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转贴] 冉大天王被扒皮

冉大天王被扒皮

戳穿网传“汉人救星冉闵杀胡事迹”的虚假浮夸之处,用史料还原真实的冉闵

冉闵(?-352年),十六国时期的魏郡内黄(今河南省内黄县)人,出生于兰陵郡(今山东省枣庄市和临沂市交界处),以勇猛著称。冉闵原本是五胡乱华时期的后赵君主石虎的养孙,后来发动政变取代后赵羯族政权,建立冉魏政权,公元350年至352年在位。公元350年,冉闵称帝,国号大魏,史称冉魏。公元352年,冉闵率部与鲜卑军队作战,突围不遂,为前燕皇帝慕容儁所擒,被斩于遏陉山,后被追谥为武悼天王。

  冉闵是十六国时期的一个历史人物,他建立了一个短命的政权魏(350-352),一般称为冉魏。公元349年,冉闵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颁布了所谓“杀胡令”,由此而被某些现代极端民族主义者不断吹捧拔高。目前在网上广为流传的关于冉闵的过高评价中,普遍存在诸如篡改史料和隐藏不利证据等问题。这样虚构出的所谓“汉人救星大英雄冉闵”与真实的历史人物冉闵有很大出入。本文从冉瞻、冉闵父子相关的史料的考证,杀胡令的考证,冉闵在胡、汉之间的摇摆,冉闵与东晋的关系,冉闵与同时代其他历史人物的比较,等五个方面对冉闵及杀胡令的历史进行全面的考证和分析。

  1、关于冉瞻、冉闵父子的考证

  网络流传的拔高冉闵的煽情文,将冉闵描述为“十一二岁亲人死尽后忍辱负重二十载,最终手刃仇敌,为所有亲人和天下汉人报国仇雪家恨”的英雄形象。这里涉及到史料中一处矛盾的记载。
  《资治通鉴》卷第九十六记载:“………惟游击将军石闵一军独全。闵名瞻,内黄人,本姓冉,赵主勒破陈午,获之,命虎养以为子。闵骁勇善战,多策略。虎爱之,比于诸孙。”按照这个说法,石闵就是石瞻。但是《资治通鉴》卷第九十四却记载:“(公元328年,刘曜)与虎战,大破之,斩石瞻。”
  如果公元328年石瞻就已经被匈奴人刘曜阵斩。那么公元338年“一军独全”的就不可能是同一个人。而且这里的记载也不合人之常情:如果石闵(冉闵)是石勒交给石虎抚养的孩子,而且石虎本人也喜爱这个孩子的话,那么合理的举动应当是把这个养子像亲生儿子一样养。没道理为了表示喜爱而把养子降一辈当孙子对待。《资治通鉴》成书于北宋时期,这个矛盾的记载很可能是年代久远、记录错乱造成的。成书于唐朝初年的《晋书》就没有这样矛盾的记载。
  《晋书 载记第七》记载:“闵字永曾,小字棘奴,季龙之养孙也。父瞻,字弘武,本姓冉,名良,魏郡内黄人也。………勒破陈午,获瞻,时年十二,命季龙子之。骁猛多力,攻战无前。历位左积射将军、西华侯。闵幼而果锐,季龙抚之如孙。………季龙之败于昌黎,闵军独全,由此功名大显。”
  这样我们可以归纳出事情的来龙去脉:被羯人皇帝石勒俘虏的是十二岁的冉良。石勒命其侄子石虎收冉良为义子,改其名为石瞻。石瞻成年后生下儿子石闵(也即冉闵),深得石虎喜爱,“抚之如孙”。
  一个仍然存在的问题是,石勒破陈午之事发生在公元310年,此时的石勒36岁,石虎只有15岁,让一个15岁的人给12岁的孩子作义父有些不合情理。深入的考证只好等以后了。
  网上有的文章说冉闵从来没有和汉人武装打过仗。但事实上,冉瞻、冉闵父子为后赵的胡人军队效力期间,都有过与东晋的汉人军队交手的记录,而且攻城拔地,颇有战功,没有手下留情的迹象。
  关于冉闵父子在后赵军中的攻战事略散见于各篇记载,兹整理如下:
  (324年)春正月,勒将兵都尉石瞻寇下邳,败晋将军刘长,遂寇兰陵,又败彭城内史刘续。(《晋书 载记第五》)
  (325年)夏四月,后赵将石瞻攻晋兖州刺史檀斌于邹山,杀之。(《资治通鉴 卷第九十三》)
  (326年)十二月,石瞻攻河南太守王瞻于邾,拔之。彭城内史刘续复据兰陵石城,石
  瞻攻拔之。(《资治通鉴 卷第九十三》)
  (328年)七月,中山公石虎帅众四万……进攻蒲阪。赵主刘曜……自将中外精锐水陆诸军以救蒲阪;虎惧,引退。曜追之。八月,刘曜军追石虎军及于高候,与虎战,大破之,斩石瞻。(《资治通鉴 卷第九十四 》)
  (338年)五、六月,季龙之败于昌黎,闵军独全,由此功名大显。(《晋书 载记第六》)
  (339年)八月,庾亮镇武昌,卒使毛宝、樊峻戍邾城。赵王虎恶之,以夔安为大都督,帅石鉴、石闵、李农、张貉、李菟等五将军、兵五万人寇荆、扬北鄙,二万骑攻邾城。毛宝求救于庾亮,亮以城固,不时遣兵。九月,石闵败晋兵于沔阴,杀将军蔡怀;夔安、李农陷沔南;朱保败晋兵于白石,杀郑豹等五将军;张貉陷邾城,死者六千人,毛宝、樊峻突围出走,赴江溺死。夔安进据胡亭,寇江夏;义阳将军黄冲、义阳太守郑进皆降于赵。安进围石城,竟陵太守李阳拒战,破之,斩首五千馀级,安乃退。遂掠汉东,拥七千馀户迁于幽、冀。(《资治通鉴 卷第九十六》,《晋书 载记第六》)
  (349年)定阳梁犊反,攻拔长安、洛阳,石虎讨之。此战散见记载于《晋书 载记第六》,称此战石闵有出色表现,“及败梁犊之后,威声弥振。胡夏宿将莫不惮之。”但具体经过又语焉不详。参考《资治通鉴 卷九十八》可将战役经过整理如下:349年春正月,定阳梁犊率凉州戍卒反,众十万,攻长安,又东出潼关。石虎以李农为大都督、行大将军事,统十万讨之。石闵以征虏将军随行出征。李农两战两败,退保成皋,梁犊军占洛阳,东掠荥阳、陈留诸郡。石虎大惧,以燕王斌为大都督,督中外诸军事,再讨之。石闵仍随行出征。战犊于荥阳,大破之,斩犊首而还。班师途中传来石虎病死的消息。于是石闵等会石遵于李城,说服石遵进邺城夺位。
  综合上面这些记载可以看出,冉瞻、冉闵父子两代人都是生长于胡人军中,未曾见有在石虎处受辱之记录,反倒是颇受胡人权贵的亲重,冉瞻还为了效力羯赵胡人政权而殒命,而冉闵(石闵)也多次击败代表汉人正朔的东晋军队,为石氏的胡人政权颇建功勋。看不出冉闵有多大的华夷之分和民族大义,也无从感觉到“忍辱负重”的意味。那么,冉闵为什么要颁行所谓的“杀胡令”呢?


