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1234567
发新话题
打印

[原创] 【理解女权主义,关注被打压的女权运动】

香港新妇协、特赦组织和工会团体号召本周六(3月21日)游行到中联办
计划递交全球近50团体2500人联名信  要求中国政府释放5位女权人士




来源: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女權人士! Take Action Demand immediate release of women rights activi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822818634419975/

Please scroll down to see English version

就中國政府在三八國際婦女節前夕,逮捕多名內地女權活動人士,我們深感震驚及痛心。

中國五個女權人士:武嶸嶸、韋婷婷、李婷婷(麥子)、王曼、鄭楚然(大兔),因為準備在3月7日做「宣導公交性騷擾防治機制」的活動迎接婦女節,主題標語是:「制止性騷擾,安全你我她」,而被刑事拘留,控以「尋釁滋事」罪名;如正式被定罪,她們將面臨最高五年的刑期。現每人都已經有律師介入。

為此,我們發起了全球聯署敦促中國政府釋放女權活動。現有近50個來自世界各地團體聯署,約2,500個簽名。其中包括婦女、性/别、人權團體、工會、民間團體、學者、學生及市民等。

我們對中國政府的無理拘捕深表遺憾,並計劃於21/3下午由西環警署集合並遊行至中聯辦,遞交簽名。要求立即釋放被補女權人士。

日期:21/3/2015(星期六)
時間:下午2:00
路線:西環警署集合遊行至中聯辦
主辦團體:
新婦女協進會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Amnesty International Hong Kong
職工盟婦女事務委員會
Action Q

Five women's rights activists - Wu Rongrong, Wei Tingting, Li Tingting, Wang Man and Zheng Churan have been detained in China after planning events calling for an end to sexual harassment for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on 8 March. On 12 March they were criminally detained on suspicion of ‘picking quarrels and provoking troubles’, a charge often used in China to suppress human rights defenders and activists and which can lead to a sentence of up to five years in prison.

Date:21/3/2015(Sat)
Time: 2:00 pm
Venue: Assemble outside the Western Police Station and march to the Central Government Liaison Office

Organizers: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Amnesty International Hong Kong
Hong Kong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Women Committee
Action Q

All are welcome to join our action!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来源:CWI中国劳工论坛http://chinaworker.info/ccn/2013/03/12/1900/


中国:女性抗争与社会主义
2013年3月12日 下午 7:16   VIEWS: 9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个女性自杀率高于男性的国家,每年 150 万妇女试图结束生命

野草

新的女性抗争运动开始在中国出现,在过去几年中国女性活动家非常活跃,例如街头活动“占领男厕”,以及抗议地铁中的性骚扰和招聘中的性别歧视。他们同样为在大学中的平等权利和反抗家庭暴力,而同时女性的抗争也面临中国“共产主义”当局的镇压。

2010年1月西蒙德波伏娃女性自由奖颁给两名中国女权活动家:律师郭建梅和教授艾晓明。而只有前者得以到巴黎现场领奖,而艾晓明教授没有被当局允许出境。

在中国女性在很多方面处境更加糟糕,因而女性有很多理由进行斗争改变当前的体制。根据国际卫生组织,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个女性自杀率高于男性的国家, 为男性的三倍。每年 150 万妇女试图结束生命,其中 15 万因此死亡。特别是面临赤贫,高失学率和照顾家里老人的农村妇女。



即使在城市中,女性也面临生活中大量的歧视。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的认证微博“上海地铁二运”将一名女乘客照片发上微博,图片显示:雪纺外衣下 可以看到她的内衣和袜子。该微博发出这样的“忠告”:“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

虽然女性占中国劳动力的46%。工作中仍然受到歧视。招聘中,女性受到很多歧视,或者根据其相貌选择而被物化。找工作或者面试时,女性往往被问到是 否结婚,是否有孩子之类的问题,将女性生育权利及所需的保障视为负担,作为选择是否招聘该求职者的标准。 在工作场所,女性也经常受到歧视和性骚扰。《城市信报》报导富士康经常出现女员工被性骚扰的现象,而面对这样的言语性骚扰,而很多女员工只能默默地流泪, 而不敢离开,因为一旦离开会被记过,影响微薄的工资。

由于大规模的私有化,女性的工资从2000年相当于男性的 64.8% 还下降到 63.5%。而同时女性的产假在私人公司往往得不到保证,甚至不允许生孩子否则将被辞退。这使得很多女性倾向于选择工资较低但是福利更有保障的国有部门, 如教师、护士等。但是即使国有部门,女性工资仍然低于男性,而且大多数管理职业主要是男性。

这造成中国女性比二十年前更加依赖于男性。这集中的反映在婚姻关系,而“剩女”一词的衍生就表现了性别歧视的问题。

前年的一项调查显示, 70% 的大陆女性只会和拥有至少一套住房的男人结婚。甚至上海一家开发商把这一点放到广告中“结婚不买房就是耍流氓”。七成受访女性认为男性要有房、有稳定收入 和一定积蓄才能结婚。其中,65%左右的女性希望男性的收入比自己多1倍以上,而逾63%的男性对女性收入的要求不高。38.3%的受访男性希望理想伴侣 的职业为教师,以下依次是公务员、医务工作者、金融财会人员等。


经济“改革”对女性权利和地位的影响

毛时代初期农村经济的集体化,很多曾经家庭内的任务同样被集体化,并建立进行这些任务的服务中心。诸如食堂、幼儿园和托儿所如雨后春笋般被建立,并 主要由妇女参与。据估计,在 1959 年农村地区共建立了 498 万个托儿所和幼儿园,和超过 360 万个食堂。而 80 年代随着农村集体经济的瓦解,让大量妇女重新回到她们的家庭劳动,而重新加强了传统的性别分工和秩序。

城市中由于私有化,女性面临更加不稳定的工作、住房和低工资问题,对男方或者父母的依赖性更强。《 2010 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80后”在择偶中更遵从父母的意见,更多因父母反对而与恋人分手。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教授蒋永萍分析说,这说明一方面由于 “80后”独生子女居多,经济上尚未独立,对父母的依赖性更强,直接导致他们在择偶中不得不接受父母的意见。

另一方面由于资本主义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大量年青女性到制造业工厂打工。电子、服装、玩具、五金等劳动密集型加工行业偏向招女工,认为女工更细心,听话吃苦而且便于管理。

根据广州统计局,2000年人口调查估计,在广州有超过1,000 万移民劳工,其中 60% 为女性。另一项调查显示 2003 年深圳经济特区,5,500 万移民工人中 70% 为女性。而有 40 万工人的深圳南山工业区中80% 为女性,平均年龄为 23 岁。

虽然女工在工厂受着极端剥削,但大量青年女性进入劳动市场,脱离了家庭,在经济上独立,亦更相信自己的政治力量。因此,近年来出现了大量女工罢工,如前年年末的深圳海量存储设备工厂和上海赫比科技工厂的罢工。   女性运动和社会主义

当前中国女性权利得不到保障的根源在于当前中共一党专政的资本主义制度是维护父权制度的经济基础,如果不推翻当前的体制,女性就不可能真正得到解 放。历史上,虽然1949年革命并没有实现真正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但通过废除资本主义和封建地主制度,这场革命的胜利曾经在女性地位、男女平等以及广大妇 女的的基本权利等诸多方面带来了巨大的社会进步。而在毛时代官僚计划经济愈走到尽头之际,女性的地位再次被贬低。

实际上为民主社会主义进行的斗争亦包括争取女性权利的斗争。通过公有化管理大公司和银行并置于民主计划之下,改变父权制度的经济基础,保障妇女的平 等就业的权利。公有化并大量建设公共服务,如托儿所、养老院、公共洗衣机房和物美价廉的公共餐厅等等,减少主要有妇女承担的家庭劳动同时提供大量就业。提 供廉价的公共住房,使得女性可以脱离不幸的恋爱关系,或者逃离家庭暴力而不用担心无家可归。在工厂委员会和社区委员会的基础上建立民主的工人贫农政府,代 表民主选举产生,并可以通过民主程序随时召回,保障女性政治权利。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来源:CWI中国劳工论坛http://chinaworker.info/ccn/2015/03/08/9731/


中国:资本主义令女权倒退
2015年3月8日 下午 6:40    VIEWS: 104

男女工资差距扩大,性别歧视充斥就业市场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据报道,2月18日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是世上最多人观看的电视节目,演出四个半小时,由189个国家电视频道现场直播。观众人数近年来有所下降,但今年仍超过6亿。不过,演出内容带着无耻的性别歧视色彩。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女权活动家等人对今年春晚的评价再创新低。

「春晚无耻地歧视女性,拿她们取乐。导演要把我们带回封建缠足时代吗?」今年春晚结束后,大量网民在微博上表达愤怒,这只是其中一之。女权主义者发起一份倡议书,抨击春晚「有毒」,指出节目中有44幕嘲弄女性:称单身女性为「剩女」;描写女性公务员是依靠美色上位,为了受提拔而和男上司发生性关係。从此可见,新一代女性活动家正在中国冒起,反对家庭暴力和就业歧视。她们在多个城市佔领男厕抗议,令公众关注女厕缺乏,被迫在门前排起长队。要知道,她们是在强硬的独裁统治之下行动,在这裡任何抗议都会迅速遭到打压。

春晚引发的怒火揭露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女性的社会地位正在倒退。这是中国整个社会反革命的其中一部分,资本主义取代了国家计划,并再次猖獗的製造贫富之间、城乡之间和东西部地区之间的不平等现象。


央视春晚关于「男人女人」和所谓「女神」的节目。



工资差距扩大

「自1990年代以来,市场经济加剧了性别不平等」,女权主义作家张丽佳说道(中参馆,2014年6月11日)。男女收入差距正在扩大反映出这一现象。国际上,工资差别儘管仍不利于女性,但已经缩小,但中国逆国际潮流而走。根据官方数据,2010年中国城市女性平均工资为男性的67.3%,低于1990年的78%。在农村地区,女性收入只有男性的56%。

