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2018年1-2月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及其后续】

一个自由主义者对张云帆等八青年事件的看法

转按:从本文内容和原编者的话(我都贴在下面了)来看,部分毛派对自由主义者过度警惕和顾虑了,不知在警惕和顾虑什么?不过此文的立场和表达,其实确如作者自况的,“只是一个简单的自由主义者”。(秋火)

来源:呐喊论坛http://ww.nahanbbs.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67
(原帖加有论坛编者的话:“这篇文章投稿已有几天,因为呐喊论坛是个毛派论坛,而投稿作者自称“只是个简单的自由主义者”,不由得我警惕。
八君子事件中,左派右派确实都在呐喊声援,形成了一个很多年没有见过的奇怪现象。我不知道这篇文章给于通过的做法是对是错,暂且加个阅读限制,内部阅读下。
注:文章中引用的一些人物,八君子是毛派,其他有普通百姓,有自由派,大家自行分辨。”)

原题:透过张云帆事件!见证生死!感知未来
九啸晴天  发表于 2018-1-24 23:07:32

        做自己,可以不言!于另一些人,却始终在努力言说,哪怕即将被砍下思维活跃的头颅。因为这些血性的人们知道,一旦都保持沉默,这个地方的所有人不仅会彻底沦为言无可言、不懂如何言说的哑巴,更为可期的是,长久以往都将被割下带有言说功能与吃喝功能的灵敏舌头而不自知!

        近来,炒得沸沸扬扬而余波未了的所谓“读书会”事件,引起了学术界、左右派以及国内外各方的广泛关注与热议,可谓热闹空前。北京大学2016届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广东工业大学在读大学生郑永明、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届毕业生孙婷婷等人经历痛苦的挣扎过后,毅然拿起手中的笔抒发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身为旁观者与自由撰稿人,自认为沉默有罪,所以笔者斗胆用文字在此啰嗦几句,用以表明我自由书写与传递信息的坚定立场。因为在其它阵地,找不到一个我发言的角落。希望呐喊论坛准许通过,感谢不尽。

        同样是大学生,笔者通过网络了解到,近日,出身寒门就读西安交通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杨某德却没有那么坚强与幸运,从综合各方消息得知,他因不堪外力所扰与前途无望以及课题研究分身乏术等诸事缠绕,最终无法解脱而不恋红尘,纵身一跃  ,跳入西安灞河中,以谢父母、亲朋与来世。自此,又一具灵魂高尚、鲜血喷涌的血肉之躯瞬间陨落苍穹,让闻者无不心生惋惜与感慨万分。


        置身浑浊不清的污泥恶水之中,任何人都很难做到独善其身,难确保不被伤害,更难不被同质化,一些人往往难以辩识这个肮脏世界到底在耍什么花脚乌龟。上一分钟还好好的,下一秒钟却不辞而别,天人永隔。例如..................,无不是明证。歌颂伟大,前途无量!生命卑贱,轻于浮尘,若要延续,必须跪地前行!

        呜呼哀哉!

        贫穷善良且勤劳的人们啊!美好生活从来都需要自己创造,自身权利只有通过誓死争取才能维护!在没有公平竞争与民主法治的土壤中任何人都无资格与条件谈幸福。身为贫民,任何时候都不要丧失做人最起码的底线,要时刻提醒自己具备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不要被糖衣炮弹所迷惑双眼,不要被邪门罪恶所禁锢思维,站立起来,看清形势,发出吼声,努力抗争,才有顶天立地潇洒走一回的精彩与可能。否则,一生为奴就是最好的归宿。更为可悲的是,因为我们种下的祸根,虽然极不情愿,但子孙后代必须乖乖地买单,这就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活质量,说不定还会指着鼻子骂我们怎么那么懦弱无知。

        也许,于大多数人而言,习惯了麻木不仁,就不再管它什么血雨腥风,也没有勇气参与到社会事务中来,过好每一天就是最大的幸福,只要我没有遭遇非难。也许,只有切身感受过若死而满血复活之前的阵痛、哀鸣、绝望、卑鄙和耻辱,善良的人们才能显现出早就应该具备的英雄本色!

        无论如何,透过今次还在上演的“读书会事件”,参与其中的新生代年轻大学生张云帆、郑永明、孙婷婷、黄理平、徐忠良、韩鹏“我给人民的自白书”、“我永远是工农的孩子”、“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我是否有罪,人民自有公论”、“我不相信广东是国统区”、“爸爸妈妈,请相信我无罪——韩鹏给父母的信”等文的倾情告白,以及涉案的顾佳悦、叶建科等人虽然都只是为了捍卫自己和同志良知与法律赋予的各项权利向外界传输的信息,虽然他们都是马克思主义忠实的拥趸,而我只是个简单的自由主义者,但这并不能因为思维与信仰相左而贬低各自生而为人应有的高大形象,我誓死捍卫每一个人说真话的权利,就像别人尊重我一样。

        深耕细读他们的文字,含情脉脉,条理清晰,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逃脱了牢笼的束缚,突破了枷锁的桎梏,发出了正义的怒吼,让我看到了千千万万个资中筠先生(当然毫不多余地包括我在内)的担扰不免有些多余,让我看到了从时代新青年身上迸发出来的满满正能量与澎湃激情,让我看到了刀光剑影过后的燎原火种,让我看到了他们字字玑珠的庄严承诺必定不是一场空谈误国的把戏,让我看到了他们不是一个人、一群人在战斗,他们学识渊博,斗志昂扬,他们已经自觉融入到了广大人民群众血浓于水的强大列阵当中,更加让我看到无数青年的觉醒,以及在他们的召唤下,这个民族还是有被拯救的希望存在,虽然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一时或许长久身陷囹圄,被迫刻上欲图谋不轨的另类罪证与标签,但这并不影响他们良好的声誉与崇高的品格,他们是黑暗中高耸的灯塔,是大海里引航的舵手,是思想界智慧的火光,是农奴们依护的靠山,他们照耀着神州大地继续大踏步走向辉煌!祖国因他们而骄傲!世界因他们而精彩!人类会给他们记头等功!

        资中筠先生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生民冷暖,关注民族前途,关切国家命运,虽已至耄耋之年,却依然选择竭力发声,针砭时弊,痛斥丑恶,实在令人钦佩。

        时代已经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一些地方天天都在闹笑话,时刻都在毁三观,一些人执意以不进反退为乐事,悄然开起了历史倒车而不自知或故作痴愚,这岂止用悲哀、荒唐、无知与可耻能够形容?

        先生都在忙于忧心忡忡地启智,先生终究都会枯荒。正当其时的我们没有理由不呐喊,更没有理由不把所知真相说出来,写出来,行动起来。

        后生可畏!后生因为洞穿,所以朝气蓬勃。后生因为警醒,所以抱起团来踊踊跃跃!

        年青人总是知书达理,不事张扬,且充满了生机与活力,看到如此壮举,来势喜人,我无比欣慰!但愿一切都还为时不晚!

TOP

本文原载于“惊雷”公众号:https://mp.weixin.qq.com/s/eVNAVU3ei7k2QMrJS5xmpw(已被屏蔽删除)  
2018-01-27 邢焕帆 惊雷Thunder
下文来自于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9919a90102xtjs.html

当斯大林主义者遭受资产阶级政府的迫害        (2018-01-27 10:18:03)

邢焕帆  著



斯大林主义是工人运动中的官僚主义力量,或是促成这一官僚主义力量形成的思想。虽然自苏东剧变以来,其在全世界的力量遭受很大损失。但在世界上很多地区仍有活动,尤其在一些前苏东地区还保持着有一定力量,一些新的斯大林主义者也逐步兴起。在世界上很多资产阶级威权主义或全能主义式的专权统治地区,部分斯大林主义者在事实上仍是争取资产阶级代议制民主与工人运动的一支力量。

为此,斯大林主义者也常遭受这些资产阶级专权国家的迫害。在此情况下,他们因自己是专权政权的反抗者而受到迫害。每一次资产阶级专权政权对斯大林主义者的成功镇压,也意味着其国家机器力量的增强,意味着工人阶级和其他受压迫者反抗当权者的力量的削弱,因此,从原则上讲,必须抗议资产阶级政权对斯大林主义者的迫害,必须对被迫害者给予声援。

当然,这种抗议、声援并非意味着无视斯大林主义反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正是因为我们愿意争取真正的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民主,因此我们同时也应揭露其斯大林主义的本质,而非以“抛弃派别成见”为名去进行声援。声援与揭露其非马克思主义这两点并不矛盾。

有些人可能对新一代斯大林主义者缺乏认识,以为他们是真正的革命者,且以为他们对中国官僚社会主义时期的政策作了反省,但这不是事实。首先,他们不可能是真正的革命者。在反对资本主义斗争的进程中,不积极推动多党制的、自下而上的工人议会(苏维埃)的建立,则不可能建立真正的工人民主制度。虽然很多斯大林主义者也会说要建立工人政权,但在否认真正民主的工人议会的情况下,其建立工人政权的方式只能有两种,一种是“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在当前多容易脱离群众,尤其是容易脱离城市的工人阶级;另一种是争取在大选中获胜,以为一个共%%产%%党人政府可以完成社会主义革命,但这不过会陷入长期的议会改良主义。此外,自斯大林开始,一直到中国的毛,在政治运动中均重视策略而轻视战略,在很多事情上为达某些政治目的,重实用而轻原则。但社会主义革命既需要灵活的策略,更需要坚持原则的战略。其次,新一代的斯大林主义并没有对历史进行真正的反省。我们只需要问一下他们对于一些重要历史事件的看法就可以了,例如,如何看待20世纪20—30年代苏联左翼反对派与斯大林派的斗争,如何看待西班牙内战时期西共对其他工人派别的清洗;怎样看待“新民主主义革命”;怎样看人民公社化运动、四清运动、“反对资产阶级法权”;怎样看延安整风运动、反右派、文&革中对不同思想主张的压迫与清洗,及对文化的高压控制?如果不能在这些问题上批判当年斯大林派的所作所为,那么无论“大民主”的口号多么响亮,其理想中的社会主义,就仍是工人官僚国家而已。

不过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青年受到斯大林主义的吸引,并不是因为受到那种工人官僚制度的吸引。他们多是出于对底层工人阶级的同情,是出于对社会公平与正义的诉求,而以为斯大林主义式的“共产主义”便是劳动人民的解放之路。我们应进行的耐心解释工作是:劳动人民的解放不是基于对底层工人阶级的同情就可以了,不是只基于“为人民服务”、“为工人做事”就够了,还必须要需要思索如何达成革命纲领,如何能够真正建立工人政权;需要从历史事实,而非被斯大林主义篡改的历史中思考历史的经验教训。

有一些人担心说,现在如果资产阶级政府不打压他们,那么一旦他们执掌政权,岂不又要恢复缺乏自由斯大林主义体制了?但斯大林主义思想不可能被资产阶级政权的打压所消灭,只有通过思想的自由论辩,及在现实运动与斗争中的揭露,才能更好抵制其错误思想对工人运动与其他社会运动的影响,同时也才能更好促进现在一些斯大林主义支持者放弃斯大林主义思想而走向真正的共产主义。我们应当反对资产阶级国家各种各样的思想罪,无论是针对斯大林主义者、自由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社会民主主义者……
当然,受形势影响,具体的声援方式可以商榷。大体上应做到扩大社会影响,揭露资产阶级国家的黑暗,向社会宣传工人斗争与争取民主二者结合的必要性,保护自己,坚持独立的阶级原则等。若声援难以达到既定目标,应防止悲观情绪,注意做合理的退却;若基本实现既定目标,则应注意巩固在声援活动中赢得的社会联系,并防止过度冒进情绪,为抵抗国家的反攻倒算做好准备。

本文首发于网刊《惊雷》的公众号,欢迎关注此公众号。(发于此时有小修改两处。)



欢迎来信来稿


      《惊雷》期刊是一份立足于革命无产阶级立场,用马克思主义认识世界的杂志。我们欢迎在认同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前提下,进行交流和讨论,特别欢迎大家投稿。
      我们需要的文字:
        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国内外时事热点问题的文字,及关于资本主义发展和工人阶级情况的调研、评述。
        相关的读书笔记、读后感。
        基于历史唯物主义对中外古代史、资本主义发展史、工人运动史、国际共运史的分析与回顾。
        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探讨。
        您觉得有意义的以上四种内容的外语翻译。也欢迎来信交流。
      P. S:为便于他人查阅,来稿的注释中请标明所引出版物的版次,出版年月,页码,或所引文献的网址。
      投稿及读者交流邮箱:
      jingleithunder2014@gmail.com
      欢迎订阅,请提供邮箱,我们会把每期刊物发到您的邮箱。
      欢迎添加官方QQ号:2175249007,本公众号长期招募志愿者,有意者请QQ联系,志愿者工作有征稿,翻译,推广。
      欢迎关注微博号“惊雷 -- 新青年”:
     (http://weibo.com/u/5321926820?to ... psug=1&is_all=1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雷Thunder ”

TOP

来源: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2839512


英美“零零后”变红,中国“毛左”青年被追逃
BBC  2018年 1月 26日

中共抓捕读红书的青年“毛左”,英美“零零后”认为资本主义更危险,这个世界怎么了?

英国民调公司ComRes 最近的调查显示,18-24岁的英国年轻人认为世界面临的严重危险是大公司,只有9%的年轻人认为世界危险是共产主义。

在英国反对党工党变得左倾,吸引了大量年轻选民,对保守党构成现实的选举威胁的时候,保守党评论人士开始津津乐道“零零后都是毛左”,为自己无法在零零后这代人当中赢得稳定多数找借口。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还)在欧洲游荡”?


