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共运百家] 印度毛派的俄国革命小册子(1905-1917)全文翻译

印度毛派的俄国革命小册子(1905-1917)全文翻译

印度共产党(毛)   


红星 张正 译






目录:



政治背景

俄国1905年资产阶级革命

两种策略——党的政治准备

东方革命

第二国际对殖民主义和战争的观点

对修正主义理论的斗争

一战和社会沙文主义

布尔什维克对战争的立场

对帝国主义的分析

马克思主义和国家问题

俄国二月资产阶级革命

推进到社会主义革命

国家与革命



政治背景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三阶段是一个充满“风暴和战争”的阶段。这一阶段随着亚洲革命风暴的点燃而拉开了帷幕。紧接着1905年俄国资产阶级革命,相继爆发了土耳其、波斯和中国资产阶级革命。这次亚洲革命风暴再一次证明了在早期欧洲革命中所建立的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原则的正确性。这正如列宁在1913年所说的那样:“经历了欧洲和亚洲革命,现在如果谁还谈论非阶级的政治和非阶级的社会主义就应该把他装在笼子里与澳大利亚袋鼠一起展览。”

这一阶段处于帝国主义发展的初期,它们为了争夺和控制市场而卷入了一系列的地区性战争之中。第一场这样的战争就是发生在1904-1905年,是为了重新瓜分中国北部(满洲)而发动的日俄战争。接下来发生了1909年的西摩(西班牙与摩洛哥)战争,1911年的为争夺的黎波利[1]而进行的意土战争,以及1912和1913年发生的巴尔干战争(卷入这场战争中的有土耳其、希腊、保加利亚、利比亚以及黑山[2]。巴尔干战争的参加国实际上是欧洲帝国主义国家的卫星国。这一战争是它们为了重新瓜分世界而进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的准备。这个混乱而喧嚣的年代里,马克思主义与各种形式的机会主义展开斗争,并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在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奠定的强大的科学基础之上,对这一时期在阶级斗争中所提出的各种问题进行了解答。在推进阶级斗争和解决由于进入帝国主义而产生的各种新问题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被推进到了列宁主义的阶段。在马列主义的指引下,这一时期的无产阶级通过1917年伟大的十月革命取得了政权,从而在占世界六分之一的土地上建立了无产阶级的专政。

    日俄战争发生于1904年2月8日,最终在1905年8月23日签订了屈辱的和平协定,以沙皇的失败而告结束。布尔什维克在这场战争中提出的策略是让沙皇在战争中失败,从而削弱沙皇的统治,加强革命力量。1900—1903年发生的经济危机已经加重了人民的痛苦,战争进一步恶化了他们的生活。战争的失败使群众对沙皇的痛恨加深,从而引发了1905年的大革命。



俄国1905年资产阶级革命



1905年的历史性运动始于布尔什维克领导的1904年的巴库石油工人大罢工。这是席卷俄国的罢工和革命运动的信号。更进一步说,革命风暴开始于1905年2月22日的“流血星期日”(沙皇军队对手无寸铁的游行工人进行了大屠杀)。沙皇的屠杀本是为了平息革命,没想到却激起了劳苦大众的更加激烈的反抗。整个1905年是一个充满了工人武装政治罢工,农民夺取土地和地主的粮食,甚至爆发了“波将金”号战舰的水兵所发动的起义等革命运动的时期。为了平息革命,沙皇被迫召开了“顾问型”杜马,进而召开了“立法型”杜马。孟什维克加入了杜马,而布尔什维克却拒绝了。在1905年的10月到12月迎来了革命的高潮。在这期间,无产阶级第一次在世界历史上建立了工人代表苏维埃(由来自各工厂的代表所组成)。这一政权组织形式被布尔什维克称为革命政权的雏形,并成为1917年苏维埃政权建立的原型。

从10月份的全俄政治罢工开始,革命一直在发展的过程中,直到12月在莫斯科以及其他城市和民族直至俄罗斯全境爆发了布尔什维克领导的武装起义。这些起义被残酷镇压,以后革命开始退潮。但革命并没有被完全镇压下去,工人和革命农民开始慢慢退却,准备新的斗争。在1906年有100万工人参加了罢工,在1907年有74万工人罢工。在1906年的上半年,农***动席卷了沙俄一半领土,下半年有五分之一的领土被卷入了农***动的浪潮。

