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2008尼泊尔

携手走向电力发展的目标


加德满都,11月23日

尼泊尔工商理事会(Federation of Nepalese Chambers of Commerce and Industries,FNCCI)主席Kush Kumar Joshi说,政府和私营部门应积极合作发展水电项目,以兑现政府在未来十年新增10,000兆瓦电力的计划。

他在周日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政府应该制定长期和短期的政策和计划,以发展水电项目,实现政府的目标。

他声称,虽然尼泊尔可以产生足够的电力,但迄今只生产600兆瓦;不发展水电就无法实现国家工业化,而私人部门应当在水电项目中起到关键作用。

他说水电能促进城乡发展,助推经济,减少贫困。

他说许多产业因电力缺乏、拉闸而关闭,在运作的也无法达到最大产能。

FNCCI的水电发展论坛主席Gyanendra Lal Pradhan说,私人部门有责任发展电力……每星期停电长达70个小时,并且只有百分之四的农村人口用上了电。

他说今年以来,由于停电国家将承担多达500亿卢比的损失。去年损失了400亿卢比。

他说,电力是发展农村地区的关键角色,也是国家发展的基础设施。

FNCCI将举办一个讨论会讨论政府与私人部门的合作问题。


http://www.gorkhapatra.org.np/de ... =10435&cat_id=4
私人资本要求分享水电蛋糕

TOP

毛派打伤7名GEFONT成员


KASKI, 1月2日

周三,Kaski区Pokhara面条公司的毛派工人打伤了7名接近联合马列的工人。

稍早,该公司管理层解雇12名接近联合马列的工人。事件发生后,一队联合马列的工人与人权活动分子到该公司谈判,然而,受害者说,毛派在人权活动家面前痛揍他们。

尼泊尔工会总联盟(General Federation of Nepalese Trade Unions,GEFONT)的Gandaki区主席Surya Mohan Subedi说,毛派在人权活动家面前痛揍他们,即使人权活动家喊停仍不住手。

Subedi说,由于星期二已经被揍过一次,所以特地带上人权活动家防揍。

他说是毛派工人影响管理层将他们解雇的。

据说毛派袭击他们是因为“外在干涉”。

在GEFONT抗议后工厂已撤销解雇的决定。

2008-01-02 21:38:59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33139
毛派袭击联合马列工会干部

TOP

圣域之鱼:

丹加地公务员罢工(2008年11月26日)


丹加地,11月26日-丹加地地方政府的公务员于周三发起罢工以抗议昨天区林务员Man Bahadur Khadka被联合马列青年力量(YF)成员殴打的事件。

骚动的政府职员们在当地的交通要道举行了游行示威,高喊着反对青年力量的口号。

他们走上街头抗议那些参与袭击事件的人并要求给与政府雇员安全保障。

抗议者们威胁如果不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将采取更激烈的抗议形式。

周二,区林务员Khadka声称遭到青年力量一群当地组织成员的粗暴虐待。


原文链接: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68124



停职工人威胁关闭水电站(2008年1月23日)


KHAIRA(皮乌坦),1月23日-参与Jhimruk水电工程(JHP)的前雇工威胁说,如果资方对他们的要求不做出回应,他们就将破坏供电。

周二,工人们在水电站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如果资方不在1月31日之前不理会他们的要求,他们将砸开水库的大门。

大约250名临时工被雇来参加该工程和农村电气化的建设。但工程在六年前受到毛派武装分子持续袭击而停工,临时工们也因此被遣散回家。

骚动的雇员们声称资方曾承诺工程重新开始后将召回他们。他们的首要要求是马上回到原职以及给受伤工人提供治疗。

发电站的分站长Shobhakar Pant回应说他将尽快将此事转报到上级。

此由挪威政府援助的工程项目目前由Butwal能源公司负责。


原文链接: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35160



工人允许某地旅馆重新开放(2008年11月27日)


NAGARKOT,巴克塔布尔,11月27日-依照首脑级会谈的决定,毛派下属的全国旅馆业工人联盟(ANHRWU)已同意周三关闭的Nagarkot地区的旅馆重新开放。

周三,毛派联盟成员关闭了所有山区旅游站点的旅店并遣回大部分游客,以此要求同等地提高所有工人的工资。

骚动的工会成员与当地旅馆经营者达成协议,由劳动顾问委员会尽快对他们的要求做出决定。

参与会谈的有总理普拉昌达、内政部长高塔姆(Bam Dev Gautam)、旅游和民航部长、全国旅馆协会的代表以及毛派工会。

有消息称,全国旅馆业工人联盟的巴克塔布尔地区主席Lekhak Rai在总理办公室会谈还未结束时接到了旅游部长的电话,并随后撤销了停业活动。

Rai证实了确实接到电话,但他声称自己并未屈服于来自部长的压力。

“是的,旅游和民航部长西斯拉·雅米打来电话催促我们撤回关闭旅馆的计划。但是,我们并不是因为她的压力,而是因为旅馆经营者承诺提供政府定下的报酬,这才重新开放旅馆的。”他说。

然而,Nagarkot Naldum旅游业发展委员会的秘书Deepak Lamichhane坚持认为这一决定是迫于高层的压力而做出的。“他们同意无条件重新开放旅馆,尽管会谈还在继续。”他说。

旅馆工会下属的工人们从周三开始关闭所有36家Nagarkot的旅馆,要求将所有工人的工资增加1300卢比。政府已经将非技术工种工人的最低工资标准由3300卢比提高到4600卢比,但Nagarkot的工人们要求旅馆经营方给所有工人加薪,而不是只给领最低工资的工人加薪。即使是拿较高工资的工人也应该得到同等数额的加薪。

同时,毛派下属的工人通过递交加薪请求的方式保证不像原先威胁的那样关闭加雷-戴勒克的旅馆。

“我们将采取其他方式的抗议行动但不会再关闭那些旅馆。”旅馆工会在加雷地区的主席Mohan Gajurel如是说。


毛派分子关闭两座工厂

加德满都,11月27日-加德满都地区的两座大型工厂,Gorkha啤酒厂和Lumbini制糖厂,在昨天由于工人发动抗议而被关闭。

据管理层称,两座工厂都是被毛派下属的工人关闭的。Lumbini制糖厂的工人要求按政府新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加薪,而Gorkha啤酒厂的工人们要求永久性的工作。


