按
#251 郑州毛泽东思想队再次公开声援八青年 遭警打压仍不屈抗争 2018-2-12 时代先锋发布 原题:【快讯】红旗招展大风起,郑*州*群*众再次声援8青年!


文存|2018年1-2月的几份联名声援,有关争议

#16 为争取言论自由声援行动后续 2018-1-15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附秋火的补充)
#76 张云帆1月20日中午发微博 秋火解读:意在呼吁左翼团结 一致对敌 2018-1-20 14:40 微博“zyf1993_82883”发布
#81 还人民言论自由 声援中国11.15读书会案左派青年 联署声明 2018-1-20左翼21、社會民主連線、大專政改關注組、工學同行 、街工勞工組等组织共同发起联名活动
(※联署团体呼吁香港各界市民、民间团体于1月21日前往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大学读书会 声援大陆八名被追捕左翼青年)

#121 聯署聲明|還人民言論自由 聲援中國11.15讀書會案左派青年 —— 1月20日发起,截止2018年1月24日已有19个港台政党或劳工团体联署:左翼21,街工勞工組,工學同行,工黨,社會民主連線,支聯會,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無國界社運, 華人民主書院,香港眾志,社會主義行動,台大大新社,台大大陸社,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台灣),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台灣),紅氣球編委會,香港職工會聯盟,International Labour Defense ,宜蘭產業總工會。1月30日又有2个外国左派团体参与联名:LabourNet Germany,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
#118 36名左派人士联名倡议劝告徐黄韩顾四青年到北京公安机关说明情况依法解决问题 并发起“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关注团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
“红色参考杂志”公众号2018-1-24 14:00发布
原题:《为合理解决张云帆等“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而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的倡议》附:秋火转按
#152 为八青年而高呼并联署声援 2018-1-28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截止2018-1-29,共有8个团体(自媒体)联署:荆棘鸟,罗戈铭(北叙利亚通讯),郑小妍,微工汇,Herstoria,兴华之友,红驹公社,International Socialist Organization-Columbus,以及37名个人参与联署

#131 有毛派对1月24日联名倡议表示不同意见:要关注,不要劝降 2018-1-25 Sun Shinehwa 兴华之友6666 |附:秋火转按
#133 有毛派认为1.24联名倡议书过于妥协削弱声援力度 但仍呼吁支持转发 2018-1-25 黎明 黎明号角 |附:秋火转按
#148 毛左“黎明号角”抨击1月24日关注团建议是“担心统治阶级下不了台而不惜用跪舔的言辞恳求统治阶级的从轻发落” 2018-01-27 狂暴 狂风巨浪 节选自《创刊词:“大量用户”有种站出来跟我单挑!》
#142 当斯大林主义者遭受资产阶级政府的迫害 2018-1-27 邢焕帆 惊雷Thunder
#159 红色中国网编辑李明骐发文批“极左派”声明 附网友议论 2018-1-28 远航一号(李明骐) 红中网 原题:警惕极左派破坏对“广州读书会八青年”的声援工作
#166 对〝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关注团倡议书的一点看法 2018-1-30 万里雪飘 红中网
#160 从指责荆棘鸟“丧失原则”想到的 2018-1-30 荆棘鸟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180 若羽:托派在南周事件和八青年事件中的态度,兼谈自由派和毛派区别 2018-1-31 若羽 发布在QQ空间
#190 谈谈番禺毛主义者案 2018-2-4 白曼 新青年论坛


文存|其他有组织的或团体名义的呼吁
#75 青年学子学习毛泽东思想,有罪吗? 2018-1-19 山东毛学组
#114 山西毛学组:呼吁广州番禺警方撤销对四名青年的网上追逃 2018-1-23 山西毛学组 微博用户“一个-中心”发布
#174 网友的声援信 2018-2-1 微信群 红旗网
#177 关于洛宁公然反毛恶性事件以及番禺打压青年读书会事件给中共中央的公开信 署名“全国捍卫毛泽东主义人民联盟” 2018-2-2 时代先锋
#175 读书会学习研讨何罪之有?为立即解除广州八青年不实“罪名”向社会各界的呼吁 2018-2-4 工弩 红旗网
#158 读书会学习研讨何罪之有?(声援书的讨论稿) 2018-1-30 工弩 红旗网论坛
#266 祝广州读书会事件受迫害革命青年春节快乐! 2018-2-14 中国红旗网
#275 新年,且看左翼青年奋勇向前!【时代先锋网新年贺词】 2018-2-15 时代先锋网


个人声援、分析评论、文艺作品,及“关注团”活动

#271 2018年的春节,马列毛主义者在监视和追逃中度过 2018-2-15 辣椒 红旗网
#270 尊重言论自由,杜绝新文字狱 2018-2-15 新新 红中网
#258 活动|陪“8青年”一起过年!【时代先锋网新春征集】 2018-2-14 时代先锋
#259 活动|“我陪八青过新年”应征作品1.0 2018-2-14 时代先锋
#249 大家迎接2018年春节时,不要忘记了继续关注八青年 2018-2-11 落款“觉悟的人民群众” 红旗网转自微信群 原题:春天的呼吁 继续关注8青年
#234 声援“八青年”和致远社! 2018-2-8 西北青年1 时代先锋
#230 强烈支持张云帆创办愚公移山 不死不休公众微信号 2018-2-8 辣椒 红旗网 时代先锋转载
#221 孙婷婷事件中的法律问题 2018-1-17 来源:“野火跋”及“暴风雨所诞生的”公众号、网友“野火”提供的PDF文档附:秋火转按
#219 “八青年”关注团举办座谈会,重申同荣辱、共进退 2018-2-7 八青年及关注团 中国红旗网
#218 八青年及关注团郑重声明 2018-2-7 中国红旗网/发布 八青年及关注团/来稿
#215 且看马克思 如何看待广州八青年? 2018-2-7 金牌民工(署名:陈永利 15934855183) 时代先锋网转自红旗网
#214 在NZY镇压进步学生社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8-2-7 狂啸 大地狂啸
#205 青春无罪(诗) 2018-2-6 宛城六哥 红旗网
#203 短评:中国正上演现实版《辩护人》,支持孙婷婷绝地反击 2018-2-6 pioneer 时代先锋
#202 拆掉“聚众”牌,高举“维权”旗 2018-2-6 小新 东湖新语
#201 从“反性骚扰”到“读书会”事件 2018-2-6 读书会 思想先行读书会
#200 为合理解决八青年案致信公安部主要领导 2018-2-6 红旗网转红中网 照片来自陈洪涛
#199 2月6日张耀祖陈洪涛等人代表关注团1500人向公安部递交的公开信(全文) 2018-2-6 来自陈洪涛微信朋友圈附:秋火转按:“这份极尽向伪共效忠献媚的奴颜媚骨、企图投机取巧的政治乞求书,实则表明了为之负责的那些左派的公开蜕变(或者说保救派之本质暴露)……”
#198 致孙婷婷等更多青年 2018-2-6 辣椒 中国红旗网
#197 向“广州读书会案”“八君子”致以崇高的敬礼! 2018-2-5 毛公宣 落款“毛泽东主义宣传员” 中国红旗网
#194 快看!xian岭派出所出了个“孔乙己” 2018-2-6 狂啸 大地狂啸
#193 亲爱的同学,你们在何方?(诗) 2018-2-5 金卫
#189 阵鲸!境外势力马克思竟勾结高校学生煽动校工跳舞! 2018-2-4 狂啸 大地狂啸
#188 也为左翼八青年说句公道话 2018-2-4 yst为了信仰 红旗网
#187 谁有罪 2018-2-4 泥石流 时代先锋
#184 沉沦中的惊雷  黎明前的晨曦——一份对广工八青年迟到的礼赞 2018-2-2 向东 微博|附:秋火转按
#178 由删帖而想到的——行动起来,揭露丑恶! 时代先锋 2018-2-2
#176 你们凭什么这么对他们——“读书会八青年”事件中的广工学生 2018-2-3 时代先锋
#173 义诊和马列一结合,必定要挨专政铁拳 2018-2-1 老广 红中网
#216 凝聚:致张云帆(诗) 2018-1-30 辣椒 红旗网
#167 再致张云帆及其师兄师弟师妹们的诗 2018-1-30 路石(应是张耀祖的笔名) 红中网
#161 他们无愧当代青年的优秀榜样 2018-1-30 蔡金安 红歌会网、乌有之乡
附:秋火转按(特别批评顾佳悦对毛时代的盲目推崇)
#157 杀死那个马克思主义者 2018-1-25 时代先锋网
#155 征集|面向社会各界征集“八.青.年”宣传作品,将关注团推向广阔天地! 2018-1-29 时代先锋网
#154 践行言论自由,反抗专制暴政,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 2018-1-26 还我同学 复旦少年中国学社
#153 老板们的笑 2018-1-28 永锡 群众莫关忄
#147 左派应该扛起言论自由的大旗 2018-1-27 狂暴 狂风巨浪 |附:秋火转按
#140 参与1.24联名倡议表达关注的来信选登 2018-1-26 10:06发布在红旗网
#139 毛派谈为什么要声援广工读书会八青年 2018-1-26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原题:同志们,我们为什么要声援“八青年”!
#138 记某同学的一次喝茶经历 2018-1-26 Freud 红楼飞雪转自北大未名BBS
#135 中國「左翼」青年與嘻哈歌手求仁得仁 2015-1-25 廖偉棠 上报
#127 “八青年事件”,我们如何不做吃瓜群众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126 信连“信” 2018-1-24 黄纪苏 乌有之乡
#119 张云帆在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原局长张勤德陪同下拜访原化工部长秦仲达,秦仲达对张云帆因学习研究传播马列毛遭到不公正对待表示很是气愤和深表同情 2018-1-24中午乌有之乡网站发布 原题:《原化工部部长秦仲达:我为出现张云帆这样的青年人感到高兴》
#117 我们越是退缩,愚蠢和霸道就越是滋长 2018-1-23 11:31 原作者: “盛京” 红色中国网 “巷口的游击队员”发布 |附:秋火转按
#113 用抗争改变潮流 2018-1-23 黎明 黎明号角
#110 新的觉醒已经开始,但道路依然漫长 2018-1-23 范仄 激流网读者群
#107 嘻哈,就是不准嘻嘻哈哈 2018-01-23 未鸣 未名之音
#105 云帆同志与激流网、旗帜网、红色参考和乌有之乡诸同志送别韩老。(含张云帆照片) 2018-1-22 小强 激流中囯 | 附:秋火点评
#104 八人都是勇士 2018-1-22 一名群众 无产者评论
#213 “马列之声”关于八青年事件的部分评论(2018年1月16~21日) 来自“马列之声”网页
#102 正确对待国家的未来 2018-1-22 四川刘金华
#100 保卫毛主席的学生 2018-1-22 许准 红色参考编辑部
#97 当一切善意都被当做别有用心 2018-1-21 木吾 月上梧桐
#92 为青年的觉醒而欢呼 2018-1-21 顽石 依旧顽石
#91 老田|共产党的无形资产谁来守护:我共又要败在小谷围派出所诸警官手里了 2018-1-21 老田 乌有之乡
#90 张君事件有感 2018-1-21 - 无产者评论
#89 不甘中国沉沦的青年勇士——评说八青年事件 2018-1-20 李甲才 红色参考编辑部
#80 张耀祖:我们可以妥协,但我们绝不屈从! 2018-1-20 张耀祖 红色参考杂志 | 附:秋火点评张耀祖文章
#74 不再沉默!——声援徐、黄、郑、孙、张等真正践行为人民服务的中国青年 2018-1-19 胡杨 发布在“无产者评论”
#72 张云帆:悼念韩西雅同志(诗) 2018-1-19 21:46 微博“zyf1993_82883”发布
#71 【工人宝典】青年马克思: 自由是斗出来的! 2018-1-19 马晓玲 微工荟
#70 底层之殇:工农的孩子 2018-1-19 月上梧桐
#66 孙 张事件|自白,而不自由 2018-1-19 F 新奇人文
#65 青年诗集:红旗落地虽难补,镰刀斧头未曾黯! 2018-1-19 小强 激流中囯
#67 Locked Up for Reading: Voices from the November 15th Incident by chuang | Jan 18, 2018
#62 被删帖封号之后,我所理解的骨气 2018-1-18 北门君 北门静悄悄
#61 技术分析 | 为什么张云帆案是一个冤假错案 2018-1-18 不读三国的 故人常绝
#60 在黑暗时代点燃自由的火星 2018-01-18 - 无产者评论
#59 就孙君婷婷一事回应质疑的朋友 2018-01-18 一支铁笔
#58 学姐,我该如何再面对这个世界 2018-1-18 读者来稿 BLCU行动派
#57 关于张君等人事件的思考 2018-1-18 库尔斯克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附:秋火转按点评
#56 为那“8个人”而吟唱的歌 2018-1-18 白曼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52 说到张云帆,我的忧郁是人们所不懂的 2018-01-17 22:34  婴鸟 博谈网转载 | (附:秋火转按-两点批评意见)
#50 大溃败与新生——新世纪中国左派的历史之路 2018-1-16 中国钓鱼学会/文 红色中国网
#49 献给马克思主义者的一首赞歌 2018-01-16 读者来稿 月上梧桐 中国红旗网
#47 在黑暗中探索前进的中国优秀青年 2018-1-17 辣椒 中国红旗网
#46 张云帆事件背后的“喜与忧” 2018-1-17 王诚 金桥智库
#40 不重要的以及重要的 2018-1-17 不重要的失眠先生 阿执的世界 (一篇讽刺小小说及声援文字)
#32 张君们的罪 2018-1-16 马原 困难群众莫关心
※2018-1-17 00:36秋火舆情观察:目测已有多个微信公众号或其他网页链接在转发孙婷婷的揭露文章、张云帆自白书,各文章点击量仍在稳步快速上升(转发者有的是女权主义者,有的是自由主义者,有的是平时几乎不谈国内时政的公众号,当然还有毛派人士)。接力转发正在进行中。
#29 声援 |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1-16 BLCU行动派 ——摘自本文:
“今天看到此文,赞叹孙婷婷站出来的勇气,正如赞叹罗茜茜一样,敬佩她热心公益的社会责任感,正如敬佩黄雪琴为受害者不断发声一样。但是,我还愤懑于这粗暴的执法,这形同虚设的法律,这践踏在孙婷婷等人尊严上的铁蹄!……在此,我呼吁,所有关注反性骚扰的朋友们,不论是女权主义者还是非女权主义者,不论是公益人还是非公益人,只要你心中存在着对于正义的追求,就请发出你的声音,就请保持你的关注和支持!别让理想主义在这人间绝迹,别让正义的声音被掐灭在喉咙里!我们的年轻人哪,需要摆脱冷和暗,去追逐光和热!”
#33 妈妈,你为什么不让我支持弓长师兄? 2018-1-16 野火跋
#28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一场荒唐的北大学生审判案 2018-1-16 晚上10点多 激流网发布(附:秋火转按)
*北大学生自媒体“未名之音”发布的《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2018-1-16晚22:20左右已被删除,在删前的三个多小时内点击8万多次、1590个赞。建议起诉涉嫌职务犯罪的涉事警方的网友跟帖在短短三个多小时内得到点赞近千次(见2018-1-16 22:01截图记录
#26 一个多小时内300多人点赞“建议起诉广东番禺警方” 秋火提醒准备删文的有关方面做好与广大民意对抗到底的政治准备 2018-1-16 21:00
#25 有声援者说“如果孙婷婷所说属实”建议起诉广东番禺警方 一小时内近200人点赞 2018-1-16 20:30
#212 我看到了孙婷婷,然后又看不到了 2018-1-16 说点zheng经事儿
#21 无声的中国与有声的青年 ——给张YF、徐ZL、黄LP等与更多的“新青年” 2018-1-16 无国界读者来稿 无国界Internationale
#13 我校张姓毕业生近况通报 2018-1-14 公众号“深约一丈”
#129 为自由呼吁 2018-1-5 罗敏 中国红旗网发布
#263 评番禺警方抓捕张云帆:历史只能借鉴 悲剧不可重演 2018-1-3 风在手 中国琉球网论坛


文存|国际左翼声援
#149 日中劳动信息论坛转载报道港台团体声援广州读书会八青年联署声明 2018-1-25 日中労働情報フォーラム
原题:中国:学生・青年の読書会に対する弾圧に抗議する共同声明(香港) 2018/1/24
#207 在“共产党”的中国,警察迫害马克思主义的学习者 2018-1-29 俄罗斯革命共产主义青年联盟--RKSM(b)
#185 英国德国澳洲四个左翼读书会联署声援中国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中英文。英文附后) 2018-2-4 by Marxism Reading Group of CSSGJ on February 4, 2018 原题:FOR THE RIGHT TO READ


文存|自由主义者的声援或评论,及若干左派回应
#4 言论自由不分左右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 发表在FT中文网 2017年12月30日
#106 作为自由派我为什么要声援张君云帆等八人 2018-01-23 三秋 激流中囯
#141 一个自由主义者对张云帆等八青年事件的看法 2018-1-24 九啸晴天 发布在呐喊论坛 |附:秋火转按
#169 【自由派和左派.博評】誰的初心?怎樣的毛左? 2018-1-28 安徒 香港01博谈
#151 陈纯:已打响的精神内战——中国自由派为何应声援毛左青年 2018-1-28 “陈纯Camus”微博 &. 端传媒
#183 权利的正确姿势——保守主义者眼中的“权利” 2018-2-2 叙拉古之惑 微博
#124 左派应与自由派联合起来向政府争取基本自由权力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123 共同争取民生发展和言论自由——答张千帆教授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210 广州取缔马克思读书会 自由派民运大佬陈破空表示:伪共根本不信马列,是假马列 2018-1-30 大纪元 原题:广州取缔马克思读书会 作家:证明中共不信马列


文存|本帖搜集者秋火的观点和分析:
#17 张云帆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 2018-1-15 18:03
#19 已知信息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应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写完于2018-1-16凌晨2:00(本文在秋火的微信公众号发布后12个多小时点击4200多次,当天14:42被有司屏蔽)
#101 沉沦黑夜下的不屈呼喊:谈广工读书会八青年案 2018-1-22 23:06 秋火
#20 不必等到政府和警方回应,张云帆等八名青年无罪事实已经很清楚了 2018-1-16 13:50
#24 秋火:统治阶级的删帖阻止不了青年一代怒火延烧 要求立即无条件撤销孙婷婷、张云帆等八名青年的罪名 2018-1-16 20:00
#30 自由主义者“青鸟嘤鸣”转发支持我为张云帆等八人所做的无罪辩护文章,很好! 2018-1-17 00:36
#54 革马派分子秋火向社民派人士S澄清与毛派不同 但仍强调声援运动意义超过当事人立场局限性 现在很需要联合努力 2018-1-17
#64 秋火批评香港明报和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只有是不带偏见为受迫害进步人士辩护到底的人 2018-1-19 12:54
#73 《红色参考》吹捧张云帆为革命青年 秋火揭韩西雅改良派实质 2018-1-19 晚
#87 秋火抨击托派公众号“荆棘鸟”似要抛弃对毛思想的批评 2018-1-20 晚
#128 部分毛派抨击秋火1月22日谈八青年事件文章 秋火回击:毛派套用党国官腔说梦话终究是自缚手脚 2018-1-24晚
#156 激进左翼公众号“荆棘鸟”呼吁“放下派别成见”;秋火表示质疑并认为声援不只限于联名,反倒更应该用革命马克思主义进行分析和批判 2018-1-29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附:秋火转按(2018-1-30)
#181 秋火声明:仍将继续有批评的声援一切被打压的读书会青年 2018-2-4 秋火
#182 秋火:荆棘鸟声援书认同毛左,作为革马我赞同香港“还人民言论自由”声援书立场 2018-1-29~2-2
#196 呼吁人们从反抗打压言论自由和人权的高度支持孙婷婷求援信 2018-2-5 23:09 秋火 新青年论坛
#238 秋火第一时间捐款并留言:希望善款妥善监督 侧重支持孙婷婷依法维权 再次强调孙婷婷的依法反击是实际推动八青年斗争的第一步 2018-2-9 19:03~20:05 首发在秋火微信朋友圈(附截图)


文存|2017年12月份的各方声援及不同看法
#2 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 2017年12月21日(附#7:最初参与联署的18名学者,含张千帆)
#11 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北大毕业生张云帆一案 黎明鸟 2017年12月22日
#43 珠江的闸开了!——关于声援张云帆等同志的网络联署活动 2017-12-23 傲铁 发表在“阶级与哲学”公众号
(附托派公众号“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发布的此文英文版,标题《英语世界关心工人利益的人与你同在,南方深陷囹圄的同志》)
#5 2017,当我们只能缄口不言 作者:思源 投稿在微工汇 2017年12月25日
#6 聲援中國毛派青年張云帆!譴責反人民的白色恐怖 2017年12月下旬 托派人士发起的联名声援
#4 言论自由不分左右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 发表在FT中文网 2017年12月30日

媒体报导(主要是外媒)
2018年1月
#210 广州取缔马克思读书会 自由派民运大佬陈破空表示:伪共根本不信马列,是假马列 2018-1-30 大纪元 原题:广州取缔马克思读书会 作家:证明中共不信马列
#211 热点大家谈:大陆毛左青年被抓  同样信奉马列到底谁出问题了? 2018-1-30 希望之声 (右派电台,音频信息,须翻墙收听)
#169 【自由派和左派.博評】誰的初心?怎樣的毛左? 2018-1-28 安徒 香港01博谈
#146 香港多个团体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左派青年 2018-1-24 阿波罗新闻网转自RFA
#145 左派讀書會參與者﹕不因恐懼否認 2018-1-25 明报
#143 英美“零零后”变红,中国“毛左”青年被追逃 2018-1-26 BBC
#122 搞讀書會擾亂社會秩序?香港團體聲援中國被打壓左派青年 2018-1-22 18:37 惟工新闻
#68 技术时代与言论自由 2018-1-19 拉柯 英中时报
#209 毛左青年被捕 中国左右两派声明反对因言获罪 2018-01-18 16:27 多维新闻
#88 讀書會談六四被捕交保候審 中國知識分子同聲援 2018-1-18 15:26 新頭殼
#78 陸青年辦讀書會被捕 左右兩派同聲援 2018-1-18 12:05 台北中央社
#67 Locked Up for Reading: Voices from the November 15th Incident by chuang | Jan 18, 2018
#63 香港明报:办读书会被捕 曾谈六四 毛左青年获释认妥协 2018-1-18 香港明报 |附秋火转按
#130 广工大孙婷婷因参加读书会被刑拘抄家 2018-1-18 CRLW民生观察
#79 曾致敬毛澤東 大陸左派青年辦讀書會被捕 寫自白書揭迫認持「極端思想」 2018-1-16 16:50 立场新闻
#51 传北大毕业生张云帆重获自由 2018-01-16  RFA |附秋火转按

2017年12月
#53 世界媒体看中国:怪异新闻频发 2017-12-28 VOA
#10 左派张云帆被捕遭秘密关押 学界联署要求放人 法广 2017年12月27日
#9 北大毛左参加读书会被抓 失踪月余 大纪元 2017年12月26日
#8 张云帆办读书会被抓改监居 左派人士联署信促放人 RFA 2017年12月22日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7-14 20:01 编辑 ]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4 21:56

https://paste.sh/v3gNRxpb?from=timeline#UwxS0K19FSzzVTAXjU_0CAte

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小谷围派出所:

近闻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届毕业生张云帆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被限制人身自由至今,就此事我们深表关切!

据了解,2017年11月15日晚,张云帆正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多人,后将张云帆刑事拘留至12月14日,12月15日又把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

张云帆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为人正直,关心社会发展,在校期间积极参与各类公益活动。其毕业后专注公益教育事业,希望通过亲身实践探索中国教育的发展方向。事发前就职于广州某家教育机构,工作勤勤恳恳,同时经常参与公益活动。他的实际行动凸显了一位新时代大学毕业生的正能量。

张云帆是家里的独子。事情发生后,家人万分惊愕。远在内蒙古的父母放下手头的工作第一时间赶赴广州,向办案机关了解案件相关信息,但至今不得所终。年事已高、身体不好的姥姥和爷爷经不起如此沉重的打击,已先后病倒。

截至目前,张云帆已被关押月余。据多种渠道了解,警方对张云帆的指控,同其在这次大学生读书会中,偶然谈及对一些历史事件的个人看法有关。我们认为,对历史事件作评价是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并非他个人标新立异、特立独行、耸人听闻。

众所周知,“依法治国”方略早就被写入《宪法》,党的十九大也将“全面依法治国”确定为XJP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我们拥护党中央的这些战略方针,也愿意身体力行地践行这些理念。因此,我们希望番禺警方能够在依法治国、合理使用公权力的框架内妥善处理此事。

我们希望警方能够体谅一个年轻人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以及表达自己对一些事件的观点时,其出发点还是为了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张云帆参与了一次学生读书会的讨论,表达了一些自己的观点,即便其个别观点不甚妥当,但在其没有造成具体社会影响的前提下,我们还是希望警方能给予年轻人一定的宽容和学习进步的机会。

张云帆从小身体不好,患有高血压,希望广州警方能在尽快的时间内,对他的事情做出结论。我们希望警方可以让他尽快返回工作岗位!这样也可以减少广州警方不必要的警力浪费,减轻警方的额外工作负担,以便能将更多精力投入在XJP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去。

根据最新消息,警方在将张云帆刑事拘留30天后,并未向检察机关申请对张云帆逮捕,而是直接将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我们认为,警方这一做法严重侵犯了张云帆的合法权利。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警方在长达30天的期限内尚不能收集足够证据证明张云帆涉嫌犯罪,就应当将张云帆予以释放或取保候审,而警方对张云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我们认为此举番禺警方涉嫌滥用司法程序和资源,变相剥夺张云帆的人身自由。

有鉴于此,我们诚恳希望广州番禺警方:

1、依法办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重新审视已做出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一刑事强制措施决定,并尽可能让他早日返回工作岗位,为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2、切实保障张云帆在被监视居住期间的一切实体权利和程序权利;

3、在张云帆身体健康方面给予关照。

社会各界关注张云帆的人士
                                                   2017年12月21日


附:联署名单:

(更新于2017年12月27日11时00分 持续更新中…)


钱理群        北京大学
孔庆东              北京大学
陈波          北京大学哲学系 教授
李零          北京大学中文系 教授
柴晓明              北京大学
宋磊          北京大学 教师
张伦       北大校友 巴黎大学教授 
汤敏          北京大学 校友 公益人
林垚          北京大学 校友 学者
李豪          北京大学 校友 剑桥大学在读博士
罗勉          北京大学 校友 斯坦福大学博士
朱文琳              北京大学 校友
魏域波        北京大学 校友 编剧
薛扶民        北京大学 校友
周红豆        北京大学 校友
罗美云        北京大学 哲学系 校友
丁小平        北京大学 校友
胡乔杰        北京大学 校友
黄慧          北京大学 校友
朱海波        北京大学 校友 专利代理人
柏升              北京大学 学生
刘心怡        北京大学 学生
刘博涵        北京大学 学生
熊岳汉        北京大学 学生
关昱程        北京大学 学生
常洋铭        北京大学 硕士研究生
仝晓霞        北京大学 学生
邢逸旻        北京大学
汪弘毅        北京大学 学生
孙宇          北京大学 学生
江唯          北京大学 学生
张旭          北京大学 学生
刁天放        北京大学 学生
张安琪        北京大学 学生
刘凯健        北京大学 学生
李欣然        北京大学 学生
刘俊杰        北京大学 本科学生
廖章伊        北京大学 学生
张兴泽        北京大学 专升本
马壮          北京大学 学生
宗志杰        北京大学 学生
冯艳丽        北京大学 学生

秦晖          清华大学
旷新年              清华大学
程曜          清华大学 工程物理系教授
李章瑞        清华大学
王珂          清华大学
柯豪          清华大学
何雪梅        清华大学 学生
曹丰泽        清华大学 博士

黄纪苏             北京学者
赵志勇             北京学者
祝东力             北京学者

于建嵘             社科院
徐友渔             社科院
靳大成             社科院
宋俊岭       社科院
江雪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本科学生

王朝晖             中科院
杨铁         中科院
章晓敏       中科院 博士生

赵典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 北京市海淀区第八、九、十一、十二、十三届人民代表
荣健欣       中山大学 副研究员
杨聪雷       重庆大学 教师
罗静         湖北大学 教师
Peter Beattie  CUHK  assistant professor

陈洪涛       媒体人
范景刚             媒体人
刘武洲             媒体人
秋石客       媒体人
王雄基       媒体人
高贵真       媒体人
包海林       媒体人
王廉洁             媒体人
刘虎         媒体人
胡星星       媒体从业人员
王挣         艺术家
杨开         艺术家
钱荣荣       自由艺术家
娜彧         作家
魏欣             医生 魏巍之女

李民骐       美国犹他大学经济学教授 北京大学校友       
陈美霞       台湾成功大学 退休教授
张跃然       哈佛大学
郭博雅       哈佛大学
安太然       哈佛大学
钱聿杰       耶鲁大学
殷思远       美国麻省大学
Adam Xu     里德学院 学生
钟思骋       里德学院 学生
秦清         曼彻斯特大学
董惠颖       爱丁堡大学
董益丰       英属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 学生
郭子沫       UBC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学生
陈伟祥       宾州州立大学
赵蒙旸       宾夕法尼亚大学
李唐辙       利兹大学
李云童       莱斯大学 学生
王一伕       科罗拉多大学 哲学系学生
HP T.        加州大学河滨校区 学生
Astrid Lu     香港城市大學
Nora Niu     香港大学 学生
王巨         香港大学 学生
郑嘉馨       东京大学
潘逸飞       东京大学 学生
赤坂羽             京都大学
张亦澄       北海道大学 学生
要欣         纽约留学 学生
温正         NEU Master
焦竹晗       CMU Master
Zhuocheng Xiao  PhD student, University of Arizona.
宋迈克       旅法工程师

韩昱         中国人民大学 校友
潘晓雨       北京师范大学
金衍         北京师范大学 学生
张丽轩       北京师范大学 学生
张广植       北京师范大学 学生
吴昊         北京师范大学校友 自由职业
戴雯         北京语言大学 学生
裴梵鑄       北京语言大学 学生
邓阳雅笛     北京语言大学 校友
张润泽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延庆分校
阿斯楞             北京印刷学院
王笑             北京交通大学 博士
涂苏         北京理工大学 学生
常悦         北京工业大学 学生
林梦妍       中央财经大学 学生
谢鹏宇       中央财经大学 学生
张泽鲲       中央民族大学 学生
殷东贵       中央民族大学 学生
吴逸飞       中国政法大学 学生
肖严         北京科技大学 本科学生
顾欣玮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学生
周乐怡       北航 学生
伍悦钿       南开大学 学生
龚建伟       天津理工大学 学生
徐小         首都师范大学 博士
许若希       浙江大学 学生
沐仲达       杭州大学文学部 学生
艾琳         杭州大学文学部 学生
刘苏以宪     杭州大学理学部 学生
叶子         钱塘江大学工学部 学生
商绍之       钱塘江大学经济学院 实习生
张茜         重庆大学 学生
梅浩宇       重庆师范大学 学生
黄焕庭       华南师范大学 学生
梁泽熙       华南师范大学 学生
徐浩峰       武汉理工大学 学生
王民超       复旦大学 学生
张采薇       复旦大学 学生
李卓然       复旦大学 学生
徐千淇       复旦大学 学生
杨采妮       同济大学
金江南       同济大学浙江学院 学生
丁梦茹       上海海事大学 学生
顾文汐       上海交通大学 学生
明山雨       上海科技大学
徐新愉       上海政法学院 在读学生
董峰         上海师范大学 在读研究生
池伟添       华东师范大学 学生
曹一飞       东北电力大学
夏博阳       辽宁大学       
朱仁礼             兰州外语职业学院
邱子晋       枣庄学院
吕娜             嘉兴学院
洛霄河             苏州大学
刘沁清       苏州大学
金与慧       哈尔滨工业大学 学生
吉文鑫       东北师范大学
李永杰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 社工学生
王鑫磊             苏州高博软件学院
李慰庭             黑龙江外国语学院
武天栩             安徽医科大学
刘翼衡       陕西学前师范学院
季嘉诚       湖南大学 学生
应丝         湖南大学 学生
陈名扬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张海兵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
少正铆       衢州化工学院
杨宇澄       山东艺术学院
丘振翊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张帆         桂林理工大学
姚玥         四川大学
张珺宁       四川大学
吴婧闻       中南大学
李承泽       江南大学
李玉梅       浙江师范大学
金万恩       云南财经大学 独立诗人学生
赵秋婷       大连工业大学 学生
沈晃         成都实外西区 学生
代雨肖       黑龙江大学 学生
赵梵慧       黑龙江大学 学生
许可轩       东南大学 学生
刘懋木       集美大学 学生
孙信         江苏师范大学 学生
王景晨       江苏第二师范学院 学生
李静         南京财经大学
朱清甄       南京大学 学生
马灿林       南京大学 学生
张晋祥       南京邮电大学
李想         南京师范大学 博士后
唐恢彧       长江大学 学生
李磊         长江大学
望明归       西交利物浦大学 学生
夏天         西交利物浦大学 学生
大国兔       西交利物浦大学 学生
张之恒       西交利物浦大学
柯钦         西安理工大学 本科生
张祖武       兰州大学哲学系 学生
刘海燕       曲阜师范大学 学生
李晓萱       江南大学 学生
邢航         江南大学 学生
张句         辽宁师范大学 学生
谭睿智       深圳大学师范学院附属中学 学生
胡泰然       山东农业工程学院  学生
景冮姗       山东  大学生
王俊泽       东南大学成贤学院 学生
黄礼         重庆师范大学 学生
裴文哲       宁波诺丁汉大学 学生
俞亦凡       湖北大学 学生
雷宗杰       深圳大学
黄樱         深圳大学 学生
韩静         盐城师范学院 学生
周焱         河南大学 学生
易士武       太原理工大学
汪少涵       广西师范大学 学生
麦沁涵       西南大学 学生
张志萍       大连民族大学 学生
林澳庆       缙云中学 学生
洛河悟       太原外国语凤凰双语中学校 学生
高铭怡       育才学校 学生
张句         辽宁师范大学 学生
张牧戈       独立学生
解诚承       巴蜀中学 学生
王镜龙       龙口第一中学
欧阳承平     三十一中 学生
陈德安       温州中学学生
吴张豪       上海市崇明中学 学生
钟振宇       南宁三中 学生
丁锋         中学生   
赵冉         法学生
卫叔昂             学生
徐志豪             学生
方然         学生
杨玉庆       学生
何欣         学生
冯嘉馨       学生
刘庭玮       学生
陈奕希       学生
王子凡       学生
杨雪         学生
黎乐诗       学生
赵萌宇       学生
王琮         学生
冯孟         学生
薛博光       学生
颜家仪       学生
毕睿         学生
高语晨       学生
张金梦       学生
陆怡雯       学生
宋德永       学生
廖宇萌       学生
苏鑫         学生
贺芾棠       学生
白艳波       学生
魏秉倩       学生
胡雪恒       学生
李雨桐       学生
黃照文       学生
闵宇         学生
邢广         学生
古柏炀       学生
孙纪初       学生

赵永健             成都灯光夜读读书会 创始人
黄超         中裔控股集团 创始人
曲晨         凯风公益基金会项目经理
米宁         莱茵杂志社社长 黑龙江大学
张舒迟             NGO工作者
姚雨彤       NGO从业者
李翘楚       NGO工作者
郭月瞳       NGO工作者
杨占青       公益人士
郑楚然       女权主义者
梁小门       女权主义者 Fordham University Law School

李金宏       社会学者
金旺         医生
陈时秋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 离休干部
刘志标       中小学教师
沈宇宸       中小学教师
陈默         中学教师
许罗琪       小学老师
兰春荣             大连科研所翻译
墨秋             教师
万宝玮       教师
红霞             学者
王仁俊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 退休职工
陈静岩       国家工作人员
刘燕群             和平使者 高级教师
吴定洲             反腐调研员
白明             北京科技工作者
张荫乾       七一八厂退休干部
王娟             山东济南市千佛山医院(三级甲)
张友德             湖南为民服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闫惠人       职员
许第根             海军机关职工
温永瑞             共产党人讲习所保卫科长
黄进源       深圳企业职员
王元             企业职工
王小泉             企业职工
孙圣佼       企业职工
李政南       富士康工人
王莹         工人
孟晗         广州工人
梁育英             农民
夏奔         农民
李双菊             农民
黄枷鑫             农民工
王凿         农民工
陆中明       陕西自由撰稿人
李家哲             自由职业者
张伢子             自由职业者
康明         自由职业者
李文采       自由职业者
戴远         自由职业者
罗绍栋       自由职业者
王飞         自由职业者
姚春曲       自由职业者
王亮         自由职业者 产品设计师
周宇         自由职业
伊藤由夏     自由职业
周鹏         自由职业 互联网运营从业者
李良鹃       北漂自由职业者
何逸         互联网从业者
李贵敏       互联网从业者
左泉         杭州市某书店 店员
魏再焕       海燕社 共青团员
李蔚             北京公民
罗其云       退休电脑工程师
张志军       石家庄退休人士
程跃洲       退休工人
青春永驻     退休职工
正常             退休职工
赵宇新       下岗职工
裘庆福       上海江南造船厂退休工人
孟宪达       徐州市民
张国领       北京华德恒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评估助理
朱志强       河北中科恒云股份科技有限公司 前端工程师
梁波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市场经营部职员
陶志远       长沙齐翔集团 软件工程师
高磊         内蒙古呼和浩特邮政公司 职员
刘斌         四川同舟税务师事务所
郑雯琳       会计 亿滋
武夏         北京品推宝 运营人员
周伊康       上海市闵行区公司职员
倪世忠       贵州安顺 公民
赵师祺       公民
巫丽         公民
张思远       公民
王启龙       公民
伍恩庭       公民
孙仁财       公民
农庆国       创业
刘文凯      
魏海胜      
王洛鑫      
周卉卉   

签名方式:

直接附在名单后或发送“姓名+单位+职业”至 zyflmx2017@gmail.com

十分感谢您的仗义执言!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4 23:04

来源:乌有之乡http://www.wyzxwk.com/e/DoPrint/?classid=14&id=386024百度快照


哪有什么平安夜?——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其人
作者:云帆校友  更新时间:2017-12-25 00:16  来源:新青年2017  责任编辑:晨钟



  张云帆

  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届毕业生

  呼和浩特市第二中学2012届校友

  同学和朋友们口中的“帆爷”

  就职于广州某教育机构

  今年11月中旬被刑事拘留

  高中母校的骄傲,真正的“天之骄子”



  云帆高中老师

  得知学生被拘留之后,老师呼吁大家关注此事

  张云帆高中就读于名校呼市二中。提起张云帆,高中老师的第一印象:“绝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啊!”

  没有老师会不喜欢一个品格优秀,热爱学习的好学生。更何况,云帆用无可辩驳的表现和成绩证明了自己。



  张云帆高中时的历次考试成绩

  对他来说,荣誉和头衔接踵而至:不论是自治区级三好学生,还是数学、物理的学科竞赛奖项,抑或是红十字会先进会员...都在述说着他作为一个“学霸”的光鲜的过去。



  云帆高中时的获奖状况

  但是,他从来不是一个只懂得刷题,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从任课教师,班主任,同学,乃至校长对他的评价中,都可以看到他杰出的综合素质。

  “高中时帆爷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总排名第一,校长直荐,一楼的公示榜上帆爷的名字赫然醒目,那时候老师经常提起他,作为我们的榜样,时隔多年,具体细节已经记不清,只记得当年我们这些学弟学妹们都是钦佩和羡慕。

  大一时有幸在聚会中见过一面,胖胖的师兄,性情极温和,话不多,不急不躁的样子。他高考时报了数学科学学院,数院在内蒙本来是不招生的,但是为帆爷破了一次例,后来又听高中老师说,帆爷转到了哲学系,因为嫌数学太难了。当时我还想,大神师兄也有被数学虐到的时候啊。

  再后来,换了校区,和本部的同学们联系少了,再也没有见到过帆爷,也没有在聚会上遇到过他。”

  ——比云帆低一级的高中校友



  “高三七班的张云·帆同学,品格优秀,意志坚定,乐观进取,社会责任感强,关心国家大事;他酷爱读书,善于思考,思维敏捷,观察分析问题有独到见解,知识面宽,有较深的文化底蕴,自主学习能力强;

  长期担任化学课代表职务,工作踏实、勤奋、务实,团队意识、表率作用强,组织能力突出,能创造性地圆满完成大大小小各种任务,表现出十分出色的领导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高二年级时被评为市级三好学生、自治区级三好学生。总之,张云帆同学是一位品学兼优,素质全面,有很大发展潜质和培养前途的优秀学生。”

  ——任课教师



  “‘张# 云帆同学有很强的集体责任感、荣誉感,能够积极参加各项文体活动,并多次为班级争得荣誉。

  在历次考试中,多次在全年级排名第一,是我班学习上的排头兵。他不仅自己成绩优异,还积极主动帮助其他同学分析学法,为班级浓厚学习氛围的建立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学习中,他不局限于课内知识,能够关注国际国内新闻,博览各种书籍,掌握各种知识,特别是对国学方面有极大热情,初中开始就认真阅读了《易经》、《道德经》、《论语》等,是我班知识极渊博的学生之一。对数理知识的热爱和长期不懈的努力还使他取得了物理竞赛二等奖、数学竞赛一等奖。

  总之,该生品质优良,成绩优异、兴趣广泛,作为班主任,愿意推荐其为“北京大学2012年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候选人。”

  ——班主任

  最重要的是,他不把自己局限于个人的小小世界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造福人类、以天下为己任的胸怀,对高尚人格的追求,可能恰恰是这些萌发于青少年时期的理想主义的种子,决定了他接下来的一生。

  身陷囹圄

  2017年12月21日,网络上开始流传一封联合署名公开信。直至此时,云帆的老师、同学、朋友们才知道,他已经被拘留一个多月了。为避免触碰敏感神经,本文不会提及这封公开信的观点。这里只根据信中陈述把情况通报给大家。

  2017年11月15日晚,张在广州某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广州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带走多人。后张云帆被刑事拘留至12月14日。

  12月15日,番禺警方将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

  事发后,家人惊愕万分,父母已第一时间放下手头的工作从内蒙古奔赴广州,向办案机关了解案件相关信息,至今不得所终。年事已高、身体不好的姥姥和爷爷经不起如此沉重的打击,已先后病倒。



  张云帆的遭遇在北京大学校友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北大校内论坛未名BBS的十大头条帖子现在仍在讨论此事。

  他的高中、大学同学在听闻此事之后的反应:

  “品质乐于助人,在学习上无私的帮助其他同学。比较大大咧咧,为人正直,关心社会,虽然不了解事件的真实情况,但是希望同学能够平平安安,警方能给出一个公开合理的解释”

  “希望广州警方给出合理解释,从来没想到这种事情能够发生在同学身上”

  “虽然他的想法可能不同于主流社会,但是一定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着想的”

  但是,更多的具体情况、事实真相仍然未知,目前也无从去了解。我们将持续关注此事,也期待能得到一个合理的结果。

  长风破浪会有时

  云帆出事后,有北大学子在人人网上查找到了2012年7月,他高考结束后,被北大录取时所说的话:

  他说:“人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可以用这短暂的一生去逐梦,在死时可以欣慰的望着自己光辉的一生,为自己伟大的人格而自豪的昂起头颅,平静的走向永恒。…… 这就是我为什么报考北大数学院的原因,我希望打好坚实的数学和逻辑基础,并学习一部分理论物理的知识。不管我将来走上什么行业,我都会用我的这些知识造福社会,并会为我曾追逐自己的梦而感到自豪。”



  要说寻常意义上的“成功人生”——保研,出国,找到高薪的工作...张*云帆算不上成功。我几乎能想象他的亲朋好友一再规劝他“你要会做人啊”;然而,他却是我看到的少有的,真真正正的“人”——如此乐观、真诚、坚韧和乐于奉献。他在校期间就热心公益事业,毕业后也专注公益教育,工作勤勤恳恳。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精致的、虚无的地方,他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妥协地沦为自己不愿成为的人,而是努力用实际行动凸显着正能量,扛起新时代的北大精神。我们衷心希望,这位优秀的校友、可敬的学子,能够有机会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实现他造福社会的理想,为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奉献一生。


  相关链接

  “北大招生网”人人主页:北大在内蒙招录工作结束 考生专业选择更趋理性
  http://page.renren.com/601012229/note/861462891

  中国教育网:北大2012中学校长推荐生:呼和浩特第二中学张云帆http://gaozhong.eol.cn/qunzu_new_9305/20120111/t20120111_730710.shtml

  清北学堂吧:清北学堂学员张云帆同学推荐为2012年北大校长实名制学生
  http://tieba.baidu.com/p/1276437758


图片附件: 1.jpg (2018-1-4 23:04, 23.0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4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16&k=85cfa826e4acd1c5f4c623781606202a&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jpg (2018-1-4 23:04, 29.5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4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17&k=0bc5cd8124a0bbefa4dbbd0cd5fcdf1a&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jpg (2018-1-4 23:04, 26.7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3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18&k=dd56f0fd6243264843fde84921fde976&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4.jpg (2018-1-4 23:04, 55.6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1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19&k=7c63ce771ac897ae610ab9843f228c0b&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5.jpg (2018-1-4 23:04, 34.6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2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20&k=eb8148ddcc18aec2f2494be44c21b633&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6.jpg (2018-1-4 23:04, 32.6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1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21&k=a19bc12aede0a5e595f60815f155fe86&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7.jpg (2018-1-4 23:04, 33.5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4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22&k=bf212cb6c9964d5132989471a081cd0b&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8.jpg (2018-1-4 23:04, 18.7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3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23&k=018f78cdfab7121075afa1c30f2d671c&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4 23:09

FT中文网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703

言论自由不分左右
张千帆:左右两派都需要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的宪法保护,对待宪法的态度应该一致,积极推动宪法的实质性实施。

更新于2017年12月30日 14:35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为FT中文网撰稿

11月,广州警方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捕了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申请批捕期限将近时,才有其家人找我,告知他是在一次大学读书会谈论“敏感”事件遭人举报,但并没有说明他本人的思想背景。我也没有多想,当即表示支持。

近年来,因言获罪者多矣,广州警方的行为有明显违背中国宪法第35条的嫌疑。此事的法理极为简单——事实上,中国绝大多数事件无需法理,只需常识即可判断。我当时说了几点:首先,需要确认张云帆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如果没有,则几乎不论他说了什么,均属于宪法言论自由保护的范围,不能入罪。如果无罪,警方即应立即还其人身自由;即便要找个台阶,给予“取保候审”,也应立即让他回家,而不可“变更强制措施”,在不明地点通过“监视居住”继续限制其人身自由。

后来友人告知,这个张云帆是“毛左”。这才在网上搜了一下,也没有查到什么,只是说他信奉马列,在校期间曾任北大马克思学会会长。其亲朋好友或许怕自由派人士不支持,所以未告实情。其实,这种担心完全没有必要。自由派在言论自由这个问题上是从来不含糊的,无论是否同意言论本身。左右两派对中国的民生问题和社会弊端有不少同感,但是对解决方案的认知大相径庭。自由派当然不会认为中国的前途在于回到毛泽东时代,但是也绝不会因为不同意左派言论而放弃言论自由的基本立场。因此,不论张云帆的个人背景如何,我对此事的立场是不会改变的。

事实上,从此次以及个别以往事件来看,政府不只是打压右派言论,而且也限制左派言论,只是力度有所不同而已。譬如“屠夫”吴淦也因言获罪,近日获刑八年,其罪名就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而是“颠覆国家政权”。但不论如何,左派同样是限制言论的受害者,也需要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的宪法保护,左右对待宪法的态度应该是一致的,都应该积极推动宪法的实质性实施,而不应站在反宪政的立场上,因为意见不合而纵容甚至怂恿政府剥夺对方的基本权利。这样显然是极为不智的,最后连自己的基本自由都保不住。既然宪法是所有人的护身符,放弃宪法无异于自我迫害。

当然,在左右割裂日益严重的中国社会,要保持言论自由的心态并不容易,因为这不只是要求自己的言论有自由,也要允许他人的言论有自由——借用美国大法官霍姆斯的话,尤其是那些我们憎恨或不耻的言论,而这不容易做到。言论自由要求我们把别人当人——而不是白痴,把自己也当人——而不是上帝。这甚至都说不上是“宽容”,而只是维持起码的风度,让明明会犯错的自己少犯错,犯了错也不至于太丢面子;我们给别人留退路,其实也是给自己留退路。但是在一个没有宗教传统乃至把宗教当作“封建迷信”的国家,我们却恰恰没有这个传统,常常不知不觉让自己站在上帝的位置上,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在有些情况下,明知自己错了,但因为先前说话太满太绝,而不肯认错,因为自己不肯宽容而变成非要为错误辩护。那样就太悲催了。

在对待“文革”等历史事件和毛泽东等历史人物上,左右两派针锋对麦芒,没有任何调和的余地。其实,只要不把任何人当做神或魔,不采取宗教式的封闭心态,心平气和就事论事,这些问题都是有解的。一时无解,暂且淡化也不失为一种策略;非要谈也可以,只是要对事不对人,不要把一场公共事件讨论演变成私人感情纠纷。自由的言论应该是无畏的,但无畏的表达无需伤人。譬如像洪振快那样探讨“狼牙山五壮士”的真相,依靠扎实的文献资料和实地调查论证自己的观点,没有一点情绪化的表达。当事人的家属和左派很可能不高兴,但是面对自己不喜欢的观点,正确的方法不是谩骂,而是同样用事实说话。政府当然更不应该简单通过一部立法,禁止民间自由探讨历史真相。这种做法不会带来稳定,而是助长社会不讲理的习惯。

实在忍不住,就把愤怒转化为怜悯吧———我也常常这样劝诫自己:如果对方持有一种错误的观念,那不是一种恶,而是一种不幸;对已经不幸的人不留余地口诛笔伐,就成了我的不公。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用过硬的证据和论据耐心说服对方,帮助他纠正错误。当然,这种办法只适用于那些“真左”,而不是靠“左”吃饭的假左。当代左派的问题是其中混杂了大量只为利益、不问是非、没有底线的“五毛”。对于他们,辩论确实是一种浪费时间。我不知如何判断左的真伪,但直觉认为张云帆是属于“真左”。不论其言论对错,其自由都是应受保护的,其人格也应当得到尊重。

从北京及各地的“驱低”事件来看,中国的左右其实是有共同关怀的。自由派并非不关心民生,而是要以一种负责任的方式关注民生,那就是建立让政府对人民负责的制度,让人民通过选票追求并保护自己的生计。近年来的左右之争往往是避重就轻、转移焦点,最后却造成势不两立、两败俱伤的结局。譬如“郎顾之争”原来的焦点在于是否应该在没有政治改革的情况下单方面推进经济改革,却演变成究竟要市场还是要计划的伪问题之争。对于这种问题,自由派的立场显然是既要推动市场改革,更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在没有政治改革的情况,即不可回避伪市场改革和私有化带来的弊端。这本来是一个可以形成左右合力的话题,两派却打得不可开交,政府则以其一贯的我行我素,依然在既没有自由也没有福利的方向发展。

左右之争不可避免,但争论应建立在宪法共识的基础上。对于“驱低”事件,左右都应当认识到:没有民主,就谈不上民生。对于越来越频繁的因言获罪,左右更应当形成共识:言论不分左右,都应该自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4 23:22

一篇投稿微工汇的声援文章:《2017,当我们只能缄口不言》



图片附件: (2018-1-4 23:22, 4.54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77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24&k=4b4c36da71434f24ebbcfaaa0fc9a615&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4 23:35

来源: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tcJhx8rKnN_bPNyGF4k8aqIqge5xDqUNlVa9JgoOjLS1vKg/viewform


聲援中國毛派青年張云帆!譴責反人民的白色恐怖
近聞毛主義傾向的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生張云帆於廣東工業大學教室內參與學生自發進行的讀書會時,被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逮捕,目前被關押於秘密居所。對此事我們深感憤怒,同時也十分關切!
我們認為,言論自由是一社會之解放的基本前提,以「不當言論」興罪、取締連結底層的激進思想是在搞白色恐怖! 歷史殷鑑,以為依靠這種手段就能夠減緩合法性損折的政權,到頭來的結果只會是最大化地將民心喪失殆盡!

在此,我們呼籲當局:

1. 保證張云帆人身安全和身體健康
2. 保障張云帆對外發聲連繫之權利
3. 盡速釋放張云帆

並懇請各界不分畛域密切關注、連署聲援此案!!

莫莫(曾用笔名“若羽”、“野耕”、“白曼”)
王映棻
林正明
Roux
胖乎乎
林致良
盧敬華
A. Y. X. Wu
蕭曉華
陳育賢
曾維堂
范敏雄
Izquierdo Jonathan
汪福贤
Absteit
陳偉達
林长信
Chan Tak Wan
游诗之
Tong Shing Yan
墨小香
Manos Skoufoglou
赤旗/燧鸣
Gabriel Barreto,





图片附件: (2018-1-4 23:35, 62.9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77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25&k=18473f824cbfe2f2ccf3eb837c42380c&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4 23:42

最初参与《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联署的18名学者(含张千帆):

签名方式:

直接附在名单后

将“姓名+单位+职业”发送到zyflmx2017@gmail.com

附:联署名单。

孔庆东      北京大学
朱文琳      北京大学
柴晓明      北京大学
张千帆      北京大学

郭于华      清华大学
旷新年      清华大学

黄纪苏      北京学者

于建嵘      中国社会科学院
靳大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

王朝晖      中国科学院
焦仁杰      广州医科大学

宋阳标      媒体人
陈洪涛      媒体人
范景刚      媒体人
刘武洲      媒体人
司马平邦    时事评论人
秋石客      独立学者

赵志勇      北京学者

来源:红色中国网2017-12-22 01:55转载版本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4 23:55

来源:RFA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12222017064504.html

张云帆办读书会被抓改监居 左派人士联署信促放人
2017-12-22 RFA



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的左派人士张云帆,上月在大学校园举办读书会被广州番禺警方抓走后,刑拘期满后再遭秘密关押。多位左派人士向警方发出联署公开信,要求释放张云帆。(黄小山 / 海蓝 报道)

据周四(21日)发出的公开信显示,去年在北大毕业的张云帆,上月15日晚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参与读书会时,被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并将他和数人刑拘。到本月15日刑拘期满后,番禺警方改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

公开信显示,中国著名左派人士孔庆东、司马平邦等人,以及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都有联署。

据了解事件的知情人陈先生对本台记者透露,今次一共抓了三个人。他认为,不论政治观点如何,都不应该因言获罪。

陈先生说︰张云帆是吧?好像是在广州工业大学搞那个读书会,里面谈问题谈得激动了一些,谈到「六四」了嘛,被抓了嘛。现在关在哪个宾馆里面。可能是拘了三个人吧,应该是。那两个是甚么情况,男女、性别、年龄,是其么身份我一点不知道。警方是以聚众扰乱社会治安罪抓他们的,感觉应该是要把他们定称团伙。我们学弟找过来,谈了大概情况。我是觉得不管甚么政治观点,不应该因言获罪嘛。他说的观点,我想也是社会上普遍存在的。

陈先生还表示,张云帆的同学来找过他,他的建议是和警方内部沟通。现在因为张云帆的家人和同学都有顾虑,不愿意公开,而北大亦不愿意提供帮助,他们可能一段时间还无法出来。

他说︰我也不认识他,所以谈话内容我也不确定,他们到底谈了甚么东西。也是别人让他们学弟来找我。我的意见是,内部沟通一下,不要先把矛盾激化了,看看警方到底会有甚么说法。那个师弟在北京嘛,他寻找母校老师的帮助,但北大的人都不介入,他的老师好多也都不愿意。他们家、还有同学,我都没法说,每次都跟做贼似的,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我说这个事情又不是甚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们还让谁都找不著他们。

旅美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前学者、专栏作家吴祚来表示,严防组织化的行动是共产党的常态,即使是拥毛的左派,只要从事组织化的活动,也会遭打压。

吴祚来说︰一直都是这样,只是有时抓抓左派,有时候他们那个左派的网站也被封。因为左派、新左派觉得邓小平那一套、觉得这个市场化就是违背毛泽东的这个政治意志的。他们搞这些读书会啊,就是有组织的。有组织的东西呢,就可能形成规模,就会形成一个动荡的因子,共产党是害怕有组织的,你从北京串到广东,有组织性的搞活动,共产党立即不干了,他们一定会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

广州番禺公安分局小谷围派出所在回应本台记者的访问时指,他们不方便在电话里面谈到有关事件,并称如果是要采访,需要找公安分局专门对外的部门,而他们不能对外说些甚么。


图片附件: RFA.jpeg (2018-1-4 23:55, 67.5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2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26&k=ca7cfe840d2634437982fa6314dc6c45&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5 00:00

大纪元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2/24/n9989853.htm

北大毛左参加读书会被抓 失踪月余

更新: 2017-12-26 12:45 AM           标签: 毛左

【大纪元2017年12月25日讯】当局收紧舆论的同时,左派人物也中招。北大马克思学会前任会长张云帆因参与读书会,被警方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目前被关押在秘密居所,引发外界关注。

据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多位左派人士发出的要求释放张云帆的联署信显示,去年从北大毕业的张云帆,今年11月15日晚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参与读书会时,被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并将他和数人刑拘。

到本月15日刑拘期满后,番禺警方改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

数位知名毛左向警方发出联署公开信,要求释放张云帆,一些常常遭到毛左攻击的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也参与联署。

自由亚洲引述知情者消息称,连同张云帆在内,警方共抓了三个人。据称在读书会上谈到了六四,但具体情况不清楚。

这名陈姓消息人士称,目前,张云帆的家人和同学都有顾虑,不愿意公开,而北大亦不愿意提供帮助,他们可能一段时间还无法出来。

他还说︰“北大的人都不介入,他的老师好多也都不愿意。他们家、还有同学,我都没法说,每次都跟做贼似的,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

旅美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前学者、专栏作家吴祚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严防组织化的行动是共产党的常态,即使是拥毛的左派,只要从事组织化的活动,也会遭打压。

广州番禺公安分局小谷围派出所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则表示,不方便在电话里面谈到有关事件。

另据中央社25日报导,12月26日是中共前党魁毛泽东124岁冥诞,有毛左人士日前申请在河北张家口举办集会,理由是“纪念毛诞辰”,但被当地警方以“严重破坏社会秩序”为由拒绝。

据早前报导,去年大陆毛左们宣布成立所谓的“卫毛党”,原计划在9月8日,即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去世40周年的前一天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但创办人被带走,大会临时取消。

责任编辑:林诗远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5 00:04

来源:法广

左派张云帆被捕遭秘密关押 学界联署要求放人
作者 艾米 发表时间 27-12-2017 更改时间 27-12-2017 发表时间 13:48

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的“左派”人士张云帆,上月在广东一大学校园举办读书会时被警方抓走,刑拘期满后,在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再遭秘密关押。多位“左派”人士及知识界人士向广东番禺警方发出联署公开信批评此举,要求警方释放张云帆。

据法新社报道,截至周三,这封公开信已经有350人签名,其中大部分是大学教师,学生和媒体工作者。签署者包括包括左派人士孔庆东、司马平邦等人,以及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

《砥柱中流》网站的相关文章指,张云帆是北大马学会前任会长,对马列毛主义颇有研究心得,是个马列毛主义信仰者。

法新社报道,张云帆被捕疑似与他在广东读书会上谈到政府对“左派”人士发言权的态度有关。法新社致电广东番禺公安局询问时,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无权就此事回答提问。

这封周四21号发出的公开信中表示,对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届毕业生张云帆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被限制人身自由至今,深表关切!

信中说,据了解,2017年11月15日晚,张云帆正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谈到一些历史事件后,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多人,后将张云帆刑事拘留至12月14日,随后,并未向检察机关申请对张云帆逮捕,而是从12月15号就直接将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公开信指出,警方这一做法严重侵犯了张云帆的合法权利。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警方在长达30天的期限内尚不能收集足够证据证明张云帆涉嫌犯罪,就应当将张云帆予以释放或取保候审,而警方对张云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我们认为此举番禺警方涉嫌滥用司法程序和资源,变相剥夺张云帆的人身自由。

信中强调,众所周知,“依法治国”方略早就被写入《宪法》,党的十九大也将“全面依法治国”确定为XJP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信中说希望番禺警方能够在依法治国、合理使用公权力的框架内妥善处理此事。

法新社指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者,尽管在其统治期间多次政治运动造成几百人死亡,但依毛泽东然在中国是不可颠覆的人物,GCD1981年将其功过下过三七开的结论。

中国社会贫富差距十分悬殊,有些中国左派人士通过纪念毛泽东思想对其继承人放弃共产主义的梦想进行批评。

法新社指出,与那些要求更多民主和人权而被判颠覆罪入狱的“右派”知识分子相比,“左派”人士拥有更多的发言空间。

两名大学教师向法新社证实他们签署了公开信,法新社评论指,在XJP的控制下,这可谓个罕见的举动。一名清华大学的教师表示,因为参加一个研讨会而遭到监禁是不公平的。

公开信中说,张云帆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为人正直,关心社会发展,在校期间积极参与各类公益活动。其毕业后专注公益教育事业,希望通过亲身实践探索中国教育的发展方向。事发前就职于广州某家教育机构,工作勤勤恳恳,同时经常参与公益活动。他的实际行动凸显了一位新时代大学毕业生的正能量。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5 00:08

砥柱中流https://dzzlred.tech/article-14257-1.html

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北大毕业生张云帆一案
2017-12-22 20:21|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841| 评论: 0|来自: 红旗网

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北大毕业生张云帆一案
2017-12-22黎明鸟

张云帆,北大毕业生,北大马学会前任会长,对马列毛主义颇有研究心得,是个马列毛主义信仰者,关心社会,国家和人民的命运前途,在校期间和同学们一起经常走入社会进行考查读“无字天书”……了解历史重大事件,用马列毛主义的哲学观分析研究,是年青大学生有志向的青年楷模!毕业后就职于广州市某家教育机构工作。仅仅由于参加了读书会谈论历史事件真相观点,与读书会的多名会友竞被特色党“国安”“国保”法西斯的广州市“公安”以莫须有的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月余后,又被警方对张云帆等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六个月。  

  惊悉此函,呼吁马列毛主义信仰者共产党人,真正的中国人关心救助正被特色党“国安”“国保”法西斯对年青一代的迫害,身心的催残!国家的宪法,公民的人权和信仰、学朮研究,言论和人身自由……岂容法西斯任意践踏?!  

