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2018年1-2月广州读书会八青年事件及其后续】

本主题由 编号75106 于 2018-7-14 10:21 移动
聯署聲明|還人民言論自由 聲援中國11.15讀書會案左派青年
(截止2018年1月24日已有15个港台团体联署)


来源:https://sites.google.com/lsd.org.hk/leftyouth(联署页面)


聯署聲明 ONLINE PETITION
還人民言論自由
聲援中國11.15讀書會案左派青年

In Support of Young Leftwing Activists Detained and Wanted for Organising a Reading Group on November 15 2017



(English version follows) (聯署請到網頁底 / To sign the petition, please scroll to the end.)

2017年11月15號晚,一群青年、學生在廣州廣東工業大學教室內參與自發進行的讀書會時,廣州番禺警方到場帶走四名廣東工業大學學生和兩名青年。兩名青年(即葉建科和張雲帆)隨後被刑事拘留。其中張雲帆先被指涉及「非法經營罪」,到正式刑拘時換成了「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並被關在番禺看守所。12月5號及8號晚,警察分別闖入讀書會組織者、勞工關注者鄭永明、孫婷婷的住所捉人,作刑事拘留。到1月15號傍晚,張雲帆發表了自白書,除了提到被拘當晚的讀書會有提及「八九六四」外,更揭露了四人(即張雲帆本人、葉建科、鄭永明和孫婷婷)現時是「取保候審」;另外徐忠良、黃理平、韓鵬和顧佳悅四位青年則被「網上追逃」。

此事已在中國大陸引起廣泛關注。上月逾400名左右派不同思想傾向的學者、學生及社運份子已聯署聲援張雲帆等人。而張雲帆雖然曾在公安禁閉及威脅下一度妥協,但他取保候審後寫出自白書,表示不改初心,誓言要「迎頭面對!說出真相,再不妥協」。同時,孫婷婷和鄭永明亦發出公開信抗議公安的行徑。三人勇於反抗和跨意識形態人士的挺身支持,正表示了中國人民在愈來愈高壓的政治環境下沒有選擇噤聲,仍然勇於表達不滿。

這次張雲帆等人被無理逮捕,決不僅僅是影響他們舉辦讀書會及關心大學勞工的活動權利的問題,其實也是全中國人民能否享有言論自由和其他基本權利的問題。如果連組織讀書會討論一下國事都要受到那麼粗暴的壓制,普通人民,尤其是工人和農民,還有可能享有言論自由和其他的自由嗎?還可以通過言論和結社自由去維權嗎?

張雲帆和鄭永明等青年自詡為「忠於勞動人民,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左派,同情工人和底層人民。今次被打壓的左派青年除了辦讀書會,亦有人參與了《北大後勤工人調研報告——被忽視的群體》的調查和撰寫,也有人參與「幫助社會最底層的工農群眾有尊嚴地生活」的公益活動。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仍然堅持對社會底層的關懷,更對社會不平等加以批判,他們的情操和行動是難得的和可敬的。而他們如此受到打壓,也正好揭露了今天的中國政府根本就是站在勞動人民的對立面。

我們支持張雲帆等人的言論自由,反對中共當局無理逮捕和關押,並不表示我們也支持張雲帆所信仰的「毛左派」的政治主張的內容。例如一些毛左派對毛澤東時代的評價和對政治民主化的保守態度,就不會是我們認同的。我們認為,真正的左派應該是爭取一種更高級的、真正的民主制度,讓勞動人民能夠在擁有政治自由(包括組織不同政黨的自由)的前提下掌握到政治權力,打破資產階級和國家官僚的專制,並逐步建造一種沒有階級、沒有剝削的真正平等、和諧的新社會。不過,儘管我們並不贊同「毛左派」的主張,但我們只會公開商榷甚而至於批評他們這些主張,卻絕不會同意取消或打壓他們應有的討論社會問題和表達政見的權利。我們同時尊敬那些真誠的毛左派 -如今次受害的學生和青年們- 於極權國度中為貧苦百姓發聲、為工農群眾服務的堅持。

沒有言論自由和其他政治自由,就沒有真正的民主,也不會有真正的社會主義。我們呼籲港、台普羅市民應起而關注今次事件,認清港、台普羅市民與中國大陸的青年學生和勞動者休戚與共,必須得團結一致爭取徹底的政治自由,才能終結中共政權對大陸及各地人民的壓迫,實現民主和平等的中國,並確保港、台各地民主權利不再受到極權中共的威脅。

舉辦讀書會無罪!討論六四無罪!壓制無理!我們嚴正要求:

1. 立即無條件撤銷張雲帆、孫婷婷、鄭永明、葉建科等青年的控罪,停止搜捕徐忠良、黃理平、韓鵬、顧佳悅;
2. 立即全面開放言論、出版等基本自由;釋放所有政治犯;禁止以任何藉口打壓人民言論自由和施行非法拘禁,讓所有人都享有公開自由表達的權利;
3. 立即全面開放集會結社自由、工人得以組織不受監控的自主工會;廢除一黨專政,讓人民自由組織政黨自由競爭;召開普選全權的全國人民代表會議,建立民主政制和保障人民自由的法制;
4. 嚴懲無理逮捕張雲帆等青年的廣州番禺公安局相關人員;
5. 正視社會問題,還人民公義社會。


In Support of Young Leftwing Activists Detained and Wanted for Organising a Reading Group on November 15 2017

On November 15 2017, an ongoing reading group organised by a group of university students and recent graduates in a classroom of the Guangdo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was cracked down by local police. 6 participants were seized, among which Ye Jianke and Zhang Yunfan were later locked up as criminal suspects. Zhang Yunfan was first accused of involving in “illegal business operations”, but later taken under police custody in the Panyu Detention Centre for “gathering crowds to disrupt social order”. The police also stormed into the residence of Zheng Yongming and Sun Tingting, who are also organisers of the reading group and labour activists, and then put them under criminal detention on December 5 and 8 respectively. In an open letter released by Zhang Yunfan on January 15 2017, he mentions that the June 4th incident in 1989 was discussed during the reading group session. The open letter also reveals that that 4 persons (Zhang Yunfan, Ye Jianke, Zheng Yongming and Sun Tingting) are in fact released on bail for a pending trial. Yet 4 other people including Xu Zhongliang, Huang Liping, Han Peng and Gu Jiayue are still wanted as criminal suspects.

The incident has drawn widespread public attention. Last month, more than 400 academics, students and social activists with political stances from across the spectrum initiated a petition in support of Zhang Yunfan and the others. Under confinement and police threat, Zhang Yunfan could do little but compromise, but the open letter written after his release demonstrates that he still sticks to his principles by telling the truth and making his experience known to the public. Meanwhile, Sun Tingting and Zheng Yongming also wrote against the police actions. Their public outcry against the crackdown and support from people with different ideological stances demonstrate the courage of Chinese citizens to speak out despite the increasingly oppressive political environment in China.

The unjustified detention of Zhang Yunfan and others does not simply affect their rights of organising read groups and concern about labour issues on campus, but also pose a threat to the freedom of speech and other basic civil rights of all Chinese citizens. If merely discussing social affairs in a reading group is so abruptly oppressed, is it still possible for ordinary citizens – particularly workers and peasants – to enjoy freedoms of speech and other sorts in any case? Is it still possible to defend their rights with the freedom of speech and association? Zhang Yunfan and Zheng Yongming position themselves as left-leaning who remain “loyal to the working class and faithful to Marxism”, and they do show compassion towards workers and the subaltern. Apart from organising readings groups, other left-leaning young people are involved in the production of a recently published investigative report on the working conditions of support workers in Peking University, as well as other community activities to “help underprivileged workers and peasants at the bottom of society to live with dignity”. In China nowadays, their persistent concern about welfare of the underprivileged and critical edge on social injustice is rare and respectable. The fact that they are oppressed in this way reveals h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ctually sides against the working class.

We support the freedom of speech for Zhang Yunfan and the others, and protest against unjustified arrest and detention, even though we are not necessarily in line with the Maoist perspectives that they believe in. For instance, we do not endorse the judgement of some Maoists on the rule of Mao and their conservative view on democracy. We believe that the leftwing should advocate for an authentic democratic system, under which the working class manage to seek political authority on the basis of political freedom (including the freedom to form different political parties), transcend the despotism of the capitalist class and state bureaucracy, and progressively establish a truly egalitarian and peaceful society without class distinction and exploitation. We are open to public debates or even criticising the Maoist stances, but we are strongly against dismissing anyone’s rights to discuss social issues and express political views freely. We remain respectful to the left-leaning students and young people, who sincerely persist on advocating for the wellbeing of the masses in this authoritarian regime but still suffer in this incident.

Real democracy and socialism will not be achieved without the freedom of speech and other civil liberties. We call for the attention of citizens in Hong Kong and Taiwan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is incident. Transregional solidarity with students and workers from mainland China striving for political freedom is of utmost importance to terminate the oppression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on all citizens, and to free civil liberties from threat in all regions.

Organising reading groups is not a crime. Discussing the June Fourth Movement is not a crime. Oppression is not justifiable. We strongly urge for:

1. Unconditional revocation of charges of Zhang Yunfan, Sun Tingting, Zheng Yongming and Ye Jianke; discontinuation of searching for Xu Zhongliang, Huang Liping, Han Peng and Gu Jiayue.
2. Immediate access to freedoms of speech and publication nationwide; release of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prohibition of unlawful detention which oppresses the freedom of speech, so that everyone enjoys the right to express their views freely.
3. Immediate access to the freedom of association, so that workers are able to organise independent from monitoring and control; an end to the one-party rule to give room to free competition among independently organised political parties; a representative body of all citizens with universal suffrage; a democratic political system and functional legal system to protect civil rights of all citizens.
4. Disciplinary measures on the Panyu Police Bureau for unlawfully detaining Zhang Yunfan and the others.
5. Rectification of social problems and a just society.

團體聯署名單 / LIST OF COSIGNATORIES
左翼21
街工勞工組
工學同行
工黨
社會民主連線
支聯會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無國界社運
華人民主書院
香港眾志
社會主義行動
台大大新社
台大大陸社
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台灣)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台灣)


(English version follows) (聯署請到網頁底 / To sign the petition, please scroll to the end.)https://sites.google.com/lsd.org.hk/leftyouth

TOP

来源:惟工新闻https://wknews.org/node/1641

搞讀書會擾亂社會秩序?香港團體聲援中國被打壓左派青年
惟工新闻 22/01/2018 - 6:37pm



近年中國政府大力打壓公民社會。在2015年先後對女權行動者、維權律師和勞工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大搜捕。同時打壓亦落在校園內外關心社會的青年身上,其中一些學生社團被校方警告。在去年12月北京政府清除「低端人口」期間,清華大學一些前往受影響地區探訪的學生亦遭到警方監控,跟蹤。在去年11至12月,廣州一批自發舉行讀書會的左派青年遭到拘留、通緝。昨天(1月21日)多個香港團體發起聲援行動,到中聯辦抗議。在1月20日,西安亦有民眾走上街頭,拉上「抗議番禺警方拘押青年學子宣傳馬列毛」的橫額。

在去年11月15日,一群青年在廣州廣東工業大學舉行讀書會期間,廣州番禺警方到場帶走四名學生和兩名青年。其中葉建科和張雲帆被刑事拘留。張雲帆先被指涉及「非法經營罪」,到正式刑事拘留時,罪名卻變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到了12月5號及8號晚,警察分別闖入讀書會組織者、勞工關注者鄭永明、孫婷婷的住所捉人,作刑事拘留。到1月15號傍晚,張雲帆發表了自白書,除了提到被拘當晚的讀書會有提及「八九六四」外,更揭露了四人(即張雲帆本人、葉建科、鄭永明和孫婷婷)現時是「取保候審」;另外徐忠良、黃理平、韓鵬和顧佳悅四位青年則被「網上追逃」。

昨天(1月21日),左翼21、工學同行、社民連和支聯會等多個香港團體發起聲援行動,到中聯辦抗議。各團體的聲明指出,雖然不贊同張雲帆等人的「毛左派」主張,例如一些毛左派對毛澤東時代的評價和對政治民主化的保守態度,但絕不會同意取消或打壓他們應有的討論社會問題和表達政見的權利。同時各團體亦表達對那些真誠的毛左派,亦即如今次受害的學生和青年們的尊敬,因為這些青年在極權國度中為貧苦百姓發聲,堅持為工農群眾服務。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指出,中共政府滿口馬克思主義,實際上卻以經濟利益和民族主義為上,遠離馬克思主義的初衷。他又指,毛澤東曾說,「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現在共產黨卻反過來打壓研讀馬克思主義的學生,更顯事情的荒謬。

工學同行代表黃雅文提到,今次被打壓的青年關心工人,在校園就職工的薪酬待遇進行調查,為工人提供文娛活動,與其他同學學習政治思想。這些做法與組成工學同行的多個學生組織十分相似。他又以2017年各院校校方干預民主牆的時間為例,提到學校對學生組織的打壓同樣在香港發生。因此代表在港關心工人和民主的學生團體前來聲援。

左翼21成員周諾恆讀出黃理平和張雲帆的自白書。兩文均提到自己出身貧窮家庭,父母在外工作亦遇過欠薪等問題(转注:此处有误,张云帆出身资本家家庭,在hk团体1月21日游行之前曝光出来的出身贫穷家庭的读书会青年,除了黄理平就是郑永明吧。——秋火),自己進了大學才認識到社會不平等的來源,想為此出力,因此強調自己無罪,亦不會因為打壓而否定自己的信仰。另一個成員區立行則指,中共禁止一般人討論馬克思主義,是要壟斷對意識形態的詮釋權,以防馬克思主義對於社會不平等的批判危及黨官商合一的利益網絡。他亦提到,對於左翼思想的打壓不限於極權國家。在2016年南韓警方亦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拘捕一名收集左翼書籍的工會成員。

TOP

来源:时代先锋http://www.shidaixianfeng.tk/?p=141

共同争取民生发展和言论自由——答张千帆教授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最近笔者读了自由派学者张千帆的新作《言论自由不分左右》,深有感触。

伏尔泰说过:“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在整个社会上都有很大的影响力,然而真正实践者寥寥。为什么?就像张千帆教授所说:“要保持言论自由的心态并不容易,因为这不只是要求自己的言论有自由,也要允许他人的言论有自由——借用美国大法官霍姆斯的话,尤其是那些我们憎恨或不耻的言论,而这不容易做到。”特别是近些年来在“左”和“右”的标签下,双方都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一些情绪化。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搁置争议,喊出“言论自由不分左右”的口号,的确值得钦佩!