革命的浪潮最终还是退去了。在1907年沙皇发动了一场政变,解散了他建立的国家杜马,并撤回了他在革命时期所被迫授予的各项权利。这是一个在沙皇总理斯托雷平主导下的镇压时期,被称为斯托雷平反动。这一时期一直持续到1912年新的政治罢工和政治斗争浪潮的到来。



两种策略——党的政治准备



反对沙皇的革命斗争及反对孟什维克机会主义的斗争,极大发展了建立在马克思主义认识基础之上的革命战略和策略。在1905年4月,在革命内部,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各自召开了自己的会议。尽管在形式上只有一个党,事实上有两个。在两次会议上通过了两个相反的有关正在进行中的革命斗争的战略和策略。



孟什维克只是把这一斗争看成是旧式的资产阶级革命。因此,在他们看来领导权应由资产阶级来掌握,工人阶级应在推翻沙皇的斗争中支持资产阶级,但是不应参加可能会吓着资产阶级的斗争,以免资产阶级投入极为反动的封建势力的怀抱。他们认为农民不是革命的阶级,因此不能团结他们。他们还认为国家杜马是国家革命力量的中心。



通过武装起义来推翻沙皇,建立无产阶级的统治,孤立立宪民主资产阶级(自由派),与农民建立联盟,建立由工人和农民代表组成的革命政府,胜利完成革命。”



1905年7月的代表大会举行两个月后,列宁在他的历史性著作《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中,在批评孟什维克的策略时,提出了布尔什维克的策略。这部著作奠定了俄国革命的政治路线,并给了布尔什维克党进行政治准备的方向。列宁的革命路线,以很久以前马克思所奠定的原则为基础,在帝国主义时代所提出的新的路线。这一路线与当时在第二国际中流行的基本理论和政策(在俄国以孟什维克为代表)针锋相对。因此,列宁与孟什维克的斗争同时就是对国际上盛行的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斗争。那时在第二国际中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已经占据主导地位。



这场革命发展了一系列推动国际运动所急需的课程。这场革命澄清了很多重要问题:在现代条件下对武装起义的运用,群众政治罢工的方法,与资产阶级的关系以及社会主义革命,苏维埃在未来社会中的地位,一个团结的有纪律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必不可少性,对孟什维克叛徒性质的揭露,无政府主义者和社会主义革命者等等。



    尽管这些是符合各国情况的经验,可是除了列宁之外,只有少数左翼领袖如罗莎·卢森堡宣传这一经验。第二国际的右倾机会主义领导人则力图阻止这些思想的传播。他们试图贬低工人拿起武器的重要性,如普列汉诺夫声明中说“他们本不应拿起武器”。或者把这场革命描述成只是适合于落后和没有民主的特殊情况。至于政治罢工这一武器他们也感到了威胁,因为俄国的群众罢工已经立即激起了维也纳以及在全奥匈帝国的罢工。在德国工会通过决议谴责群众罢工是无政府主义。关于这一问题德国党内存在着严重的意见不一致。在卢森堡和其他左翼的压力下,党最终通过了一个虚弱的妥协性的支持群众政治罢工的决议。



东方革命



布尔什维克领导的革命斗争深深地影响并激励了中东和远东的民族解放运动,如中国、波斯、和土耳其等等。



波斯革命者首先被日本(一个立宪君主制国家)战胜俄国以及俄国的革命发展所影响。波斯的压迫者——沙皇的暂时性虚弱帮助革命者赢得了1906年的国会选举。但是由于两个帝国主义者的联合压迫,使波斯的革命仅仅持续到1911年。



1908年的土耳其革命也是受到了俄国的影响才爆发的。革命中,一个被称为青年土耳其的组织取得了政权。它计划在资产阶级的君主立宪制的基础上推动土耳其的团结。他们的目标也遭受了挫折。并且在一战中由于站在德国一边,他们的政权遭受了重大的损失。这使土耳其的帝制被抛弃,并于1918年在凯末尔的领导下完成了土耳其的资产阶级革命,实现了1908年青年土耳其党的目标。



