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2008尼泊尔

巴塔拉伊博士公布了2360亿卢比的预算案(2008年9月19日)

作者:Ramesh Lamsal

加德满都,9月19日

在星期五,财政部长巴布拉姆·巴塔拉伊(Baburam Bhattarai)博士公布了价值为2360亿卢比的2008/09财政年度预算案,这份预算案是为了执行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首届民选政府的政策和纲领而制定的。

巴塔拉伊博士计划将1118.2亿卢比(占总额的47.38%)用于行政机关、1241.9亿卢比(占总额的52.62%)用于各项发展项目。他说他已经拨款1285.1亿卢比用于日常开支、913.1亿卢比用于基础设施建设、161.8亿卢比用于本金支付。

这一预算案的总额比上一财政年度高了39.7%,比修订后的支出额高出了44.5%。用于日常开支的款项比修订后的支出额增加了40.6%,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款项比修订后的支出额增加了64.5%。而与此相反,用于本金支付的款项却比修订后的支出额低了1.0%。

该预算案的财政收入来源包括1290亿卢比的税收、650亿卢比的国外援助——其中470.9亿卢比是国外无偿援助,187亿卢比是国外贷款。该预算案的赤字为411.1亿卢比。

巴塔拉伊博士说,政府通过税收政策改革、调整与改变税率、改革行政机构,还能再筹措出125.1亿卢比。剩下的285亿卢比的缺口将通过250亿卢比的国内借款和去年结余的35亿卢比来填补。

哲学基础

“这一预算案的主要哲学基础是消灭封建主义的各种形式的残余,并建立走向社会主义的产业资本主义,”在联合政府中代表尼共(毛)的巴塔拉伊博士在国际会议中心对制宪大会(Constituent Assembly,它在召开时具有立法议会的权力)说,“因此,在这一经济过渡期,(经济中的)私营部分、(公私)合营部分与国营部分都将一起发挥同等的作用。在发展私营经济与公私合营经济的过程中,政府将发挥推进器的作用;私营经济与公私合营经济将是过渡时期经济的两条腿。”

前景

巴塔拉伊博士说,该预算案的将带来一个重要前景,那就是加快目前十分缓慢的经济增长,为在未来三年内达成经济的两位数增长奠定基础。他补充说,为了做到这一点,投资将被引向具有优先权的领域,以取得高经济增长率。公私合营手段将是投资方式的基本形式,这将有助于激励国内外投资者将投资于优先的领域。

为了确保社会公正与安定,国家将采用一系列政策,在生产、分配和财政上给小农、企业家、工人和消费者提供协助,还要给各种冲突的受害者、穷人、被压迫者、无劳动能力者、残疾人、老人与高危群体提供特殊的社会经济保障。

目标

该预算案的目的包括:确立联邦民主共和国的各项制度,让民主更加以人为本;引导和平进程,使其能顺利地结束,维持国内和平;加快经济和社会的转型,以完成建设一个公正、先进、繁荣的新尼泊尔的伟大任务。

此外,它的目的还包括在兼顾各地均衡发展的同时,达成较高的经济增长率;让社会更公正,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立刻向人民提供救济,使他们感到国家已经真正转变为共和国;最好地调动国家资本与国内资源,为建设独立自主的经济奠定基础。

优先发展的政策与项目

该预算案中,将完成和平进程,立刻提供救助、加速经济增长、社会保障制度列为它的优先政策。同样,农业领域的转变、发展水资源、更广泛地开发旅游业、进一步提高基础设施的质量与数量、发展人力资源、与国家的工业化被列为优先发展的项目。

巴塔拉伊博士提议,设立一个以普拉昌达总理为主席的高级经济委员会,该委员会的目的是将未来十年内推行经济革命,并统辖所有的重大经济事项。经济委员会下设“投资理事会”和“合作理事会”,它们将分别驱动私营经济和公私合营经济这“两条腿”。在“建设新尼泊尔行动”的旗号下,有六十多个项目和计划同样获得了特殊的优先处理权。

各项纲领

巴塔拉伊博士说,有关发展经济、建设社会基础设施的各项纲领,将在以下基础上执行,即各项纲领,都要保护并促进尼泊尔的主权完整、国家统一、民族独立、国土完整、民族尊严,都要保护并促进独立自主与自力更生的经济。

他向制宪大会确保将在手段和财力上提供适当的合作,以让制宪大会完成在两年内制定新宪法的任务。“我保证不让任何资金或人力短缺之类的阻碍这一伟大任务的事情发生。”他说,他已拨款二亿五千万卢比用于建造新的立法议会大楼。

巴塔拉伊博士说,为了永远纪念封建君主制在这个国家的灭亡,他已拨款五千万卢比,用于在纳拉扬希蒂(Narayanhiti)王宫内建造一座共和国雕像。他还许诺将采取行动征用前国王与王室成员的财产,将其用于公众利益。

他说他已分配了足够的预算给全国和平与和解委员会(National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高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High Level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寻找失踪者委员会(Commission for Searching the Disappeared Persons)、全国包容委员会(National Inclusion Commission)与国家改组委员会(State Restructuring Commission),这一举措是确立联邦民主共和国的各项制度、合理妥善地完成和平进程的一部分。

该预算案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是持久和平、对和平的允诺和保障。巴塔拉伊博士说,根据《全面和平协定》(Comprehensive Peace Accord)与其后达成的其他协议,已向和平与重建部(Ministry of Peace and Reconstruction)分配了必需的预算,用于在2009年三月中旬之前的对毛派领导的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员的重新编组、安置与武器管理工作。这一部分的另一面是改革尼泊尔军队。

巴塔拉伊博士宣称,为了抚恤在内战期间丧生或失踪的公民,受武装冲突所影响的家庭都将得到一笔100卢比的一次性财政补助。此外,他还宣布将发展公共分配体系、社会保障制度,并免除欠王室企业的债务。

其他值得注意的项目包括重建受损的设施、为提高农民生活水平而扩建灌溉设施、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及封建生产关系、为经济改革而大力发展旅游业、发展水电业和提倡使用可替代能源。

该预算案承认教育是一项普遍的基本权利,并宣称要进行“全国扫盲大会战”(National Literacy Campaign),逐步实现免费的初等和中等教育。在卫生方面,它提出了“新的尼泊尔,健康的尼泊尔”(New Nepal,Healthy Nepal)的提案。创造就业机会、赋予妇女权利、良好地管理社会是该预算案中的其他亮点。

http://gorkhapatra.org.np/detail.php?article_id=7086&cat_id=5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政府劝诱国外投资者停止资本外逃(2008年9月3日)

加德满都,9月3日

财政部长巴布拉姆·巴塔拉伊(Baburam Bhattarai)博士在星期三说,新的预算案将刺激私营经济的发展,逐步培养企业家们的信心,确保(政府)期望的经济增长率能够达成。

巴塔拉伊博士说,领导政府的毛派将竭尽全力吸引国外投资。它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阻止资本外逃,并努力工作,为国内外投资者创造合适的环境。

“我国经济目前发展得非常缓慢,要达成长期的经济远景,我们必须来个大跃进,来达成经济目标。我们将特别关注公私合营(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PPP)并将准备起用新的经济过渡政策,这一政策将会遵守全体的和社会的责任。”他补充说。

在尼泊尔工商联合会(Federation of Nepalese Chambers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FNCCI)组织的讨论“即将公布的预算案”的活动中,他在发言中称,毛派领导的政府已经并将继续致力于恢复政治和经济的稳定。

“我们必须发挥旅游业、水电业和农业的潜力,来达成经济的高速增长,让经济领域面貌焕然一新,让国家繁荣起来。我们正在努力工作,确保社会能有效运转,物质基础设施能正常运行,以激励私营经济的发展与外国投资者(投资于国内),”他说。

“我们被鼓励去理解对私营经济的承诺,私营经济对达成经济的较快增长(两位数增长)意义重大,为此,政府将进一步有效地推行最低共同纲领(Common Minimum Programme)。我们正在制定更有灵活性的劳动法,采用必要的措施来消灭政府中的贪污腐败、违法乱纪的现象,要建设一个繁荣昌盛的国家,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他补充道。

尼泊尔工商联合会主席库什·库马尔·乔希(Kush Kumar Joshi)指出,为了达成经济的两位数增长,政府应该提出一个20年的远景规划。他说,政府应当制定一个共同经济日程表(Common Economic Agenda),这一日程表应当让各党派团结起来支持经济自由化。

