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1234
发新话题
打印

铁路职工维权典型案例(都洪亮 王振 李伟杰)

#61 民事上诉状(全文) 2014.5.26. 李伟杰


民 事 上 诉 状



上诉人(原审被告(原告)):李伟杰,男,1970年4月9日出生,汉族,住址:河南省洛阳市瀍河区×××小区××号楼××单元××号,电话:15303795912。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被告)):郑州铁路局,法定代表人:张军邦,职务局长, 住所地:郑州市二七区陇海中路106号,联系电话:(0371)68714833
因与郑州铁路局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洛阳市瀍河回族区人民法院做出的(2013)瀍民初字第521(653)号民事判决书,现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一、请求二审人民法院依法撤销洛阳市瀍河回族区人民法院做出的(2013)瀍民初字第521(653)号民事判决书;
二、请求二审人民法院改判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支付下列劳动报酬与损失:
1、请求依法判决被上诉人补发上诉人于1996年10月至2012年4月共计15年零6个月的因少计算工时而应当补发的劳动报酬和25%的经济补偿金共计4368093元;
2、请求依法判决被上诉人补发自1996年10月以来节假日加班费基数和有薪假工资计算基数不符合国家法律规定而少发的劳动报酬和25%的经济补偿金共计239894元;
3、请求法院判决被上诉人兑现上诉人在工伤治疗期间的相关工资及福利待遇306980.26元;
4、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2000年5月起至2012年5月未休的休息日的加班费以及25%的经济补偿金共计1229939元;
5、请求法院判决被上诉人返还2008年至今违规罚款平均每月300元,合计1.56万元以及25%的经济补偿金3900元,计19500元;
6、工伤医疗期间的待遇被上诉人拖着推着不予兑现,以及由于被上诉人的违法事实造成的上诉人的其他经济损失合计:170000元。

上诉理由:

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认定的关于上诉人的诉求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主要存在以下几点:

1. 强制占用火车司机休息时间进行生产培训等以及待乘的时间应为工作时间;铁路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那么时间就应该综合计算,而且原铁道部有规定:“因生产经营、工作需要临时占用时间也视为工作时间。”所以生产、培训、考试等占用时间应为工作时间,且按劳分配的原则也应体现。因工作需要进入被上诉人办公场地即应该是上班,而被上诉人却不把上诉人的工作时间从进入被上诉人办公场地开始计算,所以,一审法院认定我定时不定时的进行学习、培训、考试时间以及上述摆渡时间不属于工作时间是错误的。一审判决认为司机定时或者不定时的进行学习、培训及考试,是用人单位的法定责任,也是劳动者的权利和义务,目的是为了提高劳动者的技能,不属于工作时间,是不妥的,既然一审法院认为单位进行培训是为了提升劳动者的专业技能,为了更好的工作,也不是《铁道部办法》第五条规定的“间歇时间”,也不是第九条规定的“在外停留休息的时间和车上休息时间,或者待班休息时间”,因此为了单位的效益而进行的生产、培训、考试等占用的时间,应当属于上班时间。一审判决有误。

2. 加班和有薪假支付的工资基数违法,加班仅以岗位和技能工资作为基数是不合法的,且一审中加班费的计算方法严重错误;有薪假工资在月捆入活工资3395元的情况下仅(返还)支付57.2元/天的工资违法。一审法院应依据劳动部的关于加班工资基数和工作时间的规定而不能以原铁道部的规定,因为,首先原铁道部作为被上诉人直属级领导机关,与上诉人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好比儿子在外面犯错,老子出来作裁判称儿子无错,这种评价方式和评价标准如何公正呢?其次,事实上,上诉人的工资不是仅包含岗位和技能两项。被上诉人的“《机务系统定员标准》关于辅助工作时间的规定”是在变相的压榨职工工作时间,机车乘务员实际乘务工作时间计算应该按照其规定的《机车乘务员一次作业标准》的规定来计算。

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2011年5月至2012年4月期间的加班工资已经发放,包含在当时的工资里,但是仅仅是根据被上诉人提供伪造的工时考勤表,被上诉人作为单位,其提供的考勤表上诉人并不认同;另外一审判决适用《国家铁路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规定》第七条“铁路实行轮班工作制的劳动者在法定休假节日、休息日轮班工作视为正常工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相关休息休假的规定相冲突,根据下位法服从上位法的法理原则,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进行计算加班费。