“共产主义的幽灵”

英国《新政治家》杂志评论认为,在苏联解体后,即使把现在的共产党中国算进来,在世界范围共产主义已经名存实亡。至于在英国,军队,警察,安全部门根本不受共产主义影响,共产主义者在英国也没有自己的广播网络。

即使目前左倾的工党领袖的顾问或有同情共产主义的倾向,但是工党纲领离共产主义的主张相差甚远。

英国《新政治家》杂志评论文章的作者史蒂芬·布什认为上面的英国民调提问方式存在问题。如果问年轻人,劫匪和剑齿虎,哪个威胁更大。答案肯定是劫匪,因为剑齿虎早就灭绝了。同样在全世界范围共产主义名存实亡的情况下,问年轻人大公司和共产主义哪个威胁大,他们的选择可想而知。

去年11月的报道说,总部位于华盛顿"纪念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的报告利用YouGov民调的数据,分析了美国人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态度。分析显示,美国“零零后”一代人当中近半数人更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制度中,而不愿意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

不过相同比例的人说,他们也愿意选择生活在法西斯主义社会。调查也发现美国1/3的“零零后”分辨不清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法西斯主义有什么不同。

“纪念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的执行主任马瑞恩·史密斯对上述调查感到担忧。她说“零零后”越来越厌恶资本主义,倾向于认同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她的解释是,这反映了美国社会在社会主义认识以及共产主义造成苦难方面体现出广泛的历史无知。


苏联,斯大林的争议

英国大学生马克思主义者在BBC广播4台的新闻节目中明确表示资本主义的危险超过了共产主义,因此令一些重量级学者对英国大学教育状况表示担忧。

BBC广播4台邀请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马克思主义协会的会长,三年级的法律专业的学生费欧娜·拉莉上“今日”节目,她说年轻人对资本主义失去了信心。当主持人用苏联和俄罗斯放弃共产主义的例子挑战她的时候,她说“说共产主义失败,既不准确,也不公平,因为共产主义实际上根本没有机会发展。”

“例如在苏联,你不能说共产主义有机会发展繁荣,因为美国,英国,他们都在攻击苏联。即使那样共产主义仍然取得了许多重要成就。共产主义有许多优势,苏联做出过很多贡献。”

《人民的悲剧:俄罗斯革命 1891-1924》一书的作者,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的苏俄史学者,奥兰多·费吉斯教授评论说,费欧娜·拉莉把俄罗斯共产主义失败归咎于西方干涉是长期以来的“误解”。

奥兰多·费吉斯教授还警告说,英国大学里宣扬平衡和道德相对主义很危险,有可能减少对斯大林罪行的认识。“教科书也助张了这种错误,(教科书)提到应该正反两方面看斯大林—他做过好事,诸如实现国家工业化,也做过坏事,如制造恐怖。这种道德平均做法于事无补,因为即使他做过的"好事"也是以如此多的谋杀和毁灭为代价的,所以不能说是好事。”

西方历史学者大多认为,大批人死于俄罗斯1917年革命后发生的强制合作化和饥荒,以及上世纪30年代斯大林的大清洗,死亡者超过了一百万。

但无论如何,马克思主义吸引了许多年轻人。英国的“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表示,去年他们有来自32所大学的3,000学生登记入会。他们在25个大学的校园内每周,或每两周都召集会议。

在BBC广播4台“今日”节目中拉莉说,“我们是生活标准不如我们父辈的第一代人,我已经不可能拥有自己的住房,而且一毕业就背上了4万英镑的债务。”


广东成“国统区”?

生活状况和就业前景影响年轻人的政治观点。有人用所谓“小粉红”现象指近年来活跃在中国网络的90后和00后的年轻人,他们认同国家和中共政策。关于“小粉红”现象的民调显示,中国受访者所在地区经济发达程度以及个人生活水平优越程度和他们认同“自由主义”成正比。因此有人评论说,处于中国社会底层者往往更拥护体制。

中国还有比“小粉红”更“红”的年轻人,他们自称“毛左”,信仰马克思主义。去年底在广州有青年人因为在大学举行读书会学习红色经典,或被警方拘捕,或被追逃。这件事引起舆论广泛关注。一些左翼人士说,这件事是资本统治阶级的国家机器同无产者和学生发生的“阶级冲突”。

也有自由派学者加入左派人士,共同呼吁释放这些年轻人,似乎政治观点不同的知识界人士在当局压制言论问题上取得了共识,认为“言论不分左右,都应该自由。”

该读书会的成员张云帆1月15日被拘捕,保释后这名青年人发表了自白书,坦言自己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的原因是世界上的剥削和压迫从未消失,中国还有黑煤窑和血汗工厂,中国的国企改制剥夺了工人的利益。

之后另外一位被“网上追逃”者徐忠良也在网络发声,质问抓捕他们的广东警方:难道广东省成了“国统区”。所谓“国统区”是指国共内战时期被中共称为“白区”,也就是国民党政府控制的地区,与“红区”或中共控制的“解放区”相对。

徐忠良说自己来自河南农村,说中国这个为劳动者建立的国家里面,劳动者却沦为社会最底层,他们的土地被强征,家人被受地方黑恶势力迫害。他还质问警方,他们读书会学习的《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在中国是否是禁书?信仰社会主义、毛泽东思想违反了中国什么法律?

170年前马克思说在欧洲游荡“共产主义的幽灵”受到欧洲旧势力的围剿,100年后中共建立了红色政权。时过境迁,现在中国的“毛左”青年抗议受到当局围剿。

TOP

转按:番禺警方越是被动,越显得可笑。真是想要立功邀功反而弄巧成拙。(秋火)

来源:时代先锋网http://www.shidaixianfeng.tk/?p=430

“八青年事件”中缺席的主人公
2018-1-27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自从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等当事人相继公开了他们的自白书以后,人们自发的声援高峰来得一波比一波猛烈,人们惊喜于在当今时代,居然还有关心社会前途比个人前途更多的热血青年。拿黄纪苏老师的话来说,“如今黑压压满世界精致和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想的无非玩跟乐,说的净是房和车。云帆这些青年的出现足以让人眼前一亮、心头一动。”

但是,相信不止笔者一人发现了此事当中的一件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个事件中相当重要的一方当事人始终没有发声,默默承受着来自广大人民群众的口诛笔伐。他们便是亲手把四青年送进了看守所、把另外四青年打成逃犯的番禺警方。

当孙婷婷的自白书登上热搜榜第六名之后,有一些正义的声音说:“我们不能偏听偏信!要相信政府、相信警察!”



可是事隔许久,连第三四五六七八封自白书都已经发酵得路人皆知了,您的警察叔叔辟的谣在哪里呢?时至今日还持这种观点的人,恐怕必是水军本君无疑了。

难道是因为番禺警方认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需要给出一个解释?恐怕不是这样。雷洋案发生之后,警方也没有证据证明雷洋到底是怎么死的,但他们立刻展示出了雷洋生前嫖娼的证据,消费收据、洗脚妹的录像一应俱全;同样发生在番禺的增飞洋案公开之后,央视更是用了几分钟时间来报道增飞洋的开房记录,说他年轻时和许多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热衷裸聊、嫖娼和骚扰妇女。拿黄纪苏老师的话来说,“同学们别说拿中情局的钱了,就是在番禺的洗发屋洗脚屋门口留下一口痰什么的,警方还不早跟喜得贵子似的在网上晒大丰收了?”

但是,这次番禺警方居然在网络上一言不发,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我们八青年不仅仅关心社会、关心工农,更是在私生活上完全没有污点呀!

但其其实,番禺警方并非像表面上那样镇定自若。



岁月静好吗?别说下方评论区的群众不信,就连他们自己也不信。根据中国红旗网的报道,1月23日,番禺警方为了更好地关照孙婷婷,不辞辛苦,长途跋涉来到江苏沭阳,也就是婷婷的老家。让她每天上午十点去当地派出所签到,以帮助她更好地调整身体。据红色中国网报道,1月24日,番禺国保为了帮云帆缓解压力,更是不远万里来到北京,与云帆开怀畅谈两小时。


(左二为张云帆)

谈话内容我们不知道,但是绝不难猜,无非就是想让二位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不要再继续发声了。至于警方采取的具体方式到底是撂狠话还是赔笑脸,甚至是用讨价还价的方式和二位谈判,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警方选择私下里单独找张、孙二人对话,协商解决,而不是理直气壮地、公开拿证据、公布案件细节给广大网友,其实到这里就可以还原八青年读书会事件了:这个事件从一开始,就是番禺警方立功心切,想把一件小事定成大案要案,但最终却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把一场美梦做成了车祸现场。

看到今日默默忍受骂名的番禺警方,我们不要忘记,还是他们,就在一个月前,是用了怎样英勇的手段,“制服“了手无寸铁的青年,甚至采取体罚的方式对待身体严重不适的婷婷。


(郑永明的自白书)



(孙婷婷的自白书)

他们恨不得在这两个歹徒面前拿出自己的看家武功了!

番禺警方昨日的英勇和今日的温情,实在是判若两人!


由此可见,和人民群众直接打交道的基层警官,选择做什么、怎么做,都是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原则啊——开什么玩笑?为人民服务?那不过就是贴在墙上的五个大字,每天上班的时候能看上一眼罢了。绕过了大院门口提着五个大字的大石头,升官发财、老婆孩子、平安着陆……这些才是大家的脑子里装着的东西。

就算是有些刚入行的年轻警察、刚入党的年轻党员,是想要为人民服务的。但是,若是让他们解释一下“人民”的概念,恐怕没几个人能说清。工人是人民,那老板是人民吗?当工人讨薪时和老板起了冲突,你服务哪部分人民呢?工人加班的时候是人民,那讨薪的时候是人民还是刁民呢?



这是《人民的名义》中护厂维权的大风厂工人们,带头的这个工人面相凶狠,表情狰狞,关键是还叫“王文革”!演到这个片段的时候,弹幕里充斥着“刁民”的字眼。可真是打着“人民”的名义骂刁民,给无数年轻观众上了生动形象的一课。

用官方的话来说,我们中国今天没有阶级,其乐融融一片,大家都是中华民族,都是自己人嘛!但是,这骗不了睁着眼睛的真正的人民群众。今天的阶级鸿沟已经分裂到了何种惊人的地步,导致了多少平静或激烈的悲剧,不是一句”和谐“就能让所有人装睡。这次公开为了工农阶级说话的八青年的涌现就是一个明证。






在一个阶级剧烈分化的社会,在作为国家机器的警察队伍中,英勇牺牲的缉毒警察自是令人肃然起敬,熬夜加班的警察也令人动容。但是,主流媒体从不说,当一个工厂的工人起来要求涨工资、或是讨回被欠的工资的时候,警方往往会选择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工人,而不是带走企业董事长;就算是不拘留工人,警方也往往会充当和事佬:“哎呀,你就把工资结给他们嘛!”

这样的职能,与其说是公平地为“全部”人民分好面包,执行理客中的决定,不如说就是维持这个分化明显、矛盾重重的社会能平稳运行下去,最起码在表面上岁月静好,把华丽的长袍盖盖好;就是让社会底层的工农永远不能做出格的举动,永远都不能威胁到既得利益。

他们出动了三五个人高马大的警官把郑永明按倒在家里,他们曾经可能也这样按倒过维权的民工;他们把陪工友跳舞的四名青年放在网上追逃,却未必追逃过克扣工资的老板;

在珠三角,在番禺,现在有多少工人超时加班、在困盹中被机器卷走了手指,或是在风钻中渐渐染上了尘肺,这些都无人问津;又到了年关,有多少建筑工人又被拖欠了一年的血汗钱,不知谁将要成为下一个纵火公交的马永平,而警方可能还忙着追捕头脑中藏着“危险“因子的青年。

那些一见“国家机器”就满是赞美的媒体,都是只讲其一,不讲其二,不管他们是不是对民间疾苦了解得太少,都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在掩盖这样的矛盾。但这始终是徒劳的,底层群体在面对警察等一切国家机器的时候,那种小心翼翼,到底是对这个“为自己服务的人”有由衷的亲切感,还是畏惧他背后的东西,终究是很明了的。

番禺警方为了自己的事业前途,选择把一个读书会打成“大案要案”,侵犯了八青年的合法权益,是毫不奇怪的,你要是在他们的位置上,你也想立功,说不定就能少奋斗十几年。但是八青年选择为了自己、也为了众人发声的权利开始了一场博弈,则让事情的发展截然不同。

就好比大风厂这种侵吞工人股权的故事,在我国实实在在上演的绝对不止这一家,在有王文革以前,工人们也许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但是有了王文革的斗争成果以后,谁还敢官商勾结得那么恬不知耻,就得掂量掂量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世界上没有谁代表着绝对正义,不过是代表了不同群体的利益。有的利益代表了大多数人、代表着真正的平等、代表着进步;有的利益却试图通过暴力来挽救它不可避免的腐朽。

TOP

来源:明报http://www.mingpaocanada.com/Tor/htm/News/20180125/tcae1_r.htm

左派讀書會參與者﹕不因恐懼否認
[2018.01.25] 發表

【明報專訊】廣州左派青年讀書會事件引起廣泛關注,繼獲保釋的北京大學畢業生張雲帆上周一發表自白書後,其被網上通緝的女友、北大醫學院2016屆畢業生顧佳悅(圖)周二(23日)亦在網上發表宣言,講述自己成為馬克思主義者的心路歷程。



顧佳悅於網站「紅色中國」發表約2000字文章〈我,決不因恐懼而否認〉,講述她如何反思社會制度問題,為什麼自己生活無憂,卻有人行乞維生。她曾努力想做個好醫生,但有人因昂貴醫療費用失去生存機會,她卻無能為力。

後來她意識到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是「改造世界的武器」,並參加了讀書會,無意否認。

學者聯署促撤網上通緝

對於讀書會事件,昨日有約40名中外左派學者聯名要求廣州公安取消對張雲帆、孫婷婷、鄭永明、葉建科4人取保候審及包括顧佳悅在內4人的網上追逃行動。

TOP

来源:http://www.aboluowang.com/2018/0124/1059069.html

香港多个团体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左派青年
2018-1-24 阿波罗新闻网转自RFA



“左翼21”与支联会、社民连等多个团体大约三十人游行到中联办抗议抗议中共打压左派青年

去年十一月,数名立场左派的学生和青年在广州广东工业大学举行读书会,被警方到场拘捕,其后分别被控「非法经营罪」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涉案的青年在「取保候审」时纷纷在网上发表了自白书,控诉当局的打压,在大陆引起了广泛关注。香港多个团体到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声援这批青年。

香港的青年组织「左翼21」与支联会、社民连等多个团体大约三十人,从西环的西区警署游行到中联办抗议。他们指,涉案的张云帆、郑永明与孙婷婷等八位青年,在读书会等行动中关怀社会底层、控诉社会不公,并探讨了六四事件,触怒中共害怕真相的神经。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他们所害怕的就是讲真话,讲理想,而年青人是绝不恐惧,在许多群体中他们最担心仍有一批年青人走出来,不恐惧,不让它洗脑,现在大家知道在上面洗脑很厉害。现在全部大学甚至中学也是全面做紧思想教育。

团体要求中共停止对八位青年的政治打压,还全国人民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各种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抗议人士将示威的标语丢尽中联办内,和平离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TOP