我们看到,一些自由派人士开始对左派进行重新的审视与分析。比如张千帆教授区分了真左和假左的问题,尽管他的这种区分并不完全准确。但是自由派学者的这种努力,对真正具有社会理想的左派和右派的一系列理性对话大有裨益。

真与假的对立,背后是这个社会中心权力爆炸性的凝集,由此造成了我们这个社会上很大一部分人对于这种中心的向往和追求,左派里面有国家主义者,有放弃底线只为利益的五毛,右派里面其实也不乏心胸狭隘、投机取巧之人。因此这事实上是左右两派都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对此,我不太愿意过多举例。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或者说所谓的真左,肯定是要站在底层人民一边,为民生问题和社会弊病大声疾呼。对此,只要是真正的理性人士,我想都不会否认。同理,笔者也毫不怀疑右派当中存在相应的理想主义者。在最近对于北京驱赶**人口的抗议中,真诚的左派和右派都各自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但是,我要指出真正的左派解决问题的措施,绝不是所谓的“回到毛泽东时代”。这实际上是自由派当中长期以来存在的误解。人的眼睛都是长在前面的,看待问题也就要向前看的。特别要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一门强调变化、强调发展的学说,这种世界观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石之一。笔者不否认,左派会比较强调吸取毛泽东时代的一些经验,强调维护毛泽东时代的地位,维护毛泽东的形象,这样做不是出于对过去的迷恋,而是出于理论上的认同,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将来的谋划与发展。

由于历史原因,左派当中存在大量的受益于毛时代的老工人老同志,他们在改革开放后的现实中认识到毛泽东时代的福利与主人翁的地位,因而坚决地站到左派的旗帜下,笔者认为这是相当正常的事情,不是什么个人迷信的延续。更何况时代在变化,也在发展,大量的青年也开始把目光投向马克思和毛泽东。如果朋友们有兴趣,可以去知乎这样年轻人比较活跃的网络社区去看一看,左翼青年绝对是其中一股重要的力量。

总之,仅仅凭借一些感官的印象,就断定左派要开回头车,这的确有些武断,而且顺应了目前主流意识形态对左派的污名化。

正如张千帆教授观察到的,真左在现实社会中也经常受到排斥、压制甚至打击,因此很少能够活跃在舆论中。朋友们可以随便翻一翻那些坚持真理、坚持讲真话的公众号,肯定能够看到许多连贯的删帖。(附图片)自由派人士长期把假左当做真左,想必也与此有很大关联。

因此,张千帆教授提出的确实值得深思和考虑。言论的过度管控确实是当前左右两派面临的共同问题。无论你说的有没有道理,官方对对待异己思潮的态度就是删,没有任何道理的删;而对于张云帆这样的,关心民生的左派理想主义青年,受到的打压也丝毫不减。因此真正关注民生问题的左派和自由派,完全可以在搁置某些争议的条件下,加强沟通与对话,共同为了言论自由和基本民生问题而奋斗。就像这次无论政治立场,共同营救左派青年一样。张千帆教授已经做出了友好的姿态,我也希望这篇文章能够成为一个良好的开端!

TOP

来源:时代先锋http://www.shidaixianfeng.tk/?p=150

左派应与自由派联合起来向政府争取基本自由权力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张千帆教授在张云帆被刑拘这件事上表现出来的态度,非常令人尊敬。哪怕是张教授知道了张云帆是马克思主义者,知道了他的政治观念与自己相左,仍然对他基本的言论自由权利予以支持,这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就凭这点来看张千帆教授就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人。

张千帆教授认为广东番禹警方的做法违反了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关于言论自由的保证,这个判断也是完全正确的,也就是“需要确认张云帆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如果没有,则几乎不论他说了什么,均属于宪法言论自由保护的范围,不能入罪。如果无罪,警方即应立即还其人身自由。”总之,我们认为张教授的这个法律主张完全正确,我们对此并无意见。

张千帆教授说政府既打压自由派言论也打压左派言论,这个也是事实,正如张教授所言:左派和自由派都是限制言论的受害者,都需要“需要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的宪法保护”,我们也反对“因为意见不合而纵容甚至怂恿政府剥夺对方的基本权利”,因为这样就是“最后连自己的基本自由都保不住”。但张教授这里有个误解即把左派等同于拥护政府一切行为的派别,后者在我们看来与其说是“左派”毋宁说是“国家主义保守派”,它在世界其他任何政治光谱中都是实足的右派,只是由于中国特殊的历史语境,它盗用了“左派”这个名字而已。因此我们这里的左派应该剔除这种国家主义保守派,剔除之后的左派仍然和自由派的主张是对立的。在这种对立的氛围中,大家由于政治立场的分歧,也有左派因为政府抓了几个所谓“汉奸”(对自由派的不当称谓)而拍手称快;但同样何尝没有部分自由派人士因为政府抓了几个所谓“毛左”而心中暗爽。左派和自由派隔着门板较劲,互相把对方当作自己的主要对手,实际是大大削弱了对政府的监督,结果对双方都不利,都面临更加没有安全的地步。

对于保障言论自由,我们表示赞同,只是我们这里不赞成引用美国大法官的话作为理论依据,我们还是更熟悉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这个宣言明确地批判了国家主义保守派这种“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提倡实现基本的言论、结社、游行等自由权利,认为“这种社会主义是这些政府用来镇压德国工人起义的毒辣的皮鞭和枪弹的甜蜜的补充。”马克思主义者与自由派在言论自由上的唯一区别,不在于右派支持言论自由而左派反对,而在于左派不仅支持言论自由,而且要求给予言论自由的物质条件——不仅要把言论自由交给工人,而且要将生产资料交给工人;不仅要言论自由的权力平等,而且是言论自由的物质基础的平等。

一句话,当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发展起来后,这个时候激烈地反对起码的资本主义的自由的实现,这是反动的、更加不利于左派和工人阶级的。因此,关于实现起码的资本主义的自由,我们并不反对张教授,反而认为应该积极争取。但是我们左派并不把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当成终极理想社会,相反我们认为它同样在抽象的自由、平等旗帜下,掩盖着资本对工人的剥削和统治,它走向腐朽之后最终也会被工人阶级扬弃。但这个就离本案更远了,现在打住不说。

张教授认为对于历史和重大社会事件应该心平气和的讨论,“一时无解,暂且淡化也不失为一种策略;非要谈也可以,只是要对事不对人,不要把一场公共事件讨论演变成私人感情纠纷。自由的言论应该是无畏的,但无畏的表达无需伤人。”这个看法也没有多大问题。但张教授说洪振快先生的文章是“资料扎实”、“探讨了真相”,我们就不敢苟同,在我们看来洪先生与其说探讨了真相,毋宁说遮蔽了真相,洪先生对共产主义者及其历史的敌对,都是看得出来的也无需隐瞒的。但即使如此,我们也反对用法律手段制裁洪先生,如果换做我们可能更倾向于进行全国公开辩论、畅所欲言,然而障碍除了政府的限制,恐怕还有民间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媒体的因素——它们出于某种政治立场往往倾向于限制或者过滤掉一些左派的言论,这个也是毋庸讳言的。

在阐释了同张千帆教授的分歧之后,我们仍然尊重张千帆教授,尤其是尊重张教授在张云帆事件中表现出来的风骨,仍然同意张教授所主张的左派和自由派都应该推动起码的言论、结社等自由权利的实现。因为没有这个权利,谁都是受害者。恩格斯曾经论述过这种自由对于工人阶级的巨大意义:

即使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当资产阶级由于害怕工人而躲到反动派的背后,并且为了防御工人而求救于它的敌对分子的时候,——即使在那样的情况下,工人政党也只有继续进行资产阶级背弃了的、违反资产阶级心愿的争取资产阶级自由、出版自由、集会和结社权的鼓动。没有这些自由,工人政党自己就不能获得运动的自由;争取这些自由,同时也就是争取自己本身存在的条件,争取自己呼吸所需的空气。《马恩全集第16卷.普鲁士军事问题和德国工人政党》

在目前这个阶段,左派与自由派在反对专制国家、争取基本自由权利这个问题上,应该团结起来。任何借助专制国家力量制裁另一派的做法,都是不明智的——在另一派被封口之后,自己将是下一个。

TOP

来源:时代先锋http://www.shidaixianfeng.tk/?p=154

不折不从,佳悦其人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不折不从,亦慈亦让;
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提到左派理想青年,你或许会想到一个面容严肃,正气凌然的男生。而被网上追逃的顾佳悦,是个表情丰富的姑娘。


是不是挺好看的?不过表情一直没有照片上那么典雅。她喜欢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或者笑得整个脸都皱起来。

不过只要稍微熟悉起来,你就会发现亲和背后,深沉暗藏。

她不会大谈特谈理想,也不会面红耳赤地交锋。她毫不讳言,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理想主义,这不是她的皮,而是她的血脉和骨骼。在同辈的左翼青年中,也很少像她一样平等和自由的异乎寻常的执着。

刚见她的时候,感到她才华横溢,气质出众,忍不住赞美了几句。她摇了摇头,眼里竟然闪过愧疚。后来我问她这事,说没觉得你还害羞,她严肃地回答:

“人先天条件都差不多,我从小吃穿不愁,全家高知,考上北大情理之中——然而迫于生计的孩子呢?那些早早担起全家重任的孩子呢?那些上下学要翻山越岭的孩子呢?占了命运的便宜,却处之泰然,不求正义,我做不到。”

“虽然有道理,我还是觉得你矫情。”

她竟然开心的笑了,说:“雷声大雨点小,是谓矫情。”

她的行动证明,不是矫情。

学生的医保非常好,但是校工并没有,她就加入爱心诊所为他们免费治病;

学生住在干净宽敞的宿舍楼,校工们挤在阴暗的地下室;那么她就进入宿舍探访,给他们讲法律,讲新闻,放电影,跳广场舞……

她写的激扬文字你一定能够看到;她参与的调查报告也让全民热议……

这些事情看起来容易,日复一日,却是另一回事了。
在她笔记本的扉页上面写着:

每个人自由和全面的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和全面发展的条件。

她说,这是共产主义,是平等和自由的统一。

她说,自由不仅仅是自由的说话,更不是用脚投票。至少应该有不受压迫的自由,反抗剥削的自由。这些我都要争取。

这些话,也不矫情,她的确一直在争取。身陷囹圄,便是明证。



相较于她的社会主义理想,她的勇气更令人动容。

我知道,多少次家里想和她出国旅行,她不为所动强行空出所有假期,规划社会调查和实践;多少次班里同学饭局娱乐,她礼貌却坚决地一口回绝,扎入地下室带着工友跳广场舞。

个人得失,她从未计较;此次面对如此压力,她从未恐惧。

参加讨论社会的读书会,她一定知道有着不可描述的风险,但她仍旧坚持;如今被网上追逃,她丝毫没有恐惧后悔,坦然应对。

一纸宣言,气势如虹。



我相信她的勇敢坚毅,可是她说,不要想象一个姑娘在铁窗内的场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去想呢!

她现在漂泊无踪,也即将受到孙婷婷所受到的对待。然而我相信,她会成长为英雄。

我渴望再次被她灵动的表情撩动心弦,渴望再次被她清澈的勇气所包围。

我决意寸步不退,换她归来。

无论在和煦的花城,还是在端庄的北京;无论是在山花烂漫时,还是在银装素裹中;

她终将回到我们身旁,

赤子之心,一如既往。

TOP

来源:乌有之乡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8/01/386935.html

黄纪苏:信连“信”

黄纪苏 · 2018-01-24 · 来源:乌有之乡

有些“左”派不想为这八位青年说话,据说是怕“左右合流”。这可能是托词,也可能是真怕。中国的思想流派,本应是现实世界利益分野在观念世界的反映,但这么多年看下来也不尽如此。这“主义”那“主义”之间的不少梁子和破事儿,跟真的无产阶级真的资产阶级真地没半毛钱关系。

  信连“信”

  我写信一般都是自己一人写,跟老婆合写的情况都不记得有过,只是在少之又少的情况下才会跟一些不大认得的人联署一封信。头些日子就联署了这么一封,为的是几个年轻人从读书会走进拘留所的事。这件事我一直关注,关注到这会儿,我想谈谈与此信相连的两种“信”:对真相的相信、对立场的信任。


  一

  先说第一个“信”,真相。有些人认为学生被抓,多半是因为他们犯了罪,比如说拿了中央情报局的钱。根据呢?没有——也许中情局有钱就是最大的根据。而我估计学生跟中情局没啥关系,是有过硬根据的:同学们别说拿中情局的钱了,就是在番禺的洗发屋洗脚屋门口留下一开口痰什么的,警方还不早跟喜得贵子似的在网上晒大丰收了?但警方先是饥不择食,给同学们安“非法经营”罪,后来自己也看不下去,又改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作为第三方,我们可以一点不相信学生,但不能一点不相信相信警方,警方自己都没提“境外势力”,咱就别提了,您还以为是帮警方提裤子呢?说到了这儿,就多啰嗦一句,“境外势力”如今被提到了吓人的高度,其实也要具体分析。白求恩、马克思也是境外势力,通过中国官方资助了无数中国学者的福特基金会、洪堡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什么的,都是。

  那么同学们到底怎么“扰乱社会秩序”了?由于警方什么都不说,现在只能参考同学们的说法:是因为他们组织了读书会。而读书会,不就是说得好听点儿的聊天么,怎么可能把人聊局子里呢?我跟几个聊得来的朋友一两个月也会聊上一次,从拆墙打洞到鬼步舞什么都聊,每次都佐以红茶绿茶,终以炸酱面打卤面。改革开放以来,人民不但可以甩开腮帮子胡吃,还可以发动黄牙床神聊,这当然是社会进步。青年学子聊天下兴亡,虽然态度更严肃、话题更集中,但也不过就是聊天。因司空见惯的行为而去了天日不见的地方,这的确让人纳闷:不至于吧?至于,但也不止于。原来他们聊当代史的时候,聊到了一道数学题:


  根号下那个数字,已删帖似地从某些时空删去了。对这样的删帖,我是存一定“同情之理解”的。时间倒流到岌岌可危的27、28年前,那个着了魔似的数字真是最好别提,提了对谁都不利。但问题是,快三十年过去了,且不说中国已自信成了什么样,只说女儿都熬到了大妈闲时说先帝的阶段,还包得捂得跟坐月子似的,真有那必要么?再说空间,电视台“大声说出来”栏目不聊那个数字,北京大学“GCD与国家治理能力系列讲座”不聊那个数字也都罢了,私下里聊聊总可以吧?私下里中国人根号里根号外什么不聊、逮谁不骂呀。如果私人空间里也不许,那可真是一夜回到——读者觉着到哪儿就是哪儿吧。我是一个思想相对中庸、行为趋于保守的人,不像很多朋友碰到这种事马上就联想到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权利。我只联想到据说是党校的规矩:“宣传有纪律,探讨无禁区”。我并不奢求公共空间的“探讨无禁区”,我只想保留私人空间的“探讨无禁区”。

  言论的私人空间,界定起来也清晰也模糊:自己家肯定是私人空间。楼道算么?公共厕所呢?饭馆包间呢?学校教室按说不算私人空间,但只是挪作私用,而且就像很多人常挂嘴上的,“这话咱们关起门说”,学校当局发现不属正常教学活动,叫停就完了,怎么能定“聚众扰乱社会治安”罪呢?如果这个罪名成立,那可真就人人自危了,亿万人都得投案自首,全国现有的看守所关押公检法系统的工作人员及其亲属都不一定宽裕。


  二

  再说第二个“信”,立场。我起先不知道涉案同学们的具体政治立场。致番禺警方的信发表出来后,有朋微信跟我打听“张云帆是左派么”,我回答说不知道。“不知道”包含的意思是,此案重点不在“左”“右”。 私人空间里讨论《肉蒲团》都应得到法律的保护而不应受国家机器的干涉,前些年忘了是山西还是陕西警方抓一对夫妇在家看黄碟就属枉法,文革期间我见过类似的场面,不愿再见到。当然,如果云帆他们真是因讨论《肉蒲团》被抓,我就不一定真有动力去质询警方了。云帆他们这件事,之所以让我觉得义不容辞,除了人人自危、唇亡齿寒的感觉,还因为对他们基本立场的认同。虽然不知道他们属于什么“主义”什么“派”,但他们显然属于心系天下的理想青年。如今黑压压满世界精致和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想的无非玩跟乐,说的净是房和车。云帆这些青年的出现足以让人眼前一亮、心头一动。还有那几位青年男女,无论出于友情还是忠于爱情,为营救自己的同学不辞辛劳、不知疲倦,奔走于寒天冻地之间,这让我想起多年以前、这个季节里、蜂窝煤炉里那几丛燃成一体的火焰。

