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12
发新话题
打印

[经济] 中国“工业党”怎样否认产能过剩问题[专题]

中国“工业党”怎样否认产能过剩问题[专题]

黔按:粗体是我加的。

http://news.ifeng.com/opinion/sixiangpinglun/detail_2012_05/31/14947766_0.shtml


王小东:小心,网络“姿势分子”很多

2012年05月31日 10:25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王小东

日前,国家发改委批复了广东湛江钢铁基地项目。拿到批文的湛江市委副书记、市长王中丙高兴得有点失态,竟然亲吻批文。这张照片传到网上,引来一片嘲笑和叫骂声。湛江的这个钢铁基地项目,从提出设想到拿到批文,历时34年,作为市长,高兴本是很自然的,但高兴过了头,不知道如今的大众传媒世界的险恶,没有注意影响,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的传播效果,这一点湛江市委、市政府是应该引以为戒的。

然而,网上的这些嘲笑和叫骂又都是些什么呢?从中我们是否能够找到一些对于该项目有用的批评意见呢?很遗憾,实在太难发现了。嘲笑不去说,叫骂主要集中在两点上:一是项目会给官员贪污的机会,二是环境污染。实事求是地说,这两种情况当然有可能出现。问题是,因为存在着这些可能性,我们是不是就不要上项目了?贪污是坏事,环境污染也是坏事,我们要尽力避免,但不能因噎废食,因为存在着这些可能性就什么也不做。

也有稍微讲点道理的批评意见,就是我国的钢铁产能本来就过剩,为什么还要上这么大的钢铁基地项目?这种批评不能算是完全的信口开河。然而,说我国钢铁产能过剩,得看是什么钢材。我们过剩的是低端落后产能,高端的钢材,我国不但不过剩,还要大量依赖进口。据笔者所知,目前我国中央政府对于钢铁产能的控制严厉:上马产能,就必须淘汰等量的落后产能。具体到这个年产1000万吨钢的湛江钢铁基地,为实施该项目,广东省将累计淘汰落后粗钢产能1614万吨,并搬迁广州城市钢厂。

不了解以上情况,就开始叫骂。一般公众也就罢了,但这里面也不乏一些“精英”。他们的存在本来是应该替公众去了解这些情况,了解后再做有脑子的思考,然后把负责任的意见提供给公众。譬如湛江这个项目,如果经过认真了解、分析后,发现就是不行,这些精英履行监督与批判之责,是对社会的贡献。然而,这些精英不了解情况、不动脑子,直接就拿姿势,摆出一副群众爱看什么姿势我就拿什么姿势的架势。这也算“密切联系群众”,“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吗?

笔者认为,他们这样的举动是哗众取宠、不负责任,说严重点,是骗取群众的信任来捞好处。一开始群众可能会上当,给予他们关注与喝彩,但时间长了,群众也会从中发现问题,至少也会审美疲劳。“姿势分子”这个新杜撰出来的名词进入中文语汇,就说明群众对于这些整天拿“姿势”哗众取宠的人已经有了一些真相的发现。▲(作者是北京知名学者)
〓〓在夜里潜行〓〓探索真相、真知、真理的解放道路〓〓

TOP

以下节选自《杨帆、王小东、刘海波等:泛左翼如何看待民主》2011年11月20日
http://app.m4.cn/print.php?contentid=1142250

杨帆、王小东、刘海波

本文为2011年11月20日下午国内外经济形势研讨会文字稿
时间:2011年11月20日14:0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图书馆贵宾室
主持:薛云
发言:杨帆、王小东、刘海波、郭松民、李伟东、仲大军、韩红海、司马平邦、苏伟、苏铁山、陈明生、李晨、张木生、邵振伟、吴长生、翁永曦、路北等

杨帆:我对经济形势持乐观看法

……

杨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是得减速,但是并不是说传统产业就没有生命力了,就靠传统产业还能维持5-7年,其实前几年速度是15%,不是11%,现在降到10%,最多降到9%,很难降到8%,这个情况按期算,十年还有一倍的翻番可能,钢铁产量今年是6亿吨,58年大跃进还弄成了1千万吨都上不去,现在是6亿吨。