  2、关于“杀胡令”的考证

  网络上流传的文章中,对杀胡令前后的描述通常是这样的:“公元350年正月,石闵宣布复姓冉闵,杀死羯赵皇帝石鉴及石虎诸孙,遂灭羯赵。其后冉闵即皇帝位,国号魏。为了巩固这个新生的汉人政权,冉闵颁布了杀胡令,驱逐胡人出中土。”
  网络上流传的有关“杀胡令”的文章其实故意把几个重要的历史事件的时间顺序颠倒了。

  《资治通鉴 卷九十八》和《资治通鉴 卷九十九》详细记载了“杀胡令”颁行直到冉魏政权建立前后的史实,兹将相关史料节略翻译如下:
  公元349 年,凶残无比的后赵皇帝羯人石虎死后,其诸子争位,以杀戮为常。作为石虎诸子之一的石遵对石闵(石虎的义孙,即冉闵)许愿,夺得皇位后封其为皇储。但是,等到石遵真的夺取后赵皇位之后却没有履行这个承诺,遂引起石闵怨恨。同时,石闵自恃功高,欲专朝政,这也引起石遵的猜忌。石遵联系石虎的另一个儿子石鉴和其他亲信密谋诛杀石闵(石虎的义孙,即冉闵)。石鉴却去向石闵告密。于是石闵反杀石遵,并在349年11月把石鉴扶上王位。此后两个月间,后赵官员中多次有人密谋杀石闵,石鉴也参与其事。最后一次也是规模相当大的一次,孙伏都带三千羯胡士兵挟持石鉴攻打石闵。石闵追杀三千羯兵,邺城内“横尸相枕,流血成渠”。石闵由此断定胡人不肯为他所用,这才颁行所谓的“杀胡令”,这是349年12月的事。在杀胡之后的一个月(350年正月),石闵去石姓,改姓李,并改国号卫,仍保留了石鉴的皇帝位,羯赵皇帝石虎的其他子孙也并没有杀掉。直到一个月后,石鉴再次密谋杀石闵。这次终被察觉。石闵(此时该叫李闵)这才废杀石鉴,同时杀掉石虎的三十八个孙子,尽灭石氏。此时,再也没有可以拥立的胡人傀儡了。李闵这才自称帝,改国号魏。又过了一个月,李闵才恢复自己祖父和父亲少年时的“冉”姓,也即为“冉闵”。
  这里有两点需要指出,第一,颁行“杀胡令”时,石闵(冉闵)的身份是“后赵大将军,武德王,石虎义孙”,由此可知,网上宣称冉闵杀胡是为了“维护新生的汉人政权”是不可能的。第二,颁行“杀胡令”时,冉闵“躬率赵人诛诸胡羯”,却唯独放过了邺城内的石鉴和石虎的其他子孙,并且,连石鉴的皇帝位都没有废去。这与网上所谓“冉闵对石虎家人怀有深仇大恨”的说法大为矛盾。试想,如果冉闵真的是在心底对羯赵皇帝石虎及其后人藏了二十年的血海深仇,那么在他颁行“杀胡令”后,第一要杀的就应当是石鉴和石虎的其他子孙。没道理拖到一个月后才杀掉,更不应该给胡人石鉴保留皇帝的位置。一个更可能的解释是,石闵(冉闵)颁行“杀胡令”只是在权利斗争中自保的手段。出于同样的理由,石闵(冉闵)保留了石鉴的皇帝位,其目的很可能是胁天子以令诸侯。但是后赵境内的其他诸王侯都不听他的调遣,于是石鉴对石闵就不再有用,这才被废杀。
  那么,杀胡令是否在客观上起到了保护汉人生存的作用呢?杀胡令本身针对的是“内外六夷”。也确有造成羯族灭族的记载。但是《晋书》和《资治通鉴》都记载了,杀胡令在北方大地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各地响应杀胡令所杀的人中多半是长了大鼻子大胡须的汉人。《晋书》记载“于时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半”。《资治通鉴》里也说“或高鼻多须滥死者半。”可见,杀胡令在杀死大量胡人的同时杀死了几乎相同数量的汉人。并不是有选择地只杀胡人,或者多杀胡人少杀汉人。因此,说它“起到了保护汉人的作用”未免牵强。

