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理解女权主义,关注被打压的女权运动】

抓捕女权人士令中国政府蒙羞——知名学者王政评全球女权联署(3.14)
有道云笔记 创建时间: 2015-3-15 3:11    修改时间: 2015-3-15 3:52  

转:美国密歇根大学妇女研究中心教授王政

今天周六,我抽空上网细读全球女权主义的留言,真是感慨万千!

签名者许多来自亚非拉。一位巴勒斯坦人留言是:“坚强起来!天亮前的夜色最黑暗!“ 一位墨西哥人:”我们和你们在一起,绝不放弃!正义必定战胜暴力!”另一位墨西哥人:“释放她们!她们是全世界妇女和女孩的榜样!”一位马来西亚人:“如今是现代社会。妇女应该受到尊重,男女平等应该得到传播。这些女青年做的完全正确!”一位韩国人:“她们在为中国变得更好而努力。中国政府不可能用暴力来阻止她们的行动!”一位印度人:“在我们的总理访问中国的前夜,我们印度女权主义谴责对我们中国同志的打压,我们为国家首脑对这个严重侵犯妇女权利的事件不表态而极为愤慨!”一位圭亚那人:“政府竟然在国际妇女节前如此对待女权主义者,真是可耻之极!”一位斐济群岛人:“起来!坚定地斗争,妇女运动在全世界都有!”一位泰国人:“请你们知道,我们听到了你们的声音,我们将坚决支持你们,坚决斗争下去直到你们被释放的那一天!”另一位泰国人:“假如你不懂女人的价值,你就不该出生”(但她用的是未来时态,所以也许在佛教的语境中应该被翻译成,你就不会有来世!)一位埃塞俄比亚人:“从事社会性别平等活动决不是罪行!而是应该获得嘉奖的行动!”一位阿根廷人:“我们决不容许这种事件再发生!”一位巴西人:“惩罚这些女青年绝对是毫无理由的!”一位智利人:“永不放弃,女青年们!你们代表了这个世界上每一个跟男权制斗争的女人!智利妇女爱你们!”

读着那些炽热的鼓励词语,我为亚非拉女权主义者表达的深深姐妹情谊而感动。但同时,也另有一番滋味。前不久,我还为中国妇女骄人的妇女解放成绩自豪,如今我却产生了深深的羞耻感。

前不久,国际上报道印度妇女被强奸案子,我心中也和很多国人一样,感到印度太糟糕了,对强奸犯惩治无力。但今天,我回头一看,面对成千上万上街游行示威要求政府惩治强奸犯的女权主义者,人家印度政府没有逮捕一个呀?!

在世界历史上,只有19世纪末20世纪初,有政府逮捕过女权主义者,如英国,美国都抓过争取妇女选举权的女权主义者。但自从20世纪中叶以来,支持男女平等维护妇女权益就成了国际社会的共识。进入21世纪了,还抓女权主义的,也就只有这创历史纪录的中国了!

这让所有中国人蒙羞!也把中国纳税人大笔财富打水漂了:多少亿元在全世界建立的提升中国作为国际大国身份软实力的孔子学院和广告牌,全让这个非文明社会应有的行为给抵消了!怎能让爱国的中国人不心痛无比呢!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相关链接:#25 女律师就数名女性权益倡导者被羁押的举报信(2015-3-10)


全国十八省市三十四名女律师就数名女性权益倡导者被羁押的举报信
有道云笔记 创建时间: 2015-3-14 23:06  修改时间: 2015-3-14 23:13

全国十八省市三十四名女律师就数名女性权益倡导者被羁押的举报信

公安部、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全国妇联:

        我们是一群热心公益,关注性别平等的女律师。近日我们通过网络获悉,数名女性权益倡导者在2015年国际妇女节前被北京警察带走羁押,其中至少包括:广州郑楚然、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徐汀、王曼、于莲。她们的住所同时被搜查,相关物品被扣押。相关警方拒绝向她们的代理律师透露任何信息。我们同时注意到,另有多地女性权益倡导者也被警察骚扰。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一次专门针对女性权益倡导者的行动。

        据悉,这些女性权益倡导者之所以被羁押被骚扰,是因为,她们得知她们长期关注的性骚扰问题有可能获得“两会”代表重视,而且全国总工会将就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进行提案。她们觉得很受鼓舞,于是萌生了开展反对性骚扰普法宣传活动的念头,并商定了活动主题“制止性骚扰,安全你我ta”,制作了“抓性骚扰了,奔跑吧警察!”等精美的普法彩页和纸贴,定于3月7日在自己所在的城市进行公交性骚扰防治机制的倡导,并在路上派发普法彩页、纸贴。

        我们认为,这些女性权益倡导者准备进行的上述活动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规定,她们用创意行动的方式将女性议题带到公众面前,在推动中国性别平等过程中表现出了惊人的行动力和社会责任感。她们是中国近年女性权利的有力推动者,她们以建议信、行为艺术、诉讼、谈判等方式创造性且有效的推动了中国大陆的性别平等政策,她们的培训、讲座、文章让新一代女性在男权社会的种种限制中有勇气和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在教育、就业、婚姻等各方面为无数女性争取到了宝贵的平等机遇。她们的所作所为正是我国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所保护并提倡的。更难能可贵的事,她们不只在性别平等方面做出卓越的贡献,更积极的为中国的残障、计生受害者、访民、环保、劳工、性少数等弱势群体发声呼吁。

        对她们的抓捕、骚扰严重违反了我国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对于妇女权益保护的相关规定,侵害妇女合法权益的相关责任人应依法承担行政、民事、刑事责任。据此,我们特就此向公安部、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全国妇联公开举报北京市公安局的违法行为,并呼吁:

        一、北京警方应当立即停止违法行为,立即释放被抓捕羁押的女性权益倡导者,发还她们被扣押的物品,并停止对其他女性权益倡导者的骚扰和威胁。

        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应当对警方违法法律规定任意羁押公民的违法行为进行法律监督,督促北京警方立即纠正违法行为,并查处相关责任人。

        三、全国妇联应当维护被抓捕羁押的女性权益倡导者的合法权益,主动要求并协助上述部门查处违法行为。<br/> 四、我们将密切关注事件的发展,我们将为这些女性权益倡导者提供必要的法律帮助。

举报人:
解世丽 重庆律师
王衍 陕西法律人
周天曼 上海律师
许英 江苏律师
武澜 北京律师
曹红玲 湖北律师
黄溢智 北京律师
王玉琴 山东律师
刘伟 河南律师
韩庆芳 河北律师
李琴 陕西律师
韩林 河南律师
瞿坚 上海律师
胡长菊 黑龙江律师
刘艳军 河南律师
钟云洁 广东律师
何芳莉 深圳律师
焦聪利 河南律师
黄思敏 湖北律师
苗杰 河南律师
额尔敦格日乐 内蒙古律师
江盼 深圳律师
王胜生 广东律师
王万琼 四川律师
邹丽惠 福建律师
范兰兰 深圳律师
马传贞 北京律师
刘黎 北京律师
张玉娟 湖南律师
刘金湘 山东律师
林俐 湖南律师
郭敏华 广西律师
荆婧 内蒙古律师
宋晓霞 贵州律师

网络联名请发送邮件**省份**律师到nvlvshi@gmail.com

附件: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
第四条 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应当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的规定,保障妇女的权益。
第七条 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和地方各级妇女联合会依照法律和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章程,代表和维护各族各界妇女的利益,做好维护妇女权益的工作。
第三十七条 妇女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非法手段剥夺或者限制妇女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妇女的身体。
第五十二条 妇女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或者依法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
第五十三条 妇女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可以向妇女组织投诉,妇女组织应当维护被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有权要求并协助有关部门或者单位查处。有关部门或者单位应当依法查处,并予以答复。
第五十六条 违反本法规定,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其他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处罚的,从其规定;造成财产损失或者其他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国际妇女组织声援中国活动家(信息汇编)
有道云 创建时间: 2015-3-15 1:40   修改时间: 2015-3-15 10:42

国际妇女组织声援中国活动家(信息汇编)

【全球关注自3月6日至7日被抓的五名中国女权活动家。以下是部分有影响的国际性妇女组织、发展团体所做的回应】

国际妇女发展与权利协会
http://www.awid.org/Get-Involved/Urgent-Actions3/China-Arrest-of-at-Least-Five-Women-s-Rights-Defenders

国际妇女权利与发展协会(AWID)是一个对全球妇女运动颇具影响的国际性团体,它所组织的论坛是除联合国妇女NGO之外全球最大的女权会议。

该组织已将释放五名活动家的呼吁刊登于网站“紧急行动栏”,该呼吁指出五名活动家完全是因为和平及合法地保护妇女权利而被抓的。

伊希斯国际组织
http://www.isisinternationa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758:feminist-activists-detained-in-china-before-international-women-s-day&catid=196&Itemid=449

伊希斯国际组织(Isis International)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在发展中国家的妇女运动中有广泛影响力。该组织得名于古埃及神话中一位有治愈魔力的女神。

该组织在声明中指出此次被抓的王曼致力于协作权利倡导活动,尤其关注贫困群体的权利。她曾说:“我为人权倡导工作的原因是我相信人权是贫困和不平等的根源,我的目标是让每个人了解并能够保护她们自己的权利,尤其是女性。”

该组织呼吁人们加入释放五名女权活动家的联署,或直接致信中国政府表达意见。

妇女人权紧急行动基金
@Urgent Action Fund in Facebook

妇女人权紧急行动基金(Urgent Action Fund for Women’s Human Rights)是一个全球性的妇女基金。

该组织在其Facebook页面上号召人们支持五名女权活动家的勇敢行动,并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她们。

国际人权服务社
http://www.ishr.ch/news/china-release-arbitrarily-detained-women-human-rights-defenders#sthash.zW7jaMcZ.dpuf

国际人权服务社(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ISHR)是一个在国际人权领域卓有影响的团体,拥有联合国咨商资格,在纽约和日内瓦设有办公室。

该组织在声明中说:“抓捕这些勇敢的妇女人权捍卫者,是对国际人权承诺的公然破坏,令人深感困扰。没有人应该因为实践她们在表达、结社、集会方面的权利而被捕。”

亚太人权与发展论坛与亚洲发展联盟
http://www.forum-asia.org/?p=18492

亚太人权与发展论坛(The Asi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FORUM-ASIA)在亚洲17国拥有47个团体成员,在曼谷、雅加达和日内瓦设有办公室。亚太发展联盟(Asian Development Alliance ,ADA)是一个面向东南亚、南亚和东亚的地区性网络,目的是协作后2015发展议程。

这两个组织在联合声明中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几名女性有违法行为,她们所关注的议题本来是政府应该作为的,她们始终坚持和平与合法的行动。”

全球反贫困联盟及女权工作组
http://www.whiteband.org/sites/default/files/GCAP%20Statement%20on%20Chinese%20Feminists%20release_0.pdf

全球反贫困联盟(Global Call to Action against Poverty ,GCAP)是一个由全球100多个国家的反贫困团体结成的道义性同盟。女权工作组(Feminist Task Force)是一个全球性的妇女联盟,其成员在非洲、拉美、亚洲与欧洲开展消除妇女贫困的活动。