他说:“政府应当加强农业领域的商业化,提高生产力水平,将进口中对外国的依赖减小到最低程度。这些可以通过以增值税(VAT)为主要税收来源、强化控制漏税的有效措施来解决。”

他提议,政府应该指定一个战略规划,让经济特区(Special Economic Zone,SEZ)政策能更有效地执行,并通过有效措施,减少对设在经济特区中的工业企业征收的税款,并对这些企业做一些利益上的让步。

他说,即将公布的预算案应当创造一个具有竞争性的商业环境,并应该对基础部门划分优先等级。

能促进水电、石灰、水泥、自然与生物多样性、农工综合体、畜牧业、利用喜马拉雅山的自然资源的产业的发展的、以及能促进社会、卫生、教育、自然旅游业和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工业的发展的项目应当获得特殊的优先权。

尼泊尔工商联合会税收委员会主席普拉迪普曼·白迪亚(Pradipman Baidhya)提交了一份文件,他认为最近一段时间内的GDP还是不错的,但是与GDP相比,通货膨胀则高得可怕。他说共同经济日程表应当帮助提高经济增长率。“重建遭到破坏的基础设施与建造新的设施,对于工业化和创造足够的工作机会来说是必需的。”

他说,政府应当提出长期、中期和短期的经济规划。这将创造一个有利于商业发展的环境,吸引外国投资者。它应当调动足够的投资来达成经济的两位数增长。

http://www.gorkhapatra.org.np/de ... d=6127&cat_id=5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工业家们反对新的工资率(2008年10月14日)

东部莫让(Morang)地区的工业家们对政府不跟他们商量就决定提高工人的日工资的做法表示强烈反对。

在星期二于比拉特那加尔(Biratnagar)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企业家们联合莫让商会(Morang Chamber of Commerce)发出警告:如果政府增加工资的幅度超过他们提出的幅度的话,他们就停止工业生产。

目前孙萨里(Sunsari)—莫让走廊一带的产业工人的工资是每天125卢比,尼泊尔工商联合会(Federation of Nepali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ies,FNCCI)建议新工资应该为每天160卢比,但政府已经规定工资应该是每天190卢比。

nepalnews.com 08年10月14日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oct/oct14/news08.php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企业家们发出停业警告(2008年10月14日)

比拉特那加尔(Biratnagar),10月14日

东部地区的工业家在星期二向政府发出警告:如果政府强迫他们提高最低工资的话,他们就要进行全国总停业。此前政府已经根据一个决定最低工资的委员会的建议,提高了工人的最低工资。

他们是在莫让工业组织(Morang Industrial Organisation)举办的一场记者招待会上宣布这一意见的。他们说工业界无力支付提高后的工资。据他们说,他们的业务已经由于科希(Koshi)的洪灾而大受影响,在孙萨里(Sunsari)—莫让走廊一带就有五百多家工业企业直接受灾。他们介绍说,由于受洪灾影响,工业生产力已下降了50%。

他们说:“工业界现在处境艰难,增加工人的日工资只会给我们雪上加霜。”

目前当地各行业工人的日工资为125卢比。最低工资决策委员会建议将日工资增加到190卢比。

同时,尼泊尔工商联合会(Nepalese Chambers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工会与其他股东已经达成一致,将工资提高到160卢比。

莫让工业组织主席迪内什·戈尔恰(Dinesh Golchha)说:“我们付不起(政府要求)增加的工资。如果政府强迫我们涨工资的话,我们将不得不进行全行业停业。”

戈尔恰说,如果政府能按新标准给国有企业工人付工资的话,那私营企业也将遵循该委员会的建议。

商业家们也说,由于科希的溃堤造成的限电和供给困难,孙萨里—莫让走廊地带的工业生产已经降低了70%。

由于运输困难,当地生产酥油、石油、金属及其他日用品的工业企业有超过25%仍然在停业。

http://www.gorkhapatra.org.np/de ... d=8251&cat_id=4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宪政与暴力是不能共存的”

《尼泊尔时报》(Nepali Times)第401期(2008年5月23日-2008年5月30日)

本周,财政部长拉姆·沙兰·马哈特(Ram Sharan Mahat) 接受了本报的采访,讨论了大选之后的权力斗争和经济状况。

《尼泊尔时报》记者问(以下简称“问”):尼泊尔大会党已经输掉了大选,可还不愿放弃权力。

拉姆·沙兰·马哈特答(以下简称“答”):总理已经做好了民主地、符合宪法地移交权力的准备。宪法要求一个政府必须得到大多数的赞成才能组成,如果不能,就必须得到制宪会议(CA)中的三分之二的人的支持才能组成政府。这种状况一出现,尼泊尔大会党就会移交权力。总理已经要求各政党展开磋商,组成这么一个(得到多数赞成的)政府。此外,临时宪法已经规定了这个临时政府的职责,例如必须贯彻建立共和制的安排。组阁将等到制宪会议召开之后才进行。毛派作为最大的政党,不该不负责任地指责尼泊尔大会党,而应该与其他政治力量展开磋商,以组成一个建立在最低共同纲领基础上的政府。(毛派)起码应该确保他们的政府能得到足够多的支持,因为他们(在制宪会议中)没有足够多的席位来让他们组织一党的政府。


问:你们提出的加入毛派领导的政府的条件,是否毫无必要地推迟了政府的组成呢?

答:我们提出的七个前提是为了确保多党民主制能在尼泊尔保存下来。毛派曾进行暴力行动,割据一方,占地为王,这对于尼泊尔未来的和平与民主都是一个真切的威胁。我们要确认(毛派)永远地放弃了这种暴力与恐怖的政策。他们仍保留着自己的双重政府,还没解除武装,还维持着自己的民兵和准军事部队。现在媒体没有一天不报道共青团的暴行的。他们正在制造恐怖,掠夺财产。宪政和暴力是不能共存的。


问:大会党为什么要求得到总统职位?

答:我们没有要求总统职位,这是个谣言。宪法规定,在制宪会议执行完建立共和制的日程表以前,由总理代行国家元首的职责。由于国王仍然在位,我们还没有另外一个国家元首。当制宪会议让国王退位后,就会有人来担任国家元首了。另外,宪法在这里有个疏漏。从制衡的角度来看,一个独立的国家元首也是必需的,因为他可以约束行政机关的首脑,不让行政首脑成为独揽大权的独裁者。这个国家元首可以由其他政党的人、或者干脆是不属于任何政党的人来担任,在协商与多数赞成的基础上产生。但行政首脑不能兼任国家元首。


问:毛派主席说您的党是反革命。

答:这太荒谬了。普拉昌达曾拼命地拉拢大会党和柯伊拉腊(Koirala)的领导层,好让他的党能上台。现在他们又急急忙忙地抛弃了柯伊拉腊,“把他丢在巴鲁华特(Baluwatar,译注:加德满都的使馆区,柯伊拉腊生病后就住在那里)”。这种明目张胆的机会主义态度是对法治的藐视,暴露了他们的狼子野心。


问:您是否有点不信任(毛派)?

答:毛派经常提及布列斯特-里托夫斯克和约与重庆谈判,将它们当作自己的和平谈判的楷模,只要想想这点就知道了。为了与日本占领军战斗,毛泽东与国民党在重庆谈判,达成了和平协议。战争一胜利,共产党就把国民党赶走了,自己独占了政权(译注:原文如此)。毛派联合尼泊尔大会党和其他民主力量赶走了国王,他们现在很可能要向尼泊尔大会党和其他民主力量下手,自己独掌大权。一党法西斯独裁的威胁已经真真正正地露出了苗头。


问:作为财政部长,您对财政状况是怎么看的?

答:投资仍然受着政治剧变的影响。尽管投资的潜力很大,但工厂中的动荡、街头政治与我们的毛派朋友的自相矛盾而又混乱不堪的观点,让(潜在的)投资者打了退堂鼓。政界中的混战也影响了我们的竞争力。尽管如此,宏观经济从整体上来说,形势还是好的。赤字得到了控制,国家收入的可观增长,使我们能拿得出钱来对付工资上涨、安全费用的增加、制宪会议的选举、石油补贴等等问题。用于发展的各项援助也在增长。收支平衡维持得很好。公共投资也很多。财政状况良好。


问:你对毛派的经济政策有什么看法?