女性白领工作者面临着性别主义观念和公开歧视所筑起的高牆。就连《纽约时报》(2015年2月20日)也承认,「在办公室裡,社会主义时代的平等主义已为公开的性别主义所代替,在某些情况下还得到法律的支持。」该报援引了中国女权主义者冯媛的话:「女性的地位并未提高,在某方面还倒退了。」

以下事实说明了这种负面趋势:

     ■一份2010年的调查表明,69%的僱主在招聘员工时设定了性别条件,儘管这样做是违法的。招聘广告经常指定「申请者仅限男性」或者仅限「有吸引力的女性」。
     ■尽管与世界水平相比,中国女性就业率较高,但城市女性就业率已经从20年前的77%强下降到现在的61%。
     ■农村土地使用证书主要在男性手裡,仅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土地承包合同写上了妻子的名字。如果离婚的话,女性只能淨身出户。
     ■在中国每年有数百万人次接受整容手术。现有5万多家整容机构,另外每年还有一百万人前往韩国接受整容手术。在北京,高中和大学女生佔全体整容者的80%多,这无疑与就业市场的巨大压力有关,因为招聘广告普遍对应聘者的外貌提出要求。

就业市场对女性的歧视现在很普遍,并且十分公开,儘管这样是违法的。僱主对发佈公然含有性别歧视信息的招聘广告习以为常,因为社会已经接受了这种反动观念。人民大学去年做了一个实验式调查,向求职网站递交两份同样的履历,但一份性别填男而另一份填女。结果男本科生比女本科生得到面试机会高 39.2% ,研究生的差距更大,男性比女性得到面试的机会高 53% ,在每个社会中,这些「规则」都来自上层的统治阶层,就像《中央电视台》的春晚那样。

《人民网》甚至特别发佈了一个名为「十八大上的风景线」的图集,其中出现了2012年中共十八大的女服务员。这无疑发放一种信息:女人提供装饰,男人做出决策。社会主义博客写手王林宇指出,资本主义制度利用「剩女」观念向单身女性的散播恐惧,施加家庭压力,从中榨取利润。在中国有超过一百个婚姻交友网站,根据《彭博通讯社》的资料,交友网站的市场在2014年首季就总值4亿9千万人民币。李先生说:「他们尝试污名化及边缘化所谓『剩女』去赚钱。」此外,女德学堂在全国涌现,散播封建道德观去为今天的资本主义社会服务。


学生抗议家庭暴力。



革命与反革命

在计划经济的毛时代,这种公然的歧视会受到国家的制衡。儘管庞大的官僚机构有其弊端,但国家在分配所有工作,因而也缩小了男女之间在工作、工资和社会地位上的差距。除了公有制和国家管理,当时社会有一股巨大的压力,来自女性以及激进化群众的,要求废除旧式的男权封建制度。这反映当时中国左翼中重要的女权主义潮流。1950年毛政府禁止了包办婚姻和纳妾制度,并让男女双方都能更容易地离婚。这是有史以来在婚姻关係中最引人注目的政府改革之一。

这些变革并不意味女性得到了完全的公平,也不像中共所宣称的那麽「社会主义」。但是,儘管毛泽东实施独裁统治——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诅咒——国有计划经济仍然打开了通向妇女解放的大门。随后的资本主义反革命一直在设法把门关上。

相比于办公室,工厂裡的性别歧视更加严重。一个涉及一百多万份网络招聘广告的调查发现,儘管从整体上看超过10%的招聘广告表现出性别偏好,但对于不要求大学学历的工作,这数字更增加到了23%。


女性工人

在办公室和工厂工作的女性都会迫于无形的压力签署「不怀孕」条款,接受妊娠试验,甚至要保证不结婚。如果一个女工怀孕了,老闆就会把她分配到不便、费力的工作岗位,迫使她辞职。这不是什麽罕见的事。相比于白领员工,工厂女工所受的性骚扰更加严重。向阳花女工中心于2013年发佈调查结果称,70%的广州女工说她们曾经遭到性骚扰,32%报告了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25%收到过猥亵电话或短信。

但是过去几年的罢工运动表明,工厂女工绝不是僱主所认为的那麽软弱。2014年的罢工数量比2013年翻了一番,女工在许多斗争中走上前台,尤其是一年前的裕元大罢工。这是中国30年来最大的罢工,制鞋女工佔罢工人数的70%,消除了「女工友不如男工友坚决」的想法。这些事态发展是我们乐观的基础,缺乏经验的中国女性运动能够与正在开展的工人阶级斗争联合起来,并建立一股力量,推翻现有制度,彻底摧毁压迫女性及所有人的根源。


2011年上海赫比国际的工人罢工。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转自:工评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2baf420102vpk9.html
(2015-03-15 22:55)


工权与女权,从未分离

作者:女权与工人

国际妇女节的设立离不开女工不屈不挠的斗争。1857年3月8日,美国纽约的制衣和纺织女工走上街头,抗议恶劣的工作条件和低薪。1908年3月8日,15000名纽约妇女参与游行,争取投票权、要求提高劳动权益,她们喊出了“面包加玫瑰”的口号。

女工常常是血汗工厂的牺牲品,1910年3月25日,纽约发生了三角内衣工厂火灾,这场火灾吞噬了140多名制衣女工的生命。1993年11月19日广东省深训市葵涌镇致丽玩具厂发生火灾,死亡84人,伤40人。这些“打工妹”生长于贫困又重男轻女的农村地区,为了家庭生计、为了供养哥哥弟弟读书,她们早早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进入血汗工厂备受剥削,深受有毒危险环境的侵害,还要忍受工厂里、公共环境的性骚扰,连婚姻都可能不由自主,成为为家庭赚取彩礼的工具,她们更有可能被要求多生育、为了生男孩而选择性堕胎,更有可能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由于学历、养育孩子、家务等限制,她们的技能积累、升职机会常常受到影响,经济地位也因此被削弱。

女工数量庞大,遭遇的性别问题也最多,女工有广泛争取劳工权利与性别权利的诉求。女权行动者关于同工同酬、争取平等教育和就业机会、反抗性骚扰、反对家庭暴力等的呼吁引起了女工的广泛共鸣,因此国际劳动妇女节前夕五位女权行动者被抓之后,不断有工人举牌要求释放五个可敬、有行动力的女权人士。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搜索)

不只是女工,很多男工也加入了声援的行列,因为性别不平等也深刻影响着男工。重男轻女、溺杀女婴造成了中国性别比的严重失调,处于经济不利地位的男工很可能因此无法组建家庭。女性经济地位的低下,女工缺乏带薪产假和社会保险使得男工要肩负更多的经济压力。

除了工人,这次的事件也关系着每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和司法的程序正义问题。没有任何理由和手续便可以将公民从家中带走,甚至在深夜撬门而入强行带人,这样的手段何来社会的安定与和谐?五位女权行动派身逢此难,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公民都不应袖手旁观,因为这样的不合法拘捕使得每一个公民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为众人抱火的,不可使他冻毙于风雪;为世界开辟道路的,不可使他困顿于荆棘”,一个良善、法制的中国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

如果你心怀温暖、懂得辨析、愿意给予力量并结识志同道合的伙伴,请写明信片寄给五位可敬的姑娘,让她们在寒冷的北京也能感知春天的讯息。明信片地址请寄: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温阳路25号海淀看守所11-1王曼/11-5李婷婷/11-7郑楚然/12-3武嵘嵘收,邮编100195(分开写地址才可寄到她们手里)。



还可以加入声援队伍,声援女权五侠。【此刻你为她们呐喊,他朝你不失伙伴】
声援全文请戳:http://oubiaofeng.tumblr.com/post/113137384914
(编注:如果打不开,请见工评社专帖#14《支持女权 公民万人大签名》)

【联署邮箱】:nvxingjiayou@gmail.com
【联署格式】:姓名+性别(她/他/它/ta)+省份(如:刘丽,女,河南)
【截止日期】:直到被抓女权主义者全部释放



(责编:曜枢)

————————————————————————
以下是长微博版:
——————————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转自:香港独媒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2458


大陆女权人士遭刑拘 各国人权组织要求释放
周二 2015-03-17 独媒报导



(独媒特约报导)10名中国女权人士于3月6日深夜、国际妇女节前夕,于北京、广州、杭州被公安破门入屋带走。截至目前为止,只有5人获释,另外5人一直被扣留,公安拒绝告诉律师及家人她们被拘留之处。

目前仍然「失踪」的包括武嵘嵘、韦婷婷、王曼、郑楚然和李婷婷。过去几年,她们以不同的方法,如「占领男厠」、「地铁反性骚扰行为艺术」、「剃头抗议大学收生政策」、街头快闪等方法,争取男女平等。

据韦婷婷的律师王秋实指,内地公安于上周四指她们触犯了「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她们原本计划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到北京、杭州及广州的公共交通工具上张贴「制止性骚扰,安全你我她」标语,要求设立「公共交通性骚扰防治机制」,引起两会讨论和公众的关注。

公安于三八妇女节前公然侵犯女权份子的表达自由,使内地网民非常愤怒,国外人权和妇女组织也纷纷谴责中共粗暴野蛮的手法。其中一名被捕者武嵘嵘,在被捕后曾以手机致电友有求救,其间她的朋友听到你呼喊,其安危令人担心。〔3月17日更新:王飞律师昨天终获安排见武嵘嵘,律师指武身体不好,却被要求睡在地板,没有药物治疗。〕

香港新妇女协进会就于3月8日发起全球联署,要求释放5名女权人士。该组织已收集超过50个团体的联署及2000多个签名,计划于本周六(3月21日)游行至中联办递交联署信。国际特赦组织亦发起「Free the Five」行动,邀请公众上载照片或讯息,为5人打气。

王秋实表示,若公安以「寻衅滋事罪」检控5人,如果罪名成立,可被判三年有期徒刑。另一名律师燕薪上周四在看守所与李婷婷见面后表示,李婷婷没有任何构成「寻衅滋事」的行为,又引述李称将她拘留的警察没有出示填写好的逮捕证或身份证件,他们会对抓捕过程中的违法行为提出控诉。