在中国,于1911年在孙中山三民主义的指导下也发生了革命。这场革命的爆发也不能忽视俄国革命的影响。



第二国际在殖民主义和战争上的态度



考虑到帝国主义和日益增长的战争的危险,正确对待殖民主义和战争就成了国际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中心问题。第二国际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严重的修正主义倾向。1907年第二国际代表大会上,以127比108的微弱多数通过了在事实上支持殖民主义的决议。例如,这项决议说:“大会宣布,从总体上来说殖民是有好处的和需要的。这对工人阶级特别有好处。这种好处也更加明显了。从原则上来说,我们不反对殖民主义并且永远也不会。在社会主义政权下,落后地区也要服务于文明的利益。”



关于战争的问题,国际左翼领袖,倍倍尔指出,这是一个庸俗的充满了野心的决议,它不能给出任何前进方向和行动的指导。在列宁和罗莎·卢森堡进行了修改性的补充(号召要利用帝国主义战争来‘加速推翻资本主义的统治’)之后,才给予这一决议以显明的的革命因素。这一被修改的段落指出:“如果战争将要爆发,由社会党国际局支持的各国的工人阶级及其在议会的代表必须利用一切他们认为最有效的手段来阻止战争的爆发。这些手段在不同的国家由于阶级斗争和政治局面的不同而不同。”



“不管战争是否爆发,他们的职责都是尽力阻止战争的爆发,并尽他们最大的努力利用战争所引起的经济和政治危机来唤起人民从而加速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



在关于战争问题的辩论中,修正主义的头头们不能消灭革命者的争论。他们因此被迫同意列宁和卢森堡所修改的段落。甚至在1910年和1912年的第二国际的代表大会上,这一被修改后的段落成了反对战争决议案的基础。可是,以后的事例证明,这些修正主义者和所谓的中间主义分子如考茨基、倍倍尔在殖民地政策和战争问题上完全不愿实行这一革命方案。



对修正主义理论的斗争



在战争爆发以前,马克思主义面临着来自俄国党内的知识分子的攻击。斯托雷平[3]反动时期的革命退却刺激了这些知识分子的神经。他们开始着手“改进”马克思主义。有四本书攻击了辩证唯物主义。而它们的作者却自称为马克思主义者。1908年列宁在他的名著《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中反击了他们。这本书发表于1909年。这本书主要批判了现代唯心主义的反动哲学。它同时也是一本“认识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唯物主义以及从最新的自然科学的发现中去得出哲学的结论”的好书。它加强了布尔什维克党的理论基础。它在新科学发现的基础上把马克思主义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另一场辩论发生在1909年到1910年间,这场辩论揭露出了第二国际所持的修正主义立场。他们把马克思的理论看成是绝对贫穷的工人阶级的理论。马克思的理论被德国工会运动的领导者兼国家工会中心国际秘书处书记列金所挑战。这代表了被帝国主义所腐蚀的工会官僚和工人贵族的观点。这种观点被卡尔·考茨基在口头上所批评。而考茨基是一个“正统”马克思主义者,并在恩格斯逝世以后被认为是第二国际优秀的理论家。他在《通向权力的道路》(被列宁称之为所有中派观点的代表性著作)一书中的回答表明了对他来说革命词句就是一切,而革命行动则什么也不是。尽管他的回答在马克思主义的原则上来说是合适的,但是在行动措施上,他却倾向于右派。有一个时期,右倾机会主义成了最大的危险,他却忽视了这一点并且反复警告要反对将把党抛入不成熟的灾难性的与德国反动力量直接冲突的“左”倾机会主义。因此考茨基和列金表面上的不一致是一个假象。不久以后,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十月革命的爆发将剥掉以考茨基为代表的所有中派的伪装,把他的修正主义叛徒的本来面目暴漏无遗。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社会沙文主义[4]



