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录入] 杨之华:妇女运动概论

杨之华:妇女运动概论

录入者为西如,校对了三遍,如果有录入错误,还请指出,加以更正。

[ 本帖最后由 莫莫 于 2014-5-1 21:47 编辑 ]

TOP

蒋光赤:序

在阶级社会未消灭,私有财产制度未废除以前,人类整个地总是在黑暗的、不完善的、无趣味的环境中过生活,这种生活的历史可称之为不光荣的历史。当我想起历史上血迹的污痕,现在种种为人类所不应有的种种惨象,不仅时为之心神战栗!喂!好可怕的人类生活。
在这种可怕的生活中,一研究起来,我们更觉得人类的一半——女子的生活尤其可怕!经济的压迫,法律、政治、宗教等等的束缚,家庭制度的不良,虚伪道德的威权,……简直使得女子陷入很深的非人的生活的惨境。在大体方面,我们稍有良心的人们应该努力于全人类的解放;在局部方面,我们爱光明的人们更应该辅助被压迫的妇女努力于解放运动。倘若人类的一半没有解放的希望,那么我们所谓的全人类的解放不是妄言么?
不过妇女运动并不是单独可以解决的,可以完成的;它是与整个的社会运动有密切的关系。人类社会生活黑暗的原因,是由于阶级社会的构成,私有财产制度的存在;倘若这两者消除以后,我以为全人类解放的希望一定可以达到,而妇女问题也就可以解决了。因此,注意妇女运动的人们,应知道阶级社会与私有财产制度,是全人类的公敌,尤其是妇女受压迫的来源;倘若这两者不消除,全人类永无走入光明之道的可能,而妇女更永不能逃出黑暗的生活。
我友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女士,最近著了一本妇女运动概论,我读了之后,觉得她的观点非常正确,实可为妇女运动的指南针。她的妇女运动的意义、历史及现代中国妇女运动所应走的道路,在这一本小册子里说得清清楚楚,给与一般注意妇女运动者一明了的概念。中国近年来谈妇女问题者颇不乏人,有的主张什么女性中心说,有的仅囿于什么妇女参政,大半都不明了妇女运动应有的对象。之华女士独能将妇女运动与整个社会运动联合一起,指明妇女运动与社会革命不可分离的关系,的确对于现代妇女运动有莫大的贡献。这本小册子虽然是很小的,然而它的意义,在中国妇女运动史上,恐怕是很大的吧。
之华女士本身就是一个妇女运动的对象。她本身出身于富有的家庭,而现在居然以娇弱之身,为自己的理想奋斗,参加一般的劳动妇女解放运动及种种革命的、光明的事业……呵!光荣的女性!女性的光荣!
我相信中国妇女终有解放的一日,而之华女士的这本小册子及之华女士的个人,将在中国妇女解放运动史上,占一个很光荣的位置。

一九二六年八月三十日

蒋光赤

TOP

目录

目录
(一)
妇女运动的起源
(二)
妇女运动的意义
(三)
近代西欧妇女运动之概况
A 法国妇女运动——资产阶级革命与妇女
B 英国妇女运动——立宪派之妇女参政运动一
C 美国妇女运动——立宪派之妇女参政运动二
D德国及北欧的妇女运动——女性派之母性保护运动
E 俄国妇女运动——无产阶级革命与妇女
F 妇女之国际运动
(四)
中国妇女之过去与现在及其将来
(五)
中国妇女之状况与国民革命
A 宗法社会下之妇女
B 资本主义下之妇女
C 中国妇女与国民革命

TOP

(一)妇女运动之起源

(一)
妇女运动之起源
妇女问题是社会问题中之一,所以妇女问题与历史、经济、政治以及社会各种环境都有密切关系。就是妇女运动的发生以及其发展也各有当时社会情状的背景。社会是动的不是静的,时时在那里变迁而进化的。因社会状况变迁和客观环境的要求,才有这妇女运动的产生。但是我们要知道妇女运动产生的起源不得不从原始时代来说起。
原始时代家庭的普通形式,就是家长多为母而非父,这就是所谓的“母系家庭”(Metronymic Family),儿女跟着母亲的姓氏,由母亲传授产业。例如北美许多的母系家庭是很发达的,乌拉圭的印第安人,就可以为母系家庭的榜样;他们各族中的政府,大部分操于“女议员”之手,而这种女议员,是由每族的男子所推举的。
但到牧畜时代,父亲就成为家庭中的重要分子了,因为兽群的牧养要依赖广大的土地;于是人民的小团体要互相分离,出现移民的情形。移民之时大家族分裂,女子的权利,便低了许多。
况且牧畜经济之下,男子在交易和战争的任务中得到很大的势力,自然而然地超过女子,同时管辖家庭重要工作支配一切,儿女承继父亲的姓氏及其他的产业,长子常做家庭的主权者;并在战争中所俘获的妇女一任他们的捕获者所支配,或为奴,或为妻妾,这样,母系家庭一变而为“父系”或“父权”家庭(Patronymic or patriarchal family)。
据研究原始人民生活状况的学者所说,在原人时代,男女做事不分界线,无所谓“男主外女主内”。但从牧畜和农奴时代起,即从原始的大家族进于部落制度,发生了许多对外的事。而女子因怀孕、哺乳及家庭一切事务等等关系,常常不能在外活动,于是逐渐形成男女分工局面。后来文化愈进社会组成愈复杂,家庭的事务愈繁,同时私有财产制度也渐确定,家庭中就有许多事必须女子去做。及至人类进入“成立历史时代”,女子早已成为家庭的奴隶。
在十八世纪后半期,因机器纺织的发明,把家庭的职业,移付工场,由此引起的其他种种纺织的发明,在此产业革命发动后,社会经济状况就起了巨大的变化,影响到家庭的生活。于是女子的地位也有了很大的变动,本来女子在家庭中的任务,如缝纫、干洗、烹调、纺织、酿酒、织布、制鞋等,都被怒潮一般的机器生产掠夺去了,破坏了家庭手工业。妇女当然需另找生路,恰巧新兴的机器工业,需要巨额的工厂劳动者,从此只陷于家庭生活的妇女们,便离开家门跑到社会里,集聚在大生产的工厂里赚钱过活了。于是开始女子职业的端绪。
其次,伴随产业革命而来之新兴资本主义,把一般不十分贫穷向来依赖丈夫生活的妇女们间接地赶到无产阶级的队伍里去。因此她们要解决吃饭问题,亦不得不去找高等职业,例如教员、医生、商店职员等。然而,要找到此类职业必须有相当的技能与知识,——因此妇女在这种环境内对于社会经济关系上的职业问题教育问题,都在有形无形的向社会要求,谋自身的解放。况且同时受着文艺复兴时代的个人主义的影响,受到易卜生卢梭的思潮,妇女运动便从此而开始。

