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2018年1-2月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及其后续】

【2018年1-2月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及其后续】

【秋火声明:仍将继续有批评的声援一切被压制了言论自由的读书会左翼青年】本专辑帖在新青年论坛设立于2018年1月4日,而后一个月来本帖一直在持续更新,直到2月下旬新青年论坛被封杀(至今是被屏蔽在墙外的状态)。本帖作为一个历史存档存在。如果有新的动向,本帖还会继续更新。
同时,本人毫不掩饰自己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观点与毛左观点不同,并在声援文章中有所反映(例如1月22日《沉沦黑夜下的不屈呼喊:谈广工读书会八青年案》 );本人一直保持这一独立的有批评的声援态度。纵使观点意见有分歧,本人仍将尽力关注、声援评论及必要的批评。
(秋火 修改、简化于2018年7月14日上午。原写于2018年2月4日)


【本专辑帖-使用说明】1、本目录小节标题有“文存|”的,排序是旧信息在上、新信息在下,以便于查阅。
2、本帖微链接http://t.cn/RQMD5c4 ,旨在便于传播。
3、键盘点击Ctrl + F 搜索关键词,可快速检索到要找的内容。
4、本专辑帖网页不定期压缩备份。读者可通过我微信、QQ或微博私信向我索要。

【本专辑帖-编辑记录】在新青年论坛上原设于2018年1月4日21:52,原题“北大毕业生张云帆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
2018年1月15日傍晚,张云帆自白书开始在网上广传。1月16日下午4点本帖标题改为“北大毕业生张云帆等八名左翼青年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
2月4日凌晨1点,本帖标题改为“广州读书会八青年案与南京致远社左翼青年案”(该帖同时转移到新青年其他板块)。
2月10日凌晨1点,本帖目录重新分类编排。
7月13日上午,本帖修改开头说明,简化目录。标题改为“2018年1-2月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及其后续”。各小节标记起始时间。


事件综述-时间表(1-2月中)
#150 冬夜的火把:“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全记录 2018-1-27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77 八人事件纪要 2018-1-20 Laurent brillera

#258 活动|陪“8青年”一起过年!【时代先锋网新春征集】 2018-2-13 时代先锋
#259 活动|“我陪八青过新年”应征作品1.0 2018-2-14 时代先锋
#276 我陪八青年过年【应征作品展示2.0】 2018-2-15 时代先锋
#248 八青年关注团提示 2018-2-11 关注团代表陈洪涛 红旗网发布
#249 大家迎接2018年春节时,不要忘记了继续关注八青年 2018-2-11 落款“觉悟的人民群众” 红旗网转自微信群 原题:春天的呼吁 继续关注8青年
#236 “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关注团呼吁捐助的倡议书 2018-2-9 时代先锋 转载红色中国编者按附:秋火转按
#238 秋火第一时间捐款并留言:希望善款妥善监督 侧重支持孙婷婷依法维权
再次强调孙婷婷的依法反击是实际推动八青年斗争的第一步
2018-2-9 19:03~20:05 首发在秋火微信朋友圈(附截图)
#231 追究倾向的法律,是恐怖主义的法律 2018-2-1 地火 地火运行狂飙落 | 摘自马克思的《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
#132 秋火推荐大家学习革命前辈王凡西大作:一个革命者被捕时怎么办? 1981年8月16日 王凡西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文存|警方/当局/学校官方动向(1-2月初)
#55 北京大学总务部积极回应最近网友热议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2018-1-17 ID“pkuzwb北京大学总务部”发布在北大未名社区
#69 关于最近总务部说明的一些感想 2018-1-19 地下 地下一层的人们
#112 1月23日广州警方跨省到江苏沭阳:要求孙婷婷今后每天上午十点到派出所签到 2018-1-23 16:45 青松 发布在中国红旗网 原题:左翼青年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事件最新情况
#120 1月24日广州番禺国保跨省到京问话张云帆两小时 2018-1-24 18:53 呐喊论坛转载自微信朋友圈
#204 2月2日九名警察到徐忠良家中敦促其父母劝其“自首”,2月5日关注团代表前去探访慰问(图) 2018-2-6 来自微信群

众多网民对广州番禺警方和高校官方的质问、讥讽、谴责
#192 当学生被侵害,高校扮演什么角色 2018-2-5 狂笑 大地狂啸 或题:学生被侵害案件中,学校都扮演什么角色?
#186 番禺小谷围警方,对张、孙、郑、叶四青年都做了什么? 2018-2-4 时代先锋
#144 “八青年事件”中缺席的主人公 2018-1-27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134 六问广州番禺公安局 2018-1-25 东风笑 时代先锋网
#137 三问番禺小谷围派出所 2018-1-25 投稿 时代先锋网
#116 番禺警方究竟是哪个阶级的专政工具? 2018-1-23 21:56 三峡人家 “一个-中心”发布在微博
#39 从孙志刚到孙婷婷,广州警方与我们一直同在 2018-1-17 投稿 P大的北门静悄悄
#41 致番禺公安 2018-01-17 楚若蓝 共产主义星期六
#35 广州番禺警方微博下众多网友留言正在进行时:讥讽、谴责并要求公开张云帆等八名青年案件信息 最后更新时间:2018-1-17 15:54 秋火/搜集整理
#31 来稿 | 毛泽东是怎样对待群众“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致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官们 2018-1-17 苍海 马列之声


【论战】高级五毛抹黑 VS. 左派批驳(2月上中旬)
#281 后勤部门是不是产业部门? 2018-2-9 马宁 科学的历史观
#279 谁才是“冒牌”马列毛主义者?——简评蒋耘中教授的某奇文 2018-2-16 墨潜 激流网
#278 究竟谁才是马克思主义者? 2018-2-16 yst为了信仰 红旗网
#277 批判冒牌假货特色资本家的走狗 2018-2-16 和尚 中国红旗网原创
#269 声讨蒋耘中 2018-2-15 号兵(路石) 红旗网
#268 蒋耘中的奇葩的“无产阶级专政” 2018-2-15 凡林 红旗网
#267 回应蒋耘中——你是个“冒牌马克思主义者” 2018-2-14 狂啸 大地狂啸 红旗网转载
#265 正确认识左翼八青年遭迫害事件 2018-2-14 yst为了信仰 红旗网
#264 蒋教授和张同学谁在冒牌? 2018-2-13 凡林 红旗网
#257 征稿:大家一起跟蒋老师探讨马克思主义 2018-2-14 豌豆君 四粒铜飞刀
#256 蒋耘中,青年学生不信任你! 2018-2-14 旗帜日刊评论员 激流网
#255 大家都来批判蒋耘中  2018-2-13 旗帜日刊 评论员 旗帜日刊
#254 蒋耘中:回应《又见奇文,评蒋耘中〈冒牌的“马列主义者”〉》 2018-2-13 蒋耘中 邺架茶轩 原题:对一篇评论的回应
#253 清华大学图书馆蒋书记是极右翼反建制派班农、勒庞的化身 2018-2-12 向前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附:秋火转按
#252 真·冒牌的马列主义者——评《冒牌的“马列主义者”——评张云帆心路历程》 2018-2-11 张麻子 普罗的低吟
#247 对蒋耘中的批判 2018-2-10 辣椒 红旗网
#246 论中国高校及其后勤部门的资本主义属性——答“马克思主义者”蒋耘中教授 2018-2-11 范仄 南水兮
#245 从巩献田给胡乔杰的信来看,说巩献田是高级五毛是很准确的 2018-2-10 秋火 原发在微信朋友圈
#244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南湾湖”引用清华党宣干部蒋耘中文章进一步增强攻击张云帆、为警方辩护(2月11日) 文章来源网页于2018-2-11 晚间截图 发布者: 南湾湖 来源: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原题:“真是笑话:“其中有一些句子就是电子邮件的口气”就随意狂言! ... ... ... ... ... . ...”
#243 评巩献田的所谓“声明” 2018-2-11 旗帜中流特约评论员 红旗网转载
#242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王子恺、巩献田发布“严正声明”与“南湾湖”撇清关系(2月10日) 2018-2-10 23:46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原题:严正声明
#241 且看巩献田如何污蔑八位青年、后来又如何狡辩 2018-2-10 旗帜日刊评论员 旗帜日刊
#240 王希哲怒批据说是巩献田先生的“左派幼稚病们炒作”一文:公然无耻为当局的鹰犬作伥 2018-2-9 王希哲 来自微信群
#235 真假马克思主义之辨 2018-2-9 雨信子 雨信子
#229 又见奇文,评蒋耘中《冒牌的“马列主义者”》 2018-2-9 狂啸 大地狂啸
#228 冒牌的“马列毛主义者” ——评张云帆《心路历程:我是如何成为马列毛主义者的?》 2018-2-9 蒋耘中 邺架茶轩
#227 【随笔札记】蒋耘中老师照我们去战斗 2018-2-8 还我同学 复旦少年中国学社
#262 本质与转化——广州读书会事件 2018-2-8 17:03 _Thomas_L_ 马列之声论坛
#226 关于前两天讨论的几个补充说明 2018-2-6 蒋耘中 邺架茶轩
#225 巩献田回复给胡乔杰的信 2018-2-9 08:13 发布者: 红色记忆 原作者: 巩献田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224 ID“南湾湖”、“爱林”对《左派幼稚病们炒作……》一文的说明 2018-2-9 南湾湖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223 认清假左派,从巩献田开始 2018-2-9 红贝 中国红旗网
#222 左派幼稚病们炒作张云帆读书会为那桩? 2018-2-3 16:53 南湾湖 毛泽东思想旗帜网
#165 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怎样看待剥削和斗争 2018-1-31 地下 地下一层的人们
#261 翻译翻译,蒋某人的奇文 2018-1-31 06:14 xyuhua 马列之声论坛
#164 驳清华大学党委某人的奇文 2018-1-30 盗火 普罗的低吟   原题:驳T大D委某人的奇文
#163 清华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蒋耘中谈工人维权问题 2018-1-30 蒋耘中 邺架茶轩   原题:“谈谈工人维权问题”
(此文被公众号系统删除,2018-2-5重新发了一遍,标题改为:“马克思主义是如何看待剥削与维权问题的”)
(注:蒋耘中曾经是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现任清华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
#162 清华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蒋耘中自诩马克思主义评张云帆等人所做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2018-1-29 蒋耘中 邺架茶轩  原题:“马克思主义应该这样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96 坏人才喊毛主席万岁吗?境外势力才关心底层群众吗? 2018-1-21 桃南圆 雨信子|此文是毛左人士对毛右人士李北方的回击(附:《毛右人士李北方评论广州八青年“并非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无暇”》)


广州读书会八青年:1月底-2月中的文章

#280 2018农历除夕和大年初一,孙婷婷、郑永明、张云帆先后发春节祝福视频 2018-2-15~2-16
#274 张云帆、顾佳悦|《熊出没》中的悲凉与无奈 2018-2-15 张云帆 前仆后继
#273 张云帆|新年献词:每一年,我们都更有勇气争取光明 2018-2-15 张云帆 前仆后继
#272 孙婷婷除夕前日发祝福语 2018-2-14 孙婷婷微博、微信
#260 张云帆|信仰,是我们永远坚守的情人节 2018-2-14 张云帆 前仆后继
### 张云帆:我们真的需要补资本主义的课吗? 2018-2-8 张云帆 前仆后继
附:几个托派的评论,以及秋火《批补课论已过时,张云帆们应澄清对待言论自由政治自由之态度》(2018-2-9~2-11)
#237 张云帆代八青年感谢关注团和社会各界正义人士的支持 2018-2-9 署名“关注团” 发布在张云帆个人公众号“前仆后继”
#220 张云帆:我是如何成为马列毛主义者的 2018-2-7 张云帆 前仆后继|附:秋火转按
#206 发刊词:而今迈步从头越 2018-2-6 张云帆 张云帆2018
#195 “11.15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涉案当事人孙婷婷寻求社会法律援助的公开信 2018-2-5 21:03 微博“铁血孙小婷732016”发布
#168 致关注团和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感谢书 2018-1-31 张云帆 红中网转自红旗网


文存|读书会左青:反迫害的揭露、自辩(1月15日~2月初)

#14 张云帆自白书 2018年1月15日最初版本原微博被系统删除后,当晚21:55作者略做修改后又发了一个新版本本专辑搜集者做了对比说明,基本意思没有改变。张云帆自白书英文版
#23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1-16 18:08 “野火”代为发布在中国红旗网(后附秋火转按)
#37 孙婷婷手写全文!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01-17 死桐清霜 转载自孙婷婷微博
#36 孙婷婷微博自陈所在单位是街道政府购买服务的社工机构 对极力往反华组织扯的人极度鄙视 2018-1-17 孙婷婷微博
#44 “主谋”郑永明:我永远是工农的孩子 2018-1-17 21:59 郑永明发布在自己微博上
#82 徐忠良:我不相信广东是国统区 2018-1-20 18:55 沧海涛涛
#85 黄理平|我是否有罪,人民自有公论! 2018-1-20 21:44 沧海涛涛
#94 韩鹏:爸爸妈妈,请相信我无罪——韩鹏给父母的信 2018-1-21 21:43 来源:简书“孙大圣2018”、红旗网
#111 我,决不因恐惧而否认——顾佳悦的宣言 2018-1-23 18:55 顾佳悦 红旗网
#136 叶建科自白书(1月22日版本) 2018-1-25 时代先锋网发布 |附:秋火转按

#170 左翼青年季超超:红星照耀荆棘路 2018-1-29 季超超 微博“初冬不出洞”
#171 荆棘路上,我将一路高歌 2018.01.30 季超超 红旗网
#172 左翼青年的派出所奇遇记 2018-1-30 胡见鑫 红旗网
#179 拒绝回家的左翼青年:同志所在,处处为家 2018-2-3 金帅 金陵风声
#191 左翼青年的春运攻略:我是如何通过发帖回家的 2018-2-4 金帅 金陵风声

#48 我是一个不成熟的人 2018-01-17 黄理平 新青年2018 附秋火转按


八青年身边人的回忆和辩护(2017年底;2018年1月中下旬)