原文链接: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68325



工商联与各工会就工资问题达成协议(2008年11月30日)


【加德满都,11月30日】尼泊尔工业商业联盟协会(FNCCI)与多个工会于周日就各技术级别工人的工资标准达成共识。

在周日的会议上,双方同意继续以4600卢比作为非技术工人的最低工资;这一标准是政府先前制订的。

协会的一篇通讯稿称:“同样地,各级别的工人都将获得1500卢比作为持续通胀的津贴。”

根据协议,尼泊尔工会总联合会(GEFONT)主席Mukunda
Neupane声称他们同意暂停抗议活动。参加会议的有尼泊尔工业商业联盟协会(FNCCI)主席Kush Kumar
Joshi及其领导下的干事,以及来自六个主要工会的代表。

按照最新协议,今后,非技术工人将获得4600卢比的薪水(3050卢比的基本工资以及1550卢比的津贴)。同时,半技术工人和技术工人的工资分别定为4650卢比和4760卢比,而高技术工人的工资则定为4950卢比。

新的工资标准从过去的9月17日开始履行,并有追溯效力[1]。FNCCI称双方还同意将最低日工资定为190卢比。

[1]这意味着工人有权要求补发自9月17日至当时的工资增额。——校对者注


圣域之鱼译 biaogang校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68640

[ 本帖最后由 异教徒 于 2009-5-30 22:41 编辑 ]

TOP

Dabur的纠纷终了
POST REPORT
BIRGUNJ,9月26日—在管理层和示威工人达成了十一点协定之后,在Dabur Nepal的近一个月长的罢工今日结束了。
正如它被称为「去年7月两党签署的广泛的协定」的补充,该协定中,双方都同意在政府成立的委员会提交的报告的基础上,解决他们在奖金数量上的分歧。
全尼泊尔行业工会联合会中央副主席Badri Bajghain也参与了对话。他提到:一旦由劳动和交通部委派的委员会调查了公司提交的其收支的报告,关于奖金的纷争就可以解决了。
管理层也同意设立一个劳动福利委员会、在罢工期间甚至也支付工资、提供相当于一个月薪水的节假日奖金。
在劳动和交通部书记领导之下的调查委员会中,也有尼泊尔工商业界联合会、全尼泊尔行业工会联合会、工厂管理层、工会的代表。委员会被要求在一个月之内提交报告。
行业领头羊、跨国公司Dabur Nepal的工会,在一个月之前开始了罢工,他们宣称公司制订的奖金数违背了《劳工和奖金法案》。
发表于: 2008-09-26 20:04:19 (Server Time)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62081
Die Philosophen haben die Welt nur verschieden interpretiert es Kommt darauf an, sie zu verändern.

TOP

商会组织街头示威抗议安全状况
近来所遭到的肉体攻击让广大商界人士心有余悸,他们在周日关闭了自己在加德满都谷地相关的工厂和企业。
他们说最近一段时间,杀人、勒索、绑架企业家和商界人士的袭击事件愈演愈烈,他们要求政府给他们以足够的安全,这样他们才能打理自己的产业。
前一天,一名印度商人被不明身份的刺客刺死在新大道区的Gucchatole,他的丈夫则伤势严重。
商界的头面人物组织了这次抗议,他们谴责政府对私有企业所遭受的威胁充耳不闻。
在加德满都的商业中心——新大道区,尼泊尔工商联主席Chandi Raj Dhakal表示如果政府不阻止针对他们的攻击,那么他们将自己进行反击。他要求将那些袭击企业界人士的人立即缉拿归案并予以严惩。
与此同时,企业家也警告说如果此类袭击不被禁止的话他们只能关闭自己的厂房和产业。
这次游行经过了城市的主要街道,商界人士最后汇拢在一起,警告说如果政府还不能给他们提供安全,他们将开展更广泛的示威活动。
三天前,一位不知身份的人在Baneshwor对商人Shashi kanta Agrwal射击,使其受伤。Agrwal是尼泊尔工商联的前任财务总管。
这次袭击之后,商界领袖们督促政府在48小时内向他们做出保证商业界人士安全的承诺,否则他们将诉诸抗议。
过去一段时间里,工商界人士在全国各地的其它城镇遭受了犯罪团伙的一系列袭击,包括绑架和勒索。
在过去几个月中间,警方已经破获了好几个参与绑架商人的犯罪团伙,他们大多是用印度的手机SIM卡发出威胁并要求赎金的。
拾荒者复出整理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8/mar/mar02/news14.php

TOP

毛派仍在开办劳动营


KATHMANDU, 1月13日

尼共毛继续在各地开设劳动营。

一个人权NGO,非正规部门服务中心(Informal Sector Service Center,Insec)的一个小组发现,Salyan的6人、Rukum的20人、Pyuthan的7人、Jajarkot的6人在劳动营中服刑。他们的刑期是由从前毛派的“Kangaroo Courts”(私立的公堂)判处的。这些16至45岁的人已经服刑1年至6年不等。

Dipak Dhital,过去三年被关在毛派Salyan区Siurat VDC-6劳改营中的一名囚犯,对非正规部门服务中心的小组说,毛派折磨囚犯逼其承认罪行。“毛派从来不付我们工作的报酬。”他说。

毛派把劳动营设在Namuna学校里。这所“模范学校”是毛派2003年建立的。

“被拘者做饭,清洁学校和炊具,服务于教师和学生,并给毛派搬东西,” Pratibedan Baidhya,2007年12月第二周进行访问的该小组领导者说。

被关6年的Meghraj Thapa说,2006年12月全面和平协定(Comprehensive Peace Accord,CPA)签订前他们给毛派机动队伍搬东西。

Namuna学校的校长,地区“Kangaroo Courts”的“法官”Sher Bahadur Oli说,他们是被该法庭判决的,不能被立即释放,除非政府来执行该法庭的判决。他说党并无付囚犯报酬的政策。

