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理解女权主义,关注被打压的女权运动】

3月10日情况通报:李麦子和王曼的家属存了钱物
有家属表示:完全支持女儿做的事,有能耐也把我抓走
律师初次要求会见李麦子到明日将满48小时 仍未依规安排会见


来源:王秋实律师http://weibo.com/574311003

情况通报:今日李麦子和王曼的家属存了钱物,有家属跟说,我完全支持女儿做的事,有能耐也把我抓走,另有家长说,反公交色狼也有错?这是很好的事!警察抓我女儿,他们是跟流氓站在一起?律师初次要求会见李麦子到明日将满48小时,按规定应当安排会见。同时五位的家属均表示目前仍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3月10日 22:41 来自 nubia Z7 mini   转发 116   评论 11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来源: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2baf420102vp8h.html
(2015-03-10 23:24:47)

(欢迎回复、评论、互动,微博评论页面:http://weibo.com/3979063106/C7Y47sKHD



深切关注遭受当局打压的女权运动:
她们与我们每一个受压迫者息息相关


【工评社2015年3月10日聚焦】恰逢2015年两会期间,一些妇女权益活动家得知她们一向疾呼的公交性骚扰问题可能会获得两会代表的重视[1],而全国总工会也或就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进行提案。受此鼓舞,她们策划于三八妇女节的前一天,在各自所在城市公开倡导设立公交反性骚扰防治机制。然而令人始料不及也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从3月6日深夜开始,北京、广州、杭州的这些女权活动家竟遭警察突袭拘捕(至少八人:广州郑楚然、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王曼、高垒、徐汀、于莲,截至发稿时为止前五位仍被羁押于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其中至少三人(李婷婷、武嵘嵘、郑楚然)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而遭刑事拘留,面临获刑入狱的严重威胁。工评社认为,这次事件恐怕是建国以来当局第一次针对女权活动群体的大范围政治迫害,亦是2015年国家欲以铁腕打压民间社会运动的第一个严重信号。这些为妇女权益奔走的活动家们的遭遇与这个社会每一个受压迫者息息相关,我们应深切关注、理解并声援她们。

不过令人遗憾地是,在上层的迫害与既得利益者的攻讦外,来自大众的隔膜与误解使得女权主义在中国被严重污名化。许多人眼中,女权主义不仅是繁琐经院哲学,更是无事生非的同位语——谈权利积极谈义务消极、小事神经过敏大事装聋作哑、歇斯底里要求政治正确……这些负面特征大致是一般人所理解的女权主义。对此,女权主义者不厌其烦地在媒体上对女权主义的ABC进行科普。暂且不必在意这些“自我辩护”,因为面对非议,事实胜于雄辩,那么这些被捕的女权主义者她们平时究竟关注什么,又做了些什么呢?

2012年,还是广州一名大四女生的郑楚然(外号“大兔”,微博@大兔纸啦啦啦 )发起“占领男厕所运动”,让公众意识到女性如厕的特殊性使她们花费时间更长、需要更多厕位(不经提醒下多数男性是难以意识到的),并通过媒体,联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促使城市管理当局改变规划决策[2]。此外,郑楚然还写500封倡议信给全国500强企业CEO建议取消就业性别限制,呼吁企业用工平等,与她同时也有北京、上海、南京等8个城市女大学生集体寄信举报267家企业,整个活动引起了全国媒体关注、广泛的民间热议和数十个政府部门回应[3]。2014年,女权媒体工作者赵思乐发出320份收容教育信息公开申请,并起诉拒绝信息公开的广东省公安厅,旨在推动废除与劳教类似的收容教育制度,以停止有司对性工作者及底层弱势妇女的迫害[4]。就在今年两会3月1日,女大学生猪西西向全国近百位人大代表的邮箱发信,为保障女性就业选择权而提出一系列建议,一天之内有六名人大代表回应[5]。还有例如女权主义者肖美丽2013年徒步穿越半个中国,为争取更好地防止校园性侵奔走,通过她与媒体合作的不懈努力,最新消息是今年两会有3名人大代表答应提交肖美丽的建议[6]。这些女权活动者也通过各种行为艺术、签名和社会活动,呼吁建立防治校园性侵、保护女童免遭性侵、反对高考招生中的性别歧视等迫切合理的诉求。

从2012年至今,“女权主义行动派”关注过的议题不胜枚举,这里仅罗列出沧海一粟,以反映这些女权活动者的身体力行。她们既敢于打出“行动派”的旗号,也正通过各种有创意的行为艺术和政策倡导活动践行自己的理念。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郑楚然,这位可能被冠以“寻衅滋事罪”的女权主义行动派,「一直以来都非常关注工人特别是女工的权益问题,例如2013年深圳的迪威信工人代表吴贵军无辜入狱时,大兔积极声援吴大哥。2013年11月25日,深圳手牵手工友活动室发布工厂女工遭受性骚扰情况的调查结果以及宣传视频。该宣传视频正是由大兔主要负责拍摄以及剪辑工作。在2014年的广州大学城环卫工罢工行动中,大兔去到行动现场,其后更是以性别视角写出通讯《看!有力女人在抗争》,真实反映了女工在这场罢工中的主体性,鼓舞了全体女工的士气,打破了外界“罢工的都是男工”的刻板印象。」[7]令人感动和欣慰的是,这些女权主义行动派对维权工人的理解与支持没有白费。当她们身陷囹圄之际,一些男工女工为她们勇敢地站了出来[7]。相比之下,试问那些以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女权主义者的人士们,当劳动者备受资本和权力双重欺凌时,他们又在何处作壁上观呢?

女权主义者的不少主张:从反就业歧视和主张就业平等,到反家庭暴力,反职场性骚扰[8],都是与普通男女劳动者息息相关的话题,这很值得赞赏。但是从普通劳动者的角度看来,目前大多数女权主义者在争取方式上普遍存在局限:她们更多依赖行为艺术和媒体,更多把希望寄托于改善政府部门决策、游说上层立法或扭转大资本家的观念,相对来说,面向基层劳动群众的经常的教育和团结工作要少得多。这种情况所对应的,就是女权主义者针对广大职场女性劳动者的权益努力,似乎远不如她们在校园和其他社会生活里所做的努力更多。这可能与现阶段女权主义者的阶层、生活圈子局限有关,但对于任重道远的妇女解放和劳动解放事业来说,根本的力量之源和价值之体现应是在于最广大的劳动群众中,包括男女劳动者自下而上的团结、觉醒和自我组织,才有可能让妇女权益真正广泛实现。

不过,这些女权运动的真正兴起,仅仅是最近几年的事(例如2012被认为是当代女权主义兴盛的开始)。所以她们是大有前途的,暂时有些局限不足也不是大问题。迄今为止,她们的活动形式仍十分温和,甚至一度被统治阶级视为一种有益的社会活动补充而得到官方媒体广泛的正面报道,也有众多官方部门多次公开回应她们的诉求,乃至公开邀请她们去做访谈、公众演讲和活动。眼前仿佛真有一层官民互动的玫瑰色面纱。因此,这次空前的大范围打压女权活动者,也就更令人们十分意外吃惊,简直惊诧莫名。难道倡导建立公交性骚扰防治机制的公益活动都成了敏感禁区?如今官府为何连如此温和、之前官媒也不乏正面报道的社会活动都不能容忍了?针对女权活动群体这一罕见的大范围打压,又向谁释放了怎样的危险信号?

直接来看,此前有两个事件值得注意:去年10月《广州市取缔非法社会组织工作细则(征求意见稿)》遭到广州各路社运公益界集体联合抵制,引发了一场民间政治风波[8],而在今年2月22日(大年初四)又发生了一场18名女权主义者反春晚歧视(“春晚有毒,万人联署要求停播”)的网上联署运动,短短数小时之内就征集到1300多个签名,迅速引起全国各大媒体及网络的聚焦报道和大范围讨论。这两个事件都显示出,无论社会公共生活还是文化领域,都正在浮现着官方主旋律对民间社会活动的漠视和压制,后者又显示出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和独立意志;其中,女权主义运动是这些民间社运中最为自觉的一支。因此,这次妇女节公益活动前夕的抓捕,虽貌似只在针对倡导建立公交性骚扰防治机制的公益活动,却恐怕是国家对女权活动及其他民间社会活动一系列打压的开始。

我们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女权主义者所倡导的争取两性同责平权、反对父权制框定妇女社会角色的“异端理念”,“忤逆”了当局宣传的主旋律——近几年来,在意识到社会保障体系严重缺失、官方意识形态日益沦为笑柄后,国家为了稳定社会、压制青年,试图通过强化长辈、丈夫、夫家的权威,把家庭关系建立在牺牲劳动女性权益和青年自由意志的基础上,因此大力倡导家庭伦理、传统道德。比如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习近平就特别明确指示“注重发挥妇女在社会生活和家庭生活中的独特作用”,官方的妇联更直接将之解读为“把家庭作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落脚点”,大力倡导传统的家庭观[9],而女权主义者强调女性的独立自主和自由选择权利,是与视传统家庭为一个女人必然归宿的传统观念相冲突的。女权主义继承了历史上鲜明的妇女追求解放的激进意识形态,使之区别于其他的社会运动。

国家这次大范围重拳打压女权活动的另一个可能更重要原因在于,这一社会运动有行动、有组织、有影响、已初具规模,不但有自身思想乃至社会生活圈子,自成体系,而且不屈从国家主流话语,具有柔韧的独立性,更有改变不合理政策的行动精神和显示出新锐的游说能力。根据官方媒体报道,活跃在公众视野里的女权组织有10个左右,经常组织、参与女权主义活动的年轻人在数百名左右,例如知名的女权团体“女权主义行动派”就有100多名核心成员[10]。她们熟练地运用微博、微信互动,通过街头行为艺术等方式制造新闻,并且第一时间传递消息给媒体,又很有意识地要干预政府决策。

与一般文化活动不同,她们有为广大女性维权付诸实际行动的性质;但又与一般维权活动不同,她们有自成体系的思想文化,而且其思想体系具有对国家、资本和统治意识形态的批判性质,同时又付诸行动争取改变政府有关部门决策。结果,尽管她们的主张合情合理、活动方式也十分温和,但当她们的声势越来越大时,就被国家当成了一个需要出手打压的不和谐的异端。

这表明,虽然女权主义作为一个社运群体具有它的特殊性,但是国家对女权运动的打压同样出于对一切有自身意志、自我组织、且声势越来越大的民间活动的压制考量。换句话说,假如不是女权运动,而是环保、访民、反强拆、劳工、教育平权、残障等受压迫群体也发展成同样有组织有影响且较有独立意志,也会遭到打压。事实上,其他这些领域的打压早已经发生,女权组织所受到的打压当然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严重的。仅就我们关注较多的劳工NGO来说,早在2007年十七大前夕就陆续遭到过逼迁、资方雇凶打击报复[11],2012年十八大前夕深圳多家劳工NGO又遭到一轮大范围的暴力逼迁[12],此后逼迁简直成了家常便饭,而针对劳工活动者或明或暗的各种打击骚扰至今没有消停过。更严重的是,2013年以来与劳工活动者有联系的广州、深圳十多名工人代表先后遭受过刑事拘留、判刑入狱。2015年春节劳工律师段毅就这样回顾道:“2014年,13名工人代表被刑事起诉,9名工人代表被刑事拘留,不少于240名工人被行政拘留,不少于1000名工人被拘传和临时关押,不少于2000工人因参加集体行动被报复性开除。”[13] 由此可见,无论受压迫的劳工维权群体还是同样受压迫的女性权益活动群体,作为越来越得人心的民间抗争力量,不管其诉求多么合理或手段多么理性,她们不被容忍是早有由来,国家并没有随着时代发展、民智渐开而更为包容民众的多元选择,而是进一步加强了极权专制。

但我们认为这次女权运动遭到罕见的大范围打压,有两点特别严重的性质,并且应该成为一切进步工人、受压迫者和为社会解放努力的人们深切关注和声援的理由:

第一,这些被打压的女权主义者不仅真诚地为妇女权益奔走,还积极支持包括劳工在内的众多受压迫群体的维权抗争,国家对她们的打压显然不只是针对女权运动,也针对各种社会运动之间相互支援的可贵努力。


例如被捕女权活动家中最先遭到刑拘这样的严重打击的“大兔”郑楚然,几年来一直与珠三角的劳工团体有很好的交流合作,她参与深圳的女工活动,参与2013年声援被刑拘的罢工工人代表吴贵军的活动,参与2014年广州大学城环卫工的集体维权运动。又如这次同样被打压的杭州女权活动家武嵘嵘,在艾滋公益机构工作过,还协助过乙肝妈妈群体倡导“乙肝宝宝受教育权”,开展过女性性工作生存状况的调查及防艾工作,自2011年起武嵘嵘开始专门从事反对性别歧视的工作。

3月9日“中国人权律师团”对女权捍卫者被羁押的声明中写道:“更难能可贵的事,她们不只在性别平等方面做出卓越的贡献,更积极的为中国的残障、计生受害者、访民、环保、劳工、性少数等弱势群体发声呼吁”。[14]

第二,与去年官方立法“取缔非法社会组织”密切相关的《社会组织管理办法》,正是从今年1月1日开始施行[15];三八妇女节前夕打压女权组织(这本身就是国家机器对广大女性群体的黑色幽默嘲讽),竟成了“社会组织管理新政”精心选定的首轮打压。新法的首轮打压就针对一群行动历来温和的女人,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政治信号。这个信号其实是针对着所有民间组织,因为如此温和的组织都遭到打压,可想而知谁还能幸免?换句话说,国家打压女权组织,其实是向所有民间组织释放一个危险信号:你们都看看吧,那些最被我们接纳的、行动及诉求都很温和的女权组织,我们都能翻云覆雨玩弄于股掌,你们谁还想侥幸挑战主旋律?