自从世界进入帝国主义时代,日益尖锐的矛盾使战争日益临近。由于发展不平衡规律,英国的地位被其他国家所挑战(特别是美国和德国的挑战)。美国已经成为头号工业国,但是由于它把精力集中在了美洲大陆,因此没有立即威胁到英国。德国商品却要把英国货逐出世界市场。它(德国)成为了一个欧洲大国,从而对英国的威胁更加直接。因此,英德这两个主要的竞争者从上世纪末起就加速了军备竞赛。总的军费支出迅速增长。在1860年和1885年间英国每年用于海军的军费开支保持在1100万英镑的水平上,而到了1913和1914年间却激增至4000多万英镑。德国在19世纪90年代在海军军费开支上花费了9000万马克而在战争爆发的前夕激增到了4亿马克。



这时敌对性的封锁也形成了。德国、奥匈帝国以及意大利的反对法国和俄国的三方同盟在1882年形成了。当德英之间的矛盾激化以后,英国加入了俄法阵营,从而在1907年形成了三方协约。尽管他们在战前和战后有一些变化,但这些基本上就是双方战争力量的态势。后来意大利转向协约国,保加利亚和土耳其加入了同盟国,同时美国和日本加入了协约国。每一个帝国主义国家都注视着一些殖民地、市场和原料来源地,等待着时机,大捞一把。



1914年年中,这些帝国主义国家,找到了战争的理由。1914年6月28日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储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刺杀。奥德联盟立即以此为理由对他们所注目的土地发动了战争。7月28日奥地利开始进攻塞尔维亚,俄国的反应是立即动员了它的军队。8月1日德国对俄国宣战。法国和英国分别在8月3日和4日加入战争。



世界大战为第二国际各党实施他们在前几年通过的决议提供了条件,并要把战争的主题转换成为争取社会主义而斗争。但是,在这次危机中,由修正主义者控制的第二国际的立场则从薄弱的国际主义堕落为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第二国际事实上的领导党——德国社会民主党开了一个坏的先例。在议会关于战争的信任投票之前,该党举行了核心会议。会上,由资产阶级工会所领导到的压倒性的多数是支持战争的——事实上他们在8月2日已经与雇主达成了协议,不再举行罢工。只有卡尔·李仆克内西和罗莎·卢森堡等少数人反对战争。机会主义者考茨基投了弃权票。第二国际在1914年8月4日停止了存在。这一天德国社会民主党在议会中全体一致地投了支持帝国主义战争的票,从而背叛了反对战争的决议。法国、英国、比利时等国家的社会民主党也紧随其后。第二国际各党分裂为社会沙文主义政党而相互用战争的方式彼此反对。



--------------------------------------------------------------------------------

[1] 利比亚首都

[2] 黑山-Montenegro,是意大利文Monte Nero的威尼斯语拼写,意为“黑色的山脉”。是原南斯拉夫西南部一地区,位于亚得里亚海沿岸。古代巴尔干国,它长期抵抗土耳其,并于1910至1918年间成为独立王国。后来加入了由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新组成的王国,这一王国在1929年后成为前南斯拉夫。

[3] 俄国首相斯托雷平(1906~1911在任)于1906~1911年推行旨在摧毁村社制度、扶植富农经济的土地改革。1906年11月22日,公布了《关于对农民土地占有和土地使用现行法若干补充规定》的法令,准许农民退出村社。每个农民可以取得村社的份地作为私产,并允许出卖。村社拨给退社农民的土地必须在一个地段内,使之可以成为独立田庄或独家农场。政府通过农民银行贷款给富裕农民,作为购买土地和建立农场之用。这个法令于1910年6月27日由沙皇签署,成为正式法律。1911年6月11日,他又公布《土地规划条例》,规定份地不论是否预先确定为私产,凡是实行土地规划的地方,都自动变为私产。1906~1915年期间,有200余万户农民退出村社。其中大多数退社贫苦农民由于缺乏农具和资金,不得不把土地以低价出卖给富农。斯托雷平的土地改革,破坏了传统的村社土地公有制,加速了农民的分化,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村资本主义的发展。但是,农奴制残余依然存在,农村阶级矛盾更加激化。

