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理解女权主义,关注被打压的女权运动】

艾晓明:打压女权活动者太无理了,是国家机器犯罪行为(2015-3-12)

转按:本文转自博讯(博讯又转自法广),原题“艾晓明:打压女权活动者为不智专横之举”,太客气太温和。上题亦是作者说的话,转载者认为更有力一些。我们认为,遭受野蛮打压的人,必须最坚决地反抗,化悲伤痛苦为力量,决不能示弱。(工评社)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3/201503120254.shtml#.VQCpq3mgM90

艾晓明:打压女权活动者为不智专横之举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2日 转载)
     
    北京,杭州,广州三地的警方在3月7日夜晚突然将近10位女权活动人士抓捕,其中5人一直仍然被关押,但律师仍然未能见到她们。在“三八妇女节”前夜抓捕女权活动人士的原因可能是警方得知她们将在“妇女节”当天,在公交车上贴“反对性骚扰”的车贴。对这一抓捕行动,广东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著名中国妇女和社会问题专家艾晓明女士向本台表示:打压女权活动者是不智专横之举,也是国家机器犯罪行为。

    艾晓明教授:我觉得这次打压是非常愚蠢的做法,也是非常专横的,蛮不讲理的做法。它暴露了目前的维稳机制,和这个国家的政府长期倡导的男女平等的说辞完全相反。我们国家的保护妇女权益相关法律里,都有反对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一系列说辞,但维稳机制与这一套说辞是完全相反的,是一种全然撕裂的关系。
   
    这次对女权活动者的打压暴露了国家机器非常丑陋的面目,也让我们看到:现在中国对儿童的性侵犯,对妇女的虐待,妇女权利上的不平等,资源上的不平等,种种现象为什么如此猖獗严重。我们国家的政策法规,是有很多纸面上写的非常好的内容,但到现实里就走不通,也做不到。什么原因?因为实际上的机制不是这样运作的,而这个机制是保护他们自己和保护权力的。他们认为:任何对现有权力和秩序可能会带来不安的,不是说实际上的不安,而只是可能的。只要觉得可能带来不安,他就首先出击,首先把你摁倒。也就是说他对于这个公民权利的意识是敌对的,他不让你公民有权利,不让你有表达权。他不认为你作为一个女性,你有伸张权利的表达权。我觉得这是非常可恶的,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是非常不讲理的,非常专横的做法,肆意剥夺公民权利。他认为:你们公民所有的权利都是要有政府许可,都要政府开口说话才行,比如让你上街,你就上街,不让你上街,你就别上街。在一个现代社会,这是不可能的,每一个社会成员不可能这样生活的。所以我觉得他们的做法是非常可恶的,我希望他们认识到。
   
    这几天外媒对此有一定的报道,在国内在网民中,像我,叶海燕,律师,和支持青年女权活动的,发起万人公民的联署,还有女律师的联署。都是支持这些女权活动家,强烈要求公安方面尽快释放她们。因为一个国家如果把一个有小错的加以治罪,这已经是滥用权力了,而你把根本无罪的,而且正做着一个符合国际主流的,推动女性应有权力,反对性暴力性骚扰的事业的人投进监狱。推动性别平等,这都是中国政府在20年前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上签署了的声明宣言,一系列政府文件,中国都加以背书了的。那么你们这样做,是在干什么?我找不出什么语言来评论这件事,这太无理了,是犯罪,是国家机器犯罪。
   
    来源:法广中文网 (博讯 boxun.com)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李思磐:史上最恶心人的三八节。没有之一。(2015-3-10)

转按:上题取自李思磐3月8日微博的一句话,但用来概括她3月10日文章《“女警颜值爆表”:福尔马林里的玩偶之家》(此题比较小众化)更直白更贴切。这篇长微博文章的几张配图,正是其3月8日微博的图片,表意一致。故,改为上题。(工评社)


“女警颜值爆表”:福尔马林里的玩偶之家
李思磐 发布于2015年3月10日 13:17

她们被定格在男性“温柔”的目光里,这目光像福尔马林一样,不是活人需要的资料,而是将女人的泡在一段虚假的时间,一种不属于生活真实样貌的状态:仅用于观看,永远不会改变,却死气沉沉。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以永恒的享用、约束、鉴赏之眼,掌握着生杀大权,不管他们是媒体总编辑,还是扛着专业器材的摄影记者。



“女警颜值爆表”:福尔马林里的玩偶之家

李思磐



昨天是“三八”妇女节,一整天我都在一种晕眩般的抑郁中度过。首先当然是因为一群准备到街头宣传公交反性骚扰的女权行动者被拘禁。她们让这个节日的真实斗争历史传统跟现实联接起来,代价是她们的自由。



女警的美图秀秀

我努力从这件目前不知道如何挽回的坏事中平复,但是“节日气氛”却让我更加抑郁。我从十年前开始写三八评论,澄清这个节日的历史,评论两会代表委员试图给节日更名的无知提议,痛批媒体和商家对这个节日的利用,但十年之后我几乎要失语。这是危机感带来的,因为觉得状况糟到无以复加,自己责任重大却无力改变。这样的情形同样发生在我们@新媒体女性 的女德馆报道引起主流媒体连续关注的时候——因为我知道,因为我们报道而关闭的女德馆只有一家,而全国有千万家试图让女人重回三从四德的传统位置的教育机构,以及大批领着公帑而希望把女人赶回家庭的官员和教师们。直到午夜,一位师长问我:“为什么没有你的声音?”



可以预料的是,每年“三八”,新闻一定会报道所谓美女代表和美女记者,这是他们每年乐此不疲的嗜痂之癖,只是今年新词叫做“颜值爆表”。但那还不够,花招远没有穷尽——各大网站以及新闻客户端,都有这样一组据说是来自中国新闻网的图片报道:“苏州女警堪比影星颜值爆表”。先是这些女警察的工作照,确实青春貌美,看起来没有任何一位超过三十岁。如果说,这只是为了“亲民”,还是沿用近年各地警察拍大片的惯例倒也罢了;每位有工作照的女警,都还有旗袍照,扭着S型曲线,在画面上表演琴棋书画茶之类的“淑女”技艺,然后再来搀扶老人的雷锋STYLE,除了照片不会说话,基本上一路朝着德言容工“四德”俱全的路子走了。这组图片明显有着“美图秀秀”逻辑的修图痕迹,这违反了新闻伦理——即便网站和摄影记者的本意是“生活服务”,即满足假想中的异性恋男受众。

这组报道是什么意思呢?年轻美貌扮淑女是公安系统对女警察的特殊考核指标,还是额外表彰的理由?不管穿旗袍和S曲线表达的意思什么,用这些与职业身份挂钩,意味着工作职责之外,女性还要附送貌美如花,温柔典雅。职业评判的权力自然从同僚转向男同僚,从群众转向男群众,观看者和被观看者并不平等,无论是年轻貌美的入围者,还是画面上消失的中老年女警,观看的权力让每一个男人都成为她们的上级和仲裁者,也矮化了她们在工作环境中的层级。







插画事件:男权老大哥的审查

而插画作者@LinaliHuang  则在微博吐槽,TA“和某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公司合作,画妇女节主题图。画了各行各业高矮胖瘦的女性,大家都笑得很开心。文案大概是“做你喜欢的自己”。前期审稿团队基本是女性,过得特别顺利。最后关头被大老板腰斩,换上了一张小女人在花丛中喝茶的图,文案是你值得呵护。右图是刚看到的今日google。我觉得很悲哀。”事实上,那家网站后来的文案,是“愿你被世界温柔相待。”网友们排队抗议的句式是:“我不要你温柔相待,我需要我对这个世界的贡献被平等相待。”




@LinaliHuang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关于妇女真实生活的信息,反映她们生活的图画、照片,她们发出的心声,是如何被审查,被遮盖,被消音。最后,女人就被塑造成这些有权力对信息生产过程施加影响的人想要的样子:年轻,美丽,即便在工作岗位上,也一定要有生活情趣,能够像画儿一样被人鉴赏。

她们被定格在男性“温柔”的目光里,这目光像福尔马林一样,不是活人需要的资料,而是将女人的泡在一段虚假的时间,一种不属于生活真实样貌的状态:仅用于观看,永远不会改变,却死气沉沉。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以永恒的享用、约束、鉴赏之眼,掌握着生杀大权,不管他们是媒体总编辑,还是扛着专业器材的摄影记者。


镀金世道的玩偶之家




百度搜索首页的三八节插画,是一个女玩偶——“玩偶”很多心怀不满的女网民使用来形容那个画面的词——这个穿着连衣裙的小小可人儿旋转在一个音乐盒里,随着她的长大,旁边不断变化的是口红镜子,玫瑰和珠链,婴儿车和奶瓶。可能决定使用这幅插画的人,并不了解自己意外表达的讽喻意义——TA应该既不知道妇女节的来由,也不知道《玩偶之家》。

是的,多么讽刺,正是100年前,易卜生《玩偶之家》开始被引进中国,在大小舞台上开始公演。这启迪了一整代的知识分子,也参与塑造了现代中国的青年和女性的自我。没有错,100年前易卜生笔下的娜拉愤然出走,走出的是在今天这样的消费时代看起来还不错的、银行经理的中产之家:丈夫确实是呵护她的,叫她“云雀”和“小松鼠”,妻子在他眼中,是需要他供养的孩子一般的“小玩意儿”。但娜拉在发现婚姻的真相——在对“小女人”的“温柔呵护”背后,丈夫自私,完全不尊重妻子——之后,愤然说出“我相信我第一要紧的是,我是一个人,一个同你一样的人,无论如何我总得努力做一个人。”