无疑,官方想用无情的打压,迫使那些敢于抗争(无论其诉求和手段多么温和)的民间积极活动者屈服——无论她们是女权活动人士还是积极工人、劳工维权者,抑或其他民众活动人士。也许我们应该指出,正像罢工工人吴贵军被刑拘事件应该让我们抛弃“理性维权”的幻想那样,朝廷对公认温和的女权主义者的无情无耻的打压,也应该让我们丢掉对官府自上而下改良的幻想,只有一切受压迫者和男女劳动者都团结联合起来,自下而上坚决彻底的斗争才可能迫使官方让步,捍卫和争取我们应有的权益。

女权活动家从性别意识出发觉察到资本与男权主宰下的种种社会不平等,使得她们成为最积极串联其他民间受压迫者的社群之一,也不可避免地将自身推向暴力机器的打击半径。当罢工工人落难时、当各种社会弱势受压迫者遭遇不幸时,这些行动者义无反顾、果敢智慧地挺身而出,不但破解了弱势者的孤立无援,也在打破主流对女性柔弱无助的刻板印象;而今,当她们竟也遭受国家打压之耻时,难道我们应该熟视无睹隔岸观火吗?

工评社本稿撰写之前,笔者受到了一位持续关注事件进展的女权主义者发在微信朋友圈的一段话的激发,本文就用这段动人的话结尾,以此感谢这位女权主义者的启发,并作为我们呼吁深切关注并声援这些女权主义者的最后陈述:

“如果当你面对一个敌人,一个强大到你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敌人的时候,有一些你此前根本不认识,根本不知道她们在哪里的朋友,突然对你伸出援手的话,那是最美好的感觉。”——1984年一位威尔士矿工的罢工领袖在一个伦敦同性恋酒吧对曾经捐款支持他们罢工的同性恋者发出的致谢词。



注释:

[1]《全国人大代表回复女大学生:建立公共交通性骚扰防治机制》http://t.cn/Rw1Fiu0

[2]《“占领男厕”行动:不仅是一场“行为艺术”》http://t.cn/Rw1BesS

[3]《对招聘性别歧视说不》http://t.cn/Rw13RVv

[4]《问责收容教育第一案:90后女生赵思乐庭上最后陈述》http://t.cn/RwBjAmb

[5]《女大学生致信人大代表一日得六回复:愿意关注女性就业选择权》http://t.cn/Rw1FNgz

[6]《月度人物 肖美丽》http://t.cn/8F3s8WZ

[7]《女权陷牢狱,工人来声援》http://t.cn/Rw3znYq

[8]《2014年10月广州拟立法打压民间组织,引发反对与争议》http://t.cn/RZ7PDON

[9]《寻找“最美家庭” 弘扬时代家风》http://t.cn/Rw24std


(责编:曜枢)



杨烬炎:声援被强行拘捕、安置罪名的女权主义行动派!!!
赞 2    3月10日 23:43

工评社:@呼唤女权小伙伴快回家 @三七牌东林臭石 @惊雷--新青年 @AntiPETD女权博士组织 @中山彭家勇 @打工者中心 @新媒体女性 @酷拉时报 @女权之声 @手牵手工友活动室 @破土网 @赵思乐feminist
3月10日 23:45

惊雷--新青年:左翼运动被打压往往比右翼运动厉害许多,得到的声援也小很多
转发 5   赞 2   3月10日 23:48

中山彭家勇:关注!
转发 3   赞 1   3月10日 23:53

秋火-:更糟糕的是,在天朝伪共的统治下,相当一部分自诩左派的人其实是国家主义者民族主义者、甚至专制秩序的辩护士,加之许多男性左翼分子的政治功利思维,他们极少会积极关注支持女性权利斗争。//@惊雷--新青年: 左翼运动被打压往往比右翼运动厉害许多,得到的声援也小很多
转发 13   赞 1   3月10日 23:57

中山彭家勇:在大学城,我见过她,她教环卫工唱“团结就是力量”,警察想抓她和小黑,环卫工组成人墙护住她们!//@工评社:@呼唤女权小伙伴快回家 @三七牌东林臭石 @惊雷--新青年 @AntiPETD女权博士组织 @中山彭家勇 @打工者中心 @新媒体女性 @酷拉时报 @女权之声 @手牵手工友活动室 @破土网 @赵思乐feminist
转发 2   赞 1   3月10日 23:57

于武仓://@中山彭家勇:在大学城,我见过她,她教环卫工唱“团结就是力量”,警察想抓她和小黑,环卫工组成人墙护住她们!//@工评社:@呼唤女权小伙伴快回家 @三七牌东林臭石 @惊雷--新青年 @AntiPETD女权博士组织 @中山彭家勇 @打工者中心 @新媒体女性 @酷拉时报 @女权之声 @手牵手工友活动室 @赵思乐feminist
转发 1   赞 1   3月11日 00:18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听!女人在唱歌:三八节专题(2015-3-8,酷拉时报)


http://weibo.com/3334507740/C7EuvpbNW

酷拉时报
#三八节快乐# 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在#妇女节#的历史上,那些战斗过的人、绽放过的梦想,和她们唱过的歌。转眼百年,今天的中国女人之歌在哪里? 女性的歌声不会停止。长微博中的视频《你是否听到女人在歌唱》链接:http://t.cn/Rw3o9tk (也请一定扫码或加QueerLalaTimes关注今天#酷拉君#微信的另一篇推送!)
3月8日 21:51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转发 42   评论 3   赞 8




——————————————————————————————————————————————————————


女权之歌:你听到女人在唱歌吗
http://www.songtaste.com/song/3362003/(在线播放)

作词:@BCome小组

Do You Hear the Women Sing
你听到女人在歌唱吗


你是否和我一样
坚信这世界应平等
这是首传唱自由和尊严的
女人之歌

你可愿和我一样
为权利抗争到老
打破沉重的枷锁
找回女人的力量

我想出门不害怕
想美丽不被骚扰
请保护我别困住我
为何我失去自由
快醒醒吧抓住他犯错的人不是我

我为自己而歌唱
不做你评判的对象
我爱我独特模样不论它是
美丑或瘦胖
我有闪光的梦想
我也有丰富的欲望
面对怀疑和嘲笑
艰难中我成长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转按:一篇很有助于理解当代女权主义思想的人物访谈。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2015年3月10日 上午 7:38发布)


3•8被毙的稿|艾晓明:我为什么必须支持她们



本篇访谈原定3•8出,被毙。

艾晓明  没有女权主义思想启蒙,最让人无力

新京报记者 吴亚顺

采访刚开始,艾晓明向记者说明,如今自己不大适合谈女权主义的话题。她热情推荐了女权领域几位更年轻的学者,并解释了她们的研究特色——大多是她在中山大学教书时的工作伙伴。

明天是三八妇女节,谈论女权主义似乎天然地和这一节日相联。艾晓明也明白在大众眼中自己是女权领域的一个“发言人”,媒体会来联系她。“到了‘三·八’,媒体都要找女人说话,‘三·八’一过,就不会再找女人。你要想再说话,只能等第二年了。”62岁的艾晓明边说边笑。

接着,她说:“如果没有这个节日,有没有一天专门谈论女性话题,都还难讲。”


社会层面:女权行动意识日益强烈

世纪之交,艾晓明进入学术研究领域,同时开始行动倡导。2003年,她创办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同一年,参与“孙志刚事件”,推动了“收容遣送制度”的废止。之后,又介入“黄静案”、“太石村”等女权与法治议题,带领学生排演女权主义行动的经典剧目《阴道独白》。面对更多的社会问题,她用纪录片的方式予以聚焦。

2008年,艾晓明从中山大学退休,返聘后,她继续指导研究生。到2013年底,指导学生的工作全部结束。

这十几年,在艾晓明看来,中国女权主义及其行动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同性恋、跨性别人群的权益被关注、推动。“青年女权行动派”也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展开街头行动,挑战性别歧视。还有一些民间女权活动家,没有进入公众视野,但“成为中国女权行动中一道很重要的光谱”,影响深远。


个人层面:结束体制身份仍要发言

与此同时,在体制内,艾晓明自己却越来越被边缘化。在课堂上,她的很多权利慢慢被剥夺,也有过被若干所名校驱逐的经历,甚至有人冲进她的课堂,把电脑强行关机。

“这和这个社会的一些强势集团有非常强烈的冲突,所以,个人在社会发展过程中被边缘化,并不是一个个案,实际上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停顿了一下,艾晓明说。

这使得艾晓明对社会的介入变得“困难”,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也因此获得了某种自由——她不再以体制内一个名牌大学教授的身份发言,但是“作为一个女权主义的行动者,作为一个公民权益的倡导者”——艾晓明如此“定义”自己——还可以用个人身份发言,“以个体的行动力产生影响”。


对话艾晓明

“女权主义是去做,而不仅仅是讲”


新京报:那些被遮蔽的民间女权主义者,她们的努力到底对女权整个生态,对我们这个社会有什么影响?

艾晓明:当然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2006年,我就有了这样的看法。那时,我开始拍摄关于艾滋病的纪录片。我接触了高耀洁——有个说法,她是“中国民间抗艾第一人”——以及一大批了不起的艾滋病患者权益的捍卫者。

当时,我感觉到,我们对女权主义不应该有非常表浅的理解,好像那些教女权主义的人就是女权运动人士。其实不是这样的,教女权主义,只是女权主义很表面的一种行为方式;当然,教女权主义的人,大多参与社会行动。什么叫女权主义呢?女权主义最重要地就是为妇女权益而战。妇女运动就是这么来的。

妇女运动从19世纪开始争取选举权,20世纪争取政治上的平等,到第二波女权主义运动的文化改造,再到世纪之交女权主义和各种思潮的对话,进一步扩展到性少数群体以及女权主义内部的多元化等。这都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和争取权益密切相关,第二个就是行动,不是单纯的学术,不是理论倡导,女权主义就是生活方式本身,也是人权进步的一个标志。

所以,当我们谈到中国女权的时候,有一种普遍的现象是把那些讲女权的人叫做女权主义者。其实,女权主义是去做,而不仅仅是讲,尽管讲也是重要的一个方面。在中国,去争取妇女权益,是更为重要的推到社会进步的事情。比方说,在反对性暴力、争取性工作者权益方面叶海燕发挥的作用。我们这个社会,在各个权益受到侵犯的群体里,同时有一批卓越的女性成长起来,成为“代言人”,成为活动家,成为权益的捍卫者——我觉得这就是中国女权运动的中坚。

因此,我比较强调行动的重要性,在推动社会变革的过程中,正是为权益而斗争才构成了女权运动对中国社会的影响。

新京报:面对社会环境的变化,面对一个又一个妇女权益的议题时,你会产生无力感吗?

艾晓明: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嗯……有力感和无力感,都是相对而言。我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在学校教妇女和性别研究时,我可能会觉得社会上的太多问题,需要制度性的改造,在这方面有太多工作要做。但是,这不会使我产生无力感。

我觉得,最让我们产生无力感的,是我们没有女权主义的思想教育和思想启蒙,这是最让人无力的。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受排斥,为什么受压迫,为什么在很多领域得不到平等的资源、平等的待遇?人们主张女性去做的总是次一级的角色,而女性受侵害的现象比比皆是。当我们不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是最无力的。


“性别教育的发展很不均衡”

新京报:女权主义特别强调“女权”中的“权”字?