3.请求法院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在工伤治疗期间的相关工资及福利待遇306980.26元。上诉人在2012年4月28日在工作时摔伤,经认定为工伤,被上诉人没有按照法律的规定给予工伤相关待遇,后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下发鉴定结论书鉴定为六级,上诉人不服,已经申请了重新鉴定,但是在鉴定期间被上诉人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给予相应的待遇,并造成其他的经济损失。一审判决认为由于鉴定结论还没有做出,不予处理是存在不妥的,虽然工伤鉴定等级还没有做出,但是已经被认定为工伤,在此住院治疗期间应当享有基本的工伤待遇。

4.关于大休班休息的时间:被上诉人提供的考勤表不是真实的,班与班之间的间歇时间还要被强制参加单位的生产培训考试和待乘,不是所谓的大休班时间。被上诉人故意混淆概念,火车司机退勤后16小时就处于预备状态,随时准备出勤,而且其提供的其所谓的大休班时间是到达车站与下次车站再开车的时间,故意忽视了到达车站后还要把机车头开到机务段的整备检查和退勤的时间和再开车之前还要出勤检查机车机能实验并从段内把机车开到车站的作业时间。被上诉人从来就没安排过上诉人大休班,在2013年6月上诉人向劳动监察投诉后,被上诉人进行过关于是否愿意安排调休的问卷调查,这份调查表即能反映出单位以前从没安排过机车乘务员大休班,之后才开始安排工时高的人员开始有大休班,被上诉人称为“削峰”。在一审判决书中的第11页倒数第8行的“--根据李伟杰的工时考勤表”该考勤表并没有经过庭审现场质证。2013年5月16日《党的生活网》的报道应该不会说假话吧!该报道的倒数第二段已经说明我的工时单是单位计工室打印出来的,应依我提供的考勤表。同时判决书该页该行,“李伟杰未提供相应证据”,关于考勤记录等证据我早已要求一审法院调取,但被上诉人拒不提供,其应当承担不利责任。另据《统计法》会计类原始凭证应保存15年的规定,单位应提供工资的原始凭证记录,如:记工室根据司机报单统计的原始工时记录和待乘、出退勤记录登记薄,都能反映出火车司机的实际工作时间情况。而百安赛和学习登记薄能够反映出罚款考核的实际情况。

5.单位的制定罚款考核条目克扣职工工资属于违法。《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已与2008年1月15日废止,取而代之的是《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被上诉人再依据该条例制定条目克扣职工工资显属违法。

    在一审中,上诉人多次要求瀍河回族区法院调取由被上诉人掌控的证据,但是被上诉 人拒不提供,其应当承担不利的责任,但在一审中也没能体现出法律的尊严。

6.请求判决由于被上诉人的违法事实造成的上诉人的其他经济损失170000元:

①.被上诉人赔偿因少计算劳动报酬而造成上诉人的社会统筹降低而少计算的公积金、养老金、年金、医疗保险共计:160000元;②.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因拖欠工资报酬而诉讼产生的打印、交通、通讯、律师等费用结案后另行清算,目前先暂按10000元支付。该项与本案具有不可分的关系,应该一并审理。一审法院判决有误。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也无正确适用相关法律且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因此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李伟杰
2014年 5 月 26 日




[ 本帖最后由 工评社 于 2015-6-27 13:27 编辑 ]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调取证据申请书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贵院受理李伟杰与郑州铁路局劳动纠纷上诉一案,因上诉人无法取得由被上诉人保管的相关证据。为查明案件事实,现申请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和《统计法》会计类原始凭证应保存至少15年的规定,再次申请调取1996年10月至2012年4月底涉及本案的如下证据:
      1、出勤、退勤打指纹的原始电子记录;
      2、司机报单;
      3、每月计工室根据司机报单统计的原始电子工时单记录;
      4、历年的安全百趟电子记录;
      5、工资分配方案(计件工资的由来);
      6、出、退勤,学习、培训、考试、待乘的所有的登记本;
      7、自2008年以来的被上诉人制定的《洛阳机务段违章违纪考核标准及考核程序风险管理办法》的相关文件;
      8、2000年5月以后被上诉人制定的《关于安排机车乘务员大休班的文件规定》和应安排过本单位轮乘制机车乘务员大休班的登记薄。