#109 韩鹏——用行动向劳动者致敬 2018-01-23 一支铁笔 (这是韩君的校友,为韩君所写的声援信)
#115 我所认识的顾君佳悦姐 2018-1-23晚 木田无花   来源:时代先锋
#125 不折不从,佳悦其人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108 一个曾经征集联名声援张云帆的同学为张云帆辩护 2018-01-23 小白 求实之音 原题:《小白:我不要成熟!》| 附:秋火转按
#103 关于张师兄的一些思考 2018-1-21 地下一层 地下一层的人们
#99 徐忠良这样的青年,应是我党重点团结而非打击的对象 2018-1-22 00:11 红色文化网  作者:与徐忠良有一面之交的群众
#86 他不是一个人 2018-1-20 - 无产者评论(对郑永明的回忆及评论)
#45 徐忠良、黄理平——我的学长,我的老师 2018-1-17 逃亡 逃亡的青年
#38 婷婷学姐,真希望能去看看你! 2018-1-17 来稿 金先声
#34 想念徐忠良、黄理平同志 2017-1-17 夹心 激流网、无产者评论发布|激流网题:《当他们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我保持沉默》

张云帆其人其事
#18 纪念师兄张云帆 2018-1-15 投稿 那年阳光灿烂
#22 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的背后——不愿摸黑生存的张YF与左翼青年 2018-1-16 投稿 那年阳光灿烂
#3 哪有什么平安夜?——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其人 2017年12月25日乌有之乡 转载自:新青年2017
#12 北大学生来韶开展寒假社会实践活动 2014年1月20日新浪博客 转载自:“燕儿红色家园”博客
#98 回忆我的同学张云帆 2018-1-21 一位北大同学 野火序


文存|泛左翼群众集会声援(西安、香港、郑州、兰州)(1月下旬-2月中)

#83 西安毛派群众抗议广州番禺警方拘押宣传马列毛的青年学子 2018-1-20 豌豆君 仨粒铜豌豆
#81 还人民言论自由 声援中国11.15读书会案左派青年 联署声明 2018-1-20 目前有11个团体参与联署:左翼21、社會民主連線、大專政改關注組、工學同行 、街工勞工組、香港眾志、工黨、華人民主書院、支聯會、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無國界社運
(※联署团体呼吁香港各界市民、民间团体于1月21日前往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大学读书会 声援大陆八名被追捕左翼青年)

#84 內地左翼讀書會青年成員被捕 港左翼團體中聯辦聲援 2018-1-20 红气球
#93 示威抗議中共打壓左派青年 促還人民言論自由 2018-1-21 左翼21 香港独媒
#122 搞讀書會擾亂社會秩序?香港團體聲援中國被打壓左派青年 2018-1-22 18:37 惟工新闻
#146 香港多个团体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左派青年 2018-1-24 阿波罗新闻网转自RFA
#208 郑州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公开集会声援遭警察打压后继续坚持(2018年2月5日) 2018-2-5 时代先锋
#217 兰州群众声援孙TT的公开联名信! 2018-2-7 兰州群众 时代先锋1
#232 “思想本无罪,言论应自由,捍卫马列毛,声援八青年”——兰州群众继续声援八青年! 2018-2-9 时代先锋
#239 社会民主连线(香港)发布:在港家务工人举牌声援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图) 2018-2-9 发布在脸书
#233 陕西群众持续声援广州读书会“八勇士” 2018-2-10 时代先锋
#250 山西毛学组举行座谈会再次呼吁番禺警方撤销对四位青年的网上追逃(图) 2018-2-11 山西毛学组 |附秋火转按
#251 郑州毛泽东思想队再次公开声援八青年 遭警打压仍不屈抗争 2018-2-12 时代先锋发布 原题:【快讯】红旗招展大风起,郑*州*群*众再次声援8青年!


文存|2018年1-2月的几份联名声援,有关争议

#16 为争取言论自由声援行动后续 2018-1-15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附秋火的补充)
#76 张云帆1月20日中午发微博 秋火解读:意在呼吁左翼团结 一致对敌 2018-1-20 14:40 微博“zyf1993_82883”发布
#81 还人民言论自由 声援中国11.15读书会案左派青年 联署声明 2018-1-20左翼21、社會民主連線、大專政改關注組、工學同行 、街工勞工組等组织共同发起联名活动
(※联署团体呼吁香港各界市民、民间团体于1月21日前往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大学读书会 声援大陆八名被追捕左翼青年)

#121 聯署聲明|還人民言論自由 聲援中國11.15讀書會案左派青年 —— 1月20日发起,截止2018年1月24日已有19个港台政党或劳工团体联署:左翼21,街工勞工組,工學同行,工黨,社會民主連線,支聯會,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無國界社運, 華人民主書院,香港眾志,社會主義行動,台大大新社,台大大陸社,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台灣),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台灣),紅氣球編委會,香港職工會聯盟,International Labour Defense ,宜蘭產業總工會。1月30日又有2个外国左派团体参与联名:LabourNet Germany,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
#118 36名左派人士联名倡议劝告徐黄韩顾四青年到北京公安机关说明情况依法解决问题 并发起“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关注团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
“红色参考杂志”公众号2018-1-24 14:00发布
原题:《为合理解决张云帆等“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而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的倡议》附:秋火转按
#152 为八青年而高呼并联署声援 2018-1-28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截止2018-1-29,共有8个团体(自媒体)联署:荆棘鸟,罗戈铭(北叙利亚通讯),郑小妍,微工汇,Herstoria,兴华之友,红驹公社,International Socialist Organization-Columbus,以及37名个人参与联署

#131 有毛派对1月24日联名倡议表示不同意见:要关注,不要劝降 2018-1-25 Sun Shinehwa 兴华之友6666 |附:秋火转按
#133 有毛派认为1.24联名倡议书过于妥协削弱声援力度 但仍呼吁支持转发 2018-1-25 黎明 黎明号角 |附:秋火转按
#148 毛左“黎明号角”抨击1月24日关注团建议是“担心统治阶级下不了台而不惜用跪舔的言辞恳求统治阶级的从轻发落” 2018-01-27 狂暴 狂风巨浪 节选自《创刊词:“大量用户”有种站出来跟我单挑!》
#142 当斯大林主义者遭受资产阶级政府的迫害 2018-1-27 邢焕帆 惊雷Thunder
#159 红色中国网编辑李明骐发文批“极左派”声明 附网友议论 2018-1-28 远航一号(李明骐) 红中网 原题:警惕极左派破坏对“广州读书会八青年”的声援工作
#166 对〝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关注团倡议书的一点看法 2018-1-30 万里雪飘 红中网
#160 从指责荆棘鸟“丧失原则”想到的 2018-1-30 荆棘鸟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180 若羽:托派在南周事件和八青年事件中的态度,兼谈自由派和毛派区别 2018-1-31 若羽 发布在QQ空间
#190 谈谈番禺毛主义者案 2018-2-4 白曼 新青年论坛


文存|其他有组织的或团体名义的呼吁
#75 青年学子学习毛泽东思想,有罪吗? 2018-1-19 山东毛学组
#114 山西毛学组:呼吁广州番禺警方撤销对四名青年的网上追逃 2018-1-23 山西毛学组 微博用户“一个-中心”发布
#174 网友的声援信 2018-2-1 微信群 红旗网
#177 关于洛宁公然反毛恶性事件以及番禺打压青年读书会事件给中共中央的公开信 署名“全国捍卫毛泽东主义人民联盟” 2018-2-2 时代先锋
#175 读书会学习研讨何罪之有?为立即解除广州八青年不实“罪名”向社会各界的呼吁 2018-2-4 工弩 红旗网
#158 读书会学习研讨何罪之有?(声援书的讨论稿) 2018-1-30 工弩 红旗网论坛
#266 祝广州读书会事件受迫害革命青年春节快乐! 2018-2-14 中国红旗网
#275 新年,且看左翼青年奋勇向前!【时代先锋网新年贺词】 2018-2-15 时代先锋网


个人声援、分析评论、文艺作品,及“关注团”活动

#271 2018年的春节,马列毛主义者在监视和追逃中度过 2018-2-15 辣椒 红旗网
#270 尊重言论自由,杜绝新文字狱 2018-2-15 新新 红中网
#258 活动|陪“8青年”一起过年!【时代先锋网新春征集】 2018-2-14 时代先锋
#259 活动|“我陪八青过新年”应征作品1.0 2018-2-14 时代先锋
#249 大家迎接2018年春节时,不要忘记了继续关注八青年 2018-2-11 落款“觉悟的人民群众” 红旗网转自微信群 原题:春天的呼吁 继续关注8青年
#234 声援“八青年”和致远社! 2018-2-8 西北青年1 时代先锋
#230 强烈支持张云帆创办愚公移山 不死不休公众微信号 2018-2-8 辣椒 红旗网 时代先锋转载
#221 孙婷婷事件中的法律问题 2018-1-17 来源:“野火跋”及“暴风雨所诞生的”公众号、网友“野火”提供的PDF文档附:秋火转按
#219 “八青年”关注团举办座谈会,重申同荣辱、共进退 2018-2-7 八青年及关注团 中国红旗网
#218 八青年及关注团郑重声明 2018-2-7 中国红旗网/发布 八青年及关注团/来稿
#215 且看马克思 如何看待广州八青年? 2018-2-7 金牌民工(署名:陈永利 15934855183) 时代先锋网转自红旗网
#214 在NZY镇压进步学生社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8-2-7 狂啸 大地狂啸
#205 青春无罪(诗) 2018-2-6 宛城六哥 红旗网
#203 短评:中国正上演现实版《辩护人》,支持孙婷婷绝地反击 2018-2-6 pioneer 时代先锋
#202 拆掉“聚众”牌,高举“维权”旗 2018-2-6 小新 东湖新语
#201 从“反性骚扰”到“读书会”事件 2018-2-6 读书会 思想先行读书会
#200 为合理解决八青年案致信公安部主要领导 2018-2-6 红旗网转红中网 照片来自陈洪涛
#199 2月6日张耀祖陈洪涛等人代表关注团1500人向公安部递交的公开信(全文) 2018-2-6 来自陈洪涛微信朋友圈附:秋火转按:“这份极尽向伪共效忠献媚的奴颜媚骨、企图投机取巧的政治乞求书,实则表明了为之负责的那些左派的公开蜕变(或者说保救派之本质暴露)……”
#198 致孙婷婷等更多青年 2018-2-6 辣椒 中国红旗网
#197 向“广州读书会案”“八君子”致以崇高的敬礼! 2018-2-5 毛公宣 落款“毛泽东主义宣传员” 中国红旗网
#194 快看!xian岭派出所出了个“孔乙己” 2018-2-6 狂啸 大地狂啸
#193 亲爱的同学,你们在何方?(诗) 2018-2-5 金卫
#189 阵鲸!境外势力马克思竟勾结高校学生煽动校工跳舞! 2018-2-4 狂啸 大地狂啸
#188 也为左翼八青年说句公道话 2018-2-4 yst为了信仰 红旗网
#187 谁有罪 2018-2-4 泥石流 时代先锋
#184 沉沦中的惊雷  黎明前的晨曦——一份对广工八青年迟到的礼赞 2018-2-2 向东 微博|附:秋火转按
#178 由删帖而想到的——行动起来,揭露丑恶! 时代先锋 2018-2-2
#176 你们凭什么这么对他们——“读书会八青年”事件中的广工学生 2018-2-3 时代先锋
#173 义诊和马列一结合,必定要挨专政铁拳 2018-2-1 老广 红中网
#216 凝聚:致张云帆(诗) 2018-1-30 辣椒 红旗网
#167 再致张云帆及其师兄师弟师妹们的诗 2018-1-30 路石(应是张耀祖的笔名) 红中网
#161 他们无愧当代青年的优秀榜样 2018-1-30 蔡金安 红歌会网、乌有之乡
附:秋火转按(特别批评顾佳悦对毛时代的盲目推崇)
#157 杀死那个马克思主义者 2018-1-25 时代先锋网
#155 征集|面向社会各界征集“八.青.年”宣传作品,将关注团推向广阔天地! 2018-1-29 时代先锋网
#154 践行言论自由,反抗专制暴政,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 2018-1-26 还我同学 复旦少年中国学社
#153 老板们的笑 2018-1-28 永锡 群众莫关忄
#147 左派应该扛起言论自由的大旗 2018-1-27 狂暴 狂风巨浪 |附:秋火转按
#140 参与1.24联名倡议表达关注的来信选登 2018-1-26 10:06发布在红旗网
#139 毛派谈为什么要声援广工读书会八青年 2018-1-26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原题:同志们,我们为什么要声援“八青年”!
#138 记某同学的一次喝茶经历 2018-1-26 Freud 红楼飞雪转自北大未名BBS
#135 中國「左翼」青年與嘻哈歌手求仁得仁 2015-1-25 廖偉棠 上报
#127 “八青年事件”,我们如何不做吃瓜群众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126 信连“信” 2018-1-24 黄纪苏 乌有之乡
#119 张云帆在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原局长张勤德陪同下拜访原化工部长秦仲达,秦仲达对张云帆因学习研究传播马列毛遭到不公正对待表示很是气愤和深表同情 2018-1-24中午乌有之乡网站发布 原题:《原化工部部长秦仲达:我为出现张云帆这样的青年人感到高兴》
#117 我们越是退缩,愚蠢和霸道就越是滋长 2018-1-23 11:31 原作者: “盛京” 红色中国网 “巷口的游击队员”发布 |附:秋火转按
#113 用抗争改变潮流 2018-1-23 黎明 黎明号角
#110 新的觉醒已经开始,但道路依然漫长 2018-1-23 范仄 激流网读者群
#107 嘻哈,就是不准嘻嘻哈哈 2018-01-23 未鸣 未名之音
#105 云帆同志与激流网、旗帜网、红色参考和乌有之乡诸同志送别韩老。(含张云帆照片) 2018-1-22 小强 激流中囯 | 附:秋火点评
#104 八人都是勇士 2018-1-22 一名群众 无产者评论
#213 “马列之声”关于八青年事件的部分评论(2018年1月16~21日) 来自“马列之声”网页
#102 正确对待国家的未来 2018-1-22 四川刘金华
#100 保卫毛主席的学生 2018-1-22 许准 红色参考编辑部
#97 当一切善意都被当做别有用心 2018-1-21 木吾 月上梧桐
#92 为青年的觉醒而欢呼 2018-1-21 顽石 依旧顽石
#91 老田|共产党的无形资产谁来守护:我共又要败在小谷围派出所诸警官手里了 2018-1-21 老田 乌有之乡
#90 张君事件有感 2018-1-21 - 无产者评论
#89 不甘中国沉沦的青年勇士——评说八青年事件 2018-1-20 李甲才 红色参考编辑部
#80 张耀祖:我们可以妥协,但我们绝不屈从! 2018-1-20 张耀祖 红色参考杂志 | 附:秋火点评张耀祖文章
#74 不再沉默!——声援徐、黄、郑、孙、张等真正践行为人民服务的中国青年 2018-1-19 胡杨 发布在“无产者评论”
#72 张云帆:悼念韩西雅同志(诗) 2018-1-19 21:46 微博“zyf1993_82883”发布
#71 【工人宝典】青年马克思: 自由是斗出来的! 2018-1-19 马晓玲 微工荟
#70 底层之殇:工农的孩子 2018-1-19 月上梧桐
#66 孙 张事件|自白,而不自由 2018-1-19 F 新奇人文
#65 青年诗集:红旗落地虽难补,镰刀斧头未曾黯! 2018-1-19 小强 激流中囯
#67 Locked Up for Reading: Voices from the November 15th Incident by chuang | Jan 18, 2018
#62 被删帖封号之后,我所理解的骨气 2018-1-18 北门君 北门静悄悄
#61 技术分析 | 为什么张云帆案是一个冤假错案 2018-1-18 不读三国的 故人常绝
#60 在黑暗时代点燃自由的火星 2018-01-18 - 无产者评论
#59 就孙君婷婷一事回应质疑的朋友 2018-01-18 一支铁笔
#58 学姐,我该如何再面对这个世界 2018-1-18 读者来稿 BLCU行动派
#57 关于张君等人事件的思考 2018-1-18 库尔斯克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附:秋火转按点评
#56 为那“8个人”而吟唱的歌 2018-1-18 白曼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52 说到张云帆,我的忧郁是人们所不懂的 2018-01-17 22:34  婴鸟 博谈网转载 | (附:秋火转按-两点批评意见)
#50 大溃败与新生——新世纪中国左派的历史之路 2018-1-16 中国钓鱼学会/文 红色中国网
#49 献给马克思主义者的一首赞歌 2018-01-16 读者来稿 月上梧桐 中国红旗网
#47 在黑暗中探索前进的中国优秀青年 2018-1-17 辣椒 中国红旗网
#46 张云帆事件背后的“喜与忧” 2018-1-17 王诚 金桥智库
#40 不重要的以及重要的 2018-1-17 不重要的失眠先生 阿执的世界 (一篇讽刺小小说及声援文字)
#32 张君们的罪 2018-1-16 马原 困难群众莫关心
※2018-1-17 00:36秋火舆情观察:目测已有多个微信公众号或其他网页链接在转发孙婷婷的揭露文章、张云帆自白书,各文章点击量仍在稳步快速上升(转发者有的是女权主义者,有的是自由主义者,有的是平时几乎不谈国内时政的公众号,当然还有毛派人士)。接力转发正在进行中。
#29 声援 |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2018-1-16 BLCU行动派 ——摘自本文:
“今天看到此文,赞叹孙婷婷站出来的勇气,正如赞叹罗茜茜一样,敬佩她热心公益的社会责任感,正如敬佩黄雪琴为受害者不断发声一样。但是,我还愤懑于这粗暴的执法,这形同虚设的法律,这践踏在孙婷婷等人尊严上的铁蹄!……在此,我呼吁,所有关注反性骚扰的朋友们,不论是女权主义者还是非女权主义者,不论是公益人还是非公益人,只要你心中存在着对于正义的追求,就请发出你的声音,就请保持你的关注和支持!别让理想主义在这人间绝迹,别让正义的声音被掐灭在喉咙里!我们的年轻人哪,需要摆脱冷和暗,去追逐光和热!”
#33 妈妈,你为什么不让我支持弓长师兄? 2018-1-16 野火跋
#28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一场荒唐的北大学生审判案 2018-1-16 晚上10点多 激流网发布(附:秋火转按)
*北大学生自媒体“未名之音”发布的《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2018-1-16晚22:20左右已被删除,在删前的三个多小时内点击8万多次、1590个赞。建议起诉涉嫌职务犯罪的涉事警方的网友跟帖在短短三个多小时内得到点赞近千次(见2018-1-16 22:01截图记录
#26 一个多小时内300多人点赞“建议起诉广东番禺警方” 秋火提醒准备删文的有关方面做好与广大民意对抗到底的政治准备 2018-1-16 21:00
#25 有声援者说“如果孙婷婷所说属实”建议起诉广东番禺警方 一小时内近200人点赞 2018-1-16 20:30
#212 我看到了孙婷婷,然后又看不到了 2018-1-16 说点zheng经事儿
#21 无声的中国与有声的青年 ——给张YF、徐ZL、黄LP等与更多的“新青年” 2018-1-16 无国界读者来稿 无国界Internationale
#13 我校张姓毕业生近况通报 2018-1-14 公众号“深约一丈”
#129 为自由呼吁 2018-1-5 罗敏 中国红旗网发布
#263 评番禺警方抓捕张云帆:历史只能借鉴 悲剧不可重演 2018-1-3 风在手 中国琉球网论坛