  网文中常被引的一段说明杀胡令效果的文字是:“青、雍、幽、荆州及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然后由此展开的论证,宣称“杀胡令间接杀了数百万胡人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并驱逐胡蛮数百万出中土,这必然根本上改变当时北方的胡汉人口比例。胡人见识了汉人血腥报复的可怕不得不向汉人寻求合作,汉人从事农耕,胡人则充军打仗云云。”
  但正史《晋书 载记第七 石季龙下》中的记载原文则是:“青、雍、幽、荆州徙户及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诸夏纷乱,无复农者。”
  在网上所有吹捧拔高冉闵的文章中,都没有“徙户”二字。这里的徙户可理解为“迁徙的编户”。按万绳楠整理的《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中的论述,当时的胡族统治者实行胡汉分治,对胡人实行单于制度,编以部落;对汉人则实行编户制度,将汉人以州郡为单位编入户籍。如《晋书 载记第十二 符洪》云:“季龙灭石生,洪说季龙宜徙关中豪杰及羌戎内实京师。季龙从之,以洪为龙骧将军、流人都督,处于枋头。”这里的“关中豪杰”是用地名称呼的编户汉人,“羌戎”则是胡人。
  又如《晋书 载记第七 石季龙下》中记载:“镇远王擢表雍、秦二州望族,自东徙已来,遂在戍役之例,既衣冠华胄,宜蒙优免,从之。”这里的“雍、秦二州望族”是用州郡编户的汉人中的世族。这样我们再考察《晋书 载记第七 石季龙下》中的原文。就可以判断“青、雍、幽、荆州徙户”是从四州迁移到冀并编户的汉人,“诸氐、羌、胡、蛮”则是胡人。就是说,《晋书》的原意是“从青、雍、幽、荆州徙于冀州的汉人和居住于冀州的诸氐、羌、胡、蛮等等胡人总共数百余万”。而网上所有拔高冉闵的文章都把徙户两字去掉,意思就变成了“散居于青、雍、幽、荆州的诸氐、羌、胡、蛮等等胡人总共数百余万”。如果我们厘清了这个史料,并考虑当时胡汉的人口比例,就可以知道这几百万人里还是汉人占了多半。于是,一幅乱世之中胡、汉各族黎民百姓流落四方、相互攻伐,生还者十之二三的人口大灭杀的悲凉惨景,就被篡改成了诸胡狼狈逃窜、汉人高歌猛进恢复河山的振奋场面。
  《晋书》中这段记载的结尾是:“诸夏纷乱,无复农者。”这说明,杀胡令在中原引起了极大的混乱,汉人再也不能安心种地的了。由此可见,冉闵颁行的所谓的杀胡令,其结果是不分民族的混乱的人口大灭杀。但是,网上拔高吹捧冉闵的文字中同样从不引用《晋书》这段记载的结尾。
  补充一点,胡、夏迁徙的原因是“赵法禁不行”,造成石虎当政时被大规模迁徙的各族人
  口纷纷“各还本土”,才有这样大的人口损失。照这样的说法,这种人口大灭杀与杀胡令更是没什么关系了。


  3、冉闵在胡汉之间的摇摆

  一些历史记载显示,在冉闵的根据地邺城(今河北临漳),“杀胡令”仅仅执行了不过半年多就废止了。此后,冉闵还一度走上“抚纳诸胡”的道路,目的是安抚、招徕境内的胡人,扩充自己的军事力量。
  《资治通鉴》卷九十八和卷九十九详细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公元350年11月,冉闵带十万大军攻打襄国(今河北邢台),任命自己的儿子太原王冉胤为大单于,“以降胡一千配为麾下”,光禄大夫韦謏上书劝谏,言词恳切,说胡兵不保险,将来难保不会出事,大单于这样的胡人的名号也应该去了才好。冉闵大怒,为了安抚他所招纳的那些胡人,竟然下令把直言进谏的韦謏肢解,同时被处死的还有韦謏的儿子。第二年的三月,冉闵打了大败仗,军队溃败。之前被冉闵招纳的胡人趁乱抓了他当大单于的儿子,然后去胡人皇帝那里邀功。冉闵为此颇为后悔,追赠韦謏大司徒。
  这个历史事件被所有颂扬冉闵的文章所忽略无视。它说明,最迟在公元350年11月,冉闵就废止了杀胡令并停止了驱逐胡人的行为,而冉闵重新招募胡人以充实自己军队的时间,肯定比废止杀胡令的时间更早。
  史学界的一个公认的观点是,公元350年前后的中原地区,胡人、汉人之间的民族矛盾是非常尖锐的。但是,冉闵是否真的基于这样的矛盾而高举民族大义的旗帜,则是一个很值得商榷的问题。冉闵在350年初,恢复自己的汉姓,改国号为魏,表现出一定的民族大义。但同时,这样的政策是摇摆不定的,冉闵同时还对汉人乞活军表现出猜疑的态度,杀李农一事尤其表现出这一点。
  以上史实表明,对于冉闵来说,从亲胡到杀胡,再到招纳重用胡人,都是权宜之计,最终目的是扩充实力,巩固自己的权势。民族大义在冉闵那里并不是被始终坚持的纲领,相比之下,祖逖的北伐,是主动地、有意识地以恢复华夏正统江山的民族大义为旗帜的。河西的张骏,也是这样的典型。历史上的冉闵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势和私利,而在胡人和汉人之间摇摆不定,这表明冉闵其实并不是现在网上许多文章所宣称的“汉人救星”“坚持民族大义的大英雄”。



  4、关于冉闵与东晋的关系

  首先需要澄清的一点是,公元四世纪中叶时的中国,晋室是公认的华夏正统。至少在当时诸夏汉人之中,“人心思晋”是普遍的心态。如,公元354年,桓温北伐,收复关中时,关中父老“持牛酒迎温于路者十八九,耆老感泣曰:‘不图今日复见官军!’”(《晋书 列传第六十八》)。又如当时河西的张骏,祖孙三代世守凉州四十多年,使河西成为中原大乱时汉人的避难之土,即使这样,张骏祖孙仍谨守臣节,不敢称帝(《晋书 列传第五十六》)。
  网上有的文章提到冉闵和东晋的关系时,认为是冉闵邀请东晋恢复中原,却被偏安江左无心北伐的晋廷拒绝,才不得已称帝的。这是把两件事情的先后顺序搞反了。冉闵先在350年闰正月称帝,后在同年三月遣使赴晋。云:“逆胡乱中原,今已诛之;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但事实上,早在杀胡令造成北方大乱的消息传到东晋的350年正月,晋军就已经在作北伐的军事准备了(《资治通鉴 卷九十八》)。这样的情况下,东晋朝廷对僭称帝号且国主为胡人养孙的冉魏政权自然会有所戒备,不对冉魏的来使有任何回应也是正常的。