两名女学生响应「Free the Five」行动,上载照片支持。


北京妇女大会20周年 拘妇权人士极讽刺

联合国、欧盟及其他国际人权组织皆抗议中国政府拘留女权人士。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指今年是北京妇女大会召开20周年,是妇女权益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中国政府也签署了《北京宣言》承诺保护妇女权益,在妇女节前粗暴打压反对性骚扰的妇女是绝对难堪,希望中国政府采取正确行动,立即释放她们。

他又指,这次行动在中国东部不同城市同时进行,显然是中国政府广泛协调的行动,5人被正式刑事拘留亦说明中国政府将以更强硬的手段对付公民社会和妇女运动。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Samantha Power在Twitte指中国政府把反对性骚扰的活动定性为「寻衅滋事罪」,所谓「滋事」目的只在限制非政府组织争取权益工作,而事件反映,女权与人权密不可分。

台湾妇女新知基会亦发表声明及收集联署,谴责中国政府罔顾女性权益与性别平等,要求尽速释放受拘捕的女权运动者。该会又要求台湾政府应把性别与人权等议题,纳入两岸对话,并促请台湾政府透过外交管道关切并促请释放被拘捕者。

马来西亚公民社会与马来西亚25个关注人权的组织发表联合声明,表达马来西亚支持这些被压逼的女权分子,并要求中国政府立刻释放被捕的女权活跃分子,并尊重推动社会进步的民间力量。西班牙Alianza por la Solidaridad亦发起联署行动,要求中国立即释放该5名妇女,并谴责中国政府这次「不公正的拘捕」。


内地公共交通性骚扰问题严重

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唐灿曾就性骚扰问题进行调查,结果显示有70%以上女性曾经遭遇性骚扰,但有半数不会举报,反而会默默忍受。另外,根据调查,在中国的公开场合中,最常见的性骚扰形式是陌生异性的身体触碰,而在公共汽车上的无必要触碰女性的性骚扰案件占了最大的比例。唐灿亦发现有受访者因为曾经多次在公共汽车上被性骚扰,因此不得不改为骑自行车。

记者:黄凯莹、梁馥盈


[ 本帖最后由 工评社 于 2015-3-17 18:36 编辑 ]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3月16、17日律师会见武嵘嵘、郑楚然、韦婷婷情况通报

3月16日武嵘嵘情况:因病睡在地板上 得不到药物治疗
3月17日郑楚然、韦婷婷情况:身体都很好,看守所里的人对她俩都很好


来源:朋友圈
(以下图片均为被捕前照片)


图为武嵘嵘

3月16日晚22:30
转:王飞律师今天会见了武嵘嵘,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好,因病要睡在地板上也没有得到药物治疗,律师认为已不适合继续羁押,武嵘嵘认为自己并没有从事违法犯罪的活动,也感谢各方对她的支持。



图:左为郑楚然(大兔),右为韦婷婷。照片来自各自微博

3月17日晚22:20
转:律师说大兔身体很好,可能是五人最好的。里面的人对她都很好,她在里面都不用干活(因为重度近视没有眼镜),大家还会给东西她吃。
韦婷婷家里汇的钱她还没收到,但是看守所里的人都在借钱给她。两人身体都还好。



————————————————————————————————

http://weibo.com/2491712294/C90viqHi1

秋实律师
女权五姐妹:今天会见了韦婷婷,她的精神状态很好,并且认为自己为女性所做的事都是符合国家政策和法律规定的,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她的身体也很好,只是看守所没有眼镜,她800度的近视很不方便,听到外界声援的消息感动落泪,她感谢所有声援的朋友,让我代为表示感谢,她很坚强,笑的也依旧阳光。

3月17日 19:44 来自 nubia Z7 mini   转发 166   评论 18   赞 58

秋实律师:回复@撤贝宁:有家属想送全塑料眼镜给其他人,但被拒绝了//@撤贝宁:有人给她送眼镜了吗?
3月18日 11:45 来自 nubia Z7 mini    http://weibo.com/2491712294/C96NF2JJo


http://weibo.com/3557100484/C97f6rvaj

胡贵云律师
【郑楚然(大兔):3.8女权案】第一次会见: 昨天(3月17日)早上会见到郑楚然(大兔),除了不能戴眼镜,看东西费力外,其他一切都好。我转达了大家的问候和关注,包括中山大学、世界各地的团体和个人、以及媒体等,楚然托我代她向大家表示感谢!

3月18日 12:53
来自 三星Galaxy SIII   转发 121   评论 18   赞 9

秀才危博:郑楚然反性骚扰也获罪入狱,难道朝廷支持臭流氓?
转发 77   3月18日 13:07

猪川猫二饼:闯入我家抓李婷婷@麦子家 ,传唤证空白;翻遍敝宅将所有数码产品(电脑、平板、手机、U盘等,也包括我这房东的),而搜查证也是空白。【我也纳闷,按说同行是冤家,难道臭流氓这个行当例外?】 //@肖雪慧28:最右!//@被遗忘者的号角: //@秀才危博:郑楚然反性骚扰也获罪入狱,难道朝廷支持臭流氓?
转发 9   3月18日 18:10


[ 本帖最后由 工评社 于 2015-3-19 00:43 编辑 ]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http://weibo.com/1734950992/C95C ... wvr=6&mod=weibotime

引自新浪微博 @ 我形象好气质佳

著名女权活动家夏洛特·邦奇发表声援中国女权五姐妹谈话





yotube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o8o1dpxj08&feature=youtu.be

维基百科(英文):http://en.wikipedia.org/wiki/Charlotte_Bunch

[ 本帖最后由 姜晴信 于 2015-3-18 09:48 编辑 ]

TOP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3/201503180931.shtml
来源:博讯

周三联合国集会吁中国释放女权活动家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8日 首发)

中国的五名女权活动家在国际妇女节前夕被拘押了。全球女权联盟很快就此采取了行动,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她们。在一周内,来自100多个国家的超 过2500名女权主义者签署了请愿书,展示了她们的团结和支持。在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9期会议暨《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签署20周年,联合国和中国政 府宣布他们将在2015年9月联合举办全球妇女峰会。在中国政府仍然拘押着女权活动家之际,我们需要抗议联合国的这个与中国共同举办国际妇女峰会的决定。 释放这五名女权主义者必须是中国联合举办此次活动的先决条件。

请到联合国总部的对面参与抗议!

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中国女权活动家!

时间:2015年3月18日,下午1时
地点:纽约联合国总部对面,1大道和43街交界。

请参加!
全球女权主义者行动起来!
我们的口号:

立即释放五位姐妹!全世界都在看!
先释放!后峰会!

[ 本帖最后由 姜晴信 于 2015-3-18 12:20 编辑 ]

TOP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 ... .shtml#.VQj-fI79Q2A

来源:博讯 转载 自由亚洲(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8日 转载)

被抓女权人士陆续见律师 家属仍未收到拘留通知

    5名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的女权活动者的律师日前陆续会见了当事人。有律师向本台表示,其当事人是无罪的,家属也很支持她所做的活动,不过家属至今仍未收到刑拘通知。此外,广州一些高校下发通知,禁止学生声援被捕人士,此前的联署声援网站等也遭到关闭。
   
    今年3月8日前夕被抓,并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的5名女权活动人士李婷婷、郑楚然、武嵘嵘、韦婷婷及王曼已被关押十日。
   
    继李婷婷的代理律师燕薪上周会见了当事人后,本周郑楚然、武嵘嵘以及韦婷婷的律师也先后在看守所见到了当事人。
   
    刚会见了韦婷婷的王秋实律师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的当事人认为自己是无罪的,而当事人家属至今仍未收到拘留通知,这已违反了法律规定。
   
    王秋实:“我刚刚会见完韦婷婷,她个人的精神状况非常好。”
   
    记者:“对于此次被捕,她有什么表态吗?”
   
    王秋实:“她是不认为自己有任何犯罪的行为的,同时呢,她也认为自己的所有行为也是和中国政府关于维护妇女权利的国家政策、国家法律相一致的。所 以她现在精神状况也很好,对自己的行为比较坚定。我也认为我的当事人韦婷婷是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的,我相信她是无罪的。”
   
    记者:“现在家属有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
   
    王秋实:“韦婷婷家属没有收到。”
   
    记者:“这个是不是有问题的,因为从她们被刑拘到现在那么久了。”
   
    王秋实:“是,按照法律规定来讲应该在48小时通知的,现在都没有。家属也没有收到口头通知,韦婷婷的家属是什么也没有收到。这个是违反法律规定的。”
   
    王秋实又说,韦婷婷的家属对于其所做的活动十分支持。
   
    “她的家长很支持自己的孩子为其他女性去做这种保护她们权利的活动。公交车性骚扰也好,或者其它对女性不好的待遇,都是不对的。应当站出来向这种行为说不。”
   
    武嵘嵘的代理律师王飞周二则告诉本台,其当事人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
   
    王飞:“身体状况可能不是很好。”
   
    记者:“有疾病吗?还是怎么样?”
   
    王飞:“对对对,有疾病。”
   
    记者:“她在看守所里面有没有吃药或者看病?”
   