    请问习主席:你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能丢的话还算不算数?青年人在一起读马列毛书,关心国家大事,谈论探讨历史事件真相,交流心得体会,何罪之有?“国安”“国保”广州市“公安”凭什么抓人行拘月余后并监视居住?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宪法依据在那里?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绝不是“妄议”而是天赋人权。

    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信仰言论自由、享有集会游行自由……的权力。张云帆等根据党中央和习主席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能丢的话,依国家宪法,读书会会友们在一起学术研究讨论马列毛主义结合中国重大的历史事件,谈论心得体会怎么就成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请问习主席口口声声要“依法治国”,这是“十九大”“的“依法治国”吗?……  因此,呼吁红色革命的网友共同关心,谴责特色法西斯……!!!

附: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略。见本专辑最上)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5 21:1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d48baaf0101q5nq.html

[转载]北大学生来韶开展寒假社会实践活动  (2014-01-20 10:36:00)

原文地址:北大学生来韶开展寒假社会实践活动  作者:燕儿红色家园

唱着国际歌走在瞻仰大道上的北大学生 刘晓 摄

在毛泽东同志故居前合影刘晓 摄

  天下韶山网讯(记者刘晓)“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1月13日,来自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协会的学生到韶山开展寒假社会实践活动,在瞻仰大道上,他们按照活动计划,挥舞红旗、唱着国际歌走向毛主席铜像。

  在毛主席铜像前,同学们再次唱起了“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我们准备了三首歌,待会在毛泽东同志故居前,我们准备的是‘华夏儿女’,因为毛主席一生都是为了无产阶级,他生平最关心的是广大无产阶级。”张云帆是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大四学生,也是校马克思主义协会的委员之一,“通过唱这几首歌,以一种简单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对毛主席的心意。”

  “毛主席写出来的文章不但很有深度,还通俗易懂。不像有些非常抽象的哲学内容,很多人都看不懂。”张云帆现在主修哲学,书本课堂中接触过不少马恩列毛的文章,“像他的《实践论》和《矛盾论》都是非常通俗易懂的,在《实践论》中,他强调的是要通过实践来获得认识,而不是说每天坐在房间里,看几本书,写几篇文章,他强调的是要接地气,要接触社会,去实践。”


  对于这趟韶山行,其它来自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协会成员也都有着自己的看法和收获。“毛主席当年也曾四处游学,我们每年的社会实践也像是主席曾经的游学经历一样,了解祖国各地的发展形势。”一名数学专业的同学说道。

  “韶山风景很美,也切实感受到这里的人杰地灵和钟灵毓秀。”一名德语专业的学生也向记者倾吐着自己的感受。

  “从寻求救国救民真理到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从参加创建GCD到缔造新中国,毛主席的宝贵经验和他崇高的精神都值得我们学习和铭记。作为大学生,我们更应该明白肩上的社会责任,多走进社会和体验生活,才能更好地学以致用。”一名中文专业的学生道出了学子们的心声。


阅读(21)┊ 评论 (0)┊        收藏(0) ┊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21 17:47 编辑 ]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5 21:16

https://mp.weixin.qq.com/s/5YAI4I2QoV4kC2EzUGZT1g

我校张姓毕业生近况通报

2018-01-14 深约一丈

上月,一封关于我校张姓毕业生的公开信引起了校内师生和校友的强烈反响。对于事件的详细情况以及事件的后续进展,大家仍保持着密切的关注。

就这些大家关心的问题,深约一丈联系了联名信的邮箱,并于今天得到了回复。

以下是邮件的详细信息:



事件的近况可简要总结为一下的内容:
张本人已被取保候审。
读书会的内容是关于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对社会热点事件的分析。

希望大家不传谣,不造谣,理性地对此事保持关注。

阅读 9962  赞 256 (这是截止2018-1-15 21:10的点击数)


图片附件: c.png (2018-1-15 21:16, 559.2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78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33&k=d2769585a8ce0f0248b0eb0a0355fdf0&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02:21

张云帆自白书(2018年1月15日最初版本)


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感谢北京大学钱理群、孔庆东、张千帆、李零、陈波、柴晓明、宋磊等多位师长和张耀祖、李明骐、汤敏等海内外北大校友;感谢黄纪苏、旷新年、祝东力、秦晖、于建嵘、徐友渔和宋阳标、陈洪涛、范景刚等400余位社会各界的老师、朋友们!

感谢你们的仗义执言,使我得以重见天日。

请原谅我不能一一拜访,向你们表达我的谢意!

我是2017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的。但结束了30天的刑事拘留和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我发现,对自己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我无法把这一页掀过去,只能直面这种考验。

有人说我是北大学生,是学霸,是个不那么利己的精英。

然而,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这个被不同的人赋予了不同含义的标签,才是我最珍视的身份。

我能看到,剥削和压迫从未在世界上消失。

家里有很多国企工人,令我自幼懂得国企改制中老工人的毕生心血如何被蚕食,亲眼见证他们被抛向社会,风雨飘摇;而更广大的弱势群体,无非黑煤窑脚手架血汗工厂,其生命轨迹,无非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我再也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谱成一首/耻辱的诗”

崛起背后,阴影长长,一寸光环,一寸血色。

诗人坠下高楼,信念冉冉升起。

这就是我立志忠于劳动人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原因。

网上某些传言是真实的,北大读书期间,我确实曾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的会员。我和大学里的同路人不仅在读书会上研读那些理论著作,弱势群体所在之处也会有我们的身影。经过数不清的唱歌跳舞讲新闻放电影英语班,渐渐我发现,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校工大哥大姐和我打招呼——在打饭的时候,总会多那么一勺。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除了参加工作,自力更生之外,生活没有什么不同。说得高尚一些,我在广东工业大学中继续一点一点践行着理想,其实无非是继续参加读书会和志愿活动。

在被拘捕的那次读书会上,我们讨论了几十年来的历史进程和社会问题——涉及重大历史事件、劳动者地位权利等等。我们讨论作为青年人应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承认,我们还谈到了29年前有大学生参与其中的那场风波。

一定有人会好奇,我的言论是否真的过激。

当然不如报纸电视教科书那么标准化,如果按照上述标准,承认社会有问题就足够“过激”了,讨论“如何解决”无疑更“过激”。

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社会问题,都会有人对问题的解决之道提出各种各样的看法,这难道也是一种罪过?

这是权利!

宪法赫然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若言论有“过激”,那“自由”毫无意义!

不过,如果拘捕我的原因是“讨论社会问题”,那至少让我感觉尚且受到了严肃对待。11月15日带走我的时候,警方看我从事教育行业便给我安了一个“非法经营罪”。或许因为过于滑稽,正式刑拘时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我一个24岁的青年竟然威力如此巨大,能够导致一所上千亩的大学“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

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

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我还被要求承认自己有“极端思想”,保证以后再也不参加读书会,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看守所冰冷的地板,八小时连续不断的审讯,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太多太多精神折磨,难以言说。当被告知更多的人会因我被抓捕,父母会被连累的时候,我承认,我没能顶住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想快点了结,哪怕自己进监狱,只要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我妥协了。

没有料到随后会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岁月让我话都说不清楚,思维也十分迟缓。

经过十几天恢复,我终于回过神来——更没有料到:我的妥协竟如此苍白无用!

虽然这次因读书会受到牵连的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几位青年也与我一同取保候审,但左翼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和我的女友顾佳悦却被网上追逃!我们的罪名并没被取消,依然是待罪之身——尤其是徐忠良四人,他们现在就是被网上追逃的“逃犯”!

我不敢想象,他们四人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一闭上眼,就仿佛看到了当年在国统区,那呼啸的警车、刺耳的警笛和手持通缉令的密探追捕那些东躲西藏、找不到一处存身之地的进步青年们!

而我,也可以沉默不语——按警方指示,“谨言慎行”,回归“正常”的生活,放上一张平静的书桌,躲进小楼成一统,从此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却要一辈子背负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一辈子远离读书会和我热爱的劳动人民。

更何况,我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左翼青年被四处追逃拘捕!

并非出身名校的他们不会像我这么幸运,能在大家的呼吁下走出来——他们连广州都出不去,更没有当年的延安可以投奔,只能去经历何其漫长的监禁岁月!

我走出了监狱,可是套上了良心的枷锁;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

甚至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自此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马克思毛泽东都是笑话!

要多么无情无义,才会在此刻低头?!

我听到许多“适可而止”“中庸之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当然能理解这是对我善意的关怀。但我怎能躲开我的同志,去做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更不必说,“言论自由”受宪法保护,无所谓适可而止;毛泽东思想旗帜鲜明,从不是“中庸之道”;我“退一步”让自己“海阔天空”,但我的同志却要跌下万丈深渊!

——同时跌下万丈深渊的,还有所有青年理想主义者的全部尊严。

与其忍辱偷生,不如迎头面对!我只能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即便再次经历牢狱之灾,也远胜眼前这苟且的煎熬。

一切善良的人们啊,恳请你看到——你为之奔走的人在这里,他不会辜负你的呐喊。

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

他已做好准备!


张云帆
2018年1月15日






图片附件: (2018-1-16 02:21, 294.3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76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34&k=31783309e46db637e1bf389e74251985&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02:40

张云帆自白书(2018年1月15日晚21:55版本)

转按:这个新版本就比最初版本多了两样:第一段感谢词在祝东力和秦晖之间增列了郭于华;作者有一处修改、多处增加了对其女友的强调和声援。还有图微博(图片版)形式上的调整:标题更醒目,全文字体更大,最后署名更加平实。为便于对照,修改部分用划线标识。(秋火)

来源:新浪微博“张云帆1993” https://weibo.com/u/6451585954


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感谢北京大学钱理群、孔庆东、张千帆、李零、陈波、柴晓明、宋磊等多位师长和张耀祖、李明骐、汤敏等海内外北大校友;感谢黄纪苏、旷新年、祝东力、郭于华、秦晖、于建嵘、徐友渔和宋阳标、陈洪涛、范景刚等400余位社会各界的老师、朋友们!

感谢你们的仗义执言,使我得以重见天日。

请原谅我不能一一拜访,向你们表达我的谢意!

我是2017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的。但结束了30天的刑事拘留和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我发现,对自己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我无法把这一页掀过去,只能直面这种考验。

有人说我是北大学生,是学霸,是个不那么利己的精英。

然而,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这个被不同的人赋予了不同含义的标签,才是我最珍视的身份。

我能看到,剥削和压迫从未在世界上消失。

家里有很多国企工人,令我自幼懂得国企改制中老工人的毕生心血如何被蚕食,亲眼见证他们被抛向社会,风雨飘摇;而更广大的弱势群体,无非黑煤窑脚手架血汗工厂,其生命轨迹,无非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我再也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谱成一首/耻辱的诗”

崛起背后,阴影长长,一寸光环,一寸血色。

诗人坠下高楼,信念冉冉升起。

这就是我立志忠于劳动人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原因。

网上某些传言是真实的,北大读书期间,我确实曾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的会员。我和大学里的同路人不仅在读书会上研读那些理论著作,弱势群体所在之处也会有我们的身影。经过数不清的唱歌跳舞讲新闻放电影英语班,渐渐我发现,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校工大哥大姐和我打招呼——在打饭的时候,总会多那么一勺。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除了参加工作,自力更生之外,生活没有什么不同。说得高尚一些,我在广东工业大学中继续一点一点践行着理想,其实无非是继续参加读书会和志愿活动。

在被拘捕的那次读书会上,我们讨论了几十年来的历史进程和社会问题——涉及重大历史事件、劳动者地位权利等等。我们讨论作为青年人应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承认,我们还谈到了29年前有大学生参与其中的那场风波。

一定有人会好奇,我的言论是否真的过激。

当然不如报纸电视教科书那么标准化,如果按照上述标准,承认社会有问题就足够“过激”了,讨论“如何解决”无疑更“过激”。

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社会问题,都会有人对问题的解决之道提出各种各样的看法,这难道也是一种罪过?

这是权利!

宪法赫然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若言论有“过激”,那“自由”毫无意义!

不过,如果拘捕我的原因是“讨论社会问题”,那至少让我感觉尚且受到了严肃对待。11月15日带走我的时候,警方看我从事教育行业便给我安了一个“非法经营罪”。或许因为过于滑稽,正式刑拘时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我一个24岁的青年竟然威力如此巨大,能够导致一所上千亩的大学“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

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

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我还被要求承认自己有“极端思想”,保证以后再也不参加读书会,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看守所冰冷的地板,八小时连续不断的审讯,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太多太多精神折磨,难以言说。当被告知更多的人会因我被抓捕,父母会被连累的时候,我承认,我没能顶住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想快点了结,哪怕自己进监狱,只要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我妥协了。

没有料到随后会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岁月让我话都说不清楚,思维也十分迟缓。

经过十几天恢复,我终于回过神来——更没有料到:我的妥协竟如此苍白无用!

虽然这次因读书会受到牵连的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几位青年也与我一同取保候审,但左翼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和我的女友顾佳悦却被网上追逃!我们的罪名并没被取消,依然是待罪之身——尤其是顾佳悦四人,他们现在就是被网上追逃的“逃犯”!

我不敢想象,他们四人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一闭上眼,就仿佛看到了当年在国统区,那呼啸的警车、刺耳的警笛和手持通缉令的密探追捕那些东躲西藏、找不到一处存身之地的进步青年们!

而我,也可以沉默不语——按警方指示,“谨言慎行”,回归“正常”的生活,放上一张平静的书桌,躲进小楼成一统,从此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却要一辈子背负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一辈子远离读书会和我热爱的劳动人民。

更何况,我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女友和其他左翼青年被四处追逃拘捕!

并非出身名校的他们不会像我这么幸运,能在大家的呼吁下走出来——他们连广州都出不去,更没有当年的延安可以投奔,只能去经历何其漫长的监禁岁月!

我走出了监狱,可是套上了良心的枷锁;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

甚至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自此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马克思毛泽东都是笑话!

要多么无情无义,才会在此刻低头?!

我听到许多“适可而止”“中庸之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当然能理解这是对我善意的关怀。但我怎能躲开我的女友和同志,去做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更不必说,“言论自由”受宪法保护,无所谓适可而止;毛泽东思想旗帜鲜明,从不是“中庸之道”;我“退一步”让自己“海阔天空”,但我的女友、同志却要跌下万丈深渊!

——同时跌下万丈深渊的,还有所有青年理想主义者的全部尊严。

与其忍辱偷生,不如迎头面对!我只能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即便再次经历牢狱之灾,也远胜眼前这苟且的煎熬。

一切善良的人们啊,恳请你看到——你为之奔走的人在这里,他不会辜负你的呐喊。

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

他已做好准备!

张云帆,2018年1月15日





图片附件: (2018-1-16 02:40, 981.8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75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35&k=57611caaf4c17be5fa4811f3b045f986&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02:50

https://mp.weixin.qq.com/s/zm19OYQ-1lve8_lKjAPEhA

为争取言论自由声援行动后续

2018-01-15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目前,被捕的某位同志已经取保候审,但另外四名左翼青年被加入到公安局追逃名单数据库里。
我们认为,应该:
1)取消对四名左翼思想赞成者与讨论者的追捕令,保证其人身安全。
2)保证言论与思想自由。
3)应该继续关注相关事件进展,大家一起来为碰到麻烦的同路人特别是目前被“网上追逃”的四人进行声援(声援应该坚持“无产阶级立场”)。

(以下贴出了最初版本的张云帆自白书。此略)

————————————————————
秋火转发在微信朋友圈时的点评:

我们认为,应该(括号里是我的补充):
1)取消对四名左翼思想赞成者与讨论者的追捕令,保证其人身安全。(还应让他们立即无条件得到人身自由,不受威胁恐吓)
2)保证言论与思想自由。(还应确保张云帆的这些重新发声动作不受到禁止和打击报复,确保张云帆继续自由发声的权利。)
3)应该继续关注相关事件进展,大家一起来为碰到麻烦的同路人特别是目前被“网上追逃”的四人进行声援,声援应该坚持“无产阶级立场”。
(还应要求张云帆及其朋友们组织读书会的基本自由,这些与言论自由同样无罪)
2018年1月15日 19:24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02:55

秋火:张云帆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

以下是秋火分享图片版的张云帆自白书(最初版本)在其微信朋友圈时的评论(同时也转到了十多个微信群里):

反对打压有独立思想的毛派马克思主义者,反对打压言论自由!(虽然我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并不赞同毛派的政见)
我敬佩张云帆的反抗勇气——这位24岁的左翼青年的坦率而勇猛的《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告诉了、甚至应该说是教育了我们:决不应该向暴虐的政治极权压迫妥协,因为妥协不会换来现行统治者网开一面,反而要追捕更多同伴;要得到安全保障,就要宣示坚决的政治反对态度,斗争到底。向“毛左”朋友张云帆致敬!
——秋火,读后感,2018.1.15.18:03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03:10

https://mp.weixin.qq.com/s/irZaBbgmPIgfagrxu9fNiA


纪念师兄张云帆

2018-01-15 投稿 那年阳光灿烂

一、

我不见云帆师兄已经有些日子了。不曾想过,最近与他的交集,居然是与社会各界人士去共同声援他。此情此景,颇有当年五四运动师生齐奔走呼喊的感觉,令人倍感振奋。

呼喊之余,我的脑海中也随之浮现出过去的点点滴滴。


二、

第一次见到师兄,是在马克思主义学会的读书会上。那一次,我们读的是《1844经济学哲学手稿》。

读过这个手稿的人都知道,这是马克思早年的著作,既晦涩,又不完整,普通学生别说给别人讲解了,自己读都很吃力。我在之前看的时候,没翻几页就懊恼地扔到一边去了。

结果,他却能很通俗地把内容讲出来。不用对着原文,他都能直接引用手稿的细节。而且对于我们感觉很陌生的词汇和内容,他总能在我们提问之前就解释清楚。看得出,他不仅是一个好学生,更是一个好老师。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所以才对这方面的内容很熟悉。但是没想到,他的专业跟这个完全没有关系。这些内容都是他自学的。

用学富五车来形容他是毫不过分的。从古希腊哲学到现代分析哲学,从世界史到中国史,从西方经济学到政治经济学,各类文史哲知识,他都能跟人侃侃而谈。至于说到世界形势,现代各种政治经济文化现状,那更是滔滔不绝。

曾经有一次,一位哲学博士来跟他理论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合理性的问题。当时还是初春季节,他们就在寒风中辩论了两个小时。最后,难分伯仲,俩人最后握手言欢,许诺下次再战。

后来,那个哲学博士跟我说,他没想到他这一个博士生居然还辩论不过一个本科生。

师兄的嗜书,也是令我感到汗颜的。以至于到他毕业的时候,我们一群小师弟师妹还得绞尽脑汁帮他把一大摞的书给分掉。他的两个柜子,书桌,床底下,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书。

至于为什么床上没有书,也许是因为他太胖了,所以没法放下。而他也乐于被人称为“0.1吨俱乐部”的会员。

网上经常会将马克思主义标签化或者污名化。起初,我也对此是充满着神秘主义的遐想的,直到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那是社团举办的一次讲座。在讲座开始之前,我负责把旗子挂在黑板上。

这本来是一件小事,结果很快,就有人向主持人投诉,说我在挂旗子前把社团的旗子弄乱了,是在玷污马克思主义的神圣。

当我知道有人投诉我后,心里感觉到十分难受,甚至委屈地差点哭出来。

当我满心以为师兄会责备我的时候,他却跟我义愤填膺地说:“什么神圣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是分析世界的工具和武器,又不是被人顶礼膜拜的神像。旗子弄乱了,再弄整齐就好了嘛,有什么关系?”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马克思主义是这样的用处。


三、

在开始时,我绝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胖子,居然会是一个热爱跳舞的人。

一天,他跟我说,他们正在准备给学校的后勤职工搞一场晚会,问我愿不愿意参加晚会的准备。

我一开始很犹豫,搞晚会,我能做什么呢?我这样没有任何艺术细胞的人去表演,能行吗?

不过犹豫归犹豫,我最终还是决定跟着他去。

于是,他带着我来到了二教地下。这一片本用来计划给学生停放自行车的地方,在那时早就成为了学校里各种人进行文娱活动的场所。在我下去的时候,还有一位女生在那里拉着小提琴。

不过,由于这里从来没有人打扫过,空气中总是弥漫着尘埃的味道。

与此显得貌似格格不入的,是旁边的后勤职工舞蹈队。远远地,就能听到充满底层气息的音乐。走近后,几十位大哥大姐在欢快地跳着舞。一边是我所熟悉的交谊舞,而另一边,则是只在新闻上听说过的广场舞。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看到我复杂的眼神,他善意地问我:“想不想和大家一起跳舞?”

我愣了一会,然后说:“好啊。”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师兄帮几位爱跳广场舞的大姐组织的舞蹈队。她们下班后总是感到腰酸背痛,和其他人一起跳舞是单调的生活中仅有的娱乐。

大姐十分热情地就把我拉到一边,开始教我基本的步法。我抬头看了看周围,以前被口罩和工服紧紧包裹住的工友,现在却展现出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活力与热情。每个人都沉浸在音乐与舞蹈的海洋中,失去了倦容。

我不由得想起之前看过的《建国大业》里,毛泽东他们在胜利前夕跟农民们一起围着篝火跳舞的场景。



再一看,师兄已经和大叔大姐们一起跳起来了。

于是,不知不觉地,我也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师兄的音乐天赋很高,在整个晚会准备的过程中,音乐指导的角色总是非他莫属的。每次合唱排练的时候,他都负责教大家如何正确发声。

“哦,那个总是在合唱的时候打节拍的大胖子啊。”即使是最不经常来参加活动的工友,也能记住他。而经常来参加活动的人,则更愿意把他当成亲人看待。

工友们的晚会最终顺利举行。最后压轴的大合唱上,他又干起了老本行,激动地站在台前给所有人指挥,打节拍。他那双手有力地挥动着,仿佛要将自己全部的热情都投入到那激昂的《劳动者赞歌》中。

“劳动创造了这个世界,劳动者最光荣!”

那情,那景,此时此刻,想起来依旧泪流满面。


四、

我时常会想,师兄这样家庭条件好的人,为什么要去做这些事呢?

师兄家里开了一个大饭店,从小生活条件就很好。但是平时见到他的时候,却并没有感觉他十分朴素。(转注:疑应为“却感觉他十分朴素”)

如果唯一有不同的,那就是比起在自己身上花钱,他更舍得给别人花钱吧。平时只要跟他出去吃饭,我们这些学弟只需要拿着筷子等吃饭就可以了。

不过,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比起和我们一起吃饭,他更多时候是跟工友一起吃饭。

他说,他喜欢去结交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朋友,以前总是跟上流人士打交道,现在,是应该多到底层群众那里去打交道了。以前总觉得自己的眼光不够高,现在,是觉得自己的眼光不够低,对占中国人口最大比例的人根本不了解不熟悉。

师兄对工友的感情,是很真挚的。遇到有工友要搬家,他总会乐呵呵地叫上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去帮忙;遇到有工友身体不舒服,他会去买药送药;遇到有工友遭遇不公正的对待,他也会挺身而出去帮忙维护权益。

他说,工友们不是简单的弱势群体,虽然他们现在在经济上是贫困的,是拮据的,但是我们帮助他们不是因为他们困难,他们弱势,而是因为他们伟大。

甚至在平时,他也时刻和我们感慨,要向工友学习,学习他们的吃苦耐劳,学习他们的坚韧不拔。

我见过很多做公益的人,但是真正把“服务对象”不是当成被施舍者而是当成朋友和亲人去看待的,除了师兄,几乎是凤毛麟角。而为“服务对象”感到伟大和高尚,甚至向他们学习的人,那就真是绝无仅有了。

正是因为师兄对工友们这样的感情,才有了后来轰动一时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最初提出要对校内工友进行调研的,是因为师兄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当代农民工的生存状况,整个社会在看到他们的情况之后,能够给予他们更多的帮助。

最终,在大家的努力下,调研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师兄也完成了他在大学里最后的心愿。



五、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便到了属于他的毕业季。

以他的成绩,继续读研甚至直博,在自己喜欢的哲学上深造,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的导师也是国内哲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当时也劝他继续深造。

他曾经犹豫了很久,但是最终还是选择离开这个园子,到更远的地方去。

我至今还记得,那天晚上,漫天的星星,我们坐在静园的草地上,手里拿着一瓶酒。

他说,我要走了。

不打算在这个园子继续待了,那么,你想做什么呢?

以你的实力,回家乡考个公务员,也可以在体制内轻松地过一辈子。

以你的家境,就算回去把家里的饭店搞好,也可以过得比绝大多数北大学生安逸。

以你的简历,要去好公司谋高就,也可以在职场中厮杀出一片天地。

但是,不喜欢体制内的拘束,不喜欢衣食无忧的安逸,也不喜欢停止思考的沉寂,这样的你,会去做什么呢?

那天晚上,他没有给我答案。直到今天,我依旧不知道他的答案是什么。但是,至少我知道,他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理想,从未放弃过他所热爱的底层群众,也没有放弃过马克思主义。

那么,这样一个人,为何会被认为有罪?难道一个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有志青年应该遭到这样的待遇?难道宣传马克思主义也是涉嫌犯罪?

今天的中国本就处于新时代的浪潮当中,需要更多的人去为国家献言献策,需要更多的青年人带着自己的青春梦想和热血激情去走向社会,走向底层。

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一定会有更多和师兄这样的人存在。倘若像师兄这样的人也会因言获罪的话,那么,就请将我们这样的人,都逮捕吧。

阅读 7075   赞 334


图片附件: d.png (2018-1-16 03:10, 1.51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56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36&k=062ea6160f35245afa340075e786610e&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03:44

https://mp.weixin.qq.com/s/iAmZIiRk92Oa9U0Bflmvfw

已知信息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应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原创 2018-01-16 秋火 秋火杂谈集2世

关于张云帆事件,在昨天(2018年1月15日)之前我一直没有公开做出完整的表态;主要原因是我并不清楚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相信我的一个内容只限于“政治正确”(即“言论自由当然要声援”)、实际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力的声援表态就会起什么作用。所以这和我之前做过的几次声援很不同,这次我感到可据以有效分析的信息实在太少,而且那么多京城的政治思想圈子大佬名人已经发挥影响了,那么我这无名小卒再观望下等到这个事件出现关键信息再说也不要紧。

终于,几个小时前我看到了张云帆自己所写的自白书,其中揭露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同时可以与之前的信息相互对照(这件事相关资料我汇集在本网页左下角“阅读原文”那个链接里了),从而窥见这事情的一些关键脉络,虽然事情全貌要百分之百搞清楚仍是不可能的,但目前客观信息就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位参与2017年11月15日读书会而被捕的人士都是无罪的,以下仅就客观事实方面做一个分析论证,就足以向公众说明这八人,无论是2017年底被取保候审的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还是据张云帆所说被列为网上追逃“逃犯”的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TA们都是无罪的,都应该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第一,张云帆等八人被拘捕的原因,虽然官方至今没有说法,但是从事件当中(包括与张云帆家人有联系的声援者当中)流出的信息、各方报道、乃至张云帆本人的说法都有一致的内容:被拘捕是因为谈论了1989年的众所周知的敏感事件。
张云帆的说法还更进一步:不只谈了社会问题,还讨论了“如何解决”。但这些都是在言论的范围内。任何谈论对事情看法(包括“如何解决”的看法)的观点言论,不应该成为任何罪证。

第二,对比2017年12月21日公开信和2018年1月15日张云帆自白书,可以发现有关当局至少对张云帆竟然两次变更(下调)了处置措施:
先是把2017年11月15日的刑事拘留,在12月15日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警方关押其在秘密居所);
然后仅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2017年12月29日,又改成了取保候审,也就是重新能回到日常生活中、与家人亲友见面,但仍背负着涉嫌罪名、仍要随时等候国家机器的司法处理(所以张云帆说他“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还是认识不足,取保候审之后仍然有可能上法庭遭受审判,两年前12.3打压劳工机构案里的朱小梅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张云帆等人真的有什么重大罪嫌,比如其言论、甚至诉诸于打印文稿里有什么鼓动、敌对、谋反的意思,请问官方会在短短一个半月内两次下调处置措施,最终让张云帆等四个人都取保候审吗?在审查控制“敏感话语”方面,请相信我国政府绝对当之无愧是全世界最认真最严格的。

第三,张云帆自白书隐约透露出一个很关键的信息:有关当局力图让张云帆承认有密谋活动,似乎还企图根据他们的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迫使他们承认有“密谋组织”。

张云帆的原话是:“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再仔细分析,这个信息其实还说明了两点:
1、有关当局不敢针对张云帆等八人“讨论社会问题”定罪,因为那就授人以柄落下了被批评“因言定罪”的口实,而是试图把这个实际上的“因言定罪”构陷出非法结社、非法聚众的意思,极力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上靠拢。
2、如果能找到文字信息(比如读书会的打印文稿或社交网络的交流信息)来证明张云帆等人怀有鼓动、敌对、谋反之类意思,那么自然就不必再要求口供,因为文字信息的证据效力可能更大些;但警方在调查中试图获取张云帆的口供来坐实其“密谋组织”“极端思想”之类罪名,结果却是短短一个半月后就取保候审了,这就说明警方至今都没有找到什么客观的、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张云帆等人的读书会是“密谋组织”“极端思想”。

第四,警方在2017年11月15日刚带走张云帆时安插的罪名颇为滑稽:“非法经营罪”——那是根据张云帆所从事的教育行业量身打造的,正式刑拘时却又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法律指控罪名换来换去,岂非儿戏?
正如张云帆自己所讽刺控诉的: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所以综上可以想见:有关当局一直在极力找一些法理上站得住脚的“证据”来“坐实”张云帆等八人的“罪”,找不到客观证据就想迫使张云帆等人亲口“承认”“密谋组织”,最后在自己“依法治国”的幌子下、在国内外众多人士的注视下还是底气不足,本想治罪打压还是改成了监视居住半年,最后监视居住不到半月后又一下子取保候审了张云帆等四个参与读书会的人。

既然张云帆等四个人都没有“搜刮”“构陷”出有力的“证据”,那么为什么还要继续“追捕”其他四位参与读书会的人呢?只是因为这四位当时没有被抓,就成了“在逃”?只是因为这四位没有经过一个半月的关押和审问,没有好好被GA们“搜刮”“尝试构陷”一番,所以有关当局不甘心让这场拙劣的企图罗织构陷的黑色戏剧就此匆忙草草收场?

然而,目前张云帆等四人被取保候审这一阶段性的结果,加上张云帆勇敢坦诚的重要信息披露,已经足以让人看出这件事的上述一些荒谬之处,这件事无论在事实上还是法律上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虽然这件事对于一贯极度自信的有关当局来说可能还真的不会有多大政治上的损失,但由于有一位冒着再次被迫害风险站出来讲出一些关键真相的青年的存在、由于有这样一种敢于同自己的妥协公开决裂和要斗争到底的精神的出现,有关当局这场戏已经快要演不下去。

好吧!——就算我们再假设正在被通缉的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位青年现在被捉拿归案了,甚至他们迫于压力做出种种妥协,甚至配合GA们的构陷,被当成持有“极端政治思想”的“密谋组织”案犯,按照官媒编好的一套说辞去做流泪忏悔,那又会怎样呢?我相信大多数人还是会同情理解这种妥协的,因为这几年官媒这种伎俩用来对付公民运动各类民间组织都已经用到烂了,用到官媒自己都发臭了,用到CCTV都成CCAV了。加上现在已经有张云帆承认自己在被关押时“没能顶住巨大的精神压力”,为了“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做了妥协,张云帆这样的姿态是真诚的,更具有说服力的,更会让人们理解同情本案中后续可能发生的妥协情况。

其实,对于至今仍贼心不死想要定罪打压张云帆等八位读书会参与者的“有关方面”来说,这个涉及八个人的案子里最棘手的问题是出现了1月15日张云帆的揭露与反抗、并表示出斗争到底态度这件事。

因为如果有关当局继续抓捕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位青年,并且采取法律名义下的打击措施,那么已宣示了坚决斗争态度的张云帆的持续发声就有可能搅乱有关当局的步骤。但是如果为此把张云帆重新抓起来(监视居住或抓捕),这个事件反而还要继续升级、发酵,有关当局会受到更大压力。而人们也将会从有关当局反反复复如同儿戏的法律变更中,越来越感到这件事的野蛮可耻的本质。

张云帆对人们的提醒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他认为他们自己甚至都微不足道,但这件镇压事件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然而令人惊喜鼓舞的是,因为张云帆反思了自己“苍白无用”的妥协、终于开始觉醒后展现的坚决反抗姿态,使得这样的绝望前景有了突破改变的希望。

所以我昨天傍晚看到张云帆自白书的第一时间,我就评论道:这位24岁的左翼青年的坦率而勇猛的《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这个新标杆必将激励今后其他被打压的进步人士,鼓舞人们站出来以说出事实真相、捍卫事实真相之名,揭露这类披着依法治国虚伪外衣的打压里的荒谬构陷和无耻威逼

这件事不只是得到了众多泛左翼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其他各界人士的关注声援,而且由于张云帆的政治性的坚决反抗姿态,这件事正在成为一个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来说都具有积极意义的启发教育过程(其中很大程度得益于张云帆那篇宝贵的自我反思、揭露和战斗的宣言,张云帆也通过反思他自己的错误妥协和重新斗争进行着自我教育)。所以说这个事件的整体的正面意义,已经超过了当事人有局限的观点言论的意义(对于张云帆的政治言行及思想的问题需另篇再述)。

最后必须强调的是:由于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人还在被追捕,张云帆及其他三人也没有被撤销罪名,斗争还将进行下去,不只是要准备好做出牺牲,因为一贯过度自信的“有关方面”还可能有新的压制和欺骗花招、甚或可能有其他混淆视听的舆论战术。只有彻底的不抱幻想和彻底的揭露、斗争到底的态度,不理睬有关方面的诡计花招、杜绝冒险政治交易的企图,才可能争取得张云帆等八个人都撤销罪名、无罪释放,才可能维护读书会和志愿活动及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合理性、合法性——只有坚决彻底的斗争才能最有力说明这些活动和言论都是正当的、合理的、合法的。以这样的态度继续审视、关注、声援这件事情,将是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最好的自我教育。


秋火,写完于2018-1-16凌晨2点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见新青年专帖
【北大毕业生张云帆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不断更新中)

阅读原文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16:13

秋火:不必等到政府和警方回应,张云帆等八名青年无罪事实已经很清楚了

以下是秋火分享微信文章《北大张云帆事件——“言论自由”与“马列主义”》(原文已被发布者自行删除)在微信朋友圈时的点评(这一点评也同时留言给该文章了):

总有人说现在真相还不完全清楚、要等警方的回应,我倒想反问:在这种zf制造出来的政治迫害事件里,难道zf方面的回应反而更加可信?难道当事人冒着再次被捕遭受更大迫害风险站出来揭露的情况反而更不可信?我自己已经目睹了一些多少具有政治性的打压事件里官方媒体是如何胡说八道的(2014太原恶警杀害讨薪民工周秀云案,2015打压劳工组织案,均是事发后连新华社都在歪曲事实抹黑受害人),我自己被捕过也经历过、并且很清楚刚被释放后冒着极大风险发公开信揭露事实真相是怀着怎样一种对所说事实担保负责的决心,那是不可能说假话的(现在没有正常人会为了说假话拿承担刑事责任做赌注)。所以,从已知信息(【北大毕业生张云帆等八名青年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专辑资料帖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4292)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此帖#19就是根据已知信息的论证文章。

2018年1月16日 13:50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16:22

http://mp.weixin.qq.com/s/5pYJi6ZGFsu2bT6GJyq6Rw

无声的中国与有声的青年 ——给张YF、徐ZL、黄LP等与更多的“新青年”

原创 2018-01-16 无国界读者来稿 无国界Internationale



99年前,北京大学的图书馆长曾经说过:

“吾之国族,已阅长久之历史,而此长久之历史,积尘重压,以桎梏其生命而臻于衰敝者,又宁容讳?然而吾族青年所当信誓旦旦,以昭示于世者,不在龈龈辩证白首中国之不死,乃在汲汲孕育青春中国之再生。 ”(李大钊《青春》)


李大钊去给劳工做演讲的路上

关于北大张君云帆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听说了不少;关于徐君忠良黄君理平等故事,大家也许略有耳闻。这八个人的故事,总是今天中国青年的故事,我们不可不知,我们不可不为他们难过,不可不为他们愤怒,但我们还要不可不为他们欣喜,不可不为中国青年欣喜。

我和张君、徐君、黄君是有过几面之缘,虽然相知不多,但也知道他们总是在寻找道路的青年,寻找光与热的青年。关于北京大学的张君的故事,大家也看了一些,对他的心迹也可从“自白书”里可以知道。

我且说说我知道的徐君忠良与黄君理平,他们都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来自于普通人家;却真相信“国家乃我们的国家,民族乃我们的民族”,真心相信马列毛,在北京读书期间也经常参加各种讨论与组织学习。徐君正直坦荡而且据说善做饭,黄君思想开阔性情活泼。

我迄今还记得一次,在食堂中与徐君聊天,他说到,“我们总是要坚持的,只有坚持才行。”一脸的严肃,这是可以让人相信的严肃,不同于台上的那些戏子们。

所以,他们去坚持了。

他们都是中国的青年;一群活泼而思索的青年;追求光与热;寻找道路的青年走到了一起,自然也不足为奇;而青年人聚在一起,总是要欢笑、要愤怒、要思索、要前行;如果因此想了什么,说了什么,有声的青年被无声的社会而嫌弃,实在不知道那是青年的错还是社会的错?

“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真,自然是不容易的。譬如态度,就不容易真,讲演时候就不是我的真态度,因为我对朋友,孩子说话时候的态度是不这样的。——但总可以说些较真的话,发些较真的声音。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鲁迅,《无声的中国》,《三闲集》)



这些青年想做的无非是根据先生们的说法,把《无声的中国》变成《有声的中国》;从道路以目到窃窃私语、到大声的歌唱欢笑。而正因为有张君、徐君、黄君在,有无数像他们一样的青年在,我们才能说今天中国青年是光荣的,才能说102年前,“帝华之秀”的陈独秀先生在 “敬告青年”所寄望的“新青年”原来还是有的,

“……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於硎。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青年之於社会,犹新鲜活泼细胞之在人身,新陈代谢陈腐朽败者无时不在,天然淘汰之途与新鲜活泼者以空间之位置及时间之生命。”

感谢张君、感谢徐君、感谢黄君、感谢诸君,因为有无数的你们在,今天中国青年才担得上“新青年”之名。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鲁迅,《随感录·四十一》,《热风》)

有待诸君回归,也算是寄语国人:年长而勿衰(Keep young while growing old.)!

此处附:张云帆自白书原版

无国界Internationale
将不定期推出
更多反映世界各地人民
反抗不公以及争取自由平等

的视频与图片

欢迎扫码关注



无国界Internationale
   全世界反抗的心一同跳动!





秋火转发在微信朋友圈时的话:

看到前辈先驱鲁迅、陈独秀对青年朝气生命力的盛赞,在这个政治黑暗堕落时代里,就好像重新看到光和热一样……


图片附件: 1.png (2018-1-16 16:22, 659.2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9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38&k=a2299edc8b0405f5f1e66b70b1051648&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png (2018-1-16 16:22, 455.7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40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39&k=d4f01dd3eb77bd8b625c4122bb562119&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png (2018-1-16 16:22, 273.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9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40&k=29d5d2a6dd7e8d9dfee637f580b91442&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4.png (2018-1-16 16:22, 49.7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40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41&k=062459563f3199e4e4d8d1c9d3623d05&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16:46

转按:有意思,张云帆及其同伴们做的“北京大学后勤工人调研报告”(下文中有链接)给那些工人带来了一些工作生活改善。不过,这种关系还是好像“学生帮助工人”的传统模式,没有往帮助工人自主努力的方向活动,——帮助工人自主努力未必更敏感,也可以采取温和的形式,而那样的话政府更不敢轻易打压吧。张云帆的社会基础更多还是在学界里,客观上来说还是单薄了些。
但张云帆主观上正在做出最大的努力——表现出维护事实真相斗争到底的态度,这是让一起的八位读书会青年夺取事件主动权、扭转局面的希望所在。
(秋火,2018-1-16 15:41分享下文在微信朋友圈时的话。下文粗体是我加的,自认为有意思的地方。)


http://mp.weixin.qq.com/s/rFD5hCQ0T2Z6M4k3ATxakQ

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的背后——不愿摸黑生存的张YF与左翼青年

2018-01-16 投稿 那年阳光灿烂

这个冬天格外的冷。

先是帝都的一场大火演绎了现代中国版的魔幻现实主义大剧,又是三原色虐童案刺破了“太平盛世”的肥皂泡泡,我本以为这个冬天也该画上一个句号了,没想到又在流感肆虐的日子里听到了一个北大毕业生文字狱式的遭遇。

张同学,真名张云帆,我和他不熟,他毕业的时候我不过是大二;但我又感觉和他很熟,因为现在燕园里面的理想主义者似如珍稀动物般少的可怜——这几年时间里,很多事情我都想站出来打我们自己的“脸”,但这次是我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冲动写下这些东西——北大精神几乎已从园中绝迹,我们现在头顶着的北大光环,实在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面对来自园子外面的注视,我们高昂着头颅试图维系着学长们为我们赢得的“风骨”,但面对强权、面对他人遭遇不公的时候,又有谁能坚持不沉默、不妥协。老爷们所作所为可以打压北大精神一时,但却无法消灭她,但若是我们自己丢弃了她,便没人能再帮我们拾起。

听到张同学的魔幻现实经历,我在惊诧之余,有一种深深的悲凉从心底弥漫开,惊诧是因为我不相信他这个人能做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事情,悲凉则是对像他这样的理想主义者——确切的说是一个左翼青年——的遭遇倍感绝望,“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摸黑生存的日子里总要有人去点亮蜡烛。张云帆在毕业前的日子里,就在北大点亮过这样一株蜡烛,虽然微弱如豆、转瞬即逝,但是照亮了北大园里灰暗的折叠层,给校内后勤工人们带来了改变。这株蜡烛就是2015年底发布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被忽略的群体》(下文简称《调研报告》)。这篇报告的孕育背后有很多故事,发布之后也引发了很多反应,这里略举一二。








社会的运转,一分一秒都离不开劳动者。北大的运转,每一分每一秒同样也离不开校内的工人们:食堂员工、环卫工人、保洁工人,动力保障人员,北大保安队,建筑工人;不过,他们却从来不是北大校园里的“主演”,甚至连群演的戏份也算不上——他们的生活被折叠了。如果你去问问,绝大多数学生不知道后勤工人如何吃饭,住在哪里,工作待遇怎么样,合法权利有没有得到保障,工人在这里成为了“他者”,离开工作岗位后的他们仿佛一下子钻到了地缝里面,不知所踪。

这就是不少北大学生对工人的态度,一方面很多人不关注工人,不知道工人的状况是什么样子的,大家往往关注的是GPA、出国、谈恋爱;另一方面,大家往往标签化地把工人看成低等弱势群体,“素质差”、“没文化”、“校外的”、“农民工”等等,东门的保安小哥因为查证件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白眼,食堂阿姨多刷一块钱就要被投诉、通报批评乃至扣工资,甚至是当流着血汗为学生服务的食堂工人、建筑工人被欠薪的时候,在未名BBS上充斥的声音竟然是斥责工人不该在校内维权扰乱了大家的“清净”(详见“知乎键盘手,请停止妖魔化讨薪工人”),这样的例子真的不在少数。

这正是云帆和我们筹划调研的一个背景,我们深感学生和工人之间那道深深的鸿沟,鸿沟这边是优渥安稳、现世静好的学生生活,鸿沟那边是工人们正在遭受的不公待遇,我们作为意识到这条鸿沟存在的学生,深感这条鸿沟对北大的撕裂。“哲学家总是试图改变世界,可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我们总要做点什么”,有人这样说。

到这里,你可能会有疑问,你凭什么说你了解校内工人生活状况,你别动不动把自己摆在上帝视角和道德高地上。这两个问题恰好是我想谈到的。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早在2015年调研报告之前,云帆就已经和校内工人们是很好的朋友(是可以放下学生和工人之间的架子,一起说笑,一起分享喜怒哀乐,有困难相互帮助的好朋友)。当时,校内后勤工人可以和云帆这样的学生们交朋友,当时我们和云帆一起,帮助后勤工人举办了了工地电影、工地图书室、文艺队、合唱队、篮球队等活动。我们利用自己的课余时间,去探访工人宿舍,帮工人举办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逢年过节还可以一起出游和联欢,所有的节目都是工人和学生自己排练,自己当导演。

第一次去探访宿舍,那是大一的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们宿舍楼的地下室里还住着和自己一样的“人”,不过不是学生而是后勤工人。地下室的潮湿带着霉味的空气,封闭的宿舍和楼道几近阻碍了空气的流通,破旧的寝室与拥挤的床位,让我不敢相信仅仅一层天花板之隔,就隔出了两个时空。面对这样的环境,云帆和我们走进工人的宿舍,和大哥大姐们坐在床头床尾,聊家长里短,聊工作待遇,帮他们修宿舍网络,告诉他们有困难大家要互相帮助。

工人补习班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那是我来到北大之后第一次感受到北大学子的担当与奉献——内容安排完全是贴近工友生活的,比如后勤工人们不懂法律,保护自身权利的意识比较差,尤其是不懂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很多保安小哥在入职的时候要被迫写“自愿放弃社保”的字条……于是有的工友要求开设普法课,让大家明白法律是如何规定的,让大家懂得用法律去维护合法权益。很多上年纪的工人大哥大姐不会用电脑和智能机,我们就一对一教他们怎么上网、聊微信、用手机买火车票。当时我和后勤工人们并排坐在一起,听云帆为大家讲解。

云帆和我们结识了很多工友,对他们的生活有了真实的感受。我们了解了后勤工友们在校内的不公待遇,这些现象该如何改变,我们又能为他们做什么,这成为了我们组织调研最重要的源动力。

调研的想法正是基于上面的两个背景应运而生,当时还有个小插曲加速了调研的开展,那就是2015年下半年校内媒体“北大青年”发表了两到三篇针对建筑工人和食堂的报道,文章的细节上侧重描写工人在工作上的“付出”与“奉献”,但却没有关注到工人的工作待遇和生活状况,而且某些内容和我们所了解的校内工人生活实况有出入,这便激发了云帆和我们的想法——我们应该告诉大家更多关于校内工人的多维画面,让更多的人能参与进来,尝试弥合这道学生和校内后勤工人之间的鸿沟,打破大家对工人的标签化认识。

萌生调研的想法之后,云帆开始和我们沟通,大家一拍即合,都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调研筹备小组顺利的成立了。

筹备小组成立后,云帆带领一组同学讨论得出了调研的草案策划,另一组同学负责设计本次调研使用的问卷;草案顺利完成后,我们在校内广发英雄帖,征集愿意参与调研的志愿者一起加入进来,截至调研各小组成立时,共有61名同学,分为四组进行食堂,保安,园林、环卫、动力,建筑工四部分工人群体的访谈调研。

两周的时间内,我们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各个小组化整为零,走访他们的工作地点和宿舍,进行不记名深入访谈。每名志愿者都由组长分配访谈任务,每次访谈之后,该志愿者都要把访谈结果当天整理录入表格汇总给组长(当时我是建筑工人调研组的组长),并在调研公邮中进行实时更新。到调研截止日期,我们一共收获了一百多份有效的工友信息汇总。

之后的任务就落到了报告编写组的肩上,很多参与调研的同学都想加入编写组,但限于名额,最后选择了专业性最强的几名同学(依稀记得有哲学、社会、数院、法学、新传等)参与了信息的汇总整理、绘制图表与撰写报告。而且有马克思主义学院、新闻传播学院、社会学系的几名老师对撰写提供了帮助。

调研的两周时间过得很充实,我们又认识了很多新的大哥大姐,听他们说了很多心里话,更重要的是调研为很多志愿者们打开了一扇窗口,组内很多志愿者都是第一次了解到自己宿舍脚下竟然住着那些可爱的后勤阿姨们,为我们盖食堂盖宿舍盖教学楼的建筑工人只能蜷缩在冬冷夏热的活动板房里,一个外院的同学在走访之后发出了“安得广厦千万间”的感慨。云帆感觉很开心,大家也是,我们看到了调研的部分意义正在得以实现。

那份呈现在你们面前的调研报告,是调研筹备小组和参与调研的志愿者们心血的凝结,更承载着志愿者们的希望——希望这份报告能够给大家打开一扇窗户,让大家真正意识到身边的工人的存在,走近他们的生活,也希望报告反映的问题能得到切实的解决,能帮助可亲可敬的工友们发出他们的声音。(PS:编写报告的时候,有社会学的同学想到我们在文末的呼吁是否是多余的,因为调研报告一般都止于揭示问题。但小组成员们最终达成共识,那就是我们这份报告可能不专业,甚至你可以说它不“客观”,但我们这些志愿者调研的目的不就是揭示问题,同时呼吁问题的解决吗?这不是一片冷冰冰的报告,它承载了太多。)

如果说这份报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能就特殊在它也顶着一个贵校的光环,所以这份报告在网上迅速引起了媒体和网民的关注,追求热点是媒体的属性,我不从主观上评价他们是不是追求噱头,但客观上他们促进了报告的传播,在舆论上形成了推动后勤部门解决问题的压力。

那么调研的结果是什么呢?难道只是那几天的热搜?还是仅仅是同学茶余饭后的谈资?记得调研报告后的某天,一次和云帆在农园吃饭,他同学说,你弄这个调研报告有(又)是没用的,外界都以为你们这些人不过是为了搞个大新闻,兼卖卖情怀,实际作用又有多少呢?相信看到这里的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你们可能听到的是北大某社团在调研报告之后被销声匿迹了半年,你们可能看到的是学校官方出的那条通告里对调研报告“不客观”的盖棺定论(这里还想吐槽一下学校到底懂不懂抽样调查是什么),那么调研的成果在哪呢?

让我来告诉你,换句话说,是我可以告诉你后勤的大哥大姐们和保安小哥们是怎么和我说的:
艺园小白房买炒饭的小哥和我说:我们补签合同了。
面食部(曾经)的大姐告诉我:我们补发了前几个月的工资。
学五中餐的大姐告诉我:我们开始发工资条了。
动力中心的师傅告诉我:我们的加班开始变得有些规律了。
住在39楼底下的工友师傅告诉我:我们重新粉刷了宿舍,换了新的床和柜子,安装了新的门窗。


如今,在这个调研报告过去整两年的冬日里,我又感到分外的寒冷,校内工人们的状况还好吗?这两年间新到北大的学生和工友们,你们还听说过这篇调研报告,记得那个张云帆吗?还可曾听说过校园里那些不愿摸黑生存的左翼青年?

《纪念师兄张YF》可后台回复“纪念”


图片附件: 1.png (2018-1-16 16:46, 588.7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8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42&k=2493d20777fb9fff3f932f64487e1449&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png (2018-1-16 16:46, 303.5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9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43&k=327166ece754037db2ace45427335ead&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png (2018-1-16 16:46, 474.6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8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44&k=1f562d4fabfb1ec07b9e5cdc1a47d6db&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4.png (2018-1-16 16:46, 242.0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8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45&k=82763074a79cc6850733131933b2a1dd&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5.png (2018-1-16 16:46, 163.7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9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46&k=d5a0f12e8cf89f62c776d102edd57f1e&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6.png (2018-1-16 16:46, 374.7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9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47&k=4c62fed73dd36356cb0f0d9fee5ff437&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19:34

来源:中国红旗网http://www.xsy548.top/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231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野火  发表于 2018-1-16 17:53   本帖最后由 野火 于 2018-1-16 18:08 编辑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01-16 孙婷婷 来稿



我是《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中的孙婷婷,与张云帆同为广工大读书会事件中被拘捕的当事人,2017年12月8号被警方控制,2018年1月4号被取保候审。我原本没有太大的勇气站出来发声,但是我看到了愤起举报性侵者的罗茜茜,看到了全国各地前仆后继反性骚扰的女同胞,看到了不畏强权争取言论自由的张云帆。作为同样被侵犯人身权利和人格尊严的当事人,我不可能置身事外,我不愿意继续沉默。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7年的前十一个月,生活与工作都像往常一样,宁静而开怀,白天筹划着一场场为农民工举办的公益活动,晚上去跟广州大学城学校的后勤工友们一起开心地跳着广场舞。只是没有想到,12月8号晚上,一群警察闯进我的住所,让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变成了一场噩梦。

         我,孙婷婷,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届毕业生。我在大学期间接触过做公益的进步青年,参加过一些社会实践活动和公益活动。公益青年们那种激情昂扬、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和谦虚真诚、朴素实干的作风深深感染了我,在为底层的人们做公益服务中,我逐渐认识到,目前公益是帮助社会最底层的工农群众有尊严地生活的最好方式。从此我对公益事业产生了强烈的向往,于是我毕业后先是在广州天河区一家社工机构里工作,之后到到广州番禺大学城一家社工机构里工作。在我来这家机构之前,机构已经与广东工业大学的一个读书会保持合作关系。我来到大学城的这份工作的职责之一就是为公益活动招募志愿者,因此自然而然地也就与广工的那个读书会的学生志愿者保持着联络与合作,协助广工的后勤工友们开展文艺晚会和广场舞活动。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却因此身陷囹圄。

         2017年11月15号晚上,广工的同学在教室里照常举办读书会,保安突然闯进教室驱散了读书会,据说因涉及敏感话题被举报至保卫处,随后警察将负责读书会的四名本校学生和已经刚毕业的两名青年带到派出所。第二天,广工的四名学生被放了出来,而另外两人(张云帆与叶建科)随后被刑事拘留,关进了番禺看守所。很快我就从我们机构主任那边得知警方已经将这个读书会定为了“反党反社会”的组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该读书会的学生频繁被校方和警方约谈警告,其中一名同学还因此失去了助学金,很快这个读书会就土崩瓦解了,他们再也不和阿姨们一起跳舞了。我当时感到特别可惜,因为他们是我见过的最富有爱心和行动力的志愿者,不像很多学校的那些志愿者那样,做活动只是为了拿志愿时长而无半点底层立场。

         但是我没有想过这件事会波及我,因为我不过是跟他们一起合办后勤工友活动,仅此而已。事情发生后,我依然照旧工作着,没有了志愿者的帮忙,后勤工友的广场舞活动维持得很是吃力。
         这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毫无征兆地降临在我身上。

2017年12月8号晚10点左右,房东突然敲门说有事找我,我开门后,一个正常穿着的男子(有可能是便衣警察)带着四名穿制服的警察一拥而入,让我出示身份证接受配合。我一个女孩子单独租住的房间突然闯进几个人高马大的警察让我瞬间懵了,茫然不知所措,短暂惊恐之后就是强烈的愤怒,我一再要求他们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他们不为所动,开始对我的房间翻箱倒柜,翻出了所有的书籍与笔记本、日记本等摆成一堆,然后让我站旁边拍了照片。

随后将我以及我的手机、电脑等物品带到小谷围派出所,他们开始询问我关于广工读书会成员的事,我说我不了解。这时候派出所所长过来,态度非常强硬,威胁道:“你不说是吧?你死吧!(多次说这三个字)那先随便安排个罪名,关进去再说!”

         听了这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做“随便安排个罪名”?难道警察可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随便给无辜的公民“安排个罪名”吗?法律在他们手里可以如此随便吗?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在他们眼里是可以随便践踏吗?且不说我完全不知道广工读书会人员的情况,就说我当时不过是一个被询问情况的人,有权利保持沉默。难道因为不知道或者保持沉默,就可以“随便”安排一个罪名来逼供吗?

         第二天下午5点钟的时候,警察又将我带到我的住所,然后给我一张搜查证让我签字。我签字后他们开始搬走那些书籍和本子,包括我完全私密的日记本,以及带走kindle等物品。我当时非常气愤和不解,搜查证就是抄家证吗?有了搜查证就可以带走任何私人物品包括最私密的个人日记本,然后让警察回去慢慢仔细研究?警察不用考虑公民的隐私,不用考虑将个人物品带走之后给当事人带来的种种不便?要知道,此时此刻我还不是犯罪嫌疑人,更不是罪犯,不过是被传讯而已啊!

         回到派出所后,警察又拿来一张搜查证,上面写的日期时间是2017年12月9日12:00,他们让我在上面签字。这完全是赤裸裸地欺骗!明明是下午17点多去搜查的,怎么变成12点了?怎么又多出一张搜查证了?难道在中午12点的时候他们已经又去过一次了?我质问警察时,对方未做任何回答,我便拒绝签字。随后他们又出示一张日期是昨天晚上12月8号的传唤证要我签字,我质疑他们为什么昨天晚上不出示,他们说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先带走再补手续。这简直让人很无语啊!我是有什么特殊情况?我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刚从学校毕业的瘦弱女生是能逃还是要怎样啊?当时也拒绝签字了。

         更可笑的还在后头。

         晚上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跟我说,要给我同时提交一个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申请,等待上级决定到底执行何种拘留。结果由于什么系统问题,只能提交一个拘留,然后就“干脆”给我办了一个刑事拘留。在这整个过程中,他们始终都没有出示任何证据证明我犯了什么罪,就以如此随便的方式给我执行了刑事拘留。在这一刻,我又一次感觉到了番禺警方对待法律和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是如此的随意。

         我就这样被他们“干脆”弄进了看守所,这才是我真正的噩梦的来临。

我所在的牢间里有25个犯人,有贩毒的、偷盗的,什么犯罪的人都有,我一个为外来工人做公益服务的女孩子跟他们关在一起——让我感到无尽的讽刺与悲哀。但是房间里只有15个水泥铺位,结果我只能睡在冰冷的地板上。进看守所的第一天晚上,我在晃眼的白炽灯光照射下,彻夜未眠。我身体向来虚寒很严重,一受凉我的肠胃和肾脏就会十分难受,接下来的每天晚上都不知道要醒几次。我们牢间里的上厕所时间都是固定的,我总是被排在最后,轮到我时上厕所时间已经结束了。

如果紧急地、在非规定时间上厕所就要被罚站岗不准睡觉。因此我在牢间里是一个半小时睡觉一个半小时站岗的交替,我每天晚上睡不足四个小时。由于睡眠严重不足以及经常不能上厕所的原因,我身体变得越来越糟糕,开始出现肾脏严重不适、两次严重尿血与严重的便秘,在后期便秘导致的疼痛已经到了让我无法坐立、无法行走的地步。如果不是1月4号保释出来,我想我可能会疼死在里面。我要求对我单独看管或者去看病时,遭到拒绝和嘲讽;强烈要求之下,里面医生给我的药品居然是一个空瓶!

除此之外,在里面完全没有任何隐私可言,牢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换衣服和上厕所都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真的很难想象自己换衣服都要被监控。我为什么要经受这样的耻辱啊!

         我在里面关了26天,于2018年1月4号被保释出来了。尽管如此,我仍然是一个待罪之身。
在整个过程中我始终都感到莫名其妙,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究竟干了什么、犯了什么罪。警察要求我写悔过书,而且一定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写,我拒绝歪曲事实,警察就威胁说,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写,就把我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六个月,可我怎能承认根本莫须有的罪名呢?

我有太多太多的困惑,因此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希望有人来解答我的困惑。

         我不是现行犯,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是重大嫌疑分子,为什么能够把我刑事拘留?

         警察是不是可以把任何一个人先拘留起来,再来找证据来证明他有罪,找不到证据就把人放了但警察不受任何处分?

         警察是不是可以对任何一个公民住所进行任意搜查并带走任何私人物品,不限期归还?

被问讯的人如果回答得不如警察之意,警察是不是就可以“随便安个罪名先关进去再说”?

         对于是执行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是不是可以由警察“干脆”来决定?

是不是因为在警察面前强调了自己的权利,就应该被认为“不配合”而得到看守所里显而易见的欺凌?

         在看守所里生病了,是不是可以不用医治的?

         四个小时,是不是就是法律上规定的“保证犯罪嫌疑人充足的睡眠时间”?

         是不是必须写上符合警察之意的口供,才能够取保候审?

         警察将一个无辜的人在看守所里关了二十几天,警察扣留我的书籍、电脑、手机、kindle等物品,是罪证还是赃物?什么时候能够还给我呢?我已经没有钱去买那些东西了。

         最后,我希望警察知道,他们将我无缘无故关了二十几天,已经让我丢了工作,身体崩溃,家中因为律师费借了几万块,我一辈子打上了罪犯的烙印。今后,我或许很难找到工作。这次无辜受难,使我原本贫困的家庭又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这是为什么?这些困惑一直困扰着我,让我如履薄冰,毫无安全感,我不知道未来我以及我周围的人是否还会再次遭受如此虐待。我希望看到我上述经历的朋友们,如果你们能够解答我的困惑,烦请告诉我,也希望大家能帮帮其他几名因此事受难的朋友们!无论将来是给我判刑还是宣布我无罪,至少能够让我明明白白的,来个痛快!

2018年1月16日

——————————————————————————————————————————

转按:此文在1月16日17:45以图片版形式发布在微信公众号“俩粒铜豌豆”上,原文注明“本文转载自微博:abaoaiadai”。我看到后第一时间(19:15)转发并点评道:

“这是卑劣可耻的侵犯人权的莫须有迫害案!(别忘了本案一共有张云帆等八名青年遭到抓捕!)这件事竟然公开暴露在所谓的中共十九大之后,广东番禺有关警方这是在给现政权挖坑吧?大家一起来转发,支持勇于揭露迫害的女生!反对莫须有迫害!”


但仅仅几分钟后,此微信文章就在眼皮底下被删除了。我记得我看到时点击高达13000多次、217个赞,还记得我赞了一个排在最上面第三或第四个网友留言:“我是人民警察,我支持孙婷婷”!

(秋火,2018年1月16日傍晚7点半)

附微信截图:





图片附件: (2018-1-16 19:34, 247.5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57&k=ab56206dbe5e71a99cf435e446f39403&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20:01

统治阶级的删帖阻止不了青年一代怒火延烧 要求立即无条件撤销孙婷婷、张云帆等八名青年的罪名

秋火

“北大学生创办的民间自媒体平台”“未名之音”(微信号:weimingzhiyin)刚刚亦转发了《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微信链接,截止19:55点击量已飙升至9446次、258人赞)。我分享此文在朋友圈时(2018-1-16 19:51)如此评论道:

作者一开始就提到了女生举报揭露性骚扰事件给她的鼓舞,我亦深有同感:新的青年一代已经不甘愿再忍受权势富豪统治阶级愈压愈紧的极权枷锁,她们和他们开始站出来说出重要的受迫害受侮辱的事实真相(虽然反性骚扰和反政治迫害这两件事看起来很不同),迫使权势富豪统治阶级不得不开始回应青年一代的呼声(甚至是越来越多积极的青年开始接力地转发、评论、抨击)。可是权势富豪们还是惯于删除、删除、压制、敷衍,他们没有料到我们越来越多青年人开始认真研究反抗了,所以怒火只会继续延烧,直到问题能够得到彻底解决——要求立即无条件撤销孙婷婷、张云帆等八名青年的罪名!反对镇压青年人自发的读书会、公益志愿活动和言论自由!

