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翻译] 伊朗工运的重大发展

伊朗工运的重大发展

伊朗工运的重大发展
阿斯奎•卡利米
伊朗工人运动正发生着具有重大影响的发展,其中包括新一波罢工浪潮以及团结一致的行动。这些行动的发起者和参与者是一个更激进且信心十足的工人阶级,他们成为去年伊朗政治事件中的突出力量。这次激动人心的运动应当得到肯定与支持。
劳工示威的增加
劳工罢工的数量已经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仅官方报纸所刊登的每天大大小小的罢工就有数起。最近几周,罢工已在工业及其相关的核心地区传播开来。以往较普遍的做法是在罢工前向政府提交申请或信件等,而在现在,罢工和大量的集会已成为劳工示威的最主要方式。同样,罢工的持续时间也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持续一两个星期甚至五六个星期的罢工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仅在过去三个月中就有一周或更长时间接近十次的罢工。算上教师和护士罢工的发展还要给上面的数字再加一。
广泛的劳工运动一方面是他们生计可能遭到的未预期重创的防御性回应,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工人们阶级意识增强与他们要求提高的现实,以及工人阶级先进分子智慧的政治外表。
为过上人的生活
众多重要轻重工业中心的倒闭,一两年内一次次肆虐的裁员风暴以及预计涉及90%的工人的临时工短期工合同的巨大改变,正把工人逼上反抗的道路。
伊朗工运的背景是数百万失业工人享受不到任何形式的失业救助金。那些有工作的工人享受到的工资仅为法定贫困水平的三分之一(官方统计)!即使是这样少的工资也不按月正常发放,更有甚者,工人一两年都领不到工资。除上述情况外,为了更清晰地让读者了解伊朗工人阶级如何在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生活条件下挣扎,我必须指出与二十年前相比一些其他方面百倍的增加:女工中出现的娼妓引发家庭分裂的极端后果,城市工人失业后自杀和乞讨的增多,甚至低价卖掉自己的器官。这都是在算得上残暴典范之一的资产阶级政府帮助下伊朗工人阶级和伊朗社会的痛苦现状。
工人的要求
工人面对这种现实的要求是极其众多的:把工资水平提高到现有水平的数倍、取消临时合同、支付拖欠工资和失业救助金、提高工作地点健康和安全状况以及在积极分子的努力中提出的言论结社罢工自由。尽管可期望的状况比工人预料的要低。但不管怎么说,工人,至少是他们中少量的先进分子对于人道的生活的期望水平已经大大提高了。
工运的崛起
工运的崛起——比任何事情都要迫近——是强大的共产主义工人党和它强大的媒体(24小时不间断的社会主义电视广播站)努力的成果。这个强大的媒体有数百万观众,它给饥渴的工人带去他们想要的信息。这对一个渴望自由和繁荣的社会、一个极端政教合一的社会、一个有着尖锐阶级矛盾的社会,而工人对此反应激烈并要求激进社会主义。近几个月来,工人们冒着可能为工运积极分子而付出的巨大代价而为报道他们的状况和他们的斗争而直接与TV International接触送来的稿件有了很大的增加。每天工人们聚在同志家中并通过非法的卫星电视碟型天线接受我们的节目,而且要求我们提前准备关于他们的报道并到他们可以收看“节目”时播出。在一个工厂,罢工的工人都会为他们和经理薪水相比较并对差别发问。去年进行全国罢工的教师就把他们的薪水与伊斯兰会议的那帮人比较。最近,北部城市Foomen的纺织工人尽管适应形势地想要将自己置身于工人运动而不是不断对他们的镇压恐吓企图中,他们还是面临政权要求他们对他们受到的人身侵犯予以否认的暴力威胁。工人们的要求已经提高许多,以至伊斯兰委员会(唯一合法的“劳工”组织,却因伊斯兰教义而在工人中制造裂痕)都谴责Foomen工人受到的高压并要求对行凶者进行起诉。隶属政权的伊斯兰劳工委员会高层威胁说如果高压继续,劳工委员会将提起国际诉讼!这显示伊朗工人运动中正发生的事情。
伊朗工人运动中一个极其重要并充满希望的现象是它有组织的外表。为组织而采取的行动已经大面积地展开。与已成稳固传统的最高议会的建立同时,我们已经看到多样的组织形式。最近的是30个工运积极分子为进一步建立独立的劳工机构而创立的委员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他们便征集了来自伊朗各个城市的数千工人的签名。这是工厂内部采取的行动。对数千份签名的收集而且这种任何抵抗和组织都会遭到政权和老板的威胁的状况表明对结社的要求和把结社变为现实的想法是有根据的。在去年的工运中可以看到另一种结社方式,那是在遍及各个工厂遥相呼应的行动的扩展。比如两年前伊斯兰政权在Babak Shahr对抗议工人的屠杀就引发了众多工业城市相互支持的抗议。
通向胜利之路
最近,取得成功并已成为工人模范的库尔德纺织工人罢工得到了全国数十个工人城市的支持。罢工领袖受到的恐吓最终点燃了众多不同工业城市工人的抗议怒火。尽管罢工显然非法而且工厂经理与劳动部、情报部门以及反对工人的安全保卫力量有着密切联系,有力的罢工仍使工人们成功的得到了他们罢工17天的工资。从一开始,罢工工人就与国际劳动组织取得联系,他们想要为他们给伊朗劳工运动带来新鲜空气的斗争争取支持。罢工将会在工人中迅速扩大,新的典范正在树立。这正迅速改变伊朗劳动运动的现状。
一场工人革命
我们必须分析瞬息万变的政治情形中的工运,以及一方面围绕伊朗伊斯兰政权的危机和另一方面社会的左转。政府在控制局面,解决经济困难以及回应工人微小经济要求方面的无能已使工运转化为能和社会其他种种不满一起被引爆的火药桶。
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止将要到来的革命。考虑到符合工人利益的众多因素,伊朗工人阶级领导的革命已迫在眉睫。这里有三个重要因素:经历过1979伊斯兰革命,对工运、整个社会和其他进步运动有更鲜明的阶级性思考方法和更广阔视野的工运领袖阶层的存在;还有一个在1979伊斯兰革命时并不存在的重要因素,伊朗共产主义工人党(WPI)在政治活动中心的出现,这使得工人阶级终于能在政治生活中表达他们独立的主张和计划;另外还有一个比前两个更迫近的因素,这是WPI现在在伊朗政治生活中心出现的结果——WPI已经完全掌控了社会各方面的左翼运动。尽管只有这几条可怜的条件能让伊朗人民勉强接受,但它们仍给伊朗人民和伊朗革命带来了一线希望。能够打碎伊朗政治性伊斯兰教和区域桎梏,将要解放妇女,将要在这个地区把世俗社会政治运动目标转变为现实的革命,就要在人类面前创造出作为人道主义、繁荣、现代化和社会主义典范的社会。

伊朗的工人阶级、迫在眉睫的革命,伊朗人民对伊斯兰政权和政教合一的伊斯兰教基本而普遍的要求,以及对抗美国对伊朗的军事威胁,需要全世界人民的大力援助。
Maryam Namazie将这篇文章从波斯语翻译为英语。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