    王飞:“看守所说会给她提供一些治疗。”
   
    王飞表示,此前武嵘嵘因疾病问题要睡在地板上,后经与看守所的协商,目前该问题已得到解决。
   
    于上周五从杭州赶赴北京的武嵘嵘的丈夫孙先生周二向记者表达了对妻子的担忧,又指,妻子为3.8节筹备反对性骚扰的活动并没有犯罪。
   
    “她最近几个月身体不太好。目前我知道的事,我感觉根本谈不上(犯罪)。因为3.8节做活动,我看不到有什么违法的事情。”
   
    此外,广州中山大学学子上周曾发起联署声明支持被捕的校友郑楚然及其他女权活动者,多人其后遭到校方约谈。日前,有广州高校向学生下发通知,要求他们不要参与任何声援活动。
   
    该紧急通知上写道:据报有广州十校高校学子联署声援被捕中大毕业生活动,请各学院迅速行动,深入到班级、学生中去,做好情况核查以及教育、劝阻工作,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坚决、旗帜鲜明地教育和劝导学生不参与联署签名等各种声援活动。
   
    截至目前,联署页面已被封,相关的网站、微信平台同样遭到封锁。
   
    来源:自由亚洲 (博讯 boxun.com)

TOP

德国最大女权组织声援中国活动家
更新2015年3月18日 原链接

【3月17日,德国最大的妇女人权组织TERRE DES FEMMES(直译为“女性地球”) 通过邮件发出了声援五名中国被拘活动家的公开信。该组织1981年成立于汉堡,目前总部在柏林并建有瑞士分部。官方网站:http://www.terre-des-femmes.de/。中译附英文原文】



TERRE DES FEMMES:

TERRE DES FEMMES是德国最大的妇女人权组织。我们非常担心并强烈关注在三八国际妇女节之际失联的五位中国年轻女性主义活动家的安危。

为了反对公共场所的性骚扰,五位活动家原来计划在不同的城市用海报,传单等和平的方式来唤起社会个人阶层对女性权益问题的关心。

20年前的国际妇女大会签署了男女平等的《北京宣言》, 并提出了对妇女和女孩权益的保护。在此,我们强烈谴责对自由表达与对和平示威权的践踏,并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年轻女性。

德国TERRE DES FEMMES积极声援为更美好,更安全,更平等的社会站起来却失去自由的女权活动家, 希望她们早日重新获得自由!

克里斯,塔斯托勒,
TERRE DES FEMMES执行董事


TERRE DES FEMMES:
As Germany's biggest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for women, we are very worried to know that five young Chinese feminist activists have been detained in the wake of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and are still being held in custody.
They had planned to raise awareness for sexual harassment in public transport; an important and prevalent issue which they wanted to address actively and peacefully with posters and leaflets.
20 years ago, the Beijing Declaration was signed, promoting the equality of men and women and the protection of the human rights of women and girls.
We strongly condemn this recent attempt to crush down on the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peaceful demonstration and we urg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release these young women immediately.
To you, the imprisoned feminist activists who stood up to for a better, safer, and more equal society, we express our sincere solidarity.
Christa Stolle, Executive Director of TERRE DES FEMMES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Grow the FUCK up BJ | 看全球女权评论学英文

2015-03-18 FreeThe5 GoneGirl 微信



背景


五位准备在国际三八妇女节进行反性骚扰宣传活动的青年女权行动者突被警方带走,关押,至今未归。
(回复:不失联 ,即可获取事件进程)

时值联合国妇地会在纽约召开,针对此事,来自全球50多家国际权益组织的近2500人(覆盖70多个国家)联名呼吁中国政府北京警方放人。
此文摘译联名留言中的冰山一角。


译者弹幕:“从来没觉得学英文这么有用过!翻译时发现已经不知道国内怎么骂人了!简直太燃燃燃燃了!”


Release
释放



Release the women activists U have arrested. Here's your chance China to show the world that China supports women and their rights.
释放你们所逮捕的女性活动家。现在该是向世界展现中国支持女性及女性权利的时候了。

I support Tingting LI, Man WANG, Tingting WEI, Rongrong WU, and Churan Zheng. Please release them as soon as possible. Detaining or arresting those women are serious and unacceptable violation of basic human rights.
我支持李婷婷,王曼,韦婷婷,武嵘嵘,以及郑楚然。请尽快释放她们。拘留或者逮捕这些女性是对于基本人权的严重和不可接受的侵犯。

I am a Trinidadaian feminist living in Portugal and I met Tingting Wei in 2013 in Rio De Janiero at a conference on sexuality and political change. TingTing was the sweetest and most personable sistah I've ever met. She was also committed to learning new ways to address HIV in China and the protection of sexual minorities. It is an outrage that women should be detained for any length of time for campaigning against the abuse of women!!! Exactly what message is China trying to send to the world? This kind of flippant disregard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and legislation that is supposed guide governments on how to treat its OWN PEOPLE is a grave indicator of intentions far more sinister than we are willing to address with any kind of clarity. I stand with my sistahs in China. I stand for Justice. We shall overcome!
我是一位特立尼达的女权主义者,我现在在葡萄牙生活。2013年,我在里约热内卢的性学与政治改变的会议上遇见了韦婷婷。婷婷是我遇见过的最甜美和平易近人的姑娘。她致力于学习通过新的方式处理中国的HIV问题,以及保护性少数群体的问题。以反对性别暴力为由,将任何一位女性关押起来,都是一种暴行!!!中国到底想对世界传达什么信息?这种对于国际政治和法律的蛮横的蔑视竟然指导着政府的行为,并以此为标准对待自己的人民。这种行为有着灾难性的倾向性,为正义与透明化标准所不容。我跟我的中国姐妹站在一起。我跟正义站在一起。我们必将度过难关!

In a country that prides itself on women's liberation, this is a big step back. Please release them.
在一个标榜着解放女性的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一个非常大的倒退。请释放她们。


be afraid of
— 恐惧 —



For the country that hosted the Fourth World Women's Conference in Beijing in 1995, this is particularly  troubling.
作为主办1995年第四届北京世界妇女大会的国家,你们这是在惹祸上身。

What is the leadership afraid of?
政府在恐惧什么?

Grow the fuck up, Beijing. You need citizen's like these.
你“大大”地成熟些吧,北京。你需要这样的公民。


How ca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eel so threatened by these young, idealistic women? They deserve dialogue, not prison.
中国政府为何会感觉受到这些年轻的理想主义女性的威胁?[政府应该邀请]她们对话,而非监禁。

This is so fucked up. Honestly, what is the Party afraid of ? I thought they were afraid of those radicals and revolutionaries who would threat their dictatorial regime. Now I just realized as long as you have some common sense and is smart enough to not believe everything you are told,you will freak them out.
這是不能接受的! 老实说, 它们害怕什麽? 我们认为它们害怕那些激进分子及革命者会威胁它们的独裁政权。现在我才意识到,只要你有一定的常识和足够的聪明,不相信一切你被告知的,你就可以吓坏他们。

On one hand Chinese state media celebrates women legislators and new anti-domestic violence legislation, on the other, the state is so afraid of young, vocal feminists that they must be detained right before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WHAT HYPOCRISY !!!
一边是中国政府喉舌庆祝女性立法者和新反家暴立法,另一边是这个政府如此惧怕年轻敢说话的女权主义,以至于需要在国际妇女节前把她们羁押,多伪善!!!


As Mao said "Women hold up half the sky". I wish that the Chinese govt. can see the good in the stance you have taken.
正如毛泽东所说:"妇女能顶半边天" 我们希望中国政府愿意看清楚你們的立场。

Could Madam Peng Liyuan please let all the women in the world know what is your view on this abusive act that is taking place right under her nose in Beijing?
彭丽媛女士可否让全世界的女性知道你对于这起发生在你眼皮底下的人权侵犯事件的态度?

Patriarchical Xi Jinping regime ought to come to come to its senses.
父权制的习.近平政权别再执迷不悟。


Women's rights are right
—— 女权无罪 ——



Women should never be imprisoned for advocating for their rights.
女性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因为倡导她们的权利而被囚禁。


Your campaign to make women safe in public space is part of China's awakening to women's full participation in public life. Women and men who believe in women's access to public life throughout the world are inspired by your campaign and grateful for your leadership. We are thinking of you!
你们发起的确保女性在公众场所的安全的运动,是中国的女性要求全面参与公共生活的觉醒的一部分。全世界相信女性有权参与公共生活。女人和男人都在被你们的运动所激励。我们都在挂念你们!

Talking about gender inequality is not a crime but something that all societies must be invested in.
谈论女性的不平等问题并不是犯罪,相反,这应该是所有的社会都关注的事情。

China, stop detaining free spirits.
中国,不要再囚禁自由的精神了。


The only way to stop harassment is to speak out against it. Let them speak!
唯一能够阻止骚扰的便是大声说出来。让她们说出来!

I support feminist activism globally. W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line with their terrible Human Rights record.
我支持全世界的女权运动。中国政府的人权记录实在是太糟糕了。

Doing the most non-violent anti-discrimination action for the cause of gender equality should not be detained. I felt deeply disturbed and sad at the same that I would never imagine this government that I once thought has learned and become more civilized would have done such terrible act to violate the rights of these young feminist activists in the confines of their home.
采用最非暴力的手段来反对歧视,推动性别平等,是不应被拘捕的。我深深地惊愕,并不禁感到痛心,因为我绝无法想象,这个我曾经以为正在向变得更文明而进步的政府,竟然以破门闯进家门这样的手段来侵犯这些年轻的女权主义者的权利。


Opression shouldnt be an issue in this century! Hope you are out soon and spread the word!
镇压不应该是本世纪的问题!希望你们早日恢复自由,传播自由的言论!


Justice
司法



This is absolutely appalling and disgusting that the justice system would detain those fighting for equality and justice
司法系统会扣留那些争取平等和正义的人,这绝对是令人震惊和恶心。

Free the detained Chinese feminist women who did not do thing illegally. Let global women support the struggles of women's movement in China.
放了这些没有做任何违法事情的女性。让全世界的女性都来支持中国的女性运动。

It is the harassers who should be punished, not those who protest harassment.
该被惩罚的是那些骚扰人的人,而不是抗议骚扰的。



Solidarity
- 团结 -



We are all together in the global struggle for recognition and equality. Please recognize that a threat to freedom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freedom everywhere!
我们都是全球争取认同和平等的斗争的一份子。要知道,对于任何一个地方自由的威胁,就是对于全世界自由的威胁!


In Chile the Pinochet dictatorship also disappeared women who struggled for their rights. The world can not turn a blind eye to these missing feminists! ¡Solidaridad feminista ahora!
在智利,皮诺切特的独裁政权同样监禁那些为自己权利发声的女性。世界不能对于这些被囚禁的女性视而不见!全世界的女性联合起来!