文存|国际左翼声援
#149 日中劳动信息论坛转载报道港台团体声援广州读书会八青年联署声明 2018-1-25 日中労働情報フォーラム
原题:中国:学生・青年の読書会に対する弾圧に抗議する共同声明(香港) 2018/1/24
#207 在“共产党”的中国,警察迫害马克思主义的学习者 2018-1-29 俄罗斯革命共产主义青年联盟--RKSM(b)
#185 英国德国澳洲四个左翼读书会联署声援中国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中英文。英文附后) 2018-2-4 by Marxism Reading Group of CSSGJ on February 4, 2018 原题:FOR THE RIGHT TO READ


文存|自由主义者的声援或评论,及若干左派回应
#4 言论自由不分左右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 发表在FT中文网 2017年12月30日
#106 作为自由派我为什么要声援张君云帆等八人 2018-01-23 三秋 激流中囯
#141 一个自由主义者对张云帆等八青年事件的看法 2018-1-24 九啸晴天 发布在呐喊论坛 |附:秋火转按
#169 【自由派和左派.博評】誰的初心?怎樣的毛左? 2018-1-28 安徒 香港01博谈
#151 陈纯:已打响的精神内战——中国自由派为何应声援毛左青年 2018-1-28 “陈纯Camus”微博 &. 端传媒
#183 权利的正确姿势——保守主义者眼中的“权利” 2018-2-2 叙拉古之惑 微博
#124 左派应与自由派联合起来向政府争取基本自由权力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123 共同争取民生发展和言论自由——答张千帆教授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210 广州取缔马克思读书会 自由派民运大佬陈破空表示:伪共根本不信马列,是假马列 2018-1-30 大纪元 原题:广州取缔马克思读书会 作家:证明中共不信马列


文存|本帖搜集者秋火的观点和分析:
#17 张云帆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 2018-1-15 18:03
#19 已知信息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应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写完于2018-1-16凌晨2:00(本文在秋火的微信公众号发布后12个多小时点击4200多次,当天14:42被有司屏蔽)
#101 沉沦黑夜下的不屈呼喊:谈广工读书会八青年案 2018-1-22 23:06 秋火
#20 不必等到政府和警方回应,张云帆等八名青年无罪事实已经很清楚了 2018-1-16 13:50
#24 秋火:统治阶级的删帖阻止不了青年一代怒火延烧 要求立即无条件撤销孙婷婷、张云帆等八名青年的罪名 2018-1-16 20:00
#30 自由主义者“青鸟嘤鸣”转发支持我为张云帆等八人所做的无罪辩护文章,很好! 2018-1-17 00:36
#54 革马派分子秋火向社民派人士S澄清与毛派不同 但仍强调声援运动意义超过当事人立场局限性 现在很需要联合努力 2018-1-17
#64 秋火批评香港明报和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只有是不带偏见为受迫害进步人士辩护到底的人 2018-1-19 12:54
#73 《红色参考》吹捧张云帆为革命青年 秋火揭韩西雅改良派实质 2018-1-19 晚
#87 秋火抨击托派公众号“荆棘鸟”似要抛弃对毛思想的批评 2018-1-20 晚
#128 部分毛派抨击秋火1月22日谈八青年事件文章 秋火回击:毛派套用党国官腔说梦话终究是自缚手脚 2018-1-24晚
#156 激进左翼公众号“荆棘鸟”呼吁“放下派别成见”;秋火表示质疑并认为声援不只限于联名,反倒更应该用革命马克思主义进行分析和批判 2018-1-29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附:秋火转按(2018-1-30)
#181 秋火声明:仍将继续有批评的声援一切被打压的读书会青年 2018-2-4 秋火
#182 秋火:荆棘鸟声援书认同毛左,作为革马我赞同香港“还人民言论自由”声援书立场 2018-1-29~2-2
#196 呼吁人们从反抗打压言论自由和人权的高度支持孙婷婷求援信 2018-2-5 23:09 秋火 新青年论坛
#238 秋火第一时间捐款并留言:希望善款妥善监督 侧重支持孙婷婷依法维权 再次强调孙婷婷的依法反击是实际推动八青年斗争的第一步 2018-2-9 19:03~20:05 首发在秋火微信朋友圈(附截图)


文存|2017年12月份的各方声援及不同看法
#2 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 2017年12月21日(附#7:最初参与联署的18名学者,含张千帆)
#11 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北大毕业生张云帆一案 黎明鸟 2017年12月22日
#43 珠江的闸开了!——关于声援张云帆等同志的网络联署活动 2017-12-23 傲铁 发表在“阶级与哲学”公众号
(附托派公众号“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发布的此文英文版,标题《英语世界关心工人利益的人与你同在,南方深陷囹圄的同志》)
#5 2017,当我们只能缄口不言 作者:思源 投稿在微工汇 2017年12月25日
#6 聲援中國毛派青年張云帆!譴責反人民的白色恐怖 2017年12月下旬 托派人士发起的联名声援
#4 言论自由不分左右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 发表在FT中文网 2017年12月30日

媒体报导(主要是外媒)
2018年1月
#210 广州取缔马克思读书会 自由派民运大佬陈破空表示:伪共根本不信马列,是假马列 2018-1-30 大纪元 原题:广州取缔马克思读书会 作家:证明中共不信马列
#211 热点大家谈:大陆毛左青年被抓  同样信奉马列到底谁出问题了? 2018-1-30 希望之声 (右派电台,音频信息,须翻墙收听)
#169 【自由派和左派.博評】誰的初心?怎樣的毛左? 2018-1-28 安徒 香港01博谈
#146 香港多个团体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左派青年 2018-1-24 阿波罗新闻网转自RFA
#145 左派讀書會參與者﹕不因恐懼否認 2018-1-25 明报
#143 英美“零零后”变红,中国“毛左”青年被追逃 2018-1-26 BBC
#122 搞讀書會擾亂社會秩序?香港團體聲援中國被打壓左派青年 2018-1-22 18:37 惟工新闻
#68 技术时代与言论自由 2018-1-19 拉柯 英中时报
#209 毛左青年被捕 中国左右两派声明反对因言获罪 2018-01-18 16:27 多维新闻
#88 讀書會談六四被捕交保候審 中國知識分子同聲援 2018-1-18 15:26 新頭殼
#78 陸青年辦讀書會被捕 左右兩派同聲援 2018-1-18 12:05 台北中央社
#67 Locked Up for Reading: Voices from the November 15th Incident by chuang | Jan 18, 2018
#63 香港明报:办读书会被捕 曾谈六四 毛左青年获释认妥协 2018-1-18 香港明报 |附秋火转按
#130 广工大孙婷婷因参加读书会被刑拘抄家 2018-1-18 CRLW民生观察
#79 曾致敬毛澤東 大陸左派青年辦讀書會被捕 寫自白書揭迫認持「極端思想」 2018-1-16 16:50 立场新闻
#51 传北大毕业生张云帆重获自由 2018-01-16  RFA |附秋火转按

2017年12月
#53 世界媒体看中国:怪异新闻频发 2017-12-28 VOA
#10 左派张云帆被捕遭秘密关押 学界联署要求放人 法广 2017年12月27日
#9 北大毛左参加读书会被抓 失踪月余 大纪元 2017年12月26日
#8 张云帆办读书会被抓改监居 左派人士联署信促放人 RFA 2017年12月22日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7-14 20:01 编辑 ]

TOP

https://paste.sh/v3gNRxpb?from=timeline#UwxS0K19FSzzVTAXjU_0CAte

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小谷围派出所:

近闻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届毕业生张云帆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被限制人身自由至今,就此事我们深表关切!