艾晓明:你这个说法也不错。简单来说,女权主义是一种思想方法,是一套学术理论,是一整套社会实践——天啦,你现在让我上课,我会讲得很大很空,哈哈。因为,这确实不是我当下考虑的主要问题。不过,女权主义当然强调“权”,一个是权利,一个是权力,指话语权,这两个对女权主义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是我们反侵害、反歧视所要争取的东西。

新京报:那么,你怎么理解1995年北京世界妇女大会上的那句话“妇女的权利是人权”?

艾晓明:这句话不需要理解,这句话很难吗?妇女的权利是人权,是一个很低的标准,就是你不要把我当猪,我也是人,对不对?想想看,凭什么一个小学校长带六个女生去开房,凭什么把她们当作对官员实施性贿赂的一个工具呢?这就是完全把女人贬低成了性对象,而且对这些女生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这个时候你想,我们的国策讲男女平等讲了多少年?

妇女的权利是人权,实际上是低标准,你把我当平等的人看待。我说高标准是什么?同时你得把我当女人看待,因为女人有和男人不同的要求。不光妇女的权利是人权,妇女的权利还是女权。

新京报:从1995年到现在,20年过去,除了女权主义者,我感觉一般女性对女权主义挺有距离。

艾晓明:谈女权运动在中国的进展,谈女权教育在中国的普及,其实,就是这二十年的历程。从学校的性别教育来讲,发展是很不均衡的。可以说,在全国主要的重点院校,有与女权主义、妇女与社会性别相关的课程,但是在其他学院,就未必了。我还没有听说在哪一所大学这些是必修课程。

你说一般女性对女权主义比较隔膜,这是因为女权主义的教育不够普及,还需要大力推动。实际上,有些“阵地”过去发挥了积极影响,后来被撤销了。但是,更多的年轻学者有系统的女权主义训练,他们会在学校教育发挥作用。我本人差不多指导了20名博士生,他们都会在自己的教学中,用女权主义的理论视角去分析问题。我不担心教育上的断层,一点都不担心。


附录:名片
艾晓明,1953年11月生,女权主义代表人物,妇女和公共问题学者,独立纪录片导演,曾负责“性别教育论坛”。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http://weibo.com/2293617641/C7XfDF7Sd

螺丝钉-1
吐槽“直男癌”的同时,女权主义者开始关注那些工厂里沉默的姐妹,同她们一道经历了战斗和牺牲。朋友们,事情正在起变化 。http://t.cn/RwBlwzv
3月10日 21:37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转发 13   评论 7   赞 3


劳动·女权·漫长的一年
螺丝钉-1 发布于2015年3月10日 21:33

女工与女权·我们的2014

联合国2015年国际妇女节的主题是:“赋予妇女权利-赋予人类权利”以此希望妇女和女童都能自由地做出自己的选择,包过参政、接受教育、获得报酬、免受暴力侵犯和歧视。

我们知道,不论是工作权还是普选权,不论中外,没有一项妇女权利是“被赋予”的,帝国俱乐部的调调还是那么“直男癌”。

但是,事情正在起变化。


抗争与失败

这短短一年中发生的故事,可以写多少本茅盾奖长篇小说?

2014年5月12日,坐落于上海松江区的奈那卡斯电子配件厂发生罢工。厂方多次改变员工待遇,在克扣员工福利、经理夜班进女厕所等问题长期积怨下,忍无可忍的员工于周一早上发起大罢工,参加人数过千。



有网友称,当局出动200多名警察,封锁了公司门口道路,并带走33人,多名工人遭到殴打。一位怀孕女工当时已跑到女厕躲藏,但仍被警察拖出来,对着肚子踹踢,致使其当场流产。

2013年9月,广州市番禺区胜美达工厂的女工们提出补缴社保、增加工资等要求,开始了旷日持久的斗争。这家现有员工6600人左右的工厂中,99%是女工。

胜美达可以称得上是珠三角工厂的典型,基本工资按照最低工资标准来、“多劳多得”的加班费,以及被有意少缴不缴的各项社会保险。正是由于基本工资的微薄,辛苦的加班反成了资方对工人的“恩泽”。

“有些同事被迫退出,是由于老公的不支持,”当家务劳动主要承担者遭遇“自愿加班”, 这对阶级斗争中的无产阶级女性难免更为不利。2014年7月下旬,资方要求几位工人调岗,并用摄像头监视罢工工人的工位。而被针对的工人则指出,“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工厂在蓄意报复、打压员工。”

与此同时,厂方公然开会进行收买工贼,“每个月给130个小时加班,每天可以下班晚点,抓工人中搞工会的积极分子,抓到就有奖励,拍照片也有。”

工人维权的过程中,女工展现出来的柔韧性、坚持度比男性更强,尤其在保护工人代表的时候,女工表现得如同母亲,往往冲在最前面。

“我们没有工厂的资本,有一堆的‘智囊团’,”胜美达女工在斗争伊始就并举补缴社保与增加工资,并明确将签订集体劳动合同与涨工资作为争取独立工会的出发点。

在工人申请自筹工会的紧逼下,资方转而先发制人,试图主导工会的筹备过程。而广东工会选择支持胜美达厂方主导的工会选举而不是胜美达工人主导的工会选举,最终导致了这次工人走合法程序组建工会努力的失败。


劳动妇女之死

2014年12月12日晚7时,47岁的女工周秀云提着一个塑料桶,去为丈夫接热水洗脚。次日下午5时,太原市小店区“龙瑞苑”工程工地门口,周秀云惨死于警察脚下。

周秀云一行人因讨薪受阻而与工地保安发生冲突,没想到警察赶来却并不是为了主持公道。据其子王奎林回忆,周秀云省钱遭遇拽头发、拧脖子等暴力侵害,“那个警察把我妈的头狠命往下按,脸都贴到肚子上了。”

1月16日,中央电视台发微博声称周秀云死亡案中的“讨薪”背景不实。新华社1月16日通稿说早已结清了剩余工资。

《焦点访谈》1月29日播出的《不该发生的非正常死亡》节目,则为围观群众完美地阐释了什么是危机公关。节目播出后,各大网站将央视的报道冠以“周秀云案再调查:农妇阻挠执法,民警报复打死人”的标题大肆转发。

2014,值得被记住的死者还有一位。

7月17日早5点48分,50岁女工周建容从工厂车间4楼跳下身亡。在深圳,超过40岁的失业工人很难再找到工作。在因参加罢工而遭到解雇之前,周建容已在鞋厂工作了12年。

2014年5月,厂方宣称,根据深圳市的要求,这家成立于1989年的来料加工企业需要独立注册成立公司“转型升级”。类似的故事已经多次在深圳“三来一补”工厂上演过,此次变化令工人们担心,未来每月的工资、社保均会有所下滑。

工人们试图与厂方进行集体谈判,底线是维持现有的待遇不动摇。但厂方拒绝了工人方面提出的所有要求。五六百人参加的集体罢工即于5月26日开始。

资方并未对集体谈判的要求做出回应。反而陆续开除参与停工活动的工人109人。厂方的殴打致使两名工人重伤住院,横岗派出所还长时间拘禁工人在罢工中补选的工会副主席。

没有人知道走上绝路那一刻,周建容经过了怎样的心理斗争,即便是同在一个厂里工作的丈夫也没有觉察出她在跳楼前有任何的异常。

事发时,含有保护罢工工人权益的《广东省企业集体合同条例》正在提交省人大常委会审议。但是,周建容没有等到《条例》生效的那一天。

这并不是罢工工人牺牲的第一次。2013年11月发生过21天5千人大罢工的深圳盐田ASM厂,厂方同样曾逼死罢工工人。


改变的号角

由天津工友之家“蒲公英艺术团”带到今年“打工春晚”舞台上的歌曲《车间女孩》,唱的正是罢工之前和之后,中国女工的日常生活。



“今天,在这个场合,我们大声地把自己的生活告诉大家,自己先承认自己,”谈到登台的目的,何莉说,“我们首先要看得起自己,才能给自己一个自信。”

当天登台表演的还有家政女工艺术团,真情演绎了舞蹈《家政故事》。据报道,前后有108个家政女工参加排练,最后演员只有8位。家政工,这个2200万的沉默群体即由这八名姐妹代言:“我们家政工姐妹可以登上打工春晚的舞台,社会就会对我们刮目相看!”

“把一种受挤压的状态,刻意地声泪俱下、装可怜地来表达,这叫悲情。”在本届打工春晚总导演许多的眼里,打工春晚没有悲情,这是大写的人站立起来的反思和呐喊,这是改变的号角。

2015年3月8日下午,在深圳手牵手工友活动室的参与下,一群来自不同工厂的女工们聚集在公园里,通过讲故事、唱歌、话剧等方式,向社会公布过去几个月她们征集到的211位女工要求“带薪月经假”的十大理由。

“整个车间将近300人,只有四个厕位,上厕所还要排队。一个班4个小时只能去一次厕所,并且每次去不能超过5分钟。”, 这些问题在基层女工的身上是普遍发生的,还有一个女工提到“有时候会觉得好憋屈,想哭”。

和现行劳动法律对工人权益的规定一样,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中的妇女在名义上受法律特殊保护,但这些规定得到落实的实为凤毛麟角。但已有的法律法规还是让她们充满希望,“只是法律能够进一步完善,明确规定所有女职工都可以在经期休假一天”,带薪月经假“不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吐槽“直男癌”的同时,女权主义者开始关注那些沉默而有力的姐妹。她们不是救世主,不掌握力量,难道要等获得超能力再来解救她的姐妹?

和女权主义者携起手来的女工们,正准备拿回自己应有的权利。


谁在咬人?

而另一场更加著名的春晚更加引人注目。

春节期间,一群人对“性别歧视”的讨伐,掀起了公共空间里的论战。北京的妇女传媒监测网络“女权之声”历数了CCTV春晚歧视的种种罪名,发起了“抵制毒春晚”的联名信,得到了众多响应。

此前的2015年1月12日,周国平发表微博写道,“一个女人,只要她遵循自己的天性,那么,不论她在痴情地恋爱,在愉快地操持家务,在全神贯注地哺育婴儿,都无往而不美”。

周国平被指责为自恋的男性知识分子,给女性灌鸡汤的“隐性”压迫者。而周在接受采访时则自辩为“温和的女权主义者”。实际上,公开发表的男性中心主义言论中,除却那些明显贬低女性的言论,其余都如周国平这般自认为充满了对女性的善意。

唇枪舌剑的喧嚣之中,“直女癌”、“女权婊”等新词被发明出来,中国的女权分子被反对者描绘为咬人的疯狗。事实果真如此?

就在三八节前的3月7日,曾“请广东人社厅长一块逛人才市场”的中山大学大四女生、女权主义者郑楚然(网名大兔)在广州家中被北京警方带走,警方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口头告知刑事拘留的决定,并将其带往北京。

而在此前后,“占领男厕所”发起人之一的李麦子、女双性恋运动家韦婷婷、武汉RainbowLGBT组织负责人徐汀,以及武嵘嵘、李婷婷、王曼、于莲等女权活动者也在各自的城市被警方带走调查。

被带走之前,她们正在筹备于3月7日在各自的城市里开展“反对性骚扰”的主题宣传活动。网络消息称,李婷婷及徐汀在警察未出示证件及手续的情况下被违法带走,其住所亦被违法搜查及扣押物品。

大学男生用露骨标语庆祝女生节,商场用促销庆祝女神节,好一片歌舞升平。而同时反性骚扰的女权分子却被警方带走,则是明确的警告——随便你过什么节都行,除了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


本文由姜晴信、吕途、王江松、工评社、澎湃新闻、尖椒部落、手牵手、NGOCN等作者和机构的文章及公开报道整理而成,非常感谢。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百度百科:郑楚然(人物经历、早期重要事件及社会反响)

(转按:这个介绍主要是就其被媒体报道出来的、几年前较有影响的事件所做的记录,但远未提及她的其他众多活动。例如见郑楚然男友所写的文章,谈到她从2012年就支援着劳工维权事业。)

附:9分半钟在线视频:2013南都人物志:第十八期 女权斗士郑楚然

郑楚然微博(@大兔纸啦啦啦 )http://weibo.com/u/1693478447

百度百科原链接

郑楚然
郑楚然,女权主义行动派[1] ,拥有双学士学位[2] 。曾参与活动:“消灭咸猪手”、“占领男厕所”、“取消女性职场歧视”行为艺术等女性维权行动。

1人物经历
2重要事件

▪ 消灭咸猪手
▪ 占领男厕所
▪ 取消女性职场歧视
3社会热议
▪ 占领男厕所热议
▪ 抗议就业歧视热议


人物经历

郑楚然,2012年中大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社会学专业毕业生,曾担任中山大学心灵守望者。毕业之后,她选择留在广州Sinner-B公益组织里。讲座上郑楚然谈到,“Sinner是《圣经》里面罪人的意思,Bforbitch。我们做女权活动,有些人接受不了就经常会说我们是变态。但是我们偏要主动去拥抱这个污名,可以说是对现实的反讽。”同时,在讲座上,她结合自身和他人的经历、专家调查结果等方面,从男女在家中的的家务活动安排、职场性骚扰、职场性歧视等来论证当今男女的不平等关系,呼吁大家重视男女不平等问题,女生要不畏强权,要敢于维护自己的权利。