[4] 社会沙文主义 (social-chauvinism),第二国际机会主义领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奉行的狭隘民族主义路线。1914年爆发的世界大战,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争夺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非正义战争。第二国际各社会党大多数领袖纷纷站在本国资产阶级政府一边,高喊“保卫祖国”口号,支持本国资产阶级政府的对外战争。8月4日,德国社会民主党国会党团在国会中投票赞成政府军事预算。法国社会党也于8月4日在议会投票赞成政府军事预算。党的领导人J.盖德和M.桑巴还参加了资产阶级的国防政府。英国工党、英国社会党以及意大利、荷兰、瑞典、丹麦、美国的社会党领导人都支持本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战争政策。以B.и.列宁为首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坚决站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一边,揭露战争的帝国主义实质,提出“使本国政府在战争中失败”、“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口号。列宁彻底揭露了第二国际领袖们的背叛行径,指出他们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者,实际上的沙文主义者,“社会沙文主义就是熟透了的机会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第650页)



布尔什维克对战争的立场



因此,对世界大战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是什么?这一任务的解决就留给了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几乎在世界大战才开始一个月内,也就是在1914年9月6日,列宁就出版了他关于战争的理论文章《社会民主党在欧洲战争中的地位》。在这篇文章中,他明确声明,欧洲爆发的世界大战明显是为资产阶级、帝国主义和贵族的利益服务的。这是一场为争夺世界市场以及自由地掠夺世界的战争,是疯狂地镇压个别国家的民主政体以及无产阶级革命的战争,是试图通过一国的雇佣奴隶来反对另一国的工资奴隶的方式,从而欺骗、分离、残杀各国的无产阶级,并以此来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战争”。他还谴责了在这场战争中尾随各国资产阶级的社会沙文主义者。



    1914年11月1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在列宁的领导下,发表了战争宣言,号召“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建立第三国际代替已经遭到可耻破产的第二国际。同时,列宁通过各种努力给予社会民主主义的左翼以引导。而国际社会民主主义的反战左翼在1915年曾经聚会,这次聚会史称Zimmerwald会议。而这时列宁必须做大量的工作来澄清由第二国际的领袖们所造成的思想混乱。



     他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撰写了一个名为《社会主义和战争》(表达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对战争的态度)的小册子。他和Zinoviev作了在1915年9月召开的第一次Zimmerwald会议上传播这个小册子的工作。这个小册子很好地表达了战争的社会主义原则,而且也清楚地提出了俄国社会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的提纲。除此之外,列宁还对考茨基主义以及那些歪曲地解释马克思主义关于战争的理论的修正主义言行,进行了尖锐的抨击。



对帝国主义的分析



1916年,列宁出版了他的伟大著作《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部巨著的出版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最大贡献, 它使无产阶级能够抓住帝国主义经济本质。这点是绝对有必要的,特别是在那个时期,就像列宁自己说的,“除非我们理解了帝国主义的经济本质以及这种经济本性的政治和社会意义,即将发生的社会革命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实际问题的解决才能再上一个台阶。这部著作同时也揭露了考茨基主义和考茨基在1915年出版的《民族国家,帝国主义国家和联合国家》一书中的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考茨基在书中强调,人们应该预计到世界经济将进入到一个极端的帝国主义阶段,在这个阶段,世界大国以及大国际卡特尔将稳定地瓜分世界,从而消除战争的危险。这种论断,如同现在经济全球化的分析一样,已经被20世纪的历史证明是完全错误的。然而,在那个时期,考虑到考茨基被认为是马克思主义最大的理论家,因此绝对有必要对其错误的思想进行反驳。