答:太乱,太天真。他们老说什么两位数经济增长,什么20%的经济增长率,什么经济革命的,可就是没说在国内储蓄额这么低的情况下,他们要上哪儿搞到必要的投资。他们只能寻求私人投资,尤其是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国际直接投资)的帮助。他们说要发展资本主义,可又说要禁止教育和医疗领域中的私人投资。他们中有人说要搞国有化,却不明白各地的公共管理的现状及质量如何。他们似乎并没有认识到发展大型水电项目的紧迫性,发展大型水电项目,不但能提升(人们对)民族经济的信心,促进经济增长,还能增加国家收入,减少贸易逆差。

http://www.nepalitimes.com.np/issue/2008/05/23/Business/14811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和平进程第一”(2008年8月18日)

在帕苏巴·卡麦尔·达哈尔当选总理后,他接受了西马尔·卡巴帕特利卡(Himal Khabarpatrika)的采访,这是他当选后首次接受采访。

本文为节选摘译。

西马尔·卡巴帕特利卡(以下简称“卡”):您是怎样达成共识组阁的呢?

帕苏巴·卡麦尔·达哈尔(以下简称“达”):我们在持各种不同意见的人中间努力开展工作,最后争取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我们相信,即使我们中间有种种分歧,我们仍能达成一致,让我们能携手前行,我们正是按照这一信条而努力的。我们与尼共(联合马列)有共同的社会经济改革方案,与“论坛”(译注:应该是指特莱人民权利论坛)有共同的联邦共和国国体方案。三党之间的一致将顺利结束和平进程,并确保编纂宪法时能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


卡:这能叫做正常的联合政府吗?

达:如果一个联合政府要朝进步的方向前进,那它(内部各政党)的关系必须是正常的。我们的联合政府内,各党派都有相同的方案,它是正常的与进步的。而前一届联合政府则与此相反,它是由尼泊尔大会党、尼共(联合马列)和特莱人民权利论坛这三股彼此相矛盾的力量,戏剧性地组成的。


卡:号召“一个特莱(Madhes),一个国家”的人怎么能和其反对者共事呢?

达:我们与支持特莱人的政党达成了关于区域自制和联邦制的共识。不过,我们很清楚“一个特莱,一个国家”是不可能的。我们会根据语言、文化与地理在Madhes或Tarai(译注:Madhes与Tarai都是指特莱地区,其具体区别尚不清楚)地区设立许多自治省。


卡:如果政府中没有尼泊尔大会党,如何起草新宪法呢?

达:大会党企图向人们表示,它是被故意排除出政府的,但这是不正确的。为了组阁,我们曾与大会党进行了长时期的全面磋商。其实,尼共(联合马列)的朋友们在这一过程中发挥了更积极的作用,在8月14日下午,在有尼共(联合马列)和特莱人民权利论坛出席的会议上,大会党明确表示不会参加毛派领导的政府。我很惊讶,随后意识到国防部长的职位(在有关部长职务的分配的谈判中)从来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卡:政治格局的分化已经开始了吗?

达:分化的过程,早在我们从以共识为基础的体制转向以多数为基础的体制时就开始了(它是通过大选之后的临时宪法修正案实现的)。不过,当眼下我们的头等大事是制定宪法,建立持久的和平,任何分化都不应该影响它们。


卡:政府和反对党如何在制定宪法问题上取得协议呢?

达:我们会尽量维持共识。由于宪法必须按时制定出来,我们一直告诉大会党我们需要谨慎克制。我们将尽量做到这一点,也许当了几个月或更久一点的反对党后,大会党就会参加政府。我将努力尝试,让大家都参加政府,如果环境改善的话,我们就能用新的方式来开始思考了。


卡:新政府首先要做什么呢?

达:和平进程当然是第一位的。我们已经同意在三到六个月之内将(毛派)的军事力量(与尼泊尔军队)合并。第二是起草宪法。第三是向人民提供救济。过去四个月里,由于没有政府,造成了大量(违法行为)未受到惩罚,并威胁到了和平与安定。此时此刻,我们必须着手进行这些工作,并要把它们办好。


卡:您打算如何履行大选中的许诺呢?

达:我们发表的竞选宣言中有10年、20年、40年的长期计划。由于未来两年内我们的工作重心放在起草宪法上,所以我们确实做不了太多的事情。不过我们可以立刻向人民发放救济,并开始长期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我给您举个有关我们计划的例子吧,我们能设立一个由总理领导的小组,有效地吸引国内外投资。如果我们能够制定好宪法,并让人民相信好日子会来临的话,他们会信任我们的。


卡:对于毛派上台组阁的事,尼泊尔军队似乎很担心,您如何看待这种对(尼泊尔军队与毛派人民解放军的)合并的关注?

达:我们和尼泊尔军队都承诺要达成持久和平,双方都不愿意再让尼泊尔人流血了。我看不出尼泊尔军队有什么理由要为我们上台而担忧。其实我觉得他们应该高兴才是,因为在本届政府的领导下,更容易达成持久的和平,也更容易加强军队建设。根据形势的要求,我们将会管理并改善他们的安全与体制。那种说我们上台之后就将破坏一切的指责是不正确的。其实,在毛派的领导下,贯彻《全面和平协议》(Comprehensive peace Agreement)中关于武装力量的合并与重新安置人员的规定,要比在其他不了解这些的党派领导下要容易得多。


卡:您打算如何进行合并工作呢?

达:合并工作主要将依据《全面和平协议》进行。然后将根据临时宪法进行,临时宪法为这一工作奠定了更扎实的基础。然后再根据宪法进行,要组成一个委员会,监督这项工作,委员会由内阁中各个政党派人参加。关于此事,我们将深入讨论,并找出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来进行。我想尼泊尔军队没必要担心,因为这一决定将由各政党组成的委员会取得共识之后才作出。


卡:您为什么还继续让毛派战士担任您的警卫呢?

达:目前,我们让一个由警察和人民解放军的战士组成的小组来负责警卫工作,参加警卫工作的人民解放军战士都经过了联合国驻尼泊尔使团的甄别。在未来,我们也许会继续这么安排警卫工作。但政府组成之后,我们可能要做些改变。当两支军队进行合并、人员重新安置之后,军队中谁都会认为经过这么一调整,他接受的就是单一的命令与指挥了。


卡:您的毛主义意识形态中有一条:暴力是夺取政权的一种手段,您现在对这一点是否一点改变呢?

达:目前进行的政治体制的改造是非常独特的,它值得人们去好好地研究。两年前还在打仗的人,现在被人民选出来领导政府了,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我们自己也许还没有意识到这一进步的重要意义,但在我看来,不久之后,全世界就会对我们的成就大加关注。我们的人民战争产生了独一无二的政治局面,我们对此感到自豪。但要记住,我们在过去所进行的武装斗争并非我们所愿,它更是被逼出来的。今天的政治局面已经不同了,我们更关心通过和平手段来推动社会进步。


卡:毛派会不会正式宣布放弃暴力呢?

达:这个问题非常难。那些向我们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正是那些打着所谓“民主”的幌子对我们施以暴力的人。我们不会以超然的态度谈论暴力,也只有傻瓜才会说他永远反对使用暴力。宣称永远热衷于使用暴力,也是同样愚蠢、同样不科学的。是否使用暴力,取决于具体情况。如果外国军队进攻尼泊尔,我们都会说要使用暴力。任何诱使我们承诺永不使用暴力的人,都是在给我们下套。暴力在过去从来不是我们的选择,现在也不是。


卡:既然您已经在政府里了,那我们是否可以说毛派已经或即将夺取政权了呢?

达:任何被政治思想所引导的人都有夺取政权的想法,区别仅在于他们叫什么、他们是怎么上台的。各个党都尽力用和平手段达成这一目的。没有人想用暴力残酷地杀死其他人。但如果情况逼得人们不得不这么做,谁都会被迫拿起武器揭竿而起。尼泊尔的人民战争持续了十年,而武装的与和平的斗争已经持续了六十年。

在七十至七十五年的斗争之后,我们已经废除了君主制,在尼泊尔建立了共和制。我们正在把尼泊尔建设成一个联邦共和国。出于这一理由,我们希望尼泊尔人民不会再次拿起武器夺取政权。


卡:您曾被认为会当选为未来的尼泊尔总统,那么成为总理之后的感觉如何呢?