2018-1-16 20:00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20:32

有声援者说“如果孙婷婷所说属实”建议起诉广东番禺警方 一小时内近200人点赞

秋火

“北大学生创办的民间自媒体平台”“未名之音”(微信号:weimingzhiyin)今天傍晚亦转发了《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微信链接,截止20:28点击量已飙升至22911次、535人赞)。

我看到我的一位托派朋友“枕寒流”提议说“如果孙婷婷所说属实”,那就应该追究广东番禺公安分局及小谷围派出所涉嫌多项违法犯罪做法的责任,“建议提起行政诉讼”(见下图)。



顺便一提,枕寒流曾经在2015年12.3打压劳工机构案里也特别积极(他以“马克思主义青年”“傲铁”这一笔名出现在工评社最早的多名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声援被打压劳工机构文章里),这次张云帆事件曝出网络舆论第一时间(2017-12-23早上)枕寒流就专门写出声援文章发在微信公众号上。于是,我再次分享此文在朋友圈(2018-1-16 20:10),如此转发、评论道:

枕寒流(朋友)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如果孙婷婷所说属实,番禺公安分局及小谷围派出所严重涉嫌职务犯罪。番禺公安分局及其下辖小谷围派出所涉嫌滥用职权,非法入侵、搜查、抄收公民住宅及财产,非法传唤并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等等,建议提起行政诉讼。
43分钟前

这是本文目前排第二位的跟帖留言!统治阶级看好了,你们现在到底是哪个级别能够为这个事件负责!删帖之前不给自己留后路,将来只在法律框架下就可以重新审查本案清算你们!


2018-1-16 20:30


图片附件: (2018-1-16 20:32, 219.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58&k=50269e9ece4f74a4c87a028ec1043728&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21:02

一个多小时内300多人点赞“建议起诉广东番禺警方” 秋火提醒准备删文的有关方面做好与广大民意对抗到底的政治准备

秋火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北大学生创办的民间自媒体平台“未名之音”(微信号:weimingzhiyin)2018-1-16傍晚发布)
http://mp.weixin.qq.com/s/m8WV3NA_QpmCO_ROcaIjGw
(截止今晚20:50点击量34840,点赞717次)

其中那条说“如果孙婷婷所说属实”建议起诉广东番禺警方的网友留言已经有318人点赞!

请准备删除这篇文章的有关方面,做好为这个侵犯人权的政治迫害案件负责到底、与广大民意对抗到底的思想准备和政治准备!


(附:【北大毕业生张云帆等八名左翼青年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24 秋火:统治阶级的删帖阻止不了青年一代怒火延烧 要求立即无条件撤销孙婷婷、张云帆等八名青年的罪名 2018-1-16 20:0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4292&page=2#pid37946




2018-1-16 21:00


图片附件: (2018-1-16 21:02, 221.3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59&k=d6f3547f88013f39681ac625364ecdcb&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22:49

与张云帆同被捕的八名左翼青年之一孙婷婷取保候审后揭露被迫害事实
文章三个多小时8万多次阅读 起诉涉事警方的网友建议得到
近千人点赞

*北大学生自媒体“未名之音”发布的《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2018-1-16晚22:20左右已被删除,在删前的三个多小时内点击8万多次、1590个赞。建议起诉涉嫌职务犯罪的涉事警方的网友跟帖点赞947次(见以下2018-1-16 22:01截图记录)。



截图记录者:秋火


图片附件: (2018-1-16 22:49, 251.6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60&k=46be75fee00bb677dde29043940637cf&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23:08

转载自激流网http://jiliuwang.net/archives/69978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一场荒唐的北大学生审判案

历史 3分钟前 激流网  0


北京政府出动军警,逮捕学生

1919年暑期,鲁士毅等11名北大学生被控私擅监禁伤害,遭到逮捕审判。这一案件轰动一时,京城赫赫有名的大律师刘崇佑义务为被告学生担当辩护,著名女作家冰心也就此案发表了她的第一篇文章。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场审判呢?北京市档案馆的审判卷宗为我们详细解读了这场审判的始末由来。

自从蔡元培于1919年5月9日辞职南下之后,受段祺瑞操纵的安福俱乐部就一直妄图控制北大、破坏北大的学生运动。6月6日,北京政府颁布大总统令任命亲安福系的胡仁源署理北大校长,遭到北大全体师生的坚决抵制。6月15日,教育部训令调胡仁源入部,但胡拒不接受。当蔡元培答应回北大时,安福系即开始与胡仁源密谋收买部分学生制造事端阻止蔡元培重返北大,并打击北大学生干事会。

恰好此时北大学生干事会国货维持股原主任杨济华、调查组长许有益、以及程体乾、俞忠奎因有借调查国货勒索南洋兄弟烟草公司之嫌,被干事会开除。胡仁源的亲信北大预科补习班教员范铠乘机拉拢此4人,并以种种许诺拉拢了一些北大毕业生和正要投考北大的学生。

学生们看见放在讲台上的传单义愤填膺,陈强华、樊渊溥二位学生先后上台将许有益等昨日宴会谋划情形一一道来

7月16日晚,位于西草厂十间房的安福俱乐部通信机关——中央政闻社内一片喧扰之声,范铠正在这里举办宴会,宴请学生40余人,许有益、程体乾、杨济华、俞忠奎皆在其中,还包括已毕业在参议院秘书厅任职的王朝佑,共同谋划拒蔡迎胡、打击北大学生干事会事宜,并印制传单两种。这两种传单一种是说蔡元培答应回北大的电报有假,一种则捏造北大学生干事会所谓黑暗内幕10条。

许有益等人本以为他们的密谋神不知鬼不觉,哪知16日晚散宴之后,他们的谋划即被参加宴会的两位北大学生陈强华、樊渊溥回校后告诉了同学。7月17日早7点,许有益、程体乾、杨济华、俞忠奎及王朝佑等人陆续来到法科礼堂开始布置会场,参加密会的学生也来了30多人。正待开会之际,鲁士毅等北大留京学生200余人冒雨赶到了法科礼堂,并将大门关闭把守。开会者见势不妙,纷纷溜走,有22人被扣了下来,其中包括许、程、杨、俞、王5人。

学生们看见放在讲台上的传单义愤填膺,陈强华、樊渊溥二位学生先后上台将许有益等昨日宴会谋划情形一一道来,陈强华还将散宴后所给车费一元大洋拿给大家看,并愤怒地扔到了台下。随后狄福鼎上台讲述了南下杭州请蔡校长回校、蔡校长已允,所发电报完全属实。学生们纷纷质问许有益等人,为留下证据,请来东安照相馆伙计为许、程、杨、俞4名主要谋划者和参会者照相3张。下午,其他参会学生被放,许有益等5人被带往马神庙北大理科第一教室。晚8时,鲁士毅等学生召集大会,令许有益等人将他们受安福系收买、策划拒蔡迎胡阴谋、诋毁干事会诸事写成悔过书。之后程体乾、杨济华、王朝佑各由保人保出,许有益、俞忠奎因无保人而留宿。18日早晨7点,许有益借口上厕所逃出。俞忠奎后来也寻机逃走。


鲁士毅等十一人案件判决书


刘崇佑辩护书

保存在北京市档案馆厚厚的3卷800余页审判卷宗,揭示了北大学生遭逮捕审判的整个诉讼过程

7月18日许有益逃出后,即前往中一区警察署控告鲁士毅等擅自逮捕拘禁并将其打伤。下午2点京师地方检察厅派人为许验伤,验伤记录是:“验得许有益右腮颊红赤伤一处,手掌伤;右手第三指红赤,皮破伤一处,指甲抠伤;右手腕红赤伤一处,手把攥伤;肚腹偏右红赤伤一处,脚踢伤。余处无伤。”显然,许有益所受的仅仅是皮外伤而已,并不严重。所以,在7月18日京师地方检察厅致函京师警察厅要求调查北大学生是否有人触犯伤害及私擅逮捕监禁罪时,警厅方面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

然而,事情自7月27日开始发生急剧的变化。本日,京师警察厅向京师地方检察厅函送了许有益、程体乾、杨济华、俞忠奎、王朝佑5人的控告书,控告遭受鲁士毅等人强迫照相、审问、捆绑、棍棒殴打、拘禁、迫写悔过书、强迫画押等对待。地检厅迅速做出反应,同日以涉嫌伤害、私擅逮捕监禁发出拘票,拘谢绍敏、刘仁静(湖北人,当时仅有17岁,为被捕学生中最年轻的一名,1921年与张国焘一同作为北京代表参加了GCD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苏清卓、鲁士毅、王文彬、朱耀西、陈邦济、易克嶷、孟寿椿、狄福鼎、刘翰章11人。28日,鲁士毅、王文彬、朱耀西3人先被拘捕,另外7人(苏清卓当时因病已归乡)在警察到时外出未归,于29日自行投案。

自此,拉开了北大学生遭逮捕审判的序幕。

关于这一案件,从最初许有益向警署控告,到京师地方检察厅立案、拘捕被告学生、多次讯问,再到地检厅向京师地方审判厅提请公诉、法庭讯问审理判决,形成了厚厚的3卷共800余页完整详细的审判卷宗,保存在北京市档案馆。这3卷90年前的档案向我们揭示了当时的整个诉讼过程。

鲁士毅等10名学生在被捕之后,就开始展开有力的斗争。鲁士毅、王文彬、朱耀西在7月28日先行被捕的当天,即联名反控许有益等人发布传单侮辱学生联合会和个人名誉。同时,在地检厅的多次讯问中,10名被捕学生坚决否认所控诸罪。许有益等人则在讯问中极力夸大所受的伤害和凌辱。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许有益等人的控词也前后矛盾、互不相同,但基于政府的报复意图,8月8日,京师地方检察厅还是以伤害、私擅逮捕监禁的罪名对鲁士毅、孟寿椿、王文彬、刘翰章、陈邦济、刘仁静、谢绍敏、易克嶷、朱耀西、倪品贞(此时被加入名单,被控打人,但一直没被拘捕)、狄福鼎11人提起公诉;同时,为显示公平,也对许有益、杨济华、俞忠奎、程体乾4人以公然侮辱罪提起公诉(王朝佑候传,之后托称父病离京)。

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本是学校内学生之间的争执,并未造成多大的人身伤害,却导致了司法介入呢?连曾在现场的中一区巡长在7月17日当天的报告和后来的讯问中也称上午会场并无冲突,下午2点多学生们是说说笑笑一同出校的。其背后的原因不言自明:一直对“五四”学生恨得咬牙切齿、寻机报复的政府,正好抓住了这一大好时机,妄图借此案给学生一个下马威,刑一儆百。而且此时恰逢暑期,学生多不在校,力量分散,也是兴起大狱的好时机。

还有,为什么事情在7月27日突然起变?为什么当时现场学生200余人,许等5人所控学生最终定为鲁士毅等11人呢?根据当时的报纸披露:二十五日国务会议安福系之某要人偶谈及此,司法总长朱深即谓学界胡闹已极,此次应严办一下,以警其余,乃于返部以后训令地检厅严侦查。然主名仍未得也,由安福系谋之原告五人,开具干事会重要分子之人名,使之一网打尽。这一说法应当是颇有根据的。

除了辩之以理,刘崇佑也非常擅长动之以情,据《晨报》8月22日登出的《北大学生案公判旁听记》载,“满堂欷歔,为之泪下”

当鲁士毅等11名学生即将遭到审判的消息传出,京城赫赫有名的大律师刘崇佑拍案而起,毅然担任了这11名被告学生的义务辩护律师。

刘崇佑,生于1877年,福建侯官县人。17岁中举人,后东渡日本学习法律。辛亥革命后,曾任众议院议员,于曹锟贿选前辞职,从此退出政界,专任律师,并立志“律师应仗人间义”。 还在五四游行火烧赵家楼后不久,5月8日,北京律师公会即作出决议:如曹汝霖方面请律师,任出何报酬,一律不就。如有不遵此议者,对待以积极的手段。学生若请律师,愿尽义务。这一次,刘崇佑果然遵此诺言,为学生义务出庭辩护。8月16日,刘崇佑签下刑事委任状,成为11名被告学生的辩护律师(当时漏写了倪品贞,于8月25日补签)。

8月21日上午10点,京师地方审判厅刑事二庭开庭,公开审理鲁士毅等11名学生私擅监禁伤害、许有益等4人公然侮辱一案,庭审共持续了8小时。

开庭之后,审判长先请检察官陈述了起诉要旨,之后15名被告一一进行了陈述,在休庭15分钟以后,庭审转入辩论阶段。在辩论阶段,刘崇佑作了精彩的辩护,他首先对控方所依据的警方及许有益等人证词的真实可靠性提出严重质疑,进而指出控方所称的共同犯罪的要件不成立,证词的采集也没经过被告人确认而不具有合法性,最后得出本案根本上就不成立的结论,要求法庭宣告11名被告无罪。除了辩之以理,刘崇佑也非常擅长动之以情,他在总结时讲到:“此次鲁士毅等之心迹实为全国所共谅,确有政潮黑暗危及教育,今日某派思攫取校长,明日某党拟并吞学校,使青年学子读书且不能安心,苦心孤诣维持学校,至于今日还要告他们犯罪,至令坐废光阴,陷于囹圄,他们青年学子真不幸而为中华民国之学生了。”他的这番话深深地打动了在场的听众,据《晨报》8月22日登出的《北大学生案公判旁听记》载,此言一出,“满堂欷歔,为之泪下,被告学生中(鲁士毅一派)有一人泣不可抑,法庭竟变成悲剧之舞台,即记者亦为之呜咽不已。”当年仅17岁的刘仁静在最后陈述时说道:“我到今天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事收押我?”刘崇佑更从旁“时时请堂上注意,谓彼十余龄之小子,实在极可同情”,这也成为《晨报》记者“出旁听席后所恻恻不忘者”。

8月26日,在法庭作出宣判之前,刘崇佑又宣读了长达5000余字的辩护理由书。他再次对控方提出的5条证据进行了推理严密的驳斥,并重点提请法庭注意:许有益等5名告诉人在警厅、地方检察厅、审判厅的讯问中屡屡变更指控人员和人数,多有自相矛盾、不实之处,难以凭信;法庭对鲁士毅等人的共犯认定不成立,甚至出现了刘仁静本不在告诉人的指控名单中也被列入审判单。进而直指本案的骇人和恶劣:“既无共犯,又无各各犯罪确切之主名,而乃苟且罗织为此一网打尽之罪案,而兴此巨狱,事之可骇,孰过于是!”之后,刘崇佑恳请法庭慎重考虑:“国家设刑本意在于排除恶性,并非用为教育补助之资,莘莘学子,学校培植有年,纵使气质未尽精醇,而青年蹈厉发皇之概,与夫纯净真挚之心,政府果有以善处之,使其身心安然沉浸于学术之渊,进其智能,以资世用,岂非甚善。”并表达自己的困惑:“此次事件之所由生,辩护人不便明指祸源,而动之自外,则为举国之所共见。假如该生举动即有过激,犹将哀其遇而谅其心,善平其怨愤之情,使之渐次安意就学。况乎寻常开会,寻常辩论,争执未出一堂,举动并无逾轨,何以乃蒙严令若遇盗犯,盛暑羁押,已越兼旬,而逮捕且及于十余龄之童子,辩护人窃为大惑也。”辩护书的结尾,刘崇佑强烈表达了对法庭公正判决的期待。这份字迹工整秀丽的辩护理由书如今完整地保存在审判卷宗中,见证着刘崇佑的卓越辩才和出众的文采。

大律师刘崇佑的精彩辩护,体现了正义和民气,为11名被告学生赢得了广泛的同情,也大大削减了法庭的权威。

冰心在她最早见诸报端的文章《二十一日听审的感想》中说“我想被告的自有荣誉,用不着人的怜悯,我们应当怜悯那几个‘心死的青年’”

8月21日公审的当天,前往京师地方审判厅听审的人挤满了法庭,据《晨报》载:“其时旁听之人已满坑满谷,窗前门隙皆已有人,女旁听席亦复拥挤已甚”,而“门外鹄立希望旁听者尚有百余人”。连《晨报》记者也是托了关系才进得法庭。这天,在拥挤的女旁听席上,坐着一位北京协和女子大学的学生代表,她当时以女学界联合会宣传股成员的身份参加旁听,旁听后,根据宣传的要求,写下了《二十一日听审的感想》一文,发表在8月25日的《晨报》上。这位女学生叫谢婉莹,即后来的著名女作家冰心。这篇文章成为冰心最早见诸报端的文章。

《二十一日听审的感想》为我们生动地再现了当时听审者的拥挤景象:

二十一日早晨,我以代表的名义,到审判厅去听北大学生案件的公判。我们一共有十一个人,是四个女校的代表。那时已经有九点多钟,审判厅门口已经有许多的男学生。以后陆续又来了好些。我们向门警索要旁听证,他们说恐怕女旁听席太仄,不过有一条长凳子,请我们举四位代表进去。我们谁也不愿意在被摈之列,就恳切对他们说,“地方如实在太仄,我们就是站着,也愿意的。”他们无法,就进去半天,又出来对我们说,“只限你们十一个人了。再来的代表可真是没有地方了。”我们就喜喜欢欢的进去。可怜那些后来的代表,真是不幸望门而不得入了。

文章也记录了刘崇佑辩护的精彩和许有益等人的窘迫:

刘律师辩护的时候,到那沉痛精彩的地方,有一位被告,痛哭失声,全堂坠泪,我也很为感动。同时又注意到四位原告,大有“踧踖不安”的样子,以及退庭的时候,他们勉强做作的笑容。我又不禁想到古人一句话,“哀莫大于心死。”唉!可怜的青年!良心被私欲支配的青年!

审判的中间审判长报告休息十五分钟。这个时候,好些旁听人,都围在被告的旁边招手慰问,原告那边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我想被告的自有荣誉,用不着人的怜悯,我们应当怜悯那几个“心死的青年”。

冰心的这篇文章,也为11名被告学生赢得了大众的同情。

法庭之外,北大同学及北京中等以上学校学生联合会的代表们,早已手持“欢迎鲁士毅等”的旗帜在等候

当7月28日鲁士毅、王文彬、朱耀西被拘捕的消息传开后,北大留京学生即着手营救同学。29日,北大学生200余人欲全体到京师地方检察厅投案,地检厅大震,紧急商请调解,经教育部专门司司长秦汾和北大教职员的劝阻,学生们最后决定派代表10人送易克嶷等7人投案。当日讯问后检察官让其中年龄最小的刘仁静取保,刘慨然答道:“我不愿意出去,如果大家都出去我才出去呢!”检察官让朱耀西取保,朱说没有保人。

据报纸的记载,学生们听说关押在看守所的学生待遇很差,不愿取保的学生待遇尤苛时,十分气愤,他们还曾要求检察厅同意大学每日派学生10人入狱相伴。30日,学生们以“北京大学暑假留京学生全体”的名义向回籍同学发出通电,揭露政府的险恶用心:“得用三五无耻之辈,行此卑劣之手段,欲连及‘五四’事件,以兴大狱而残士类。”在8月21日鲁士毅等11名学生遭公审之日,黄坚等183名北大留京学生联名向法庭递交共同投案书,声明:七月十七日同学开会之争执,本无犯罪之可言,假若有罪,亦应大众共同负责。为了强调这是大家的共同意愿,投案书正文之后还附上了黄坚等183名学生的姓名,工工整整写满了3页纸。名单中不乏我们熟知的名字:朱自清、张国焘、罗家伦(曾任清华大学校长)、傅斯年(史学家和社会活动家)、范鸿劼(1927年与李大钊同时就义)。但审判长以“审理本案权限只以本案为限”,搪塞不理。学生们行动的同时,北大教职员和各高校教职员也都纷纷采取行动营救被捕学生。7月30日,受蔡元培委托先行来到北大行代理校长之职的蒋梦麟与胡适等16名教职员签字画押,联名向地方检察厅递交保状,求保10名被拘学生。检察长批示:“阅。形式先不合。”没有批准。7月31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长陈宝泉、农业专门学校校长金邦正、法政专门学校校长王家驹、医学专门学校校长汤尔和、工业专门学校校长洪镕联名致函地检厅,请求释放被拘学生。函中指出:“此次案情实系同学少年互相争执,揆诸事实,似系学校内部问题,可由教职员自行调解,不必涉及法庭。”“拟请即日将被拘各学生释放,并请将全案注销。”地检厅依然置之不理。 但在各方压力下,8月2日由教育部专门司司长秦汾出面作保,保出了易克嶷、朱耀西、狄福鼎3人。

社会各界也都纷纷做出反应。8月1日,北京各界联合会代表面见国务院秘书长时,告诫政府切莫“小题大做,借题发挥”。报界的反应也是迅速的,尤其是《晨报》、《时事新报》,对事件的整个过程一直密切追踪报道,有力地揭露了政府的阴谋,为11名被告学生赢得了广泛的社会同情。

不过,政府决意起诉,便不会善罢甘休。8月26日的宣判结果并未出人意料。刘翰章、陈邦济、谢绍敏、王文彬、倪品贞、鲁士毅分别被判处拘役十日至四个月不等的刑期。但经过大律师刘崇佑出色的抗辩,又有来自社会各界的声援和压力,法庭也不得不作出让步,孟寿椿、刘仁静、狄福鼎、易克嶷、朱耀西被判无罪,而许有益等4人也同时被处以拘役十四日至三个月不等的刑罚,所有拘役时间准以羁押日扣抵,三个月以上的刑期一律缓期三年执行。也就是说,15人都被当庭释放。审判长宣告退庭之后,便令司法警察送鲁士毅等11人至北大交给保人、代理校长蒋梦麟。法庭之外,北大同学及北京中等以上学校学生联合会的代表们,早已手持“欢迎鲁士毅等”的旗帜在等候,分明是迎接凯旋的英雄。

政府企图破坏北大学生声誉、打击北大学生干事会的阴谋最终未能得逞。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责任编辑:邱铭珊)


转按:文中的粗体为激流网原文所有。根据标题搜索网络,找到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再现五四(五):一场荒唐的北大学生审判案》,作者田尚秀 、梅佳,发表于2009年04月21日14:20。
(秋火,2018-1-16 23:08)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6 23:13 编辑 ]

图片附件: (2018-1-16 23:08, 18.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61&k=31874a45e27cb767b92e77a2b184dbe3&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6 23:08, 25.9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62&k=f7908db96caa70308fd9446f5aef7724&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6 23:08, 40.2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63&k=05f9eefbcfa111752c0789c20bf51867&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6 23:26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sbvKTg-PFNNH3hm9vv9zRw(转按:若此文被屏蔽,请关注该公众号并进入留言页面……)



声援 |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01-16 BLCU行动派(微信号:BLCU_action)

今天,在网络上看到这样一封自白书: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此处为图片版,略。详见本专辑此文链接

这位站出来的孙婷婷者,何人?

我们可以看看她说的话,

“我原本没有太大的勇气站出来发声,但是我看到了愤起举报性侵者的罗茜茜,看到了全国各地前仆后继反性骚扰的女同胞,看到了不为强权争取言论自由的张云帆。作为同样被侵犯人身权利和人格自由的当事人,我不可能置身事外,我不愿意沉默。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我们可以看看她做了什么,

”在为底层的人们做公益服务中,我逐渐认识到,目前公益是帮助社会最底层的工农群众有尊严地生活的最好方式。从此我对公益事业产生了强烈的向往。”

“……协助广工的后勤工友们开展文艺晚会和广场舞活动。”

我们可以看看她遭受了什么,

“你不说是吧?你死吧!那先随便安个罪名,关进去再说!”

“在里面完全没有任何隐私可言,牢监里到处都是摄像头,换衣服和上厕所堵在摄像头的监视之下,真的很难想象自己换衣服都要被监控。我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耻辱啊!”

“在整个过程中我始终都感到莫名其妙,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究竟干了什么、犯了什么罪。警察要求我写悔过书,而且一定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写,我拒绝歪曲事实,警察就威胁说,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写,就把我指定住所监视居住6个月,可我怎能承认莫须有的罪名呢?”
——————————————————————————————————
本号从创号开始,发的文章一直与反性骚扰相关,而关注反性骚扰的初心,无外乎是追求正义,忠于理想。

今天看到此文,赞叹孙婷婷站出来的勇气,正如赞叹罗茜茜一样,敬佩她热心公益的社会责任感,正如敬佩黄雪琴为受害者不断发声一样。但是,我还愤懑于这粗暴的执法,这形同虚设的法律,这践踏在孙婷婷等人尊严上的铁蹄!

为什么,大清亡了这么久,还有人要因为举报性骚扰而战战兢兢甚至受到威胁,还有人在发声前要思虑良久,还有这样的可敬的充满正义感的青年被打压?

如果追求正义的下场是这样,还有谁愿意成为践行正义的人?

在此,我呼吁,所有关注反性骚扰的朋友们,不论是女权主义者还是非女权主义者,不论是公益人还是非公益人,只要你心中存在着对于正义的追求,就请发出你的声音,就请保持你的关注和支持!

别让理想主义在这人间绝迹,别让正义的声音被掐灭在喉咙里!我们的年轻人哪,需要摆脱冷和暗,去追逐光和热!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6 23:42 编辑 ]

图片附件: a1.png (2018-1-16 23:29, 306.7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64&k=26de83626baaf46b65a3852bfc8a655c&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a2.png (2018-1-16 23:29, 157.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65&k=dfdb0ef560c4ceb573e293875bd688ec&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00:36

自由主义者“青鸟嘤鸣”转发支持我为张云帆等八人所做的无罪辩护文章,很好!

秋火

2018年1月16日17:05微博博主“青鸟嘤鸣”转发了我当天凌晨2点写完发布的《已知信息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应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其中加有以下按语:

「关注张云帆事件一段时间了,我本人反对打压有独立思想的毛派马克思主义者,反对打压言论自由!虽然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也不赞同毛派的政见,但我坚决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人身的自由。让人把话说出来,天塌不了,事更好办,因为提出了问题找到了原因,就有可能真正解决问题。不去解决问题,而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是典型的懒政+暴政,其非理性非人性的做法不得人心,只会激起更大的反抗怒涛。」

除了转发我这篇文章,还全文贴出了张云帆自白书(均为文字版)。几个小时后我看到自由主义朋友陈纯在朋友圈分享了上文,我读完上述按语第一时间做出评论并分享于朋友圈(2018-1-16 23:59):

「很好的转发支持!第一段是博主“青鸟”的按语,后面是我今天凌晨写就的文章。该博主表明自己既不是毛派,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是要维护说话的权利和人身自由,坚决反对打压言论自由。我认为所有支持自由、民主的人以及所有支持真正社会主义的人都可以转发这篇只是从基本事实上就足以论证成立的无罪辩护;同时,任何人都可以就这件事发表进一步的政治看法,我也将适时做出从自己政治观点角度出发的进一步辩护意见。」

2018-1-17 00:3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01:10

转按:这是毛派的声援。其实毛时代对群众运动的支持是有选择性的、很有限的。我也不赞同文章所说的这次抓捕“简直是给人民公安的脸上抹黑”。而且,这次打压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能决定的吗?这篇总体太软了,应该彻底有力的声援。
(秋火,2018-1-17 1:05分享在微信朋友圈时的话)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ELD5nGiISIY7Bo26AKA6Yg


来稿 | 毛泽东是怎样对待群众“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致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官们

2018-01-17 苍海 马列之声



【编者按】“特色社会主义”一天天腐烂下去,人民一天天觉醒起来,中国新一代的共产主义者正在成长,他们开始以实际行动、用一点点的光和热扫除黑暗——革命的学说被掌握在维稳者手中、旨在批判一切的事业拒绝一切批判的现状,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去年春曾听闻有人调侃道南边的大人们神经紧张到听到马克思三字就拍死的地步,没想到年底就通过张yun帆的事情证实了此话并非虚言。据说,那些大人们就因为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生在一次大学读书会谈论政事而拘捕了他,欲加之罪也很随意地从最初的“非法经营”一直变到后面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对于此事,鲁迅在《捣鬼心传》的一段话颇为应景:
“治国平天下之法,在告诉大家以有法,而不可明白切实的说出何法来。因为一说出,即有言,一有言,便可与行相对照,所以不如示之以不测。不测的威棱使人萎伤,不测的妙法使人希望——饥荒时生病,打仗时做诗,虽若与治国平天下不相干,但在莫明其妙中,却能令人疑为跟着自有治国平天下的妙法在——然而其‘弊’也,却还是照例的也能在模胡中疑心到所谓妙法,其实不过是毫无方法而已。”
某些人整天吹嘘的“法治”,难不成依的就是这种“妙法”?
个体虽然微不足道,但团结就是力量。新年之初,让我们一起传递火炬,共同发声,为云帆等同志声援!坚决抗议当局打压进步力量的政治反动行径!胜利属于人民!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7 01:32 编辑 ]

图片附件: (2018-1-17 01:10, 993.5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67&k=eccfb0fe09515fb8389c1641feacc9d7&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1.png (2018-1-17 01:16, 360.4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69&k=bf347d57f009851e70c8f92bc93bc719&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png (2018-1-17 01:16, 345.8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0&k=678bcccd9d7267c28549e4c407b1e966&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png (2018-1-17 01:16, 414.9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8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1&k=995ec6c2482af48112f7d3b21c9213a6&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4.png (2018-1-17 01:16, 366.2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2&k=739212de28eeb70859486667493c44c2&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5.png (2018-1-17 01:16, 473.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7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3&k=0d1728a723119e1d5cdbde86c8d87a91&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6.png (2018-1-17 01:16, 381.6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4&k=170920af2d720fc4ab792ed946808b29&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7.png (2018-1-17 01:17, 420.7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7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5&k=6e38c24a52f89ffda04fe9e71a6e35e2&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8.png (2018-1-17 01:17, 472.0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6&k=e16565dabdbab412d2c06477f26802de&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9.png (2018-1-17 01:17, 508.8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2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7&k=a5328623242f0ee77c0ea7580dae1fac&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10.png (2018-1-17 01:17, 520.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8&k=4e22fbea0ef8e1271f3bc5b6ad874594&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11.png (2018-1-17 01:17, 497.3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8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79&k=7cfe8e4d9146b8d94b10e814c00e8595&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12.png (2018-1-17 01:17, 372.2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7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0&k=3ab79e48a93ce6e5ab4882e2175d409a&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02:02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ZEkWQj3yAzkIaaBtDdsUrQ

张君们的罪

2018-01-16 马原 困难群众莫关心

(原此处为图片版)



张君给放了出来,是“取保候审”。他也以为“逃脱了法庭”,只是要再受“道义的审判”。

但仍是“候审”,便还是“待罪”之身,也就未必逃脱法庭。

我们许多的好心人,出于良善,急迫地去翻律法,以为无论“非法经营”,还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均与事实不符,因而得出结论:张君“无罪”,并感到放心。

但这文明的古国,法向来不是一部。用来治罪的名册,竟也分了正副的。于是发到我们手上的一册,就总是官人不爱看的。于是官人查出来的“罪”,就总是我们查不出的。

张君的罪大抵如此吧。

如此想来,又何止是张君?张君所关心的工农们,在过去的几月里,就受了莫名的罪,遭到驱赶。而所加的罪名,在正册里是撞破头也找不着的。

可那查不出的罪,绝不是无罪。那查不出的罪,有时比查得出的更叫老爷可恶,紧张。




荒诞剧里,还有一家“赈灾”的民间机构,是“没有资质”而被端平的。张君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从事马克思主义的宣传活动而被拘禁,大概也是“没有资质”的缘故吧。

这真算是“非法经营”了。




和张君一起治罪的,据说还有七人。直到今天,仍受着无理的迫害。和强大的国家机器相比,他们暂时是渺小的。但他们所明的真相,已使那些人颤抖。他们说:

我们对“我们的”国家是“没有资质”的;

如果去要,会被加上“没有资质”的罪;

如果不去要,我们将“没有资质”下去。

这也是张君们的罪吧。




听说村里的地痞打人,有些话开头是不明说的。被人问起,只说“看他不顺眼”。

其实顺他言的怕是没有的。去问那被揍的反倒清楚——“这个月的鸡没送去”,甚或“我问隔壁的老张,凭什么给他送去呢”。

凭什么给他送去呢?

等他来治你的罪吧。


点击阅读原文看张君的自白书
阅读原文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02:31

https://mp.weixin.qq.com/s/f1JFeP4cwkDtzcrNbokr1A

妈妈,你为什么不让我支持弓长师兄?

2018-01-16 野火跋

与其忍辱偷生,不如迎头面对!我只能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即使再次经历牢狱之灾,也远胜眼前这苟且的煎熬。一切善良的人们啊,恳请你看到——你为之奔走的人在这里,他不会辜负你的呐喊。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将至。

——ZYF给人民的自白书



1月15日,我看到张yun%fan给人民的自白书,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坚定不移!张君对劳苦大众的关怀,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青年人应有的激情和热忱,让我陷入沉思——面对主流思潮的唯唯诺诺是否是对的?

我决心冲破无形的牢笼,与张君同在;我决心挣脱无形的枷锁,向社会发出呐喊。

可是,家人,朋友接连不断地提醒我,告诫我,甚至责令我删帖。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我。

你们可能在质疑张君其人。但我了解到的张君,是一个博学多识,心怀天下的进步青年。

张君在高中期间,品学兼优,深得老师同学的赞赏,由于校长的实名推荐,他进入北京大学学习。他学富五车,曾和一位哲学博士在寒风中辩论两个小时,难分伯仲。

张君在大学期间,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大不相同,他主动去接触工友,为工友服务,他更没有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把工友当作被施舍者,而是与工友打成一片,在这几年里,张君为工友们办了不少实事,与工人大哥一起下棋,与工人大姐一同跳舞,为他们驱除身心的疲惫,让他们知道在单调繁重的工作之外还有另一个世界。

你们可能认为我没有足够的判断力。但是,就已有信息和现状,我有自己的分析。

第一,从定罪的过程上看,起初警方因其从事教育行业而给他安了“非法经营”的罪名,之后,正式拘捕时又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可见定罪的荒谬和耸人听闻,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第二,警方两次下调处置措施,先是刑事拘留,后改为监视居住,最后改为取保候审,但警方始终没有给一个明确的交代和答复,就此,我认为应是一件地方恶警造就的冤假错案。我也许分析不足,但也绝非盲目跟风,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的种种成长经历,都告诉我,他无罪,他和他的伙伴们无罪!

你们可能担心我有过激行为,担心我的安全问题。但是,声张我所坚持的正义,有何过激之处?关心社会,就事论事,褒扬光明,痛斥黑暗,怎算过激?

妈妈,您曾教育我成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教育我“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现在,您的孩子做到了!我不愿再把自私冷漠织成牢笼,将自己囚禁在梦中。从此,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你们担心我的安全,但是,什么才是真正的安全?对几个进步青年坐视不管,那之后所有的理想青年都可以被随意抓捕,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随便叫停,那时,我们将人人自危,除非我们放弃理想。

难道这样就叫做安全吗?不!这是蝼蚁的生活,不是人的生活。

我常常想,我还是不是一名青年?

青年,应是懂得广泛学习的。

他从书本里学习,从社会中学习。他不虚度光阴,他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耻,他也常常不满足,因此总是去积极探索,去深入剖析。他不受困于符号般的GPA,因为他知道那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他不被保研出国驱使,因为他知道那只是一个虚名。他以真心交友,谦虚地学习每一个人的优点,哪怕是从工人大哥身上,他也能发现难得的直爽与率真。

青年,应是积极向上的。

他喜欢挑战自我,不断超越。面对任何险阻,他首先有的不是担忧和恐惧,而是喜悦和自信。日夜变换中,他能看到光明,也能在黑夜中怀揣希望,他用尽全身力量迎接黎明,用尽一生照亮征程,只是因为,他那宝贵的、对还未抵达的世界的向往。

青年,应是正义勇敢的。

他目睹了一个个由苟且和痛苦交织而成的生活之网,他悲叹,他怒吼。他没有把黑色悲伤当做笑话,而视为自己的耻辱。纵使自己茅屋破败,他仍旧为他人的无家可归落泪,奔走。每当社会上的黑暗丑陋之事如潮涌来,散发着臭气,他不避而远之,而是迎头直上,他誓死也要驱赶这一切。他总是那样的正直无畏!

青年,应是一个行动派。

他看透了世界那阴沉辽远的黑暗,明白“此后若没有烛火,我便是那唯一的光”的使命。于是,他开始行动。他高举旗帜,振臂而呼;他积极探索,深入社会;他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

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既是青年,必行青年应行之事,请你们为我感到骄傲吧!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15:00

想念徐忠良、黄理平同志

(作者:夹心。2018-1-17发布在无产者评论、激流网)

https://mp.weixin.qq.com/s/YwhU9Nu4rseoZCcAHybrQg


想念xzl,hlp同志

2018-01-17 - 无产者评论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文不一定能留存很长时间,读者们可以先保存图片再继续阅读。

同时,希望您参与转发和声援!

(原此处为图片版)

想念xzl,hlp同志

自从张yf事件曝光后,近一个月,我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此事的动态。前几天听闻张君出来了,心里稍安定了。却又在昨天张君的自白书中,得知徐zl等人仍在被警方通缉。此时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既愤怒,又悲伤,但还不失希望。

我与徐,黄二人是在大学期间相识的,至今也有四年了。这两个男生一直以来都是大学里的“屌丝”:成绩一般,长相一般,还不爱打扮。夏天上身总是脏得不忍直视的衬衫,下身宽口短裤和常年不换的拖鞋。冬天似乎也就是那一两件旧衣服来回换。虽然我作为女生,觉得不爱干净不是啥值得鼓励的事,但我理解他们这身打扮大部分原因是他们心底不爱主流社会那一套,对主流社会审美厌恶。而以工人样的打扮为荣。

我们因价值观的相同而成为朋友。我们通过各自的经历和反思,成为了马克思主义者。此后,我们共同读书,思考,实践。那时候我们经常聚在一起撸串,吃麻辣烫,边吃边聊。有时候聊得尽兴就找个能通宵的店坐一夜……在这一两年里,我们又更深刻地认识了当前的社会,认识到了我们与社会的关系,认识到了我们应当如何去做。我们认识到了人生前二十年我们从没想过的问题。当然,我们聊的既有对社会的看法,也有生活琐事。我们互相了解各自的经历,各自的家庭。尤其是在经历困难时,通常要花费数个难眠的夜晚互相倾诉。而在那些夜晚,也成了我们自我成长,成熟最快的时候。

马克思主义者必然应当是女权主义者。因此,我们也必然是女权主义者。这不只是把女权主义的标准挂在嘴上而已。我们都在实践中去践行这句话。除了对于社会上女性权益受到侵害的公共事件的支持和声援,在生活中,这两位男性也在努力克服固有的传统观念,学习做一名彻底的女权主义者。我作为女性,可以直接地感觉到我们之间的相处是平等的,没有任何性别歧视的。

除此之外,我们还反对种族歧视,支持种族平等!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支持被侵略国家奋起反抗……总而言之,我们反对一切压迫者,永远与被压迫者站在一边!

这次的打击突然来袭,让人猝不及防。前一阵儿还在网上聊天的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通缉犯。想到他们现在的境遇,过去的情景就像过电影一样止不住地播映……不知道你们现在能想到些什么?会不会也在回忆过去的时光呢?

哎,谁能想到参加读书会,或者说参加公益组织的活动都能被抓!对了,我们聚在一起的谈话,不也属于这次事件中说的读书会吗?大学里这样正式,非正式的“读书会”多了去了。难不成以后在全国高校统一规定,学生不能参加读书会?如果这样的话,公民们还有没有聊天说话的自由了?

我想起来学生时代,徐zl旁观劳资纠纷的法院审判,回来跟我形容法官判决是如何的随意和偏袒。当时我还想他说的是不是夸张了,毕竟那么大一个法院,就算想偏袒资方也要遵守程序正义吧。没想到,警察法官们的随意就落在他自己身上了。张yf和孙婷婷的自白中所陈述的事实又一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当局对于进步青年的迫害和污蔑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了。进步青年们明明没做什么,他们便害怕了。他们已经顾不得用法律的遮羞布来遮遮掩掩,貌似公正地处理这些进步青年了。只要是出头鸟就直接一枪毙了,杀鸡儆猴。

但令人欣慰的是,那些受害者们不是在孤军奋战。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在关注并声援他们了。我们不只是在声援张yunfan,许zhongliang,黄liping,孙婷婷等个人,我们是在这场声援运动中集体表达我们对于当局禁止言论自由的不满!我们不说话,他们就不知道我们的力量有多大!无论我们的主观意愿如何,斗争都在无时无刻的进行着。你若不反抗,势必成为待宰的羔羊!

以前,一些家人朋友总会在我转发的文章下面评论“你小小年纪老关心什么国家大事。与你有什么关系?”我想这个问题今天用不着回答了。赤裸裸的现实放在这里!你觉得这些政治事件,“国家大事”都跟你无关,你可以躲得远远的。但你越是沉默,火就会越快地烧到你身上!张yunfan,孙婷婷等人这样的做法再好不过地揭露了当局的性质!

已经明摆着了,这就是两个阶级的斗争。以前我们可以从历史书里,从影视资料里,从新闻里去感受如火如荼的运动和斗争。而今天,我们正是斗争的亲历者!


请持续关注该事件进展,并声援这次事件的受害者!

————————————————————————

2018-1-17激流网也转发了这篇文章(http://mp.weixin.qq.com/s/DiJQDIRRffohQLpYRoZbhg)图片版,图片里的文章标题写明为《想念徐忠良、黄理平同志》。激流网转载时的文章标题是《当他们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我保持沉默》,作者注明为“夹心”,并在图片前加有如下话语:

当他们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我保持沉默

原创 2018-01-17 夹心 激流网

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切·格瓦拉



当纳粹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当他们囚禁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当他们来抓工会会员的时候,
我没有抗议;
我不是工会会员。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
已经没有人能替我说话了。

——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文不一定能留存很长时间,读者们可以先保存图片再继续阅读。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7 15:01 编辑 ]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15:54

广州番禺警方微博下众多网友留言正在进行时:
讥讽、谴责并要求公开张云帆等八名青年案件信息


https://m.weibo.cn/status/4191155446957256

广州番禺公安
2017-12-31 来自 华为P9手机摄影再突破
#我在岗位上#还有不到1小时就要告别2017,愿即将到来的2018岁月一直静好[心]


笔墨凉
岁月静好?一片祥和?那你们可能永远无法实现了,在你们眼里,岁月静好就是大家同一个声音,甚至闭嘴不言,但是,是个人就有感情,就要表达,如果“岁月静好”连这种需求都压制,试问,谁敢企求“岁月静好”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22小时前  赞 24

懒得取名字_s
当然要把这些知识分子抓起来才能岁月静好嘛,毕竟说几句话就能扰乱社会治安,最好是割下全中国人的舌头,剁掉他们一双手,不能写字不能说话,让全中国都是一片死静才叫安好  23小时前  赞 18

紫枫路漫韶
谁来看你的岁月静好???公然逮捕、迫害关心社会服务工农的马克思主义者。因言获罪,冤假错案,要这样的静好,殊不知明天的枪口又将指向谁[微笑][微笑][微笑]  16小时前  赞 5

用户5982850644
您好,我是北京大学学生。要求您公开北京大学毕业生张某被抓事件真相 昨天 14:52  赞 10

江湖心未恢
请披露更多真相,言论自由算不算数  21小时前 赞 4

mud_cake
你好,请落实依法治国,公开张云帆等人案件情况。 21分钟前  赞 1

爱动脑筋的太师糕66
18小时前  赞 1
只有直面错误,才能进步。各种关于张yf的文章被删,如果其中内容真的不属实,请出来辟谣,让我们知道张yf的错误。如果是贵方的错误,也请出来解释,让我们一起面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很好,但再好的国度也会有瑕疵,瑕疵是需要大家一起改进的。请不要再沉默,说出张yf的错误,或者贵方的错误。

时空月步
请公布张云帆、孙婷婷事件的前因后果。依法行政,才会被大众视为国之干城,反之,则就很难讲咯。 18小时前  赞 5

工平社
请广州番禺警方回应你们炮制出来的【北大毕业生张云帆等八名青年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专辑资料帖http://t.cn/RQMD5c4 现在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进步青年们正在关注和声援被你们打压的八名青年同仁! 14分钟前  赞 1

工平社
秋火:《已知信息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应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2018年1月16日)http://t.cn/RQ6DeiR 注:秋火是本“工评社”自媒体平台负责人。 17分钟前  赞 1

梦-见-刃
你好,首先感谢番禺公安在2017年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维护社会治安所做的一切(真诚地)。我是北京大学一名普通学生,近来我校张师兄的事情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的,上至老师下至学生都对此议论颇多,也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张师兄为人正直,还曾调研过北大工人状况提升工人待遇,受到学生老师赞扬  21小时前  赞 11

壹錵缭乱
有人打电话到贵局,不是踢皮球就是挂电话,你们到底居心何在? 23小时前  赞 15

爱动脑筋的太师糕66
您好。我是北京大学学生。贵方逮捕我校毕业生张yf事件已在北大引起较大反响,也有各地朋友关注此事。张师兄已被释放,他为此事件已作说明,但仅仅有一方发声是不够的,我们希望贵方能够发声,能够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求求您,告诉我们事件的真相吧,让所有人都心安。 昨天 13:35  赞 10

秦智翱你
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里逮捕真正愿意钻研马克思主义的人![费解][费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弱][弱]岁月静好?我看是言论压制吧!社会主义民主何在!社会主义法治何在!社会主义自由何在! 23小时前  赞 16

怀颍
番禺警察的枪口指向谁?谁的岁月静好?谁的水深火热? 22小时前  赞 5

殷炳玲2870550083
最近发生的事件我相信无论是番禺地方警察还是社会各界,都对此感到遗憾,在此时刻,我希望番禺警方能够真诚开放地对外界沟通,共同合作解决问题查漏补缺。继张云帆自白后,孙婷婷同学也站了出来向外界坦诚自己的遭遇,他们并没有干涉警方作业的企图,只是希望了解事实真相,是否存在一些误会呢? 29分钟前  赞 1

用户5671862512
岁月静好哈哈哈,真是个笑话。请公开张某某及孙某某的情况 15小时前  赞 2

鸟叔操盘铁杆00TQnOe
共产党领导下的执法机构居然拘埔宣扬马克义主义的青年学生,滑天下之大稽。 20小时前  赞 7

(不断更新中。本帖最后更新时间:2018-1-17pm 15:54  搜集整理者:秋火)


图片附件: 1.jpg (2018-1-17 15:54, 111.6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1&k=a3c1f65c17a5a57542c8b0bb54ee1fa2&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jpg (2018-1-17 15:54, 108.6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2&k=a0694f8a549a8568899a1d45d2e64e78&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jpg (2018-1-17 15:54, 110.9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7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3&k=fbdcc0695ff04bbbb6085733f13a2f31&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16:50

孙婷婷微博自陈所在单位是街道政府购买服务的社工机构 对极力往反华组织扯的人极度鄙视
(2018-1-17)

来源:https://weibo.com/u/3147075213

我是STT我要站出来
2018-1-17 10:57 来自 荣耀V9 我想要的快  https://weibo.com/3147075213/FEKRpsl1x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声援,在这寒冷的冬季我感觉分外温暖,谢谢你们。对于那些把我往工会,反华组织扯的人我是极度鄙夷的。我只是想捍卫正义,捍卫真理!

我是STT我要站出来
2018-1-17 11:37 来自 荣耀V9 我想要的快  https://weibo.com/3147075213/FEL7RaczY
我工作的机构是小谷围街政府购买的专门为外来务工人员服务的社工机构,有些人别再臆测是啥非法组织啦,还有要我出示证据的,你们都可以要求相关部门出示相关监控录像。事实就是事实。



截图时间:2018-1-17 下午16:48、16:51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7 16:52 编辑 ]

图片附件: (2018-1-17 16:50, 229.3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4&k=01971958df043765a9b7c3e932fcf6d0&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7 16:52, 1.61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5&k=11c7946cfeafa5a1d6d40f0e769ddb70&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17:02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EcVa1tKg2-gmnnUxZu-l3g

孙婷婷手写全文!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01-17 死桐清霜

图片来源于微博 @我是STT 我要站出来
如果被删,请回复“手写”。








以下是之前的原文。(略,见本专辑此文链接


图片附件: 0.png (2018-1-17 17:02, 890.1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6&k=a7e781bdda1a4fd9186d03f2a777a1af&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1.png (2018-1-17 17:02, 1.11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7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7&k=c2fe1509fd47acd803b223d5c96f5c03&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png (2018-1-17 17:02, 1.07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8&k=ffa8a27afe054042ae8db2038e9b2659&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png (2018-1-17 17:02, 1.17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7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89&k=57d70ed8ac7ff9b3dadff9bad621006c&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4.png (2018-1-17 17:02, 1.11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90&k=1043d4dd498c23e6fe3fb2439de049f5&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5.png (2018-1-17 17:02, 824.9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7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91&k=7d66e843cd73e9947f150730d1ca84a5&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20:10

https://mp.weixin.qq.com/s/gZI_FBKdzVyRZwGfmSWUmQ

女亭女亭学姐,希望能去看看你!

2018-01-17 来稿 金先声


自子小君事件过后,本公众号收到一份来稿。


婷婷学姐,真希望能去看看你!

大家好,我是南中医的一名学生。孙婷婷是我的学姐,我们曾在同一个公益社团里共事。虽然她毕业以后我们基本上已经少有联系,然而昨晚读了她的自白,惊异之余,一团火气从胸中升起。我难以想象,婷婷学姐怎会被这样牵连,又怎会遭到这样严酷的对待。辗转反侧,实在替学姐感到不平和愤怒。

想了很久,今天还是决定说一点什么话,就当做是在朋友和前辈遭遇不平以后,一个置身事外的学妹所能做的一点微薄的支持和声援。

我见学姐的第一面,是在大学一年级刚开学的时候,我参加了学校一个公益社团的面试。婷婷学姐作为面试的前辈,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话不多,但是很有亲和力的样子,没有什么棱角。

我记得她当时在面试的最后,问了我一个问题,让我一下子想不到该如何回答她。

她问我:“你为什么要学医?”

我想一个公益社团,为何要问这样的问题?毕竟虽然这是中医药大学,但其实也开设了很多非医学的专业,婷婷学姐读的是市场营销,就不是医学类专业出身。我是中药学专业的,但是课余时间参加公益活动,又和学不学医有什么关系呢?

后来我和学姐相熟之后,在偶然间谈及这件事,才明白她当初的用意。

在一次社团例会上,我们谈及社团的公益性问题。我与学姐抱怨,现在大学的公益活动风气实在太差,真正希望贡献一己之力的少,为了让自己履历加分的多。因为专业性的缘故,我们学校的公益活动以社区义诊为主,所以参加公益社团不仅是有社团认证学分可以拿,还可以无代价获得锻炼专业能力的机会。

学姐对此的态度倒是很自然。她说,每个人对于公益活动都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就像人们找对象,有的人希望得到的是真情,有的人只关心对方是不是有车有房。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抱怨几句非常容易,但是解决不了问题。要解决问题,抱怨再多,还不如干脆点,投身于实践。行动,总是比话语更加有力。

只要是愿意参加公益的,我们都要热烈欢迎,做事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的,我们巴不得所有人都参加活动,这样我们才有力量去做成我们想做的事。如果我们自己保持着百分百的热情和纯粹,还怕在活动中影响不到其他人吗?

我问她,在新生面试会上为什么要问我学医的目的。她说:“你是学医的,也许毕业以后并不会把公益当做事业,但我还是希望在你以后的行医过程中,能够把你的医术当做一种济世的手段,而不仅仅是一个糊口的饭碗。行医,终究还是一个服务于全社会的行当啊。”

“我这样问你,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回想从前我们一起组织社团活动的日子,我想婷婷对此又是怎么想的,或许我是知道的。

学姐的公益之心很纯粹。她不是医学专业出身,我们义诊的内容也无非是量血压、推拿之类,对于专业知识的要求并不太高。但学姐并不想按部就班,她说:“我们之所以做公益,不是为了完成任务,或者走过场。是因为我们发现还有很多人可能还看不起病,可能没有能力和条件去保养他们的身体。那我们如果多学一点,更专业一点,是不是就能够为他们做更多呢?”在她看来,行医是高尚层面的事。

我们的社团曾经走进工人宿舍区,为工人们组织过义务推拿。推拿这个活儿,看起来容易上手,就是敲敲打打,揉捏按捶。其实对运用手臂肌肉的要求是比较高的,按个五分钟可能还吃得消,但是时间一长,肌肉持续使力,很快就手酸臂软。再加上工人们长期从事体力劳动,高强度的工作让他们没有时间去舒展筋骨,身上的肌肉往往长得又结实又僵硬。很多刚加入我们的同学,常常工人们的肌肉还没完全揉推开,自己的肌肉就已经酸胀得不行了。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情况,只要缩短一点义诊时间,让大家不要干得太卖力,草草结束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学姐是较真的。为了同学们能够做得更省力,又不至于降低推拿的质量,她专门联系了几个针推专业的同学,组织了一场关于推拿知识和推拿技术的培训会。培训会开得很成功,结束以后学姐笑嘻嘻地跟我说,她觉得培训会是个好的探索,希望这种义诊“预备”活动在以后的每个学期,都能够继续开下去。

说来惭愧,当时已经是春末夏初,婷婷学姐临近毕业,我也因为学业繁忙的缘故,和这些温暖的活动脱离了联系。和学姐的交流也时断时续,到后面就逐渐疏离了。

坦白讲,听说学姐毕业以后到社工机构里工作,为外来务工人员提供服务,还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我自觉身边真正不计个人得失,愿意用一己之力服务于社会大众的朋友,还是占少数。大学生当中,大多数以“修身”作为自己的人生事业。谋求更高级的平台、更广泛的人脉、更稀有的资源,以获得更好的个人发展。这当然没有问题,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大公无私,都是不吃饭的圣人。

但如果人人都过得如此,又似乎显得这个社会太过冷漠,而少了一些该有的火热和温暖。我认为或许这个社会依旧需要一些真诚的理想,以及愿意实践这些理想的人。所幸我所认识的孙婷婷,志不在于“修身”,而是愿意单纯地以一颗热情而年轻的心,为这个社会做一点有用的事。她抱着一颗悲悯之心,和弱势群体站在一起,不说有救世情怀吧,也算是有几分济世的担当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位本该接受褒奖与感谢的人,却遭遇了这样的痛苦?孔子有言:“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为何现实如此南辕北辙?

婷婷学姐,不知你如今过得怎样?身体是否已经有所好转?我真想去看看你呀!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20:29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I-Tt3GwK0cSQmSX1D35gpw

从孙志刚到孙婷婷,广州警方与我们一直同在

2018-01-17 投稿 P大的北门静悄悄

这篇投稿,叙述的时候口吻很平淡,读起来却带着血。
2018,从元旦开始,大事小事不断。
北门是一个平台。
发声只愿与你们同在。



————————————————————————————————


今年是2018年,离孙志刚事件已经过去15年了。

15年前,孙志刚在救治站中被活活打死。

15年后,孙婷婷在看守所中遭受折磨被拒绝救治。


15年过去了,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不变的是,广州警方始终与我们同在。



2003年3月17日晚上十点,孙志刚孤身一人,走在广州的街头。

他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从武汉科技学院毕业两年,刚刚结束第一份工作。

当时的广州,路上呼啸着的警车,会随机逮住一个外地人,查看暂住证,随机送到收容所,让亲属带400元来赎人。

他还年轻,不曾想过那么多意外,只顾正常过自己的生活。

虽然没有暂住证,但是他有身份证,有正规工作,被查了应该也没事吧?

他预料不到,接下来的几天会是怎样的生活。

他的遭遇,也许孙婷婷是非常理解的。

她是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届毕业生,在校期间接触、了解并向往公益事业,跟绝大多数的公益人没什么两样。

毕业后来到广州到社工机构任职。公益机构需要学生志愿者,因此,她没有多想,与读书会的学生志愿者保持联络,协助后勤工友们开展文艺晚会和广场舞活动。

2017年11月15日晚上,读书会上其他几位同学被警方带走。一位同学甚至因此被取消了助学金。

尽管读书会因此散了,她依然努力维持日常工作活动。

她不理解警方的行为,但更想不到自己会被灾难的乌云笼罩



那天晚上,孙志刚走在去网吧的大路上,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公安分局黄村街派出所的警察拦住了。

他刚到广州,还没有办理暂住证。不幸的是,他的身份证也落在了住所。

于是,警察拘留了他。

十一点,他同屋的成先生和另外一位同事,拿着身份证和钱,匆匆赶往黄村街派出所。在十二点的时候,他们见到了派出所的几名警察,他们说明孙有身份证和工作,提出为其补办暂住证,并予以保领。

一位警察回复说:“孙志刚有身份证也不能保释”。黄村街派出所专区中队长李耀辉说:“(他的身份信息)没有进行核实必要”。

一个警察还表示,他们有权力决定收容谁。

这样的话语,在15年后,依然被广州的警方说出口。

2017年12月8日晚十点,一个正常穿着的男子带着四名穿制服的男子一拥而入,不听劝阻,没有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就在孙婷婷的屋内翻箱倒柜,并强行把她带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内,当她表示不了解读书会成员的事情的时候,派出所所长态度非常强硬,威胁道:“你不说是吧?你死吧!那先随便安排个罪名,关进去再说!”

与其说强硬,不如说野蛮。



18日凌晨两点,孙志刚被送到天河公安分局收容带待遣所。

值班民警自行制作了他的笔录。在笔录上,填写了他的身份证号码以及“无暂住证”、“无正当职业”、“无正常居所”等内容,并让他签字。

于是,他就这样,在不符合收容标准的情况下,被收容站收容了。

也许他会以为在医院里会好过一些。所以在上午十一点的时候,一夜无眠的他向收容所的护师报告自己有心脏病,要求放他出去或住院医疗。

于是,他被送往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那是一个本属于广州市精神病院,后来改称脑科医院住院部的地方。那个地方每一个病房的门窗都有铁栅栏。

夜里11点30分,他被救治站接收,送入了一间病房。

在莫名其妙当中,死亡正在向他靠近。

这部荒诞剧15年后也正上演着。

2017年12月9日晚上,派出所的警察说,要给孙婷婷同时提交一个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申请,等待上级决定到底执行何种拘留。但随后,他们“干脆”给她办了一个刑事拘留

她就这样被他们“干脆”弄进了看守所,而这才是她真正噩梦的来临。

作为一位热心公益的有志青年,她或许从来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看到这样毫无掩饰的对法律和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践踏。

而且,这些行为,还全部是本应该是维护法律的广州人民警察所为。

一个瘦弱的女生,被轻而易举地弄进了看守所。



在救治站里,他先后呆过201仓,206仓,205仓。

在201仓里,关着10个精神病人。他在这个房间至少挨过两次打。

这一天白天他到底遭受了怎样的遭遇,如何被虐待、殴打,我们已经无从知晓。只是在19日晚上,他对着一个外来的人大声喊道“我是大学生,达奇服装厂的,求你们通知我的老板来救我出去。”声音凄厉

他的喊叫,引起了救治站保安的不满。在这里,保安被称作护工。

护工们把他换到一个更恐怖的房间——206.

护工乔燕琴对206病房的李海樱等人说,孙志刚太闹了,等会儿弄过来让他们好好教训一下

乔叫孙换房,他不肯,乔就上去打了他几下,把他拉了出来。

乔在外跟206的李海樱等人授意:“隔半个小时再打,注意不要打头,不要打出血,打出事了我负责。”

仓里的人坚决执行护工的命令。事实上,这些“狱友”们说,如果不完成好保安交待的事,大家都有麻烦。因此,他们不仅拳打脚踢,还把孙抬起来往水泥地上扔,然后跳起来往他身上踩,孙被打得跪地求饶。

随后,在他的苦苦哀求下,他被调换到205室。另外一位护工提着警棍跟了上去,捅了他的胸腹部几下,他发出凄惨的叫声

再过一天,当值班护士查房的时候,他的生命已经结束了

而孙婷婷,正如她自己所说的,“如果不是1月4号保释出来,我想我可能会疼死在里面。”

进入看守所里,只有15个水泥铺位的牢间里关着25个犯人。

很显然,瘦弱娇小的女生不可能在形形色色的人员当中有一床之位,她只能睡在冰冷的地板。晃眼的白纸灯光,让她彻夜未眠。

她身体向来虚寒,一受凉她的肠胃和肾脏就会十分难受。而且,每次排队上厕所时,轮到她的时候上厕所时间已经结束了。

她没有办法,只能在非规定时间内上厕所,代价是被罚站岗不准睡觉

她每天睡不足四个小时。

我们很难体会,长期的睡眠不足以及没有办法上厕所,能够让一个人的身体损坏成什么样。

肾脏严重不适、两次严重尿血与严重的便秘。到了后期,便秘导致的疼痛已经让她到了无法坐立、无法行走的地步。

虽然她没有遭到那样惨无人道的殴打,相同的是,当她要求去看病时,所遭到的拒绝和嘲讽。即便在强烈的要求下,得到的药品居然是一个空瓶!

也许牲畜都不会得到这样的对待。



在孙志刚事件曝光之后,得到新闻线索的记者前去采访。

黄村街派出所、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秘书科、市公安局宣传处新闻科踢皮球,最终没有接受记者采访

广州市收容遣送中转站同样没有接受采访

广州市民政局事务处处长说:“我有百分之九十九点八的把握可以保证,收容站里是不会打人的。”

广州市脑科医院的医教科负责人说:他的外伤绝对不是在住院期间发生的。但他们不提供监控录像。

而从昨天到现在,关于孙婷婷所说的事情,广州当地没有公开的回应。

至于有没有私下的“关心”,我们无法得知。

但至少我们可以看到,在网络上,这一消息还是得到了许多暗中的回应。


16日晚,这一事件上了微博热搜榜。很快得到暗地处理,从热搜榜上消失


微信公众号上所有文章几乎全被和谐



15年弹指一挥间。

15年前,孙志刚的鲜血换来对收容遣送办法的反思与修正。

而今,孙婷婷用自己近乎嘶哑的呐喊,又会换回什么?还能换回什么?