历史并不总是前进,变革缓慢不是最糟糕的,更麻烦的是退步时时发生,每一个时刻都是新旧混杂的。一方面,这是一个大众消费、教育普及、个人享有至少性、消费和迁徙便利的时代,从来没有过这么多中国女人可以了解巴黎时装周,可以全球购物香港扫货,也从没有那么多年轻女子能够接受大学教育,甚至比例超过男生。然而,旧的性别规范正在渗透到新的生活方式,仅仅“女人味儿”这四个字,就能将当代女性的天足再次缠上旧时代的裹脚布。女生上大学的比男生多,学习成绩更出色,却越来越少的女生进入所谓“汉子”的专业领域,因为怕自己损耗青春且“不像女人”。媒体和自媒体越来越严苛的容貌审查让女人们像上了瘾一样地美化身体,尽管大多数人并不像一百年前那样需要依赖婚姻获得经济庇护。心理学和婚姻咨询提供者继续教女人扮演精打细算的“女结婚员”,女性政治代表试图用延长产假的方式,让女性满足对母职的苛求。有了“做人”的基础设施的时代,人们又在强迫症一般地敦促“做一个女人”。一百年前的牢笼遇上这镀金的世道,它形成了一种新的针对女人的“结界”,各种对“做女人”的想象和谎言,劫持了这个纪念日——属于女劳工和妇女参政权运动先驱的纪念日,让女性在平权之途中进入岔道。


男权审美是虚拟的杀戮

鲁迅在他那场著名的关于娜拉的演讲中,结论是:“第一,在家应该先获得男女平均的分配;第二,在社会应该获得男女相等的势力。”他提出的解决方案何其简单,尽管今天,这两点目标也并未达到,但无论是平等的财产权还是就业权,都相较100年前有不少改善。

但放到更短的一个历史时期来看,中国女性相较于男性的劳动收入,又从25年前的8成退到了6成,而财产性收入则只有男人的4成。仍然有超过20%的农村妇女没有土地,这个数字比起十年前是增长的。一位在省级妇联工作过的女律师曾经跟我说:“光是农村妇女的权利就够我工作一辈子,中国农村女人太可怜了,离了婚就什么也没有。”当媒体仅仅用年轻、貌美的城市妇女作为报道对象,这些女人的故事,就像砂子一样被筛掉了。



在今年两会前夕,我们几家妇女组织针对反家暴法立法办了一场记者会。去年国务院推出的反家暴征求建议稿,但引起的社会关注并不多。婚姻的神话永远都在阳光下金光闪闪,就像百度首页旋转的小玩偶的温馨世界,可为家暴受害人奔走的律师和法学家知道阴影中是什么。生活在北京朝阳区的女青年董珊珊,2009年被开宝马的丈夫王光宇殴打致死。在此之前,董遭遇殴打是家常便饭,并且曾两次被王拘禁在外地,她的父母也一再报警,但无济于事。检察院仅以虐待罪起诉,王被处以六年半徒刑,并且2014年初即出狱。问题是,王光宇出狱之后再次结婚,那位女子遭遇了跟董珊珊类似的噩梦。她现在仍然在逃亡中,谁也找不到她;因为在她被打死之前,中国法律和公权力无法对王光宇这样的暴徒做什么。

我不知道当年被娜拉和鲁迅这样的新文化运动主将激励的女学生,看到100年后“女警颜值爆表”的报道该做何感想。好的一面是,女人总算可以成为警察和代表,而一百年前她们最多做女记者;让人莫名惊诧的是,女人大代表、女记者、女警被意淫观看的场景,又与一百年前男文人的花界指南异曲同工——她们被假设的价值,仍然是美丽的小玩意儿。这种“温柔”的“审美”,其实是对她们作为平等的人的贡献和价值最腹黑的掩盖。

花界指南自然是粉饰太平的,他看不见家暴受害者的苦难,因为结婚或离婚失去土地权和村股份权的女村民的困境,即便在一个因为女权运动而遗留的纪念日,他们也不曾以一点点专业主义的精神,去思辨涉及妇女的政策与法律,拆解那些到现在为止,仍然让中国女人陷于暴力与歧视的文化圈套,他们不仅没有积极成为批判和改变的一部分,他们携平台优势,成为最腐朽的那一部分。他们加入的,是对女性权利的虚拟杀戮。


本文首发于腾讯《大家》专栏(http://dajia.qq.com ),腾讯《大家》微信号:ipress,扫描二维码或输入网址,查看更多文章。


[ 本帖最后由 工评社 于 2015-3-15 21:15 编辑 ]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转自:政见 CNPolitics.org http://cnpolitics.org/2015/02/being-a-woman-in-china/


数据说话:中国女性面临着怎样的不平等
缪莹|2015-02-21



一年一度的春晚,今年观众的反应好像有点不太平常。单纯吐槽的段子少了,正经的反驳多了,舆论也逐渐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方面,不满于各种赤裸裸歧视梗的人们觉得这次的一些语言小品真是“恶心他妈夸恶心——好恶心”;另一方面也有旁观者觉得,“想多了吧!大过年的,这么上纲上线做啥?”双方各持己见,争执不下,哪怕是禁放爆竹的地区,好像也能闻到隐隐的火药味。

关于性别歧视和刻板印象的文章想必大家也看了许多,观点和理论都不缺了,那么究竟女性在当下的中国生存现实究竟如何呢?通过1990年、2000年和2010年的中国妇女社会地位抽样调查,或许可以一窥究竟。


教育和工作:有改进,还差点

教育对提高女性社会地位的作用至关重要——有了教育,可以找更好的工作;经济解放了,自然也从被男性主导和控制的家庭关系中解放出来。同时,受过教育的女性更注重自身健康,生育率也相对较低。二十年来,中国在这一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在1990年,农村有34.7%的女性没有接受过(哪怕是基础)教育;到了2010年,这个数字降到了6.6%。城市未受过教育的女性比例则从10.9%下降到3.5%。然而,地域上的不平等还是存在:在2010年,中西部地区的农村女性平均只有6.8年受教育的机会(小学刚读完),比北京和天津地区附近的农村女性要少了2.2年。

在农村,女性受教育的意义并不被重视,家里对女性的“期待值”也相对要小。调查显示,对于农村女性来说,离开学校的决定更多是因为她们家长所做的(36.8%),而家长干涉农村男性的教育则较少(27.9%)。更有将近十分之一的农村家庭认为教育对女性不重要,而同样的数字对男性来说只有3.5%。

在工作方面,中国女性比起周边一些国家的女同胞有更多的机会。尽管数据不多,但基本可以看出,四个中国女性里有三个工作,比印度(三个里只有一个)、日本、韩国和菲律宾(都只有两个里不到一个的比例)要好很多了。但是,女性的就业率从1990年起就在下降,城市里尤甚。在下岗的大潮流中,女性比男性更难再就业,于是有更多的女性回到了家庭:在1990年,76.3%的女性在岗就业,而2010年这个数字跌到了60.8%。在2005年,吉林和黑龙江等地区,女性就业比例只有35%到45%。

实际上,经济改革给所有人带来机会的同时,女性依旧受到不平等的对待:女性的失业率比男性高出50%,在工作场合受到骚扰的可能性更是多出两倍。2010年,每五位女性里就有一位无法做到经济独立,而这样的男人只有4.7%。


社会印象:男女依旧有别,女人们也这么想

性别刻板印象在中国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在2000年,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对“男强女弱”、“男性能力天生比女性强”这种说法表示认同,十年后基本仍是如此。在2009年的另一项独立调查里,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受访者和将近40%的男性受访者认为女性工作机会少是因为“她们能力弱”,另外三分之一觉得该归罪于“女性天生的体力弱势”,更有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原因在于“女性并不对自己的工作上心,也不够有事业上的野心”。

当被问到“你对一男一女分别做同样工作,但男人却赚更多工资这个情况怎么看”的时候,有20.5%的男性受访者觉得“这是正常的”,41.8%觉得这是“不公平但可以接受”的。尽管觉得这种现象“正常”的女性受访者只有7.9%,却也有40.6%觉得“这不公平,但可以接受”。实际上,女性受访者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权益被侵犯而对这些观点激烈反驳,反而表现出对这种男权常态的麻木。

更重要的是,社会对性别之间的刻板印象并没有减弱,甚至还有所增加。在被问到怎么看待“男人应该以社会为主,女人应该以家庭为主”这句话的时候,男性受访者和女性受访者各有一半对这种说法表示同意;而这个比例在过去十年内还上涨了:在2010年,有超过61%的男性对这句话表示支持,表示支持的女性也增加了四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干得好不如嫁的好”这种说法也更受欢迎了:从2000年到2010年,支持这种说法的受访者上升了十个百分点——女性从37.3%到48%,男性从30%到40%。这再次说明了在女性心里,男权社会的思想反而更根深蒂固。


家庭角色:女性做家务仍被视为理所应当

尽管总的来说中国女性对她们自己在家庭里的地位表示满意(85.2%,2010年),但在这些表示满意的女性里也有人同时表示自己受到过言语上或肢体上的家庭暴力(在整个调查中的总比例高达五分之一)。同样有许多女性报告她们在家庭内部受到过经济和个人自由上的剥夺,或者被迫发生性关系。