  后来,云帆等几个同学取保候审,加上被通缉的几位,他们纷纷发表自白,结合自己的身世和经历,说明了自己的政治立场,即“毛左”、“马克思主义者”。我不是毛左,对毛有不少批评;也算不上马克思主义者,我一直闹不懂为什么马克思主义算“科学”。但我会从某些角度认同它们,比如说,我喜欢向弱者、被压迫者伸出援手的马克思主义,而对于被人当作镜框、梯子或警棍的马克思主义,我每每感到悲哀。在我看来,云帆他们头些年读书时在北京大学开展的、后来被校方取缔的后勤工人生活工作环境调查,才真正延续了《资本论》的血脉。这次涉案的同学大都出身贫寒,父母省吃俭用送他们上大学,肯定是希望他们从此加入精英人群,再别回头。可这些年轻的读书人却带着阶级的自觉重返父母兄弟,和阿姨大叔混在一起,就像歌里唱的,“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读书会的组织者徐同学写到家乡的困窘,写到流水线上姐姐蹉跎青春的身影,他最后说:帮助像父母那样的穷人,是我最好的生活。往年媒体让我推荐最动人的一句话,我实在懒得回复。今年如果还有人找,我就推荐这一句。

  前几天碰到一位朋友,最近当了人大代表,我问代表们有没有讨论让成千上万“低端人口”颠沛流离的清理拆墙打洞。朋友说,没听见谁议论这个,不少代表来自大型国有和民营公司,他们更关心清理大广告牌的事。我真觉得,本该为“低端人口”代言的“左派”还不如这些两会“代表”忠于职守呢。别看他们平日举杆旗站工农头里,可工农一摊上具体事,他们就连人带旗无影无踪。一打听,不是忙着搜查“汉奸”“带路党”,就是聚精会神筹划“突破第二岛链”的战略战术,要不就是在北大西洋的风里跟其他彩旗一块展望22世纪的世界社会主义。见了“工农”这个词儿他们要多亲有多亲,但遇到具体活人,他们所见多半是“刁民”,所忧八成是“左右民粹”。这些工农的“代表”,不知道净代表谁了。而云帆这些“左派”,倒像是有可能真地为那个无声的阶级说话,但这需要我们现在先为这八位或“候审”或“在逃”的青年说说话。这些同学中,我刚刚读到一位女生顾佳悦的一首《致同路人》。四言诗容易让人联想到古代的箴铭,这首关于信念的箴言,也许会铭记在当代思想史和诗歌史中:

  思我同志,如足如手。念我工农,谁护谁佑。牢狱之难,无惧无愁。
  众志成城,解难解忧。长路暂别,莫失莫忘。愚公移山,不死不休。

  有些“左”派不想为这八位青年说话,据说是怕“左右合流”。这可能是托词,也可能是真怕。中国的思想流派,本应是现实世界利益分野在观念世界的反映,但这么多年看下来也不尽如此。这“主义”那“主义”之间的不少梁子和破事儿,跟真的无产阶级真的资产阶级真地没半毛钱关系。所以我建议怕的朋友找个左右没人的时候,大声问问自己究竟是怕什么?有些人已经成习惯了:每天出门,先左顾右盼,看“右”派去了哪儿,如果人家出胡同东口往南,他们就一定出胡同西口奔北。问题是“右”派进厕所也有进对的时候,人家进了男厕,他们就非进女厕,结果弄得声名狼藉。秦晖、徐友渔、于建嵘诸位这次愿意为几位同学说话,践行了自由主义“我虽不…我誓死…”的原则,这个原则我觉得比“凡是敌人…凡是敌人…”的口诀要好。我认为,有希望有未来的社会主义应该包括这样的原则。我相信云帆他们这些最新一代的社会主义者,也会这么想。

  2018,1,24

TOP

来源:时代先锋http://www.shidaixianfeng.tk/?p=136

“八青年事件”,我们如何不做吃瓜群众
2018-1-24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Zyf等八名青年的事件发展到现在,只看到青年们的自白书和热心的正义之士的声援,却迟迟没有见到官方的回应。

小编还记得刚刚看到zyf自白书时的感动和愤慨之情。在整个事件还只是一则“北大毕业生因在读书会发表言论被捕”的消息时,我还不能确信它的真实性和严重程度,只是惊愕于警方的强势行动;可是几个青年的自白书相继发出,与他们相交者的话如此真切,事实愈加清晰,让我终于意识到,这无疑是强权对自由权利毫无法理的褫夺,是对几个正直而又清白的年轻生命罔顾道德的抹杀。

不论八名青年所坚信的理念如何,他们都不能因为思想和完全合法的公益行动而蒙受罪名。在这件事情面前,争取他们的清白,就争取我们的自由。

然而现在,在警方的沉默中,八名青年仍是戴罪之身。我真的担心,随着这沉默而来的,是起初支持者的渐渐退却。可是如果每一次不公都能以施暴者的沉默拖延下去,不公就永远不能被铲除。



也许,警方的沉默恰恰说明我们的当前的主动造成了他们的被动:他们无法用嫖娼或是境外势力抹杀几个干干净净、阳光正直的青年,也不敢和广大的义愤且理智的支持者公然对抗。Zyf君对正义的力量怀有信念,才会不惜冒险毅然发声,每一个听到他声音的人,都有理由相信坚持下去,定会长风破浪。

由于最近删文和封号严重,我也列出一些技巧方法,以求能帮助大家更加顺利地跟进此事。


做一个反删打CALL小达人


一、如何获取最新消息?

微信公众号和朋友圈自然是最重要的消息来源,尽管很多公众号都不幸牺牲,还有充满了正义感和行动力的小伙伴一个接一个注册了新的公众号,像野草一样顽强!


如果想不费力地窥探全貌——下面的论坛帖子整理了事件发生至今的消息和文章大全:
http://t.cn/RQMD5c4



微博上的安全员也是非常努力的……不过偶尔搜一搜,万一有漏网之鱼呢。


二、如何保存和分享文章?

1. 截图
★★★☆☆

最传统的做法了。用手机自带的功能(百度一下就知道怎么用了),或者下载“长截图工具”应用,截图保存文章,尝试各种滤镜处理之后,有可能不被和谐地成功转发。


2. 打印为PDF
★★☆☆☆

微信电脑版上的文章和网页文章可以选择打印生成PDF保存,缺点是不容易广泛分享。


3. 有道云笔记
★★★★★

一个保存可能被删内容的神器。关注“有道云笔记”公众号,关注之后,仅用微信账号进行登录,就可以随时将微信上看到的文章,保存下来。

4. 微信收藏
★★★★☆

将微信图文复制后,粘贴到微信收藏,可以直接将收藏内容分享到朋友圈。

入口:“我” → “收藏” → “笔记”


5. 简书、美篇等平台
★★★☆☆

其他平台尽管不像微信这样用户广泛,但是地雷更少,而且内容同样可以分享到微信、微博上。不妨注册账号以后转载文章上去,突破封锁线!


6. Pocket
★★★★☆

这个手机应用的功能和有道云笔记类似,不过比较小众,去你的应用商店搜搜看吧。


三、如何发声

朋友圈转发评论。
只转不评看不到态度,也很难引起关注和讨论。

(帮七大姑八大姨的宝宝拉票的时候,也得附上两句拜托嘛。)


向微信公众号投稿或者自己注册一个。
嗯,所谓群众的汪洋大海,就是这样的。


3. 知乎提问or回答

知乎响应快,并且适合把一些有说服力的相关文章粘贴到各种合适问题的回答区,扩大关注和讨论。

注意:不要自问自答,不然知乎管理员会敲门的。


4. 微博
在有关的大V账号下评论此事,吸引关注。


四、学会做一个新时代的好青年

TOP

部分毛派抨击秋火1月22日谈八青年事件文章
秋火回击:毛派套用党国官腔说梦话终究是自缚手脚

(2018-1-24-晚)

以下来源:红中网转贴《沉沦黑夜下的不屈呼喊 —— 谈广工读书会八青年案》的跟帖(注:“水边”是红色中国网编辑部成员)

水边 2018-1-23 08:05
说实话,这个文章的前面是臆想成分多,最后面的建议是不错的。
作者认为斗争的主要问题来自于毛派(这可能是他给所谓泛左派起的标签),尤其是所谓的幻想,甚至还举了张耀祖同志的文章做例子,这除了说他完全不了解背景和语境,完全不了解当前实际的主流左派内部态度立场分歧,别无可解。
作者还提到了毛派对于政治自由的“实用主义”态度,作为反衬的还要突出所谓右派精英们的格局(人家可是愿意签字的!),应该说反映了一部分自由派,以及自由派影响下的托派的长期歪曲性的看法。我觉得这个问题没什么好说的,各走各的路就行。统一阵线说的是统一进步力量,每一阶段有不同的目标,决定了统一斗争的形式,这个从根本上就是如此。托派如果觉得觉得南方系也是一股进步力量,愿意和南方系去搞真诚的联合,大可随意,不过对着毛派指手画脚,就有些滑稽。

水边 2018-1-23 08:09
看自由派的评论,包括网上这些托派评论家的东西,都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的话,南方系就是资本家的哈巴狗啊。

  “叭儿狗一名哈吧狗,南方却称为西洋狗了,但是,听说倒是中国的特产,在万国赛狗会里常常得到金奖牌,《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的狗照相上,就很有几匹是咱们中国的叭儿狗。这也是一种国光。但是,狗和猫不是仇敌么?它却虽然是狗,又很像猫,折中,公允,调和,平正之状可掬,悠悠然摆出别个无不偏激,惟独自己得了“中庸之道”⑥似的脸来。因此也就为阔人,太监,太太,小姐们所钟爱,种子绵绵不绝。它的事业,只是以伶俐的皮毛获得贵人豢养,或者中外的娘儿们上街的时候,脖子上拴了细链于跟在脚后跟。

  这些就应该先行打它落水,又从而打之;如果它自坠入水,其实也不妨又从而打之,但若是自己过于要好,自然不打亦可,然而也不必为之叹息。叭儿狗如可宽容,别的狗也大可不必打了,因为它们虽然非常势利,但究竟还有些像狼,带着野性,不至于如此骑墙。” ...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 10:11
1本人刚毕业时也做些集会这种,10多年前的事了,当时好像确实比现在要宽松些,不过现在几乎不参加,也只是网上发发言论
2我前面写过一个文章,为什么现在没有革命,欧美和中国都没有,2008年大危机,欧美也没有革命,欧美工人的工作原子化,难以组织(虽然上层革命者,姑且叫上层革命者比较容易组织,毕竟他们组织等政治自由还是有的,但是下层群众难以组织),而天朝呢,本来下层群众(工人)都集中在工业区开发区是比较好组织的,但是上层革命者难以组织,中共对于集会和组织包括网络的群等都严厉控制和打压,这就是欧美和中国工人运动的难点。张云帆这种很初级的组织读书会都被打击可以想见组织之难。
3毛派没有政治自由是事实,是斯大林主义的特性,也是导致毛派社会,工人难以真正参与政治的原因和最终所有斯大林主义政权都变质的原因
4楼主提到的几个毛派老田等,老田的文章有价值,比其他毛派有价值,为什么,虽然老田也希望会毛辩护,但是他的文章还是揭示了很多毛时代的事实和毛病,而其他毛派纯粹是歌功颂德,有些毛派为什么如此写文章,多少和他们和体制有联系,他们甚至比真正的自由派的独立还不够,就是他们间接或直接地要依靠体制生活, ...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 10:18
对待不同派别,我们的原则立场应该是不因人而废言,比如假如实际侵犯言论自由的希特勒他也鼓吹言论自由,我们就要支持这个言论,但是要反对他的侵犯言论自由的行为,指出其虚伪性。不能因为他虚伪,就跟着把言论自由也反了,毛派就是如此,敌人肯定的,他就要反对。


以下来源:微信(后附手机截屏)
注:激流网余锋亦是“激流网读者群”群主。1月23日因宋阳标辱骂并勒令要求秋火删除当天张云帆情况通报转贴(即本专辑帖#112),遭到秋火拒绝,随后余锋将秋火移除出群。余锋移除秋火后,在群里对秋火有如下言论攻击。秋火得知后,在朋友圈做出回击。


激流网余锋 2018-1-24 20:48 (在激流网读者群)
[分享链接:左派真的都抛弃幻想了吗?——论广工读书会事件斗争...] (此链接应为秋火1.22谈读书会八青年的文章
这厮永远批评永远貌似正确的言论都是些屁话。问题在于组排团体都是由或多或少或无幻想的人组成,不可能一夜间改变。要都那么彻底了还联合个屁。且公开争取群众的言论又必须有尽量大的合法性。除非你有能耐让大家都听你的?

秋火 2018-1-24 22:47 (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贴出激流网余锋上述发言截图,附后]
看见身边很多人满心幻想甚至昏迷说梦话,那么就该大声呐喊打破幻想让人清醒。你暂时没这觉悟也没关系,不做声没人当你哑巴。可有的毛派分子偏偏自以为是背后指责那喊醒做梦人的人,他大概认为对待做梦的方式最好就是跟大家一起做梦,别打扰他们集体梦呓的“权利”,别打扰他们自欺欺人的政治幻想。他们以为套用党国官腔大说梦话就能广开言路,可终究不过自缚手脚:如何既动员更多群众声援抗议,又尽可能讨好和谐社会维稳当局?


在某声援协调群内:

激流网余锋 2018-1-24 22:52
[贴出秋火朋友圈截图,附后]
秋火你是不是吃多了撑的
一天到晚闲得蛋疼

某ID:余老师,咱们换个地方吵吧,不过看秋火评论我又不得不表达下自己的派性了,别让北大同志难以处理。

激流网余锋 2018-1-24 23:24
不吵,就是骂他一下而已[憨笑]

秋火 2018-1-24 23:34
今晚很忙,抽空看了一眼,就看到激流网余锋的高论了,批判幻想、让人清醒是很重要的事,不是闲事,只是在梦中沉迷做梦的人以为“闲得蛋疼”罢了。

沉沦黑夜下的不屈呼喊:谈广工读书会八青年案
2018-01-22 秋火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4292&page=6#pid38053




TOP

来源:中国红旗网 原链接网页快照(如下图)


罗敏:为自由呼吁
海啸 发表于 2018-1-5 19:53 | 查看: 403|回复: 2


为自由呼吁
2018.01.05罗敏


北京大学16届毕业生弓长君因为所谓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捕已经一个半月了,距离事件被曝光而由此引发的“言论自由”无罪释放弓长君的声援也已经过去了十来天了。事件被曝光之后,立即受到了社会各界人生的响应,纷纷写文章来声援弓长君,呼吁要求坚决贯彻习大大的“依法治国”方针,维护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权”。但是,在强权面前,合理的呼吁被压制,正义的声张被窒息,除了删帖禁言,人民群众只能集体被沉默。

据了解,2017年11月15日晚,弓长君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参与学生自发进行的读书会时,广州番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多人,后将弓长君刑事拘留至12月14日,12月15日又把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目前弓长君已经从看守所转移出去,被警方关押在秘密居所。

在这个事件中,我只想问“聚众扰乱社会”是既定的现实吗?若是关起门来私下交流一些观点就能算是“聚众扰乱社会”,那真是刷新了我的认知。我们知道定罪是依据行为而不是主观思想的,而如今警方在既定事件没有发生的情况下随意抓人,随意处罚,置法律于何地,置习大大的“依法治国”方针于何地。若是一个社会连最基本的法律原则也没有了,那么人民群众“莫须有”的罪名将会接踵而至,那个时候除了歌功颂德,除了卑躬屈膝,一切正当的、合法的言论及行为都将被扼杀,大清的文字狱至今历历在目,大清的结局也铭刻在心。

85年前,章士钊为陈独秀危害民国案辩护词中说,“以言论反对、或攻击政府,无论何国,均为无罪”。如果说一群青年人因为讨论了时事、批评了政府就被打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于情于理都是不可取的。我们是二十一世纪的青年人,不是奴隶社会的奴隶完全没有人权,没有自由。我们有义务关注时政,我们有责任更有权力发表我们对时政的观点,因为青年才是未来的建设者。如果我们的教育只是为了培养一群只会听话的奴才,只会卑躬屈膝的奴隶,那么习大大的“中国梦”,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何以实现?

