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录入] 列宁: 马克思主义对战争和“保卫祖国”的态度(节选) [打印本页]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4-1-29 12:32     标题: 列宁: 马克思主义对战争和“保卫祖国”的态度(节选)

列宁:马克思主义对战争和“保卫祖国”的态度(节选)


    一般地说,“保卫祖国”是什么意思呢?它是不是经济学或政治学等等领域中的某种科学的概念呢?不是的。这只是替战争辩护的一种最流行的、常用的、有时简直是庸俗的说法。仅仅如此而已!庸人们可以替一切战争辩护,说什么“我们在保卫祖国”,只有这种行为才是“背叛性的”,而马克思主义不会把自己降低到庸俗见解的水平,它要求历史地分析每一次战争,以便弄清楚能不能认为这次战争是进步的、有利于民主或无产阶级的,在这个意义上是正当的、正义的等等。

    如果不善于历史地分析每一次战争的意义和内容,保卫祖国的口号就往往是对战争的一种庸俗的不自觉的辩护。

    马克思主义作了这样的分析,它指出:如果战争的“真正实质”,譬如说在于推翻异族压迫(这对1789-1871年间的欧洲来说是特别典型的),那么,从被压迫国家或民族方面说来,这场战争就是进步的。如果战争的“真正实质”是重新瓜分殖民地、分配赃物、掠夺别国领土(1914-1916年间的战争就是这样的),那么保卫祖国的说法就是“欺骗人民的弥天大谎”。

    怎样找出战争的“真正实质”,怎样确定它呢?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应当研究战前的政治,研究正在导致和已经导致战争的政治。如果政治是帝国主义的政治,就是说,它保护金融资本的利益,掠夺和压迫殖民地以及别人的国家,那么由这种政治产生的战争便是帝国主义战争。如果政治是民族解放的政治,就是说,它反映了反对民族压迫的群众运动,那么由这种政治产生的战争便是民族解放战争。

    庸人们不懂得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因此他们只会说什么“敌人侵犯”,“敌人侵入我国”,而不去分析战争是因为什么由什么阶级、为了什么政治目的进行的。彼·基辅斯基完全降低到这种庸人的水平,他说:看,德国人占领了比利时,可见,从自决观点看来,“比利时的社会爱国主义者是正确的”;或者说:德国人占领了法国的一部分领土,可见,“盖得可以得意了”,因为“打到本民族〈而不是异族〉居住的领土上来了”。

    在庸人们看来,重要的是军队在什么地方现在打胜仗的是谁。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重要的是双方军队可能互有胜负的这场战争是因为什么而进行的。

    当前这场战争是因为什么而进行的呢?这一点在我们的决议中已经指出来了(根据交战国在战前几十年中实行的政治)。英、法、俄是为了保持已夺得的殖民地和掠夺土耳其等等而战。德国是为了夺取殖民地和独自掠夺土耳其等等而战。假定德国人甚至拿下巴黎和彼得堡,那么这场战争的性质会不会因此而改变呢?丝毫不会。那时德国人的目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在胜利后推行的政治——是夺取殖民地,统治土耳其,夺取异族的领土,例如波兰等等,而决不是要对法国人或俄国人建立异族压迫。当前这场战争的真正实质不是民族战争,而是帝国主义战争。换句话说,战争的起因不是由于其中一方要推翻民族压迫,而另一方要维护这种压迫。战争是在两个压迫者集团即两伙强盗之间进行的,是为了确定怎样分赃、由谁来掠夺土耳其和各殖民地而进行的。

    简单地说,帝国主义大国(即压迫许多别的民族,迫使它们紧紧依附于金融资本等等的大国)之间进行的或同它们结成联盟进行的战争,是帝国主义战争。1914-1916年间的战争就是这种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保卫祖国”是欺人之谈,是替战争辩护。

    被压迫者(例如殖民地人民)为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即实行压迫的大国而进行的战争,是真正的民族战争。这种战争在今天也是可能的。遭受民族压迫的国家为反对实行民族压迫的国家而“保卫祖国”,这不是欺人之谈,所以社会主义者决不反对这样的战争中“保卫祖国”。

    民族自决也就是争取民族彻底解放、争取彻底独立和反对兼并的斗争,社会主义者如果还是社会主义者,就不能拒绝这种斗争,——不管它采取什么形式,直到起义或战争为止。

    彼·基辅斯基以为他是在反对普列汉诺夫,据他说,正是普列汉诺夫指出了民族自决同保卫祖国的联系!彼·基辅斯基相信了普列汉诺夫,以为这种联系确实像普列汉诺夫所描绘的那样※。彼·基辅斯基既然相信了普列汉诺夫,于是就害怕起来了,认为必须否认自决,以便摆脱普列汉诺夫的结论…… 对普列汉诺夫太轻信了,同时也太害怕了,可是普列汉诺夫到底错在哪里,却一点也没有考虑

※参看格·瓦·普列汉诺夫1914年在巴黎出版的《论战争》一书。书中写道:“社会民主党的纲领承认国内各民族有自决权。难道它承认这一点是从每一国家的无产阶级都可以并且应当对自己祖国的命运漠不关心这种考虑出发的么?”