马克思主义和国家问题



同时,在1912年到1914年,在巧妙地将非法工作与合法工作的结合中,党在各种形式的合法运动中取得了领导地位,并将合法存在的组织变成革命工作的根据地。



这个时期,广大的俄国地区的革命运动需要一个关于国家问题的清晰的规划。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1903年代表大会上,在列宁的坚决主张下,把这项规划包含了进去,加进了关于国家自决的条款。在这期间,有三篇文章阐述了俄国在这个鲜明立场下所面临的理论认识与实践问题:1)1913年2月斯大林的文章《马克思主义和国家问题》,2)1913年3月列宁的文章《关于国家问题的批判》,3)1914年2月到5月《国家的自决权》。这些著作表明了马克思主义在这个问题上的发展。1916年列宁在他撰写的小册子《社会主义革命与国家主权独立》中,按照对帝国主义的深刻的理解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更加细致的理论阐述,从而使这些理论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俄国二月资产阶级革命



       随着战争的爆发,革命形势进一步成熟了。布尔什维克在工人中作了广泛的反战以及推翻沙皇统治的宣传。在陆军和海军中的核心形成了,散发的传单号召举行反对战争的斗争。在前线,随着党对战争双方举行联谊的鼓动日见成效,拒绝执行进攻任务的事件日益增多。资产阶级和地主在战争中发了大财,但是工人和农民却要承受日益增长的艰难生活。成千上万的人直接死于战火,或者是由战争所引发的流行病。在1917年一月和二月形势日益尖锐化,反对沙皇的仇恨和愤怒日益散播开来。



甚至是俄帝国的资产阶级,都对沙皇保持警惕。他们的支持者如 Rasputin正在私下里与德国单独媾和,他们还准备向英国与法国政府一样,计划以宫廷政变的方式取代沙俄的统治,然而,人民比他们早行动了一步。



1917年2月,莫斯科、彼得格勒、巴库以及其他中心城市纷纷开始了规模宏大的革命罢工运动,为了加强罢工活动,布尔什维克组织了声势浩大的街头示威游行活动,从而给予了罢工运动以力量支持。三八妇女节那天,布尔什维克号召彼得格勒的女工们参加以反对饥饿,反对战争,反对沙俄统治为口号的示威游行运动。工人们也支持妇女的罢工运动。这场罢工与示威游行运动呈现出了武装暴动的性质。3月11日,中央委员会号召工人继续进行反对沙俄统治的暴动,并号召工人建立起一个临时政府。3月12日,6万名士兵转而站在了革命的队伍里,他们同工人们一起进行反对沙俄的统治。随着这个消息的传开,全国各地的工人和士兵纷纷起来响应,开始进行轰轰烈烈的推翻沙皇的运动。二月资产阶级革命胜利了。



当沙俄统治被推翻后,在布尔什维克的倡导之下,产生了工人士兵代表苏维埃。然而,正当布尔什维克领导人们在街头示威游行之时,其中的妥协分子,孟什维克以及社会革命党夺取了布尔什维克在苏维埃的地位,从而取得多数。因此,他们在莫斯科、彼得格勒等很多城市里都取得了多数,从而控制了苏维埃。同时杜马的自由资产阶级与孟什维克以及社会革命党秘密达成协议而成立了临时政府。结果两个专政同时存在:一个是资产阶级专政,其代表是临时政府,一个是无产阶级和农民的专政,其代表市工人士兵代表苏维埃。最终的结果是产生了两个政权。



推进到社会主义革命



      资产阶级革命以后,列宁还滞留在瑞士,在著名的《远方的来信》中,他分析了革命中出现的两个政权。他把苏维埃称为工人政府的雏形。苏维埃必须继续前进,来争取第二阶段的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他们的同盟军将是半无产阶级、小农群众以及所有国家里的无产阶级。



      1917年4月16日,列宁在经历了长期的海外放逐之后,回到了彼德格勒。第二天,在一次布尔什维克会议之前他宣读了著名的《四月提纲》。他号召反对临时政府,布尔什维克要努力争取在苏维埃中占据多数席位,并且要使全部政权归苏维埃。他提出了保障和平、土地、面包的计划。最后,他号召用一个新的名字——共产党的名义来召开一次新的党代会,并建立一个新的国际——第三国际。孟什维克立即攻击了列宁的提纲,并发出警告:“革命处于危险之中”。可是,不到三个星期,第一次公开举行的布尔什维克党的全俄代表会议(第七次代表会议),批准了列宁的提纲。会议发出号召:“全部政权归苏维埃”。本次大会也批准了由斯大林所推动的一个重要的决议,宣布了民族的自决权(包括分离权)。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布尔什维克在代表会议制定的正确路线的指引下,进行了充满热情的工作:劝说人民(工人、士兵、农民)站到正确的立场上来。1917年8月在事隔10年之后举行了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由于有来自临时政府进攻的危险,代表大会在彼得格勒秘密举行。列宁没有出席这次会议。斯大林作了主要的政治报告,号召准备进行武装起义。代表大会采用了新的党的规章,指出所有的党的组织必须建立在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之上。这次会议还接纳了托落茨基派。