这两个组织在声明中表示十分关注五名活动家的人身安全,要求中国政府确保她们的法律权利,尊重她们的身体权利。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来源:http://weibo.com/1740974192/C8vgxDJy8

女权之声
【15年后 “妇女能顶半边天”?】联合国提出到2030年实现“Planet 50-50”,这目标不就是中国50年前提出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吗?联合国也落后了点吧,可我们又离目标有多远呢。http://t.cn/RweSI3t #女权联合国#
3月14日 12:12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转发 33   评论 11   赞 43


15年后 “妇女能顶半边天”?
女权之声 发布于2015年3月14日 12:11



联合国提出到2030年实现“Planet 50-50”,这目标不就是中国50年前提出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吗?联合国也落后了点吧,可我们又离目标有多远呢。

文| 维珍

为庆祝1995年世界妇女大会20周年,3月10日,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在纽约曼哈顿中心举办盛大庆祝活动,口号是“Planet 50-50 by 2030: Step It Up for Gender Equality”,直译为“大步前进推动性别平等,到2030年实现全球50-50”。但信达雅的“Planet 50-50”中译到底该是什么,我颇伤脑筋。灵机一动,突然觉得,如果将Planet 50-50 翻译成“妇女能顶半边天”,倒也神似。

我觉得利比里亚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在活动上的表现最精彩,她是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非洲女总统,2011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她说:“今天我们在庆祝,但前面的路仍然很漫长。我们需要十分的勇气、十分的韧性和十分的耐性,才有可能让这个星球实现完全平等。”她很幽默,她说:“在我的国家,如果问男孩子,你的理想是什么?他们的答案是:做副总统。为什么呢?因为总统是女人的工作。”她有自信开这样的玩笑,据主持人介绍,在她的领导下,利比里亚女性在议会的比例上升到40%。

曾任第四届妇女大会秘书长的哥特鲁德.蒙盖拉在演讲中宣称,当性别平等工作在正确轨道上前行时,我们需要妇女“坐稳驾驶座”,成为世界领袖。妇女的政治参与和领导力培育从来都是重中之重,然而在中国的300强企业中,董事会成员中的女性只占1/10。中国人大女代表比例20年只上升了2.6个百分比,上升幅度居世界第140位。

“20年前,我们提出“女权即人权”,觉得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口号,而现在这已经成为了现实。”这是希拉里·克林顿说的,或许在美国是评述事实,但在中国,前面的路还很长。中国5名青年女权行动家们在“三八”节前被拘捕,来自73个国家超过1000多位女权主义者联署支持她们,妇女的力量在声援中充分展现了出来。

“妇女能顶半边天”(Planet 50-50),中国50年前的口号,联合国现在才搬出来用,也太落后了点吧。可是50年前的口号,我们现在有没有使之变成现实,还差多远,这是我们要检讨的问题。



工评社:50年前中国就喊“妇女能顶半边天”,但如今资本主义复辟,历史又倒退轮回,联合国现在才搬过来是太落后了,但中国又先进到哪去?中国政府拘捕女权主义者,连纵容强奸犯的印度都不如。 3月15日 17:36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女权艺术家李心沫在德国威斯巴登个展开幕式声援被羁押的5名女权活动者(2015-3-13)

http://weibo.com/1497705225/C8DwhvhHt

吕频
转:女权艺术家李心沫在个展开幕式上以现场行为艺术声援她的年轻朋友们,皮肤上写着她们的名字。心沫个展于前天在德国威斯巴登开幕。



3月15日 09:13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转发 28   评论 3   赞 11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转自新公民运动http://xgmyd.com/archives/14934(转注:从图片格式来看,原出处应是微信)


我愿将心换明月,重整山河待君归——为了五位女权行动者的自由



2015-03-11/ 北望南迦仁/ 界限模糊

事件背景:3月6日,五位准备在国际三八妇女节进行反性骚扰宣传活动的青年女权行动者突被警方带走,关押,至今未归。   

距离韦婷婷,郑楚然(大兔),王曼,李婷婷(麦子),武嵘嵘五位青年女权行动者被关押,已经过去五天了。   

对于关心着她们的自由,安全,健康的人们来说,五天已经太过漫长。许多人,不得不以小时,分钟,秒来计算这漫长的五天。   

这五天里,许多人在一件件回顾她们这几年来所做的于整个社会,于女性,甚至于于男性有益的事情。从占领男厕所到反对李阳家暴,从“吃掉职场咸猪手”到寄信世界500强ceo,从约谈人社厅到反对性骚扰……似乎哪里有女性在承受伤害,哪里就会有青年女权行动派的身影。   

不过,这五天里,仍然有许多人不了解她们的行动,又或者对此敬而远之。关于行动,也仍然有许许多多的误解。   

然而,在此,我不想一一澄清。那些整个运动中,必须一次次被澄清的问题,在现在这个时侯,相较于五位青年女权行动者的自由来说,还没有那么紧要。我唯一想回应的是戴锦华那句“女权主义不咬人”的被再次提及。说女权主义咬人或者不咬人,似乎都偏离了讨论的中心。因为,女权主义(运动)所要做的,乃是砸破现有的社会建构,是改变现有的权力关系,是解放人。   

正因女权行动(运动)突破现有社会建构的属性,我觉得极其有必要回顾青年女权行动派介入行动的那一标志性事件——占领男厕所,以此为切入口来让更多的人了解女权行动。   

对于她们来说,占领男厕所或许是有意为之。即使以今日观之,在所有的行动中,它仍然是影响最为广泛,意象最为鲜明的一次行动。在某种程度上,它也极其成功的设置了议题,带动了社会讨论甚至影响到政府决策。   

以深圳为例,当行动开始的时侯,它并不在行动者的版图之上,但行动的效应波及广泛,以致成功影响了深圳市政协委员及政府官员,甚至影响到有关男女厕所比例的相关政策制定。   

这一标志性事件中的男厕所,在这一运动中,也变成了一个经典的隐喻,代表着权力关系中最为稳固的利益一方,一直不被挑战的一方。而占领这一行动,也因其主动,积极的特质,显现出了巨大的力量,成为行动的一个经典隐喻。   

在一个缓慢,迟钝的社会中,生活在建构下,我们大多数人极其容易对既有的权力关系缺乏反省,批判,就更谈不上行动了。——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自占领男厕所开始,青年女权行动派的所有行动,都在不停地对“占领男厕所”做模仿,复制,甚至是再生,她们的行动,显示了行动派们极其富于社会想象力和能动性的一面。   

正如郑楚然自己所说,“激进的人做大这个社会,温和的人坐稳这个社会”。   

自2012年始至2015年的短短三年,她们的行动,在很多人的眼里,或许只是不断地在女性权利这一议题下拓展,但其实也是在不停地砸破既有的社会建构,改变已有的权力关系,让女性被看见,让权利被凸显,更拓展了媒体和言论的空间,更有许许多多的实际效果不必一一赘述。我想,这也是最值得我们每一个对社会仍然心怀美好期待的人学习的地方。   

另一方面,由于她们广结善缘,以其无私奉献的精神对其他少数/边缘群体给予了无私的支持、帮助,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她们也影响到了同志,工人等群体的发声,行动,促进了其他社会议题的发展。——此次事件中,同志,工人群体对女权行动派的支持就是明证。   

相对于“激进”的她们,“温和”的我们能做什么呢?对于已经失去自由的她们,仍然自由的我们又能做什么?当同志,工人站出来之后,其他人可以做什么?   

我想,那就是不要辜负她们的行动。不要辜负她们的努力。不要辜负她们的牺牲。用郑楚然自己的话说就是,“温和的人坐稳这个社会”。——在她们拓宽整个社会议题和行动空间的行动道路上,她们第一次(显性的,不显性的肯定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遭到了阻击。这个已经被她们做得“大”一点的社会,又展现了它惰性,迟缓的一面。公权力机构则更像是一个代表,一个意象,一个隐喻。   

另一方面,历史也已经一次次证明,车轮并不永远滚滚向前。要向前,就必须有人推,有人骑,有人踩油门。   

我知道,或许很多人会觉得,青年女权行动派敏感了,所以必须躲在安全的尺度里做事情。但她们到底哪里敏感了呢?事件的起因只是要到公交车站发反性骚扰的贴纸。如果这也敏感,那以后敏感的日子可能还在后面。以后,我们每一个人的头上可能都会悬上一把叫敏感的剑。   

五位青年女权行动者和她们的姐妹们,用她们的双手,推动着这个社会一寸一寸前行。现在,她们失去自由了,我们这些仍然自由的人,只能感到悲痛吗?只能旁观吗?答案当然是,不。每个对社会仍然心怀美好期待的人,都可以搭把手,在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试着往前挪一寸。为她们,更是为我们自己。——正如海明威所说,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让自己被看见,也是在看见别人,是联合起来的开始。   

这,正是我写下这个标题的意义所在。——往前挪一寸,为了五位青年女权行动者的自由。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14934 | 新公民运动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来源:新公民运动转载微信公众号“GoneGirl” http://xgmyd.com/archives/14930(转注:原出处两天之内就被屏蔽了。以下加粗、红字均为原文所有。)


全世界都在撑她们!再不看你就out了!(2015-3-11)
发表于 2015年3月12日 by admin

Gone Girl / 2015-03-11/立即释放

3月7日,北京、广州、杭州等地共5名女权主义行动者被警察带走。从3月6日深夜开始,北京、广州、杭州的这些女权活动家竟遭警察突袭拘捕(至少八人:广州郑楚.然、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王.曼、高垒、徐汀、于莲,截至发稿时为止前五位仍被羁押于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4天过去了,她们仍未恢复自由且未收到任何正式通知,情况不明。其中至少3人(李婷.婷、武嵘.嵘、郑楚.然)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而遭刑事拘留,面临获刑入狱的严重威胁。事发当天,她们正计划3月8日妇女节的反对公交性骚扰倡导活动。

[0310]
王秋.实律师:今日李麦.子和王.曼的家属存了钱物,有家属跟说,我完全支持女儿做的事,有能耐也把我抓走,另有家长说,反公交色狼也有错?这是很好的事!警察抓我女儿,他们是跟流氓站在一起?律师初次要求会见李麦子到明日将满48小时,按规定应当安排会见。同时五位的家属均表示目前仍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0311]
王秋.实律师:今天下午我们三位律师分别提交了会见韦.婷婷,武.嵘嵘,郑.楚然的会见手续,得到所方答复,审查手续后会在48小时之内安排。之后,因三位当事人家属均在外地,律师想给女孩们存些生活费,但看守所答复只能近亲属存,我们只好离开。

胡贵.云律师:
委托:今天收到郑楚.然(大兔)父亲签署的委托书,自此,我将陪着这位20来岁的小女孩一起走过这段人生路……

会见:11日下午武嵘.嵘的律师王.飞、韦.婷婷的律师王秋.实、郑楚.然的律师胡贵.云分别提交了会见手续,所方答复手续需审查48小时内等通知。因三位当事人家属均在外地,律师想给女孩们存钱购买生活必须品,看守所答复只能近亲属存。



同志撐女权
邀请你一起来一人一照片,#同志挺女权# 拍张照片发微博并@呼唤女权小伙伴回家 或私信我们即可。让我们一起亮出同志的态度,用行动守望相助!