犹记当年梁启超先生壮志豪情的写下了《少年中国说》, 看到了中国虽处于危亡之际,但也看到中国之未来全在我少年。而如今在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的社会下,一个高中历次综合成绩第一,并以优异成绩毕业生的北大高材生,一个富有理想和社会责任感的优秀青年,因为参与读书会讨论社会问题就被捕入狱。我感到有点悲哀,为这个百年积弱而今扬言要复兴的民族感到悲哀。一个万马齐喑的时代即将到来,有抱负、有责任的青年反而成为被打压、被捕的对象,只有跳梁小丑、贪官污吏在哪里自导自演、自娱自乐。

今天,我发声不仅仅是声援弓长君,更是对民族未来的担忧,对人的基本权利的捍卫。虽然我们正当的、合法的言论总是被沉默,但是我们还是要说话,我们应该誓死捍卫我们说话的权利。

帕特里克·亨利在殖民地弗吉尼亚州议会演讲词写到:“我们的弟兄们已经奔赴战场!为何我们还在此袖手旁观?各位先生究竟想要什么?又能得到什么?莫非生命如此珍贵,和平如此美好,竟值得我们以镣铐和奴役为代价来获得?全能的主啊,快阻止他们吧!我不知道别人将选择怎样的道路,但对我来说,不自由,毋宁死!”

2018.01.03




附:公开信一封(略,即本专辑帖#2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25 04:00 编辑 ]

TOP

来源:CRLW民生观察http://msguancha.com/a/lanmu1/2018/0118/16942.html

广工大孙婷婷因参加读书会被刑拘抄家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1-18 14:42

【民生观察2018年1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1月16日,广东工业大学的一读书会会员孙婷婷(女)向外界讲诉了她因为参加读书会及劳工公益活动被警方抓走、抄家、刑拘及遭受虐待的经历。

据孙婷婷介绍,她是《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中的孙婷婷,与张云帆同为“广工大读书会事件”中被抓捕的当事人,于2017年12月8日被警方控制,2018年1月4日“取保候审”。她原本没有太大的勇气站出来发声,但是她看到了愤起举报性侵者的罗茜茜,看到了全国各地前仆后继反性骚扰的女同胞,看到了不畏强权争取言论自由的张云帆。作为同样被侵犯人身权利和人格尊严的当事人,她不可能置身事外,她不愿意继续沉默。她说:“我是孙婷婷,我要站出来!”

接着,她继续介绍说,2017年的前十一个月,她的生活与工作都像往常一样,宁静而开怀,白天筹划着一场场为农民工举办的公益活动,晚上去跟广州大学城学校的后勤工友们一起开心地跳着广场舞。只是没有想到,12月8号晚上,一群警察闯进了她的住所,让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变成了一场噩梦。

她是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届的一名毕业生。她在大学期间接触过做公益的进步青年,参加过一些社会实践活动和公益活动。公益青年们那种激情昂扬、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和谦虚真诚、朴素实干的作风深深感染了她,在为底层的人们做公益服务中,她逐渐认识到,目前公益是帮助社会最底层的工农群众有尊严地生活的最好方式。从此她对公益事业产生了强烈的向往,于是她毕业后先是在广州天河区一家社工机构里工作,之后到到广州番禺大学城一家社工机构里工作。在她来这家机构之前,机构已经与广东工业大学的一个读书会保持合作关系。她来到大学城的这份工作的职责之一就是为公益活动招募志愿者,因此自然而然地也就与广工的那个读书会的学生志愿者保持着联络与合作,协助广工的后勤工友们开展文艺晚会和广场舞活动。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却因此身陷囹圄。

2017年11月15日晚上,广工的同学在教室里照常举办读书会,保安突然闯进教室驱散了读书会,据说因涉及敏感话题被举报至保卫处,随后警察将负责读书会的四名本校学生和已经刚毕业的两名青年带到派出所。第二天,广工的四名学生被放了出来,而另外两人(张云帆与叶建科)随后被刑事拘留,关进了番禺看守所。很快她就从她们机构主任那边得知警方已经将这个读书会定为了“反党反社会”的组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该读书会的学生频繁被校方和警方约谈警告,其中一名同学还因此失去了助学金,很快这个读书会就土崩瓦解了,他们再也不和阿姨们一起跳舞了。她当时感到特别可惜,因为他们是自己见过的最富有爱心和行动力的志愿者,不像很多学校的那些志愿者那样,做活动只是为了拿志愿时长而无半点底层立场。但是她没有想过这件事会波及自己,因为她不过是跟他们一起合办后勤工友活动,仅此而已。事情发生后,她依然照旧工作着,没有了志愿者的帮忙,后勤工友的广场舞活动维持得很是吃力。这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毫无征兆地降临在她身上。

2017年12月8日晚10点左右,房东突然敲门说有事找她,她开门后,一个正常穿着的男子(有可能是便衣警察)带着四名穿制服的警察一拥而入,让她出示身份证接受配合。她觉得自己一个女孩子单独租住的房间突然闯进几个人高马大的警察让她瞬间懵了,茫然不知所措,短暂惊恐之后就是强烈的愤怒,她一再要求他们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他们不为所动,开始对她的房间翻箱倒柜,翻出了所有的书籍与笔记本、日记本等摆成一堆,然后让她站旁边拍了照片。随后将她以及她的手机、电脑等物品带到小谷围派出所,警察开始询问她关于广工读书会成员的事,她回答说不了解。这时候派出所所长过来,态度非常强硬,威胁道:“你不说是吧?你死吧!(该警察多次说这三个字)那先随便安排个罪名,关进去再说!”听了这话,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做“随便安排个罪名”?难道警察可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随便给无辜的公民“安排个罪名”吗?法律在他们手里可以如此随便吗?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在他们眼里是可以随便践踏吗?且不说自己完全不知道广工读书会人员的情况,就说自己当时不过是一个被询问情况的人,有权利保持沉默。难道因为不知道或者保持沉默,就可以“随便”安排一个罪名来逼供吗?

第二天下午5点左右,警察又将她带到她的住所,然后给她一张搜查证让她签字。她签字后警察就开始搬走那些书籍和本子,包括她完全私密的日记本,以及带走kindle等物品。她当时非常气愤和不解,搜查证就是抄家证吗?有了搜查证就可以带走任何私人物品包括最私密的个人日记本,然后让警察回去慢慢仔细研究?警察不用考虑公民的隐私,不用考虑将个人物品带走之后给当事人带来的种种不便?要知道,此时此刻她还不是犯罪嫌疑人,更不是罪犯,不过是被传讯而已啊!

回到派出所后,警察又拿来一张搜查证,上面写的日期时间是2017年12月9日12:00,警察让她在上面签字。这完全是赤裸裸地欺骗嘛!明明是下午17点多去搜查的,怎么变成12点了?怎么又多出一张搜查证了?难道在中午12点的时候他们已经又去过一次了?她质问警察时,对方未做任何回答,她便拒绝签字。随后他们又出示一张日期是昨天晚上12月8日的传唤证要她签字,她便质疑警方为什么昨天晚上不出示,警察们说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先带走再补手续。这简直让人很无语啊!自己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她不过是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刚从学校毕业的瘦弱女生是能逃还是要怎样啊?当时也拒绝签字了。更可笑的还在后头。

晚上小谷围派出所的警察跟她说,要给她同时提交一个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申请,等待上级决定到底执行何种拘留。结果由于什么系统问题,只能提交一个拘留,然后就“干脆”给她办了一个刑事拘留。在这整个过程中,警方始终都没有出示任何证据证明她犯了什么罪,就以如此随便的方式给她执行了刑事拘留。在这一刻,她又一次感觉到了番禺警方对待法律和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是如此的随意。她就这样被他们“干脆”弄进了看守所,而这才是她真正噩梦的开端。

孙婷婷所在的看守所的牢间里有25个犯人,有贩毒的、偷盗的,什么犯罪的人都有,她一个为外来工人做公益服务的女孩子跟他们关在一起——让她感到无尽的讽刺与悲哀。但是房间里只有15个水泥铺位,结果她只能睡在冰冷的地板上。进看守所的第一天晚上,她在晃眼的白炽灯光照射下,彻夜未眠。她身体向来虚寒很严重,一受凉她的肠胃和肾脏就会十分难受,接下来的每天晚上都不知道要醒几次。她们牢间里的上厕所时间都是固定的,她总是被排在最后,轮到她时上厕所时间已经结束了。如果紧急地、在非规定时间上厕所就要被罚站岗不准睡觉。因此她在牢间里是一个半小时睡觉一个半小时站岗的交替,她每天晚上睡不足四个小时。由于睡眠严重不足以及经常不能上厕所的原因,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糟糕,开始出现肾脏严重不适、两次严重尿血与严重的便秘,在后期便秘导致的疼痛已经到了让她无法坐立、无法行走的地步。如果不是1月4日“保释”出来,孙婷婷想自己可能会疼死在里面。她要求看守所对自己单独看管或者去看病时,竟遭到无情的拒绝和嘲讽;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医生给她的药品居然是一个空瓶!

除此之外,在看守所里面完全没有任何隐私可言,牢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换衣服和上厕所都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真的很难想象自己换衣服都要被监控。孙婷婷想:“我为什么要经受这样的耻辱啊!”在里面关了26天,于2018年1月4日“保释”出来了。尽管如此,她仍然是“待罪之身”。在整个过程中孙婷婷始终感到莫名其妙,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什么、犯了什么罪。警察要求她写悔过书,而且一定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写,而她拒绝歪曲事实,警察就威胁说,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写,就把她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六个月,可是孙婷婷认为自己又怎能承认莫须有的罪名呢?



附【孙婷婷的困惑】

1.我不是现行犯,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是重大嫌疑分子,为什么能够把我刑事拘留?

2.警察是不是可以把任何一个人先拘留起来,再来找证据来证明他有罪,找不到证据就把人放了但警察不受任何处分?

3.警察是不是可以对任何一个公民住所进行任意搜查并带走任何私人物品,不限期归还?

4.被问讯的人如果回答得不如警察之意,警察是不是就可以“随便安个罪名先关进去再说”?

5.对于是执行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是不是可以由警察“干脆”来决定?

6.是不是因为在警察面前强调了自己的权利,就应该被认为“不配合”而得到看守所里显而易见的欺凌?

7.在看守所里生病了,是不是可以不用医治的?

8.四个小时,是不是就是法律上规定的“保证犯罪嫌疑人充足的睡眠时间”?

9.是不是必须写上符合警察之意的口供,才能够取保候审?

10.警察将一个无辜的人在看守所里关了二十几天,警察扣留我的书籍、电脑、手机、kindle等物品,是罪证还是赃物?什么时候能够还给我呢?我已经没有钱去买那些东西了。

最后,我希望警察知道,他们将我无缘无故关了二十几天,已经让我丢了工作,身体崩溃,家中因为律师费借了几万块,我一辈子打上了罪犯的烙印。今后,我或许很难找到工作。这次无辜受难,使我原本贫困的家庭又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这是为什么?这些困惑一直困扰着我,让我如履薄冰,毫无安全感,我不知道未来我以及我周围的人是否还会再次遭受如此虐待。我希望看到我上述经历的朋友们,如果你们能够解答我的困惑,烦请告诉我,也希望大家能帮帮其他几名因此事受难的朋友们!无论将来是给我判刑还是宣布我无罪,至少能够让我明明白白的,来个痛快!

孙婷婷
2018年1月16日

附:

尊敬的某老师:

感谢您此前对北大毕业生左翼青年张云帆一事的支持!正是您的仗义执言帮助张云帆于12月29日得以取保候审,获得暂时的自由。

除张云帆外,另外3名被刑拘的左翼青年学子也得以相继取保候审。本以为此事已暂时平息,舆论呼吁获得了暂时的胜利。

然而,番禺警方又将4名左翼青年列入网上追逃系统,誓要将读书会的参与者都打入牢狱。这4名青年包括张云帆的女友、北京大学2016届毕业生顾佳悦,以及另外3名青年学子。

对此,张云帆觉得无论如何不能再沉默,他勇敢地将事实真相公之于众,作为对此前支持他的师友和社会热心人士的感激和交待,也作为对真相的披露,以唤起社会的正义和良知,挽救其他有志青年的命运!

附件及下文是张云帆公开发布在他本人微博上的自白书,在此向您转发,并致以真挚的感谢!希望您能持续关注张云帆和其他几名左翼有志青年的命运,这也是一切有理想的青年人未来命运的风向标!

再次感谢您的支持!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此致
敬礼

2018年1月15日

【张云帆︰我给人民的自白书】(此略。详见本专辑帖#14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TOP

有毛派对1月24日联名倡议表示不同意见:要关注,不要劝降

转按:我赞同“要关注,不要劝降”这个意思,但“兴华之友”此文作者有两点意思我不赞同:
其一,主动去公安机关说明情况也可以是自证清白、要求撤案,不一定就等于投降。当然这需要冒风险,需要有应对风险的措施(参见我1月22日谈读书会八青年案文章最后的建议)——如果没有做足应对风险的措施,只是如同关注团所说的“我们郑重劝告徐、黄、韩、顾四青年于近日前往北京公安机关当面说明情况,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解决问题”,那么确实是不负责任的牺牲青年的做法,实质无异于“劝降”。
其二,不赞同“兴华之友”此文作者把对阶级敌人的“思想保证”那么当回事——我其实可以引用王凡西的文章(见其文《一个革命者被捕时怎么办》的“国民党统治下的遭遇”小节),但我这里更想用我的理解:你何必对一个根本没有思想信仰的流氓专制政权讲信用、讲道德?
(2018-1-25 5:30,秋火)


原题:要关注,不要劝降

来源:兴华之友https://mp.weixin.qq.com/s/yOBK_y8CPegeJsHCBlJ7Fw

要关注,不要劝降

原创 2018-01-25 Sun Shinehwa 兴华之友6666



广府发生读书会事件后,众多有识之士奔走呼号、且鼓且呼,用纸和笔、用键盘和鼠标在战斗,引起了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们的关注。人们在惊讶,当今之宇内竟无 言 论 自 由到如此之地步。人不分左右,地不分中外,皆仗义直言,纷纷留名,以撑人权。
随着当事人的陆续发声,事件细节愈加明朗。右翼多数已经失声,左翼大部在静观,似乎陷入僵局。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还有四君子在网。有识之士们的奔走变成了暴走,呼号亦快要泣血!他们不但要关注,还要组团。
关注团誓与“八青年”“同荣辱,共进退”!
且看关注团如何“同荣辱”,如何“共进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我们来看看历史上类似事件是什么样的:
1936年9月上旬的一天,薄一波等9人走出“北平军人反省院”,随后,又有五批共六十一人走出“北平军人反省院”。
1931年1月份开始,河北省委被破坏后,在1931年,原中共河北省委被破坏,省委负责人陈原道、郝清玉、周启敦、安子文、周仲英、刘亚雄等被捕。1931年2月,殷鉴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省委从天津迁到北平。6月省委秘书长郭亚先(果振祥)、军委书记廖划平、团省委书记李国玉、河北省互济会党团书记赖德被捕叛变。中共北方地下党组织,包括顺直省委即后来的河北省委、省军委、青年团省委及北平、天津市委,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殷鉴、杨献珍、薄一波、刘澜涛、董天知、韩均、张友清、赵林、李楚离、田星云、廖鲁言、徐子荣、胡锡奎、刘锡五、王其梅、冯基平、王鹤峰、李力果、刘有光、刘格平、侯振亚、唐方雷、傅雨田、扶屏、黄建纯、马辉之、朱则民、孔祥祯、赵明新、高仰云、王德、徐冰等300人相继被捕入狱。