王小东:那都是压着,要不然是8亿吨。

杨帆:水泥22亿吨,现在我们真能出现58年大跃进“以钢为纲”,至少还有七年,钢铁存量赶上美国为止,现在钢铁存量是它的50%,增量是它的6倍。美国在朝鲜战争的时候是9千万吨,现在还是9千万吨,60年没变过,说明中国经济比它差一个阶段,所以你现在增量是它的6倍,存量是它的50%,再搞七年钢铁,速度是8%,没有问题,除非中国崩溃,中国学戈尔巴乔夫解散就不行了,中国不解散,新经济起不来,旧经济又能怎么样?旧经济还没完。

王小东:现在旧经济比新经济更重要。

杨帆:对,是他们没有,我们全有。这是事实。6亿吨钢产量,2007年是5亿吨,后来他们危机了我们还涨了1亿吨,产能是7亿8千万,每年砍5千万下来,再过五年还有3亿吨,美国永远就9千万了,是折旧用的,过了重工业化阶段了,就永远是这样。中国钢铁产量就是环保上不去,别的没有什么问题。当然还有水,我们在琢磨把贝加尔湖弄过来。所以木生上午说的,跟俄罗斯关系一定要搞好,把贝加尔湖买过来,或者易货贸易。不要老觉得中国过剩了,也不一定过剩,因为铁路还可以修到东南亚,修到欧洲,我没认为过剩,需求还有。中国的铁路是美国的1/3,高速公路现在等于美国,飞机厂等于刚开始。所以我觉得中国的经济发展确实没有问题,就是以钢为纲,粮食就是过剩,你现在进口大豆和玉米是喂牲口的,实在不行,我们重新吃窝头、大米,按照定量一算,除非断水,断水才会断粮,所以耕地真用不了18亿亩。郎咸平就是一个大骗子,中国经济很好,就算新经济一点没有,传统产业再撑7年,GDP又翻一倍,先撑下来再说,到时候钢铁存量赶上美国了,还怕美国吗?

还有一个腐败问题,特别是利益集团干政,这倒是真正的问题,经济上我觉得还可以,新经济的速度不是你们能想象的,确实很厉害,2000年以来大量的钱往上面投,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悲观。民主问题怎么看,利益集团干政就是最大的问题,我觉得腐败都没有那么特别可怕,其实最害怕的一点就是人民币自由兑换。

只要能够卡住人民币不自由兑换,中国就没事,打仗也不怕,“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从来都是战争刺激经济。我的建议就是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只要卡住外汇这一条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中国崩溃的时候外汇想跑,卡住不让出去就行了,不行就打,至少五年以后,到2017年的时候要出去,该中国金融崩溃,还不是现在,现在是西方崩溃,我们有什么值得这么悲观的?一直说中国崩溃,现在是美国崩溃了,不是中国崩溃了。当然大决策不能错误,比如就不能放开人民币自由兑换,一放开两天就崩溃,如果不放这个,我就看不出会怎么崩溃。现在是他们跟我们借钱,你以前跟人家借钱还借不来的时候怎么活下来的?经济问题上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没有问题,新经济完全不行,就这么混下去,还有7%的增长,再混七八年,能够和美国等同,也还混得下去。高科技不一定像你们想得那么差,说根本上不去。

(黔注:国家主义者杨帆的公开发言更露骨。未来中国帝国主义的思想家。)
〓〓在夜里潜行〓〓探索真相、真知、真理的解放道路〓〓

TOP

转自“大学网”:http://www.haodaxue.net/html/20/n-14520.html
(黔注:该网站是韩德强派系的青年学生喉舌,被一位毛左朋友誉为“法西斯青年网”。
下列文章显示来自“观察者网”,是工业党代表人物之一任冲昊[马前卒]主笔的资产阶级国家主义网站。)