工人
联.署声.援

【劳工界对女权活动者的集体声援】
https://www.laogonghuzhu.org/4770.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我们获悉,多名女性权益捍卫者在2015年国际妇女节前被警察带走羁押,其中至少包括:广州郑楚然、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王曼。相关警方拒绝向她们的代理律师透露任何信息。我们同时注意到,另有多地女性权益关注者被警察骚扰。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一次专门针对女性权益捍卫者们的行动。

劳工界与妇女界、劳权与女权有诸多交叉重叠之处,女工是劳工的半边天,劳工权利中也包含了女工权利,女工在工作场所遭受严重的就业歧视、同工不同酬、性骚扰、月经期无保护、生育无保险等等侵犯和损害女性权利的情况。劳工界支持各地女性权益捍卫者和女权行动者维护妇女合法权益的主张和活动,对警方在国际妇女节前夕抓捕她们的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并要求立即释放她们并予以国家赔偿。



工评社刊文:《深切关注遭受当局打压的女权运动:她们与我们每一个受压迫者息息相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2baf420102vp8h.html

【工评社2015年3月10日聚焦】

恰逢2015年两会期间,一些妇女权益活动家得知她们一向疾呼的公交.性骚扰问题可能会获得两会代表的重视,而全国总工会也或就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进行提案。她们策划于三八妇女节的前一天,在各自所在城市公开倡导设立公交反.性骚扰防治机制。然而令人始料不及也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从3月6日深夜开始,北京、广州、杭州的这些女权活动家竟遭警察突袭拘捕(至少八人:广州郑楚.然、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王.曼、高垒、徐汀、于莲,截至发稿时为止前五位仍被羁押于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其中至少三人(李婷婷、武嵘嵘、郑楚然)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而遭刑事拘留,面临获刑入狱的严重威胁。

工评社认为,这次事件恐怕是建国以来当局第一次针对女权活动群体的大范围政治迫害,亦是2015年国家欲以铁腕打压民间社会运动的第一个严重信号。这些为妇女权益奔走的活动家们的遭遇与这个社会每一个受压迫者息息相关,我们应深切关注、理解并声援她们。

节选:

不过令人遗憾地是,在上层的迫害与既得利益者的攻讦外,来自大众的隔膜与误解使得女权主义在中国被严重污名化。许多人眼中,女权主义不仅是繁琐经院哲学,更是无事生非的同位语——谈权利积极谈义务消极、小事神经过敏大事装聋作哑、歇斯底里要求政治正确……这些负面特征大致是一般人所理解的女权主义。对此,女权主义者不厌其烦地在媒体上对女权主义的ABC进行科普。

我们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女权主义者所倡导的争取两性同责平权、反对父权制框定妇女社会角色的“异端理念”,“忤逆”了当局宣传的主旋律——近几年来,在意识到社会保障体系严重缺失、官方意识形态日益沦为笑柄后,国家为了稳定社会、压制青年,试图通过强化长辈、丈夫、夫家的权威,把家庭关系建立在牺牲劳动女性权益和青年自由意志的基础上,因此大力倡导家庭伦理、传统道德。比如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习近平就特别明确指示“注重发挥妇女在社会生活和家庭生活中的独特作用”,官方的妇联更直接将之解读为“把家庭作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落脚点”,大力倡导传统的家庭观,而女权主义者强调女性的独立自主和自由选择权利,是与视传统家庭为一个女人必然归宿的传统观念相冲突的。女权主义继承了历史上鲜明的妇女追求解放的激进意识形态,使之区别于其他的社会运动。

与一般文化活动不同,她们有为广大女性维权付诸实际行动的性质;但又与一般维.权活动不同,她们有自成体系的思想文化,而且其思想体系具有对国家、资本和统治意识形态的批判性质,同时又付诸行动争取改变政府有关部门决策。结果,尽管她们的主张合情合理、活动方式也十分温和,但当她们的声势越来越大时,就被国家当成了一个需要出手打压的不和谐的异端。

女权活动家从性别意识出发觉察到资本与男权主宰下的种种社会不平等,使得她们成为最积极串联其他民间受压迫者的社群之一,也不可避免地将自身推向暴力机器的打击半径。当罢工工人落难时、当各种社会弱势受压迫者遭遇不幸时,这些行动者义无反顾、果敢智慧地挺身而出,不但破解了弱势者的孤立无援,也在打破主流对女性柔弱无助的刻板印象;而今,当她们竟也遭受国家打压之耻时,难道我们应该熟视无睹隔岸观火吗?

“如果当你面对一个敌人,一个强大到你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敌人的时候,有一些你此前根本不认识,根本不知道她们在哪里的朋友,突然对你伸出援手的话,那是最美好的感觉。”——1984年一位威尔士矿工的罢.工领袖在一个伦敦同性恋酒吧对曾经捐款支持他们罢工的同性恋者发出的致谢词。



(图为全国各地工人声援照片)

全球女权 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5女权行动者   

@新媒体.女性:
郑楚.然,李婷.婷,韦婷.婷、王.曼、武嵘.嵘五名女权者于3月7日凌晨被警方带走后至今未归,只因她们准备举行反对公交.性骚扰的活动。此事经路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道后引起全球关注声援,更有国外女权者发起全球女权联.署,盖尔鲁宾(Gayle Rubin,性与性别政治学家),贺萧(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历史学教授,中国妇女史学家),Judith Lorber(美国著名女权、性别研究学者)等著名学者也签名声援。

3月9日消息,中国将于9月与联合国举办全球妇女峰会。但有国外女权组织批评中国政府如此打压争取男女平等的女权活动者,根本不配举办峰会。据悉如果中国政府不妥善处理此事,全球女权组织将联合抵.制此次峰会。

截止至3月11日下午3点,全球女权联署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五名女权行动者共有493名来自中国,日本,巴西,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芬兰,西班牙,瑞典,瑞士,印度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签名。




联署部分留言:

For the country that hosted the Fourth World Women’s Conference in Beijing in 1995, this is particularly troubling.
对一个曾经在1995年举办了北京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的国家来说,这显得特别不对劲。

You are doing very important work! I admire your courage, and I hope that you will be free soon and able to continue your work. You are setting an example for all women* around the world. Keep going! Stay strong! We are thinking of you.
你们在做非常重要的工作!我佩服你们的勇气,希望你们能够尽早被释放并继续工作。你们为全球妇女树立了榜样。

Women should never be imprisoned for advocating for their rights.
女性永远不该为了倡导她们的权利而入狱。


In a country that prides itself on women’s liberation, this is a big step back. Please release them.
对一个以妇女解放为傲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倒退。请释放她们。

How terrible that exactly 20 years after Beij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moving against these feminists rather than supporting their efforts. Gender equality and safety from gender based violence are causes that the UN supports and that China too once endorsed. These activists deserve praise, not punishment.
恰恰是在北京世妇会举办20周年之际,中国政府便从支持女权者的努力转为对付她们,多么可怕。从性别暴力中解放的性别平等和安全是联合国所支持的也是中国一度赞同的。这些行动者们应该得到赞扬而不是惩罚。


NGOCN:《全球千家妇女组织抗议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缺乏透明与魄力》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MjA3MjUxMg==&mid=204381670&idx=1&sn=052197da7b5c170233c42d2d3780aaa7

《北京宣言》的二十年后,这样一份《政治宣言》绝不是女性们需要的。

作为妇女组织、女权组织,和致力于妇女和女孩人权实现的组织,我们强烈要求《政治宣言》如下:

做出明确承诺,以完全实现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赋权和人权。“实现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赋权和人权”这个术语应该贯穿于政治宣言的始终。在《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中,确保妇女和女孩充分享受她们的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的目标是贯穿全篇、反复强调的,不仅仅是出现在某个章节。仅仅是在《北京宣言》里,实现妇女和女孩人权这一目标就在第8、9、14、15、17、23、31、32段得到确认。而且,《行动纲领》清楚地认识到性别平等是一个人权问题(见《行动纲领》第1段),并在第2段写道:“作为一项行动纲领,《行动纲领》设法促进和保护所有妇女在整个生命周期充分享有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在这样的宣言中,政府随心所欲地挑选何时尊重、保护和实现女性权益,是不能够、也不被允许的。

认识到妇女组织、女权组织和妇女人权卫士在推动性别平等、妇女和女孩人权和赋权方面扮演的关键、明确的角色。没有女权组织,就不会有《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也不会有实践上的进步。进步之所以取得,不是因为政府的仁慈,而是因为女权组织和妇女人权卫士们一直以来的不懈奋斗及在这个道路中迈出的每一步。政府边缘化这些组织的企图,就是对妇女的冒犯。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承诺创造赋权的环境和资源,使妇女组织、女权组织和妇女人权卫士们在工作时免于暴力。


Gone Girl / 2015-03-11/立即释放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转自联合国电台http://www.unmultimedia.org/radi ... 25448/#.VQVepnmgM90

2015年3月13日
联合国妇女署:实现2030年性别平等目标成败在此一举(3:09)


联合国图片/Devra Berkowitz

  为期两周的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9届年会3月13日在纽约总部继续进行。联合国妇女署当天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会,邀请来自全球各地不同年龄层的女权倡导者和利益攸关方各抒己见,共同探讨如何加速实现到2030年达成性别平等目标的创新战略。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Phumzile Mlambo-Ngcuka)表示,2015年将是事关行动成败与否的起点和关键。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程浩的报道:

  联合国副秘书长兼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13日在出席“性别平等代际间对话(Intergenerational Dialogue)会”时致辞指出,国际社会目前正在积极制定2015年后的全球发展议程,其中必须纳入到2030年让每位妇女和女童都拥有平等机会与权利的行动目标。在此过程中,来自全球各地不同年龄层的女权活动家应积极参与政府主导的谈判,明确提出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并与男性一起通力合作,确保未来发展行动关注两性平等及女性赋权议题。

  努卡:“(英语)2015年是性别平等和女性赋权行动或成功、或失败这样一个关键行动阶段的开始。我们要完成过去20年来的事业,因为我们知道还有很多重要工作有待开展。我们要确保在1995年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所通过的《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中所提出的实现性别平等和增强妇女权能的承诺在2015年后全球发展议程中继续得到体现和传承。这就要求我们调动一切力量、跨越年龄界限,为推动实现男女平等而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

  努卡强调,要想使性别平等在2030年前成为实实在在的现实,每个人都可以发挥作用,但当前相关行动的进展缓慢、亟待加强有效性。因此,2015-2020年将是一个关键阶段,必须在此期间实现“游戏规则”的实质性的重大转变。她就此鼓励各界妇女代表和活动家再接再厉,勇敢迎接挑战,要求各国政府做出新的和更大的政治承诺,以终结性别不平等。

  努卡表示,《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关于纲领实施情况的报告》为实现性别平等提供了渐进式的路线图和许许多多的方式,其中包括:制定新的法律,审查、修订和执行现有的法律,以此促进性别平等;完善或创立新的行动计划、战略和政策,以此推动性别平等;加强女性在各级决策中的领导和参与;改变造成性别不平等、歧视和针对妇女和女童暴力的社会规范和刻板印象;广泛宣传,大众动员,提高公众的性别平等意识,并在国家和国际层面为性别平等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等。