转按:此文观点立场看起来很好,但是有两个很大的问题:在言之凿凿批判自由派、主张左派要扛起言论自由大旗时,作者是否想到左派(首先是毛派)过去是怎么对待与自己不同意见者的言论自由的?如果只是本派的言论自由被打压时才要“捍卫”,而不同意见的言论自由被打压时不但不维护反而落井下石,那是无法“扛起言论自由大旗”的。还有一个问题是,把自由派不赞同社会主义首先归结为个人认识的问题,而不是首先分析自由主义的阶级利益根源。(秋火,2018-1-27 22:40)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CmNlJViykXZ5kyeJdH5bSw

左派应该扛起言论自由的大旗

2018-01-27 狂暴 狂风巨浪

左派应该扛起言论自由的大旗

截至目前,广州八君子读书会事件已然成为中国政治思想界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乃至于成为左右各派政治立场的试金石。这不仅得益于12月那份左右派学界大佬联署的公开信,更是因为八君子纷纷以独立的、坚决反抗的姿态公开表明自己的工农立场,控诉国家机器对于思想言论的野蛮打压。由此所引发的广泛的舆论关注使得中国任何政治派别都不得不根据自己的政治立场就此表明态度。当然,沉默本身也是一种表达方式。

八君子毫不讳言自己的毛主义信仰,并且明确主张捍卫言论自由,宣传马列毛思想无罪。这毫无疑问是左派公开宣传其政治主张,反抗官方多年来对其骚扰打压的绝佳时机。但骇人听闻的是,有的左派竟然因其涉及与有关部门的公开对抗,出于自我保护而三缄其口,甚至制止群众自发的声援支持。其爱惜羽毛的行为不仅让人怀疑其政治立场,对其智商亦不敢恭维:企图通过龟缩不前、脱离群众来寻求发展不过是自欺欺人,正中官方下怀。

“老左派”大抵是受到左翼青年的感召,并没有因为张君获得取保候审“见好就收”,而是从官方对毛主席纪念活动的打压、拆除毛主席雕像以及阻碍毛思想宣传的系统镇压行为中认识到必须支持青年们的反抗才能守住仅有的活动空间。但他们视所谓“左右合流”却如洪水猛兽,甚至于还因读书会涉及那场风波而被吓破了胆,以为此事必须限制于“人民内部矛盾”的范畴,非常忌讳与被当局视为“敌我矛盾”的自由派进行合作,这无疑是幼稚可笑的。

有的人甚至因为不愿给小资产阶级“反党反社会”的言论自由,而放弃了无产阶级主张自己基本权利的言论自由,如此因噎废食无疑又是可悲的。他们始终认为自己的敌人是抽象的、局部的资产阶级,幻想依托健康力量,却没有勇气正视那个具体的敌人,正是这个敌人在全面的镇压他们,即便声称是策略,但也不能取代原则。如果不勇敢的抛弃这些幻想,可见的将来,“老左派”们甚至可能为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所裹挟,成为垄断资产阶级的帮凶。

官方长期以来制衡左派和自由派的策略是非常明确的,公开的表述是“要防‘右’,但主要是防‘左’”,自由派多对于毛和文革抱有很深的成见,乃至于一听到左派的观点就以为要再来一场文革,谈“左”色变,便轻易地被官方用来牵制左派。但官方在私下里又向左派伸出“橄榄枝”,表明我们是“人民内部矛盾”,而自由派则是受境外美帝势力操控,试图危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敌人”,有些天真的左派因其与体制藕断丝连的关系便固执地以为当前的主要任务是打击自由派。实则官方对于一切代表人民大众的、具有鲜明反抗态度的政治群体都是毫不留情地打压的,在这一点上,左右并无差别,但却因为次要的矛盾消耗掉彼此诸多的力量。

北大的张千帆教授无疑是一位“真诚的”自由派,“在言论自由这个问题上是从来不含糊的,无论是否同意言论本身”,更为可贵的是他能够从理性的角度认识到当下的主要矛盾,并苦口婆心号召左派和右派(主要是右派)求同存异,搁置对于历史的情绪化分歧,基于对于“民生问题和社会弊端的同感”,一致的捍卫宪法,捍卫言论自由。但是不知有多少自由派能够理解张教授的良苦用心。

自由派对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不可谓不“心有余悸”,但是自由派对于社会主义的否定往往是基于个人立场,本能的、情绪化的从感性经验以及个体与大时代的冲突关系中去进行,而不是理性的、唯物主义的分析历史的发展,因而得出了许多经不起推敲的结论,对于历史人物也往往是简单的进行“魔化”的处理。令我感到吃惊的是,甚至是有一些自由派的代表性人物都还将这种情绪化带到了对于现实的改造中,不屑于制定反抗的策略,忽略有效的组织性的行动,迷恋于个人英雄主义式的斗争。

对此次广州八青年读书会事件,自由派中不乏鲜明反对,甚至怂恿官方剥夺左派基本权利的声音,这样“虚伪”的自由派恐怕与某些抱有幻想的“左派”的命运是相似的。但是,即使是张教授这样“真诚的”自由派在得知八青年的左派身份后也是“点到为止”,这固然与左右联合发声的机会少,无法形成默契和信任有关,但最根本的还在于自由派所具有的不同于劳苦大众的特殊利益,因而根本无法领导起彻底的为最广大的劳苦大众争取言论自由和政治民主的运动。

而真正的左派则因其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在任何形态的资本主义下都将毫无保留的支持任何进步的运动,揭露一切矛盾的私有制根源,抗议一切不公正的现象,必定会而且能够领导一切被压迫的群体争取基本的权利,因为“无产阶级只有解放了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

毫无疑问,左派不应该抱着暂时与统治阶级和谐相处的幻想,落后于群众自发的反抗运动,回避直接的阶级斗争,而是应该利用一切机会和一切资源积极地创造在直接的阶级斗争中获得胜利的现实条件。左派也不应该惧怕言论自由,而是应该争取不止于形式上的言论自由,而且在实质上要求构建言论自由的物质基础——亦即生产资料的公有制。

左派不应该死守小资产阶级的门户之见、山头主义,而是应该以博大的胸襟团结一切进步的政治团体,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左派应该勇于扛起言论自由的大旗,用实际的行动去为了最大多数的群众争取思想和言论的空间,并且在领导现实的运动中教育各个政治群体将局部的、抽象的诉求转化为广大人民的整体的、具体的诉求,最终实现社会主义。

当然,左派应该扛起的不只是言论自由的大旗,而是应该扛起一切进步政治诉求的旗帜,走在一切进步运动的前列。言论自由只是开端,更广泛的民主权利、结社的自由也应该成为无产阶级更彻底解放的前提。

TOP

毛左“黎明号角”抨击1月24日关注团建议是“担心统治阶级下不了台而不惜用跪舔的言辞恳求统治阶级的从轻发落”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Z6wwxaoVHAQrq07oj1msjQ
节选自《创刊词:“大量用户”有种站出来跟我单挑!》(2018-01-27 狂暴 狂风巨浪)

“黎明号角”的创办,是为了揭露与批判所谓“左派”在一切行动上的机会主义。因为随着强权迫害群众、践踏民主自由愈演愈烈,不正义事件与民众反抗此起彼伏。在此条件下,本应承担广泛揭露、主导舆论、争取政治自由空间的“左翼”,其言其行却无不渗透着可耻的机会主义。

本应引导舆论,支持一切民众的抗议行为,“左翼”许多人还沉浸在对毛泽东以及毛时代的怀念之中不可自拔,或者满足于与现实运动毫无关系的高深理论或者历史研究之中。




本应借政治迫害事件广泛揭露宣传,以此来教育群众,“左翼”的许多人却站在维稳的角度为统治阶级献言献策,担心统治阶级下不了台而不惜用极度妥协以至于跪舔的言辞,来恳求统治阶级的从轻发落。

本应团结一切反抗现行不合理制度的人群,去争取被压制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宪法赋予的民主权利,“左翼”的许多人却出于极其狭隘自私的考虑,惧怕“左右合流”而把许多本可团结的力量一脚踢开。

“左翼”在宣传与行动中的种种机会主义,让“左翼”成为社会运动的尾巴,甚至是阻碍。不但完全没有起到左翼本该起的积极作用,反而极大损害了左翼的形象。以至于“左翼”、“毛派”成为许多人眼中的毛时代“遗老”甚至是国家保守主义,可悲可叹。因此需要有人站出来对“左翼”中泛滥的机会主义进行尖锐的揭露与批判,让“左翼”对得起这个称号,真正起到引领社会抗争潮流的作用。

然而可惜,由于“大量用户”的投诉,“黎明号角”创办四天,还没来得及完成它的使命而惨遭封号。

本号“狂风巨浪”将英勇地继承“黎明号角”的遗志,秉持为底层呐喊、支持一切进步的运动并坚决的与机会主义作斗争的宗旨战斗到底!

我将昂首挺胸,直面狂风巨浪!

TOP

日中劳动信息论坛转载报道港台团体声援广州读书会八青年联署声明

来源:日中労働情報フォーラム(日中劳动信息论坛)http://www.chinalaborf.org/bookreders/

中国:学生・青年の読書会に対する弾圧に抗議する共同声明(香港) 2018/1/24
2018年1月25日未分類
こんにちは、会員のIYです。昨年末に、中国で起こった事件について、香港の団体が共同声明を出していたので、ざっと訳してみました。タイトルには「香港台湾の共同声明」とあるのですが、署名リストを見ると香港の団体だけのような気もしますが。

中国国内でも北京大学の教員や学生が、毛派、リベラル派を問わず、逮捕された学生への支援を訴える呼びかけに署名していたり(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4084)、保釈された学生ら自身の声明など、いろいろと文章はありますが、ちょっと時間不足。

また何かの機会に紹介できればと思います。がんばれ~。

==========

香港・台湾の団体の共同声明
人民に言論の自由を!中国11・15読書会事件の左派青年を支援しよう


原文(转注:即本专辑帖#93转载来源)

2017年11月15日夜、一群の青年、学生たちが広州広東工業大学の教室で自主的な読者会を開催していたとき、広州番禺警察が教室にやってきて4人の広東工業大学の学生と2名の青年らを連行した。2名の青年(葉建科と張雲帆)はそのまま刑事拘留された。張雲帆はまず「違法経営罪」容疑で勾留され、正式に刑事拘留される際には「聚衆擾乱社会秩序罪」に切り替えられ、番禺看守所に収監された。12月5日と8日の夜、警察は読書会の組織者であり、労働運動リサーチャーの鄭永明と孫亭亭のそれぞれの自宅に対して捜索を行い、刑事拘留した。1月15日夕方に張雲帆が発表した独白によると、この日の読書会で「89年6月4日」に言及したことで拘束されこと、そして4人(張雲帆本人、葉建科、鄭永明、孫亭亭)は保釈されたが、べつに徐忠良、黄理平、韓鵬、顧佳悦の4青年がインターネット上で「指名手配」されたことなどが書かれていた。

これによって中国国内で広範な関心を呼んだ。先月(12月)までに400名を超す左派右派それぞれ異なる思想傾向の学者、学生、社会運動活動家などが張雲帆らを支援する文章に署名した。張雲帆は警察による監禁および恫喝を受けて一度は転向したが、保釈後にかかれた独白では、初心に変わりなく、「正面から立ち向かう!真相を明らかにし、二度と転向はしない」と誓った。また孫亭亭と鄭永明も公開書簡で警察の行為に抗議した。三人の勇気ある抵抗とイデオロギーを超えた人々の支援は、中国の人々がますます高圧的になる政治状況においても沈黙することなく、勇気をもって批判することを示した。

今回、張雲帆らが不当に逮捕されたことは、かれらが読書会を開催する権利や大学で働く労働者に関心を持つ権利いうことだけでなく、すべての中国人民が言論の自由や他の基本的権利を享受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のかどうかという問題でもある。もし読書会を組織して国に関することがらを討論することさえもこれほど酷く弾圧されるのであれば、一般の人々、とくに労働者と農民らが言論やその他の自由を享受することなどできようか?言論と結社の自由を通じて権利を獲得することができようか?

張雲帆や鄭永明などの青年たちは「労働人民に忠実であり、マルクス主義を信奉している」という左派であり、労働者と低階層の人民にシンパシーを持っている。今回弾圧された左派青年たちは読書会の主催のほか、「北京大学の現業職員調査報告書――忘れられた人々」の調査と執筆を担った者、「社会の最底辺層の労働者農民大衆の尊厳ある生活支援」といった公益活動に参加した者もいた。今日の中国大陸には依然として社会の低階層に関心をもつ人々が存在しており、社会的不平等に対して批判するというかれらの思いと行動は貴重かつ尊敬にあたいする。かれらに対するこのような仕打ちは、今日の中国政府がそもそも労働者人民の対立面にたっていることを暴露するものである。

われわれは張雲帆らの言論の自由を支持し、中国共産党当局による不当な逮捕と拘留に反対するが、張雲帆の信奉する「毛沢東左派」といった政治的主張を支持するものではない。たとえば一部の毛沢東左派による毛沢東時代の評価と政治民主化への保守的態度は、我々のそれとは異なるからである。われわれは、本当の左派であるなら、さらに高いレベルの真に民主的な制度の実現のために闘い、労働者人民が政治的自由(異なる政党を組織する自由を含む)という前提のもとで政治権力を掌握し、ブルジョアジーと国家官僚の独裁を打破し、階級と搾取のない本当に平等で調和ある新しい社会を徐々に作り上げていくべきだと考える。

とはいえ、われわれは「毛沢東左派」の主張に賛同しないが、われわれが彼らの主張を検討し、ひいては批判することは、かれらが享受すべき社会問題を討論し政治的権利を弾圧することと絶対に同じことではない。われわれは同時に、これらの誠実な毛沢東左派――今回弾圧を受けた学生や青年たち――が全体主義的国家において貧苦の民衆のために声をあげ、労働者農民に対する奉仕を堅持していることに敬意を表するものである。

言論の自由およびその他の政治的自由がなければ、本当の民主主義はないし、本当の社会主義もない。われわれは香港、台湾の民衆に対して今回の事件に関心をもち、香港と台湾の民衆が中国の青年学生や労働者農民と苦楽や禍福をともにして、徹底した政治的自由を勝ち取るために団結することで、中国共産党政権による中国及び各地の人民への抑圧を終わらせることができ、民主と平等の中国を実現し、香港と台湾の民主的権利が全体主義の中国共産党に脅かされることが亡くなるであろうと訴える。

読書会は無罪だ!6・4を議論することは無罪だ!不当な弾圧をやめよ!