达:为了重建国家,党曾提出了有关总统的建议。这一举措的目的也是为了强调我们对于将尼泊尔转变为共和国的承诺。但既然人民做出了自己的结论,我们也就不能任性妄为了。从那以后,党认为推举我竞选总理一职更合适。党的决定比我个人的感受更重要。

http://www.nepalitimes.com.np/2008/08/15/76

[ 本帖最后由 龚义哲 于 2008-10-15 18:24 编辑 ]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尼泊尔前国王贾南德拉的告别讲话(2008年6月11日)

亲爱的尼泊尔同胞们:

240年前,我的祖先、普里特维·纳拉扬·沙阿大王陛下(the Great King Prithvi Narayan Shah),他按照他的设想,将这个国家建设成了一个四个种姓和三十六个小种姓的花园,而现在,这个国家将要经历一段非常严峻的、极易波动的剧变。大家都清楚,尼泊尔王室过去一直在为人民的繁荣与进步而活动,一直与尼泊尔人民齐心协力地工作,与人民同欢喜、共悲伤。国王与全体国民共同努力,实现了国家统一、民族存续、民主化与现代化,这些与我们的生命等价的事物,正是君主制的光辉典范。从过去、现在,到未来,我们都一直满怀热情地忠于这些价值观与标准,对它们的感情从未变过。

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当七年以前,那起突如其来的、无人预料到的悲剧发生后,当我依据国家的继承法和古老的君主制传统,承担起国家元首的重任之后,除了国家主权、民族独立、民族尊严、领土完整、和平与宪政民主的发展,以及全体公民的进步之外,我就不再关心什么了。随后,在这个印度教的尼泊尔王国里,这个佛祖的出生地里,我带着最良好的意图,努力确保这个国家的和平与繁荣,但我长时间的努力还是没有成功,我早先已经接受了这一点。这一系列事件及其后果,大家都再清楚不过了。

神明为证,我想表达一些东西,一些我先前由于重任在身不能说出来、但又一直萦绕在我内心深处的东西,希望各位亲爱的记者朋友能将它们传达给我的尼泊尔同胞和国际社会。我们也许可以把这叫做命运,当我还是一个纯真的孩子时,我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有期待过能继承王位,当时我也没有可能扮演这个独特的角色,我戴上王冠完全是出于不得已。在2000年6月1日(译注:原文用的是尼泊尔历法)那个晚上,当那无法想像得出的悲惨事件发生后,我甚至还没来得及为敬爱的家人落泪、减轻我至亲的惨死带来的痛苦,就被传统与职责束缚住了,当时我同样无法用语言表达内心的痛苦。当时甚至有人极其草率和冷酷地指责并控诉我和我的家人,但我们别无他法,只能忍受这一切,而且没有人站出来为我们说话。有人对我和我的家人怀有偏见,他们开始不断地通过种种手段,利用那种情况和事件来攻击我,这令我们非常痛苦,现在也是这样。当惨案发生时身处王宫之内、受了伤但幸存下来的其他王室成员都还活着,他们都可以作证。我的妻子当时也受了伤,但她活下来了,弹头还留在她体内,但由于技术原因没法取出来。参加治疗他们的医生也已经提交了事实的详细经过。高级皇家调查委员会也已经公布了这次惨案的具体报告。当全体尼泊尔人民和王室沉浸在悲痛中时,用这种方式进行指责与控诉,似乎是一种打击尼泊尔人民对王室制度的良好意愿、散布不良意图的策略,这对于痛苦中的人来说是不可容忍的。

我也听说过一些不实的谣言,说我有财产在国外。我所有的财产都在尼泊尔。我在外国土地上没有动产或不动产。根据尼泊尔法律,我从祖先那里继承的财产,并不在我的名下,我已经设立了机构管理这些财产,我只是保存这些财产。过去七年中,我没有做过什么来使这些传统的财产增加或减少过一丝一毫。我也没有侵占其他王室成员的财产权。我相信,根据尼泊尔的普遍法律,我也有权保留私人财产。

关于制宪会议的选举以及制宪会议于5月28日(译注:原文为尼泊尔历法)作出的决定,我会进行彻底的合作,以成功贯彻这些决定。我没有想过要离开尼泊尔。我要住在我的祖国,以任何可能的方式,为国家的利益与和平作出我的贡献。我相信各界都会支持我的。

我发誓,无论身处何地,于何种情况下,我都要彻底献身于尼泊尔的民族独立与领土完整。全靠我们尼泊尔人的伟大祖先的血汗与牺牲,才形成了尼泊尔,才能一直保持独立和主权。我热爱国家的独立,我对这个独立国家的神圣性、不可分割与原初价值观的感情将永不改变。我衷心地祝愿自尊的尼泊尔人民能幸福。

今天,就在这一天,我已经交出了沙阿王朝的传家之宝、历代国王所用的王冠和权杖,我将它们交给了尼泊尔政府以保管它们。

最后,我谨代表我个人及我的家人,向在我履行国家元首的职责、为尼泊尔和尼泊尔人民的幸福为工作时,由于我或我家人的疏忽而受到伤害的所有人,表示我的悲伤。我想向全体公民、立宪机关、司法部门、安全机构、公务员、教师、教授、学生、农民、工人、工业家、商人、知识青年、宗教组织、记者、市民社团、王宫服务人员与其他各行各业的人士和所有国内外的曾与我合作过的尼泊尔人致谢。我还想向一直对尼泊尔有着美好愿望的友好邻邦、国际社会和外交使团的代表表示感谢。我还要感谢安全委员会的成员及尼泊尔政府最近委派的管理人员。我还要感谢尼泊尔政府对我提供的帮助与合作。我还希望,尼泊尔政府能在在未来继续同我保持相同程度的必要合作。

愿湿婆大神(Lord Pashupatinath)保佑我们大家。Jaya Nepal(译注:此句疑为“尼泊尔万岁”或“天佑尼泊尔”之意)。

2008年6月11日

http://www.nepalitimes.com.np/2008/06/15/46

[ 本帖最后由 龚义哲 于 2008-10-15 21:03 编辑 ]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激进民主派”(2008年4月16日)

巴布拉姆·巴塔拉伊(Baburam Bhattarai)指着他书房里的一束鲜花说:“以前从没见过我们的人,都到这里来给我们献花了。”书房的墙上挂着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肖像,毛派的首席理论家在星期二对《尼泊尔时报》(Nepali Times)的记者讲述了那些不眠之夜、他的党的经济方案与他是否会出任总理。

《尼泊尔时报》记者问(以下简称“问”):从廓尔喀(Gorkha)的山村里,经过了一段漫长的路程,终于走到了这里,您感觉如何?

巴布拉姆·巴塔拉伊答(以下简称“答”):我感觉责任重大,这来自于这么一个事实: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里,父亲是个农民,母亲不识字。小时候我经常放养牲畜,在农场里帮忙,上高中时,我得自己带吃的和喝的。我上了所好学校,接受了教育,一生中有这样的对比,在某种程度上是吸引人的。但我们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要解决国家的重大问题,人民对我们满怀期望,我们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但时间和资源却又是那么少。这使我们有点焦虑,怀疑我们到底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晚上老是睡不好,常常在凌晨三点就醒来,然后就睡不着了。

但幸运的是我们富有经验。我们曾公开参与政治,然后有十年的时间,我们转入了地下,进行武装斗争。这赋予我了我们迎接挑战的能力。我本人一直非常坚定,这就是我认为我们能解决目前面临的挑战的原因。


问:您是否曾有过某种宿命感?就是说这就是您必须去的地方之类的想法。

答:不,我没有过。您是在这个城市里出生并长大的,可我小时候,在村里时,我可从来不敢想像我会来到这里。就连(我妻子)西希拉吉(Hisilaji)的家庭背景也跟我不同,当我们带女儿回我老家时,她对那里的环境感到万分惊讶。要是我没能上学的话,我敢说我现在还在那里。

当我
在村里看见我身边的贫困、歧视与差别时,我总会变得非常情绪化。我很早就产生了想做什么来改变这些的想法。但该用什么办法来处理这些呢?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当我修完了建筑学学位,开始在JNU(译注:疑为印度的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我就开始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来思考这些问题了。

马克思说过,必然性与偶然性总是互相结合的。我对社会的状况开始有了认识。我知道了必须结束封建君主制。但我还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我们将怎样去着手,不知道谁会走上前来领导它。


问:本周首批结果(译注:疑为制宪会议选举的结果)就出来了,您惊讶了吗?