尽管女性现在在家庭拿“大主意”的时候有了话语权,比如银行贷款和财政投资方面(2010年74.4%,1990年65.5%),但女性独立拥有房产的比例依旧很低(13.2%,相比于男性的51.7%)。这种不平等和女性是否已婚也没有关系:21.8%的单身汉是有房一族,只有6.9%的单身女性有房。

在做家务这一方面,女性也依旧比男性付出得更多:在2010年,女性平均在家务上付出的时间是男性的2.5到3倍。这在大众观点里也是一个字面意义上“不争”的事实:几乎没有受访者对这种安排有太大的异议。然而,这看似细枝末节的事情对女性的工作也有很大的影响:因为女性做家务被看成是理所应当,那么她对一个家庭在工作和经济上的贡献便被认为是“副业”。于是,在工作机会减少的同时,她们往往最先退出自己事业的追求而转为注重家庭。这就意味着女性在找工作的时候要面临双重竞争:一方面来自工作场合,一方面也来自自己的家庭内部。


性别不平等:“不争”的事实

尽管中国女性的地位从1950年来因为多项法制改革有很大的改善,但不平等的现象依旧存在。这种现象不仅仅体现在她们在工作和家庭场合遇到的不平等对待,还更多地体现在人们的观念里:一个女孩子从出生开始就容易被家庭和外界轻视,从而无法体现自己的个人价值。最重要的是,这种轻视并不一定需要通过极端行为表现,而往往在价值观的潜移默化里扎根发芽。在一个家庭只能负担一个孩子的学费的时候,考虑到男孩子今后更好的发展空间,女孩子要嫁人育子的“事实”,女孩往往只能给她们的哥哥弟弟让步,老老实实地出演自己“相夫教子”已经被决定的人生。城市里努力打拼出人头地的姑娘们,在和“玻璃屋顶”和工作场合的不公做斗争的同时,还要和周围喋喋不休的“结婚生子回归家庭”的声音做搏斗,甚至需要说服自己心中那个小小犹疑的声音——这些都是容易被公众所忽略的。于是,从姐姐打工支撑弟弟读大学的新闻,到被各大媒体乐此不疲作为笑柄的“剩女”和“女汉子”,社会上的不平等和家庭里口口相传的隐形歧视相辅相成,最终将想象中的“现实”变成了真的现实。
在这样的情况下,倘若不争平等,歧视终会成为不争的事实。


参考文献
Attané, I. (2012). Being a woman in China today: A demography of gender. China Perspectives. Retrieved from http://chinaperspectives.revues.org/6013

信息来源:政见 CNPolitics.org http://cnpolitics.org/2015/02/being-a-woman-in-china/

欢迎分享。如需全文转载,请阅读版权声明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组脸书忧被捕女权者遭酷刑虐待 配图“带血婚纱”反家暴行为艺术示意声援(2015-3-10)

转按:这一说法显然不对,五人被拘留在北京海淀看守所。目前至少三名被捕女权活动者已有律师,不过3月7日至今已第六天,律师因种种原因仍未能见到当事人这倒是真的。“面临酷刑和其他虐待的危险”是值得忧虑的。

以下照片是国内青年女权主义行动者反家暴主题的“带血的婚纱”街头行为艺术的场景(在多个城市都有同主题活动)。其他地方官方电视台也有过报道,例如《“受伤新娘”身穿带血婚纱反家暴》(在线视频)。
(工评社 2015-3-12)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组:中国的五名青年女权积极分子在计划纪念妇女节而举行反性骚扰活动之后被拘留在未知地点。她们没有获得律师,并面临酷刑和其他虐待的危险。3月10日下午6:16

来源:脸书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組Amnesty International China Team
3月10日下午 6:16 ·
Five young women activists have been detained in unknown locations in China after planning to hold events against sexual harassment to mark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They have not had access to a lawyer and are at risk of torture and other ill-treatment.
More below:
https://www.amnesty.org/en/documents/ASA17/1150/2015/en/



29人赞   26次分享   3月10日



[ 本帖最后由 工评社 于 2015-3-12 08:48 编辑 ]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3月12日上午律师会见李婷婷(麦子),后者目前身体健康情绪乐观、对自己对未来很有信心

来源:王秋实律师http://weibo.com/1566496624/C8cIPvOF6

五侠女情况通报!


3月12日 13:00 来自 nubia Z7 mini   转发 13   评论 3   赞 9



@我形象好气质佳
最新消息:麦子现在身体健康,状态不错![赞]

转发 19    评论 5    赞 4    3月12日 13:00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http://weibo.com/1734950992/C8cISqizn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转按:很犀利的一篇时评。下文中粗体为转载者阅读时所加。作者觉察到了这次抓捕的非同寻常的历史性意义(在我们看来也可谓对伪共当局的极大讽刺吧),并且敏锐地指出习某人——几年来强调倡导注重家庭家风孝道之类——所营造的文化、政治、帝国梦想乃至其称谓符号“习大大”的父权意义。作者亦注意到女权主义者做好了持久抗争的准备、而抓捕必将带给伪共当局更多的麻烦。

不过作者没有充分观察和注意到的一点是,女权运动的社会连带性和她们自身的敏感性,还有可能加紧更多社群靠拢起来抱团抗争(见我们于此文前一天的分析文章)。现在已经开始不只是女权主义者这个社群在独力抗争了。政治性质最温和的社群的活跃分子都可能被判刑入狱,谁还能幸免?


——工评社


文章来源:DW


长平观察:北京向女权亮剑

“三八”节及联合国妇地会年会前夕,中国警方全国范围抓捕女权活动人士。时评人长平认为,这场历史性的抓捕,必将给中国政府带来更多的麻烦。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9日至20日,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The 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简称CSW)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第59届年会。加上同时举行的NGO CSW论坛,超过1000个组织、8000名与会者"占领"联合国总部及周边地区。

1995年在北京举办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20周年成果文件审议,是本次年会的重要主题。北京会议是世界妇女运动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中国政府为此感到骄傲。在3月9日的开幕式上,中国政府代表宋秀岩宣布,今年9月,中国政府将与联合国共同举办全球妇女峰会。

然而,多个国际女权组织打算杯葛这次峰会。据广州的"新媒体女性"报道,这些女权组织得知中国政府在"三八"节及本次联合国会议前夕,全国范围内抓捕女权活动人士,认为它"根本不配举办峰会"。

从3月6日开始,北京、广州、杭州、云南等地多名女权活动人士被警方带走。随后,李麦子、韦婷婷、王曼、郑楚然及武嵘嵘等五人被刑事拘留,涉嫌罪名是近年来被广泛用于打压异议人士的"寻衅滋事"。她们原计划在节日期间进行公交车反性骚扰活动。

这次抓捕已然写进历史。研究中国妇女运动史的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王政发出声明说,2015年3月6日之前,中国历史上唯一公开打压女权运动的政府,是1912年篡夺辛亥革命成果的袁世凯政府。袁世凯政府镇压了伴随辛亥革命出现的争取女子选举权运动。

男女平等一向是中国用来标榜社会主义先进性的"基本国策"。尽管宣传机器淡化了"三八"节的权利纪念意味,但是它仍然被用来作为展示妇女成就和幸福感的平台。政府和男人都要在这一天对女人们表达"特别关怀",送他们毛巾、电影票和卫生用品,以及半天假期。

习近平执政以来,官方媒体反复宣称,针对西方式宪政民主、新闻自由等主张,"关键时刻要敢于亮剑"。媒体受到严格控制,网络发言危险重重,倡导公民权利的NGO被纷纷摧毁,异议人士被重判入狱。不过,女权主义还没有被贴上"西方价值观"的标签,很多女权NGO还能跟等同于政府部门的各级妇联保持合作关系。

然而,年轻一代女性日渐独立的女权意识,和习近平政府的父权帝国梦想产生的冲突早已如箭在弦。细察中共去年发布的"九号文件"中的"七不讲",即不准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宣扬西方新闻观、历史虚无主义及质疑改革开放,多与女权主义思想抵触。

贫穷的社会主义提高了妇女的劳动就业率,减弱了她们对男人和家庭的依赖,却强化了政府对她们的控制和利用。二十多年来的权贵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更让女权观念在中国社会有倒退之势。习近平让人称其为含有父权意味的"习大大",强调妇女要弘扬中华民族家庭美德、树立良好家风。

女权行动派脱颖而出。参与女性不仅不满足于来自体制的"关怀",更看到在打击权利运动的专制政权下"覆巢之下无完卵"。她们出版新媒体,走上街头,进入地铁,发起"占领男厕所"、"反公交性骚扰"、"反对招生性别歧视"等抗议活动。

中国农历新年前夕,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国务院春节团拜会上讲话,要求"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随即上演的央视除夕春节联欢晚会中,孝道宣传成为一个重要主题,节目中出现前所未有的性别歧视。女权组织发起抗议联署,直指央视的思想控制和洗脑教化,要求停播春晚,开放娱乐市场。

"敢于亮剑"的中国政府,打击女权行动派乃势所必然。它也不怎么在乎国际抗议。但是,新的打压必将给它带来更多的麻烦。王政呼吁说,"一个世纪以后的中国女权主义者面对历史不幸的重复,有必要集结力量,探索逆境中的对策"。很多女人在社交媒体发问:"这样真的可以让我们消声吗?"