在实践上,郑楚然也是用行动去改变世界,除了发起了“占领男厕所“、“吃掉职场咸猪手”等行为艺术活动,她更是发起及参与了多次行为艺术,2012年三八妇女节,她发起了“对咸猪手零容忍,反对家暴”的活动;五四青年节前,她写信给全国500强企业的CEO呼吁性别平等,要求取消对女性的用工歧视;而在五月份母亲节上,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声援“歧视孕妇,千妇所指”;九月份则参与“地铁防色狼”的签名活动;十月份,为受性骚扰的空姐抱不平。行为艺术活动在全国各地牵起,她说没有想过自己的行动会影响了全国,引起了国外的注意,甚至被人大代表带到了政府耳朵里。

郑楚然还表示,行为艺术的结果是怎样还不知道,但是,她愿意当一个开拓者,即使被人误会,被人说是炒作,她都不会介意。[3]


重要事件

消灭咸猪手

2012年3月8日妇女节,在广州岗顶,几个女大学生冒着雨,上演了“消灭职场咸猪手”的行为艺术,倡导女性勇敢反抗性骚扰。据了解,粤港地区常以“咸猪手”表示“性骚扰”。活动现场,志愿者们手举“消灭‘咸猪手’,离我女朋友远一点”、“性感无错,骚扰有罪,对‘咸猪手’零容忍”的牌子,引起不少人的关注。

活动发起者郑楚然:“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在这个特别的节日,我们决定把拒绝职场咸猪手,放到一个公众的视野上面,我们就在这里狂吃咸猪手,向社会上的人说,我们作为一个女性,我们要积极主动地去拒绝职场的性骚扰,作为男性要自觉地去,尊重保护女性她自己个人的权益。”活动现场,女大学生们还向过往群众派发宣传单,进行性骚扰方面的知识普及。

“我们的法律还是非常不完善,很多人受到了骚扰都不敢说出来都忍着,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活动,引起大家的关注,然后理发保护我们女性的权益,这是我们的宣传单。”

据介绍,女大学生们正策划向有关部门递交建议信,建议进一步改善《女职工劳动保护条例》,呼吁政府对性骚扰的范围进行明确界定,侵权责任的承担应明确落实到单位或个人,并区分具体情况就单位、侵权人间的责任划分予以细化。[4-5]   


占领男厕所

2012年2月呼吁合理男女厕位比的“占领男厕所”运动,20日又出新高潮。20日上午,16名女青年背着自制马桶给广州城管委送信,要求尽快解决厕位比问题。消息发布到网络上后引起热议。

“厕位比例二比一,否则女生等不及!”昨天上午十一点,十六名醒目的女生背着夸张的“马桶”,在广州市城管委门口高喊出诉求,大声读出致城管委的信。她们在城管委办公室门口,用自制的仿真马桶,摆出大大的问号:“什么时候女厕所扩建会得到落实?”

随后,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活动发起人区佳阳、李麦子和郑楚然作为代表,进入城管委办公室,将女青年们亲手写的十六封《致城管委的信》送上。

广州市城管委信访办工作人员邓姓处长接待了本次活动的发起人区佳阳、李麦子和郑楚然,收下了女青年们署名的建议信,并表示将会在收到建议信后的60个工作日后回复。

2012年2月19日,广州越秀公园附近的公厕,包括李麦子、郑楚然、大等韦在内的女青年,发起了一场名为“占领男厕所”的行为艺术,她们期望以此让公众感受到男女厕位不均衡,支持女士如厕艰难的问题。

半年过去了,一些女生为了了解男女厕位改善的情况,在各地展开了调查。根据调查数据,发现午后13点到14点任意十分钟内,厕所进出情况为,男厕所流动量是女厕所的两倍; 男女平均使用时间为1.74分钟和4.34分钟。[6]

“行为艺术是我们表达观念的一种方式。这次行动表面上是一种噱头,但其实里面有我们很明确的诉求。”白净、斯文的郑楚然对记者说,“我们会不断反复表达,因为一个噱头的热度会很快过去,而我们的诉求可能要不断争取才能够取得进展。”

活动的发起人李麦子(网名)总是不厌其烦地强调“占领”行动的目标:通过立法来增加公厕中女厕位数,男女厕位比例至少为1:2。增设无性别厕所及无障碍厕所。“我们的最终的目的是让政策做出变革,要让现场以及媒体的影响,让公众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可以被改变的。”

让李麦子和郑楚然等人感到惊喜的,是她们的行动很快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正式回应。2月21日,主管公共厕所的广州市城管委对“占领男厕”行动作出回应,称 “广州市公共场所的新建、改建、扩建的公厕已按照男女厕位比例不低于1:1.5比例设计、建设和验收”,并表示广州市将立法强制性要求男女厕位比例不低于1:1.5。[7]

“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微博,和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取得了联系,希望他们在两会上为女性权利鼓呼,感谢你们湖北的叶青代表,很快回信并支持了我们。”郑楚然很感动,“对女性来说,这是最好的节日礼物。”[8]


取消女性职场歧视

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性别教育论坛发起人柯倩婷认为,企业的这些做法,确实存在性别歧视的嫌疑。对于郑楚然的行为,柯教授表示非常赞同,“这是公民意识的体现,只有具有行动力、责任感的人才有勇气这样做”。同时柯教授称,追求男女平等是一项很漫长、复杂和系统的工作,“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其中,更深入的推动男女平等”。[9]

2012年4月26日,中山大学大四女学生郑楚然用自行车带了500封倡议信来到学校邮局。她给全国500强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分别寄去一封关于取消就业性别限制的建议信,呼吁企业发表平等用工的声明,关注并解决企业招聘大学毕业生时对女性不公正的要求和限制。[10]

在找工作的时候,郑楚然发现很多企业都会在招聘告示中写着“限男性”、“女生身高1.65米”等不平等的条件,在面试时也会问及女生“谈恋爱了没、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等与工作能力无关的问题。

在实际情况中,女生找工作时常常会遇到以下不公平的限制:一是区别对待——不拒绝女性求职者,但会安排女性从事技术不强、条件较差、收入低廉的“岗位”;二是公开排除——招聘中拒绝录用女性或提高女性录用标准,明确表示“男性优先”,或指出“此岗位适合男性应聘”等条件。

此外,女性入职的不平等常常是多种歧视结合在一起的,比如外貌、气质、年龄、身高等,都成为了女性劳动力的附加值,有的企业甚至将女性能否喝酒作为招聘标准。更有甚者,有用人单位对女性求职者的婚孕状况作出公开或不公开的限制,比如要求女性承诺“三年内不结婚、不生育”,或者迫使部分女性怀孕后“主动”离职等。

2011年《北京市高校女大学生就业情况调查报告》显示:61.5%的女大学生在求职过程中受到过歧视,比男生高9.9%。其中,16.7%的女大学生表示经常受到歧视。全国妇联发展部发表的《女大学生就业创业状况调查报告》指出,56.7%的被访女大学生在求职过程中感到“女生机会更少”,91.9%的被访女大学生感受到用人单位的性别偏见。被访女大学生中,21.1%的人“经常”感觉到性别偏见,25.3%的人“时常”感觉到,45.4%的人“偶尔”感觉到。[11]

郑楚然希望企业量才适用,不要给女性贴上“工作能力低下”的刻板标签。她说:“我今天写信,不仅仅是因为我自己,如果今天我不呼吁,下一个被歧视的将会是你。”[11-14]     


社会热议

占领男厕所热议

在1个多小时的活动时间里,被堵在门外的男士们也对该项活动表示理解和支持。在公厕门外,大学生们对市民做了一个民意小调查:“现今男女厕所蹲位比例是否合理”。接受调查的市民中,5位表示“合理”,61位表示“不合理”,还有4位表示“说不清”。

“占领男厕”并非笑谈,改革公厕才能解决老大难。2012年,成为社会公共话题的女性如厕难问题引起部分代表、委员的关注,其中不乏男性代表、委员。

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负责人柯倩婷副教授也大力支持增加女厕,女性排队上厕所,不仅浪费时间,还会引起处在生理期的女性身体上的不适。女厕排起了长队,这样对城市文明有影响。增加女厕比例,是一项‘内外兼修’的工程,既满足女性内在需求,也给城市文明加分。广州市城管委今年年初提出的提高女厕位的政策体现了政府对妇女正当需求的关注,是很进步的表现。希望政府的政策能够落实。”[6]

“我坚决地支持这些大学生!”57岁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表达对这些倡导“女权主义”的年轻人的支持时,情不自禁地举起了手。[7]

“占领男厕所”行动在全国多个城市得到响应。上海交大妇委员会专职副主任万晓玲认为,广东女大学生发起的“占领男厕”行动,反映的是一种以人为本的意识,从各个层面强调维护女性等群体的权益,对整个社会公共建设产生推动作用。[7]

“人大代表建议“扩女厕”。据了解,叶青关于《完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提高女厕位比例》建议的诞生,源于几名女大学生发起的“占领男厕所”的行为艺术。[15]


抗议就业歧视热议

中山大学应届毕业生郑楚然寄出57封信,投诉企业发布招聘广告涉及性别歧视,截至24日,她已收到7个政府部门的回应。

部分政府部门承认,一些企业存在用工歧视问题,将转交相关部门处理;也有政府部门称,调查发现“限招男性”是“工作需要”,“考虑女性当秘书不方便”。同时,智联招聘网站上,这些限制性别的企业招聘启事,已被悄然删除。

据悉,答复郑楚然的7个政府部门中,北京市工商局房山分局回复,北京北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秘书一职限招男性,理由是“公司应酬多,单独出差较多,考虑到女性当秘书不方便,不安全,不是歧视女性”。

广州市工商局海珠分局和番禺分局回信称,已将举报有关问题转交区人社局。广州市工商局萝岗分局则表示,因不在部门管辖范围,不予受理。市工商局越秀分局、海珠区劳动局和天河区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均电话确认收到信件。

郑楚然说,根据法律规定,政府部门应在60日内对举报事项做出处理,期限届满时,她将“考虑采取下一步行动”。据悉,与她同日,来自北京、上海和南京等8个城市的女大学生集体寄信,举报267家企业,目前总共收到60个政府部门的回复。[16]


参考资料

1.  女权改变一个姑娘——南都人物志《女权斗士郑楚然》  .观察者网 [引用日期2014-09-22] .
2.  《天生我才》:女权斗士霸气抢男厕  .广东卫视 [引用日期2014-09-22] .
3.  用行为艺术改变世界——郑楚然  .莞工青年 [引用日期2014-09-22] .
4.  广州女大学生吃“咸猪手”反职场性骚扰  .中国新闻网广东新闻 [引用日期2014-09-22] .
5.  三八节流行SAY NO:对咸猪手零容忍 反对家暴  .新浪新闻 [引用日期2014-09-22] .
6.  广州16名女性城管委门前蹲马桶 抗议女厕厕位不足  .国际在线 [引用日期2014-09-22] .
7.  “占领男厕”行动:不仅是一场“行为艺术”  .新华网 [引用日期2014-09-22] .
8.  人大代表 建议“扩女厕”  .网易新闻 [引用日期2014-09-22] .
9.  对招聘性别歧视说不(图)  .网易新闻 [引用日期2014-09-22] .
10.  广州女大学生致信500强CEO抗议招聘性别歧视  .网易 [引用日期2012-04-27] .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来源:公民叶海燕微博http://weibo.com/2078765641/C822k14wZ
http://t.cn/RwrPMmr
http://weibo.com/p/1001603819144544961765


女权主义者不愿意放弃的完整人生

公民叶海燕 发布于2015年3月11日 09:47

今天已经是3月11日了,五天过去了。不知道她们在里面怎么样?有没有被长时间审讯?一定会哭的吧?即使再坚强的女权主义者,被捕之后,也难以忍受那份屈辱与委屈。再加上女性复杂的角色,不论是做为母亲,妻子,还是儿女,社会要求承担或者个人自愿承担,在自己行动不自由之后,这一切牵挂就会涌上心头。我最担心的是嵘嵘。她很爱孩子,她一定想起孩子就会流泪。也不知道她的爱人是否能理解并支持她,她的婆婆一定会担心。这些都是社会工作之外的压力。

有人可能会问,女人回归家庭不好吗?这些事情应该交给男人。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如果没有女性人权捍卫者,没有女性社会活动家们,这是一个男人完全掌控的世界,没有女人的声音,你们可以完全信任他们会考虑女性的利益,并将之放在重要的位置吗?