该登记薄应是记录2000年5月铁道部有此规定以后安排过轮乘制机车乘务员大休班的考勤记录原始情况,在该登记薄里找出安排过申请人李伟杰大休班的记录情况,否则即涉嫌伪造。另外,大休班不应该是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火车司机平时工作的间歇时间,因为在工作间歇的时间里还要参加单位强制组织的学习、培训、考试、待乘等任务,所以该间歇不应是大休班的时间,大休班时间也不应计入公休、病、婚、丧、事等假期的时间,大休班应该是接到了单位的特定通知并安排了双方互知的每月1~2次48~72小时的调休的时间。
请予准许。

此致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李伟杰
2014年 6月16日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63 李伟杰应补发的劳动报酬计算详情 2014.6.16. 一共提出含六项要求合计633万多元人民币的补偿金

相关链接:#53 李伟杰应补发的劳动报酬计算详情 2014.4.1.最终定稿并提交。一共提出了含七项要求合计628万多元人民币的补偿金


李伟杰应补发的劳动报酬计算详情


2014/6/16



计算说明:
本人小时工资:由单位提供的上诉人受伤前6个月2011年10月至2012年4月份的工资(见书证1)平均收入得出小时工资:(7621.4元/月)÷(174小时/月)=43.8元/小时
    (式中:174小时=国家规定的21.75天的计薪时间乘以8小时)

之所以用李伟杰2012年5月1日之前6个月的平均月工资作为计算基数,是因为充分考虑了方方面面的因素而作出的较为公平合理的选择。
   首先考虑的是多年物价累计上涨的因素;其次考虑的是银行累计(包括复利)利息;再其次考虑的是无论如何,也无论是谁,只要敢违法就得承受相应的略带惩罚性的成本。否则,谁都不会把国家法律放在眼里;谁都可以肆意践踏国家的法律法规,而十八大“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就会成为一句欺骗忽悠人民的假话、大话、空话。

因被上诉人一直都在违反国家劳动法律和法规及相关规定,只用属于劳动者工作时间应包括的“准备结束时间(如强制占用休息时间进行生产培训、考试、待班以及到达终点车站后入库整备时间)、作业时间、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和工艺中断时间”中的“作业时间”给上诉人计算工作时间,其他三种依法属于劳动者工作时间的规定,上诉人历来都不作为所有机车乘务员的工作时间。所以上诉人的真正工作时间一直都没有完整的给计算出来。

劳动部劳部发〔1994〕521号第四条,及铁道部铁劳〔1995〕23号《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办法》第五条的规定:“劳动者工作时间包括准备结束时间、作业时间、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和工艺中断时间。
(一)准备结束时间系指劳动者在工作日(班),为完成生产任务或作业的准备和结束所消耗的时间;
(二)作业时间系指劳动者直接用于完成规定的生产任务或作业所消耗的时间;
(三)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系指劳动者因自身的生理需要而必须中断正常工作的时间;
(四)工艺中断时间系指劳动者在工作时间中,因工艺技术特点的需要使工作必须中断的时间。。。。。”

《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规则》第八章,附则:
“42.作业过程:系指作业人员在本职工作岗位上或领导临时指派的工作岗位上,在工作时间内,从事铁路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全过程。作业人员请假离开、返回工作岗位、下班离岗、退勤退乘等,尚未离开其作业场所的,均视为作业过程。
工作时间:原则上以现行各种班制、乘务交路规定的工作时间和铁路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为依据。若不在规定的工作时间内,但属于因生产经营、工作需要而临时占用的时间,也视为工作时间。”
那么,学习、培训、考试,以及待乘等都不在其规定的工作时间内,都属于因生产经营、工作需要而临时占用的时间,也应视为工作时间。
休息时间是由劳动者自由支配不受用人单位约束管理的时间;工作时间为法律规定或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劳动者应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并受用人单位管理的时间。
我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一)、(二)项规定如下:
(一)、安排劳动者延长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的工资报酬;
(二)、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