香港妇女、性别团体发起全球联署,要求中国政府正视女权诉求,释放女权活动人士,得到至少26家组织的支持。来自伦敦、西雅图和纽约等地的各国声援者走上街头,举着中文和英文的"女权无罪"等标语,抗议中国政府。

这些都只是前奏,抗议活动仍在全球弥散。女权行动者显然作好了持久抗争的准备。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日期 11.03.2015
作者 长平
主题 人权
关键词 女权, 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 联合国, 反性骚扰, 王政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西安高校参加联署,支持为公益被拘禁的校友李麦子】

2015-03-12 PLUS青年空间 原链接

【西安高校参加联署,支持为公益被拘禁的校友李麦子】



长期关注妇女权益的五位女权主义者郑楚然、李麦子、 武嵘嵘、韦婷婷、 王曼因为准备3月8妇女节派发防性骚扰资料,被相关部门非法带走,至今未获自由。

李麦子是长安大学08级政治学院公共事业管理专业校友,在校期间作为玛丽斯特普青年讲师,建立了性教育的协会-长安大学同伴联盟,并且成为当时西安地区同伴教育的地区协调人,推动校园性教育。麦子发起占领男厕所活动,并致信城管委、高校进行女厕所的改建,如今已经促成了卫生部,住建部相关政策的改善;参与反家暴征集照片活动,庭审现场多次声援反家暴受害者KIM;同时反对教育部招生性别歧视。

3月6日深夜,警方强行进入麦子住处,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其带走,刑事拘留在海淀区看守所。

我们和李麦子,同作为西安这座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古都的学子,我们为她在消除对女性的歧视,推动性别平等事业上做的贡献而骄傲。

  在此我们呼吁,北京警方在“依法治国”的环境下一切严格依照法律程序行事,不羞辱污蔑,不疲劳审讯,不刑讯逼供,准许律师会见,准许就医用药,保障基本人权,不要秘密关押,公开公正审判,让她有自我辩护的权利和机会。

请点击阅读原文,参与联署!(请备注学校)

阅读原文

(转注:貌似手机登陆才能上,下面是上文原网页的二维码)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广州10所高校学子联署声援被捕中山大学毕业生及女权公益人

2015-03-12 青益台 原链接


        (摄影:兔妈敏敏)

3月7日,国际劳动妇女节前夕,北京、广州、武汉等地多名倡导女性权利的活动家,因计划开展公交反性骚扰活动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的名义“跨省”带走,至今仍未获自由。这几名被关押的女权主义者中包括2012年毕业于中山大学毕业、责任中国2012公益盛典“公益行动奖”获得者的郑楚然


当郑楚然还是中山大学学生的时候,就在广州发起过“占领男厕所”、“邀人社会厅厅长逛就业市场”、 “对咸猪手零容忍,反对家暴”活动,还写信给中国500强企业的CEO,呼吁取消对女性的用工歧视,并以此推动实质的改变。毕业后,她选择成为全职公益人,继续推动消除对女性的歧视,争取女性应有权利,是为当代性别平权运动的先锋



2014年底,郑楚然作为女权行动派,发起了防治公车性骚扰的行动,并向政府部门和人大代表递交了建议信,并得到积极回应。今年“三·八”妇女节前夕,郑楚然与其他倡导性别平等的公益人发起了防治公车性骚扰的倡导活动。然而在3月6日深夜,她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广州和北京警察带走问话十几小时,住处遭搜查,7日晚被带到北京,刑事拘留在海淀区看守所。作为广州各高校在读和已毕业的学生,我们感佩郑楚然作为青年学生和公益人为推动中国社会性别平等做出的贡献,对她的遭遇给予深切关注,强烈抗议北京警方的非法之举。


如今,她身陷囹圄,我们与参与《中山大学学子联署声援被捕校友及女权公益人》的中山大学学子一道,呼吁:

北京警方在“依法治国”的环境下一切严格依照法律程序行事,不羞辱污蔑,不疲劳审讯,不刑讯逼供,准许律师会见,准许就医用药,保障基本人权。不要秘密关押,公开公正审判,让她有自我辩护的权利和机会,由法律来裁决她的行为。


作为广州大学生,我们呼吁大家:
声援一以直来会推动社会性别平等、致力于建设美好城市的青年公益人、广州中山大学毕业生郑楚然,呼吁她的遭遇早日得到妥善解决,继续以行动的力量为我们的社会创造更多的正能量,让青年人的努力共同促进一个和谐美好的社会。

我们也呼吁各大高校校方,积极敦促中山大学校方秉承中山先生的创校理念,声援郑楚然校友,协调有关各方,为促进事件的妥善解决做一点好事。在当下随处可见的歧视女性,物化女性的社会环境中,郑楚然和她朋友们的行动充满了积极的力量,代表了社会进步的方向,中山大学应该为教育出这样有理想和情怀的学生而感到荣光。


“敢为人先,团结友爱,奋发向上,自强不息”是广州的城市精神,一直以来郑楚然以实际行动发挥青年人积极的行动力,与各位伙伴一起推动社会性别平等和建设美好广州,以昂扬的精神面貌活跃在社会公益领域,在此我们祝愿郑楚然和她的朋友们一切安好,愿早日归来,继续成为美好和谐社会的践行者!



联署人:

张养炯,中大社工系在读;
万青,中大传播与设计学院在读;
薛腾,中大人类学系在读;
付正,中大社会学系在读;
刘烨,中大人类学系毕业生;
邹逸杰,中大人类学系毕业生
叶伟樱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毕业生
梁思华 中山大学翻译学院  在读
钟佩蓉 中山大学中文系    在读
钟馨乐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  在读
陈力   中山大学生科院    毕业生
郑颖华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  在读
蔡天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  在读
夏伟骞  中山大学数计院    毕业生
宋孟桥  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  在读
何韵冰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学院  在读
朱浩智  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   在读
叶治仁  中山大学哲学系    在读
王心怡  中山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   在读
刘永婷  中山大学护理学院  在读
李浩    中山大学地院  在读
冯楚妍  中山大学中文系    毕业生
熊姝洁  中山大学社会学系  在读
徐艺灵  中山大学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  在读
刘爽    中山大学生命科学院   毕业生
杨雨柯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毕业生
黄萍    中山大学商务英语系   毕业生
丛聪    中山大学中文系    在读
廖晨怡  中山大学医学院    在读
刘楚欣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毕业生
方雅欣  中山大学国际商学院   毕业生
赵晴晴  中山大学管理学院  毕业生
周琪    中山大学/香港中文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在读
王维怡  中山大学国际商学院   在读
张可欣  中山大学中法核工程与技术学院    在读
郑浩然  中山大学哲学系    在读
隋江涛  中山大学心理学系  毕业生
王煜豪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毕业生
李彤    中山大学医学院    在读
游伟荪  中山大学社会学系  在读
杨启元  中山大学理工院    毕业生
薛建材  中山大学理工院    在读
张怡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  在读
吴妙丽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在读
唐盼盼  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   在读
林大勇   中山大学信科院    在读
沈梦雨   中山大学数计院    在读
陈连娣   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   在读
何雨馨   中山大学国际商学院   在读
巫迪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学院  毕业生
刘满新   中山大学哲学系    毕业生
敏如是   中山大学外院  在读
李茂杰   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   毕业生
梁璐西   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毕业生
赵家琪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  在读
朱星     中山大学外院  在读
钟智超   中山大学理工院    毕业生
陈瑶霖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在读
欧阳进潼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在读
黄韵婷 广州大学 在读
杨玳玲 广东药学院 毕业生
梁永超 广东金融学院 在读
陈晓鹏 华南师范大学 在读
陈玫 华南农业大学 在读
徐文硕 广东金融学院 在读
徐艺安 暨南大学 在读
王晅之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 在读
刘璐 华南师范大学 在读
袁媛     中山大学药学院    毕业生
陈敏仪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在读
薛晓虹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毕业生
马玉桉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学院  在读
林露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在读
彭棵     中山大学国际商学院   毕业生
黄永佳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  在读
李寅莹  中山大学翻译学院  毕业生
王宇   武汉大学珞珈学院  在读
闻光凯  浸会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毕业生
寻晓爽  四川大学华西预防医学在读
朱怀洋  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在读
张逸帆  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   毕业生
沃天宇  中山大学中文系    在读
苗硕    华南理工大学电力学院毕业生
陈晴辉  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   毕业生
高梓豪  中山大学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校  在读
黄梦求  星海音乐学院声乐表演系   毕业生
刘畅    中山大学哲学系    毕业生
陈洁颖  中山大学翻译系    在读
吴丽娟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  在读
刘兆炽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毕业生
薛茜尹  中山大学旅游学院  在读
谢晋炼  中山大学档案学    毕业生
贺月明  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毕业生
范珊瑜  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毕业生
甄洁莹  中山大学国际商学院   毕业生
黄源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  毕业生
麦楚红  中山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在读
陈诗欢  中山大学中文系    在读
郜宪达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  毕业生
徐莎莎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  毕业生
谢莉    中山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  在读
陈炜杰  中山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  在读
郭燕平  中山大学中文系    毕业生
尹夕君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毕业生
陈璐    吉林大学   毕业生
梁绮琪  中山大学英语系    在读
郑妙珠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  毕业生
郑晓欣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在读
钟映红  中山大学国际商学院   毕业生
钱钦    中山大学社会学系  在读
黄瑶    中山大学工学院    在读
许斌    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   毕业生
欧家祺  中山大学软件学院  在读
甄颖琳  中山大学中文系    毕业生
梁玉华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  毕业生
李硕    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   在读
黄绣婷  暨南大学文学院    在读
李思怡  中山大学翻译学院商务外语系  在读
黄海涛  中山大学中文系    毕业生
陈效斯  中山大学国际商学院   在读
肖静如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毕业生
陈明灿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毕业生
梁敬婷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  毕业生
杨黛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在读
柴伟佳  中山大学哲学系    毕业生
滕海波  中山大学国际商学院   毕业生
常永祥  中山大学咨询管理学院毕业生
廖志洁  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大学院   在读
刘祥    中山大学资环学院  在读
吴恒    中山大学翻译学院  在读
郭雯珺  中山大学中文系    毕业生
吴业媚  广东药学院临床医学院在读
罗佳熹  中山大学软件学院  在读
张德怡  中山大学中文系    毕业生
张力炫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  在读
彭灵波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  毕业生
张政    中山大学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  在读
庄圆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毕业生
薛诗颖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  在读
池丽雯  中山大学咨询管理学院在读
何一帆  中山大学化学学院  在读
杨仲林  中山大学历史系    毕业生
杨重报  中山大学数计院    在读
王宇怀  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在读
沈杨宸  中山大学中文系    毕业生
杨丑牛  广州医学院毕业生
黄子凌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  在读
张潇橦  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大学院   在读
Aggie   广东工业大学  在读
张央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  在读
王瑶    中山大学数计院    在读
谢晓军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  在读
黄诗欣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   毕业生
赵梓荀  中山大学法学院    毕业生
陈伊彬  中山大学翻译学院  在读
吴祎祎  中山大学数计院    在读
江慧     社会热心人        