答:不怎么惊讶。你们都是媒体人士,你们搞政治分析,我觉得你们可能不太了解农村的现实。经过十年的冲突之后,这块土地已经变了。那些缺衣少食的、被排挤到社会边缘的妇女、贾那贾提人(Janajatis)、贱民(Dalits)真的是非常难过,城里人是不会真正明白他们过得有多艰难的。人们老说毛派制造恐怖,但我们理解在穷乡僻壤发生的一切。我们经常在廓尔喀和罗尔帕(Rolpa)之间来回奔走。

我们深信人民需要变革,我们知道他们要让我们来领导他们。我们知道自己是最大的政党,但我们不清楚我们具体能获得多少个席位。所以我们才会对所有人——包括媒体在内——对我们表示怀疑这件事感到惊讶。中产阶级和城市精英们被这一结果震惊了,因为他们从来不理解农村中发生的一切。

所有人都弄错了。上周我们与外交界的人举行了会谈,他们对我们说,这是情报工作的失败。但我们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打仗的时候,一份一秒的差错都会造成致命的后果,所以我们要求我们的干部要对大选进行非常真实、实际的分析。

真正的被压迫群体,比如塔芒人(Tamangs)和塔鲁人(Tharus)大多投了我们的票。在塔芒地区,我们赢得了27个席位中的24个,而在塔鲁万(Tharuwan)赢得了22个席位中的20个。赢得席位的24位妇女中,有20位是毛派。但即使是传统上犹豫不决的城市中产阶级,也有20%-30%在最后关头改变了主意,投了我们的票。


问:尼泊尔人民在革命中不得不付出的牺牲到底值不值?

答:革命还在进行中。大选是我们革命的一部分。武装斗争并不是革命的全部。革命意味着社会-经济体制的剧烈、迅速的改变,它能通过暴力或非暴力方式进行。在革命的某些时刻,必须使用暴力手段。这次大选是结束封建君主制的革命的一部分。如果我们不发动人民战争,削弱(君主制)政权,给群众以力量,就不可能有进行这次大选的条件产生,也就不可能达成这个目的了。

所以,我们不会为了选票而放弃子弹。在革命中,我们既要使用子弹也要使用选票。光用子弹赢不了,光用选票也赢不了。我们正是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完成尼泊尔革命的。


问:在十年战争之后,有一万五千人死亡。您是否认为这次大选像是回到了原点呢?

答:不。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要说这正是您搞错的地方。这是一次制宪会议选举。先前的选举是由国王许可的议会选举。体制不改变,主权就不会属于人民。而这次我们正在起草新宪法。没有武装斗争,这一切不可能实现。


问:到处都有报道说,您的干部在选举期间大肆威胁选民?

答:在某些地方可能发生这类事情。但要说从贾帕(Jhapa)到坎昌普尔(Kanchanpur)、从农村到城市到处都有这种行为,那是不可能的。(毛派在选举中获胜的)主要原因是人民要求改变,他们要求相对的改变,并给新政党一个机会。


问:您何时把注意力转向经济呢?

答:我们的目标是发展经济。要进行一场成功的经济革命,我们就必须先编纂一部新宪法,来完成政治革命。当然,必须立刻向人民提供救济。到处都有战争、通货膨胀与贪污腐败的受害者,这些问题必须尽快解决。但是为了进行经济转轨,必须得给体制改革打下基础。


问:这些事情能在两年内做到吗?您将如何对付通货膨胀?

答:必须大力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光进行肤浅的干预是没有用的。发放补助只能应付眼前的问题,而我们还要解决问题的根源,那就是我们的农业经济仅能维持其生存,而我们有三分之二的人口靠它为生。靠它无法发展经济,必须进行彻底的经济改革。

其次,我们需要创造大量的工作机会,因此我们需要对水电业、旅游业进行投资,并最佳化地利用投资。这将为经济的长期发展打下基础。


问:您的竞选纲领中还谈到了土地改革,您说的是什么样的土地改革呢?

答:关于土地改革,有个简单、通用的原则,那就是土地归耕种者所有。在山区,土地所有者也就是耕种者,但在特莱(Tarai),地主把土地出租,自己不住在土地上的情形很多,生产力也很低下。土地必须重新分配,耕种方式也应现代化。


问:可是毛泽东的公社和苏联的集体农庄都造成了大饥荒,我们能承受得起这样的试验吗?

答:您说的有点夸张了。(土地改革)在中国和俄国是发生了一些问题,但在其他第三世界国家里还是有效的。而且如果中国人和俄国人不彻底摧毁封建制度的话,他们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增长。

当我们说要结束封建主义的时候,我们并不是说要结束私有制。我们的经济发展,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用另一种方式来说,就是我们并没有把集体化、社会主义化和国有化列入目前的日程表里。我们的意思是说:对于虚弱、落后的我国经济来说,国家应该发挥推进器与调节者的作用。没有货币与税收政策,(我国经济)也许就要越来越多地落入国外业者的掌握中,所以国家必须保护国内私营经济与自由市场。


问:可是,主要是由于过去两年里的体验,商业界对于毛派不太放心。您要说些什么能使他们安心的话吗?

答:我们乐意向所有人保证:一旦毛派上台(组建政府),投资环境将会变得更加有利。大家不用对这一点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媒体上有关我们的谣言是错误的,资本外逃的事是有的,但这是不该发生的。另一方面,政治一旦稳定下来,投资环境就会改善。我们的另一方案是发展经济,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要动员国内所有资源与资本,我们也欢迎国外的私人直接投资。我们唯一要求的,是得到规划国家重点项目的许可。

我们要让已经来到尼泊尔的国际投资者们相信我们会欢迎他们,我们将努力工作,让投资环境进一步改善,在我们执政期间,管理劳工的环境将得以改进。过去两年内发生的一切是在一段过渡时期内发生的,但商业界也应该考虑一下造成他们损失的其他因素。


问:您所说的民族产业资本主义是怎么一回事?

答:本国的发展是重要的,每个国家都要给本国的产业以优先权或保护。不然要国家干嘛?当我们允许国外直接投资时,我们会给那些有本国合作伙伴的投资者以优先权。这样做的话,民族企业家阶级就将得到发展,国家经济也会从中受益。


问:已经批准了的水电交易要怎么处理?

答:已经签字了的项目不用偷偷摸摸地完成,毕竟我们现在是在过渡阶段,我们会集体批准的。在回到政府之前一天批准这些项目已经招致了怀疑,但我们明白没有国外投资,这些大型水电项目是不可能完成的。这些交易原本可以以更公开的方式进行磋商的。如果这里面有什么严重的违规行为,我们就会进行调查,改正决策过程,但我们不想让投资者打退堂鼓,停止这些项目。


问:现在已经到了兑现许诺的时候了,人民对你们期望很高。

答:没错,但更大的挑战是维护民族团结。我们会展开政治竞争的,但在未来10-15年内大家应该团结起来,大家应当取得共识,达成一个最低共同纲领。这将带来社会稳定,让我们可以最好地利用国内资源,引进投资,在消灭绝对贫困上取得进展。如果我们能在比较短的期限内办成这些事,人民就会对我们更有耐心,并为将来的发展打下基础。

我们现在主要担心的,是不统一的文化会导致的政治动荡。各党派都应该齐心协力,直到新宪法编纂完毕为止。各党派不该冲动,说自己要退出政府。


问:您曾被许以总理职务吗?

答:(笑)我现在还不能说。我们曾提倡总统制,但我们需要为其做好准备,然后,我们将根据谁更适合完成即将到来的任务而在我们内部分配工作。照我们的说法,每个人的工作要根据他们的需要及能力来安排。由于我对制定发展的计划有兴趣,我可能将在这一领域中工作。


问:现在一切都到了紧急关头,人民的期待和希望非常大,人民需要立即看到改变吗?

答:首先我们要阻止腐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这将极大地减轻人民的负担。就像马克思说过的那样,假如大家都住在茅屋里,那没人会不满意。有人在一堆茅屋中间盖起了瓦房,那么大家就会有了盼头。我们首先得满足人民的基本需要,这是目前的头等大事。我们的经济计划会带动就业的增加。我们提出的建设基础设施的方案,会立刻创造就业机会,把设施建设起来。我们不得不利用尼泊尔位于中印之间这一事实。这两个国家将成为超级大国,而我们就夹在它们中间。在过去我们被当成一个缓冲国,而现在我们可以在它们之间搭起桥梁,从这一相对优势中获益。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基础设施建设,并同两国搞好关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已经有了工人,我们还可以从那些浪费在没有产出的领域里的投资中筹钱,搞到所需的资本。要吸引大量的投资,我们就不得不依靠境外投资者,为了吸引他们,我们可以使用BOOT模式(译注,疑为build-own-operate-transfer-model,即建造、拥有、经营、转让模式)。


问:在过渡时期中,您的党已在政府中工作。您是政府内人士,您了解这个政府,那么您认为政府的哪个方面需要改进呢?

