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翻译] 尼泊尔群运01、02、03年新闻

墨兰青青

15个未成年原契约劳工被冻死(2003年1月13日)


据Nepal Samacharpatra报道,在袭击特莱地区的寒潮中,尼泊尔西部的巴迪亚区(Bardiya)有15名未成年原契约劳工被冻死。
这15名原契约劳工死于缺少遮蔽,根据两年前议会通过的布告,他们被大会党政府“解放”了。
根据内政部的资料,到目前为止,在特莱地区南部被冻死的人数已经达到18人,加上在巴迪亚另外15名儿童的死亡,遇难人数已经上升到33人。
这次寒潮不仅对儿童,同时也对没有适当遮蔽的成年原契约劳工造成了诸多不便。尽管布告声明在尼泊尔没有家庭能保留契约劳工,但是大会党政府并没有出台有力的方案使他们恢复正常生活。
因此,在两年前被“解放”后,这些原契约劳工正在没有住所和食物中艰难度日。最近,他们指控政府拖延为使他们恢复正常生活作安排,并且导致了在Gulariya的灯笼集会。
原契约劳工被集中在尼泊尔的特莱地区西部。


墨兰青青整理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73.htm#4



毛派学生组织要求推迟某学生团体的选举(2003年2月13日上午)


全尼泊尔国家自由学生联盟(All Nepal National Free Students' Union (Revolutionary))要求推迟自由学生联盟(Free Student Union)2月26日的选举。学生一方,作为毛派的姊妹组织,提出在四月进行选举。
根据学生组织,推迟选举是因为公开失踪学生的下落、释放被捕学生以及完成对在与安全部队冲突中受伤的学生的治疗需要一些时间。Nepalnews.com


链接: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february/arc599.htm#3



应毛派学生要求,选举推迟(2003年2月17日)


一份官方声明称,在毛派学生封锁特里布文大学(Tribhuvan University(TU))副校长在Kirtipur的办公室和选举官员的办公室、要求原计划定于2月26日的学生会选举推迟三个月的几个小时后,大学在星期一推迟了选举。
叛乱的学生要求政府要么接受5个要求要么推迟投票。学生一直在要求政府公开失踪学生的下落以及给一些班级的学生下发录取书,这些学生在从去年九月开始、持续了10个月的紧急状态中没有拿到录取书。
德乌帕总理的政府指责了为镇压毛派叛乱而采取的紧急状态。


链接: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february/arc602.htm#5

[ 本帖最后由 异教徒 于 2010-3-10 22:33 编辑 ]

TOP

墨兰青青

毛派学生组织威胁罢工,要求当局提供失踪者下落(2003年1月4日)


星期三,两名毛派学生在Valley被捕,共产主义学生组织威胁罢工,要求释放被捕学生。
某毛派学生组织称两名学生在这个星期被捕,其中Uttar Rai是一位尼泊尔全国独立学生联盟(革)(All Nepal National Independent Students' Union (Revolutionary))的中央委员,Raj Kumar Adhikari是一位Amrit Science Campus的学生领导。
联盟也要求当局提供联盟总书记Purna Paudel的下落。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65.htm#14



毛派某学生干部转向(2003年1月6日)


RSS引用地方官员的话称,在星期天,全尼泊尔国家自由学生联盟(ANNFSU-Revolutionary)的财务主管Sunita Sharma从毛派叛逃,向帕巴特(Parbat)地区当局投降。
当局称,她反对起义中的谋杀、暴力和恐怖。她曾是Purneswor高级中学一个毛派学生组织的秘书。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66.htm#15

TOP

墨兰青青

毛派绑架联合马列前国会议员、干部(2003年1月13日)


当地报道称,星期六,毛派叛乱者绑架了六名尼共联合马列的成员,包括前国会议员Dhanharka Rai,当时他正在参与一个在东部山区博杰布尔(Bhojpur)的Ghoretar举行的群众会议。
在拉姆恰普(Ramecchap),叛乱者也绑架了联合马列干部Narayan Pathak,当时他正做着党的日常工作。在博杰布尔(Bhojpur)的Ghoretar,武装毛分子冲进联合马列正在为抗议十月四日的皇家公告组织的会议,那份公告宣布推翻德乌巴(Sher Bahadur Deuba)的民选政府。
据联合马列的中央办公室称,被毛派在会议上绑架的官员是联合马列的地方委员会成员Jhurendra Parajuli, Dhyan Bahadur Raut, Dibyadhoj Rai, Ramesh Nepal和Narayan Niraula,包括前国会议员Dhanaharka Rai。
星期天,联合马列的党办公室发布了一份呼吁书,要求毛派立刻释放被绑架的干部。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73.htm#3