杜建国:郭树清主席的主张看不到出路

来源: 观察者网 作者:杜建国 时间:2012年7月12日 10:47 1507次浏览 5条评论 76次顶

2012年7月2日,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主席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金融调结构 经济有出路》。郭树清主席在文中指出,尽管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多年,但是予以支撑的那些老方子,如高储蓄率、高投资率等,现在都失效了,“已经达到极限”;现在应该“转变发展方式”,将希望寄托在金融“结构”改革上,即“金融体系的深入改革”,承担着全局的历史的责任。”言下之意,若不如此,中国经济恐怕就没有“出路”了。

中国的传统法宝真的失灵了吗?郭树清主席倡议的金融改革真的是灵丹妙药吗?对此,笔者并不敢认同:


郭树清对高储蓄率的指责令人费解

郭树清主席首先批评中国储蓄率过高。

众所周知,储蓄率高,是支撑一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尤其是当一个国家向现代化或工业化转型的时候更是如此。比如日本与亚洲四小龙的发展,大都与居民储蓄率高有关。至于中国,也不例外,高储蓄率是中国经济长期高速发展的前提之一。如今郭树清主席竟然看不上高储蓄率了,这让我很是费解。难道钱多了对于一国经济发展来说倒成了坏事情?难道中国的这一特点不是正被好多国家所羡慕吗?难道得像美国那样不仅不储蓄、还要提前透支寅吃卯粮最后酿成大危机?


工业投资不过剩——促增长和调结构可合二为一

对于投资领域,郭树清主席首先批评的是“工业投资”,理由是现在早已产能过剩:“早在2009年,24个工业行业中,21个已经产能过剩。凡属技术成熟的制造业,几乎找不出一个产能不足的行业。”

郭树清主席的这一判断,我不敢苟同。最近抱怨中国产能过剩因此不能再进行投资的言论,充斥各路媒体。
一个多月前,甚至一度因此闹出一场风波。五月底,发改委批准了宝钢广东湛江、武钢广西防城这两个一千万吨级的钢铁项目。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如陈志武教授、许小年教授以及爱玩微博的地产商潘石屹等,纷纷指责中国钢铁产能过剩,不该再上马新项目。陈志武先生更是批评“权力(即政府)”“真的要(把中国产业)往死里整?”

其实,对中国钢铁产能,用“过剩”来概而论之,是非常片面的。目前中国钢铁产能的确存在过剩,但只是集中在低端领域,高端产品依然有很大缺口依赖进口。

(黔注:原来,曾经的马克思主义者杜建国就是这样——鹦鹉学舌照搬民族主义旗手王小东的说法——否认了资本主义中国存在根本性的产能过剩问题的。)

宝钢湛江钢铁项目不是单纯的产能扩大重复投资,而是进行“减量置换”,即首先在广东累计压缩粗钢产能1614万吨,在此基础上,取而代之的是生产面向汽车、家电等领域的高端碳钢板材类产品,这有助于满足中国对高端钢材的需求缺口。武钢防城项目,也同样遵循了“减量置换”原则,在广西和武钢累计压缩粗钢产能1070万吨的基础上实施。

事实明明一目了然,可那些批评“两广”项目的人,却不懂装懂,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

许多人总是将扩大投资与转变增长方式对立起来,将促增长与调结构对立起来,其实未必一定如此。像两广钢铁项目,就一方面淘汰了落后产能,一方面又新上了先进产能,在促进增长的同时,实现了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这种投资,难道不该提倡吗?