われわれは次のことを厳正に求める


1、即時無条件で張雲帆、孫亭亭、鄭永明、葉建科らの青年への訴えと取り下げ、徐忠良、黄理平、韓鵬、顧佳?への捜査を中止すること。

2、即時全面的に言論、出版などの基本的自由を開放し、すべての政治犯を釈放し、いかなる理由においても人民の言論の自由への弾圧と違法な拘束を禁止し、全ての人が自由に意見を表明できる権利を保障すること。

3、即時全面的に集会結社の自由、統制を受けない自主労組の組織化を認めること。一党独裁を廃止し、自由に政党を組織し自由に選挙で競争ることができるようにすること。普通選挙による全権の全国人民代表会議を招集し、民主政治と人民自由を保障する法制度をつくること。

4、張雲帆らの青年を不当に逮捕した広州番禺公安局の担当者を厳しく処罰すること。

5、社会問題に向きあい、人民に尊厳のある社会を実現すること。

署名団体(2018年1月21日現在)

左翼21
社會民主連線
大專政改關注組
工學同行
街工労工組
香港衆志
工黨
華人民主書院
支聯會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無國界社運

TOP

来源:时代先锋http://www.shidaixianfeng.tk/?p=529

冬夜的火把:“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全记录
2018-1-27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最近,八名青年因参加广东工业大学的读书会被拘捕和追逃的事件造成了不小的舆论反响,众多呼唤正义的学生和社会人士接连为青年们奋起声援。

针对读书会和公益活动和组织参与者的思想来追究刑事责任,“八青年事件”无论是在事件处理严厉程度还是舆论声势上都前所少有。2017年11月15日警方闯入读书会现场至今,事件仍然没有得到警方的公开响应,张、孙、郑、叶仍处于取保候审期,其他四位青年,仍被网上追逃。

本文综合自各媒体平台公开信息,整理出其中的重要环节,力图呈现整个事件的清晰脉络。



▶ 2017年11月15日
张云帆等人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保安突然闯进教室,教室前后被头戴钢盔的学校保安和治安联防队堵死,警察将负责读书会的部分青年带到派出所,张云帆叶建科两人因没带身份证件,次日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事拘留。随后该读书会的学生频繁被校方、警方约谈警告。读书会解散。




根据张云帆和叶建科随后发布的自白书,读书会当时讨论了时事热点问题,如暴走大事件视频下架,言及舆论不自由,期间涉及80年代末的学生运动和工人权益变迁问题。

自始至终,青年的自白书都表明他们所有可能“涉罪”的行为只是组织或者参与校园读书会和后勤工友的文娱活动,这些行为没有触犯刑法,也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规定的“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然而,番禺警方至今也没有公开更多的事实来说明他们究竟有何罪行。


▶ 2017年12月5日
警方闯入读书会发起者、大学毕业生郑永明住所,将其带到派出所进行连续审讯,随后将其定为“主谋”,郑永明遭到刑事拘留





▶ 2017年12月8日
晚10点左右,警察闯入读书会参与者孙婷婷的出租屋,在未出示证件的情况下搜查其住所,后将孙婷婷带到派出所,威吓其交代其他成员的情况。次日,警方再次搜查并带走孙婷婷的大量私人物品,当晚对孙婷婷进行刑事拘留




依照法律规定,刑事拘留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其一,拘留的对象是现行犯(即正在实施犯罪的人)或者是重大嫌疑分子(即有证据证明具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人);其二,具有法定的紧急情形之一,如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犯罪。

且不说对于12月9日已经不在读书会“犯罪现场”“实施犯罪”的郑永明和孙婷婷,警方是否果真有证据证明其是“重大嫌疑分子”,两名青年被抓时也并没有发生刑诉法所规定的“紧急情形”的任何一条。警察仅仅因为系统“只能提交一个拘留”,就给孙婷婷办成了刑事拘留,并且突破刑事拘留期限最高14天的法律规定,让孙婷婷在看守所待了26天之久。


▶ 2017年12月15日
警方对张云帆叶建科的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此期间,张云帆被关在秘密处所,警方无视法律规定阻止家人和律师与之相见。





▶ 2017年12月21日
《就北大毕业生张云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在网上公开发布,信中首次向社会披露了张云帆参与读书会“因言获罪”的遭遇,并呼吁公众声援,包括钱理群、孔庆东、于建嵘等在内的多位知名教授学者和大量社会人士参与联署。联名信屡次被删,但联名队伍不断扩大。众多公众号发文呼吁支持。




公开信的发表使得事件逐渐传播开来,引发各界关注讨论。期间,《北大哲学系毕业生张云帆其人》等与张云帆相关的信息公开,显示其在校期间成绩优异、热心公益。

联名人数的不断增加、众多知名人士的参与、学生的讨论声援和国外媒体报道形成了巨大的舆论压力,番禺警方原本定为6个月的监视居住在执行14天后就告终止。


▶ 2017年12月29日
张云帆叶建科在14天的监视居住后获取保候审


▶ 2017年12月30日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发表文章《言论自由不分左右》,从捍卫言论自由的角度,支持左翼青年张云帆。





▶ 2017年1月4日
孙婷婷郑永明取保候审


▶ 2018年1月15日
张云帆在其微博公开发布《我给人民的自白书》,说明事件原委,称警方强行要求自己交代莫须有的“密谋活动”和“密谋组织”,正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自白书中指出徐忠良韩鹏黄理平和女友顾佳悦4人仍被警方追逃,呼吁公众为蒙冤获罪的青年声援,自己已经做好面对危险的准备。


自白书发表后,众多北大学生开始关注该事件,《纪念师兄张云帆》等文章被广泛传播,北大学生们在未名BBS和微信平台和自发建立的微信群、QQ群讨论几名青年获罪事件,还有人为八名青年谱写歌曲,呼唤进步精神和公平正义。但相关内容和群聊一再被封,更有同学因为在树洞表白张云帆被禁言,转发文章的同学被学院老师请“喝茶”等。

在校内外的关注中,人们得知张云帆曾经是北大马会会长,在校期间就十分关心工人状况,曾经发起北大后勤工人状况调研,调研报告因为揭露后勤用工乱象,在当时引起广泛的社会反响,也使得社团遭到了半年的封禁。



张的自白书打消了一些关注者对于事实的顾虑。尤其让人感动的是张云帆坚持自己底层立场和马克思主义信仰的理想主义精神和主动担当、不畏强权的勇气。

此后,其他几名青年的相交者也陆续发文,向社会公众展现了青年们关心底层、坚持理想的价值追求和优良的品行,对番禺警方进行控诉。


▶ 2018年1月16日
《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在孙婷婷的微博账号上发布,孙婷婷揭露了被刑事拘留前后警方不讲法律程序搜查和抓人、看守所环境和管理恶劣等等乱象,严词质问警方何以能够如此对待一个无辜青年,让自己身体崩溃、丢失工作,承受罪名污点和重大的经济负担。


作为读书会的一名普通参与者和热心公益的平民女生,孙婷婷的遭遇引发了广泛的同情和支持,“孙婷婷”一度微博登上热搜。然而,张云帆、郑永明和孙婷婷的微博账号都接连被封。





▶ 2018年1月20日
陕西西安有群众在街头集合,高举毛主席像,声讨洛宁拆除毛泽东像事件,并拉出“抗议番禺警方拘压青年学子学习宣传马列毛”的横幅,署名“陕西群众”,以行动为八青年声援。




被追逃的青年之一黄理平的自白书《我是否有罪,人民自有公论》发布,质问小谷围派出所如何对得起“人民警察为人民”的说法,称“我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觉得自己有错”,警方无法蒙蔽人民群众的眼睛。



徐忠良发布《我不相信广东是国统区》,表示愿意解答任何人对其思想状况及在广州的所作所为的疑惑,自己死不足惜,但警方必须给人民一个交代。




▶ 2018年1月21日
《“主谋”郑永明:我永远是工农的孩子》发布,读书会发起人郑永明称将与青年共同面对风雨,争取正义,而自己永远要帮助工人农民获得更好的生活,“死不悔改”。



韩鹏发布《爸爸妈妈,请相信我无罪——韩鹏给父母的信》,坚持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无罪,“成千上万的善良的人都在支持我们”。



下午,“左翼21”“社会民主联机”“工学同行”等香港左翼和泛左翼团体在香港西区警署门外集会,游行至中联办,手举几名青年的照片和横幅,抗议大陆警方罔顾法律打压左派青年。



“左翼21”还发起了支持几名读书会左翼青年的联署,截至1月25日,已有包括街工勞工組、工學同行、工黨、社會民主連線和支聯會等19个团体、20余个人参与联署。


两次线下行动无疑比舆论声援更有力量,也充分表明此事引起的巨大不满。众多左翼人士肯定青年们是社会的进步力量,表示在号称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的当下中国,居然要抓捕信仰和传播这些思想青年,在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竟然不允许人民说话,这无疑显示出主流宣传的虚伪。


▶ 2018年1月22日
张云帆现身老共产党员韩西雅的追悼会,并发表诗歌《悼念韩西雅同志》。




▶ 2018年1月23日
《我,决不因恐惧而否认——顾佳悦的宣言》发布,被追逃的青年之一、张云帆女友顾佳悦以“愚公移山,不死不休”致同路人。





▶ 2018年1月24日
广州番禺国保人员跨省到京,与张云帆对话两小时,似对其施压。

《为合理解决张云帆等“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而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的倡议》发布,36名重要左翼人士联名,呼吁热心群众组成“八青年关注团”参与联名。倡议称八名青年无罪,劝告青年到派出所“说明情况”,联名阵容仍在持续扩大,至26日有860余人签名。



(转注:本帖搜集者秋火并不赞同这个联名倡议,具体意见看这里。——秋火)


▶ 2018年1月25日
叶建科《撤销罪名,停止追捕徐、韩、黄、顾》在时代先锋网发布,叶建科详述了事件经过,还说出警方在看守所以“为政府工作”诱导自己,让他以后参与类似活动和警察“打一声招呼”。文末,叶建科表示自己要揭穿虚伪的假象。



至今,各方仍在关注八青年事件,不论是主张传播马列毛思想无罪,还是呼吁法制和人权,人们都在寻求最后的公正。

在这件事情里,警方先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拘捕广工读书会参与者,号称镇压所谓“反党反社会”的组织,却无非是制造一桩枉法的冤案,转过头颠倒是非,打扮成地方维稳的光辉事迹。从小谷围派出所的行为和态度来看,为求办案成果和地方政绩,类似的冤屈在当地的官僚系统中大概是不会少的。

这样的冤屈是不可逃避的吗?多么难得,在八名青年这里,假象被击碎了,小谷围派出所的的计划行不通了。先是正义人士广泛联署给警方施加了压力,接着,青年们自己居然在暂获自由的情况下接连站出来,毫不畏惧可能面临的风险,揭露警方的黑暗行为,呼吁撤销罪名,捍卫信仰自由和公平正义。

正是这些字句千斤的自白书让人们看到了不容权力抹杀的真相,更看到了青年们的勇气,这份勇敢终于把人们追求正义的信念凝聚在一起,直指不公。

不论是学生还是社会人士,不论是什么派别,都屡屡发声,不仅是为青年的清白,也是为了理想主义的执着信仰,为了公民的自由权利。




但正义之声接连遭受封锁。大量文章被删,账号和群聊被封,“野火跋”等报导该事件的公众号均被屏蔽所有功能,封锁行动越来越快,但警方却迟迟没有正面回应,对其行为作出解释。

至此,我们仍然呼吁当局撤销罪名,还青年以清白和自由,还公义于人民。

在2018年初,几名青年突然进入公众的视野。历经了性骚扰事件、清理人口等多重风波后,在国家权力面前,人们的反抗似乎越来越无力,自由的空间越来越逼仄。可是,八青年和众多正义之士却在这起事件中站出来持续发声,鼓舞着人们反抗强权、争取正义和自由、追求社会进步理想的信念和行动,仿佛这新旧年交接之际点燃在寒冷冬夜的一片火把,汇聚成猎猎光明,把前路照亮。

这样的青年,以及为青年发声的人,正是人民精神的代表,是这个社会公平正义的希望所在!!!


在这件事情里,警方先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拘捕广工读书会参与者,号称镇压所谓“反党反社会”的组织,却无非是制造一桩枉法的冤案,转过头颠倒是非,打扮成地方维稳的光辉事迹。从小谷围派出所的行为和态度来看,为求办案成果和地方政绩,类似的冤屈在当地的官僚系统中大概是不会少的。

这样的冤屈是不可逃避的吗?多么难得,在八名青年这里,假象被击碎了,小谷围派出所的的计划行不通了。先是正义人士广泛联署给警方施加了压力,接着,青年们自己居然在暂获自由的情况下接连站出来,毫不畏惧可能面临的风险,揭露警方的黑暗行为,呼吁撤销罪名,捍卫信仰自由和公平正义。

正是这些字句千斤的自白书让人们看到了不容权力抹杀的真相,更看到了青年们的勇气,这份勇敢终于把人们追求正义的信念凝聚在一起,直指不公。

不论是学生还是社会人士,不论是什么派别,都屡屡发声,不仅是为青年的清白,也是为了理想主义的执着信仰,为了人的自由权利。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28 00:11 编辑 ]

TOP

来源:作者“陈纯Camus”微博https://m.weibo.cn/status/4201097877346726
(此文亦发布在端传媒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128-opinion-chenchun-zhang-yun-fan/

陈纯:已打响的精神内战——中国自由派为何应声援毛左青年

两个月前,北京大学毕业生张云帆在广东工业大学举办读书会时,遭警方刑事拘留30日。在这期间,逾四百名跨派别人士联署了一份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要求释放张云帆。
2018-01-28


对于是否声援像张云帆这些"毛左青年",自由派内部产生了分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分歧虽然不至于撕裂整个自由派,但却亟待有力的分析和澄清,以便明确自由派以后要往哪一个方向着力。 摄: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转注:该图片及这段说明来自端传媒——秋火)

两个月前,北大毕业生张云帆在广东工业大学举办读书会时,遭警方以“非法经营罪”拘捕,后又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事拘留三十日,监视居住十四日。在这期间,逾四百名人士联署了一份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要求释放张云帆。联署名单上,不仅有左派的孔庆东和范景刚,还有自由派学者张千帆、秦晖、徐友渔和于建嵘,另外,女权主义者、NGO社运工作者等各界人士都赫然在列,形成了一个跨越各种意识形态光谱的声援阵容。

十二月二十九号,张云帆取保候审出来,发出一封自白书,之后,与其一同被捕后获保释的孙婷婷、郑永明和叶建科,以及被网上追逃的四位参与读书会的青年,徐忠良、黄理平、顾佳悦和韩鹏,都先后发出了自己的声明,拒绝认罪。从这些声明可以发现,他们都有类似的经历和心路历程:出身“寒门”,考上大学,一直不忘底层人民的苦难,想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思想武器,去改变现实,去帮助弱势群体。


毛左青年思想,真的与自由主义不能兼容?