据了解,2017年11月15日晚,张云帆正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多人,后将张云帆刑事拘留至12月14日,12月15日又把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

张云帆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为人正直,关心社会发展,在校期间积极参与各类公益活动。其毕业后专注公益教育事业,希望通过亲身实践探索中国教育的发展方向。事发前就职于广州某家教育机构,工作勤勤恳恳,同时经常参与公益活动。他的实际行动凸显了一位新时代大学毕业生的正能量。

张云帆是家里的独子。事情发生后,家人万分惊愕。远在内蒙古的父母放下手头的工作第一时间赶赴广州,向办案机关了解案件相关信息,但至今不得所终。年事已高、身体不好的姥姥和爷爷经不起如此沉重的打击,已先后病倒。

截至目前,张云帆已被关押月余。据多种渠道了解,警方对张云帆的指控,同其在这次大学生读书会中,偶然谈及对一些历史事件的个人看法有关。我们认为,对历史事件作评价是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并非他个人标新立异、特立独行、耸人听闻。

众所周知,“依法治国”方略早就被写入《宪法》,党的十九大也将“全面依法治国”确定为XJP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我们拥护党中央的这些战略方针,也愿意身体力行地践行这些理念。因此,我们希望番禺警方能够在依法治国、合理使用公权力的框架内妥善处理此事。

我们希望警方能够体谅一个年轻人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以及表达自己对一些事件的观点时,其出发点还是为了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张云帆参与了一次学生读书会的讨论,表达了一些自己的观点,即便其个别观点不甚妥当,但在其没有造成具体社会影响的前提下,我们还是希望警方能给予年轻人一定的宽容和学习进步的机会。

张云帆从小身体不好,患有高血压,希望广州警方能在尽快的时间内,对他的事情做出结论。我们希望警方可以让他尽快返回工作岗位!这样也可以减少广州警方不必要的警力浪费,减轻警方的额外工作负担,以便能将更多精力投入在XJP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去。

根据最新消息,警方在将张云帆刑事拘留30天后,并未向检察机关申请对张云帆逮捕,而是直接将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我们认为,警方这一做法严重侵犯了张云帆的合法权利。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警方在长达30天的期限内尚不能收集足够证据证明张云帆涉嫌犯罪,就应当将张云帆予以释放或取保候审,而警方对张云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我们认为此举番禺警方涉嫌滥用司法程序和资源,变相剥夺张云帆的人身自由。

有鉴于此,我们诚恳希望广州番禺警方:

1、依法办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重新审视已做出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一刑事强制措施决定,并尽可能让他早日返回工作岗位,为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2、切实保障张云帆在被监视居住期间的一切实体权利和程序权利;

3、在张云帆身体健康方面给予关照。

社会各界关注张云帆的人士
                                                   2017年12月21日


附:联署名单:

(更新于2017年12月27日11时00分 持续更新中…)


钱理群        北京大学
孔庆东              北京大学
陈波          北京大学哲学系 教授
李零          北京大学中文系 教授
柴晓明              北京大学
宋磊          北京大学 教师
张伦       北大校友 巴黎大学教授 
汤敏          北京大学 校友 公益人
林垚          北京大学 校友 学者
李豪          北京大学 校友 剑桥大学在读博士
罗勉          北京大学 校友 斯坦福大学博士
朱文琳              北京大学 校友
魏域波        北京大学 校友 编剧
薛扶民        北京大学 校友
周红豆        北京大学 校友
罗美云        北京大学 哲学系 校友
丁小平        北京大学 校友
胡乔杰        北京大学 校友
黄慧          北京大学 校友
朱海波        北京大学 校友 专利代理人
柏升              北京大学 学生
刘心怡        北京大学 学生
刘博涵        北京大学 学生
熊岳汉        北京大学 学生
关昱程        北京大学 学生
常洋铭        北京大学 硕士研究生
仝晓霞        北京大学 学生
邢逸旻        北京大学
汪弘毅        北京大学 学生
孙宇          北京大学 学生
江唯          北京大学 学生
张旭          北京大学 学生
刁天放        北京大学 学生
张安琪        北京大学 学生
刘凯健        北京大学 学生
李欣然        北京大学 学生
刘俊杰        北京大学 本科学生
廖章伊        北京大学 学生
张兴泽        北京大学 专升本
马壮          北京大学 学生
宗志杰        北京大学 学生
冯艳丽        北京大学 学生

秦晖          清华大学
旷新年              清华大学
程曜          清华大学 工程物理系教授
李章瑞        清华大学
王珂          清华大学
柯豪          清华大学
何雪梅        清华大学 学生
曹丰泽        清华大学 博士

黄纪苏             北京学者
赵志勇             北京学者
祝东力             北京学者

于建嵘             社科院
徐友渔             社科院
靳大成             社科院
宋俊岭       社科院
江雪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本科学生

王朝晖             中科院
杨铁         中科院
章晓敏       中科院 博士生

赵典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 北京市海淀区第八、九、十一、十二、十三届人民代表
荣健欣       中山大学 副研究员
杨聪雷       重庆大学 教师
罗静         湖北大学 教师
Peter Beattie  CUHK  assistant professor

陈洪涛       媒体人
范景刚             媒体人
刘武洲             媒体人
秋石客       媒体人
王雄基       媒体人
高贵真       媒体人
包海林       媒体人
王廉洁             媒体人
刘虎         媒体人
胡星星       媒体从业人员
王挣         艺术家
杨开         艺术家
钱荣荣       自由艺术家
娜彧         作家
魏欣             医生 魏巍之女

李民骐       美国犹他大学经济学教授 北京大学校友       
陈美霞       台湾成功大学 退休教授
张跃然       哈佛大学
郭博雅       哈佛大学
安太然       哈佛大学
钱聿杰       耶鲁大学
殷思远       美国麻省大学
Adam Xu     里德学院 学生
钟思骋       里德学院 学生
秦清         曼彻斯特大学
董惠颖       爱丁堡大学
董益丰       英属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 学生
郭子沫       UBC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学生
陈伟祥       宾州州立大学
赵蒙旸       宾夕法尼亚大学
李唐辙       利兹大学
李云童       莱斯大学 学生
王一伕       科罗拉多大学 哲学系学生
HP T.        加州大学河滨校区 学生
Astrid Lu     香港城市大學
Nora Niu     香港大学 学生
王巨         香港大学 学生
郑嘉馨       东京大学
潘逸飞       东京大学 学生
赤坂羽             京都大学
张亦澄       北海道大学 学生
要欣         纽约留学 学生
温正         NEU Master
焦竹晗       CMU Master
Zhuocheng Xiao  PhD student, University of Arizona.
宋迈克       旅法工程师

韩昱         中国人民大学 校友
潘晓雨       北京师范大学
金衍         北京师范大学 学生
张丽轩       北京师范大学 学生
张广植       北京师范大学 学生
吴昊         北京师范大学校友 自由职业
戴雯         北京语言大学 学生
裴梵鑄       北京语言大学 学生
邓阳雅笛     北京语言大学 校友
张润泽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延庆分校
阿斯楞             北京印刷学院
王笑             北京交通大学 博士
涂苏         北京理工大学 学生
常悦         北京工业大学 学生
林梦妍       中央财经大学 学生
谢鹏宇       中央财经大学 学生
张泽鲲       中央民族大学 学生
殷东贵       中央民族大学 学生
吴逸飞       中国政法大学 学生
肖严         北京科技大学 本科学生
顾欣玮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学生
周乐怡       北航 学生
伍悦钿       南开大学 学生
龚建伟       天津理工大学 学生
徐小         首都师范大学 博士
许若希       浙江大学 学生
沐仲达       杭州大学文学部 学生
艾琳         杭州大学文学部 学生
刘苏以宪     杭州大学理学部 学生
叶子         钱塘江大学工学部 学生
商绍之       钱塘江大学经济学院 实习生
张茜         重庆大学 学生
梅浩宇       重庆师范大学 学生
黄焕庭       华南师范大学 学生
梁泽熙       华南师范大学 学生
徐浩峰       武汉理工大学 学生
王民超       复旦大学 学生
张采薇       复旦大学 学生
李卓然       复旦大学 学生
徐千淇       复旦大学 学生
杨采妮       同济大学
金江南       同济大学浙江学院 学生
丁梦茹       上海海事大学 学生
顾文汐       上海交通大学 学生
明山雨       上海科技大学
徐新愉       上海政法学院 在读学生
董峰         上海师范大学 在读研究生
池伟添       华东师范大学 学生
曹一飞       东北电力大学
夏博阳       辽宁大学       
朱仁礼             兰州外语职业学院
邱子晋       枣庄学院
吕娜             嘉兴学院
洛霄河             苏州大学
刘沁清       苏州大学
金与慧       哈尔滨工业大学 学生
吉文鑫       东北师范大学
李永杰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 社工学生
王鑫磊             苏州高博软件学院
李慰庭             黑龙江外国语学院
武天栩             安徽医科大学
刘翼衡       陕西学前师范学院
季嘉诚       湖南大学 学生
应丝         湖南大学 学生
陈名扬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张海兵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
少正铆       衢州化工学院
杨宇澄       山东艺术学院
丘振翊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
张帆         桂林理工大学
姚玥         四川大学
张珺宁       四川大学
吴婧闻       中南大学
李承泽       江南大学
李玉梅       浙江师范大学
金万恩       云南财经大学 独立诗人学生
赵秋婷       大连工业大学 学生
沈晃         成都实外西区 学生
代雨肖       黑龙江大学 学生
赵梵慧       黑龙江大学 学生
许可轩       东南大学 学生
刘懋木       集美大学 学生
孙信         江苏师范大学 学生
王景晨       江苏第二师范学院 学生
李静         南京财经大学
朱清甄       南京大学 学生
马灿林       南京大学 学生
张晋祥       南京邮电大学
李想         南京师范大学 博士后
唐恢彧       长江大学 学生
李磊         长江大学
望明归       西交利物浦大学 学生
夏天         西交利物浦大学 学生
大国兔       西交利物浦大学 学生
张之恒       西交利物浦大学
柯钦         西安理工大学 本科生
张祖武       兰州大学哲学系 学生
刘海燕       曲阜师范大学 学生
李晓萱       江南大学 学生
邢航         江南大学 学生
张句         辽宁师范大学 学生
谭睿智       深圳大学师范学院附属中学 学生
胡泰然       山东农业工程学院  学生
景冮姗       山东  大学生
王俊泽       东南大学成贤学院 学生
黄礼         重庆师范大学 学生
裴文哲       宁波诺丁汉大学 学生
俞亦凡       湖北大学 学生
雷宗杰       深圳大学
黄樱         深圳大学 学生
韩静         盐城师范学院 学生
周焱         河南大学 学生
易士武       太原理工大学
汪少涵       广西师范大学 学生
麦沁涵       西南大学 学生
张志萍       大连民族大学 学生
林澳庆       缙云中学 学生
洛河悟       太原外国语凤凰双语中学校 学生
高铭怡       育才学校 学生
张句         辽宁师范大学 学生
张牧戈       独立学生
解诚承       巴蜀中学 学生
王镜龙       龙口第一中学
欧阳承平     三十一中 学生
陈德安       温州中学学生
吴张豪       上海市崇明中学 学生
钟振宇       南宁三中 学生
丁锋         中学生   
赵冉         法学生
卫叔昂             学生
徐志豪             学生
方然         学生
杨玉庆       学生
何欣         学生
冯嘉馨       学生
刘庭玮       学生
陈奕希       学生
王子凡       学生
杨雪         学生
黎乐诗       学生
赵萌宇       学生
王琮         学生
冯孟         学生
薛博光       学生
颜家仪       学生
毕睿         学生
高语晨       学生
张金梦       学生
陆怡雯       学生
宋德永       学生
廖宇萌       学生
苏鑫         学生
贺芾棠       学生
白艳波       学生
魏秉倩       学生
胡雪恒       学生
李雨桐       学生
黃照文       学生
闵宇         学生
邢广         学生
古柏炀       学生
孙纪初       学生

赵永健             成都灯光夜读读书会 创始人
黄超         中裔控股集团 创始人
曲晨         凯风公益基金会项目经理
米宁         莱茵杂志社社长 黑龙江大学
张舒迟             NGO工作者
姚雨彤       NGO从业者
李翘楚       NGO工作者
郭月瞳       NGO工作者
杨占青       公益人士
郑楚然       女权主义者
梁小门       女权主义者 Fordham University Law School

李金宏       社会学者
金旺         医生
陈时秋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 离休干部
刘志标       中小学教师
沈宇宸       中小学教师
陈默         中学教师
许罗琪       小学老师
兰春荣             大连科研所翻译
墨秋             教师
万宝玮       教师
红霞             学者
王仁俊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 退休职工
陈静岩       国家工作人员
刘燕群             和平使者 高级教师
吴定洲             反腐调研员
白明             北京科技工作者
张荫乾       七一八厂退休干部
王娟             山东济南市千佛山医院(三级甲)
张友德             湖南为民服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闫惠人       职员
许第根             海军机关职工
温永瑞             共产党人讲习所保卫科长
黄进源       深圳企业职员
王元             企业职工
王小泉             企业职工
孙圣佼       企业职工
李政南       富士康工人
王莹         工人
孟晗         广州工人
梁育英             农民
夏奔         农民
李双菊             农民
黄枷鑫             农民工
王凿         农民工
陆中明       陕西自由撰稿人
李家哲             自由职业者
张伢子             自由职业者
康明         自由职业者
李文采       自由职业者
戴远         自由职业者
罗绍栋       自由职业者
王飞         自由职业者
姚春曲       自由职业者
王亮         自由职业者 产品设计师
周宇         自由职业
伊藤由夏     自由职业
周鹏         自由职业 互联网运营从业者
李良鹃       北漂自由职业者
何逸         互联网从业者
李贵敏       互联网从业者
左泉         杭州市某书店 店员
魏再焕       海燕社 共青团员
李蔚             北京公民
罗其云       退休电脑工程师
张志军       石家庄退休人士
程跃洲       退休工人
青春永驻     退休职工
正常             退休职工
赵宇新       下岗职工
裘庆福       上海江南造船厂退休工人
孟宪达       徐州市民
张国领       北京华德恒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评估助理
朱志强       河北中科恒云股份科技有限公司 前端工程师
梁波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市场经营部职员
陶志远       长沙齐翔集团 软件工程师
高磊         内蒙古呼和浩特邮政公司 职员
刘斌         四川同舟税务师事务所
郑雯琳       会计 亿滋
武夏         北京品推宝 运营人员
周伊康       上海市闵行区公司职员
倪世忠       贵州安顺 公民
赵师祺       公民
巫丽         公民
张思远       公民
王启龙       公民
伍恩庭       公民
孙仁财       公民
农庆国       创业
刘文凯      
魏海胜      
王洛鑫      
周卉卉   

签名方式:

直接附在名单后或发送“姓名+单位+职业”至 zyflmx2017@gmail.com

十分感谢您的仗义执言!

TOP

来源:乌有之乡http://www.wyzxwk.com/e/DoPrint/?classid=14&id=386024百度快照


哪有什么平安夜?——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其人
作者:云帆校友  更新时间:2017-12-25 00:16  来源:新青年2017  责任编辑:晨钟



  张云帆

  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届毕业生

  呼和浩特市第二中学2012届校友

  同学和朋友们口中的“帆爷”

  就职于广州某教育机构

  今年11月中旬被刑事拘留

  高中母校的骄傲,真正的“天之骄子”



  云帆高中老师

  得知学生被拘留之后,老师呼吁大家关注此事

  张云帆高中就读于名校呼市二中。提起张云帆,高中老师的第一印象:“绝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啊!”