Insec的主席Subodhraj Pyakurel说,毛派必须解散全部劳动营,政府必须立即采取措施释放囚犯,毛派这种平行政权必须停止。


“人民教育”的“模范学校”:

Salyan区Siurat VDC-6的学校在过去四年中开办1-5年级。175名学生中75名是毛派的家属,另外的是平民子弟。

每年级有一本教材,包括尼泊尔语,数学,英语和科学。首页有普拉昌达的照片和语录。

INSEC头子Baidhya嘲笑说毛派本来还抗议教材上印王室的照片。

地区当局说这种学校无知识。Insec的主席Subodhraj Pyakurel说,“政府应当关心这些孩子的未来,……”


2008-01-13 21:08:22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34162

[ 本帖最后由 May 于 2009-7-11 15:27 编辑 ]

TOP

毛派关闭Nagarkot的旅馆


KATHMANDU,1月17日

旅馆入住率逐渐提高时,Nagarkot的旅馆却因毛派工会的罢工于周四逐客关闭。

旅馆老板们说,全尼旅馆餐饮业工会(All Nepal Hotel and Restaurant Workers' Union,ANHRW)的活动家逐家使游客搬走,封锁旅店。工会已提出了13点要求,包括最低工资,年度休假,医疗津贴及小费。他们把旅馆分成3类,分别定立3500、5000、10000卢比的最低工资。

一些雇员举行一个小集会,Nagarkot-Naldum旅游业促进会说毛派下属的工人在强行进入旅馆时实行恐怖专制,威胁并殴打了一些雇员。Nagarkot旅店协会的会计Badri Makaju说,“我们已经满足了一些要求,并同意逐步满足其他的要求,但他们得寸进尺,不和谐。”

尼泊尔旅店协会秘书长Ajaya Sthapit说:“尼泊尔形象正在好起来,这时关酒店不好。”2007年尼泊尔接待了超过50万的游客,创历史新高。

ANHRW的一个核心成员,兼Bhaktapur地区委员会书记的Prem Bolkhe持不同看法:“一个月前我们就提交了最后通牒,但他们当我们放屁。”

他说他们并未对旅客无礼。“我们只是在昨天通知了他们,今天早上他们把旅客转移走了。”他说这个山地旅游站共开立了42家旅馆。


2008-01-17 12:27:12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34561

[ 本帖最后由 May 于 2009-7-11 15:28 编辑 ]

TOP

参天大草:

Bir医院员工罢工,要求代院长离开(2008年11月13日 )


加德满都11月13日消息。国家医学研究院Bir医院的医生及其他员工,于周四停止了在OPD部(out-patient department,为不入住医院的病人提供服务的部门)和实验室的服务,而举行半天反对(研究院)代院长Bishwo Raj Dali医生的抗议。

他们警告说会将抗议继续到周五。

“我们的底线是代院长辞职,”Gyanendra Shah医生(斗争委员会的一名成员)说道。Dali医生是两年前当尼泊尔人民阵线党的Amik Sherchan是卫生部长时政治地指定(为代校长)的。

“代院长在这两年里没有给医院带来任何改善,”Shah医生说道。

据Shah医生的说法,Dali代院长本应在今日出席谈判,但尽管被告知员工可能会继续罢工他仍未露面。

“今天我休假,”当被问及有何评论时,Dali医生如是简单地告诉POST(本报)。

参加抗议的员工,包括医院主任Srawan Kumar Chaudhari医生、专科住院医师Ranjan Kumar Singh医生和医院院长Bramha Nanda Jha医生签下协议,表明如果代院长不离开,所有员工都会辞去工作。“我们会继续抗议直到我们的要求得到满足,”Shah医生说道,“我们将不会在医院的指定地点提供医疗服务,而会在医院以外的场所为OPD部病人作诊断。”

这份协议已经同时提交给卫生部和医院工会(hospital union)。

Shah说代院长未曾实现医生和医院其他员工的要求。他们的要求包括履行整合全部员工的服务规章、增加工资和津贴、招聘更多医生和保健职工以减少病人增加带来的压力。Shah医生说这家医院里护士和医生的比例是1:43。

外创中心的设立、财政的透明和医疗设备的修缮也包括在员工们的其他要求当中。

罢工的员工们还指控说Dali医生——他曾一度正式与Sarbanga护士中心(Sarbanga Nursing Home)——甚至在正式手续已于6个月前完成的情况下也未给医院增加护士。Shah医生如实说。


参天大草整理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66639

TOP

工资之争迫使商业区关闭(2008年12月12日)


两个执政党派——尼共毛和尼共联合马列下属的各工会于今日继续进行已经持续了两天的抗议,导致比尔甘吉-帕斯莱雅(Birgunj-Pathlaiya)工业走廊的30余家企业关闭。

Surya Nepal 私人有限公司、Triveni 集团的11家企业、Golchha 集团的4家企业、Jyoti 集团的所有产业以及 Nandan 酥油、Saakha 钢铁和 National Polyplast 均已收到工会的最后通牒,如果在周一前不能满足工人的要求,这些企业将会完全关闭。

在政府试图建设“企业友好”环境的同时,执政党派下属的各工会却在用罢工破坏这种友谊。从昨天起,追随毛派的全尼工会联盟(All Nepal Trade Union Federation ,ANTUF)和追随联合马列的尼泊尔工会总联合会(GEFONT)已关闭了33家大型企业。他们指控资本家们破坏了工会与工商联(Federation of Nepalese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FNCCI)于11月30日达成的增加最低工资的协议,要求为所有薪金高于最低工资的雇员统一加薪1300卢比。

Surya Nepal 私人有限公司、Golchha 集团以及 Jyoti 集团拒绝了工会的要求,他们声称工人的薪金已经高于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我们不能违反公告精神。”比尔甘吉商会(Birgunj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代主席 Sushil Dhurka 说。工会则表示,他们无法接受那个于12月8日发布的公告。工商联要求其成员遵循“不工作,无工资”的原则,拒绝支付罢工期间的工资:“我们不会支付罢工期间的工资,工会的要求违反了先前达成的协议。”全尼工会联盟副主席 Badri Bajgain 表示,工商联的这一决定是屈从于大资本家的压力。他说,这是资本家的报复行为,大资本家们正串谋起来反对工会,使得工业环境不断恶化。