  5、与同时代人物的比较

  客观地说,冉闵能够“悉散仓库以树私恩”,带兵打仗的能力“胡夏宿将皆惮”,确实也可算是人杰。况且,他在冉魏国内,确实也保护了一些汉人,这也算是功德一件。至于冉闵临死前说的那句名言,“天下大乱,尔夷狄禽兽之类犹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邪!”更是掷地有声。
  但是与十六国时期为了重建或复兴华夏而有所作为的其他历史人物相比,冉闵的功业其实并不出众。网上吹捧拔高冉闵的文章宣称“如果没有冉闵杀胡,诸胡在中原繁衍之后,必然会南下,再杀光南方汉人。则中华文明就会灭亡”种种。抓住侯景之乱作文章,完全不考虑生在这个时代的其他汉军将领如祖逖、谢玄、恒温、刘裕、陈庆之等人对诸胡作战时的辉煌战绩。毕竟历史不容假设,如果可以设想诸胡的大举南下,灭亡中华,那么反过来也可以设想祖逖、谢玄、恒温、刘裕、陈庆之等人的北伐成功,勒石燕然,乃至横扫西域,远征罗马等等。种种荒诞猜想,已不是历史研究的内容。

  还是让我们回到确凿的史料,看看与冉闵同时代的其他汉人英雄在做什么:
  祖逖,以北伐中原、恢复华夏正统为己任,率军渡江北上,收复淮北,使石勒的胡人大军不能南侵。中流击楫、闻鸡起舞的感人典故,中国人耳熟能详。
  刘琨,与祖逖一同闻鸡起舞的好友。一生以“立功河朔”为志,艰辛苦斗,在当时就有晋朝忠臣之名。
  谢玄,淝水之战率领北府兵打败了氐秦的大规模进攻,保卫了华夏正统。
  刘裕,率军大举北伐,收复黄河南岸大片故土,一度收复关中,刘裕北伐是东晋历次北伐中成果最大的一次,“气吞万里如虎”。
  这些人物,以言勇气毅力血性骁勇,都堪称一时英雄,有些人的功业远在冉闵之上。而且这些秉承华夏文化传统的武装力量都没有类似杀胡令的主张和行为。所以,单单把在胡人和汉人之间摇摆不定、制造了人口大灭杀的冉闵称为是“民族大英雄”,而且还拔高到“中华第一英雄,汉民族第一伟人”的位置,未免有失偏颇。希望大家在看到类似问题时,多一点思考和求证,少一些冲动和盲从。

TOP

论蝗汉造谣之水平

神仙是怎样炼成的?

  同学们好!这节课我们来看看如何点石成金,创造神话。
  网络时代是一个可以低成本造神的时代。由于在网上发言没有门坎限制,谁都可以发贴,而且绝大多数读贴的人也不可能去核实真伪,所以只要一个造神的贴子迎合了大众的某种情绪,成为大家宣泄这种情绪的突破口,那么就像决堤的黄河,后边马上就会有不可阻挡的洪流涛涛,至于那位神仙的原形有几成真假,反而变得不重要了。
  于是,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理,神话重复多次就成了百度百科。

  在网络创造的新神话中,被网上不少人誉为“汉民族救星”的冉闵,就是其中最成功的事例之一。下边我们就以这个实例,来看一位战神是怎样加工出来的。
  在2013年之前的百度百科的冉闵词条中,列举了冉闵在战场上的种种神迹:
  “公元350年,冉闵率军于凌水河畔大败鲜卑燕军二十万,擒斩燕军七万余人,斩首上将以上三十余名,焚烧粮台二十万斛,夺鲜卑北燕郡县大小二十八城,威震中原。后冉闵推翻羯赵,称帝建国,年号永兴,国号大魏,史称冉魏。挟胜利之势,突袭各路胡军。先后经历六场恶战。
  (1)首战以汉骑三千夜破匈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匈奴首三万;
  (2)再战以五千汉骑大破胡骑七万;
  (3)三战以汉军七万加四万乞活义军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
  (4)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
  (5)五战以汉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
  (6)六战又以步卒不足万人敌慕容鲜卑铁骑十四万,十战十捷!”
  哇噻,我相信同学们都看得心潮澎湃了吧,现在就来看看制造出这些神迹的原材料:
  首先,第一例神迹:“公元350年,冉闵率军于凌水河畔大败鲜卑燕军二十万,擒斩燕军七万余人,斩首上将以上三十余名,焚烧粮台二十万斛,夺鲜卑北燕郡县大小二十八城,”
  ——相关史料依据:没有。事实上,公元350年这一整年内,前燕忙着与后赵将领邓恒、王午等人交战,冉闵则忙于与后赵势力或表面上忠于后赵的势力石只、石琨、张贺度、段勤、刘国、靳豚等地方军阀交战。在这一年,冉闵与前燕有相同的敌人,接近于暂时的盟友,根本没发生过大的冲突。而且不但是这一年,之前和之后也没发生过这样的战伇。总之,这一战例的可靠性,与汉顺帝永建三年(公元129年),这个数字是由玄奘西行的起始时间上推五百年算出的),孙悟空大败十万天兵的花果山之役大致相等,充分说明了在造神运动中,“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无比正确性,实在是不折不扣的神迹!