社会总是鼓励男性离开家庭,去创造世界。“事业第一”成为一种男性价值观。为事业牺牲家庭是可以接受的。那么谁为家庭牺牲呢?自然是女性。所以,主流社会鼓励女性回归家庭,好让男性更洒脱,自在。在家庭中,以男性为主导,女性处于辅助地位成为大众共识之后,在“国家主义”的催情下,政权又怎么会把女性放在重要的位置?

不知道是两会来临,女性必须让路,还是早有蓄谋要女人闭嘴。女权主义面对这次无端的打击,女性又一次陷入困惑。她们有什么错?我们有什么错?如果这样都要抓捕,那我们的空间在哪里?想想“妇女能顶半边天”这句话的时候,再想想现在,只能说是吹得很大很漂亮的汽球,被扎破,露气了。中/共/政权再也不是最初他们吹捧出来的那么漂亮,迷眼了。

就在武嵘嵘她们被抓之后,一些主流媒体在三八妇女节,捧出几个中国女富豪来膜拜。做为她们的成功女性代表。我就想起是谁说的那句话,说某某“吃相太难看”。动用国家公器,与民争名,争利的吃相,确实太明显,太难看了。他会一边抢夺民权一边高呼,“你的利益很重要,我是为你服务,是为你好!”,而阻止他们抢夺的声音就变成侵犯“国家利益”的“罪犯”。“国家”,“人民”的范围与定义,在这个政权嘴里是模糊的,变幻的。因此,一谈到国家与人民时,我们先要弄清楚,国家是不是包括女人,人民是不是包含女人。这一次三八妇女节,我就看到,他们在这样隆重的日子是限制民间女性的声音的。那是他们不想要的。

实际上,在我眼里看到的现实是,很多“女性并没有祖国”。比如性工作者。在她们遇到生存困境时,国家在哪里?而她们凭一已之力去努力生存时,国家警察出现了。还有那些被性侵的孩子们,你们看到国家为她们发出声音了吗?不,国家站出来消灭指责强奸犯的声音。

这是一个很悲惨的现实。可很意外的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居然跟联合国合作举办全球妇女峰会。如果把这个政权形容成一个具体的人,他的个性是鲜明突出,活灵活现的,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那就是一个言行不一,心胸狭窄,缺乏安全感,性格暴戾,听不见反对的声音,又酷爱面子,思想保守,落后装逼的大骗子。

我像许多小伙伴一样。心也踏实不下来。不知道嵘嵘,大兔,婷婷,麦子,还有王曼,她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我也在担心以后,是不是女性的声音,会越来越微弱……

昨天有小伙伴在群里说,“女权两个字太敏感,我们是不是要把女权改成别的名字?”

我一下子跳出来,“不!不能换。十年前女权都不是敏感词,绝对不可能在十年后,却让这两个字消失!”

虽然我是这样说,但这或许并不是我们的力量能做到的。

国家机器倒退而来之时,被碾压的,不仅仅会是女权主义者,还有那些现在在网络上,人模狗样,被“暖风熏得”晕晕已睡的“游客”。他们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他们只是来看热闹,兼吐口水的。

未来会是怎么样?

谁也不清楚。

但在目前来说,痛苦是会让人忘记恐惧的。我也希望能进海淀看守所,跟她们在一起。只要是在一起,哪怕是在监狱里,也会有快乐。

一提起监狱,某某有关方面就会提到“孩子”“父母”,仿佛只有他们才是爱孩子,爱父母,有责任心的人。可是,做为一个女人,能为自己活着才是最幸福的。我当然要考虑孩子,要爱父母。但这份爱与考虑的前提,不是杀死自己。而这个社会就要逼你作出选择,你要么爱孩子,爱父母,要么爱自己。在中国,你不能作做为一个完整的女人,你必须割裂你自己。而整个社会从来都没有反思过,强迫女人作出这种舍弃自我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或者说是不是最好的。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来源:公民叶海燕微博http://weibo.com/2078765641/C7XIw0Amf
(粗体为原文所加)

叶海燕
至于我的朋友们,我相信你们是坚强的。我信任你们,就像信任我自己一样。我相信,女权主义者所获得的性别共识,已经让我们无路可退。在性别平权的路上,或者说在女性人权的路上,我们绝对不会分开。“ http://t.cn/RwBHJmS
3月10日 22:48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转发 7   评论 3   赞 7


青年女权行动派的孩子们
公民叶海燕 发布于2015年3月10日 22:47



在我眼里,她们都是孩子。还记得晶晶,慧芳,还有西西…..泪,她们可爱的小脸,一晃到我面前来,我就好开心。(我在这里点名,她们千万不要被抓去啊。拜托了!)我喜欢跟她们在一块儿,为什么喜欢?因为我们彼此能听懂对方在说什么,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就像头脑风暴一样,总有新的有意思的观点蹦出来,让大家会心领受。这种思想交流的乐趣,相信很多人都有体会吧?所以,女权主义者之间的友谊,并非需要见面,更多的是心灵与心灵的对话,或者说思想与思想之间的对话。

我经常会去主动翻阅其他几个女权主义者代表的文章,这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我因为既不是社工专业,也没有社会学的基础,要读懂文章,比起这些年轻的朋友,就会吃力一些。因此,跟她们交流,或者听她们之间的交流,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学习。我不愿意离开她们的圈子,我怕一脱离圈子,我的思想就跟不上了。因此,除了对她们的疼惜,还因她们是我的良师益友。

除了王曼我不太熟悉,其她几个,都是我认识的。有一个韦婷婷是在大学没毕业时,我就认识了。当时我还在武汉,我看着她进入NGO圈子,成为一个优秀的性别平权倡导者。和武嵘嵘认识就更久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09年一次艾滋病会议上。她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专业社工。她当时的表现深深地影响了我,使我有了学习做一个专业社会工的动力。那天,她穿着蓝色印花裙子,外面套个小外套。抱着一堆材料,手里总是握着一枝笔。她的声音非常温和,非常认真地听我说话,有时候还要拿出笔来记一下。

嵘嵘也是80后,比我小。可是,因为她的工作经验和在NGO领域的资历,遇到问题需要解决时,我总是依赖她的专业水平。而她就是那种,任何人求她,她都不会拒绝的人。而且,她很会给人力量。她会萌萌地说,“好吧,海燕,你放心,这个问题你交给我,我一定帮你解决好,好不好?”

她是严格地按照社工的专业来工作,并且一直在研习心理学。她时常在强调,年轻要吃苦,要奋斗,不能总向“钱”看。但是,对这些社工毕业的孩子来说,理想与工作之间的平衡是个最大的问题。毕竟大学毕业或即将毕业,自己再不能依靠父母了。可在NGO领域活下去,真不容易。踏入NGO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就像一个天真,浪漫的少女,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夺去了初夜。明明知道会很辛苦,可是付出了太多,又太热爱这份事业。即使穷苦着,也要熬到最后。我几乎听到她们都用同一句话描述过她们的工作,“但是钱太少了呀!”

大兔和麦子先是青春美貌吸引了我。我觉得她们俩都长得像港星。一个像陈慧娴,一个像杨千桦。后来就是她们的思辨与纯粹吸引了我。

当然,这些孩子在一起是非常喜欢搞怪,非常皮的。你跟她们在一起,会充满了欢乐。

更是因为她们个个的独立人格,使我爱上她们。中国人有种不好的习惯。不习惯批评别人,也不习惯被别人批评。所以,提反对意见,要冒风险。为了不影响和气,经常会保留个人观点。特别是女性在辩论上,最容易谦让。倒并不是她自愿交出话语权,只是她认为,自己的观点或者自己的立场,并没有他人的感受重要。这种善良,或者小心用在会议上,就不是好事。而且,不管是女性,或是男性,也都一定要打碎这种听不惯不同声音的玻璃心。

所以,能够很勇敢,很积极地表达自己不同观点的女生在我眼里,就是非常赞许的。特别是男权话语环境下的社会性别的学习,更需要不同人群的体验与交流,才能让我们更全面地认识到性别差异的问题。

尽管她们有专业的能力,但毕竟初出社会,经历许多委屈与伤害,才慢慢成长起来。有一些我看在眼里,也欣然于胸。就像看到我的孩子长大一样。

没有什么街头社运可以得一百分。我常常看到她们的行动,也会认为有一些不足之处。可这不重要。她们是年轻人,世界是她们的。应该让她亲自去尝试,自己在实践中成长。

我是怀着这样的心态去看这些年轻人的,那么你呢?

光有专业能力不够,要说专业能力,全国的社工千千万万都有。可是,真正能走在时代的前列,成为先行者,去给社会积累更多实践与经验的年轻人,不多!

她们勇于挑战,并且在前行的路上,向着更专业,更理性,更成熟迈进。是她们在支撑中国女权,那片寂寞的天空。难道不是吗?

我的要求并不高。

1、  不要让孩子对这个世界绝望。也就是说,你别太黑了!你至少有点儿人性。

2、 不要扼杀她的青春,热情,还有她对社会工作的热爱。

但这只是我的期望。我是个喜欢自由的人,所以从来不喜欢把个人的观点强加于人。我也没有那个能力。你有你选择的自由。你可以继续做一个暴徒,无视法律规则。什么样的选择得出什么样的结果。每个人只能为自己负责。我今天在这里说这番话,也是为自己负责。我做了我该做的。所有的人,都留给历史来审判,也许我是错的。

至于我的朋友们,我相信你们是坚强的。我信任你们,就像信任我自己一样。我相信,女权主义者所获得的性别共识,已经让我们无路可退。在性别平权的路上,或者说在女性人权的路上,我们绝对不会分开。“吾辈爱自由,勉励自由一杯酒。”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转自:劳工互助网https://www.laogonghuzhu.org/4770.html
(2015-3-11发起)

劳工界对女权活动者的集体声援

【劳工界对女权活动者的集体声援】我们获悉,多名女性权益捍卫者在2015年国际妇女节前被警察带走羁押,其中至少包括:广州郑楚然、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王曼。相关警方拒绝向她们的代理律师透露任何信息。我们同时注意到,另有多地女性权益关注者被警察骚扰。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一次专门针对女性权益捍卫者们的行动。              

劳工界与妇女界、劳权与女权有诸多交叉重叠之处,女工是劳工的半边天,劳工权利中也包含了女工权利,女工在工作场所遭受严重的就业歧视、同工不同酬、性骚扰、月经期无保护、生育无保险等等侵犯和损害女性权利的情况。劳工界支持各地女性权益捍卫者和女权行动者维护妇女合法权益的主张和活动,对警方在国际妇女节前夕抓捕她们的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并要求立即释放她们并予以国家赔偿。                  

签名:

1、王江松,男,北京;2、肖育辉,男,广东;3、简昌胜,男,广东;4、林东,男,广东;5、蒋兴奎,男,浙江;6、周晓宇,男,广东;7、孟晗,男,广东;8张然,男,北京;9、邓小明,男,湖南;10、陈峰,男,香港;11、黄才根,男,浙江;12、陈凤山,男,北京;13、陈佳敏,女,美国;14、佳俊,女,广东;15、黄兴国,男,湖南;16、黄小娟,女,广东; 17、陈辉海,男,广东;18、董先清,男,广东;19、何远程,男,广东;20、黄乐平,男,北京;21、胡石根,男,北京;22、范标文,男,广东;23、范亚峰,男,北京;24、李丹,男,北京;25、段毅,男,广东;26、关彬枫,男,北京;27、戴春,女,湖南;28、蔡满基,男,广东;29、林磊,男,甘肃;30、孟霖,男,甘肃;31、何兵,男,四川;32、纪建生,男,广东;33、曲栋,男,广东;34、吴淦,男,北京;35、何山,男,浙江;36、于武仓,男,广东;37、栗艺涛,男,天津;38、张新年,男;39、吴峥嵘,男。北京;40、刘剑,男,广东;41、祝强,男,广东;42、覃佐菊,女,广东;43、曾飞洋,男,广东;44、张军,男,山东;45、刘莉,女,湖南;46、王爱忠,男,广东;47、刘建锋,男,北京;48、张照东,男,福建;49、田生梅,女,湖南;50、彭家勇,男,广东;51、刘建伟,男,北京;52、骆红梅,女,广东;53、薛梅子,女,北京;54、王晓军,男,陕西;55、苏媛,女,广东;56、全桂荣,男,江苏;57、李伟杰,男,河南;58、王素荣,女,山东;59、张治儒,男,广东;60、邱林川,男,香港;61、施济,男,四川;62、胡大飞,男,广东;63、葛永喜,男,广东;64、胡常根,男,上海;65、苏湘,女,香港;66、鲁宁,男,江苏;67、王时树,男,广东;68、徐子琦,女,甘肃;69、李可明,男,广东;70、隋牧青,男,广东;71、梁明远,男,四川;72、胡颖,男,湖南;73、黄楷晓,女,广东;74、杨磊,男,广东;75、刘川,男,广东;76、何晓波,男,广东;77、杨志才,男,广东;78、李春云,女,美国;79、孟泉,男,北京;80、祝新华,男,广东;81、张超,男,北京;82、杨子立,男,北京;83、王胜利,男,河北;84、谢如景,男,广东;85、程紫微,男,湖南;86、黄小勇,男,湖北;87、李俊怡,女;88、刘亚洲,男,广东;89、张利亚,男,广东;90、韩晶,女,河北;91、刘少明,男,广东;92、沈斌倜,女,北京;9、陈伟祥,男,广东;94、何河,男,贵州;95、张远彬,男,广东;96、伍雷,男,北京;97、翟岩民,男,北京;98、刘四仿,男,广东;99、张士谦,男,河北;100、陈科云,男,广东;101、张海兵,男,湖南;102、李小玲,男,广东;103、黄思敏,女,湖北;104、王侃,男,北京;105、许多,男,北京;106、吕延武,男,广东;107、王第伦,男,贵州;108、吴贵军,男,广东;109、龚辉,女,广东;110、聂世贵,男,四川;111、李大君,男,河北;112、齐丽霞,女,河南;113、张春芬,女,江西;114、孙恒,男,河南;115、赵忆帆,女,四川;116、黄玲,女,河南;116、黄小娜,女,广东;117、李晓娟,女,广东;118、付秋云,女,河南;119、李玉林,女,河南;120、张子怡,女,河北;121、郭佳,女,北京;122、赵晨,女,东北;123、王艳茹,女,内蒙;124、段娜娜,女,河南;125、李俊,男,云南;126、陈明钰,男,陕西;127、庄奕展,男,广东(待续)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来源:李思磐微博http://weibo.com/1407955112/C83Tw5PRt


@李思磐
O国际女权组织声称将杯葛中国峰会http://t.cn/Rwrc7hg
3月11日 14:31 来自 iPhone客户端


国际女权组织声称将杯葛中国峰会
李思磐 发布于2015年3月11日 14:31



国外消息:今天从好多国外学术和女权网络渠道听说大家都在关注中国政府抓了5个要求反性骚扰的女青年的事件,义愤填膺的。

因为昨天公布了联合国和中国9月将要举办全球妇女峰会的消息,有些国外女权组织说中国政府如此打压争取男女平等的女权活动者,根本不配举办峰会,还说如果中国政府不放5个女权青年,她们就要联合全球女权组织boycott the summit!

我们有什么办法让中国政府知道这个动态?和联合国一起办妇女峰会也是有史第一次,如果因为公安口的失策而砸了这件好事,也真是很遗憾的,中国政府的脸也丢大了。政府还不了解全球女权组织的力量。现在互联网时代,有个什么事情几分钟就传遍全球了。那些国外女权组织个个行动能力都很强,在联合国很有势力的,常驻联合国搞活动的就不少。

现在也只有立即释放5位女青年才可能中止外国妇女组织的boycott the summit 的联合行动。但我们和政府又没有沟通渠道。大家看如何是好?





李思磐: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转发 34   赞 5   3月11日 14:36

YuxiaoPitt:#女性# 丢人呐 //@李思磐: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3月11日 14:39

李思磐:北京行动纲领没有兑现,全球女权主义者窝了一肚子火呀。现在自己送上门去做靶子,真是不智。@指冷君_: 放人! //@李思磐: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转发 5   赞 6   3月11日 14:40

旻影:哎嘛还不放人就丢大脸了[微风]
3月11日 14:41

若白白:这脸打的真响,坐等取消峰会,他们才会学乖。[doge]【看热闹不嫌事大】。//@李思磐: 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转发 1   3月11日 14:47

王继微博九:我倒希望这峰会别在北京开,连基本人权都不能保证的国度,遑论女权?//@浮萍晓之: //@李思磐: 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3月11日 14:56

i莫如是:我还是觉得习大大等高层是很清楚状况的,但总是繁忙顾不得这类事。倒是某些政府层级搅浑了一锅粥[拜拜]/@MariaWhite: //@李思磐: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3月11日 15:01

李思磐:回复@王继微博九:这个会在纽约开。不过,女权并非比人权后置的议程,如果承认女人是人,那么女权就是人权本身。 //@王继微博九:我倒希望这峰会别在北京开,连基本人权都不能保证的国度,遑论女权?//@浮萍晓之: //@李思磐: 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转发 3   9    3月11日 15:04

箜豆豆:杯葛(boycott)是指联合抵制某个个人或公司,包括拒绝购买,销售,或其他形式的与之合作。一次杯葛可能更倾向于使冒犯者在精神上感到羞耻,而不是在经济上惩罚他们,如果是长期和广泛的,杯葛就成为道德战术之一。 //@指冷君_:放人! //@李思磐: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3月11日 15:11

小点儿戴围脖:人一出生就有性别,成长中不断被社会建构性别概念,人的一辈子是不可能跟性别无关的,剥离性别的人是不存在的,所以人权女权分不开。//@李思磐: 回复@王继微博九:女权并非比人权后置的议程,如果承认女人是人,那么女权就是人权本身。 //@王继微博九:连基本人权都不能保证的国度,遑论女权?
3月11日 15:12

王继微博九:回复@李思磐:哦,谢谢纠正我的失误。我同意你对女权的理解。//@李思磐:回复@王继微博九:这个会在纽约开。不过,女权并非比人权后置的议程,如果承认女人是人,那么女权就是人权本身。
转发 1   3月11日 15:16

孟林de小屋:开个两会,搞得风雨欲来,年年如此,真不应该![失望]//@魏建刚无法代表小刚: //@李思磐: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3月11日 15:38

李单单-:天朝什么时候怕过丢脸了 //@MariaWhite: //@李思磐:北京警方的蝴蝶翅膀带来了政治飓风。
3月11日 16:40

工评社:支持全球各国女权运动自下而上集体抵制联合国和中国9月妇女峰会,更重要的应该是通过这个活动让中国和世界各国女性大众看到这个峰会主办者的虚伪!打压妇女权益活动者践踏民权,伪共当局自取其辱!
3月11日 17:41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新媒体女性
【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5女权行动者】郑楚然等五名女权者被拘留,只因她们准备举行反对公交性骚扰的活动。此事引起全球关注声援,更有人发起全球女权联署。中国将于9月与联合国举办全球妇女峰会,国外女权组织表示如不妥善处理将抵制峰会。详情:http://t.cn/RwrMlRu
转发 456   评论 39   赞 57    3月11日 15:55 来自 微博 weibo.com    http://weibo.com/1527379661/C84ruBTO3
(工评社转按:这条微博不到三小时即被封杀)


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5女权行动者
新媒体女性 发布于2015年3月11日 15:53

@新媒体女性 独家,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楚然,李婷婷,韦婷婷、王曼、武嵘嵘五名女权者于3月7日凌晨被警方带走后至今未归,只因她们准备举行反对公交性骚扰的活动。此事经路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道后引起全球关注声援,更有国外女权者发起全球女权联署,盖尔鲁宾(Gayle Rubin,性与性别政治学家),贺萧(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历史学教授,中国妇女史学家),Judith Lorber(美国著名女权、性别研究学者)等著名学者也签名声援。



声势浩大的全球女权联署。

3月9日消息,中国将于9月与联合国举办全球妇女峰会。但有国外女权组织批评中国政府如此打压争取男女平等的女权活动者,根本不配举办峰会。据悉如果中国政府不妥善处理此事,全球女权组织将联合抵制此次峰会。

3月11日上午,据王秋实律师通报消息,今日李婷婷和王曼的家属存了钱物,有家属说,我完全支持女儿做的事,有能耐也把我抓走,另有家长说,反公交色狼也有错?这是很好的事!警察抓我女儿,他们是跟流氓站在一起?律师初次要求会见李麦子到明日将满48小时,按规定应当安排会见。同时五位的家属均表示目前仍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截止至3月11日下午3点,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五名女权行动者共有493名来自中国,日本,巴西,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芬兰,西班牙,瑞典,瑞士,印度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签名。

联署部分留言:

Release the women activists U have arrested. Here's your chance China to show the world that China supports women and their rights.
放了那些你们抓走的女性行动者。这是中国向世界展示其支持妇女维护妇女权益的好机会。

For the country that hosted the Fourth World Women's Conference in Beijing in 1995, this is particularly troubling.
对一个曾经在1995年举办了北京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的国家来说,这显得特别不对劲。

You are doing very important work! I admire your courage, and I hope that you will be free soon and able to continue your work. You are setting an example for all women* around the world. Keep going! Stay strong! We are thinking of you.
你们在做非常重要的工作!我佩服你们的勇气,希望你们能够尽早被释放并继续工作。你们为全球妇女树立了榜样。

Please uphold gender equality and respect for women.
请支持平等并尊重妇女。

Women should never be imprisoned for advocating for their rights.
女性永远不该为了倡导她们的权利而入狱。

In a country that prides itself on women's liberation, this is a big step back. Please release them.
对一个以妇女解放为傲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倒退。请释放她们。

How terrible that exactly 20 years after Beij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moving against these feminists rather than supporting their efforts. Gender equality and safety from gender based violence are causes that the UN supports and that China too once endorsed. These activists deserve praise, not punishment.
恰恰是在北京世妇会举办20周年之际,中国政府便从支持女权者的努力转为对付她们,多么可怕。从性别暴力中解放的性别平等和安全是联合国所支持的也是中国一度赞同的。这些行动者们应该得到赞扬而不是惩罚。

It is horrendous to be jailed for wanting to protest sexual harassment in public places!
仅仅是因为想反对公共场所性骚扰行为就入狱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路透社报道:






纽约时报报道:



华盛顿邮报报道:


赫芬顿邮报报道:


英国卫报报道:


西雅图,伦敦,纽约三地女权者声援:



  
中国工人声援:






--------------------------------------------------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平台WomenAwakening,请扫描以下二维码,点击关注:

~~性别平等倡导机构~~

@新媒体女性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3月11日情况通报:律师提交了会见韦、武、郑会见手续 因故仍未会见

http://weibo.com/1566496624/C84KUcvgI

王秋实律师
案件情况通报:今天下午我们三位律师分别提交了会见韦婷婷,武嵘嵘,郑楚然的会见手续,得到所方答复,审查手续后会在48小时之内安排。之后,因三位当事人家属均在外地,律师想给女孩们存些生活费,但看守所答复只能近亲属存,我们只好离开

3月11日 16:43
来自 nubia Z7 mini   转发 117   评论 12   赞 28


云泽兮熙:希望她们在派出所没事……//@果然是天然呆啊天然呆: //@aliciashine://@双重人格的绪酱: //@三家邨://@原始女性是太阳://@LesSea-大連拉拉公益小組:转发微博
3月11日 19:01

野靖春9:律师会见,估计看守所是惯例,请示领导。//@性情中人_17://@法尚应舍tgw://@风雨伸冤路://@郝劲松: 关注在三八节被捕的女性
转发 1   3月11日 19:56

魏建刚无法代表小刚:我的同事韦婷婷,研究生毕业,放弃高薪工作来做公益,“国际妇女节”参与反性骚扰活动被拘留到现在,她一直是一个非常有社会责任心的年轻人,她肯定不是要扰乱社会秩序,而是真心希望这个社会向着更美好的方向发展。依法治国让她们早日回家!
转发 13   赞 3   3月11日 20:37

mec孙:使用这样话语体系,格外屈辱心碎。//@魏建刚无法代表小刚:我的同事韦婷婷,研究生毕业,放弃高薪工作来做公益,“国际妇女节”参与反性骚扰活动被拘留到现在,她一直是一个非常有社会责任心的年轻人,她肯定不是要扰乱社会秩序,而是真心希望这个社会向着更美好的方向发展。依法治国让她们早日回家!
赞 1   3月11日 21:07

工评社:要坚决反抗//@mec孙: 使用这样话语体系,格外屈辱心碎。//@魏建刚无法代表小刚:我的同事韦婷婷,研究生毕业,放弃高薪工作做公益,妇女节参与反性骚扰活动被拘留到现在,她一直是非常有社会责任心的年轻人,她肯定不是要扰乱社会秩序,而是真心希望社会向着更美好方向发展。依法治国让她们早日回家!
3月12日 00:10



http://weibo.com/1566496624/C87wB0ScL

王秋实律师
@韦婷婷waiting 恭喜你做阿姨了,妹妹今天刚刚生产,按你的说法应该是生理性别男,虽然你暂时看不见我的埃他,但是我帮你记载外甥的生日,你回来一定会看见的,而且不久就会回来,我坚信!