本声明开放联署,发送”姓名+学校+在读or毕业”到wheehui200@gmail.com联署






(转注:粗体及颜色标记均与原文保持一致)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转按:虽然我们认为自由主义倾向的女权研究者的立场有局限(比如较为强调文化和政治的暴力、却较为低估更为根本的社会经济剥削和阶级支配问题),但艾晓明女士的这篇深度文章仍然是非常值得重视、认真拜读学习。文中粗体为转载者阅读所加。(工评)


艾晓明:抓捕女权活动者是国家机器在犯罪(RFI访谈)

作者 肖曼
来源:RFI  播放日期 Thursday, March 12, 2015

北京,杭州,广州三地的警方在3月7日夜晚突然将近10位女权活动人士抓捕,其中5 人一直仍然被关押,她们是:郑楚然,李婷婷,韦婷婷、王曼、武嵘嵘。在“三八妇女节”前抓捕女权活动人士的原因是警方得知她们将在“妇女节”当天,在公交车上贴“反对性骚扰”的车贴。对这一抓捕行动,广东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著名中国妇女和社会问题专家艾晓明女士向本台表示:打压女权活动者是不智专横之举,也是国家机器在犯罪。下面请听本台对艾晓明教授的采访内容。


艾晓明:我是在微信上看到她们被警察突击和带走,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律师都还没有见到。从各种信息来看,事情情况应该是:“三八节”期间,这些女权运动活动家准备在公共汽车上贴“反对性骚扰”的车贴。这个行动和以前她们做的一些行动一样,都带有“行为艺术”的性质,就是将反对性暴力的诉求在公共场合里表达出来,让更多的普通民众可以接收到这一信息。

我们在广州的朋友,在北京的朋友,她们特别希望在“三八节”这个伸张妇女权利的特殊日子里来进行表达。但在3月7日的晚上,在广州在北京都有人被抓,包括在杭州长期做妇女权益工作的社工武嵘嵘在机场被抓,显然是一个统一的行为,并且在广州被抓的郑楚然已经被带到北京了。据说她们都被关在北京海淀的一个看守所里。律师发布的消息说:其中关在北京的两位,其家属已经顺利地为她们存了钱,供在里面的开销。律师提出了会见申请,但还没有具体消息。

关于被抓的人数,目前还没有出来的一共是5个人,被抓但又被放了的人中,据我所知和认识的人是北京的艾可,她是《阴道独白》十年之后中文版演出的一个组织者。还被关押的5个人中,一个是北京的从事争取性少数权利的活动家叫韦婷婷,还有多次参与各种青年女权行动派行动的李婷婷,她在网络上的名字叫李麦子。在广州被抓的一位叫“大楚”(转注:应为大兔,微博名大兔纸啦啦啦---工评),她的实名叫郑楚然,还有在杭州的武嵘嵘,她是长期负责包括乙肝病人在内权益,反歧视项目的NGO组织成员。以上四位我都认识,还有一位是王曼,但我不认识。


法广:对您认识的四人,能不能做些更多介绍?

艾晓明:
最近几年,中国倡导女权主义的人群中,涌现出一批年轻的活跃的行动者。这些年轻人和以前倡导女权的人,比如我这样的人所不同的是:她们大多是在体制外,不是像我们是在学校的学者教授,是从教书研究女权主义,然后介入一些社会活动。但这些年轻人基本都摆脱了体制的束缚,成为独立的NGO团体成员,或者在一些不同机构做事,这是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是她们都特别年轻,这几个被抓的人基本上还不满30岁,差不多都是90后的。第三个特点是她们都受到过高等教育,特别善于运用新媒体和行为艺术的方式来做文化改造和政策倡导。第四是她们近年来策划了一系列成功的街头行动,但这种街头行动不是大规模的人群聚集,比方游行示威,不是这种形式,而是类似于行为表演。比方说郑楚然做过“占领男厕所”的行动,让人们知道:女厕所的空间相对于女性需要来说是有很大不足的。

不是说只有这5位,而是有很大一批人集结在“青年女权行动派”这个诉求和标志下的女权主义者,她们在地铁里做的:“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是因为对地铁里发生的性骚扰行为,有关方面就说这是因为女性的衣着太暴露。他们还在地铁里唱女权主义的歌曲以吸引人们对女权主义诉求的关注。还有就是做“阴道独白”这样的戏剧表演,反家暴并在法院审理家暴案件时到法院前声援受暴妇女。类似这种行为艺术的方式,做了一系列活动,也引起相当大的影响。

在广东外来工人很多,这些青年女权行动派的成员也在一定程度上介入了工人的维权活动,比如去年在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争取权利的静坐活动中,郑楚然做了很多报道。广东一工厂的工人代表被刑事拘留又被判刑入狱,郑楚然和工人一起支持工人代表。在广州在北京,实际上都有一群这样的年轻人,也包括在海南揭露对女童的性暴力,海南一个学校校长带着六个女童“开房”事件时,她们都做过一些声援行动,也包括政策倡导型的,她们成为中国女权运动活动中非常活跃和有生命力的一支力量


法广:您如何评价这次对女权运动者的打压?

艾晓明:
我觉得这次打压是非常愚蠢的做法,也是非常专横的,蛮不讲理的做法。它暴露了目前的维稳机制,和这个国家的政府长期倡导的男女平等的说辞完全相反。我们国家的保护妇女权益相关法律里,都有反对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的一系列说辞,但维稳机制与这一套说辞是完全相反的,是一种全然撕裂的关系。

这次对女权活动者的打压暴露了国家机器非常丑陋的面目,也让我们看到:现在中国对儿童的性侵犯,对妇女的虐待,妇女权利上的不平等,资源上的不平等,种种现象为什么如此猖獗严重。我们国家的政策法规,是有很多纸面上写的非常好的内容,但到现实里就走不通,也做不到。什么原因?因为实际上的机制不是这样运作的,而这个机制是保护他们自己和保护权力的。他认为:任何对现有权力和秩序可能会带来不安的,不是说实际上的不安,而只是可能的。只要觉得可能带来不安,他就首先出击,首先把你摁倒。也就是说他对于这个公民权利的意识是敌对的,他不让你公民有权利,不让你有表达权。他不认为你作为一个女性,你有伸张权利的表达权。我觉得这是非常可恶的,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是非常不讲理的,非常专横的做法,肆意剥夺公民权利。他认为:你们公民所有的权利都是要有政府许可,要政府开口了说话了,比如让你上街,你就上街,不让你上街,你就别上街。在一个现代社会这是不可能的,每一个社会成员不可能这样生活的,所以我觉得他们的做法是非常可恶的,我希望他们认识到。

这几天外媒对此有一定的报道,在国内在网民中,像我,叶海燕,律师,和支持青年女权活动的,发起万人公民的联署,还有女律师的联署。都是支持这些女权活动家,强烈要求公安方面尽快释放她们。因为一个国家如果把一个有小错的加以治罪,这已经是滥用权力了,而你把根本无罪的,而且正做着一个符合国际主流的,推动女性应有权力,反对性暴力性骚扰的事业的人投进监狱。推动性别平等,这都是中国政府在20年前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上签署了的声明宣言,一系列政府文件,中国都加以背书了的。那么你们这样做,是在干什么?我找不出什么语言来评论这件事,这太无理了,是犯罪,是国家机器犯罪。

听众朋友,以上是对广东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著名中国妇女和社会问题专家艾晓明女士的采访,谈北京杭州广州三个城市警方“三八妇女节”前抓捕女权活动者,其中5人仍被关押的事件。感谢艾晓明女士接受采访,感谢sourigna的技术合作,更感谢各位的收听。