It is a violation of the human rights of all women detained in China because of their political views and activism. We stand with them all over the globe!
因为政治观点和行动而拘捕她们是对所有女性人权的侵犯。全世界的女性联合起来!

With you in Solidarity here from the 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 for the Status of women.
我们在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与你们团结在一起。

On the eve of our Prime Ministers visit to China, we feminist activists in India, condemn this crack down on our comrades in China and find it outrageous that our heads of state choose to meet without any statement on these violation of their rights.
我们是来自印度的女权主义者。在我们的总理访问中国前夜,我们发现中国对我们的女权战友的打击。我们认为我们的州首脑在中方没有就侵犯五位女权主义者权益发表任何声明的前提下依旧选择参访中国的行为表示吃惊和可恶。


I'm a feminist and a scholar on China studies and gender studies. For the past several years I have been supporting the young feminists' performance art in China, by writing quite many essays in Japanese. What's going on in China really breaks my heart. But I believe feminists' solidarity is far stronger than any governments' force. I will spread this petition to my friends in Japan and other countries. Let's stay calm and show our strength.
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也是一个中国研究和性别研究的学者。在过去的几年,我一直在日本写文章来支持中国这些年轻的女权主义者所做的行为艺术。现在在中国所发生的一切实在让我太伤心了。但我相信女权主义者的团结比任何政府的强权都要强大。我会向我在日本和其它国际的朋友传达这个请愿行动。让我们平静下来,展示我们的力量。

Arresting the five feminist activists is an assault on all feminists in the world! We will continue our fight until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elease them and apologize to them for the government violation of citizens' basic rights.
逮捕中国女权行动家是对全世界女权主义者的骚扰!我们会继续奋斗直到中国政府释放她们并就政府违反公民基本权利的行为向她们道歉。

China needs to show the world that they know how to respect Women Rights. These sisters are not alone!
中国需要让全世界知道他们切实地尊重人权. 这些被关押地姐妹们绝不孤单!


Power
力量



To all the sisters (and especially my friend and comrade Da Tu)... how amazing that they fear you, and how correct that they should fear you. Your strength is the kind of strength they can not defeat; in fact, your strength is the kind they can not even understand. Stay steady, stay confident, know that there are sisters and brothers everywhere carrying you along.
给所有的姐们们(特别是我的朋友和同志,大兔)… 它们恐惧你们简直太棒了,它们确实应该恐惧你们。你们的力量是它们无法战胜的力量;事实上,你们的力量是它们永远没有办法理解的力量。保持坚定,保持信心,要知道到处都有姐妹兄弟和你们同在。


Sending so much love and admiration for our sisters in China!
向我们在中国的姐妹致以所有的爱和尊敬!

We will work hard to make sure that you are released. You have not been forgotten.
我们努力保证你们被释放。你们不会被忘记。

Being a feminist in China has never been easy. Don't give up.
在中国做一个女权主义者从来都是不容易的。不要放弃!

Please continue to bring these issues forward and be strong. Hopefully peer pressure will get you released soon! Also, more women's toilet's please!
请坚持下去。希望我们的施压可以让你们尽快获释!还有还有,我们要更多的女厕所!


Unnacceptable to silence those fighting for the greater good. I am standing with these feminist activists and am grateful for their efforts in bringin equality where it is needed.
对于追求正义的斗争保持沉默是不可容忍的。我与她们站在一起,感恩于她们追求平等的努力。

Stay with Jesus. We will fight with them.
我们将与它们战斗到底!

You are today's heroines. Thank you for making China and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for women and men!
你们是今日的女英雄。感谢你们把中国变成变的更好,对女人和男人都是!

We are with you. May you soon be reunited with your families and your captors and their regime see their end.
我们与你们同在。希望你们很快和家人团聚。(至于最后这句就不翻译了嘛)


[ 本帖最后由 工评社 于 2015-3-18 14:05 编辑 ]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http://www.chinadevelopmentbrief.org.cn/news-17262.html

浮出地表:新兴妇女组织的出现与生态链

2015-03-05 15:03:18  来源:中国发展简报  作者:郭婷

如上一篇文章所述,妇女组织在世妇会后发展出卓有成效的倡导手法,但由于这一手法的开展条件和组织身份限制,倡导主要采取依托体制的方式进行,倡导议题 也难以涵盖所有妇女面临的问题。近年来,由于妇女组织的发展、新媒体的传播、社会性别学科在高校中的推进等因素,一些关注更多妇女议题、且采取不同于传统 的倡导手法的妇女组织(包括一些非正式的志愿者小组、网络等)涌现出来,成为妇女领域出现的新变化。为行文方便,笔者将这些组织称为“新兴妇女组织”,并 探讨其出现背景和倡导特点。

新兴妇女组织的出现

新兴妇女组织来源不尽相同。有些是世妇会前后创立的妇女组织改变、扩充了其工作内容。如原本由媒体和知识精英女性创立的、以媒体监测和信息传播为主要工 作内容的妇女传媒监测网络和新媒体女性,扩充了原来较窄的工作内容,工作对象转为更普遍的公众。这些组织的工作内容主要包括:通 过创办自媒体进行性别平等意识普及;针对公共事件发声,影响、教育公众;运用各种法律、行政手段依法开展倡导活动(由于她们并非专业的法律组织,因此主要 是信息公开申请);组织中的专家或资深工作人员对更为草根的女权小组和高校社团进行培训等。除了前两家组织程度较强的妇女组织,一些以高校活动为基础的性 别学科建设组织,如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也有一部分上述特征。

这类组织虽然为数尚少,但对2009年以来整个妇女领域走向公众起到了关键的意识提升作用,而另一种新兴妇女组织的重点工作在于推进具体的女权倡导行动。

与西方妇女运动发展史相比,在中国,民间妇女运动首先始于思想界、学术界的研究和讨论,其后将社会性别平等项目带入社区实践,但这二者很难扩展到公众视 野之中。直到2012年“占领男厕所”、“上海地铁‘性骚扰’”争议等事件的出现,许多中国公众才了解到女权运动,也因此有人将2012年称为“中国女权 元年”。这些事件背后既有女权积极分子的热心参与,也有倡导领域的资深组织——益仁平的经验代入。2012年初,益仁平扩展了他们有关妇女权利方面的工 作,在当年分离出专门致力于性别倡导议题的分支机构——性别平等工作组,在2013年又发起成立了另一家分支机构——女律师公益网络。

益仁平及其分支机构是当前一些女权公共事件的主要推动方。人力资源方面,她们每年开展多起培训营,培训女权主义志愿者和法律专业人士;组织方面,她们针 对公共事件发声、影响公众;此外,她们自身也运用各种法律、行政专业手段(包括大量的影响性诉讼、信息公开申请)推进依法治国进程。

除了发展较为完善的组织之外,近年来女权声音在网络上广泛兴起,并以街头行动、话剧演出等形式影响公众,与为数众多的女权主义者的涌现密不可分。由于经 济发展和社交网络的出现与普及、以《女声》电子报为代表的妇女组织启蒙媒体的传播、拉拉营和益仁平培训营为代表的“种子”培训的开展,以及由福特基金会、 岭南基金会等支持的国内高校社会性别课程的建设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女大学生、城市精英女性中出现了一批女权主义者。其中的积极分子组成了各种松散的女权志 愿者小组,其代表组织包括各地女权拉拉志愿者小组如Sinner B、广埠屯女权拉拉协会,也包括一些戏剧小组如各地的《阴道独白》演出小组和读书会等。

这些松散的小组是新兴妇女运动的基础,新兴妇女组织的兼职员工、志愿者大多来自其中,女权组织的倡导行动也需要她们的支持,如在前两类组织就公共事件发 声时,她们往往参与进来,以扩大对公众的影响,包括以个人身份参与联名、申请信息公开等,向政府施压;在她们内部,还经常进行女权主义的理论探讨,以实现 群体意识提升。

多层次的倡导方式

由于倡导方式很难借助体制资源并希望动员公众,新兴妇女组织采取了不同以往的倡导方式,从倡导对象的不同层次来看,可分为公众、社群、媒体、政府四个层面。

表:新兴妇女组织的倡导层面与手法



(一)教育公众

新兴妇女组织将公众教育视为倡导的基础。《女声》电子报自2009年创立以来,一直积极参与公众讨论,致力于通过多种渠道尽可能广泛的传播观点,她们在 每一个公共事件发生后寻求能够将社会性别平等切入的角度,如2014年初“东莞扫黄”事件出现后,多位妇女组织专家均发布不同视角的文章,借助公众对“扫 黄”事件的关注,将女权主义观点普及到更多群体。《女声》电子报的一些文章还被当作部分高校社会性别课堂上的讨论素材,将影响力深入到高校学生之中。

行为艺术在2008、2009年乙肝群体争取权益的行动中被广泛使用,并取得明显效果;在同性恋社群中的应用则始自2009年2月的情人节,两对同志情 侣在北京前门步行街举行了“同性婚礼”;同年4月,在益仁平召开以“邓玉娇案”为主题的妇女组织研讨会后,行为艺术第一次应用到妇女议题上;在2012年 “占领男厕所”事件之后,行为艺术在女权议题中被广泛使用,乃至那一年被称为“女权行为艺术年”。

一些针对社会公众和大学生的讲座与戏剧活动也是重要的社会公众启蒙手法,如2012年后重新兴起的女权主义名剧《阴道独白》本土化演出。《阴道独白》由 美国女作家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创作,2003年在反家暴网络、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的主办下首次以中文形式在大陆演出,此后断续在一些高校中演出了几次。2012年,北 京一些年轻大学生和白领自发成立Bcome小组,以《阴道之道》的剧名重新开始了对《阴道独白》的本土化编排与演出,其剧场既包括一些城区文艺小剧场、也 有皮村这样的流动人口聚集地,剧组成员还赴厦门、西安等地,将这一作品和其中蕴含的女权启蒙与反思意识带往更多地区。除Bcome的《阴道之道》外,同样 成立于2012年的上海海狸社排演的《阴dao多云》也是根据中国国情和本土妇女乃至性少数群体经验增删而成的本土化剧作。2013年底,北京外国语大学 性别行动小组为《阴道之道》宣传时发起的“我的阴道说”活动[1],因以名校女大学生身份挑战传统父权观念中对女性身体与性的定义,引发大范围的讨论,将女权议题带入更多公众认知层面。