与此同时,有3家自周四起关闭的企业已同工人达成了加薪协议,于今天恢复生产。尼泊尔工会总联合会中央委员、尼泊尔独立工会联盟(Nepal Independent Workers’ Union,NIWU)主席 Dinesh Rai 说,今天恢复生产的企业有 Alliance 药业、酥油 Ghee和 Sam 工业。据全尼工会联盟称,Jagadamba 电气也已恢复运营。

为了进一步向资方施加压力,全尼工会联盟、尼泊尔工会总联合会和尼泊尔工会大会(Nepal Trade Union Congress)于今天在 Simara 召开会议,宣布将发起更多的抗议活动。Rai 说,他们将于周日在各企业的门前举行集会,“星期一,工人们将在 Simara、Chhatapipara 和 Parawanipur 继续开会。”


异教徒整理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 ... dtSiteDate=20081213

TOP

工业区步履维艰(2008年12月21日)


不尽合理的最低工资协议,未能及时缓解的各种负担——工业界的未来已陷入一片黑暗。所有的行业都处在困境之中,企业家们正感到进退两难。据尼泊尔织毯出口联合会(Nepal Carpet Exporter’s Association)代主席 Deepak Bhattarai 称,尽管政府高调宣称将在织毯行业引入新政策,但黄麻和成衣业仍然没有任何改观。如果政府在两个月内不能采取有效行动,整个织毯行业将不得不全部关闭。

谈到工资政策, Bhattarai 说,“政府应该根据不同行业的具体情况来制定最低工资标准。织毯业本已处在飘摇之中,不合理的工资政策更是把我们推向了关闭的边缘。我们一向按照产品的尺寸支付计件工资,600卢比一米。我们需要不同的工资政策。”

Bhattarai 说,受经济危机的影响,美国市场严重萎缩。尽管计划中的新政策带来了一些希望,但黄麻和成衣行业仍然不会有实质改观。

2007至2008年,织毯业的出口量达到110万平方米,现在这一数字下降到了60万平方米。“我们缺乏政府的支持。” Bhattarai 表示,“尼泊尔的织毯业完全依赖出口市场,但政府从未能给予我们有效支持。未来两个月内,织毯行业将面临严峻挑战,今年我们会有十万工人失业。”

“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屡遭重创,先是暴力和不安全感影响了出口生意,现在又得面对电力短缺和不合理的工资政策,真是看不到前途了。”尼泊尔成衣协会(Garment Association of Nepal,GAN)第一副主席 Uday Raj Pandey 说。

“我们甚至不知道政府到底将要采取什么政策,我们具体能够得到哪些好处。高额的电费令我们头痛不已,经济危机的影响更是雪上加霜。面对经济危机我们甚至得不到出口上的优惠。”

“我们实在是步履维艰,政府总是拿不出有效措施。新的供电计划将会使许多企业彻底关闭。目前,只有10家成衣企业在维持生产,大约有50家自德赛节(Dashain)以来就从未开工过。”Pandey 说,他们的协会将会提醒政府切实执行计划中的新政策。尼泊尔对美国的成衣出口在11月间降至421,850.90美元,减少了41%。

尼泊尔小企业联合会(Federation of Nepalese Cottage and Small Industry,FNCSI)主席 Ang Dendi Sherpa 说,“我们同意了最低工资协议,但执行起来实在困难。必须根据企业的规模来制定不同的工资政策,否则小企业就只好关门了。”

Sherpa 称,尽管小企业的投资不大,只有20至500万卢比,但它们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哪怕只有两家小型企业关闭,也会产生许多的失业家庭。


异教徒整理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 ... dtSiteDate=20081222

[ 本帖最后由 异教徒 于 2009-10-10 01:07 编辑 ]

TOP

毛派医护工会关闭白拉瓦医院(2008年12月23日)


追随毛派的全尼公共健康工作者联合会(All Nepal Public Health Personnel's Association)关闭了位于白拉瓦(Bhairahawa)的通用医学院附属医院(Universal Medical Teaching College Hospital),仅开放急诊病房继续服务。赶到医院求诊的病人无法得到治疗,其中有的人还是专程远道而来,不少人只好去印度境内的医院看病。全尼公共健康工作者联合会自周四起关闭了这家医院,指责医院管理层对职工的要求充耳不闻。

“早在15天前我们就向院方提出了4项要求,但是他们一直态度冷淡。”全尼公共健康工作者联合会在医学院的支部主席 Durga Marasini 说。

Marasini 说,先是值班的工作人员戴上了黑色丝带(the agitating employees donned black ribbon on duty as part of their fist phase agitation),然后员工们开始静坐抗议,但管理层仍然无视我们的要求,我们就只好关闭了医院。“抗议活动将一直持续到我们的要求得到满足为止。”

他们的要求包括4600卢比的最低工资;调整日薪至政府规定的日薪水平;执行政府在上一财年确定的加薪17%的政策;以及根据政府的规定为所有正式和临时职工发放2000卢比的补贴。

医学院的行政主管 Chandra Shekhar Bhardwaj 说,他们在9月17日已给职工涨过一次工资,并且经过管理层的协商,政府的最低工资和日薪标准也已经被接受。但是据他说,“职工的工资已经高于各工会与尼工商联(Federation of the Nepalese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ies)协议中规定的标准,因此院方不会发放2000卢比补贴。”

据院方声称,医院在10年内一直没有提高医疗收费,无法负担额外的开支。该院共有正式和临时员工650人。鲁潘德西(Rupandehi)的地方行政长官 Dhruba Raj Wagle 说,医院作为提供公共健康保障的特殊机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关闭。


异教徒整理

TOP

工资纠纷打击茶叶种植园(2008年12月25日)


最近,茶叶种植行业也成了工资之争的牺牲品。

工商联(FNCCI)和工会正在茶叶种植区吵得不可开交。各政党均希望双方能尽快达成协议,但据工商联副主席 Pradeep Jung Pandey 说,谈判仍在进行之中,还要再等两天才能出结果。