TOP

(二)妇女运动之意义

(二)妇女运动之意义妇女运动的发生,可见是社会进化必然的结果。封建制度宗法社会崩溃的过程,资本主义日益发达起来——社会中男女的关系更不得不改变。于是代表被压迫的进步阶级或革命阶级——一般平民的思想家或政党,——就开始结合一般妇女,努力于打倒宗法社会的旧观念旧礼教之种种运动,这种运动的意义,便是为妇女争解放:(一)为妇女争职业上的平等和自由——打倒宗法社会的“妇女应该为家庭奴隶”的观念,使妇女也能和男子一样,为社会服务,求得妇女的经济独立。(二)为妇女争教育上的平等和自由,——打倒宗法社会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观念,因为不是这样,女子便因为没有教育和技能,始终不能得职业上经济上的独立,始终要依赖男子做家庭的奴隶。(三)为妇女争法律上(社会上)的平等和自由,如结婚离婚的自由,继承财产管理财产等法律上的权利,——打倒宗法社会的“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等的旧礼教旧法律,因为妇女如果在法律上不能和男子平等,那末,她们的自由权利和社会服务的能力,都受社会制度的强力遏制而不能发展。(四)为妇女争政治上的平等和自由,如妇女的选举参政权言论集会结社等权利,——打倒封建制度反动政治束缚妇女的一切制度,妇女在现在社会里既然应当有职业上教育上法律上的一切自由权利,便不能没有政治上的自由,否则反动势力利于剥削平民阶级利于卖国自利的分子,都能凭籍政权来压迫妇女,维持落后的社会制度,使一半的人民——妇女——处于奴隶地位,以便保持他们的统治,一切男女平等职业自由等等职业自由等等,都没有达到的希望。妇女运动从开始直到现在,虽然中间经过许多波折,有极复杂的种种理论上的观点,如个人主义,女权主义等等,然而归根到底这一运动是社会制度上的革命运动,要求目的不外乎上述的四种。其他妇女个性发展说和女性崇拜说等,虽然客观上也有些打倒宗法社会旧观念的宣传作用,却始终不是妇女运动的真义。总之,妇女运动的意义,并不是尊女卑男或解放女子个性以反抗社会的意义而是为一般妇女为全社会的妇女争职业上、教育上、法律上、政治上的解放。妇女在旧社会里,一般的都是受职业上教育上的限制和法律上政治上的压迫,可是,因为资本主义的发生,工业上农业上资本主义式的剥削日益加重,劳动妇女,女工和农妇受这种压迫和限制也就更加厉害。大资本家和地主,都利用男尊女卑的旧观念制度,利用妇女的知识意志能力的薄弱,特别对于她们加重的剥削,以最小的工资得着最大的利润。普通工厂里对于女工的工资比较少,对于女工的待遇比较的坏对于女工的罚款及其他的规例也比较的苛刻,因为“女人好欺负些”、“女人不太会反抗些”。至于一般农家妇女,因为农业经济受着双重的剥削,——本国外国大商人资本直接间接的搜刮原材,受着工业品的竞争,——家庭里的妇女职业迅速的消灭,她们的境遇也就更加陷于悲惨:她们不得不竭尽自己的体力参加困重的农地耕作,甚至于流入城市当苦力(尤其是广东)。这种一般的经济困迫状况之下,溺女,童养媳,幼年妇女的劳役和残酷的待遇,因困迫而堕入娼妓等现象,自然日益增多,这些现象,无不是根据于男尊女卑的旧制度而展现的。新式的资本主义,往往假手于这些旧制度,维持这些旧礼教,和用一般社会轻视妇女的旧心理,而得加重剥削,榨取这些劳动妇女的汗血皮肉而制成自己的利润。譬如男子劳动者受资本家,那末,妇女劳动者所受的剥削格外重一层,——因为妇女地位低,所以工资格外少些,待遇格外坏些;男子劳动者没有受中等教育甚至于初等教育的可能,那么,妇女劳动者简直谈不到什么教育——因为女子本来用不着读书,何况是贫苦人家;男子劳动者在法律上政治上没有权利和地位,那么,妇女劳动者更不用说——因为一般“下等人”向来不准聚众集会参与政治,何况是女子,“谁看见过一般丫头婆娘们可以这样聚众喧哗的!”由此看来,妇女运动的目的,如果是真正彻底的要求解放妇女于旧社会制度之下,那么,对于一般劳动妇女——大多数的妇女——便应当特别在意。妇女运动的发生,原本是社会制度变革中所必须的革命运动,从宗法社会封建制度过渡到民权主义的时期中,必然要改变旧的男女关系,然后新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才能发展。社会里的旧势力维系着这种制度,只使一小部分的士绅和资本家得以谋目前的利益罢了。若以全社会——连资产阶级也在内,——历史上的进程来看,妇女运动实有极伟大的使命。因此,妇女运动的发起,往往由于一般男子的自由思想家或进步政党;这种代表反抗的新生阶级的思想家和政党,比较的有远大的目光,所以来赞助妇女运动。可是,如果妇女运动仅仅是上层的贵族妇女的运动,那末,这样的运动——女性主义者思想家的鼓吹,加上一些点缀品的女政客,——也就够了。如果妇女运动应当是大多数妇女的解放运动,那就非妇女自身起立不可,尤其是必须妇女群众自己组织起来。旧社会的反动势力非常顽强,大多数妇女的解放决不能以劝告宣传等改良式的方法去达到,必须妇女群众自己起来积极的奋斗,坚固的组织,用革命的手段才能成功。各国妇女运动都有他的历史背景和时期,决不是孤立的,单纯的反抗男子的运动。妇女运动是一般妇女反抗旧制度中男女关系的运动,是争取妇女地位增高的运动;他必然与当时一般的革命运动相结合,必然是总的革命运动中之一部分,而且是不可分离的一部分。因此,中国社会中一般平民的历史责任既是国民革命,那么,妇女运动也必然是国民革命运动种种战线中之一,旧社会制度——旧礼教及一切压迫妇女的制度——建筑在什么力量上面?以前是纯粹在宗法社会上面,可是现在——帝国主义统治下的中国里,——维持这些制度的,实在是帝国主义的势力(如教会,教会学校,基督教青年会以及帝国主义经济侵略中国的种种间接力量)和军阀政府士绅阶级的势力(如礼教,教育官厅,反动的学校当局,地方上的士绅,以及一切反动的社会力量)。这许多反动派的联合战线,一方面维持着帝国主义的统治,别方面便维持那压迫妇女的制度。因为这些制度对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军阀的压迫是有利的,甚至于是必须的。所以,一方面,如果国民革命在妇女群众之中没有建筑自己的基础,他的胜利必定比较困难的;别方面,如果妇女运动不与国民运动合流并进,不以国民革命为基本观念而触发,那么,不用说妇女的解放决不能达到,就是妇女运动也决不能发展的。现在中国的妇女运动必须要在国民革命的旗帜之下进行,因为只有国民革命的胜利,能使妇女运动达到最近的最小限度的目的——中国国民党在第一次大会时即规定妇女解放的政纲(见该大会宣言),第二次大会的妇女运动决议案,更有详细的各项要求之规定。中国一般妇女群众,只有努力参加国民革命,加入国民革命的国民党,积极为国民革命的团结组织奋斗,才能达到这些最低限度的要求。这就是中国最近一期妇女运动的方针和前途。自从原始共产制度破坏之后,母系制度渐变成父系制度,私有财产制度日以确定,妇女便日处于被压迫的地位,尤其到了资本主义发展之后,社会之中便不期而然的发生妇女问题,和旧社会中之一切革命问题,如民族问题,民权问题,劳动问题等同时发生,综合而成革命运动的总潮流。这种情形尤其在现时的中国为最确切。如今中国的国民革命不但要在他胜利的过程里,达到妇女运动的最低限度的要求,并且因为这一革命便是世界社会革命的一部分,所以在这社会革命的总过程里,妇女运动还要日益深入并开展,直到无阶级的共产社会实现——孙中山先生的最终理想之实现,——生产分配消费等完全成了社会的,日常生活都由社会来公共经营、消灭家庭的私人经济生活,根本上消灭男女间在社会生活上的差异,而后妇女问题不成其为问题,而后妇女得到彻底的各方面的解放。总之妇女运动的意义便是:“妇女自己奋起而争职业上、教育上、法律上、政治上的平等、自由和解放,引进最大多数的劳动妇女来参加,同时格外注意争得他们的利益,用组织妇女的群众参加革命运动等等方法,努力于当时当地的革命斗争——加入革命的政党与被压迫的各阶级中之男子联合战线——求达最低限度的要求即此以求最终目的——共产社会中妇女的彻底解放之实现。”

TOP

(三)近代西欧妇女运动之概况

(三)
近代西欧妇女运动之概况
A 法国妇女运动——资产阶级革命与妇女
考查世界妇女运动的历史,当以法国为先进的模范,她们在十八九两世纪中开放世界妇女运动的作为颇能有声有色,保持自由民族的妇女的资格。就是现在最著名的英美等国妇女运动也是受了法国影响而方开始以致发达。但是法国妇女运动当在一九〇〇年前因范围太狭规模太小,轰轰烈烈运动仅限巴黎一隅,各地方少有活动。并且当时的活动不能深入妇女群众,不过几位女名流的提倡和要求,虽然在一九〇〇年前经过长期的战斗,然而她们的功效不及英美等国。一七八九年过杰(今译作古日)女士发表《女权宣言》主张男女平权,同时又与共和革命妇女会“合作,但是法国政府以过氏的运动为扰乱公安,竟把她送上断头台,女权运动遂受打击(过杰被处决并非直接因为宣传女权主张,而是站在吉伦特派立场上为路易十六辩护——录入者注)。到了一七九三年“立宪同志会”等妇女团体发生,罗兰夫人等先后加入,用请愿书和国民大会的宣传等方法,鼓吹男女平等思想的孔多尔西也将女权宪法的草案提出于议会。当时的民权论者所谓自由平等多以男子为限,于是妇女多不能平,起了一个运动;主张无论男女,不问职业,都要有同样的选举权。政府诸公大为震怒,就把这种运动的首领罗兰夫人下狱,于一七九三年十一月把她送到巴黎市断头台(此处亦有谬误,罗兰夫人是吉伦特派的核心,在雅各宾派专政时期被处决,女权思想只是罗兰夫人思想的一个组成部分,代表当时自由资产阶级利益的吉伦特派无法进行剥夺地主土地建设民族国家的旧式资产阶级民主任务,因而被小资产阶级激进派的雅各宾党人打倒在地——录入者注)。以上两女士为妇女参政运动而牺牲了性命。她们的运动因为没有群众的基础,不立于大多数劳动妇女的利益上,所以往往为反动派所利用,无意地帮助了反对革命的士绅阶级。当然也就不能得着革命群众的帮助。法国妇女运动不能密切地与革命派合作,等到共和政府推翻,拿破仑第一出世,判定了一种拿破仑法典,于是女子参政运动不独没有发展的希望,并且把女子完全放在男子支配之下而为奴隶。直到一八三〇的七月的革命,一八四八年二月革命的时代,妇女参政运动才渐露光明,当时桑西门(今译作圣西门——录入者注)傅主业(今译作傅立叶——录入者注)各派的社会主义者,极力主张男女平权。二月革命与大革命一样也有妇女参加革命的先锋队。法国每经一次政变,无不有妇女牺牲其中,这是我们可以注意的一件事。
法国在一八四八年以后,更有所谓《独立评论》、《共和政治》、《现代妇女》、《妇女新闻》等出版物以次出世,鼓吹妇女参政,后经拿破仑第三肆行压迫(其中可笑的无政府主义者蒲吾东(今译作蒲鲁东——录入者注)也随声附和)。这事妇女方面,大起反抗运动。终以实力薄弱,缺乏妇女群众的参加,未能收到什么效果;何况革命派在这次始终是失败了。一直到了拿破仑第三失败,共和政府复兴,一八七一年《妇女利益请愿书》未蒙政府采取之后,妇女的地位与权利渐渐地为社会一般人视线所及。可是所注意的也仅只是高等妇女,因为一八七一年的革命结果,实际上仍是劳动民众失业,并且这次革命民众的失败,实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结果。因此之后的妇女运动又变成了更纯粹资产阶级的妇女运动。那时妇女参政运动的团体,渐见发展;一八七六年所创立的“妇女境遇改良会”及“女权主张协会”是其最著的。同年在巴黎所开的“万国妇女大会”尤使法国妇女参政运动的势力日益增加。欧战开始以后其进步格外可惊。一九一九年年二月巴黎全市四处贴满了妇女参政运动的文字;它所记载的大概是“法兰西的妇女要从一九一九年起,获得选举权。试看英吉利,美利坚、埃大利(意大利)、瑞典、挪威、丹麦、荷兰、芬兰、俄罗斯,各国都把选举权给了妇女;德国妇女且得参加于制定宪法的议会;惟独我们法兰西妇女至今依然是被支配的,”又说“法兰西妇女所以要求选举的理由,第一,示威要保护她们自由的权利;第二,是因为在所谓国民的资格上应该尽自己的义务。”这种运动的结果收了些微的效果。就在这一年的五月二十日法国议院竟把“妇女有一切地方自治团体的议员选举权”的议案,完全通过;接着上院也为同样的议决。不过国会参事会议的选举权,虽于一九一九年五月已由下院通过,旋遭上院的否决,现在还在继续运动中。但是我们可以推想法国承认妇女国会参事会的选举权,照客观的环境来看,不久有达到目的的可能。不过我们要知道,最近的法国高等妇女自身对于这种运动非常消极,一般无产阶级妇女现象更明,明知道参政运动或改良方法,于她们的利益相离太远。所以以后法国妇女的解放始终是要无产阶级革命才有可能,)现时无产阶级的妇女参加革命运动已经一天多一天了。