3月11日 23:46
来自 nubia Z7 mini   转发 1   评论 1   赞 1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吕频
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9次会议正在纽约召开,这是全球性的#女权联合国#盛会。会议独家中文实况报道。我发表了文章 O​2015全球女权与中国:我们的功课做好了吗?http://t.cn/RwrRA0y
3月11日 22:59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转发 22   评论 2   赞 4    http://weibo.com/1497705225/C87dK2aCL


​2015全球女权与中国:我们的功课做好了吗?
吕频 发布于2015年3月11日 22:58

2015全球女权与中国:我们的功课做好了吗?

作者:冬暘



哥特鲁德·蒙盖拉再次成为女权联合国的焦点。这是向历史致敬,20年前她也曾在舞台中心,那时她是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的秘书长 。

这一次,70岁的蒙盖拉向来自全世界的女权活动家提出两个问题:

——你们是否还记得我们20年前的承诺?

——你们有没有做好你们的功课?

    20年前蒙盖拉说:“革命已经开始,我们没有回头路(Revolution has begun, there is no going back)。”

    20年后她说:“我们在正确的轨道上,我们需要妇女坐稳驾驶座(we are on the right track, we need women to be the driving seat)。”

3月8日,以“庆祝女权主义和妇女运动 1975-2015”为主题,联合国第59次妇女地位委员会,即“北京+20”全球会议的非政府论坛咨询会在纽约阿波罗剧院召开。来自四个国家的歌手用21种语言献唱《世界的妇女》;活动家们宣读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墨西哥(1975)、哥本哈根(1980)、内罗毕(1985)和北京(1995)的重要纲领性文件;影片回放四次会议的历史性时刻。

    美国罗格斯大学全球妇女领导力中心曾是北京世妇会前各国活动家的培力之地,该中心的夏洛特·邦奇教授(Charoltte Bunch)在肯定全球女权运动的成绩之后,着重指出三大难题:国际性纲领在全球各地的本土化实施;国家内部的资源分配——军事和国防从来都是发展的重中之重,性别平等却被忽略;运动发展在客观上令一些受益成长的妇女和另一些被忽略的妇女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她还提出,目前女权主义在全球范围内都遇到强力反挫,来源可能是家庭、社区、政府,可能是军国主义及恐怖主义。她倡议:“我们必须坚定地站在一起,反挫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保卫他人就是保卫我们自己。”

20年前,在中国诞生了北京世妇会《北京行动纲领》,如蒙盖拉所言,中国是孕育“北京一代”(Beijing generation)女权主义者的地方。

20年后在中国,五名青年女权行动者在“三八”节前被拘禁,她们只是要在公共汽车上贴几张可爱的贴纸,反对性骚扰。

如果请蒙盖拉这位历史见证人考核中国20年来所做的功课,成绩能及格吗?

前爱尔兰总统、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Mary Robinson) 在会上这样告诫青年人:

“当你设定了性别平等作为你的目标,力图推进目标并取得成绩,那你必须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必须心理强大,必须为最弱势的群体获得正义而抗争。”

“三八”节,以此呼吁早日释放五名青年女权行动者,并与所有女权主义者们共勉。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支持中大校友及女权公益人——中大学子的联名声援

2015-03-11  e先每日资讯  原链接

e先每日资讯(微信号:edaily)是逸仙传媒旗下产品,目前是中山大学最具影响力的学生媒体微信平台。

3月6日晚起,包括中大学子郑楚然在内的北京、广州、杭州等地的女权公益人士陆续被警方带走。

刚刚过去的女生节和妇女节,对于女性的祝福和活动开始在校园里朋友圈里热闹起来,同时热闹起来的,还有关于女权主义的讨论。

其实从今年春晚开始,关于女权主义和反对歧视的话题就渐渐在许多小圈子里兴起,虽然还没有形成全社会参与的热门讨论,但已经足够鼓舞人心。任何一个社会的革新,都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它也必然是从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意识到问题存在而开始的。

然而,3月6日晚起,在北京、广州、杭州等地的女权公益人士(郑楚然、李麦子等)陆续被警方带走,她们曾致力于呼吁高考提前批男女分数线平等、厕所男女厕位1:2等活动。据介绍,她们拟在妇女节发放“反对公交性骚扰”小贴士和公交反性骚扰防止机制的快闪倡导活动。关于女权公益人士被警方带走的微博发布后,不久即被屏蔽或禁止转发。

据一位知名女权主义活动家的代理律师燕薪称,截至3月9号为止,徐汀和于莲已被释放,大兔郑楚然虽然还未被释放,但已通过电话与外界取得联系。而李婷婷、韦婷婷、王曼仍失联,不排除已被移送看守所的可能。




(以上内容来源:窗外事)



部分中大学子在得知郑楚然和她的朋友们的处境后作联名声援信,由逸仙于此发表。

中山大学学子联署声援被捕校友及女权公益人



3月7日,国际劳动妇女节前夕,北京、广州、武汉等地多名倡导女性权利的活动家,因计划开展公交反性骚扰活动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的名义“跨省”带走,至今仍未获自由。这几名被关押的女权主义者中包括2012年毕业于中山大学档案学和社会学双专业的郑楚然。

当郑楚然还是中大学生的时候,就在广州发起过“占领男厕所”行动,“对咸猪手零容忍,反对家暴”活动,还写信给中国500强企业的CEO,呼吁取消对女性的用工歧视。毕业后,她以“女权主义行动派”的身份继续推动消除对女性的歧视,争取女性应有权利,是为当代性别平权运动的先锋。

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她在3月6日深夜被广州和北京警察带走问话十几小时,住处遭搜查,7日晚被带到北京,刑事拘留在海淀区看守所。作为中山大学在读的学生和已毕业的校友,我们感佩她为中国女性权利的进步做出的贡献,深切关注郑楚然校友的遭遇,强烈抗议北京警方的非法之举。

如今,她身陷囹圄,我们呼吁:

北京警方在“依法治国”的环境下一切严格依照法律程序行事,不羞辱污蔑,不疲劳审讯,不刑讯逼供,准许律师会见,准许就医用药,保障基本人权。不要秘密关押,公开公正审判,让她有自我辩护的权利和机会,由法律来裁决她的行为。

作为由孙中山先生亲手创立的大学,我们呼吁:

中山大学校方秉承中山先生的创校理念,声援郑楚然校友,协调有关各方,为促进事件的妥善解决做一点好事。“吾校矗立,蔚为国光”,在当下随处可见的歧视女性,物化女性的社会环境中,郑楚然和她朋友们的行动充满了积极的力量,代表了社会进步的方向,中山大学应该为教育出这样有理想和情怀的学生而感到荣光。

“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一切正义的事业,其过程总是崎岖波折,但光明总会刺破黑暗。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祝愿郑楚然和她的朋友们安好,凤凰浴火,自由终归!

联署人:张养炯,中大社工系在读;
  万青,中大传播与设计学院在读;
  薛腾,中大人类学系在读;
  付正,中大社会学系在读;
  刘烨,中大人类学系毕业生;
  邹逸杰,中大人类学系毕业生

本声明开放联署,发送”姓名+学院+在读or毕业”到wheehui200@gmail.com 联署

来源:逸仙传媒综合
责任编辑:大同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 ... .shtml#.VQCjIHmgM90
(因为大部分图文与本专辑帖或搜集计划重复,故做节选。)


律师会见被捕女权人士遭拒 全球人权组织抵制“妇女峰会”(节选)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获悉,2015年3月11日下午,武嵘嵘的代理律师王飞、韦婷婷的代理律师王秋实、郑楚然的律师代理胡贵云,到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分别提交了会见手续,所方答复以手续需审查48小时内等通知而拒绝会见。而且,代理律师想给女孩们存钱购买生活必须品,看守所却答复只能近亲属存。
   
    王秋实律师发出信息说:“案件情况通报:今天下午我们三位律师分别提交了会见韦婷婷,武嵘嵘,郑楚然的会见手续,得到所方答复,审查手续后会在48小时之内安排。之后,因三位当事人家属均在外地,律师想给女孩们存些生活费,但看守所答复只能近亲属存,我们只好离开。”



    胡贵云律师发出信息说:“【郑楚然:3.8女权案002】会见:11日下午武嵘嵘的律师王飞、韦婷婷的律师王秋实、郑楚然的律师胡贵云分别提交了会见手续,所方答复手续需审查48小时内等通知。因三位当事人家属均在外地,律师想给女孩们存钱购买生活必须品,看守所答复只能近亲属存。”
   
    网友“SeekerWinnie”发出信息说:“今日情况通报:今天下午三位律师分别提交了会见韦婷婷,陆嵘嵘,郑楚然的会见手续,得到所方答复,审查手续后会在48小时之内安排。之后,因三位当事人家属均在外地,律师想给女孩们存些生活费,但看守所答复只能近亲属存。[20150311](照片从左至右王秋实律师、胡贵云律师、王飞律师)”
   
    胡贵云律师还透露,已经收到郑楚然父亲签署的委托书。胡贵云律师说:“今天收到郑楚然(大兔)父亲签署的委托书,自此,我将陪着这位20来岁的小女孩一起走过这段人生路··· (图中第三位为郑楚然)”



    在五位女权人士被捕之际,中国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宋秀岩于3月9日,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9届年会上宣布,今年9月26日,中国将与联合国妇女署在联大高级别会议期间在纽约总部共同举办“全球妇女峰会”。
   
    对此,国际女权组织准备抵制这一峰会。网友“王政”发出信息说:“这次事情可真闹大了。今天从好多国外女权网络渠道听说中国政府抓了5个要求反性骚扰的女青年的事件,义愤填膺的。昨天公布了联合国和中国9月将要举办全球妇女峰会的消息,有些国外女权组织说中国政府如此打压争取男女平等的女权活动者,根本不配举办峰会。”

    对此,著名维权律师常伯阳律师表示:“【三八节抓女权人士北京警方意欲何为?】3月7日也就是三八妇女节的前一天准备三八节当日做反公交性骚扰公益宣传活动的女权公益倡导者李婷婷(笔名麦子)被北京警方抓捕,现关押于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在国际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的前夜,警方此举令世人震惊!”

    而截至3月11日下午,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五位女权人士的联署已经获得493位人士的签名,包括来自中国,日本,巴西,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芬兰,西班牙,瑞典,瑞士,印度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士签名。
   
    中国劳工维权专家王江松教授发出信息说:“截止至3月11日下午3点,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五名女权行动者共有493名来自中国,日本,巴西,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芬兰,西班牙,瑞典,瑞士,印度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签名。”
   
    王江松教授还发起劳工届集体声援五位女权人士的活动,这一行动也已经有127人签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 ... .shtml#.VQCs9nmgM90


五中国女权份子遭刑拘 特赦组织促无条件放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1日 转载)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组昨日发出声明,指有五名中国年轻女性社运人士在三八妇女节前夕,被公安带到不明地点拘留。声明称,她们本来计划举行反性骚扰的活动,以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她们在被拘留期间,无法接触律师,有机会被虐待或遭受不合理待遇。

    五名被拘留的女性同是青年女权行动派的成员,计划在三月七日于中国多个城市内,举行公开活动,反对在公共交通工具(公交车)上的性骚扰。她们制作多款贴纸,打算在活动时派发,印有「停止性骚扰,让我们保持安全」、「警察去吧,拘捕性骚扰犯罪者」等字句。
   
    在本月六日下午四时,韦婷婷和王曼(32岁)被带到北京市海淀分局。当日午夜,分别居于北京及广州的李婷婷(26岁)和郑楚然(26岁),在家中被公安带走。另一名参与社运的女性武嵘嵘(30岁)于本月七日下午二时抵达杭州机场,亦被扣留。武嵘嵘的友人于当日稍后接到武嵘嵘的来电,听到她发出充满痛苦的哭声,但通话很快被切断,她的友人再次致电亦无人接听。据知武嵘嵘长期受肝病所困,被公安带走时,健康情况很差。
   
    当局没收该五名年轻女性的计算机、电话,以及一切有关妇女节纪念活动的数据。公安突击搜查位于杭州的蔚之鸣女权公益机构办公室。武嵘嵘是蔚之鸣的负责人,同样被扣留的李婷婷、郑楚然是机构的员工。
   