为什么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六十一人能够走出“北平军人反省院”呢?
因为他们“履行出狱手续”——是经刘少奇批准的。刘少奇是北方局的负责人,据说他也是请示了当时的中央负责人张闻天的。
经刘少奇批准,薄一波等人承认自己的党员身份,公开声明“脱匪”,词曰:“幸蒙政府宽大为怀,不咎既往,准予反省自新,现已诚心悔悟,愿在政府领导之下,坚决反共,作一个忠实国民,以后决不参加共党组织及作任何反动行为,并望有为青年,俟后莫再受其煽惑”云云,参加了反省典礼,按受国民党反省院长的训话:过去你们受共党利用,经反省院教悔,你们已悔过自新,出去后要拥护政府,守法反共。接着他们向敌人院长、管理员、看守班长、看守等鞠躬宣誓:感谢院方教导,我们已经改过自新,今后决不为共党利用,坚决反共,为国效劳。然后,国民党管理员大声问大家:悔过自新是不是真心诚意了?他们就大声回答:是真心诚意。另外国民党管理员还大声问保人:你们敢不敢保?在薄一波的保人郭挺一和胡仁奎带领下,保人齐声答:敢保。训话完毕,在院里他们按照国民党的要求排好队各个保人站在背后,照下相来。
他们履行了一个变节分子的所有手续。从道理上讲确实是“自首叛变”,唯一的不同就是得到刘少奇的认可,和所谓的“党中央”的批准。

在文化大geming中,这六十一人被定性为“叛徒集团”。难道真的是jiang qing、kang sheng等人的诬陷吗?文革进行中,很多被打倒的后来又被解放了,这个“叛徒集团”一直没有被解放,可是胡乱邦后来将他们又给“平反”了。
以薄一波为首的六十一人一直辩称,他们是经中央批准的,也是在狱中经过全体秘密党委讨论通过的“假自首”。
那么,有没有例外呢?
有!此人叫:刘格平。
刘格平拒不执行什么“中央指示”,直至1944年出狱。比“六十一个人”多做了八年的牢。文ge中,1967年3月至1971年4月任山西省革委会主任、党的核心小组组长,其间:1967年5月至1971年4月兼任北京军区政治委员、军区党委常委(1967年10月起),曾兼任山西省军区第一政治委员。
刘格平1971年4月被解除山西省革委会主任的职务。1992年病逝。

往前看,方志敏、瞿秋白等等共产党人,是不是都可以用“假自首”的方式“诈降”,出来后继续工作呢?瞿秋白甚至连广告也不用登,蒋的条件是,瞿只要“答应”不继续为共产党做事,当教授,当翻译,出国,随他。瞿秋白只一句:“此事免谈”,慷慨赴义!
江姐等人,解放在即,是不是也可以“假自首”呢?何必狱中绣红旗,“假自首”后,站在街边挥舞红旗迎接解放军进城,岂不妙哉?!

今天,可爱的关注团“郑重劝告”四君子前往帝都捕房“当面说明情况”,“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解决问题”……请问,八青年有何情况要说?四君子有甚问题要诀?你等又凭什么郑重?是劝告还是劝降?

问:事发南方,缘何北面?
答:因为,“帝都,天子脚下,有比较高的政策水平,能够比较准确地把握朝廷的政策以及相关法律的精神。我们希望,帝都的捕房能够通过正常的渠道与广府的捕房沟通,促进……取消……”云云。言下之意,岂不是广府捕房“政策水平比较低,不能准确把握朝廷的政策和相关法律精神”?!广府捕快不知作何感想?

关注团既引八青年为同志、为朋友,何苦劝降?难道关注团认为他们做的不对吗?八青年仅仅是读书、说活、跳舞。何罪之有?

关注团幻想舆论上给有关方面施加影响,就能“促进……取消……”云云,岂不笑话?
杨开慧被捕后,社会舆论不可谓不大,章士钊、蔡元培都积极营救,可是何健还是杀害了杨开慧。今天,某些有识之士真的认为赵家会比何健仁慈?会放过八青年一马?
杨开慧只要发个声明和毛脱离关系即获自由,她为什么不“假自首”,发个“假声明”呢?

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自欺欺人是不可以的,丢掉幻想是必须的。八青年毕竟是青年,某些“妥协”是无奈的,可以理解。四君子在“天网”的笼罩下,压力是巨大的,也可以理解!我们不可理解的是:关注团的大佬们怎么能够劝降四君子呢?

帝都钢院的主席像下,我们和要术学社的徐豫君、黄渝君曾在冬夜汇合,畅谈未来、交流思想。那是几年前的事了。今又冬夜,不知他们在哪里受冻。只是不愿看他们和两外两君子被智叟劝导,失去自由又失去气节。
要问我们怎么办?我们也不知道,但我们会继续关注、不会劝降。我们知道的是:相信群众的智慧,警惕赵家的手段。同时,我们也关注:关注团最后的邮箱如何登录。
伊里奇的《幼稚病》文章好,名字起得也好!

TOP

供广大进步青年参考。粗体是我加的,意在提醒大家注意。——秋火

来源: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http://marxists.anu.edu.au/chinese/wangfanxi/marxist.org-chinese-wong-1981.htm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王凡西(曾用笔名“双山”)



一个革命者被捕时怎么办?

双山



革命者必然的遭遇


  一个革命的社会主义者与共产主义者如果被捕,他该如何应付,该向以自处?这一理当为每一个严肃的革命者提出与思考的问题(因为以革命为终身事业的人,一次或数次被捕乃是常规,不会被捕过的只能算是例外),据我浅陋所知,却仿佛不曾、或极少、有人写过专书或专文来加以讨论。所以会如此者,主要,我想,因为大家将它当作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似乎革命者只要对事业无限忠诚,只要对迫害抱宁死不屈的牺牲精神,那就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了。

  其实这样的想法并不充分符合实际,并非在任何场合都能适用。


  诚然,忠贞不渝与宁死不屈是革命者能以对抗一切迫害的基本条件。没有这个条件,任何应付迫害的具体办法都无从谈起。但光靠这个精神显然还不足以有效地应付残酷奸诈的反动迫害。“一死了之”并不是办法。(人家多半还想尽方法来防止你自杀呢!)何况对革命者来说,死的本身决非目的。只当他的死能够促进革命的机运,他的贪生将有害于革命之时,死才是值得争取的。因此,一个坚强的革命者决不能一落入反动派之手便一味求死,同样重要,甚至可以说更为要的,他得设法“求生”。他不但要取恢复自由来继续革命,而且还要利用被捕后的特殊环境——监狱、法庭等等——来进行特殊方式的斗争。

  如何在敌人的魔掌中争取生存与自由以便继续效力革命,同时却绝不因此而给革命党革命事业带来任何损害(而且要在可能限度内带来好处)——这乃是每一个真正革命者必须郑重研究的课题,也是革命党的领导者必须关心的一个问题。为的让党员们一旦被捕后有所遵循,党的领导必须根据反动统治的实际情形,充分研究和吸收半个世纪来各国革命者的切身经验,归纳出一些必遵必守之道,确定出若干可取与不可取的正反态度——这对于革命者的教育与锻炼来说,其重要性虽不能和思想与品德的培养相提并论,但也是必不可少的工作。

  在这篇短文里,我只想对此问题作一初步探讨,至于全盘研究,因限于精力,只能期望于别的同志。

  这里想约略谈谈三个问题:1、承认不承认自己是革命者;2、可不可以供出党的机关与同志;3、如何对付强迫的思想改造。

  在讨论之前先得说明另一个问题:在目前世界上能够镇压与逮捕革命者的究竟有哪几种反动政权?


三种国家中不同的遭遇


  从对付革命共产主义者的态度着眼,目前世界上的国家大致可以分成三类:第一、充分实行资产阶级民主的国家,有如英、美、法等。第二、公开实行法西斯式或半法西斯式统治的国家,有如南美、亚洲与其它地方,以不同程度实施军事独裁的资产阶级性或半封建性的国家。第三、堕落的工人国家,有如苏联与中国等等。在第一类国家中,一般说,至少在表面上是没有政治犯的。反对现有统治的人,只要他的行动不超过政府制定的法律(例如武装斗争),他不会被捕(虽然有时也可能在莫名其妙的罪名下遭到迫害)。思想不入罪。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确有相当大的自由。在第二类国家中,一切反对派与反对党事实上都不容许存在,任何“持不同意见者”都会受到严厉与残酷的迫害,虽然严厉与残酷的程度会因时因地而有所不同。在第三类国家中,政治犯是公开存在的。统治者以革命之名,以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之名,用秘密的警察特务手段,一方面镇压真正的反革命者,另一方面则摧残持有不同政见的革命者。

  在不同政制下面,针对着反动统治者用以镇压革命者的不同手段,受迫害的革命者自应采取不同的对付办法。

  现在来谈第一个问题:革命者被捕后可不可以否认自己的身份?这也就是说,如要获得释放,他是否可以对敌人不承认自己是革命者,隐藏自己的立场,说人家捉错了人。这个问题在第一类国家中根本不存在。因为在那里,你可以堂而皇之地做一个革命的社会主义者或革命的共产主义者。这里的否认与承认,只能表示一个革命者立场的取舍与变更,它与反迫害斗争的策略绝无关系。这个问题主要是发生于第二类国家中的。特别曾经发生于当年中国的国民党统治之下。在二十年代末期与三十年代初期,国民党摧残革命者的手段是既残忍而又无能的。他们盲冲瞎撞,乱捉乱杀。在这中间,非共党的普通人亦有被捕与被杀的,而少数真正的共党,却有因证据不足或其它原因(如赎买之类)而幸获保全生命或得到释放者。因之,革命者于被捕时,大抵报一个假名,否认自己为共产党员。结果,曾经有一个时期,被捕者以不承认自己为共党作为坚贞的表示,而以承认为软弱的。这与革命前的俄国情形恰好相反。在沙俄时代,一个革命者被捕后如果否认自己,那就等于背弃所信了。为什么有这个不同呢?主要因为当时的俄国虽然是一个警察和宪兵横行的国家,亦即更接近于我们今天第二类的国家,但它多少已经采取一些西方式的法制。处理被捕的革命者,至少在形式上是要通过法院的。革命者经常有机会为自己辩护,因而必须为自己与革命辩护。在这种情形下,谁若否认自己的身份与立场,当然不能算是欺骗敌人的一种策略,而是背弃所信的一个原则问题。其实,即使在当时的中国,乃至在一般的秘密特务盛行的国家中,革命者以否认自己身份来欺骗敌人的这个办法,也只适用与可用于极为狭隘的限度内,只适用与可用于极为短暂的时期内。具体说,只当你是个并不知名的党员,只当敌人未曾或未能证明你是某人之前,你才不妨来这一手。等到敌人终于从人证(党的叛徒)、物证(被搜出的文件等)证明你是一个共产主义的革命者,这时你就该置生死于度外,抛弃一切侥幸心理,勇敢承认自己身份,理直气壮地为你的立场辩护,准备接受任何牺牲的代价。此时你若仍旧一味抵赖,或抵赖不能而声明你反对或放弃革命立场,那么,不管你这样做是出乎真心或者假意,你总已玷辱了革命者的品格,总已给革命党与革命事业带来了严重损害。

  然则,承认自己是革命者是否可以对敌人说出组织秘密与同志们的姓名和地址呢?这就是我们上述的第二个问题想要谈的。毋需说,这个问题同前一个问题一样,基本上也不存在于第一类国家中。只有在一切反对政党均被宣布为非法,一切革命党员均被当作罪犯的地方,才会发生这个问题。那么革命者对于这个问题是否也和对于第一个问题一样:在某些情况下坚决不说,在另一些情形下却应该直说呢?绝对不是!在这个问题上革命者的态度应该是清楚明白、直截了当的,那就是:绝不许可说出革命组织的机关,绝不许可说出同志们的地址,免使组织遭到破坏,同志们遭到逮捕。不然的话,他便已背叛了党,背叛了革命,他已成了叛徒。

  革命的立场和主张可以坦白承认,而且遇到机会,譬如在法庭上,还应该充分发挥竭力宣扬。这样做,不但无损于革命,而且大有助于革命。革命党的主张是唯恐人不知的。而革命的敌人,不论在那一类国家中(连第一类国家在内),总是要千方百计来压抑、禁绝,或者歪曲革命者的立场。至于有关革命党组织的具体情况与成员们的姓名地址,只要党是被迫处于非法状态中的,那就必须保守高度秘密。每一党员的起码责任就是要在任何形式的迫害之下,都不对敌人泄露这些秘密。

  现在来谈谈第三个问题:如何对付强迫的思想改造。本来,不论依照资产阶级民主或社会主义的原则,每个人的思想与信仰都该享有自由的。思想不能入罪;信仰应有自由,同时无论是谁,都无权强迫他人改变他的思想或信仰。思想与信仰可以入罪,而且当权者竟能用苏维埃、特务手段,强迫那些落在他们手中的异己者改变其思想与信仰,不但违反人权与民主,而且是极端的野蛮。在西方,这是中世纪宗教法庭的复活。在中国,这是君主绝对专制的遗孽。自从本世纪二十年代末期以来,由于资本主义的临终挣扎与世界革命屡屡遭挫折这两个基本原因,使我们不但在资本主义国家中,而且在业已推翻了资本制度的堕落的或畸形的工人国家中,都见到了思想迫害的野蛮现象。对于这些现象,不但社会主义者与共产主义者必须坚持反对,便是真诚的民主主义者也必须竭力反对。如何反对呢?我们在这里不是一般地来讨论这个问题,而只能讨论它的一个特殊方面,那就是:一个革命者在敌人的监禁下,当敌人强迫他放弃或改变自己的思想(这里主要是政治立场)时,革命者应如何对付,才不致危害革命?


国民党统治下的遭遇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想谈一点中国革命者在这方面的经验。

  中国国民党镇压革命者的办法,自从它于一九二七年夏秋之际公开反共时候起,直到一九三○年代初期,中间有过极大的改变和“改良”。简单说,在初期,他们用的是暴风骤雨式的穷追猛打,目的在于肉体上消灭革命者。在后一时期,着重点却移转到文火烹煎式的长期迫害,目的是要在精神和思想上摧毁革命者(这个转变多少也反映着国民党统治的趋于相当稳定,表示它有了若干自信。——注)。在前一时期中,被捕的革命者在严刑逼供后,多半就其案情的大小,被判处枪杀或者监禁。他们并不要求革命者放弃思想,他们对“思想改造”毫无兴趣。到了后一时期,由于特务组织愈来愈严密,侦缉技术愈来愈高明,每次破获革命组织,大抵是“一网打尽”,故于破获后较少需要刑讯,在多数情形中,都是一上手便注重“思想改造”了。

  改造的第一步是要你“自首”,要你“自动”说出与写出你的组织关系以及你的“思想悔悟”。如果你供出的组织情况确实让他们续有所获,由此证明出你已与敌人合作,那你多半会很快得到自由,而且得到“工作”——参加他们的特务。在此情形下,你的思想当然已“改造成功”,不再有任何问题。

  假使你拒绝“自首”(绝大多数的革命者都能拒绝的)。假使人家的软硬办法都无法使你立刻倒下,那么,他们便改走第二步了。他们并不把你杀害(除了极少数他们认为特级要犯之外),也不判你固定年数的刑期。他们将你送进一些为“洗脑”而特设的机构(最著名的当是所谓“反省院”),让你接受无期的精致的、由虐待狂专家们研究出来的一连串的精神迫害。他们要你“学习、研究”、“思索、反省”。要你不断将学习的心得写出来,不断提出“报告”,不断和那些“教师”们谈心。最后,他们要你发表一份“悔过声明”,或者签署一份公式化的“悔过书”,然后加以释放。如果你不肯照办,那就无限期“反省”下去,直到你“自然”死亡,或让人家将你人工消灭。

  陷进了这样一个炼狱,你应该怎样办?