毛派释放联合马列干部(2003年1月19日)


毛派已经释放了尼共(联合马列)(Communist Party of Nepal (United Marxist Leninist) )的前国会议员Dhana Harka Rai以及三名联合马列分子,他们于上周被绑架。根据媒体报道,毛派是从Pangccha VDC释放这五名联合马列干部的。
他们都是在博杰布尔(Bhojpur)的Ghoretar被绑架的,当时他们正在参加一个为抗议十月四日的皇家公告组织的群众会议,那份公告告宣布推翻德乌巴(Sher Bahadur Deuba)首相的民选政府。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79.htm#1

[ 本帖最后由 异教徒 于 2010-3-23 21:52 编辑 ]

TOP

墨兰青青

基拉特工人党追随毛派的停火协议(2003年2月1日)


本星期政府和毛派进行和平谈判并签署了停火协议,随后,与革命有密切联系的基拉特工人党(Kirat Workers' Party)也停止了暴力抗议。

“既然尼共(毛主义)已经宣布停火了,那么基拉特工人党也决定跟随。”该党总书记Gopal Khumbu说。该组织参与了尼泊尔东部山区的暴力活动。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february/arc590.htm#9



尼共(联合中心)与毛派会面,毛派工会干部被捕(2003年3月13日)


有消息称,在毛派与政府于首都举行和平谈判期间,先前拒绝与毛派接触的尼共(联合中心)曾派高级领导人同毛派会面。

尼共(联合中心)称,该组织曾拒绝同毛派领导人马哈拉(Krishna Bahadur Mahara)和夏尔玛(Dinanath Sharma)接触,直到毛派方面就针对联合中心的党务人员的暴力活动表示道歉。

在此之前,11个共产党派别已于周三决定联合发起和平抗议活动,这是他们七年来首次达成共识。抗议针对去年10月4日贾南德拉国王解除德乌帕(Sher Bahadur Deuba)首相职务的事件,抗议者声称国王的行为违反了宪法。

国王是在德乌帕表示无法按预定时间于11月举行提前大选后解除他的职务的,宪法规定在议会解散之后六个月内必须提前举行大选。

另据毛派的全尼工会联盟(All Nepal Trade Union Federation)勒利德布尔(Lalaitpur)地区主席Ramesh Pant称,该组织有5名领导人于周四上午在勒利德布尔地区遭到逮捕。被捕人员中包括该组织勒利德布尔委员会的书记Ram Kumar Karki及委员Subendra Rai。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march/arc619.htm#6

TOP

墨兰青青

政府为前奴工放假(2003年1月14日)


在星期二,内政部称,为配合Makkar Shangkranti节(或Magh的第一天),政府为塔鲁人在星期三安排了假期。
这是政府第一次为被解放的奴工安排公共假期。这些奴工在两年前被德乌巴(Sher Bahadur Deuba)政府解放了。
这些前奴工(kamaiyas)生活在尼泊尔远西区的五个县,但塔鲁人也会生活在特莱(terai)区的其他地方。
Makkar Shangkranti是塔鲁乡村的一个重要节日。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74.htm#12



国际劳工组织资助解放奴工(2003年3月7日)


土地改革和管理部(Land Reforms and Management (MLRM))和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ILO))在周四签署了协议,推广旨在提高前奴工或契约劳工及其成年子女的技能和收入的活动。
国际劳工组织也会拿出3千7百70万尼泊尔卢比用于执行可持续的项目,来消灭奴隶制。协议由土地改革和管理部联合秘书Bharat Mani Risal和国际劳工组织地区办事处主任Laeyla Tegmo -Reddy女士签署。该行动计划将有利于14000名前劳工,其中8000名无家可归。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march/arc614.htm#1

TOP

墨兰青青

毛派学生的抗议(2003年3月9日)