代表大会召开不久,俄国军队总司令克尔尼洛夫组织了一次武装叛乱,企图镇压布尔什维克和苏维埃。可是很多士兵在布尔什维克的劝说下拒绝执行叛乱命令,最终粉碎了叛乱。这场反革命暴乱平息之后,广大人民群众意识到,只有布尔什维克和苏维埃才能提供和平、土地、面包(这些是人民最迫切的需要)。苏维埃的布尔什维克化很快就实现了。革命浪潮在高涨,党开始准备武装起义。



国家与革命



在这一时期,由于安全的原因,列宁被迫留在了芬兰,从而远离主要的斗争地区。其间,他完成了《国家与革命》这部巨著。该书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国家问题的理论,同时揭露了考茨基等机会主义者对这一问题的歪曲。因此,列宁的这部著作是有着世界意义的拥有巨大理论与实际贡献的巨著。这是因为,当列宁清楚地看到,俄国二月资产阶级革命只是由帝国主义战争所引发的社会主义革命的上一个环节。这也回答了无产阶级革命需要什么样的政权,因此它不仅具有政治上的重要性,而且是当时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人民群众在从资产阶级的暴政中解放自己之前应该做哪些事情。



       当1917年10月20日,革命的浪潮掀起以后,列宁再次回到了彼得格勒。在他回来的几天内,历史性的中央委员会会议决定在几天之内发动武装起义。很快,代表们被派到了全国各地特别是军事机构。1917年11月6日,当第二次全俄苏维埃会议举行前夕,克伦斯基政权意识到了起义将要发生,于是开始袭击布尔什维克。赤卫队和革命军队于是在1917年11月7日实行反击,从而使政权转移到了苏维埃手中。



       第二天苏维埃就通过了《和平法令》和《土地法令》,并建立了第一届苏维埃政府——人民委员会,而列宁则当选为第一任主席。伟大的十月革命建立了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



因此,在这一时期(1905—1917),马克思主义理论在所有的领域都获得了发展——从而上升到马列主义。在这一思想的指引下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 本帖最后由 May 于 2007-11-24 17:15 编辑 ]

TOP

biaogang


为了加强罢工活动,布尔什维克组织了声势浩大的街头示威游行活动,从而给予了罢工运动以力量支持。
————————————
这种套话以前不觉得什么,现在看起来糟透了。当时布派也是跟在工人后面走。用同样的一句话可以说得更清楚。例如“在多数布尔什维克活动者还在观望革命时,工人们英勇地走上了街头,云云”或者其他更好的说法

               

  
张长海




QUOTE:
原帖由 biaogang 于 2007-11-17 00:28 发表
为了加强罢工活动,布尔什维克组织了声势浩大的街头示威游行活动,从而给予了罢工运动以力量支持。
————————————
这种套话以前不觉得什么,现在看起来糟透了。当时布派也是跟在工人后面走。用同样的一句话可以说得更清楚。例如“在多数布尔什维克活动者还在观望革命时,工人们英勇地走上了街头,云云”或者其他更好的说法
转一个以前的评论。


“这类文章其实毒害很大。表面上它也说了不少正确的东西,甚至可能99%的陈述都是事实。但御用秀才的心态与阶级斗争完全隔膜和敌对,导致文章的整体心态、视角充满了虚伪。

建国后官方秀才的一个主要特点,是他们心态上的反革命本质。这使他们的任何著述都像把人切成七八块然后拿麻线缝上,似乎也算个人,但没活气而且已经在烂了”。


印度毛派上层与和谐50-70年代的官方秀才在所处社会(?没想好用什么词)位置上有些区别,但骨头里某些本质的东西是一致的。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07-11-25 01:17 编辑 ]

TOP

怎么对付这样的人?