B 英国妇女运动——立宪派之妇女参政运动一
英国在往昔撒逊时代和封建时代女子就有与男子同等参政权,就是到了内乱时代,女子在国会里还有选举权,并能行使选举权(一六四〇年),不过这仅是大地主的少数贵族妇女所能享有的特权,她们的参政,不过是参加反革命的政权以压迫平民而已。到了一七九二年经过玛丽沃斯通克拉夫女士的《女权拥护论》,鼓吹女子经济独立,妇女社会地位向上,女子教育改良等之后,资产阶级的妇女运动方才开始。当时英国受了法国大革命的刺激,起了一种选举权扩张运动,政府为自己防卫计,对于民众运动恐怖之余,加以极度的高压政策,厉行解散集会禁止结社等等,于是这种运动大受顿挫。接着反动时代之后,忽然起了拿破仑战争,这种战争的结果与实业革命相与俱来,于是英国人所谓中等阶级(资产阶级)勃兴,而选举权的扩张运动又复兴起了。
但到了一八三二年政府因时势的要求承认中产阶级男子的选举权,始终把女子(贵族)向来所有的一部分权利反取消了。在《选举法》内向来男女通用的“人”(persons)字上面加了一个“男”(men)自称为“男子”的字样,表示选举只许男子享有的意思。后来一八三五年城镇乡团体法(Municipal Corporation Act)里也是除去了女子。但是因为世界的推移,经济的发达,教育的进步,十九世纪前半期的物质文明,竟是成了女权问题勃兴的原动力;尤其一八三二年《选举法》的改正和一八四〇年的废止《谷物条例》及反对奴隶的二大社会运动促进女子的觉悟,使她们深感政治的兴味。这时关于女侵权运动的出版物渐多,最著名的是约翰穆勒在一八五九年所公表的《妇女的克服(Subjection of Women)》一文,极力主张男女一切权利平等,他不但是鼓吹妇女参政运动的思想家,并且又是实际的运动家。一八六七年五月二十日他在下院演讲,主张将选举法改正案中所用的“男子”(men)的字样改做“人”(persons)字的字样,使妇女也有参政的权利,虽不幸以一百八十六的多数对七十三的少数遭否决,但是对于妇女参政运动,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推动。继穆勒而起有柏莱特(Jacol Bright),柏氏在一八七〇年提出最初的《参政运动法案》于英国议会。虽又不幸为格兰斯顿(Gladstone)政府反对,竟归失败,然而因此妇女参政的实力运动,更加强烈,集会结社到处皆是,并且国内同情日益增加,各政党内女权运动家辈出。当时妇女参政问题本超于各党派而分离独立,赞成反对皆在于各党之内。一八八五年保守党就组织了一个“妇女政治运动”团体;次年自由党也组织了一种“自由党妇女团”,从此以后妇女渐渐站在政治战争的阵头,并受到政治的训练。
自从一八七一年大学教育的门户为女子开放以后,一八六九年就承认妇女地方自治团体的选举权,一八〇〇年学务委员会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也为妇女所参加。种种新的职业也因为经济发达,法令改正,渐渐都有妇女加入。于是妇女在社会上的势力渐有基础。十九世纪末,英国妇女活动的范围,较之数十年前大为膨胀。享有这种地位的新妇女,较之以前的妇女当然格外热烈。她们的运动最有力的是全国妇女参政协会(National Union of Women’s Suffrage societies)与妇女社会政治联合会(Women’sSocial and Political Union),前者是温和派,后者是激烈派又称为“武断派”,此派是一九〇三年克司托夫人(Mrs. Bankhurst)所组织。她们只为急于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无论怎样的暴动都肯去做有时举行大规模的是为运动,有时妨碍国务大臣或议员的演说,甚至投石放火,使用炸弹损毁物件等等。如果被拿入狱,她们就行绝食同盟。温和派却不然,一方面唤起舆论的同情心,他方面极力与国会议员联络;希望依仗他们去改正法律,使一般妇女可得选举权,可是这两派都是资产阶级的,温和派虽然因为用改良主义,而进行异常迟钝,激烈派也只有资产阶级的女政客参加,不得群众的赞助,也不能算是革命的手段,不过形象好看些罢了。自欧战发生后,她们为“爱国”的感情所驱使,时时对于军事上有所贡献,日以安慰为资产阶级爱国主义所牺牲的兵士为事,她们的看护伤兵、赞助军需等事业能使残酷的帝国主义战争上加上一些温情主义的装饰品,对于蒙蔽无产阶级的意识,很有些功绩。
因此的到资产阶级的同情,所以妇女参政选举权法案竟于一九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在下院以二百七十四票对二十五票的大多数通过了。接着在上院继其后,于是中央议会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男女俱能享有,英国百余年来的妇女参政运动,至此隧告成功。不过一九一八年的新选举权法,又规定年满二十一岁男子都享有选举权,女子都需年满三十岁,并有独使女子享有选举权的只有六万(此处可能作者数据有误——录入者注),仅仅占了全国女子三分之一,当时在英国职业上教育上婚姻上呢,妇女也已得到了相当的解放。然而这些所谓“解放”对于一般平民劳动者的妇女,能有多大的意义呢?实在说起来是很少的,因为英国的政权还在资产阶级手里,劳动界还被改良派蒙蔽,即使得到参政权——国会里的议员职务——也不过是帮着资产阶级敷衍门面,劳动妇女的真正解放还远着呢!英国资产阶级的妇女运动还有件事,可以说一说的。
英国妇女结婚后一定要把自己的国籍改为和她的丈夫的一样,这种法律现在仍未废除,并且法律上对男子往往是较女子优待些。因此妇女们不满意而要求改正这些法律,并将要求修正案提出于下院,但未批准。
英国牛津大学的女学生运动,是世界战争开始的。资产阶级已经极端地感着要借重女子的助力,所以女子得到了机运。女学生学校看待她们应和男学生有同等的资格的要求。因此学校当局已承认女学生和男学生可以得到一样学位,并在名义上女学生和男学生也可以一样地为大学正式生了。但剑桥大学女学生屡次要求,终未达到目的。
现在英国一般妇女的状况大概是高等妇女已经得着很小的解放。一九二二年末季英国维特令瓦姆夫人(MrsWintringhan)已当选为下院议员,如果全般情形来看,妇女地位,仍旧不能和男子一样;关于双亲对子女的权利和责任,父和母是不平等的。所以一九二二年秋末,妇女大会里又提出要给母亲和父亲一样的资格的决议案,以及其他要求等等,可见男女真正平等,在英国也还远没有实现。至于平民阶级的妇女,在工厂农村里工作的妇女群众,她们既不能有真正的参政权,真能代表的议员,永世也不能被选举,又不能得母性以及其他的妇女权利之保障,失业的妇女非常之多,怀孕的女工不能得以充分的休息和调养。其实这些妇女却是对于社会真正有极大的贡献,是社会的生产者;可是得到参政权的却只有寄生阶级——富人的妇女。这大多数平民妇女的解放,当然只有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主义实现的时候了!