  原则性的答复是简单的:革命者应该忠贞不渝,绝不能在思想上与政治上对敌投降。要想做到这一步,根本没有什么具体方法。这儿全靠你自己的思想坚定,全靠你对革命抱有献身精神。至于如何才能有这样的思想基础与牺牲精神,那不是被捕以后才发生的问题,而是在此之前,从你一开始参加革命就发生的自我教育与品德培养问题,这个问题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这里我想约略谈谈的是当年不幸被送国民党反省院的革命者所采取的一般态度。据我所知,经过一个或长或短的不合作阶段后,他们中间大多数与敌人虚与委蛇,写些不痛不痒,不着边际的所谓“心得”和“报告”,最后签署一张千篇一律的“悔过书”,获得自由。这种情形是否算作叛变?

  对于这个问题,当时的革命党(中共与托派)是具体对待,个别决定的。中共对于从反省院出来的党员,不曾表示过一律歧视(至少我不曾听说过有这种歧视)。有时候还设法帮助在狱党员克服困难,例如抗战爆发时从北京监狱里放出来的几个干部:刘澜涛,安子文,李井泉等人,当时还是由中共中央决定,要他们办理例行手续而出狱的。

  托派也有不少同志给送进了反省院。大多数表现甚好。他们虽然也跟别人一样,采取种种方法来回避正面冲突,但对“思想改造”的压力始终能够抗拒(拿尹宽来说吧,他发表在南京反省院刊物上的文章竟是讨论“煤气灯的改良”)。这些同志出狱时当然也被迫做了“具结”手续,组织对他们却无丝毫歧视,并且出狱不久便让他们重新参加工作(寒君同志还被选入领导机构)。后来,这些同志几无一例外地为革命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可是也有表现很坏的,有如刘仁静。他在院内与敌人积极合作,担任“学生会”会长,写了洋洋大文来发挥民生主义。托派中央因此便把他开除了。后来他也就索性去给国民党工作。


  这样具体与分别地看待革命者抗拒反动统治者的思想迫害。由此判断某些情形无愧于革命者的德操,而某些情形则应视作变节——这,我觉得是合乎情理,也符合于斗争的实际。有些坐享革命成果的人,有如江青之流,认为革命者一落入反革命之手,只应扮演“样板戏”中的“正面人物”,一味指着敌人的鼻子叫骂,高呼万岁口号,直到壮烈牺牲!谁若不曾严格依照这种剧本演出,谁便是革命叛徒。其实,这种“指示”根本与真实的牢狱斗争脱节,它只是十足的官僚想象与“二世祖”的胡说八道。文革时把中共中央批准的、让刘澜涛等签字出狱的事当作叛徒的证据,那更是毛泽东式的背信弃义了。

  要知道,慷慨从容地走向刑场固然不易;但要长年累月、日日夜夜和“科学”的特务们去打交道,而且要在精研细磨的压榨机下坚持不倒,实在也非常非常之难。革命的领导者对于这些不幸的同志,其责任决不在于颁发一些陷阱式的“指示”,而在于设法帮助他们渡过与克服难关。如果,像文革当时一个流行的“极”左见解那样,认为一切被捕过的党员都不可靠,一切从反省院出来的人都是叛徒,这种说法非但绝顶荒唐,而且事实上恰好帮了反动派的大忙!因为他们费尽心机而未能完成的工作——即未能使最大多数的受难者变成“不可靠”与“叛徒”,却由革命党自己的领导机关代为完成了。


中共统治下的遭遇


  取得了政权的GCD(经过斯大林主义毒化了的其它共产党亦然),对于它的反对者,特别对于它左边的反对派,即后来团结成第四国际的托洛茨基主义者,进行着比国民党更为严密与更为有效的思想迫害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一旦落入这一批“思想改造家”之手应该怎么办?他们是否可以像从前对付国民党特务一样,在某一限度内跟人家玩弄“手段”,藉以骗取自由呢?我认为根本不可以,也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唯一可恃的是自己的思想:只有以自己坚信的正确思想来抗拒人家的错误思想。本来,对付国民党的思想迫害,我说过,主要也在于坚持自己的思想。其间如果容得有多少“技术”或“策略”的讲求,只因第一、国民党本无思想可言;第二、国民党那个腐败统治终于无法建立起一个不腐败的与真正有效的特务制度。一个真诚的共产党员,即使没有深厚的共产主义认识,也不会(至少不会轻易地)让国民党的“理论家”说服过去。但是对斯大林主义与毛泽东主义来说,情形却大不相同。首先,这二者和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之间不但在名义上,而且在部份的实质上都同属于共产主义的范畴。其次,斯毛主义的背后都有空前强大的物质支持;再则,它们又都仿佛曾有助于革命的继续或者完成的。在这样一种思想的压力下,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想坚持自己的立场就困难得多了。要想做到这一步,除非他真正把握到马克思主义的实质,除非他真正懂得俄国革命的历史,真正了解苏联国家与共产党转变与堕落的原因及其经过,真正懂得马、列主义关于落后国家中不断革命的理论与实践。换句话说,一个革命者必须于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学说之外,还要清楚坚决地领会到现时代各国革命的国际主义性质,要深刻理解到“一国社会主义”的反动与虚幻,要清醒地认识到“一国社会主义”特别在落后国家中必然要发生可怕的官僚堕落,以及此一堕落的官僚统治必然要危害到社会主义革命的成果——只当有了这样的思想武装、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在斯毛主义者的思想压力下站住脚,才能继续为要求实行国际主义纲领、反对民族社会主义,反对官僚专制而斗争。否则,别说在被捕之后,在敌对者的威吓利诱之下,便是自由自在,平安无事,你也会为那些由“胜利和成功”作证的“马克思主义”所征服——甚至,在更坏的情形下,你会让更反动的、帝国主义的思想所征服的(那意思是说因为见到斯毛派实行出来的“社会主义”而失望因而去接受资本主义)。

  对付共产党的思想迫害绝无“技术性”的办法可言,又因为共产党特务的组织与效率,与国民党特务根本不能同年而语,前者的周密与厉害使你根本不能与他们虚与委蛇。他们放不放你,并没有一定“手续”。他们关着你固然要逼你“检讨”,便是放了你也仍然要迫你“交代”。因此,这里是容不得虚假的:投降就是投降,不投降便是不投降。此地只有公开与坦白的思想争辩,只有堂堂皇皇的理论斗争,绝对谈不上什么口是心非,也无所用其诡计花招。

  中国革命马克思主义者(中国托派)在过去三十年的实际经验告诉了我们这一点。在中共辉煌的胜利影响下,我们的某些过去同志,不待人家来拘捕与镇压,便在思想上缴了械。但是有更多的人却未因中共的一时成功而怀疑不断革命论的正确;相反,在胜利后中共的实践印证之下,他们是更加坚信了。一九五一年尾他们全体被中共的特务捕去,受着残酷的思想迫害。这中间虽然有不少经不起,假意地乃至真心地改变了思想,但是毕竟还有不少最坚强的同志,表现出无比的刚毅,竟能熬过二十七个年头的长期折磨,终于洁白无瑕地重获了自由。我们这些艰苦卓绝的同志们给了我们榜样,告诉我们革命者一旦被捕后应如何自处。同时这些同志们的榜样又告诉了我们:唯有对于革命马克思主义的深厚理解与信奉,才能保证革命者去渡过难关,克服难关。

  中国托派同志战胜斯、毛主义者思想迫害是令人尊敬的例子。在这个意义上,正是不断革命论经得起考验的证明,也正是它具有光辉前途的一个最佳保证。


一九八一年八月十六日写毕

TOP

有毛派认为1.24联名倡议书过于妥协削弱声援力度 但仍呼吁支持转发

转按:这个作者的这些说法很有启发:“本平台认为这不是一场“司法纠纷”,而是一场赤裸裸的政治迫害;不认为八位青年有什么“思想问题”而需要被“批评教育”,应该责令广州公安立即撤销其罪名,并赔礼道歉”,并认为谄媚软弱的言辞“会让很多人不齿于联名从而削弱声援的力度;本平台认为当局是否妥协,不在于倡议书里给的台阶有多少,而在于现实的斗争力度有多大”,“这篇倡议书过于妥协而大大削弱了它本该起到的积极作用”。但是我对这个作者依然支持转发倡议书感到费解。

这个作者说即使观点有分歧但仍然支持转发这个倡议,本身就是矛盾的;难道作者不可以把自己的话扩展为一篇短文,呼吁大家来声援吗?非要转发一个谄媚软弱的倡议书?难道不转发这个谄媚软弱的倡议书,就没有别的方法表达关注了吗?莫名其妙啊。
(秋火,2018-1-25pm18:00)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VUf-QdjshSqxjd9VpCNYbA

为了思想和言论的自由,呼吁社会各界声援“广州八君子”

2018-01-25 黎明 黎明号角

作者:黎明号角
2018-1-25

相信倡议书里有许多的提法是本平台所不能接受的,本平台认为这不是一场“司法纠纷”,而是一场赤裸裸的政治迫害;不认为八位青年有什么“思想问题”而需要被“批评教育”,应该责令广州公安立即撤销其罪名,并赔礼道歉;本平台也不能认可该倡议书里过分妥协以至于略显谄媚的措辞,这会让很多人不齿于联名从而削弱声援的力度;本平台认为当局是否妥协,不在于倡议书里给的台阶有多少,而在于现实的斗争力度有多大。这种企图“给对方台阶下”来达到预期目的,显然是一种机会主义的策略。因此本平台认为这篇倡议书过于妥协而大大削弱了它本该起到的积极作用。

但尽管如此,这篇倡议书毕竟是为了广州“八君子”声援的正义之举,本平台绝不将以上分歧作为只逞口舌之快、坐而论道的借口,而是坚决转发支持,并呼吁社会各界正义之士联名声援,且不止于“关注”,而是以实际的行动与八君子共荣辱。



附:《为合理解决张云帆等“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而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的倡议》(此略。详见本专辑帖#118

TOP

来源:时代先锋http://www.shidaixianfeng.tk/?p=315

六问广州番禺公安局
2018-1-25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原作者:东风笑



“奇葩”到处有,广州特别多。关于北大张云帆在广州办读书会一案,原以为已经无罪释放,今天看到张云帆的自白书,才知道还是“待罪之身”。张云帆的自白书让人可敬可佩,被一时的引诱,敢于坚持信仰,从容地站起来与之作斗争,为你点赞!刚又看到张云帆提到的孙婷婷的血泪控诉,真是义愤填膺,不得不向广州番禺公安局提出如下质疑,烦请回复。

第一、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有罪吗?据张云帆的自白中说到,他们办了一个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读书会,讨论了一些社会问题。按照十九大的精神,中国仍然是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还是说要走社会主义的,难道办这样的读书会有罪?照我看来,不但没有罪,反而有功。看看今天一切以物质利益为中心,社会风气都糟糕到什么程度,已经很少有人关心社会、关心国家的发展了。

第二、依法制国的旗帜下是否还有言论自由?我们整天都看到讲依法制国,政府人员还要向宪法宣誓。为了体现依法制国的重要性,中央还确立了每年12月4日为宪法日。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国家的一切行为都应当以此为根本。宪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由此看来,公民有言论自由,那么谈论过文革或89年那事,难道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难道就犯罪?难道就要把人抓起来关30天,还要搞监视居住?你们的执法是依哪条法律?

第三、恐吓、诱供是否符合审案的程序和方式?为了达到所谓的“破案”,用恐吓或诱供的方式获取口供,是不是违法,请你们自己解释?一个读书会就是有什么秘密组织?这是不是恐吓?利用嫌疑人想出去的心理,诱导嫌疑人的口供合不合法?

第四、搜查公民住宅是否可以不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孙婷婷控诉中说到,你们搜查住宅时不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这是合法?还是违法执法?如果说这也合法,让人不得不联想到电视据里国民党的军统中统在“执法”的画面,令人毛骨悚然。

第五、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是否可以随便安排个罪名把人先关起来?据孙婷婷控诉,你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随便给安排个罪名关起来,还说“你死吧”。这难道是把公民当人看吗?这难道不是知法犯法吗?这难道不是精神上的暴力执法吗?

第六、在监狱中是否可以随便虐待羁押人员?据孙婷婷控诉,在监狱中只让人睡4小时,大冬天睡冷地板,不给时间上厕所,把人都折磨得不成人样了。学过历史,我们都知道国民党的监狱才是那样惨无人道的,想那渣滓洞那迫害多少共产党员。为什么在今天的中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谁应当为此负责?

谁违法谁守法,相信大家看了之后都清楚。敦促广州番禺公安局改正错误,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尽快无罪释放张云帆等相关人员,取消网上追逃人员,恢复自由。对于违法执法的相关人员,应当追究相关的法律责任,否则依法制国岂不为空谈。

TOP

转按:很赞同廖伟棠的观点。只纠正了一处:12.21公开信联署人数最终400多人,并非数千人。(秋火)

来源:上报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33929

廖偉棠專欄:中國「左翼」青年與嘻哈歌手求仁得仁
廖偉棠 2018年01月25日 00:00:00


中國嘻哈歌手PG ONE被指道德敗壞而遭「下架」,去年被利用作為青年文化籠絡工具的嘻哈音樂,似乎將面臨一番冷卻甚至整頓。(圖片取自中國有嘻哈臉書)

「莫談國事」這句話,從出現在《茶館》的牆壁上開始,就成為了中國通行的交通規則。無論你背景怎樣,姿態怎樣,概莫能免。

最近一個冬天,有北大「毛派」學生被拘留,也有著名嘻哈歌手被官方媒體攻擊並勸退娛樂節目,他們的共同之處,一是都是青年,二是都表示愛國。

可是也是《茶館》裡說的,你愛國,可是國愛你嗎?「毛派」自然是信奉毛主義的「左翼」,「左翼」青年學生張雲帆同學關心國是,學習青年毛澤東組織讀書會,與同志之間批評砥礪,影響未出校門。

他的被捕被稱為「11.15讀書會事件」:2017年11月15日晚,張雲帆在廣州工業大學教室進行讀書會活動時,被當地番禺區公安出面拘留,連同的有孫婷婷、鄭永明、葉建科三人受到刑事拘留。

事發後,著名學者錢理群、張千帆等不顧政見不同,和數千人聯署了一封《就北大畢業生張雲帆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一案致廣州番禺警方的公開信》(转注:该公开信联署人数最终400多人,并非数千人。——秋火)。公開信發佈不久,張雲帆四人被取保候審,期限為一年。


毛澤東思想旗幟鮮明

從保釋後張同學與孫婷婷同學的告人民書得知,讀書會犯忌的原因,主要是關注了工人維權。早在畢業前,張雲帆在北大就參與馬克思主義研究會,並參與撰寫了《北大後勤工人調研報告》,這是一件最終對北大工人生存狀況有所改善的好事,殊為難得。

又讀張雲帆《我給人民的自白書》,慷慨激昂,情理俱備,很有當年五四青年的血性和才華,唯一有點突兀的是「毛澤東思想旗幟鮮明」幾個字,提醒了讀者張同學的終極理想。

曾有北大的朋友問我為什麼不轉發張同學的這篇文章,我回應道:「我想問他過去有沒有為林昭說過一句好話?如果沒有,我同情他就是偽善。」這不是挑釁也不是挖苦,而是對張雲帆的期許。林昭,是他的北大學姐,因為捍衛思想的獨立有過更慘烈的命運。

雲帆同學不過經歷了一個理想主義青年必經的遭遇。在他之前,很多不是北大不是毛派的理想主義者的經歷沒有人在意,雲帆被捕,除了同信仰的孔慶東、黃紀蘇聲援,也有許多不同政見的人表示要捍衛他說話的權利,但當後者遭遇相同的待遇時,他們也能得到毛派的支持嗎?我想不會。


林昭原名彭令昭,因攻擊無產階級專政罪、反革命集團罪,於1962年被關押於上海市提籃橋監獄,在獄中書寫了反對毛澤東的血書與日記,6年後,被中國人民解放軍槍決於上海龍華機場。(維基百科)