后续消息一:
据博讯网站3月12日报道:妇女节前后被抓的五位女权工作者之一李婷婷已经得到律师会见,以下消息来自会见李婷婷的燕薪律师:(女权五姐妹案会见情况通报)今天上午在 海淀区看守所已顺利会见因三八贴贴贴倡议(即计划在三八节进行公交反骚扰倡议并发放一些宣传小卡片)而被寻衅滋事的青年女权人士李婷婷(李麦子)。麦子表 示其所作所为不但没有任何违法之处,而且对社会有益,对传播性别平等意识,提升全社会对女性权益保护的认知均大有帮助,也与国家保障妇权的基本国策相吻 合。麦子目前身体健康,情绪乐观,她托我转达对社会各界所有关心问候她的人们的谢意,并表示自己一定可以勇敢面对这次磨难,对自己很有信心,对未来很有信 心。另,在会见中,麦子告知,六日夜至其家中抓捕她的所有警员均未出示证件,他们出示的传唤证和搜查证均为空白,连名字都没有。对这一严重违法行为,律师 将依法向有关机关控告。

后续消息二:
台湾“婦女新知基金會” 发表聲明及連署募集(本帖#58

后续消息三:
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5女权行动者(本帖#51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不到两天全球女权联名破千,参与国家多达73个;全国十多所高校纷纷发起声明及联署(2015-3-12)


相关链接:#51 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5女权行动者(2015-3-11,新媒体女性)



图:这是近期众多典型的微博——只能评论却被禁止转发,而原链接点击进去直接就显示“404错误”。虽然网管当局封杀得很快,但很多人转发评论点赞也更快。当然,总会有人要把历史详细记录下来。(微博来源:http://weibo.com/1734950992/C8e1kF16x0


以下微博原链接:http://weibo.com/1527379661/C8dZ921bZ(该链接已被新浪微博屏蔽)

@新媒体女性
​【女权者被拘最新进展:从学校到工人 从国内到全球 谴责和抗争愈演愈烈】至12日上午,全球女权联署签名人数巳超一千,参与国家有73个之多。包括郑楚然母校中山大学在内的广州10所高校,武嵘嵘母校中华女子学院,李婷婷母校长安大学均发起声明及联署行动。http://t.cn/Rwd6fvi(该链接不到两小时就已被屏蔽)

转发 43  评论 6   赞 22    3月12日 16:13 来自 微博 weibo.com


相关链接:
#67 西安高校参加联署,支持为公益被拘禁的校友李麦子
(2015-3-12,PLUS青年空间)

#68 广州10所高校学子联署声援被捕中山大学毕业生及女权公益人
(2015-03-12,青益台。本声明开放联署,发送”姓名+学校+在读or毕业”到wheehui200@gmail.com联署)

#54 支持中大校友及女权公益人——中大学子的联名声援
(2015-3-11,来源:逸仙传媒综合。本声明开放联署,发送”姓名+学院+在读or毕业”到wheehui200@gmail.com 联署)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武大校友呼吁武大学生站出来声援校友韦婷婷】(2015-3-12发起)



3月7日,长期关注妇女权益的的五位女权主义行动着郑楚然、李麦子、武嵘嵘、韦婷婷、王曼因为筹备3月8日妇女节反对公交车性骚扰的活动被相关部门带走,到如今已经6天,除了知道她们关押在海淀看守所外,没有任何消息。

韦婷婷是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学专业2005级的校友,武汉大学人类学专业硕士毕业。在校期间主导演绎了著名女权主义话剧《阴道独白》,用多种形式把女权主义思想与行动引进了校园,启发了许多初入高校与社会的学生。毕业后全身心投入到LGBT群体的行动中。

我们希望北京警方严格按照法律要求处理五位女权行动者的问题,不羞辱 污蔑,不刑讯逼供,用事实证据说话,尊重基本人权,并保证信息的公正公开。

希望支持韦婷婷waiting的武大校友,以及更过关注中国性别运动的人参与联署,顺手的一个行动,可以更好的帮助她们!


来源:微信朋友圈(原文显示时间:2015-3-12 16:48)

联署页面:http://www.xbpdqm.com/xbpdd/QM.asp
(或:姓名+性别(她/他/它/ta)+省份(如:刘丽,女,河南),发至nvxingjiayou@gmail.com  此联名信亦收录于本帖#14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转自博讯http://www.boxun.com/news/gb/chi ... .shtml#.VQG2oXmgM90


中国拟立新法严控有海外联系NGO(非政府组织)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2日 转载)


    被中国政府拘留的女权活动人士之一、NGO从业者李婷婷。(图片由李婷婷本人提供)
   
    中国政府计划对NGO进行立法,并特别针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活动,做出相关规定。北京非官方NGO活动人士认为,这项新出台的法律,将会使本来就很弱小的中国NGO,面临更加严苛的政府监管和恶劣的生存环境。
   
    在中国人大和政协两会期间,代表们讨论的多项法律和提案中,监管在华境外非政府组织的法律草案,引发舆论关注。
   
    人大发言人傅莹在记者会上表示,要通过立法使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活动有法可依。
   
    傅莹说:“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给中国带来了技术、带来了资金、带来了好的经验,对我们的发展是有益的、是做出贡献的。但是在管理方面我们还是有些欠缺,目前的管理依据是外国商会管理暂行规定和基金会管理条例,这就很不全面了,所以我们要通过立法使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活动能够有法可依。”

   
    拘捕女权人士
   
    中国警方在两会期间加强了对非政府组织的监控。“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后,警方拘捕了至少五名女权活动人士,分别是化名李麦子的李婷婷、郑楚然、武嵘嵘、王曼和韦婷婷,目前她们都没有被释放。
   
    李麦子不久前曾接受过美国之音的采访,她计划在“三八”节期间举行防止公车性骚扰的活动。
   
    李麦子(李婷婷):“我觉得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女性已经不再忍了,就是不再被动地去接受、去等待改变、去观望。”
   
    人权活动人士指出,中国的工会、妇联、青联、红十字会等NGO,实际上是政府机构,而真正的非政府组织会因为这项新的监管法案而受到限制,甚至被迫停止在华工作。

   
    控制异议
   
    路透社记者获悉的一份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的复印件中写道:禁止境外非政府组织违反“中国社会的道德规范”,并严格控制其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境外非政府组织将受到“商业联合体”、公安和其他部门的监管。
   
    草案还提到,国外资金必须来自“合法”渠道,非政府组织不得在中国筹款。
   
    在中国的一些境外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曾多次讨论如何应对这一新法。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创始人何戍中先生此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力量弱小,这是它目前无法充分发挥其作用的原因。
   
    何戍中说:“我们现在最着急的就是我们自身的力量(不够),包括现在最糟糕的天气,我想假如中国环境保护NGO的力量是现在的十倍的话,那天气肯定比现在要好。”
   
    如果新法实施,中国的非政府组织非但难以发展十倍,还可能面临更严苛的政府监管和更有限的生存环境。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郑恩宠:受全球关注的中国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2015-3-12)

转按:上述标题取自作者原话。

来源: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3/cba5959/31_1.shtml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郑恩宠点评:
    受全球关注的中国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再次证明中国公民维权运动的主力是80后、90后,每个有识之士都不应误判形势。为什么可以说,中国大陆有着光明和伟大的未来?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5年3月11日星期三
    女权人士李麦子等五位女士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据江天勇律师发出消息称: 倡导女权的5个女孩子三八妇女节前被从广州、杭州、北京各地半夜非法抓捕,现5人皆被刑拘在海淀看守所。经信息员核实:李麦子(李婷婷)、郑楚然(大兔)、武嵘嵘、韦婷婷、王曼均被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每位女士都已经有律师介入。
    据悉:郑楚然是从广州抓捕的,武嵘嵘是从杭州抓捕的,李麦子、韦婷婷、王曼是在北京抓捕的。北京警察传唤嵘嵘时不给传唤证,抄家时不给其丈夫留下查扣物品清单,带走嵘嵘时不给其丈夫通知书,也不肯说明以什么罪名带走嵘嵘,只说拘留通知书回头会寄给家属。
   【详见本网之前报道:中国女权NGO遭严厉打压,杭州妇女平权倡导者武嵘嵘被带走疑遭暴力 及多位女权主义者被捕情况通告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5/03/ngo.html
   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下午11:57 (2015/03/12 发表)

转注:上述报道已发在本帖#57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网民发起一人一相 声援被捕女权五姐妹


博讯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3/201503130413.shtml#.VQHvNnmgM90


网民发起一人一相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3日 转载)
   
    在三八妇女节前夕,内地多名女权人士被当局拘留。有网民发起「一人一相」活动,在Facebook上力撑女权并促当局释放社运人士,当中不乏同志勇敢现身,高举「同志挺女权」的口号。另外有本地女权组织发起联署,至今日下午已收到逾800个签名。
   
    早前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组表示,内地当局在三八妇女节前夕刑拘了五名中国女权份子,被拘留的人士包括了李婷婷、郑楚然、韦婷婷、王曼,以及武嵘嵘。她们原本计划举行一项反性骚扰的运动,以纪念三八妇女节。组织又指,五人被拘留期间无法接触律师,或受不合理对待。
   
    事件引发内地广泛关注,有网民发起活动,以「一人一相」的方式手持标语要求当局释放女权人士。Facebook一个名为「Free Chinese Feminists(释放中国女权人士)」的专页,就收集了不少网民相片,当中不乏性小众勇敢现身,力挺女权人士。其中有双性恋者高举「挺女权」标语,又写道「我们都怕性骚扰,小伙伴们快回家」。亦有同志网民举标语道:「同志挺女权,依法治国让她们回家」。
   