年月均综合法定工作时间为166.6小时,超过即视为加班。


现根据上述规定以及相关的法律规定,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如下:
一、请求判决被上诉人补发上诉人1996年10月至2012年4月共计15年零6个月的工作时间因少计算而应补发的各项工资工资报酬和25%的经济补偿金,合计为:4368093.25元;。
二、请求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自上班以来a.节假日加班费和b.有薪假计算基数不符合法律规定被克扣的工资和25%的经济补偿金为:239894.17元;
三、请求二审法院判决被上诉人兑现上诉人在工伤治疗期间的相关工资及福利待遇为:306980.26元;
四、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2000年5月起至2012年5月未休的休息日的加班费以及25%的经济补偿金合计为:1229939.1元;
五、责令被上诉人返还2008年至今违规罚款考核平均每月300元,合计1.56万元以及25%的经济补偿金3900元,计19500元;
六、请求二审法院判决:1.被上诉人赔偿因少计算劳动报酬而造成社会统筹降低而少计算的公积金、养老金、年金、医疗保险共计:160000元;2. 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因拖欠劳动报酬而诉讼产生的打印、交通、通讯、律师等费用结案后据实另行清算,目前先暂按10000元支付。

事实理由如下:

一、计算1996年10月至2012年4月共计15.5年的工作时间因少计算而应补发的各项劳动报酬合计为:4368093.25元。

计算分为A、B两大项:

A、15.5年应补的乘务工作时间的工资分为:法定工时166.6之内与法定工时166.6之外两部分,计:2609140元,计算如下:
按照原铁道部《安全管理规定》第四章 出退勤管理 第21条 ----机车乘务员的出、退勤作业内容应纳入一次乘务作业标准;
《铁路单司机管理暂行办法》第22条规定:
“铁路双司机单司机值乘的司机其在车上非执乘时间计算为工作时间”。以下a为包含从出勤至到达终点车站后站换加1小时,入库加1.5小时的乘务时间:
a、年总乘务工时为3275.86小时(见书证2)2011年5月----2012年4月的总乘务工时计算如下:
   5月323.17   6月267.05   7月295.61    8月244.32    9月278.93    10月278.86
   11月265.57  12月296.4   1月265.57    2月262.23    3月263.79     4月229.35
323.17+267.05+295.61+244.32+278.93+278.86+265.57+296.40+265.57+262.23+263.79+229.35 =3275.86
以上为12个月的年总实际乘务时间为:3275.86(小时/年)
b、依据被上诉人在仲裁提交过的(见书证3)2011年5月至2012年4月《洛阳机务段工时考勤表》计算出被上诉人统计计算的上诉人的月均工作时间仅为:95.78(小时/月),计算方法如下:
   5月96.78     6月96.6   7月99.48    8月85.92    9月94.32   10月103.08
   11月87.12    12月99.   1月95.52    2月96.6     3月99.18    4月95.76
    96.78+96.6+99.48+85.92+94.32+103.08+87.12+99+95.52+96.6+99.18+95.76=1149.36
被上诉人在仲裁时提供统计上诉人的12个月工时合计:1149.36(小时)
被上诉人提供的上诉人的月均工作时间为:1149.36小时÷12月=95.78(小时/月)
由被上诉人人提供的上诉人人的月均工作时间可知每年12个月被上诉人人少统计上诉人人的乘务时间为:
式:总乘务时间a减去b被上诉人在仲裁时提交计算过的工时=3275.86—1149.36=2126.5小时。
c、月均不加班的乘务工时=综合法定工作时间减去b(被上诉人人已计算上诉人人的月均工作时间)=166.64-95.78=70.86(小时)这部分时间按照1:1计算劳动报酬:
1)、15.5年的法定不加班的乘务工时少计算的工资报酬为721602.81元,计算如下:
式=15.5(年)×12(月)× c月均不加班的乘务工时×小时工资=15.5×12×70.86×43.8=577282.25(元)。
   25%的经济补偿金:577282.25×25%=144320.56(元)
合计:577282.25+144320.56=721602.81(元)
2)、15.5年加班的乘务工时劳动报酬(即超过166.64小时的劳动报酬)为1887537.1元,计算如下:
式=15.5年×年乘务加班工时×小时工资×150% =15.5×(3482.5-12×166.64)×43.8×150%
    =15.5×1482.82×43.8×150% =1510029.75(元)
式中的年乘务加班工时为:年总乘务工时减去12个月的月均法定工时
25%的经济补偿金:1510029.75×25%=377507.44(元)
合计:1510029.75(元)+377507.44(元)=1887537.19元
A项中1)、2)两项合计为:721602.81元+1887537.19元=2609140元

