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123
发新话题
打印

“马列文化”(左翼资料)的储备需要你的一份力量!

引用:
原帖由 3531659 于 2007-8-8 09:03 发表
我们成天的都 是纸上谈兵,也是一种竟界吧,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我觉得我们应实际行动起来
但你至少也看看革命历史吧:社会革命并不是一瞬间的暴动那么简单,它是一定数量的有组织的革命者(阶级先锋党)扎扎实实的许多实际工作和文化积累工作在一定条件下(统治阶级的社会、政治、经济危机加广大群众激进化)下的结果。当然,没有先锋党也会发生革命——但那往往不会成功,反而会因为缺乏领导或领导不力或(更多是)由于各种小资产阶级机会主义政党的诱导而大溃败。

在革命准备过程中,有许许多多工作值得去做;这里所说的“资料整理工作”是其中的一个最最基本的工作,然而这个最基本的工作同时也是永远值得高度重视的工作。因为不论是群众运动高潮到来后还是之前的革命磨刀准备时期,群众中的先进分子对这些资料都有需求——在一定条件下,这种需求会非常大——正如楼主文章所写道:

现在不缺圈子、‘西柏坡的候补领袖’和圈子里乱七八糟的事,缺少的是群众‘来了兴趣’以后,我们能拿得出来的‘精神底子’。可能我们储备几年的底子几个月内会被数百万人阅读、讨论和自行传播。(看过《震撼世界的十天》的人应该对运动期间群众对政治读物如饥似渴的需求有一定印象)
〓〓在夜里潜行〓〓探索真相、真知、真理的解放道路〓〓

TOP

[摘抄]俄国1917年革命中,群众广泛讨论、阅读政治的壮阔景象

《震撼世界的十天》——俄国1917年革命的全景式纪实
全文参见: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p30.htm

随便抄几段,供青年读者们参考。

第一章



在前线上,士兵们与军官展开了斗争,并且通过他们的委员会学会了自治。在工厂里,那为俄罗斯人所特有的组织——工厂委员会,在与旧秩序的搏斗中获得了经验和力量,并且实现了它们的历史使命。全体的俄罗斯人民都在学着读书,并在读着政治,经济、历史,因为人民想要了解情况。……在每一个城市,在绝大多数的市镇,在前线上,每一个党派都有它自己的报纸,有时甚至有几种报纸。数以千计的团体,把成千成万的小册子分发到军队、农村、工厂、街道里去。人民群众那种被压制得这样久的对于教育的渴望,随着革命的爆发而达到了狂热的程度。在革命的头六个月里,单单从斯莫尔尼学院一处,每天就运出数以吨计的、满卡车、满火车的文件,充塞了全国。俄罗斯人民吸收读物,就象赤热的沙漠吸收水分一样,是永远不会满足的。而且,那些读物并不是什么荒诞的神话、伪造的历史、枯燥无味的宗教书籍或毒害人心的廉价小说,而是社会经济的理论、哲学和托尔斯泰、果戈里、高尔基等的作品。

还有那滔滔不绝的言词,和它比较起来,那为卡莱尔所形容过的“法国大革命时洪水般的演说”只不过是涓涓细流罢了。在剧院、马戏场、课堂、俱乐部,苏维埃的会议室、职工会总部以及兵营里,到处都在进行着报告、辩论和演讲。……在前线的战壕中,在农村的谷场上,在工厂里,到处都在举行会议。……看到普梯洛夫工厂中涌出四万人来听演讲,那是多么壮观的场面呵!他们在听社会民主党人、社会革命党人、无政府主义者或任何人讲话,不管他们所说的是什么,只要他们愿意说,他们就听。好多个月以来,在彼得格勒以及俄罗斯全国各地,每一个街头巷尾就是一座公共讲坛。在火车上,在电车上,往往临时发生大辩论,到处都是如此。……(黔进派注:这并不意味着群众“饥不择食”,而是这样一个过程:群众越来越自觉地从自身利益角度去最广泛阅读、学习、鉴别和选择各种文化资料。这样一种过程,在革命中的一天相当于平时的十年甚至二十年,也就是说会迅速缩短过程。在这种阶级群众广泛而高度认真专注的情况下,基于革命无产阶级立场的革命马克思主义分析会有巨大作用。所以楼顶的文章才会说:“(当前和谐社会中)人们不看左翼的东西,是因为没兴趣,这和钱没有太大关系。有了兴趣,几百万人会自己在网上去传播左翼新闻和文章的。而且他们自己会想各种技术办法。……可能我们储备几年的底子几个月内会被数百万人阅读、讨论和自行传播。(看过《震撼世界的十天》的人应该对运动期间群众对政治读物如饥似渴的需求有一定印象)这些‘底子’现在太缺人去储备和整理了)”