学生说,为指控当局没能满足毛派学生在近三星期内提出的要求,星期天,毛派学生无限期封锁位于加德满都谷地的政府校区,敦促特里布文大学(Tribhuvan University)执行之前向它提出的五项要求。
造反的学生要求学校公布失踪人员的下落并释放被捕同志。他们也要求录取那些因去年的紧急状况(于九月结束)而未能入学的学生,并立即停止进一步的逮捕和安全部队进入校园的行动。
随着政府和反政府者之间的停火以及通过谈判结束了长达七年的共产主义暴动,造反的学生们上个月撤回了全国罢工的呼吁。
“因为特里布文大学对我们的要求毫不注意,我们才不得不采取这个行动,”学生领袖Dipedra Pant在一份声明中称。Pant说,在要求被满足之前,校园不会开放。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march/arc616.htm#4




警方否认逮捕毛派学生领袖,毛派学生宣布撤销罢工(2003年3月17日)


内政部星期天澄清道,全国各警察局已有的记录显示,警方并没有扣留全尼自由学生联盟(革命)(All Nepal National Free Students' Union (Revolutionary))的总书记Purna Poudel。在一份媒体声明中,内政部称学生组织的释放Poudel的要求已经引起了部里的注意。
革命学生一方已经要求政府公开所谓失踪(实为被扣留)人士的下落,包括Poudel。内政部说对Poudel的搜寻正在进行中。同时,内政部发布了一份呼吁,说如果有人碰到Poudel,他们应该通知最近的警察局。
同时,革命的学生组织在星期天的一份媒体声明中说,组织已经撤回抗议,重新开放特里布文大学校园,恢复正常上课。“既然政府已经表示它愿意实行3月13日的协议,我们就决定撤销教学机构的罢工。”媒体报道。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march/arc622.htm#15

TOP

墨兰青青

7万童工在餐饮业(2003年9月13日)


星期五,一份覆盖五个发展区中19个区的全国调查显示:全尼泊尔有7万多童工在餐馆和茶房工作。
该报告由一个非政府组织——Concern Nepal——完成,报告称,共有550名童工接受访问,超过800名童工在工作场所被发现。
大部分孩子都想上学,其中54%特别向往学校。他们主要的问题是没有工作保障和老板严格控制下的工资拖欠。
其中一些还面临生理心理的折磨和性骚扰。根据统计数据,尼泊尔有260万童工,他们平均在6岁至14岁之间。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september/arc824.htm#8



童工被解救(2003年1月12日)


星期五,在Jorpati的一个羊毛厂里,14名童工被解救。星期天,在数月的奴役之后,他们终于可以再次可以和父母交谈了。这次解救行动是通过与联系一个儿童福利组织——Child Rights Watch,CWIN的支部——完成的。
这14位儿童的父母非常高兴,他们来自不同的地区:蓝琼(Lamjung)、辛图利(Sindhuli)、塔纳胡(Tanahu)、廓尔喀(Gorkha)、努瓦科特(Nuwakot)、科塘(Khotang)、贾帕(Jhapa)、乌达亚布尔(Udayapur)和桑库瓦萨巴(Sankhuwasabha)。他们在Kantipur FM报道了该新闻之后得知自己的孩子被厂主拐走了。
这些儿童被关在Jorpati一个羊毛厂的黑屋里,被厂主Sareeta Khadka(来自贾纳克布尔Janakpur)和Tek Bahadur Khadka(来自马奥特里Mahottari)剥削。据称这些孩子在落入残酷厂主手里之前,没有告知父母就离开家了。
警察逮捕了厂主并进行了必要的调查。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72.htm#9

TOP

墨兰青青

学生继续抗议(2003年4月6日)


学生代表说,为反对最近飞涨的油产品价格,七个与不同政党有密切联系的学生会组织了全国抗议。
由于政府准备通过配给卡发放低价食用油,他们继续要求煤油减价50%。
在加德满都(Kathmandu),学生扛着瓦斯筒和空燃料罐抗议。在抗议的第四天,学生坚决表示要继续游行;他们计划于星期二在全国的学校前扰乱交通。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april/arc641.htm#11



毛派学生破坏选举(2003年4月15日)