  第二例神迹:“首战以汉骑三千夜破匈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匈奴首三万;”
  原料:由于后边的神迹都没有标明具体时间、地点,给老师我查找具体原材料带来不小的难度,只能尽量寻找那些最接近的史料(因为与史料完全吻合的神迹基本上找不到)。第二神迹最有可能的原料,应是发生在永和六年(350年)八月的苍亭之战,后赵将领张贺度、段勤、刘国、靳豚会于昌城,欲攻邺城,冉闵主动出击,大败联军,斩首二万八千,斩赵将靳豚。和上一例相比,这一例要可靠多了,证明造神如用兵,虚虚实实才是王道。只是晋书上此战中冉闵的参战兵力达二十万之众,远多于他的敌人。

  第三例神迹:“再战以五千汉骑大破胡骑七万”
  原料:可能是指发生永和六年(350年)正月邺城北郊会战,时间其实在第二神迹之前。后赵的石琨、张举、王朗组成联军七万(无证据证明这些军队都是胡骑,其实在后赵军队中步兵数量通常也多于骑兵)进攻邺城,冉闵亲率一千精骑(不是五千)作前锋突击,斩后赵军三千人。这是冉闵打得比较漂亮的一次击溃战,但在冉闵的身后,有李农所率的三万骑兵跟进。这一例举得非常实在,甚至还稍稍贬低了冉闵的成就。

  第四例神迹:“三战以汉军七万加四万乞活义军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
  原料:没有。已经连续有两则实在的例子,也该轮到一例虚的了。与冉闵对垒的联军,兵力从来就没有达到过三十余万,规模最大的一次发生在永和七年(351年)二月的襄国之战,反冉联军阵容包括姚襄部二万八千、前燕悦绾部三万和后赵的主力,合计兵力十余万。冉魏参战军队也有十余万,双方兵力数量大致相当,只是结果并非冉闵“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而是他自己让众胡联军打得全军覆没,只率十多名骑兵逃回邺城。

  第五例神迹:“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
  原料:可能冉闵指在襄国大败后,于邺城郊外击败后赵将领刘显。那一战役刘显有兵七万,损失达三万人(稍稍夸大了战果),但冉闵的军队数量无记载,恐怕不会只有万人,毕竟他曾有三十万大军,虽然在襄国损失了一大半。

  第六例神迹:“五战以汉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
  原料:没有。当时羌(姚弋仲、姚襄)和氐(蒲洪、苻健)从来就没有组成过联军,反而为争夺关中还大打出手过。如果说羌还出兵参与了襄国之战,氐可是从来没找过冉闵麻烦的。

  第七例神迹:“六战又以步卒不足万人敌慕容鲜卑铁骑十四万,十战十捷!”
  原料:这一例肯定是指冉闵败亡的廉台之战了,在这一事例中,那位造神前辈很巧妙的隐去了战役的最终结果(魏军战败,冉闵被擒),还创造了两个无法查考的数字:魏军不足万人与燕军铁骑十四万,这两个数字在任何史料中都是找不到的,也多少有点缺乏常识(虽然燕军数量肯定多于魏军),但在神话传说中则意义重大,成功塑造了一个虽败犹荣的光辉形像,非常值得有志于造神工作的后生们学习借鉴!

  现在我们来总结一下,冉天王七例神迹,有三例属于神马浮云级,四例有实际原料。但在有实际原料的四例中,又有三例进行了拔高夸大处理,只一例完全真实,甚至稍有抑制。总的注水率超过85%。以上事实教育我们:一个成功的神仙背后,就是一个游泳池!

  成功案例我们已经分析过了,相信同学们都有了自己的心得体会,多学习,多借鉴,你们都可能是下一个创造新神话的人。在此,让我们感到惋惜的是,与《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老先生不同,创造了冉神仙的那位神话小说家甘当无名英雄,使我们不能充分表答景仰之情,实为憾事!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同学们休息。

TOP

什么才叫“民族英雄”?爱国小将们暂时还没掰扯明白

  为南北朝历史中的一些疑点上网查资料,无意间搜到一些吹捧冉闵的网络奇文。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冉闵,他成“民族英雄”了!他,是忍辱负重的汉族志士,在羯赵政权下潜伏多年,最终掌握羯赵军权,为汉人杀光了羯寇。他,是不世出的军事奇才,总是以少胜多,大破各胡人联军;虽然最后败给鲜卑慕容部族的军队,功亏一篑,却使得胡人再不敢轻视汉人,最终选择了和汉人和解,和平共处。没有冉闵,汉族将被各胡族屠灭干净。冉闵,被后代史家忽略、污蔑的汉族大英雄大皇帝……冉闵,人民的救星,胡人的噩梦……不承认冉闵功绩的历史是伪史……连续读到这类奇文,我几乎要以为自己是那个擅长发明历史的棒子国的国民。
  近两千年后读到冉闵的故事,确实会激起很多同情、敬重、惋惜。西晋政权因为连年的王室内战,社会混乱,军力空虚,居于中国的各异族借机而起,烧杀抢掠,把中原大地几乎变成了鬼域。311年4月宁平之战,西晋最后的二十万主力军被石勒屠灭,中原从此除了极少数例外,几百年间不再有汉族军队,任由胡人铁骑横行。流亡江南的东晋政权更没有任何能力反击。这中间,突然在中原出现了一个汉族首领冉闵,把原来凶残至极的羯人几乎灭了个干净,还号召各处汉人杀灭胡人,恢复汉人国家。这不能不说,会使人眼前一亮。屠杀几十万羯人,虽然不能说很对,因为不可能所有羯人都对汉族犯下罪;但多少有些快慰。这些羯人算是为他们首领石勒家族的行为遭了报应。