(二)动员社群

除了广泛的公众宣传之外,动员特定的社群是民间妇女运动得以持续的另一个基础。国内妇女组织动员社群的路径可以从女同性恋运动与乙肝反歧视运动中找到源 流。中国的女同性恋运动在兴起之初,由于较难获得妇联和妇女组织的支持,以及同性恋运动内部被以艾滋为主要议题的男同性恋组织主导,女同性恋运动就开始了 自行发动社群的训练。她们于2007年在珠海开始了首次拉拉营培训,并试验社群选举,培养拉拉种子,再由种子们回到各地社区培养本地的社区组织。这种方式 在益仁平成立不久即开展的乙肝反歧视工作中亦有使用,后来益仁平成立性别平等工作组之后,举办女大学生培训营成为她们的主要工作之一。这些培训营通常招募 有一定社会性别意识的女大学生,在通常为期三天的培训营中进一步训练提升社会性别意识、议题的分析能力,并提供如何开展行为艺术的培训。女律师公益网络的 重要工作之一也是举办公益女律师培训,在网络看来,女律师有专业能力、又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但在父权制的社会、职场、家庭中又常常成为弱势群体。网络招 募、培训女律师成为其志愿者,使她们成为影响性诉讼、律师联名呼吁等倡导行动中的主力。

(三)影响媒体

媒体传播是女权倡导得以教育公众、影响政府的途径,受到妇女组织的重视,主要包括传统媒体传播和新媒体传播。

致力于公共倡导的妇女组织和传统媒体关系密切。新媒体女性和妇女传媒监测网络的发起人都是记者(或曾经是记者),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固定媒体联络记者名 单,一旦计划开展希望形成公众影响的活动,就会打电话邀请媒体记者前来拍照、写报道。笔者曾在2013年11月25日“反家庭暴力日”当天参与了广州市的 反对暴力街头行为艺术。当时活动在该市最繁华的步行街北京路举办,刚一开始,保安就注意到了活动,前来驱赶,但组织者事先安排好的“公关人员”和保安沟通 解释这是大学规定的课程活动,从而免遭驱赶。随后,在短短几分钟内,记者就完成了活动拍照并采访周边围观者,最终在当地主流媒体顺利发布了稿件。

新媒体的出现尤其微博、微信为女权组织提供了更多空间,从2011年到2014年,新浪微博号“女权之声”的粉丝从无到有,现已增至四万多人,其中大多 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她们多次在微博上引领了公众事件的争论。腾讯公司开发的微信是另一个影响巨大的新媒体,使女权相关的文章得以准确的定向推送 到目标读者手中,发挥直接影响。但微信相比微博来说更为私密,审查也更为严格,信息只能通过熟人的交际圈私下传播,难以形成公开的讨论。

(四)推动政策

在当前中国,推动政策改变之后,借助政策赋予的合法性和权威再开展工作是一种非常有效、且性价比很高的倡导方式,但由于新兴妇女组织缺乏传统妇女组织那 样的体制内资源,因此为了影响政策,她们往往采取更多元化的倡导方式,目前主要包括影响性诉讼、联名上书、申请信息公开、递交提案等。

影响性诉讼是西方国家行之有效的推动司法变革的重要手段,在中国的许多司法变革中也起到重要作用。2013年“十大性与性别事件”[2]中 的曹菊案是益仁平推动的一起重要的性别领域影响性诉讼。此前,北京新巨人培训学校因在其招聘启事上注明“仅限男性”,被女大学生曹菊诉至法院,历经波折, 双方于2013年12月当庭和解。新巨人培训学校校长当庭道歉,并赔偿曹菊3万元,后者将这笔钱用作反性别歧视专项资金。此案也被称为“中国就业性别歧视 第一案”。

2008年生效的《就业促进法》明确规定,就业歧视案件可以向法院起诉,但迄今尚无女性求职者因性别歧视起诉立案的案例。曹菊案开了一个先河,形成良好 判例。不过在中国,法律的形成出台很难能由个案推动,该案历时一年多,曹菊和益仁平都投入大量时间和人力,未来复制形成更多判例、乃至推动政策进一步完 善,依然需要妇女组织进行更多、更长期的推动。

申请信息公开、联名上书、提交提案等是另一些向政府倡导的手段,这些活动多由妇女工作者或志愿者以个人身份发起,再由众多专家、学者以个人身份参与签名上书或递交提案,呼吁政策的改变,同时避免组织行动带来的风险。

中国在2013年底废除了劳教制度,女性性工作者组织一度希望借此“东风”推动废除性工作者收容教育制度,但工作效果并不明显,随后民间妇女组织也加入 到系列倡导工作中来。在2014年全国政协会议上,妇女传媒监测网络委托政协代表提交了《关于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提案》,该提案被全国政协接收但未有回 复。2014年4月,妇女权利工作者赵思乐以个人名义向31省及国家有关部门提交了320份信息公开申请,后来获得19省有实质内容的答复。此次申请使收 容教育的具体信息首次展露在媒体和公众面前,为倡导废除收容教育提供了更多事实依据。

然而,由于国内改变政策和法律过程的复杂性,这类倡导很难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只能积蓄对政府构成压力的势能,等待一些影响重大的“关键事件”的出现,或政府内部出现一些变化,才能够推动政策或法律发生明显的改变。

新兴妇女组织的生态链

尽管采用传统倡导方式的妇女组织和本文介绍的新兴妇女组织采用了不同的倡导方式,工作议题的选择上也有区别,但二者绝非泾渭分明。除了一部分希望将整个 妇女领域结合起来的网络组织之外,传统妇女组织积淀的社区工作经验、人脉关系,她们开创的家庭暴力、妇女参政、就业平等议题等也是新兴妇女组织开展倡导的 重要基础。此外,妇联中也有一些开明的干部积极支持新兴妇女运动,而福特等基金会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大连大学、天津师范大学、湖南多家高校等大学中 开展的性别学科建设,更是为女权倡导运动提供了专家资源和年轻人才的储备,以及活动在高校开展的空间。

在新兴妇女组织内部,不同的妇女组织、志愿者小组之间更有着密切的联系,乃至形成了一个初具雏形的生态链,如下图所示:



图:新兴妇女组织生态链


从上图可以看出,目前妇女传播组织、妇女行动组织和女权志愿者小组三类组织之间已经形成比较明显的生态链。

其中,妇女传播组织(如妇女传媒监测网络、新媒体女性、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和妇女行动组织(如益仁平)都属于生态链中的核心组织,她们专业化程度 高、组织稳定,经常联合开展女权倡导。妇女传媒监测网络和新媒体女性熟悉女权理论,也拥有自己的新媒体发声平台,往往在热点事件出现后发起网络讨论,争取 公众的舆论支持、扩大事件影响,从而向相关部门施加压力,如2012年上海“地铁二运讨论事件[3]” 和“李阳家暴案”、2013年的“受暴妇女李彦杀夫被判死刑案”和多起嫖宿幼女案等等;而益仁平则拥有相对成熟丰富的争取信息公开、开展行为艺术的经验, 以及发起诉讼、法律建议的专业技术,因此往往在倡导过程中开展行为艺术以保持媒体传播和公众关注度、进行诉讼以及提供法律建议为事件解决提供依据。

这两类组织还拥有大体上相同的专家和志愿者资源。许多活跃的年轻女权志愿者都同时或先后是这些组织的全职或兼职员工;她们开展培训活动时往往请同一些来自妇联、传统妇女组织和高校中的专家,其中妇女传播组织的负责人也常常是培训和讲座中的专家。

生态链中的第三类组织——由女大学生和女性专业人士组成的志愿者小组则是前两类组织发展的人力基础,包括主要由女大学生组成的各地女权拉拉小组、高校社 团,也包括不局限在高校中的一些剧社和读书会等。这些组织形式松散,但十分灵活,她们的成员往往以个人身份参与前两类组织发起的倡导行动,包括在行为艺术 中担任志愿者、在联名信上签名,以及参与公众讨论,她们中有些人还会成为前两类组织的全职员工。

然而,如果要构成一个更完善的生态链,这张图中还需要第四类组织——女性社区组织,以便让倡导落地、让年轻的女权主义者们得到更多接触实践的机会。但在 当前的妇女领域中,能够在除高校之外的社区中提供服务工作的组织,除了以传统倡导手法开展行动研究的妇女组织外,只有边缘妇女发起的社区组织。而在笔者访 谈到的四类边缘妇女组织中,无论是艾滋群体、还是性工作群体,大多自身能力弱、专业化程度不高、生存艰难,因此与前三类组织联系不够密切。相对来说,女同 性恋组织和女性劳工组织由于核心成员社会阶层类似(如女同性恋)、有较长的合作历史(如女工组织)等因素,与前几类妇女组织联系较多,但也面临着议题差 异、去敏感化等问题,笔者将在后一篇文章中详细阐述。

当前新兴妇女组织倡导遇到的发展瓶颈之一,是倡导主要集中在宣传、行为艺术、联名建议等方式上。除了屈指可数的资深创始人之外,她们的员工大多是年轻 的、出身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大学生,很少有深入妇女社区的经验;她们的倡导除了一些女工性骚扰调查、占领男厕所等案例之外,相对较少有以数据和调查结果为依 据的倡导。这也与新兴妇女组织很难进入的社区有关。因此,如果能促成妇女社区组织和新兴倡导组织的交流与结合,使倡导组织能将其声音传播到更多妇女社区, 并让后者成为开展倡导行动的社区基础,将使新兴妇女组织的公共倡导更有现实基础,也能促进妇女社区组织的发展。

[1] 编者注:该剧组在人人网上刊出17张北京外国语大学女生的照片,每个女生手上拿一块白板,以“我的阴道”为主题,表达对女性权利的要求,后来照片被大量转发,引起巨大社会反响。

[2] 2008年,一些学者发起年度十大性与性别事件评选与评点活动。2013年的十大事件由10名中青年性与性别学者评选产生。

[3] 2012年6月20日晚上,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官方微博“上海地铁二运”发布了一则微博:“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配图是一名身着透明黑纱裙子的女子的背影。这则微博,引发了网友热烈的争论。

TOP

寻人记——三八劫献礼

http://weibo.com/2491712294/C9bwoqMo6

秋实律师
寻人记--三八劫献礼--很多朋友在问那五个女孩事件的来龙去脉,因为一直在忙,今天终于挤出时间做了梳理,把我所经历的这十多天的情况告诉大家。同时呼吁立即撤销案件,释放女权捍卫者!