4月23日将在Ratna Rajya大学和特里布文大学(Tribhuvan University)进行学生会选举,星期二,据目击者和学生说,毛派学生为抗议选举名册暴动了。在Ratna Rajya大学,学生砸坏了校领导的办公室。
星期二,为解决暴力事件和在毛派学生压力下一度推迟的选举,特里布文大学副校长Gobinda Sharma博士被迫召集校领导在加德满都谷地开会。
毛派学生指控大学官方没有满足五项条件,包括释放被捕学生和为2001年政府镇压共分子叛乱的行动中受伤的人免费治疗。
2个敌对的学生组织要求选举如期进行,并在Tri-Chandra大学举行会议。反毛派的学生会说,毛派是害怕选举失利才要求选举推迟。
来自比拉特纳加尔(Biratnagar)和达朗(Dharan)报道称,学生扣留了进驻当地两所大学的警察,后于周二释放了他们,但条件是安全部队不得进入教学机构。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april/arc649.htm#8

TOP

墨兰青青

学生继续大闹(2003年4月17日)


星期四,在加德满都谷地和尼泊尔其它地区的校园仍处于关闭状态,学生要么在抗议油产品涨价,要么抗议毛派为拖延4月23日学生会选举而强制关闭校园的举动。
为了继续进行全国抗议,8个学生会组织强迫关闭全国的校园,要求煤油降价50%,并反对警方该月在布特瓦尔(Butwal)的暴行(这次开火造成一名学生死亡多名学生受伤)。
毛派学生说,他们至少封锁了包括Tri-Chandra大学和Amrit Science大学的五所学校,强迫推迟选举。支持立刻选举的学生会在展场(Exhibition Ground)前制造交通堵塞,要求选举如期进行。据学生说,星期三,特里布文大学(Tribhuvan University)副校长Gobinda Sharma博士向学生代表表示,年初一度在毛派学生压力下推迟的选举将继续进行。
据媒体报道,由于有几所大学的校长都迫于反叛学生的压力而辞职,教育领域的未来显得紧张而不确定。星期四是学生会选举提名名单的提交日期。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april/arc651.htm#13



学校的态度(2003年4月17日)


星期三,特里布文大学(Tribhuvan University)副校长Gobinda Sharma博士表示,在毛派学生为4月23日选举制造麻烦以后,他将向安全部队寻求帮助以保证选举顺利进行。
因为许多与尼泊尔全国独立学生联盟(革)(All Nepal National Independent Students?Union (Revolutionary))有关的学生被监禁,该组织要求推迟原定于4月23日的学生会选举。革命派的学生组织要求政府首先在选举前释放被捕学生。
但是,其它7个学生组织仍然坚持要求选举如期进行。星期三,他们面见Sharma博士,重申这一要求。
Sharma博士向他们保证选举会如期举行的。迫于革命派学生的压力,加德满都谷地地区的选举的提名名单只能提交到Tri Chandra大学、尼泊尔政法大学、Fine Arts大学和Patan Multiple大学。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april/arc651.htm#4

TOP

墨兰青青

学生继续大闹(2003年4月17日)


星期四,在加德满都谷地和尼泊尔其它地区的校园仍处于关闭状态,学生要么在抗议油产品涨价,要么抗议毛派为拖延4月23日学生会选举而强制关闭校园的举动。
为了继续进行全国抗议,8个学生会组织强迫关闭全国的校园,要求煤油降价50%,并反对警方该月在布特瓦尔(Butwal)的暴行(这次开火造成一名学生死亡多名学生受伤)。
毛派学生说,他们至少封锁了包括Tri-Chandra大学和Amrit Science大学的五所学校,强迫推迟选举。支持立刻选举的学生会在展场(Exhibition Ground)前制造交通堵塞,要求选举如期进行。据学生说,星期三,特里布文大学(Tribhuvan University)副校长Gobinda Sharma博士向学生代表表示,年初一度在毛派学生压力下推迟的选举将继续进行。
据媒体报道,由于有几所大学的校长都迫于反叛学生的压力而辞职,教育领域的未来显得紧张而不确定。星期四是学生会选举提名名单的提交日期。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april/arc651.htm#13



学校的态度(2003年4月17日)