  程浩,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2015两会代表委员建议增加公厕女厕位 民间首倡者却遭到牢狱之灾(2015-3-14)

转朋友圈的评论:
#第九天# 天朝打脸。卡乐:生活是如此讽刺,她们的建议被带到两会,她们却有牢狱之灾。麦子大兔曾经发生占领男厕所,呼吁增加女厕位的倡导活动。


她关注|女代表女委员:不能对女厕排长队习以为常

2015-03-14 袁鹏 王春霞 中国妇女报 微信版 网页版


(资料图片)
   
   “厕所是人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基础性建筑。因此,在城镇规划中把厕所设计纳入整体规划之内。没有厕所的地方建厕所。把男女厕所比例不合理的要改过来,切实解决妇女同胞的这一具体困难。”

   英措代表来自四川甘孜,在谈及增设女厕所建议的原因时,这位藏族女代表说:“我在递交这一建议前在北京、上海、香港、台湾等地以及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厕所都做了一些考察,进行了对比。”

   英措说她在考察中了解到,北京、上海等地的城市规划中男女厕所的比例做了规定,把原来男女1∶1,修改为男女1∶1.5的设计。应该说新规划建设中的男女厕所比例基本合理,但中等城市以下的厕所依然照旧。

   英措说:“在藏区,过去除城镇和寺庙外,农村牧区几乎没有公共厕所。由于地广人稀也没有必要建公厕。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和外来人员的剧增,公共厕所也和其他基础建设一样显得越来越重要。从目前的情况看,藏区的公共场所,既有量少的问题,也有设计不合理而导致旅游景点、景区女厕门前排长队或拥挤不堪的问题。”

   英措代表还建议,在藏区的城镇化建设中,根据藏区旅游、经商、开发资源的人数不断增多的实际,根据城市功能现代化和广大妇女同胞需求,和内地各大城市、商贸广场、旅游景点的公共厕所一样,做出精细设计、合理规划。

   无独有偶,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葛晓音也带了《关于公厕建设提高女性厕所比例的提案》。之所以提交这份提案,与葛晓音委员收到的一封两会建议信有关。这封由154名女大学生和女青年联合署名的两会建议信提到,每每外出,女性都要排很长时间的队才能如厕。对比起男厕所,妇女等待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建议信分析,女性如厕难的情况正是厕所设计得不合理,特别是男女厕位不均衡所致的,女厕的厕位数量和面积亟须增加。葛晓音委员认为建议信“理由充分、情况属实”。为此,她在今年两会建议,在公共场所如旅游景点、大型商场、交通枢纽、地铁站内,扩大女厕面积,或提高女厕厕位比例;扩大商业地区、人流密集街道公共厕所的覆盖率,增加蹲位;增加为特殊群体设立的厕所和无性别厕所;修订《公共厕所设计标准》,将女厕位和男厕位的比例提高到2∶1,其中蹲坐位女厕和男厕的比例达到4∶1。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纽时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315/c15women/


中国5名女权活动人士被正式拘留
黄安伟 2015年03月15日


(注:上图来源于李思磐微博

北京——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正式拘留了五名年轻的女性活动人士,消息是由其中四名女性的律师在周五透露的。中国当局近些年来日益频繁地利用这一罪名,压制相关行动和有关社会及政治问题的讨论。

律师们表示,这些女性都被关押在北京西部的海淀看守所,尽管其中两人上周被关押在中国东部的其他城市。其中只有李婷婷得以在看守所与律师见面。

律师燕薪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她没有任何构成‘寻衅滋事’的行为。”

燕薪表示,他周四在看守所见到了李婷婷,她看起来情况不错。他表示,李婷婷告诉他,3月6日晚间出现在她公寓将她拘留的警察没有出具填写好的逮捕证或身份证件。

他说,“我们会对抓捕过程中的违法行为提出控诉。”

这五名女性起先在3月6日及7日晚间在警方于北京、杭州和广州开展的统一行动中被拘留。她们准备在国际妇女节——上周日——前后在中国的几个城市发起抗议活动,呼吁抵制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骚扰行为。抗议者计划在公交车、地铁和其他形式的公共交通工具上张贴谴责性骚扰的标贴。

这些女性都与非营利组织益仁平有关。该组织在中国各地设有办事处,倡导让肝炎患者、艾滋病毒感染者/艾滋病患者以及残疾人享有平等权利。

她们都被认为是一个全国性妇女权利活动人士组织的年轻领导人。2012年,当时还是一名22岁学生的李婷婷组织了一场运动,呼吁官方建造更多的女厕所。

除李婷婷以外,被拘留的还有韦婷婷、郑楚然、武嵘嵘和王曼。郑楚然和武嵘嵘分别在广州和杭州被拘,这两座城市是她们各自所居住的城市。二人的律师称不知道为何她们会被关在北京的看守所。

上周末还有至少五名女性活动人士被拘,但均已在审讯后获释。

过去一周,国际妇女权利倡导者一直在网上传播一份请愿书,对拘押这些女性的行为表示谴责,并要求中国官方释放她们。

周五,海淀看守所接电话的一名女性拒绝回答问题,并表示需要有人以书面形式向看守所递交这些问题。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
Vanessa Piao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3/201503161354.shtml


美国欧盟呼吁中国释放五位妇女维权人士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6日 转载)
     
    美国政府、欧盟和国际人权组织抗议中国政府拘留妇女权益维权人士。

    10名中国妇女权益维权人士3月6日被抓走,其中五名获得释放,另外五人被正式拘留。她们计划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在北京、广州和杭州张贴标语,反对在公交车和地铁上对女性的性骚扰。



    中国政府拘留妇女活动人士的行动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国际特赦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说:“今年是北京妇女大会召开20周年,是妇女权益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中国政府承诺保护妇女权益的里程碑。因此在20周年之际拘留这5名反对性骚扰的妇女,是绝对难堪,希望中国政府采取正确行动,立即释放这些妇女。”

    中国妇女权益活动人士韦婷婷的代理律师王秋实表示,韦婷婷和另外四名妇女权益维权人士已于星期四被北京警方正式刑事拘留,正式形式拘留意味这她们将被起诉和审判。

    威廉姆•尼说:“如果她们被正式逮捕,那么说明中国政府对公民社会和妇女权益采取更加强硬手段,不过我认为,目前还有待观察。现在全世界的人们应该表达对这些妇女的支持,以及对事件的愤怒。”

    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星期四在推特(Twitter)上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这五名活动人士。她说,她们被拘“悲哀地反映”女权也是人权。

    欧盟也发表声明呼吁释放她们。声明还说,抓捕这五名妇女权益活动人士违反了他们举行和平示威的权利。

    王秋实律师说,警方指控这些妇女权益活动人士“寻衅滋事”,如果罪名成立,她们可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王秋实表示,他还没有被允许见到他的当事人,也没有收到警方的拘留通知。

    另外一名被捕活动人士李婷婷的代理律师燕新说,她星期四接到了警方的逮捕通知,通知上的日期是星期日。另外三名被捕的活动人士是王曼、郑楚然和武嵘嵘,其中武嵘嵘是位于杭州的妇女平权组织“妇女中心”的创始人。

    五名妇女权益活动人士被捕是中国进一步打压学术界、媒体和社会活动人士的最新例证。

    国际特赦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说,这五名妇女在中国东部几个城市同时被捕,表明这是中国政府广泛协调的行动。她们被捕之际,中国正在召开年度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政府在北京增加了安全戒备。

    转自: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关于被拘留的女权小伙伴

voiceyaya(新浪认证信息:上海社科院文学所研究人员,性别平等研究者陈亚亚)
【关于这次被拘留的女权小伙伴】 一个在国外学校的网友因为要在学校做个有关女权报道,发来一些问题,其中一些是关于这次三八节前夕被拘留的女权小伙伴的,摘录回答如下: O关于被拘留的女权小伙伴http://t.cn/RwkpVfV
3月16日 11:00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评论 12    赞 7


关于被拘留的女权小伙伴
voiceyaya 发布于2015年3月16日 10:54
   一个在国外学校的网友因为要做个报道发来一些问题,其中一些是关于这次三八节前夕被拘留的女权小伙伴的,摘录回答如下:
      
1.     认识被抓的李麦子,大兔, 武嵘嵘,韦婷婷,王曼等吗?怎么认识的呢?

武嵘嵘:应该是这几位中最早知道的,邓玉娇案例时她就在做倡导,但见面比较晚,好像是有次我这边做活动请她来演讲,但或许以前也见过。今年还见了一次,在南京参加她们的会议,当时她讲杭州的机构是正式注册的,与妇联也有合作,我以为她们跟政府的关系还比较良好,没有想到会出这个事。

李麦子:我印象中是参加某次北京酷儿影展认识的,当时我以为她是做同运的,所以占领男厕所活动出来时还有点奇怪。后来有一些活动也见面,基本都是一堆人,没有两个人聊过。有一次在北京参加她们聚会,弄了个类似荡妇联盟的小组织,觉得挺有意思的。

大兔:有点记不清。最早也是网上结识的?来上海做过一次讲座,不过那次也是很多人,没有私聊。我参加的新娘带血婚纱行为艺术活动,好像是大兔负责,但当时主要是另一个人跟她联系。我是活动结识后,方刚问我要那个婚纱做展览,我跟她联系了下。

韦婷婷:也记不清什么时候第一次见了,反正见了好几次,有一次会议还住同一间屋,聊过一些八卦什么的。印象中她挺时尚,人也很大方活泼,一点不像是小乡村出来的。不过她主要做同运,女权参与的有限,这次的事情大概是作为志愿者参与的。

王曼:这个名字早就知道,见是去年才第一次,参加她们的一个会议。她主要做消除贫困方面的工作,好像也经常参与吕频那边的女权活动,但大多也是作为志愿者。她和韦婷婷为何羁押不放,我是有点奇怪的,或者因为她们所在机构属于政府敏感范围,所以留下来审查?



2.     有跟她们合作过什么呢?

没有太多合作。有几位来过上海做演讲,在我们机构也讲过,但因为我这边拉不到太多的人来听,我自己的项目也结束了,后来基本就没有再合作。只是因为都是一个大圈子里的,有时候会议活动能见到,在网上活跃的几位,有时候会互动下。



3.     派发防止性骚扰的传单是好事, 却或因与NGO有关系而被抓, 您觉得这单单在国内发生不止一次的事情为什么这次会搞得这么大件事?

   可能跟国内对有境外资金资助的机构和活动监控更严密有关,借着这个由头想加大控制力度。其实这不是单一的事件,因为去年以来已经羁押了太多的人,经常看到此类消息。



4.     有没有签署什么声援活动?

好像有好几个联署支持的活动,我联署了其中一个。



5.     这些声援有用吗?目的在于哪?政府会因社会压迫放人吗?

有一定的作用,但具体有多大不清楚。

目的可能有:给政府施压要求放人;借此宣传让更多人了解女权、人权议题。

政府应该会考虑到民意和国际影响,但就当前的局势来看,还不足以迫使他们马上就妥协。



6.     在您看来,为何政府还不放人?