有一位国家主义者说,如今的中国处于“精神内战”之中,如果这个判断基本不错,那毛泽东就是中国人产生“精神内战”的根源。一般来说,自由派对于毛是一概否定,不仅不认同反右、大跃进和文革,也不承认中国人民“站起来”是毛的功绩。然而这一次,这种“精神内战”也蔓延进了自由派。对于是否声援这些“毛左青年”,自由派内部产生了分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分歧虽然不至于撕裂整个自由派,但却亟待有力的分析和澄清,以便明确自由派以后要往哪一个方向着力。

反对声援的自由派主要认为,当下这种言论不自由的状态,根源就在于毛所建立的这一套专制的体制,毛左对这一套体制是基本认可的,他们受到专制的“铁拳”只能说是求仁得仁;毛左本质上也并不支持言论自由,而只是认为拥毛的言论不该被压制,如果现在出事的是一群自由派青年,毛左并不会站出来声援。当然,还有一些自由派纯粹出于对毛的厌恶,不愿意声援这些以毛的思想为旗帜的人。

上述两种主要的反对理由,都可以运用到“国家主义者”身上。国家主义者也认可这一套体制,国家主义者也觉得拥护国家主义的言论不应该被压制,但倘若此时刘小枫、甘阳、王绍光、强世功这样的人,因为某些国家主义言论被抓了起来,你问我会不会声援?我可能要琢磨一下。但这不意味着我认为“言论自由”在中国已经不是一种值得捍卫的价值。这次在左翼阵营中,受到自由派学者“捍卫言论自由”的精神所感动的,不只一个。黄纪苏在《信连“信”》中说:“秦晖、徐友渔、于建嵘诸位这次愿意为几位同学说话,践行了自由主义‘我虽不……我誓死……”的原则,这个原则我觉得比‘凡是敌人……凡是敌人……’的口诀要好。我认为,有希望有未来的社会主义应该包括这样的原则。我相信云帆他们这些最新一代的社会主义者,也会这么想。”中国托派成员秋火,也抨击了一些毛派的双重标准:“愿意追求真正社会主义的进步青年,应当彻底反思、抛弃这种欺骗性的实用主义毛派传统,重新以真诚的原则性的态度支持反迫害、捍卫言论自由权利,并且以这种真诚的原则性的态度去团结其他不同倾向的群众。” 张云帆自己,更是在自白书里说出:“‘言论自由’受宪法所保护,无所谓适合而止。”

因此,只要那些因言论而受到迫害的人,也是真诚地认可言论自由是所有人都应享有的权利(而不仅仅是某个派别的特权),那自由派有什么理由不声援呢?

我看过这八个“毛左青年”写的自白书和声明,除了对毛歌功颂德的部分,他们大部分的理念、关怀、诉求,并非不能被自由派所理解。在张云帆的自白书里,我们可以看到他这些年关注的社会问题:国企下岗工人、黑煤窑和血汗工厂。这二十年来,自由派媒体人发表的关于这几个问题的报道不计其数,自由派行动者为其中的受害者维权的也不乏其人。像张五常这样的无条件支持国企工人下岗、黑煤窑和血汗工厂的,恰恰是这一套体制的坚定拥护者,但他不能作为中国自由派的代表。

张云帆在北大期间,做过一份关于北大校工的调查研究,但很快被封杀了。这一次,他和另外几个青年,也不过是给广东工业大学的校工组织红歌会,和他们一起跳广场舞。这里面哪一件事是自由派不能做的?老一辈的自由派里,喜欢唱红歌的也不在少数,这是一代人成长的痕迹,和政治信仰无关。

这几位青年,关心穷苦人和上访者,反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还追问29年前春夏之交的那一个事件。这一些,哪点和自由主义相违背?在孙婷婷获释后,她将她在看守所的经历写了出来,其他几位青年也对她的遭遇表示愤慨。他们所愤慨的,并不是他们作为“毛左”,居然也遭到这样的虐待,而是这里面不合程序的逮捕、不人道的审讯、令人发指的拘禁和欺凌。孙婷婷在她的声明里提出了这样的质疑:“警察是不是可以把任何一个人先拘留起来,再开找证据来证明他有罪,找不到证据就把人放了但警察不受任何处分?……被问询的人如果回答得不如警察之意,警察是不是就可以“随便安个罪名先关进去再说”?……是不是因为在警察面前强调了自己的权利,就应该被认为“不配合”而得到看守所里显而易见的欺凌?……是不是必须写上符合警察之意的口供,才能够取保候审?……”

尽管这几位青年都流露出了左翼的思想和对毛的崇拜,但是从他们的言行里,我看不到任何与自由主义原则不能兼容的地方。也许有的人会说,毛在1949年前也发表过一系列拥护自由民主的言论,现在这些毛左青年这么说,只不过因为他们尚未得势,他们的话不能相信。


放下历史包袱,重新叙述点滴的进步

那就抛开这一点,我们说说为什么自由派还应该声援他们,即使这几位青年的声明并不反映他们完整的想法,而只是策略上的需要。

如果说毛是中国人“精神内战”的根源,那对于拥毛的人来说也是一样。在张云帆出现之前,拥毛的人大概分成两种。一种是官方立场的毛派,将毛作为民族复兴的符号,强调他让中国人民“站起来”的那一面,强调毛和邓的一致性,刘小枫甘阳一类的文化-政治保守主义者,认同的也是这一种立场的毛主义。另一种是拥护文革的毛派,拥护“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认为文革是大民主,是彻底的反官僚主义和反资本主义,文革失败的原因是党内走资派复辟成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派都属于国家主义者,他们的矛盾在于对文革和邓的评价,前者对文革基本持否定态度,后者认为邓小平和改革开放就是资产阶级复辟。

拥毛派内部的这种矛盾,对于自由派来说是很尴尬的。一方面,自由派与文革毛派同陷于被边缘化的处境,另一方面,自由派与官方毛派共享对文革的否定态度(尽管官方毛派为了维护毛的权威,并不会大张旗鼓地说出来),由于自由派对文革的厌恶和恐惧远大于对国家主义叙事,所以自由派对激进主义毛派的批判,要更为激烈,甚至占了主流。

然而官方毛派和文革毛派还有一个较少被提及的分歧,那就是对工人的态度。在官方毛派那里,“阶级”话语全然被被抹掉了,工人阶级作为国家的领导阶级也早已不再提及,而文革毛派将此作为“资产阶级复辟”的证据,他们把阶级话语与文革话语结合起来,认为文革是无产阶级革命的自然延伸。

这就是张云帆等“毛左青年”出现的意义,在他们的言论里,第一次在公共领域出现了一种站在底层工人一边,但却没有把阶级话语和文革话语里结合起来的毛派立场。他们歌颂毛,但是并没有歌颂“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不管他们内心对文革是什么态度,他们并没有公开采用“党内走资派”、“资产阶级复辟”这样的语言,也没有公开为批斗、出身论、破四旧这样的现象辩护。也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是一群“非国家主义的毛左”。这样一批“毛左青年”的出现,不仅可以让自由派放下包袱,不违心地支持他们的公开的理念和行动,而且对于改变整个毛派的格局,也有深远的影响。

如果我没有判断错,当局目前最大的意识形态工程,就是“通三统”。但儒、毛、邓三统,内部的张力不可谓不小,比如儒统内的“礼教”与毛统内的“反封建”有冲突,毛统内的“经济平等”与邓统内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也有冲突。如何取舍,当局尚未有最终定论,所以那些与当局争夺解释权的派别,比如儒家里面偏自由派的那些,毛派里热烈拥护文革的那些,对当局来说都是不稳定因素。长远来看,文革毛派会随着那一代红卫兵的老去而丧失影响力,新成长起来的拥毛派,会更接近张云帆,而不是张宏良。他们的出现和壮大,有助于形成一种“公开的政治”,使得当局难以垄断对毛的解释,使得民间也可以利用毛的符号将自己的诉求正当化。

有一些原教旨的自由主义者,认定自由主义绝对不可对左派妥协,更不要说对“毛左”妥协。要我讲,如果真的存在什么“绝对不变的自由主义”,那就是对“自由”价值的承诺。但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域,“自由”价值实现的条件、提出的诉求、展开的面貌,未必是一样的。这一百多年来,自由主义已经吸收了不少社会主义的要素,在发达的自由民主国家,它将原本只属于有产者的民主扩展到了所有成年公民,也在宪法或国家法律层面确定了公民的各种福利。即使在中国,自由主义也可以从左翼那里获益良多:在左翼的督促下,自由主义不仅被要求时刻关注底层人民的痛苦,而且也被鼓励摆脱对“说理”的痴迷,去拥抱行动,去正视自身组织性的困境。

长久以来,自由派对“中国革命”是少有肯定的,有一些恨屋及乌,甚至将文革的起源追溯到五四。如今“启蒙”之名已经被自由保守主义和文化保守主义联手抹污,重新继承启蒙之遗产的自由派,是不是也可以承认,尽管1949以后发生了那一连串的灾难,但人均寿命的增长、女性地位的提高、平等意识的发展、民族自尊心的提升,也是值得一提的成就?自由派有没有可能放下历史包袱,重新去叙述这片土地上一点一滴的进步是怎么发生的,即使其中的一些进步,发生在一个让自己十分厌恶的年代?


“反国家主义”联盟的可能

在这一基础上,一个将左右翼的自由派、非官方的女权主义者、各种非国家主义的左翼、反对国家干预宗教的基督徒、不支持强制推行国学教育的儒家信徒,甚至将张云帆这样的“毛左青年”包括在内的“反国家主义”联盟是可能的。这一个联盟,将以“启蒙、民主和反国家主义”为基本共识。尽管一些左翼和儒家对启蒙有不同方面的批判,尽管一些自由派对各种左翼思想有所保留,尽管女权主义者对基督教和儒家里面的保守因素十分警惕,但这些并非不可调和,它们内部的冲突,要比“通三统”小得多。

这一个联盟的对立面,是各种类型的国家主义者:施派(文化-政治保守主义者)、国家主义左派、大陆新儒家、威权主义自由派,以及期待由这一套体制来满足他们诉求、不惜支持其高压政策的各种派别。换个角度来说,如果将张云帆这样的“毛左青年”排除在反国家主义联盟之外,那他们后面被国家主义招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有一些左派已经行动起来,建议张云帆等人去北京自首,以换取国家的谅解,虽然这里面不乏出于好心之人,但不得不让人怀疑,这就是要收编的前兆。

从这一次自由派的反应来看,里面大多数并不反对声援这些青年,除了参与联署的自由派学者,许多民间自由派也积极参与了几份声明的转发,并呼吁更多人起来关注。中国的自由派,是愿意做出改变的,所以我希望,左翼看待自由派的眼光,也可以有所改变。

我们要彼此意识到,现在“自由派”和“毛左”这样的标签,其意义没有本质性的诉求来得大,只要双方可以共享一些本质性的诉求,不需要为了一些标签性的东西斗得你死我活。如果“毛左青年”具有强大的斗争性,那可以将目标对准国家主义。在国家主义的框架内,底层人民永远都是牺牲品,前一阵北京清退“低端人口”,就是最好的证明。在那次事件中,站出来联署抗议的,基本都是自由派,那些在高校里身居高位的左派学者,对此保持了可耻的沉默。这说明,任何与国家主义的合流,都终将导致对底层人民和以往理想的背叛。

我不知道张云帆等“毛左青年”对待文革的真正态度,但是如果他们对文革持同情态度,希望可以将这一态度局限于私人场合,在公开发表的言论中,尽量不要出现对文革的赞美,不要使用文革式的话语,不要肯定批斗、出身论、破四旧等毛时代的现象。要知道,这样的姿态只会刺激到一些反国家主义者(不仅包括自由派),对于改善工人和底层人民的处境并没有什么好处。

尽管我们拥抱行动,但是不要低估思想战场的影响力。如今国家主义者垄断着体制内的教育,垄断着主要的喉舌,整个系统在批量生产国家主义机器上的部件,以及各种“精致或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此时,任何有跳出这个系统的意识、有决心去改变它的人的出现,都是难能可贵的。在组织和行动受到严厉压制的时候,争夺中国年轻人的头脑,就是在争夺中国的未来。

这场精神内战,早就已经打响了。

(陈纯,中山大学哲学博士,青年学者,教师)

TOP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wkI0HZ_r03RP63QpyAe3pg

为八青年而高呼并联署声援

2018-01-28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2017年11月15日,张云帆、郑永明、叶建科等几位青年,在广东工业大学带领同学开展共和国历史读书会时,被番禺警方莫名拘留。之后,警方还拘留了孙婷婷,而他们的朋友,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及顾佳悦,则滑稽地成为了“在逃犯”。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在2017年年底的海内外声援之后,虽然张云帆被保释出狱了,但对他和孙婷婷等人的人身折磨却被曝光出来,相关细节令人震惊,而对徐忠良等人的“追逃令”,至今仍没有消除。这几人,是中国最有担当的一部分青年人。他们在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光荣的时代,去为那些饱受着低工资、高工时和异化劳动的折磨的工友们提供服务,他们在思想被作为商品出卖的时代,不计个人得失为学弟学妹提供一个学习讨论的平台。

我们想问,包括张云帆在内的八位青年究竟犯了什么罪?番禺警方给出的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那么张云帆他们究竟“聚”了什么“众”,又“扰”了什么“公共秩序”呢?终于,取保候审的青年之一的叶建科的声明书讲述了他们的“违法活动”——去工厂调研,在大小事情上帮助工人,带着工人跳舞、唱歌!如果这些活动也算“扰乱公共秩序”,只能说明番禺警方所不能容忍的,是工人群众的自由自主的活动。

也许有人会说:张云帆一定是说了不该说的话,违反了法律和社会公序良俗。诚然,张云帆和他的伙伴们,作为毛泽东理论的支持者与传播者,在那次读书会上讲到了二十九年前的一场政治风波,讲到了中国当下的言论自由问题,讲到了中国的工人权益问题。可是,请去翻一翻宪法,我国公民的言论自由不是白纸黑字地写在上面的吗?八位青年,竟因为一次小小的读书会而被追捕,被头戴钢盔的保安围堵,被警察闯入私宅大肆搜查,被关在看守所超过三十天。这么长的时间里,警方却依然无法取得罪证,只得改变策略,强迫几位青年“悔过取保”。如果张君们所作所为也值得大动干戈进行抓捕的话,只能说明番禺警方所不能容忍的,是青年人自由自主发声的权利。

现在,我们已经把这件事情说得很明白了,这是一次番禺警方出于某些目的把合法讨论思想的读书会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打击行动,这种颠倒黑白的政治化处理构成了对青年人的迫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中国带着工人唱歌跳舞,带着学生去工业区体验劳动者的生活,用马克思、毛泽东的理论去分析时政,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行为呢?

