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1234
发新话题
打印

“马列文化”(左翼资料)的储备需要你的一份力量!

“马列文化”(左翼资料)的储备需要你的一份力量!



你在网上逛来逛去都做了什么?
辩论?吵架?宣传思想?学习理论?现在考虑一下另一样工作:左翼资料的收集和整理


当前可以做的有意义的事情:建立马列文化的公共储备
什么是“马列文化”或曰“阶级斗争文化”?它有多重要?参看这个帖子,你也许会了解到一点: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1508&extra=page%3D1


现在上网比买杂志报纸便宜。网络有报纸、杂志、图书馆、会议室、电影院、音乐厅的功能。共运里有个观点,说电视问世后,左翼就被动了。这个说法有道理。现在这个局面有打破的可能。人们不看左翼的东西,是因为没兴趣,这和钱没有太大关系。有了兴趣,几百万人会自己在网上去传播左翼新闻和文章的。而且他们自己会想各种技术办法。

列宁派和孟派的报纸,1905以前一般是一个城市能分到一两份报,然后一大群人手抄或打字。那是个手抄本的时代。今天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因为工人里文盲多,当地的托派分子把报纸内容朗诵出来,用磁带录音,然后放给一群人听。然后大家复制磁带。工具没有什么神秘性。没有需求,工具只能闲置。

实际情况中,“左翼”不管什么流派,都不可能让群众的多数听到自己的声音。既有技术限制,也因为群众并没有对左翼的抽象兴趣。群众的兴趣是具体的,随形势变化。尼泊尔的群众——无论工人、学生还是职员——对左翼思想的兴趣,肯定比台湾群众要高很多。90年代末《切格瓦拉》话剧上演那个时期的左翼,现在恐怕很多都淡出了。尽管严格说他们不算“群众”。

左翼里面常有“以我为主”、一相情愿的想法,不管客观怎么样,主观上总想“一展抱负有所作为”。他们眼里的作为,也往往和自己出名、获得“人气”或者在某个“实体”里取得地位有关,多半白白浪费精力和资源。现在不缺圈子、“西柏坡的候补领袖”和圈子里乱七八糟的事,缺少的是群众“来了兴趣”以后,我们能拿得出来的“精神底子”。可能我们储备几年的底子几个月内会被数百万人阅读、讨论和自行传播。(看过《震撼世界的十天》的人应该对运动期间群众对政治读物如饥似渴的需求有一定印象)这些“底子”现在太缺人去储备和整理了。正视现实的话,中文马列文化就是个笑话。极端闭塞、单薄、无知。

顺顺便说一句:许多涉猎广泛的左翼之所以不愿意从事“底子”的公共储备以供日后广泛利用,是有“祭司心理”在起作用。即有意无意地希望垄断知识。很多东西,我知道,你不知,好象我对你就取得某种优势。

有的人说“储备自己的知识,武装自己”,恰好这个“武装自己”是有问题的。正因为左翼非常零散,所以需要的首先不是“武装自己”(愿意自修当然是好事),而是确保一个公共资源的存在和扩大。今天的左翼分子基本处于原子状态,精神上朝不保夕,今天还要“割命”,明天找了份好差使,早忘了自己姓什么了。所以绝不能把人当机器人或者“培养苗子”。目前只能是听天由命,天生天养。你能坚持自己的立场,那你就坚持了,坚持不了,谁也帮不上忙。但你一天是左翼分子,就得做一天贡献。你人走了,贡献留下了。这就可以了。而贡献,目前只能以文字、“马列文化”为主。这和客观环境有关系……当然,总会有人神秘西西地暗示说“网上都是虚无的,无关紧要的”,“实际有人在做实事”。这些暗示是否有事实依据,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必须两条腿走路。既有“实际”,也要有“精神”。

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具体立场不同,对“实际”该走么做各持己见,所以目前而言,最好找一个最大公约数,即我说的“马列文化”。各自的想法虽然不同,但是有些事却很难有分歧,比如把菲律宾毛派的官方文件进行翻译,比如把西法亭的《金融资本 》、把梅林的著作放上网。对这些事,任何逃避的借口都是不成立的。有人可以翻译,有的可以扫描,有的找关系去图书馆借,有的可以打字,大家各自做自己的,彼此通通气就行。那些回避的人,其实就是认为自己要当大人物,不必当苦力,*事别人去干,我来捞“人气”。谁还不明白啊?