  没有老师会不喜欢一个品格优秀,热爱学习的好学生。更何况,云帆用无可辩驳的表现和成绩证明了自己。



  张云帆高中时的历次考试成绩

  对他来说,荣誉和头衔接踵而至:不论是自治区级三好学生,还是数学、物理的学科竞赛奖项,抑或是红十字会先进会员...都在述说着他作为一个“学霸”的光鲜的过去。



  云帆高中时的获奖状况

  但是,他从来不是一个只懂得刷题,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从任课教师,班主任,同学,乃至校长对他的评价中,都可以看到他杰出的综合素质。

  “高中时帆爷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总排名第一,校长直荐,一楼的公示榜上帆爷的名字赫然醒目,那时候老师经常提起他,作为我们的榜样,时隔多年,具体细节已经记不清,只记得当年我们这些学弟学妹们都是钦佩和羡慕。

  大一时有幸在聚会中见过一面,胖胖的师兄,性情极温和,话不多,不急不躁的样子。他高考时报了数学科学学院,数院在内蒙本来是不招生的,但是为帆爷破了一次例,后来又听高中老师说,帆爷转到了哲学系,因为嫌数学太难了。当时我还想,大神师兄也有被数学虐到的时候啊。

  再后来,换了校区,和本部的同学们联系少了,再也没有见到过帆爷,也没有在聚会上遇到过他。”

  ——比云帆低一级的高中校友



  “高三七班的张云·帆同学,品格优秀,意志坚定,乐观进取,社会责任感强,关心国家大事;他酷爱读书,善于思考,思维敏捷,观察分析问题有独到见解,知识面宽,有较深的文化底蕴,自主学习能力强;

  长期担任化学课代表职务,工作踏实、勤奋、务实,团队意识、表率作用强,组织能力突出,能创造性地圆满完成大大小小各种任务,表现出十分出色的领导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高二年级时被评为市级三好学生、自治区级三好学生。总之,张云帆同学是一位品学兼优,素质全面,有很大发展潜质和培养前途的优秀学生。”

  ——任课教师



  “‘张# 云帆同学有很强的集体责任感、荣誉感,能够积极参加各项文体活动,并多次为班级争得荣誉。

  在历次考试中,多次在全年级排名第一,是我班学习上的排头兵。他不仅自己成绩优异,还积极主动帮助其他同学分析学法,为班级浓厚学习氛围的建立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学习中,他不局限于课内知识,能够关注国际国内新闻,博览各种书籍,掌握各种知识,特别是对国学方面有极大热情,初中开始就认真阅读了《易经》、《道德经》、《论语》等,是我班知识极渊博的学生之一。对数理知识的热爱和长期不懈的努力还使他取得了物理竞赛二等奖、数学竞赛一等奖。

  总之,该生品质优良,成绩优异、兴趣广泛,作为班主任,愿意推荐其为“北京大学2012年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候选人。”

  ——班主任

  最重要的是,他不把自己局限于个人的小小世界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造福人类、以天下为己任的胸怀,对高尚人格的追求,可能恰恰是这些萌发于青少年时期的理想主义的种子,决定了他接下来的一生。

  身陷囹圄

  2017年12月21日,网络上开始流传一封联合署名公开信。直至此时,云帆的老师、同学、朋友们才知道,他已经被拘留一个多月了。为避免触碰敏感神经,本文不会提及这封公开信的观点。这里只根据信中陈述把情况通报给大家。

  2017年11月15日晚,张在广州某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广州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带走多人。后张云帆被刑事拘留至12月14日。

  12月15日,番禺警方将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

  事发后,家人惊愕万分,父母已第一时间放下手头的工作从内蒙古奔赴广州,向办案机关了解案件相关信息,至今不得所终。年事已高、身体不好的姥姥和爷爷经不起如此沉重的打击,已先后病倒。



  张云帆的遭遇在北京大学校友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北大校内论坛未名BBS的十大头条帖子现在仍在讨论此事。

  他的高中、大学同学在听闻此事之后的反应:

  “品质乐于助人,在学习上无私的帮助其他同学。比较大大咧咧,为人正直,关心社会,虽然不了解事件的真实情况,但是希望同学能够平平安安,警方能给出一个公开合理的解释”

  “希望广州警方给出合理解释,从来没想到这种事情能够发生在同学身上”

  “虽然他的想法可能不同于主流社会,但是一定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着想的”

  但是,更多的具体情况、事实真相仍然未知,目前也无从去了解。我们将持续关注此事,也期待能得到一个合理的结果。

  长风破浪会有时

  云帆出事后,有北大学子在人人网上查找到了2012年7月,他高考结束后,被北大录取时所说的话:

  他说:“人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可以用这短暂的一生去逐梦,在死时可以欣慰的望着自己光辉的一生,为自己伟大的人格而自豪的昂起头颅,平静的走向永恒。…… 这就是我为什么报考北大数学院的原因,我希望打好坚实的数学和逻辑基础,并学习一部分理论物理的知识。不管我将来走上什么行业,我都会用我的这些知识造福社会,并会为我曾追逐自己的梦而感到自豪。”



  要说寻常意义上的“成功人生”——保研,出国,找到高薪的工作...张*云帆算不上成功。我几乎能想象他的亲朋好友一再规劝他“你要会做人啊”;然而,他却是我看到的少有的,真真正正的“人”——如此乐观、真诚、坚韧和乐于奉献。他在校期间就热心公益事业,毕业后也专注公益教育,工作勤勤恳恳。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精致的、虚无的地方,他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妥协地沦为自己不愿成为的人,而是努力用实际行动凸显着正能量,扛起新时代的北大精神。我们衷心希望,这位优秀的校友、可敬的学子,能够有机会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实现他造福社会的理想,为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奉献一生。


  相关链接

  “北大招生网”人人主页:北大在内蒙招录工作结束 考生专业选择更趋理性
  http://page.renren.com/601012229/note/861462891

  中国教育网:北大2012中学校长推荐生:呼和浩特第二中学张云帆http://gaozhong.eol.cn/qunzu_new_9305/20120111/t20120111_730710.shtml

  清北学堂吧:清北学堂学员张云帆同学推荐为2012年北大校长实名制学生
  http://tieba.baidu.com/p/1276437758

TOP

FT中文网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703

言论自由不分左右
张千帆:左右两派都需要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的宪法保护,对待宪法的态度应该一致,积极推动宪法的实质性实施。

更新于2017年12月30日 14:35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为FT中文网撰稿

11月,广州警方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捕了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申请批捕期限将近时,才有其家人找我,告知他是在一次大学读书会谈论“敏感”事件遭人举报,但并没有说明他本人的思想背景。我也没有多想,当即表示支持。

近年来,因言获罪者多矣,广州警方的行为有明显违背中国宪法第35条的嫌疑。此事的法理极为简单——事实上,中国绝大多数事件无需法理,只需常识即可判断。我当时说了几点:首先,需要确认张云帆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如果没有,则几乎不论他说了什么,均属于宪法言论自由保护的范围,不能入罪。如果无罪,警方即应立即还其人身自由;即便要找个台阶,给予“取保候审”,也应立即让他回家,而不可“变更强制措施”,在不明地点通过“监视居住”继续限制其人身自由。

后来友人告知,这个张云帆是“毛左”。这才在网上搜了一下,也没有查到什么,只是说他信奉马列,在校期间曾任北大马克思学会会长。其亲朋好友或许怕自由派人士不支持,所以未告实情。其实,这种担心完全没有必要。自由派在言论自由这个问题上是从来不含糊的,无论是否同意言论本身。左右两派对中国的民生问题和社会弊端有不少同感,但是对解决方案的认知大相径庭。自由派当然不会认为中国的前途在于回到毛泽东时代,但是也绝不会因为不同意左派言论而放弃言论自由的基本立场。因此,不论张云帆的个人背景如何,我对此事的立场是不会改变的。

事实上,从此次以及个别以往事件来看,政府不只是打压右派言论,而且也限制左派言论,只是力度有所不同而已。譬如“屠夫”吴淦也因言获罪,近日获刑八年,其罪名就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而是“颠覆国家政权”。但不论如何,左派同样是限制言论的受害者,也需要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的宪法保护,左右对待宪法的态度应该是一致的,都应该积极推动宪法的实质性实施,而不应站在反宪政的立场上,因为意见不合而纵容甚至怂恿政府剥夺对方的基本权利。这样显然是极为不智的,最后连自己的基本自由都保不住。既然宪法是所有人的护身符,放弃宪法无异于自我迫害。

当然,在左右割裂日益严重的中国社会,要保持言论自由的心态并不容易,因为这不只是要求自己的言论有自由,也要允许他人的言论有自由——借用美国大法官霍姆斯的话,尤其是那些我们憎恨或不耻的言论,而这不容易做到。言论自由要求我们把别人当人——而不是白痴,把自己也当人——而不是上帝。这甚至都说不上是“宽容”,而只是维持起码的风度,让明明会犯错的自己少犯错,犯了错也不至于太丢面子;我们给别人留退路,其实也是给自己留退路。但是在一个没有宗教传统乃至把宗教当作“封建迷信”的国家,我们却恰恰没有这个传统,常常不知不觉让自己站在上帝的位置上,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在有些情况下,明知自己错了,但因为先前说话太满太绝,而不肯认错,因为自己不肯宽容而变成非要为错误辩护。那样就太悲催了。

在对待“文革”等历史事件和毛泽东等历史人物上,左右两派针锋对麦芒,没有任何调和的余地。其实,只要不把任何人当做神或魔,不采取宗教式的封闭心态,心平气和就事论事,这些问题都是有解的。一时无解,暂且淡化也不失为一种策略;非要谈也可以,只是要对事不对人,不要把一场公共事件讨论演变成私人感情纠纷。自由的言论应该是无畏的,但无畏的表达无需伤人。譬如像洪振快那样探讨“狼牙山五壮士”的真相,依靠扎实的文献资料和实地调查论证自己的观点,没有一点情绪化的表达。当事人的家属和左派很可能不高兴,但是面对自己不喜欢的观点,正确的方法不是谩骂,而是同样用事实说话。政府当然更不应该简单通过一部立法,禁止民间自由探讨历史真相。这种做法不会带来稳定,而是助长社会不讲理的习惯。

实在忍不住,就把愤怒转化为怜悯吧———我也常常这样劝诫自己:如果对方持有一种错误的观念,那不是一种恶,而是一种不幸;对已经不幸的人不留余地口诛笔伐,就成了我的不公。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用过硬的证据和论据耐心说服对方,帮助他纠正错误。当然,这种办法只适用于那些“真左”,而不是靠“左”吃饭的假左。当代左派的问题是其中混杂了大量只为利益、不问是非、没有底线的“五毛”。对于他们,辩论确实是一种浪费时间。我不知如何判断左的真伪,但直觉认为张云帆是属于“真左”。不论其言论对错,其自由都是应受保护的,其人格也应当得到尊重。

从北京及各地的“驱低”事件来看,中国的左右其实是有共同关怀的。自由派并非不关心民生,而是要以一种负责任的方式关注民生,那就是建立让政府对人民负责的制度,让人民通过选票追求并保护自己的生计。近年来的左右之争往往是避重就轻、转移焦点,最后却造成势不两立、两败俱伤的结局。譬如“郎顾之争”原来的焦点在于是否应该在没有政治改革的情况下单方面推进经济改革,却演变成究竟要市场还是要计划的伪问题之争。对于这种问题,自由派的立场显然是既要推动市场改革,更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在没有政治改革的情况,即不可回避伪市场改革和私有化带来的弊端。这本来是一个可以形成左右合力的话题,两派却打得不可开交,政府则以其一贯的我行我素,依然在既没有自由也没有福利的方向发展。

左右之争不可避免,但争论应建立在宪法共识的基础上。对于“驱低”事件,左右都应当认识到:没有民主,就谈不上民生。对于越来越频繁的因言获罪,左右更应当形成共识:言论不分左右,都应该自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TOP

一篇投稿微工汇的声援文章:《2017,当我们只能缄口不言》

TOP

来源: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tcJhx8rKnN_bPNyGF4k8aqIqge5xDqUNlVa9JgoOjLS1vKg/viewform


聲援中國毛派青年張云帆!譴責反人民的白色恐怖
近聞毛主義傾向的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生張云帆於廣東工業大學教室內參與學生自發進行的讀書會時,被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逮捕,目前被關押於秘密居所。對此事我們深感憤怒,同時也十分關切!
我們認為,言論自由是一社會之解放的基本前提,以「不當言論」興罪、取締連結底層的激進思想是在搞白色恐怖! 歷史殷鑑,以為依靠這種手段就能夠減緩合法性損折的政權,到頭來的結果只會是最大化地將民心喪失殆盡!

在此,我們呼籲當局:

1. 保證張云帆人身安全和身體健康
2. 保障張云帆對外發聲連繫之權利
3. 盡速釋放張云帆

並懇請各界不分畛域密切關注、連署聲援此案!!

莫莫(曾用笔名“若羽”、“野耕”、“白曼”)
王映棻
林正明
Roux
胖乎乎
林致良
盧敬華
A. Y. X. Wu
蕭曉華
陳育賢
曾維堂
范敏雄
Izquierdo Jonathan
汪福贤
Absteit
陳偉達
林长信
Chan Tak Wan
游诗之
Tong Shing Yan
墨小香
Manos Skoufoglou
赤旗/燧鸣
Gabriel Barreto,



TOP

最初参与《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联署的18名学者(含张千帆):

签名方式:

直接附在名单后

将“姓名+单位+职业”发送到zyflmx2017@gmail.com

附:联署名单。

孔庆东      北京大学
朱文琳      北京大学
柴晓明      北京大学
张千帆      北京大学

郭于华      清华大学
旷新年      清华大学

黄纪苏      北京学者

于建嵘      中国社会科学院
靳大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

王朝晖      中国科学院
焦仁杰      广州医科大学

宋阳标      媒体人
陈洪涛      媒体人
范景刚      媒体人
刘武洲      媒体人
司马平邦    时事评论人
秋石客      独立学者

赵志勇      北京学者

来源:红色中国网2017-12-22 01:55转载版本

TOP

来源:RFA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12222017064504.html

张云帆办读书会被抓改监居 左派人士联署信促放人
2017-12-22 RFA



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的左派人士张云帆,上月在大学校园举办读书会被广州番禺警方抓走后,刑拘期满后再遭秘密关押。多位左派人士向警方发出联署公开信,要求释放张云帆。(黄小山 / 海蓝 报道)

据周四(21日)发出的公开信显示,去年在北大毕业的张云帆,上月15日晚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参与读书会时,被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并将他和数人刑拘。到本月15日刑拘期满后,番禺警方改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

公开信显示,中国著名左派人士孔庆东、司马平邦等人,以及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都有联署。

据了解事件的知情人陈先生对本台记者透露,今次一共抓了三个人。他认为,不论政治观点如何,都不应该因言获罪。

陈先生说︰张云帆是吧?好像是在广州工业大学搞那个读书会,里面谈问题谈得激动了一些,谈到「六四」了嘛,被抓了嘛。现在关在哪个宾馆里面。可能是拘了三个人吧,应该是。那两个是甚么情况,男女、性别、年龄,是其么身份我一点不知道。警方是以聚众扰乱社会治安罪抓他们的,感觉应该是要把他们定称团伙。我们学弟找过来,谈了大概情况。我是觉得不管甚么政治观点,不应该因言获罪嘛。他说的观点,我想也是社会上普遍存在的。