答:一个就是各部之间没有合作。每个部都只干自己的事,将来不能这样了。各部门将来应该根据国家的总体政策,采取相互协作的工作方式。其次,政府内部官僚作风严重,机关死气沉沉,贪污腐败横行。这些不改变的话,各部门的工作都会缺乏效率。许多部门机构重叠,我们需要重建它们。


问:您的主题(译注:疑指巴塔拉伊的学位论文)是城区规划。您打算如何控制往加德满都集中的无计划的趋势呢?

答:您看,这张地图上面是联邦的各个部分,我们需要把经济活动扩展出去,这样加德满都之外也就会有很多工作机会了。(至何陶达[Hetauda]的)高速公路将把人口向外转移,我们还可以用分区制和外层环行路来适当地控制加德满都的扩建。世界上就没一个地方的城区扩建,会搞得像加德满都这么乱的。


问:您说,当面对这一切问题时,别的党是否会不干了,然后说“让毛派去干吧”呢?

答:(笑)也许吧。他们也许想:让我们瞧瞧毛派是怎么干的。爱对别人讽刺挖苦的人们很有可能这么说。

http://www.nepalitimes.com.np/2008/04/15/32

[ 本帖最后由 May 于 2008-10-29 01:50 编辑 ]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经济特使(2008年1月7日—13日)

节选自对毛派指派的驻丹麦大使维贾伊·坎特·卡尔纳(Vijay Kant Karna)的访问。

Abhiyan,(1月7日—13日)

刊载于《尼泊尔时报》(Nepali Times)第382期(2008年1月11日—2008年1月17日)

记者(以下简称“记”):如果各政党没有决定在他们自己人里面分配职位的话,您会当上大使吗?

维贾伊·坎特·卡尔纳(以下简称“卡”):这我可不知道。但我要不是特莱人,我就不会被选上。我能当上大使,我的出身要比我的党派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记:您是由毛派提名的,那您打算怎么回报他们呢?

卡:我不是因为会回报他们才当上大使的。毛派问我愿不愿意为国家效力,我说愿意。任何党派或集团——保皇党除外——要我为国效力,我都会很乐意去做的。


记:您打算怎么当这个大使?

卡:现在每个大使都有一个相同的目标:改变人们对尼泊尔的印象。我们要把尼泊尔建设成一个自由、主权的共和国。我相信,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帮助我们改变人们对尼泊尔的印象。我也曾与其他政党讨论过我作为大使所应发挥的作用,我打算采纳他们的意见。


记:您打算采纳什么意见呢?

卡:首先,经济政策:我打算在丹麦国内外寻求投资者。增加旅游者数量,与欧洲的各航空公司商讨建立直飞加德满都的航线,在欧洲建立尼泊尔货物市场,这些事项都列在我的工作安排里。

http://www.nepalitimes.com.np/issue/382/FromtheNepaliPress/14360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柯伊拉腊必须辞职”

刊载于《尼泊尔时报》第401期(2008年5月23日—2008年5月30日)

特莱人民权利论坛(MJF)的乌彭德拉·雅达夫(Upendra Yadav)在政界可谓呼风唤雨,他自己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在麦蒂利(Maithili),助理们正忙着准备会议,活动家们正在高声谈话,雅达夫在本周,于普尔乔克的党办公室里接受了《尼泊尔时报》记者普拉山特·贾(Prashant Jha)的采访。他虽然对有关政府的组成、与毛派的关系、特莱政治的未来等话题很谨慎,对印度却是放开了攻击。

记者(以下简称“记”):人民要求什么?

乌彭德拉·雅达夫(以下简称“雅”):改变。激进的力量、具有鼓动性的力量已经获胜。其他的都已经被扫到了一边。人民投我们的票,是因为我们领导了特莱运动,并真诚地为特莱人的权利而斗争。群众要我们继续同加德满都作斗争。


记:您会参加政府吗?

雅:我们是否参加政府其实只是个次要的问题。关键在于他们能否贯彻过去的协议,在于他们会不会修改宪法,添加有关自治的特莱州的条文。这是我们目前最迫切、最重视的要求。我们现在还不打算参加政府。


记:您认为柯伊拉腊应该成为一个仅履行礼仪职能的总统吗?

雅:他必须立刻辞职,好为新政府铺平道路。他没有权利当总统。在他的领导下,他的党已经晕头转向了。无论从健康、从感情、从精神、从智力、从道德角度来看,他都不适合这个位子。


记:您对印度在特莱政治中扮演的角色有何看法?

雅:非常糟糕。印度——尤其是(特莱)南部地区和印度大使馆,是反对特莱人和MJF的。他们拼凑了TMLP(译注:疑为Terai Madhes Loktantrik Party,即特莱民主党)想削弱我们。其实,大选前竞选联盟没能成立的原因之一,就是印度想把TMLP捧上来。他们还在孙萨里(Sunsari)支持苏佳塔·柯伊拉腊(译注:即柯伊拉腊的女儿,尼泊尔大会党中央委员)想击败我,他们给她钱,还让人越过(尼印)边境去支持她。我说这些不是在攻击印度人民或整个印度政府。印度外交部的某些部门,特别是印度驻尼泊尔大使西瓦·香卡·慕克吉(Shiv Shankar Mukherjee)是反对我们的。随着计票工作开始,结果出来以后,慕克吉就收拾包裹跑路了。新大使是谁我还不知道。


记:那RAW(译注:此组织情况不明)是不是更好一些?

雅:不清楚,我从没见过他们中任何一个人。


记:过去您与毛派关系紧张,那你们的关系是如何形成的?您对人民解放军(与尼泊尔军队)的合并问题持什么态度?

雅:我们已经会晤过了。如果毛派能对特莱人有所帮助,我想我们是能共事的。军队必须在政治上中立。如果一个党的士兵加入了国家军队,可能会有一些问题。应该找出一些办法来管理人民解放军。但我不认为合并是适当的解决办法。


记:毛派曾说过他们要搞土改。这是暗示说要在特莱搞。您对此怎么看?

雅:这事先放一放再说。我们应该先进行政治斗争,反抗在特莱地区的国内殖民主义。


记:该同武装集团做些什么呢?

雅:同他们谈判。不能无视他们。我能做什么?政府应该带头谈判。这是八点协议的一部分。


记:在平原上建立一个单独的特莱省是否可行?西部的塔鲁人(Tharus)也要求建立他们自己的区划,那里有多个种族混居,会出现其他的行政问题的。

雅:你看,特莱人民要求一个省。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不容谈判的要求,也不能用做谈判的筹码。如果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搞妥协,特莱人就完了。Pahadi统治阶级将分裂特莱,我们就会变成软弱的小单位。塔鲁人和西部的其他种族是与我们站在一起的。特莱内部如果有内部纷争的话,我们会自己解决的,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如果其他党派不同意,我们就要走上街头,发起一场坚决的运动。

http://www.nepalitimes.com.np/issue/401/Interview/14812
……他(托洛茨基)并不想把那类对他抒情赞美的人吸引到自己周围,而是想纠集一群战士去为革命利益完成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正像他对待自己那样,……他要求自己的拥护者具有毫不动摇的信念、对社会舆论最大限度的漠视、时刻准备自我牺牲、对与他同呼吸共命运的无产阶级革命抱着热忱的信仰。一句话,他指望他们也是用和他同样的材料铸成的。

                             ——伊萨克•多伊彻:《流亡的先知》,第469页(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TOP

杨威利整理党要Matrika道歉
尼共(毛)周五早晨举行的中央书记处会议已经要求它的中央委员会成员、土地改革和管理部部长Matrika Yadav 为他的不当行为道歉。
据毛派领导,在会上,Yadav 拒绝承认在「重新占据曾在过去被毛派骨干掌握的土地」中做了任何错事。
Yadav指控副总理Bam Dev Gautam慢慢地将工作置于他的掌控之中。
先前警方已经将共青团的骨干从那块地上驱逐出去了。Yadav部长在共青团骨干的帮助之下,又已经将Birendra Shah的土地重新占据。
由于Yadav做出了此种行为,他很可能要离职了。
与此同时,总理Pushpa Kamal Dahal (changda)向领导人们简要报告了他最近的德里之行。会上也讨论了「今天将要公布的政府预算」和「总理计划访美以在联合国联大上演讲」。nepalnews.com ia 20080919
相关新闻:
Matrika指责Gautam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sep/sep19/news04.php
杨威利整理
···
Gurung 部长:Yadav的行为正在制造出更多的无政府状态
在周三,森林和水土保持部部长Kiran Gurung指控他在内阁的同僚——土地改革和管理部部长Matrika Yadav 沉溺于不负责任的活动之中,制造了更多的无政府状态。