B、应补的15.5年的非乘务时间的工资报酬分为以下a,b,c三项,合计:1758953.25元。计算如下:
a.每月在本段被因生产经营、工作需要临时占用的个人时间都应视为工作时间,包含学习、培训、考试、待乘总结如下:
    每月学习至少4次,按4次,每次至少2小时,按2小时,计:8小时;
    每月培训至少2次,按2次,每次至少2小时,按2小时,计:4小时;
    每月考试至少2次,按2次,每次至少2小时,按2小时,计:4小时;
    每月实做至少2次,按2次,每次至少0.5小时,按0.5小时,计:1小时;
    每月本段待乘至少4次,按4次,每次至少4小时,按4小时,计:16小时;
合计:33小时。
15.5年的上述a工作时间为:式=15.5年×12月×33小时/月=6138小时
15.5年应补的该项报酬为:式= 6138小时×43.8 元/小时×150%=403266.6(元)
  25%的经济补偿金:403266.6 ×25%=100816.65(元)
合计:403266.6(元)+100816.65(元)=504083.25元

b.在外公寓因工艺需要而停留的时间,同时也是为下一次乘务工作准备的时间,每月至少8次,按8次,每次至少10小时,按10小时,计:80小时。
      
  15.5年的的上述b工作时间为:式=15.5年×12月×80小时/月=14880小时
  该项应补的工资为:式=时间14880×小时工资43.8 ×延长工作时间150%=977616(元)
  25%的经济补偿金:977616×25%=244404(元)
合计:977616(元)+244404(元)=1222020元
c、因工作需要进入单位机构即应开始计算工作时间,而被上诉人人从来都没有计算过上诉人人的到洛阳机务段单位机构后再乘坐单位机构的交通工具到洛北折返段出勤的往返至少1小时按1小时一个月至少8次按8次则为8小时的工作时间,从2008年3月1号上诉人人迁到洛阳开始计算至少为400小时按400小时。(郑局的【2010】150号文的2.3.3条也规定了出退勤乘坐汽车的,单程按15分钟计算,但是从本段到折返段单程至少要30分钟。)
该项应补的工资为:式=时间400×小时工资43.8 ×延长工作时间150%=26280(元)
     25%的经济补偿金:26280×25%=6570(元)
     合计:26280+6570=32850(元)
B项合计:a+b+c=504083.25+1222020+32850=1758953.25元。

A+B合计:4368093.25元。
   
二、请求判决被上诉人人支付上诉人人自上班以来a.节假日加班费和b.有薪假计算基数不符合法律规定被克扣的工资及25%的经济补偿金更正修改为:239894.17元。
a、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上班以来因节假日加班费计算基数不符合法律规定,仅以岗位工资和技能工资两项作为加班工资计算基数是违法的,应依据如果劳动合同没有明确约定工资数额,或者合同约定不明确时,应当以实际工资作为计算基数执行。本人的劳动合同中没有约定工资。   
    应补克扣工资的报酬为:以2012年1月1日节贴453元为例:   
    本人日工资=月收入7621.4/21.75=350.41 元     
    本人应付的节日加班费=350.41×300%=1051.23(元/天)   
    1996年至今共计188个法定节日,应补的节日加班费为:188×(1051.23- 453)=112467.24元,以及25%经济补偿金28116.81元
   计:140584.05元
b、被上诉人的有薪假的计算基数不符合法律规定少支付了上诉人人多少钱呢?现根据单位(被上诉人人)提供给上诉人人2011年10至2012年5月的6个月的月平均工资7621.4元为基数计算一下,有薪假日的应补工资是多少?
上诉人人已有24年工龄,从上班至今根据国家规定:每年五天的公休为10年(5×10=50天);每年十天的公休为10年(10×10=100天);每年十五天的公休为4年(4×15=60天);婚假33(15+18)天,产假护理30天。
合计总天数:50+100+60+33+30=273(天)   
     应补有薪假工资 :
     公式={(计算基数÷21.75)-已发的57.2元/天}×假日天数
         ={(7621.4÷21.75)-57.2}×273=80046.33(元)   
     支付上诉人拖欠、克扣有薪假总额80046.33元的25%的经济补偿金20011.58元计:100057.91元
《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五章 第三十三条 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职工,实行晚婚的,除国家规定的婚假外,增加婚假十八天;实行晚育的,除国家规定的产假外,增加产假三个月,给予其配偶护理假一个月;婚假、产假、护理假期间视为出勤。 公民晚婚晚育的,当地人民政府应给予适当照顾。
a,b两项合计:240641.96元。