  但我在《晋书》、《资治通鉴》等史书中读到的冉闵事迹却是这样的:冉闵是后赵石氏政权(羯族胡人所建)的重要军事将领,但冉闵虽是汉人,却被胡人养大,蒙后赵皇帝石虎的厚爱,赏了个石姓,做了羯胡皇帝石虎的干孙子。冉闵初次在史书中第一次被提到的事迹是后赵皇帝石虎与慕容鲜卑所部作战,其他军队都大败溃逃,惟有石虎的干孙子石闵(冉闵)的军队全身而退。后来历次战事中石闵(冉闵)表现也都非常突出,让石氏家族的其他将领都非常畏惧。“闵素骁勇,屡立战功,夷、夏宿将皆惮之。”石氏家族的军队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石闵能在他们中脱颖而出,可见其勇武。石虎死后,他的几个亲生儿子争做皇帝,其中一个以立石闵为太子,说动石闵帮助他夺位,但夺位后却没兑现承诺,立了自己儿子当太子,引发石闵(冉闵)怨恨。别的石氏家族成员一看有机可趁,也来煽动石闵。而后经一番宫廷文武斗,石闵索性杀光了所有羯赵皇室成员,篡权夺位,自己当皇帝,恢复了冉姓。汉人见出了汉人皇帝都来依附,而各种胡人却都非常恐惧,从都城中纷纷逃跑。冉闵见状,明白胡人肯定不归顺自己,同族汉人才向着自己,索性下令汉人一起动手,把所有见到的胡人(主要为羯族人,匈奴族当时估计早已被羯族杀得差不多了)都杀个干净。“闵躬帅赵人诛诸胡羯,无贵贱男女少长皆斩之,死者二十余万,尸诸城外,悉为野犬豺狼所食。其屯戍四方者,闵皆以书命赵人为将帅者诛之,或高鼻多须滥死者半。”
  很显然,历史上的冉闵(石闵)根本就不是什么忍辱负重复兴汉族的志士,而是羯赵王室内斗中的一派首领,觉得自己军功大就想当皇帝。石虎本也是石勒的干儿子,觉得自己在石氏家族中军功最大,就杀了石勒亲儿子自己当皇帝。冉闵不过是继承石氏家族的一贯风格。灭净胡人不过是当皇帝的手腕,既然胡人不服自己,迟早是后患,不如杀光。如果汉人不服自己,他一样会杀光。冉闵(石闵)诛灭几个汉族异己的手段表明他一是刚愎自用,二并不以为对方是汉人就如何。
  冉闵灭净羯族和匈奴族,统治的三年内也客观上保护了中原汉人的生存。但保护汉人的并不止冉闵。中原沦陷后,汉人逃亡有三个方向:南方东晋,西北凉国,东北慕容鲜卑。这三个政权,包括慕容鲜卑部族的燕政权,都保护过汉人,虽说这听起来让汉人脸上无光。慕容鲜卑杀起羯人也很不手软,没有冉闵,羯族也迟早被会鲜卑人杀光,莫非慕容鲜卑部族的君臣也是我们的民族英雄?冉闵也根本没有吓得胡人对汉人不敢再轻视,没有任何记载能证实这种说法。冉闵死后,慕容鲜卑和氐族的秦政权争霸,氐秦短暂统一又败亡,后来又是几十年大战,直到北方的慕容鲜卑等政权都被拓拔鲜卑击败,而南方的东晋司马王室“禅让”给刘裕,形成南北朝,这整个过程中没有听说任何胡人因冉闵的行为而在对待汉人上有改变。凶残的部族该怎么杀人依然怎么杀人(并非只针对汉人),譬如氐秦末期围攻长安,心理变态的慕容鲜卑的一支,譬如更臭名昭著的匈奴族的赫连勃勃就仍然要进行大规模屠杀;不凶残的也依然不杀,譬如氐族和在东方建国的慕容鲜卑主支。
  据那些网络奇文称,“冉闵最大的功绩是驱逐胡蛮数百万出中土。迫于冉闵和诸路中原汉军的武力威胁,氐,羌,匈奴,鲜卑数百万人退出中土,各自返还陇西或河套草原一带原来生活的地方,一些胡族甚至从此迁回万里之外的中亚老家。在返迁的路上这些不同民族的胡族相互进攻对方,掠杀对方,抢食粮食,甚至人肉相食,能成功回去的人十个人中仅有二三人。”查考资治通鉴记载,是“自季龙末年而闵尽散仓库以树私恩。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青、雍、幽、荆州徙户及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诸夏纷乱,无复农者。”真相是匈奴后汉政权和羯赵政权都曾把中国北方各地的大批民众迁到都城一带,方便控制和奴役。羯赵发生冉闵内乱后,这些人民都逃回了各自在中国的老家,而不是退出中土。逃亡路上死的也不只是胡人,还有大批汉人回迁者。建立前秦、后秦的两个氐羌部族也没有逃往陇西、河套草原,而是继续在中原徘徊,向东晋称过臣,然后进关中建国;几个鲜卑大部落,如慕容、拓拔、段也未闻受这影响,他们同样继续在中原称王称霸。冉闵驱逐几百万胡人出中土之说纯属虚构杜撰。
  为南北朝历史中的一些疑点上网查资料,无意间搜到一些吹捧冉闵的网络奇文。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冉闵,他成“民族英雄”了!他,是忍辱负重的汉族志士,在羯赵政权下潜伏多年,最终掌握羯赵军权,为汉人杀光了羯寇。他,是不世出的军事奇才,总是以少胜多,大破各胡人联军;虽然最后败给鲜卑慕容部族的军队,功亏一篑,却使得胡人再不敢轻视汉人,最终选择了和汉人和解,和平共处。没有冉闵,汉族将被各胡族屠灭干净。冉闵,被后代史家忽略、污蔑的汉族大英雄大皇帝……冉闵,人民的救星,胡人的噩梦……不承认冉闵功绩的历史是伪史……连续读到这类奇文,我几乎要以为自己是那个擅长发明历史的棒子国的国民。
  近两千年后读到冉闵的故事,确实会激起很多同情、敬重、惋惜。西晋政权因为连年的王室内战,社会混乱,军力空虚,居于中国的各异族借机而起,烧杀抢掠,把中原大地几乎变成了鬼域。311年4月宁平之战,西晋最后的二十万主力军被石勒屠灭,中原从此除了极少数例外,几百年间不再有汉族军队,任由胡人铁骑横行。流亡江南的东晋政权更没有任何能力反击。这中间,突然在中原出现了一个汉族首领冉闵,把原来凶残至极的羯人几乎灭了个干净,还号召各处汉人杀灭胡人,恢复汉人国家。这不能不说,会使人眼前一亮。屠杀几十万羯人,虽然不能说很对,因为不可能所有羯人都对汉族犯下罪;但多少有些快慰。这些羯人算是为他们首领石勒家族的行为遭了报应。