“(Yadav)部长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将只会制造出更多的无政府状态,”Gurung 部长在由Hetauda的全国森林消费者协会组织的一个会议中这么说道,他将Yadav的行为与共青团和青年力量相比——两者分别是毛派和联合马列的青年组织——他们由于不把法律当回事而饱受恶名。
Gurung 部长也说道,Yadav部长通过效仿共青团和青年力量的行为,已经使他的[部长]地位受到了损害,而且只有政府——而非部长——才有权对违反法律和秩序的行为采取行动。
Siraha事件——也就是Matrika Yadav 部长和持有武装的毛派骨干一起重新夺回在Siraha地区的一栋私有住宅和土地的事件——已经被主要的政党谴责,包括尼泊尔大会党、联合马列在内,都谴责他漠视民主制度、和平进程和法律规定。nepalnews.com 20080918
相关新闻:
尼帕尔:‘青年力量’将照看无政府主义的部长
DPM Gautam在执政党内抨击地区级的冲突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sep/sep18/news04.php
杨威利整理
···
尼帕尔(Nepal):‘青年力量’将照看无政府主义的部长
联合马列(UML)的一名高级领导人说到他的政党的青年一翼————‘青年力量’(YF)——在一名政府部长自身卷入无政府状态之后,将被动员起来照看他,帮他收拾烂摊子。
联合马列原总书记Madhav Kumar Nepal这么说,指的正是「土地改革和管理部部长Matrika Yadav 对内政部长的权威挑战」一事。
“由于需要阻止国内的无政府状态,[动员]YF的必要性已经增加了,”他周二在首都的一个节目中讲到。
Yadav部长已经用武力重新占据了早先由警方清过场的Siraha地区Mirchaiya的土地。这位部长这么做,就是挑战副总理暨内政部长Bamdev Gautam——同时也是联合马列的高级领导人——的权威。
与此同时,联合马列发表了一份声明,强烈谴责Yadav部长的行为,并称其为无耻露骨的违法。尼泊尔大会党也谴责了该部长的行径。nepalnews.com sd 20080917
相关新闻:
M·K·尼帕尔(MK Nepal)为‘青年力量’行动辩护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sep/sep17/news01.php
杨威利整理
···
M·K·尼帕尔(MK Nepal)为‘青年力量’行动辩护
联合马列原总书记Madhav Kumar Nepal为该党新成立的青年小组——‘青年力量’的行动辩护,将其称为人民的卫士。
在周二由全尼泊尔自由学生联盟(ANFSU)组织的关于“ANFSU在较高级教育中的角色”的交流会中,尼帕尔(Nepal)说道,联合马列和其他政党应该采取具体措施,通过成立由有争斗性的小组——比如‘青年力量’——的方式,以应对毛派骨干的无法无天的行为。
尼帕尔(Nepal)的点评,与他早先所表达的对‘青年力量’的成立的不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说道毛派骨干们还没有克服他们的“好战性”的时候,尼帕尔(Nepal)说,“既然毛派已经在领导政府了,他们恐怕应该有借口不改掉他们的‘好战性’。”他强调必须确定市民们遵守土地法令。
在谈到由于Sikkimese人民缺乏爱国主义使得印度吞并了Sikkim的时候,这位联合马列领导人说:尼泊尔的教育必须培养热爱尼泊尔、具有尼泊尔民族特性的一代新公民。
在会议中,其他讲话者强调了学生联盟应当成为不仅产生政治领袖、而且产生社会的和专业的领袖的的地方。 nepalnews.com ps 20080916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sep/sep16/news11.php
杨威利整理
Die Philosophen haben die Welt nur verschieden interpretiert es Kommt darauf an, sie zu verändern.

TOP

普拉昌达总理重申将归还被夺土地(2008年9月9日)


星期一,普拉昌达总理再次确认将尽快归还由本党在武装斗争期间夺取的土地及其他私有财产。

他在博克拉(Pokhara)告诉媒体说,在他参加 Dolpa 节庆典活动回来之后,归还土地和财产的政策就将很快被实施。

在总理选举的两周前,毛派也曾宣布过要将夺取的土地和财产归还原来的主人。尽管该党再三重申这一意愿,但他们的中低层干部仍然控制着这些被夺财产。


异教徒整理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sep/sep09/news07.php

TOP

土改部长雅达夫支持在希拉哈夺占土地,威胁辞职(2008年9月15日)

土地改革部长马特里卡·雅达夫(Matrika Yadav)于星期一警告说,如果当局干扰在希拉哈(Siraha)县 Mirchaiya 重建被警察摧毁的房舍的活动,他就将辞职。

据报道,根据内政部长的命令,警察破坏了兴建在比仁德拉·沙阿(Birendra Shah)的被毛派夺取的土地上的房舍和帐篷。

雅达夫部长于今天在 Mirchaiya 召开记者招待会,他说如果政府干扰或妨碍被夺土地上的重建活动,他就将辞去党内和土地改革部的职务。

今天早些时候,雅达夫还带领一个共青团(YCL)小组袭击了喜马拉雅寄宿学校(Himalaya Boarding School)的校长 Ram Bilas Yadav 。

由雅达夫部长、议员马亨德拉·雅达夫(Mahendra Yadav)和贾吉特·雅达夫(Jagat Yadav)带领的另一支小队则推倒了 Mirchaiya 的 Bishnu Mahato 家的院墙。


异教徒整理  http://www.kantipuronline.com/kolnews.php?&nid=160682

TOP

雅达夫部长辞职(2008年9月19日)

周五下午土地改革和管理部部长马特里卡•雅达夫(Matrika Yadav)向帕苏巴•卡麦尔•达哈尔(Pushpa Kamal Dahal)总理(普拉昌达)递交了辞呈。
在向Dahal总理提交的辞呈里,Yadav指责联合政府的成员特莱人民权利论坛和联合马列,正在成为反人民的政党。
他在巴鲁华特(Baluwatar)的官邸向总理提交了辞呈。
雅达夫声明他的作为是为了人民的利益,重申了他将仍然是支持人民的政治家。
早些时候,党内(毛派)命令雅达夫公开致歉或者辞职。联合政府的其他成员和尼泊尔国会的反对派都指责雅达夫的行为并要求处理他。
nepalnews.com ia Sep 19 08

原文及连接: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sep/sep19/news06.php

TOP

批准Matrika辞职(2008年9月20日)

帕苏巴•卡麦尔•达哈尔(Pushpa Kamal Dahal)总理(普拉昌达)批准了土地改革部长马特里卡•雅达夫(Matrika Yadav)的辞呈,他是尼共(毛)的主要领导人。
据物资计划部比贾亚•库玛•戈恰达尔(Bijaya Kumar Gachhedar)部长称,Dahal总理在周六的内阁会议上通知各部长批准了Yadav的辞呈。在任命新部长之前,将由总理代理其职务。
昨天,总理曾说Yadav将因拒绝党作出的让其对没收希拉哈(Siraha)县 米查亚(Mirchaiya)的私人土地一事作自我批评的指示,而面临处罚。Yadav却宁可辞职而不愿道歉。
数天以前,土改部长领导一队毛派干部没收了Michaiya的一个 比兰德拉•萨哈(Birendra Saha)的土地,并将贱民和当地的穷人安置进去。警察早先曾把他们驱出Shah的土地。
昨日毛派中央书记处举行会议决定对该部长进行处罚,但没有透露具体措施。
同时,今日在巴鲁华特(Baluwatar)总理府邸举行的内阁会议,讨论总理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第63次会议的事宜。
会议也讨论了在现有法律基础上施行立即的行政处罚。法律部长戴维•古隆(Dev Gurung)说。
nepalnews.com mk/kp Sept 20 08

原文及连接: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sep/sep20/news07.php

TOP

内政部长:军队整编不容质疑(2008年10月6日)
副总理兼内政部长巴姆德夫•高特姆(Bam Dev Gataum)声称军队整编势在必行。
“我们会成立一个工作委员会来落实议会决议。它将决定是把全部人民解放军还是其中的部分并入尼泊尔军队。”他表示,“我们将会出台一个各方都满意的方案。”
在周一记者俱乐部的交流会议上,高特姆部长否认了有关目前的政府分崩离析的谣传:“政府中间并没有不同意见,何来分崩离析之说。”
高特姆表示,他制定了一个新的方案,希望在6个月内,国家的治安状况达到能让人满意的地步。他表示要整治夜总会和舞厅:“他们是犯罪和道德败坏的根子。政府在这一点上绝不姑息养奸。”
他还透露说政府将采取措施抑制毒品交易并打击酗酒。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oct/oct06/news06.php
拾荒者整理