这就不太清楚了。政府至今没有官方发言。

我个人的看法:政府不可能因为一有抗议就放人,他们有自己的操作流程。但是无论如何,既然已经引起社会的普遍关注,应该及早应对,对民众以及国际友人有个交代。




voiceyaya:自己看了一遍,对比其他人写的文,我的文趋向于冷淡,甚至可以说是冷漠的。我好像更擅长于表达愤怒和不满,但对于另一面的情感则是压抑的、匮乏的。这一方面是个人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另一方面是对任何赞许都持有疑惑态度(包括别人对我的赞许),以及无意识地常想与人保持距离。
3月16日 11:24

Vivian8342:一看“放人”二字就反感,為甚麽不主張公審,給控辯雙方一個公平的機會?
3月16日 11:41

voiceyaya:目前只是拘留调查阶段,所以呼吁放人,即希望政府认识到抓人不是好的解决方式,反而可能造成民众的对抗情绪,及早释放后采取其他方式来进行沟通,是更合宜的。如果已经正式立案,那自然是要呼吁公审的。//@Vivian8342:一看“放人”二字就反感,為甚麽不主張公審,給控辯雙方一個公平的機會?
3月16日 11:44

Vivian8342:噢,是我不懂程序。
3月16日 11:48

李昱琨:我谁也不认识啊!从前听说过她们中的三个人,另两个还是这次才听说的。然后,好像据说被抓的不止她们五个,不能因为就她们五个比较出名,就只呼吁营救她们五个吧!不出名的也是人啊!
3月16日 11:49

voiceyaya:回复@李昱琨:还有谁。其他两个都释放了吧。
3月16日 11:51

李昱琨:回复@voiceyaya:我不知道啊!我是前几天忘了看谁的微博上写的,已知的是抓了八个。
3月16日 12:25

阳阳法律咨询:有活动拉不到人的时候,我愿意凑数。
3月16日 13:04

voiceyaya:回复@李昱琨: 我只知道还有于莲和小辣,都已经释放了。猪川还有好些是艾可还是谁只是之前被问话,没有带走。
3月16日 13:42

工评社:这种较为客观平和的叙述态度让人看得更流畅些。
3月16日 21:24

工评社:回复@李昱琨:目前一共有5人被告知刑拘,详见跟踪帖http://t.cn/Rw1Y6aD
3月16日 22:14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转按:出身底层的自由派的女权主义者叶海燕,观点和经历有值得赞赏之处,但是其中说到随着社会发展,阶级差距会越来越小,以及说女权主义让不同阶层的女性看到同样温暖的未来,我认为不符合现实,而且只是对斗争意识的麻痹。


公民叶海燕
与这篇长微博花了两个半小时,好累。根本没有力气检查错别字。希望有时间的朋友,可以看看,点评一下。 http://t.cn/RwkRBIz
3月16日 13:54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转发 24   评论 6   赞 6

学习艾晓明老师讲话精神心得分享
公民叶海燕 2015年3月16日 13:53

就像你们喜欢习大大一样,我喜欢艾老师,但我不习惯称她为艾大大。之所以用这个标题,是想夹带点私货。让你们看看过时的“官方话语”在现代语境里会产生的滑稽效果。当这样的标题出现在官方时,大家习以为常。只有套用在民间,才会有夸张的,不着调的感觉。这就算是我为了吸引眼球做的一个开场白吧。

我并不喜欢任何个体迷失在个人崇拜里。相同的人和大体相同的人,或者目标相同的人会站在一起。但即使是站在一起,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不同与大众的形态或思想。能保持着这种不同,并确信着,这份不同是不会轻易被臣服的,我想这就是自由派拥有的自由。我或许是第一次承认自己是一个自由派。而在我眼里所看到的另一些女权主义者,也具备自由派的特点。因此,她们不会是可怕的,她们不会盲从,她们只是不愿意屈从主流,即她们嘴里所说的男权世界。今天是她们失去自由的第10天。我想再一次解释一下,她们为什么会行动,及她们的行动对于整体的意义。

在此又想多说一句:如果不是为了她们,我根本懒得做这么多解释。我讨厌这样的政治环境下的社会。已经没有耐心再参与其中。但是,有一位中立的人说,女权主义者如果要面对男权社会的强压,必须要不断地解释自己。好吧,毕竟对于那些傲慢的掌权者与看客来说,女权主义是个未知世界。当然,我也知道自已的平庸,还有肤浅的话语,并不能解释得很深刻,但我也是带着诚意在沟通,并愿意相信你们是作为文明,理性者的存在。

艾晓明老师在五位女权主义者失去自由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没有女权主义者思想启蒙,让人感觉最无力!”

而我做为一个底层女性,早在2005年就感受到了艾老师这句话的力量。也是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下才以一个最底层草根的一已之力,大言不惭地要创建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其实也不是很久远,不过是十年前。女权是“精致高端”的学院派思潮。民间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女性根本没有表达,甚至参与讨论的可能。可能只有在大学里,才会有机会接触到女权的理论。即使是在大学里,据我所知,也只是有兴趣或者专业有联系也才会去接触。所以当时,女权主义者是比现在更加边缘的,并且是脱离草根的精英小众。

2000年,初中毕业的我,进修了两年的汉语文学专业,混迹于天涯社区。因为个人学识有限,因此,在天涯写作的时候,一切灵感的基础只能来源于自身的经历与体验,加之自身性别属性是女性,所以,能写的也就只是关于女性的个人真实体验。后来,可能是2002年左右,浙大的一个老师说,“你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这才第一次把女权主义这个概念带进了我的生活里。

我看了仅仅一本跟女权相关的著作。就是波伏娃的《第二性》。甚至还没有看完。在百度里搜索了几篇关于女权的流派及不同思潮,并对比着去寻找自己的位置。这就是我当时接受的了全部的女权主义思想的启蒙。然后我就写了《女权的最大阻力是女人》,《中国式女权》等一些可笑的,幼稚的文字。虽然可笑,可是,因为草根及女权声音在网络上的稀有,女权这个标签我居然就那样风风火火地给自己贴上了。并在2006年就接受了境外媒体的采访,还有后来法国的《半边天》节目的采访。

这些记者与很多网友同样表达了一种疑惑,“我这样的女权主义者是怎么成长起来的?”

仅有的九年义务教育,还有有限的阅读量,知识储备,如何能领悟女权?

我想,这也是许多人不愿意承认,叶海燕是一个女权主义者的原因。他们非常直接地说,她懂什么女权?

可在当时,我就是那么确信地认为,“女权并不高深。一切美好的,有益于人的思想,肯定不是高深的,而应是如阳光般简单直接,拂照于所有人的。”

而我也感受到了女权主义带给我的力量。在性权与人权中,去寻找自己做为女性的权利,并在确定了这些权利之后,获得了自我的力量。

于是,我发现了一个问题:真正需要女权思想的是底层脆弱女性。于是就决定依托网络,传播女权思想,推举优秀的女权主义者。并且要让底层女性的声音与身影更多地呈现。于是我创办女权网,并不断地写微博,更多的去以一个女性,并且是以不回避底层身份的角度去书写个人故事与体验。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把许多个人的故事写在网上的原因。

到了2009年,2010年,我进入NGO圈子,接受了正式的人权教育与社会性别教育。这时才对女权有了明晰的理解与认识。而这个时候,周边的环境也起了变化。大量女权主义者,女性主义学者的声音呈现在网上。当我带着底层那受伤的,卑微的心态,去接近她们时,我也是傲慢的。并常常预设,“她们怎么会看得起我这样的人。”因此为免被羞辱,我也不主动去联系。但陈亚亚是例外的,她非常关注我的网站。直到后来中华女子学院一位老师在北京去见了我,通过武嵘嵘,又认识了吕频,李思磐。还有在艾滋病圈子认识了艾晓明老师,在性学领域认识了潘绥铭老师。他们这些谦和的学者,慢慢治愈我脆弱的小心灵,使我慢慢强大并自在起来。

这种强大就表现在,不会因为自身的不足就放弃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于自身的价值有客观地评判,不会因为他人的评价而失去存在感。

回顾我的成长,我认为是女权主义思想影响了我,女性的性别身份成就了我。同样,是从我自身的经验出发,我总结了一下,女权主义思想对于底层女性有这样几层意义。

1、 有助于底层女性认识自己的性别优劣势,更容易找回自身的价值与力量。

性别对于许多底层女性来说,就是男和女两种不同的世界,她们眼里能看到的,也就是以男性为主宰的世界,不管是在婚姻,还是情感上。她们对于整体的社会性别结构没有太多的认识与分析。传统的女性教条影响着女性的人生观。她们的思维延续着上一辈的僵硬模式,服从,被动,脆弱,自理自决。这种自我被牺牲,被奉献,在劳动中幸福并毫无怨言,没有实在的利益,只有廉价地讴歌的这种女性生存情态,使女性认识不到自身。我不止一次跟十元店的姐妹交谈,问她们是不是可以有别的选择。她们的回答惊人的一致,“我们,一个女人能干什么嘛?”

而一个女性,真的干不了什么吗?

年前,北京女权主义者马户,抗议邮政公司拒招女性作为快递员。她们想做一个活动,寻找女快递员。我找到我们当地的一个女快递员,想采访她。可她因为害怕出境拒绝了。我问她,做为女性,有没有觉得快递这份工作不能胜任?她笑着说,“没有,我做得并不比男性差,我感觉做这个也挺好的。”说完之后,她就一踩油门,开着她的三轮车,嘟嘟离开了。她留给我的背影是那么自信而美丽。

男性朋友们,你是希望女性保持柔弱,无助地依赖于你,以你的笑为笑,以你的悲为悲,还是希望她能独立起来,也有明亮而自信的眼神,昂首阔步走自己的路呢?

女权主义者所做的社会性别教育工作中的一部分就是告诉女人,“我们是女人,我们也可以!”