  但我在《晋书》、《资治通鉴》等史书中读到的冉闵事迹却是这样的:冉闵是后赵石氏政权(羯族胡人所建)的重要军事将领,但冉闵虽是汉人,却被胡人养大,蒙后赵皇帝石虎的厚爱,赏了个石姓,做了羯胡皇帝石虎的干孙子。冉闵初次在史书中第一次被提到的事迹是后赵皇帝石虎与慕容鲜卑所部作战,其他军队都大败溃逃,惟有石虎的干孙子石闵(冉闵)的军队全身而退。后来历次战事中石闵(冉闵)表现也都非常突出,让石氏家族的其他将领都非常畏惧。“闵素骁勇,屡立战功,夷、夏宿将皆惮之。”石氏家族的军队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石闵能在他们中脱颖而出,可见其勇武。石虎死后,他的几个亲生儿子争做皇帝,其中一个以立石闵为太子,说动石闵帮助他夺位,但夺位后却没兑现承诺,立了自己儿子当太子,引发石闵(冉闵)怨恨。别的石氏家族成员一看有机可趁,也来煽动石闵。而后经一番宫廷文武斗,石闵索性杀光了所有羯赵皇室成员,篡权夺位,自己当皇帝,恢复了冉姓。汉人见出了汉人皇帝都来依附,而各种胡人却都非常恐惧,从都城中纷纷逃跑。冉闵见状,明白胡人肯定不归顺自己,同族汉人才向着自己,索性下令汉人一起动手,把所有见到的胡人(主要为羯族人,匈奴族当时估计早已被羯族杀得差不多了)都杀个干净。“闵躬帅赵人诛诸胡羯,无贵贱男女少长皆斩之,死者二十余万,尸诸城外,悉为野犬豺狼所食。其屯戍四方者,闵皆以书命赵人为将帅者诛之,或高鼻多须滥死者半。”
  很显然,历史上的冉闵(石闵)根本就不是什么忍辱负重复兴汉族的志士,而是羯赵王室内斗中的一派首领,觉得自己军功大就想当皇帝。石虎本也是石勒的干儿子,觉得自己在石氏家族中军功最大,就杀了石勒亲儿子自己当皇帝。冉闵不过是继承石氏家族的一贯风格。灭净胡人不过是当皇帝的手腕,既然胡人不服自己,迟早是后患,不如杀光。如果汉人不服自己,他一样会杀光。冉闵(石闵)诛灭几个汉族异己的手段表明他一是刚愎自用,二并不以为对方是汉人就如何。
  冉闵灭净羯族和匈奴族,统治的三年内也客观上保护了中原汉人的生存。但保护汉人的并不止冉闵。中原沦陷后,汉人逃亡有三个方向:南方东晋,西北凉国,东北慕容鲜卑。这三个政权,包括慕容鲜卑部族的燕政权,都保护过汉人,虽说这听起来让汉人脸上无光。慕容鲜卑杀起羯人也很不手软,没有冉闵,羯族也迟早被会鲜卑人杀光,莫非慕容鲜卑部族的君臣也是我们的民族英雄?冉闵也根本没有吓得胡人对汉人不敢再轻视,没有任何记载能证实这种说法。冉闵死后,慕容鲜卑和氐族的秦政权争霸,氐秦短暂统一又败亡,后来又是几十年大战,直到北方的慕容鲜卑等政权都被拓拔鲜卑击败,而南方的东晋司马王室“禅让”给刘裕,形成南北朝,这整个过程中没有听说任何胡人因冉闵的行为而在对待汉人上有改变。凶残的部族该怎么杀人依然怎么杀人(并非只针对汉人),譬如氐秦末期围攻长安,心理变态的慕容鲜卑的一支,譬如更臭名昭著的匈奴族的赫连勃勃就仍然要进行大规模屠杀;不凶残的也依然不杀,譬如氐族和在东方建国的慕容鲜卑主支。
  据那些网络奇文称,“冉闵最大的功绩是驱逐胡蛮数百万出中土。迫于冉闵和诸路中原汉军的武力威胁,氐,羌,匈奴,鲜卑数百万人退出中土,各自返还陇西或河套草原一带原来生活的地方,一些胡族甚至从此迁回万里之外的中亚老家。在返迁的路上这些不同民族的胡族相互进攻对方,掠杀对方,抢食粮食,甚至人肉相食,能成功回去的人十个人中仅有二三人。”查考资治通鉴记载,是“自季龙末年而闵尽散仓库以树私恩。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青、雍、幽、荆州徙户及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诸夏纷乱,无复农者。”真相是匈奴后汉政权和羯赵政权都曾把中国北方各地的大批民众迁到都城一带,方便控制和奴役。羯赵发生冉闵内乱后,这些人民都逃回了各自在中国的老家,而不是退出中土。逃亡路上死的也不只是胡人,还有大批汉人回迁者。建立前秦、后秦的两个氐羌部族也没有逃往陇西、河套草原,而是继续在中原徘徊,向东晋称过臣,然后进关中建国;几个鲜卑大部落,如慕容、拓拔、段也未闻受这影响,他们同样继续在中原称王称霸。冉闵驱逐几百万胡人出中土之说纯属虚构杜撰。

TOP

神奇伪作“杀胡令”