“在中国因为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而被警察突击抓捕”——此等事件听起来殊为荒唐可笑,但背后又有着深刻的阶级斗争和阶级矛盾的因素。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十年了,中国是为数不多的保持经济增长的国家,但贫富差距却未见缩小,维权工人被粗暴对待早就不是什么大新闻了,如今连青年人讨论阶级问题都要风声鹤唳,严加打击。广东地区的工人集体行动(包括讨薪、罢工、游行示威等)的数据向来排在全国省份的前三名,而国内许多劳工服务的NGO也扎根于广东。不可不说,此地的阶级斗争与阶级矛盾不仅不像官方口径里说的那样已然成为了过去时,相反地,却愈来愈激烈。

由此,我们就可以理解番禺警方为何会为了八个书生而如此大费周章了:他们害怕工人组织起来,团结起来,为维护他们的报酬和其他合法权利而行动。自然,警方也要和企业老板站在一起:老板们似乎也对张云帆他们带着一群工人唱歌跳舞意见很大,去组织在一般人看来无关紧要的广场舞,就被警方安上了“非法经营”的罪名,后来又改为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

那么,为什么“人民警察”会和几个宣传马克思主义、维护工人合法权益的年轻人过不去呢?是恐惧,邀功请赏,抑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次对青年人的蓄意迫害,这是一次中国国内阶级对立在现实中日益表现出来的情况下粗暴打压草根声音的事件,而绝非先前某声明那里说的仅仅因“粗暴处理”导致的冤假错案。因此,我们呼吁海内外社会各界心系工农和其他弱势群体利益的人士,通过各种方式(如建立关注团等)继续对广州八君子事件密切关注并展开声援。只有不断地施加社会舆论压力,才能真正使本次事件得到妥善的解决,并保证类似的对思想讨论的粗暴干涉不再发生。

针对此次广州八君子事件,我们呼吁并要求:

1、不要对“异地自首”抱有幻想,应宣布八人“无罪”,取消对黄理平等四人的追逃令;

2、涉事番禺警方公开道歉;

3、由国家财政对八名青年进行赔偿;

4、保障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集会自由;

5、保证包括广东工业大学后勤工人在内的中国各阶层劳动者自己组织文娱活动和参与他人组织的文娱活动的权利;

6、保障包括广东工业大学后勤工人在内的中国各阶层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如工时、加班费、社会保障金、公积金、人身尊重权等等。

这些诉求既是为了张云帆们,也是为了中国每一个劳动者的切身权利。中国关心工人利益、关注工人前途的人们,我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不要害怕前路的黑暗,即使存在着粗暴对待思想讨论和真理探索的打压,我们也不应该沉默!我们需要的是团结起来,用每个人的烛火照亮前进的道路。

送给大家“八青年”之一的顾佳悦的一首诗,《致同路人》:

思我同志,如足如手。

念我工农,谁护谁佑。

牢狱之难,无惧无愁。

众志成城,解难解忧。

长路暂别,莫失莫忘。

愚公移山,不死不休。

如果您关心劳工问题、女权问题、民权问题和性取向平权问题,如果您希望讨论思想的权利不会被干涉,请伸出您的援手,这不仅仅是那八个人的事情,更是我们所有希望求真的师友们的事。

如果想要加入联署声援,请致信guanzhu8qingnian@gmail.com 并提供您的姓名和邮箱。我们欢迎一切热心人士和团体参与联署。



联署页


团体(自媒体)联署:
荆棘鸟
罗戈铭
郑小妍
微小汇
Herstoria
兴华之友
红驹公社

个人联署:
莫莫(若羽、白曼、野耕),计算机工作者
赤旗,北京大学(不同意声明中”异地自首”的说法,只是异地说明情况)
张悦然,哈佛大学博士
洛霄河
杨则非
申得立
傲铁
别惹蚂蚁
吕世遥
林汛
阿白
Gillian,莫斯科大学
雪菲力(胖乎乎)
孟思邪
王太阳
贾安平
解诚承
李家哲
————————————————————————————

转注:刚刚看到“兴华之友6666”公众号发布的版本(http://mp.weixin.qq.com/s/zuj2VMwmE15fV56QJtXXEA),联署名单有所不同,团体联署里在“兴华之友”前多一个“北叙利亚通讯”,个人联署上述最后三人在该版本里没有,该版本里多一个“孙兴华,翻译”。(秋火,2018-1-29 00:53补记)

补记更正:经朋友提醒方知“罗戈铭”即“北叙利亚通讯”的集体号。——秋火,2018-1-29 19:20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29 19:21 编辑 ]

TOP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Xcwx9FHut06bZs0pPRMuvw



2018-01-28 永锡 群众莫关忄

老爷们的笑

声援已持续一星期,而空气保持着沉默,没有回音,仿佛我们赖作申诉对象的,也不过空气而已。

可那接连的自白书提醒我们,当初来治罪的,并不是什么空气。警棍、手铐,粗鲁的呵斥,无理的搜查。他们也可以这样骄矜。

出于一样的骄矜,现在他们拒绝回答。拒绝回答,不是出于无能,也不是出于心虚,而是不以为意。

几个书生的自白,在书生中间流传,又能怎么样呢?

几个书生的愤愤,在书生中间传染,又能怎么样呢?

感冒总归要好的,只待过了这冷天。感冒好了以后,烧起来的红脸仍复是白脸,肿胀的咽喉仍复是细语。又能怎么样呢?

我仿佛看见了老爷们的讪笑。他们吃过的盐,料定我们也要吃的。他们走过的路,料定我们也要走的。

于是,逮捕的荒唐,言论的封禁,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们见过更大的场面。再往后,不过仍复是钻进书里的钻进书里,向上爬的向上爬。老爷和老爷侍从们的预备,向来是不乏有人想做的。

“人总是吃盐的。”这便是老爷们——面对我们的声援——第一个想到的。

于是这沉默,就并非僵硬,冷漠,缺乏表情,于是这沉默,就是颇为生动而又隐秘的笑。而这生动的沉默的笑,是他们对过去和未来没有疑义的回答。而对于现在的我们,他们是不必回答的。

对于那样的笑,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拿起那些自白,我开始想,那样的笑,或许部分地也是因我们而起吧。

我开始想,我们的声援,是否多少辜负了战士们的期望。

我们声援“北大学生”、“法治社会”,我们声援“人权”、“言论自由”。可我们并不去声援这社会里最受不平等体制戕害,为生计劳碌而无暇自白的工人和农民。好像假使这样,就要陷进什么“主义”,因而失掉价值的“中立”。而张君们正是义无反顾地丢掉这所谓“中立”,才终于被无理拘捕的。

而这“中立”,大概也是老爷喂来的盐吧。

我不知道张君们是否终究可以“无罪”,可我们的胜利却绝不是让无罪者“无罪”,而是判有罪者有罪,是消除不平等。而这,靠着我们的妥协,是万万得不来的。

离十一月十五号的逮捕,已过去六十七天。不知诸君是否记得,在逮捕三天之后,发生一场大火。而这大火,也过去整整六十四天了。

我不会忘掉这两个日子。它们和我所经历的日日夜夜扭杂在一起,结成一块锋利的黑石,压上脊背,渐渐刺入体内,仿佛要穿透胸肺,让人无法喘气。

我为在这样的世上苟活而感到羞愧。可一想到这无力的羞愧也要引起老爷们的笑,马上又将它收起,露出身上那棱角来。

TOP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gzhTJyfQro2c_9x-xTxz4g

【随笔札记】践行言论自由,反抗专制暴政,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

原创 2018-01-26 还我同学 复旦少年中国学社

编者按:一边是庙堂上若无其事地粉饰太平,一边是在地底奔涌着的愤怒洪流;一边是肆无忌惮地言论管制,一边是深情地对人民的自白;一边是腐朽堕落的过去,一边是激情豪迈的未来;一边是统治阶级愈演愈烈的专制暴政,一边是劳动人民不屈不挠的艰苦抗争。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再多无耻的造谣抹黑也掩不住他们的光耀,再多恐吓谩骂也不会使他们因为恐惧而否认,这就是中国的脊梁。风萧水寒,旌霜履血,江河纬地,日月经天。在这肃杀无言的季节里,让我们再次回首,看看那些先贤楷模都教会了我们哪些中华民族的优秀美德。


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广场上有碑文刻着“天下有大勇者,智不能测,刚不能制,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朕加之而不怒,此其志甚远,所怀甚大也。所怀者何?天下有饥者,如己之饥;天下有溺者,如己之溺耳。”点击屏幕左下角的阅读原文,为你讲述一个天下大爱令她绝不因恐惧而否认的故事。

我写这本小册子的时候,是考虑到沙皇政府的书报检查的。因此,我不但要极严格地限制自己只作理论上的、特别是经济上的分析,而且在表述关于政治方面的几点必要的意见时,不得不极其谨慎,不得不用暗示的方法,用沙皇政府迫使一切革命者提笔写作“合法”著作时不得不采用的那种伊索式的——可恶的伊索式的——语言。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列宁



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XJP十八大以来治国理念的重要来源。早在2013年9月会见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及提名奖获得者时,XJP就在讲话中提出,要始终把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加强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建设作为极为重要的战略任务来抓,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精神力量和有力道德支撑。

今天,就让小号为大家细数一下,我们中华民族都有哪些优秀的传统美德。


取诸怀抱,慷慨直言,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

早在春秋时期,孔夫子就组织读书会和弟子们一同研习《周礼》,践行言论自由、行使言论自由。尤为讽刺的是,在那个奴隶制刚刚结束的中国,统治者都没有将这些读书会的成员“随便安排个罪名,关进去再说!”

相较之下,那些无知愚夫,到处散布所谓“《周礼》明明已经有官学教育,为什么还搞民间读书会,一定有问题”一类的论调,只能暴露他们自己背离了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他们不是中国人!

真正的中国人会像陈东那样在太学上生死置之度外,痛陈朝政之非;会像杨涟那样面对诏狱痴愚不改,临大节而不可夺;会像大阉之乱时英雄的苏州市民那样意气洋洋,激昂大义,蹈死不顾。

真正的中国人没有向殖民者低头,没有向匪帮统治者低头,更不会向资产阶级的专制政府低头!


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

公元前841年,武王伐纣的两百年之后,神州大地再次上演了反抗暴政的革命行动。由于国人不满周厉王肆无忌惮地横征暴敛与言论管制,镐京出现了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迫使周厉王一路逃亡到彘地。这一年,共和元年,华夏开启了自己记年记事的历史;“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矣,未闻弑君也”,中华最优秀的传统文化赋予了公民抗命无与伦比的正当性。从此,推翻无道统治者的革命行动成为了这块土地上一切政权最重要的合法性来源。

就当“告别革命”的吹鼓手们一遍遍重复他们的陈词滥调,妄图使中国人忘记传统、背离祖先的时候。“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优秀传统美德却早已刻在中国青年人的心里,每当有民贼独夫妄想用愚忠愚孝规训人民来达成“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一人之产业”的邪恶计划时,就会有英雄的中华儿女汇聚在“革命”的旗帜下,将鼓吹“尊孔复古”与“礼义廉耻新生活”的野心家们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践行言论自由,反抗专制暴政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这些美德将会牢牢地刻在每一个中国人的灵魂深处。



“夏虫不可语冰”!专制政权豢养的虫豸们哪里懂得什么是天下情怀,哪里配说什么是家国意识,他们和他们的主子早已背离了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他们不是中国人。





孔子曰“邦无道则不仕”,孟子云“阿意曲从,一大不孝”,荀子说“从道不从君,从义不从父”。鼓吹愚忠愚孝的精神武士道们背离了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他们不是中国人。

TOP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ONe_uYhZxu0SpvunqnpqmQ

征集|面向社会各界征集“八.青.年”宣传作品,将关注团推向广阔天地!

原创 2018-01-29 时代先锋网 时代先锋网2018

致广大关注“八.青.年”事件的朋友们:

从12月末以来,为了帮助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四青年结束取保候审、帮助顾佳悦、徐忠良、黄理平、韩鹏四青年尽快获得自由,许多网站、自媒体、网友纷纷挺身而出,发表了文章支援八青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是,越来越多的文章在微信平台存活不超过三小时,凡是沾染了“八青年“关键词的文章无一幸免,仅有的文章一旦被屏蔽、扩散量是极为有限的。单一的形式已经无法应对目前严峻的宣传环境。

为了尽可能拓宽宣传渠道,时代先锋网现面向社会各界、广大网友征集形式丰富的文艺作品,愿与各位携手迎接艰巨的挑战!

希望每一位关注着、支持着“八.青.年”的朋友,投入一点点的时间,完成一副宣传作品,让更多的朋友关注“八.青.年事件”、加入”八.青.年“关注团,让八位青年更有底气地迎接未来的风风雨雨!

为了让大家继续关注“八.青.年事件”、加入“八.青.年“关注团,您可以:

拍下一个小视频,表达您的支持与关心。
制作一张图片或拍摄一张照片,易于传播。
录下一段朗诵,说一段话,给予精神支持。
写下一段文字,留下一段寄语。


总之,题材不限,图片、照片、视频、诗歌、歌曲、文章、一段朗诵、一段录音……只要是您能想到的,您会制作的,就都可以!