好在,她还活着,她还需要努力证实自己的清白。

广州警方,还会跟15年前一样吗?


附:
1.新青年论坛:北大毕业生张yun帆等八名左翼青年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 ... &extra=page%3D1

2.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3.弓长yun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4.钱理群等就北大毕业生张yun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


5.扫码进群,持续关注此事


图片附件: 1.png (2018-1-17 20:29, 306.7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93&k=c2bdd492e92b5bc57efb63fb4fc5a6b2&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png (2018-1-17 20:29, 206.4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94&k=eaf659805b7974c823416a46b0fc22d9&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png (2018-1-17 20:29, 791.8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95&k=4826a75733d50a5e5f6b7ebf17896407&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20:38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nIqFWS5zQB_G0MIbvfLw_Q

不重要的以及重要的

2018-01-17 不重要的失眠先生 阿执的世界

1
有一天,外星人来了。
你肯定想象过外星人入侵是什么样子。
巨舰笼罩城市?四百光年的漫长征途?从虫洞穿越而来?从地底破土而出?
哦,或许吧。
但在这个故事里,它们真正来临的时候,却无声无息。

2
失眠先生最先发现异状。
他照常躺在床上,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响着,心脏缓慢跳动着。他把手按在胸膛,一边数心跳,一边听秒摆。这是他治疗失眠的方式,四肢放松,心跳平缓,早几年很有效,但现在越睡越晚。不出意外,今晚他要数到凌晨三点半才能睡着。
但就像前面说的,出了意外。外星人来了。
他听到了脚步声。楼道里有人在走动,不快,但是很杂,似乎整层楼里的人走都出来了。
不对劲不对劲。他心里想着,翻了个身,心跳和肌肉立刻活跃起来。之前的默数都没用了,他懊恼地起床。看来今晚是没得睡了。
楼道里果然挤满了人。这一层楼的住户都走出来了,闭着眼睛,在黑暗里漫无目的行走。步调缓慢,无人交谈,这场景像是一场诡异的集体梦游。
街坊们走了一会儿,就开始往楼下走,有的乘电梯,有的走楼道。虽然闭着眼睛,却交错有序,丝毫不乱。失眠先生才愣了一下,走道里就空了,他连忙跟下去。
广场上,人影幢幢,是刚才楼道里场景的放大版。小区外、街道上走满了游魂一样的人,有的穿着睡衣,有的仅穿内裤,有的躶体行走。
失眠先生一时有些瘆得慌,月亮升高,像是照亮一场全民参与的默剧。恰好隔壁大婶走过来,错身而过时,他忍不住问:“张大婶,您跟这儿干吗呢?”
纷乱的脚步声骤停,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失眠先生。
他们的转头和安静是传染式的。由张大婶为原点,像是一粒石子投进水里,圆形波浪迅速扩散,扩散到小区外,扩散到街道尽头,扩散到城市边缘,扩散到国家界限,扩散到整个黑夜笼罩的土地。
你好,人类。他们说,声音不大,但因着成千上万张嘴同时发声的缘故,这四个字有惊涛骇浪的威势。顶楼上栖息的鸽群被惊醒,成群起飞,呼啦呼啦,在月下结成了一大片乌云。
失眠先生吓了一跳。

3
第一缕阳光透窗而进时,夜店小姐醒了过来。
她伸了个懒腰,丰满的胸部在晨光下蠢蠢欲动,皮肤细致地展开。好舒服,她心想,好久没有在早上这么有精神了。
那么,自己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呢?
她记得自己刚到场子不久,酒吧里灯光迷离,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走过来。然后她浑身一颤,像是风吹了进来,或是水溅在身上……反正记忆出现了大片空白,再醒过来时,就是在家里。
不过无所谓了,再糟糕的情况,也不过是自己被灌醉了跟某个或某些人发生了关系。何况她检查了一下身体,并没有发现那种情况所遗留下的痕迹。
她欢快地洗漱,来到公司,看到同事们都精神奕奕的。
周一综合征呢?她跟同事们打招呼,难道今天所有人都治好了?
是啊!他们欢乐地回答。
但到了中午,这件事慢慢从网上发酵,大家才开始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所有凌晨以后还在过夜生活的人,统统失去了记忆,而早上在家里醒过来。无论是通宵泡吧,还是熬夜加班,撸串儿,夜间跑步,试图与周围的人约炮,连夜开车,网吧开黑,在家里看电视,在床上做爱……所有人都感觉浑身一凉,然后再睁眼就看到了黎明。
人们试图找出蛛丝马迹,但所有的监控里都缺少了凌晨至天明的录像。
仿佛人类四分之一的时间,悄悄蒸发,无痕无迹。
一时间,网上喧哗盈天。
夜店小姐却不在意。网上么,都是这样的,什么事都要大惊小怪一阵。这里打一架,全民关注,但过几天他们就忘了;那里出个明星丑闻,全民谴责,但过几天他们也忘了;一会儿又出个弱势群体,全民支援,但过几天他们仍会忘记。
最后,夜店小姐关了网页,心不在焉地处理几下策划,再一看表,下班时间到了。
她回到家,接到快递电话,对面结结巴巴地说是待会儿会送件。
要是平常这么晚来送件,她都会拒绝,但她突然想起这个快递应该是托香港的姐妹们代购来的新裙子。于是她点点头,让快递员尽快。
收了快递之后,拆开,果然是裙子。质地轻柔,面料华贵,耀眼却低调的logo藏在后领——果然值这个价。
今晚没有局,她穿着裙子,长久地站在镜子前。这样的躯体,配上这样的裙子,简直令她自己都沉迷。
她盘算着应该在哪个场合用这条裙子,墙上时钟滴答滴答。回过神来时,已经快十二点了,夜店小姐正准备换下裙子休息,却突然想起网上的那一句话。
无论昨晚发生了什么,都一定会再次发生。
整个喧嚣的网络上,只有这句话印在了她心里。
滴答滴答。
离凌晨只有五秒钟。
夜店小姐坐在床边,心里默数着。
五、四、三、二——
那种凉意再次袭来。
一。
她站了起来,闭着眼向门外走去。

4
失眠先生等在门口,看到夜店小姐出门时,心里有微微的颤抖。
午夜过后,世界将会变成外星人的世界。这是他昨晚知道的。整个黑夜笼罩的土地都被外星人占领,它们侵占人类的神经系统,汲取记忆,在黑暗里游荡,享受这个世界。
这并不难,不是吗?人群对他说,你们这颗星球上的生物,神经系统极其简陋,简直就像粗糙的塑料下包裹着几根电线,要借用根本不费功夫。至于储存在海马体的记忆,更加清晰直白。
察觉到失眠先生脸色僵硬以后,人群顿了顿,安慰说,不过你们是新生的物种,才进化区区百万年,我相信接下来你们会慢慢将这些缺陷改掉的。
整个夜晚,人群就在四周漫游着,失眠先生试图跟他们多说会儿话,但一来他本身在交际上就是白痴,二来外星人似乎更想多看看这新鲜的世界。于是,他干脆坐在小区篮球架下,呆呆看着这些游魂一样的人。
他感到害怕吗?
不不不,失眠先生心里一点害怕也没有。要是你漫长的一生都在与孤寂黑暗的失眠抗争,并且屡战屡败,那当你看到黑夜突然变得热闹,所有你白天想见而见不到的人都在你面前走动时,你也不会感到害怕。
尤其,是失眠先生在人群里发现了夜店小姐的时候。

5
现在,夜店小姐穿着名贵的裙子,缓步而来,像一个未经触碰的梦。
他知道夜店小姐会穿新衣服。哦,忘了说了,失眠先生的职业就是快递员,夜店小姐每一次代购来的衣服和宝宝,都是他去送的。他就是在一次次的开门和关门间,爱上了夜店小姐。
爱?外星人说,这是我现在唯一无法理解的事情了。
你们没有爱吗?
“我们是集群生物,共用一个思维体。有时候我们是无数个体,有时候又成了单一生物——很难理解吗?其实这才是宇宙中最常见的生命形态,利于种族进化。但也因此,我们没有爱这个概念。说回来,你为什么会爱上她呢?
为什么?失眠先生也想过这个问题。每次遇到夜店小姐,都是在开门时看到她的脸在门后一点点拉开,或是关门时看到她的脸在门后一点点隐去。不化妆的时候,她的脸色其实有些苍白,藏在门后,像被水浸泡的莲花。他就这么爱上了她。
可是你并不了解她,是吗?她的身份,年龄,甚至连名字你都不知道。
失眠先生沉默。
我可以告诉你……夜店小姐开口,语气带着某种魅惑,凑近了失眠先生,气息幽幽地掠过他的脸颊,说,她的一切秘密我都知道——银行卡密码,工资多少,谈过几次恋爱,自慰频率,与多少人发生过关系……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全部告诉你。
失眠先生惊慌地退了一步,险些摔倒。不不不,他胡乱摆手,想说什么,却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唾沫。
呵呵,身体比语言更诚实。夜店小姐轻笑起来,精致的五官在夜色中逐渐清晰,她开始脱衣,华贵的裙子从肩滑到腰再到脚。
你做什么?
你可以把我当成她。她说,现在,全无保留,随心所欲。你想对她做什么都可以。
失眠先生开始喘气,很剧烈,仿佛肺里有一个风箱在呼啦啦运转。喘了很久,他终于抬起头,正视眼前的裸身女人,说了一个字。
不。

6
夜店小姐觉得哪里变化了,或者说,整个世界都变了。现在她能早上六点准时醒过来,精气十足,晚上十二点睡着,酣畅沉稳。
倒是以前相约去夜场的姐妹们联系少了。她打电话去问,每个人都很不解:凌晨到天亮的时间去哪儿了呢?
全世界的人都奇怪这一点。不止东半球,其他地方在黑夜时也陷入了沉寂,仿佛一个黑洞在这颗星球上游荡,走到哪里,吞噬哪里。
于是传言就起来了,有说空间错位的,有说是传染病的,也有人提到了外星人——最后这个猜测遭到了人们的耻笑,哪有外星人这么温吞吞地入侵地球的呐?
不过这些夜店小姐都没有怎么理会。不再夜夜笙歌,她的精神一天天好起来,有一天早上她化妆,发现不用抹腮红脸色都是红润的。她抚摸脸颊,长久地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每次都要用厚厚的化妆品才能遮住的憔悴,竟然消失了,似乎身体正在重新焕发着青春。她突然想起,自己其实才二十六岁。
成年以来第一次,她没有化妆就出门了。

7
失眠先生的生活也变化了。
他不再惶恐失眠,反而迫切地希望深夜快点儿到来,因为到了夜里,外星人会把夜店小姐送到他身边。
以后每一个夜晚,我都会陪着你。夜店小姐说。
他知道这其实是外星人说的话,但他拒绝不了这个诱惑——他能把赤裸的肉体推开,但当心上人说会一直在夜里陪伴,他便无法摇头。他在黑夜里煎熬太久。
他牵着夜店小姐的手,在黑暗的街道上行走。路灯全灭,一片幽深,但他不怕。有时候月亮升起,夜店小姐的脸在夜里幽幽发亮,他从侧面看过去,恍惚间又见到了她的脸在门后绽放又陨落。他会忘了夜店小姐的身体住了一个外星人,他怔怔地出神,他伸手去抚摸,但又不敢碰到她的脸。
那时,整个东半球的人都静止着。他们在黑暗中仿佛雕像,又像观众,失眠先生和夜店小姐行走在人群中间,轻声细语地聊天,讲很多故事。大多数时候是夜店小姐在说话,或者说,是外星人挖掘出了夜店小姐记忆里的秘密,讲给失眠先生听。
于是,他知道了她没有父母呵护的童年,在那些风声呼号的夜晚,她咬着被子熬过。他知道了她的男友将她抛弃,她一个人在走过漫长黑暗的道路回到学校。他知道了她对黑夜的深恶痛绝,因此她才流连夜场,在狂欢和宿醉中度过,也憔悴了身体。
现在好了,他对夜店小姐说,我来守卫你的夜晚。

8
夜店小姐突然觉得那个快递员挺不错的。
最初是签收完货物,快递员离开时突然说,你脸色好了很多,可是鼻子好像有点堵,天快凉了,有空涂一点葱白汁。
她心里一动。她一直有轻微的鼻窦炎,天气冷时非常难受。但他是怎么知道的?她纳闷着,还是去涂了葱白汁,果然鼻子通畅许多。于是,下次见到这个快递员时,她就和他多说了几句话。
一次下班回来,天有点冷,他们迎面碰上,笑着打了个招呼。还有一次在超市碰到,两人一起排队,边排队边聊天。快递员推荐了一部最近上映的电影,她原本不感兴趣,但路过电影院时脚不自觉地慢了下来,拐进去买了票。两个小时后,她哭得稀里哗啦地出来。
她的观影口味很怪,这部电影更加小众,刚好戳中她。快递员竟然也与自己有相同的口味,真难得。
真好,她心想,身体变好了,又遇到了有意思的人。生活像是突然对她露出了温柔的一面。

我要离开这颗星球了。
夜店小姐说出这句话时,失眠先生有点发愣,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是夜店小姐身体里的外星人要离开了。为什么呢?他问道,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里竟然充满了不舍。
我本来就是流浪者,在一颗又一颗星球间游历,探索未知才是种群生存下去的动力。侵略不是。我一直滞留,是想弄清你们所说的“爱”——原理上它只是一系列激素分泌交叉影响的结果,但实际复杂程度又远甚于此,我为之困惑,又着迷不已。但现在我弄清楚了,我看到了她爱上你的过程,我该离开了。
她爱……爱上我了?失眠先生喃喃自语。
外星人笑起来,所有周围的人都笑起来了。这些天你夜里跟她聊天,了解她的一切,白天碰见她,慢慢熟悉,这不就是爱的开始吗?
夜空中星辰闪烁,渺远浩瀚。被占取了身体的人们抬起头,长久地注视天空,轻声说,该启程去下一站了。

9
正如外星人悄无声息地来临,它的离开也无声无息。
十二点的时候,夜店小姐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等待那股凉意笼罩身体。但滴答滴答的钟表声响个不停,她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睁开眼睛,看到凌晨的夜幕。
人类消失的四分之一时间回来了。一切恢复如初,但似乎一切都不同了。
网上一片喧闹,微博用户在凌晨时达到顶峰,服务器差点崩溃。她扫了一眼,大都是欢欣鼓舞,满屏的感叹号。她感到一阵睡意,按下锁屏键,闭上眼睛。
叮……
微信响了。
她闭着眼睛,不想理会手机。但心里似乎有一只猫,在挠,一分钟后她伸出手,按亮了屏幕。
今晚有大场,很好玩。我来接你吧,夜场小公举?

10
失眠先生坐在院子里,看着空无一人的广场,感觉有点冷。他紧了紧衣领。
他已经不适应这样空荡荡的夜晚。
这时,夜店小姐从门口走出来。路灯打在她脸上,在地上投出一个消瘦的剪影,他看到她脸上的脂粉,像是提前有大雪飘下覆盖在了她脸上。
失眠先生站起来,向她走去。外星人说过,爱已经萌发,爱需要争取。
嗨,晚上——他拘谨地想着措辞。
夜店小姐看到小区门口停着的车,连忙挥手,喊道,这里这里。她加快了脚步,与身边的男人错身而过。
失眠先生脚步踉跄了一下,继续向前,没有回头。
倒是夜店小姐走了几步,突然想起刚才这个男人似乎是在跟自己打招呼。她转过头,看着那人的背影,觉得有点儿熟悉。
她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每一幅的背景都是夜晚,自己的手被一个男人牵着,走过人影幢幢的街道……
怎么可能?她笑着摇头,转身走向小区门口的车。

——————————————————————————————————————————————————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

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

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

耻辱的诗"

当国人在关心戏子出轨,网红露胸的时候,又有谁会真正关心我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个人从内心表示对张云帆同学的支持。无奈微信实名制度无耻审查又严格,无能写出更多东西。

深感无力。





图片附件: (2018-1-17 20:38, 501.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2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96&k=5d56146a833b4fe3a231ce520c17786d&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20:52

转按:大家请注意,不止张云帆及其女友顾佳悦,本案一共有张云帆、孙婷婷、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郑永明、叶建科、顾佳悦等八个人(名字信息来自:张云帆自白书http://t.cn/RQXo9Zc) 这八人到底为何被广州番禺警方指控涉嫌罪名?应当依法信息公开!

相关链接:#35 广州番禺警方微博下众多网友留言正在进行时:讥讽、谴责并要求公开张云帆等八名青年案件信息 最后更新时间:2018-1-17 15:54 秋火/搜集整理

到广东番禺公安的微博底下留言:https://weibo.com/2162465752/FCfmUtbTO
——————————————————————————————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h7eLRy9O6Wx7x7EMAMIO7w

致番禺公安

原创 2018-01-17 楚若蓝 共产主义星期六




致番禺公安

番禺公安手段“高”,北大学子入监牢。
各界哗然问缘由,读书会宣马列毛。
云帆意气逐真理,燕园赤心系苦劳。
师生交赞称才俊,工友感念真英豪。

又有弱女孙婷婷,热衷公益天真淘。
歌舞娱众播善心,却遭囹圄摧折挠!

还有数子被通缉,云帆女友及同道。
无辜朋辈忍负辱,此番孽祸何时了?

善恶颠倒乐逍遥,岁月一点不静好。
青衿沦为阶下囚,大义反得罪加袍。
马列国度抓马徒,工农联盟反工劳?
背党违宪欺人民,番禺公安手段“高”!



当纳粹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当他们囚禁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当他们来抓工会会员的时候,
我没有抗议;
我不是工会会员。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
已经没有人能替我说话了。

——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8 05:38 编辑 ]

图片附件: (2018-1-17 20:52, 346.7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97&k=dd3d527afd7f1766978f5983997637cd&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7 20:52, 448.6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98&k=eedd5c8b7a24eb24b64d933cbbc2dfcf&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20:58

张云帆自白书-英文版

来源:https://weibo.com/6441214072/FENGo9pFi(已被删除,见以下微博截图)





图片附件: (2018-1-17 20:58, 167.1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099&k=b3d4c630f0d989699f60585777a2ff8c&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7 20:58, 835.6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00&k=98922b7c34195edb999d08e9479721e0&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7 23:55

按:下文是托派朋友傲铁同志在2017年12月23日凌晨写就的声援评论文章《珠江的闸开了!——关于声援张云帆等同志的网络联署活动》,该文于当天早上8:11发布在公众号“阶级与哲学”上(如下图所示)。
两天后,另一个托派公众号“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发布了由Red Lnk自发翻译的该文章英文版(图片版)。
两篇文章分别放在本帖里。
傲铁原文微信文章链接早已被删除了,感谢傲铁同志提供文档。
(秋火,2018-1-17晚)





珠江的闸开了!
——关于声援张云帆等同志的网络联署活动



珠江口的大闸开了,劳工和青年觉醒的潮流势不可挡,浩浩荡荡,奔腾入海!从广州本田汽车工潮,到东莞裕元鞋厂大罢工,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前哨地——广东,这个中国资本主义最发达的省份(正如美国劳工社会学家贝尔弗在他的代表作《劳工的力量》一书中所说“资本在哪里兴起,劳工运动就在哪里壮大!”)代表着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同时这里也成为了当今世界工人斗争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地区;作为对外开放的窗口,这里还是中国大陆唯一相对容易接触到外来思潮影响的地区。

近年经济危机不断深化,政府主导的“腾笼换鸟、转型升级”,通过工厂搬迁、裁汰产能、压低实际工资水平(有的地区连续三年没有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等各种方式砸掉工人的饭碗,进而把经济增长变缓的压力转嫁到了工人身上(11月初,北京借火灾事故,趁机大肆驱逐来自农村的移民工,即是典型)。经济的萧条,工人们感受到物价飞涨、失业和社会保障(主要是养老)的压力大大加重,一方面迫使工人们不得不越来越频繁地开展防御性的产业行动(如:罢工)来追讨工资、社保等;另一方面也使得统治阶级越来越感觉到改良的空间缩小了,当局越来越倾向于采取暴力手段妄图遏阻工人的反抗和被统治阶级的觉醒。五年以来,人们明显能够感觉到,意识形态钳制的缰索更加拉紧了,包括劳工、女权、维权律师、非政府组织(NGO)在内的各种追求社会公义的运动无不受到严厉的打击。

2017年12月22日,北京大学张千帆、孔庆东等各大高校的数位知名学者联合发布了一份《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读到此信,我才蓦然得知,张云帆等诸君竟于2017年11月15日晚在广州番禺举行读书会时被警方以其对某些历史事件的看法不符合官方定调,莫须有地指控其“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而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至今已关押了一个多月,仍然在“监视居住”之中。咋一听闻此消息,真是叫人哭笑不得,欲哭无泪,可悲可叹乎!

过去,薄xi来主政重庆时,因为大学生村官任建宇的几条微博、一件T恤,就导致任建宇“被精神病”劳动教养两年;后来又有,毕福剑在饭桌上对某伟人大不敬,而遭到口诛笔伐,被央视开除。在天朝,因言获罪,大兴文字狱,原本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然而,我们知道“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政治上,当局一般是为了应对公共事件,指控群体事件中的群众骨干或其他一些有影响力的公共意见领袖,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才用的。何以,几个青年人在一间小房子里面说了几句什么话,竟然能被警方堂而皇之地指控是什么“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呢?

这对于口口声声“依法治国”、“四个自信”的特共当局而言,难道不是莫大的讽刺?稍稍具有现代社会常识的人都知道,法律并不能制裁思想,只能制裁行为,如果思想有罪,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人是不能随意被暴力机关采取刑事强制的呢?难道有谁敢说,自己从来没有过任何邪恶的或者是有可能犯罪的想法、念头?有一些专制主义的奴才,当然未必认可“思想无罪、言论自由”这个现代社会文明的基本准则,就像专制帝王、纳粹党徒也不会认为滥杀无辜有什么错误的一样。马克思在《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文中,曾写下这样一段话:“凡是不以行为本身而以当事人的思想方式作为主要标准的法律,无非是对非法行为的公开认可……”


为什么要声援张云帆诸君?

马克思说:“没有自由”特别是没有言论自由“对人说来就是一种真正的致命的危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笫1卷,第74页。)不论是《联合国宪章》,现行的中国宪法,或者其它大多数文明国家的法律都承认“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是现代社会文明的基本原则,是每一个现代公民最基本的与生俱来的权利。就像过去我们支持保卫女权主义、自由主义、人权律师、劳工领袖等一切进步社会运动和一切人的言论、思想等的自由一样,我们不论张云帆等人在政治上与我们有何种的分歧,不论过去彼此的交往有何种恩怨,我们始终毫无保留地捍卫张云帆诸君有完全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广州当局对于张云帆诸君的逮捕,纯粹是非法的野蛮无理的政治迫害。我们呼吁社会各界正义之士,严厉谴责广州有关部门的此种倒行逆施。我们要求,TG当局立即释放张云帆等进步青年在内的一切政治犯、思想犯,停止种种戕害公民基本人身和政治权利的暴行,要求最高当局对曾经和正在受迫害的人们公开道歉并进行国家赔偿。


关于张千帆、孔庆东教授等领衔的公开信

我们作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战士、工人阶级利益最彻底的捍卫者,出于团结大多数愿意声援营救张云帆诸君的社会人士的策略考量,积极支持并参与张、孔等教授学者发起的“公开信”网络联署活动,但是我们绝不同意“公开信”的起草人们在文件当中所暴露出来的对于TG当局政治专制以及作为阶级镇压的工具的暴力机关和资产阶级法律的暧昧态度,文件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有意给群众造成混乱和幻想。我们向TG当局提出严正警告和郑重要求,绝不表示我们对于TG专制制度有一丝一毫的幻想,我们清楚的知道,只有中国工人阶级和世界工人阶级的无差别的团结起来,才能最终完成中国社会民主化的历史任务,现代社会的历史经验反复向世人昭告了:只有工人阶级,才能担负起摧毁专制制度的光荣使命。我们深切地懂得,只有中国工人阶级的觉醒和联合,才是中国社会拥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唯一可靠保证。


关于“参加网络签名是自投罗网”的说法

我们必须指出,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套用一句林觉民烈士《与妻书》里面的话说,“处今日之中国,无时无地不可以死。”毒奶粉,可以死;毒胶囊,可以死;讨薪,可以死;上访,可以死;拆迁,可以死;打工,可以死;医生,可以死;患者,可以死;教师,可以死;学生,亦可以死;甚至老婆生孩纸,去机场接个家人,也可以死···处今时今日之中国,真真无时无地无人不可以死!
我们绝没有什么幻想,即使有再多的人签名,也不会改变ZZ当局凶残暴虐的本性。我们之所以积极地参加联署,第一,在于告慰已经受了迫害的同志,譬如张云帆诸君此次被捕,我们如果都出于自己的各种打算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么岂不是寒了同志们奋斗的心!叫别人为了正义的事业,孤独地去战斗、去受难,何以召唤后来者?因此,必须有人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这也是好叫当局知道,坐牢、杀头是吓不倒我们的!残暴的镇压,只能激起更大的仇恨、更大的奋斗。第二,以目前的互联网技术,国内投入网络监控的警力和雇佣的水军、五毛的数量,国内各大网络通讯公司对当局的依附和配合,可以说,活跃在各大社交软件的时政圈网友,有几个没喝过茶?又有多少人身列黑名单之中而不自知?如果害怕暴露自己而放弃政治揭露,连声援自己落难的同志也做不到,那么恐怕不会比空头GM家走得更远吧。

【长歌当哭】  原由主义信仰,竟遭暴力拘禁?兄等荣膺前列,试问天涯何处不是牢笼?  志为工人解放,哪怕喋血牺牲!吾侪忝继后尘,岂能青年各个甘心奴役!——傲铁丁酉年冬月初四惊闻云帆诸君被广州警方刑事强制,於长沙遙赠
参加联署声援:将“姓名+单位+职业”发送到zyflmx2017@gmail.com

傲铁 於 长沙
2017年12月23日凌晨




下文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lFwcLdxpBvf9X84T4LgBuA

英语世界关心工人利益的人与你同在,南方深陷囹圄的同志

2017-12-25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中文原文是署名“傲铁”的发表在“阶级与哲学”公众号上的《声援,珠江的闸开了》,Red Lnk自发将其翻译成英语。英语世界关心无产阶级前途的朋友们也牵挂着被拘禁的你们。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7 23:57 编辑 ]

图片附件: (2018-1-17 23:55, 163.5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01&k=64c635ec4463552952bfb29ebe6384ea&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7 23:55, 397.4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02&k=ecc0a33c3cf203fb4ee01ded7a5a9589&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0:09

来源:微博账号“郑永明1994”https://weibo.com/3204321664/FEPcm32We



郑永明1994
2018-1-17 21:59 来自 OPPO R7s   https://weibo.com/3204321664/FEPcm32We
置顶 如果说探讨社会问题,关心工农,探讨解决办法,自由的发表自己的观点,都有罪的话,那我甘愿冒“罪”前行,义无反顾!
[此处为图片版]

文字版:


“主谋”郑永明:我永远是工农的孩子



我是郑永明,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的组织者。

看到张云帆、孙婷婷相继发声,作为“主谋”,我誓与他们风雨同舟!

1994年,我出生在江西省赣州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偏远农村。我第一次去县城是因为考上县里的高中,第一次坐火车是因为我考上了大学。

我父母是贫苦农民,姐姐早早辍学进入血汗工厂。

包产到户后,我家分到了两三亩地,父母为了养活我们姐弟三人,在后山种上了果树,如果果树得病死了,全家就会聚在一起眉头紧锁,发愁这一年的生计。

你看,在赣南的乡村,到处都是歪歪扭扭的标语:防治黄龙病!

黄龙病不会死人,但是果树得了黄龙病,全村人就要难过死。

父母一遍遍地教育我,要读书改变命运,改变全家靠天吃饭的命运。我懵懵懂懂的,只是想为辛苦的他们做一些事。

家务和学习是我生活的全部。我清晰地记得,砍完柴的手,握笔特别疼。

高中的时候,我有不会做的数学题,我的高中老师也讲不清楚。他愧疚地说,孩子,对不起了。

我最终考取了南京农业大学,选择了动物科学专业——猪的养殖与饲养方向——不要笑,只有这个专业有优惠政策。

在大学里,我不能帮家里做家务了,心里空落落的。

我参与了许多志愿活动,一次支教中遇到一个初一辍学的女孩,我想去说服她父母让她继续上学。她父亲说,穷,没钱,还有两个弟弟,供不起三个——这不就是我的姐姐和我吗?共同的命运和轮回刺激我必须做些什么。

我不断地在书中求索,看《中国农民调查》的时候就像看到了劳累得直不起腰的爸爸妈妈;在《我是一朵飘零的花》里又看到在流水线蹉跎青春的姐姐;直到看到《问苍茫》《那儿》,我终于遇到了毛泽东。那个带领工农解放自己的毛泽东,比印在钞票上的他更值得我追随!

理论和实践使我愿意成为马克思主义者,读书会和志愿活动使生活不再因贫困而单调。

当大家为毕业和前途困惑的时候,我反而十分坦然,没什么可以伤怀的,养活自己,孝顺父母,继续帮助和父母一样的工人农民,不就是最好的生活!

大学毕业之时,我被广州的一家公司录取。

我决定在这个崭新的地方寻找同路人,学着青年毛泽东那样“愿嘤鸣以求友”——不久之后,广东工业大学里面,多了一张我的征友帖子:知行合一,赋予弱势权利,赋予青春深度!

我认识了越来越多的青年理想主义者,我带着大家一起学习理论著作,探讨社会问题,服务弱势群体。在婷婷还没来到番禺工作的时候,我带着阿姨们跳广场舞——我跳得特难看,但这也是那些阿姨们唯一的业余生活了!

“阿明阿明,快来呀!”——我再也听不到这样的呼唤了。

在11月15日的晚上,我们在讨论近几十年的社会问题及其发展,如云帆所言,我们的确涉及29年前那场风波。没想到,保安直接破门而入,要求每个人出示身份证和学生证。保安拍了我的身份证之后让我走了,而云帆和叶建科因为没有带证件而被留下。

后来我得知云帆和叶建科竟然被扣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遭到刑事拘留。而我,也很快被捕了。

六七个警察在12月5日一脚把门踹开,瞬间把我按在了床上,好像我是极端危险的歹徒——是不是像警匪片一样?

小谷围派出所对我连续8小时审讯,他们认为读书会背后一定有什么巨大的势力。

这个读书会背后有什么势力呢?追根溯源,不过是身无长物的我和一纸征友帖。加上几个人的青春热血便有了十几个青年,一群可爱的后勤阿姨。

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还说我是“主谋”!

我的确是主谋——宣传毛泽东思想,帮那些弱势群体做些事情,是我“早有预谋”的,甚至“蓄谋已久”的!从我出生,就注定要走上这条“极端”的道路,“死不悔改”!

这样的办案的确令我大开眼界:因为有读书会,就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因为读书会有分工,就是“密谋组织”,因为我第一个发征友帖,我就是“主谋”,因为孙云帆君北大毕业,自然也是“主要负责”,因为孙婷婷是女孩子,看起来好欺负,就“干脆”关进去!

在看守所的艰难岁月,孙婷婷已经描述得十分真实。小谷围派出所的所作所为,确实看不出“人民公安为人民”——或者说,我们罪大恶极,不算人民!

这些指控实在是太过荒谬,因此后续的审讯我不得不沉默以对。于是又被定为“死硬”。后来他们竟然骗我说,因为我的“死硬”导致我的朋友都被抓进来了!(实则没有),还说我是带头的不能坑别人,别人还得工作生活呢!我想,那只好大包大揽一下了,于是根据他们提供的样本,写了亲笔“证词”。

出来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他们并没有放过其他人,顾佳悦、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四位左翼青年仍旧被追逃!

看到张云帆和孙婷婷的自白书,和热心群众的仗义执言,我几度潸然泪下。

在孙婷婷的微博上,看到那么多人的关心,我默默地替她高兴。

可是昨天晚上,我发现婷婷微博下面的画风渐渐变了,有许多口径高度一致的账号近乎同时出现,霸占了评论区的前排。



——这是在证明婷婷“罪有应得”吗?!

如果说我们背后有“境外势力”“工会”,如果真的有这些,依小谷围派出所的行事作风,早就大张旗鼓昭告天下,而我这辈子大概出不来了;实际上,警方的确不断问我有没有钱,谁给的钱,但很快发现读书会打印材料的开销不过几百块,我家徒四壁,掘地三尺都找不到大票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关于我们的讨论内容——关于我们讨论的内容,张君已经说得十分明确,我们的阅读书目,在图书馆也都能借到。最重要的是,警方抄走了一切相关的东西——那我怎么给大家看呢?

还有这样的混账逻辑:如果有“过激”言论,我们就应该“为此负责”;就应该被八小时车轮战,应该睡地板,应该丢掉工作,婷婷也活该受到如此对待。



——貌似“理客中”的背后,不仅卑微如尘土,而且扭曲如蛆虫。

在这些人眼里,所有践行理想的人都是别有用心拿钱办事,所有仗义执言的人都是头脑发热被带节奏。

我更愿意相信这些人只是被雇佣的水军。

而是谁雇佣了他们呢?是谁至今不拿出来详实的证据平息公众疑虑,回应云帆和婷婷的揭露,反而使用组织化的水军试图扭转人民的声音呢?既然你们有法有据而我们“罪有应得”,那为什么只会用删帖的手段来让我们禁言闭嘴?

善良的人们,我们从未要求无条件的信任,只希望你跟从内心的正义,

希望你一直睁着雪亮的眼睛!

我会和云帆一起面临风雨,也要为婷婷赢回尊严!

我会一直发声,直到顾佳悦、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四位获得平安!

因为我是工农的孩子,我永远都是工农的孩子!继续帮助和父母一样的工人农民,是我最好的生活!


郑永明
2018年1月17日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8 00:19 编辑 ]

图片附件: (2018-1-18 00:09, 1.53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2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03&k=1bdfb0fa21d294d9c2d59015651477e5&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8 00:09, 110.3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04&k=e6e313b68b46d90f549f20138c80bd42&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8 00:09, 305.0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05&k=454913cb5e4aee0e22c74f8b3be6845c&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8 00:09, 495.2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06&k=a1149bda739b77776aa43cf16fa07f52&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2:00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j-776hshrn2lFn64Hyz0mA


徐忠良、黄理平——我的学长,我的老师

徐ZL、黄LP——我的学长,我的老师

2018-01-17 逃亡 逃亡的青年

徐忠良、黄理平是我的学长,与他们的分别,想来已有很长时间。从张君的自白书中得知他们二人仍在被警方通缉,我坐立不安,浓浓的思念中又带着愤怒。此时此刻,正是需要有人能够站出来去声援他们。我觉得,我有必要站出来,告诉大家,他们,是哪样的人。

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我大一下半学期的百团大战上。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和蔼胖子,笑嘻嘻地凑上来说:“同学,想加社团吗?要不要过来看看?”那张笑脸,是青涩少年渴望从他人那里获得的。在那笑容的感召下,我在社团的报名单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进入后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徐忠良,给我的感觉就是心直口快,直率爽朗。渐渐地,又熟知了与他同级的黄理平。

他们两位向来不是那种西装革履、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式的学长,两双趿拉着的人字拖,两条被戏称为“大裤衩”的宽松短裤,和两件洗过多次的T恤,一副与主流社会不相适应的装扮,几乎是他们的标志。他们也是我们口中的,戏称的“两个太阳”。

在相处的那些时间里,他们可以说是我的老师。他们总能够将晦涩难懂的马克思的著作,用朴素的话语向我们讲出来,即便不看稿子,也能引用其中的原话,然后用丰富的现实材料结合起来。在我们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们时,得到的永远都是一次次的讲解。他们不会因为我们的不明白而着急,愿意用耐心的口吻换得我们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理解。可以说,是他们,将我心中认为的马克思主义是高不可攀而枯燥乏味的想法驱散的一干二净。

在我上大学后迷茫的人生中,是他们教我辩证唯物主义,教我阶级史观,教我历代共产主义者的奋斗。他们告诉我“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让我明白了作为人背负着的压力;他们告诉我“人们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也过的完美”,让我明白了人应该去背负更大的社会责任;他们告诉我“共产主义社会是一切自由人的联合”,让我树立了共产主义的理想。完全可以这样说,我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全部都是在他们的影响下塑成的。这样光辉而宏大的影响,或许就是他们被称为“两个太阳”的原因吧。

我们也会时常铺开一场桌游,坐在一起,聊家庭,聊生活,聊社会热点,聊人生理想。大家互相没有那种学长学弟的隔阂,聊得投入了,就趴在地下室的地图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以致常常会忘记了时间。

有一次,我问他们,你们之后想做什么?他们互相看了看,像是有了准确的回答,反问说,那你想做什么工作?

我没有明确地回答,毕竟对我来说,未来的一切都还在未定之天。

而他们具体的回答已经模糊,只大约记得他们说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能改善工人阶级生活的事,并且也劝我,要将自己的未来与社会联系起来,“要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但我明白他们不是说说而已,在学校的那段日子,他们就在践行着这样的理想。听一位学长回忆,当时他们与工友们融合为一家人的时候,看起来是那么和谐。五环广场那里,总有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两位“太阳”带着他们几个学生,迎接工友们的到来。他们说,大哥大姐们都是学校的后勤工人,平常持续工作,身上难免酸疼,特别想要活动活动筋骨,所以要和工友们一起去跳广场舞。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比较犹豫,怕跳的不好看会丢人,黄理平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依旧鼓励他加入跳舞的行列之中。五环广场上,灯并不十分明亮,虽然大家的舞姿并不高雅漂亮,但他们愉悦的笑声穿破黑暗,开辟出一个温暖的空间。

广场舞之外,他们带着我们去工友宿舍,与工友聊天、打牌,询问他们有什么样的困难,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他们还曾带着我们,顶着冬夜的寒风去建筑工地,去给工人们放电影,回来时呼啸的冷风,却吹不冷火热的心;就在他们毕业时,还叮嘱我们,一定要把他们当时因为某些原因停掉的工友活动再办起来,为更多的工友服务。

在他们毕业之后,也曾拥有一份在很多人看来“体面的工作”。徐忠良去了一家互联网公司;黄理平则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应聘到了深圳的一家电子公司,刚去就获得了九万元的安家费。但曾经在学校中的理想在他们心中不曾磨灭,很快,出身并不富裕的他们先后下定了决心,决定去做更能为社会底层的人奉献的事情。于是,在朋友圈里,我看到他们先后辞去了令人艳羡的工作,转而投入了别的更具社会属性的工作。

但又有谁能想到,有一天,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样践行马克思主义理想的人,会因言获罪,网上追逃呢?他们所做的一切,无非是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无非是用毛泽东思想去分析问题,无非是永远站在被压迫者的这一边,难道这也是不允许的吗?对于信仰马克思主义的进步青年,这次当地警方如此殚精竭虑地抓捕他们,如此害怕他们,又是何缘故呢?

所幸的是,很多人都在声援他们。我觉得我可以说:徐忠良、黄理平,我的朋友们,你们的所为,是正确的;你们受到的控诉,是虚伪的,历史,将宣判你们无罪!最后,让我用当年你们对我的教诲来鼓励你们:“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幸福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人类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2:12

来源:红旗网http://www.xsy548.top/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271&extra=page%3D1(转载时对一些错别字略做订正,有些附注。——秋火)


张云帆事件背后的“喜与忧”
原创 2018-01-17 王诚 金桥智库



这两天,看了张云帆的《我给人民的自白书》,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万般滋味在心头,却又感同身受,无言以对。从广州番禺抓捕张云帆到河南洛宁拆除毛主席雕像,其实是一回事儿,充分揭示了我们国家在意识形态和现实利益斗争中的残酷性。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透过这两个事件,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和力量来反思改革开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而不是一味地唱赞歌。改革开放的目的是什么,未来的路到底往哪里走?

张云帆无疑是一个优秀的青年,北大的学霸和杰出代表,有理想、有知识、有文化、有担当,有历史的自觉和使命感,不那么利己的精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这个才是他最珍视的身份。但是正是这一点让他遭受到了无妄之灾,仅仅只是在广州某大学校园里参与组织读书会,就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拘捕,起先是“非法经营罪”拘押,可能是觉得读书会并不产生收益,非法经营罪名太过于可笑,正式拘捕的时候又改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可是这不一样可笑吗?参加读书会就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跟古代的文字狱和国民党的法西斯特务统治有什么区别?

我们大约能够想像得到,张云帆等人触到了谁的利益。因为张云帆是一个纯粹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毛主席的好学生。说实在的,虽然现在全国的大学里到处都是马院,但是纯粹的马克思主义者却并不多见了。张云帆并不是像有些人传言的那样,出生于贫困家庭,而是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庭,据网上北大哲学系的学弟回忆,张云帆家里有一个大饭店,在校读书期间也颇为慷慨,自己的生活比较节省,但是对朋友和他人却是舍得花钱。而且特别喜欢与人交朋友,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曾担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会长,是社团中的活跃分子。我们知道北大有近千个社团组织,是锻炼学生的地方。

张云帆博学多才,不管是西方古代哲学,还是近现代哲学,均有所涉猎,尤其深入学习研究了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像一般人畏如艰途的《1844年经济学手稿》,不仅能看懂,而且还能深入浅出的讲给别的同学听。据说,甚至有一个北大的哲学博士听闻他学识渊博,找他辩论,辩论了两个多小时,结果难分高下,握手言和。而且他还特别善于联系群众,跟北大食堂的大哥大姐都混得很熟悉,每次打菜的时候都要多给他打一点。这与他对于劳动人民的感情是分不开的,能够理解那些平凡而辛劳的人。

据张云帆的自述和他的诗:“家里有很多国企工人,令我自幼懂得国企改制中老工人的毕生心扉如何被蚕食,亲眼见证他们被抛向社会,风雨飘摇,而更广大的弱势群体,无非黑煤窑脚手架血汗工厂,其生命轨迹,无非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转注:以下并不是张云帆的诗,而是张云帆引自已逝的工人诗人许立志的诗。——秋火)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哪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我再也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里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耻辱的诗”

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对于底层人民的同情,以及对于社会发展不平衡的忧虑。确实是这样,改革开放以来,由于片面追求发展效率,片面学习西方,过渡追随欧美的新自由主义,我们的社会出现了许多问题。张云帆关注这些问题,研究这些问题,唤醒底层的民众,这本身是一件好事儿,却不意受到如此迫害。正如他在自白书里所说的那样:“我不敢想像,他们四人现在处于何种境地,一闭上眼,就仿佛看到当年在国统区,那呼啸的警车、剌耳的警笛和手持通辑令的密探追捕那些东躲西藏,找不到一处容身之所的进步青年们!”。

据张云帆的自述,他是在12月29日取保候审的,其间经历了30天的刑事拘留,也就是11月29日被拘捕,然后又一直被监视居住了14天。这是由于得到了北京大学钱理群、孔庆东、张千帆、李零、陈波、柴晓明、宋磊等多位师长和张耀祖、李民骐、汤敏等海内外北大校友;以及黄纪苏、旷新年、祝东力、秦晖、于建嵘、徐友渔和宋阳际、陈洪涛、范景刚等四百多位学者名流的呼吁,才得以重见天日。我想如果没有北大这个护身符,他可能已经死过一回了,如同当年的孙志刚一样。

看了张云帆的自白书,我有喜有忧。一喜的是,这一次在呼吁解救张云帆等同志的名单里,不仅有左派的学者和名流,也有右派的学者和名流,大家为“言论自由”这个共识而团结起来,呼吁有关部门释放张云帆,这似乎在近年来左右分裂的大势下,颇为难得一种合作,值得欣喜。至少我们比起民国的左派和右派进步多了。我们要知道,在当年,就算是我们今天的北大人颇为尊敬的老校长蔡元培,也曾经是国民党右派清共的坚定支持者,西山会议派的核心人物之一,同时还是四一二反革命政府的幕后策划者之一。也就是说,我们今天中国的左派和右派,虽然有种种矛盾,但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这是国之大幸,民族之大幸,不管左右之争如何,至少还有共同的政治底线在那里。

二喜的是,让我发现了在北大里面原来还有这样纯粹的马克思主义者,还有这样的毛主席的好学生。看来网上的歌曲“马克思是个90后”,唱得还真挺有道理的。像张云帆这样的北大优秀学子,虽然可能是少数,但却是值得我们关注和致敬的,他们在默默地耕耘,启蒙民智,忠于劳动人民,密切联系人民群众。学识渊博,立场坚定,即便是受到了这样的不妄之灾,仍然不屈不扰,敢于同黑暗势力作斗争,也善于斗争。这是我们国家的希望,也是我们民族未来的希望。

三喜的是,张云帆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那些跟他同时被拘捕的同志,那些被网上追逃的同志,都是他们的战友。张云帆为了掩护同志,在狱中做了一定的妥协让步,然后当他重获自由以后,得知自己的妥协,并没有换来“警方”承诺的那样放过自己的战友,反而在网上追捕自己的战友,将他们视为“逃犯”。便又重新拿起笔,写下了这封《我给人民的自白书》,并且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他们的战斗情谊,他们的立场坚定,以及他们的不离不弃。

而让我感到更深的却是忧虑,这些优秀的进步青年,才华横溢,品学兼优,本来应该是我们社会各个行业的栋梁之才,却受到了这样的迫害。以莫须有的名义被投入监狱,岂只是逆淘汰!一直以来,我以为那些颜色革命的幕后黑手人只不过是在小说和电影里面美化一下民国,为民国那早已逝去的僵尸涂脂抹粉,到如今,我才愰然惊觉。那些我们以为早已经死去多年的死灵魂,居然在某些地方借尸还魂,又复活了。这才是真正让人担惊受怕的。这些年,究竟有多少像张云帆这样的优秀爱国青年,遭受打击和迫害,我们无法细究,也永远查不出来。跟他们比起来,张云帆还算是一个幸运儿,许多人可能进去了,就永远也看不到太阳了。这样在民国经常发生的事儿,居然在新中国上演,难道还不值得我们忧虑和警惕吗?四一二不仅仅只是一个四一二,蒋介石也不仅仅是一个蒋介石!当历史的悲剧万一重演,我们大家将如何抉择?

鲁迅先生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张云帆事件让我们看到了中国还有许多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也是共和国的脊梁,向共和国的脊梁致敬!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8 02:20 编辑 ]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2:25

来源:http://www.xsy548.top/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246

辣椒:在黑暗中探索前进的中国优秀青年
辣椒  发表于 2018-1-17 12:56


在黑暗中探索前进的中国优秀青年
2018.01.17辣椒



【红旗编者按】“特色社会主义”一天天腐烂下去,人民一天天觉醒起来,中国新一代的共产主义者正在成长,他们开始以实际行动、用一点点的光和热扫除黑暗——革命的学说被掌握在维稳者手中、旨在批判一切的事业拒绝一切批判的现状,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去年春曾听闻有人调侃道南边的大人们神经紧张到听到马克思三字就拍死的地步,没想到年底就通过张云帆的事情证实了此话并非虚言。据说,那些大人们就因为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生在一次大学读书会谈论政事而拘捕了他,欲加之罪也很随意地从最初的“非法经营”一直变到后面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对于此事,鲁迅在《捣鬼心传》的一段话颇为应景:

“治国平天下之法,在告诉大家以有法,而不可明白切实的说出何法来。因为一说出,即有言,一有言,便可与行相对照,所以不如示之以不测。不测的威棱使人萎伤,不测的妙法使人希望——饥荒时生病,打仗时做诗,虽若与治国平天下不相干,但在莫明其妙中,却能令人疑为跟着自有治国平天下的妙法在——然而其‘弊’也,却还是照例的也能在模胡中疑心到所谓妙法,其实不过是毫无方法而已。”

某些人整天吹嘘的“法治”,难不成依的就是这种“妙法”?

个体虽然微不足道,但团结就是力量。新年之初,让我们一起传递火炬,共同发声,为云帆等同志声援!坚决抗议当局打压进步力量的政治反动行径!胜利属于人民!



在我国,正在涌现出一批又一批正在觉悟的优秀青年。


陈武阳、程幸南等



他们是:血泪控诉南街村血汗黑工厂的以陈武阳、程幸南等35名大学生代表们。他们的优秀之处在于,他她们对最基层农民工充满了深深的阶级感情的博大的爱和同情。他们并没有把这种爱和同情只限于口头上,而是上升为行动,身体力行地去替无产劳动者打官司。面对司法的重重刁难和阻碍,他她们决不退缩,决不让步,奋不顾身,勇往直前。白丽娟同学带着三个月的婴儿,不惜牺牲儿子的健康,为劳动者打官司。这是什么精神?他她们的优秀方面不值得肯定吗?

尽管他她们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尽管他们还存着“幻想”。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因此而求全责备。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都是天生的马克思主义者吗?我们都是天生的马克思主义者吗?正如毛主席教导我们的:错误人人有份儿。

事实的教育会使他们转变的,在这点上,我坚定不移。在这点上,我们要做正确的适当的恰当的引导工作。绝对不能在他她们头上泼冷水,绝对不能打击他她们。

他们的行动具有一定的积极的启发觉悟教育群众的意义。这才叫一分为二地看问题。他们利用法律来掩护自己合法的斗争,这是明智的,是明智之举,是聪明之举。当法律不能实现和达到劳动者自己的目的时,劳动者一定会转变思想的,一定会起变化的。思想即是运动,即是矛盾,即是过程。

革命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一个探索的过程,是在白色恐怖的黑暗中的探索过程,难免会有错误,难免要碰壁。谁都不是天生的革命者。相反,我们这些人要好好向他她们学习,我们应该感到羞愧。难道我们这些人没有口头革命的嫌疑吗?我们不应该做出检讨吗?革命能毕其功于一役吗?


张云帆

孙婷婷



另一批优秀的青年是以张云帆和孙婷婷等为代表的大学生优秀青年们。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他她们利用读书会等等形式密切联系群众,同农民工打成一片。这难道不是深深的阶级感情吗?现在来看我们,有多少做到这一点了呢?这难道这不是最基本的启发觉悟群众的行动吗?

如上所述,革命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一个探索的过程,是不能毕其功于一役的,要有一个过渡的阶段,难道读书会等形式不是起过渡的作用?难道我们这些人没有教条主义的嫌疑么?

我相信,中国还会有一批又一批大无畏的优秀的青年涌现出来。他她们中有可能诞生出毛主席那样的革命领袖。

全国的青年、青少年和我们要好好向血泪控诉南街村血汗黑工厂的大学生青年们学习,学习他她们对农民工深厚的阶级感情,学习他她们深刻揭露暴露南街假社会主义真资本主义和法庭刁难的勇敢精神。他她们对南街村和特色法庭的揭露暴露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学习张云帆和孙婷婷等等的密切联系群众的精神和对白色恐怖不屈不挠,无所畏惧的精神。我们要向他她们敬礼,致以崇高的革命的敬礼。

热爱人民有罪吗?热爱吃苦耐劳的农民工有罪吗?热爱社会主义有罪吗?热爱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有罪吗?

特色如今把热爱人民的人,把热爱农民工的人,把热爱社会主义的人,把热爱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人,加以判罪、徒刑、坐牢等等政治迫害。这是什么性质的党?这是什么性质的国家?这是什么性质的主义?我不说,这一点由人民群众评说。

我绝对相信,中国会有一批又一批更加热爱人民,更加热爱农民工,更加热爱社会主义,更加热爱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不畏白色恐怖的优秀青年不断地涌现出来,从革命家们手中接过接力棒,奋勇前进,冒着生命的危险前进。

黎明前是最黑暗的。但我相信,中国还会有有志的、勇敢的、探索的、不畏牺牲的青年不断地涌现,在黑暗中探索前进。这是中国的希望。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归是你们的。

黎明前是最黑暗的。当前的中国正处于比国民党时期更白色恐怖的时期,到处是莫谈国事,到处是残酷压迫言论自由,到处是血腥,到处是人间地狱,达到了极点,让人民感到无比地绝望。

但是我相信,太阳正在为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而努力奋斗,曙光正在喷薄欲出,社会主义正在母腹中躁动。任何力量它都不可阻挡。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2:40

转按:黄理平,是张云帆自白书里提到的正在被所谓“网上追逃”的“逃犯”。
这篇文章大概是他的朋友翻出来的他以前的作品。如果他站出来说出近两个月他遭遇了什么事,才更有反抗意义。

(以上评论2018-1-17 00:43亦分享在秋火微信朋友圈)
来源:http://www.xsy548.top/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242



黄理平:我是一个不成熟的人
原创 2018-01-17 黄理平 新青年2018



首先我承认,既不成熟,也不优秀。所以,写这段是安慰一下自己,给自己的不务正业开脱一下。

所谓正业,就是农民好好种地,学生好好写作业,杨过跟着黄蓉好好的读四书五经,富士康的员工好好完成流水线上属于自己的工序,就是唱《老子明天不上班》那个哥们儿别他妈闹,认真地哄好客户把客户的票子赚过来。

成熟和优秀就是完成你身后的社会关系要求你做的事情,就是说完成附在你身上的鬼魂交给的任务。

所谓不成熟和SB或者叫疯子,就是你做的事情不符合你背后的社会关系要求你做的事情。

比如说,在父子关系中,父亲生病了你他妈还哈哈大笑,大逆不道,没良心!父子关系要求当父亲生病,你应该愁眉苦脸。“人丑多作怪”就是指,“丑”的社会关系对你的要求是老老实实做人,而你偏要花枝招展的做。

你是个省部级官员,你就该坐飞机的头等舱。你是个月薪1500的人,却要用iphone6,这就是装逼,月薪1500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种生方式,你服从努力完成你的社会关系给你任务,你身上就是褒义词,你反抗,不服从,不成熟、大逆不道等贬义词就接踵而来。

我身上的社会关系到底是跟着我从天上来的,还是我生下来以后,社会给我们的?

我们是不是天生就该受这些社会关系的束缚。

基督教说是的,你有原罪。佛教说,是的,谁让你有欲望。柏拉图同志直接说,你的灵魂原来飘在空中,现在投身到了你的肉体上,人要解脱,必须找回没有偷盗肉体的时候那个真我。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总结起来就是,你的意识都是天生的,要找出路就在心里找。宗教就是这样,不改变环境,要求你改变心。关键是,你心若静,清风真的会自己吹过来?

马克思说,不是的。是生下来一会社会才强加给我们的,你生在那种社会环境下,社会就把那种社会关系强加给你!要找出路,得从你的生活环境中去找,改变社会存在,而不是去找什么宗教的慰藉。这就是唯物主义哲学,存在决定意思。在心里面打转转,没有什么出路。

昨晚听了朋友分享的一首歌叫《老子明天不上班》,里面有几句经典歌词:

“老子明天不上班,不用见客户装孙子
明天不上班可以活出一点真实”

“不上班的时候老子觉得这个才是我
平常不晓得那个虚伪的人他到底是哪个”

歌词的意思是,不上班的时候这个才是我,我都不知道平常上班的时候那个人是个谁,只有不上班的才可以活出一点真实。

明明就是他在上班,为什么上班那个人他都不认识呢!上班那个人他到底是谁?

有时候我在想,放一头猪(或者另一个人)到我的这种“社会关系”上,就是说让一头猪成为北科学号为XXX007的学生,这个猪做的事情也是写这份实验报告,在有课的时候去上课,也是去完成属于这个代号的任务。

那么,我是干什么滴,我只不过完成了属于这个代号本该完成的事情而已。即,我只是表达了我身后的社会关系而已,或者说社会关系通过我表达出来,在上课的时候那个不是真的“我”,他只是我身后的社会关系罢了。把整个学校的社会关系网(每个人有自己的岗位、代号)比作一张机床,我只是上面的一颗螺丝钉而已,这就是所谓的社会角色。

这个,不是真的我。这个我没有灵魂,也不需要我有。只有挣脱那个社会关系以后(星期天),我自由啦。如果监狱是各种实体的铁杆把你包围让你失去自由,那么各种社会关系就是各种隐性的网把你团团围住,让你身不由己。常常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就说,你被各种社会关系捆绑着,不得自由——人,就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上班那个哥们儿也差不多,放一头猪到他的工作岗位,也是做的那些事情,所以他说我不知道上班那个虚伪的人是那个,我本来不想虚伪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身后的社会关系总会推着做那些事,你只是你身后的社会关系的化身,你做属于你身后的社会关系应该做的事情的时候,那个不是你。

你只是一个躯壳,就像鬼上身一样,只不过那个鬼,是你身后的社会关系罢了。
用马克思的话说:“这里所指的人,只不过是一定阶级关系和利益关系的承担者,不管个人在主观上怎样超脱各种关系,他在社会意义上总是这些关系的产物,我的观点是更不能让个人(真正的人)对这些关系负责。”

换句话说,资本家只是资本(社会关系)的人格化,工人阶级只是雇佣关系的人格化,学生只是那个学号代表的在学校里面的社会关系的人格化,打工那个哥们儿只是他身后工作关系的人格化,在家庭中,孩子只不过是家庭关系的人格化,富士康某个工作岗位的员工只是他的那个工作岗位的关系的人格化。

三星的老总说,我钱越多,我越感觉钱捆绑着我,我身不由己,就像有人推着我让我去赚更多钱。马云说:一个月挣一二十亿很难受。资本(一种社会关系)不断的追逐利润(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资本家只不过带行了资本的角色而已。

很多人被各种关系束缚的不能自由,去找表面上直接造成他的束缚的人,那个人会说:“我也身不由己。”“我也不想这样做,但我没办法。”“大家都是在混口饭吃,相互理解一下。”

老师身不由己逼学生完成各种形式主义的事情。

不是人控制法律和规章制度,而是人是法律和规章制度的奴隶。要么怎么说毛主席是大哲学家呢,要想自己解放自己,首先要和尚打伞。

谁都是身不由己,谁都没有错,谁都是受害者。谁都没有自由,谁都是奴隶。
“我也不想这样做,但我没办法。”哎。

你以为你在玩社会,其实是社会在玩你。

不是人在控制社会,而是社会关系在控制人。这种现象,我们把它叫做“异化”,封建关系对人的异化是,臣子是君王的财产,儿子是老子的财产,女人是男人的财产。史书里不是有记载吗?连皇帝都想出家当和尚,都想逃脱属于他的社会关系对他的控制。

什么叫革命,就是社会关系的变革。很多人不懂得控制他们,造成他们不行的原因是这些社会关系,所以他们攻击的对象成了执行这些社会关系的人,这就是恐怖主义。

资产阶级革封建王朝的命不是为了消灭某个人,而是为了消灭封建的社会关系。同样,社会主义革命也只是为了消灭资本对人的异化的社会关系。

各种社会关系的束缚,人已经不是他本身啦。这种社会关系是怎么来的,是私有制的必然产物,所以,马克说:“私有制结束以前的人类历史都不是人的历史,只是各种经济关系的历史。”

这也就是为什么,共产主义的最高理想就是解放全人类,即就是把人类从各种关系中解放出来,变成一个正真的人。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2:43

来源:红旗网http://www.xsy548.top/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225


献给马克思主义者的一首赞歌
原创 2018-01-16 读者来稿 月上梧桐



编者按:当我看到张云帆的自白信时,一种强烈而汹涌的情感从心底喷薄而出,冲击着我的心灵,我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伴着国际歌激昂的旋律,它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牵连着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心弦——伟大的共产党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下面是献给你们的一首赞歌。

曾经,有那么一群人:
他们从书声琅琅的大学教室中走来
他们从稻黍千重的黄色阡陌上走来
他们从隆隆煤矿的黑色巷道里走来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
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了一起
他们走过漫漫长征路的草地雪山
他们走过斯大林格勒的浓浓硝烟
他们走在时间长河的河畔
定格在了历史的画卷

今天,有这么一群人:
当历史抛弃无产阶级的时候,他们决心
夺回那被遗弃的信仰
当蓝天远离尘土的那一刻,他们仰望星空
为了来日的求索——准备着
当理想已经背叛,他们不舍
曾经地老天荒,终有天长地久
在这逃避是潮流,堕落即高尚的年代
他们留下,为了拥有真正的未来
孤寂、贫困和彷徨,这个世界不属于他们
团结、坚定和信念,他们拥有了信仰的源泉
汪洋大海般的无产阶级!
张,就是其中一员
觉醒的马克思主义青年
在混沌中焚毁
在焚毁中清醒
在清醒时重生
最终思想冲破牢笼
生命的岩浆从地底喷薄汹涌
这条荆棘密布的途中
是一个人的踽踽独行?
是一群人孤独的背影?
紧紧与大地相连,心就不会悲凉
无须回首往事
亦无须嗡嗡叫的苍蝇来评定
身陷囹圄还谓天下事大,逆境泰山
胸有马列仍信劳动者赢,笑迎朝阳
懵懂的依旧懵懂,勇士已经坚定前行
这是最伟大的事业,这是最饱满的人生!