星期三,特里布文大学(Tribhuvan University)副校长Gobinda Sharma博士表示,在毛派学生为4月23日选举制造麻烦以后,他将向安全部队寻求帮助以保证选举顺利进行。
因为许多与尼泊尔全国独立学生联盟(革)(All Nepal National Independent Students?Union (Revolutionary))有关的学生被监禁,该组织要求推迟原定于4月23日的学生会选举。革命派的学生组织要求政府首先在选举前释放被捕学生。
但是,其它7个学生组织仍然坚持要求选举如期进行。星期三,他们面见Sharma博士,重申这一要求。
Sharma博士向他们保证选举会如期举行的。迫于革命派学生的压力,加德满都谷地地区的选举的提名名单只能提交到Tri Chandra大学、尼泊尔政法大学、Fine Arts大学和Patan Multiple大学。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april/arc651.htm#4

TOP

墨兰青青

毛派学生领袖被砍头(2003年4月28日)


有学生称,一名失踪毛派学生领袖的部分遗体在何塔恩达(Hetauda)附近的一条河里被发现。
该学生领袖名叫Prit Kumar Moktan,是尼泊尔全国独立学生联盟(革)(ANNISU-R)中央委员会的成员。他在4月20日的反政府抗议中失踪,现在他的部分遗体被找到了。
另一名毛派学生Bhupendra Timilshina的无头尸体早些日子在附近被发现。毛派学生在被捕后,威胁说要对这些谋杀进行报复。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april/arc661.htm#4




毛派学生抗议收费不合理(2003年5月9日)


星期四,毛派组织尼泊尔全国独立学生联盟(革)(ANNISU-R)下属的学生再次开始抗议并封锁了各学校的财会处,要求减免入学费和其他费用。
虽然学生这次并没有影响上课,但是他们警告说,如果有关当局不严肃对待这件事的话他们将无限期罢课。
毛派学生一直强烈要求政府重新对教育行业定位,并免除各大学一切不合理的收费。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may/arc670.htm#15

TOP

墨兰青青

原奴工的要求(2003年7月18日)


报道称,西尼泊尔地区的前奴工为了提出一个10点的备忘录,不得不在星期五通过巴迪亚(Bardia)地方当局向总理办公室提出抗议。
在备忘录里,前奴工要求拥有身份证、可耕的土地、接受教育、享有卫生保障和其它基础设施。为了向政府施压,他们星期五在丹加地(Dhangadhi)阻塞交通3个小时,宣布无限期罢工。
虽然这些奴工在三年前获得了自由,但是对他们的重新安置工作并没有很好地执行。
他们住在河边和公共地的临时住处里,没有合适的工作、接受不了教育也没有卫生保障。
许多报道都说,这些前奴工最终不得不又回到他们主人那里。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ly/arc748.htm#11



清洁工罢工(2003年7月18日)


喜马拉雅时报在星期五报道,加德满都(Kathmandu)的雇工为了抗议执行官员非法招工,决定于今天下午进行无限期罢工。
清洁工工会称最高执行官Shiva Bhakta Sharma在中止工作进行地方代表选举的时候,面见了五六百名员工。
根据这份声明,从星期五开始,清洁工将不再清扫首都市区的垃圾。
Sharma在星期三解雇了六名参与Hanumandhoka旅游促进工程的人之后,星期四又雇佣了六名员工,这是罢工的诱因。
“这是我们教训执行官的唯一办法,”尼泊尔市区雇员协会清洁工分会(Nepal Municipality Employees' Association KMC Unit)代理主席Sarbagya Paudel说。
其它雇员协会包括自由清洁工工会(Free Cleaning Workers' Union)、员工福利基金会(Staff Welfare Fund)和尼泊尔运输工人协会(Nepal Transportation Workers' Association)也表示支持罢工。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ly/arc748.htm#1

TOP

墨兰青青

毛派摧毁的电场恢复生产(2003年5月13日)


尼泊尔广播引用尼泊尔电力局的话说,在Panauti的一家水电站,一台在去年两次毛派袭击中损毁的涡轮机将被修好并在三天之内开始发电。
28年前,前苏联在距首都35公里的Kavre修建了这个水电站。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may/arc675.htm#4



学生要求免费教育(2003年5月21日)