    另外,本地女权组织新妇女协进会发起联署,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女权活动家。载至今日下午2时,联署已经收集到816人签名支持。


图:Free Chinese Feminists


圖:Free Chinese Feminists

    来源:香港立场新闻

(Modified on 2015/3/13) (博讯 boxun.com)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转按:绿色粗体为原文所有。红字为转载者所加。---工评


尚未到达,还会逆转 | 纽约妇地会手记

2015-03-12 NGOCN 原链接

关注NGOCN,公益视野从此大不同;投稿:editor@ngocn.net
NGOCN 原创·作者:冯媛


“明天,我满25岁。我自己上了大学,并创办了领导力学校,阿富汗第一个女子寄宿学校。我们的学生中,有阿富汗各族的妇女。14年前,阿富汗只有很少妇女上学,今天,400万阿富汗女孩入学了。”萨巴那·巴斯基-拉斯可(Shabana Basij-Rasikh)和她的同事乌兹玛,3月9日上午在克林顿基金会假座时代广场百老汇Best Buy剧场主办的“无上限”主题活动上,面对全场上千妇女权利倡导者,展示了阿富汗在妇女教育方面的成就和担心——“收获还很脆弱”


萨巴那·巴斯基-拉斯可和她的同事乌兹玛与领导力学校的学生们/拍摄:冯媛

上述两位之外,客串主持的希拉里·克林顿和女儿切尔西·克林顿,以及梅琳达·盖茨一一请出嘉宾,从克罗地亚和利比里亚的总统,到白手起家的基层企业家,从提供健康服务的教会机构代表,到为做工程师娃娃的创业者、五百强企业的CEO,分享各自的经历和感想,北京世妇会各项优先关注议题的挑战和远景,并发布全面反映和分析性别平等的数据报告《尚未到达》。

像一场全球各国都参与的马拉松。始于20年前的北京。和一般比赛不同的是,预定的时间一到再到,目标仍然可望不可即。这就是2015年3月9日开幕的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9届年会的背景。继亚洲和太平洋、非洲、欧洲和美洲各个区域回顾之后,这次会议是对北京世妇会20周年之后的各国进程的全球评审。

成就巨大,进展缓慢,但不均衡。这也是联合国秘书长官方发言传达出的信息。在三八节八千人大游行出发前,以及今天上午联合国大楼内的开幕仪式上,潘基文秘书长的致辞都承认:“自北京会议以来,我们取得了重大进步:越来越多的女童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更多教育机会;孕产妇死亡率已经减少了一半;更多女性成为商业、政府和国际组织的领 袖。但与此同时,进展依然缓慢,而且成果随时可能出现逆转。所有利益攸关方必须在《北京宣言》的基础上进一步通力合作,如期实现到2030年达成 50:50的男女平等全球目标。”


政府在消除对性少数妇女的暴力和歧视上的角色高级别会议。据悉这是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内,首次举行的关于性少数议题的会议。发言的阿根廷、阿鲁巴、荷兰、菲律宾等国部长级官员座前,不一定插着国旗,但一定有彩虹旗。/拍摄:冯媛

1000多个妇女权利和女权主义组织的代表更是看到问题的严重性。她们在3月9日晚些时候发布的声明中措辞犀利:“在这个历史时刻,妇女和女童面临的非同寻常和前所未有的挑战,包括原教旨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的兴起,流离失所者人数的增加,气候变化,以及一国之内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的加剧。证据很清楚:妇女和女童在这些挑战面前遭受着不成比例的影响,却没有真正的承诺和资源来解决这些问题,两性平等和全面实现妇女和女童的人权是一个白日梦。”

不同寻常的是,以往在妇女地位委员会是两周会议结束时,经过包括强大的民间社会的参与后,才通过声明或“商定性结论”,而今天,会议刚开幕就通过了政治宣言,过程缺乏透明,妇女组织基本被排除在外;且这份政治宣言在采取变革性的议程实现性别平等上,承诺远远不够。

展望未来,妇女组织的声明指出,各国政府必须确保努力实现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而所有妇女和女童的人权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中国妇女权利面临的情形也多少相似。从反家暴立法司法进展,到反对公交性骚扰人士失联,最近的国际国内的主流和社交媒体流传的新闻,让很多人忧喜交集。在今天的一般性辩论上,中国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宋秀岩宣布,今年9月26日,中国将与联合国妇女署在联大高级别会议期间在纽约总部共同举办“全球妇女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向联合国所有会员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发出与会邀请;习近平主席届时也将出席峰会并致辞。宋秀岩说,中方希望各国就落实《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实现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妇女领域目标做出新的政治承诺、提供新的资金支持,为提高妇女地位、实现男女平等、发展与和平而继续行动。在希望各国的同时,我们是否可以推测,中国政府会提出一份更漂亮的成绩和计划清单?

这两周,“占领”联合国大楼各会场及周边活动的,有8000多NGO代表。其中不乏恪守各种宗教和文化上的性别清规戒律的保守机构人士,但更多是妇女权益组织的代表。后者中既有从墨西哥世妇会就开始征程的老将,也有刚过十岁的新人。未来的两周中,这支庞大的队伍时时处处在关注着、督促着各国政府代表。一场多方角力的博弈,今天是新的开始。


*本文为机构惠寄,作者:冯媛。如需转载,请保留此声明及原文链接,并完整转载,注明:本文转自“NGOCN”,微信公号(NGOCN02)。媒体合作请联系gaofujun@ngocn.net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RFA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 ... 03122015112810.html


中国警方刑拘五名抗议性骚扰女权活动人士
2015-03-12 RFA


中国警方正式拘捕五名女权活动人士,这五名女权运动人士是北京的李婷婷(麦子)、韦婷婷、王曼,杭州的武嵘嵘和广州的郑楚然(大兔)。(网页截图)

本周四,中国警方正式拘捕五名女权活动人士,她们原计划在今年三八妇女节期间,组织反性骚扰抗议活动。

法新社本周四的报道说,这次拘捕为有关当局正式指控这些女权活动人士铺平了道路,对这几名女性的正式拘捕是这件备受国际人权组织关注和谴责事件的最新进展,也再度显示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不断扩大对任何学者、记者、社会活动家的打压。

这五名女权运动人士是北京的李婷婷(麦子)、韦婷婷、王曼,杭州的武嵘嵘和广州的郑楚然(大兔)。据了解,她们制作了一系列写有〝制止性骚扰,安全你我她〞、〝抓性骚扰啦,奔跑吧警察!〞等字样的贴纸,原定于3月7日在各自所在的城市发放,以要求设立〝公共交通性骚扰防治机制〞,但五人分别在6日或7日遭警方拘押,其中李婷婷等被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

本台记者周四晚间致电北京海淀看守所,但是电话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李婷婷的辩护律师、北京文薪律师事务所燕薪律师周四晚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在今天早些时候见过他的当事人李婷婷,李婷婷状态很好,坚信自己无罪。

“因为她们的行为根本不构成寻衅滋事,而且,根本还没有产生任何行为。”

据报道,李婷婷等人的有关行动是因为她们得悉今年中国全国总工会将就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在中国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召开期间进行提案,因此希望在民间作出响应。中国女权活动人士、广州新媒体女性网络负责人李思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警方对李婷婷等五名女性的正式刑拘完全没有法律依据。

“因为她们做的这件事情从任何一个角度和中国法律都没有冲突的,即便被认为有冲突,这件事情也还没有发生。”

李思磐表示,据她观察,中国女性遭受的各种性别歧视和公共场所的性暴力,不但无法得到法律保护,也不受中国警察系统关注。事实上,李思磐说,有调查显示,连警察系统中的女警察本身,也受到各种性别歧视和性骚扰。

“他们一方面说女警察比较受保护,很多熬夜值班不会安排女警察,但是很多强奸、性骚扰案件到警署只有男警察处理,这很麻烦。其次,这些女警也经常受到制度性的职业性骚扰,比如要陪领导喝酒、唱K,这种公众文化里的性骚扰,不仅不被批评惩罚,没有任何代价,而且,已经是工作环境的一部分。”

李思磐表示,李婷婷等五位女权运动人士可以说是新一代中国女性的代表,她们都是独生子女,都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但是在毕业求职和在进入职场后,却受到各种各样的性别歧视。李思磐说,和上一代中国女性不同,她们选择的不是沉默,而是站出来维护女性权益。

“比起上一代来讲,她们遭遇的性别歧视更加赤裸裸,就业领域和 教育领域的性骚扰也是非常严重,她们在比较长的时间都在关注性侵害,包括未成年人的性侵害和发生在公共场所的性侵害。所以我觉得她们做的事情非常对,我不清楚警方为何反应过度。”

中国警方正式刑拘五名女权运动人士的事件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国际特赦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女性向警方呼吁调查性骚扰,自己却最终成为警方抓捕的目标,令人心寒。

(记者: 唐琪薇 编辑:吴晶)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48小时收到来自73个国家的声音:立即释放中国女权活动家
更新2015年3月12日  来源

     上线仅48小时,至3月12日中午12点,为五名被羁押的中国青年活动家发起的全球女权联署已有来自73个国家或地区的1100多人联署。

    3月6日至7日在中国多个城市,先后有十多名年轻女性失去联系或被讯问,后证实其中王曼、韦婷婷、李婷婷(昵称麦子)、郑楚然(昵称大兔)、武嵘嵘共五人被羁押,并陆续送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