图片例:



视频例:
https://mp.weixin.qq.com/s/ONe_uYhZxu0SpvunqnpqmQ
(或见https://www.shidaixianfeng.tk/?p=769

(注:随手制作或小视频,如果视频能在微信群中传播,大小应不超过20M;如果视频能在朋友圈中传播,长度应不超过10s。)

文章例:题目《我为什么要支持“八.青年”》,100字即可。


您可能需要的东西:


(1)加入“八.青年“关注团的方式:填写此链接https://www.shidaixianfeng.tk/?page_id=440 中的问卷或发送您的 “姓名+工作单位+职业”到 guanzhu2018@gmail.com

(2)图片素材:








投稿方式:(1)发送您的作品至时代先锋网邮箱:epoch-pioneer@outlook.com
(2)您可直接给“时代先锋网2018”公号后台进行语音或文字留言,小编会帮您进行整理。

时代先锋网不限期接受大家的投稿,希望大家踊跃投递、越快越好。

心意第一、技艺第二,不求我们的作品完美无瑕,但求我们的团结化作汪洋大海!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29 22:10 编辑 ]

TOP

激进左翼公众号“荆棘鸟”呼吁“放下派别成见”;秋火表示质疑并认为声援不只限于联名,反倒更应该用革命马克思主义进行分析和批判

转按:看到荆棘鸟特别解释说“放弃派别成见”并不等于“放弃”派别思想(即不同于毛主义官僚式包办替代思想的无产阶级自我解放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强调“我们对毛主义的批评并没有改变”,不禁想问:张云帆等八青年事件事发三个多月来,荆棘鸟是否有以集体名义在这事件中批评毛主义,结合实际表达出了“迥异于毛主义的官僚式包办替代思想”的“坚持无产阶级自我解放和无产阶级独立自主政治立场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好像没有吧?在荆棘鸟最近发起的联合了多个毛派团体和个人的联名声援书里,也并没有看到对毛主义的任何批评,或对不同于毛主义的革马思想的具体表达吧?

其实荆棘鸟在声援八青年这场斗争里所做的所说的,并没有超出毛派的立场,也没有看出与毛左有何不同。其实对于这场反对迫害、保卫言论自由的斗争来说,毛左最要反思的就是过去以来对待言论自由的错误的双重标准,而最能够从劳动人民自主解放角度宣传对待言论自由的彻底态度和批评毛派搞双重标准的就是革命马克思主义派(托派)。然而荆棘鸟在这场斗争中放弃的不只是“派别成见”,还放弃了革命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武器。所以现在来看,荆棘鸟只能算一般的激进左翼公众号了。

另外,荆棘鸟暗批谈论“当斯大林主义者被迫害”抽象原则的人(显然是指《惊雷》作者邢焕帆最近那篇《当斯大林主义者遭受资产阶级政府的迫害》)没有拿出实际行动,这个批评是不公道的,我认为表达支持声援态度的评论文章也是一种声援,而且是比签上一个名字更有营养内涵更有思想价值的声援方式。我本人至今就没有参与签名,只是写了两篇评论文章,搜集了些资料,我认为不一定要签名才算政治表达、才算“实际行动”。而且声援不应只是签个名就完了,声援不应只局限于签名,反倒还更应该用革命马克思主义进行分析和批判——向进步青年提供有教益的马克思主义分析和批判,本来这方面恰恰是革命马克思主义者(托派)最可以发挥进步作用的,然而有的人却打着“放下派别成见”的名号放弃了这个最可以发挥进步作用的声援方式。
(秋火,2018年1月30日1:33)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tx-06RTfS61Fl2w8wpJCiQ

放下派别成见,继续发声!

2018-01-29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正文见图片

本号按:号召“放弃派别成见”并不等于“放弃”派别思想。“派别成见”是认为打压事件仅跟毛派有关,而和赞成托洛茨基版本马克思主义立场的人无关;“派别思想”则指代坚持无产阶级自我解放和无产阶级独立自主政治立场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无论如何,它是迥异于毛主义的官僚式包办替代思想的。我们对毛主义的批评并没有改变,但与无产阶级利益相关的争取言论自由的斗争,需要各种层次各种方法的协作,就本次声援来说,我们欢迎喜好谈论“当斯大林主义者被迫害”抽象原则的人们也能拿出实际行动声援被迫害的“斯大林主义”(毛主义)青年。

以下即本专辑帖#152 为八青年而高呼并联署声援

联署团体名单增加了1个: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Organization-Columbus
(另,原署名“微小汇”更正为“微工汇”)

联署个人名单增加了19个:
Perovskaya,
吴执宏,
柳致言,北京平权工作者
姜冲,武汉大学外交学(支持张云帆同学,我愿意为我说的话与支持行为负全责)
Spring Star(对于八君子的主张我们可以公开商榷甚而至于批评,却绝不会同意取消或打压他们应有的讨论社会问题和表达政见的权利)
黄海俊,学生
李翘楚,研究机构从业人员
魏再焕,个人团体,太阳社
Antita.Y.X.Wu
郭珏吟,成都女权主义者
工弩,湖南长沙,前政工人员
陈纯,政治哲学学者
左羽,学生
马晓玲
朋克妇女,上海大学学生
孙兴华,翻译
郑帅,学生
宗周
朱加什维利,华东政法

TOP

来源:时代先锋https://www.shidaixianfeng.tk/?p=132

杀死那个马克思主义者
2018-1-25 时代先锋网

2018年,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了100余年的今天,你可知道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者遭遇几度秋凉?

不用说在工业区、在农村里、在普通人民群众的生活中,马克思主义早已消失无踪,即使是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学校里,马克思主义也与当代大学生的精神追求格格不入。有多少学生会在生活中主动提起马克思呢?几乎没有,提及的时候一般是在马原课、思修课的考试前夜,一遍一遍背诵着大篇空洞的教条、正确的废话,偶尔戏谑地跪求马恩保佑考试及格。这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这是一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不断退潮的景象,一副马克思主义脱离了他的群众基础的景象,马克思成了既不为群众理解也不为知识分子喜欢的古怪老头,一出场就自带僵化教条、陈旧过时的“气质”。

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正在遭遇浩劫。马克思主义的尴尬不是因为“这届人民不行”,而是因为它在各种非马克思主义的宣传中被庸俗化从而被妖魔化了。

大家想想,今天谈论起马克思主义,和五四时期谈论起马克思主义有什么不同呢?马克思主义在今天给人的印象,不是针砭时弊的批判,而是长篇大论的空话套话;不是深刻灵活的分析方法,而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的官话废话。在今天主流的宣传教育中,强调实践的马克思主义被束缚在书斋中,强调阶级立场的马克思主义远离工农,强调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蜕化成脱离实际的教条,强调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越来越多地为了辩护和服从而服务,马克思主义在关乎革命性与科学性的一切方面走向了它的反面。

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学生不了解无产阶级,不知道批判认识社会现实——一句话,他们学到的马克思主义已经偏离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十万八千里,几乎消解了任何有意义的内核,而只是片面庸俗地在应试的纸面上发展了。五四时期对马克思主义如何能解放无产阶级的热烈探讨没有了,青年人投身社会接触工农的热情消散了,厌烦、不屑、本能的抵触一天天地发展起来——这种反感难道有什么意外吗?这样的反感是正常的,倒不如说是应该的,青年人理应反对被阉割的马克思主义,反对跪伏在这尊“无害的神像”前,然后代之以真正的马克思主义,重拾其革命的锋芒,拿来与现实中一切不合理之处战斗。

令人可喜的是,有一批青年人正在做着这样的事,虽然他们对马克思主义者的宣传和践行常常不被主流认可。不仅不被认可,甚至到了被限制被打压的地步,前些日子被逮捕的北大毕业生张云帆就是这样的人。为什么呢?为什么宣传马克思主义竟要获罪呢?是他宣传的方式不符合马克思主义,还是宣传了不该宣传的“异端思想”呢?这一点“有关方面”仍然没有明确答复,只是搪塞了一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张同学只不过看到了工人农民的生存艰难,自觉用马克思主义分析时下的社会弊病,有志于改变现状;只不过乐于与别人交流,探讨青年人怎么样才能真正为人民服务;只不过热情接触工人,喜欢和工人一起跳跳广场舞。他所做的努力,同100年前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们一样;不,甚至做得还不够多,还不够深入,那么他的哪一点触犯了法律呢?

在一个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因为宣传马克思主义而被捕,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吊诡的事。这不是张云帆一个人的困局,而是全中国马克思主义者们的共同困局:主流宣传的马克思主义已经失去号召力,心急于此而奋起宣传的左翼青年希望重扬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立 场与批判性,却常常在主流语境下被贴上“乌托邦”“愤青”的标签,甚至不知触了谁的逆鳞而变成“别有用心”“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嫌疑人。马克思主义者“别有用心”吗?不,马克思主义者的目的只有一个:维护底层工农的权益,明明白白,无需遮掩。

为什么要选择和底层工农站在一起?这对马克思主义者来说几乎是不得不的选择。当我们看到整村整村的尘肺病人得不到补偿而痛苦死去,看到贫穷的农村止不住千万个杨改兰的悲剧,看到几十万非高端人口突然流离失所,我们还能无动于衷吗?这个社会真的是我们想要的模样吗?凭什么每天都要有人在繁荣的表象下受尽折磨?珠三角的断肢残疾离我们不远,农民工的下跪讨薪离我们不远,街边井底的流浪人员离我们不远,一切都太近了,近得压迫到我们的神经和呼吸,让我们必须与他们站在一起。

是啊,马克思主义是有“原罪”的,这个“原罪”就在于:马克思主义从生下来就是无产阶级争取自己权益的武器。马克思主义者宣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民群众掌握这样的武器,从而改变自己的卑微艰难的生存处境——啊哈,这大概也就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原罪”了吧!马克思主义者天天都在犯着传播“武器”的“私贩军火罪”,所以他们被打压被逮捕,甚至有人为此牺牲。但是他们会因此停下来吗?不,如果就这么停下,就不叫马克思主义者了;如果就这么放弃,怎么对得起万千苦难的无产阶级?不辞艰险,前赴后继,直到有一天有人牺牲了也不会改变,历史上的前辈们不正是这么做的吗?

对那些企图遏止马克思主义传播的人,我们要说:你们的如意算盘是不会得逞的!只要这个社会有不公和剥削,马克思主义就不会死去;哪里有压迫和黑暗,哪里有无产阶级,马克思主义者就会到哪里去。站在马克思主义这一边的人,不会更少只会更多;马克思主义者们是不会被一时的恐怖吓倒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TOP

转按:此“工弩”,以及参与荆棘鸟牵头发起的《为八青年高呼而联署声明》里的签名者之一“工弩,湖南长沙,前政工人员”,都并非我负责的工评社平台上多次出现的笔名“工弩”其人。特此澄清。(秋火,2018-1-31 2:12)

来源:红旗网http://www.cq564.xy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562

工弩:读书会学习研讨何罪之有?(讨论稿)
工弩 发表于 2018-1-30 20:37


读书会学习研讨何罪之有?
为立即解除广州八青年不实“罪名”向全社会各界的呼吁(讨论稿)

2018.01.30工弩



  惊闻广州番禺警方抓捕8名(其中有四名还在网上追逃)信仰热爱马列毛主义的青年大学生事件,不能不令人震惊;在号称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竟然发生如此事件,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张云帆等青年先是被番禺警方冠以莫须有的“涉嫌非法经营罪”,自知罪名实在无法成立,又以所谓“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借口,用警方公然的话说“先随便安排个罪名,关进去再说”实施肆意拘押。他们设陷的罪名十分荒唐,可是又拿不出任何证据,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于法无据、于理无凭、于情无义。

  这8名青年学子无非是在广东工业大学组织了一个读书会,学习马列毛著作,探讨一些社会问题,并组织志愿者为底层民众服务,帮助弱势群体,是彻底密切联系群众为人民服务的,何罪之有?他们学习宣传马列毛是光明正大的,组织校工文娱歌舞活动等等是光明正大的,完全是公民权利范围内的正常行为,也是有志青年应有的健康追求。不仅无罪,而且全社会都应当鼓励和支持。

  他们读书讨论、交同道朋友,既没有破坏教学,也没有妨碍任何人的生产经营,更没有干扰番禺警方的日常工作,何谈“扰乱社会秩序”?倒是番禺警方毫无根据地滥用公权公器,侵犯公民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人身自由,将张云帆等四青年非法拘押多日甚至几十日,使得他们蒙受不公正的待遇,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道义责任。

  该事件造成8青年有家不能回,有工不能做,经济受损,身心疲惫,无安身之所,无立脚之地,冻馁饥寒不知所终。该事件不仅摧残青年的身心健康,也给他们和读书会的其他成员及家属造成了精神和物质上的巨大损害。

  番禺警方的作为和当年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乃至德国法西斯对待红色进步青年的行径如出一辙,毫无二致;与“莫问政治、勿谈国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法西斯白色恐怖何其相似。因此不得不向广州番禺警方提出如下质疑:

  第一、他们办了一个学习马列毛主义的校园读书会,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讨论一些社会问题何罪之有?总是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那么初心和使命是什么呢?难道初心不是为工农大众服务?难道使命不是实现共产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不是写在纸上挂在墙上看的,是要在社会生活中落实的。

  第二、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否可以随便先安排个罪名把人先关起来再说?采取恐吓、诱供是否符合审案的程序和方式?警方利用职务之便,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对几个年轻人如此胡作非为,拘留、监视居住、抄家、威胁、恐吓,是想干什么?把人抓起来关30天,还要搞监视居住?你们的执法依据是什么?

  第三、搜查公民住宅是否可以不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这是合法还是非法?在羁押室中是否可以随便虐待羁押人员?据说拘押室生存生活条件比当年国民党的渣滓洞都不如。为什么在今天的中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谁应当为此负责?