三、判令被上诉人依法支付上诉人工伤治疗期间的相关待遇为:306980.26元。
在上诉人的工伤治疗期间,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用种种借口不执行国家《工伤保险条例》之规定:因工负伤暂停工作接受工伤治疗期间的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如:原岗位职工发的一次性奖励、年终奖以及其他福利物品(包、手灯等)均不向上诉人发放。
     a、在上诉人的工伤治疗期间2013年4月至2014年6月被上诉人仅支付上诉人月实付992元的工资,违背了工伤职工在工伤治疗期间的相关待遇,原工资待遇实付标准为5957元,2013年1月同岗位统一上调了470元,应为6427元,从4月暂至2014年6月计15个月:15×6427=96405元;2014年1月同岗位又统一上调了470元。从去年一月到四月,今年一月到六月每月增加岗位470元,10×470=4700元。另外因单位没依法申报工伤由单位承担工伤认定前的工伤住院补助费单位未支付1760元(20元/天×88天)。以上合计:102865元-15×992元=87985元。即在工伤治疗期间少发工资87985元;25%的经济补偿金=21996.25元。
2012年5月至2013年4月间拖欠特殊情况下的劳动报酬35000的25%经济补偿金7500元(工伤后单位仅支付992元每月,认定工伤后到2013年1月才开始补发,但少支付了该25%的经济补偿金)。
   计:87985+21996.25+7500=117481.25(元)
b、工伤期间的护理有单位负责,单位从没安排护理的,依该单位上年度本单位月平均收入(洛机上年的平均收入为5600元)×24个月=134400元支付护理费。住宿400天×40元/天=16000元;交通费660元。
    计:151060(元)
c、 依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六条之规定:企业职工依法享受的探亲假、婚丧假、产假等国家规定的假期以及停工留薪期间不计入年休假假期。据此上诉人在停工留薪期内应休的27天年休假应折算成 300% 的本人工资为=27×350.41×300%=28383.21元及25%的经济补偿金7098.8元
    计:35479.01元。
d、病例复印费用360元,因工伤治疗、鉴定期间的交通食宿费至少1000元,按照1000元,工伤鉴定两次每次400元,诊察费800元,共计:2960元。
a、b、c、d四项合计:117481.25+151060+35479.01+2960=306980.26(元)。

四、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2000年5月起至2012年5月未休的休息日的加班费983951.28元,以及25%的经济补偿金为245987.82,共计:1229939.1元。
因不服洛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的---关于休息日的劳动报酬及单位不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支付相关工资及福利待遇不予立案的通知,依法提起诉讼。
上诉人系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职工,担任电力机车司机职务,因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长期无视国家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无视全体机车乘务员的身体健康,违法侵害机车乘务员合法权益。在十八大“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精神的鼓舞下,我作为机车乘务员决定发扬前辈们的革命精神,决定站出来同一切敢于藐视国家法律、肆意践踏国家法律的行为作坚决不懈的斗争。
  上诉人认为,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同时,就是在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及国家和政府的诚信。
  我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规定:
  “企业因生产特点不能实行本办法第三十六条、第三十八条规定的,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可以实行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
  《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第六条规定: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延长职工工作时间。因特殊情况和紧急任务确需延长工作时间的,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执行。”
  《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第七条第二款的规定:
  ——“企业和不能实行前款规定的统一工作时间的事业单位,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安排周休息日”
  因为我们铁路实行的是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其中,大多为轮班制、轮乘制。不能实行国家规定的统一工作时间,也就是劳动法第三十九条中所说的“第三十六条、第三十八条”规定的工作和休息时间。只能“实行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
  铁道部根据以上的规定,经过充分的考虑和准备后,于2000年1月11日将﹝1993﹞164号《铁路机车运用规程》重新修订并更名为《铁路机车运用管理规程》(以下简称<运规>),文号为——铁运﹝2000﹞7号,并于2000年5月1日起施行。其中,按照《劳动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铁运﹝2000﹞7号《铁路机车运用管理规程》中专门给机车乘务员规定了劳动和休息的时间。
  《运规》第100条第五项特别规定:——“实行轮乘制的机车乘务员每月应有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
  这是铁道部综合了方方面面的因素而作出的科学管理的规定。