最不需要的,就是那种饱读圣贤书的“马克思主义爱好者”,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都不做;什么都读过,但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种人吃饱了以后,可能有很高妙的见解,但实际作用是零。所以……一边玩去,没空陪这种人扯淡。

现在需要做的是积累资料。所以也无所谓什么主义。一个翻译尼泊尔运动资料的毛主义者,比一个什么都不做的托洛次基主义者——客观上——有用得多。这并不等于说两者的立场之间“其实没有区别”,只是很多时候,不同原则之间的对立无法在实践中验证对错,所以主义之争常常成了无谓的口水战,反不如做点思想搜集的事情实在。

有1分力气,做1分事。不必非要做10分事。你或许没有时间自己写经济评论,但你完全可以用零碎时间翻译。做一点事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顺便提一下。你提过的伊朗共产主义工人党是个比较重要的党。如果你用1年时间把它的纲领翻译成中文,也是为中国人了解中东左翼做了贡献。更不用说我们也面临伊斯兰、中东战争等等问题。

资料的整理,分捡现成的和翻译两类。对已有的资料,除在公开的大图书馆和旧书市场里耐心淘金以外,最好能看看”内部“图书馆里有没有好东西。当然,这需要一定的关系。

翻译远较整理费时费力,所以翻译资料应抓住重点。不必雄心勃勃非要翻译一整本书,而应先选择最重要的几个章节,把基本事实介绍清楚。假如一本记述某某事件的书,作者是什么教授,资料详细但夹杂很多教授的屁话。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自己有一定的分析能力,可以干脆以编译的方式,拿教授的劳动做基础,自己编写一个小册子类型的东西,以3-5万字至7-8万字为限,扔掉原作里那些思想垃圾。




【2006-8-13】最需要向群众传播的“革命高峰史”材料(例如……)

转载者顺便说一声:请有扫描设备或打字能力的朋友设法取得如下列举的历史材料,并上传到网上。

——————————————————————————————  

读左翼书的作用,就决不是为了炫耀“我都读过了”“我早看过了”,那是若干阶层干完“正务”之后的虚荣小情趣,和炫耀自己“养纯种马”“爬过XX雪山”“去可可西里保护藏羚羊”本质上是一样的。也因为如此,对我们来说,读书本身好象是充当“思想交通员”,是一种任务,有一定的目标。今天而言,不愁没有无数的“左翼教授”的空洞文字在传播,但“争斗”的真实历史,尤其那些高峰史的详细经过、经验和教训,却太缺少传播。粗略说来,包括:  

1905和1917的俄国苏维埃运动;  
英国的1926年大罢工;  
中国20年代的省港罢工及工人政权雏形,以及1927年的“上海光荣时刻”;  
西班牙内战的工人经验;  
30-50年代越南托派的工运经验;  
40年代末的日本左翼工运大爆炸;  
1968年的法国总罢工;  
1969年的意大利总罢工;  
70年代末的巴西工运;  
70年代美国和拉美如何采用定点暗杀和绑架摧毁阿根廷左翼工运的过程(“肮脏战争”);以及当地工人的应对办法、教训和思考;  
南韩的1987年总罢工和70年代地下工运的经验;  
80年代中期菲律宾独裁倒台后的工运高潮、总罢工和毛派武装以参加选举(并惨败)帮助有产国家度过危机的戏剧性过程;  
70年代意大利”武装工会“的尝试和失败(”红色旅“运动);  
秘鲁毛派的农村战斗队与城市左翼工运的关系和冲突;  
70-90年代印度毛派游击割据与工运的关系,等等。  

需要传播的,就是这些”争斗“的精华史,而不是什么”马耳裤塞“、”啊耳都塞“、”后现代女权新左翼“。它们告诉今天的中国人,”争斗“不是虚幻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早已在其他时间和地点发生过,某些人群已体验过。它们大都是中国人很少了解或一无所知的,又或者堆在公开或“内部”图书馆里,有欠整理和发表。就目前而言,网络,是我们唯一拥有的大众化和廉价的发表渠道。说什么“网络是虚无的”,等于宣布“其实我就一下班混茶馆的,甭拿我当回事”。

2006-8-13 17:19



你论战了,学习了,始终只是提高你自己而已。你的宣传也许可以影响到别人,但是这些人(甚至包括你自己),今天被你影响了,明天又会在干什么?到了运动时期又会起到什么作用?我们无法拍胸脯保证。而如果你整理了一些资料,将会在若干年以后影响千百万人,千百万将真正起作用的人。

现在左翼运动的中文资料是非常缺乏的,大家应该也都有体会。比如法国五月风暴,有的人即使上了网都对这个事情不是很了解的,而在西方,这是件很著名的事。上面列举的左翼运动和事件有很多可能连听都没听说过。在网上能搜到什么?充斥搜索引擎的首先是那些垃圾文章,不是垃圾的,也以理论文章为主,具体的运动资料几乎没有。这,就需要你的力量,来丰富、传播这些运动的资料。