3月18日 23:47 来自 分享按钮   转发 4   评论 1   赞 3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武嵘嵘慢性乙肝(中度)发病中 律师交涉后仍无改善 网友呼吁投诉要求其睡床、治疗(2015-3-18)

转按:网友野靖环3月17日转述律师说法,称看守所“管教已经安排武嵘嵘睡床板,并承诺对其所患疾病给予积极治疗”,但是3月18日下午律师会见时,“武嵘嵘仍坚称其还在睡地板,且没得到任何治疗”。

http://weibo.com/3898657165/C8XtgnuWf

@野靖环1998
武嵘嵘的最新消息: 律师说,经过跟看守所的沟通,管教已经安排武嵘嵘睡床板,并承诺对其所患疾病给予积极治疗。 欢迎北京市海淀看守所的答复。希望这是事实,不是欺骗我们!
转发 45   评论 5   赞 7   3月17日 12:00
来自 小米手机3

http://weibo.com/2256171801/C99geiM2M

北京律师王飞
3月16日到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会见武嵘嵘,其称患有慢性乙肝(中度)且在发病期,但看守所未安排其治疗,随身携带的药物也被扣押无法服用。因担心传染,每天睡地板。为此,我与看守所多次沟通,看守所称已安排其睡床板,并称积极为其治疗。18日再次会见时,武称情况并未改善。请@平安北京 关注!
3月18日 18:01
来自 iPhone 5s   转发 41   评论 7

猪川猫二饼:混账看守所!为什么不能出来先治病?连药都扣押着!乙肝病毒HBV和艾滋病毒HIV一样,没有体液交换就不可能传染,再说乙然有疫苗,在这个一亿多人携带HBV的国度,刚进去时难道不该先体检,并为无抗体者注射乙肝疫苗?无知无良无人性的黑监狱!@大案 @何兵 @雷闯 @Ms-苏子 @性_别魍魉 @赵思乐feminist
3月18日 20:04

北京律师王飞:乙肝病毒不会通过日常生活传播,希望看守所能够保障关押人员最基本的生活和医疗权。 //@王优银律师: //@青石律师:人权!3月18日 20:15 来自 iPhone 5s   http://weibo.com/2256171801/C9a8tj7vc

北京律师王飞:此事我从第一次会见后,就积极与看守所沟通,希望能够让武嵘嵘和其他被关押人员一样正常休息,并进行有效治疗。看守所也很快反馈,称经过与管教协调,已安排武嵘嵘睡床板,并称看守所一定会保证她的治疗。而今天下午会见,武嵘嵘仍坚称其还在睡地板,且没得到任何治疗。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3月18日 20:22


http://weibo.com/1530239792/C9b6s5lMj

@雷闯
图文转载!!【被拘女权公益人士要看病,征集联署】被拘女性权益倡导者武嵘嵘身患疾病,但是在看守所却只能睡地板,不能吃药,不能看病。致信北京公安局,保障嵘嵘吃药看病基本权利。 【联署格式】姓名(化名)+职业+地区+想说的话。 【联署邮件】将以上信息发至rongrongyaokanbing@gmail.com

转发 23    评论 7    赞 18   3月18日 22:43 来自 小米手机2


以下来自朋友圈

今天是世界爱肝日,肝功异常且在发病期的公益人士武嵘嵘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却未被安排治疗,随身携带的药物也被扣押无法服用,每天也只能睡地板。代理律师王飞之前曾与看守所多次沟通,看守所称已安排其睡床板,并称积极为其治疗。但王律师今天再次会见时,武嵘嵘称情况并未改善。
希望大家帮忙电话反映武嵘嵘所遭受的身心折磨,尽快能让她睡在床铺上并用上药物,以免身体状况恶化或造成不可逆永久伤害。
电话如下:010-82519057,82519059海淀公安局信访,
82587479海淀公安局纪委,
82519350海淀公安局国宝,
82587479海淀看守所预审,
87395110,87395111北京市局监管总队  


武嶸嶸的身體條件很不好,前天看守所承諾律師的睡床和給藥治療都沒有兌現。
大家发起公民监督
【82587479海淀看守所预审      
87395110、87395111北京市局监管总队   
82519057,82519059海淀公安局信访】
可以说是嵘嵘的朋友 听说这样的事情 作为公民有权利监督行政机关的工作 她身体不好 北京又停止供暖 这是对在押人员的虐待 希望尽快兑现承诺
建议投诉的人,不要提出更多的要求,就是睡床,治疗。
只要对嵘嵘有一定的改善,就会让嵘嵘感到信心和力量!
对后面发生的问题再继续投诉。
一定不要跟监管总队的提出取保候审这一类的事儿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韩国公民团体在中国使馆前集会呼吁释放女权活动家(3月18日,附40团体声明书及现场图片)
更新于2015年3月18日

【3月18日上午,韩国公民团体在首尔中国大使馆门前集会要求立即释放五名被拘押的中国女权活动家,40个团体及150名个人联署发表声明书 】
(图文来源:Facebook,中文为韩国人士撰写,仅修正错字) 来源





——————————————————————

【声明书】
中国政府应立即释放被囚禁的女性主义LGBT的5名活动家
停止对女性主义LGBT活动家与社会运动的镇压




3月6日, 中国政府逮捕了5名女性主义-LGBT(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和跨性别者Transgender)活动家-李婷婷、韦婷婷、郑楚然、武嵘嵘、王曼。但是至18日为止, 她们仍然被囚禁中。她们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前夕,计划在公交车上张贴贴纸“抓性骚扰啦,奔跑吧警察!”但警察突然在深夜里突袭,在未告知理由的情况下,逮捕她们,甚至连手机与电脑都被没收。我们强烈地谴责中国政府对于女性义LGBT活动的镇压行为,呼吁立即释放这5名活动家。

被逮捕的5名活动家以及最近中国的女性主义LGBT活动家们,向来献身于捍卫中国的女性和性少数的权利,她们挑战了关于性暴力、家庭暴力、性少数的污名化和艾滋病的错误认识,为了捍卫公共保健与性少数的权利而奋斗,这些积极的行动在中国向来得到广泛的回响与支持,因而中国正在审议第一部反家庭暴力法,但是中国政府却侵害了带来这些变化的活动家的自由和权利。

我们特别担忧习近平政府正在强化对社会运动活动家和团体的监视与控制,最近中国的女性主义者和LGBT活动家们所遭遇的监视行为,是日常性的,而且计划好的活动常常遭受警察的封锁,尤其“寻衅滋事罪”,是这次逮捕的根据。这个法律已经被任意地解释而成为处罚社会运动活动家的杀手锏。

这些控制尤其在中国召开“两会”前更加强化,我们特别关注这次逮捕活动家的事情,正好在作为大规模政治活动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举办期间发生。而且今年正逢北京国际妇女大会20周年,因此这次的逮捕和囚禁有可能发展成对活动家与社会团体更严厉的镇压,所以我们不能不担忧。
中国政府囚禁的对象不只是5个活动家,而是对政府带有批判性意见的社会运动本身,因此囚禁活动家不只是对个人的暴力,而且是对整体社会运动的镇压,更是对所有期待变化、追求生活的人们的暴力。但不管是多么强烈的控制、监视和镇压,都无法阻止人们梦想更好生活之希望与实践。

我们作为反对对女性和性少数的暴力,以及拥护所有人的自由和权利的韩国社会运动团体与个人,衷心地向被逮捕的5名活动家以及因政府镇压而处于困境的中国女性主义LGBT活动家们,表示深深地支持与连带之情,我们相信一个人的生活也关连到跨越国境的他人的生活。

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被囚禁的女性主义LGBT的5名女性活动家、停止对包括女性主义LGBT活动家和社会运动的镇压,我们呼吁中国政府保障健全的集会、结社、言论的自由和权利。直到被囚禁的活动家被安全释放,直到对于女性主义LGBT活动家和社会运动的镇压停止,我们会尽全力动用所有的方法与她们一起斗争下去。

呼吁立即释放5名中国女性主义LGBT活动家!
呼吁停止对5名女性主义LGBT活动家的镇压!
不要伤害呼吁平等的人!
反抗所有的压迫!
人权的扩张是必然的!
呼吁中国政府保障表达的自由!
停止非法稽查和囚禁!