陈先生还表示,张云帆的同学来找过他,他的建议是和警方内部沟通。现在因为张云帆的家人和同学都有顾虑,不愿意公开,而北大亦不愿意提供帮助,他们可能一段时间还无法出来。

他说︰我也不认识他,所以谈话内容我也不确定,他们到底谈了甚么东西。也是别人让他们学弟来找我。我的意见是,内部沟通一下,不要先把矛盾激化了,看看警方到底会有甚么说法。那个师弟在北京嘛,他寻找母校老师的帮助,但北大的人都不介入,他的老师好多也都不愿意。他们家、还有同学,我都没法说,每次都跟做贼似的,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我说这个事情又不是甚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们还让谁都找不著他们。

旅美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前学者、专栏作家吴祚来表示,严防组织化的行动是共产党的常态,即使是拥毛的左派,只要从事组织化的活动,也会遭打压。

吴祚来说︰一直都是这样,只是有时抓抓左派,有时候他们那个左派的网站也被封。因为左派、新左派觉得邓小平那一套、觉得这个市场化就是违背毛泽东的这个政治意志的。他们搞这些读书会啊,就是有组织的。有组织的东西呢,就可能形成规模,就会形成一个动荡的因子,共产党是害怕有组织的,你从北京串到广东,有组织性的搞活动,共产党立即不干了,他们一定会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

广州番禺公安分局小谷围派出所在回应本台记者的访问时指,他们不方便在电话里面谈到有关事件,并称如果是要采访,需要找公安分局专门对外的部门,而他们不能对外说些甚么。

TOP

大纪元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2/24/n9989853.htm

北大毛左参加读书会被抓 失踪月余

更新: 2017-12-26 12:45 AM           标签: 毛左

【大纪元2017年12月25日讯】当局收紧舆论的同时,左派人物也中招。北大马克思学会前任会长张云帆因参与读书会,被警方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目前被关押在秘密居所,引发外界关注。

据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多位左派人士发出的要求释放张云帆的联署信显示,去年从北大毕业的张云帆,今年11月15日晚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参与读书会时,被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并将他和数人刑拘。

到本月15日刑拘期满后,番禺警方改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

数位知名毛左向警方发出联署公开信,要求释放张云帆,一些常常遭到毛左攻击的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也参与联署。

自由亚洲引述知情者消息称,连同张云帆在内,警方共抓了三个人。据称在读书会上谈到了六四,但具体情况不清楚。

这名陈姓消息人士称,目前,张云帆的家人和同学都有顾虑,不愿意公开,而北大亦不愿意提供帮助,他们可能一段时间还无法出来。

他还说︰“北大的人都不介入,他的老师好多也都不愿意。他们家、还有同学,我都没法说,每次都跟做贼似的,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

旅美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前学者、专栏作家吴祚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严防组织化的行动是共产党的常态,即使是拥毛的左派,只要从事组织化的活动,也会遭打压。

广州番禺公安分局小谷围派出所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则表示,不方便在电话里面谈到有关事件。

另据中央社25日报导,12月26日是中共前党魁毛泽东124岁冥诞,有毛左人士日前申请在河北张家口举办集会,理由是“纪念毛诞辰”,但被当地警方以“严重破坏社会秩序”为由拒绝。

据早前报导,去年大陆毛左们宣布成立所谓的“卫毛党”,原计划在9月8日,即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去世40周年的前一天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但创办人被带走,大会临时取消。

责任编辑:林诗远

TOP

来源:法广

左派张云帆被捕遭秘密关押 学界联署要求放人
作者 艾米 发表时间 27-12-2017 更改时间 27-12-2017 发表时间 13:48

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的“左派”人士张云帆,上月在广东一大学校园举办读书会时被警方抓走,刑拘期满后,在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再遭秘密关押。多位“左派”人士及知识界人士向广东番禺警方发出联署公开信批评此举,要求警方释放张云帆。

据法新社报道,截至周三,这封公开信已经有350人签名,其中大部分是大学教师,学生和媒体工作者。签署者包括包括左派人士孔庆东、司马平邦等人,以及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

《砥柱中流》网站的相关文章指,张云帆是北大马学会前任会长,对马列毛主义颇有研究心得,是个马列毛主义信仰者。

法新社报道,张云帆被捕疑似与他在广东读书会上谈到政府对“左派”人士发言权的态度有关。法新社致电广东番禺公安局询问时,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无权就此事回答提问。

这封周四21号发出的公开信中表示,对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届毕业生张云帆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被限制人身自由至今,深表关切!

信中说,据了解,2017年11月15日晚,张云帆正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谈到一些历史事件后,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多人,后将张云帆刑事拘留至12月14日,随后,并未向检察机关申请对张云帆逮捕,而是从12月15号就直接将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目前张云帆已经被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公开信指出,警方这一做法严重侵犯了张云帆的合法权利。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警方在长达30天的期限内尚不能收集足够证据证明张云帆涉嫌犯罪,就应当将张云帆予以释放或取保候审,而警方对张云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我们认为此举番禺警方涉嫌滥用司法程序和资源,变相剥夺张云帆的人身自由。

信中强调,众所周知,“依法治国”方略早就被写入《宪法》,党的十九大也将“全面依法治国”确定为XJP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信中说希望番禺警方能够在依法治国、合理使用公权力的框架内妥善处理此事。

法新社指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者,尽管在其统治期间多次政治运动造成几百人死亡,但依毛泽东然在中国是不可颠覆的人物,GCD1981年将其功过下过三七开的结论。

中国社会贫富差距十分悬殊,有些中国左派人士通过纪念毛泽东思想对其继承人放弃共产主义的梦想进行批评。

法新社指出,与那些要求更多民主和人权而被判颠覆罪入狱的“右派”知识分子相比,“左派”人士拥有更多的发言空间。

两名大学教师向法新社证实他们签署了公开信,法新社评论指,在XJP的控制下,这可谓个罕见的举动。一名清华大学的教师表示,因为参加一个研讨会而遭到监禁是不公平的。

公开信中说,张云帆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为人正直,关心社会发展,在校期间积极参与各类公益活动。其毕业后专注公益教育事业,希望通过亲身实践探索中国教育的发展方向。事发前就职于广州某家教育机构,工作勤勤恳恳,同时经常参与公益活动。他的实际行动凸显了一位新时代大学毕业生的正能量。

TOP

砥柱中流https://dzzlred.tech/article-14257-1.html

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北大毕业生张云帆一案
2017-12-22 20:21| 发布者: 砥柱中流| 查看: 841| 评论: 0|来自: 红旗网

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北大毕业生张云帆一案
2017-12-22黎明鸟

张云帆,北大毕业生,北大马学会前任会长,对马列毛主义颇有研究心得,是个马列毛主义信仰者,关心社会,国家和人民的命运前途,在校期间和同学们一起经常走入社会进行考查读“无字天书”……了解历史重大事件,用马列毛主义的哲学观分析研究,是年青大学生有志向的青年楷模!毕业后就职于广州市某家教育机构工作。仅仅由于参加了读书会谈论历史事件真相观点,与读书会的多名会友竞被特色党“国安”“国保”法西斯的广州市“公安”以莫须有的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月余后,又被警方对张云帆等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六个月。  

  惊悉此函,呼吁马列毛主义信仰者共产党人,真正的中国人关心救助正被特色党“国安”“国保”法西斯对年青一代的迫害,身心的催残!国家的宪法,公民的人权和信仰、学朮研究,言论和人身自由……岂容法西斯任意践踏?!  

    请问习主席:你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能丢的话还算不算数?青年人在一起读马列毛书,关心国家大事,谈论探讨历史事件真相,交流心得体会,何罪之有?“国安”“国保”广州市“公安”凭什么抓人行拘月余后并监视居住?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宪法依据在那里?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绝不是“妄议”而是天赋人权。

    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信仰言论自由、享有集会游行自由……的权力。张云帆等根据党中央和习主席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能丢的话,依国家宪法,读书会会友们在一起学术研究讨论马列毛主义结合中国重大的历史事件,谈论心得体会怎么就成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请问习主席口口声声要“依法治国”,这是“十九大”“的“依法治国”吗?……  因此,呼吁红色革命的网友共同关心,谴责特色法西斯……!!!

附: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略。见本专辑最上)

TOP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d48baaf0101q5nq.html

[转载]北大学生来韶开展寒假社会实践活动  (2014-01-20 10:36:00)

原文地址:北大学生来韶开展寒假社会实践活动  作者:燕儿红色家园

唱着国际歌走在瞻仰大道上的北大学生 刘晓 摄

在毛泽东同志故居前合影刘晓 摄

  天下韶山网讯(记者刘晓)“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1月13日,来自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协会的学生到韶山开展寒假社会实践活动,在瞻仰大道上,他们按照活动计划,挥舞红旗、唱着国际歌走向毛主席铜像。

  在毛主席铜像前,同学们再次唱起了“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我们准备了三首歌,待会在毛泽东同志故居前,我们准备的是‘华夏儿女’,因为毛主席一生都是为了无产阶级,他生平最关心的是广大无产阶级。”张云帆是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大四学生,也是校马克思主义协会的委员之一,“通过唱这几首歌,以一种简单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对毛主席的心意。”

  “毛主席写出来的文章不但很有深度,还通俗易懂。不像有些非常抽象的哲学内容,很多人都看不懂。”张云帆现在主修哲学,书本课堂中接触过不少马恩列毛的文章,“像他的《实践论》和《矛盾论》都是非常通俗易懂的,在《实践论》中,他强调的是要通过实践来获得认识,而不是说每天坐在房间里,看几本书,写几篇文章,他强调的是要接地气,要接触社会,去实践。”


  对于这趟韶山行,其它来自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协会成员也都有着自己的看法和收获。“毛主席当年也曾四处游学,我们每年的社会实践也像是主席曾经的游学经历一样,了解祖国各地的发展形势。”一名数学专业的同学说道。

  “韶山风景很美,也切实感受到这里的人杰地灵和钟灵毓秀。”一名德语专业的学生也向记者倾吐着自己的感受。

  “从寻求救国救民真理到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从参加创建GCD到缔造新中国,毛主席的宝贵经验和他崇高的精神都值得我们学习和铭记。作为大学生,我们更应该明白肩上的社会责任,多走进社会和体验生活,才能更好地学以致用。”一名中文专业的学生道出了学子们的心声。


阅读(21)┊ 评论 (0)┊        收藏(0) ┊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21 17:47 编辑 ]

TOP

https://mp.weixin.qq.com/s/5YAI4I2QoV4kC2EzUGZT1g

我校张姓毕业生近况通报

2018-01-14 深约一丈

上月,一封关于我校张姓毕业生的公开信引起了校内师生和校友的强烈反响。对于事件的详细情况以及事件的后续进展,大家仍保持着密切的关注。

就这些大家关心的问题,深约一丈联系了联名信的邮箱,并于今天得到了回复。

以下是邮件的详细信息:



事件的近况可简要总结为一下的内容:
张本人已被取保候审。
读书会的内容是关于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对社会热点事件的分析。

希望大家不传谣,不造谣,理性地对此事保持关注。

阅读 9962  赞 256 (这是截止2018-1-15 21:10的点击数)

TOP

张云帆自白书(2018年1月15日最初版本)


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感谢北京大学钱理群、孔庆东、张千帆、李零、陈波、柴晓明、宋磊等多位师长和张耀祖、李明骐、汤敏等海内外北大校友;感谢黄纪苏、旷新年、祝东力、秦晖、于建嵘、徐友渔和宋阳标、陈洪涛、范景刚等400余位社会各界的老师、朋友们!

感谢你们的仗义执言,使我得以重见天日。

请原谅我不能一一拜访,向你们表达我的谢意!

我是2017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的。但结束了30天的刑事拘留和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我发现,对自己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我无法把这一页掀过去,只能直面这种考验。

有人说我是北大学生,是学霸,是个不那么利己的精英。

然而,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这个被不同的人赋予了不同含义的标签,才是我最珍视的身份。

我能看到,剥削和压迫从未在世界上消失。

家里有很多国企工人,令我自幼懂得国企改制中老工人的毕生心血如何被蚕食,亲眼见证他们被抛向社会,风雨飘摇;而更广大的弱势群体,无非黑煤窑脚手架血汗工厂,其生命轨迹,无非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我再也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谱成一首/耻辱的诗”

崛起背后,阴影长长,一寸光环,一寸血色。

诗人坠下高楼,信念冉冉升起。

这就是我立志忠于劳动人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原因。

网上某些传言是真实的,北大读书期间,我确实曾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的会员。我和大学里的同路人不仅在读书会上研读那些理论著作,弱势群体所在之处也会有我们的身影。经过数不清的唱歌跳舞讲新闻放电影英语班,渐渐我发现,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校工大哥大姐和我打招呼——在打饭的时候,总会多那么一勺。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除了参加工作,自力更生之外,生活没有什么不同。说得高尚一些,我在广东工业大学中继续一点一点践行着理想,其实无非是继续参加读书会和志愿活动。

在被拘捕的那次读书会上,我们讨论了几十年来的历史进程和社会问题——涉及重大历史事件、劳动者地位权利等等。我们讨论作为青年人应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承认,我们还谈到了29年前有大学生参与其中的那场风波。

一定有人会好奇,我的言论是否真的过激。

当然不如报纸电视教科书那么标准化,如果按照上述标准,承认社会有问题就足够“过激”了,讨论“如何解决”无疑更“过激”。

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社会问题,都会有人对问题的解决之道提出各种各样的看法,这难道也是一种罪过?

这是权利!

宪法赫然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若言论有“过激”,那“自由”毫无意义!

不过,如果拘捕我的原因是“讨论社会问题”,那至少让我感觉尚且受到了严肃对待。11月15日带走我的时候,警方看我从事教育行业便给我安了一个“非法经营罪”。或许因为过于滑稽,正式刑拘时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我一个24岁的青年竟然威力如此巨大,能够导致一所上千亩的大学“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

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

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我还被要求承认自己有“极端思想”,保证以后再也不参加读书会,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看守所冰冷的地板,八小时连续不断的审讯,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太多太多精神折磨,难以言说。当被告知更多的人会因我被抓捕,父母会被连累的时候,我承认,我没能顶住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想快点了结,哪怕自己进监狱,只要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我妥协了。

没有料到随后会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岁月让我话都说不清楚,思维也十分迟缓。

经过十几天恢复,我终于回过神来——更没有料到:我的妥协竟如此苍白无用!