向所有的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致敬: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马克思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它,给予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已经把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这个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了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保尔·柯察金



“云凄海咽,地黯天愁,问继起何人,毅然重整旗鼓;亿兆有众,惟工与农”“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李大钊



《湘江评论》创刊词:“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   

——毛泽东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2:57

来源:红中网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4211(粗体为原文所加)

大溃败与新生 —— 新世纪中国左派的历史之路
2018-1-16 01:36| 发布者: 左向前| 查看: 419| 评论: 0|原作者: “中国钓鱼学会”|来自: 中国钓鱼学会



大溃败与新生——新世纪中国左派的历史之路

中国钓鱼学会/文



本人所称左派、左派,是指改开以后所诞生的有别于文革造反派的新生的一代秉持马列毛主义思潮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群体,他们中的先导是一大批留学海外的接受了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年轻人,结合中国本土思潮产生的新一代无产阶级革命者群体。

文革结束后,中国的左翼思潮和群体遭受到灭顶之灾,经过近十年的喘息与恢复,直到1990年代初,以《旗帜》、《中流》杂志为代表的一批传播传统马列毛主义的媒体为中心,集结了魏巍、邓力群等传统中国左派代表人物。他们是在毛泽东思想哺育下成长起来的马列毛主义者,秉承阶级斗争理念,对于中国的现实情况不满,仍寄希望于恢复文革传统、用毛泽东思想改造中国社会。

1990年代的高潮,是以1993年毛主席诞辰100周年为高潮。当年一盘红太阳颂歌磁带可以卖到数百万盒,创造了世界奇迹。

沉浸在历史中间,就是对现实的不满。狂热的毛主席颂歌响彻中国大地,是中国老百姓表达对社会上广泛存在的的腐败、不公和逐渐开始的下岗潮的不满。

进入21世纪,以毛泽东旗帜网和乌有之乡网站的创办为标记,中国左翼运动出现了一个新纪元,新左派也开始进入大众视野。这些人很多是接受了新的教育,很大一部分有留学经历,他们与老的左派不同的是,他们大多数秉持的话语体系来自于西方,用西式的话语批判中国的现实问题。

由于毛泽东旗帜网和乌有之乡的努力,中国左派力量在短时间内迅速集结壮大,直接导致了2006年,文革开始50周年、结束40周年的这一年,中国社会思想史上极其重要的一年的左翼大批判年。因为这一年,中国左翼异军突起,开始登上大众思想舞台,直接开始了对右派的集体大批判。

中国左翼自2006年起,不再是抱着受迫害妄想症,每天像祥林嫂一样诉苦,而是站到了历史舞台的中心,开始宣示自己的力量,站在道义的制高点开始对反人类的右派思潮进行彻底的清算。

在2006年的次年,一个中国左翼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开始登上左翼思潮的核心。他就是薄熙来。2007年,薄熙来任重庆市委书记,不久,重庆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唱红打黑运动。毛泽东的旗帜又开始在中国官方的语境内被热情提及,中国的左翼群体也在此时像打了鸡血般狂热起来。

重庆的唱读讲传活动,使得全中国的左翼群体朝圣般的涌进重庆,重庆也被成为新时期的延安、红都,被右翼不怀好意的称为“西红柿”。

重庆的大力唱红和以实际行动改善民生、增强人民生活幸福感,使得中国的左翼思潮和运动如狂风暴雨一般达到了改开以来的顶峰。

然而,靠虚幻的力量支撑的左翼高潮随着重庆事变一夜之间哀鸿遍野。

2013年,是中国新时期左翼运动最悲惨的一年,薄熙来被判刑,左翼群体遭受改革开放年代最为沉重的打击。很多原来公开的秉持左翼观点的学者、公众人物不是公开背叛,就是保持了沉默,而底层激进的左派大批被抓捕打压。很多人脱离了左派思想圈,从网上消失,左翼思潮陷入死气沉沉的泥塘。

这时候,不甘沉沦的众多左派还是以众多形式发生和抗争。但是,总体上来说,左翼运动陷于五毛化、沉默化和分散化的基本特征。

但是,这一切,在2018年发生了转变,一个历史的契机到来。

由于在广州的大学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原北大马克思学会成员张云帆在广东被捕,与他同时被捕的有四人,还有四人被网上通缉。

前些年的被抓捕的底层左翼群众有少部分在被放出来以后在微博上喊两嗓子表示抗议,但是大多数在进去以后出来都表达了沉默,有一部分甚至直接背叛之前所称颂的理想,成为当局的探子。知识分子左翼被抓捕或者喝茶后更是沉默。中国左翼力量沉寂了近5年。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张云帆,北大毕业生,有很好的工作,有女朋友,被抓捕多日后取保候审。但是张云帆并没有沉默,他公开发表声明:忠于理想,痛斥压迫。

这是罕见的发声,是左翼力量重新站上历史舞台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张云帆表达了真正的左翼的声音,发出了战斗的号角 —— 我们绝不屈服,我们要为人民的力量誓死抗争。

但是,中国的左翼力量总体是薄弱的。

在今后数年内,左翼仍然很难成为一支独立的力量站在中国历史舞台上,中国左翼目前的状况仍然是大溃败局面。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大致有一下一些:

一部分左翼力量来自于体制内,旧体制的惯性还没有消失,依然依存着一部分对马列毛的正面评价,一部分体制内左翼本身就是既拥毛又又拥邓的精神分裂者。在左翼思潮高潮时,他们就表现为拥护马列毛,在低潮时立刻表现为拥邓,在局势紧张时立刻就表现为反毛。他们对右派时表现为左翼,在左翼面前表现为五毛。他们是历史上的投机者的继承人,表现为对革命两边下注。他们实际上是革命的投机派。

一部分是对现实不满,在别的群体内找不到同情者,只好投入左翼怀抱寻求温暖,他们本身就不是左翼理想的秉持者,别的群体给好处,他们很快就能投入别的群体的怀抱。

一部分是特务,带着任务混进左翼,负责带歪路和捣乱、破坏。

一部分是理论水平低、立场不坚定的失意小资,本身就是叶公好龙的混进左翼群体。

一部分是知识分子左翼群体,其本质就是一个摇摆的群体,他们中间一部分秉持谁在中央拥护谁的理念,谁当一把手,谁就是共产主义的真理的把持者。这种人对左翼运动破坏力极大,因为他们身居知识阶层的上层,被很多知识水平低的人视为先知和真理的阐释者,所以他们胡扯,就会带坏极大一部分左翼基本群众。

以上这些群体都是混进中国无产阶级左翼队伍内的非无产阶级意识的主要部分,其经济基础是中国日益壮大的大资产阶级经济和败落的小资产阶级经济。

这些人在中国左翼群体内占主导,人数未必是最多的,但是影响却是最大的。他们主导了中国的左翼运动方向,其投机性和盲动性,导致了运动的方向不明确,造成了中国左翼目前的大溃败局面。

然而,由于资本主义固有的不可协调的矛盾的深入发展,越来越多的群众财富的被剥夺,贫富差距的扩大,社会各种不公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资本和官僚对群众越来越直接的赤裸裸的欺压和羞辱,社会两大阶级阵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矛盾不可协调,越来越多的人无法忍受残酷的剥削,开始站出来公开抗争,张云帆就是一个例子。张云帆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社会的发展有时候就像种蘑菇,在一堆腐朽的生命中孕育了新的生命。中国的左翼运动绝不会因为各种力量的破坏而永远停滞,社会必然矛盾的发展也必然孕育中新的对抗力量。

旧社会的覆灭必然是在其自身腐烂的基础上长出的新生力量将其颠覆。这是宇宙的真理。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3:17

转按:RFA的这一报道不严谨,张云帆并非“重获自由”也并没有自称“重获自由”,他说的是自己在2017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仍是“待罪之身”。在法律意义上,仍然有待司法上的处理,甚至仍然可能被传唤到法庭受审(12.3打压劳工NGO案中的工人维权代表朱小梅就是在取保候审之后又传到法庭接受判决的)。
自由派媒体似乎想要说明左派在当今中国得到了更多自由,但事实上现在当局对左右两方面都空前加大了打击力度。一切支持自由民主的人应该抛开幻想,各自发声发力,一起声援被打压的青年。
(2018-1-18 3:17 秋火)


来源:RFA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ease-01162018100314.html

传北大毕业生张云帆重获自由
2018-01-16  RFA



本台曾经报道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转注:见本专辑帖#8 张云帆办读书会被抓改监居 左派人士联署信促放人(2017-12-22 RFA) RFA 2017年12月22日),去年11月在广州举办读书会被警方抓走。事隔两个月后,网上流传一封相信由张云帆撰写的公开信,指已重获自由,但曾被强迫承认「有极端思想」、「密谋组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张云帆暗示,讨论社会问题不是罪,而是权利。(霍亮乔 报道)

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去年11月在位于广州东郊的广东工业大学校园举办读书会,被番禺警方抓走后一直未有音讯。本周一(15日),一封题为「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的公开信,在网上流传。

张云帆在信件的开首先答谢北京大学多位的师长校友、著名左派人士孔庆东、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徐友渔和陈洪涛等四百多位社会人士。他指,各人的「仗义执言」使自己可以重见天日,得到释放。

本台无法证实公开信的真伪;不过,去年12月,本台记者曾致电广州番禺公安分局小谷围派出所,询问张云帆一案的进展。对方当时称,如果是要采访,需要找公安分局专门对外的部门。

张云帆刑拘期满后再遭秘密关押,期间国内多位自由派人士向当局发出联署公开信,要求释放张云帆。

「重获自由」的张云帆在信中还表示,经过之前三十天的刑拘和十四天的监视居住后,发现对自己的考验才真正开始,这段经历让他看到剥削和压迫在世上从未消失。就他本人「讨论社会问题」,却被强迫承认「有极端思想」、「密谋组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张云帆在公开信中说,世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社会问题,自然有人对问题的解决之道提出不同的看法,难道这是一种罪过?

张云帆说,「这是权利!」,暗示权利并非罪行。

张云帆亦在这封公开信暗示,警方曾指示他要「谨言慎行」,日后就可以平安生活。不过,张云帆表示不愿妥协,他表示自己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

张云帆2016年北大哲学系毕业,2017年11月15日晚上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参与读书会,被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张云帆与另外数人被刑拘,去年12月15日刑拘期满。看守所转移后,张云帆被番禺警方改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

广州番禺公安分局小谷围派出所在回应本台记者的访问时指,他们不方便在电话里面谈到有关事件,并称如果要采访,需要找公安分局专门的对外部门,他们不能对外发表任何事情。


图片附件: RFA2.jpeg (2018-1-18 03:17, 44.6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10&k=7c0cbd293a4190cb3bb40d613026b6a6&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3:47

转按:虽然这个作者表达了同情声援,但我不太赞同这个作者的看法,所以我前两天就看到这文章但没有转发到我朋友圈。这里就批评两点:第一,他说“云帆同学的这个事件也许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要知道官方如果是想处理这个读书会,也不会傻到在活动现场公开抓捕,手机拍照片和视频立马能传到网上,如果变成了公共事件,会让当地政府陷入舆论被动”——警方就是要抓现行,才有充分的借口,而且广州番禺警方不是第一次这样搞了,三年前甚至在新生鞋厂工人罢工期间直接刑事拘留几名工人代表;而且珠三角的警方在工人群体抗议事件里抓人横冲直闯,更是一点都不稀奇。
第二,他强调为了行动、做事,应当柔软、讲策略,这完全正确,但他说“总是提醒自己,柔软些,再柔软些”,就说得太过头了,甚至转述了警方的说法来暗示搞活动前应该提前和警方沟通协调的必要性——这是思想学术言论活动才可以理解的,而要做与工人群众的团结工作,跟警方沟通协调往往就等于出卖工人群众了。所以他的这些建议对于要做群众工作的人根本就是投降主义。
大家看看保持独立思想和审慎态度就好。
(2018-1-18 3:45 秋火)


来源:博谈网


说到张云帆,我的忧郁是人们所不懂的


2018-01-17 22:34  来源: 婴鸟  作者: 婴鸟



昨天深夜看到了北京大学张云帆同学写的自白书,这个1993年出生的年轻人,组织了一个读书会,由于讨论议题被认定为过于敏感激烈,在活动现场被警察抓走,广州警方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将他拘留,读书会的几名核心成员也身陷囹圄

今天很多朋友问我关于此事的看法,我有很多不得不说、但又说不出口的话。

我不认同他的所谓“左”的价值观,但我很理解并同情他的遭遇,也很赞同他关于言论自由的一些想法。但我必须要说,云帆同学的这个事件也许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他的自白书里很多细节是模糊的,关于事件的逻辑也只是局部的。要知道官方如果是想处理这个读书会,也不会傻到在活动现场公开抓捕,手机拍照片和视频立马能传到网上,如果变成了公共事件,会让当地政府陷入舆论被动。

读书会,看似一件阳春白雪的事情,但要知道这三个字在很多语境里是极其敏感的。青年、聚众、思想,这几个敏感点都凑到了一起,若再涉及到意识形态倾向,则更加敏感。这些年我见过很多读书组织就是因为涉及这个问题而逐渐消失的,而我自己创办的读书会从创办之初也一直伴随着这个问题。

尽管在读书会圈子里这是一个禁忌话题,但我还是想说说自己的想法,不谈价值判断,只说说自己曾经的遭遇。

那年我16岁,高中一年级,因为对一些社会现象不满,遂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来了一位好市长,毁了一座南京城》,当时孟非有一个电视栏目“孟非读报”评论了此文后,被很多平台转发。第二天下午,校长助理突然到教室找我,说去一趟会议室。推开门,里面六个穿着警服的人,还有我中学的校长和几位副校长。当时的我被这场景(吓)蒙了。

他们轮番问我:你家在台湾有亲戚吗?有没有美国或其他境外人士资助过你?文章是不是谁指使你写的?

谈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当时还做了长达七页的笔录,让我在上面摁手印。

我是哭着回到教室的。同桌问我为什么哭,是不是抄作业被老师发现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看着他的眼睛,我人生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孤独感。

那是我价值观急速碰撞的青春期,警方和校领导都说我这件事太偏激了,我承认了错误,尽管我心里从来都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这件事使得我变得沉默,我的业余时间都躲在图书馆里,那里是我唯一可以自由呼吸的世界。而那长达两年的沉默终于在我高中毕业前夕爆发了,我在国旗下演讲时,偷换了老师准备的演讲稿,我哭着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把青春究竟献给了谁?

这个问题我至今仍然在追问自己。

读过一些书,走过一些路之后,我明白了这个社会需要愤怒。人对当下的不安和不满,往往是一个社会进步的动力。

但是比愤怒更重要的,是建设,是行动。行动才能带来改变,改变才是力量。

年轻人最难的跨过障碍就是行动中伴随着的愤怒。尽管我已经努力保持克制,但还会遇到一些不得不让你愤怒的事。

就说印象最深的一次,我发起过一项游学名为“思奔”,有一期思奔在上海举行,但由于报名的人数太多,让当地政府产生了压力。当时上海的警方直接联络了江苏省公安厅,出动二十多名警力。我被消失了三天,而我的爸爸、妈妈、当时的女朋友、大学室友、读书会几名核心成员,在同一天同一时刻在不同地点被警方传唤。

那次活动被迫取消了,但是很多参加游学的同学已经到了上海,后来被迫改成分小组去导师家里交流。那一年我刚满二十岁,当时的很多经历不方便现在讲述出来,但我消失的那几天,那是我人生中从未有过的绝望和恐惧

我当时有几个选择。

第一,发表一篇公开信,讲述自己的悲惨遭遇,会获得很多朋友和前辈的声援,但是读书会一定会被取缔。

第二,沉默,吸取经验,让读书会继续下去。

当时我选择了后者。

我不希望自己白白经受那些苦难,无论如何,我都要将读书会继续做下去。

每个时代都有自身的局限性,作为深处“这一代”的一员,我想超越这个时代。

后来我主动约了当初找我茬的那些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吃饭,和他们聊天后发现这也是一群普通人,有家庭,有情感。我主动说,我只有一个目的,让读书会存在下去,无论如何妥协,我都会接受。其中有一位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说:“你知道吗?关于你和你的读书会的档案材料,已经在我的办公桌上摞起了高高的一堆,我们比你更了解你,你的行踪、家庭背景、每天见了谁、说了哪些话,这些我们都很清楚。但是你得理解,这是我们的工作。建议你在举办重大活动时,提前和我们沟通,我们来想办法帮你协调。”

后来我邀请了几位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来现场旁听读书会,他们听完都觉得没什么问题,甚至有几位还被现场的氛围感动了,推荐自己的子女来参加读书会。

转变了思路后,读书会不仅很快“脱敏”,还获得了很多政府部门的支持。但我始终警醒自己,不要丧失独立性

嘤鸣读书会的上一个公众号就是因为推荐了某部电影而被封号的,每每遇到这样的问题,我总是提醒自己,柔软些,再柔软些。“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现在成了一句流行语,但人们自己其实很难做到。在价值割裂的中国社会,要保持言论自由的心态并不容易,因为这不只是要求自己的言论有自由,也要允许他人的言论有自由——尤其是那些我们憎恨或不耻的言论,而这不容易做到。言论自由要求我们把别人当人——而不是白痴,把自己也当人——而不是上帝。

很多话还是没有说出来,很多心情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懂。我很支持张云帆同学追寻自由的壮举,也很同情他和他的团队的遭遇,希望他们未来的日子,一切平安。

不因前路迷濛而惰于思考,不因时局逼仄而懦于革新,不因轻佻的批判而疑行无成。我时常这样勉励自己,也与诸位共勉。

最后,向大家分享一首台湾诗人周梦蝶的诗:



作者:周梦蝶

永远是这样无可奈何地悬浮著,

我的忧郁是人们所不懂的。

羡我舒卷之自如么?

我却缠裹着既不得不解脱

而又解脱不得的紫色的镣铐;

满怀曾经沧海掬不尽的忧患,

满眼恨不能沾匀众生苦渴的如血的泪雨,

多少踏破智慧之海空

不曾拾得半个贝壳的渔人的梦,

多少愈往高处远处扑寻

而青鸟的影迹却更高更远的猎人的梦,

尤其,我没有家,没有母亲

我不知道我昨日的根托生在那里

而明天——最后的今天——

我又将向何处沉埋……

我的忧郁是人们所不懂的!

羡我舒卷之自如么?


图片附件: (2018-1-18 03:47, 103.4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12&k=994acb636704fda91fdc05e500522603&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4:05

来源:VOA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 ... 171227/4181304.html


世界媒体看中国:怪异新闻频发

美国之音 2017年12月28日 01:23


中国山西省太原一所大学的学生手举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的画像庆祝毛泽东诞辰120周年。(资料照片)

华盛顿 —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著名作家鲁迅曾经写过一篇论说文,表面上是讽刺中国大众喜好怪异新闻但想象力有限,实际上则是讽刺和抨击当时的中国当局:

“人有怪胎,也有畸形,然而造化的本领是有限的,他无论怎么怪,怎么畸,总有一个限制:孪儿可以连背,连腹,连臀,连胁,或竟骈头,却不会将头生在屁股上;形可以骈拇,枝指,缺肢,多乳,却不会两脚之外添出一只脚来,好像‘买两送一’的买卖。天实在不及人之能捣鬼。”

鲁迅那篇题为“捣鬼心传”的论说文1934年发表在当时中国历史最悠久的中文报纸《申报》上。

《申报》在中共1949年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后很快被停刊。中共政权开国领袖毛泽东则在1950年代说,鲁迅在中共统治的中国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永久闭嘴不再评论政治;一个是在监狱里继续写,写给自己看。


怪异有过之无不及

从鲁迅发表这篇文章的1934年到2017年,一晃84年过去,中国与时俱进的同时,也生出鲁迅也难以想到的怪异新闻。只是在中共最高当局强调“媒体姓党”(即媒体必须无条件充当中共驯服工具)的当今中国,不再有敢于而且能够发表鲁迅那样的政治讽刺的媒体。

于是,中国人如今想要了解在中国发生的、涉及自己切身利益的怪异新闻,就只能是借助于海外媒体。

12月27日,西方国家主要通讯社之一法新社发表一则听之怪异的新闻,标题是:

“一个毛粉在毛的国家遭拘捕”

在西方读者看来,这篇报道不亚于任何优秀的超现实主义文学作品:

“几百名中国学者、学生、记者签署请愿书,要求释放被警方拘留的一个左翼知识分子。这一案件显示出北京对公民社会的打压不分政治左、中、右。

“请愿书说,张云帆不久前毕业于中国著名的北京大学。上个月,他在中国南方的广州市被拘留,罪名是‘组织聚会扰乱社会秩序。’

“在张云帆被拘留的消息传出之际,中国当局正在对所有形式的所谓‘颠覆’展开镇压。当局监禁了几百名活动人士和律师。那些人被监禁通常是因为他们有‘右翼’的言行,如鼓吹人权与民主。

“但中国的左翼知识分子先前相对而言享受更多的言论空间,可以表达跟中共政府的正统不一致的观点。中共当局出于担心在这个共产党国家会造成反弹,通常对他们小心谨慎,避免试图封他们的嘴。

“请愿书说,在被抓捕时,张云帆正在当地一个大学主持一个读书会,讨论当局对左翼言论的反应;警察进入会场,带走了一些读书会参加者。

“截至北京时间星期二(12月26日)下午5点,请愿书已经征集到350人签名。这份请愿书的一些没有透露姓名的组织者表示,已经将请愿书送交抓人的广州番禺公安局。

“番禺公安局对法新社表示不能讨论这一案件。”


怪异与超现实主义

说到这里,需要对超现实主义有一点解释。

起源于法国、源于法语的超现实主义(Surréalisme)有很多解释,其中大部分解释或许会让许多读者感到困惑。但超现实主义文艺作品所展示的主要特征(即司空见惯却似是而非、看似十分寻常实则怪异至极、令人不禁精神恍惚)则是许多人所熟悉的。

以上述法新社的报道为例。在毛泽东和XJP的父辈开创的中共统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政权有权任性,可以以任何理由或没有理由抓捕当局想抓捕的任何人。例如,被中共抓捕判刑关押致死/至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LXB在2008年被抓捕时,警方出具的拘留证的逮捕理由一栏是空白。

因此,在很多观察家看来,中共当局在当今中国随便抓人实在是司空见惯,不值得一提。

但这一次抓捕的张云帆是一位毛粉,也就是崇拜毛泽东的人。这种现象在很多观察家和中国公众看来可谓司空见惯又怪异至极,因为中共当今领袖XJP也是超级毛粉,尽管毛泽东把他的亲生父亲习仲勋以超荒诞的“利用小说反党”的罪名几近整死。

在“一个毛粉在毛的国家遭拘捕”这样的颇有超现实主义味道的新闻报道出现时,中国大陆围绕张云帆的怪异事情继续发生。

签署请愿书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张云帆的不但有张云帆的毛粉同党,而且也有毛粉的敌手即对毛泽东持强烈的批评态度的人。他们认为毛泽东是祸害中国罪大恶极的人。

奇异的是,毛粉在此之前一直得到公开宣称信仰毛泽东、崇拜毛泽东的XJP政权的善待。而毛粉在此之前也一直毫不犹豫也毫不羞涩地呼吁中共政权严厉打击惩治批评毛泽东祸害中国的知识分子或任何人。

在毛粉认为中共当局惩治批评毛泽东的人不力的时候,毛粉甚至自己动手,用送菜刀甚至是直接拳打脚踢的方式震慑或惩治批评毛泽东的人,即使批评毛泽东的人是七老八十也不能免于正当壮年的超级毛粉的当众拳打脚踢,而中共当局则对毛粉的这种暴行不管不问。


张云帆消失又存在

自那时以来,情况貌似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年毕业生张云帆上个月中旬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参与读书会时被广东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抓走刑事拘留,12月中旬刑拘期满后再从警方看守所转移到秘密地点继续羁押。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现在还不清楚这种变化究竟是XJP当局抽风发疯,还是XJP当局采取了所谓“对表意识”(即在言行上与中共最高当局保持高度一致)的更高标准,不再容忍任何异议,即使是毛粉的异议也不能容忍。

在张云帆成为海外的中文互联网以及国际媒体的议论和报道话题之际,中共控制下的媒体显然是得到中共的指令,对张云帆被抓捕的消息保持一致沉默。

在中国相对自由的社交媒体如微博上,用户搜索“张云帆”会得到另一种富有超现实主义味道的搜索结果。12月27日北京时间晚上11点,微博上搜索不到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年毕业生张云帆的影子,能搜索到的都是同名同姓其他人,如,

——张云帆:撩妹绝技用freestyle (注:freestyle,英语,自由式之意)

——【一年2000本!金陵图书馆借书冠军是个四岁娃】这位小小的“借阅冠军”名叫张云帆,一年借阅2000本书。

——福建工程学院 #闽工院要闻# 我校建筑学1201肖凯、张云帆同学的毕业设计作品《织补:苏州古城语境下的地域性城市更新》(指导教师:余志红、周家鹏)在第三届全国人居环境设计学年奖(城市设计类)上获得入围奖(总排位第十八)...


保护贪官还要誓死反贪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在当今中国乃至当今世界,最怪异和最滑稽的新闻莫过于把打击贪污腐败喊得震天响的中共XJP当局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保护贪官。

例如,在当今中国,公开呼吁中国当局立法规定官员公示财产以杜绝贪污的人会被抓捕判刑;国际记者组织揭露世界各国权贵设立境外公司隐藏财产的新闻报道因为牵涉XJP的姐夫,“姐夫”一词在中国很长一段时间似乎被列入网络禁忌词,网民们只能以发音相近的Jeff(英语人名)发文或搜索。

在这种大背景之下,12月27日星期三,西方国家另一家主要通讯社路透社从北京再发出一条更为诡异和怪异的新闻:

“中国官方媒体星期三报道说,在今年3月预计(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遵照中共指令)通过新的反腐败法律之前,掌权的GCD将在下个月召开会议,讨论修改宪法以及正在进行中的反腐败运动事宜。

“新华社发表的一则简短报道说,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之一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了会议,决定下个月召开两个重要会议。一个是讨论修改宪法,另一个是专门讨论打击贪污腐败的问题。

“新华社没有透露宪法修正案可能涉及的细节,…”


鲁迅的现实意义

路透社报道的是今天的中国政治新闻。在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以及许多中国历史和文学研究者看来,鲁迅在84年前写的有关怪异新闻的文章可以跟今天的路透社有关中国怪异政治的新闻报道天衣无缝地衔接起来。

在那篇题为《捣鬼心传》的论说文中,鲁迅写道:

“治国平天下之法,在告诉大家以有法,而不可明白切实的说出何法来。因为一说出,即有言,一有言,便可与行相对照,所以不如示之以不测。不测的威棱使人萎伤,不测的妙法使人希望——饥荒时生病,打仗时做诗,虽若与治国平天下不相干,但在莫明其妙中,却能令人疑为跟着自有治国平天下的妙法在——然而其‘弊’也,却还是照例的也能在模胡中疑心到所谓妙法,其实不过是毫无方法而已。

“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图片附件: VOA.jpg (2018-1-18 04:05, 21.5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8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15&k=ce3ee65c9417568ae1640acc2c57254c&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04:55

革马派分子秋火向社民派人士S澄清与毛派不同 但仍强调声援运动意义超过当事人立场局限性 现在很需要联合努力

2018-1-17 中午 在社民派人士S的微信朋友圈里
(下列粗体、红色标记都是秋火转载时加上的,表示强调)

S:我想转一下孙婷婷的控诉帖子,可惜全被404了。老实说,马克思主义者控诉一个专制政权抓人,这是很可笑的事,因为,等这些马克思主义者掌握政权后,他们也会来同样的一手,也许还会有过之。上次在一个群里我说了这话,x(转注:笔名“傲铁”)还说我幸灾乐祸,其实我真没幸灾乐祸,只是说了实话。


秋火:毛派确实有对待政治自由双重标准的问题,包括这次声援张yf的很多毛派。但现在控诉专制政权抓人、声援被捕左翼青年的不只是这些毛派,还有托派、自由派、女权主义者等等,目测这件事还将持续并扩大范围。我的一个基本观察是:在张yf自白书出来之后,这件事就已经是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的一个反抗新标杆和新激励,已经超出了当事人本身的有局限的政治观点的意义。如果你还不这么认为,那只是因为你暂时太消极了、格局暂时还太小了。


S:不是你说的这样[呲牙]
我要表达的意思是:如果你们马克思主义者掌权,还是会打击异议人士,而且打击力度会比目前更甚,会达到老毛时代。
我要提醒的是,马克思主义者们要想想自己的政治思想是不是正确。
你和x,你们的思想里其实是含有很多法治和自由的观念的,并不完全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你信不信,你和x是融入不了那些马克思主义者们的群体的。你要不信,以后你看。


秋火:你要搞清楚我认同的是托派(革马)思想,你所说的“那些马克思主义者们”是指为毛泽东和斯大林辩护的那部分左翼吧。托派,革命马克思主义派,本来就是和斯大林分道扬镳激烈对抗时形成的,在1952年斯大林诞辰日那天毛党政权为了向莫斯科献媚,一夜之间抓捕了几百名托派,有很多托派前辈在毛泽东时代度过了一二十年监禁或严密监控的生活。我本人十年前就公开说明:对于毛派可以为了反对剥削压迫有技术上的合作,但如果是大的战略路线和组织层面必须得分开,还要高度警惕提防他们在大的运动中表现出机会主义(比如毛派挺薄、在反日运动里与党国眉来眼去、对南方周末记者争取言论自由另眼相看甚至反对,这些都是真正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所反对的)。我压根从来没想过要“融入”毛派,一直是很务实很审慎的态度。现在暂时没有大的运动,也谈不上组织关系,技术合作共同反压迫反剥削这些最基本努力都是可以的,而且现在很需要这种联合努力。


S:问题是托派终究还是要搞专政的,托派的所谓党内民主那是很有限的民主。


秋火:托派不只是党内民主,还有多党自由、结社自由。只有两大禁止:禁止或高度限制私人占有生产资料来雇佣劳动力;禁止武装颠覆政权行为或涉及颠覆政权行为的鼓动言论。


S:那就不是原来的托派了吧 改进型托派[呲牙]


秋:你说说有哪些托派是反对我上述基本常识看法的?


S:你的这两个禁止,也还是和目前的政府一样要镇压异己的,也还是要抓人的。
目前的托派我真不知道,但是了解以前的托派思想是讲党内民主。


秋:自由派上台,肯定要维护一部分资本的利益,出现了工人罢工,自由派政权也要镇压的。而且根据当代政治经验,打破专制后的自由派执政,镇压工人罢工会更加厉害。


S:那是以前的所谓民主政府,镇压工人罢工,而且手段很坏,比如美国和欧洲都是。但是,在马克思主义诞生后,工人运动风起云涌,资产阶级民主政府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就逐渐的完善民主制度,后来又有了社民党,这种镇压就逐渐减少,甚至到现在不再镇压。马克思主义真正的贡献是促使民主制度更加完善,当然,马克思主义的设想是很理想主义的,是一种高尚的情怀,包括你和你们一些同仁我都这样看。可是,一旦专政,人性的弱点就会暴发,就会出现独裁和专制,这根本就没法避免。总之,问题很多,说起来话题太长了,就不说了。


秋火:至于社民派,本来就是在工人和资本家之间和稀泥,上了台最好也不过加大和稀泥力度(坏的话就是像最近二十年欧洲社民党那样纷纷与新自由主义同流合污),和稀泥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必然还会加剧劳资阶级对立情绪,劳资双方必然都会攻击所谓不偏不倚的和稀泥政府,最后必然就是走到菲律宾、哥伦比亚那一步:资本家自行组织保镖武装和暗杀队,工农自行组织游击队,然后政府对两边都半睁半闭眼——好像真的很公平了,其实还是资方更暴虐更强势,因为资方有钱有权。



S:可是菲律宾和哥伦比亚都是半民主制度,并不完善。


秋火:前苏联东欧的民主化转型、当时菲律宾的民主化转型、2006年的尼泊尔,这些都是当代的例子,都说明专制倒台后自由派得势,但工人要么是罢工受到更大压力,要么大量丢饭碗社会溃败。


秋:你要看到无论哪个求进步的派别,新一代的青年总会有新的反抗和新思想,不要只是抱着老眼光看待当前的斗争。就比如当下众多各路泛左翼和自由派、女权行动者等声援被打压的八位左翼青年事件,不可否认张yf是毛派、这些左青都受毛派影响较大、声援者暂时较多也是毛派;但首先这个事情的反抗意义已经超过了当事人立场局限性,正在鼓舞和召唤所有不甘于专制压迫的积极分子;再则毛派也分新老一代,我自己接触时就会感受年轻的、做群众工作的毛派更容易相互理解,他们也会在实际生活和交往中重新估计不同派别路线这些概念,并有可能在现实意义上产生更确定支持自由民主的思想,从而也给他们反思毛派传统经验、能够超出自己观点局限性更进一步的自我教育机会。现实斗争就是最好的自我教育过程。近期我会更完整明确我的相关观点。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12:38

2018年1月17日北京大学总务部积极回应最近网友热议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转按:相关链接:#22 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的背后——不愿摸黑生存的张YF与左翼青年 2018-1-16 投稿 那年阳光灿烂
张云帆毕业前与同伴们做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2015)


来源:北大未名社区 - 马克思主义学会版https://bbs.pku.edu.cn/v2/mobile/post-read.php?bid=923&threadid=16316151

关于2015年12月发布的调研报告涉及问题的说明

pkuzwb北京大学总务部 最后修改于2018-01-17 20:49:38[楼主]1楼

        近期,我们关注到BBS有帖子讨论“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此文于2015年12月发布。感谢北大同学和社会人士对我校后勤员工的关心。北大后勤按照学校相关规定,依法依规规范劳动合同制职工管理,包括规范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等各个方面,关心职工生活。今后,我们将继续做好相关工作。                                                                     

                                                                      北京大学后勤
                                                                     2018年1月17日






图片附件: (2018-1-18 12:38, 46.1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27&k=7f97ea04b780883cdf1dd2c1111ea7e7&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8 12:38, 34.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28&k=53fff30c574fe351d0bc38f770394c6a&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13:41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WUgYeqgBo2NBkzisYrDtFg

为那“8个人”而吟唱的歌

2018-01-18 白曼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没有现代通信工具和身份证的逃亡之路,
不允许自由地拉屎撒尿的囹圄空间,
冰冷的地板和空吊瓶,
八小时无休止的讯问似乎也不曾填满律法的能指。

威严的祖国生气了,
他愤怒地向你们咆哮,
责骂你们淫荡、丧德,
违反了爸爸定下的规矩。

暴戾的世界对年轻的人儿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你们的脸颊上却始终挂着那纯净的笑容,
踩着坚韧而灵动的舞步,
穿越资本王国的边境线。

在那古老的传说里,
国境线的另一边,
是千百万双自由劳动的手,
和千百万颗富有尊严的灵魂。

如果他们要让黑暗迷失我们的方向,
让我们点上蜡烛照亮追寻自由的旅程;
如果他们要让寒冷冻僵我们的身体,
让我们燃烧篝火温暖寻找光明的征途。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14:21

转按:此文作为对自由的热情声援是很好的,但很多东西还是没有考虑清楚,比如当局为什么重拳打压张云帆等八名左青,其实根据已经披露出来的现有材料(详见专辑帖http://t.cn/RQMD5c4 打不开的话就复制到手机浏览器里打开),这个问题已经很清楚了:他们好几个都是学生里的骨干分子,几年来致力于团结工友的活动,有较多组织和活动的经验,有明确的马列毛理论认识,有一定的群众基础,而且他们是在广州番禺的高校里被抓的(该区域的工厂和高校都很密集,近几年发生过很多工运事件,两年前官方早已空前重拳打压了该区域最著名的劳工NGO组织)。
(2018-1-18 秋火)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UsQb5r3Lkvl-0FEKnZRLOQ

关于z君等事件的思考

2018-01-18 库尔斯克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原此处为图片版)

同在!

关于张君等人事件的思考

库尔斯克



近日,张君自由了,但读书会事件却远未结束,仍有青年被关押,被追逃。这些进步青年的遭遇使我们感到愤慨和极大的痛苦。

但,在对此感到愤慨的同时,我也因中共官僚在处理此次事件时如此严肃的态度和如此的大费周章而感到惊异。张君等人虽说思想“激进”,但,对官僚阶层还是难以或说根本不可能造成威胁的,何以使官僚至于此呢?

我不禁想问:这次事件到底能够传达出什么信息呢?

在宗教幻想中,夏娃因摆脱蒙昧而触怒上帝,因得到理智而受到驱逐——一句话,因思想而获罪。

而在今天,这可悲的寓言变成了预言式的现实:自由的思想受到了官僚的阉割。他们禁止人的自由思想,并宣称是为了人民的思想自由;他们禁止人的自由言论,并宣称是为了人民的言论自由——一句话,他们谋杀了人民,并宣称是为了人民!格柏乌的马车把民主的缰绳丢在了古拉格!

不错,此次事件表现了官僚阶层对民主与人权的践踏!但,就仅此而已了吗?

其实,这些官僚们对张君等人的抓捕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且是丝毫不会使人惊讶的。官僚阶层只是在行使他对现今革命的反动作用而已。不过,此次事件中官僚的大费周章却也同时能让我们看到另一个事实——高居云端的官僚阶层在面对革命思想时是脆弱而敏感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幅对马克思主义的讽刺漫画,无需乎梅林的魔法便将资本主义复辟这一杰作变成了一个畸形的怪物——由行政权力支配的资产阶级国家。

作为资产阶级的代表,由于资产阶级的内部竞争,由于保护民族资产阶级的需要——一句话,由于本国资产阶级利益的需要,统治者(中共官僚)是惧怕群众愚昧的(转注:此处应为“希望群众愚昧”或“惧怕群主觉醒”——秋火),为了扩大本国生产力,为了资产阶级的利益,他不得不也必须将现代的先进的自由的教育——毁灭他自己的武器——抛给与他本身完全对立的社会各个阶层。

而作为掌握臻于完善的行政权力的官僚阶层,他又是对先进的革命的思想十分惧怕的,因为这种思想将挖去他统治的思想基础。正因如此,他才会对七八个办读书会的青年——无法对他在实际意义上构成任何损害的几名青年——如此大费周章,以至于费力欺诈,动用警察以及通缉追逃等本来完全无必要的手段。

官僚阶层遇到了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

在中国逐步走向所谓崛起时,即生产力逐渐扩大以及与之相应的先进教育传播范围逐步扩大时,官僚阶层统治的思想基础也就逐步地被从他的脚下挖去。

官僚式的一手遮天只是蒙蔽了高高在上的人自己的眼睛,基于阶级压迫的官僚蛮横既然是有限的,如同一切在历史里存在的事物一样,必将消亡。

官僚专断无法阻止群众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自由的火焰永不会熄灭!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15:02

这是很好的一篇反思——这个读者终于敢站出来说话,说出的正是众多人共同的关注和心声!而且我很喜欢看这样的有做社会工作经验的有生活温度的反思社会文章。
(2018-1-18 pm 秋火)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Os9KjPCaf3e51AGssFxREA

学姐,我该如何再面对这个世界

2018-01-18 读者来稿 BLCU行动派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
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原此处为图片版。下列粗体为原文所标记)

最近这几天,我的三观被颠覆了。

因为和zhangyunfan有关的一系列事情:参加读书会,罪名换了好几个,先是什么非法经营,后来换成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昨天又爆出张的同伴sun ting ting被刑拘期间遭受非人虐待,而且在她被威胁签字和26天的关押时间里,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罪。对,就是那个搜索量到了七十多万,热搜到了第六,然后被不断删帖的STT。

说实话,对于这些事,我本没打算说话的。
因为网上舆论太复杂,我判断不清谁是谁非。看了太多舆论的360度大反转,我已经不敢轻易相信网上的舆论了。

以前我觉得,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我每天小日子也过得滋润的,看到过这样的新闻,觉得无非是社会的阴暗面,而且离我很远呀,生活不该有那么多的负能量。

每年周恩来总理忌日上,很多人转发一条朋友圈说“这盛世,如你所愿”,想着国家蒸蒸日上的建设成就,我的内心还会油然而生起一股骄傲的情感。

但是后来我发现,现实慢慢在我面前撕开了口子。

过去的2017年发生了太多太多事,阿廖沙遭受的迫害让人心寒,三原色的莫名反转令人气愤,再到后来的驱逐人口,高校性骚扰……一次又一次的删帖逼人噤声,一件件事情让我越想越害怕。

这次读了STT学姐的陈述之后,我更加困惑和寒心了。

学姐她到底有什么错?热心公益,投身实践这有什么错?协助后勤工友开展文艺晚会和广场舞活动又有什么错?

我在大学也参加了公益社团,一直在做支教,帮打工子弟们补习,和小朋友们相处的时间让我觉得很有意义也很开心,我也做过一些社区服务,有时对象就会涉及到外来务工人员。也正是在和他们的接触过程中,我才了解到他们的生活处境和工作条件其实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她们没日没夜不停地干,白班夜班地倒,像机器一样,但是挣的钱也没有给家庭带来更好的境遇;有的大姐呢,生病了从来不舍得去医院看病,不仅因为挂号、拿药、检查花的钱可能是她们好几天的工资,而且因为去看病要请假,可她们一天不干活一天的钱就没着落,这是她们所不敢妄想的;还有的工厂环境很差,车间里满是泡沫塑料和化学药品的味道,在车间里重复机械的劳动十几个小时下来,大姐说,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这些都是我做公益的时候,和大姐们熟了之后,她们才对我说的事情,我渐渐开始思考,这到底是谁的盛世,为什么这些可爱勤劳的人,平凡普通的劳动者,会遭受这样的待遇呢?

所以当我看到学姐说她们机构的社工就是帮助这些大哥大姐做一些推拿按摩,下班之后一起跳跳广场舞放松一下。我简直太佩服学姐了!她们本来上班就很累,平时也没有多少娱乐方式,下完班回到宿舍要么是睡觉,要么是刷手机玩游戏就过去了,能有多一点像学姐这样的志愿者,她们的生活就能多一点乐趣。这对工友们来说,多么好啊!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也有错呢?难道帮助底层的群众是犯法的?
有人说她肯定背后还有什么违法行为,不然警方不会无缘无故抓人。

如果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迟迟找不到罪名呢?


再退一万步说,虐待是怎么回事?只让睡冰冷的地板?每天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不让上厕所?生病了不让治还予以嘲讽?给药只给了一个空瓶?让任何罪犯都不能这样做吧?更何况,学姐至少在目前还不是罪犯呢。

眼睁睁看着新浪上七十多万的热搜被删的所剩无几,过去的一年发生的太多太多事情,开始在我的脑子里回放,我越想越觉得恐怖,我已经不能直视这个曾经被我写在朋友圈里的盛世了。

我真的不明白,从小我们被教的要热爱社会,关心他人难道只是骗小孩子的吗?在我们说的法治社会里,难道正义也要这样被凌辱吗?

但是有一点我想明白了,如果这个事情我不说话,如果面对非法执法,面对暴力删帖,我不说话,那下一个受害者很可能就是我自己,我身边的人。可能不知道哪一天我就因为说了什么话,被莫名其妙抓进去了,然后被虐待。

因为这个世界,正义和公道已经被践踏了。

因为现在,用暴力而不是证据就可以整治一个人,用删帖和无尽的404就可以控制民众的言论。



青年都是行动派。


我欲将心向明月


近日关于反性骚扰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教育部出面发话,但是如果大家就此止步,那么新阶段的到来可能还是遥遥无期,我们要做的还很多。学校内普遍缺乏防治机制,缺乏对于同学们权益的有效维护。人们对于性骚扰及其相关方面(比如性教育)的认识尚欠缺。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关注和行动,宣传和讨论(比如制作问卷)。

在此,诚恳邀请愿意对此事保持关注,愿意提出一些建议的北语同学们(也欢迎非北语的同学进群参与讨论)扫码进群。也可以在后台留下微信号,群主会拉你进群。进群的朋友们请修改备注为学校-入学年份的形式,无需填写专业和姓名。此群在寒假也将保持讨论,关注北语校园内的性骚扰现状、相关机制的建立和同学们权益的维护。


(友情转发,共同努力吧)




图片附件: 0.png (2018-1-18 15:02, 23.7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29&k=84d15b7972bd7c87a1bd8c347e1e2b73&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21:10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hOVzqxM5rskWjUpo_RPOxA

就孙君婷婷一事回应质疑的朋友

2018-01-18 一支铁笔

就孙君婷婷一事回应质疑的朋友

公道话

孙君一站出来,直接登上热搜榜第六。可以看出,出于义愤,线上声援孙君之口众多,同时也不乏抱有怀疑的朋友。支持和怀疑都是正常的,可能有信息不对等的缘故,可能有认知不同、角度不同的缘故。但是到昨日,孙君的微博评论区画风突变,让铁笔实在憋不住要站出来,替孙君说几句公道话了。



首先明显在当事人@我是STT我要站出来 的微博下,有一位@超级苏玛丽 朋友对此事甚是关注,不知此君复制粘贴可还算操劳啊?活跃度如此之高,主页里却只有区区四条微博,最新的一条还是去年10月发的,这样的反差未免也太大了吧?

让我们来看看这位苏玛丽的“避重就轻”六连杀。




还有在张君下面的评论,这次不多,只有“三连杀”。




从凌晨12点多,到凌晨3点,此君连夜反对实在是辛苦了。您这一套“避重就轻九连杀”来势汹汹,未免有些过犹不及吧。


所谓“避重就轻”,敢问何为重,何为轻?依此君看来,警察违法的刑事拘留、随意搜查公民住处、没收个人物品的行为是“轻”,而学生做做公益活动、组织后勤工友跳跳舞倒是“重”,甚至还被扣上“反党反社会”的大帽(敢问谁能受得起)。呜呼!总结起来的意思,即“拿不出证据的言论”重于“拿不出证据的执法”。敢问二者孰轻孰重?又是谁在避重就轻呢?

   若是真如此君所言,孙君罪应至此,为何官方却始终沉默不愿发声辟谣、不愿公布证据以树权威?却徒留尔等洗地党孤零零地暴露在群众的眼下?

   与此相反的是,从1月16日孙君登上微博热搜又被秒删以来,多少热心的声援帖被删除?被封号?我们的番禺公安到底在心虚什么??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监督。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的自由;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如果洗脑传销,或煽动情绪搞激进。被抓进局子没有好吃好喝睡得不好很正常吧。”

我不知道这个“正常”是从哪里听来的,即使是这个人犯了滔天的罪过,只要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就依然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他的权利,何况这还是最根本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和言论自由。根据我国《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规定,应当保证犯罪嫌疑人的饮食和必要的休息时间,并记录在案。我国作为一个“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的法治国家,恐怕这一点是不容否认的。

对待一个戴罪之人尚且应当如此,更何况孙君不过是一个无辜的群众!

再者,恐怕孙君之遭遇,不是简单的“没有好吃好喝睡得不好”能够概括得了的吧。生病了不给医治而以空药瓶来敷衍嘲讽,每日睡眠只有水泥地上的四个小时,强迫定时如厕,所有的隐私都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我联想到15年以前的孙志刚事件——一切都是如此相像!无辜之人受到无法反抗的残酷对待,难道可以说是“正常”的吗??恕我难以苟同!



我手中的铁笔就是我的枪!



图片附件: 1.png (2018-1-18 21:10, 578.3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7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0&k=aa91e2bc804111a1d6a91c7278b2b9de&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png (2018-1-18 21:10, 900.0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2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1&k=c38cb88af04df65b28983d00a846126c&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png (2018-1-18 21:10, 821.6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2&k=a4e9d36ac097f1e3c4a58c2e2b8f4e45&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4.png (2018-1-18 21:10, 299.9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3&k=ac289812960dbed7a85aecd7fc20fd82&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5.png (2018-1-18 21:10, 609.9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4&k=a7d33b1e6033cea4cf83e3e473f7027b&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6.png (2018-1-18 21:10, 136.8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5&k=16183421a35a9329ad4ed97871c5a513&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7.png (2018-1-18 21:10, 278.7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6&k=a44c32d0fbf9826c0078e4809b395b50&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8.png (2018-1-18 21:10, 38.1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7&k=b1b82d19eba7e303f3eff9c553af253f&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21:59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Nm_ZYCJr_rBYpsCpgzLFEg

在黑暗时代点燃自由的火星

2018-01-18 - 无产者评论




在黑暗时代点燃自由的火星



孙云帆,孙婷婷和其他几位进步青年的遭遇在网络上曝光之后,许许多多有识之士感到愤愤不平,在网络上发帖评论,质疑当局的所作所为,要求有关部门还这些善良的青年一个公道。一个关起门来用马克思主义讨论历史问题的读书会居然让有关部门如此兴师动众,不禁让人想到,当权者得是多么缺乏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才会做出如此这般荒谬的事情。

现实虽然魔幻,但痛苦却是真实的。当权者每一次可笑的栽赃,每一次无理取闹的抓捕,最终的打击都会落到底层的劳动者和负重前行的理想主义者们身上。孙志刚,周秀云,还有许多维权律师,以及这一次受难的几位左翼青年,都是鲜活的例子,警告人们,要像一个正常的人一样活着,能够自由地追求更好的生活和世界,是多么的奢侈。

呼吁释放张云帆的公开信发出来之后,很多人都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话都不让人说?这种质疑当然是正当的,因为正常人都会认为,自由说话是一种最起码的谁也不能剥夺的权利。言论自由不是西方坏人传播进来的反动思想,而是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的条款。但是,正如某一位伟人所说,“几何公理要是触犯了人们的利益,那也一定会遇到反驳的。”人民群众自由的言谈,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就会被说成是“激进分子”、“破坏社会秩序”、“恐怖分子”等等,反正人家帽子多得很,随便抓一个戴上去就行了。

几个青年人聚在一起讨论点问题,到底触犯了他们这帮人什么利益?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看到张的自白,以及其他张的朋友发出来的文章才知道,原来利益冲突的确是存在的。我们知道,中国富人很多,他们靠什么富的呢?是靠勤劳致富的吗?在这些富人里,有多少不是通过侵占国有资产,经营黑煤窑,开设血汗工厂发财致富的呢?或者更明确的说,有几个不是靠掠夺和剥削广大劳动人民的财富发财的呢?连资本家自己都承认说,中国的资本家都是有原罪的。民间资本家的剥削好歹还有个正常的经营过程,许多官僚资本家通过权钱交易暗箱操作,三下五除二就把人民的财富转到自己腰包里了。

靠这种方式发财致富的人,怎么可能有真正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呢?怎么敢接受群众自由的监督和批评呢?在这些人眼里,屁民们聚在一起议论国家大事,就是一种不安定因素。知识青年不好好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跑去跟工农混在一起,甚至搞什么维权,对他们的利益当然是一种严重的威胁。他们更是害怕这些零零散散的个人行为变成一种潮流,变成一种时代的浪潮,把腐朽的制度冲垮了。于是,他们就堵啊,抓啊,杀鸡儆猴啊,希望把有觉悟的劳动群众和有理想的青年都给吓退,希望他们都老老实实呆着,过自己的小日子,没事自拍发发朋友圈,感叹岁月静好。

但是,我们能让这帮人的阴谋得逞吗?当然不能。我们这些劳动群众应该认识到,这绝不是张和他的几位朋友们个人的事情,这是我们大家的事情!除非你永远做一个顺民,做一个缩头乌龟,否则这样的事情迟早落在你身上。不要说工友们一起争取权益,甚至作为一名业主去维权,都可能被说成“扰乱公共秩序”甚至“袭警”,被莫名其妙地抓进去。这都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而在我们的社会里,官商勾结欺压老百姓的事情比比皆是,谁都可能会遇到,谁都可能因此维权,谁都可能跟几位进步青年一样遭受不公正的待遇。

我们身处一个异常黑暗的时代,但令人庆幸的是,还有那么多人敢于冒着巨大的风险,高举自由的火炬。他们带来了光明,照亮了不甘于做顺民的群众前进的道路。作为一名群众,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的是积极发声,积极关注政治受难者,通过各种渠道表达我们的愤怒和质疑。

有一些人,老觉得自己转发评论,或者写几篇阅读量不高的文章没有什么用,还有可能因此曝光自己,所以就啥也不干,缩在那里默默关注。我认为,这种想法是非常错误的。首先,认为我们发声毫无用处的说法是不对的。群众的力量就在于人多,一个人的作用当然小,但大家一起行动,就不能说一点用都没有。即便现在我们人少,还造成不了什么声势,但小的要战胜大的,总是要通过一次次斗争来积累力量,扩大自己的群体。而不是躲在角落里老老实实当顺民。其次,干不了小事的人未必能干什么大事。说发声是小事,前提是有别的更重要的大事可干。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这次事件揭露有关部门的丑恶嘴脸,激发人民群众争取自由的热情,并尽快让几位青年脱罪是头等重要的大事。所有认同自由理念,所有站在劳动者立场上的人,都应该站出来表达自己的声音。如果有觉悟的群众都以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为理由不参与,那谁去影响那些没觉悟的群众呢?等着有权有势的人帮咱们宣传鼓动吗?那是不可能的。

勇敢的进步青年们已经把自由的火炬高高举起,我们也不能置身事外。不是谁都有能力和勇气做火炬手,但谁都可以点燃小小的火星。无数的火星聚在一起,可以照亮这个世界。相信美好一定能战胜丑恶,光明一定能战胜黑暗。不愿做顺民的人们,大家团结起来,一起努力!





秋火点评:只要注意符合事实,合理合法,人人都可以发声。


图片附件: (2018-1-18 21:59, 992.3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8&k=6d208b2fecbc87c6b851995338131928&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8 21:59, 759.2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39&k=420465ac291ae20a4ad6b0c6de228941&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22:55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J_rv6c2xr12y1dssPyOkJw
(转按:紫色标记为转载者所加,意为引用文字。粗体标记为原文所有——秋火)

技术分析 | 为什么张云帆案是一个冤假错案

2018-01-18 不读三国的 故人常绝

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文章以图片形式发出。

(原此处为全文图片版)



读书会疑云



北京大学张云帆说: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

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生孙婷婷说: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南京农业大学毕业生郑永明说:我永远都是工农的孩子!

从2018年1月15日至今,他们相继发布到网络上的公开书,逐渐让我们把视线聚焦到广东工业大学某个激情慷慨的教室内。

一群青年在谈论历史发展,从小世界融入大时代;谈论社会问题,颇有“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之感;关注底层工农的利益,更是让民众感到青年的温暖力量。

不曾想一群警察闯入,带走了两个没有带身份证的人(这竟然是抓人的判断标准)。并且,在之后到住宅处相继带走了其他人员。

在派出所内,他们用粗暴的言行、冷酷的惩罚,迫使青年们承认自己是有过错的。

赤裸的现实摆在面前,以至于我们忍不住还想问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有关于他们的微博和文章,一次次被封杀,而官方掌握的消息始终没有交代。我从来拒绝恶意揣测,不过确实令人怀疑——他们是否在遮掩什么呢?

当然,还有许多人看不清真相:读书会肯定做了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否则为什么警察要抓你呢?

随着三人公开自己的信息,我们已经能对这一问题做一个回应。


抓人之前的读书会



读书会的成立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郑说:我决定在这个崭新的地方寻找同路人,学着青年毛泽东那样“愿嘤鸣以求友”——不久之后,广东工业大学里面,多了一张我的征友帖子:知行合一,赋予弱势权利,赋予青春深度!

他们做的不过是:学习理论著作,探讨社会问题,服务弱势群体。

郑和张,在校期间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怀着一腔热情,我们不难理解这样的青年会选择在大学里继续交流和探讨。

探讨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风波,提起如今劳动者的地位演变,一不造谣,二不生事,三不大张旗鼓,这也有过错么?倘若有,是不是先把敢于说话的大学教授都先抓住呢?

而孙呢?

她是在参加了工作之后,是在已经有了读书会之后,是因为工作上的需要,所以才选择去与读书会的同学们联系。

注意——是联系志愿者和帮助举办志愿活动,而并没有参与读书会。

这样一个弱小女生,也因此受牢狱之灾。

国家在倡导公益,而番禺警方此行此举不知要让多少公益人寒心。


抓捕行动开始



重点还在后面。

我们暂且还不了解,保安是如何知道读书会的事情,但是从他们带人走的程序可以看出很多。

“保安拍了我的身份证之后让我走了,而云帆和叶建科因为没有带证件而被留下。”

如果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有没有身份证能够成为带人的判断标准吗?

这不是可笑吗?

这无非说明,这种检查跟正常的对校外人员的检查一样,根本就上升不到那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张的自白书说了,最初警方把人带走的时候,看他从事教育行业,便给他安了一个“非法经营罪”。后来不知为何,变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真是执法史上一大滑稽之事。

而事实上,大多数的冤假错案,都是从一点小事情开始的,比如十五年前在收容站被打死的孙志刚,起初是因为还没有办理暂住证而被带走的。

巧的是,这群青年竟然正在讨论社会问题。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当警方抓住了讨论社会问题的青年,是否可以借此做文章得到更多的功劳呢?这并非妄加揣测,后面的例证一点一点证实着这一观点。


张在自白书里说:

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我还被要求承认自己有“极端思想”,保证以后再也不参加读书会,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哦,为什么其他人会相继被逮捕,不就是警方得到了“证据”,有了从“嫌疑犯”口中套出的证据!


抓捕之后如何审讯 为何沉默



在他们三人给公众的公开信当中,共同提到的一点就是——审讯时先有观点后找证据的处理方式。

除了张所言,孙的公开信中更加细致地表明了她遭到怎样的对待:

如果不是1月4日保释出来,我想我可能会疼死在里面。我要求对我单独看管或者去看病时,遭到拒绝和嘲讽;强烈要求之下,里面医生给我的药品居然是一个空瓶!
……
是不是因为在警察面前强调了自己的权利,就应该被认为“不配合”而得到看守所里显而易见的欺凌?
……
是不是必须写上符合警察之意的口供,才能够取保候审?



原来执法办案的过程,竟然是如此!

也正因为这样的办案过程,我们就很容易理解警方的其他行为。

为什么钱理群老师等人关于张的联名信发布之后,番禺警方很快就允许张等人保释出来?

为什么当他们三人发声并且公众关于警方的批评指责越来越多时,番禺警方至始至终保持沉默?

为什么一个所谓的背后涉嫌很多势力的重大案子,番禺警方竟然能够把“主谋”放出来?要知道,在执法中,主谋能够被保释,说明案子并不重。


因为他们的执法,就是一场令人大开眼界的闹剧。

他们的办案或许正如郑所言:

因为有读书会,就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因为读书会有分工,就是“密谋组织”;因为我第一个发征友帖,我就是“主谋”;因为张云帆君北大毕业,自然也是“主要负责”,因为孙婷婷是女孩子,看起来好欺负,就“干脆”关进去!

这种做法,简直就是给人民警察抹黑!


结语



孙志刚案、陈平福案、雷洋案……多少冤假错案寒了国人的心。

而今,还要这么做吗?


事情起因经过结果的链接如下:

(转注:此处链接同《从孙志刚到孙婷婷,广州警方与我们一直同在》帖子的末尾,分别是本专辑帖链接,郑永明、孙婷婷、张云帆的自述文章图片版,钱理群等人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公开信图片版)

图片附件: (2018-1-18 22:55, 817.7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0&k=51963fd8a009ad19f6635684757e13d0&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8 23:59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0Hg0S_BOc9PyWUuCCS-KQ

被删帖封号之后,我所理解的骨气

原创 2018-01-18 北门君 北门静悄悄


I am angry.


昨天见到基友张,丫的第一句话就是:听说你最近很有骨气啊。
我擦。这什么话。
我不是一直都很有骨气吗?
好吧,在中学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言听顺从的乖乖学霸啊。
那时候的同学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生活只有吃床住行看书睡觉写作业,要不然就是听老师的话,帮同学进行课外辅导。
初三的时候,那个从幼儿园开始跟我天天泡在一块的基友,终于要跟我分离了。
因为只有我的成绩够得着重点分数线。
因为老师让他们少跟我玩。
老师跟我说,乖乖听话就对了,不然怎么上的重点高中?