C 美国妇女运动——立宪派之妇女参政运动二
美国妇女在参政运动方面的功效,却比各国来得多,所以世界一般人都称美国为女权运动的摇篮。但照世纪的生活看来,如妇女结了婚就不过在她丈夫姓名前加为(Mrs),妇女自己的姓名完全没有;妇女也极少有独立管理财产的权限,至于矿厂中女工和工人妻的地位更是惨不忍睹,这所谓妇女运动的摇篮中,不过长出几个有打网球,打字等类本事和“自由”的资产阶级妇女罢了。
现在我们且单就资产阶级的妇女运动来论,美国是合四十八州组织而成,宪法上对于各州妇女有误参政权没有积极的制限,一任各州的自由规定。现在四十八州里面,却有三十七州承认妇女参政,不过略有程度之差罢了。但若要使美国各州都承认妇女有完全的选举权,并确立彻底的妇女参政全,必得把《合众国宪法》修正一下。这种运动,也和英国一样开始于欧战之后。承认妇女参政的宪法修正案,于一九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在下院通过,同年六月四日又在上院通过。这次修改之后美国《宪法》对于妇女选举权的限制,要比英国少些。
美国资产阶级妇女的这种权利是怎样得来的呢?一七七四年至一七八三年美国独立战争中,妇女们与男子同历艰辛,同尽义务,曾对于国家,有很大活动和贡献,所以到了一七八三年在菲拿泰尔菲阿(Philadepelphia,今译作费城)开宪法会议的时候,美国妇女便第一次获得选举权。这时妇女享有选举权的,全美十三州中已有九州(是时美国只有十三州);还有四州只限于男子有选举权。所以美国妇女屡次向先发回忆要求将妇女参政权明确规定于宪法中,始终被拒绝,把妇女选举权的事听各州的自由,不久,又把自己承认妇女参政权的九州在宪法里加入“男子”这种字样,于是美国妇女又全然没有选举权了。
但在次年独立战争的奴隶解放运动中,妇女运动又重新开始。
一八三〇年至一八四〇年底十年间奴隶解放运动的全盛时代,格勒孙(W. L. Garison)替当时被压迫的奴隶组织了一个“奴隶废止会”,推莫特(Matt)女士为会长,与格勒孙的“奴隶废止会”互相呼应。一般妇女因受外界刺激,格外坚固她们的团体,把援助努力地目的,移到男女平等的运动。经此到了一八四八年就在纽约,撒拉凯傅尔士(Seneca falls)组织了一个“妇女权利会”(Women’s Rights Convention),仿照美国《独立宣言》发表《女权宣言书》提出于议会,曾得了满场一致的可决,然而议会以后,被社会嘲笑诽谤,这一运动因此仍旧等于空谈。但是妇女运动并不因此而停止,加以与一八四八年二月革命有关系的欧洲妇女纷纷到了美国,与美国妇女互相呼应。所以美国妇女参政运动气势更加大起来,鼓吹偏于全国各处都组织了妇女参政团体。内中最著名的就是以安宿里(Anthony)及师旦登为首领的“全国妇女参政协会”,以及师腾(Lucy Stone)、霍女士(How)为首领的“美国妇女参政协会”,(这两个团体到了一八九六年合并)。此外还有大学生所组织的“大学生平等选举权同盟”“全国劳动者同盟联合会”等都极端赞成妇女参政。这些妇女团体所主张的大约是“贯彻美国宪法的精神”。——她们说,《美国宪法》和《独立宣言》都表示人皆平等,男女本来是同样看待的。从此以后,美国妇女选举的要求日见成效。合众国承认妇女参政的《宪法》修正案于一九一九年完全通过于联邦上下两院,并于一九二〇年得到各州四分之三以上的批准。《宪法》改正的结果,满二十一岁以上的美国妇女约二千五百万人都获得选举权利。将来各州女子在参政方面很可以得到胜利,因为她们在过去的运动中,实有百折不回之志!
本来在十九世纪前半期,欧洲各国妇女教育全无头绪的时候,而美国的女子中学教育已经斐然可观,所以美国妇女得到平等的教育最早,她们运动的进行比任何国都顺利些。但是美国高等妇女虽因受教育,能在社会上活动,尤其因为她们尽力于帝国主义的战争以赞助屠杀各国农工平民的功绩,得着了些解放和参政的权利,然而美国的平民妇女,却仍归于重重压迫之下,——譬如历次大罢工,美国资本家总是造谣说某某女士与罢工首领发生暧昧关系,这些牺牲女工名誉以破坏罢工的手段,在美国简直通行极了;总之利用男女关系的不平等以压迫男女劳动者,是美国社会中极常见的,及其他压迫侮辱女性的地方,说不胜说。劳动妇女现在已经知道参政权或是选举权,实际上并不能解放她们,所以她们已努力参加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以求推翻美帝国主义——现时世界的统治者,——彻底的妇女解放才能实现。


D 德国及北欧的妇女运动——女性派之母性保护运动
欧美妇女运动中可说有两派:一就是美国女权运动家安东尼(Susan B.Anthony)主张以参政为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一是瑞典的爱伦凯以母性保护为最后目的。两派的主张对于世界妇女运动都有很大的影响,受参政派影响较重的便是英美两国女子参政运动的发达来说明,受母性派影响较重的便是德国及北欧妇女运动。
德国妇女解放最早的团体,成立于一八六五年,名普通妇女同盟(Allgemeiner Deutscher Frauenverein)。这同盟的历史可说是德国妇女运动发达的历史,所以要讲到德国的妇女运动,不能不将同盟的纲要大略一讲。
普通妇女同盟的会纲发布于一九〇五年,那会纲的大要是:妇女运动所取的目的和任务与各政治及宗教团体无涉。且各阶级各党派的妇女都可一律执行。她们运动目的:(一)在教育方面要求女子中等学校必须与男子中等学校相等,无论女子学校或男子学校也必须顾到女子的利益,及女子享受高等知识的权利,并应许可妇女入各大学及专门学校。(二)在经济一方面要求妇女工作必须同工同酬。年幼女子应由父母或社会负责就她们各人的所好学习,因扩张妇女教育以推广妇女的职业,增高妇女的工作能力,并且要求劳动妇女的法律保护及许多职业场所对妇女开放。(三)在结婚及家庭方面,她们要求改造结婚法,无论一人或在家庭间责任与权利必须男女相等,亲权尤当,双方一律。又关于私生儿的权利,主张对于私生儿及母亲须由其父负担责任。(四)在社会方面,要求妇女在国家公共事业上的解放,妇女得在社会上负责任,除去一切对于妇女限制,并保护一切女子的权利。以上不过当时妇女运动的大要,这种妇女运动的纲要,比较的受了一些社会主义的影响。可是德国与北欧的妇女运动,实际上却偏重在母性保护。这是因为这些国内当时的社会主义派力量较大,所以资产阶级的妇女运动便竭力避开政治的斗争,以免劳动妇女趁机抬起头来。最初德国的婚姻制,限制非常严格,私生子等弊病因此就成了社会上严重的问题,后来经过勃莱夫人等母性保护论提倡新道德运动之后,(一九〇五年勃莱夫人等的母性保护同盟成立以后,母性保护的理想逐渐成了有系统的组织,主眼全是照爱伦凯及勃劳两人所倡导的主张,重要意义即在于改造两性道德及保护母性)不久变在社会上发生了影响。瑞典挪威的法律,遂逐渐变更,允许夫妇可以两愿离婚,并且对于私生儿的保护也渐见实行,至于这些国家里对于女子教育及职业上的改革,也随着资本主义而发展,自一八七三年起,瑞典瑞士汉堡等大学,相继开放女禁,这是妇女教育运动中成效的第一步。
在一八五〇年前后的时候,德国有阿多女士(Luise Otto)密脱女士(August Schmidt)等开始力争妇女的经济解放。到一八六六年柏林设立雷脱会社(Lettee-Virein)设立此社的意义,本不在妇女主义,不过在这社内养成各种女工出来,如刷印订书之类。社长雷脱氏更设想许多适于妇女的新职业,——如看护,绘画,化学品,用具制造,雕刻等工作——以教女工。福罗培尔又提倡设立幼稚园,以备新职业的发展。德国工业逐渐兴盛,男子的乡间工作移至都城。同时女子在职业上电话电报等机关上也占到相当的工作,因此保护妇女的法律也就渐渐引起社会的注意。
可是德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本来便是非常之延长困顿的,一八四八年革命的失败,使德国资产阶级发展,走上极窘迫而急遽的道路,——在君主立宪政体之下进行。因此德国妇女运动的中心也和一般资产阶级一样,不能直接在政治上发展,而只能在妇女的本身问题上作零碎的解决。妇女运动的纲要,始终也要等无产阶级的妇女运动来继续进行。德国妇女劳动运动的领袖多社会主义者,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为社会主义流血的卢森堡女士。她们所要求的改革不限于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律范围之内,即使做立法运动,也是要求不拥护资本主义而保护女子的法律。那时也有劳动妇女团体,如“德国劳动妇女协会”,竭力要求八时间工作制和职业裁判权的扩充到妇女;要求女工义务补习学校的设立;女子得被选入工厂委员会,为工厂监察人;社会或工厂应为劳动的妇女的小孩设立育儿所等等。这种劳动妇女的运动,在一九一八年德国革命之后,已经处于一般的妇女运动的领袖地位。那母性主义的妇女运动纲要在资产阶级政府之下,始终不能实现,——除非是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劳动妇女运动能赞助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府而求得大多数平民妇女的解放。
一九一八年德国革命,只是德国资产阶级的结局,妇女的参政权,虽然在这个时候得到,资产阶级的妇女就此终了,一般劳动妇女仍是处于压迫之下,——因为甘心做资产阶级工具的社会民主党背叛了革命,杀戮了卢森堡女士。至于其他各国,如挪威(一九一三)瑞典(一九一五)等,大都是在欧战前后,受世界革命潮流的逼迫,资产阶级的社会才都承认妇女的参政权。这也和他们在这一时期所行的社会改良政策一样,也不过藉此缓和革命,以保政权,并不能彻底解放妇女。