虽然这次因读书会受到牵连的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几位青年也与我一同取保候审,但左翼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和我的女友顾佳悦却被网上追逃!我们的罪名并没被取消,依然是待罪之身——尤其是徐忠良四人,他们现在就是被网上追逃的“逃犯”!

我不敢想象,他们四人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一闭上眼,就仿佛看到了当年在国统区,那呼啸的警车、刺耳的警笛和手持通缉令的密探追捕那些东躲西藏、找不到一处存身之地的进步青年们!

而我,也可以沉默不语——按警方指示,“谨言慎行”,回归“正常”的生活,放上一张平静的书桌,躲进小楼成一统,从此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却要一辈子背负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一辈子远离读书会和我热爱的劳动人民。

更何况,我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左翼青年被四处追逃拘捕!

并非出身名校的他们不会像我这么幸运,能在大家的呼吁下走出来——他们连广州都出不去,更没有当年的延安可以投奔,只能去经历何其漫长的监禁岁月!

我走出了监狱,可是套上了良心的枷锁;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

甚至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自此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马克思毛泽东都是笑话!

要多么无情无义,才会在此刻低头?!

我听到许多“适可而止”“中庸之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当然能理解这是对我善意的关怀。但我怎能躲开我的同志,去做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更不必说,“言论自由”受宪法保护,无所谓适可而止;毛泽东思想旗帜鲜明,从不是“中庸之道”;我“退一步”让自己“海阔天空”,但我的同志却要跌下万丈深渊!

——同时跌下万丈深渊的,还有所有青年理想主义者的全部尊严。

与其忍辱偷生,不如迎头面对!我只能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即便再次经历牢狱之灾,也远胜眼前这苟且的煎熬。

一切善良的人们啊,恳请你看到——你为之奔走的人在这里,他不会辜负你的呐喊。

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

他已做好准备!


张云帆
2018年1月15日




TOP

张云帆自白书(2018年1月15日晚21:55版本)

转按:这个新版本就比最初版本多了两样:第一段感谢词在祝东力和秦晖之间增列了郭于华;作者有一处修改、多处增加了对其女友的强调和声援。还有图微博(图片版)形式上的调整:标题更醒目,全文字体更大,最后署名更加平实。为便于对照,修改部分用划线标识。(秋火)

来源:新浪微博“张云帆1993” https://weibo.com/u/6451585954


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



感谢北京大学钱理群、孔庆东、张千帆、李零、陈波、柴晓明、宋磊等多位师长和张耀祖、李明骐、汤敏等海内外北大校友;感谢黄纪苏、旷新年、祝东力、郭于华、秦晖、于建嵘、徐友渔和宋阳标、陈洪涛、范景刚等400余位社会各界的老师、朋友们!

感谢你们的仗义执言,使我得以重见天日。

请原谅我不能一一拜访,向你们表达我的谢意!

我是2017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的。但结束了30天的刑事拘留和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我发现,对自己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我无法把这一页掀过去,只能直面这种考验。

有人说我是北大学生,是学霸,是个不那么利己的精英。

然而,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这个被不同的人赋予了不同含义的标签,才是我最珍视的身份。

我能看到,剥削和压迫从未在世界上消失。

家里有很多国企工人,令我自幼懂得国企改制中老工人的毕生心血如何被蚕食,亲眼见证他们被抛向社会,风雨飘摇;而更广大的弱势群体,无非黑煤窑脚手架血汗工厂,其生命轨迹,无非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我再也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谱成一首/耻辱的诗”

崛起背后,阴影长长,一寸光环,一寸血色。

诗人坠下高楼,信念冉冉升起。

这就是我立志忠于劳动人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原因。

网上某些传言是真实的,北大读书期间,我确实曾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的会员。我和大学里的同路人不仅在读书会上研读那些理论著作,弱势群体所在之处也会有我们的身影。经过数不清的唱歌跳舞讲新闻放电影英语班,渐渐我发现,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校工大哥大姐和我打招呼——在打饭的时候,总会多那么一勺。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除了参加工作,自力更生之外,生活没有什么不同。说得高尚一些,我在广东工业大学中继续一点一点践行着理想,其实无非是继续参加读书会和志愿活动。

在被拘捕的那次读书会上,我们讨论了几十年来的历史进程和社会问题——涉及重大历史事件、劳动者地位权利等等。我们讨论作为青年人应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承认,我们还谈到了29年前有大学生参与其中的那场风波。

一定有人会好奇,我的言论是否真的过激。

当然不如报纸电视教科书那么标准化,如果按照上述标准,承认社会有问题就足够“过激”了,讨论“如何解决”无疑更“过激”。

但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的社会问题,都会有人对问题的解决之道提出各种各样的看法,这难道也是一种罪过?

这是权利!

宪法赫然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若言论有“过激”,那“自由”毫无意义!

不过,如果拘捕我的原因是“讨论社会问题”,那至少让我感觉尚且受到了严肃对待。11月15日带走我的时候,警方看我从事教育行业便给我安了一个“非法经营罪”。或许因为过于滑稽,正式刑拘时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我一个24岁的青年竟然威力如此巨大,能够导致一所上千亩的大学“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

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

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我还被要求承认自己有“极端思想”,保证以后再也不参加读书会,被要求“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

看守所冰冷的地板,八小时连续不断的审讯,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太多太多精神折磨,难以言说。当被告知更多的人会因我被抓捕,父母会被连累的时候,我承认,我没能顶住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想快点了结,哪怕自己进监狱,只要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我妥协了。

没有料到随后会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岁月让我话都说不清楚,思维也十分迟缓。

经过十几天恢复,我终于回过神来——更没有料到:我的妥协竟如此苍白无用!

虽然这次因读书会受到牵连的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几位青年也与我一同取保候审,但左翼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和我的女友顾佳悦却被网上追逃!我们的罪名并没被取消,依然是待罪之身——尤其是顾佳悦四人,他们现在就是被网上追逃的“逃犯”!

我不敢想象,他们四人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一闭上眼,就仿佛看到了当年在国统区,那呼啸的警车、刺耳的警笛和手持通缉令的密探追捕那些东躲西藏、找不到一处存身之地的进步青年们!

而我,也可以沉默不语——按警方指示,“谨言慎行”,回归“正常”的生活,放上一张平静的书桌,躲进小楼成一统,从此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却要一辈子背负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一辈子远离读书会和我热爱的劳动人民。

更何况,我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女友和其他左翼青年被四处追逃拘捕!

并非出身名校的他们不会像我这么幸运,能在大家的呼吁下走出来——他们连广州都出不去,更没有当年的延安可以投奔,只能去经历何其漫长的监禁岁月!

我走出了监狱,可是套上了良心的枷锁;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

甚至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自此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马克思毛泽东都是笑话!

要多么无情无义,才会在此刻低头?!

我听到许多“适可而止”“中庸之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当然能理解这是对我善意的关怀。但我怎能躲开我的女友和同志,去做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更不必说,“言论自由”受宪法保护,无所谓适可而止;毛泽东思想旗帜鲜明,从不是“中庸之道”;我“退一步”让自己“海阔天空”,但我的女友、同志却要跌下万丈深渊!

——同时跌下万丈深渊的,还有所有青年理想主义者的全部尊严。

与其忍辱偷生,不如迎头面对!我只能说出真相,再不妥协;即便再次经历牢狱之灾,也远胜眼前这苟且的煎熬。

一切善良的人们啊,恳请你看到——你为之奔走的人在这里,他不会辜负你的呐喊。

他将昂首挺胸,面对暴风降至。

他已做好准备!

张云帆,2018年1月15日



TOP

https://mp.weixin.qq.com/s/zm19OYQ-1lve8_lKjAPEhA

为争取言论自由声援行动后续

2018-01-15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目前,被捕的某位同志已经取保候审,但另外四名左翼青年被加入到公安局追逃名单数据库里。
我们认为,应该:
1)取消对四名左翼思想赞成者与讨论者的追捕令,保证其人身安全。
2)保证言论与思想自由。
3)应该继续关注相关事件进展,大家一起来为碰到麻烦的同路人特别是目前被“网上追逃”的四人进行声援(声援应该坚持“无产阶级立场”)。

(以下贴出了最初版本的张云帆自白书。此略)

————————————————————
秋火转发在微信朋友圈时的点评:

我们认为,应该(括号里是我的补充):
1)取消对四名左翼思想赞成者与讨论者的追捕令,保证其人身安全。(还应让他们立即无条件得到人身自由,不受威胁恐吓)
2)保证言论与思想自由。(还应确保张云帆的这些重新发声动作不受到禁止和打击报复,确保张云帆继续自由发声的权利。)
3)应该继续关注相关事件进展,大家一起来为碰到麻烦的同路人特别是目前被“网上追逃”的四人进行声援,声援应该坚持“无产阶级立场”。
(还应要求张云帆及其朋友们组织读书会的基本自由,这些与言论自由同样无罪)
2018年1月15日 19:24

TOP

秋火:张云帆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

以下是秋火分享图片版的张云帆自白书(最初版本)在其微信朋友圈时的评论(同时也转到了十多个微信群里):

反对打压有独立思想的毛派马克思主义者,反对打压言论自由!(虽然我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并不赞同毛派的政见)
我敬佩张云帆的反抗勇气——这位24岁的左翼青年的坦率而勇猛的《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告诉了、甚至应该说是教育了我们:决不应该向暴虐的政治极权压迫妥协,因为妥协不会换来现行统治者网开一面,反而要追捕更多同伴;要得到安全保障,就要宣示坚决的政治反对态度,斗争到底。向“毛左”朋友张云帆致敬!
——秋火,读后感,2018.1.15.18:03

TOP

https://mp.weixin.qq.com/s/irZaBbgmPIgfagrxu9fNiA


纪念师兄张云帆

2018-01-15 投稿 那年阳光灿烂

一、

我不见云帆师兄已经有些日子了。不曾想过,最近与他的交集,居然是与社会各界人士去共同声援他。此情此景,颇有当年五四运动师生齐奔走呼喊的感觉,令人倍感振奋。

呼喊之余,我的脑海中也随之浮现出过去的点点滴滴。


二、

第一次见到师兄,是在马克思主义学会的读书会上。那一次,我们读的是《1844经济学哲学手稿》。

读过这个手稿的人都知道,这是马克思早年的著作,既晦涩,又不完整,普通学生别说给别人讲解了,自己读都很吃力。我在之前看的时候,没翻几页就懊恼地扔到一边去了。

结果,他却能很通俗地把内容讲出来。不用对着原文,他都能直接引用手稿的细节。而且对于我们感觉很陌生的词汇和内容,他总能在我们提问之前就解释清楚。看得出,他不仅是一个好学生,更是一个好老师。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所以才对这方面的内容很熟悉。但是没想到,他的专业跟这个完全没有关系。这些内容都是他自学的。

用学富五车来形容他是毫不过分的。从古希腊哲学到现代分析哲学,从世界史到中国史,从西方经济学到政治经济学,各类文史哲知识,他都能跟人侃侃而谈。至于说到世界形势,现代各种政治经济文化现状,那更是滔滔不绝。

曾经有一次,一位哲学博士来跟他理论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合理性的问题。当时还是初春季节,他们就在寒风中辩论了两个小时。最后,难分伯仲,俩人最后握手言欢,许诺下次再战。

后来,那个哲学博士跟我说,他没想到他这一个博士生居然还辩论不过一个本科生。

师兄的嗜书,也是令我感到汗颜的。以至于到他毕业的时候,我们一群小师弟师妹还得绞尽脑汁帮他把一大摞的书给分掉。他的两个柜子,书桌,床底下,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书。

至于为什么床上没有书,也许是因为他太胖了,所以没法放下。而他也乐于被人称为“0.1吨俱乐部”的会员。

网上经常会将马克思主义标签化或者污名化。起初,我也对此是充满着神秘主义的遐想的,直到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那是社团举办的一次讲座。在讲座开始之前,我负责把旗子挂在黑板上。

这本来是一件小事,结果很快,就有人向主持人投诉,说我在挂旗子前把社团的旗子弄乱了,是在玷污马克思主义的神圣。

当我知道有人投诉我后,心里感觉到十分难受,甚至委屈地差点哭出来。

当我满心以为师兄会责备我的时候,他却跟我义愤填膺地说:“什么神圣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是分析世界的工具和武器,又不是被人顶礼膜拜的神像。旗子弄乱了,再弄整齐就好了嘛,有什么关系?”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马克思主义是这样的用处。


三、

在开始时,我绝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胖子,居然会是一个热爱跳舞的人。

一天,他跟我说,他们正在准备给学校的后勤职工搞一场晚会,问我愿不愿意参加晚会的准备。

我一开始很犹豫,搞晚会,我能做什么呢?我这样没有任何艺术细胞的人去表演,能行吗?

不过犹豫归犹豫,我最终还是决定跟着他去。

于是,他带着我来到了二教地下。这一片本用来计划给学生停放自行车的地方,在那时早就成为了学校里各种人进行文娱活动的场所。在我下去的时候,还有一位女生在那里拉着小提琴。

不过,由于这里从来没有人打扫过,空气中总是弥漫着尘埃的味道。

与此显得貌似格格不入的,是旁边的后勤职工舞蹈队。远远地,就能听到充满底层气息的音乐。走近后,几十位大哥大姐在欢快地跳着舞。一边是我所熟悉的交谊舞,而另一边,则是只在新闻上听说过的广场舞。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看到我复杂的眼神,他善意地问我:“想不想和大家一起跳舞?”

我愣了一会,然后说:“好啊。”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师兄帮几位爱跳广场舞的大姐组织的舞蹈队。她们下班后总是感到腰酸背痛,和其他人一起跳舞是单调的生活中仅有的娱乐。

大姐十分热情地就把我拉到一边,开始教我基本的步法。我抬头看了看周围,以前被口罩和工服紧紧包裹住的工友,现在却展现出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活力与热情。每个人都沉浸在音乐与舞蹈的海洋中,失去了倦容。

我不由得想起之前看过的《建国大业》里,毛泽东他们在胜利前夕跟农民们一起围着篝火跳舞的场景。



再一看,师兄已经和大叔大姐们一起跳起来了。

于是,不知不觉地,我也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师兄的音乐天赋很高,在整个晚会准备的过程中,音乐指导的角色总是非他莫属的。每次合唱排练的时候,他都负责教大家如何正确发声。

“哦,那个总是在合唱的时候打节拍的大胖子啊。”即使是最不经常来参加活动的工友,也能记住他。而经常来参加活动的人,则更愿意把他当成亲人看待。

工友们的晚会最终顺利举行。最后压轴的大合唱上,他又干起了老本行,激动地站在台前给所有人指挥,打节拍。他那双手有力地挥动着,仿佛要将自己全部的热情都投入到那激昂的《劳动者赞歌》中。

“劳动创造了这个世界,劳动者最光荣!”