在工人们的要求下,工商联于今天召开了记者招待会。Pandey 在会上说,平原地区的茶叶产量高于山区,应该根据不同地区的产量来制定不同的工资标准。如今的情况与过去不同,政府不能单独做出裁定。Pandey 说,有必要召开三方会谈以便达成统一共识。

目前,茶园工人的日薪是95卢比,他们要求将这一数字涨到140卢比。“5年前,工人的日薪是74卢比,2006年涨到了95卢比,现在他们想拿140卢比。”Pandey 表示,仅仅两年时间,工资的增长幅度就要超过42%。

Pandey 说,“农业工人的最低工资是每天150卢比,茶园工人渴望自己的工资也能够达到这一水平。但是茶叶工业最近一直不景气,工人们却在大谈加薪,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目前的形势。”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总是太残酷。

Pandey 说,印度政府已决定为茶园工人额外发放补贴,但尼泊尔的政府暂时还无法这样做。“我们正在关注邻国针对茶园工人的福利和补贴政策,日后有一天将会拿出自己的补贴办法。”

潘主席向记者大谈今后针对劳方的进攻计划:“搞定了茶园工人,我们就向黄麻、织毯和成衣业进军。黄麻、织毯和成衣,这三个行业需要不同的工资政策!”

“只有产量增加,出口额才会上升。现在二者都没有增长,也就不要指望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应该了解到产业的重要性,不要再给老板们捣乱了。”潘主席称,尽管工会和资方有协议,但仍然有70%的企业因罢工而关闭。各企业普遍面临负担过重、绑架、恐吓等重重困难,工业区内已是一片恐慌。


异教徒整理

TOP

转折期的成衣业(2008年12月15日)


一月份是发展出口、降低成本的关键时期——尼泊尔制衣业联合会(Garment Association Nepal,GAN)第一副主席 Uday Raj Pandey 如是说。他表示,总的来说,有三个因素决定着尼泊尔成衣业(Nepali Readymade Garment,RMG)的发展与出口业绩:纺织品加工区(Garment Processing Zone,GPZ)的建设、为成衣业相关利益的游说活动以及继续按照合同规定雇佣工人的承诺(keep labour on contract basis)。

Pandey 一直在关注这三个方面的问题。他说,美国新政府将于一月上台,这也许是为尼泊尔成衣业加紧游说的一个好机会。因为到时美国将会对批准双方商品免税进入对方市场持积极态度。

Pandey 透露,总理普拉昌达、财长巴特拉伊以及外长乌彭德拉·雅达夫(Upendra Yadav)在访问联合国期间曾为尼泊尔的成衣业大力游说,并对美国政府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他还敦促应尽快通过在巴腊(Bara)县 Simra 的出口促进区(Export Promotion Zone,EPZ)内建立纺织品加工区的相关法案。

“这项法案已经拖延了六个月,一直悬而未决。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拖这么长时间,在制宪会议中至少有十多名企业家代表着工业区的利益。”Pandey 说。

谈到最低工资政策,Pandey 表示,“我们无法按照最低工资政策支付薪水,政府应该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企业在经济危机下遭遇严重困难时,如何支付得起这样的工资?”

他说,政府尽力保证劳工遵守合同(keep labour on contract basis),成衣业才能设法控制费用。没有产品输出,维持最低工资和永久雇佣太困难了。

关于经济危机及其对出口行业的冲击,Pandey 说,“关于一月份出口的预计首先基于这样一个事实: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已因经济衰退而下降。新年和圣诞节将至,节日期间的零售额数据可以帮助我们预测未来几个月的出口情况。”

一般来说,订单最终到达美国买家的手中需要120天,经济衰退对出口行业产生了消极影响。“我们在定价方面面临困难。由于美元目前不太稳定,我们可能会因此而亏损。”Pandey 说。

经济危机已使成衣订单下降了一半。买方开始依靠信用支付订单。“成衣的出口前景在二月前仍不会明朗。”Pandey 说。11月,对美国的成衣出口减少了41%,降至421,850.90美元。


异教徒整理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fullst ... e=20081216



茶叶工人被老板骗了(2008年9月1日)


尼泊尔茶叶开发有限公司(Nepal Tea Development Corporation,NTDC)的工人没能拿到先前资方许诺的工资。52岁的 Chhalimaya Bishwokarma 在伊拉姆(Ilam)的茶园工作,他一天干8小时活,仅得到80卢比,远不够他养家糊口。

工人与资本家曾于2006年8月27日在有劳工部、财政部、农业部以及工会代表出席的会议中达成协议,尼泊尔茶叶开发有限公司的所有工人日薪应为95卢比。但是,Chhalimaya 和他在伊拉姆地区的工友们并没有拿到应得的工资。

“新的工资协议在2006年9月13日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但是尼泊尔茶叶开发有限公司并没有在Kanyam, Ilam, Soktim 以及 Chilimkot 等伊拉姆地区的茶园执行这一工资标准。”尼泊尔茶园工人协会(Nepal Tea Estate Workers' Association )主席 Deepak Tamang 说。

但是贾帕(Jhapa)地区的茶园,如 Tokla, Barne 和 Barhadasi ,以及伊拉姆的另外九家私营茶园给工人的日薪都是95卢比。至少有500名工人在伊拉姆地区的私营茶园工作。

两年前,在工会与尼工商联(Nepal Chambers of Commerce and Industries)达成协议之后,劳工部曾将日薪标准定为125卢比。“我们不能每年都涨工资,除非得到政府的补助。”尼泊尔茶叶开发有限公司主席 Subash Sanghai 说。

一个月来,伊拉姆 Kanyam 茶园的工人们一直为争取拿到政府规定的工资而躁动不安。各大工人组织均支持茶园工人的正义要求。

在 Kanyam 茶园的管理层拒绝加薪要求之后,工人们开始自己出售采得的茶叶。

“茶园老板们曾于2006年8月27日达成协议,但从未将其付诸实施。”全尼工会联盟(All Nepal Trade Unions’ Federation )总书记 Chandra Sapkota 说。


异教徒整理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fullst ... e=20080902

TOP

柯罗连科

餐饮服务业亟待监督(2008年1月16日)