左翼是追求殉難的

不過,我還想對張同學、孫同學說:這才是真正的左翼鬥爭,港台和西方左翼青年也經受過的,正是這樣你們才不會成為小粉紅,成為偽左翼。這樣的一種求仁得仁,希望能給他們帶來更多的清醒。左翼是追求殉難的,如切格瓦拉,不是追求權力的,如毛。

那邊廂,嘻哈歌手PG ONE被指道德敗壞而各種「下架」,接著是同樣有名的GAI被退出「歌手2018」節目,去年被利用作為青年文化籠絡工具的嘻哈音樂,似乎將面臨一番冷卻甚至整頓。這是另一種「求仁得仁」或者說「不求仁而得仁」。

所謂的「中國有嘻哈」這一口號本來就很搞笑,當下這個中國,「嘻哈」固然是必要的,可以消磨青年如張雲帆那樣的鬥志,但Hiphop則不可能,因為後者帶有底層人民、邊緣人群的調侃甚至反諷,毫不河蟹。

中國化的嘻哈音樂,必然是「洗澡」過的,不髒不壞是底線,甚至還要歌頌主流價值觀,這就註定了它自相矛盾。去年9月份《中國有嘻哈》剛結束,微博名還叫「GAI爺只認錢」的GAI接了中信信用卡的一個廣告,寫了首廣告歌叫《為夢打Call》,幾個月後的幾乎同一天,GAI 被證實退出《歌手》,就證明了即使歌頌主流價值也難以改變嘻哈給管治者的負面觀感。


年輕人的喜惡是本能式的

最可悲的是PG ONE為了自保的切割聲明,自稱「早期接觸嘻哈文化受黑人音樂影響深厚,對核心價值理解偏頗。」把髒水直接扣到祖師爺頭上了,頗讓我想起《霸王別姬》電影裡的段小樓,但段小樓逃過去了嗎?沒有。

從音樂的角度看,這是件好事,民間音樂回到民間去,何必跟宣傳工具搶戲?核心價值不會因為用嘻哈音樂Rap出來就不那麼嚴肅,年輕人的喜惡是本能式的,這點管治者都明白了,把嘻哈歌手運營上檯面的推手反而不明白,何苦呢。

無論尋求正義還是尋求快樂,這都是青年的天性吧,雖然前者漸少後者漸多,但兩者都是不虛偽的,他們的存在才會讓虛偽慣了的人礙眼,這麼想,我對青年的希望還是多了一點點。

TOP

叶建科自白书(1月22日版本)

转按:八青年之一叶建科1月22日的这个自白书,披露了广工读书会思想交流内容详情和活动详情,也坦诚地谈了自己的妥协内容,对于了解广工读书会八青年事件详情有较大价值。
下文来源是时代先锋网2018年1月25日晚十点多发布的,同时这个版本的图片版文章也在各微信群传播。我最早得知叶建科自白书的存在是在1月18日凌晨00:51,竟是因为一位毛派网友打网络电话给我,让我“先不要传叶建科自白书”,我当时还莫名其妙,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这份自白书的存在;我随后问他要这个自白书看看,但对方没有回应我。1月18日晚20:30,我被邀请加入了一个与声援相关的网络协调群里,该群的群公告里就写着“叶建科的自白书 大家先不要转发”(公告记录时间为2018-01-17 23:46,这个信息至少挂了六天,因为我在2018-01-23 18:14特意对此群公告做了截屏以存证)。就这份叶建科自白书我问了不止一个毛派,即使我答应不扩散,但都没人发给我。
直到1月23日下午宋阳标在激流网读者群里提到叶建科早已发了自白书、并且为了向我证明而截图显示了叶建科自白书(1月17日版)图片版的左下角,我又一番打听,才在1月23日傍晚首次看到了叶建科自白书(1月17日版)。然后又过了两天才看到下面这个叶建科自白书(1月22日版)。
(秋火,2018-1-26 1:21)


来源:时代先锋http://www.shidaixianfeng.tk/?p=326
(2018年1月25日晚十点多发布,该文件落款时间为1月22日)


叶建科:撤销罪名,停止追捕徐、韩、黄、顾

我是《张云帆:给人民的自白书》中的叶建科,与张同时在2017年11月15日的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中被捕。2017年12月15日,由于没有充足证据证明我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番禺警方把我从番禺看守所转移至某地监视居住。2017年12月29日,我被取保候审。



首先,对一切关注“11.15广工读书会事件”的广大网友表示感谢,是你们的坚守,让该事件持续出现在公众的关注中并不断升级扩散。你们的存在就是对我们八个戴罪之人以及一切从事着正义的、进步的、公益活动人士的最大支持。感谢你们对本事件的坚守。

本来,我是没有勇气站出来为自己的罪名辩护(辩解),只想快速地了结这个案子,然后找份工作安安稳稳地生活,从此退出读书会活动,做我大清国的顺民。当我还在大牢蹲着的时候,警察跟我说:叶建科,如果你有机会从大牢出去,你愿不愿意为政府工作?将来如果再有人找你去搞读书会,去学毛泽东思想马列主义,希望你能给警方打个招呼。当时,我为了早点获取自由,答应了警察的要求。最终,我从看守所走了出来,重获自由。但是,我发现这种“自由”并不自由。我的肉体虽然获取了自由,但是心灵上却要一辈子背负精神的枷锁。我不能背叛我的立场,不能寒了很多很多有志于从事进步事业的同志们的心,不能辜负网上的群众对我们的支持和无罪辩护声援。我将继续和我们戴罪的四人(我、张云帆、郑永明、孙婷婷)以及被追捕的四人(顾佳悦、徐忠良、韩鹏、黄理平)并肩战斗,直至我们的罪名被撤销。

我会告诉大家,我为什么会参与广工的读书会活动。

我,叶建科,1993年出生在广东省的山区贫困县——和平县。

因为我爷爷是军队转业到乡镇企业的小干部,当年趁着国企改制低价回收了公家的机器设备,在我们村开起了我们镇上第二家杂粮加工厂。所以,小时候,我不至于因为吃不饱饭而挨饿。也不至于因为家庭贫寒而被歧视。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我们村的村领导纠结(纠集)了200多社会青年和隔壁村的200多社会青年打架斗殴。因为我们村有正规的黑社会支持(有火药枪、猎枪),所以对方村民被我们村的人击伤了七八个人。凌晨两点多,县里出动了200多个警察到我们村抓人。

后来,这个案件被上报到省厅上报到中央,被广东省的一些报纸报道了。政府专门请司法所的所长给我们学校作法制教育讲座。班主任也来到我家给我做思想教育工作,提醒我不要参与村里的打架活动。(我那时学习还好,认真学习,老实听话,打架什么的自然不会参与)。

身边发生的一系列黑恶势力活动深深地刺激了我,让我觉得我所处的地方治安极为混乱,我要伸张正义,改变这种治安混乱的局面。我当时首先想到的就是给当时的市公安局长写信,我在信中建议他在我们村派驻警力设立警务室以维护混乱治安,但是,后来没有收到回信便不了了之。

虽然局长大人没回我信,但我始终对体制内位高权重的领导们抱有希望,始终盼望着有一天能有个青天大老爷能够为我等屁民做主。

直到某个唱红打黑的公安局长倒台后,我才认识到一项政策的推行并不是取决于个人,而是取决于一群人的力量。但是,我找不到那群人,因而也对自己和社会的未来出现了迷茫期。

直到后来,我接触了毛泽东思想,接触了马克思主义,才打开了我的心结。

毛泽东马列毛这些东西,在当代的大学生看来就像一块被嚼了又嚼的口香糖一样,又臭又硬,极其枯燥乏味的教条,是过时的老黄历。但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却发现,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方法论去分析和解决当今社会的问题的时候,是那样的极其富有神奇色彩和艺术感。

毕业后不久,我来到了广州,和郑永明一起去参与了广工的读书会活动。

现在,我们的罪名还没被消掉。我现在要说的就是两件事。一是告诉大家真相,我因何事被扣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二是要警方公开案情,拿出治我罪名的证据,我们不想在幕后被扣以莫须有罪名而死得不明不白。

2017年11月15日晚上,我在广工某教室参与一个读书会活动,突然,广工保卫处的老师带着校保卫人员破门而入,其随员带着专业摄像机录像,教室前后被头戴钢盔的学校保安、治安联防队堵死。后来,我和张云帆因为没有相关证件证实自己的身份(没带身份证)被警方扣留。

主讲人在这次读书会中谈论了最近的时事热点(暴走大事件视频被下架等)、控诉舆论不自由、讲了1989年的学生流血事件。是的,主讲人还提到了关于工人权益的问题。由于某种因素,就当晚的读书会活动而言,主要筹备人不是我,主讲人不是我,我与当晚读书会活动的相关系数不大。唯一与其相关的就是我是该读书会的参与者。

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把我立案调查到现在,调查结果出来了吧?该问的人都问了吧?30天的立案调查时间已经过去,明明没有证据证明我有罪,为什么还要对我“取保候审”,等候审判。作为中国的一个公民,言论自由是法律赋予我们每个人的权利。依法治国是X主席提出来的,如今,大街小巷都张贴着自由、民主、法制、和谐的标语,依法治国的口号已经深入人心。

这时,番禺警方闹出这戏,是要反对党的领导?故意和总书记拆台?

为此,我要求番禺分局小谷围派出所拿出证据,公开案情,否则,撤销我们的罪名。

那我们这群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招致警方关注并围捕?我会告诉大家,我们在广工做了什么。

从2017年9月开学以来,我们在广工搞了四次读书会。四次读书会的主题分别是:农民工的处境与未来、改革开放前后、文化大革命、以及第四次的时事热点、八九、工人权益问题。

我们带着广工的同学去了岛上的黄埔造船厂调研,了解现代工人的处境以及大学生的就业生存情况。调研,只是走马观花,为了让广工学生更进一步接触底层的劳动者而不至于让他们成长为看不起“工人”的精英,同时也为了充实广工饭堂后勤工人们的娱乐活动,我们先后在广工校园搞了一次“广工后勤五一劳动节联欢晚会”、一次后勤中秋晚会、正当我们积极准备下一次的元旦晚会的时候警方介入了。我们还在广工生活区的广场上牵头组织了广场舞、合唱队。以前,我总觉得城里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落伍,跟不上时代,吃饱啦撑着没事找事做。但是,一旦抹开了面子加入到后勤阿姨们的广场舞队伍后,我就不再关注阿姨们是不是土气不再关注她们跳广场舞的行为动机。我完全融入到了跳舞的乐趣当中,我每天跳完舞都觉得很放松、很开心。



渐渐地,阿姨们跟我们混熟了。她们愿意和我们聊天,愿意和我们分享她们在外打工的经历。愿意和我们分享她们在工作中生活中遇到的困难。甚至一位饭堂阿姨的饭卡被取款机吞掉之后也在第一时间找我们读书会小组的人帮她去解决。一位参与广场舞活动的大叔说道:要感谢我们这些学生,我们和其他学生不一样。我们看得起他们这些干脏活、累活的工人。谢谢我们给他们提供了舞台,让他们得以在下班后能够来这里跳舞、唱歌,放松心情。

我不想听别人说我们是多么多么高尚伟大,放弃自己大部分时间来做这些服务、关爱弱势群体云云。因为我自己就是工人(我化工专业毕业,在化工厂生产线呆过半年),我只不过是和更多的工人一起跳舞而已。

这些就是我们在广工进行的主要活动。

如果搞读书会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如果在学校组织后勤大妈跳广场舞、唱唱歌是扰乱社会秩序。那在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抓捕马克思主义者,又是犯了什么罪?番禺警方是不是被境外敌对势力渗透,妄图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这天下还是不是开国领袖毛主席打下的?连读毛主席的书都不行了?你们对得起跟着毛主席闹革命而牺牲的三千万革命烈士的阴魂?

最后,我想谈谈一部电影,冯导的新作——电影《芳华》,由于觉得剧情和自己似曾相识。于是,我便去电影院看了看这电影。看完电影后,我觉得电影《芳华》主要是表达了这么几个意思:一、高干子弟生下来就是高人一等,你们都别眼红不服气。人家过得滋润,这都是人家应得的。人家老爹提着脑袋闹革命打江山的时候,你们这帮穷逼的老爹躲哪去了?怪只怪你们这帮穷逼没有个好爹,输在了起跑线。二、雷锋?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雷锋啊,伪光正,历史书都是骗人的,都是有血有肉的动物,哪个人没有私心啊?雷锋,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为出名,为流芳百世。三、跟体制作对,不识时务、老实吧唧脑子不灵活不会来事的都会死得很惨。面对现实吧,吃瓜群众们,这就是当下的“社会现实”。

对于如此的社会现实,我低头了,但是,如果我低头后,它依然在欺骗我。我也只能忍无可忍,揭穿虚幻的现实,追寻真实的世界!


叶建科
2018.1.22




[ 本帖最后由 秋火 于 2018-1-26 01:21 编辑 ]

TOP

来源:http://www.shidaixianfeng.tk/?p=289

三问番禺小谷围派出所
2018-1-25 投稿 时代先锋网

最近听闻北京大学毕业生张云帆等人的事情,让我好几天没睡好觉。

我是一个在毛泽东时代当过工人的人,对于张云帆事件,我有话要说。

当下的青年,就比如说我的孙子,一放假就知道抱着手机玩游戏,叫什么“王者荣耀”。我老了,我不懂那有什么好玩的。他平时也努力学习,但是从不看新闻,很少关心社会,仿佛这个社会上除了自己的前途以外,就都跟自己没关系了。而像张云帆及其他几个有理想有追求、关心工人阶级的有志青年则是越来越少了。一名大学生,就应该有他的社会担当,而不只是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个匹夫不是指别人,而是首先包括自己。这才是新时代青年应当承担的义务。

张云帆和几个年轻人在广州工业大学的教室里搞了一个读书会,谈论马列主义,谈论社会问题,结果就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给抓起来了。这真是让人震惊。我们需要解释!!

第一,读马列主义的书有罪么?中央说要高举马列旗帜,广州小谷围派出所,你们将中央精神置于何地?

第二,对某些社会问题,历史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这叫“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请问扰乱了什么秩序,怎么扰乱?

真是再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对于一个历史事件,后辈年轻人对它认识可能不够到位,评价可能不够中肯和全面,这太正常了!警察大可对其进行批评指正,给他们阐述清楚它的性质和原委。小谷围派出所,你们有去这样做么?没有!你们把讨论历史事件,关心社会问题当做洪水猛兽,你们不去表扬年轻人热爱学习,关心社会这种精神,反而胡乱按个罪名,拘留长达一个多月,且还要监视居住?谁给你们的权利?

第三,你们为什么对那几个孩子穷追不舍,居然还在网络上追逃?那么多赌场、色情交易的场所你们不去管,对一个读书会如此上心,这是何居心?看不得年轻人上进么?这是非要让年轻人变得自私冷漠你们才满意?

你们乱用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利,打击有志青年,扼杀他们的未来,你们才是罪人。你们利用职务之便,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对几个年轻人如此胡作非为,拘留、监视居住、抄家、威胁、恐吓,是想干什么?做出成绩,向上邀功?

想想真是不寒而栗啊!国家就掌握在你们这种人手中?你们知法犯法,为了个人和小集体利益,不惜牺牲几个年轻人的未来,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惜拿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途做赌注,真是无耻至极!有罪的是你们,你们才应该被刑拘!

“有一份热,发一分光。即便如萤火虫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没有炬火,我便是这唯一的光”。中国的教育不应该只是培养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更应当培养出更多的新时代的“四有”青年,培养出真正能够继承革命先辈的优良传统,做共产主义真正的接班人。

张云帆及其伙伴们没有罪,小谷围派出所的所作所为必将被历史审判!