2、 女权主义打通了被传统教条闭塞的话语通道,帮助底层女性找回社会归属感。

随着社会的发展,阶级差距会越来越小。虽然在中国,这种变化很慢。但我们如果用年代来分析,快镜头回放,还是可以看到可喜的一面的。比如,因为网络社交媒体提供了平台,精英与草根的距离拉近了。一些进步的分子的声音也促使政府有了许多亲民的行为。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投向的底层女性,包括中国妇联。但是,中国妇联只是帮助底层女性脱离眼前的贫困,并没有帮助底层女性走向尊严上的平等。底层女性固定在底层角色与形象里,接受着官方与社会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恩惠。永远摆脱不了受助者的身份与形象。而女权主义者,是要打破这一切,让女性真正强大起来。而要让她们强大起来,就不能让她们边缘化。要让她们走入社会,有参与感与存在感。

因此女权主义者,比如我会关心性工作者,传播她们的声音。也有一些女权主义者会关心女工,女访民,女性维权者,受艾滋病感染的女性等等。女权主义者试图照顾女性各个群体的声音,使她们至少不会在网络世界里缺失。并积极去传播她们的声音并为她们采取行动。希望她们自己明白,也希望社会看到,她们是这个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她们的问题很迫切。于是,就有女权行动派的一系列的活动。女权主义者也积极带动女性,参与社会议题。而这些行动是官方没有做到,并一直忽略的。

3、 女权主义让女性理性。

今天还有一个朋友在我谈理性的重要。而对于女性来说,脆弱与感性仿佛成了一种天然特质。但其实不是这样的。理性是需要教育与训练的。人只有在掌握了足够的智慧与力量时,才会理性。我现在想谈的不是女性的自杀率。当男性指责女性不讲理,不讲逻辑,因为跟女性无法沟通而怨忿时,我做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并没有去辩白,而是自省。正如一些男性会评价“有素质的女人和没素质的女人”,底层女性较容易成为他们嘴里的没素质的女人。因此,我们底层的女性需要获得更多的教育。而女权主义会让女性获得性别力量,并在群体中找到理性的智慧。

我参与过一两次维权女性的女权教育培训。我发现在那些培训之后,她们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包括我自己,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激进与急躁了。

女权主义包含着社会学的基础,我们在社会的整体结构中去认识自己的不足,并寻找自己的性别优势,战略地去看待面临的压力。也就没有那么多茫然无助地痛苦了。

4、 女权主义让女性更容易形成共识,并团结互助。

这一点仍然是站在底层女性的立场来考虑的。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讲的就是女人之间要达成共识是十分不易的。当人们需要去跟一群女人谈判时,他会感受到这份苦恼。而女权主义是照亮女性心灵的明灯,她会让不同领域,不同阶层的女性,看到同样温暖的未来,而愿意积极向着那个未来迈进。我们知道,中国是一个阶级歧视,群体歧视,非常显著的国家。即使同样的是女人,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排斥与歧视也是水火不容的。但女权主义教育改善了这种对立或者说距离。女权主义可以把性工作者这个群体,轻松地纳入女权议题,对于其他群体,当然也不是问题。

综合以上种种,我想我的观点,结合一些现实事例,能够让大家认识到女权主义者在帮助底层女性发展,并缩短两极差距方面所做的努力是有积极作用的。因此,在这里再一次请求,请尊重女权主义者的行动空间,社会进步需要她们的努力。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直接导致女权五侠3月7日被捕的倡导议题:建立公交性骚扰防治机制 3月初得到全国人大代表回复

http://www.weibo.com/2911816411/C6HTp2fc7

女权行动派很好吃
【我们又收到了人大代表的回复[doge][doge]】2月26-28日,一群女大学生给上百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发去了邮件,呼吁建立公共交通性骚扰防治机制,不久就收到了来自新疆的代表的回复,表示会在两会上提交这一提案哦!希望在政策上和立法方面做出更多改变,让女性不再行走在不安之中。


3月2日 16:40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转发 18   评论 6   赞 20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转按:补充一则3月9日的旧闻。其中提到了拘留期可能长达几个月,不知其根据是什么。真是煎熬!


http://m.ftchinese.com/story/001060935

2015年03月09日 07:35 AM
妇女节前夕中国女权主义者被拘留


韩碧如 北京报道

至少5名中国女权主义者在警方羁押之下度过“三八”国际妇女节,而不能像她们原来计划的那样抗议地铁中的性骚扰行为。在中国全国人大举行年会之际,有关部门正在扑灭任何异见苗头。

近年来,中国安全部门对形形色色的活动人士(从政治和人权倡导者,到知名少数民族人士和呼吁官员申报财产的人士)加大了打击力度。这次打压貌似与政治不相干的性骚扰问题显示出,当局对任何形式的公共组织有多么敏感。

全国人大年会期间,中国当局还采取措施,淡化对《穹顶之下》这部纪录片的官方媒体报道;《穹顶之下》讲的是中国的雾霾问题,已在中国引起巨大反响。警方还不让记者接近由马来西亚航空(Malaysia Airlines) MH370航班乘客家属举行的小规模抗议。该航班在一年前消失,至今查无下落。

被拘留的5名人士之一是李婷婷,又名李麦子。她比较为人熟知的是倡导增加女公厕里的厕位,以及身穿泼了红墨水的婚纱抗议家庭暴力。她在上周五晚间被拘留。

“如果她在周日晚上获释,那么问题还不大;否则,如果她面临刑事指控,情况就可能复杂得多,”她的律师表示。

中国警方具有在不提出刑事指控的情况下拘留30天的宽泛权力,并能将拘留期延长几个月。

根据女权公益机构“杭州蔚之鸣中心”一名理事会会员发布的帖子,该机构负责人武嵘嵘也在上周五晚被拘留。武嵘嵘通常关注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肝炎患者所受到的歧视。

在中国,在公共场所骚乱女性的行为比较少见,但拥挤的地铁为“咸猪手”提供了机会。

2012年,上海地铁2号线的社交媒体账户曾在网上引发轩然大波,起因是该账户贴出了一张着清凉装的年轻女子的照片,文字说明是:“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

译者/何黎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转载一则旧闻。作为科普,郑楚然的早期事迹。

来源:《赢未来》2012年6月号http://wap.139life.com/read/article.php?id=214573&all=1


郑楚然:从女权主义者到行为艺术“惯犯”

  相当长时间以来,女权主义似乎是个令男同胞们蛋疼的尖锐词汇。而提到行为艺术,也极容易让人联想起古怪、变态、吃饱了撑的但广州的女权主义小女生郑楚然,却用新颖而不过分的行为艺术方式,为备受歧视的女性同胞们发声:嘿,男同胞们别怕,我们不是来抢你东西的,我们要的只是平等!
  男厕门可罗雀,女厕却排起长队?不合理!
  职场暗藏咸猪手?砍掉!
  招工要求女性保证3年内不跳槽、不结婚、不改嫁、不当妈,甚至要求双乳对称?岂有此理!
  职工怀孕被离职?凭什么!

  短短两三个月,广州街头便发生多起行为艺术事件,从占领男厕所到斩断咸猪手反对性骚扰,从500封致老总信到歧视孕妇,千妇所指,一时间将媒体与公众目光聚焦于职场性别歧视,引发一场接一场的舆论风暴。其中有关增加公共场所女厕位的建议,更是进入了全国两会提议。

  这些带着强烈女权主义色彩的行为艺术,其主犯却是一位文弱的大四小女生--郑楚然。

  白T恤,牛仔裤,随便绑起的头发,红色眼镜,眼前的郑楚然笑起来非常可爱。虽然自称是个铁杆女权主义者,但浑身不见一点儿激进的侵略性。这就是传说中那个敢于霸占男厕的入侵者?


  天生的女权主义拥趸

  2002年就读于中山大学档案学并辅修社会学系的郑楚然,是个地道的广州妞。跟别的小孩不一样,她自小就对男女不平等的现象十分敏感,虽然在自己身上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严重的男女不平等事件,但每次看新闻,读历史,她都会感受到有深深的男权烙印在里面。

  上大学之后,对社会性别有着浓厚兴趣的郑楚然辅修了一门社会学;为加深自己的性别视角,她看很多女性主义著作,看《醒来的女性》;中大开设的一门社会文化与多元性别课程也让她兴趣盎然。

  真正让郑楚然在实践中接触到性别和公益的,还是参加2011年5月廖冰兄基金会的底层中国调研活动。她选的调研题目与女同性恋相关,为了调研,她参加了一个叫朋友公益的同城社区青年同志中心,在里面帮忙举办活动、做倡导。厮混其间,郑楚然认识了很多女同性恋朋友。

  特别好玩,她们都非常真诚,我尤其喜欢女同里面的T角色,她们是Tomboy,打扮很像男生,打破了人们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让郑楚然感到钦佩的是,这群年轻人心态非常好,有着出人意料的勇气,坚持为自己和所在的群体发声。如果跟父母出柜,往往会搞到家庭不和睦或者关系破裂,我有很多朋友现在还在跟父母冷战。但她们一直在为同性恋非罪化、去病理化做很大的努力。

  在她经常去的女性就业论坛上,也有很多像她这样关注社会性别和反歧视的网友,论坛下的QQ群里,大家常常讨论到深夜,在这里,郑楚然意识到:原来生活中隐藏着那么多堂而皇之的性别歧视!

  天生正义感的郑楚然憋不住了,她希望能找到一种途径抗议女性所受的不公平待遇。

  2012年2月,郑楚然认识了乙肝斗士雷闯,他的反歧视经历和所做的诸多行为艺术让她灵光一闪:嘿,既然创意的表达方式这么吸引眼球,为什么不用行为艺术为女性发声呢?


  行为艺术惯犯之路

  2012年2月中旬,郑楚然在论坛上认识的好友李麦子来广州参加EJI青年成长营第五期--女性公民社会参与暨性别平等,第一次见面,郑楚然和麦子聊得非常投机,讨论到身边存在的性别歧视现象,大家对于女性如厕要排队的问题纷纷表示同感。这时,早有想法的麦子提议,不如我们去占领男厕所吧!

  2月19日,精心准备的占领男厕运动正式拉开序幕。在越秀公园旁的一个公厕内,郑楚然和麦子带领一群女生堵住了男厕所,举起了两个自制纸牌,一个上书关爱女性从方便开始,另一个则写着女人更方便,性别更平等。

  女侠们勇敢地伸出手拦住正要进厕所的男士:先生,可不可以等几分钟再进厕所,让女士先用一下男厕所好吗?她们还向市民派发了《致男同胞的一封信》,在信中呼吁:通过立法来增加公厕中女厕位数,比例至少应该达到1:2。

  短短一个月内,这场公益行为艺术的表演在广州点燃后,先后蔓延到北京、西安、郑州、武汉、南京、兰州等国内各大城市。媒体争相报道,人们大跌眼镜的同时也开始热烈讨论。趁热打铁,郑楚然和伙伴们又写出了一份民间提案,通过微博和电子邮箱游说代表和委员。

  经过繁琐的交流之后,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等三名代表委员在全国两会上提交了这份建议。草根建议迅速变身官方提议,这还是第一次。

  4月,各大高校开始迎来招聘季,郑楚然身边的同学纷纷忙着参加招聘会。但女同学们很快发现,一些离奇的招聘要求把她们生生挡在单位门外:身高1.6米以上;3年内不结婚;双乳对称;或者干脆扔出三个字——限男性。

  每天被这样赤裸裸的歧视招聘启事轰炸,郑楚然气愤的同时,也感到改变的迫切:如果今天我不呼吁,下一个被歧视的将会是我。

  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她收集了全国500强企业的通讯地址。用做家教赚的1000元,她写了500封倡议信,买来足够多的信封、邮票,花了好几天,写干了7支笔,终于在4月26日这天,将500封信背到邮局,一封一封地投递到信筒内,邮寄给中国500强企业的老总。在信中,她呼吁企业发表平等用工声明,取消就业招聘中的性别限制:不要给女性贴上工作能力低下的刻板标签!

  用同样的创意手法,郑楚然还导演了反对性骚扰的截断职场咸猪手和支持孕妇的歧视孕妇,千妇所指等行为艺术活动。这些活动如大大小小的炸弹,炸开生活的表皮,让隐藏其下的性别歧视,暴露在公众视野中。


  作秀有什么不好?