星期二,在首都所在的山谷地带,来自不同学校的学生们手持标语走上街头,要求保护他们受教育的权利并呼吁民众支持由五党发起的、要求恢复国内“人民民主权利”的骚乱。
不同政党下属的七个学生组织组织了这次集会。首都地带的几个学校反对这次活动,说学生是被迫参加集会的,即使他们不愿意。
集会从露天剧场开始,学生一边绕城走一边喊着口号,要求公立学校提供免费教育,反对私立学校把教育商品化。这次集会在露天剧场发展成了大规模群众集会。
在会议上,全尼泊尔国家自由学生的联盟(All Nepal National Free Students' Union)书记Khim Lal Bhattarai发表了演讲。他说,这次集会旨在支持为恢复国内民主体制进行的斗争。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may/arc683.htm#3

TOP

墨兰青青

毛派盟友基拉特工人党绑架人质(2003年6月16日)


据报道,在丹库塔(Dhankuta)的Mainabuduk,基拉特工人党(Kirat Worker's Party)分子于星期天下午绑架了Chadani Boarding School的校长Bhupendra Bhandary。
该党与毛派关系密切。学校管理部门宣布了这起原因不明的绑架。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ne/arc711.htm#6



车庞人至今无公民身份(2003年6月17日)


这样的事情也许听起来很荒诞:尼泊尔的车庞人(Chepang)在马克万普尔(Makwanpur)区——原住民自古以来的主要聚居区——没有公民身份。
据加德满都邮报(Kathmandu Post)报道,他们甚至没有土地所有权证书,也就是说,他们还像野兽一样住在洞穴里。
“我已经尝试过几次了,但还是不能拿到这些证书,”一个车庞族人说,“他们(政府官员)说我没有获得这些证书所必需的证明。”车庞人主要依靠从丛林里收集的浆果和其它食物过活。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ne/arc712.htm#4

TOP

墨兰青青

国家转让某企业股份(2003年1月4日)


星期五,政府把布特瓦尔电力公司(BPC)的大部分股份出售给了尼泊尔7个主要企业的集团——Interkraft Nepal AS。
据财政部称,政府转让了BPC75%的股份给Interkraft。转让的股票价值达9.50088亿尼泊尔卢比,合计8.7042亿尼泊尔卢比和100万美元。
BPC于1996年根据1965年公司法,由政府和尼泊尔联合宣教使团(United Mission to Nepal (UMN))共同创办。它承担了12兆瓦的Jhimruk水电项目和5.1兆瓦的Andhikhola水电项目,并提供了300个就业岗位。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65.htm#5



毛派摧毁的电信设施被修复(2003年1月8日)


尼泊尔电信公司在那帕尔甘杰(Nepalgunj)宣布,通过V-SAT技术,毛派摧毁电话通信站后中断的通信服务被恢复了。
尼泊尔电信公司表示,在洪拉(Humla),久姆拉(Jumla),多尔帕(Dolpa),贾贾科特(Jajarkot),鲁孔(Rukum),罗尔帕(Rolpa)和卡里科特(Kalikot),电信服务已经恢复。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69.htm#2

TOP

墨兰青青

教会学校的抱怨(2003年5月21日)


据报道,在尼泊尔全国独立学生联盟(革)(All Nepal National Independent Students' Union (revolutionary))关闭了首都20多个学校的会计部门几小时后,St. Xavier's School——尼泊尔最早成立的教学机构之一——的校长于星期二警告说,如果毛派学生继续施压,全尼泊尔的教会学校将选择永久关闭。
“如果这里的人们不需要我们了,我们也可以离开尼泊尔,关闭所有的学校,”Lawrence Maniyar神父说。他表示在作出决定之前他会等一段时间,看政府和毛派学生组织对他的表态有何反应。目前,全尼泊尔有19所基督教教会学校。
尼泊尔全国独立学生联盟(革)说过,包括St. Xavier's和St. Mary's在内的寄宿学校对他们的要求置若罔闻。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may/arc683.htm#2



毛派学生达成协议(2003年5月25日)


在毛派学生与政府谈判组达成共识之后,双方的谈判者称,从6月15号起,全国的私立学校都将实行统一收费,而首都地区的36所寄宿学校也将在星期六解除封锁。
毛派学生和由联席秘书Laba Tripathi带领的政府谈判队谈判了两天后达成共识。Tripathi表示:“我们将和其它学生组织讨论这个问题。”
双方签署了一份包括五个要点的协议。在一份声明中说,根据这个协议,学校在6月15日之前将不会收费。
除了毛派,其它政党下属的7个学生组织也发起了独立的行动,要求在新的学年减少收费。
这次持续了一个月的毛派行动也曾经中断过。统一收费制度将由另一个由11个成员组成、教育部高级官员Jai Giri领导的委员会负责实施,如果在6月15号之后没有按计划执行,学生们威胁将再次采取行动。毛派学生说,他们组成了一个由五个成员组成的委员会来监督协议的执行。
在协议达成的同时,校管理方威胁无限期关闭教育机构;基督教教会学校t. Xavier's和St. Mary's威胁如果教育方面的混乱持续下去,他们将离开尼泊尔。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may/arc687.htm#6