TOP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UQ9JPBhd9MdPUy1zCYEyMg

记某同学的一次喝茶经历

2018-01-26 Freud 红楼飞雪
原文由Freud(象飞田)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经原作者同意转载。

1月23日下午四点左右,我接到学院团委副书记的电话,邀请我前往老师的办公室。本人生性较为孤僻,在学校中朋友并不多,绩点也很一般,能蒙受学院领导如此的重视与关注,本人深感荣幸,遂立即从宿舍驱ofo赶往校园北侧的学院楼,与老师进行亲切的交谈。

在会谈中,本人得知,学院领导找我进行谈话的原因是本人在个人公众号“那年阳光灿烂”上发布了几篇文章,包括一首歌曲,这些内容均已因违规无法查看。

在谈话中,院团委副书记就个人公众号的运营情况、个人生活状况进行了深入的了解与关心。但也许是第一次见面的原因,我和老师都显得比较拘谨,问问题时不是非常流利,谈话的氛围并不是十分热烈。

会谈一开始,老师便开门见山:“找你来就两个问题,第一个是那年阳光灿烂的公众号是你的吗?”

“对,是我的。”

“第二个问题,有一首歌叫什么青年…啥的是你创作的吗?”

“哦,战斗的青年,不是,是别人投稿给我的,我肯定没这个水平。”

老师对于我的回答较为满意,在电脑上进行了记录。

接下来,老师对我个人的生活状况,包括是否愿意入党,家庭经济状况,主要社会关系等进行了详细的了解与关心。对于老师无微不至的照顾与体贴,我感到非常温暖与感动。

谈话在和谐与欢乐的气氛中接近了尾声。最后,我们整理了谈话记录,内容是公众号的运营人是我、运营的目的、推送中的歌曲和我没有关系。在这三个问题上,双方达成了完全的一致。我们在谈话记录上开心地签了字,老师带着文件离开了。

对于这次谈话,我希望了解几点问题:
1.为什么需要进行这次谈话?是学院的日常行为,还是其他部门了解情况的需要?问什么需要了解我的这些信息?
2.看到其他同学也与学院领导进行了这种约谈,这种约谈是否是普遍的?约谈的标准是什么?
3.我的公众号日前被封禁十五天,这是否与约谈了解的信息有关,是否与这首歌曲有关?
4.这首歌曲在由我的公众号发出后收获了很多同学的欢迎,一些老师也表达了赞赏。这首歌曲是否敏感,如果是,为什么敏感?为什么遭到删除?处理的执行主体为何?

TOP

毛派谈为什么要声援广工读书会八青年

来源:http://www.shidaixianfeng.tk/?p=418

原题:同志们,我们为什么要声援“八青年”!
2018-1-26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近期广州番禺八位左翼青年的事情在社会上引发了很大反响。作为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传播者,居然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度被警方公然逮捕,这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一致愤怒。我看到张耀祖、李甲才、顽石等不少同志都纷纷写文章进行声援,陕西西安和香港的一些群众还自发组织进行了抗议。然而在愤怒的洪流中,也往往夹杂着一些所谓“理性”的灰尘,他们叫嚷着不要“被骗了”,说什么学生们肯定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否则警方“为什么不抓别人只抓他们几个”,等等。我本以为这些声音不过又是少数反动派施展的鬼蜮伎俩,没想到在这些“理性”声音中,竟然也看到了不少左派身影。这着实让我大吃一惊,也开始让我进一步思考,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支持这些左翼青年?

1. 因为这些左翼青年是毛主席真正的好学生

有些人口头上赞同毛泽东思想,在行动上却不打算或不完全打算践行毛泽东思想,这些人就算不上毛主席的好学生。什么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就是真正与广大工农群众心连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那么这8位年轻人能不能算得上毛主席的好学生呢?算,当然算。请看他们的自白书。第一位写出自白书的青年张云帆,在大学期间就加入了学校内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社团——马克思主义学会,并在大学期间发起了有社会影响力的学校后勤工人调研报告,揭露了学校内种种用工违法乱象,社团还一度被关停。有人说这是给学校抹黑。胡说八道!维护工人阶级的合法利益就是给学校抹黑吗?第二位写出自白书的青年孙婷婷,虽然没有证据表明其是否信仰毛泽东思想,但她在毕业前后的行为却是在践行毛泽东思想,请看她利用自己的学业所长,带领学校的学生为工人们提供按摩和义诊,毕业后继续从事公益事业,为广州当地弱势群体服务,这些行为表明她也是一个非常合格的优秀青年。接下来几位青年青年郑永明、徐忠良、黄理平和韩鹏,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出身底层,在这个物欲横流、人人向上爬、向钱看的时代,他们不但公开宣称自己“永远是工农的孩子”,还自觉地进行探索并确立了社会主义信仰。更为难得的是,他们毕业后没有屈从这个社会的逻辑,反而力所能及地开始了宣传毛泽东思想的新征程。

之前很多同志都在担忧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年轻人当中充斥着历史虚无主义和政治冷淡主义,仰马克思主义的人少之又少。现在张云帆等年轻同志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年轻人一样可以信仰毛泽东思想,而且他们对无产阶级的爱一点也不会比老同志们少。什么是毛主席的好学生?这就是。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这几个青年就是啊!有些同志怀疑他们的动机,我问你:你到哪里去找这么多热爱毛主席、热爱人民的“别有用心”的青年呢?他们放着能大把大把赚钱的工作不去干,而去帮助这些工农群众、宣传毛泽东思想呢?不应该啊,不应该信口雌黄,替那些反动派维稳。现在他们,毛主席的好学生,被刑拘,被追逃,我们能坐视不理吗?不能!

2. 因为这次事件的矛头是对准毛主席、对准马克思主义的。

这八位青年,不是普通的青年,他们是信仰马克思主义、信仰毛泽东思想的进步青年。他们干的事情,不是坑蒙拐骗,不是拦路抢劫,更不是杀人放火,他们是在实实在在地宣传毛泽东思想!现在这些青年有的被拘捕,在派出所受到种种非人道的待遇,不让上厕所,不给看病,每天只让睡四个小时,试问这是国民党的派出所还是共产党的派出所?别说被拘捕的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就算是普通的罪犯也不能这样对待啊!还有些青年被追逃,据八位青年中的韩鹏说,他已经足足两个月没能与父母相见了,相信他的父母此时一定是整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以泪洗面。特别是我看到有好几位青年的家中本身就不富裕,比如黄理平,比如韩鹏,他们的自白书中都有写道(正是这种现实的剥削和压迫,才使他们真正领悟了毛泽东思想!)。现在他们工作丢了,又不敢抛头露面,举目无亲,此时此刻想必一定是异常的艰苦。

此次番禺警方公然对他们下手是什么意思?就是公然反对反对毛泽东思想,打击进步青年。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蓄谋已久,但是我们有必要联系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11月份中旬两位青年在广州工业大学宣传毛泽东思想时被捕,接着又有两位青年相继被捕;在毛诞节那天,河南省委宣传部的微博公然宣称纪念毛主席很没必要,并且讥讽苏联是一个乌托邦;接着又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河南洛宁县拆毁毛主席像的事件,面对各地红色网友的厉声声讨,洛宁当局竟没有半点悔过之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近周新城教授文章中的一句话刺痛了某些反毛反共的家伙,最令人气愤的是这句话竟然是共产党宣言中的“消灭私有制”!对于马克思主义者来说,这句话简直不能再熟悉了。这句话有错吗?没有,一点没有,共产党人就是要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连这一句话都要反对,连毛主席的好学生都要抓,连毛主席他老人家的雕像都要推倒拆毁,反毛者的肆意妄为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3. 因为这个事件是一场尖锐的阶级斗争。

阶级斗争这个事情,是没有可能回避的,阶级社会中,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的。有些人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去回避它,忽视它,结果我们已经看到社会上的阶级压迫已经愈来愈严重的显现出来了。我以为,八青年事件就是一场尖锐的阶级斗争,是反动派们的挑起的阶级斗争,意在打击进步青年、打击信仰热爱毛泽东思想的革命群众。前面说到,这场斗争的矛头是对准毛主席、对准马克思主义的,同时也是对准我们这些热爱毛泽东思想、热爱社会主义的人的。这件事如果不能合理解决,就必将意味着宣传毛泽东思想就是犯罪,这无疑是对近些年来茁壮成长的左翼最沉重的打击!同志们,朋友们!刀已经架在我们脖子上了,我们该怎么办?一句话,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坚决还击!

八青年事件以来,广大群众,广大左翼没有选择屈服,我们自觉地进行了声援和斗争!这八位青年没有屈服于警察的淫威,以自白书的形式进行了坚决的还击和揭露。他们公开向群众表明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立场和人民立场,揭露了反动派们的丑恶嘴脸!他们的同学、老师进行了自发的营救和声援,去年12月有 400多人写下联名信,有的学生也勇敢地站了出来,为群众还原这些青年真实的面貌,打消了群众不可避免的疑虑。我们左翼也进行了广泛的动员,涌现出数不胜数的文章,涌现出陕西和香港等地敢于站出来,走上街头揭露反动派罪行的先进群众,涌现出红色中国网、旗帜中流网、红旗网、红歌会网等坚守毛泽东思想的网站和无数不畏死亡的微信公众号。如今,声援八青年的声音已经响彻中华大地,我们要告诫那些反动派,你们的删帖阻挡不住红色群众的正义行动,你们删除一篇文章,会有十篇乃至更多的文章发表出来。

让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罢!

八青年无罪!

毛泽东思想万岁!

TOP

参与1.24联名倡议表达关注的来信选登

相关链接:#118 36名左派人士联名倡议劝告徐黄韩顾四青年到北京公安机关说明情况依法解决问题 并发起“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关注团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
“红色参考杂志”公众号2018-1-24 14:00发布 原题:《为合理解决张云帆等“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而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的倡议》附:秋火转按
————————————————————————

下文来源:红旗网http://www.zg562.xy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1459
本帖最后由 如实 于 2018-1-26 10:06 编辑


支持青年的来信选登
2018.01.26来稿



支持青年人的签名者都说了什么?

关于广州八青年读书会关注团的公开信发出两天以来,我们已经陆续收到了超过500个签名。这些正直善良的人就像八个青年人一样,来自天南海北。有老同志老前辈,也有中学生大学生;有工人农民,也有教师民警。她/他们除了签名,也会经常写一些宝贵的想法,我们限于精力,往往难以一一回复,但是我们都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哪怕从简短的文字里面,我们也能深切的感到同志般的信任和支持。

我们会不断的从来信里面挑选出一些,发布出来,让更多人能看到这些文字,受到鼓舞。

如果您也要签名,或者有话要说,欢迎致信 guanzhu2018@gmail.com,感谢您的支持!



尊敬的“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关注团成员们:

你们好。
我的姓名是廖艺鼎,来自江西省南昌市,是一位热爱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高中生。
众所周知,2017年12月8日,八位大学生由于举办读书会一事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非法拘捕、通缉。自事发以来,作为一名同样正处于人生的学习阶段的青年,更作为一名跟他们拥有相同理想和信仰的马列主义者,我一直关注着事件的进展,并坚定地支持他们的斗争。当我看到贵团的宣传之后,我的心情十分激动:因为我发现,还有许许多多其他同志和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正因如此,我赞成你们的倡议,并自愿参加“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关注团,望各位予以批准。

一名愿为人类解放事业而斗争的青年
2018年1月25日




我大力支持!为中国好青年喝彩,这才是民族的希望所在。特赋诗一首,以示声援。
昨夜惊风昨夜雨,
一片晨曦一地枝。
参天大树绿绿叶,
最美不过雨后时。
——迸金敬上。

签名:彭金涛 四川成都工程师



历来任何专制政府都试图砍掉人民思考的脑袋,给他们灌输利于自己的知识,正所谓教育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他们试图用教育,用暴力来洗脑,来封杀不利于自己,但是正确的观点,他们就是要把这个世界变成一滩死水,把人民变成不敢反抗的庸人。我们不革命,我们不抗争,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不就无异于幻想了吗!?所以我坚决支持一切积极的运动,并把这些运动看成新世纪的曙光,我虽然只是一个高一新生,势单力薄,但是,这不是我臣服于政府淫威之下的理由!如果这次事件我知道了而没有任何声音,那么我就没有资格自称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了。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万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徐自牧 学生



八青年关注团:
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青年代表中国的未来,世界的未来。因此,我愿意和诸公一道支持和声援八位青年。

签名如下:梁斌,重庆邮电大学退休教授





宪法不能是一纸空文,人民的国家不能徒有虚名!青年人有担当,应该受到鼓励,而不是无端迫害。

姓名:姜未  湖北个体经营户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丁锋    舒州中学生



您好。我愿在乌有之乡上面发表的支持张云帆等同志的倡议书上签名,同时,我提一个不成熟的建议:《宪法》中关于党的阶级性质,国家政权性质等条款,在具体操作中被党员干部在实际工作中破坏颠倒的现象在当今社会十分普遍。XJP在十九大二中全会讲要修改并重视《宪法》的操作性。我作为共和国的普通群众,也关注《宪法》的实际落实问题,能否恳请乌有之乡等红色团体,就广大警方非法歪曲法律,非法利用公职权力逮捕马克思主义者的这一事件,呼吁学者联合签名,向全国人大提交申请,恳请全国人大并党中央就此事启动对广东省司法机关违背破坏《宪法》的调查,依据调查结论处理派出所领导,涉事民警和广东省省市县三级政府和党委负责人。
请全国人大启动,对广东省三级党委并政府违背破坏《宪法》情况的调查

赵金,拉萨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本人袁三朱,湖南省郴州人,农民工。坚决支持热血八青年关爱工农底层、不做精致利己主义者,为中国社会的自由进步平等公正勇于思索勇于探索实践的高尚行为。思辨是挡不住的,青年人的反思是中华民族社会主义复兴的必然,是中国思想界三十多年来少有的希望标志。

你好,
     我支持广工读书会的8位青年
。并呼吁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高校师生及校友共同关注,呼吁全国各类学生社团、读书会共同关注。我的信息如下:  
高永  北京科技大学校友  高校教师  若干马克思主义读书会参与者、组织者

为了现行宪法与法律的尊严,为了社会主义与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制度不被践踏,为了参与并监督全面依法治国战略的推进,为了真想不被埋没,为了人民当家做主的权利受到全社会的普遍尊重,为了我们的事业的光明未来,于上海参加工作的手机游戏软件工程师,毕业于本次事发地的大学城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山西籍工人阶级田晓阳,在此声明将在事件最终妥善解决,真像水落石出之前与全国并全世界的同志们一道持续关注此事。

八青年关注团的同志们:
您们好,我今天下午3点多时就给您们去信自愿签名为八青年声援,现在,又收到你们“为合理解决张云帆等“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而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的倡议”后,我再次郑重回应,我赞成《为合理解决张云帆等“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司法纠纷而呼吁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的倡议》,与八青年同荣辱、共进退。我愿为广州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八青年鼓与呼。以下是我的真实身份信息:朱世杰,工作单位,河南省许昌市种子管理站职工。

此致敬礼
朱世杰2018年1月24日



初闻此事内心惊讶,没想到诸位青年如此有行动力,相较之下我本人虽然也在各种工厂里做工过,因为有这样的经历,而有一些思考,但是和诸多工友在一起时却未曾严肃讨论过时政话题,近日在网络上看到读书会事由经过,我虽然无力改变诸青年目前的境遇,但是也想发表一下自己的声音:八位读书会青年秉持着自己的理念,聚集在一起,用自己的知识和行动,为普罗大众如何获取更多的幸福生活进行探索,而不畏惧于此路前必将遭受到的困苦与磨难,实在难得,在青年这个阶段有此思想高度,实在难得,有思想还能为此而行动,实在难得,即使遭遇打击也敢严正发声,实在难得,现在唯望诸位青年可以保重身心,自他两面设法相救,万勿让家人朋友与同心同理者得闻悲讯。

祝;诸位青年身体安康,早日达成自己的理想。
声援于18.01.25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