上了高中之后,我喜欢上一个女孩。
我跟她走得不算远。
下课后给她送点小蛋糕,放学后陪她去食堂。
但是我告诉她,为了不影响成绩,我们要等到高考之后才在一起。
结果有一次月考之后,我看到她被教导主任训哭了。
教导主任跟我说,他是为了我们好。
随后,她就被调到另一个班级,从重点班到普通班。
她的闺蜜跟我说,她每天都过的很难受,老师总是不自觉地针对她。
对于那样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她最不想要听的,就是服从之后的“我是为了你好”。

我去找教导主任,跟他说,从来是我喜欢她,跟她有什么关系?
教导主任没想过我这么硬,安慰说:学校是为了你好,你不懂吗?
我说:从今天开始,我不需要你们的好意。
然后我去找她,跟她说:让我们无法无天吧。
有一次我从早到晚写卷子,写了两套全国卷,只吃了一顿饭,把题目分析完完整整地写下来,就为了在老师上不好课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心得教给她。
她的成绩也逐渐上涨,除非遇到老师使她心情波动。
我成了学习机器,周围朋友都难以置信我的毅力。
是的,我就是要成为非人的机器。
我不能只顾着我自己一个人乖乖听话。
一个人听话是可以过得很舒服,但是没有骨气。
没有骨气就会让自己的朋友、恋人都遭殃。

随后我创造了学校连续年段第一的记录,从高一期末考试到高考,唯一一次失手是因为生病了我没考。
当然这在大神云集的燕园里不算什么,但是至少我能让我在乎的人过得舒服。
这就是我最开始理解的骨气。
有人说,我这么倔强,就是为了让自己变成一块盾牌,挡住射向其他人的暗箭



上周跟一个老师聊天,跟老师吐槽自己最近的文章被删好多。
老师笑了笑,表示理解,但是希望我坚持。
她从经济专业转向人文专业,根本没人支持她。
她的导师一点也不看好她。
但是她还是很坚持,她说只学经济我很难做我想做的。
她说从小到大,看过人间太多不平事,整个村庄被城管镇压的都有。
她记得她妹妹读本科的时候,写了一篇论文,经过和老师反复修订商讨,然后被老师拿过去当作自己的论文发表了,理由是因为老师现在比较急着发一篇论文,这篇不错。以后老师会提供更多的好机会。
为了妹妹的未来,她劝妹妹忍一忍。
后来她的老师变本加厉,甚至有时候喜欢对她妹妹动手动脚。
她一忍再忍,以为一时的忍让过后就会好很多。
直到她妹妹的老师公开提出要保养她妹妹。
她忍不了了。
她后来跟我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跟我说,有时候第一步退让,就会越退越远。
有些人以为坏事不会最终降到自己的头上,与其说是冷漠利己,不如说是幼稚无知。
现在的她读人文专业,就是为了通过自己的调查,把这些黑幕都曝光出来。
经历那么多不平事的她,除了一次次变得更加硬气,保持自己的骨气之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所以试想一下龙江豪事件。
如果当事人不敢发声,如果学校所有的人都乖乖听话。
那么当事人是否有可能因为法律官司,放弃出国的机会。
很多时候,骨气就是希望。
很多时候,骨气就是正义。




我认识一个办自媒体的师兄,本科时绩点很高,能力很强,他的家人、导师对他的规划就是,走上学术的道路,为学科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他不要。选了自媒体工作,接下来就是每天承受其他人的冷嘲热讽。
他的同事和上司,劝他不要报道那么敏感的内容,对他今后的发展不那么好。
他说,这种事情,做新闻的不报道,还等着谁来报道?
现在的他,已经办过二十多个公众号和宣传平台,呆过五家新媒体公司。
他慢慢成为一面旗帜,在他那个小片区,有不平事都会找到他。
多早的时候,中国人就有这样的话: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当然现在打的仗,是没有硝烟的仗。404一点都不疼,而且一天之内肯定会被忘掉。
但我想说的是:我们要说话,要坚持说话,就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还是有点骨气的,不是全然只会娱乐和搞笑的。

当有人说,你为什么不乖乖听话,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就可以了吗?
去你的吧。
当有人说,你为什么吃饱了撑着多管闲事,什么事你都要掺和?
去你的吧。
当有人说,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尖锐,很容易得罪人的你懂不懂?
去你的吧。
人不可有傲气,不可无傲骨。有了骨气,才有精神上的人的独立,才会选择在一个时代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为那些敢于发声的青年们摇旗呐喊。
我为行动起来的大学生们疯狂打call。
我为张师兄等人尽自己努力发声和支持。
那些冷漠的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醒醒吧。
至于那些试图让我们都闭嘴的人。
你妄想。

被删帖、被封号,
那就让青年们前仆后继吧。


——作于被封了两个号之后
(PKU的北门静悄悄 与 P大的北门静悄悄)



图片附件: (2018-1-18 23:59, 197.5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1&k=9d3648b53339d9ff06e1186cebb4ac4f&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12:36

香港明报:办读书会被捕 曾谈六四 毛左青年获释认妥协(附秋火转按-批评)


转按:这份自由派报纸的报道标题是“毛左青年获释认妥协”比两天前另一个自由派媒体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传北大毕业生张云帆重获自由”更进一步,想告诉人们张云帆等人不仅已经解除了危险,而且还妥协了,所以这事情已经彻底结束了。因此我把这些报道看做是部分主流自由派蠢蠢欲动试图与张云帆等八左青事件做政治上的切割。但这将是不负责任的切割,因为关注这个案件的众多进步青年仍然在以言论自由为主题进行着辩护和批判,更因为张云帆们并没有真正妥协,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取保候审之后站出来的勇敢声明已经在事实上推翻了此前有关当局施加巨大压力下的妥协。其实反观过去几年,自由派大V被抓之后妥协何其多?更是上央视认罪妥协,引来争议连连,比如一些自由派劳工人士在央视镜头前妥协就是我很反对的,可那时自由派怎么又都同情报道呢?说到底,主流自由派对待政治自由即使不是主流毛派那样赤裸裸的双重标准,也是带有政治偏袒的。
所以我认为: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只有是那些不带偏见敢于为为任何一个受迫害进步人士辩护到底的人——做这样辩护的往往是各个政治派别的青年人,而不是那些早已油腻俗套了的老油条。
(2018年1月19日12:33,支持真正彻底的政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秋火)


香港明报:办读书会被捕 曾谈六四 毛左青年获释认妥协

2018-1-18 星期四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19 12:40 编辑 ]

图片附件: (2018-1-19 12:36, 246.7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2&k=c7caaa1c3ca937e8a05692f03e42c9ad&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9 12:36, 28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3&k=98a0c1ff8b92360434539ef883626b7d&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9 12:36, 287.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4&k=6ca5f22bfb3c53649eab98a5a8ed4311&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12:54

秋火批评香港明报和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只有是不带偏见为受迫害进步人士辩护到底的人

这份自由派报纸(指香港《明报》)的报道标题是“毛左青年获释认妥协”比两天前另一个自由派媒体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传北大毕业生张云帆重获自由”更进一步,想告诉人们张云帆等人不仅已经解除了危险,而且还妥协了,所以这事情已经彻底结束了。因此我把这些报道看做是部分主流自由派蠢蠢欲动试图与张云帆等八左青事件做政治上的切割。但这将是不负责任的切割,因为关注这个案件的众多进步青年仍然在以言论自由为主题进行着辩护和批判,更因为张云帆们并没有真正妥协,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取保候审之后站出来的勇敢声明已经在事实上推翻了此前有关当局施加巨大压力下的妥协。其实反观过去几年,自由派大V被抓之后妥协何其多?更是上央视认罪妥协,引来争议连连,比如一些自由派劳工人士在央视镜头前妥协就是我很反对的,可那时自由派怎么又都同情报道呢?说到底,主流自由派对待政治自由即使不是主流毛派那样赤裸裸的双重标准,也是带有政治偏袒的。
所以我认为: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只有是那些不带偏见敢于为为任何一个受迫害进步人士辩护到底的人——做这样辩护的往往是各个政治派别的青年人,而不是那些早已油腻俗套了的老油条。

——写于2018年1月19日12:40,支持真正彻底的政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秋火(上述发言亦是#64的转按)

附1 - 秋火对2018-1-16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传北大毕业生张云帆重获自由》的批评:

RFA的这一报道不严谨,张云帆并非“重获自由”也并没有自称“重获自由”,他说的是自己在2017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仍是“待罪之身”。在法律意义上,仍然有待司法上的处理,甚至仍然可能被传唤到法庭受审(12.3打压劳工NGO案中的工人维权代表朱小梅就是在取保候审之后又传到法庭接受判决的)。
自由派媒体似乎想要说明左派在当今中国得到了更多自由,但事实上现在当局对左右两方面都空前加大了打击力度。一切支持自由民主的人应该抛开幻想,各自发声发力,一起声援被打压的青年。
(2018-1-18 3:17 秋火)


附2:
#54 革马派分子秋火向社民派人士S澄清与毛派不同 但仍强调声援运动意义超过当事人立场局限性 现在很需要联合努力 2018-1-17

节选秋火所说的话:

毛派确实有对待政治自由双重标准的问题,包括这次声援张yf的很多毛派。但现在控诉专制政权抓人、声援被捕左翼青年的不只是这些毛派,还有托派、自由派、女权主义者等等,目测这件事还将持续并扩大范围。我的一个基本观察是:在张yf自白书出来之后,这件事就已经是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的一个反抗新标杆和新激励,已经超出了当事人本身的有局限的政治观点的意义。如果你还不这么认为,那只是因为你暂时太消极了、格局暂时还太小了。

你要看到无论哪个求进步的派别,新一代的青年总会有新的反抗和新思想,不要只是抱着老眼光看待当前的斗争。就比如当下众多各路泛左翼和自由派、女权行动者等声援被打压的八位左翼青年事件,不可否认张yf是毛派、这些左青都受毛派影响较大、声援者暂时较多也是毛派;但首先这个事情的反抗意义已经超过了当事人立场局限性,正在鼓舞和召唤所有不甘于专制压迫的积极分子;再则毛派也分新老一代,我自己接触时就会感受年轻的、做群众工作的毛派更容易相互理解,他们也会在实际生活和交往中重新估计不同派别路线这些概念,并有可能在现实意义上产生更确定支持自由民主的思想,从而也给他们反思毛派传统经验、能够超出自己观点局限性更进一步的自我教育机会。现实斗争就是最好的自我教育过程。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13:39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SAl9w91mPeTuRBZnBzl8ZA

青年诗集:红旗落地虽难补,镰刀斧头未曾黯!

原创 2018-01-19 小强 激流中囯

(原此处为音频“战斗的青年”,1'57'')

冬雷

铁蒺藜

正是寒冬未尽时,云帆未卜路无期。
怅望人间一洒泪,悲怀壮士万心思。
国事已难谈社马,城中不信是红旗。
风雷诸子挟生气,四海翻腾怒意疾。


新时不耐冬风寒,闻道九州书遍传。
犬掠东南天作孽,鼠行中土民愤然。
马列有毒真不假,云亭无罪又何堪。
红旗落地虽难补,镰刀斧头未曾黯!






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真,自然是不容易的。譬如态度,就不容易真,讲演时候就不是我的真态度,因为我对朋友,孩子说话时候的态度是不这样的。——但总可以说些较真的话,发些较真的声音。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

——鲁迅《无声的中国》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

我又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鲁迅《热风·随感录四十一》



图片附件: 诗1.png (2018-1-19 13:39, 542.4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5&k=dabef34e59b3658bd623f33be136c80f&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诗2.png (2018-1-19 13:39, 553.7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6&k=79ab068a3bc2457bb7b307d2846f50c5&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15:15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igCrh-BunsR2Cn8meR4WaA

张 孙 事件

2018-01-19 F 新奇人文

想发一段文章。

可是,发不出来。甚至根本不知道违规的内容是哪些。

于是就很无奈,想要弄成图片形式的。

好巧不巧的是,最常用的长微博形式,技术升级。



我不会认为是真的要升级。之前的三色幼儿园事件,硬盘坏了。以及很多事件中的摄像头坏了。总是坏在恰当之处。而技术升级也要挑个好时间啊。

为何不让用长微博了?就因为之前的那两篇文章被制作成长微博的形式,被大量转发。然后,这个技术就升级了。没错,等到这件事的风波过去之后,它肯定能完成升级的。

然后,我就用PS做了长图片。

原文如下:

(原此处为图片版)


孙 张事件|自白,而不自由

看了那两篇文章后,我觉得有点可怕,却又有点似曾相似的感觉。

言论自由这件事,在一个特殊的社会处境底下,是一个悖论。你说它不自由吧,可是嘴长你身上,你想说你就能说;手长你身上,你想写你就能写。可是你说它自由吧,说出去的话发出去的文,就会被删除于浩瀚的互联网世界中,甚至把你赶出这个社会。

说到底,这件事的根本在于:发一些要付出代价的言论,那还算得上是自由吗?

即便是自由,或许也是不敢要的自由。



TA们(孙和张)不是要“能说任何话”的自由,TA们是要“说了话能安全”的自由。

但显然,大部分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不要这种有代价的自由。

从刘鑫江歌案开始,有多少的大V参与了这场谋杀案中,且义正言辞地认为自己是为正义发声。过了江歌案,是红黄蓝事件,又是一堆数不清的公众号,发相关文章。再到前不久的PG与贾乃亮,更是拼了命地蹭热点。

可是,当张和孙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关注的那些公众号,没有一个发出相关文章,一个都没有。我觉得这些事情,连一般的网友都能知道,那些消息灵通的自媒体人怎么能不知道?而他们没有像之前那样去蹭这个热点。或许,在这些媒体人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个热点,而是坑点、死点,甚至是终点。碰不得啊!!

在这样的社会处境底下,发声就需要莫大的勇气。

在那份自白书里,张说自己是忠于劳动人民的,信仰马克思主义的。这若放在建国的时候,则是非常受用的。但是放在现今,劳动人民,在前不久就有新的标签,低.端.人.口。可是,旧时受剥削的无产阶级,到了现在,其中很多人已经成为剥削他人的资产阶级。时代的变迁带来角色转换。到现在,若是继续关怀那些受剥削的弱势群体,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可从这份自白里看来,张.确实像个忠于弱势群体的人。而不像那些公众号,发几篇弱势群体的文章,博眼球,博同情,做作而不做事。

那些关于弱势群体的文章,很能博得人们的同情与可怜。心里一感动,纷纷转发,阅读量分分钟破10万+。可是,几乎没有几篇,是用一种专业的角度,来论述这些弱势群体为何存在的原因。即使有原因,那原因也一定是各种天灾啊人祸啊,而不是社会制度或是其他。

但是,那些真正谈论社会,谈论制度,谈论弱势群体的人,却被扔进了狮子坑里。

所以,怎么办呢?那就做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就开始权衡自己的利弊,然后小心地说出那些自认为是很安全的话。任何的理想青年,都可能变得没有理想,也没有思想。

做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很简单的,也能活得很光鲜。但是不允许有理想,也不允许有思想,然后苟且偷生,平庸一生。


可人生就这么一生,还要苟且偷生???



感谢关注。
这是一个为了正义,为了良知,而发生的公众号。



图片附件: (2018-1-19 15:15, 172.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7&k=036198a184d354bb5bd397bb1f2d93cb&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9 15:15, 130.3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8&k=cd730a93ed6bf3c3f6076922eae8f4fe&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16:33

来源:http://chuangcn.org/2018/01/november-15th/

Locked Up for Reading: Voices from the November 15th Incident
by chuang | Jan 18, 2018 | Blog | 0 comments



Translations of letters by two of the four young activists arrested at Guangdo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two months ago, and our brief commentary. The translation of a third detainee’s letter is forthcoming.

On November 15, 2017, police stormed into a student reading group at the Guangdo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GDUT) and seized six participants, including four current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and two recent graduates from other schools. The former were released the next day, but the latter were placed under detention as suspects for the crime of “gathering crowds to disrupt social order”—a charge we have seen increasingly leveled against multiple feminists, labor activists, striking workers and bloggers over the past five years. Authorities alleged that the reading group was an “anti-party, anti-society organization” that was discussing “sensitive topics.”
Despite Beijing’s massively staffed policing of the internet and cellular networks, a petition managed to circulate calling for the release of 24-year-old Zhang Yunfan—one of the initial two among what would turn out to be at least four young people detained for weeks as suspects in this case. Apparently the petition mentioned only Zhang, a “Left Maoist,”[0] because the authors were unaware of the others when it was penned. Although it was repeatedly blocked only moments after being reposted, over 400 people soon signed the petition, including many prominent intellectuals who risk repercussions because they are based in China.
On January 15, after 30 days in the Panyu Detention Center, two weeks under house arrest and two weeks of recovery, Zhang published the open letter that we have translated below. The letter mentioned three associates who had also been detained and released on bail awaiting trial, and four others who were still in hiding after having been put on the police wanted list.
The next day Sun Tingting, one of the other three detainees, released her own open letter, also translated below. It provides a more detailed account of the arrests, their context and her nightmarish experience in detention from December 8 to January 14.
Like the petition, both of these letters were of course quickly censored, but new WeChat feeds keep popping up and reposting them, to the point that “Sun Tingting” even briefly trended on Sina Weibo until the term was blocked.
Then on the third day, a third letter appeared by yet another detainee: Zhai Yongming(转注:应为zheng yongming吧). In the interest of making these translations available as quickly as possible, we are publishing the first two now and will add the third when it is finished in a day or two. Stay tuned!

Scroll down for original Chinese versions of the letters.

“My Confession to the People”
By Zhang Yunfan

Translated by Steamgoth Engine


Special thanks to Qian Liqun, Zhang Qianfan, Li Ling, Chen Bo, Cai Xiaoming, Song Lei and other mentors from Peking University, and to Huang Jisu, Kuang Xin’nian, Zhu Dongli, Qin Hui, Yu Jianlin, Xu Youyu, Song Yangbiao, Chen Hongtao, Fan Jinggang and over 400 other mentors and friends from all walks of life, who signed the petition for my release]. Thanks for courageously speaking out for justice so that I can again see the light of day! I wish I could express my gratitude to every one of you in person.
I was released on bail awaiting trial December 29th, 2017. However, after 30 days of criminal detention and another 14 under house arrest, I find that the challenge has just begun.
I cannot tear off this page of my life. My only option is to confront the challenge.
Some people say I am a PKU alumnus, a scholar, an elite who is less egotistical than most.
But the identity I hold dearest is that of a Marxist and a “Left Maoist”—labels to which different people attach different meanings.
I can see that in this world, exploitation and oppression have never disappeared.
Many of my family members have been workers in state-owned enterprises. Thus, even when I was a child, I was aware of how the lifelong hard labor and contributions of old workers were expropriated, when the state-owned enterprises underwent reform and privatization. They were discarded and rendered precarious, abandoned to the will of society. Even larger in number, the vulnerable groups, those in coal mines owned by abusive bosses, on scaffolds and in sweatshops—their life trajectory was to first exhaust their youth, then exhaust their whole lives, and finally to exhaust the lives of their sons and daughters.

I swallowed this industrial sewage, these unemployment documents
Youth stooped at machines die before their time
I swallowed the hustle and the destitution
Swallowed pedestrian bridges, life covered in rust
I can’t swallow any more
All that I’ve swallowed is now gushing out of my throat
Unfurling on the land of my ancestors
Into a disgraceful poem.[1]

Behind the glory of prosperity, a long shadow, an inch of halo, an inch of blood red. The poet has fallen from the highrise, but his faith rises slowly from the horizon.
This is why I am determined to be loyal to the working class and why I have faith in Marxism.
Some of the rumors online are true. It is true that when I was studying in Peking University, I was a member of the PKU Marxist Student Group. My comrades at the university and I not only studied theory in our reading group, but also placed ourselves among the downtrodden masses. I gradually found that — after spending countless hours with them singing, dancing, discussing news, screening films and giving English lessons, everywhere I went, I was greeted by workers on campus. In the cafeteria they always gave me a little extra food.
After graduation I came to Guangzhou. My life did not change, except that now I had to work for a living. To put it a bit self-righteously, perhaps, I continued to practice my idealism one step at a time at GDUT. Actually, though, all I did was to attend reading groups and do volunteer work.
During the reading session when we were arrested, we were discussing historical change and social problems from the last few decades, including major historical events, workers’ rights and so on. We discussed how young people should solve these problems. I admit that we also talked about the movement 29 years ago that university students were involved in.[2]
Some readers must be curious whether my views are indeed “extreme.” Of course, they are not like what you read about in the newspapers or textbooks or watch on TV. By their standards acknowledging the existence of various problems in society alone is already “extremist” enough, and it is undoubtedly even more so to discuss “how to solve” the problems. But every country in the world has its own social problems. Is it truly a crime for one to voice one’s opinions on how to solve them? This is our right! The Constitution states, ambitiously: “Citizen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ve freedom of speech, publication, assembly, association, procession and demonstration.” If an expression can be judged as “extremist,” then “freedom” means nothing!
However, I would feel that I was at least being treated with due respect and seriousness if the excuse for my arrest were actually “discussing social issues.” When I was locked up on November 15, the police noted that I worked in education and accused me of “illegal business activities.” Perhaps because of the obvious stupidity of this charge, when I was officially detained, my alleged transgression changed to the crime of “gathering crowds to disrupt social order.” Was I, a 24-year-old young person, powerful enough to disrupt the “work, production, business, teaching, research and medical services” of a university campus covering hundreds of acres? Isn’t it obvious that this is just a trumped-up charge meant to silence me?
I was asked to confess that there was a conspiracy. Was there really a conspiracy? What kind of plotting does a reading group need? Are people involved in plotting when they dance in plazas? Does the simple division of labor necessary for a reading group count as “plotting”?
I was also asked to admit that I had “extremist ideas,” to pledge not to attend reading groups in the future, and to give them names of more people with the same ideas. The cold floor of the detention center, interrogation for eight hours on end, the absolute loneliness under house arrest, the overwhelming spiritual torture—all these are hard to put into words. When I was told that more people would be arrested and my parents would be dragged into this because of my decisions, I have to say, I could not bear the tremendous mental stress. All I wanted to do was to bring it to an end as soon as possible and let my family and friends return to their normal lives, even if that meant I would go to prison. So I compromised. To my surprise, I was finally released on bail. The days under house arrest – the days of absolute loneliness – made me wordless and flat. After a dozen days of recovery, I finally resumed my former self. What I did not expect was that my comprise would turn out to be utterly useless!
Several young people involved in the reading group — Sun Tingting, Zheng Yongming, Ye Jianke — were released on bail along with me. But the young leftists Xu Zhongliang, Huang Ping, Han Peng and my girlfriend Gu Jiayue are still wanted as criminal suspects. Our charges have not been dropped, and they have been forced to become fugitives!
I cannot imagine how the four of them are now. When I close my eyes, it is as if we were back in the guotongqu [parts of China ruled by the Kuomintang during the Civil War]: the roaring police cars, the shrill wail of sirens, the agents with arrest warrants hunting down progressive young men and women who had nowhere to hide.
And I am supposed to remain silent. According to the police, I should be “cautious,” return to a “normal” life, sit peacefully at a desk, henceforth living as a “refined egoist.” But they also want me to bear the burden of an imaginary crime for life, and to stay away from reading groups and the laboring masses I so love.
What’s more, I am also supposed to watch other young leftists be hunted down and arrested!
They are not from prestigious schools. They will not be as fortunate as myself, released because of public opinion. They cannot even get out of Guangzhou. And they do not have a Yan’an to turn to.[3] The only thing awaiting them is an indefinite period in prison!
I am out of jail, but my conscience is in handcuffs. I was not tried in court, but I will always face a moral judgment.
Maybe we have always been insignificant. But from now on any young idealist can be arrested, any reading group can be condemned, any nonprofit activity can be controlled, ideas and idealism are taboo, free speech is not worth a penny, and Marx and Mao are mere jokes!
How heartless must one be to simply bow one’s head at this moment?
I have heard many speak of “the golden mean,” saying “take a step back to gain a broader perspective.”
Of course I can understand that they care about me and offer advice in good faith. But how can I leave my comrades and become a “refined egoist”? Moreover, “freedom of speech” is protected by the Constitution, so there is no need for moderation. Mao Zedong Thought takes a clear position, not “the golden mean.” If I “take a step back,” maybe my own situation would improve, but my comrades would fall into an abyss! And if they fall, the dignity of all young idealists would fall with them. It is better to revolt than to live in shame! I can only tell the truth — I will compromise no more. I would rather be in prison than resign myself to this miserable condition.
Good people, I urge you to see: the person you have defended is here. He will not let you down. He will hold his head high and face the coming storm. He is prepared!

Zhang Yunfan
January 15, 2018


——————————————————————————————————————

“I Am Sun Tingting, I Want to Speak Out”
By Sun Tingting

Translated by Wen


I am the Sun Tingting mentioned in “Zhang Yunfan: My Confession to the People,” and one of the detainees along with Zhang in the GDUT reading group incident. I was detained by police on December 8th 2017 and released on bail January 4th 2018. I originally did not have the courage to speak out, but I saw Lu Qianqian and others reporting on sexual harassment, and saw the courageous Zhang Yunfan fighting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As someone whose rights and dignity have also been violated, I cannot stand idly by, and I will not remain silent.
I am Sun Tingting and I want to speak out!
For the first 11 months of 2017, my life and work were as usual, organizing charity events for migrant workers by day, and joining campus workers to dance in public squares by night. I never thought that on the night of December 8th a group of police would raid my apartment, turning the last month of 2017 into a nightmare.
I graduated from Nan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in 2016. At university, I came across progressive youth and participated in activities related to social service and the public interest. Their passion, spirit, sincerity and practicality deeply affected me. In serving the underprivileged, I came to realize that public interest work is the best way to help underprivileged workers and peasants at the bottom of society to live with dignity. Since then, I developed a strong inclination toward a career in public interest work. I first worked at a social work organization in Guangzhou’s Tianhe District, and later I worked at another social work organization at Guangzhou’s university district in Panyu. Before I started working there, the organization was already collaborating with a reading group at GDUT. One of my job responsibilities was to recruit volunteers for public interest events, so I naturally kept in contact and worked with student volunteers from this reading group, and I assisted campus workers in organizing cultural events such as dances on public squares.
Never in a million years would I have expected to face imprisonment as a result.
On the night of November 15th 2017, students had gathered in a classroom for the reading group as usual. Suddenly, security guards stormed into the classroom, supposedly because someone had reported to the university’s Security and Safety Department that the group was discussing sensitive topics. Police then seized four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and two recent graduates [from PKU] who were involved in the reading group, taking them all to the police station. The next day, the four students were released, but the two other people (Zhang Yunfan and Ye Jianke) were placed under criminal detention in the Panyu Detention Centre. I soon learned from the director of my social work organization that the group had been labelled an “anti-party and anti-society” organization. For some time thereafter, students involved in the reading group were regularly visited and warned by university [authorities] and the police, and one of the students lost their scholarship. The reading group soon dissolved. I felt this was very unfortunate because they were some of the most compassionate and capable volunteers I had met, unlike many other college student volunteers who do it to accumulate volunteer time rather try to take up some grassroots perspective.
But I never thought this would affect me because I was merely working with them to organize events for workers. I kept working as usual, but without the help of volunteers, it was difficult to sustain the public square dance activities.
It was at that moment that a terrible disaster befell me.
At around 10pm on December 8th 2017, my landlord knocked on my door, and when I opened it, a plainclothes police officer and four police in uniform forced themselves into my apartment and asked me for my ID, and for me to cooperate with them. As a young woman living by myself, I was dumbfounded, and did not know what to do with myself. A brief moment of panic was followed by overwhelming rage. I repeatedly asked them to show me their police ID and search warrant, but they refused. They began to search my room, rifling through all my things, paging through books, notebooks and diaries, heaping them into a pile and making me stand to one side as they took pictures.
Then I was taken to Xiaoguowei police station with my mobile phone and computer. They started to ask me about members of the reading group, and I said I didn’t know. The head of the police station threatened me: “you don’t want to talk? You can go die (and said this repeatedly)! Then we’ll give her a random charge, lock her up first and figure it out later!”
When they said that, I thought I was hearing things. What is “assigning a random charge”? So police can just “assign a random charge” to an innocent citizen without evidence? Can the law be used so casually in their hands? Can the personal freedom of individuals be impinged upon so freely in their eyes? Not only did I not know the situation of the members of the reading group, I at least had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when being questioned. Can I be assigned a random charge to pressure me because I don’t know or remain silent?
At 5pm the next day, the police took me back to my apartment and asked me to sign a search warrant, and they started to take books and notebooks including my private diaries and Kindle reader. I was very angry and I did not understand. Is a search warrant a warrant to raid my home? Can they take away any personal belongings including the most private personal diary to be examined by police with a search warrant? Do police not consider the privacy of citizens and the inconvenience to people when their personal belongings are taken away? To be clear, at this time I was not even a suspect to a crime, let alone a criminal, but merely being summoned for questioning.
Back at the police station, the police pulled out another search warrant dated 12pm December 9th 2017, and made me sign it. This was clearly a trick! If the search was at 5pm, how does it become 12pm? And why was there a second search warrant? Did they go search again at 12pm? When I questioned the police, they did not reply and I refused to sign. Then they produced a summons which was dated for the previous day, December 8th, and asked me to sign. I questioned them why they did not show it to me last night, and they said under special circumstances people can be taken away first and showed the summons later. I was absolutely speechless! What special circumstance did I have? Me, a wisp of a 1.6 meter tall recent college graduate – did they think I was going to make an escape or something? I also refused to sign that document.
Even more absurdity followed.
In the evening, the police told me they were applying for both my administrative and criminal detention, and waiting for their superiors to decide on which form of detention. Because of an issue with the system, they could only apply for one form of detention, and decided “on the spot” to apply for criminal detention. During the entire process, they did not present any evidence to prove that I had violated any law, and they still so casually decided a criminal detention. At that moment, I again felt the casual attitude with which the Panyu police treat the law and the freedom and rights of citizens.
And that’s how I was put thrown into the detention centre “on the spot”, but this was only the beginning of my real nightmare.
The room I was locked up in had 25 detainees, including drug traffickers, thieves and other criminals of all kinds. As a young woman working on public interest in service to migrant workers, to be locked up with these people made me feel endless irony and sadness. The room only had 15 concrete beds, so I had to sleep on cold floor. I could not sleep the whole night on the first night under the bright light. My body could not handle coldness, and I felt intense pain on my insides. I kept waking up in the middle of each night. In our cell block there was a fixed bathroom schedule, and I was always placed last, and each time it was my turn the time was already up.
If there was urgent need to use the bathroom outside bathroom time, I would be punished by being forced to stand and not allowed to sleep. As a result, I alternated between half-hour sleeps and half-hour standing up, and ended up with less than 4 hours of sleep each night. Because of lack of sleep and limited bathroom use, my body weakened and I felt ill inside. I urinated blood on two occasions and experienced two serious instances of constipation which caused so much pain that I could not sit, stand or walk. If not for my release on bail on January 4th, I feel I could have died from the pain in my cell. My request for an individual room or medical attention were refused and ridiculed. When I absolutely insisted, the doctor in the detention centre just gave me some bottle with no medicine in it!
Beside this, there was no privacy to speak of. There were surveillance cameras everywhere, even when you are changing your clothes or using the bathroom. Why should I suffer such indignity!
I was detained for 26 days, and released on bail on January 4th, 2018. However, the charges still remain.
Throughout the entire process I felt bewildered, and even now I did not know what I did or what law I violated. The police demanded that I write a confession, and that I write it according to their instructions. But I refused to distort facts. The police threatened that if I do not write in accordance with their wishes, I will be put under house arrest for 6 months. But how can I confess to a crime I did not commit?
I have far too many questions, and so I want to write down my experience, and hope others can answer my questions.
I am not a criminal, and there is no evidence I am a major suspect to a crime. Why should I be criminally detained?
Can the police detain absolutely anyone, and then search for evidence to prove the guilt of that person, and when no evidence is found, simply release the person, but the police will not face any discipline?
Can police arbitrarily search the residence of any citizen, and take away their personal belongings for an indefinite amount of time?
If during the course of questioning someone doesn’t answer to the police satisfaction, can they just “make up a charge and figure it out later?”
Can the police arbitrarily decide on either administrative or criminal detention “on the spot”?
Should I be bullied in detention, and seen as “uncooperative”, just because I insist on my rights in the face of the police?
Should I not be treated when I fall sick in detention?
Does 4 hour of sleep meet the legal requirement of “ensuring that suspects have sufficient time for sleep”?
Can I only be released on bail after agreeing to a confession in accordance with police instructions?
When the police detained an innocent person for more than 20 days and confiscated my books, computer, mobile phone, Kindle and other belongings, are these evidence of my crime? When can they be returned to me? I no longer have the money to buy those things.
Finally, I want the police to recognize that I was detained for more than 20 days for no reason, which caused me to lose my job, broke my body, put my family in debt for legal fees to the tune of tens of thousands of yuan in borrowed money, and imprinted criminality upon my life. In the future, it may be very difficult for me to find a job. This incident has laid yet another heavy economic burden on my already poor family!
Why is this happening? These questions puzzled me, and has made very cautious and has made me feel very insecure. I do not know if I, or people around me, will suffer these abuses once more in the future. I hope friends who read the experiences I have described above to explain all this to me, and I also hope that people can help the other friends also suffering from this same ordeal. Whether I will be given a heavy sentence or declared innocent, at lease I will have a clear understanding of it all and some satisfaction!

January 16, 2018


——————————————————————————————————————————————

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感谢北京大学钱理群、孔庆东、张千帆、李零、陈波、柴晓明、宋磊等多位师长和张耀祖、李民骐、汤敏等海内外北大校友;感谢黄纪苏、旷新年、祝东力、秦晖、于建嵘、徐友渔和宋阳标、陈洪涛、范景刚等400余位社会各界的老师、朋友们!
感谢你们的仗义执言,使我得以重见天日。
请原谅我不能一一拜访,向你们表达我的谢意!
我是2017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的。但结束了30天的刑事拘留和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我发现,对自己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我无法把这一页掀过去,只能直面这种考验。
有人说我是北大学生,是学霸,是个不那么利己的精英。
然而,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这个被不同的人赋予了不同含义的标签,才是我最珍视的身份。
我能看到,剥削和压迫从未在世界上消失。
家里有很多国企工人,令我自幼懂得国企改制中老工人的毕生心血如何被蚕食,亲眼见证他们被抛向社会,风雨飘摇;而更广大的弱势群体,无非黑煤窑脚手架血汗工厂,其生命轨迹,无非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我再也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谱成一首/耻辱的诗”
崛起背后,阴影长长,一寸光环,一寸血色。
诗人坠下高楼,信念冉冉升起。
这就是我立志忠于劳动人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原因。
网上某些传言是真实的,北大读书期间,我确实曾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的会员。我和大学里的同路人不仅在读书会上研读那些理论著作,弱势群体所在之处也会有我们的身影。经过数不清的唱歌跳舞讲新闻放电影英语班,渐渐我发现,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校工大哥大姐和我打招呼——在打饭的时候,总会多那么一勺。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除了参加工作,自力更生之外,生活没有什么不同。说得高尚一些,我在广东工业大学中继续一点一点践行着理想,其实无非是继续参加读书会和志愿活动。
在被拘捕的那次读书会上,我们讨论了几十年来的历史进程和社会问题 —— 涉及重大历史事件、劳动者地位权利等等。我们讨论作为青年人应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承认,我们还谈到了29年前有大学生参与其中的那场风波。
一定有人会好奇,我的言论是否真的过激?
当然不如报纸电视教科书那么标准化,如果按照上述标准,承认社会有问题就足够“过激”了,讨论“如何解决”无疑更“过激”。
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社会问题,都会有人对问题的解决之道提出各种各样的看法,这难道也是一种罪过?
这是权利!
宪法赫然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若言论有“过激”,那“自由”毫无意义!
不过,如果拘捕我的原因是“讨论社会问题”,那至少让我感觉尚且受到了严肃对待。11月15日带走我的时候,警方看我从事教育行业便给我安了一个“非法经营罪”。或许因为过于滑稽,正式刑拘时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 我一个24岁的青年竟然威力如此巨大,能够导致一所上千亩的大学“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
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
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我还被要求承认自己有“极端思想”,保证以后再也不参加读书会,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看守所冰冷的地板,八小时连续不断的审讯,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太多太多精神折磨,难以言说。当被告知更多的人会因我被抓捕,父母会被连累的时候,我承认,我没能顶住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想快点了结,哪怕自己进监狱,只要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我妥协了。
没有料到随后会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岁月让我话都说不清楚,思维也十分迟缓。
经过十几天恢复,我终于回过神来 —— 更没有料到:我的妥协竟如此苍白无用!
虽然这次因读书会受到牵连的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几位青年也与我一同取保候审,但左翼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和我的女友顾佳悦却被网上追逃!我们的罪名并没被取消,依然是待罪之身 —— 尤其是徐忠良四人,他们现在就是被网上追逃的“逃犯”!
我不敢想象,他们四人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一闭上眼,就仿佛看到了当年在国统区,那呼啸的警车、刺耳的警笛和手持通缉令的密探追捕那些东躲西藏、找不到一处存身之地的进步青年们!
而我,也可以沉默不语——按警方指示,“谨言慎行”,回归“正常”的生活,放上一张平静的书桌,躲进小楼成一统,从此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却要一辈子背负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一辈子远离读书会和我热爱的劳动人民。
更何况,我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左翼青年被四处追逃拘捕!
并非出身名校的他们不会像我这么幸运,能在大家的呼吁下走出来 —— 他们连广州都出不去,更没有当年的延安可以投奔,只能去经历何其漫长的监禁岁月!
我走出了监狱,可是套上了良心的枷锁;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
甚至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自此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马克思毛泽东都是笑话!
要多么无情无义,才会在此刻低头?!
我听到许多“适可而止”“中庸之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当然能理解这是对我善意的关怀。但我怎能躲开我的同志,去做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更不必说,“言论自由”受宪法保护,无所谓适可而止;毛泽东思想旗帜鲜明,从不是“中庸之道”;我“退一步”让自己“海阔天空”,但我的同志却要跌下万丈深渊!
—— 同时跌下万丈深渊的,还有所有青年理想主义者的全部尊严。
与其忍辱偷生,不如迎头面对!我只能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即便再次经历牢狱之灾,也远胜眼前这苟且的煎熬。
一切善良的人们啊,恳请你看到 —— 你为之奔走的人在这里,他不会辜负你的呐喊。
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
他已做好准备!


张云帆
2018年1月15日


——————————————————————————————————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我是《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中的孙婷婷,与张云帆同为广工大读书会事件中被拘捕的当事人,2017年12月8号被警方控制,2018年1月4号被取保候审。我原本没有太大的勇气站出来发声,但是我看到了愤起举报性侵者的罗茜茜,看到了全国各地前仆后继反性骚扰的女同胞,看到了不畏强权争取言论自由的张云帆。作为同样被侵犯人身权利和人格尊严的当事人,我不可能置身事外,我不愿意继续沉默。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7年的前十一个月,生活与工作都像往常一样,宁静而开怀,白天筹划着一场场为农民工举办的公益活动,晚上去跟广州大学城学校的后勤工友们一起开心地跳着广场舞。只是没有想到,12月8号晚上,一群警察闯进我的住所,让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变成了一场噩梦。
我,孙婷婷,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届毕业生。我在大学期间接触过做公益的进步青年,参加过一些社会实践活动和公益活动。公益青年们那种激情昂扬、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和谦虚真诚、朴素实干的作风深深感染了我,在为底层的人们做公益服务中,我逐渐认识到,目前公益是帮助社会最底层的工农群众有尊严地生活的最好方式。从此我对公益事业产生了强烈的向往,于是我毕业后先是在广州天河区一家社工机构里工作,之后到到广州番禺大学城一家社工机构里工作。在我来这家机构之前,机构已经与广东工业大学的一个读书会保持合作关系。我来到大学城的这份工作的职责之一就是为公益活动招募志愿者,因此自然而然地也就与广工的那个读书会的学生志愿者保持着联络与合作,协助广工的后勤工友们开展文艺晚会和广场舞活动。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却因此身陷囹圄。
2017年11月15号晚上,广工的同学在教室里照常举办读书会,保安突然闯进教室驱散了读书会,据说因涉及敏感话题被举报至保卫处,随后警察将负责读书会的四名本校学生和已经刚毕业的两名青年带到派出所。第二天,广工的四名学生被放了出来,而另外两人(张云帆与叶建科)随后被刑事拘留,关进了番禺看守所。很快我就从我们机构主任那边得知警方已经将这个读书会定为了“反党反社会”的组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该读书会的学生频繁被校方和警方约谈警告,其中一名同学还因此失去了助学金,很快这个读书会就土崩瓦解了,他们再也不和阿姨们一起跳舞了。我当时感到特别可惜,因为他们是我见过的最富有爱心和行动力的志愿者,不像很多学校的那些志愿者那样,做活动只是为了拿志愿时长而无半点底层立场。
但是我没有想过这件事会波及我,因为我不过是跟他们一起合办后勤工友活动,仅此而已。事情发生后,我依然照旧工作着,没有了志愿者的帮忙,后勤工友的广场舞活动维持得很是吃力。
这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毫无征兆地降临在我身上。
2017年12月8号晚10点左右,房东突然敲门说有事找我,我开门后,一个正常穿着的男子(有可能是便衣警察)带着四名穿制服的警察一拥而入,让我出示身份证接受配合。我一个女孩子单独租住的房间突然闯进几个人高马大的警察让我瞬间懵了,茫然不知所措,短暂惊恐之后就是强烈的愤怒,我一再要求他们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他们不为所动,开始对我的房间翻箱倒柜,翻出了所有的书籍与笔记本、日记本等摆成一堆,然后让我站旁边拍了照片。
随后将我以及我的手机、电脑等物品带到小谷围派出所,他们开始询问我关于广工读书会成员的事,我说我不了解。这时候派出所所长过来,态度非常强硬,威胁道:“你不说是吧?你死吧!(多次说这三个字)那先随便安排个罪名,关进去再说!”
听了这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做“随便安排个罪名”?难道警察可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随便给无辜的公民“安排个罪名”吗?法律在他们手里可以如此随便吗?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在他们眼里是可以随便践踏吗?且不说我完全不知道广工读书会人员的情况,就说我当时不过是一个被询问情况的人,有权利保持沉默。难道因为不知道或者保持沉默,就可以“随便”安排一个罪名来逼供吗?
第二天下午5点钟的时候,警察又将我带到我的住所,然后给我一张搜查证让我签字。我签字后他们开始搬走那些书籍和本子,包括我完全私密的日记本,以及带走kindle等物品。我当时非常气愤和不解,搜查证就是抄家证吗?有了搜查证就可以带走任何私人物品包括最私密的个人日记本,然后让警察回去慢慢仔细研究?警察不用考虑公民的隐私,不用考虑将个人物品带走之后给当事人带来的种种不便?要知道,此时此刻我还不是犯罪嫌疑人,更不是罪犯,不过是被传讯而已啊!
回到派出所后,警察又拿来一张搜查证,上面写的日期时间是2017年12月9日12:00,他们让我在上面签字。这完全是赤裸裸地欺骗!明明是下午17点多去搜查的,怎么变成12点了?怎么又多出一张搜查证了?难道在中午12点的时候他们已经又去过一次了?我质问警察时,对方未做任何回答,我便拒绝签字。随后他们又出示一张日期是昨天晚上12月8号的传唤证要我签字,我质疑他们为什么昨天晚上不出示,他们说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先带走再补手续。这简直让人很无语啊!我是有什么特殊情况?我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刚从学校毕业的瘦弱女生是能逃还是要怎样啊?当时也拒绝签字了。
更可笑的还在后头。
晚上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跟我说,要给我同时提交一个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申请,等待上级决定到底执行何种拘留。结果由于什么系统问题,只能提交一个拘留,然后就“干脆”给我办了一个刑事拘留。在这整个过程中,他们始终都没有出示任何证据证明我犯了什么罪,就以如此随便的方式给我执行了刑事拘留。在这一刻,我又一次感觉到了番禺警方对待法律和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是如此的随意。
我就这样被他们“干脆”弄进了看守所,这才是我真正的噩梦的来临。
我所在的牢间里有25个犯人,有贩毒的、偷盗的,什么犯罪的人都有,我一个为外来工人做公益服务的女孩子跟他们关在一起——让我感到无尽的讽刺与悲哀。但是房间里只有15个水泥铺位,结果我只能睡在冰冷的地板上。进看守所的第一天晚上,我在晃眼的白炽灯光照射下,彻夜未眠。我身体向来虚寒很严重,一受凉我的肠胃和肾脏就会十分难受,接下来的每天晚上都不知道要醒几次。我们牢间里的上厕所时间都是固定的,我总是被排在最后,轮到我时上厕所时间已经结束了。
如果紧急地、在非规定时间上厕所就要被罚站岗不准睡觉。因此我在牢间里是一个半小时睡觉一个半小时站岗的交替,我每天晚上睡不足四个小时。由于睡眠严重不足以及经常不能上厕所的原因,我身体变得越来越糟糕,开始出现肾脏严重不适、两次严重尿血与严重的便秘,在后期便秘导致的疼痛已经到了让我无法坐立、无法行走的地步。如果不是1月4号保释出来,我想我可能会疼死在里面。我要求对我单独看管或者去看病时,遭到拒绝和嘲讽;强烈要求之下,里面医生给我的药品居然是一个空瓶!
除此之外,在里面完全没有任何隐私可言,牢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换衣服和上厕所都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真的很难想象自己换衣服都要被监控。我为什么要经受这样的耻辱啊!
我在里面关了26天,于2018年1月4号被保释出来了。尽管如此,我仍然是一个待罪之身。
在整个过程中我始终都感到莫名其妙,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究竟干了什么、犯了什么罪。警察要求我写悔过书,而且一定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写,我拒绝歪曲事实,警察就威胁说,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写,就把我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六个月,可我怎能承认根本莫须有的罪名呢?
我有太多太多的困惑,因此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希望有人来解答我的困惑。
我不是现行犯,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是重大嫌疑分子,为什么能够把我刑事拘留?
警察是不是可以把任何一个人先拘留起来,再来找证据来证明他有罪,找不到证据就把人放了但警察不受任何处分?
警察是不是可以对任何一个公民住所进行任意搜查并带走任何私人物品,不限期归还?
被问讯的人如果回答得不如警察之意,警察是不是就可以“随便安个罪名先关进去再说”?
对于是执行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是不是可以由警察“干脆”来决定?
是不是因为在警察面前强调了自己的权利,就应该被认为“不配合”而得到看守所里显而易见的欺凌?
在看守所里生病了,是不是可以不用医治的?
四个小时,是不是就是法律上规定的“保证犯罪嫌疑人充足的睡眠时间”?
是不是必须写上符合警察之意的口供,才能够取保候审?
警察将一个无辜的人在看守所里关了二十几天,警察扣留我的书籍、电脑、手机、kindle等物品,是罪证还是赃物?什么时候能够还给我呢?我已经没有钱去买那些东西了。
最后,我希望警察知道,他们将我无缘无故关了二十几天,已经让我丢了工作,身体崩溃,家中因为律师费借了几万块,我一辈子打上了罪犯的烙印。今后,我或许很难找到工作。这次无辜受难,使我原本贫困的家庭又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这是为什么?这些困惑一直困扰着我,让我如履薄冰,毫无安全感,我不知道未来我以及我周围的人是否还会再次遭受如此虐待。我希望看到我上述经历的朋友们,如果你们能够解答我的困惑,烦请告诉我,也希望大家能帮帮其他几名因此事受难的朋友们!无论将来是给我判刑还是宣布我无罪,至少能够让我明明白白的,来个痛快!

2018年1月16日


————————————————————————————————————

Translators’ notes
[0]“Left Maoist” (毛左) is a political category that has risen to prominence since about 2012 in order to distinguish from those Maoists (known as “Right Maoists” by some of their leftist critics but simply as “Maoists”[毛派] by themselves) with more nationalist and/or reformist orientations. (These categories will be discussed in the second issue of the our journal, forthcoming later in 2018.)
[1] From the poem “I Swallowed a Moon Made of Iron” by Xu Lizhi.
[2] I.e. the mass movement of 1989 that ended with the June 4th Incident on Tian’anmen Square.
[3] Having likened the fugitives to Communist Party members hiding underground during the Civil War, Zhang now notes the difference that at least the latter had a base in Yan’an to which they could flee, whereas today’s communists have no such sanctuary – in China or elsewhere.


图片附件: (2018-1-19 16:33, 528.8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49&k=b191790932c782dd7cb9ecd9a6fbdd40&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16:43

来源:英中网-英中时报 原链接
(转按:我不太赞同这篇媒体评论的看法,但很赞同部分言论——用粗体标记出了。2018-1-19pm16:43秋火)

技术时代与言论自由
2018年1月19日

2018年1月15日,一位名叫张云帆的年轻人所写的《我给人民的自白书》在网上不胫而走。根据张的自述,他本人是北京大学的本科生,毕业后来到广州,在广东工业大学与郑永明、孙婷婷等人组织了一个左翼读书会,这个读书会主要阅读马克思和毛泽东等人的理论著作,同时讨论重大历史事件、劳动者地位权利等现实问题,也谈到过历史上的敏感事件。2017年11月15日,当地警方突然以“非法经营罪”逮捕了张云帆,在正式刑拘时又将罪名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2017年12月5日与12月8日晚10点左右,南京农业大学的毕业生、该读书会组织者郑永明,以及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届毕业生、该读书会参与者孙婷婷也相继被逮捕,前者所获罪名仍然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而后者,根据孙婷婷2018年1月16日在网上发表的公开信来看,并没有明确的罪名,因为据孙的这封公开信,小谷围派出所的所长在询问孙婷婷关于该读书会成员的事未果之后,表示“你不说是吧?你死吧!那先随便安排个罪名,关进去再说!”

2018年1月17日,暂时被取保候审的郑永明,也在网络上发表了公开信。他表示,警方仍然在追捕读书会成员顾佳悦、徐忠良、黄理平、韩鹏等人,他会持续发声,直到帮助这四名读书会成员获得平安。

但以上三封公开信,在网络上很快就被删除了。而即使在未被删除时,网民的态度,也并非如一般预期地那样,对这三名可能无辜的大学生表以支持,赞许他们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正义感。

郑永明的公开信里记录了在孙婷婷的微博下留言的截图:一位名叫“Hello安德莉”的网友说:“人们往往会过度关注社会上发生的极端事件,即便其他常规事件发生的概率是其五倍,甚至上百、上千倍。一篇文章vs.百千案件,你会相信哪一个?何况是一片没有逻辑,没有事实根据,仅凭主观回忆的文章。如果就这样凭借一篇文章,而引起一些人对社会的不信任,对国家政府的厌恶感,从而达成了一些反党反社会反中国组织的目的,从而让一些人利用舆论逃离了法律的审判,这难道是你想看到的吗?”这名网友还说:“心向沟渠则必看污秽,心向阳光则沐浴光明。我不能强迫你抬头,但也不要在挡住我的阳光。”而持这种论调的网民,并不在少数,另一位名叫“就叫熊太行也行”的网民说:“年轻人一定要和极左的读书会保持距离。那些组织嘴上重视劳工。告诉你要研究马克思,鲁迅,其实都有政治野心。多年前暗访过类似的组织,忽悠一帮所谓志愿者,忽悠在校生,自考学生和游学的人,给这些年轻人理想期望甚至封官许诺。他们不上班儿,赚钱给组织运营和老师生活,这样的组织不打击早晚会出事儿的。女权号是他们天然的盟友。转发某些内容的时候最好想想,是不是理解她的组织做过什么。能不能堵上声誉为他们背书。这不是站在蛋一边的事儿。”

这类观点在网上遭到了很多网友的嘲讽,但这些声音也很快就被删除得一干二净。

广工的这个读书会,究竟属不属于“非法组织”,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等人在公开信里所披露地被无辜逮捕的事情,究竟是不是事实,都是可以公开澄清和讨论的。正如2017年末所发生的“红黄蓝”事件和腾退事件一样,最有效的应对措施,不是通过删贴来阻止谣言的发生,而是尽可能做到政务与司法的透明,以坦诚的心态来面对汹涌的民意,舆论才能尽快平息,社会才能有更健康的舆论环境,谣言和假新闻才能更少,民众对政府的信任才会更稳固。而照目前事态的发展来看,当局又一次选择了去做鸵鸟,将头更深地扎进了沙堆之中。

令人忧虑的是,这种做法似乎正在成为一种有害的结构化现象。现在的网络媒体,从某种程度上已经形成政治与资本的联盟,在这种结构下,个人所获得的发声渠道是受到限制的,他们越来越依附于微信、微博这样的社交平台,但后者是不可靠的。像上述三篇公开信,很快就能在这些平台上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根本不可能进入大众视野,掀起公共讨论。

这是一个技术与权力结合得日益牢固的时代,如何才能突破技术时代对言论的限制,不被迫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也不被技术盲目引导,被有害的言论裹挟,也许值得每一个人的思考。

作者:拉柯

来源:英中时报


关于我们
《英中时报》是英国本地最具权威和影响力、发行量最大的华文媒体,也是自2009年起就被大英图书馆收藏的唯一本地华文报纸。时至今日,《英中时报》已发展成包含报纸、网站及多个新媒体平台在内的综合媒体。报纸当前发行量4万份,覆盖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及北爱尔兰的各大中超市、中医药店、唐人街、中餐馆、大学图书馆及国际学生办公室,读者遍及全英大大小小的城镇,几乎可以说,凡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英中时报》。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22:21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C-7fyvPj82jxvV5zbpEwzg

关于最近总务部说明的一些感想

原创 2018-01-19 地下 地下一层的人们

最近,在张学长的自白在网上公布,爆出张学长是两年前北大后勤工人调研的组织者。bbs上又出现了讨论报告的声音。这不,总务部便发了一个声明



总结下内容:1、我们注意到了有讨论
2、后勤职工管理虽然我们之前做的确实有一些问题,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改正了。做的挺好的,谢谢关心。

可以说,这是一份十分“官方”的声明,但是,似乎又什么都没说。关于后勤职工的生活状况,关于《调研报告》发布之后两年了生活条件有没有什么变化,声明中都没有提及。

校方两年前又是怎么说的呢?

我找了好久,翻出了两年前的一个声明。

在两年前,调研报告刚出来时,校方也发过一个声明,这个声明要长很多。



总结下《说明》的主要内容:
1、我们看到了这个报告,你们做得很好,后勤工作人员对学校很重要。
2、这个调查的样本太小,不能反映普遍情况。如果有问题,也是个别问题。
3、学校后勤系统在雇佣员工方面不存在违法情况。
4、学校已经竭尽全力为后勤工人提供尽可能好的条件。

这似乎与最近那一份声明有些矛盾。这份声明非常肯定地表示“我们没有违法”。但是最近总务部的声明很模糊“按照学校相关规定,依法依规规范劳动合同制员工管理。。。。。。”似乎就不那么肯定了。

怀着深度的好奇,我重新读了一遍调研报告。发现这篇与《调研报告》简直不在一个世界里。



暂且不论在员工的精神文化生活方面,只是在违反《劳动法》方面,《调研报告》中曾经至少提出了三大问题。

一、劳动合同缺失严重



二、超时加班,不发加班费



三、多数单位不为员工缴纳社保



从这些数据来看,即使“样本再没有代表性”,即使这个“问题再特别”,两方之中也必有一方说了假话。

但是,调研报告有图有数据,官方的声明只有短短几十个字,所以我暂时选择相信调研报告。

学校在后勤职工管理方面存在违法情况

最后,再想说说关于bbs上的这个帖子。



感觉楼主说的,揭露了一个真相似乎是做错了什么。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即使这个报告真如楼主所说,没有给工人带来什么实际的利益,

即使这个报告真如楼主所说,是一群“满足自己道德优越感”的学生所做,

但是,你能否定这个报告说出了一些真相,即使不是全部的真相?

但是将真相让大多数人了解,本身不也是一种意义吗?不也是它的价值所在吗?

蒙上眼睛,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真的好吗?

如果我们不了解真相,又何谈对问题的解决呢?

总结一句,即使做了一些可能没用的事,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秋火点评:不赞同。现在暂时没用,不等于将来没用;暂时没有看得见的用,不等于没有潜移默化的用。否则,我在新青年论坛(http://www.youth-sparks.com/bbs/forumdisplay.php?fid=3)搜集那么多资料放在那里是干嘛的?难道我会认为我搜集那么多都毫无用处吗?当然不是。无心人觉得没什么,潜在和未来的有心人自会觉得有用……




图片附件: a1.png (2018-1-19 22:21, 85.7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0&k=7db38c751384553b5d6667512b04acc8&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a2.png (2018-1-19 22:21, 810.0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1&k=137fb03ea2e22ca3cbd8fe16bbc63759&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a3.png (2018-1-19 22:21, 948.2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2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2&k=1741c516543053ed03905c3aeb297c36&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a4.png (2018-1-19 22:21, 502.7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3&k=336f2a8fccc4fc83d1be441409d36bb4&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a5.png (2018-1-19 22:21, 724.8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2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4&k=156b73e05c919b8b3bbaf690ec9579b7&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a6.png (2018-1-19 22:21, 592.3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5&k=ea46d7a333b17f0b90b977a6bea4bfcc&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a7.png (2018-1-19 22:21, 411.6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6&k=e05206db79adbc58189c30a88103066e&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19 22:21, 211.4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9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7&k=7a9c57009e8094c315d138500c9df542&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22:27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y4zM3FNQDRSMkbkfgAFt0A(粗体为原文所标记)

底层之殇:工农的孩子

2018-01-19 月上梧桐


他是郑永明,1994年出生在江西省赣州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偏远农村,父母是贫苦农民,姐姐早早就进入了血汗工厂。

分田包产到户后,郑家分到了两三亩地。与全村人一样,为了养活一家人,郑永明的父亲在后山上种了果树。那时,全村都贴着歪歪扭扭的“防治黄龙病”的标语。村民们宁愿自己患病,也不愿黄龙病的降临,因为,黄龙病意味着全村人将受饥饿寒冷的威胁。

所有村民的命运,以及他们子子孙孙的命运,都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们是纯纯粹粹靠天吃饭的人。

在郑永明成长的十几年里,家务和学习是生活的全部。高中时,有一次,他遇到了不会做的数学题,去向老师请教,老师也讲不清楚,只是说,“对不起了,孩子”。一声对不起,饱含了多少心酸与无奈啊!这些寒门之子,难以支付得起“补习班”、“竞赛班”的高昂费用,就连基础的教育都是一种奢望。他们谁都没有办法依靠,只能靠自己。

后来,他考取了南京农业大学,选择了动物科学专业——猪的养殖与饲养。他酷爱读书,可他支付不起自己的梦想。靠着自己的努力走到了分岔路口,终于要做一个选择了,可是,这是什么样的选择呢?一端是现实,它的背后是生存;一端是梦想,它的背后是死亡。这个无情社会已经为他做出了选择,他没有别的路可走。



郑永明并不孤独。

所有认为他孤独的人,都日夜浸没在看似正能量的虚假宣传中。镜头从未对准过这些贫苦的大众,即便是偶尔聚焦一下,也不过是一种嘲笑和讽刺,说出“贫困是因为不够努力”的荒唐言论,把他们极力塑造成好吃懒做,浑浑噩噩的形象,以此来撇清贫困底层与社会的关系。

一个人格外贫穷,可能与懒惰有关,而一群人普遍贫穷,则必然与无情社会带给他们的“劳动毫无价值”的印象有关。


总有一些人,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去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断言,是因为他们对纺锤形童话的向往和自我麻醉。让他们倍感失望的是血淋淋的现实,社会结构并不是纺锤形,而从始至终都是金字塔形,并且金字塔越来越畸形。



穷人的钱少到图标无法显示,中国产阶级跟穷人几乎没两样,事实上,连最富的10%~20%都更穷了,最富的2%~5%已经爆表了。看了触目惊心的美国贫富差距,那么我们国家的情况呢,我只说两组数据,2013年,美国基尼系数为0.45,中国基尼系数为0.473。



熄灭发展的聚光灯,我们看到了太多疾病和死亡,太多苟且与挣扎。

在石佛寺村,医生和木匠是最忙碌的两种职业。木工作坊里的活儿,大部分都是打造寿材。这个藏在陕西山阳县的秦岭深处不足500户家庭的村子,有100多个成年男性患了尘肺病,就算日夜不停,他们的寿材也需要4年才能做完。而小诊所里的大多数人,已经错过了洗肺时机,也没钱换肺,只能任由肺部一点点纤维化,最后变得像一块石头。

王传堂,也是一个尘肺病人。

2002年的一天,王传堂亲眼目睹了同样患有尘肺病的哥哥吞下3大包老鼠药。哥哥在他面前整整抽搐了十几分钟,哥哥临走前痛苦的样子夜夜出现在他的梦里,但他开始羡慕哥哥,家里的负担减轻了,嫂子趁年轻也能再找个好人家。

年过七旬的老父亲老母亲没有啼哭,只是不语。从那天开始,他们多数时间都盘坐在炕头,沉默地望向窗外。

“爹娘只剩我一个儿子了,我今天死,明天他们就活不了。”王传堂每天夜里总会这样想。夜晚的寒气侵袭,他连续咳嗽了两个小时。他不能躺下,因为躺下会憋得自己无法呼吸,他只能整夜靠在墙上休息。他在剧烈的咳嗽中渐渐入睡,窗外,母亲站了两个小时,直到听不到儿子的咳嗽声,母亲才叹一口气离开。

王传堂害怕真正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一天,他给母亲许诺,“我保证走在您后面”,可就在前一天,他看到了自己在寒风中咳出的血块。

他经常看着门前那段不足100米的山路,推测自己剩余的生命。走完这条路,王传堂需要歇两次。去年冬天,村里的一个尘肺病人,走完这条路,也得歇两次,挨到今年春天,他离开了人世。

这是新年第一天,一场雪悄然降临,可是,这不是瑞雪,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村子只是被阴霾笼罩着。

王传堂也知道,春天来了,他可能要走了



现在,你还会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断言吗?

社会从未给这些底层民众自由发展的机会,也无情碾碎了他们对自由发展的渴望。更让人心痛的是,关注底层,为底层发声,为底层服务的那些人,也遭受了人们的质疑和毒手。

怎样对待底层民众,既是一个社会最柔软的部分,也是一个社会最强大的部分。它也是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最本质因素。

所以,请你善待底层民众,请你善待为他们奔走的人!


点击阅读原文,听一首歌曲。

阅读原文


图片附件: (2018-1-19 22:27, 596.0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8&k=8049aa64389131fc7e0c369084bdc9f1&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22:47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DRgo7RTJ9aB9fLH4e6iCxg

【工人宝典】青年马克思: 自由是斗出来的!

原创 2018-01-19 马晓玲 微工荟

核心提示
想看电影就戳阅读原文吧!

2017年,德国上映了一部电影,叫《青年马克思》,或《年轻的卡尔·马克思》。



这电影上映的国家不多,这很好理解,资本主义国家嘛,怎么容得下马克思或者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阵营当年如果有人学习马克思,那可是要被定罪,如今拒绝上映马克思的电影,合乎资本主义的常理。

但咱中国堂堂一个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家,同样没有上映,说不过去啊。既然是初级阶段,难道不应该更多地学习马克思吗?往常也没见咱们拍过啥关于马克思的电影,现在人家拍出来宣传马克思了,还不让上映?

好吧,言归正传。《青年马克思》这电影还是挺有意思的,起码咱发现原来马克思也具备了所有文艺青年的特征——拖稿。



最后那里,马克思恩格斯在正义者同盟(就是约马克思恩格斯写《共产党宣言》的那个)拼命的催促下,才把《共产党宣言》写了出来。

看着马克思、恩格斯、燕妮、彭斯(彭斯大家可能比较陌生,她是爱尔兰人,恩格斯家工厂的女工,当时的工人运动领导之一,后期支持爱尔兰独立,恩格斯的女友)。

正是彭斯介绍马克思恩格斯与正义者同盟认识,才有了《共产党宣言》)等人在《共产党宣言》上的字字斟酌。

在欧洲上飘荡的到底是“鬼怪”好呢?还是“幽灵”好?这是一个大问题。



如果马克思恩格斯对中国文化历史有着更多兴趣,可能引用李白的词句“直挂云帆济沧海”。一朵云,一艘帆,配上“飘荡”这个词,都是很搭配的。起码咱中国人对“幽灵”这个词还是挺没有感觉的嘛,工友们要是第一次读,肯定以为贬义词啊。

换上“云”或者是“帆”,这意境不就上来了?又或者是更通俗一点的话,共产党宣言中国版第一句也许可以这样说,“有些个姓孙的共产主义者,就像神话中的那只猴子一样在花果山游荡。为了和谐那孙猴子,天上的一切势力,无论是代表官僚的天宫,还是造假理论的佛祖他大爷,都斩鸡头烧黄纸了。”

据说当年毛主席给人讲道理,喜欢引用三国、水浒、西游,不就是这个道理嘛。

电影里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恩格斯的女友彭斯。

过往在历史上,恩格斯都是单身形象出现,但在电影里,彭斯可谓亮点。

彭斯是一个曾经在恩格斯家工厂工作的爱尔兰女工,同时是一些爱尔兰工人的领袖之一。



如果没有彭斯的话,恩格斯就不可能顺利地完成《英国工人阶级状况》,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友谊开展也许要缩短几年;同样如果没有彭斯的介绍,马克思和恩格斯与正义者同盟的接触,以及《共产党宣言》的诞生,可能都要晚上几年。

在电影末尾,燕妮与彭斯探讨婚姻问题,当燕妮问彭斯想不想要孩子时,彭斯的回答让人忍不住拍案叫绝。彭斯回答说:“不,实在太麻烦了,而且对于穷人来说,有孩子就是个悲剧,我不要,我要自由,我现在很自由,我会为此斗争,为了能继续斗争,我必须保持贫困”



如果真要探寻第一批的无产阶级马克思主要者,说的就是她了吧。马克思主义者,只有在斗争当中,才有自由。即使你用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把马克思主义者关进牢房,用各种方式剥夺人身自由,但又如何呢?在外面的世界,不一样是处处是私有制、资本主义的藩篱?唯有在斗争当中,无产阶级的联合才是真正的自由所在。

《青年马克思》讲述的是马克思写《共产党宣言》前的青年故事。《青年马克思》电影一开场就是马克思被抓的情节,相对于整个社会主义历程来说,我们都非常年轻,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全球各地还依然处于被普遍政治迫害的境况。但马克思主义者是抓不完的,而且肯定不会放弃斗争。

阅读原文


秋火点评:
在电影末尾,燕妮与彭斯探讨婚姻问题,当燕妮问彭斯想不想要孩子时,彭斯的回答让人忍不住拍案叫绝。彭斯回答说:“不,实在太麻烦了,而且对于穷人来说,有孩子就是个悲剧,我不要,我要自由,我现在很自由,我会为此斗争,为了能继续斗争,我必须保持贫困”……
文章诙谐生动可以理解,但有些过于戏谑了。



图片附件: 1.png (2018-1-19 22:47, 602.4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1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59&k=02f4a47950c8f82a69e6bc4ebc52dd27&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png (2018-1-19 22:47, 1.09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60&k=707c21a50e7b0c4f1dd8a6392eb0cd5a&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png (2018-1-19 22:47, 621.6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61&k=2c6befc3b2e473f49e9976bc48a5e942&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4.png (2018-1-19 22:47, 1.07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2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62&k=221579d3cf3a750650db4b9537cca91e&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5.png (2018-1-19 22:47, 1.14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63&k=ded8674e8c37f61ef79edf795528baf0&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22:59

张云帆:悼念韩西雅同志(诗)

来源:https://weibo.com/6465193125/FF7XT9aEi

zyf1993_82883
2018-01-19 21:46 来自 微博 weibo.com
悼念韩西雅同志
           zyf
寒风萧萧横吹走,良久无声心绪稠。
满腔热血成益友,据理力争斗资修。
烈士战炬燎原起,牛鬼蛇神黯然收。
此情可待成追忆,壮志未酬誓不休!