2015年3月18日
呼吁释放中国女性主义LGBT活动家,停止对她们的镇压的韩国朋友们



[团体 (40个)]
Network for Glocal Activism(
NGA), Korean Lawyers for
Public Interest and Human
Rights(KLPH), Korean House
for International Solidarity,
Amnesty Korea, Women’s
Committee in Kore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E-LOOM Action for Anti-
pro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Seoul Human Rights Film
Festival, Giant Girls-Network
for Sex Worker
’s Rights,
Unninetwork, Center for Women

s Culture and Feminist Theory,
Human Rights education
center 'dul', Women with
Disabilities Empathy, Korean
Women's Trade Union, Korea
Women
’s Political Solidarity,
People's Solidarity for
Participatory Democracy(PSPD),
Korea Sexual Violence Relief
Center, Korean Women Workers
Association, Korean Women's
Association United, Womenlink,
Korea Women's Hot Line,
Solidarity for LGBT Human
Rights of Korea
Rainbow Action Against Sexual-
Minority Discrimination
(
Solidarity for LGBT Human
Rights of Korea, Collective
for Sexual Minority Cultures
PINKS, Unninetwork, Chingusai
- Korean Gay Men's Human
Rights Group, Lesbian
Counseling Center in South
Korea, Korean Sexual-Minority
Culture and Rights Center(
KSCRC), LGBT Human Rights
Committee in HanYang
University, the Korean
lesbian community radio group-
Lezpa, GongGam 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 Solidarity
for HIV/AIDS Human Rights
Nanuri+, Korea Queer Cultuer
Festival, Daegu Queer Culture
Festival, Korean Society of
Law and Policy on SOGI,
LGBTAIQ Crossing the damn
world (It means Totally Queer)
, Ewha LGBT Rights
Organization ‘Byunnal’, QUV-
Alliance of College Sexual
Minority Groups, Stump-
Friendship Meeting for
Lesbians over age 30,
Christian Solidarity for
World without Discrimination,
Sexual-Minority Committee in
Justice Party, Special
Committee for the Rights of
Minority in Green Party Korea,
Sexual Politic
’s Committee
in Labor Party)

[个人(150名)]
Moon Dew. Kim Do Hee/金都姬.
Park Guentae. Kim Soohyeon.
Jiseung/
智丞. Kim Woongi,  Seo
Dongjin/徐東振,
Shim Chanhee,
Kim Yeji, Kim sonya, Kim
Hyejung, Kim Hwamok, Jiyun,
Jeon Sanggun, Choi Min, Choi
Kwanyong, Cho Hyunchul, Choi
Sookyung, evil arcade
Park Jin (DASAN Humanrights
Center) CHOIJAEMIN (
Disability and Human Rights
In Action) Yoo Kyungsook (
Gwangjoo Bookmoon Church) Oh
Suengeun/吳昇恩 (Hanyang
University(
漢陽大學校)) Kim
Yeounho/
金涓晧 (iGong) kahye (
Korea Queer Culture Festival
Organizing Committee) Yi
Gawon (Korean Center for
United Human Rights Policy)
Lee Byungdo (Korean
Pharmacists for Democratic
Society) Baek Sijin (Labor
Party, Sexual Politics
Committee) Yujin Shin (
Lesbian Human Rights Group
‘By
unnal
’ of Ewha Womans
University) Jin Jeongeun/
陳姃垠.
Eun-Ji Park Jeong Kyungsup (
People's House) (Salim Health
Cooperation) myoung-sook (
SARANGBANG Group for Human
Rights) ChangByoungGwon/
張炳權 (
Sinnaneun Center for LGBT)
Yoonkyoung (Solidarity
Against Disability
Discriminatio) Jeong-Mi Park/

正美
(Solidarity for Human
Rights of Camptown Women) Yim
Sunggye (Solidarity for Peace
and Reunification of Korea)
Park Jisoo (Soonchunhyang
University) Song Kyeongdong (
Writers Association of Korea)
Lee Soochang/
李洙昌 (Golden
Bridge Investment &
Securities Workers Union) Ahn
Youngshin (Civic Group Joyful
Education Imagination) Park
Yejin (Group for Sexuality
and Human Rights of Youth)
Lim Hyesook (Labor Education
Institute for Eqalitarian
Society) Kim, Hye-kyung/
金惠慶 (
Korean Association of Women's
Studies(
韓國女性學會), Korean
Womens Studies Institute(
韓國女性硏
究所
)) Bo young Suh (Group for
Anti-Sexual Violence and Anti-
Sexual Discrimination
‘Woldam’

in Hanyang University) Kwon
Jin (Angel of Moon) Jang
Gilwan (Alba Union Branch of
Feminism
‘Bijeong’) Shin
Hanna (Amnesty International)
Kim Soyeon (Branch of Kiryung
Electronics Union) Min
Soojung (Glocal Feminism
School) Chu Myunghwa (GongGam
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
Kim Yeasook/
金禮淑 (Institute of
Feminism Counseling/
女性主義相談硏九會)
Shin Junghyun (International
Communist Perspective) Lee
Dakyum (Korea Women
’s Hot
Line) Seok inhye/
石仁惠 (Korea
Women
’s Political Solidarity)
Rhee choongil (Korean
Confederation of Union
Special Committee to Fight
for the Reinstatement of
Dismissed Workers) Min
Youngki (Korean Public
Service and Transport worker
’s
Union) Na Youngjung/
羅愥晶 (
Korean Society of Law and
Policy on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 Lee
Dookyu (Kunkook University
Law School Association for
Public Interest Human Right
Law) Kim SeolHae(Living
Community GongRyong/
生活敎育共同體 Go
ngRyong) Ahn eunjung/
安銀廷 (
SEOUL KYC) Choi Hyukkyu (
Solidarity for Culture) Rohmi
(Unninetwork) Kim Sunhye (
University of Maryland, Women'
s Studies Department) Kwak
ekyeong (Kore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Mago (
’Dokkoma
ri
’, Village Community in
Eemoondong) Ahn eun jung/
安銀廷 (
SEOUL KYC) Choi Hyukgyu (
Cultural Action) Kangyu Garam
(The Association of Korean
Independent Film and Videos),
Baekyoon Youngmi (Healing
Dream Lab
’NOW’)
Network for Glocal Activism Ko
Gaphee, Lee Eunsook, Nayoung,
Yeong, Park Jongjoo, Lee
Soojin, Minjin Kang, Woo Eun-
jeong, Eun Seon Kim, Hwang
Jooyoung, Jegal Hyunsook, Kim
Sungae, Konghodoo, Kim
Hyunyoung
Korean Sexual-
Minority Culture and Rights
Center(KSCRC)
Holic.RYU,
Candy Darim Yun/尹多琳 (Beyond
the Rainbow Foundation) Kim
Woosup (Patchwork for Living
of Transgenders)
Korean
Teachers and Education
Workers Union
Lee Yongsuk.
KimSangJung, Lee Minsook
Sumdo
l Presbyterian Church
Jeung
Yoohyun. Lee Jeongsang. Yoo
Shinae. Choi Wooyoung. Roh
Eunah. Choi Seokho. Kim
Gangsoo, Kim Michelle, Choi
Aekyung
Solidarity for LGBT
Human Rights of Korea
Hyungtae
, Kim Kyunghee, Lee Nara, Kim
Soohwan, Jang Jiwon/張芝苑 (GSA
in GongGam)
Christian
Solidarity for World without
Discrimination
Lessong,
Dopple
平和敎育PROJECT MOMO Cheon
Eunkyoung, Chun Eunsook,. A-
Young Moon/文雅鍈
Labor Party
Kim Sunghyun, Kim Jun
Labor
Party Sexual Politic's
Committee 勞動黨 性政治委員會
Baek
Sijin, Choi Kyoung Ah, Choi
Jaehyuk, Wheea Jeong,
KimKiBeom (Labor Party,
Solidarity for LGBT Human
Right of Korea)
Seoul Human
Rights Film Festiva/首尔人权影展
Par
k Jiyoon, Lee Sejeong Lee/李世贞,
Kim Jongkyu, Jihyun, Ingeun,
Gong Hyewon, Park Hyun/
朴玹,
Lee SuHyun/
李修弦, Kim Bokyung/金保

,
People's House Oh Hyunju,
Jung Kyoungsup
Women’s
Committee in Federation of
Public Services Union of
Kore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
Kim Hoyeon, Lee Jisoon,
Choi Bohee
MINBYUN-Lawyer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
Cho
Youngsun, Chung Byoungwook,
Kim Soojung, Cho Sookhyun,
Wee Eunjin, Lee Sanghee, Kim
Insook, Cha Hyeryung, Lee
Sunkyoung, Chun Jisun, Kim
Chayeon, Lee Joohyun, Oh
Jieun
Korea Women’s Political
Solidarity
Lee Jinok, Seol
Jihye, Suk Inhye
Korean Women’s
Environmental Network
Go
Geumsook, Lee Jiyoung
Korea
Women's Hot Line
Go Mikyung,
Song Ranhee, Choi heejin,
Jang Yoomi, Sin Sanghee, Choi
Sunhye, Seo Kyngnam, Cho
Jaeyeon, Choi Yooyeon, Cho
Seulki, Kim Soojung, Oh
Youngran, Park Mija, Lee
Dakyung
Feminism Society of
Hankuk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Judy, Cha Solbi, Park
Hyein
Committee for Promotion
of Working Class Party 'Act
and Revolution'
Kang Dongjin,
Jung Jaehyun, Kim Eunju, Lee
Jisoo, Lee Jungho, Narae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印度女权主义者抗议中国拘留五位女权行动者(2015-3-17)

相关链接:#78 印度女权伙伴来信:集体声援,早日获释!(2015-3-13,微信)

来源:三七牌东林臭石微博http://weibo.com/1661938332/C97gC8myI



脸书:Free Chinese Feminists https://www.facebook.com/chinesefeminists

Protest against detention of five feminist activists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797495117004021

加入联署:http://www.xbpdqm.com/xbpdd/QM.asp
★工评社文集、工评社微信公众号:请点击这里

TOP

引自:http://t.cn/RA7hmnW

大学城环卫工声援被捕女权行动派

大学城环卫工声援被抓的女权主义者,武嵘嵘,郑楚然,王曼,李婷婷,韦婷婷!大兔郑楚然曾经在上年大学城环卫工罢工争取合法赔偿的时候支持过环卫工阿姨们,过程中警察曾要把大兔和小黑抓走,但被团结一致的工友抢回来了!如今,工友再次支持大兔!

















[ 本帖最后由 姜晴信 于 2015-3-20 16:53 编辑 ]

TOP

 137 1234567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