    社会沙文主义者为了把这场战争说成是民族战争,就拿民族自决作借口。同他们斗争的唯一正确的方法,就是要指出这场战斗并不是为了民族解放,而是为了确定由哪一个大强盗来压迫更多的民族。如果竟然否认真正为了民族解放而进行的战争,那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最大歪曲。普列汉诺夫和法国社会沙文主义者拿法国的共和制作为借口,来替“保卫”法国共和制、反对德国君主制辩护。如果像彼·基辅斯基那样推论,那么我们就应当反对共和制或反对真正为了捍卫共和制而进行的战争!!德国社会沙文主义者拿德国的普选制和普遍识字的义务教育作借口,来替“保卫”德国反对沙皇制度辩护。如果像基辅斯基那样推论,那么我们就应当或者反对普选制和普遍识字的教育,或者反对真正为了维护政治自由使之不被剥夺而进行的战争!

    卡·考茨基在1914-1916年间的战争以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的一系列极为重要的著作和言论将永远是马克思主义的典范。1910826日,考茨基在《新时代》杂志上曾就日益迫近的战争写道:

    “德英之间一旦发生战争,其争端将不是民主制度,而是世界霸权,即对全世界的剥削。在这个问题上,社会民主党人是不应当站在本国剥削者方面的。”(《新时代》杂志第28年卷第2册第776页)

    这是精彩的马克思主义的表述,它同我们的表述完全一致,它彻底揭穿了离开马克思主义而去为社会沙文主义辩护的今天的考茨基,它十分清楚地阐明了马克思主义如何对待战争的原则(我们还要在刊物上谈到这个表述)。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因此,既然有争取民主的斗争,也就可能有争取民主的战争;民族自决只是民主要求之一,它和其他民主要求根本没有任何区别。简单地讲,“世界霸权”是帝国主义政治的内容,而帝国主义政治的继续便是帝国主义战争。拒绝在民主的战争中“保卫祖国”,拒绝参加民主的战争,这是荒谬的,这跟马克思主义毫无共同之处。把“保卫祖国”的概念运用于帝国主义战争,即把帝国主义战争说成是民主的战争,从而粉饰帝国主义战争,这就等于欺骗工人,投到反动资产阶级方面去。



节选自列宁:《论面目全非的马克思主义和“帝国主义经济主义”》第一节(19168-9月)
(这段其实不是我录入的,是我从《列宁选集》chm电子书里复制出来的)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4-1-29 12:34

这段其实不是我录入的,是我从《列宁选集》chm电子书里复制出来的。但是粗体着重标记是根据《列宁全集》第28卷P122-126添加的(人民出版社1990年10月第2版)。
作者: 秋火    时间: 2014-1-29 13:10

论保卫祖国问题的提法

列宁
1916年12月25日[1917年1月7日]以前


资产阶级和工人运动中追随资产阶级的人,如格留特利派,常常这样提出问题:

要么我们在原则上承认保卫祖国的职责,要么我们就使我们的国家没有防御能力。

这种提法是完全错误的。

实际上问题是这样摆着的:

要么我们让自己为了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利益去送死,要么我们就使大多数被剥削者以及我们自己不断地进行准备,以便用比较小的牺牲达到夺得银行、剥夺资产阶级、最终地制止物价飞涨和结束战争的目的。

               *               *               *               

问题的第一种提法是彻头彻尾资产阶级的,而不是社会主义的。人们没有注意到:我们生活在帝国主义时代;目前的战争是帝国主义战争;在这次战争中,无论在什么条件下,瑞士都不是反对帝国主义,而是站在这个或那个帝国主义大国集团一边,即实际上成为这些或那些掠夺成性的大国的帮凶。人们没有注意到,瑞士资产阶级早就通过千丝万缕的联系同帝国主义“休戚与共”:或者通过各大银行之间的种种关系和“合伙经营”,或者通过资本输出,或者通过靠外国百万富翁掏腰包而存在的旅游业,或者通过对无权的外国工人进行无耻剥削等等。

总而言之,人们忘记全部社会主义科学,忘记一切社会主义思想,粉饰帝国主义的强盗战争,把“自己的”资产阶级描绘成无辜的羔羊,而把现代瑞士老奸巨猾的银行经理描绘成威廉·退尔※式的英雄,闭起眼睛来不看本国和外国银行家、外交家所缔结的秘密协定,并且用“保卫祖国”这一迷惑人民的“通俗的”漂亮词句来掩盖所有这些不可思议的资产阶级的欺人之谈!


载于1929年8月1日《真理报》第174号   译自《列宁全集》德文版第23卷P161-162

※威廉·退尔 是瑞士民间传说中的农民射手,13世纪末14世纪初瑞士人反对哈布斯堡王朝解放战争中的英雄,曾以百发百中的箭术射死了奥地利总督。在德国作家约·克·席勒的同名历史剧中,威廉·退尔是一个反抗异族统治和封建统治、进行解放斗争的典型。



录入自《列宁全集》第28卷P253-254人民出版社1990年10月第2版。





欢迎光临 youth-新青年-sparks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