相关链接(激流网):
讣告:工运老前辈韩西雅同志逝世》2018-1-19
世界工联理事会勇斗苏修 ——工运老前辈韩西雅小传》2018-1-19




图片附件: (2018-1-19 22:59, 8.37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99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64&k=0453ad855b7c99eb14006aaf43f05e40&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诗1.png (2018-1-19 22:59, 862.6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65&k=355b8dfe01c0d4832cb7096efba92272&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诗2.png (2018-1-19 22:59, 244.8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66&k=791e075ee7e8f1d6b7bb43a40885415b&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19 23:56

《红色参考》吹捧张云帆为革命青年 秋火揭韩西雅改良派实质

2018-1-19 晚

相关链接:《韩西雅:关于工人阶级问题的两方面建议

秋火点评:看来下列这篇文章才知道,原来“魏公哲”就是韩西雅!我马上找来他那本书的电子书看看,显然,从政治上说,韩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改良派,至少2007年时他还详细地给伪共提了两大建议:第一,建议伪共站稳无产阶级立场,正确处理同资产阶级关系,“做好对资本主的统一战线工作”(没错这是韩西雅的原话……);第二,伪共应领导工会深入企业团结群众,“推动资本主守法经营、监督、防止他们的违法行为…推动私有企业健康发展”(这真的是韩西雅原话)。而今,视韩西雅为同志的张云帆,被包装为革命青年……
我会继续声援一切被打压迫害的进步青年,但反对吹捧尤其是违背事实的政治上的吹捧。

————————————————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tFOI2D5VvTAASHpxH4j_5Q

韩西雅同志从未离开!

原创 2018-01-19 革命青年张云帆 红色参考编辑部

悼念韩西雅同志
作者:弓长云帆

寒风萧萧横吹走,良久无声心绪稠。
满腔热血成益友,据理力争斗资修。
烈士战炬燎原起,牛鬼蛇神黯然收。
此情可待成追忆,壮志未筹誓不休!



韩西雅,上海地下党的老党员,是在著名的益友社的影响下入党的。解放前长期从事工人运动,解放后先后担任中国店员工会上海市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总工会书记处候补书记等职务。退休后仍然十分关心中国工人阶级的命运,曾编辑了54万字的《中国工人阶级社会地位演变实录——从主人到雇佣劳动者的变迁》(上下卷)。



这位94岁的老人去世了。

面对这个颇为官方的介绍,或许很难令你的内心起波澜。有人说他是“左派遗老”。我不喜欢这个老气横秋的词。

如今,多少人跌跌撞撞躬逢时代,多少人浑浑噩噩以终余年,生命轨迹一眼到头。

虽然他年事已高,还有貌似“刻板“的标签。

但他的热血和赤子之心,

一如70年前那个刚刚参加革命的少年。

有人说“韩老,一路走好”。

我更想说——

斗争还将继续,同志正在努力。西雅同志从未离开!


【编注:作者弓长云帆,北京大学2016届哲学系毕业生,原北大学生社团马克思主义学会成员,某大学生读书会组织者】


图片附件: 1.png (2018-1-19 23:56, 493.1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69&k=5b96b7a53ba10b269d09f5e8114bbc26&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png (2018-1-19 23:56, 673.4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70&k=261706e7153d20e123f15afd6565c5ae&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02:09

不再沉默!
——声援徐、黄、郑、孙、张等真正践行为人民服务的中国青年


2018-1-19 胡杨 发布在“无产者评论”



图片附件: (2018-1-20 02:09, 321.6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74&k=11a44f001d77282b47dea9f1d326dac4&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02:13

青年学子学习毛泽东思想,有罪吗?

2018-1-19 山东毛学组




图片附件: (2018-1-20 02:13, 173.8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75&k=6fbf3574f0585cddb53fefb4d09f191d&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14:40

张云帆1月20日中午发微博 秋火解读:意在呼吁左翼团结 一致对敌

来源:张云帆微博“zyf1993_82883”https://weibo.com/u/6465193125

zyf1993_82883
今天 12:45 来自 秒拍网页版
谢谢朋友们,感谢同志们。我个人所受的压力事小,但我还有四位同志被网上追逃,请大家继续关注。

zyf1993_82883
今天 13:01 来自 微博 weibo.com
为了正确地认识敌我之间和人民内部这两类不同的矛盾,应该首先弄清楚什么是人民,什么是敌人。……在现阶段,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时期,一切赞成、拥护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围;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都是人民的敌人。

——————————————

秋火解读:

张云帆两条微博的意思:
第一条:先不要急着捧我,我个人所受压力事小,请大家更多关注被网上追逃的四位同志。
第二条:左翼之间不同意见不要火气太大,注意团结,一致对敌。

(2018-1-20pm14:40)

————————————————




图片附件: (2018-1-20 14:40, 1.19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2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76&k=37853a6855cbe9039fc3de020ace61f5&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20 14:40, 159.8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77&k=168e44125c6274c1c1467fac9da9ad3d&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15:15

转按:这个事件时间表记录比较侧重于对学生方面的舆论的记录,有局限性。(秋火)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cTiukW_cincR2WASH61rJg

八人事件纪要

2018-01-20 Laurent brillera

(原此处为图片版)

八人事件纪要
2017.11.15
●晚,张云帆等人在广东工业大学照常举办读书会,保安突然闯进教室驱散读书会,随后警察将负责读书会的四名本校学生和两名青年(张云帆、叶建科)带至派出所。第二天四名学生被放出,张、叶被刑事拘留,关进番禺看守所。随后该读书会的学生频繁被校方、警方约谈警告。读书会随即解散。

2017.12.5
●警方闯入郑永明家中将其逮捕,随后进行8小时审讯,郑被小谷围派出所认定为“主谋”。
2017.12.8
●晚10时左右,警方未出示相关证明闯入孙婷婷房间搜查,并将其送至小谷围派出所。次日下午5时警方再次搜查孙婷婷住所,抄走大量私人物品。
2017.12.21
●《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发表,包括多位知名教授学者在内的广大群众参与联署。随后联名信屡次被删,但联名队伍不断扩大。众多公众号发文呼吁支持。
2017.12.25
●公众号“今天龙江豪事件解决了吗”在24日发表文章《“学长,你还好吗?”》后被屏蔽所有功能。
●《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其人》发表,关于张其人其事的信息不断曝出。
2017.12.29
●在30天刑事拘留和14天监视居住之后,张云帆被取保候审。
2017.12.30
●张千帆教授发表文章《言论自由不分左右》表示支持张云帆。
2018.1.4
●在26天监禁后,孙婷婷被取保候审。

2018.1.14
●公众号“深约一丈”发布《我校张姓毕业生近况通报》:1、张本人已被取保候审 2、读书会的内容是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对社会热点事件的分析。北大未名BBS转载此消息并登上BBS十大。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278&threadid=16314367)
2018.1.15
●张云帆本人在微博“张云帆1993”发表文章《我给人民的自白书》。他讲述了自己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原因,读书会上被捕及被审讯的经过。对于读书会上说了什么的问题作出了回答:讨论了几十年来的历史进程和社会问题,涉及重大历史事件(包括29年前)、劳动者地位权利。同时,被捕的3位及在逃的4位青年姓名得以公开。该微博被北大未名BBS转发,并占据了十大榜首,后两次被删帖。帖子《请青研解释,为什么我转发微博被删帖(转载)》质疑删帖行为,登上十大。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278&threadid=16314540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164&threadid=16314592
●公众号“那年阳光灿烂”发表《纪念师兄张云帆》,被北大未名BBS转载并登上十大第一。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923&threadid=16314707
●有北大同学因为在北大树洞表白张学长被禁言。(见北大未名BBS帖子《因为表白学长,我的树洞被禁言了!!》)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22@threadid=16314568
●晚7时许,转发《我校张姓毕业生近况通报》至北大未名BBS的同学被网信办责令学院老师约谈。(见公众号“红楼飞雪”文章《记一次喝茶经历》。)
●关心此事的群众自发创立微信群、QQ群“关注张YF”讨论该事件。
2018.1.16
●孙婷婷在微博@abaoaia 发表文章《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文中讲述了警方非法抓捕、恐吓、疲劳审讯而导致自己身心受到摧残的经历。
●北大未名BBS上帖子《张云帆的女朋友顾佳悦是医学部的?》提出并证实张云帆的女朋友顾佳悦为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10级学生,占据十大榜首。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138&threadid=16315179
●微博@广州番禺公安 2017.12.31博文“#我在岗位上#还有不到1小时就要告别2017,愿即将到来的2018岁月一直静好”被网友集中批判。
公众号“那年阳光灿烂”发表《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的背后——不愿摸黑生存的张YF与左翼青年》,讲述了张与北大后勤工人调查报告的关系。
2017.1.17
●文章《想念徐忠良、黄理平同志》发表。
北大未名BBS上《纪念师兄张云帆》、《张云帆的女朋友顾佳悦是医学部的?》、《Re:张云帆 我的自白书(转载)》等帖被撤下十大。
●微博@我是STT 我要站出来 发布孙婷婷的学妹所写的文章《婷婷学姐,真希望能去看看你!》
●北京大学总务部在北大未名BBS上发布《关于2015年12月发布的调研报告涉及问题的说明》。《说明》强调北大后勤在职工管理上是依照法律规范的,并将继续做好相关工作。
https://bbs.pku.edu.cn/v2/post-read.php?bid=923&threadid=16316151
●事件讨论QQ群“关注张YF”被永久封停。随后新群“哲学讨论班”创立。
●郑永明在微博@郑永明1994 发表文章《“主谋”郑永明:我永远是工农的孩子》。在文中他呼吁大家跟从内心的正义,并誓与张、孙等风雨同舟。微博中他表示“如果说讨论社会问题,关心工农,探讨解决办法,自由的发表自己的观点都有罪的话,那我甘愿冒‘罪’前行,义无反顾!”
●公众号“逃亡的青年”发布文章《徐忠良、黄理平——我的学长,我的老师》。
2018.1.18
●公众号“木田君的镐头”发布文章《我所认识的顾君佳悦姐》。
“PKU的北门静悄悄”、“P大的北门静悄悄”、“野火跋”等报导该事件的公众号被屏蔽所有功能。但“北门静悄悄”、“野火2019”等接过了这历史的接力棒。
●公众号“那年阳光灿烂”发布北大关注此事的学生的原创歌曲《战斗的青年》。

*被删的文章可以从以下网站中找到: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4292

希望大家对此事保持关注。如有疏漏,敬请指出,不胜感激!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20 15:18 编辑 ]

图片附件: (2018-1-20 15:18, 37.0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78&k=305d0f0b78291a2d8bce0b4dca9b6375&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15:23

来源:台北中央社http://www.cna.com.tw/news/acn/201801180105-1.aspx

陸青年辦讀書會被捕 左右兩派同聲援
發稿時間:2018/01/18 12:05最新更新:2018/01/18 12:05

(中央社台北18日電)北京大學畢業生張雲帆去年11月在廣州舉辦讀書會因談及六四遭警方拘捕,期間逾350名涵蓋左右兩派的大陸學界和新聞界人士聯署要求放人,並指對於愈加頻繁的因言獲罪,左右應形成共識。

香港明報報導,自稱「馬克思主義者」和「毛左」的張雲帆去年11月15日在廣州工業大學舉辦讀書會時談及六四,警方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名對他採刑事拘留30日和監視居住14日,並於同年12月29日交保候審。

報導指出,同案還有3人被捕後獲保釋,另有4人遭網上通緝。

24歲的張雲帆近日發出「我給人民的自白書」公開信,聲稱在涉事讀書會上「討論了幾十年來的歷史進程和社會問題——涉及重大歷史事件、勞動者地位權利等等」,並承認談及「29年前有大學生參與其中的那場風波」,即六四事件。

他還說,警方拘捕他時安加的罪名是「非法經營」,正式刑拘時換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張雲帆說,他被要求承認有「密謀組織」和「密謀活動」,以及有「極端思想」,須保證以後不再參加讀書會,還要求他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張雲帆表示,由於受到8小時不間斷的審訊,並被告知更多人會因他而被捕,他的父母也會受連累,因此選擇「妥協」。

張雲帆遭刑拘期間,逾350名中國學界和新聞界人士聯署要求放人,其中罕見地囊括了不同政治光譜,包括著名左派人士孔慶東、司馬平邦,以及自由派學者張千帆、徐友漁、秦暉、于建嶸等。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文說,廣州警方的行為明顯有違背中國憲法第35條(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之嫌。他參與聯署時雖不知張雲帆的左派背景,但不會改變立場。

張千帆說,「對於愈來愈頻繁的因言獲罪,左右更應當形成共識:言論不分左右,都應該自由。」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旅美學者吳祚來說,嚴防組織化行動是中共的常態,即使是擁護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左派,只要從事組織化活動,也會遭打壓。1070118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15:28

来源:立场新闻(香港) 原链接

曾致敬毛澤東 大陸左派青年辦讀書會被捕 寫自白書揭迫認持「極端思想」
2018/1/16 — 16:50  立场新闻

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生、大陸左派青年張雲帆於去年11月15日因在廣東工業大學參與組織學生讀書會並談及六四運動,被廣東番禺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後被處以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6個月。逾350名中國學者、學生及記者簽署聯名信,呼籲番禺警方釋放張雲帆或予以取保候審。張雲帆被刑拘30天及監視居住14天後,於12月29日獲取保候審。昨日(1月15日)他發表《我給人民的自白書》,披露刑拘期間曾被要求承認持有「極端思想」,保證以後不再參與讀書會,還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24歲的張雲帆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是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的會員。去年11月15日,他在廣東工業大學參與組織學生讀書會時,被廣東番禺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後被處以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6個月。隨後多名知名學者發起聯署,要求番禺警方給予張雲帆釋放或取保候審。

公開信獲超過350名學者、學生及記者等人士聯署,包括毛派學者、北大教授孔慶東,毛派媒體《烏有之鄉》負責人范景剛,亦包括自由派學者如清華大學憲法學者張千帆、中國社會科學院于建嶸等,還有研究後毛澤東時代文化批評的著名學者、北大退休教授錢理群。

張雲帆被刑拘30天及監視居住14天后,於12月29日獲取保候審。昨日(1月15日)他發表《我給人民的自白書》,詳述自己關注勞動人民、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原因。他表示有不少家人曾是國企工人,令他深切體會弱勢群體的命運,因此立志忠於勞動人民、信仰馬克思主義。

張雲帆於自白書指,去年11月15日,他在廣東工業大學讀書會上,與朋友討論幾十年來社會問題,並談及六四運動。他指討論社會問題是公民權利,警方卻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他,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他披露,刑拘期間被要求承認持有「極端思想」,保證以後不再參與讀書會,還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他指參與讀書會的幾名友人被取保候審,但包括自己女友在內的4名左翼青年卻被網上追捕,而這些友人均不是名校出身,沒能獲得聲援。

張雲帆表示,自己良心套上枷鎖,「要多麼無情無義,才會在此刻低頭?」他更指不要做「精緻的利己主義者」,與其忍辱偷生,不如迎頭面對,因此決定寫下自白書。文章最後指,「退一步」能讓自己「海闊天空」,但所有青年理想主義者的尊嚴就會「跌下萬丈深淵」。

據《南華早報》報道,張雲帆曾在2014年帶領一群北大學生前往毛澤東出生地韶山,向毛澤東致敬。

在大陸,左派中的毛派被稱為「毛左」,所持觀點認為中國現代的政治及經濟改革,與毛澤東要將國家轉型為共產主義社會的目標背道而馳。一般而言,毛左在大陸受到的政治壓力,較自由派、民主派知識分子要少。

據自由亞洲電台,中國藝術研究員前學者吳祚來表示,嚴防組織化的行動是中共常態,即使是擁護毛澤東的左派,只要從事組織化活動,亦會遭打壓。

相關報道:

HKFP,南華早報,自由亞洲電台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16:20

转按:看到红色参考的张耀祖没有把张云帆捧为“革命青年”,而是指出了这个“进步青年”的不足和局限性,我稍稍松了一口气。但是关于妥协这个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需要再专门来讨论一番。(我暂时没时间写文,大家有兴趣可以先参考久经阶级斗争考验的托派老前辈王凡西的《一个革命者被捕时怎么办?》,虽然小张他们还称不上革命者,但大家都完全可以参考此文)
这篇文章有一个最大问题就是对伪共党抱着一种商量的态度,我相信张耀祖会辩解说这是策略,但是这种好好商量的策略恐怕并不比张云帆之前错误的妥协策略好多少(五十步和百步之差)。
而我对此的态度呢——依然还是我前几天写的那段话:
“只有彻底的不抱幻想和彻底的揭露、斗争到底的态度,不理睬有关方面的诡计花招、杜绝冒险政治交易的企图,才可能争取得张云帆等八个人都撤销罪名、无罪释放,才可能维护读书会和志愿活动及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合理性、合法性——只有坚决彻底的斗争才能最有力说明这些活动和言论都是正当的、合理的、合法的。”(《已知信息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应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2018-1-16)

(秋火,2018-1-20pm16:20速评)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Xw9egaUzJ_qwZTMZC7Jm2w


张耀祖:我们可以妥协,但我们绝不屈从!

2018-01-20 张耀祖 红色参考杂志


我们可以妥协,但我们绝不屈从!



一个幽灵,无产阶级的幽灵,在中国大地游荡。为了阻止这个阶级的意识觉醒,防止它的复活,为了对它进行神圣的围剿,一所大学的保安队,一个治安派出所都行动起来了!

——仿《共产党宣言》开篇题记


“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即在把自己的产品作为资本来生产的阶级方面,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

《资本论》中的这句话,在被称为天子骄子的大学生们看来,近乎有些夸张和刻薄!直到他们看到自己亲人的遭遇,甚至自己本身不可避免地成为“屌丝”需要自嘲的时候,才有所醒悟。

“贫穷是因为不够努力”、“穷人总是缺乏教养的”很扎他们的心。于是,他们重拾马列,或单纯为了解决自己的思想矛盾寻求一种解释,或为了自己的前程寻找一条解决之道;于是,他们也像有教养的上层人士一样办起了读书会。

所不同的是,有产者是在一缕咖啡的清香中品味贵族的优雅,工农子弟的读书会却是涉嫌密谋!

这大概是让有产者想起了共产党的创业史!更因为他们百般地珍惜自己的好日子!

然而,一方的财富积聚,另一方的意识觉醒,正在按照资本主义的固有逻辑表现出来。任何一方企图阻止另一方都是徒劳的!

深藏其中的恐怕正是阶级斗争的规律!

最近发生在八位青年身上的事件就是一个例子,只不过他们未必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罢了。


一、妥协没能换得宽容是一个教训

妥协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它并不一定意味着就是屈服。在中国,“退一步海阔天空”也是妇孺皆知的。了解共运史的人都知道,妥协最为经典的故事发生在列宁身上。当德国人要求签订城下之盟时,为了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列宁力主签订布列斯特条约,向德国人割地赔款,这在很多人看来完全是一种丧权辱国的行为。但是列宁却说:

“有各种各样的妥协。应当善于分析每个妥协或每个变相的妥协的环境和具体条件。应当学习区分这样两种人:一种人把钱和武器交给强盗,为的是要减少强盗所能加于的祸害,以便后来容易捕获和枪毙强盗;另一种人把钱和武器交给强盗,为的是要入伙分赃。”

我无意在这里用伟人的例子来安慰弓长云帆等青年们,我所能体会到的是,他在妥协前和妥协后心灵所受到了煎熬,而这种磨难使他们更加快速地成熟了

“看守所冰冷的地板,八小时连续不断的审讯,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太多太多精神折磨,难以言说。当被告知更多的人会因我被抓捕,父母会被连累的时候,我承认,我没能顶住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想快点了结,哪怕自己进监狱,只要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我妥协了。”

他的担当无疑说明他是一位勇敢的青年,在这个物欲横流,个人主义至上,理想主义死了的年代,他甚至完全称得上是一位青年人的楷模,是一位英雄。但是他起初忽视了一个问题,从而导致他当了一次个人英雄主义者。事实上,他们无意去压垮他一个人,而是要击碎他的革命理想主义情怀,铲除他和他的朋友们正在萌芽的阶级自觉,斩断他跟这个阶级的联系,“从此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力争挤进有产者的队伍中实现个人奋斗的目标。他的确是有这个条件的。

他的优秀在于他很快地意识到了这一点。被理论武装了的自己以及阶级的烙印,决定了要背叛自己的阶级也并非易事。“甚至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自此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马克思毛泽东都是笑话!”

我们甚至说,他的意识的提升恰恰是对方的阶级报复促成的。

他妥协过,但他没有屈服。这也是他的那个阶级正在成长的道路。

这正如八位进步青年中郑永日月所言:“我的确是主谋——宣传毛泽东思想,帮那些弱势群体做些事情,是我‘早有预谋’的,甚至‘蓄谋已久’的!从我出生,就注定要走上这条‘极端’的道路,‘死不悔改’”!




二、谁来做出仲裁

我们这个时代被官方定义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是这种社会主义,发展经济主要依靠国际国内大大小小的资本家,他们的权益受到了法律的很好保护也是不争的事实。另一方面,作为以工农为阶级基础的共产党,工农利益受到党的维护也是题中应有之义。然而,这在现实中却表现得很不平衡,对资本家关心的太多了,对工农关心的太少了!甚至,“资强劳弱”是人们所公认的,一些地方政权维护资本利益,打击劳工权益的现象也是普遍存在的。

十九大报告中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工农大众的确有着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但是眼下更迫切的是对基本生活的需要。现实中,美好生活是奢望,基本生存是需要。劳动权利得不到保障,工资微薄得无力生儿育女,遭受欺凌无人挺身而出,留守儿童无人教养,马克思说的“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在他们身上普遍存在。凡此种种,有良知的人表现一点“温情脉脉”,做一些公益活动;进步知识青年讨论一些阶级兄弟的苦难生活,思考一些解决之道,甚至为他们伸张一些正义,怎么就让某些人想起了共产党的创业史了?即便是一些热血青年仿效党的创始人的英雄业绩,作为支撑自己的精神力量为工农阶级进行服务,维护他们的利益,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难道说党的创业历史不伟大不光荣不正确吗?

共产党处理矛盾的前提,首先是分清人民内部还是敌我之间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那些进步青年,即便他们言论过激了,批评教育不可以吗?为何采用监禁手段逼迫利诱、网上追捕这种对待阶级敌人的专政手段呢?人们不愿意相信某些地方会是国统区,但是,这种对待和处理方式难道不令我们感觉似曾相识,难道不使共产党尴尬吗?

我国宪法载明,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新时代强调其本质是共产党领导的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拔高到一个政治高度来讲,一些进步青年,他们的所作所为归根结底,不正是干着共产党该干的事,干着让社会主义更像社会主义的事业吗?

没有证据表明,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在同一个政权相对抗,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说明他们是在挑衅某个执法机关,他们只是本阶级意识的一种单纯的天然的表现罢了。

中国是一个深受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熏陶的国度,因此,我们也不能回避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工农阶级被抛弃,代表他们利益的政治团体或早或晚都会出现!

张耀祖

2018年1月20日



作者简介:张耀祖,2000年从北京大学马列主义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入人民出版社任政治编辑室编辑。曾在魏巍生前,为他做私人助理工作十年。2005年在魏老的支持下,辞去公职,专事社会问题研究。曾先后创办了中国工人网、红色中国网、《红色参考》杂志和红色中国出版社,长期专注于当代中国工人运动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期间被北京大学特聘从事公共政治课教学。现为《红色参考》和红色中囯出版社主编。2016年曾与李民骐、许准、齐昊等三位留美经济学博士合著出版了国内大众政治经济学畅销书《资本的终结》。



如果您认为我们的文章有参阅价值请转发分享

点击“阅读原文”,认识《红色参考》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红色参考编辑部”

阅读原文
————————————————————————————————————

转注:据上述“红色参考杂志”文章网页左下角说明,该文内容转载自“红色参考编辑部”,但我在同一时间(2018-1-20pm15:43)点开“红色参考编辑部”的“所有历史消息”,并没有看到这篇文章。如下图所示。(2018-1-20pm 秋火)




图片附件: 1.png (2018-1-20 16:20, 524.0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79&k=f80259e4dd506584be7dc4a3dd486820&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png (2018-1-20 16:20, 780.3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0&k=aac65e43c805afb9f0da913282c40650&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png (2018-1-20 16:20, 507.05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1&k=1f58018cceabb3f7feb2f2bc344bdf05&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4.jpg (2018-1-20 16:20, 174.0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9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2&k=0bf62316b0e73bea483ea3b61dd7b370&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5.jpg (2018-1-20 16:20, 174.4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26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3&k=1968aae61a5fef9ffc8ae3f0035f4c8f&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16:26

转载自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33762427043300/?ti=as

时间: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下午14:00
地点:西区警署门外集合,游行至中联办
参与团体:左翼21、社会民主联机、华人民主书院
(参与名单陆续更新中,欢迎有意参与之团体留下联络)




还人民言论自由 声援中国11.15读书会案左派青年
联署声明

2018年1月20日



2017年11月15号晚,一群青年、学生在广州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广州番禺警方到场带走四名广东工业大学学生和两名青年。两名青年(即叶建科和张云帆)随后被刑事拘留。其中张云帆先被指涉及「非法经营罪」,到正式刑拘时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并被关在番禺看守所。12月5号及8号晚,警察分别闯入读书会组织者、劳工关注者郑永明、孙婷婷的住所捉人,作刑事拘留。到1月15号傍晚,张云帆发表了自白书,除了提到被拘当晚的读书会有提及「八九六四」外,更揭露了四人(即张云帆本人、叶建科、郑永明和孙婷婷)现时是「取保候审」;另外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和顾佳悦四位青年则被「网上追逃」。

此事已在中国大陆引起广泛关注。上月逾400名左右派不同思想倾向的学者、学生及社运份子已联署声援张云帆等人。而张云帆虽然曾在公安禁闭及威胁下一度妥协,但他取保候审后写出自白书,表示不改初心,誓言要「迎头面对!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同时,孙婷婷和郑永明亦发出公开信抗议公安的行径。三人勇于反抗和跨意识形态人士的挺身支持,正表示了中国人民在愈来愈高压的政治环境下没有选择噤声,仍然勇于表达不满。

这次张云帆等人被无理逮捕,决不仅仅是影响他们举办读书会及关心大学劳工的活动权利的问题,其实也是全中国人民能否享有言论自由和其它基本权利的问题。。如果连组织读书会讨论一下国事都要受到那么粗暴的压制,普通人民,尤其是工人和农民,还有可能享有言论自由和其它的自由吗?还可以通过言论和结社自由去维权吗?

张云帆和郑永明等青年自诩为「忠于劳动人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左派,同情工人和底层人民。今次被打压的左派青年除了办读书会,亦有人参与了《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被忽视的群体》的调查和撰写,也有人参与「帮助社会最底层的工农群众有尊严地生活」的公益活动。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仍然坚持对社会底层的关怀,更对社会不平等加以批判,他们的情操和行动是难得的和可敬的。而他们如此受到打压,也正好揭露了今天的中国政府根本就是站在劳动人民的对立面。

我们支持张云帆等人的言论自由,反对中共当局无理逮捕和关押,并不表示我们也支持张云帆所信仰的「毛左派」的政治主张的内容。例如一些毛左派对毛泽东时代的评价和对政治民主化的保守态度,就不会是我们认同的。我们认为,真正的左派应该是争取一种更高级的、真正的民主制度,让劳动人民能够在拥有政治自由(包括组织不同政党的自由)的前提下掌握到政治权力,打破资产阶级和国家官僚的专制,并逐步建造一种没有阶级、没有剥削的真正平等、和谐的新社会。不过,尽管我们并不赞同「毛左派」的主张,但我们只会公开商榷甚而至于批评他们这些主张,却绝不会同意取消或打压他们应有的讨论社会问题和表达政见的权利。我们同时尊敬那些真诚的毛左派 -如今次受害的学生和青年们- 于极权国度中为贫苦百姓发声、为工农群众服务的坚持。

没有言论自由和其它政治自由,就没有真正的民主,也不会有真正的社会主义。我们呼吁港、台普罗市民应起而关注今次事件,认清港、台普罗市民与中国大陆的青年学生和劳动者休戚与共,必须得团结一致争取彻底的政治自由,才能终结中共政权对大陆及各地人民的压迫,实现民主和平等的中国,并确保港、台各地民主权利不再受到极权中共的威胁。

举办读书会无罪!讨论六四无罪!压制无理!我们严正要求:

1. 立即无条件撤销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等青年的控罪,停止搜捕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
2. 立即全面开放言论、出版等基本自由;释放所有政治犯;禁止以任何借口打压人民言论自由和施行非法拘禁,让所有人都享有公开自由表达的权利;
3. 立即全面开放集会结社自由、工人得以组织不受监控的自主工会;废除一党专政,让人民自由组织政党自由竞争;召开普选全权的全国人民代表会议,建立民主政制和保障人民自由的法制;
4. 严惩无理逮捕张云帆等青年的广州番禺公安局相关人员;
5. 正视社会问题,还人民公义社会。


联署团体:
左翼21 (香港)
(联署名单陆续更新中,欢迎有意联署之团体留下联络)

+++++++++


各界市民、民间团体往中联办抗议
反对中共打压大学读书会 声援八名被追捕左翼青年


2017年11月15号晚,在广州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广州番禺警方带走四名广东工业大学学生和两名青年叶建科、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前会长张云帆,叶、张二人随后被刑事拘留,张云帆先被指「非法经营罪」,正式刑拘时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关在番禺看守所。12月5号及8号晚,警察分别闯入读书会组织者、劳工关注者郑永明、孙婷婷的住所捉人,作刑事拘留。1月15号傍晚,张云帆发布自白书,揭露四人现时「取保候审」;另外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和顾佳悦四位仍被「网上追逃」。据知,该批青年除了办读书会、参与了《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被忽视的群体》的调查和撰写,亦有参与「帮助社会最底层的工农群众有尊严地生活」的公益活动、「和劳工一同读书学习」,并「合办后勤工友活动」、「和工友阿姨们一起跳广场舞」等。

为声援八名候审或正被追捕的左翼青年,香港民间团体往中联办抗议,要求:
1) 停止迫害「11.15读书会案」八名受害人,立即撤案;
2) 停止打压读书会、讨论会,尊重言论、集会、结社、学术自由;
3) 正视社会问题,解决贫穷而非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及「低端人口」。


时间: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下午14:00
地点:西区警署门外集合,游行至中联办
参与团体:左翼21、社会民主联机、华人民主书院
(参与名单陆续更新中,欢迎有意参与之团体留下联络)




图片附件: 1.jpg (2018-1-20 16:26, 279.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4&k=a8599309c66e025ec3ac51cce4467a2b&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jpg (2018-1-20 16:26, 663.4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5&k=446350cd22d6f0906fa4d115b2287600&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jpg (2018-1-20 16:26, 681.9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5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6&k=752d9ac67008dff4d9da08831f53e501&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4.jpg (2018-1-20 16:26, 559.3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7&k=92b10eca1e9e6e5db202359018adb425&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22:43

来源:https://www.jianshu.com/p/142078d204a9

徐忠良:我不相信广东是国统区
96  沧海涛涛 关注
2018.01.20 18:55 字数 1920 阅读 9199评论 41喜欢 32赞赏 78


徐忠良

我是徐忠良,张云 帆因言获罪案的“同谋”。如今,我正被广州番禺警方网上追逃——也许你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已被警方羁押。

我并不是天生的“左派”、“毛派”。我出生在河南的一个农村家庭,父亲对我说过最多的就是努力学习,走出农村,千万不要像他一样,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

然而,课本里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还说“劳动最光荣”。但是,农民工父亲——作为最光荣的团体的一员,却反对我成为劳力者,一直希望我能成为劳心者。

在大学之前,我虽然感受到课本和现实的矛盾,但是并不知道根源。

从某种程度上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待,考进了北京科技大学。在全国最大的城市里学习生活,也使我看到了更多。

学校南门地下通道的流浪者,在寒冷的冬日无人问津;学校里为我们服务的校工,起的比我们早,睡的比我们晚,还要住在我们楼下昏暗潮湿的地下室。



一次看到一个和我弟弟差不多大的校工的孩子出现在那里,我就在想,为什么她的父母为北京这个繁华的城市默默奉献,而她不但享受不到大城市的阳光,还要在这么一片灰暗中成长,这是她应得的吗?

北京南站,也是一个让我感受人间冷暖的地方。候车时,我去附近闲逛,沿着站外的幸福路,我遇到了最不幸福的一群人——上访者——这个当代的告御状群体。



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有被强征土地的,有家人被地方黑恶势力谋杀的,更多的是被贪官欺负告贪官的。他们从各地偷偷摸摸地来到北京,零零散散地苟存在各处地下通道、绿化带的自建窝棚里、各个地下桥洞里,聚集在东庄——这个著名的上访村——而在旁边是繁华的北京南站,是优雅的陶然亭公园,是辉煌鼎立的中海紫御公馆。

他们多么渺小卑微。

他们许多人连续十年以上进京上访,祈求能遇到青天大老爷。当我说自己是大学生,想要了解他们的时候,一群衣衫褴褛的上访者围了上来,拿着自己打印的或手写的诉状,希望我能帮他们曝光,能够通过网络解决他们的问题。

那时候,我的心里是多么的惶恐不安,我知道,我几乎没有任何力量给他们帮助。

走出象牙塔,千疮百孔的现实便压过来。我感觉自己无法去思考,在震惊之余只有无力。

直到在一次关于阶级分析的公开课上,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两个大字“阶级”;我终于明白,劳动者之所以受到剥削和压迫,是因为自己没有当家作主的地位——而这些,正需要进步青年和他们共同争取。

在老师的娓娓道来中,我仿佛看到了年轻的毛主席和他的同志们,筚路蓝缕,历尽艰辛,一步步建立新中国。

那段时间,我沉醉在毛主席的各种文章中,学着运用毛泽东思想去改造自我,服务工农——最终,我成了别人眼里的毛派。

看了我的经历,你是否可以理解,我为什么不把工作之余的时间用来娱乐,为什么我会花一些时间去读书,去思考,去和不同的人讨论交流。

在广州工作期间,我从附近学校的一些校工那里了解到了他们的日常艰辛,他们工作时间和劳动强度几倍于我们,收获的却仅有我们的一半甚至更少,他们可怜的休息时间里也几乎没有什么娱乐。

弱势群体——这个单薄的词,或许你会想到他们需要钱,谁会想到他们也需要精神生活?

在广东工业大学,有一些理想青年不仅想到了,而且做到了,我很幸运能够遇见他们。

他们给大哥大姐们组织了红歌合唱队,拉着他们跳起了广场舞。虽然我的嗓音很普通,甚至唱起歌来还会跑调,舞姿也不优美,跳起舞来身体僵硬,但是我也愿意花费一些时间,去做一点如下载舞蹈视频,准备歌词这样的微小事情。

遗憾的是,我疲于为生计奔波,并没有时间参与他们的读书会。只有晚上才能一起去和大哥大姐们唱歌跳舞——不仅是在为那些大哥大姐服务,我也是从这些事情中充实自己的人生。

最近发生的事情,证明了我们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甚至是“违反法律的”!

11月15日的读书会上,张云 帆等被番禺警方带走关押一个多月,他们的“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我对此事愤怒又不解,并一直默默关注。我想,事情很快会搞清的,张君肯定很快会出来的。但张君取保候审之后,我才了解到——警方不仅没有还他清白,竟然还对我进行了网上追逃!

我陷入深深的困惑,有许多疑问希望番禺警方能为我解答:

1、请问读书会涉及的《毛泽东选集》、《共产党宣言》以及《资本论》等书籍或文章是否是违禁书籍?

2、请问读书会、广场舞如何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3、请问信仰社会主义、毛泽东思想在我们国家违反哪条法律法规?!

对于自己的思想状况及在广州的所作所为,如果任何人有疑惑之处,我愿意耐心地解答!只要警方给我一个公平的说话机会。

但对于番禺警方强加于我和其他人的罪名我坚决不认罪!

我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任何违反法律法规之处,有任何违背公义道德之处!

我不相信,今日的广州是黑暗的国统区!

番禺警方,我死不足惜,但是你们欠人民一个交待!




图片附件: (2018-1-20 22:43, 662.2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1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8&k=78a73e2be4ed42f295ba66d86524797f&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1.jpg (2018-1-20 22:43, 42.3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89&k=5b2d0aa8fd18ffa73d7e25b905a30951&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jpg (2018-1-20 22:43, 64.36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0&k=c82e6621af1500c948c19c004da3a873&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3.jpg (2018-1-20 22:43, 6.3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4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1&k=364740dfab471c975e17edc40696a390&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22:58

西安毛派群众抗议广州番禺警方拘押宣传马列毛的青年学子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1G5xRuP2zvGXmykglgIJAw(以下部分图片来自其他毛派网友微信群)

快讯:西安人民的怒吼

2018-01-20 豌豆君 仨粒铜豌豆

广州事情发生后,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义愤。2018年1月20日,西安市部分群众自发走上街头,集会抗议当地警方对青年学子的拘押。



点击原文链接,获取今日另一个大新闻。

阅读原文




图片附件: (2018-1-20 22:58, 1.34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12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2&k=932943195cb1d4ee257e96fa2097ad47&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20 22:58, 277.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3&k=dfca3f248ac99e2fe5bb8f2a4d60c0be&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20 22:58, 386.3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1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4&k=2b003101d360f0bc428e5f62a94c9a38&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23:01

来源: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2967.html?from=groupmessage

公民人權, 政治打壓 POLITICAL SUPPRESSION

內地左翼讀書會青年成員被捕
港左翼團體中聯辦聲援


2018-01-20 RED215436  红气球

行動連結:Facebook

2017年11月,一個在廣州廣東工業大學教室內自發進行的讀書會,四名來自該大學的學生和兩名青年遭到廣州番禺警方到場帶走,隨後兩名青年——葉建科和張雲帆被正式刑事拘留。其中張雲帆先被指涉及「非法經營罪」,到正式刑拘時換成了「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並被關在番禺看守所。12月5日和8日夜晚,警察分別闖入讀書會組織者、勞工關注者鄭永明、孫婷婷的住所捉人,作刑事拘留。張雲帆於1月5日傍晚發表自白書,除提及當晚於讀書會中有談到「八九六四」,亦提到目前張雲帆、葉建科、鄭永明和孫婷婷是處於「取保候審」的狀態。據消息指,這些青年除了辦讀書會外,亦參與了《北大後勤工人調研報告——被忽視的群體》的調查和撰寫,「幫助社會最底層的工農群眾有尊嚴地生活」的公益活動、「和勞工一同讀書學習」,並「合辦後勤工友活動」、「和工友阿姨們一起跳廣場舞」等。

香港部份左翼團體認為事件不單止影響他們舉辦讀書會及關心大學勞工的活動權利的問題,也影響了全中國民能否享有言論自由和其他基本權利的問題。因此團體發起到中聯辦抗議的行動,並呼籲香港市民到場聲援。以下是相關行動詳情:

時間: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下午14:00
地點:西區警署門外集合,遊行至中聯辦
參與團體:左翼21、社會民主連線、華人民主書院、大專政改關注組、工學同行(名單持續更新中)
聯絡人:Jaco周諾恆 Jaco Chow Nok Hang 95597519、李峻嶸 Lee Chun Wing 97571878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23:11

来源:https://www.jianshu.com/p/c8ac778ae8ed

黄理平|我是否有罪,人民自有公论!
96  沧海涛涛 关注
2018.01.20 21:44 字数 1794 阅读 3299评论 11喜欢 15赞赏 20


黄理平
我叫黄理平,是张云帆读书会事件中被网上追逃的四名青年之一。

毕业后,我在大学城工作生活,一次跑步到广工,遇见一群阿姨和学生在跳广场舞。

她们很像我的妈妈——显而易见的底层劳动妇女。

显而易见的来自农村、工作辛苦、工资微薄。

就这么简单,我开始和她们一起跳舞,做游戏,力所能及为她们服务。

她们常常十几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宿舍,有的宿舍甚至还住了好几对夫妻;

她们渴望融入这个学校,但是从来没有人意识到她们的存在,她们常常自嘲校园里的流浪猫都比她们的存在感高。

她们在广工工作好多年了,有的人却还从来没有坐过地铁。

她们为了孩子过得好点,自己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我好像看到了我的妈妈,看到了她艰难的日日夜夜。

妈妈在血汗工厂工作多年,当她拖着被榨干的身体回到村里的时候,却只知道她的厂名,只知道厂子在广东。

她不知道电视上那个光鲜亮丽的深圳,就是自己工作的地方。

每年,她都会带着所有的收入和我的新衣服回家,抱起我偷偷抹眼泪:

“要好好读书啊,别像我一样,没文化,打工被人欺负,又累又挣不到钱,还被人看不起……”

——说话语气和这些广工的阿姨一模一样。

你一定能理解,为什么我漂泊在外,却仍旧执着地想为她们做事。我和服务她们的志愿者慢慢熟悉起来,感觉志同道合,相见恨晚。

那个扭着胖胖身子的男生,就是被监禁四十四天的张云帆;而那个很努力喊节拍的女生,就是同样被网上追逃的顾佳悦。

至今为止,我仍旧认为他们是最好的青年。我相信,那些广东工业大学的后勤阿姨,也一定会认为他们是最好最好的青年。

有个壮族阿姨腼腆地说:“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跳舞,平常学校都是老师的家属在跳,要收钱,你们这些学生真好,不嫌我们笨,一遍一遍地教我们。”

如果妈妈在厂里的时候,能够遇到这样的青年,就算辛苦,也能够过得开心一点吧!

如果爸爸在修隧道的时候,能够遇到这样的青年,也不会为了讨回血汗钱,集体爬上隧道门洞吧?

所以,这些阿姨就像我的妈妈,张云帆他们就像我的兄弟姐妹——这也许就是老话说的,亲不亲阶级分吧!

很遗憾,由于工作时间冲突,我并没有参加过广工的读书会。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会一定会参加的!

我才不会因为小谷围派出所的威慑,就和这些阿姨、这些青年撇清关系,就否认自己是左派,是毛泽东思想的信仰者!

我的妈妈,广东工业大学的后勤阿姨,为什么注定一生艰辛?

有人说,她们还不够努力。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还有人说,这就是命。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我本能地反感这些说辞,却又无力反驳。直到进入大学,在左鹏老师的一节公开课上,我才第一次找到认识世界的钥匙。

《资本论》告诉我,有剩余价值,有剥削,出卖劳动力不可能致富,资本会吞噬一切劳动者的青春;

《毛泽东选集》告诉我,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人民应该当家作主,捍卫自己的权利!

我从来没有毫无理由地崇拜毛泽东。是现实,是劳动人民的处境,让我不得不信。

而正是因为讨论劳动人民的悲惨境遇和维护权利的抗争,宣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读书会就被定为“反党反社会”,张云帆也被拘留了。

最滑稽的是,警方不仅将读书会视如洪水猛兽;还觉得广场舞“别有用心”:组织阿姨跳舞是不是有“政治目的”,是不是密谋给工人维权?——这么说,警方也知道工人的合法权益被侵犯啦!

而我,作为广场舞积极分子,自然是“密谋维权”的嫌疑人。

当然要被网上追逃!

小谷围派出所不仅不帮助人民维护合法权益,反而一嗅到“维权”的气味就穷追不舍,欲置之于死地!

得知张云帆等青年一个多月来的遭遇,我更是怒不可遏!

特别是孙婷婷的遭遇,简直人神共愤!朗朗乾坤,昭昭日月,一个热心于公益事业,领着微薄薪水的女孩子,仅仅因为和读书会成员有所接触,竟然被番禺警方破门而入强行带走,然后“随便安个什么罪”“干脆”刑事拘留!

小谷围派出所,你们怎么对得起“人民警察为人民”?!

既然你们正在追逃我,那我在此大声宣布:

如果信仰毛泽东思想是“思想极端”,那我就是“思想极端”;

如果组织后勤阿姨跳广场舞是“扰乱社会秩序”,那我确实是“扰乱社会秩序”;

我是否真的有罪,人民群众自有公论。

至于我会被关多久,受到怎样的对待,都是无所谓的。这点事跟上世纪的理想主义者们比起来算什么呢?“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觉得自己有错。

无论你小谷围抓多少人,定什么罪,删多少贴,都无法蒙住人民群众的眼睛!

毛主席说过:中国人民从来是不怕鬼、不信邪的!



2018年1月20日



图片附件: (2018-1-20 23:11, 11.4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1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5&k=01ea536ffd76c67a30f27bc9b72380af&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20 23:11, 2.1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3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6&k=703263cd04659d8025cd0305fbc23a73&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23:35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o4sdez7jtDS81ttYcLoP_g

他不是一个人

2018-01-20 - 无产者评论


他不是一个人

我和郑ym仅有一面之缘,在此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他叫“郑ym”。1月17日,第一次读《我永远是工农的孩子》一文时,除了惊讶于原来他就叫郑永明,以及文中所述受到的警方的“虐待”以外,也没别的更多的情绪、想法。可是,随着文章在朋友圈的扩散,人们对事件的评论和看法的发表,我心头渐生出许多莫名的、矛盾的、微妙的想法和情绪来。

仍记得初见他时,他身体黝黑黝黑的肤色,仿佛在告诉我他来自农村,他干过农活。在我看来,他的行为动作有种异于寻常青年的“迟钝”。以上种种都让我轻视了这位实际年龄仅有23岁的青年人。大概是我的以貌取人与先入为主过分明显地表现在了脸上,他那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里透露着一种警觉,而他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天他告诉我他来自江西赣州,而我并不知道他来自江西赣州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他似乎不十分擅长于言谈,但他愿意听我说话。这让我误以为他仍然还是一个学生,在听取别人的经验。我与他的对话更多在于女权方面。一方面我关注女权议题,另一方面他似乎也对女权问题感兴趣。正如文章写到的,他告诉我他姐姐为了让他们兄弟上学,早早就去了工厂打工。他说他认为这是对女性的不公平,因为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我听着他的说法,心里波澜不惊,因为我呆过的工业区里,这样的故事听得太多了。

我不知道他的朴实来源于他的农村的生活环境,我不知道他维持生计的工作之余还在研读马列著作,我不知道他在辛苦工作之外还要“服务”后勤工人……但是,即使我知道他的一切真实情况,那又能怎样?截至2017年,我国贫困人口数量仍达4000+万[1]。尽管国家政府正在加大脱贫攻坚的力度,但这4000+万人口里,有多少姐姐妹妹因为要让哥哥弟弟上学,在她们十多岁还未成年的时候进入到工厂里成为童工,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挣钱以供哥哥弟弟上学?有多少农民子弟带着自己肤色黝黑,双手长茧的身体第一次坐上火车硬座来到城市上大学,面对的是白白净净,戴着iWatch喝着星巴克,甚至开着跑马奔驰的城市富二代同学,除了在物质上碾压他们,还在视野见识上碾压着他们?又有多少农民放弃了看天吃饭的农活生计,忍心抛家弃子远走他乡,被卷入改革时代的打工浪潮中,来到城里出卖他们仅有的劳动力给资本家,自己缩衣节食,除了能够维持劳动力再生产的基本物质资料,所剩无几?

这都不是个例。这都是真实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千千万万个鲜活生动的实例。只是大部分人们选择视而不见。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苟且偷安,只顾个人的吃穿舒服。仍有人不忍心看到“弱势群体”备受压迫和剥削;仍有人愿意放弃个人的安逸为广大底层人们而奔走。

最后,我想说一句话:郑ym,他不是一个人!


注释:

[1]国务院扶贫办:2017年将再减贫1000万人以上
http://news.cbg.cn/hotnews/2017/0224/6941333.shtml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0 23:48

秋火抨击托派公众号“荆棘鸟”似要抛弃对毛思想的批评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9u84QcQK_ZS5Ljm6Q3OS_Q

徐同志和黄同志的消息

2018-01-20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编者按:在过去,本公众号曾激烈地批判过毛泽东思想,但在阶级敌人面前,大家应该抛弃派别成见,一同来声援被迫害的同志,为争取言论自由而战,而且,我们也要告诉那些质疑声援但又以左派自居的人们,不应该有侥幸心理。今天,徐同志和黄同志等人遭遇到的粗暴对待;明天,可能会降临到每一个站在阶级立场思考社会压迫的朋友身上。

(此处为徐忠良《徐忠良:我不相信广东是国统区》和黄理平《黄理平|我是否有罪,人民自有公论!》两篇文章的图片版)

————————————————————————————

秋火:

我赞成“抛弃派别成见,一同来声援被迫害的同志”,但如果所谓的“派别成见”就是“激烈批判毛泽东思想”,那么作为托派公众号的“荆棘鸟”就是在犯明显的错误,就是在放弃自己的思想独立性去做声援。

就徐、黄两人的文章来看,黄理平的文章还没大问题,而徐忠良说“我不相信今日的广州是黑暗的国统区”,就简直一厢情愿到可笑地步了,今天整个中国比蒋介石国民党统治下的社会还要专制、还要两极分化,早已经彻底复辟成资本主义,而且是极权专制的资本主义。一个所谓的托派的公众号,转载的时候对此懒得批评也就罢了,还要说“过去曾经激烈批评毛泽东思想”、现在转而呼吁“抛弃派别成见”,简直滑稽。
(2018年1月20日晚)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1 00:12

来源:http://m.match.net.tw/mi/news/international/20180118/4379719

讀書會談六四被捕交保候審 中國知識分子同聲援

新頭殼 2018/01/18 15:26

新頭殼newtalk

現年24歲自稱「馬克思主義者」和「毛左」的北京大學畢業生張雲帆,去年11月15日在廣州工業大學舉辦讀書會時談及六四,遭警方衝入拘捕,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名刑事拘留30日和監視居住14日,上月29日取保候審。

張雲帆遭刑拘期間,逾350名中國學界和新聞界人士連署要求放人,其中包括知名左派人士孔慶東、司馬平邦,以及自由派學者張千帆、徐友漁、秦暉、于建嶸等分屬左右等不同政治光譜的知識分子,十分罕見。

根據香港《明報》報導,同案至少還有3人被捕後獲保釋,另有4人遭網上通緝。張雲帆近日在公開信中承認自己被迫「妥協」,又說世上每一個國家都有社會問題,自然有人對問題的解決之道提出不同的看法,「難道這是一種罪過?」

疑因談論六四賈禍

張雲帆周一(15日)發出〈我給人民的自白書〉一文,聲稱在涉事讀書會上「討論了幾十年來的歷史進程和社會問題——涉及重大歷史事件、勞動者地位權利等等」,並承認談及「29年前有大學生參與其中的那場風波」,即六四事件。

張雲帆指出,警方拘捕他時安加的罪名是「非法經營」,正式刑拘時換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文中透露,涉及讀書會事件的孫婷婷、鄭永明、葉建科3人也與他一同取保候審,但徐忠良、黃理平、韓鵬及張雲帆女友顧佳悅4人仍被網上追逃(通緝)。

8小時疲勞審訊

張雲帆稱,他被要求承認有「密謀組織」和「密謀活動」,以及自己有「極端思想」,須保證以後不再參加讀書會,又讓他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他表示,自己受到8小時不間斷的審訊,並被告知更多人會因他而被捕,其父母亦會被連累,因此他選擇「妥協」,「我承認,我沒能頂住這種巨大的精神壓力,只想快點了結,哪怕自己進監獄,只要能讓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寧」。

報導指出,24歲的張雲帆是內蒙古人,高中就讀於呼和浩特第二中學,2016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事發前在廣州一間教育機構任職。

張雲帆在北大期間參與「馬克思主義學會」,該學會2015年的一份調研報告指出,北大後勤工人勞動合同缺失嚴重、被無端剋扣工資、不獲繳納社保、食宿環境惡劣等問題,學會後來被校方關閉。張雲帆在文中稱,他們關心「弱勢群體」、「勞動人民」,經常為工人組織唱歌跳舞、講新聞、放電影、英語班等活動。

參與學生常被約談 助學金不保

報導稱,孫婷婷前日亦發文講述此一事件,她是在2016年畢業於南京中醫藥大學,後到廣州番禺大學城一家社工機構工作。事發當晚,廣東工業大學的保安突然闖入正在舉辦讀書會的課室,聲稱活動涉及敏感話題被舉報,隨後警方帶走張雲帆、葉建科及4名學生。

翌日4名學生獲釋,孫雲帆引述社工機構主任從警方得知的消息稱,讀書會被定性為「反黨反社會」組織,此後與讀書會有關的學生頻繁被校方和警方約談,還有人因此失去助學金。

警方逮人程序被質疑

孫婷婷表示,上月8日,警方突然登門,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文件的情?下,查看她的手機、電腦、書籍、筆記簿,甚至私人日記簿,她被帶到派出所後又被威脅「你不說是吧?你死吧!(多次說這3個字)那先隨便安排個罪名,關進去再說」。

《明報》引述孫婷婷的說法稱,警方後來才補辦搜查證、傳喚證,要求她簽字,但文件所寫的日期、時間與事實不符。她還指控,在看守所中受到「欺凌」,包括睡眠嚴重不足、常不能上廁所、生病得不到治療等。孫婷婷本月4日取保候審,她指稱因此失去工作,家中為籌集律師費舉債幾萬元人民幣。

自1989年的六四事件和隨後官方大肆搜捕民運人士及學生之後,將近29年來,像張雲帆這樣多名青年學生遭到中共逮捕和扣上罪名,似乎還是第一次。或許也正因為如此,於是引發眾多公共知識分子暫時放下意識形態的歧異而群起聲援。

北京大學法學院憲法學教授張千帆即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文說,廣州警方的行為明顯有違背中國憲法第35條(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之嫌。他參與連署時雖不知張雲帆的左派背景,但不會改變立場。他強調,「對於愈來愈頻繁的因言獲罪,左右更應當形成共識:言論不分左右,都應該自由。」

自由亞洲電台(RFA)則引述旅美學者吳祚來的評論說,嚴防組織化行動是中共的常態,即使是擁護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左派,只要從事組織化活動,也會遭打壓。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1 00:17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bUyiFdEiZ03xZCg32Qui3A

李甲才:不甘中国沉沦的青年勇士

原创 2018-01-20 李甲才 红色参考编辑部

不甘中国沉沦的青年勇士
——评说八青年事件


李甲才
2018、1、19


目前的中国,是应该重新“排列组合”了。上边不满意,这表现在“把改革进行到底”,“改革永远在路上”。满意了还改什么呢?下边不满意,两极分化、腐败蔓延,群众怨声载道,期盼拨云见日。古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格言,青年学子理应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抱负,勇敢地站在时代的前列,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奉献聪明才智。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不平则鸣,发生弓长云帆一类的事情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弓长云帆、孙女亭婷、古月永明等青年学子的读书会活动,引起警方关注,说明有了不同凡响的特点,超越了平庸。“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的一部分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他们最肯学习,最少保守思想”(毛泽东《中山县新平乡第九农业合作社的青年突击队》一文的按语《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下册第959页)。大学毕业了还读书探讨不止,有涉猎广泛的兴趣,这非常难得。盼不屈不挠地坚持下去,许多事情的成功就产生于再顽强坚持之中。

毛主席说世界“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潮气蓬勃,好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的身上”。你们的行为超出了精致利己主义者狭隘的眼界,关注个人利益以外的事情,体现了思想精神未染尘埃的赤子情怀,成为难得的承担着我们民族希望的未来的组成部分,是十分珍贵的稀缺资源。过去和现在,中华民族历经多重灾难而没有消亡,就是因为有无数的有识之士义无反顾的把守着政治、思想、文化和道德的底线。

中国千百年来的光明与黑暗、进步与倒退都是无数人点滴行为的积累而酿成。如果把这些先进与落后、革命与反动、民主与专制、科学与迷信量化成巨大的堆积,一个理性的上升到自为层次的人,就应该能找准自己的位置。你们的行为站在了先进、革命、民主与科学的一边,这是令人欣喜且兴奋的。

同学们说“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雨降至”,有这个心理准备好!这是大学以外的大学!唯有一代一代的青年人,才能把老一辈共产党人举起的(真正)社会主义旗帜、一代一代的撑持到最后的胜利。历史反复证明,伟大的革命斗争会造就出伟大人物。把过去不可能发挥的才能发挥出来,就会干出连自己也想象不到辉煌业绩。这是没有任何疑义的。社会的发展变化往往超出人们常规的想象,又被人们所接受。1976年毛主席逝世时,那时九亿多人,有几人能想到会出现如此惊天动地的巨变?社会主义的胜利是必然的,一定会在许多人认为不可能的时候成功。

八位同学都接受了高等教育,应该熟悉近代中国的变迁。1840年以来,在无数仁人志士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奋斗中,几乎给了一切政治主张可以实施的机遇,均以失败而告终,唯独毛主席率领党和人们搞社会主义救了中国。离开毛式社会主义的几十年又证明了,还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走出困局救中国,救了中国也就救了人民群众。

列宁说:“教育共产主义青年,绝不是向他们灌输关于道德的各种美丽动听的言词和条例。教育并不是要这样。人们看到他们的父母怎样在地主和资本家的压迫下生活,亲自受到那些反抗剥削者的人所受到的痛苦,看到为了保持已经取得的成果而继续斗争要经受多么大的牺牲,看到地主和资本家都是如何凶恶的敌人,—这种环境就把他们培养成了共产主义者”。(列宁《青年团的任务》1920年《列宁全集》第31卷第262页)弓长云帆、孙女亭婷、古月永明、叶建禾斗,还有网上被追逃的四位同学,你们在初入社会的“这种环境”碰撞中,接受了社会主义,是了不起的境界升华。需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把这次遭遇作为世界观的涤荡、洗礼、迈向未来的新起点,在实践社会主义救中国的起步过程中实现思想飞跃。

得知顾、徐、黄、韩四位同学被网上追逃。能跑到那里去呢?敢于直面这一不幸,确立“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慷慨气概!这极有可能还是一笔极为特殊的财富。失去自由一段也就挺过去了,经历考验,培养自己的接受磨难的的锻炼。“青年如果没有充分的独立性,他们既不能把自己锻炼成为杰出的社会主义者,也不能锻炼自己去引导社会主义前进”。(列宁《青年国际》1916年《列宁论青年》191页)

客观的说,目前尽管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期,但选择了社会主义就是选择了风险和坎坷,同时也选择了高尚和光荣。从选择之日起就双双相伴而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格外明朗起来。“地球上不只一个世界,比人们空想的阴阳两界还厉害。这一世界中人,会轻蔑,憎恶,压迫,恐怖,杀戮别世界中人”。(鲁迅《且介亭杂文二集·叶紫作‹丰收›序》1935年1月16日)

知识分子,特别是青年大学生,敏感的先知先觉的那一部分人大多来自于这个团体。上世纪初共产党内积聚了大批热血青年,成就了后来中国的旧貌变新颜。当中国处于迷信横行、文盲充斥的时代,五四运动爆发了,从此由旧民主革命转变为新民主主义革命,为共产党的成立奠定了思想和干部基础。毛主席说“自五四运动起,共产党就与知识分子结合在一起”。蓄意拆除社会主义(公有制)形成的恶果,必将为新一轮社会主义的兴起创造各方面的条件。

重建社会主义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壮丽大业,要造就一大批革命的先锋分子。这些人具有深邃的政治远见,为着社会进步、人民的幸福,充满着斗争和牺牲精神,履行肩负的历史使命。祈盼八位同学矢志不移地站在先锋分子的行列中。

广东是有革命传统的地方。番禹xxx派出所公安干警,应该知道《宪法》《党章》关于社会主义的规定是很清晰的,尽管并未阻止私有化向纵深发展,却能从中领悟社会主义的底蕴是非常深厚的。古有“吃水不忘掘井人”的警言,千百年来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们群众,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包括自己救不了自己,只有社会主义才救了人民群众。把1976年同2017年作截面比较,公安干警应该从思想上行动上站在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一边。

对立统一是宇宙的根本规律,现在的世界也需要社会主义来挽救。帝国主义失去了同社会主义的参照对比,在无制衡中狂妄起来,骂了这个打那个。在狂妄中陷入难以自拔的深渊。2008年美国爆发经济危机至今难以复苏,财政困难重重、捉襟见肘,特朗普上台普世价值不说了,开口不离钱。欧盟分崩离析,为接收一点难民吵闹不息,绅士风度顿失。日本狗急跳墙,经济颓势难以挽救。

独联体包括俄罗斯在内,摧毁剩余的社会主义元素后,成为西方一员的可能性没有麻雀变成雄鹰的机会多。中国重蹈覆辙,就能规避同样规律的制约?有无可能性?光对付美国就被搞得焦头烂额。

社会主义是新生的社会制度,是针对资本主义不可克服的矛盾设计的。在党的最高权力的交替中,既无封建社会的血缘关系继承的惯例,也无资本主义轮流执政社会制度不变的认同模式;还未创探出自觉遵从的范式标准规则。需要站在巨人的肩上不懈求索,有所创造有所超越,为无数真诚的社会主义者提供了广阔的用武之地,在前仆后继中将臻于完备。

上年末,从网上得知弓长云帆在读书会上被警方带走,后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看到网上钱理群、孔庆东、张耀祖、范景刚、陈洪涛等呼吁释放,一直记挂在心中。左翼网友为弓长云帆等八名同学的遭遇义愤填膺鸣不平,深受感动,证明中国有希望!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1 18:32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da9ob_N0sg1N-9wZzIa6DA

Z君事件有感
2018-01-21 - 无产者评论


张君事件有感

在2018年1月16日我首次读到张君的那份自白书前,其实对于张君被捕的事已经略有耳闻,那是从北大老师及校友营救张君致广州番禺警方公开信中得知的,由于当时所知信息甚少,所以只有些许关注;但是,当我读到张君自白书及此后几天发生的事,便只剩下了深深的愤怒!