E 俄国妇女运动——无产阶级革命与妇女
俄国在帝国时代,无产阶级及一切妇女,都与各帝国主义的国家里一样地被压迫,处于不平等的地位。在一八四〇年妇女参政的要求曾有几次,但无结果。俄国简直可以说没有单独的妇女运动。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与其实现的奋斗,以及别的种种企图,创立民主国家的运动,都是由于男女革命家共同从事的。俄国资产阶级自己没有力量革命,所以也没有力量解放自己阶级的妇女,可以说俄国资产阶级革命是无产阶级完成的,所以俄国资产阶级的妇女实际上还是无产阶级革命解放她们的,无产阶级革命正在酝酿的时候,(一九一七年春)布尔什维克党执行委员会,就决定发行一种对于劳动妇女宣传主义的杂志名《劳动妇女》,后来《劳动妇女》的编辑部,为反对流血的世界大战,在那年六月召集一国际会议,发表宣言劝世界男女工人一致团结,反对战争。这事足以给资产阶级的克伦斯基政府以有力的打击。因此在工人力争苏维埃政权而奋斗最剧烈的时候,已经获得有阶级的妇女之赞助。
自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成功,工人获得政权即赋给妇女以各种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的权利,为世界开辟一个新纪元,消灭千年来不平等的关系,自苏维埃共和国的宪法宣布后,俄国女子在事实上不仅与男子享有同样选举权及被选举权,并且在行政界上很有些居极重要的位置,一切生活,经济与社会各方面,妇女与男子有同等机会。
十月革命开始的时候共产党一扫对于男女关系的旧社会,竭力推崇能为革命尽力的妇女,使她们担任国家的事务。苏维埃政府初成立,柯伦泰女士即被选为人民委员。一般有觉悟的妇女大半都愿试做新政府制度的建设工作。然而大部分的妇女受资产阶级的谣言政策之影响,还不了解苏维埃政府的制度,以为“共产党人是破坏秩序的,扰乱治安的,主张妇女国有儿童国有的。”因此对于苏维埃政府很抱恐怖而反对。但是后来妇女群众逐渐于事实上知道,无产阶级革命,却已解放她们,大半都积极起来。不但明白了以前的恐惧完全是上了资本家谣言政策的当,并且知道自动的组织起来,辅助苏维埃政府的工作,劳动立法,工会及农村协社,妇女教育等的事业。共产党少数女党员发起召集一全国劳动妇女会议,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于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在莫斯科开会。到会代表数达千人以上。由此大会以后组织各种对于妇女宣传的委员会,并在城乡设立一种特别的机关(共产党各级党部里的妇女委员会),定期召集劳动妇女的代表会议,使劳动妇女得与共产党接近。在开会时各代表都有机会去了解目前政治上的事情,更因集会之故,便有机会送派到各机关,(工会,苏维埃,学校等)去实地从事工作,尤以关于妇女解放方面的事务为多,如妇女教育,公共食堂,母性保护等事。她们除赴会以外,并且加入各种行政机关去活动,如劳工保险等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Improvement of Labour Insurace),母性保护委员会(Committeefor the Motherhood Welfare),苏维埃各机关的审查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Inspection of Soviet Institutions)等。她们更可以研究实际上政府组织的方法与制度,因此她们还可以被派到其他各机关去实习(不限于与妇女问题有关的)。共产党对于妇女的种种设施,已经能大大发展共产党的势力。到了一九一九年秋,共产党将劳动妇女委员会改组为特立的一部,现在俄国共产党各处的地方委员会,以至于中央委员会中,都设有此种妇女部。妇女部的职务,不仅登录妇女入党的名数,并且努力开导她们,使她们参加造成共产主义社会的建设事业,实际上的工作,和妇女委员会是相同的,不过更加郑重罢了。中央妇女部曾向共产党与苏维埃提出种种解放妇女保护女性等实际上的计划和建议。
妇女部对于妇女有利益的重要提议,有如废除堕胎罪的法律组织废娼特别委员会和两种保护母性与儿童的特别委员会。其中最重要的即妇女部所提出的,在法律上规定女工有到苏维埃各机关去实习两月之权利,以增进她们服务社会的能力。以上诸案在几年前已通过并且已实行了。
共产党对于妇女经过二年半的宣传和训练,一般妇女已得了解共产主义的意义,共产党不但使她们到各种苏维埃机关里去服务,并且教育他们成为无产阶级国家实行共产主义之觉悟的有力赞助者。现在俄国妇女女工除行政机关及一切公共机关如食堂,医院,儿童院外,还能担任最重要的军队工作。这是世界各国所未有的事。
十月革命后,反革命者节节进攻,至革命濒于危境,将要失败的时候。妇女就出而为国家作战。在革命的战争中妇女的出力很多,在一九一九年当白党进攻顿河(Don Bosin)与卢甘斯克(Lugansk)的时候,邓尼金(Tenikin)攻图拉(Tula)窥彼得格勒(Petergrad),妇女就和男子同赴前线,以冀扫清敌人的势力,军中的妇女部队都能誓以最后一滴血保卫各城的安全。当邓尼金攻下图拉后剧烈地进攻莫斯科的时候,劳动妇女群众都参加守城工作,当时有一女士高呼“敌人只能踏在我们的死尸上面进来”的口号,引导群众上前线去。当男子组成红军的时候,妇女亦组织看护队追随红军之后,以鼓舞勇敢的战士,使其努力作战。
一九一八年当红卫军改编为正式的红军,那时政府才发令招募男女壮士同赴前线从军,这是政府妇女从军计划的第一声。在这个妇女初次从军的时候,信仰共产主义的妇女就组织了共产主义的妇女团体,专以在军中宣传主义与从事政治之工作为目的。因此我们知道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一般善战而肯牺牲的妇女实有很大的功劳。
苏维埃的妇女尤其是无产阶级的妇女,在新定政治,职业,经济,教育,婚姻等问题,都已经完全脱离从前所有一切痛苦。我们更要知道,如果当时妇女不赞助共产主义的革命,决不能达到完全解放的目的。但实际上没有妇女的援助,于劳农国家的确立和发展,亦很不利。她们已觉悟运动是革命的,妇女的解放,全赖被压迫的劳工解放,所以她们的成功,比世界各国妇女运动都伟大。
欧洲各国妇女运动的发展都随着革命势力而前进的,英美法德等的妇女运动虽经历过几次革命的机会,然而始终是片面的,单独的,不深入妇女群众的,——因为没有无产阶级的革命,——因此所得效果毕竟不能得到完全的解放。而所得的参政权,也不过是高级妇女能享受,至于其他下层妇女还是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
各国妇女的要求,虽然各以国内的情形而不同,但大部分如女子参政,保护母性,职业解放,经济独立,教育平等等的要求,是各国相同的,因此更进一层,妇女运动是有国际性的;只因为各国资产阶级都是互相斗争,所以资产阶级的妇女运动始终不能有国际性的联合。各国劳动妇女运动联合战线的事实,却在历史上已经发展,——就是三月八日的国际妇女节。在一九一〇年女社会主义者,第二次国际会议在丹麦京城开会,决定这三月八日为国际妇女纪念日,次年,德美两国妇女,即在该日举行群众的示威运动。在奥京维也纳有女工八万人参加,其标语为“妇女参政”“女工保护”等。此后三月八日遂成为各国妇女革命宣传与团结的日子。一九一四年至一八年的世界大战期中,各国女社会主义者务须想在这一天组织反对战争的示威运动,总是被警察严重的压迫而制止,只有挪威妇女在一九一五年做了一次大示威运动。一九一七年三月八日圣彼得堡女士游行示威要求面包与和平,此实为俄国革命的导火线。革命成功后,三月八日在俄国为劳动妇女拥护无产阶级的胜利与赞助苏维埃政府建造新社会的检阅日期。自一九二〇年共产国际妇女书记部成立以后,东西各国都承认三月八日国际妇女运动的日子。三月八日国际妇女日的意义,即是全世界劳动妇女警醒自己与集合自己的势力,以参加革命的日子。
照以上的历史看,更使我们明白妇女解放运动在事实上应该有国际联合的必要。这是现在社会情形和过去的历史告诉我们的,要脱离几千年来女子的屈服而得到完全的解放,决不能消极地从男子那里去哀求,而要积极地破坏现社会的经济组织,——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但是怎样才能破坏它?必须联合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运动与同仇同敌的被压迫民族向世界统治阶级进攻,才能达到圆满的妇女解放目的。