第二章


沿着那长达一千英里的前线,数百万俄国军队人心浮动,有如大海波涛。他们派了成百上千的代表团来到首都,高呼着“和平!和平!”

我过河去现代马戏院参加一个大规模的群众集会。这种群众集会在全市各处都有,参加的人数一夜比一夜多。在那四壁皆空的、光线暗淡的半圆形剧场里,只有五盏系在一根细电线上的小电灯在发着微光。从那环形的台面一直斜上到屋顶,一排排肮脏的凳子上都挤满了士兵、水兵、工人和妇女。他们在聚精会神地听着,好象那是他们生死攸关的问题。有一名从第五四八师来的士兵在发言,五四八师到底在哪里,是个什么师,那倒没有什么关系。

“同志们!”他喊道。在他那沮丧的面容和失望的手势中,带着一种真正的焦虑。“上面的人总是叫我们去作更多的牺牲、更多的牺牲,而那些什么都有的人却是丝毫也没有受到损害。

“我们在与德国作战。难道我们可以邀请德国的将军们到我们的参谋部来当参谋吗?我们也在与资本家作战,然而我们却把那些资本家邀请到我们的政府里来了。……

“士兵们都说:‘请告诉我,我打仗是为的什么。是为了要取得君士坦丁堡,还是为了自由的俄罗斯?是为了实现民主,还是为了几个资本家强盗?如果你能证明我是在保卫革命,那末毋须用死刑来威胁,我就会挺身战斗的。’

“当土地属于农民、工厂属于工人、政权属于苏维埃的时候,那末我们就知道我们有值得为之战斗的东西了。而我们也就会为之而战斗!”

在军营里、工厂里、街头上,到处都是川流不息的士兵宣传员,大声疾呼地要求结束这场战争。他们宣布:如果政府不作有效的努力去争取和平,那末军队就会离开战壕,各自回家了。

第八军的发言人说道:

“我们的力量很弱,日前在我们的每个连队里都只剩下很少的几个人。政府得供给我们食物、靴子和援兵,不然战壕里就没人了。给我们和平,或者给我们补给……停止战争或支援军队,让政府在这二者之中择一而行。……”

第四十六西伯利亚炮兵旅的代表说道:

“军官们不愿意与我们的委员会合作,他们把我们出卖给敌人,他们把我们的宣传员处以死刑;而那反革命的政府却支持他们。我们总以为革命会带来和平。但是,现在政府甚至禁止我们谈论那样的事,同时又不给我们足够的食物以维持生存,也不给我们足够的军火去打仗。……”

从西欧传来了谣言,说各国要牺牲俄国以求得和平[6]。……


第三章


有一辆装甲车慢慢地往来巡逻,警报器发出尖锐的啸叫。在每一个角落里,在每一个空旷的场所,都聚集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士兵们和大学生们在争论着问题。夜幕轻临,那些稀疏的街灯闪耀着微光,巨浪一般的人群无穷无尽地流过。……在彼得格勒,每当要发生什么重大事变之前总是这样的。……
〓〓在夜里潜行〓〓探索真相、真知、真理的解放道路〓〓

TOP

当初我整理这个主要就是为了说明资料整理的重要性,把原作者在讨论中的发言加了两句自己的话串在一起。现在看来仅仅这么做确实不妥,要不然请人把它重新整理一下或干脆写一篇新的出来?