交通能源建设不是超前而是滞后

除了工业领域,郭树清主席还认为交通、能源等领域的投资“本来是我们的‘瓶颈’,但现在已经出现局部过剩”。对此笔者依旧不敢苟同。

就拿铁路来说,过剩迹象何曾有一星半点?现在许多人指责近年来中国铁路尤其高铁乃是“跨越式发展”,超前了。事实上中国铁路的发展不仅没有超前,反而是严重滞后于中国的人口规模与经济规模。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就指出:

“中国铁路多年来发展严重滞后,已经跟不上国民经济发展的客观需求;近几年高铁建设的跨越式发展,既是跨越,更是弥补欠账。1990—2010年间,我国GDP从18668亿元上升至401202亿元,增长20.49倍,在此期间,铁路营运里程、旅客周转量等指标增幅不仅远远小于GDP增幅,与公路、民航、水运等另外三种交通运输方式相比,几乎在每项指标上增长幅度都是最小。”

现在有好多人,他们一方面抱怨铁路客运紧张,一方面又不许新的铁路投资;一面写文章呼吁高铁建设和运行速度慢一些,一面又在乘坐高铁时指责去年因故降速后的高铁太慢了,我实在不明白这类人的居心。

至于能源,我更担心的是中国能源供应出现问题。未来中国经济将继续长期增长,对能源的需求也会同步增长,希望郭树清主席别拿笼统的“局部过剩”来佐证自己的观点,这样打消不了我的疑虑。

郭树清主席,您不妨具体说说都哪些能源领域投资过剩了,是石油还是天然气?是页岩气还是煤炭?还是水电核电风能太阳能?是不是苏丹安哥拉的油田该放弃了?是不是“荔湾3-1”油气田不要开采了?是不是西南的水电站该全下马了?是不是海外四大能源供应通道都多余了?是不是像获得2011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的青藏高原找矿之类的项目,以后就不要再搞了?

基础投资,正因为是基础性的,所以一般相较于其他领域浪费得最少,尤其是对中国这样一个人口、经济、国土规模都同时都巨大无比的国家来说,更是如此。不仅广大中西部地区,需要进行大量的基础投资,即使东部发达地区,基础建设也还是有很多缺口的。如北京,尽管近十年来地铁运营里程与日俱增,日均客运量已近七百万人次,可仍旧是拥挤不堪。但纵令如此,对郭树清先生一向厚爱有加的胡舒立女士旗下的财新《新世纪》周刊,依然提出了“地铁大缓建”(《新世纪》周刊2011年第50期)的主张。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像欧美有些国家,深陷危机多年,不是不想通过扩大基础投资来拉动经济,无奈财政吃紧,有心无力。目前中国,一方面存在推进基础建设的需求,一方面财政充足,制造业和建设施工技术也日趋成熟,必要性和可行性同时存在。对此,别的国家都羡慕的不得了,为何在有些人眼里就成了坏事情?

7月3日,中国与以色列达成一项备忘录,由中国为以色列修建一条连接地中海与红海的高速铁路,同时承担部分投资。另外以色列也将在油气开采输送方面与中国进行合作。难道中国自己的钱和技术,只能为别人造福,却不能为自己谋利?


不可过分拔高第三产业的先进性

郭树清主席指出,“储蓄、投资和消费结构的偏离常态,很好地解释了经济产出的结构失衡。在国民经济的三次产业中,包括金融在内的整个第三产业发展不足,2011年第三产业仅占全部GDP的43%。这与发达国家73%左右、中等收入国家53%左右的比例差距不小,甚至低于很多发展中国家,2008年世界平均的水平是69%。”

请问郭树清主席,难道第三产业比重高就必然是先进的表现吗?像美国,底特律汽车工人失业后改送外卖,匹兹堡芝加哥因工厂关闭沦为鬼城,华尔街不支持实体经济去搞坑蒙拐骗,数量庞大的律师吃完原告吃被告,如此一来,其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当然会高。可这与其说是先进的表现,还不如说是衰败的象征。再看现在美国人自己,现在他们也不认为第三产业比重高是什么好事情,正为恢复制造业和加大基础投资而绞尽脑汁。因此,以第三产业比重低为由来否认中国基础投资的必要性,我认为是讲不通的。

美国自六月份以来,因风暴导致大面积停电,而众多地区竟然因修复乏力而迟迟不能恢复供电(美国的电力基础设施大多年久失修,多建造于20世纪60年代),以至于拖到7月4日,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还是只能在漆黑和酷热中度过一年一度的独立日假期。这在中国是难以想象的。早在去年,某次大停电后,有美国人就指出美国现在已经沦为“第三世界国家”了。美国第三产业比重远高于中国,但是其基础设施建设如此不堪,我们有理由让中国在这方面去学习美国而沦为“第三世界国家”吗?