TOP

引用:
原帖由 Sea 于 2007-11-25 00:45 发表
怎么对付这样的人?
对付谁?

如果你指那些毛派,没有具体的上下文很难说。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07-11-25 01:40 编辑 ]

TOP

表面上说了不少正确的历史和道理,把毒草隐藏在最深处.99%的陈述都是事实。那剩余的1%,才是他们要表达的最真实的东西!

TOP

这样咬文嚼字实无必要

引用:
biaogang


为了加强罢工活动,布尔什维克组织了声势浩大的街头示威游行活动,从而给予了罢工运动以力量支持。
————————————
这种套话以前不觉得什么,现在看起来糟透了。当时布派也是跟在工人后面走。用同样的一句话可以说得更清楚。例如“在多数布尔什维克活动者还在观望革命时,工人们英勇地走上了街头,云云”或者其他更好的说法
原文说的是“为了加强罢工活动”,就是说罢工活动已经发生了,这和biaogang说对“当时布派也是跟在工人后面走”是一个意思。但是历史进一步的真相是怎样的呢?是布尔什维克对于组织罢工的贡献微乎其微以至于可以忽略的吗?假若不是这样,那么原文从一个布派的角度来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们的确加强了罢工运动。

TOP

在当代国际共运比较分裂对形势下

我主张不要忽视毛派的作用,要首先研究他们的贡献,然后再谈毛病。反观某些自认为是托派的家伙,反毛对那股劲头真是要让反动派兴奋的

TOP

和谐的泛毛派自己就包含了法西斯分子。

更不用说根本没人主张“忽视毛派”。忽视小资社会主义的潜在和现实影响,不仔细研究,在这个大转折的时代不是找死么。

TOP

自称毛派对人太杂了,不能一概说是和谐的毛派

说的是肯定毛派当中的积极力量,不是说你骂它了就是没忽视它了。
尼泊尔的毛派做了什么都还根本没分析,就一棍子把它和谐了,当局高兴呢。

TOP

引用:
原帖由 参天大草 于 2008-1-15 14:42 发表
原文说的是“为了加强罢工活动”,就是说罢工活动已经发生了,这和biaogang说对“当时布派也是跟在工人后面走”是一个意思。但是历史进一步的真相是怎样的呢?是布尔什维克对于组织罢工的贡献微乎其微以至于可以 ...
原文的意思,在上下文中很明显,就是突出某个核心党派的作用,突出“他们”的贡献,表示“我党”在革命中是中坚的力量,永远领导在革命的前列,而非对当时无产阶级的行动与精神状况的分析。总之,不是为了弄清而是为了搞浑历史,不是为了总结革命经验而是为了塑造党的光辉形象。

我举那句话是个引子,如果要仔细分析,远远不够。看托的俄国革命史吧。

TOP

引用:
原帖由 参天大草 于 2008-1-15 14:42 发表


原文说的是“为了加强罢工活动”,就是说罢工活动已经发生了,这和biaogang说对“当时布派也是跟在工人后面走”是一个意思。但是历史进一步的真相是怎样的呢?是布尔什维克对于组织罢工的贡献微乎其微以至于可以 ...
侧重点不一样。后者的翻译要更好些。这样说不是为了说什么“布党组织对罢工的贡献微乎其微”,而是指出这样一个现象:当时大部分布尔什维克党人是跟在罢工后面的,对于研究当时阶级运动的情况和发展,这是一个重要的现象之一。

TOP

引用:
原帖由 参天大草 于 2008-1-15 17:13 发表
说的是肯定毛派当中的积极力量,不是说你骂它了就是没忽视它了。
尼泊尔的毛派做了什么都还根本没分析,就一棍子把它和谐了,当局高兴呢。
你对。需要写一篇长的尼运动分析。

零散的分析已很多。但不系统。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