首先是翻译。外文的资料有很多,直接翻译过来有很大用处,翻译的人才也比较缺。不过翻译一般人是做不来的,一般的人,做一点录入、校对的工作就行。录入,就是把一些纸上的资料转成电子的,网络这个工具可以令多得多的人看到。校对,就是录入的文章要跟原文对照一遍,因为会有很多错别字。论坛上那些错别字连篇的发言你也看到了吧,这个工作同样很重要。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现在有大量录入完成的文章,却无人校对,校对的人手是非常缺乏的。

想为“马列文化”做点贡献的人,现在就可以开始行动。在大型图书馆或书店、你的私人藏书中寻找有价值的资料,录入或扫描上来(上传之前先找一找网上有没有,而且要有价值的,避免无意义劳动)。



同时致信中马库lamchi@marxists.orglamchimia@gmail.com,加入文章校对的行列。

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165422&extra=page%3D1这是一个资料整理工作的小汇总,可

以在这里了解目前工作的情况,当然你可以随时添加自己的计划。

外文较好的人,可以试一试翻译。本论坛设置了专门的资料整理版面,录入、翻译或有待完成的工作都发在那

里。



“哪怕只打一行字,也是贡献”
“不学好英语,是对自己信仰的不重视!”

[ 本帖最后由 异教徒 于 2007-12-23 01:41 编辑 ]

TOP

那么我需要做些什么呢?英语水平很烂,暂时帮不了什么忙!如果有什么网上没有的书,我搞到后尽量手工录上来!

TOP

校对去。

TOP

这样吧,等那些归类汇总目录的内容丰富起来后,你就对照里面的制作电子书籍!多方面交流嘛!

TOP

问几个问题:
1.我们的劳动成果放在哪个阵地?
2.怎样让群众“来了兴趣”?
3.我可以做些什么? 随时听候调遣!

TOP

恩,我想版主们更希望放在这个论坛

不放这也行,托派的坛毛派的坛放哪都行,当然,放的地方越多越好。

老实说这些资料现在只能给你我这样有兴趣的人看看,群众的兴趣,该有的时候自然会有。

不是被谁调遣,是自己做这个工作。有资料的录入,有精力的校对,有能力的翻译。

TOP

那我就翻译吧。老爸总是说我上网时间太长,不好好学英语,这次有借口了。
希望楼上的给个任务清单。

TOP

给楼上:

WPI Briefing,伊朗共产主义工人党的简报(英文)
第131至139期
第172至200期
http://khanscen.gbaopan.com/

——————————————————————

说明:这些简报的内容,我本人并不清楚,估计大致是伊朗国内工农运动、一般左翼的情况。量有多少也不知道。楼上有兴趣的话,请你先翻译一期,大家看看资料质量如何,你也看看自己能否适应。

挑选的标准,个人意见:以工运消息较多或有左翼、群众运动活动家的立场、采访报道为第一选择。实在不行,就按号码来好了。

祝你成功。

TOP

手头有本<国际共运文献资料汇编(第二卷)>不知道有人需要不!

TOP

楼上说的书

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里有。

TOP

好,谢谢战斗队员!
不过最近要期末考试,比较忙。可能翻译出来要的时间比较长。
我会尽量快些。

TOP

发现自己的英语水平不行,看来还要好好学习。
战斗队员,很对不起。
我希望等我英语水平进一步提高以后在加入你们的队伍。

TOP

我估计不是英语的问题,翻译马列的东西,外语不是最重要的,专业的一些哲学、经济、政治知识可能更关键点。先慢慢积累吧。

TOP

发现自己的英语水平不行,看来还要好好学习。
战斗队员,很对不起。
我希望等我英语水平进一步提高以后在加入你们的队伍。

——————————————————————

可做的事很多。有最简单、无需任何技能的打字工作。只要挤出一点时间就行。请考虑一下。哪怕一周挤出一小时。

TOP

红色文学方面的工作怎么样?本人有兴趣。
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

TOP

日本左翼小说有人在做。国内左翼小说也做了不少。文库内都有。


请问你能找到哪些国内外左翼小说?我国的解放后作品暂时不考虑。

TOP

有本苏联小说叫做《学校》的,我觉得挺好,不过是人家翻译好的,但是网上还没见到有,文库里不知道有没。我可以负责打字录入。不过不知道这样是否侵犯翻译者的著作权??

[ 本帖最后由 redeest 于 2007-4-9 17:29 编辑 ]
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

TOP

盖达尔的《学校》?那书相当好。算革命小说。文库里没有。

版权一事,不知道……请高人解释。

TOP

版权

一概无视

毕竟已经侵犯那么多了,再侵犯一些也无所谓了……

TOP

版权的问题,我有印象似乎不用于商业用途就没关系,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那位高手确定一下?要不不太敢弄……我是良民
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

TOP

 62 1234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