北京炎夏,深夜仍高温不止,幸有空调赐福,我依旧可以轻松敲击键盘来反对郭树清主席而不至于挥汗如雨。郭树清主席,若依了您学美国,放弃基础投资,大搞所谓的金融创新,您能保证我可以继续这样在炎夏著文吗?


以美为师的金融改革不可取

在进行完批判后,郭树清主席提出了自己的建设性意见,那就是要对金融业进行“结构”改革。金融业,太“虚拟”,非我所长,不过我依旧可以判断出郭树清先生是在号召我们学习华尔街,换做茅于轼先生的话,那就是“大力发展虚拟经济”。

郭树清先生讲到,“从居民个人金融投资的角度看,(中国)银行存款占总额的64%,股票、债券、基金等投资比例不到14%,而美国的居民金融资产中,股票、基金和投资于资本市场的养老金合在一起,达到了近70%的比例。”郭树清主席这种时时处处以美为师的金融改革倾向非常不可取。

尽管中国肯定有自己的问题,可能问题还不小——对此我并不否认,但是非得以美国为师,就非我所敢支持了。多年来,在华尔街率领下美国人举国投机,以至于现在自作自受陷入泥潭难以自拔,难道郭树清主席您也要我们步他们的后尘不成?

郭树清主席指出“我国经济中目前最尖锐的问题是小型微型企业融资难”,以此来为自己的金融改革提供支持。其实小企业贷款难问题,全球都一样,并非主要是中国的体制问题(见拙文《小企业贷款难 别只怪大银行》,环球时报2012年6月6日)造成的。

好多人打着解决小企业贷款难问题幌子,到头来不过是自己想搞投机以渔利,这种例子太多了。郭树清先生提出的建议,我看不出对促进解决小企业贷款难问题必然会有太大的助益。


民生政策的缺如

除了郭树清主席关于基础投资、金融改革方面的观点我不赞同外,更令我纳闷的是,郭树清主席在文中对民生问题几乎是只字不提。难道在当下的中国,经济的“出路”与民生问题毫无关联吗?是不是在郭树清主席眼里,民生问题根本就不存在或不重要呢?一篇自诩为为中国经济指明“出路”的文章,竟然建立在漠视民生问题的基础上,这能让我们放心吗?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林毅夫教授。从世行卸任回国的林毅夫先生,也刚刚对中国经济的“出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令人感慨的是,林教授与郭树清先生的见解堪称针锋相对。林教授首先指出中国的基础投资还大有可为,足以支撑中国经济继续长期高速增长;其次指出要重视贫富分化问题并应该尽快解决。尤其难得的是,在时下一片减税的鼓噪中,林教授明确建议加大对富裕阶层的税收力度,以通过二次分配来缓解贫富分化问题。扩大基础投资,改善民生,靠这两条腿走路,中国能走得远。

对林毅夫教授呼吁通过“增加富人税负”等措施来解决分配不公问题一事,一贯热捧郭树清主席的胡舒立女士的财新网在予以报道时,所加标题为“林毅夫:改善收入分配迫在眉睫”,但是正文却只字不提增加富人税负的相关内容。
〓〓在夜里潜行〓〓探索真相、真知、真理的解放道路〓〓

TOP

杜建国炫耀他能坐在空调房里敲着键盘(我还真是羡慕啊,我等无产铞丝只能坐在出租房里对着电风扇吹热风了),

同时杜建国一本正经地严词质问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希望郭树清主席别拿笼统的‘局部过剩’来佐证自己的观点,这样打消不了我的疑虑。郭树清主席,您不妨具体说说都哪些能源领域投资过剩了”。

我来回答他:

见我汇编的《资本主义新中国的产能过剩困境及出路[专题]》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 ... ;fid=3&tid=3452
〓〓在夜里潜行〓〓探索真相、真知、真理的解放道路〓〓

TOP

作主子的郭树清高屋建瓴、一针见血地指出缓解产业过剩的未来方向
作候补国师的杜某在(看起来)对金融一窍不通的情况下“妄揣圣意”
——————
“缺如”这个词在大陆知识界鲜见,可以想象杜某使用这个词是受了港丁行文的影响;更为讽刺的是,用在了谈“民生问题”时。在全文洋溢忧国气息的最后来了个套话般忧民,可能作者自己也觉得少了这块不合乎习惯不舒服。白菜烂心时外表还挺好,立场蜕化而行为模式上还受以往惯性推着走,这可以作为一个左分子演化史的注脚。

TOP

“缺如”古文里作“阙如”。“付诸阙如”一词口语不用,但书面体还是会用到

强国同志们说的“产业不过剩”实际上指的是:“天朝很多高端产品都生产不出来,怎么能说生产能力过剩。我们应该大力发展它才对。‘我们’如能生产,就不用进口了。”至于这些个(由发达国家掌握核心技术的)“高端产品”本身在全球市场上已经“生产过剩”,那是“他们”的事。

鸡同鸭讲……

TOP

引用:
原帖由 阿芬 于 2012-8-28 10:36 发表
强国同志们说的“产业不过剩”实际上指的是:“天朝很多高端产品都生产不出来,怎么能说生产能力过剩。我们应该大力发展它才对。‘我们’如能生产,就不用进口了。”至于这些个(由发达国家掌握核心技术的)“高端产品”本身在全球市场上已经“生产过剩”,那是“他们”的事。
最新报道出来的事实,正在不断地扇他们的耳光:


中钢协:钢铁产能过剩是全球性的问题
来源:九正建材网   发布日期:2012-08-29 16:38:34

【中国建材第一网】近日密集出台的钢铁上市公司中报显示,马钢巨亏近19亿,山东钢铁亏损9.96亿,杭钢股份亏损1.07亿。

近日密集出台的钢铁上市公司中报显示,马钢巨亏近19亿,山东钢铁亏损9.96亿,杭钢股份亏损1.07亿。

据最新统计,截止8月28日,有20家钢铁上市公司发布了2012年半年报业绩。报表显示,17家公司的净利润均大幅度下滑,鞍钢股份更是以净利润亏损20.8亿元位居亏幅榜榜首。仅3家公司净利润实现增长,其中,*ST广钢则是被注入广日电梯的优良资产得以扭亏,宝钢股份业绩大增是因其出售不锈钢、特钢事业部相关资产和股权。

产能过剩、集中度低一直是我国钢铁行业深受诟病的两大问题。随着经济下行,2012年国内钢市在一轮又一轮的盼涨声中落空,而钢贸商、钢厂也深陷钢市泥潭中无法自拔。

在日前召开的“2012中国煤焦产业链供需形势高峰论坛”上,中钢协副会长王晓齐指出,钢铁产能过剩是全球性的,“现在不仅中国钢铁价格很低,全球钢铁价格都很低”。

据其介绍,目前我国钢铁全行业有炼钢能力的企业达452家。他坦言,过去产量在100万吨以上的企业都是特大型企业。他说,“十年前,我在冶金部工作时,全国100万吨以上的企业,就是一二十家,没有想现在有将近二百家”。

(注:资本主义推动工业造出了巨大的产能,却因为制度性的局限无处消化这些产能,这种可耻的浪费令人吃惊。)

王晓齐表示,我国钢铁业目前面临的困难局面不是短期,是钢铁工业长期发展过程当中大量没有及时解决的矛盾积累下来的。“这些矛盾的解决是需要时间的,特别产能过剩问题的解决,不仅需要时间,而且是很痛苦的。”