TOP

(四)中国妇女运动之过去与现在及其将来

(四)
中国妇女运动之过去与现在及其将来
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国家,一切都落后些,尤其是妇女运动。我国妇女运动开始于辛亥革命的时候;当一九一一年第一次革命起事,有些女子参加在内,并且组织女子北伐队和红十字团,在战地救护伤兵。后来临时政府成立,主张男女平等,保护国民利益的孙中山先生被举为临时总统,一般高级的女子向政府要求参政,教育平等,婚姻自由,废止蓄奴制和妻妾制等。并且广东临时省议会中,居然有几个女子被选为女议员,这是中国妇女得到些胜利的第一次,不幸广东政变把女议员资格取消了,女子参政会也被解散,北部的妇女参政运动也在无形中消沉下去。袁世凯等的北洋军阀战胜革命,代替清廷做帝国主义统治中国的代理人之后,妇女运动也就当然同受摧残。何况那时的妇女运动仅限于知识分子或女政客,并未有群众里的基础呢。
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的学潮中,女学生在学生运动中显露了些力量,与男学生共同奋斗,因此在中国一般人的心里,逐渐注意到妇女问题。所谓婚姻自由,妇女解放,男女同学等的论调,不断地在文学上表现出来。于是妇女运动在中国的思想上,惹起很大的影响。
自中国有几省采取省自治的制度后,一九二一年广东的省宪起草时,广东的女界领袖要求女子有参政权,于三月二十九日举行一次大示威运动,约有五六百人参加游行,并到省议会前请愿。她们虽然不能得到投票权但她们却得到了参与市政的权利。在这一年秋季湖南省宪成立时,王昌国女士竟被选为省议员,其他被选为省议员者,亦有十数人,浙江和四川两省的新省宪,也确定了女子有投票权,这是五四运动影响到妇女运动的第二时期。
一九二二年夏季北京国立法政专门学校和北京高等师范的女学生相继发起了一个女子参政协进会和一个女子运动同盟会,不到数月这两个团体的分会已在直隶、山东、江苏、江西、浙江、湖北、湖南、四川、广东满洲等处成立,这些团体的目的,却与英美德诸国所提倡的女子参政保护母性等是一样的,不过参政派的意见,谓政治问题为解决一切问题的枢纽,故女权运动,只须着重于参政一点;而女权派承认参政运动的重要之外,还要注意财产职业婚姻教育等诸问题。她们组织团体之后的工作,在上海方面值得我们注意的就是(一)曾要求北京清华学校考送女子出洋;(二)致书总邮务司招考女生;(三)代丝厂女工呼吁,(致书丝绸公所要求三条件,1. 每日工作时间不得超过八小时,2. 十四岁以下的幼童男女不得工作,3. 每星期须有一日休息)
除以上中国知识分子妇女所组织团体之外,还有基督教的妇女团体的活动。如基督教女青年会中英美妇女会,妇女节制会等,她们过去的工作也有设立孤儿院,取缔童工制并宣传育婴卫生节俭及禁止无益嗜好如烟酒牌赌等。基督教初入中国时,曾经提倡放足,反对祀祖溺女的宗法风俗,仿佛是进步的运动,但是自从新文化运动发生,教会的宣传,便一转而宣传贤母良妻主义,小家庭主义,竭力防止中国妇女的进步和革命思想,反与孔教合并,压迫妇女,同时他们还继续做慈善运动与道德运动,想以此结欢于中国社会,而掩护其反对民族解放运动之实,她们的帝国主义宣传,往往能以勾结中国统治阶级,助长守旧派压迫妇女自由的力量。
以上的妇女运动之外,从一九二二年依赖,向来所不注意的劳动妇女渐渐也参加社会生活而开始群众的妇女运动。因而国际资本主义的发展,把数千年农业生产的中国日渐月累的工业化;他们在中国设立工厂,把成千成万的家庭中的妇女集合到工厂里去做苦工,中国的资产阶级也逐渐发展起来。女工因为受了中外资本家的压迫自然要起来奋斗,她们开始参加罢工运动,还在一九二一年(?)的浦东英美烟厂的罢工,随后全国工人运动的高潮里便不断地有女工参加,于是中国劳动妇女运动从此开端了。
在最近几年中国国民革命运动,一天高似一天,因此从国民革命的高潮中产生一种革命的妇女运动,一九二四年当曹(锟)吴(佩孚)失败,孙中山先生悲伤,主张召集国民会议的时候,几年来很消沉的妇女运动突然又爆发在这促成国民会议的运动之中。由上海发起组织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参加这团体的学生女工教会妇女等数百人。不久各地相继成立,如北京、天津、保定、河南、湖北、青岛、浙江等处都有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的组织,并且各地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各派代表到北京参加国民会议的促成全国大会。那是可以说全国的革命妇女都已集中于消除祸国军阀、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口号之下。各地女代表一方面固然以促成国民会议的使命在北京组织全国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参加国民会议运动的战线,要求平民妇女的参加国民会议。同时别方面各地女界国民会议促进会代表的意见为谋永久的利益计,以为应由各地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中又产生永久的妇女团体,于是各地先后预备组织,于是一九二五年三月全国各界妇女联合会便成立于北京。从此之后中国的妇女运动便开了一个新时期。
以前的中国妇女运动大半是孤立的,偏见的,缺乏战斗力而且没有群众的。不过有一种贵族的教诲的以上层阶级少数妇女利益为目的而活动的;所以这种妇女运动简直没有与一般妇女群众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到了一九二四年所产生的革命的妇女运动确已参与到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的队伍与社会发生了密切关系,并且有劳动平民的妇女参加。这要算是中国妇女运动的进步了。
当初中山先生北上的目的本是实现民众的政权,但是段祺瑞对于中山先生的主张阳奉阴违,以外崇国信,谄媚于帝国主义之前,以善后会议拉拢各派军阀,以遥遥无期的国民代表会议欺骗国民,结果恢复最恶劣的安福政府。既以处处牵制接近民众的国民军,阴谋驱使杨钊、陈炯明等破坏广州革命政府,又放任奉系军阀的势力发展,以致演变成后来种种祸国殃民及空前未有之五卅惨案。中山先生竟于一九二五年三月二十日逝世,民众既失去了最能保护人民利益的革命领袖,又增加了妨碍人民的卖国的安福政府。于是资本帝国主义又得了一个意外的工具,日本帝国主义,趁此便向中国民众进攻,各地民众运动,惨杀工人。五卅屠杀的起因,实基于此。于是全国男女学生男女工人共起反对,沪汉粤津的大惨剧,全国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的大运动里,各地的女学生及革命的妇女团体,都投身到民众示威运动,参加革命中的种种工作。这时候,上海有几个女学生也与男学生同时入狱;她们在上海外国政府的监狱里,还是不屈地口里唱着“打倒帝国主义,废除不平等条约,收回租界”等等的口号。在五卅后各地革命的妇女组织宣传队,到工人群众里演讲,帮助女工,训练女工,替她们组织纠察队,演讲;另一方面为工人募捐。投身于女工群众的革命妇女,每日自晨五六点钟起直到晚间九十点钟还在那里服务。单就上海这一隅而论,五卅后两三星期中积劳成疾者已达数十人,但其中没有一个人,怠工偷懒的。因此向来无知识的女工也知道应该以坚持罢工的手段来反抗帝国主义和军阀。她们自己都渐渐地能组织罢工,做工会中之女工领袖,后来都成为工会运动中的中坚人物。从此国民革命中有了劳动妇女运动的生力军了。
五卅运动中最能牺牲最能坚持的,还以工人为首。上海的罢工坚持到了三四月之久,工人每日只得很少的辅助,女工家务的累,尤其来得重,往往有典衣饰度日的,然而,如果不是总商会故意停止维持费,奉系军阀以强暴方法压迫,工人虽然饥寒交迫,至少还可以坚持半年几个月。——因为我们在一般的观察和亲身的谈话中,知道五卅运动中,不但是男工,就是一般女工也明白上海工人的奋斗,不但是为本身争刻不容缓的利益,并且担负着中国一般平民自由解放的重任。随后,上海罢工虽因摧残而终止,然而各地的工人,尤其是广东,其次是天津,仍在继续组织自己不断地斗争,这些地方的女工也都参加。各地的反奉反日的示威运动中,女工总有很多地参加,并且还能演讲“劝商人觉悟,援助工人,全国一致团结起来,启封工会”等。在这种事实里,已表明她们有伟大的力量,贡献到国民革命了。
五卅运动因卖国军阀与帝国主义的勾结,以致到现在还没有结果,这是全国人民所痛心的一椿事!但全国学生农民工人妇女的群众决心决不因此而消极,还是抱了积极的宗旨继续与帝国主义和军阀奋斗。单就妇女运动而说,五卅之后也格外发达起来,一般妇女参加国民革命战线的,也越发多起来。这是因为得了五卅惨案的教训:(一)中国一部分女子已经觉悟以后必须参与政治运动。(二)尤其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妇女,已经认清了谁是敌人谁是朋友,知道要反抗强有力的世界资产阶级,必须自己的团结,联合各国的工人。(三)妇女运动不是孤立的,而且应当参加民族解放运动;妇女运动只有参加于总的国民革命运动之中,才能得到尽量的发展。(四)妇女自身的组织,必须更加切实,更加民众化。
兹将一年以来所组织的妇女团体及其工作列表如下。
  组织时期
  