    这五名女性均为长期从事妇女权利倡导的青年活动家,据信此事起于她们计划在“三八”节前在各城市组织反对公车性骚扰的活动。 以抓捕女权活动家向“三八”献礼?事件迅速传开,《纽约时报》、美联社、法新社、《华盛顿邮报》等全球最有影响的媒体纷纷报道,随之是声援这五名活动家的自发行动。

    3月10日中午,一份面向全球女权人士,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活动家的全球联署出现在英文互联网,其中写道:“20年前,中国主办了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签署了《北京行动纲领》并做出了促进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的承诺,中国政府对五名青年女权人士的所作所为,是对《北京行动纲领》及《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违背,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呼吁中国着政府立即释放她们。”

    该联署的网页声称希望到3月14日实现50个国家1000人签署,但仅两天之后,参与联署已经超过1100人,其所来自的国家或地区多达73个,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联署名单中可以看到世界级的著名学者和活动家的名字,例如在性与性别理论领域具有经典地位的美国密歇根大学文化人类学教授盖尔·鲁宾(Gayle Rubin)。有一些人来自一般中国人陌生的国家,例如欧洲的波黑、非洲的马拉维,中美洲的特里尼达和多巴哥,等等,可见联署传播范围之广泛。

    参与者留下了数百条评论,有人说:“所有女性都应该免于性骚扰,中国政府应该支持她们的行动才对。”也有人问:“不知道领导人在害怕什么?”有人建议:“立即释放被抓的女性活动家,这是中国向世界显示自己支持妇女权利的机会。”

    在《纽约时报》大篇幅报道此事件的第二天即3月9日,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9届年会开幕,一些联署参与者表示她们在开会时读到了消息。此届年会宣布中国将与联合国合办9月的“全球妇女峰会”以庆祝北京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20周年,然而这个计划看来已蒙上阴影,已经有与会者声称将杯葛此峰会,除非中国释放这五位活动家。

    美国密歇根大学妇女研究中心教授王政评论说:“真是很为全球各地女权主义者对中国女权的关心支持而感动。也真诚希望公安能立即纠正自己失策的举措,以免这个国际事件越搞越大,让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上下不了台。”

    目前同时有几个支持五位活动家的联署在进行,香港新妇女协进会发起的联署已有至少26个团体支持,台湾妇女新知基金会于11日发起联署表示要“挺对岸的伙伴”,并晒出武嵘嵘去年访问该组织的照片。在中国国内,几名中山大学学生在12日呼吁同学公开支持校友郑楚然。

    附一:全球妇女联署参与国家或地区:
美国,英国,印度,日本,哥伦比亚,中国香港,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德国,智利,比利时,葡萄牙,圭亚那,尼日利亚,阿根廷,韩国,黎巴嫩,澳大利亚,赞比亚,土耳其,韩国,丹麦,阿塞拜疆,南非,哥斯达黎加,秘鲁,挪威,中国台湾,巴西,马来西亚,爱尔兰,瑞典,希腊,乌干达,巴基斯坦,墨西哥,玻利维亚,西班牙,厄瓜多尔,伊朗,荷兰,新加坡,匈牙利,菲律宾,牙买加,特里尼达和多巴哥,安提瓜和巴布达,芬兰,玻利维亚,冰岛,新西兰,波兰,泰国,莫桑比克,安哥拉,巴勒斯坦,保加利亚,津巴布韦,尼泊尔,拉脱维亚,巴拿马,危地马拉,突尼斯,洪都拉斯,斯洛文尼亚,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坦,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印度尼西亚,瑞士,尼加拉瓜,卢森堡



附二:全球女权联署原文及中译

Sign to Urge Chinese Government to Release them Immediately!
签名督促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她们!


We are feminists all over the world. We are shocked to know that five Chinese young feminist activists were detained right before the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2015, because they planned to campaign for anti- sexual harassment on buses.
    我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权人士。我们震惊地得知,就在国际妇女节前,有五名中国的青年女权活动家被羁押,因为她们计划在公车上开展反性骚扰活动。

Twenty years ago, China hosted the 1995 Fourth World Conference on Women, signed for Beijing Platform for Action, and made a commitment to promote women’s rights and gender equality. W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done to the five young feminists is unacceptable and violating the spirit of the Beijing Platform for Action and CEDAW.
    20年前,中国主办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签署了《北京行动纲领》,做出了促进妇女权利和性别平等的承诺。中国政府对这五名青年女权人士的所做所为,是对《北京行动纲领》和《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违背,是不可接受的。

These five young feminist activists are Tingting LI, Man WANG, Tingting WEI, Rongrong WU, and Churan Zheng. They devote themselves to the mission of raising gender awareness among the general public by using all kinds of innovative methods to change the gender norm and promote gender equality. They are leading a new wave of the feminist movement in China. They are creating the future of China, changing it into a better place to live.   
    这五名青年女权活动家是李婷婷,王曼,韦婷婷,武嵘嵘,郑楚然。她们投身于提高公众性别意识的理想,并采用许多创意性的方法来改变性别陈规,促进性别平等。她们引领中国女权运动的新浪潮,她们创造着中国的未来,努力让它变得更适合生存。

We support them with all our heart, and we want them to know that we are always with them. The coercion against women’s human right defenders happens everywhere, and we MUST defend them, because it’s about them and also about us.
    我们全心支持她们,希望她们知道我们永远和她们同在。对妇女人权捍卫者的压迫到处都有,我们必须保卫她们,不仅是为她们,也为我们自己。

We urg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release them immediately! Please sign up to support us and forward this message as much as you can.
    我们敦促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她们!请签署支持并将信息广传。


联署页面: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 ... iewform?c=0&w=1(签署后可查看参与情况)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印度女权伙伴来信:集体声援,早日获释!
更新2015年3月13日 来源

【通过互联网得知中国五名女权活动家的遭遇,印度女权电影人Teena Gill等联署声援,并给素昧平生的中国伙伴发来致敬和祝愿】

印度活动家来信:

亲爱的朋友们,在这里与你们分享印度女权活动家关于中国被拘女权伙伴的声明。我们向你们为释放她们而做的种种努力致敬。我们当中的一些人已经加入此前的全球女权联署。我们也会在本地的社交媒体持续播报此事的进展。

希望中国女权伙伴尽早获释。

2015年3月12日

印度活动家联署声明:

身为印度妇女运动的成员,我们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拘押五名女权活动家,只因为她们要在国际妇女节在公共场合派发反对性侵害的贴纸。我们反对中国政府扼杀国际妇女运动的中国同伴的声音。

Tultul Biswas, MP Mahila Manch, Bhopal
Mamatha Karollil, Ambedkar 大学, 德里
Saba Dewan, 电影制片人,新德里
Shruti, 德里
Purnima, 新德里
Anuja Gupta, 新德里
Dipta Bhog, 女权教育者, 新德里
Madhu Mehra, 妇女人权行动者,新德里
Malini Ghose, 女权教育者,新德里
Disha Mullick, 媒体活动家,新德里
反性侵害公民同盟/Citizens' Collective Against Sexual Assault (CCSA)
Purwa Bharadwaj
Shalini Joshi, 媒体活动家
Farah Naqvi, 作家与活动家
Archana Dwivedi, 女权教育者,新德里
Rohini Hensman,作家和独立学者,孟买
Teena Gill, 电影制片人,新德里
Lesley Esteves, 酷儿权利活动家,新德里
Kalyani Menon-Sen, 女性主义学习伙伴/Feminist Learning Partnerships
Deepa, 健康活动家, 德里
N.B.Sarojini, 健康活动家, 德里
Kalpana Mehta, Indore
Manisha Behal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港媒: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鲍尔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五名女权活动分子(2015-3-13)

来源:香港新城广播有限公司旗下网站http://www.metroradio.com.hk/news/live.aspx?NewsId=20150313093907


美國要求中國立即釋放五名女權活動份子
13/3/2015 9:39

美國要求中國立即釋放五名女權活動份子 .

內地五名女子原定在三八婦女節 , 分別北京和廣州示威, 不滿女性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遭性騷擾 , 在上星期五被帶走調查 .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鮑爾表示, 在中國要求正視性騷擾問題 , 被視為是製造不安 , 限制非政府組織爭取普世權利 , 女權活動份子被覊押, 令人對中國的婦女權益和人權 , 都有不良印象 , 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五人 .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2013年旧闻:联合国首次通过保护女权活动人士决议



来源:DW(转按:粗体为转载者所加,略做分行。---工评)

联合国首次通过保护女权活动人士决议

日期 28.11.2013
主题 人权
地点 纽约

经长达数月激烈争议,联合国首次通过保护女权活动人士决议。由联合国全体大会人权委员会纽约当地时间周三(11月28日)晚间批准的该决议敦促所有国家,谴责针对女权活动人士的暴力,修改阻挠其活动的法律,使她们能自由进入所有联合国机构。

不过,在梵蒂冈以及伊朗、俄罗斯、中国以及诸多非洲国家以及穆斯林国家的压力下,决议原草案被作了软化处理,多个欧洲国家和人权组织对最终通过的决议文本感到遗憾,包括德、法、英在内的30多个国家在表决中未投赞成票。

中国要求尊重"国别特色",德法英等国则认为决议措辞过于软弱。
★关注工界时事,追求工人立场★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