“现在还不是最困难的时期,估计四季度或者是明年要比现在更困难一些,就是说,用钢量将进一步减少。”他指出,钢铁行业要真正达到结构调整,总量上供需平衡,一定有一批不具备竞争力的企业关门,退出市场。

此外,在他看来,目前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更大的刺激政策了。

《财经》特约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则表示,经济问题不是靠刺激能够解决的,通过投资带动经济,产能过剩将更严重,“不能像2009年、2010年那样放钱,老路是走不通的”。



收于新青年专题:《资本主义新中国的产能过剩困境及出路》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3452 第23楼

TOP

有什么矛盾呢?全球钢铁产能过剩。但天朝钢企如能生产高品位钢材以取代进口,就有利可图。只不过全球钢铁产能更加过剩了而已

危机嘛,反正大家都危机。还是得撑着活下去,还是要斗,要彼此厮咬。危机中更要咬

总之就是一厢情愿,理论对理论

TOP

全球钢铁产能过剩。但乌拉圭钢铁过剩吗?没有。没有就可以、应当发展……

假如吐蕃是个国,就可以这样问:吐蕃连钢铁业都没有吧?哪来的过剩?那就应该大力发展不管什么品位的钢铁;今后吐蕃全用吐蕃产的钢铁,这对吐蕃资本是多美的前景

另外,危机是一回事。天朝在危机中假如陷得没有欧美深,对天朝的大企业来说,还是个扩张或兼并的机会。所以天朝大老板才会冷笑“欧洲沉到海里面去也跟我们没关系啊!”,而且那还是个“并购机会”

强国理论就是厮咬的理论。左青理论就是意淫的理论

TOP

回复 9楼 阿芬 的帖子

“左青理论就是意淫的理论”——可否清楚地说是指什么?

TOP

回复 9楼 阿芬 的帖子

另外,危机是一回事。天朝在危机中假如陷得没有欧美深,对天朝的大企业来说,还是个扩张或兼并的机会。
————————————————

我没有否认这一点,在那个提纲(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3452的1楼)中没有多谈,因为我不清楚目前扩张的全面情况。

纵观国际资本主义史,危机历来都是重新洗牌的时候,但不等于说新起的帝国主义必胜。我倒没见哪个左青“意淫”了,我反而认为两三年内半吊子的革命和对外冲突,有可能导致某种暂时的国内政局乱象(见我提纲第7点)。如你对前景有高明的分析,不妨提出来讨论讨论。

TOP

就是在幻想或幻象中看到关键部位,一到现实中,就一再摸错了地方……

TOP

引用:
原帖由 阿芬 于 2012-8-29 20:54 发表
假如吐蕃是个国,就可以这样问:吐蕃连钢铁业都没有吧?哪来的过剩?那就应该大力发展不管什么品位的钢铁;今后吐蕃全用吐蕃产的钢铁,这对吐蕃资本是多美的前景
这话有问题。对于资本来说,美景只能是“利润率”和“利润”。如果钢铁行业的价格都被拉得很低,就没有利润可言。除非该地区政府能拿出很大一笔钱来投资,推高钢铁钢材的价格(即把政府投资转化为资本家的利润),——但这个假设也必须是与全球市场隔绝的情况下才能成立,否则其他地方的资本会迅速蜂拥而入、迅速剥光该地区的利润、最后造成更大的过剩和跌价……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根本不可能与全球市场隔绝,因为中国的钢铁产业的上游(铁矿石)和下游(出口销售)乃至加工配合的环节都与国际分工、全球市场联系得太紧密了。

TOP

回复 12楼 阿芬 的帖子

我是说你说的“左青意淫理论”具体是指哪些言论?是小姜的、还是我的、或者你在其他地方看到或想像到的其他左青的哪些言论?