    李婷婷的律师于周一向自由亚洲电台确认,李婷婷被扣留于北京海淀区看守所,暂时不准会见律师。关注事件的北京非牟利组织益仁平中心负责人陆军指,公安已通知郑楚然及武嵘嵘的家属,指她们会被刑事拘留,稍后立案调查。
   
    国际特赦组织要求中国当局立即公开五名女性所身处的地点、法律地位,又指若当局只因为她们举行和平活动而拘留她们,应尽快无条件释放她们。组织要求当局容许五名女性不受次数限制地接触家属及律师,应受合理保护,免受虐待或其他不公待遇。
   
    来源:香港立场新闻 (博讯 boxun.com)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 ... .shtml#.VQCpwHmgM90


女权人士李麦子等五位女士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2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据江天勇律师发出消息称: 倡导女权的5个女孩子三八妇女节前被从广州、杭州、北京各地半夜非法抓捕,现5人皆被刑拘在海淀看守所。经信息员核实:李麦子(李婷婷)、郑楚然(大兔)、武嵘嵘、韦婷婷、王曼均被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每位女士都已经有律师介入。

    据悉:郑楚然是从广州抓捕的,武嵘嵘是从杭州抓捕的,李麦子、韦婷婷、王曼是在北京抓捕的。北京警察传唤嵘嵘时不给传唤证,抄家时不给其丈夫留下查扣物品清单,带走嵘嵘时不给其丈夫通知书,也不肯说明以什么罪名带走嵘嵘,只说拘留通知书回头会寄给家属。
   
    【详见本网之前报道:中国女权NGO遭严厉打压,杭州妇女平权倡导者武嵘嵘被带走疑遭暴力 及多位女权主义者被捕情况通告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5/03/ngo.html
   
    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3/201503120123.shtml


聲援中國女權人士,號召台灣關心性別運動者一起挺對岸的夥伴!
婦女新知基金會聲明及連署募集



2015年3月7日國際婦女節前夕,中國官方跨省拘捕5名女權運動者,包括北京的李婷婷(麥子)、韋婷婷、王曼,以及杭州的武嶸嶸和廣州的鄭楚然(兔子),迄今尚無進一步消息。這五名性別運動者,近年在中國推動各項性別運動,以行動藝術喚起社會大眾對日常生活裡的諸多性別不平等現象:如以佔領男廁來推動增設公共女廁運動、以穿上染上紅血的白紗新娘禮服來喚起對家庭暴力的重視、以剃頭落髮來抗議高等教育招生的性別歧視、到地鐵宣揚反性騷擾等等。他們也透過寫文章、寫信給相關單位部門、辦演講等活動,來抗議和喚起大家對工作場域的性別歧視、媒體的性別不友善、家庭暴力的重視,也為愛滋病感染人群、雙性戀、酷兒群體發聲。

中國政府無預警拘捕女權人士,讓同為性別運動團體的我們,感到震驚與憤怒;號稱「婦女撐起半邊天」的中國,竟然明目張膽大動作拘捕這些推動女性權益、性別平等工作者。中國不但是《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婦女人權公約締約國,同時也早在1995年協辦聯合國的「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期間,通過了《北京宣言》和《北京行動綱要》,再次重申國家負有義務採取行動消除對婦女的歧視,確保婦女不受任何歧視及暴力行為之害。我們無法接受中國當局說一套做一套,公然打壓人權與性別平等改革運動的做法。

近年來,台灣政府鼓勵兩岸交流,但是幾乎只針對經貿交流,甚少觢及人權、民主等重要社會價值議題。性別與女性權益的倡導與交流,主要來自學界與民間婦女團體。因此,除譴責中國罔顧性別與人權外,我們也要求馬政府必須重視此事件,儘速表達關切。台灣不能只顧著宣傳已簽署《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及其他人權公約,但在兩岸交流中卻對人權與性別平權等普世價值裝聾作啞。
婦女新知基會特此聲明,號召同為台灣性別運動團體、關心性別運動者一起來挺對岸中國的性別團體與運動者。

我們的訴求如下:
一、 譴責中國政府罔顧女性權益與性別平等,要求儘速釋放受拘捕的女權運動者。
二、 邀請台灣關注婦女/性別/人權的團體,一同加入連署,聲援遠在海峽之外的性別運動夥伴們。
三、 要求馬政府,不要僅著重兩岸經貿交流,對於兩岸性別及人權發展的交流,也應重視;政府儘速透過外交管道關切並促請釋放受拘捕者。

連署網頁:http://ppt.cc/XlHT   (Modified on 2015/3/12)


2013年8月 武嶸嶸來訪婦女新知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深圳多名工友和劳工工作者声援被抓的五位女权主义者(2015-3-11)

http://weibo.com/1661938332/C84I3cbc4

三七牌东林臭石
转:工人撑女权!深圳新工亿声援被抓的五位女权主义者!!其中第一幅图的吴贵军大哥曾因迪威信工人维权事件被抓,失去自由长达一年。在他听闻大兔等人日前被刑事拘留后,第一时间给了我很多建议,提醒我要给大兔送什么东西,在看守所中哪些东西是可以送,哪些不能送的。大家的支持,都是雪中送炭啊



3月11日 16:36 来自 手机微博触屏版   转发 58   评论 2   赞 30



http://weibo.com/1661938332/C84KWgEZu

三七牌东林臭石
苏媛 劳工和女权,在困难中互相扶持!我撑青年女权行动派!春天花会开,盼你们尽快归来!

3月11日 16:43 来自 手机微博触屏版    转发 10   评论 1   赞 7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联合国妇地委会议政治宣言把妇女团体排除在外 全球近千家妇女组织联合抗议谴责会议缺乏透明(2015-3-11)

转按:“抗议妇地委缺乏透明与魅力”,在有言论自由的纽约,这个抗议实在是太温和太客气太软弱太没骨气了。没有妇女团体参与的妇女界政治宣言,还有何代表性?完全就是失败无效的上层官僚文件。这样来看,现在的联合国机构的文件拟定方式,跟中国的彻底官僚化的上层妇联的文宣,实质上也没多大区别。难怪联合国的官僚们热衷于配合伪共当局的妇女峰会政治表演了。
粗体、绿字标记为原文所有。(工评社 2015-3-12)



全球千家妇女组织抗议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缺乏透明与魄力

2015-03-11  NGOCN  微信原链接

关注NGOCN,公益视野从此大不同;投稿:editor@ngocn.net
NGOCN 原创



3月9日,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9届会议在纽约召开,据联合国官网消息,为期两天的会议关注女性在政治、经济、公民、社会和教育等领域享受人权所面临的挑战,并探寻加强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机会。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当天与会并发言,呼吁各国加倍努力,到2030年实现50:50的男女平等全球目标。

会上还明确了,中国政府将与联合国妇女署合作,共同主办今年九月的“全球妇女峰会”。

本次妇女地位委员会会议大力鼓励各国政府继续支持民间社会,特别是非政府组织和妇女组织在执行《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和大会第二十三届特别会议成果文件上的作用和贡献,并在这方面呼吁各国政府在编写2015年审查报告的各个阶段与相关利益攸关方进行协作,以便汲取其经验教训和专门知识。

但与此同时,全球千家妇女组织发文抗议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缺乏透明,出台的政治宣言远未能达到时代要求。



联合国成员国3月9日在纽约通过了关于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20周年的一项政治宣言(阅读原文),此项宣言的出台经历了数月的闭门商议,而妇女团体被排除在外

全世界将近1000个女性权利与女性主义机构拟定了一份声明,谴责本次会议过程中缺少的透明度。并且大会出台的政治宣言远远未能成为促进性别平等所需的变革议程

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20周年之际的一份政治宣言



在《北京宣言》的二十年后,这样一份《政治宣言》绝不是女性们需要的。

这20年里,性别平等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妇女和女孩的人权也得到了极大的实现。但是,这来之不易的果实正遭受威胁,世界范围内的妇女和女孩正面临巨大、空前的挑战:经济不平等、气候变化和海洋酸化,以及逐渐兴起的、充满暴力的原教旨主义。值此之际,我们需要用更及时的行动,以完全实现性别平等、女性的人权及对女性的赋权。我们也需要更新的承诺,将决心、现实资源和责任都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这份《政治宣言》只是对已有承诺的一次重申,无法与《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的雄心壮志相匹配,事实上,事实上,它还可能会造成一个巨大的退步。

作为妇女组织、女权组织,和致力于妇女和女孩人权实现的组织,我们强烈要求《政治宣言》如下:

做出明确承诺,以完全实现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赋权和人权。“实现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赋权和人权”这个术语应该贯穿于政治宣言的始终。在《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中,确保妇女和女孩充分享受她们的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的目标是贯穿全篇、反复强调的,不仅仅是出现在某个章节。仅仅是在《北京宣言》里,实现妇女和女孩人权这一目标就在第8、9、14、15、17、23、31、32段得到确认。而且,《行动纲领》清楚地认识到性别平等是一个人权问题(见《行动纲领》第1段),并在第2段写道:“作为一项行动纲领,《行动纲领》设法促进和保护所有妇女在整个生命周期充分享有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在这样的宣言中,政府随心所欲地挑选何时尊重、保护和实现女性权益,是不能够、也不被允许的。

承诺加快实施《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另外包括第23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的成果、北京+10和北京+15会议的政治宣言、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的决议,和有关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人权的区域性宣言。

承诺广泛认同并实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和有关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人权的区域性协议。

认识到妇女组织、女权组织和妇女人权卫士在推动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人权和赋权方面扮演的关键、明确的角色。没有女权组织,就不会有《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也不会有实践上的进步。进步之所以取得,不是因为政府的仁慈,而是因为女权组织和妇女人权卫士们一直以来的不懈奋斗及在这个道路中迈出的每一步。政府边缘化这些组织的企图,就是对妇女的冒犯。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承诺创造赋权的环境和资源,使妇女组织、女权组织和妇女人权卫士们在工作时免于暴力。


认识并承诺解决正在显现的挑战,这些挑战使我们为平等、为实现所有妇女和女孩人权的斗争受挫。这些挑战包括:日益增高涨的原教旨主义、暴力极端主义、数量增多的难民、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日益加重的不平等、气候变化和海洋酸化,其他种种。证据是如此清晰:这些问题带来的不公影响,女性们深受其难,如果没有切实的承诺来解决这些挑战,性别平等、实现妇女和女孩的人权将不过是一场白日梦。

明确政府真实的责任范围,包括改革和强化公共机构的详细措施,以解决引发性别不平等的结构性因素;在专门的金融部门和性别回应预算之外,要确保有一个利于妇女权利和性别平等的赋权经济环境;创造国家、区域和全球系统,让那些政府或非政府行动者,包括多边组织,为其在延续性别不平等、违反妇女和女孩人权上扮演的角色负责;确认以国际团结原则为国家合作关系的基础,以促进公正、永续和平等发展。

确认《北京宣言》、《后2015发展议程》和《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间的紧密联系。认识到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赋权和人权的实现对2015年下半年的成功实现至关重要。对于由公开工作组(Open Working Group)定义的、具有独立地位的性别平等使命和目标,《政治宣言》应当给予毫不含糊的明确支持;认识到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赋权和人权对永续发展的重要作用;承诺彻底实施与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有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确保《后2015发展议程》有性别和人权的视角;承诺发展性别敏感目标和指标,确保将性别融入实施方式、融资和评估、监督和责任的机制之中。

认识到妇女和女孩的人权与发展之间的关联。《政治宣言》必须重申妇女和女孩人权与发展之间的关联,尤其考虑到,欠发达给妇女和女孩造成不公的影响。没有妇女和女孩的全力参与,没有妇女和女孩所有人权的满足,三大永续发展支柱——经济、社会和环境——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能实现。当6100万儿童(超过半数是女孩)不能接受教育,当35%的妇女遭遇亲密伴侣的身体和/或性暴力(或来自非伴侣的性暴力),当发展中国家三分之一的女孩结婚年龄都低于18岁,这一切,是发展显而易见的溃败,是对人权的严重践踏。

在这个时刻,在任何地方,当性别平等的完全实现、所有妇女和女孩人权和赋权的完全实现都需要多得多的努力时,没有以上宣言,便可能导致政治失败。

上述一切,缺少任何部分,都是一场政治性的失败;因为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时刻:为实现性别平等、女性人权及赋权,更大幅度的投入,我们仍在翘首以待。


*本文为NGOCN原创,翻译:Sophie 骆骆。如需转载,请保留此声明及原文链接,并完整转载,注明:本文转自“NGOCN”,微信公号(NGOCN02)。媒体合作请联系gaofujun@ngocn.net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