TOP

内政部长态度坚决:所有舞厅11点关门(2008年10月2日)
内政部长巴姆德夫•高特姆(Bam Dev Gataum)今天表示有关饭店和舞厅11点之后不许营业的措施将不会被撤销。
“你们要做生意是吗?那在11点之前干完它吧。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保持社会和谐与安宁。”这位强硬的部长是在首都的一个讨论会之后对记者说了这样一番话的,“侵犯他人利益的生意我们不能容忍。”
高特姆表示加德满都一带的舞厅和饭店已经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的来源地。他说,很多饭店雇佣14岁以下的童工让他们干各种各样的活。
内政部长表示即使共青团和“青年力量”这样政治组织中间的干部违反法律,政府也将严惩。
不久前,饭店老板和一些餐饮娱乐场所的员工们在首都进行了示威游行,抗议11点关门的决定。
大约8万人其中差不多半数是小女孩在加德满都的舞厅、夜总会、小饭店里打工,她们一般要干到很晚。示威者们说政府的决定不仅会让他们做不了生意,也将会使数以千计的人失业。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oct/oct02/news13.php
拾荒者整理

TOP

毛派正讨论“新型人民共和国”(2008年10月17日)

毛派高级领导人 Mohan Baidhya(‘Kiran’)周五告诉记者,他的党正在讨论“人民共和国的新形式”。

关于尼泊尔的“广泛民主”(lokatantra),现在有三种看法。Baidhya 在一个关于热点问题,包括民主模式和军队合并问题的互动讨论会上如是说。

“大会党认为目前的状况已是一个足够的政治进步;联合马列也把它当作一个完整的结果来接受;但我们一直都在指出,这还不够,还需要向前发展,”他补充说,“我们的信念是,应当继续前进,并且校正议会制度和共产主义体系两者的缺点。我们已经开始全面讨论如何走向‘充分的民主制度’(loktanrik system),这种制度将保证多党制、公民权利和个人自由。”

他说,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将对所有的争论,包括人民共和国的形式和军队合并等问题做出最后决定。毛派将组建一个特别委员会来进行军队合并的准备工作。他还说,参加了人民战争的民兵不应被新标准排除在外,“我们认为应该将两支军队合并,建立一支统一的国家军队。”

Baidhya 指出了在知识分子和全社会的公民中进一步讨论人民共和国的形式问题的必要性;党已经决定走联邦制的道路来保证各民族的自治。他说,人民共和国意即一种给予最底层的人民以公正的民主体系,这可以被看作是民主形式的发展。

在谈到毛派与尼共联合中心(Unity Centre-Masal)的合并问题时,Baidhya 说,“急躁的行动或没有意识形态和政治基础的合并是不能长久的。”随后补充道,“我们愿意同所有的共产党合并,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将会首先决定与联合中心的合并问题。”

Baidhya 还说,党目前并没有要改名的想法,把党的改名问题透露到公众范围来公开讨论是错误的,“我们一直都被称作毛主义者,现在还不是改变这个称呼的时候。”


异教徒整理  http://www.gorkhapatra.org.np/de ... d=8439&cat_id=4

TOP

巴塔拉伊:我国在经济转型阶段
在参加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年度会议之后,财政部长巴布拉姆•巴塔拉伊博士表示随着长达十年的内战的结束,我们国家将迎来一个长期和平的发展阶段。
他说尼泊尔目前处于经济转型阶段,国家经济发展的目标是要从封建主义国家转变为兼顾大众福利带有混合经济结构的工业资本主义经济体。
“在我国历史上,人民的代表第一次起草了自己祖国的宪法。”部长先生说现在我们也在打一场战争,这场战争是经济战,我们要和经济发展停滞斗争到底,并保证贫困人民的日常生活。
“我们已经打赢了政治上的仗——将尼泊尔人民从各种形式的封建剥削中给解放了出来。几个世纪以来代表着社会经济停滞和欠发达的封建君主制被打倒在地,尼泊尔人民终于自己当家作主了。”
他表示,06年由尼泊尔共产党(毛派)和当时的政府所签订的《全面停火协定》已经保证了这个国家政治上的安定。
“在过去50年里,尼泊尔经济的增长十分缓慢,无法跟上人口增长的步伐。存款率只占到GDP的11.5%,这意味着经济上极度依赖外国的援助来进行投资以满足一些预期的增长。很明显,一个糟糕的政府限制了我国经济的增长。”
“我们希望经济增长率能够达到两位数。对此我们出台了3项政策——鼓励私人投资,在大项目上实行公私合营,在农村地区的农业、农产品加工、市场销售以及公共分配上面采取合作社制度。”
“我们发展的优先点应该着眼于水资源、水力发电、农业以及旅游业上面,这是我们国家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
我们将为外国公司在这些领域提供好的投资环境。巴塔拉伊博士希望广大发达国家在处理好本国经济发展的同时能够帮助尼泊尔这样的后进国家。他认为应该缩小现有的南北差距。否则,就会有一些潜在的动荡和冲突发生。
http://www.gorkhapatra.org.np/de ... d=8252&cat_id=4
拾荒者整理

TOP

欧盟:制宪会议投票(CA polls)并未达到全部国际标准
欧洲联盟(EU)今日说道,在四月十日进行的制宪会议(CA)选举已经达到了许多国际标准,不过在有些地方还是没有完全达标,比如说是自由结社权、自由迁徙权、言论自由权。
在周四早上的一个记者会上,欧盟选举观察团首长、欧洲议会成员Jan Mulder谈及,在全国,竞选环境剑拔弩张,出现了为数众多的暴力事件,也有政党染指于暴力事件。
他又说,政党的代言人和志愿者们在选举当日扮演的角色有时已经超过了可以让人接受的标准,有时他们在投票站施加了过大的影响。
不过他非常欣赏尼泊尔人民在他们大批出现在投票站前展示的对于多党民主的复归的支持的热情。
主要是为民主的和富有包容性的选举进程提供的这个法律框架,尽管有缺点、有些方面并没有和最好的做法合拍——比如统一的选举法、公布结果的清晰的最后期限、以及在拉人来投票的方法上缺乏清晰度。选举委员会诚实地、胜任地作为一个独立部门工作,在询问政党和其他有意参选者时也显得非常透明。
欧盟建议选举法律应该集中化,将多个范围的法律条文集结成单独的一个法案,并且一个全国范围的辩论应该考虑改革和简化选举系统以保证社会和不同信仰族群的广泛参与。
它说规章应该包括对安全的更大要求和并且在选举中的制表和结果处理上采取透明措施,而政党应该确实保证结束强迫投票的选战文化,还选举者们自由选择的权利。
此外,欧盟还说建议全面检查投票者的注册信息、市内投票注册的现代化、以及引入一张全国范围内的身份识别卡以改进投票者注册信息的质量。因政府之要求,欧盟在3月2日建立了它的观察团并一直工作到了2008年5月10日。欧盟的观察团是第一个说CA选举是公平举行了的国际观察团。nepalnews.com ia 20081016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oct/oct16/news08.php
杨威利整理

Bhattarai博士说毛派在讨论换掉他们的党名
财政部长Baburam Bhattarai博士
作为迫切拥抱国际社会的表现,财政部长、毛派高级理论家Baburam Bhattarai博士说道他的党在讨论将他们的党名从“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换成别的。
据Kantipur日报,他是在华盛顿特区和华盛顿时报的编辑交谈时这么说的。
当编辑问道,既然毛的名字甚至在中国都显得‘老土’了,是否已经到了改变尼共毛党名的时候了;Bhattarai表示赞成,他又说道:“在过去一年内,我们一直在党内讨论这个问题。总会议将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决定。”
他也说到他们之前敲定尼共毛这个名字是因为在与君主制作斗争的时候这名字是非常革命的。
财政部长在美国将要参加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组织(IMF)政府人员年会。nepalnews.com sd 20081016
http://www.nepalnews.com/archive/2008/oct/oct16/news02.php
相关新闻:
8特拉1重申多党政治
杨威利整理
Die Philosophen haben die Welt nur verschieden interpretiert es Kommt darauf an, sie zu verändern.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