  名称
  
  地点
  
  会员
  
  出版物
  
  实际运动
  
  分会及其地点
  
  1924
  
  妇女解放协会
  
  广州
  
  一千以上
  
  光明
  
  参加国民革命运动,劳动妇女运动及农妇运动
  
  海丰(20余人),顺德(50余人),韶关(200余人)梅县(200余人)琼崖(70余人)尚有惠州等处分会约有十四五个
  
  1925
  
  女界联合会
  
  福建厦门
  
  未详
  
  

  
  女权运动
  
  未详
  
  1924
  
  妇女联合会
  
  广西梧州
  
  数百人
  
  

  
  参加妇女运动
  参加国民革命运动
  
  未详
  
  1925
  
  各界妇女联合会
  
  上海
  
  五百以上
  
  中国妇女旬刊
  
  参加民族解放运动,劳动妇女运功及女学生运动
  
  南市分会已成立,其它尚在筹备期间
  
  1925.11
  
  妇女运动演讲会
  
  上海
  
  无定
  
  

  
  每月召集一次目的为使女学生研究女权问题
  
  

  
  1925
  
  湖北妇女协会
  
  湖北宜昌
  
  八百以上
  
  湖北妇女月刊
  
  女工运动
  
  

  
  1925.12
  
  广西女权运动同盟
  
  广西
  
  未详
  
  未详
  
  十二月十日举行示威到民政办请愿三条件
  1.
要求中国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应有女代表参加
  2.
凡男子中学须收容女学生
  3.
要求津贴妇女运动经费
  
  

  
  192325
  
  北京各界妇女联合会
  全国各界妇女两盒会
  
  北京
  
  

  
  

  
  参加民族解放运动
  指挥各地妇女运动
  
  

  
  1926.11
  
  女界联合会
  
  河南
  
  一百余人
  
  
  
  办工读学校
  
  

  
  1925(未详)
  
  女界联合会
  
  湖南衡阳
  
  三百余人
  
  妇女先锋(总会)
  湖南妇女(分会)
  
  女权解放运动
  
  分会已成立衡阳常德两处其他尚在进行中
  
  1925
  
  青年妇女学术社
  
  湖南
  
  二百以上
  
  青年妇女
  
  反对反动教育
  研究学术
  
  

  
  1926
  
  安庆妇女联合会
  
  安庆
  
  未详
  
  

  
  

  
  

  
  1926.7.8
  
  各界妇女联合会
  
  浙江宁波
  
  一百以上
  
  未详
  
  

  
  

  
  1926
  
  各界妇女联合会
  
  天津
  
  二百以上
  
  

  
  

  
  

  
  1926
  
  女青年社
  
  江西
  
  未详
  
  

  
  

  
  

  
  1925
  
  妇女协会
  
  唐山
  
  

  
  唐山妇女
  
  参加一切妇女解放运动
  
  

  
  1925
  
  女界联合会
  
  青岛
  
  七八十人
  
  

  
  女工运动
  
  

  
  1925
  
  妇女学术选举会
  
  山东
  
  一百以上
  
  

  
  学生运动
  
  

  
  1925
  
  女权运动大同盟
  
  山东
  
  未详
  
  

  
  妇女解放运动
  
  

  
  1924
  
  青岛电话局女子进修会
  
  青岛
  
  五十以上
  
  

  
  女工运动
  
  

  
  1925
  
  妇女运动社
  
  南通
  
  数十人
  
  

  
  反对旧礼教
  
  

  
  1926.5
  
  女界联合会
  
  南京
  
  数十人
  
  

  
  

  
  

  
  1926.6
  
  妇女联合会
  
  苏州
  
  

  
  

  
  在筹备期间
  
  

  
  1926.5
  
  女界联合会
  
  吴江
  
  

  
  

  
  在筹备期间
  
  

  
  1926.5
  
  女界联合会
  
  温州
  
  一百左右
  
  

  
  

  
  

  

一九二四至一九二六年中新组织妇女团体


表中的妇女团体已有二十六,除二十六团体之外还有许多分会,因此,我们知道中国妇女团体的增加实是妇女有结合的表现,她们的经济力量,万分艰难确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然而在这艰难之中,她们还能做许多实际的工作,不可不算她们是努力而奋斗的。参加以上运动的大概不外青年的女学生和女工,她们的组织渐渐地群众化,她们的工作也和以前的女权派参政派不相同,不仅仅是请愿和宴客,也不仅仅是理论,偏于女性主义的高论,因为她们已经觉悟,不但要以妇女的资格谋求自身解放,而且要以国民的资格谋求被压迫国民全体的解放。
可是我们应当知道,在目前的中国妇女运动,虽是比较得算是激进的,乐观的。但是一般妇女还是很消极,很隔膜,尤其是知识分子的妇女,其所以消极而隔膜的原因。
(一)
大多数妇女与社会不接近。
(二)
陷于宗法社会教育或教会教育的很多。
(三)
知识分子妇女之个人主义和心理太浓厚。
(四)
环境的压迫非常严重。
(五)
过去妇女运动的差误以致失信于一般知识妇女。
(六)
妇女依赖性太重。
实地去做妇女运动的人,往往因以上几点原因感觉得不易进行,虽然知道运动要深入妇女群众才有效果,然而一般妇女因环境的压迫及旧礼教的束缚,不愿接受妇女运动的敬礼。当然中国妇女之中,有一小部分,简直是买办阶级或士绅阶级的心理,非常之恐惧革命的运动,我们可以不必说她。还有许多女学生,以知识为嫁丈夫的新式嫁妆,只打算将来的个人幸福,因此只知道读死书,甚至于报和杂志都不愿看。但其中亦有许多觉悟的女学生不愿像一般无聊的人一样。她们想组织团体——学生会——或购订书报,但是学校当局以为这种学生是不好的,是过激的,常常监视她们,压迫她们,即使这种学校里偶然组织了学生会,也不过一个形式上团体。因此,较觉悟的学生也因受学校当局的压迫和四周消极堕落的空气所包围而不能有所动作。
妇女运动之中必须要有先进的分子做中坚,渐渐地引导一般小商人市民以至于农村的妇女群众,进行一般的解放运动。如今多数知识分子的青年妇女,尚且如此,有这种消极的现象,使得妇女运动,还不能有广大的发展,只有劳动妇女,随着工人农民运动而发展罢了。其次,在文化落后的中国,妇女中实在不容易找出几个能计划能活动的人才,尤其是缺乏政治知识的人才,于是办事上计划上不免有许多缺乏和差误,以致不能迅速地引起一般妇女群众来注意。
中国妇女运动是很困难,虽然我们必须有坚强的意志从困难中找出生活。第一,我们应时时刻刻分析客观环境的情形,第二,我们应当努力组织训练,如何能依照客观情形决定我们运动的方略和目标,继续不断地进行下去,达到最后的目的。