加德满都谷地的餐饮和娱乐场所正在不断增加,这些地方向大量没有一技之长和有点技 能的年轻人提供了岗位,可这个行业并没有在法律上取得单一界定。

餐馆有不同的种类。一些是雇了民族艺人,演奏传统乐曲和唱民歌为客人助兴;另一些是找年轻姑娘跳宝来坞舞,唱尼泊尔歌;还有些造了小隔间,由一位招待(大部分是女性)单独服务。可是,餐馆的具体数目还不清楚。该行业的经营者们估计至少有1200家餐馆,雇用人数超过50000。

大部分餐馆并不在同一个机构的相关条例下登记。它们在小家庭手工业法案(The Small and Cottage Industries Act)下注册,在地方治理法和旅游法(The Local Governance Act and the Tourism Act)下注册, 还有些没经过任何机构批准就经营了。

这种状况阻止了雇工们享受技能培训和国家帮扶。由于没有安排合适的机构在这些行业征税,政府也受了损失。缺少一个具有强制力的法律机构负责登记,结果餐馆业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导致混乱和该领域法律空白的状况。尼泊尔餐饮协会(Restaurants Association of Nepal)主席Manoj KC说:“餐馆已经在到处开张了,可对此还没有相对应的规定条例。一个受官方认可的督管机构可以帮助该行业走向规范,也能监控它的工作环境,确定餐馆开业的地点,以及老板、顾客和工人们都应当遵守的经营规范。”他还提到了这样的一些餐馆,它们在不卫生的情况下营业,结果给提供和寻求服务生的双方都带来不好的影响,甚至波及附近地区。

这个赚钱行当吸引了很多投资者,但仍不稳定。基本的雇员标准是乐于工作到很晚,服侍客人(特别是服务男性),这样就能方便地挣得定薪和大笔小费。若带来了顾客,从老板那还有额外的奖励可拿。鉴于目前的这种状况,妇女,儿童和社会福利部(The Ministry of Women, Children and Social Welfare,MoWCSW)在2007年1月组成了一个低级别的委员会,研究两种餐馆法定权利的前景:小屋式,和提供跳舞服务的。该团队包括如下部门的代表:工业部,贸易和供给部,法律部,司法和议会事务部,民政部,劳工和运输管理部,小家庭手工业部(Department of Small and Cottage Industries),首都警方罪案调查科(Metropolitan Police Crime Division)以及非政府组织,比如女性康复中心(WOREC: Women's Rehabilitation Centre),RAHTAT,尼泊尔母亲之家(Maiti Nepal)和尼泊尔餐饮经营者协会。

该委员会提出一个报告,名为“女性在餐馆及按摩院中工作的鉴定难题和解决办法”。报告强调经营餐馆所需要的经营规范,包括工作环境、餐馆开业的地点和工作时间。

为女性提供服务的非政府组织称这个行业正成为大多数性犯罪的发生之地。一些组织已经从这个行业解救出妇女,为她们提供职业训练。SAATHI的项目干事Sulakshana Rana说:“在小屋餐馆工作的(目前这种状况)不会总是这样。合同和工作许可证将确保(她们)工作的安全。”

她还补充到,“我们的组织正在帮她们从多个工种中找到合适的来培训。她们已经在唐卡绘画(Thanka painting)、驾驶、公众健康服务等方面得到培训。”


柯罗连科译

TOP

镰锤星

食物中心员工对管理层不屑一顾(2008年11月16日)


  工会正在支配食物中心管理层以勒索。由于他们施加的压力,尽管没有适用的条款,许多食物中心仍被迫过量增加销售服务费。
  一些食物中心被发现对拿回家的烘烤食品也加收服务费。食物中心的服务费通常是发票面值的百分之十。但受条例约束的人,被工会帮助和煽动,已经发现了欺诈顾客的新方法。
  ND雪糕和快餐工业有限公司经理马哈邦达在接受采访时说:“对,我们是一家自助式食物销售中心,但工会的压力已迫使我们增加百分之十的服务费。工会现在还违反一切条例开始对烘烤食品和拿回家的袋子收取服务费。”管理层代表说他们已公布两条强调该情形的注意事项,但工人自己开始对柜台销售商品如雪糕、甜食、饮料和烘烤食品增加百分之十的服务费。他们还使用手写发票。
  他们悲叹:“ND如此下去将失掉信誉。我们不能在巨额投资危如累卵时停工。但工人和工会就是不听。我们年利润才百分之三四十,这并不多。”
  尼泊尔全国酒店和餐馆工人联合会主席达玛·德夫·卡帕迪说:“数月前,我们同样在非常违背自身意愿的情况下被迫签订有关工会尊重烘烤食品服务费的协议。”当问及柜台销售员开出的手写发票,卡帕迪说他不知道。他补充说可能是因为ND管理层未向员工提供柜台销售商品的非服务性费用发票。
  ND管理层嘲笑他的要求,说他们有适用于两种发票的软件,但工人自己选择使用手写发票。
  “工会不能任意强加公司条例。更改条例必须在相互理解后才能进行。工会未履行其对社会的责任。”尼泊尔餐馆和酒吧协会主席特珍德拉·纳特·什雷斯塔说。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fullst ... e=20081117





加朱雷尔的共和国专制烟雾(2008年10月23日)


喜马拉雅新闻社,十月二十三日加德满都:

  人民共和国的毛派代表允许没有反对党的多党竞争,一名毛派资深领导人今天表示,立即遭到一个主要政党联盟成员的反驳。
  “政治力量将允许参与到人民共和国。但这不是为了共产主义的共和国,”领导他的党的国际关系部的加朱雷尔说。
  “联邦民主共和制度有利于维持现状。这就是为什么毛派站在最终目标是以民族热情发展资本主义的人民民主立场上。这并不意味着是任何特定政治制度的翻版,”加朱雷尔在与记者俱乐部的互动中透露。
  他还揭示出毛派主张的共和国中反对党的作用。
  “我们为什么要反对任何方式呢?”他严肃地问道。
  “在临时议会里我们没有反对党。在制宪议会里我们也没有相关规定。多党竞争不光意味着议会民主。没有议会和反对党,民主也存在,”他补充说。
  加朱雷尔的观点当即遭到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中央领导拉古·潘特的反驳。
  “没有反对党就没有民主。”潘特说。他保证他的政党支持毛派领导的政府采取合情合理的和平进程,包括目标是建立一个联邦民主共和国的初步进程。
  潘特还呼吁主要反对党尼泊尔大会党加入执政联盟。
  “三大党需要齐心协力,”他说。
  他指控毛派在国家于五月二十八日宣布成立共和国之后只短暂地承认大会党出身的总统吉里贾·普拉萨德·柯伊拉腊。
  潘特还抱怨大会党拒绝加入政府。前财政部长和大会党领导人拉姆·沙朗·马哈特博士重申了党为了民主而成为一个有效的反对党的主张。
  他把最近大会党将加入政府的公开声明斥之为毛派主席的个人观点。
  他还反对前叛军领导根据宪法第一四六条组建、决定人民解放军战斗人员命运的特别委员会的计划。
  “特别委员会应当由非毛派人士领导,”他说。
  马哈特博士和潘特都批评了毛派将尼泊尔军队战斗人员置于政治教导之下、使其政治化的企图。

http://epaper.thehimalayantimes.com/Def ... 6F6564413D

TOP

红卫

茶叶种植园工人封锁了Ilam地区衙门(2008年8月14日)


骚动的茶叶种植园工人今天早上封锁了伊拉姆(Ilam)地区行政部门,要求提高薪水,改良工具。他们甚至没有让办公室的人员进入。“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人进入办公室,直到达成我们的要求。”骚动工人的协调者Kamal Prasad Bhattarai说,他们希望落实两年前政府,茶叶开发公司和他们三方之间的达成的协定。


Kanyam茶叶庄园呼吁进行会谈。工人抗议从7月31日始。工人提出4项要求:提高工资,长期合同,重新任命退休工人,任命其他工人顶替那些离职的。


茶叶公司的老总Subhash Shanghai说,将寻求谈判解决。“相信地区立宪议会(Constituent Assembly,CA) 成员,工会,工人和管理层能讨论得出合理的结果。政府很关心茶叶工业。”


工人一年中6个月采茶叶。罢工就发生在此期间,公司无法作业。


老总承认说:“我们已经承诺每天付80卢比有1年半了,但是由于罢工没利润,没利润就没工资。”工人现在要求每天95卢比。


但是联合马列的地区书记Jhalnath Khanal和Ilam的立宪议会成员发出新闻稿表示,茶叶公司应当满足工人要求,除此之外公司应当创造良好的信任环境以使工人轻松工作。


据老总称233名员工中有98%都是长期合同,“我们已经准备妥协了,但是政府应当倾听我们的苦难,我们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 本帖最后由 May 于 2010-7-10 23:59 编辑 ]

TOP

毛派威胁:关闭Nagarkot……接下来是Dhulikhel?

11/26/2008
毛派下属工会实现了之前的威胁:在旺季关闭Nagarkot的大约58个旅馆、景点。老板和工会间相互指控,旅客们因种种不确定性仓皇逃离。工会今天举行了一次游行,高呼口号要求实现他们的要求。
Hotel Country Villa和Dragon Resort不在关闭之列。前者在开一个研讨会,而后者还有一些客人正在检查。Dipak Lamichhane,Nagarkot Naldum Tourism Development Committee (NNTDC)的秘书承认屈服于毛派的压力。他说:旅馆的原有旅客被准许停留,但不得接受新旅客。明天我们将和工会组织、政府部门协商解决问题。Dhulikhel的旅馆可能也要因相同问题而被关闭。
All Nepal Hotel and Restaurant Workers Union (ANHRWU),Bhaktapur地区委员会书记Purushottam Gautam说:一个工作队和Hotel Association of Nepal (HAN)的代表进行了谈判但最终破裂了。
ANHRWU的Kavre地区委员会书记Mohan Gajurel说工会明天将提交一份备忘录给临时设立的Dhulikhel Tourism Development Committee。他说:我们将向当权者提出一个为期5天的最后通牒,实行最低工资法令。
HAN的声明表示工会行为“非法、不负责任”。“工人要求1300卢比的加薪是不合法令的。旅游部应该组织一个工作组解决产业面临的问题,澄清关于非技术工人的最低工资的条款。”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fullstory.asp?filename=aNPata0ra2qzpla2Sa4qa.axamal&folder=aNPataiaoanaaal&Name=National&sImageFileName=&dtSiteDate=20081020
-------------------
Sunsari工人堵路

10/19/2008
抗议减少工作时间和随之而来的减薪,属于Sunsari地区的Khanar乡村发展委员会的Reliance Spinning Mills的工人封锁了工厂,并从今天起发起一场无限期堵路运动,封锁了East-West Highway的Khanar段。
因为电力分配的关系,工厂管理层把开工时间从8小时缩减到6小时,从周五起实行。
愤怒的工人毁坏了3辆无视他们堵路行为的摩托车。
工厂管理层Mahesh Pokharel说:我们付6小时的工资,但其实工人只用工作4小时。
另外,Itahari警局称:昨天和今天,工人之间也爆发了冲突,有两人受伤。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fullstory.asp?filename=aCXatKsbuzqea8Wa0sa2HNamal&folder=aCXatK&Name=City&sImageFileName=&dtSiteDate=20081026
-----------------
在对ANNA赌场的袭击后各赌场联合抗议
  
Himalayan News Service
Kathmandu, 2008-10-25:
在警察对Anna赌场发动未遂的突袭行动一天后,谷地的全部赌场员工和管理层宣布了针对警察局的抗议计划,称这样的行动影响了生意。全尼旅馆和餐馆工会(All Nepal Hotel and Restaurant Workers’ Union)下的Anna赌场代表,Kalpadip Rai发布了这个消息。
根据计划,赌场管理层和工人明天会向执行长官提交一份备忘录,星期一上午11点堵一小时到谷地的通路,再于星期二堵两小时。11月1号再堵一次。
Rai说:“本地长官试图通过袭击赌场为联合马列的干部开辟空间,因为大多数赌场现在处于毛派干部控制下。”“指挥袭击行动的警官没能出示他们的证件。”
ANNA赌场的总经理Ram Krishna Chakradhar要求政府修改执行了40年的禁止尼泊尔人进赌场的法令。Casino Everest和Casino Royal的总管TR Bhatta在一次Maitighar Mandala的赌场工人大集会上宣称政府正用一次次的袭击使得赌场失去生存环境。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fullstory.asp?filename=aCXatKsbuzqea8Wa0sa2HNamal&folder=aCXatK&Name=City&sImageFileName=&dtSiteDate=20081026
-----------------
工人抗议政府关闭企业的指令