TOP

继续拖下去吧

TOP

引用:
原帖由 bean 于 2007-12-4 22:51 发表
继续拖下去吧
OK。现在就写。

TOP

期待着。
何谓合格的阶级战士?答曰:有很强的忍耐力。愿意做琐事,同时能坚持一个宽广的视野。对马列主义可能读得不是非常多,但对阶级、阶级斗争的内涵有很深的、很牢靠的理解。有一定的阶级对抗实践经验。

TOP

引用:
原帖由 战斗队员 于 2007-12-4 23:14 发表



OK。现在就写。
期待着更好的左翼资料整理号召帖。

鄙人要放到小小的共网首页予以置顶。

TOP

版主指点:
我不知道如何下手,我能做什么呀 !! 但我会为我们的理想做出最微不足道的事情!”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TOP

引用:
原帖由 曙光 于 2007-12-16 19:14 发表
版主指点:
我不知道如何下手,我能做什么呀 !! 但我会为我们的理想做出最微不足道的事情!”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可做的事情非常多,你可以给"战斗队员"发消息.
如果有人异想天开,要替工人们开一张包治百病的丹方 或者应允在革命无产阶级的政治活动中不会遇到任何困难或错综复杂的情况,那他简直就是一个骗子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

TOP

加油。
〓〓在夜里潜行〓〓探索真相、真知、真理的解放道路〓〓

TOP

资料整理的意义,是为了群众起来时的需求——但不只是1917年那样才算,而是革命工运兴起前后就开始有强烈需求了。 所以光举出《震撼世界的十日》的材料是不够的。
这一点我三年前在一篇文里提到过(《巴布石金的回忆》读后感。此书值得细读):



初读还真有些惊讶,先进的工人们是如此地渴望学习,尽管他们的劳动时间是那样长,劳动是那样繁重。觉悟工人竭力搜找、储存革命禁书和文件,他们这样做是有被警察当场拘捕的危险的。在左翼工人聚会上,他们诵读拉萨尔和普列汉诺夫的著作;在辛劳之余,工人“花一个半月到两个月的时间”阅读英国自由派历史家鲍凯里的一本书。从细微处可见,觉悟工人的学习视野极其广泛,而他们也并非“泛泛而读”,而是十分刻苦地学习,结合着日常生活去学习。

巴布石金提及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钻研:“我们从讲解员(即列宁)的手里拿到了上面写着许多问题的纸头。这些问题要求我们留神了解和观察工厂里的生活情况。于是,我们在厂里干活的时候,时常假借各种借口到别的车间去,实则是通过观察的途径去收集必要的消息。有时候,得便,我们还交谈一番。我的工具箱里塞满了各种纸头。吃饭的时候,我总是设法偷偷地抄录我们车间的工作日数和工资数”。为了解决问题,工人们反复争论,并且请教有学问的觉悟分子,自己也埋头读书看报。巴布石金说他独自“常常头伏着书本,在椅子上睡着了。醒来,慌忙熄灯,不让大街上的警察在夜里看到我的屋子有亮光”。他还写道:“我应当说明的是,除了学校女教师家的学习和我家里的经常的小组学习以外,我们还同上面说的知识分子п·и学习……我们由于工作和学习都很忙,常常放下书本,就在屋子里睡了,尽管我们不是经常这样”。

……“彼得堡工人很容易从自己的队伍里挑出又勇敢又有觉悟的工人,甚至彼得堡省经常还能提供出十分热情、勇敢、首先是有教养的战士。我们这些当时的彼得堡人,四周围都是知识分子,然而还是常常嚷叫着,要工人自己在小组中抓紧同志们的学习……我们这时候被四周围的各种知识和愿望压得气都喘不过来”,工人积极分子如此写道。




.
〓〓在夜里潜行〓〓探索真相、真知、真理的解放道路〓〓

TOP

 51 123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