  继续谈谈网上流传的所谓冉闵《讨胡檄文》和《杀胡令》,很明显,这是某个好事者伪造的,而且这个好事者肯定是个现代人,既没学好历史,又没学好中文,空有一腔情绪在四处涂抹。
  这篇《杀胡令》有很多硬伤,这也许是唯一能说清的话题,感谢老祖宗,留下《晋书》、《十六国春秋》与《资治通鉴》等一系列史书典籍为我撑腰,不至于会被骂成汉奸。
  这篇《杀胡令》最大的一个硬伤,也是目前很多重口味的极端民族主义者经常犯的一个硬伤。地球人都知道我们这个民族叫汉族,但是只有一部分地球人知道,“汉族”两字是在民族主义这种意识形态大规模兴起之后才成为我们这个民族的固定称谓的,这是仅仅最近两三百年的事情。(这个话题扯开来讲,所谓“汉族”究竟包不包含古代的少数民族都是值得争议的问题)
  在此之前,古人都是某个朝代的子民,异族人对古人的称谓大多都与他们所处的朝代有关,比如秦朝人被称为“秦人”,唐朝人被称为“唐人”,宋朝人被称为“宋人”。那时也有“汉人”那个称谓,但是这里的“汉”并非指汉族,而是指“汉朝”。由于汉唐是我国古代最辉煌的两个朝代,所以某些史籍里,即使在这两个朝代灭亡之后,还是用“汉人”某“唐人”来指代中原的华夏子民,但这种情况并不常见。
  冉闵是两晋之交的人,他是绝对不会将中原百姓称作“大汉子民”的。哪位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翻看位列二十四史的《晋书》里面的诸载记,里面将这些称谓的变迁写得很清楚:
  在西晋时期,中原百姓被称为“晋人”,例如《刘渊载记》里“...虽然,晋人未必同我...”
  西晋灭亡之后,南方东晋辖区内的百姓依然称为“晋人”,北方的百姓则跟着政权变更而变更,后赵国内的百姓被称为“赵人”,例如《石虎载记》里说冉闵要杀胡的时候“...于是赵人百里内悉入城,胡羯去者填门...”
  而当时有没有“汉人”这个词呢?有,但是指的并非中原百姓,而应该是指之前匈奴刘渊建立的汉国子民。
  所以《杀胡令》里开口闭口“我大汉”,这个玩笑就开得有点大了,那几十年里冒充“大汉后裔”要“复汉家基业”的是匈奴,“大汉”两字暂时已经被搞臭了。
  顺便说一句,近年又有一些爱好意淫的家伙大概觉得仅仅“汉族”两个字不够威风,又搞了个“皇汉”的名号,他们认为在“汉”字面前加个“皇”字,显得很拉风,但是实际上他们又把族人当成了匈奴。“皇汉”这个称呼是最早匈奴人搞出来的,请看《晋书·刘聪载记》“...乃眷皇汉...”某些蠢货尽干这种佛头着粪的事情。

  大硬伤已经挑出来了,下面我们慢慢来挑小硬伤。当然,这篇筛子一样的文章,我肯定挑不全,只当抛砖引玉,请各位补正。

  小硬伤之一:“炎黄之圣地,华夏之乐土”。后半句没什么问题,但是“炎黄之圣地”就有点莫名其妙,且不说这五个字根本不通,用“炎黄子孙”来指代汉族人,应该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晋朝人是不可能这么说的。

  小硬伤之二:“前晋八王乱起”。这短短六个字里有两处硬伤,作者估计是练七伤拳练到一定境界了。首先,东晋时期的人是不会把西晋叫做“前晋”的,他们会称之为“中朝”;其次“八王之乱”这个历史名词来自于《晋书》第五十九卷,参与西晋内战的王爷绝不止八个,是攥写《晋书》的那些人将八个罪魁祸首写入同一卷,后世就用“八王之乱”来指代这场长达十六年的内战。《晋书》是唐朝才写成的,所以“八王之乱”这个历史名词是在唐朝才出现的。东晋时期的人则用“中朝乱起”之类的词语来指代这段内战,把西晋灭亡称为“中朝颠覆”等。

  小硬伤之三:“胡狗鲜卑,大掠中原,劫财无数,掳掠汉女十万,夕则奸淫,旦则烹食,千女投江”。沉妇女八千于易水是有史料依据的,不过得把话说清楚,犯下这个罪孽的是段氏鲜卑,当时统帅段氏鲜卑的是晋朝的幽州都督汉人王浚,而段氏鲜卑是拥护晋朝廷的,段氏鲜卑一度是匈奴刘渊与羯人石勒的死敌。
  至于“掳掠汉女十万”,这句话就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出自何方了。还有下面那一句“以汉为‘羊’,杀之为粮”,更是肆意篡改历史,张冠李戴。事实上,把人当做双脚羊吃掉的记载其实出自南宋时人宋绰所著《鸡肋编》。《鸡肋编》记载了北宋靖康之变到南宋初年,由于金人南侵,兵荒马乱,大量农田荒废,北方人背井离乡逃避战乱,山东、京西、淮南等路粮食极度匮乏,发生大规模的人吃人事件,当时登州(今山东蓬莱)的汉人范温率领“忠义之士”南下,途中曾把劫掠到的老弱妇孺当作“两脚羊”吃掉。很显然,把人当做双脚羊吃掉的事情发生是南宋时期。然而,号称五胡乱华时期由冉闵发布的《杀胡令》居然引用八百多年后南宋时期才出现的“两脚羊”典故,这实在是太假了!

  小硬伤之四:“永兴元年”“永嘉四年”“太兴元年”,这几个都是两晋的年号,永兴是晋惠帝的年号(也是冉闵自己的年号,不过杀胡之时,他还没有称帝),永嘉是晋怀帝的年号,太兴是晋元帝的年号。
  冉闵杀胡之事发生在公元349年末,当时羯族政权后赵的皇帝是石鉴(石虎之子),冉闵当时仍然叫石闵,是羯人皇帝石虎的干孙子(汉人冉闵曾蒙后赵皇帝石虎厚爱,被赐姓“石”),名义上石闵(冉闵)依然是后赵的大将军,他杀胡的表面理由是“孙伏都、刘铢造反,要清算余党。”——从官方名义来讲,孙、刘造反,被后赵的忠臣大将军石闵(冉闵)所镇压。
  这时候石闵(冉闵)要扮演的是后赵的忠臣,怎么可能以东晋的臣子自居,用两晋的年号来发布命令呢?

  小硬伤之五,看到“以...为乐,以...为荣”,“风云变色,草木含悲”,“...危矣!...危矣!...危矣!”这样的句式、词语,就让人不禁想起孙中山曾在《<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事略>序》文中写道:“然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还有我党在1937年7月8日通电全国号召抗日的电文“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
  而“国仇家恨,寄于一身,是故忍辱偷生残喘于世”这样煸情悲壮的语句,让人恍惚间还看到了另一张脸,歪着脑袋,微颦,双眼含着泪,痛苦而又悲情。正所谓,为何他们的眼中总饱含泪水?
  ——那是因为他们装逼装得深沉。

TOP

以上转自天涯,“华夷之辨V”发帖。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