TOP

墨兰青青

私立学校的收费问题(2003.6.20)


在一份教育部的声明中说,迫于毛派学生的压力,政府于星期四公布了一份关于审查私立学校收费问题的报告,报告建议城乡学校采取不同的收费上限。
据教育部称,农村地区私立学校的收费上限为小学550卢比、初中650卢比和高中750卢比;城市地区则分别为小学750卢比、初中850卢比和高中950卢比。
但是,如果学校提供的设施多于教育部规定的基本设施标准,那么学校能向学生收取50%的附加费。
对于私立学校的报名费,该报告称不得多于学校每个月收取的费用。
这份报告由收费上限委员会——一个成立了两个月的官方委员会——提交。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ne/arc714.htm#2



毛派学生的活动(2003.6.22)


在一份新闻声明中说,毛派学生组织尼泊尔全国独立学生联盟(革)(ANNISU (Revolutionary))于星期六无限期关闭高中教育会(Higher Secondary Education Council)的和VS Niketan学校的办公室。
据学生会书记Himal Sharma称,高中教育会没有满足有关高中教育的要求,就开始准备二年级的入学工作。而高中协会(Association of Higher Secondary Schools)的总书记是来自VS Niketan学校。
声明补充说,是由于政府和相关部门对他们的要求不予理睬,他们才关闭了这两个办公室。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ne/arc717.htm#1

TOP

墨兰青青

国际劳工组织谈尼国局势(2003.6.11)


据法新社报道,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ICFTU)表示,根据星期二发布的一份年度报告,2002年尼泊尔的工会活动遭受了打击。
法新社引用ICFTU的话说,由于不断加剧的政治动荡和经济发展失速,在这个喜马拉雅王国的工会活动也陷入了困难的境地。
该调查指出,尼泊尔的武装冲突中,教师损失严重。在持续7年的毛派暴动中,至少52名教师遇难。
“尽管政府保障了工会的权利,但是近年来侵犯工会权利的事件仍在持续增加,包括骚扰、解雇、殴打、监禁甚至谋杀。”尼泊尔工会大会的项目官员Ram Mani Pokhrel说。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ne/arc706.htm#13



工会的政治抗议(2003.6.15)


星期天下午,为继续反对国王的抗议行动,隶属于5个在野党的工会在首都游行,并阻塞交通30分钟。
这几个党派宣布,这些工会下属的工人在全国的工厂罢工30分钟。工会在抗议发起后的第四个星期加入了抗议行动。
同时,在星期天,尼泊尔大会党(NC)主席吉尔贾·柯伊拉腊(Girija Prasad Koirala)告诉比拉特纳加尔(Biratnagar)的记者,大会党将继续对塔帕(Surya Bahadur Thapa)首相的政府采取强硬态度。
柯伊拉腊说,虽然塔帕首相力图吸收反对党加入政府,但大会党是不会去的。Bharat Mohan Adhikari也在星期天宣布,他所在的政党不会加入塔帕政府。
“塔帕是通过阴谋诡计把自己送到首相职位的,那谁能保证他不再使坏?”柯伊拉腊质疑道。
在野党可能在这星期的晚些时候宣布他们抗议的第五阶段行动。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ne/arc710.htm#14

TOP

墨兰青青

毛派某高级干部自首(2003年1月1日)