首先,我必须承认,我和张君及张君自白书中提到的诸君有着相同的信仰,那就是马克思主义;但我愤怒的来源并不完全是有相同信仰的人被捕,而是被广州番禺警方在此事件中的无耻行径,还有自白书发表后几天发生的禁言行动彻底激怒了,那些炮制的荒谬“罪名”使我的整个胸腔都几乎被愤怒的火焰填满!张君自白书和其他诸君后来几天所写的文章中所描述的,我相信应该是基本符合事实的,我选择这份相信,并不是盲目的或是有意偏袒,理由是,第一,张君现在在他们的法律下还处于“取保候审”阶段,他此时这样做是要承担严重后果的,但他还是这么做了;第二,警方有如此恶劣行径,在近些年来绝不是只有孤立事件,广州警方能独善其身吗,我深表怀疑;第三,就是这几天网上大规模有组织的禁言行动更是从侧面证实了自白书及后续诸君文章所描述的真实性!

张君及其他诸君在这件事里的做法我认为完全是正当的,合理合法的;毛主席不是也时常教导年轻人要关心国家大事吗!我们的宪法上不是也白纸黑字的写着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吗?那你们为什么会如此的紧张和惶惶不可终日呢?你们究竟是在怕什么呢?!!是在怕这几十年来掠夺的人民财产被人民重新拿回去吗?!!是在怕这几十年来你们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被人民清算吗?!我相信这一天并不遥远,当然,我的这份相信也不是盲目的,这是因为我看到了张君诸人和这几天千千万万的人都举起了自由与正义的火把,尽管她现在还显得有些弱小,在这漫漫长夜里还不能一下子把黑暗驱散,但毕竟有了开始,这些火炬终将凝聚成光明的洪流,照亮这个黑暗的世界!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1 18:44

转按;毛右思想家站在党国维稳立场上批评打压八名青年的广州番禺小谷围派出所。(秋火)

来源:乌有之乡http://m.wyzxwk.com/content.php?classid=14&id=386846

老田|共产党的无形资产谁来守护:我共又要败在小谷围派出所诸警官手里了
老田 2018-01-21 来源:乌有之乡
张云帆等人还很年轻,从他们有限的社会行为看,实在没有做出多少大事,去损害统治阶级利益,应该说,派出所盯住这几个人不放,纯属立功受奖的心理过于迫切。

  共产党的无形资产谁来守护:我共又要败在小谷围派出所诸警官手里了

  老田

  这一次广州小谷围派出所抓捕八个青年人(社工和左翼青年),引发的负面舆情发酵过程中间,派出所和警察敢于无视汹涌的舆情,这就说明,没有一个专职权力机构作为舆论监督的中介,舆论监督对于权力机构内部的机会主义违法滥权行为的纠偏作用,是极为有限的。以此而论,无论是恢复民众对司法的信心,还是着眼于维护政权合法性的贬损,都需要一个在负面舆情发生时由专职权力机构发生的声音,没有这样的声音参与,就无从把民众透过舆情参与监督的地位落实,也难于超越权力机构内部发展起来的机会主义庇护链条,实现纠偏工作。

  从这些年的网络舆情发展看,一个显著的现象是各种私人目标损害共产党执政基础的恶性事件有增无已,几乎每一个这样的恶性事件的结果都是私利的某种程度实现,同时,共产党政权形象或者政府合法性这样一种无形资产被贬损。此种损公肥私的状况,长期得不到起码的纠正,关键因素似乎在于:没有一个恰当的机构专门守护共产党政权的无形资产,其贬损和流失处于放任自流状态。从这个现实出发,如果建立一个类似于国资委那样的机构,专管各种在无形资产方面损公肥私的行为,效果应该会大为不同。

  如果,这一次小谷围派出所能够赢到底的话,那,我共又要输了。

一、为什么警察权力最需要堂堂正正

  警察在公众中间形象不佳,是由来已久的现象。记得2008年7月上海杨佳袭警案致六死五伤,网上舆论中间同情杨佳颇为不少,甚至有称之为大侠者。应该说,滥用警察权力无谓地得罪民众,招致如此错误和野蛮的报复事件,更为重要的是警察权力运用问题未能通过舆情检验,作为执法者反而未能得到恰当的舆论同情,如此严重的问题竟然都没有得到重视和反思,更没有从中吸取教训,更没有看出对警方作风有任何触动。我们非常遗憾地看到,每出现一次警民冲突的舆论事件,都一无例外地造成共产党政权无形资产的流失,而且事后还都没有人从中吸取教训并提出有效的改进措施。

  老子说过“以正治国、以奇治兵”,治国不是行军打仗,不能够不择手段地追求目标,而是需要以堂堂正正的方式来宣示规则并执行规则。警察权力作为一种国家政权最重要的镇压手段,要体现政权的公共性和阶级属性,是最不能够与诡道兼容的,最要求堂堂正正地行使。目前,“警察使用权力的过程不能见光”的各种案例,已经成为政府合法性流失的最严重漏洞。

  这一次的网络舆情中间,小谷围派出所的诸位警官,不知他们出于何种心态,专门说一些见不得光话,专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他们作为国家政权的镇压机器的人格化代表,行事没有丝毫的堂堂正正作风,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和土洞里的蛇,完全见不得光。此种行事作风,是难于理解的。

  现代法治的兴起,把全部的司法救济的权力集中于公检法这样的专职机构,剥夺前现代社会的私力救济和个人复仇权力,是基于一种信念——由专职机构和专职人员接管全部的相关事务,会带来更高的公正和公平。警察机构及其行使权力,经不起曝光和经验,这是极为可怕的事情,从根本上摧毁了人们对于现代法治的信心和信念,在杨佳袭警案中间之所以又出现“大侠”这样的字眼,是因为人们对于公权力救济的信心和信念受到了打击,开始回顾甚至寄希望于私力救济的公正性,而侠客本身就是古代私力救济公正性的想象力所系。

  在一定程度上,在警民冲突的舆情中间,出现侠客这样的想象力——此种想象力对于现代法治信念是一种颠覆性的倒转,说明民众对司法信任度已经降低到了一个可怕的低水平上了,迫切实需要改进警察权力的运作方式,并据此去重建民众对于司法的信心。

  我们假设一下,如果真的设立一个机构,专司维护共产党政权的无形资产,包括关注司法机构的信誉,那么,这一次小谷围的负面舆情发生在之后,就应该不仅仅只有民间的公开信和呼吁书起作用了,而是有一个各级政权和司法机构都无法忽视的声音,来督促他们出面向民众说清楚:警察系统中间是否存在着基于职业利益鼓励而存在的“法外执法空间”,小谷围派出所也应该被要求及时地回应负面舆情中间涉及到的各种违法乱纪行为。正是因为缺乏无形资产维护的必要机制和权力来起作用,小谷围派出所不仅强硬地继续其违法滥权行为,完全无视负面舆情的发展而不做任何积极回应,甚至我们还看到了相反的绑架行为:动员另外的公权力机构通过删帖子的方式去维护和扩大负面舆情的发酵过程和时间。

二、当读书会遭遇到小谷围派出所的立功受奖心切——对逼供信与私刑偏好的检验

  这一次广东小谷围派出所抓捕读书会的学生,所引发的舆情中间,派出所一方至始至终未能让民众相信他们是出于公心和恰当地依据法律和事实行事,唯一采取的行动是删帖子和封口。这就使得自己居于被审判地位上,小谷围派出所的办案警察还拒绝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辩护。因为派出所方面拒绝发言,目前能够得到的资料都是被抓捕对象披露的,而且,依据人们过去形成的社会刻板印象——警察的申辩材料即便是真的,人们往往也不相信,这种现象本身就值得进行深刻反思。



  在张云帆和孙婷婷两人披露的资料中间,小谷围派出所的行事方式非常可怕,警官似乎毫无法纪观念,且完全不尊重公民的合法权利和利益,在执法过程中间和执法过程之外,往往选择各种作为或者不作为的策略,去实现对审查对象个人利益和人身权利的最大化损害。这实际上等效于别种的逼供信策略,目的就是以尽可能少的时间和精力,获得最大化的破案成果以及由此立功受奖。

  从这个案例中间,我们深刻地体会到,在办案警察看来,当事人需要“自证有罪”,这似乎是警察的一项天赋权力,也是警察职业的正当利益所在,为达成此一目标,警察可以公权私用以获致此一目标。因此,连续八个小时的审讯,把孙婷婷关进刑事犯的监号,并利用上厕所和睡觉等一切方式去营造难于忍受的处境,还在孙婷婷病情爆发之际拒绝提供起码的治疗条件,这一切的一切,都服务于警察的天赋权力和自认为的正当职业利益——目的是迫使孙婷婷自证其罪,而且还不是依据孙婷婷自身的所做作为去自证,而是要按照警察所喜欢和期望的“破一个大案子”的要求去自证其罪。

  为了把读书会的行为,做成一个大案子,与立大功受大奖的预期收益联系起来,小谷围派出所在逼供信方面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这典型地体现在对孙婷婷的关押方式上。而且,派出所似乎还想要做成一件巨大的反革命集团案件,为此,除了不惜抓捕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和叶建科之外,还对左翼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顾佳悦和韩鹏等四人进行网络追逃,这一看就给人一种强烈印象——警察破获了一个反革命集团案件的八人团伙。

  无论是就法理层面还是就社会现实而言,让无罪的人让罪,都不存在任何正面的效果,也不是国家司法体系设立的目标,而仅仅与警察个人的职业利益相关——破了大案就立了大功,这可能有助于在以后职业生涯中间的升迁。为了这一部分职业利益,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们忘记了一切:诸如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更为可怕的是,依据孙婷婷披露的材料,那个派出所长及其手下,就跟黑社会老大差不多,诸如这样的词汇张口就来:不说就死、随便安个罪名关进去再说,这还是执法人员吗?而且,在关押孙婷婷的过程中间,连基本的人道治疗都坚决拒绝,这就不仅是说说而已了。

  我们十分期待小谷围的警官们站出来,用事实告诉我们说:这些可怕的言论和事实都不是真的!都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三、“信马罪”或者“为人民服务罪”派出所能够说了算吗?

  从小谷围派出所的积极行动看——似乎抓了这些人可以立功受奖所以积极得不得了,同时也结合张云帆等人及其学友披露的资料被追逃对象多为具有左翼思想的学生——要么具有底层阶级的政治认同、要么信奉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在左翼学生和警察立功预期之间,有一个公约数——就是各种左翼立场的实际存在,这成为警察立功受奖想象力的唯一渊源。

  我们都被教导说:法律要保护的客体内容是一个社会的合法社会关系。我们先甩开“抓思想犯”是否具备法律依据的问题,直接追问这些左翼学生有无抓捕价值,即:他们是否已经成为具有危害主流社会关系的潜力,需要预先地施加法律制裁呢?从警察积极抓人的积极性看,这些人最有可能牵涉到的共同罪名是“信马罪”“信毛罪”或者“为人民服务罪”或者“阶级立场罪”。



  正是在这个方面,我们看到了警察们的为难之处,这些罪名都未曾载入刑法法条,以致于警察们不得不浪费很多脑细胞去找寻一个合法罪名。抓捕张云帆最初想用非法经营罪名,后来只好改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对于孙婷婷所长厘定的方案是“不说就死”和“随便找个罪名抓起来再说”,然后似乎就等着孙婷婷帮助他们想出必要的事实和罪名,当然,这个目标至今没有达到。

  我们可以站在警察的立场上,以同情式理解去剖析他们的行为动力,这至少有两个方面的要素需要关注:一是社会危害的实际存在,第二个方面是抓捕学生真的有可能立功受奖,没有后者的实际成立,警察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就无从解释了。

  我们都知道,立法权还是在全国人大手上,至少小谷围派出所手上没有立法权,而且处置“思想犯”也不在常规立法和司法活动的范围之内,这是典型的政治事务。减少思想犯,一般法律是很难处置好的,通常是在教育和家庭等个人社会化链条中间去实现政治认同输入,以尽可能减少思想犯的数量,保证社会统治秩序的稳定。

  在小谷围派出所的积极抓捕行动中间,很明显存在着一个由执行者掌握的“自由裁量权”空间来处置“思想犯”。也就是说,客观的执法实际中间,抓捕思想犯虽然不是法律规定的标准业务,但还有可能是被职业利益晋升链条所具体肯定的、由警察个人越过法律规定去实施的“法外施法、法外执法”处置空间呢?此种“法外执法空间”不由正式颁布的法律来肯定,但在部门的上下级职业利益评定中间则是有效的,法律不肯定的法外执法,是在行政链条中间还能够得到肯定。

  如果我们假定小谷围派出所的诸位警察,对于上下级关系中间肯定和否定职业利益评定标准相对熟悉,那么,从小谷围派出所不顾舆论反对而坚持不改的狠劲看,这个“法外执法空间”是真是存在的,并且这个“法外执法空间”还可能是在上级默许之下,由上下级共同经营的。

  我们十分期待,在广东警方中间存在着实际的“法外执法空间”的判断是错误的,若真的如此,相信不久就能够看到公安系统纠正基层错误执法的行动了。迫切希望,小谷围派出所的上级站出来,澄清一切有损警察形象的推测和言论。

四、派出所对“思想犯”的惕戒会产生正面效果吗

  记得是柏拉图说过:每一个城邦都分裂成两个城邦——穷人的城邦和富人的城邦,这两个城邦处在永不停息的交战之中。所以,从较为宽泛的因果关系看,把穷人看做是富人永远的威胁也不算错,把被统治阶级及其思想看做是对统治阶级的潜在危害也算有依据。但是,这样的政治性分析或因果关系,并不能成为执法的依据,法律要求更为切近和更严密的因果关系链条。



  我们都知道,邓小平说过“要警惕右,但主要是反左”,显然邓小平这个说法是针对领导层的改革思路的评定和建议,并不是要求警察立马出动在社会上到处去抓捕左翼青年。至少全国人大没有认为需要据此修订刑法,确立“信马罪”“信毛罪”或者“阶级立场罪”这些符合“反左”需要罪名。正因为人大没有进行这样的立法,我们才会看到这一次小谷围派出所的尴尬:想要寻寻觅觅找一个合适的依据抓人,却总是找不到,只好转过来全心全意指望年轻人自证其罪,因为这几个年轻人也实在想不出自己做过什么诸如颠覆国家政权之类重大事实,去帮助警察定罪和立功,结果出现僵局:警察只好通过监视居住和网络追逃等方式,去无限制地损害青年人的就业机会来把逼供信进行到底。

  纯粹从有效维护统治阶级需要的社会关系出发,对恒久存在的一种潜在危害——底层民众对于统治阶级的威胁——的司法处置,即便不存在合乎法律因果关系链条的“思想犯”镇压业务,小谷围派出所也许是指望抓人追逃等镇压手段的运用,去起到某种杀鸡吓猴的作用,以此去保护了关键的社会关系和客体,遏止被统治阶级可能的潜在危害。

  不过,张云帆等人还很年轻,从他们有限的社会行为看,实在没有做出多少大事,去损害统治阶级利益,应该说,派出所盯住这几个人不放,纯属立功受奖的心理过于迫切。

  据说张云帆等人在北大读书,调查过北大后勤工人的状况,调查报告指出劳动合同签约率过低,五险一金缴纳不足,一些工人劳动时间过长,所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据说报告披露之后相关方面采取了整改措施,这些在理论上降低了资本的利润,应该是损害了雇主的利益,算是危害之一吧。这一次广州警察抓读书会,连此种基本的损害事实都未能造成。据事后诸人在网络上披露的材料,郑永明在大学发布交友公告,招募读书会成员无非是想要做些事、却付不出多少工钱雇人,只好去学校里找愿意干点活还不要钱的热心学生,来帮助做义工而已。而且,在义工工作内容中间,也没有发现组织地下党预备干革命的各种事实,而是组织底层的体力劳动者跳跳广场舞什么的,以纾解一下心情压抑什么的,这其实都要算是维稳工作的有机构成部分,当然,这些学生主观上是从帮助底层工人的善意出发,而不是从维护统治需要出发的。

  似乎正是因为如此,青年人因为没有组织工人阶级的地下党,也没有搞任何颠覆政权的设计,导致派出所抓了人却无法立功,因为这些人老是交代不出密谋网络和犯罪事实,以至于孙婷婷被各种针对,希图借此逼迫她写出符合警察需要的地下斗争小说情节来。也许是警察先生们把女孩子作为薄弱环节对待,设想她最容易被攻破,所以选择她刻意地重点照顾。

  就目前所知的情况,无法认为小谷围的警察,对于社会维稳做出过什么正面的贡献,恰好是反过来,警察们所损害的倒是真有维稳功能的社工事务。而且,小谷围派出所到目前为止的所作所为,简直是给司法机构脸上抹黑,更为可怕的是:派出所诸公在负面舆情面前拒绝做出任何有助于挽回形象的努力——不管是出面辩诬还是公开认错,都会产生这样的正面后果。对一切指望长治久安的统治阶级来说,小谷围派出所此种应对方式,都是最愚蠢的猪队友表现——每当一个负面舆情到来时,猪队友都会以自己的努力去把对政权形象的损害最大化。

  最后,如果派出所真的是从青年人的左翼倾向着眼去抓人的,那会不会在一定时候或者条件下,他们跑到北京去抓人呢?例如抓捕投票赞成宪法和党章的那批人,因为这些人身上“信马”“信毛”的事实也不少,那可真实构成颠覆政权的重大罪行了。目前,小谷围派出所还没有让人们信服地看到:他们能够将惩处左翼青年的强烈意愿与干预指导思想,进行合理的区分,希望,小谷围派出所还至于会玩脱吧。

  在一定程度上,如果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们不思悔改的话,那他们对于现存社会秩序和社会关系的潜在危害——不管从思想犯的角度看,还是从所作所为引发的社会后果考察——都要远远大于那些被追逃的左翼青年。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日

  附录:有感于广东小谷围派出所的事业心

  满网争说小谷围,方知今日信马非。学生读书劳抓捕,党国奉马剩阿谁?

  昔年捉拿苏维埃,共产幽灵又徘徊。粤警辛劳多费力,定教东风永不来。

  【捉拿苏维埃:1930年前后福建军阀卢兴邦曾经发布通告,悬赏捉拿反贼“苏维埃”先生。】


图片附件: (2018-1-21 18:44, 599.8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7&k=4dbdd3a1bef6ff37258939bc28a3edc9&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21 18:44, 234.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8&k=fdc6eb2ad953fa2750883de4d701e3e3&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21 18:44, 581.3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1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199&k=eef09bb185f001be7c5cf901bdae981f&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1 23:22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DaWzI_8el6dFrN737aIbZQ

顽石|为青年的觉醒而欢呼

原创 2018-01-21 顽石 依旧顽石

由于家母前一段时间生病,顽石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一心一意侍奉母亲,现在她老人家已基本康复,耐不住寂寞的顽石便又出山了。这就是近日顽石没有更新文章的缘由,在此先感谢所有关心顽石去向的同志与战友!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信焉。不过于家事中沉溺月余,等我再来看这个世界,忽然就生出了“竟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感慨。新时代变化之速,不能不令我瞠目结舌。

沉默了一段时间,憋在心里想要说的话似乎有很多,但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怎样说才算符合“规矩”,不知道哪些话属于《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的范畴……

数日前,有北大学子来访,一声“顽石同志”迅即消除了初见的陌生,也抹平了彼此的代沟,几个小时的畅叙,令我倍感欣慰、深受鼓舞!

从这位青年同志那里详细了解到另外一些青年的事迹,加之这几天从网上看到那些青年泣血的“自白”与呼告,我为今天的中国有这样一群青年而骄傲!我要向这些青年表达最由衷的敬意!他们非凡的事迹让我震惊,他们不平的遭遇让我愤慨,他们无惧牺牲的勇气让我钦佩,他们对理想与信仰的执着追求让我敬仰!

以前参加一些活动,看到大多数甚至绝大多数是老面孔的时候,我深深地感到过悲哀,并由此产生过悲观情绪。因为没有年轻人的传承,再伟大的事业都注定不可能走向成功。两年前在香港参加一个研讨会,当时年近九旬的老革命家古正华前辈热情地勉励顽石:“非常高兴看到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加入宣传毛泽东思想的队伍,我们的事业后继有人!”听了古老的话,我的内心五味杂陈,鬓染秋霜的顽石实在不年轻了,如果没有更多比顽石年轻得多的人来参与和继承,红色事业怎么可能发扬光大?

上个月在北京参加人民节纪念活动的时候,我看到有不少年轻人参与了进来,一些青年的发言振聋发聩。这次北大学子来访,他告诉我,信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青年越来越多。尤其是那几个青年的事迹,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正义的力量和一个民族浴火重生的希望!

一些青年才俊不再汲汲于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愿再做“沉默的大多数”,转而关注社会,关心国家民族,走向工农大众,选择信仰毛泽东思想,擎旗已有后来人,我由此看到了回归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的希望,我有什么理由不欢欣鼓舞?虽然目前觉醒的青年只是少数,但既然已经有人先觉,就有理由相信会有更多的青年醒来,星星之火,终将燃成燎原之势!这个希望就像毛主席纵情讴歌的:“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2018.01.21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1 23:29

来源:独立媒体(香港)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4654

示威抗議中共打壓左派青年 促還人民言論自由
週日 2018-01-21 左翼21


圖:社民連

1月21日下午,左翼21發起示威,抗議中共打壓大陸多名左派青年,參加人數約三十人。去年十一月,當數名學生和青年在廣州廣東工業大學舉行讀書會時,警方到場拘捕在場人士。其中一名被捕青年叫張雲帆。公安先指他涉及「非法經營罪」,到正式刑拘時換成了「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到今個月十五日,張雲帆在網上發表了自白書。在自白書上,他透露了當晚的讀書會曾提及六四,又指自己和其他三名涉案的青年學生(葉建科、鄭永明和孫婷婷)均是在「取保候審」的狀態。而同案尚有四人(徐忠良、黃理平、韓鵬和顧佳悅)被「網上追逃」。換言之,此案共牽涉到八位青年學生。

今次事件在大陸引起了廣泛關注。雖然張雲帆等人自稱為「毛左派」,但得到了不同立場(包括毛左派、自由派、女性主義者等)聯署聲援。張雲帆發表自白書後,同案多位被官方打壓的左派青年亦紛紛發表自己的自白書。他們除了表明不滿警方的打壓外,亦在自白書中流露出他們對社會底層的關注。除了有部分人士參與讀書會外,這八名左派青年亦有從事服務民工的公益活動,當中包括了組織廣東工業大學基層工人跳廣場舞。

左翼21雖然未必認同國內「毛左派」的主張,但對這八位左派青年關懷社會底層、控訴社會不公的行動和情操表示敬意。更何況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本就是每位中國公民應享有的權利。組讀書會、跳廣場舞,又怎可能是罪?所以左翼21發起了今次遊行和聯署行動,一方面聲援這八位被壓迫的左派青年,亦要求中共還全國人民包括言論自由在內的各種政治權利和公民權利。

除了左翼21外,今次到中聯辦的抗議行動亦有其他組織(社會民主連線、支聯會、工學同行、大專政關、工黨、香港眾志、香港毛澤東思想學會)的成員參加。其中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發言時痛斥中共政權不讓大陸左派青年研讀馬列主義,正揭示了中共本身早已背棄了馬列主義追求社會平等的理想。而左翼21成員區立行則提醒參加者,除了在中國大陸外,在其他國家也有左翼被無理打壓的情況。他提到前年在號稱自由民主的南韓,竟有人因為藏有左翼書籍而被捕。

左翼21會繼續關注是次案件的進展,並會公開邀請各界團體個人聯署聲明。欲想了解事件最新發展,可瀏覽此


秋火点评:左翼21成员区立行提到在号称自由民主的南韩也有人因为藏有左翼书籍被捕,这个情况其实与中国大陆不好类比,因为韩国在二战后冷战时期就是有反共传统的,这个历史渊源和中国大陆相反。中国大陆至少在思想上一直对左翼思想相对比较宽容,现在却严厉压制宣传左翼思想的学生,这是尖锐的讽刺,也是说明专制黑暗到了登峰造极地步。

以下两张图来自脸书: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22 01:04 编辑 ]

图片附件: 5.jpg (2018-1-21 23:33, 152.03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5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201&k=033dd6ceb12ad0d6b4685a3af470b377&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6.jpg (2018-1-21 23:33, 342.54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74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202&k=f00c077bda1fb9e1a0a1d8fd91f9308c&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7.png (2018-1-21 23:37, 1.13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63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203&k=657bcd41ffdb449eecae8fc3a5ddf3bb&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2 00:33

来源:简书https://www.jianshu.com/p/526d74002fde

爸爸妈妈,请相信我无罪——韩鹏给父母的信
96  孙大圣2018 关注
2018.01.21 21:43* 字数 0 阅读 46评论 1喜欢 0

来源:红旗网http://www.xj559.xy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335

爸爸妈妈,请相信我无罪
——韩鹏给父母的信


2018.01.21韩鹏

亲爱的爸爸妈妈,真的很对不起。我失踪的这两个月里,你们经受了怎样的煎熬啊!

亲爱的爸爸妈妈,请原谅,直到现在我依旧不能与你们相见。我没有想到,一个普通的读书会竟然会使我被追逃!我曾天真地信赖法律的公正,但是现在近乎绝望——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洗脱冤屈,回到你们身边。

你们看到张云帆、孙婷婷和郑永明的自白书了吗?警察有足够的手段去让他们承认莫须有的罪名。

如果我”自首“,不会受到”宽大处理“,只会受到同样的粗暴对待!

亲爱的爸爸妈妈,请相信我,我依然是那个正直善良的孩子。我参加了广东工业大学的读书会,我们一起讨论时事历史,宣传社会主义思想,同时为学校的后勤工友们举办一些公益活动,完全公开。绝不是什么“密谋组织”。

你们也许会想,我是不是有“过激”的言论?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不知道什么是“过激“,说真话难道就是“过激”吗?

周秀云这样的讨薪农民工无辜死去,散发着大清僵尸腐臭的女德班在祖国大地上大行其道,人面兽心的教授动用权势让“北影性侵”类似事件层出不穷……这些极度丑恶的社会现象不应该在人民的声讨中灭亡吗?

谈论这些并没有错,更不是犯罪。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们在学校里遇到一群跟你们一样非常朴素善良的叔叔阿姨们,我经常跟他们一起跳广场舞。——这是我们的另一桩“罪行”。

他们比你们还要辛苦,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一个月休息两三天,工资只有两三千块钱,十几个人甚至是20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下班-睡觉,根本不像人过的生活。

他们拉着我的手说,遇到我们,是他们外出打工几十年来最为开心的事,第一次感受到别人的尊重和关爱,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找我们了。

有一次,我们为校工叔叔阿姨举办晚会,孙婷婷给一位参演的叔叔颁了一个奖牌,那是一块随意制作的奖牌,没有想到这位叔叔高兴得一晚上没睡觉,左看右看,到处炫耀。

爸爸妈妈,你看,我们做的事情是多么微不足道,却足以让他们高兴得彻夜难眠。

但是,现在我连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都无法为他们做了。

就在昨天,我看到一群阿姨在跳广场舞,我再也忍不住了,哭了起来——两个月了,广东工业大学的那些阿姨们一定会很伤心,觉得我们这些年轻人抛弃了她们。

曾经有段时间,因为工作太忙,好久都没有和他们跳广场舞。当我再去探望她们的时候,阿姨们紧紧抓住我的手,说,你终于来了啊,我以为你不要我们了!我听到这句话时心如刀绞。

如今,我就这样,被迫抛弃他们了!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看,我没有“扰乱社会秩序”,我只是想让劳动者更有尊严地活着 !

还记得两个月前,我和你们说过,我的朋友参加读书会被刑拘了,但我坚信他无罪。我第一次认真地向你们说了我的志向——我不追求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我想通过自己的行动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你们没说什么,但是我能看到你们笑容之后的隐忧。

爸爸妈妈,你们该记得横征暴敛的农业税让父亲穷得只能捡地上的烟头抽;大伯超生了,你们该记得村干部到奶奶家来抄家砸房的恐怖场景;小姨高中毕业到东莞打工,你们该记得她被禁锢在厂房里最后不得不跳窗逃跑;你和舅舅都做过小生意,你们该记得当时你们因为没有暂住证被抓进收容所的辛酸经历……

你们说,这些现象都不存在了,社会总是在进步。

可是你们要知道,社会的进步总是无数英勇正义的人们争取到的。

江西丰城农民对暴力征税的广泛抗议,最终敦促有关部门重新审视农业税的合理性,将其最终取消;无数被抄家的人没有忍气吞声,才让基层部门不再敢借计划生育敛财;黑砖窑事件的曝光,才让《劳动合同法》出台;孙志刚之死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与声讨,促使收容遣送制度被废除……

亲爱的爸爸妈妈,如果你们担心我的安危,不想让我加入仁人志士的行列,我不怪你们。

但是,如果不公和灾难无端降临到我身上,降临到我的好朋友们的身上,降临到我们所有人的家庭中,我们还能忍气吞声吗?还能苟且过活,忍辱偷生吗?

如果你们想劝我去公安局“自首”,早点出来后重新生活。

请原谅我不能够答应你们。

你们看到孙婷婷的自白书了吗?难以想象,在文明国家,番禺警察竟然对一个小姑娘如此野蛮!将宪法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无法接受,无法容忍!

我不计较以后还能不能找到好工作,过上好日子——我只想遵从自己的内心,活得有尊严——我不可能承认莫须有的罪名,更不可能向欺压我们的恶势力低头!

如果我去“认罪服法”,就是向全世界宣布,我关心社会、为工友服务、宣传社会主义是有罪的 !

那我该如何面对受到折磨的同志们,如何面对那些信任我喜欢我的工友们啊,又如何面对我自己所信奉的社会主义理想啊!

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可以说我无情无义,说我不孝;我也希望您们能想想,到底是谁逼迫我如此“不孝”?

希望你们振作起来,照顾好自己。特别是爸爸,刚戒掉的烟酒千万别又续上了!

你们看,成千上万的善良的人都在支持我们,你们的儿子并不孤独 !

永远爱你们!


你们的儿子

韩鹏



韩鹏
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


图片附件: (2018-1-22 00:33, 718.0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1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204&k=03da5cd5436c34355b3a478959948dc4&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2 00:40

毛右人士李北方评论广州八青年“并非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无暇”

转按:此文后半部分都是讲洛宁县拆除毛泽东雕像事件(涉及打压信仰自由问题),与本帖主题无必然关系,故删节,节选。(秋火)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b3SPXxHhTLfj4Q0YWAZcJw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喊毛主席万岁的不一定是正派人(节选)

原创 2018-01-20 李北方 行走与歌唱

听一个靠谱的朋友讲过这样一件事:几年前,国家端了一个团伙,这帮人打着毛主席的旗号成立了一个组织,意思是他们才是毛主义正统,在组织架构上,从“中央”到“地方”,五脏俱全。可是,他们的背后是美国的中情局,其中一些人就是直接从美国派回来的。
这种事件,当然不会宣传,更详细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了。

CIA会支持共产主义事业吗?美国人会真地反对“修正主义”吗?这是送分题,肯定不会。但这不妨碍他们会以这样的名义去搞事情。

几年前,广东那边抓了一个曾飞洋,搞维权的,背后有境外资金。曾飞洋这小子很贼,还黑了洋鬼子不少钱。

洋人会关心中国工人的权利吗?会热心地帮助中国工人阶级夺回领导地位吗?这也是送分题,不会。他们借此搞事情而已。

汉奸(我不喜欢这个词,但暂时找不到更好的替代用词)有可能打着毛主席的旗号。反过来说也成立,打着毛主席旗号的人有可能是汉奸。这是事情的一个方面。

最近,广东那边几个小青年的事情引起了不少注意,有人问我啥看法,我不了解情况,没办法发表看法,“自白书”等只是他们的“一面之词”,不足为凭。当然也有人要逼我表态,对这种货,我肯定直接怼回去。

昨天,忍不住找靠谱的朋友打听了一下,虽然这位朋友也不了解具体情况,但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那几个小青年并非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无暇。我能告诉大家伙的就这么多。

这对我之前的直觉是一个印证。有一类的左派小青年,我跟他们“打”过一些交道,行走与歌唱的老读者会记得。不打不相识,“打”过了就对他们有所了解。如果这帮家伙哪天当了汉奸带路党,我是一点都不会意外的。

有些脑子不好使的人,虽然认真学习马列、拥护毛主席,但也可能去当汉奸。这是事情的另一个方面。

……

综上所述,我想告诉朋友们的是,不要根据一个人口头上标榜的立场来对其进行判断,那可能是假的。以我个人的体会,我越来越讨厌那些满嘴主义的货色,倒喜欢那些不怎么谈主义的正派人。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2 00:46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tvjveq2EvTL3UgB-jatV5A

坏人才喊毛主席万岁吗?境外势力才关心底层群众吗?

原创 2018-01-21 桃南圆 雨信子

  听一个靠谱的朋友讲过这样一件事:若干年后,人民打掉了一个团伙,这帮人打着毛主席的旗号成立了一个组织,意思是他们就是毛思想正统,在组织架构上,承接着从“中央”到“地方”,五脏俱全。可是,他们的背后是各地资本家,其中一些人就是直接从资本家中挑选出来的。

  这件事,当然今天不会清楚,更详细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了。
  资本家会支持共产主义事业么?民族企业家会真的反对“修正主义”么?这是送分题,肯定不会。但这不妨碍他们会以这样的名义搞事情。

  几年前,通钢人民判决了一个陈国君,搞经济改革的,背后有某种资金。陈国君这小子很贼,还黑了后台老板不少钱。

  资本家会关心中国工人的权利吗?会热心地帮助中国工人提高经济生活水平吗?这也是送分题,不会。他们借此搞钱而已。

  叛徒(我不喜欢这个词,但暂时找不到更好的替代用词)有可能打着毛主席的旗号。反过来说也成立,打着毛主席旗号的人有可能是叛徒。这是事情的一个方面。

  最近,有个公众号的文章引起了不少注意,有人问我啥看法,我不了解这个公众号,没办法发表看法,“没那么简单”等只是他的“靠谱朋友”的“一面之词”,不足为凭。当然也有人逼我表态,对这种货,我肯定直接怼回去。



  昨天,忍不住找了并不靠谱的番禺警方(他们的电话:020-84828080)打听了一下,虽然番禺警方什么消息都没有,但大致知道这事情很难有多么复杂。不然警方这么多天了,还不早些判了?我能告诉大家伙的就这么多。

  这对我之前的直觉是一个印证。有一类的自称左派和“毛主席的好学生”的公众号,我跟他们“打”过一些交道,新青年们可能都会有经历。不打不相识,“打”过了就对他们有所了解。如果这帮家伙到今天还是保皇派,帮着资本家大官僚说话,我是一点都不会意外的。

  有些脑子不好使的人,听说是粗略了解马列、拥护毛主席,却还是为资本家蒙蔽双眼,为他们说话。这是事情的另一个方面。



  毛主席教育我们,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奉劝一些公众号大V小V也消停消停,甭再胡乱鼓吹什么阴谋论了。

  指责别人收“外国人”的钱的时候,想想同样的无端指责会不会落到你的头上?
  办读书会,学习马列毛,给工人们组织广场舞。拿着美元就为了做这些事?

  那么就别怪哪天,办公众号的、写文章的,都得了与“读书会”一样的罪名。毕竟,谁都有不少“靠谱的朋友”。而警方呢?保持沉默就好,反正是不是事实无关紧要,有没有证据也无足挂齿。
  要是真有说明和境外势力勾结的“靠谱”证据,那又何必舆论场里暗地中伤,直接光明磊落给靠谱的番禺警方不就好了,他们不正愁着找不到证据给人定罪么?还能落着个热心群众爱党爱国支持社会主义建设的美名声呢。

  判断一个人怎样,只看他说了什么是远远不够的。该拿来判断的还不是他做了什么、他怎么对待人民,是不是?
  倘若你非要说这是关心困难群众的正派人:

而为工人办元旦晚会的却不是,我又还能说什么呢?
  究竟谁是在打着毛主席旗号,反对毛主席?

  谁在为群众谋福利,谁在为人民服务?为什么如今一谈及“为底层人民谋福祉”就是“阴谋”,就是“境外势力”?难道这种事,不是应该由CPC去做么,为啥事到如今还要劳烦这些名牌大学毕业的“境外势力”们去做呢?
  到底还有没有人给人民做主?

  “谁主张谁举证”,这可是法律界的共识。现在好,主张其有罪的迟迟拿不出证据,又不让支持他无罪的说出话来。你的“靠谱朋友”的只言片语说“没这么简单”,把有志青年归结到境外势力;他用“社会常识”断定“一个巴掌拍不响”,高呼着相信警察的判断——“也许以为给主子嗅出匪类,也就是一种‘批评’,然而这职业,比起‘刽子手’来,也就更加下贱了”。

  综上所述,我想告诉朋友们的是,不要根据一个人口头上的无端指控来对事件进行判断,那可能是假的。以我个人的体会,我越来越讨厌那些满嘴“可靠朋友”的货色,倒喜欢那些干实事、为人民服务的正派人。


图片附件: (2018-1-22 00:46, 371.9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26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205&k=1e1bcf1ae3ad212c2e960926ca3768b7&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22 00:46, 479.59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18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206&k=dba95c965a71a2638702d7dd3b6272e5&t=1573843146



图片附件: (2018-1-22 00:46, 1.17 M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10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207&k=564dd90650ba8d9cd3b798fb84837a1d&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2 00:52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Eo5JiZVEmuj1hS_PcQeq8w

当一切善意都被当做别有用心

原创 2018-01-21 木吾 月上梧桐


这些天,在关注学长事件时,看到了网上的部分观点。
有的说,知识分子开读书会,肯定别有用心。
还跟工人呆在一块,肯定是要搞乱秩序。
他们想不出,名校毕业的大学生,不好好工作赚钱,做这些事干什么?
学生和工人,在大多数人眼里就是如此不同。
以致于我们潜意识觉得他们不该放在一起,否则就是反常,就是有所图谋。
更深的原因,恐怕是觉得,工人苦难,天然有之,不该有人关心
那么,如果弄清楚关心的理由,是不是就可以打消一些怀疑?

曾经的我,和大多数人想的一样。
学习方面,重视教育的母亲,早早给我启蒙,因此我向来学得顺风顺水。
那时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一听就明白的东西,有些人却觉得在听天书?
根据自己的经历,我单纯地觉得努力是可以弥补一切的。
本来一出生也不会有太大差距,只要肯多加把劲,世界还是很公平的。
作为一个教育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这个观点支撑了我好几年的优越感。
直到中考时,我产生了一些迷茫。

我看到我的同桌——一个数理思维非常差的人,在初三的一年里,刷数学题刷得有多可怕。
而我仗着自己脑子灵光,不需要花多少力气,成绩还会比她好一大截。
我没有经历过,也无法想象那种拼了命去干一件事的状态。
但时至今日,我还记得她看向我的眼神:木偶一般的茫然失望。
也是那时我意识到,好像这脑子也并非单靠个人奋斗得来的,恐怕和父母的先见之明关系更大。
我突然有点羞于谈及“努力”了。
但是努力也不至于毫无意义吧?我这么劝慰同桌,至少努力能超越自己。
可惜没人会拿你和曾经的你来比较——老师在课堂上对我的表扬和对同桌的冷漠,让我的安慰没有任何力量
然而更为明显、极端的现实就在我的身边。



邻居家的孩子小我两岁,小时候也常在一起玩闹,她总叫我“姐姐”。
与我家里的情况不同,她家里条件并不好,父母常年在外辛苦工作,而她从小跟着不识字的奶奶,没人教她写字、算数。
至于做人道理、学习方法以及生活技能,就更没有人去教了。
生活的压力让父母满肚子怨气,对她非打即骂。
每次去他们家,她父母都当着面教训她:“你要是有你姐姐一半懂事就好了!”
然后便是一通数落,把她做过的错事全翻出来,让我们这些外人评理。每次都是以她气得破口大骂,双方再大闹一场告终。
而我,也从这“批斗”内容中觉得她太过分,站在她父母这边质问她怎么能骂长辈。
或许因为我们曾是玩伴,我说话她有时还能听一些;但下一次又是老样子,以拒不改正的方式与父母置气。这仿佛成了她父母招待访客的保留节目。
到我们再长大些,我清晰地意识到,我们之间的不同越来越明显。
她越发变得刁蛮顽固,拒绝听取劝告。而她与父母的冲突,升级到了我一个外人都受不了的地步。
我渐渐意识到,我所生长的家庭环境对我有多重要。缺乏关爱,缺乏基本的家庭教育,换做是我待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能够比她好多少?
别特么强调什么个人成长奋斗了!
我明白的,处在她的那个位置,脾气大如我,可能活都活不下去。
我就这么当了十几年冷眼旁观的帮凶,用“何不食肉糜”的咒语换来卑微的优越感。

作为姐姐,我是想要为她考虑考虑出路的。然而能有什么出路呢?即使她有出路,未来她的孩子呢?
她已经被逼成了和她父母一样的人,未来不过是今天的无限循环,甚至更糟。
而像她这样的人,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他们的生活水平,难道能寄望于后代一步步的上升?
原来这就是所谓“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的生活。
我从未如此清晰地看到,那扇向上的门,对她、对她这样的人,紧紧封死。



我用了一年多时间自己琢磨这件事情,终究没有想出解决办法。偶然间,我接触到了马克思理论中的剩余价值论。
劳动者创造了财富;但他们最终得到的却仅够用于维持自己和后代的生计。
马克思已经非常精辟地论述了工资的本质——维持一个工人的基本生存并实现再生产的生活费用
每个人早在一出生就标好了价,被规定好了该干什么事,领多少钱。
“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初中便背得滚瓜烂熟的口号,难道是句空话?这样的想法压得我喘不过气。
想起我自己,又何尝不是时刻提心吊胆,害怕一场大病或是其他什么天灾人祸降临在自己头上,瞬间把我甩入任人剥削的行列,再无出头之日!
这绝不是什么与我无关的问题。它与每个人有关。

学长是一个北大人,也自称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做这些事情,并思考怎么做能变得更好,在我看来,顺理成章。
心忧天下,胸怀劳苦大众,这难道不是北大的传统吗?
如果真真正正想为劳苦大众做一些事,当然要先接触他们,深入他们,了解他们。对工友的关心、帮助,不正是在加深这种了解吗?跳舞虽然简单,但至少也是一种尝试。
实践中探索出正确道路,才能让国家向好的方向发展。
而现在,他们的理想刚刚开始,就被无故打压。不过是读读著作,跳跳广场舞。
我看不出这样有哪里好,何况这种打压是如此野蛮,毫无法理。
当一切善意都被当做别有用心,别去感叹人与人的关系只剩下利益。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2 22:30

回忆我的同学张云帆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A6SjEyEY67ay9Ybf2vKifg

回忆|我的同学弓长云巾凡

2018-01-21 一位北大同学 野火序

图片。


张同学自白书的话




北大有很多优秀的老师,也有很多优秀的同学,但是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还是我的同学张云帆。

最近,云帆因言获罪一事在朋友圈中闹得沸沸扬扬。特别是在云帆被取保候审后,关于他和这件事的新情况,又重新开始成为热点。

大家很愿意把关注的目光放在云帆本人的经历身上,毕竟从始至终,云帆本人在很多人的心里始终是个谜。之前在网上有说他是普通学生的,有说他是我校马克思主义学会的,还有说他是什么毛粉的。种种说法,不一而足。

作为深受他感染的大学同学,我很愿意与大家分享我和这个所谓的左翼青年的故事。



一开始认识云帆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家庭条件是很优渥的。他的父亲在呼和浩特开了个大饭馆。而且,云帆从小就是各种光环加身,最后也是以内蒙古理科第6名的成绩考上北大的。之前也曾经在网上流传过他在呼市二中的北大校长实名推荐材料。

固然,北大从来不缺充满光环的人,但是,我却从未见他去炫耀这些东西,相反,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理想主义者。

一个理想主义者不能不读马克思。云帆就是这样的人。而我也是在他的影响下开始关注马克思主义的,而且经常会讨论这方面的问题。

在最初开始讨论马克思主义的问题的时候,我说:“人都是自私的,人性是无法改变的,所以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实现的。”

他说:“你听说过一个古老的寓言故事吗?一个人到了地狱,发现所有的人都围在巨大的大锅边,拿着长长的汤勺在舀汤,结果因为勺子太长了,所有人都喝不着汤,几乎快饿死。而当他到天堂的时候,虽然每个人也是拿着长长的勺子,但是他们却井然有序地舀汤相互喂食,结果每个人都吃得很好。”

“虽然是寓言故事,但是却可以发现很多有趣的东西。”他停了一下,说,“与地狱里的人相比,天堂里的人并不显得多么无私,但是由于社会形态不一样,最终的结果就不一样了。天堂社会发展欣欣向荣,而地狱社会面临崩溃。”

“试想一下,如果地狱的人知道还能有一种新的生活方式,那么他们还会永远停留在现在这种状态吗?他们是必然会想办法去改变的,因为这是勺子的长度决定的。长勺子决定了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的发展方向必然都是共产主义的,否则社会就要崩溃。”

“我们现在这个社会也是拿着长勺子的。每个人都离不开别人而存在,我们平时吃的,穿的,用的,哪个不是社会化大生产的产品,不是别人的勺子给我们递来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必然会走向合作。”

“那么他们用短勺子不就行了?”我说。

“用短勺子的话,虽然看上去每个人自己就能吃饱了,但是能吃到的东西不就是眼前的那么一点吗?这就相当于我们从现在的社会回到小农经济去。实际上就是在倒退啊!”

这一番话下来,倒是实实在在把我说服了。

云帆总是这样,可以用最简单生动的语言去解释看起来很复杂的问题。而且,他还很热衷于向别人讲说这些道理。在他的影响下,我也逐渐开始掌握了基本的理论。



不过,每当我对云帆的独到见解表示钦佩的时候,他总是会说:“以往一切哲学都在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造世界。”他并不很喜欢口舌之辩,因为他觉得真理不是光靠嘴就可以说出来的,而是要靠自己对现实世界不断地实践和探索。

改造世界这样的大问题不是我的责任,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很好就好了。这是我最开始时候的想法。

不过,这样的想法确是太幼稚了。过去的我,曾经以为好好经营自己当下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过好了,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对大学生活的迷茫,对社会的迷茫,对人生的迷茫,我也曾一度沉浸于宅世界当中,颓废无法自拔。

与此相反的是,云帆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保持着乐观而坚毅的态度。他经常挂在嘴上的话就是,“年轻人要豪迈!”

“多去走向社会,走向底层群众,这样也许你会从学生气的自我小世界走出来,去看到不一样的大世界。到那时,你就会知道自己的大学和未来人生该是怎样的了。”被他这样鼓励着,我便开始跟他去参加各种实践和调研活动。



网上有人说云帆是毛粉。如果只是说从他对毛泽东精神和气概的推崇来说的话,此话确实不假。而如果是从毛泽东的底层群众路线来说的话,就更是事实i了。

毛泽东年轻的时候喜欢广交朋友,尤其是和工人农民兄弟,更是能打成一片。而云帆最喜欢的,就是跟学校里的工友交朋友。这些工友,有的是他在校内做公益活动的时候认识的,有的是他偶遇之后的聊天认识的。在学校西北门的建筑工地宿舍,他和其他几个朋友搞了一个工友书屋。他曾帮助学校的后勤大哥大姐们组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舞蹈队,甚至帮其中一些人完成了登上全国比赛舞台的梦想。在静园草坪,在未名湖畔,他和工友们纵酒高歌,畅谈国家大事,人生理想。如今,漫步在北大的校园,到处都能看到他曾经留下的足迹。

不过要说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样一件小事。

那是在一次为工友准备的跨年晚会上,最后的节目是《劳动者赞歌》的大合唱。之前我一直在台下做后勤准备,待到我忙活完了,抬头一看,居然发现他站在台上当指挥。

后来,我问了其他在场的同学,才知道,原来在这次晚会前期准备中一直是云帆做音乐指导。如何调整自己的气流,如何发声,如何打节拍等等,这些都是他教的。

“那个做指挥的胖子唱得真好啊!”这是我听到的最多的评价。

同窗多年,我从未见过他唱歌,也从未发觉过他居然还有这样的音乐才能。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不在同学面前也亮亮歌喉,或者去参加比赛?

他说,他不喜欢张扬。之所以在工友面前唱歌,是因为唱歌可以给他们枯燥无味的生活带来不一样的色彩,所以他要倾尽全力去高歌,去用自己的热情鼓舞和感染更多的人。

说实话,很难用简单的“有爱心”一词去定义他的行为。

我感觉第一次陷入了词汇的贫瘠当中。



国务无数次,我都想问他。花这么多时间去做这样的事情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

然而,现在我很清楚,这样的问题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对自己确实没有什么看得见的好处,但是那就不能去做了吗?

大学四年,转瞬即逝。毕业季,当我知道他要去广州当老师时,不由得为他感到惋惜。凭他的智慧和才能,完全可以去更好的企业甚至去创业,可以有更辉煌的人生和前程。但是他没有那样选择。他说,那样的话就没有自己的时间了。

其实我很明白,对于他来说,能够有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能够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精神追求和人生理想,是远比名和利的物质追求更重要的。

毕业后,虽然彼此天各一方,但是平时总以文交心,也没有断掉联系。后来,他跟我说自己在广东工业大学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听到这些,我心里是很高兴的。因为我知道他没有变,还是和当年一样意气风发,时刻充满热血和激情的。

所以,当噩耗传来时,我简直无法相信,他是怎么犯罪了。

我只知道,是他,让我知道共产主义不是一个被污名化的乌托邦,让我从自己的世界走出来去看到一片崭新的天地。如果这样的人也是罪人,那么我们的国家和社会该往什么地方发展?如果这样的有志青年都遭到这样的对待,那么未来还会有人去思考祖国和民族的未来吗?

我相信,他是无罪的。

如果信仰共产主义是有罪的,那么,请也将我逮捕吧。



图片附件: (2018-1-22 22:30, 943.82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1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208&k=5ada6e9de61b3531fdd393fe8130e9a5&t=1573843146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2 22:38

原载:红色文化网 百度快照

旁观者:徐忠良这样的青年,应是我党重点团结而非打击的对象
时间:2018-01-22 00:11:39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与徐忠良有一面之交的群众


旁观者:徐忠良这样的青年,应是我党重点团结而非打击的对象
与徐忠良有一面之交的群众



近日,关注到几位青年因在广东工业大学组织读书会而被捕、被追逃的事件。主人公张云帆,我不认识。孙婷婷、顾佳悦、黄理平,也从未谋面。只是几年前与北科大徐忠良同学见过一面。没想到,今日的他已是在网上被警方追逃的对象。

几年来,我与忠良并未怎么联系,因为共同话题和工作交集很少。我自感我们甚至算不上朋友,后来微信也互删了。我既没有他们对底层这样深切的情怀,也因为偷懒,没怎么读过马列原著。然而,作为比忠良年长几岁的学长,看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感到震惊。谨从旁观者的角度,谈谈我的观点和困惑。

第一,打死我也不相信,凭忠良这样的性格,会搞出什么“违法”、“造反”的事情。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可以说,像徐忠良这样涉世未深的学子,其性格不难于判断。很多事情也可以一眼望到底。

忠良给我的印象是,腼腆、善良、淳朴,还有点土气。他的身上,一点也没有名校学子的傲气,也没有追求物质的俗气。来自理工科院校,他还有严谨、沉稳的一面。这是优点。

不足也是明显的:忠良一看就很不通人情世故,可以断定,他很难结识到什么中上层的社会资源。充满书生气的他,又显然并没有什么“霹雳手段”,丝毫没有雷厉风行、一呼百应的气概。要说组织能力,说实话,多数学生会干部都比他强。

因此,忠良这样的青年,要说有点情怀关心底层,这我相信;可要说,他通过关心底层,能搞出什么危害社会的事情,真是打死我也不相信!他既这个没有野心,也没有这个能力,更没有这种能量。要说他和他这样的青年有这种能量,那么高校一半以上的青年,都该是危险分子了。

我们的社会,还有多少黑恶势力在横行。校园里的金融骗局,江湖上的暴力组织,难以根治的淫秽色情,从未停歇的敌对势力,太多了。而这样涉世未深、一心向善、毫无羽翼的青年,有必要成为警方关注的对象吗?警方把注意力放到了这些人身上,是不是太没的可关注了?不仅让人觉得可悲,更让人觉得可笑。

第二,与工人为友,读马列著作,会危害社会吗?抓徐忠良之属,是“为党分忧”,还是为国添乱?

陆续看了几篇有关这一事件的推送,始终没看到这几位青年到底有什么违法事实。

我不知道,如果一堆知识分子聚集在一起,读《联邦党人文集》、《美国宪法》,再唱几首讴歌美国和基督教的歌曲,算不算违法。印象中,这应是公民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如果这样的言论我们都可以包容、接纳,那么,在中国这一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国家,青年和劳动人民读一读体现我们意识形态的基本著作,感受一下我们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能有什么错吗?危害在哪里了?

或许有人认为,工人读了马列作品,就会不好管理,会去维权。所以,青年学子去关注工人,纯属“惹事”。问题在于,青年不去关注工人,工人就没事了吗?改革开放四十年了,富人太富,穷人太穷,人民的获得感太低,这已经是从中央文件到社会各界公认的事实。如何让人民生活得更好一点、工作有尊严有保障,本应是基层管理者为党分忧的职责所在。只知压制,不敢面对事实,自己无法积极作为,还给善意作为者扣上“扰乱公共秩序”的帽子,这样到底是在维护稳定,还是在搞乱民心,动摇党的执政基础呢?

建议番禺公安的有关同志,先读读XJP总书记的讲话,“维权是维稳基础,维稳实质是维权”。不讲政治,便会乱作为。对劳动人民掌握点知识文化就害怕,基层执政者是不是脱离人民太久了?是不是对人民和自己都太没信心了?从改革开放的历史来看,工人什么时候给党添乱了?是他们辛勤劳作、忍辱负重、牺牲个人利益,才保障了改革开放繁荣的基础。倒是一些奸商、贪官、公共知识分子,形成了黑色的利益链条,他们才该是重点预防动乱的对象!

第三,个人以为,徐忠良这样的青年,是“不忘初心”的先锋,应是我党重点团结的对象。

十九大报告强调“以人民为中心”,指出共产党人的使命,应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以及“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综观徐忠良和几位青年的所为,他们不正是自主、自觉、自愿践行这一初心的先锋吗?不正是着眼于解决中国当代主要矛盾的典型吗?今日之大学,利己主义者到处有,有才有识者不少见,然而,愿意踏下心来研读马列原著的青年,愿意放下身段走进人民的青年,还有几人?组织入党的青年随处可见,可多少人思想真正入党了?如果说关心人民是一种多余、累赘,那么,对校园里的工人熟视无睹,对人民的疾苦置若罔闻,只关心自己的利益,这样的青年就能有所作为、担当国家大任了吗?习总书记多次寄语青年,我们不难感到其中的殷切希冀和拳拳重托。可事实是,真正想践行这份重托的青年,却在遭受打压、删乂。

我虽不能完全赞同徐忠良的观点、作为,却感到,我们的时代还有这样的青年,是时代之幸,也是中国之幸。他们像大熊猫一样宝贵。幸存的老革命同志,知道了他们,会感到江山后继有人,烈士泉下有知,也会稍感欣慰——他们辛苦打下的江山,还有人珍惜,他们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人民,还有人珍重。

实际上,忠良这样的青年,应是我党重点团结的对象。他们做的工作,应是我党早该花经费派人去做的,而他们却自觉地先行了一步。显然,他们还有很多幼稚之处,认识未免局限,工作方式或有待改进,思路未免偏颇。但这种幼稚,恰恰说明,他们太需要组织的关心,太需要培养和帮助了!应该积极支持、正确引导他们,给他们更大的发挥作用的空间,纠正他们的不足,让他们带领更多青年,“在为人民利益的不懈奋斗中书写人生华章”!如果这样向善向上的青年,遭受的却是被捕的结局,这只会让天下青年寒心。试问,还有谁敢去联系群众,还有谁敢去爱人民?人民都不爱了,又能真爱国吗?青年都不能真爱国了,国家的前途又在哪里呢?

以效果来看,几个星期以来,徐忠良之属联系的工人倒未见构成什么威胁,反而是番禺公安抓人的事情已经构成了恶劣的社会和政治影响。群众亟待你们给出一个说法。

站在近乎不存在的私交层面,我真没必要替徐忠良等说什么。但只是希望,基层执政者能明白是非曲直、民心向背。抓人事小,得罪了全国人民,到时领导也替你们背不住锅。绝非一桩错案那么简单。

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请支持独立网站红色文化网,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zz/2018-01-21/48381.html- 红色文化网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8-1-22 22:43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5AV58dqC1E5Exf2l0GX_QA(粗体标记为原链接文章所有)

许准:保卫毛主席的学生

原创 2018-01-22 许准 红色参考编辑部


保卫毛主席的学生

许准
2018年1月20日



当代中国这片土地是特别的,这种特别主要不是因为什么中华文明,而是来自20世纪中国的漫长革命,以及辉煌又坎坷的社会主义历史,尤其是毛主席留下了不可替代的革命遗产。

这种遗产反映在了很多方面,中国人的健康体魄,良好的基础教育,完整的工业体系,这些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条件都是革命的成果。除了这些用数字测量的,还有别的,比如社会主义时期的大批经典文艺作品,乃至于各个地方群众自发立起来的毛主席的塑像,这也都是革命的遗产。

但是在我看来,毛主席最重要的遗产,就是他的思想和斗争,培养了大批的学生。毛主席的学生未必坐在课堂里,而且经常遭到当权者迫害,前些年通钢反私有化斗争中涌现的工人代表吴敬堂老同志,就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前年去世的戚本禹老人,也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但是有人要说了,毛主席再厉害,也不过是影响老一辈的人,平时唱歌怀个旧,年轻人会跟着走吗?对于朋友来说,这是忧虑,对于敌人来说,这是嘲讽。

应该说,这种说法是有那么一点现实基础的。在过去一些年里,有社会主义倾向的评论家里面,中老年是占了多数;平时搞个纪念主席的活动,青年代表似乎也属于相对稀罕的。

可是,广州事件的盖子一揭开,弓长云巾凡等青年的自白一发表,很多人都惊讶了(不管是高兴还是恐惧),原来青年人里面有这么多毛主席的学生。

这些青年人来自祖国四面八方,来自各个专业,都为了社会主义事业,为了劳动人民的利益,走到了一起,而且还顶着巨大的压力,勇敢的站出来斗争,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光就事论事不行,我们得换几个角度看。

先横向的看看,看看这个地球上,当代青年人在政治里面都在做什么?

隔大陆近的,有港台两地。这两个地方,青年人在政治上也很积极,可惜很多钻到了反华的框框里面,对于中国的现当代历史,对于社会主义,对于工农群众,没有什么见解,只能沦为资产阶级内部斗争的工具。

隔的远的,有英美诸国。青年人在政治上也有很多不满,不过里面的进步分子也无非是参与一些游行,反对种族主义,反对男权,反对破坏环境,也给改良派投票。这些斗争当然非常重要,但是跟我们的这些青年人的活动比起来,不在一个层次上。哪怕是一些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优秀青年学生,也还根本谈不上跟群众结合的问题。

也就是在某些第三世界国家,比如菲律宾,比如印度,我们能看到类似于我们这八位青年人这样的例子。一点不是凑巧,那些青年人基本也是毛主席的学生。

所以,我可以毫不犹豫的说,世界上最进步的青年群体,就是毛主席的青年学生,其中一大部分就在中国大陆。

我们还可以纵向的看看,在中国过去这几十年里面,青年有没有什么变化。

无论对于哪个政治力量,青年人都是最宝贵的财富。青年总是走在时代前面的。

我们都记得,在80年代的时候,青年人是跟着右派走的,为了右派的资本主义乌托邦可以去牺牲自己。到了90年代之后这一切都开始变化了。右派的理想已经在一步步实现,私有化市场化非但不解决问题,反而把人民彻底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在这种条件下,右派的理想(无非是更好的私有化,市场化),已经越来越不能吸引青年人了。如今认同资本主义的青年人,还会去牺牲自己吗?那是笑话了,还不赶紧找机会捞钱,这也就是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由来。

可是,总有不愿意这样生存的青年,不愿意忍受资本统治的,还有亲眼看到了私有化市场化给自己家庭和家乡带来浩劫的青年,总还是要站出来。因为有了毛主席,有了革命的遗产,这里面相当一部分青年人,就组织了读书会,读了毛主席的书,成为了毛主席的学生。

时代的风向就是如此,青年已经抛弃了右派,越来越走到社会主义和毛主席的旗帜下面了。这个转变,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也就是为什么前面说,广州事件非常重要,这八位青年人的斗争开启了一个新的时期,这是要记在历史上面的。

这个话就有两层意思了。对于向往社会主义,崇敬毛主席的人来说,保卫毛主席的最好方式,莫过于保卫毛主席的学生,保卫毛主席的这些宝贵的青年。这些人都还戴罪在身,甚至是在地下躲藏,我们必须要尽快拿出办法,让他们能够完全恢复自由,继续学习和宣传社会主义。对于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来说,认清形势很重要,未来历史怎么走,不由你们说了算。你们可要好好掂量掂量,镇压学生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为了保卫这八位青年斗争到底!



作者简介:许准,北大校友,旅美青年学者。1986年出生于湖北,2012年获得美国马萨诸塞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经济学博士学位,毕业后曾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现为美国霍华德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长期研究马克思主义、农村发展以及粮食安全等问题。2016年曾与李民骐、张耀祖、齐昊合著出版了国内大众政治经济学畅销书《资本的终结》。


图片附件: (2018-1-22 22:43, 430.21 KB)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307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attachment.php?aid=8209&k=02a528b55b9f912230e98abb16f318aa&t=1573843146






欢迎光临 youth-新青年-sparks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