  鉴于以上事实,特向全社会呼吁:

  一、呼吁社会各界和所有公民起来监督和关注广州市番禺警方办案的合法性,呼吁有正义感的法律工作者志愿组织律师团参与公民维权,呼吁广州市公安局和广东省公安厅对其下属部门自纠其错;希望番禺警方能早点出来给大众一个合理的解释和到底要如何处理明确表个态。

  二、呼吁社会各界和所有公民声援和支持张云帆等8青年的正义之举。对于张云帆等青年关心社会和国家大事的热情,有关方面应当珍惜和爱护,而不是滥用专政手段限制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为此,强烈要求广东广州警方,严惩有关责任人,还这八位青年以清白,并向当事人道歉并赔偿因此而造成的经济和精神损失,给全国人民一个合理的交待。

  三、呼吁政府检讨吏治,放宽民众自由,落实宪法第三十五条。治国就是治吏而不是治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时代早已成为过去。呼吁当局释放一切政治犯、思想犯、异议言论犯,以顺应世界民主之大潮,还全国人民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各种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严防公器滥用,取消特务治国警察治国,还政于民,还权于民,还社会以和谐安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有权参与管理国家,有权管理一切事务。人民的权力是无数革命先烈流血牺牲交到我们手上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剥夺。

  四、呼吁全国人大并党中央就此事启动对广东省司法机关违宪行为的调查,依据调查结论处理涉事民警和相关负责人。

  签名声援人:

  凡赞同本呼吁声援“广州读书会八青年”的人士和团体,请将您的签名(最好真实姓名(贯用网名也可)+所在地及身份)等信息发送到如下信箱: 暂无

TOP

红色中国网编辑李明骐发文批“极左派”声明 附网友议论

来源:红色中国网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4341

原题:警惕极左派破坏对“广州读书会八青年”的声援工作
2018-1-28 13:1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73| 评论: 12|原作者: 远航一号(即红色中国网编辑李明骐的笔名)

标题:警惕极左派破坏对“广州读书会八青年”的声援工作

署名:远航一号

自三十多名海内外知名人士发起“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关注团以来,已经得到社会各界广泛相应。广东警方也已经与八青年代表有所沟通,该事件得到合理解决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有部分以极左面貌出现的青年积极分子,不仅不积极参与声援工作,反而冷嘲热讽,污蔑关注团是“劝降”、是“跪舔”,是“丧失气节”的机会主义。

与此同时,他们正在煽动张云帆等八青年,撇开关注团,另搞一套所谓“立场鲜明”的声明,提出若干不切实际的口号和要求。这份声明,一旦发出,将陷八青年于六亲不靠、进退维谷之地。寒了关注团广大参加者的心,是为六亲不靠;只想着冲锋,而全然不顾客观条件,一旦跌入陷阱,无所适从,是为进退维谷。

试想,该声明的各项不切实际要求,势必不能实现。声明一旦失败,张云帆等八青年又当如何呢?特别是尚在被追逃、不能外出、不能旅行、更不能工作的四青年又当如何呢?他们背后的家庭又会怎样呢?

如果上述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各位极左派朋友可有妙计为八青年排忧解难?如果时日拖延,八青年中的一人或数人,不得已与警方接触,到时会不会有极左派朋友不但不同情,反而变本加厉给他们扣上“投降”的帽子?

如果八青年经不住极左派分子的蛊惑,高调发出强硬声明,到头来却不免走回头路,社会上一般群众的观感将是如何?在你们寒了关注团的心以后,就是我们再想帮你们,群众工作还怎么做?

我个人认为,关注团声明是正确的,有理有节,并且有利。那就是,首先争取解除四青年网上追逃,其次争取八青年的完全自由。张云帆等同志,广东警方强加给你们的罪名,人民是不承认的。这样的“罪名”,决不会丝毫有损于你们的名誉,反而是你们的光荣!你们怕什么呢?你们连坐监狱都不怕,难道还怕向警方“说明情况”、展开说理斗争?

反过来,如果现在不能审时度势,冒然逞强,一旦局面无法收拾,前倨后恭,反而将落得个“投降”的名声,百口难辨。

如果事情不幸走到那样一步,各位极左派朋友,你们敢负责吗?负得起责吗?张云帆等八青年离开了关注团,去依靠你们,而你们靠得住吗?

(完)


附网友议论: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8 14:39~17:19
关于如何处理,秋火提出了建议,我同意秋火的,但是这8青年本身什么思想,我们不知道,让他们自己选择吧,但是我们只能说反对当局法西斯行为,至少我本人能做的就这些。

我认为这8个青年如果是毛右,最终会和当局合流,如果是马列主义者,他们最终还是和当局会冲突的,只是什么形式问题了。如何遭镇压最小化,斗争效果最大化才好,需要他们自己去定夺衡量,我们局外人无论什么情况,哪怕他们“投降”,我们也反对当局镇压,对于当局的法西斯行为的批判绝不妥协。

希望能用好原则和灵活性的辩证统一。现在他们的问题不是思想问题更加不是组织问题,所以无所谓叛徒这个意思,而是言论政治自由被打压的问题。关注团难道不是关注言论政治自由吗?仅仅是关注这些自称是毛左的人(如果不是毛左,是自由派,你们就不声援了)?我们这些没有上关注团的,我们同样关注言论政治自由。无论是毛左,毛右还是自由派,伪自由派,法西斯份子,只要他们只是言论自由内的活动,就反对当局镇压。

我们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我认为就是言论政治自由问题,至于这8个是什么思想,这不是现在要纠结的问题,如果他们的问题不局限于言论政治自由等问题,还有其他问题,那通过其他方式解决。至少我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言论政治自由问题外的问题,或警方对8个人的打压是出于其他问题而来的,纯粹是因为他们无视人权等基本的言论政治自由才导致我们声援他们的。

无论这个8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从现在公开出来的事实来看,警方的行为是对言论自由的打压,任何具有现代民主主义精神的中国人都应该起来反对警察暴行。


无产阶级之怒 2018-1-28 17:20
引一句鲁迅名言:你们的嘴里既然并无毒牙,何以偏要在额上帖起'蝮蛇'两个大字,引乞丐来打杀?

党最怕的,是拥有武装的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不可能从工人群众中自发产生,因此有赖于具有马列主义觉悟的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防微杜渐,见微知著,党要稳固其统治,自然要在这件事情上面下功夫。在外行人看来有邀功请赏、发力过猛之嫌,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理解党的命脉之所在。在这种时候,斗争策略也好,灵活性也好,都不宜再刺激党的敏感神经了。如果火候不到便鸣鼓而攻,就什么也做不成。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8 17:32
反对当局镇压言论自由有没有效,和各种情况有关,但是我们表示反对本身是必须的.


茅矛 2018-1-28 20:15
完全赞成远航一号同志的意见。


远望东方 2018-1-28 22:05
引用:无产阶级之怒: 引一句鲁迅名言:你们的嘴里既然并无毒牙,何以偏要在额上帖起'蝮蛇'两个大字,引乞丐来打杀?  党最怕的,是拥有武装的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不可能从工人 ...
——————
说曹操,曹操就到!


向阳花 2018-1-29 16:28
毛主席说:对广大人民群众是保护还是镇压是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根本区别...."特色厂警对八名信仰.马列毛主义青年的迫害引发丫人民的公偾`!特色狮虎兽的一只爪牙被猎人的轶夾子夾往.撕下了特色们"民主"."法治"的伪装!庆丰包子露馅了!我认为一切有良心的人们应不分[东西南北联合起来!声援八青年||抗议特色的法西斯暴行!不要亙相指责!扣上什么"极左""极右"的帽子!


秋火 2018-1-30 03:04
请问李明骐批评的声明是指1-28荆棘鸟发出来的有多个毛左自媒体联署的“为八青年而高呼并联署声援”(http://www.youth-sparks.com/bbs/ ... amp;page=8#pid38119)吗?真看不出来有何危害?


redchina 2018-1-30 05:30
引用:秋火: 请问李明骐批评的声明是指1-28荆棘鸟发出来的有多个毛左自媒体联署的“为八青年而高呼并联署声援”(<a href="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4292" target="_blank">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4292</a> ...
————————
如文所述,远航一号反对极左派煽动八青年另搞一套。据我所知,八青年并未参加荆棘鸟等发起的那份公开信。

TOP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HwRyX1z5LSozujTmGOWRRA

从指责荆棘鸟“丧失原则”想到的

2018-01-30 荆棘鸟 荆棘鸟MarxismThornBird

编者按:鉴于有人指责“荆棘鸟”公众号近期在某事件里“丧失原则”,特发此文声明。

声援张云帆的这一两个月以来,我们不仅能看到一些真诚的毛派青年、自由派挺身而出,也同样可以看到有许多口头上的“左派”在具体问题上栽了危险的跟头,有折断脑袋的风险。一个跟头跌出原形的,不仅有那些国家主义毛派,传统斯大林主义毛派,还有一些自命“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的家伙。

先简要说一说斯毛派吧。这个政治流派是在斯大林主义意识形态的襁褓里培养出来的,对马克思理解得特别差不说,还十分厌恶无产阶级民主,在很多问题上是直接继承了愚蠢的斯大林主义余毒的。同时,早已丧失了政权实体的斯大林主义意识形态之幽灵,在一直以来都有的“民族复兴”“国家富强”的流行病的入侵下,已经成为国家主义滋长的温床,成为实际上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流派。但是,中国长期以来灌输的都是这种斯大林意识形态,它牢固地霸占着“左翼”的代表权,所以这种斯毛派立场在中国已然是初步接触左派思潮的青年不得不踏入的一个炼狱,而且许多人一直都停留在这里。就说这次“八君子事件”里的当事人们,我们不怀疑他们是真诚的青年,是勇敢地接近底层群众的左派,但是他们也服膺于斯大林-毛泽东主义,我们在这方面需要与他们这些青年长期沟通,争取促使更多的人摆脱那个炼狱。


斯大林-毛泽东主义是有问题的,但在策略上暂时不予追究

但是,就算他们在思想流派上有缺点,他们在认识上存在一定的不足,甚至许多毛派视我们为可恶的敌人,我们还是可以从争取一般性的民主权利、捍卫他们的发声权利这个角度,与他们形成一定的具体条件下的联合战线,共同声讨蛮横干涉言论自由的行动。

所以,我们革命马克思主义公众号“荆棘鸟”甚至可以正大光明地起草一个看起来那么没有“革命性”的联署信,在这个联署信中甚至我们容许姑且不批评毛派的问题,而大力促使更广泛的政治光谱和思想流派中的人们在争取民主权利的战壕中联合作战。在联署信中不批判斯大林主义-毛泽东主义,不批判毛派,当然不代表我们在政治立场上与毛派等流派“同流合污”。因为在这个具体事件中,我们在坚持基本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立场的基础上,又尽力去推动事件向更好的形势发展,带动更多的人投身到实际的声援之中。在联署信中不批判毛派,是不想在应该共同对敌的时候掺入容易使阵线过早分崩解体的矛盾。所以,我们才不会践行某些人在口头上表演出来的那种看起来“革命到底”的方式,在联署信中去大肆揭露、抨击、咒骂毛派。任何一个脑瓜正常的人,都不会这样做的,如果他真想“成事”而不是“败事”的话。

要说单纯批判毛派,我们荆棘鸟的同志不仅比某些口头上的革命家更积极,还比他们更深刻。但是现在的具体问题不是要在毛派真诚青年落难的时候去加紧“揭批”毛派的老底,去从理论上说明毛派怎样怎样不堪,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别说我们革命马克思主义者不做,连人家自由派都不做。当然,如果非要在这个封口上批评毛派,可不可以呢?可以,而且在一定意义上还很必要,以免我们真的在政治立场上同化于毛派,丧失自己的声誉。这是应该在策略上灵活把握的事情。

但是就是这么显而易见的策略上的事情,到了一些躲在大后方大喊大叫的革命家嘴里,就完全变味了。我们一位同志在表述上采用了所谓“放弃派别成见”的说法。我们稍微了解一点情况的,都知道这个用语意在反对宗派主义的“自扫门前雪”乃至幸灾乐祸的态度。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些毛派山头的人看到这些其他山头的毛派青年落难了,千方百计地阻止自己控制下的学生或青年进行声援,也见到其他一些“革命马克思主义者”躲在安全的后方,心安理得地朝我们大叫“不能丧失原则性!”。劣等商人一看到竞争对手被工商局查了,当然在情感上不必流下哪怕一滴鳄鱼的眼泪,至于高情商的商人,自然还是要装出一副同情的样子的。

我们继续说这些高唱“革命原则性”的革命家吧。我们就见到了一份很应景的理论分析的小短文,那篇短文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了,把一些人尽皆知的小玩意儿大方地摆在展示柜里,向别人推销,以为是什么奇珍异宝。这种小常识,从列宁那里一抄一大把,要多少有多少。或许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想把自己打扮成擅长做形势分析的列宁,以为自己在写《怎么办?》。要我们说,这种庸俗的东西现在摆出来,不过是赚取名声罢了。


列宁《怎么办?》

那么这些大理论家们有什么动机呢?尝试揣摩一下他们的动机吧:

“现在该我革命大理论家在小兄弟们面前表演一番了。要是什么话都不说,岂不让人耻笑,以后要伪造自己的丰功伟绩都没有材料呢。但我水平又不行,怎么办呢,干脆重复一点政治分析ABC,骗骗新手吧。以后我见着谁了,还能显摆自己多么紧跟形势,多么有先见之明。或许以后打击其他人还用得着。”

黑社会“大哥”带小弟,就得在关键时刻露两手,树立自己的威信。成龙的动作片里面有用啤酒瓶爆头的动作,现实中有不少黑社会“大哥”也被啤酒瓶爆过头。有一些“大哥”被爆头了,在医院里没接受完善的麻醉,就让医生从脑袋里取玻璃渣,身边的小弟们无比佩服,从此,黑社会组织(在某种情况下又可以叫做“革命马克思主义先锋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团结。


《红番区》成龙正被啤酒瓶爆头

但是一些革命大理论家们在这次声援中完全不用担心被官方意识形态机构的啤酒瓶“爆头”的危险。他们发发空头文章,就像签空头支票一样随便,“不要放弃原则性”这样的革命词句喊得比谁都凶。躲在后方观战就算了,时不时还要朝冲锋在前的同志放冷枪。怕是别人的活跃已经掩盖了他那个山头的光芒了,所以要打那么些冷枪出来。

实际上,投机家,不管他是投机到毛派阵营,还是投机到“托派”阵营,目的是一致的,就是要一步步地攫取政治资源,利用各色人等为自己未来在政治上的发家而奋斗。遇到了比自己更优秀的、更能干的,或更能拉山头的,必欲除之而后快,如果除不掉,少说也得抹黑别人,处处给别人下绊子。


电视剧《神话》赵高台词:我就是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追上最高,我要做赵高!

以史鉴今,二十世纪的斯大林主义者就经常干这种宗派主义的勾当;见微知著,现在高唱革命马克思主义口号,笼络散兵游勇,背后朝别人放冷枪的政客,还好没有掌握像二十世纪的斯大林党徒那样的权力,否则他们的危害性不会比他们的学习对象、二十世纪的斯大林分子更小。

他们这些政客,从那种掠夺政治地位的视角来看,到底懂不懂马克思不很关键,到底有没有道理也不很关键,他们关注的是:

各级官僚头头已是少数,而未来总书记只有一个。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