据尼泊尔国家新闻社报道,星期三,所谓毛派联合革命人民议会中央人民政府的顾问Lok Bahadur Thapa向卡斯基(Kaski)地区的行政办公室投降了。
Thapa表示,他决心参与和平社会的建设,并舍弃宣传谋杀和暴力的毛主义党。
Thapa说,谋杀、暴力、掠夺和破坏不能实现毛主义党所希望的改革和变化。他声明将永远反对暴力政策并不与任何毛派组织联系。
Thapa之前担任了尼泊尔马嘉族协会(Nepal Magar Association)总书记、尼泊尔各民族联合会(All Nepal Nationalities Association)中央副主席、尼泊尔马嘉民族解放阵线(Magarat Rastriya Mukti Morcha Nepal)创始人以及前尼泊尔人民联合阵线(Samyukta Janamorcha Nepal)的书记。
Thapa在投降后的一份声明中说,要解决尼泊尔当前面临的问题,必须通过君主统治的多党制政体。
他说,在毛主义党参与恐怖活动之前,他化名Karnadwaj和Dharma参加工作。他还敦促他的女儿Amrita Thapa、继子Hitman Shakya和所有其他参与犯罪活动的人远离谋杀和暴力之路。
无独有偶,塔纳胡(Tanahu)地区毛派组织第三号人物Birendra Kumar Shrestha(也被叫做“Chinkaji”),同样向地方当局投降了。他在过去7年参与了恐怖活动。
Shrestha说谋杀、暴力和破坏活动不能带来革命或改变,只能毁掉这个国家。他也敦促因不知情而参与恐怖和犯罪活动的毛派工人和游击队脱离组织。
Shrestha说,毛主义党中所有级别的工人都被强迫饿着肚子干活,所有捐款都被送到领导层手里,任何离党的人都被威胁以可怕的后果。他还补充说,在某些情况下,这个运动连三分之一的毛派工人都留不住。
同样地,被毛派组织宣布为烈士的Shanti Tamang也于星期三向地方当局投降了。
Tamang在试图逃离安全部队的封锁线时负伤。Tamang说政府军士兵为她献血,保住了她的性命,并对宣布她成为烈士后的谣言表示惊讶。
她要求有关当局为她日后的生活做些安排,像是做点小生意或当个雇员都可以,因为她在投降之后已经无路可去。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anuary/arc563.htm#9



7位毛派干部脱党(2003.7.23)


7位毛派干部(包括两名女性)宣布于星期二脱党。
这7位干部是Ram Kumar Karki, Shyam Kumar Maharjan, Jitendra Khadka, Nanimaiya Maharjan, Manoj Raut, Sanumaiya Balami和Atma Krishna Thapa。他们表示将以个人身份工作。
这些人之前在劳工和农业部门工作。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ly/arc753.htm#8

TOP

墨兰青青

学校认为学生组织服务党的利益(2003.6.24)


在政党下属的学生组织的压力下,私立学校也开始反击并威胁说要采取他们自己的反暴乱措施。
私立和住宿学校组织(PABSON)的主席和小天使学校(Little Angels' School)的校长告诉尼泊尔新闻网,这些学生组织是被政党利用了。
“我们是替罪羊,”Shrestha说,“他们有些和政府有关的要求,像是要求社区的中等学校教育免费。但是为什么把我们卷入这争吵?”
几所学校的校长在星期二同尼泊尔新闻网谈话的时候,指责这些学生组织为政党的利益跑腿,并说他们被政党牢牢控制在手心。
“七个政党下属的学生组织已经在这个星期关闭了各学校的校长办公室。他们对政党的要求唯命是从,”一位匿名的校长说,“他们不过是政党的手下。”
这些学生组织说,教育领域不可能在争取民主的斗争中独善其身,并且尼泊尔的教育体制正在经历危机,需要彻底改革。
政治领袖们承认,他们在对被视为国王的“反民主”运动的斗争中把学校作为靶子。
但是校方、家长和政府指责这些政党是在把最脆弱的群体——孩子——作为靶子。“这些政党对提升教育质量并不感兴趣,他们只是在炫耀武力。”一位校长说。
这七个学生组织所隶属的政党参与了反对国王的抗议。并且包括毛派在内的所有政党都有它们自己的学生组织。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ne/arc719.htm#9




毛派学生领袖被抓(2003.7.14)


有学生称,星期天下午,着便衣的安全部门工作人员在城市的老公共汽车站逮捕了毛派学生领袖Gyanendra Tripathi。Tripathi是中央书记处的成员。
AKHIL (R)在一份声明中要求立即释放Tripathi,并指责政府违反了行为规范。


http://www.nepalnews.com.np/archive/2003/july/arc743.htm#1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