TOP

回复 8楼 阿芬 的帖子

“但天朝钢企如能生产高品位钢材以取代进口,就有利可图。”
————————————————


这就是我在13楼说的“除非该地区政府能拿出很大一笔钱来投资,推高钢铁钢材的价格(即把政府投资转化为资本家的利润),——但这个假设也必须是与全球市场隔绝的情况下才能成立,否则其他地方的资本会迅速蜂拥而入、迅速剥光该地区的利润、最后造成更大的过剩和跌价”。

但我也说了中国的钢铁行业与全球分工、市场联系得太紧密,现实中不可能出现上述假设。

TOP

关于我在11楼的发言

其实我那个提纲还有好几点都保留着没谈,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我认为资本输出与产能过剩的关系值得单独列一点来谈,但这方面我了解也不多,而且似乎现在迈出的步伐仍没有实质性的突破,所以还有待观察和研究。

产能过剩是目前危机的核心问题之一,值得更多研究,——我那个只不过是个提纲罢了,有心思有能力的人,可以适当时候写个系列文章。现在危机才是刚刚开头。

政治和经济的危机会有很多交集,我在那个“革命形势迫近”报告里谈了不少,其实也是蜻蜓点水。需要更多深入的分析。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工业党对资本主义经济问题要么是不同程度否认和漠视,要么就是真的一窍不通,现实正在不断地扇他们耳光(可笑的是至今工业党们还认为产能过剩是万恶的自由派编造出来、亡我中华之心不死的谎言)。这一点正是无产阶级的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揭批的。

TOP

在真正的马主义还没有成为阶级斗争的强大工具,还没有深入每个重要和具体的领域成为斗争的枪械和刀子的时候,各种资产阶级派系和小资派系也会乐得引用和附和一下马列。郎咸平几年前就引用列宁《帝国主义论》来抨击美帝、捍卫中华资本(制造业)呢。

自由派大喊大叫“产能过剩”,说的确是事实,但意在攻击天朝缓解危机所用的财政扩张计划(包括希望天朝力争上游的老郎也反对)。这些计划虽然也使私人资本在短期内受益,但国家资本起主导作用,扩张得更厉害(所谓“国进民退”),并且事实上造成了更大规模的过剩。

强国派哪里会不懂“生产过剩”的存在!尤其是强国派当中的“左派”,对这类马列ABC自然心中有数(主帖加粗字体都说明了这点)。他们还看到,在“过剩”的领域中,中华资本仍然主要占据着低端市场(“落后产能”居多);需要高技术进行生产的、高质量的产品(如高端钢材),国内钢企则没有生产能力,需要进口。对中华资本来说,这就是一块可能争到的大肥肉。如果本国能生产,价格就可以做到比进口要低,国内市场就占到了,利润也纳入中华资本囊中。

真是蠢得不可救药……

TOP

回复 17楼 阿芬 的帖子

你似乎误解了。我转载、评论、揭露,并不是为了给强国派看、不是为了证明他们智力低下,而是给普通网友看,目的在于搞清楚经济现象。

看到现在为止,我个人认为很多强国派还真的与实业资产阶级的立场有区别,强国派试图代表国家、同时自以为能够中立超然、并且认为国家能够做到从长计议,所以强国派的确时常不把利润率作为根本考虑。这是导致他们的很多设想具有空想性质的原因。当然他们鼓吹的工业资本输出,决非空想,而是现在正在大力实行的政策。

过去天益马版的“辩论传统”里似乎包括:无论如何、无论发生什么情况,统治阶级及其谋士即使不是无所不知,也是比一切奴隶都更高明更有才更有智慧的。这当然很有道理。但在具体分析时,没有必要因此就放过他们在理论上的重大漏洞。

TOP

回复 17楼 阿芬 的帖子

你似乎对我这句话大有意见:

“工业党对资本主义经济问题要么是不同程度否认和漠视,要么就是真的一窍不通,现实正在不断地扇他们耳光”。

立此为证。现在相对过剩引起的经济危机正在进行时,且看工业党的反应。别急着为他们的愚蠢辩护。

TOP

回复 17楼 阿芬 的帖子

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正在于揭破谎言对事实的背离,以及预见历史趋势。放弃这一点你还是马克思主义者吗?

TOP

 21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