11/15/2008
Godavari大理石产业(Godavari Marble Industries,GMI)的联合工人斗争委员会(Joint Workers’ Struggle Committee,WSC)今天痛斥了政府关于停止在Godavari丛林采矿的指示,认为该决定将导致大约500工人失业。GMI是全尼产业工人工会(All Nepal Industrial Workers’ Union)和尼独立化学与钢铁工人工会(Nepal Independent Chemical and Iron Workers’ Union)下属,要求政府撤销指令否则采取坚决行动。同时工人宣称政府决定非法,说环境影响评估(Environment Impact Assessment)对1996年后创立的企业没有强制性。
3周前,森林土壤保护部部长(the Ministry of Forests and Soil Conservation)和Lalitpur区森林办事处(Lalitpur District Forest Office)向GMI下达停止在Godavari丛林区采矿的指示。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fullstory.asp?filename=aCXatKsbrzqea8Pa1ua4HNamal&folder=aCXatK&Name=City&sImageFileName=&dtSiteDate=20081116

TOP

高山流水

茶园工人围攻伊拉姆地区行政办公室(2008年8月14日)


愤怒的茶园工人们于今晨包围了伊拉姆(Ilam)的地区行政办公室(以下简称DAO),要求提升他们的薪水并改善生产设施。他们甚至没有让DAO的行政人员进入办公室。“我们在要求达成前不会允许任何人进入办公室,”愤怒工人的组织者卡马尔•普莱赛德•巴特拉伊(Kamal Prasad Bhattarai)说,他们要求两年前同政府及茶业发展有限公司(Tea Development Corporation)间达成的协议得到切实执行。

其间,堪亚姆茶园(Kanyam Tea Estate)曾呼吁工人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庄园工人自7月31日起便开始抗议。工人们提出了增加日薪,签署长期雇用合同,退休工人复职及安排其他工人接替离职者等四项强烈要求。

据堪亚姆茶园主席萨巴什•尚海(Subhash Shanghai)所说,他们已准备好通过会谈来寻求一个和谐的解决途径。 “停止工作带不来任何结果,”他说道,本地的制宪会议议员,工会,工人和资方可以一起协商并达成一个合乎情理的结果。“政府已严肃关注茶园产业发展,此类情况应不会再出现,”他补充道。

在整整一年中,工人们仅有六个月可以采摘绿茶叶。“现在他们已经停工了,我没法开张。”他说道。

据尚海所说,在不到一年半之前,茶园曾承诺发给工人日薪80卢比。“但由于罢工,我们无法赚得利润支付他们,”他如此宣称。工人们现在要求95卢比的日薪。

不过,联合马列总书记、伊拉姆选区的制宪会议议员贾拉纳特•卡纳尔(Jhalnath Khanal)说,他将发文宣称堪亚姆茶园必须支付工人要求的薪金。 “此外,庄园需要创造一个互信的环境以使工人可以在工作中感到自由,”卡纳尔补充道。

据尚海所说,该茶园拥有233名工人,其中有98%属于稳定工作的长期工人。“我们已经准备好支付他们所要求的工资,”他说道。

“但是,政府必须重视我们的要求,这项产业正处于崩溃的边缘。”他说道。


高山流水译 异教徒校

TOP

高山流水

茶工群体被骗(2008年9月1日)


尼泊尔茶业发展有限公司(NTDC)并未按其承诺向旗下的茶园工人支付薪金。52岁的伊拉姆茶园(Ilam Tea Estate)工人查理玛雅*毕什沃卡玛(Chhalimaya Bishwokarma)每天工作八小时,挣取80卢比,却无法维系她的家庭生存。

在劳工部、财政部、农业部和工会的代表在场情况下,2006年8月27日,茶业业主与工人曾达成一项协定。据协定,NTDC旗下茶园的工人的日薪要达到95卢比。但查理玛雅(Chhalimaya)及其他的许多伊拉姆茶园(Ilam Tea Estate)工人劳资状况几乎没有改善。

“新的薪金方案于2006年9月13日经政府核准。但NTDC在伊拉姆地区(Ilam)的堪亚姆(Kanyam)、伊拉姆(Ilam)、萨克提姆(Soktim)和琪里姆考特(Chilimkot)等茶园并未贯彻执行。”尼泊尔茶工协会(Nepal Tea Estate Workers’Association)主席迪帕克*塔芒(Deepak Tamang)说。

不过,诸如陶克拉(Tokla)、巴恩(Barne)、巴哈达希(Barhadasi)等迦帕地区(Jhapa)的茶园以及伊拉姆地区(Ilam)的九个私人茶园的工人都获取了95卢比的日薪。伊拉姆区(Ilam)的私人茶园至少有500名工人。

工会、尼泊尔工商联(Nepal Chambers of Commerce and Industries)与劳工部曾于两年前经磋商将日薪修订为125卢比。“除非政府给予补助,否则我们无法每年都大幅提高薪金,”NTDC主席萨巴什*尚海说(Subash Sanghai)。

为拿到政府规定的薪金水平,堪亚姆茶园(Kanyam Tea Estate)工人自月前起便持续骚动。各种各样的工人组织都支持该要求。

堪亚姆茶园(Kanyam Tea Estate)资方拒绝满足工人的要求后,工人们自己也在贩卖茶叶。“茶业业主们在2006年8月27日达成一项协议。可迄今为止没有执行任何条款。”全国工会同盟(毛派)(All Nepal Trade Unions’ Federation)总书记阐德拉*萨泊考塔(Chandra Sapkota)说。


http://www.thehimalayantimes.com ... dtSiteDate=20080902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