那情,那景,此时此刻,想起来依旧泪流满面。


四、

我时常会想,师兄这样家庭条件好的人,为什么要去做这些事呢?

师兄家里开了一个大饭店,从小生活条件就很好。但是平时见到他的时候,却并没有感觉他十分朴素。(转注:疑应为“却感觉他十分朴素”)

如果唯一有不同的,那就是比起在自己身上花钱,他更舍得给别人花钱吧。平时只要跟他出去吃饭,我们这些学弟只需要拿着筷子等吃饭就可以了。

不过,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比起和我们一起吃饭,他更多时候是跟工友一起吃饭。

他说,他喜欢去结交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朋友,以前总是跟上流人士打交道,现在,是应该多到底层群众那里去打交道了。以前总觉得自己的眼光不够高,现在,是觉得自己的眼光不够低,对占中国人口最大比例的人根本不了解不熟悉。

师兄对工友的感情,是很真挚的。遇到有工友要搬家,他总会乐呵呵地叫上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去帮忙;遇到有工友身体不舒服,他会去买药送药;遇到有工友遭遇不公正的对待,他也会挺身而出去帮忙维护权益。

他说,工友们不是简单的弱势群体,虽然他们现在在经济上是贫困的,是拮据的,但是我们帮助他们不是因为他们困难,他们弱势,而是因为他们伟大。

甚至在平时,他也时刻和我们感慨,要向工友学习,学习他们的吃苦耐劳,学习他们的坚韧不拔。

我见过很多做公益的人,但是真正把“服务对象”不是当成被施舍者而是当成朋友和亲人去看待的,除了师兄,几乎是凤毛麟角。而为“服务对象”感到伟大和高尚,甚至向他们学习的人,那就真是绝无仅有了。

正是因为师兄对工友们这样的感情,才有了后来轰动一时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最初提出要对校内工友进行调研的,是因为师兄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当代农民工的生存状况,整个社会在看到他们的情况之后,能够给予他们更多的帮助。

最终,在大家的努力下,调研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师兄也完成了他在大学里最后的心愿。



五、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便到了属于他的毕业季。

以他的成绩,继续读研甚至直博,在自己喜欢的哲学上深造,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的导师也是国内哲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当时也劝他继续深造。

他曾经犹豫了很久,但是最终还是选择离开这个园子,到更远的地方去。

我至今还记得,那天晚上,漫天的星星,我们坐在静园的草地上,手里拿着一瓶酒。

他说,我要走了。

不打算在这个园子继续待了,那么,你想做什么呢?

以你的实力,回家乡考个公务员,也可以在体制内轻松地过一辈子。

以你的家境,就算回去把家里的饭店搞好,也可以过得比绝大多数北大学生安逸。

以你的简历,要去好公司谋高就,也可以在职场中厮杀出一片天地。

但是,不喜欢体制内的拘束,不喜欢衣食无忧的安逸,也不喜欢停止思考的沉寂,这样的你,会去做什么呢?

那天晚上,他没有给我答案。直到今天,我依旧不知道他的答案是什么。但是,至少我知道,他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理想,从未放弃过他所热爱的底层群众,也没有放弃过马克思主义。

那么,这样一个人,为何会被认为有罪?难道一个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有志青年应该遭到这样的待遇?难道宣传马克思主义也是涉嫌犯罪?

今天的中国本就处于新时代的浪潮当中,需要更多的人去为国家献言献策,需要更多的青年人带着自己的青春梦想和热血激情去走向社会,走向底层。

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一定会有更多和师兄这样的人存在。倘若像师兄这样的人也会因言获罪的话,那么,就请将我们这样的人,都逮捕吧。

阅读 7075   赞 334

TOP

https://mp.weixin.qq.com/s/iAmZIiRk92Oa9U0Bflmvfw

已知信息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应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原创 2018-01-16 秋火 秋火杂谈集2世

关于张云帆事件,在昨天(2018年1月15日)之前我一直没有公开做出完整的表态;主要原因是我并不清楚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相信我的一个内容只限于“政治正确”(即“言论自由当然要声援”)、实际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力的声援表态就会起什么作用。所以这和我之前做过的几次声援很不同,这次我感到可据以有效分析的信息实在太少,而且那么多京城的政治思想圈子大佬名人已经发挥影响了,那么我这无名小卒再观望下等到这个事件出现关键信息再说也不要紧。

终于,几个小时前我看到了张云帆自己所写的自白书,其中揭露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同时可以与之前的信息相互对照(这件事相关资料我汇集在本网页左下角“阅读原文”那个链接里了),从而窥见这事情的一些关键脉络,虽然事情全貌要百分之百搞清楚仍是不可能的,但目前客观信息就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位参与2017年11月15日读书会而被捕的人士都是无罪的,以下仅就客观事实方面做一个分析论证,就足以向公众说明这八人,无论是2017年底被取保候审的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还是据张云帆所说被列为网上追逃“逃犯”的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TA们都是无罪的,都应该立即无条件撤罪释放。

第一,张云帆等八人被拘捕的原因,虽然官方至今没有说法,但是从事件当中(包括与张云帆家人有联系的声援者当中)流出的信息、各方报道、乃至张云帆本人的说法都有一致的内容:被拘捕是因为谈论了1989年的众所周知的敏感事件。
张云帆的说法还更进一步:不只谈了社会问题,还讨论了“如何解决”。但这些都是在言论的范围内。任何谈论对事情看法(包括“如何解决”的看法)的观点言论,不应该成为任何罪证。

第二,对比2017年12月21日公开信和2018年1月15日张云帆自白书,可以发现有关当局至少对张云帆竟然两次变更(下调)了处置措施:
先是把2017年11月15日的刑事拘留,在12月15日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警方关押其在秘密居所);
然后仅14天的监视居住之后,2017年12月29日,又改成了取保候审,也就是重新能回到日常生活中、与家人亲友见面,但仍背负着涉嫌罪名、仍要随时等候国家机器的司法处理(所以张云帆说他“逃脱了法庭,但永远遭受道义的审判”还是认识不足,取保候审之后仍然有可能上法庭遭受审判,两年前12.3打压劳工机构案里的朱小梅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张云帆等人真的有什么重大罪嫌,比如其言论、甚至诉诸于打印文稿里有什么鼓动、敌对、谋反的意思,请问官方会在短短一个半月内两次下调处置措施,最终让张云帆等四个人都取保候审吗?在审查控制“敏感话语”方面,请相信我国政府绝对当之无愧是全世界最认真最严格的。

第三,张云帆自白书隐约透露出一个很关键的信息:有关当局力图让张云帆承认有密谋活动,似乎还企图根据他们的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迫使他们承认有“密谋组织”。

张云帆的原话是:“我被要求承认有密谋活动——真的有什么密谋组织吗?读书会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广场舞需要什么密谋组织呢?读书会上种种必要的简单分工,难道就是什么‘密谋组织’吗?”

再仔细分析,这个信息其实还说明了两点:
1、有关当局不敢针对张云帆等八人“讨论社会问题”定罪,因为那就授人以柄落下了被批评“因言定罪”的口实,而是试图把这个实际上的“因言定罪”构陷出非法结社、非法聚众的意思,极力往“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上靠拢。
2、如果能找到文字信息(比如读书会的打印文稿或社交网络的交流信息)来证明张云帆等人怀有鼓动、敌对、谋反之类意思,那么自然就不必再要求口供,因为文字信息的证据效力可能更大些;但警方在调查中试图获取张云帆的口供来坐实其“密谋组织”“极端思想”之类罪名,结果却是短短一个半月后就取保候审了,这就说明警方至今都没有找到什么客观的、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张云帆等人的读书会是“密谋组织”“极端思想”。

第四,警方在2017年11月15日刚带走张云帆时安插的罪名颇为滑稽:“非法经营罪”——那是根据张云帆所从事的教育行业量身打造的,正式刑拘时却又换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法律指控罪名换来换去,岂非儿戏?
正如张云帆自己所讽刺控诉的: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所以综上可以想见:有关当局一直在极力找一些法理上站得住脚的“证据”来“坐实”张云帆等八人的“罪”,找不到客观证据就想迫使张云帆等人亲口“承认”“密谋组织”,最后在自己“依法治国”的幌子下、在国内外众多人士的注视下还是底气不足,本想治罪打压还是改成了监视居住半年,最后监视居住不到半月后又一下子取保候审了张云帆等四个参与读书会的人。

既然张云帆等四个人都没有“搜刮”“构陷”出有力的“证据”,那么为什么还要继续“追捕”其他四位参与读书会的人呢?只是因为这四位当时没有被抓,就成了“在逃”?只是因为这四位没有经过一个半月的关押和审问,没有好好被GA们“搜刮”“尝试构陷”一番,所以有关当局不甘心让这场拙劣的企图罗织构陷的黑色戏剧就此匆忙草草收场?

然而,目前张云帆等四人被取保候审这一阶段性的结果,加上张云帆勇敢坦诚的重要信息披露,已经足以让人看出这件事的上述一些荒谬之处,这件事无论在事实上还是法律上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虽然这件事对于一贯极度自信的有关当局来说可能还真的不会有多大政治上的损失,但由于有一位冒着再次被迫害风险站出来讲出一些关键真相的青年的存在、由于有这样一种敢于同自己的妥协公开决裂和要斗争到底的精神的出现,有关当局这场戏已经快要演不下去。

好吧!——就算我们再假设正在被通缉的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位青年现在被捉拿归案了,甚至他们迫于压力做出种种妥协,甚至配合GA们的构陷,被当成持有“极端政治思想”的“密谋组织”案犯,按照官媒编好的一套说辞去做流泪忏悔,那又会怎样呢?我相信大多数人还是会同情理解这种妥协的,因为这几年官媒这种伎俩用来对付公民运动各类民间组织都已经用到烂了,用到官媒自己都发臭了,用到CCTV都成CCAV了。加上现在已经有张云帆承认自己在被关押时“没能顶住巨大的精神压力”,为了“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做了妥协,张云帆这样的姿态是真诚的,更具有说服力的,更会让人们理解同情本案中后续可能发生的妥协情况。

其实,对于至今仍贼心不死想要定罪打压张云帆等八位读书会参与者的“有关方面”来说,这个涉及八个人的案子里最棘手的问题是出现了1月15日张云帆的揭露与反抗、并表示出斗争到底态度这件事。

因为如果有关当局继续抓捕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位青年,并且采取法律名义下的打击措施,那么已宣示了坚决斗争态度的张云帆的持续发声就有可能搅乱有关当局的步骤。但是如果为此把张云帆重新抓起来(监视居住或抓捕),这个事件反而还要继续升级、发酵,有关当局会受到更大压力。而人们也将会从有关当局反反复复如同儿戏的法律变更中,越来越感到这件事的野蛮可耻的本质。

张云帆对人们的提醒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他认为他们自己甚至都微不足道,但这件镇压事件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然而令人惊喜鼓舞的是,因为张云帆反思了自己“苍白无用”的妥协、终于开始觉醒后展现的坚决反抗姿态,使得这样的绝望前景有了突破改变的希望。

所以我昨天傍晚看到张云帆自白书的第一时间,我就评论道:这位24岁的左翼青年的坦率而勇猛的《自白书》树立了一个当代反抗政治压迫的新标杆。这个新标杆必将激励今后其他被打压的进步人士,鼓舞人们站出来以说出事实真相、捍卫事实真相之名,揭露这类披着依法治国虚伪外衣的打压里的荒谬构陷和无耻威逼

这件事不只是得到了众多泛左翼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其他各界人士的关注声援,而且由于张云帆的政治性的坚决反抗姿态,这件事正在成为一个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来说都具有积极意义的启发教育过程(其中很大程度得益于张云帆那篇宝贵的自我反思、揭露和战斗的宣言,张云帆也通过反思他自己的错误妥协和重新斗争进行着自我教育)。所以说这个事件的整体的正面意义,已经超过了当事人有局限的观点言论的意义(对于张云帆的政治言行及思想的问题需另篇再述)。

最后必须强调的是:由于徐忠良、黄理平、韩鹏、顾佳悦这四人还在被追捕,张云帆及其他三人也没有被撤销罪名,斗争还将进行下去,不只是要准备好做出牺牲,因为一贯过度自信的“有关方面”还可能有新的压制和欺骗花招、甚或可能有其他混淆视听的舆论战术。只有彻底的不抱幻想和彻底的揭露、斗争到底的态度,不理睬有关方面的诡计花招、杜绝冒险政治交易的企图,才可能争取得张云帆等八个人都撤销罪名、无罪释放,才可能维护读书会和志愿活动及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合理性、合法性——只有坚决彻底的斗争才能最有力说明这些活动和言论都是正当的、合理的、合法的。以这样的态度继续审视、关注、声援这件事情,将是对所有追求社会进步者最好的自我教育。


秋火,写完于2018-1-16凌晨2点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见新青年专帖
【北大毕业生张云帆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不断更新中)

阅读原文

TOP

秋火:不必等到政府和警方回应,张云帆等八名青年无罪事实已经很清楚了

以下是秋火分享微信文章《北大张云帆事件——“言论自由”与“马列主义”》(原文已被发布者自行删除)在微信朋友圈时的点评(这一点评也同时留言给该文章了):

总有人说现在真相还不完全清楚、要等警方的回应,我倒想反问:在这种zf制造出来的政治迫害事件里,难道zf方面的回应反而更加可信?难道当事人冒着再次被捕遭受更大迫害风险站出来揭露的情况反而更不可信?我自己已经目睹了一些多少具有政治性的打压事件里官方媒体是如何胡说八道的(2014太原恶警杀害讨薪民工周秀云案,2015打压劳工组织案,均是事发后连新华社都在歪曲事实抹黑受害人),我自己被捕过也经历过、并且很清楚刚被释放后冒着极大风险发公开信揭露事实真相是怀着怎样一种对所说事实担保负责的决心,那是不可能说假话的(现在没有正常人会为了说假话拿承担刑事责任做赌注)。所以,从已知信息(【北大毕业生张云帆等八名青年因言涉罪被打压事件】专辑资料帖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4292)足以证明张云帆等八人无罪,此帖#19就是根据已知信息的论证文章。

2018年1月16日 13:50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