TOP

(五)中国妇女之状况与国民革命

(五)
中国妇女之状况与国民革命
A 宗法社会下之妇女
中国几千年来人民的生活建设在农业经济的上面,政治是封建的政治,伦理是宗法的伦理。在这种情形之下,极大多数的人民自然是处于被压迫的地位,受不平等的待遇,强者智者富者的士绅阶级可以行施威权欺凌,弱者愚者贫者的贫民阶级便是生成的鱼肉,敢怒而不敢抗。加以自十九世纪以来,世界资本帝国主义的势力扩张到中国,以经济政治文化的压迫,迫使中国成为半殖民地的国家,中国人民屡次的反抗,都归失败。虽然经过辛亥革命把专制政权推翻一变而为共和,然而十四年以来还是封建军阀把持政权,年年互相战争,祸国殃民,这些军阀士绅做帝国主义的工具,正在努力遏制摧毁一切种种的反帝国主义势力和革命运动,妇女的解放运动当然也在其内。中国的妇女也呻吟于这宗法社会和资本主义相糅杂,军阀统治和帝国主义相混合的社会制度之下,受重重叠叠的痛苦,压迫,剥削,束缚。
中国妇女自从家族制度成立,有了家庭的组织,便发生许多道德上法律上习惯上的不平等待遇,从前的儒教圣贤,如孔子孟子,无不极力提倡对于女子的压迫和束缚,轻视女子,侮辱女子,《易经》上明明说“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论语》上说“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当时的宗法社会的经济是如此,——必须束缚女子于家庭奴隶的地位,绝对的尊崇父权和夫权。几千年来订定了种种规则,压抑束缚,蔽塞聪明,使女子永无教育,永无能力,成为驯服的牛马和玩物。孟子说:“毋违夫子”,“以顺为正”,简直看了女子没有人格。宋代的儒者又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些看轻女子的话,影响直到现在,社会中一般守旧顽固的人,还以此为借口,为束缚女子的工具,可怜还有许多女子自己愿意承认这这种条件呢!尤其是一般市侩式的普通妇女。唉!这算是儒教正人心维纲纪的丰功伟绩。据说道德是人类共守的规律,可是男女同是人类,而所守的规律,为什么不同?这样,我们知道所谓道德,不过是欺骗女子杀害女子唯一的利器。
我们再看一看中华民国的法律上,规定非男子不能有选举权。至于被选举权,更不必说了。在民法(总则之部)上,第二十六条限定妻之能力属于日常家事范围,而其他行为,一切都须得夫之允,否则一概皆可取消。其次,民律草案继承之部,规定男子对于父之遗产有继承权,女子则不能继承。这种法律,无非偏重男统。其他对婚姻制度,童养媳蓄妾制度等的习惯法和风俗,也无不是压迫女子的。
数千年以来女子的生活,就被有形的和无形的法律道德等所束缚,暗无天日。她在家庭中终生为父为夫为子的奴隶。


B 资本主义之下的妇女
至于第四阶级的劳动妇女,她们所受的痛苦更甚于普通一般的妇女。
上海是全国产业工人最发达的地方,知道了上海产业工人的状况,就可以明了各地状况是如何了。
一九二五年夏天,上海总工会所属的产业工人已达到二十一万的数目,加上还没有组织工会的工人,大概总在三十五万以上。这是因为上海的大生产发达所以需要这样多的“工钱劳动者”。这种大生产的特使是扩充了“劳动”的“赎买”与“出卖”的市场。因为大生产机关(工厂、机器、电力、马达)的发达,货物增加与成本低廉的缘故,把一切手工业家庭工业经济的社会拍碎,这是一般资本主义国家里的共同现象,中国受帝国主义的侵入和自帝国资本主义发生的影响,也就发生这种现象。一般家庭工业者,手工业者,以及因此而破产的农民都失望,她们加入到“劳动力出卖的市场”里去。而资产阶级为发展自己利益计,需要最低廉的“劳动力”,就是女子童工的劳动力。因为产业革命以来的生产事业中,工人不过做机器的附属品,动一动手,拨一拨机器就成了。用不到多大的劳动力,所以这种工作妇女孩子都能做得来。而且妇女和孩子是易受威胁,欺骗,忍得住侮辱,抵抗力薄弱。且妇女和孩子不要负担家庭责任的为多数。只不过顾到一个人的生活,所以索价就廉了。资产阶级何乐而不雇佣这些廉价的“劳动者”。一般穷苦妇女也因破产事业,被驱迫着到这“劳动力出卖市场”里走去,直到被雇佣而进厂工作。现在上海二十一万产业工人的调查,已经给我们知道女工差不多达到半数以上。
上海的大产业有纺织工业,缫丝、丝织工业,烟厂,针织工业,蛋厂,肥皂厂,印刷,铜铁机器厂,造船厂,海轮,铁路,自来水厂,电气厂,等的工业(其他手工业,女裁缝,家庭雇佣等还不算在内)。在这许多产业里面,前面七种产业都有妇女做工。而尤其以纺织工业,缫丝与丝织工业及针织工业(被厂、毛巾厂等厂)需用多量的妇女,因为这种轻便工业是适合于妇女的工作。在这许多产业中,女工约有十余万,其中以纺织缫丝女工为最多,次为烟厂蛋厂等。她们的生活非常之惨酷,每天工作时间大概要有十二个钟头以上,每天的工资平均起来最高七八角(少数的工头),最低的大多数不过一二角。她们做得少许不好一点或是晚到几分钟,或是和工头管工回几句,就要扣罚工钱,常常被工头打骂。如果生得好看点的女工,还要被男工头、巡捕、包探等强奸,有些不得已忍辱偷生卖了劳力还要牺牲皮肉,因为如果坚决拒绝,势必至于被他们设法开除,便没有饭吃。生得不好的女工,更容易被人欺侮。还有一椿黑幕,就是最高的工头要向以下的女工头借钱(不还的),而下层的女工头要向她们所指挥之下的女工借钱;如果不答允,做工头的人,就以别种名义告诉厂主,将她开除。这种情形,尤以某某烟草厂为最多。有些女工还要负担着家庭中的老年的父母翁姑的生活,她们每天的工资,往往不够开支一天的用费,所以她们还有做夜工的时候,很愿意地大家争得做,即使自己不愿意,翁姑丈夫的威权,也迫着她们去做。然而她们的精力有限,到了第二天免不了要疲倦,以致被打骂!女工娠孕生产的时候打扮不但没有医疗费,还要扣除工钱,有小孩的女工,不准在工作期间哺乳,母亲做十二小时工,小孩便得饿十二小时。有些工厂里甚至于限制工人大小便的次数,尤其是女工。有一工厂大小便时工人须领取“牌照”,而在三四千人的工厂里,这种牌照只有六块。工厂里,如纺织缫丝烟草等厂,空气都非常之坏,每年工人因此得肺病的总在百分之七十以上。生活程度(成本)日益增高,但没有听到哪个厂依着生活程度的增高而添加工资的!最可恨的,就是一般厂主利用女子没有抵抗力而格外加以侮辱剥削,男女工资大半是不平等。一般社会上还要对于女子分外的贱视,譬如“湖丝大姐”一名称,差不多成了暗娼的别名,家族亲戚之中看到上海厂里做工的女人,都是最下等的贱妇。因此,女工待遇改良的运动,简直不能得社会上丝毫的注意和同情。这些“上等社会”从五四以来也不知听了六七年多少方面的劝告,如戴季陶先生所主张的劝告主义,其实已经行了不少时候,始终只有女工自己起来奋斗表示自己的力量之后(五卅及以前的工厂烟厂等的罢工),现在才争得很小很小的改良,社会上面才开始略略注意她们。帝国主义的基督教还要到工人区域及乡村里去做所谓慈善事业,文化事业,欺罔女工农妇,做帝国主义的宣传,以新式的束缚妇女的思想来驯服他们所要的奴隶,帮助中国旧礼教的不及。
中国女子处在这种宗法社会与资本主义化的社会环境之下,所谓“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之下,过非人的生活:第一,多数的女子也同多数的男子一般,都为富豪所束缚,所压迫,所剥削;第二,女子为仰望以终身的丈夫翁姑所束缚;第三,女子在道德上及知识上,又受一般社会和家庭所束缚。这三种束缚已足以致女子的死命况且还要加上帝国资本主义的压迫和剥削,尽量压榨这些已经带着锁链的妇女劳动者的汗血!


C 中国妇女与国民革命
中国的妇女既然处于这种状况之下,她的责任,当然便以要求一般妇女之职业上教育上法律上政治上的平等和自由,要求劳动妇女生活待遇的改善为最低限度的政纲,为最近的目标。可是对于妇女的压迫,在现在的政治经济状况之下,已经不是纯粹的宗法社会的旧制度;中国一般民众的压迫着——帝国主义和中国的治者阶级,——才是维持这种制度的主要力量,所以妇女运动必需参加国民革命运动,就是要先脱离个帝国主义的政治经济压迫,然后能得到初步的妇女解放。因为必须国民革命的成功,然后政治上法律上才能得到改革的可能,教育上职业上才能实行大规模的新方针。劳动妇女的生活状况,才能因她们的阶级斗争而得到比较多的改善,况且全世界妇女运动的开始和成功,在事实上与各国革命运动都有很密切的关系。以上已经讲过法国妇女运动的开始是由“人权”“自由平等”呼声的影响,是法国大革命产物。英国妇女参政运动是由于“民权主义”运动的副产。美国妇女参政运动的发展由于革命运动中之奴隶解放运动的高涨。俄国妇女能得到完全的解放和平等,是由于十月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成功,就是说到中国妇女运动的第一声,也是出发于辛亥革命的时候,最近的发展,也是近年来国民革命运动的高涨的结果。过去的历史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了我们,妇女运动不是单纯的女权主义的运动,而是联合其他被压迫民众共谋解放的革命运动。
所以说现在中国妇女,必须以全力来促成国民革命实现,谋中国民族独立。然而要求国民革命能实现,必须使中国革命的女学生和大多数劳动妇女来参加反帝国主义和反军阀的,尽革命的义务,这才是有达到妇女解放的可能。因此只有中国国民革命的胜利能和世界各国被压迫民族以及无产阶级,合力奋斗,以彻底推翻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然后在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里,妇女才能渐渐地得到彻底的解放。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