  然而,伴随这些行为艺术的争议也丝毫不比赞同的意见少。

  女同志进男厕所,太不合适了。今年2月,在郑州市人民公园内的占领男厕就发生了冲突,女志愿者进入男厕后,被公园管理人员轰了出来。

  更多的质疑声来自网络,时评人汪昌莲就认为:女生占领男厕入侵了男性的私密空间、涉嫌聚众滋事,影响了公共秩序,是滋事行为,谈不上艺术。

  也有人质疑她的动机:你是不是在炒作?这是在作秀!

  初见这些五花八门的揣测和质疑,郑楚然有点哭笑不得:很多人是标题党,他们压根没去看新闻正文。事实上,占领男厕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做法,当时是占领三分钟,再放行三分钟。男性专场和女性专场轮流进行,并没有真的霸占。

  她试图在网上跟人家解释清楚:能讲道理的我就同他讲道理,真没法讲的就算了。对于那些实在超出想象的恶意谩骂者,她就发挥理论控的超级思维,将其学术归类:我在想,这些人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厌女症患者?

  争论多了,最后郑楚然反倒越发坦然了--作秀有什么不好?如果一次次作秀可以让社会了解、讨论、解决一个问题的话,那么作秀就是一个好东西。

  但质疑另有所图似乎仍是大家的条件反射。寄出500封信之后,她接到了其中一个企业的电话,他们问我,你做这个是不是有什么诉求?是不是投过简历给他们了?

  我说,我的诉求就是,你们发表平等用工声明就行了,郑楚然笑道,我还告诉他们,我对商业公司没有兴趣,我最想全职做NGO。


  赢未来对话郑楚然

  赢未来 你自己也快大学毕业了,为何不着急找工作,而是忙着做公益,对你就业没影响吗?

  郑楚然 我一直对NGO很感兴趣,有做NGO的前辈说我这一生就应该去做NGO,比较适合。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商业公司,所以没怎么忙找工作的事。

  当然也有就业压力,在NGO领域里面找工作也不是很容易,我还想自己创业,建立NGO,这些都不比找工作容易。

  赢未来 这些行为艺术的背后,有没有比较专业的策划团队?

  郑楚然 有一些是平时认识的老师,我会问他们,这个信怎么写比较好;有一些是律师朋友,我会跟他们咨询那些法规该从哪里引用;还有一些朋友帮我写信、黏信封。另外,每次做行为艺术我都会打报料热线让媒体过来。

  赢未来 你如何判断企业招聘中存在性别歧视的问题?你做过相关的数据调研吗?

  郑楚然 数据模板来自2011年《北京市高校女大学生就业情况调查报告》,此外我们在做行为艺术的时候也发过调查问卷。但是我一个人没法做大量的调研,自己做的主要是定性而不是定量的。我跟很多找工作的同学深入聊过,他们反映了很多信息,有的公司的性别歧视是好几个同学都提到的。

  有一次南航来中大招人,当时有400多人去宣讲会,后来他们招收的男女比例居然是9:1,当时就很轰动,女生们感觉很愤怒。

  赢未来 你觉得,要从根本上解决就业歧视问题,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承担?说服企业取消歧视条款就可以做到吗?

  郑楚然 其实企业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它之所以能在社会上赚钱,也必须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平等用工是企业必须做的,也是法律规定的。但目前的现状是监管不够严格。关键是要认真执行,政府应出台一些更加细化的条例贯彻执行。

  同时,政府也应有鼓励措施,比如,雇佣残疾人就有补贴等。初期可以采取一些临时性的倾斜政策,补偿一下企业所受的损失。等业内形成平等用工的共识之后,就可以不用倾斜。

  赢未来 你做行为艺术的底线是什么?如何把握尺度?

  郑楚然 最主要是不触犯法律,不阻碍街道。地段的选择也是一个关键,很商业的地方、室内或一些敏感地点我们都不去,一般选择那些旁边有小摊贩、能派传单的地方。有警察过来查证件,我们也很配合。

  关于内容的选择,最主要是有一个学科理念:女权主义的任何一个学派都从来没有这样的说法:一种性别要把另外一种性别踩在脚下。我们要倡议的是一种平等,而不是一种仇恨和报复。如果坚持这样的理念,尺度其实很好把握。

  赢未来 你提到在做这些行为艺术的时候,也有默默帮助你但害怕站出来的同学,你自己也有过害怕吗?你最害怕什么?

  郑楚然 我跟我的家人讨论过这样的问题,他们担心的是,现在我做这样一些倡导,如果哪天我不想做NGO了,去找工作,那些企业会不会因此拒绝我?还怕我会触犯到底线,导致一些政治上的不正确。

  怎么样去把握这个度,我自己还需要多学习。但也不能因为害怕而不去做。

  赢未来 如果工作的话,什么样的公司文化更能吸引你?

  郑楚然 虽然每次看到我的同学,拿到offer后,有很高的薪水,我就很想哭,会摇着我男朋友的胳膊说:入错行啊但是真要跟他们一样(去商业公司),我又不愿意。

  我想去的公司应该有那种比较宽松,自由、平等的环境,关键是不能发表歧视某一群体性之类的东西,如果看见,我就觉得非常不爽,一定要去反抗。

  女权主义的任何一个学派都没有这样的说法:一种性别要把另一种性别踩在脚下。我们要倡议的是一种平等,而不是一种仇恨。

  文 / 万婷 图/米壹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来源:权利运动http://www.hrcchina.org/2015/03/314.html


3月14日:海内外声援被捕女权行动者热烈,呼吁警方立即放人
Written on 2015-03-15 | 17:37

    3月7日,北京、广州、杭州等地的5名女权主义行动者被警察带走。其中,广州郑楚然(大兔)、杭州武嵘嵘、北京韦婷婷、李婷婷(麦子)、王曼等五人被羁押在海淀看守所,目前仅李婷婷的代理律师在海淀看守所会见到了李婷婷本人。据悉,事发当天,她们正计划在3月8日妇女节发起反对公交性骚扰的倡导活动。

5名被捕女权行动者状况令人堪忧
自3月7日起,被捕的5名女权行动者家属仍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告知抓捕理由。而在被带到海淀看守所之后,5名女权主义行动者的代理律师要求依法安排会见,却被所方告知会见需要进行审查,审查手续后,会在48小时内安排会见,至今,仅有李婷婷一人被允许律师会见。

5名女权行动者的代理律师希望给被代理人存些生活费,遭所方拒绝,称仅有当事人家属才被允许存钱。因有几人的家属在外地,至今还未能赴看守所送衣物和生活费。女孩们在看守所的状况令人堪忧。

海内外相关人员声援被捕女权行动者
现在有来自海内外的各界朋友声援被捕的5名女权行动者。Ta们中有学者、律师、政府官员、人权行动者、工人、LGBT团体、大学生等。呼吁释放5名女权行动者的声音从未停止。

    中国人权律师团对5名女权行动者被羁押发表了联合声明。要求警方立即释放被羁押的女权行动者,并停止对其他女性权益捍卫者的骚扰和威胁。 并责令人们检察院等法律监督机构对警方的违法行为进行监督,纠正违法行为并查处相关负责人。

详情链接: https://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xgmyd/archives/14791.html

女律师协作网络也为此发表公开举报信,举报警方的抓捕行为违法,并要求警方立即释放被羁押的女权行动者。
同志撑女权:有来自同志社群的志愿者发起“一人一照片”行动来声援被捕的5名女孩儿,在短时间内,有数百名来自同志社群的志愿者发来了照片。
工人群体联署声援:事件发生后,工人群体发起联合声明:劳工界与妇女界、劳权与女权有诸多交叉重叠之处,女工是劳工的半边天,劳工权利中也包含女工权利,……对警方在国际妇女节前夕抓捕女权行动者的行为表示谴责,并要求立即释放5名女权行动者,并予以国家赔偿。

详情链接:www.laogonghuzhu.org/4770.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国外女权者发起全球女权联署,包括:盖尔鲁宾(Gayle Rubin,性与性别政治学家),贺萧(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历史学教授,中国妇女史学家),Judith Lorber(美国著名女权、性别研究学者)等著名学者也签名声援。截止3月12日,有来自全世界来自中国,日本,巴西,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芬兰,西班牙,瑞典,瑞士,印度等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1521名关注妇女权利和性别平等问题的支持者签名支持被捕的5名女权主义行动者。

详情链接:https://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xgmyd/archives/14945.html

此外,中山大学学子也联署声援被捕校友,他们呼吁:“北京警方在‘依法治国’的环境下一些严格依照法律程序行事,不羞辱污蔑,不疲劳审讯,不刑讯逼供,准许律师会见,准许就医用药,保障基本人权。不要秘密关押,公开公正审判,让她有自我辩护的权利和机会,由法律来裁决她的行为。”联署甫一发出,就已超过300名中大学子参与联署。(详见照片)

广州十所高校学子联署声援被捕中大毕业生郑楚然及女权公益人,联署页面被阅读30000次(联署页面现已被封)。随后韦婷婷曾就读的武汉大学、李婷婷曾就读的长安大学、及武嵘嵘所就读的中华女子学院学子等也发起联署,声援各自的校友。(详见照片)

3月12日,欧盟委员会外交事务和安全政策发言人,也就5名女权行动者被捕一事发表声明:在国际妇女节,一些中国妇女权利活动家因希望发起反性骚扰活动而被拘留,这是对她们的和平示威权利的侵犯,“我们希望中国政府尽快释放她们,并立即允许她们与律师和家人联系”。

3月13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鲍尔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声援被捕女权行动者:中国当局应当立即释放这些妇女,这些妇女被拘“悲哀的反映”,“妇女权益亦是人权”。

详情链接: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5/03/13/us-china-rights-usa-idUSKBN0M901N20150313

更多消息,请点击Facebook公共主页查看(更新较频繁):https://www.facebook.com/chinesefeminists?ref=aymt_homepage_panel
Twitter:@FreeChineseFeminits

​联系方式:
​5名女权人士 代理律师:
韦婷婷:王秋实律师,18001078900
李婷婷:燕薪律师,13601297308
郑楚然:胡贵云律师,15110266832
武嵘嵘:王飞律师(可通过王秋实律师联络)
王曼:赵霞律师(可通过王秋实律师联络)

联署活动
​联系方式​ :

中大学子联名:wheehui200@gmail.com
广州10高校联名:wheehui200@gmail.com
武汉大学学子联名:nvxingjiayou@gmail.com
联名地址:http://www.xbpdqm.com/xbpdd/QM.asp
中华女子学院学子联名:nvxingjiayou@gmail.com
支持女权,公民万人大签名:http://oubiaofeng.tumblr.com/post/113137384914
女律师协作网络联名:nvlvshi@gmail.com
工人群体联名:http://955.cc/bgmAp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来源:Free Chinese Feminists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chinesefeminists/posts/432562206900532


Free Chinese Feminists 分享了 Ka Mei 的照片
3月15日下午 10:35 ·
馬來西亞公民社會發表的聯合聲明Malaysian civil societies Joint statement

馬來西亞公民社會發表的聯合聲明:

捍衛女權無罪 要求中國政府釋放活躍分子 Free Chinese Feminists
26公民团体联合文告
2015年3月14日

婦女節前夕,中國至少10名女權活躍分子遭警方拘捕,當中至少5人至今還未釋放,她們包括北京的李婷婷,韋婷婷,王曼,杭州的武嶸嶸和廣州的鄭楚然。

對於中國當局無理拘捕五位只是為了推動“消除公交車上性騷擾”的女權分子,我們感到極為震惊。是次拘捕行動的觸發點,是因為她們製作了一系列寫有〝制止性騷擾,安全你我她〞、〝抓性騷擾啦,奔跑吧警察!〞等字樣的貼紙,並計劃於3月7日在各自所在的城市發放,以要求設立〝公共交通性騷擾防治機制〞。

據相關的律師指,被捕者家屬沒有收到任何通知,也不知道案情和具體涉及的罪名。她們被捕後,通迅被截斷,家人、律師未能聯絡。我們極為關注她們的人身安全,並譴責當局違背基本人權的造法。

當局漠視性騷擾是現實存在的社會問題,對於推動社會進步的活躍分子進行無理的拘捕,我們在馬來西亞,政府同樣肆意以煽動法令拘捕異議者,製造白色恐怖,令民間消音。為此,我們同樣身同感受,並希望藉此表達我們對於這些被壓迫的女權分子的支持。

就此,我們要求中國政府立刻釋放被捕的女權活躍分子,並尊重推動社會進步的民間力量。

聯署團體:
1.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婦女行動組織 (AWAM)
2. Association of Women Lawyers 女性律師協會(AWL)
3. Chinese Language Society of USM 理科大學華文學會(PBT USM)
4. Diversity 马来西亚性别团体异样
5. Gerakan Mahasiswa UPM 博大前進陣線
6.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 Civil Right Committee 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
7.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 Women section 隆雪華堂婦女組
8.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 Youth section 隆雪華堂青年團
9.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林连玉基金
10. Malaysia Remembering 4 June Committee 紀念四六工委會
11. Malaysia Youth & Student Democratic Movement馬來西亞青年與學生民主運動 (DEMA)
12.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 Youth section 森華堂青年團
13. Perak Women for Women Society 霹靂婦女協會 (PWW)
14. 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雪蘭莪社區自強協會 (EMPOWER)
15. Persatuan Prihatin Komuniti Selangor & KL 雪隆社區關懷協會
16.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雪蘭莪婦女之友協會 (PSWS)
17. Rainbow Genders Society 彩紅性別學會
18. Sister in Islam 伊斯蘭姐妹(SIS)
19. Solidarity for Civil Rights in China(SCRC) 中國維權大馬後援會(馬中維權)
20. Sunflower Electoral Education 向日葵選舉教育運動(SEED)
21.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趙明福民主基金會
22. Women Development Organisation PJ Branch 馬來西亞婦女發展機構八打靈再也分會
23. Women’s Centre for Change 婦女醒覺中心 (WCC)
24. Women's Aid Organisation 婦女權益維護協會(WAO)
25. Writers'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維護媒體獨立撰稿人聯盟 (WAMI)
26. Youth of Malaysia 大馬青年

Malaysian civil societies Joint statement:

Urge Chinese Government to Release the feminists Immediately

We the undersigned organisations, have come together to express our grave disappointment and concern over the recent detention of at least ten feminists by the China government before the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Five of them, are still in police custody. These 5 young activists still in detention are Li Tingting, Wei Tingting, Wang Man, Wu Rongrong and Zheng Churan.

We 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Authority for instituting such a severe crackdown and targeted these feminists only because they planned to initiate a nationwide campaign against sexual harassment on public transportation.

Even worse, their lawyers and families have not been able to reach them since their detention. The police refused to provide any details and cause of arrest. We are also extremely concern with the safety of the activists.

We Malaysian, are also facing similar situation. The Malaysian government makes use of Sedition Act to arrest activists continuously. The aims of prosecution for sedition are to protect the government and its interests, clamp down on the opposition and create a climate of fear. The coercion against human right defenders happens around the world, and we will defend them, because it’s about them and also about us.

Hereby, we are calling for the immediate release of the activists and the basic human rights should be respected.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http://www.mycaijing.com/section/2015/03/10/184350_1_5.html

侯虹斌:“女权”要求的是权利不是权力

作者:南方都市报 侯虹斌/文
2015-03-10 12:39

百度首页换了一个新的“国际妇女节”的LOGO。这是一个动态的玩偶,一个小姑娘在音乐盒上穿着裙子转啊转,变成大姑娘,接过了鲜花,然后就披上了婚纱结婚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谷歌今天的LOGO里,有女科学家、女宇航员、女教师、女运动员等,来自不同肤色、不同种族,每个女人都非常享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这两家世界上最重要的搜索引擎网络公司,塑造出来的形象,某种程度能代表着不同公司、社会的文化以及对女性的看法。

现在,国际妇女节动辄被商家们称为“女生节”、“女神节”,变成商业推广噱头,这还可以视为无伤大雅,但各种主流网站平台喜欢鼓吹女人喜欢照顾家、女人只是一个买买买的拜金主义者,算怎么回事?当世界潮流正为各种行业出现越来越多女性精英喝彩的时候,在我们这个社会,很多人给新女性的定位却是做个音乐盒上的芭比娃娃,在花园里和闺密喝喝下午茶。

这种对女性刻板印象的强化,其实是一种歧视。奈何指出这一点,还会引来批判,客气一点地称,男女有生理、心理方面的差异,女人回归家庭不挺好的吗?要么,就直接骂“女权癌”了,意思是给了你们那么多好处你们还不知足吗?不好意思,还真是不知足。

有时,了解一下男性反对女性解放的历史,也许比女性解放的历史本身更有意思。

很多人对女权有一种深刻的误解,以为女权要求的是把男人踩在脚下,要求由女人来统治;要求的是绝对的、无差别的平等。与其相对应的,大众对女权主义者的印象通常来源于美国早年的几幅海报:女工人、花衬衫、强壮的肱二头肌、凶悍的表情;或者是上世纪70年代时女权者们“烧胸罩”、裸上身游行的反抗形式。但那已经是非常久远的历史了。

现在许多人一想到女权,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标签,就是强壮丑陋,剩女,嫁不出去,不爱孩子,仇视男人。某大V就曾在微博里夸一个女孩子,因为她强调:“我当然不是女权主义者啦,我哪有那么丑。”

联合国妇女署亲善大使艾玛·沃森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权主义者,却也是个标致的美女。她今年初在联合国推广男女平等的演说为全世界所熟知。她说:“我越来越意识到,为女性权益而斗争经常被等同于仇恨男性。女权主义,从定义来看,就是支持男性女性都应拥有平等权利和机会的理念。”另一个美少女泰勒·斯威芙特也声明:“说你不是女性主义者,意味着你觉得男性理应比女性拥有更多的权力和机会。”

女权主义,要求的是权利,而不是权力;要求的是平等,而不是对他人的奴役;她们对奴役另一种性别没有兴趣,因为那只是大男子沙文主义社会的统治逻辑。

当然,没有人会愚蠢地认为平等就是所有东西都是对半分,绝对的一模一样。正如波伏瓦所说的,除了天生的生理性别,女性的所有“女性”特征都是社会造成的;男性亦然。在尊重差异的前提下,男女能平等且自由地选择自己的人生,并且给多元化提供更多的机会。

可惜,在现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新保守主义正在抬头,社会舆论越来越着急地催促女性进入婚姻,并且在就业上进一步打压女性的职业空间。百度上可爱的小芭比,就是女性的价值标签。如果大家都默不做声,那么,女人当真就只有被玩偶化一条路了,娜拉就白出走了。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tained-03162015092558.html(粗体为转载者所加)


大学生连署声援被拘女权人士 当局下令管控
2015-03-16   RFA

5名女权人士郑楚然、李婷婷、韦婷婷、王曼、武嵘嵘,在妇女节前夕被当局抓捕后,广州中山大学校友发起救援行动,一份转发当局紧急管控的通知,周日(15日)被贴到了网上。该通知显示,当局要求大学立即阻止学生连署行动。(罗伯特/杨健报道)

广州中大毕业生郑楚然被当局抓捕后,其母校中山大学的校友,第一时间发布了《中山大学学子连署声援被捕校友及女权公益人》进行声援,并强烈抗议北京警方的行为,并要求北京警方保障5名女权活动人士的人权,并呼吁全民连署。

该呼吁信很快被当局封杀,并加紧了对大学的管控,想参与连署的人,必须翻墙在海外的网站才能参与。即便如此,到周日止,已有广州当地10余所大学近数百人参与连署,而当局的管控大学生参与连署的通知,周日则被网友曝光。

该管控指令最先出现在天涯论坛、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通知称,据报有广州十高校学子连署声援被捕中大毕业生活动,请各学院迅速行动,深入到班级、学生中去,做好情况核查,以及教育、劝阻工作,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坚决旗帜鲜明地教育和劝导学生不要参加何种连署和声援活动。如有情况,请第一时间报学生部思教办。该通知显示的联系人,为学工处陈木龙。

据悉,该通知一出,立即在朋友圈被广泛传播。有网友在该通知后点评,其实他不通知还没几个人知道这事儿,一通知全校都知道了。但这个通知,在中国境内的互联网上很快被遮罩。

根据本台记者查询后发现,联系人陈木龙与华南理工大学学工处陈木龙同名。其在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他没有见过这个通知,他没有看到档,也不知道这个通知来自何种层级。

陈木龙说: 我也没有发过这样的通知,档我也没有看到;然后,是哪个部门发的,我也不清楚。

在问及他是否知道郑楚然等5名女权活动人士被捕的情况时,他表示,他们听领导口头传达过,领导还要求对学生是否参与的情况进行了解。

他说: 我们这边有听领导说起过这个事情,说让我们关注一下我们的学生是否有参与,这个是口头传达的
,但是具体的这些你说的这个通知,通知从哪里来的,我没有看到。我们要掌握学生的情况啊,是吧?当然这个工作也是各个学院一些辅导员老师啊,一些专业老师他们在做。

另据郑楚然的律师胡贵云表示,迄今为止,她还没能会见到郑楚然。根据看守所的安排,她将于周二(17日)才能会见自己的当事人。由于没有会见,对郑楚然目前的情况还不了解。

她说: 我还没有会见到她呢。它(看守所)都没有说不让会见,只是说要安排嘛。她们因为是几个人嘛,几个人一起关著,不能一起会见,所以,他们就安排今天是武嵘嵘的律师会见,明天早上我见郑楚然,明天下午,另外一个律师见另外一个当事人。因为我们没有会见到,现在对这个案子也不能说什么。

此前,另一名被抓捕的女权活动人士李婷婷的律师燕薪,在接受纽约时报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她没有任何构成‘寻衅滋事’的行为。而当局对于3月6日晚间对其进行抓捕时,也没有出具填写好的逮捕证和身份证件。

据悉,被当局抓捕的五名女权活动人士,已于上周四被正式刑拘。包括美国和欧盟,都明确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她们;数十个国际组织,也对中国抓捕女权活动人士表示强烈关注,并呼吁当局立即释放五人。
★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欢迎在该博客留言、评论)★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