  但是,《运规》施行至今,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违抗国家的法律法规,在2013年6月前,从不给我们这些机车乘务员安排每月应有的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
  换句话说,每月我们所有轮乘制机车乘务员依法应当轮休的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全都被单位占用安排去工作了,而且从未安排过补休。 

我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二项明确规定:
  “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
  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之53.(条)规定:
  ——“劳动法中的‘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国家有关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以货币形式直接支付给本单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一般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以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
  我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第三项规定:——“(三)安排加班不支付加班费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支付劳动报酬、加班费或者经济补偿。

  根据国家以上法律法规的规定,上诉人特向法院提出以下诉求:
  要求法院依法判决被上诉人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补发上诉人等自2000年5月1日起至2013年4月底,因未按铁道部《铁路机车运用管理规程》第100条第(五)项的规定安排机车乘务员休息而拖欠的13年共156个月(即1404个休息日)加班的劳动报酬。
  从2000年5月1日起施行铁道部修订的《运规》至今,已经过去了13年。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就是拒不执行《运规》中的第100条第五项的规定——即:“实行轮乘制的机车乘务员每月应有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
  机车乘务员们都认为,这“债”不能再继续拖欠下去了,再拖欠下去单位就还不清了,就要出大事了。
  劳动部《关于 < 劳动法 > 若干条文的说明》中第九十一条明确规定:
    —— “用人单位有下列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情形之一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支付劳动者工资报酬 、 经济补偿 ,并可以责令支付赔偿金:
      (一)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的;
      (二)拒不支付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工资报酬的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13年来,究竟拖欠了我等机车乘务员多少劳动报酬呢?
  下面,我们以机车乘务员李伟杰为例,以李伟杰2012年5月1日之前6个月的平均月工资作为计算基数算一算,究竟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拖欠了我们多少劳动报酬。
根据李伟杰手中现有的工资单据,2011年10月至2012年5月共6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7621.4元。
  从2000年5月1日至2013年4月30日计13年,合计156个月。按每月只休1次72小时的大休时间计算。
  则:156(个月)×72(小时)=11232(小时)
  11232(小时)÷8(小时工作制)=1404(个工作日)
  通过计算得知,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共计安排在13年的这个时间段里的每个机车乘务员在休息日加了1404天的班而又没有依法安排补休。
  我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二项明确规定:
  “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

  以上诉人李伟杰2011年10月至2012年5月6个月的月平均工资7621.41元为例计算。
  式:13年应得加班劳动报酬=应得加班工资=(计算基数÷21.75)×休息日加班天数×200%。
  即:7621.41(元)÷21.75(天)=350.41(元/日工资)
  350.41(元)×1404(天)=491975.64(元)
  491975.64×200%=983951.28(元)
  (式中:21.75(天)为法定计薪天数)
  983951.28元的25%的经济补偿金为245987.82,共合计:1229939.1元。
  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通过计算得知,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共计拖欠仅李伟杰1名机车乘务员的劳动报酬就高达一百二十二万九千九百三十九元一角整。(其余机车乘务员类推)
  
五、责令被上诉人返还2008年至今违规罚款考核平均每月300元,合计1.56万元以及25%的经济补偿金3900元,计:19500元。
被上诉人私自制定的罚款项目违法,罚款的主体是行政主体。并不是所有的组织和个人都有罚款的权力,也不是所有的行政主体都有罚款的权力,只有那些经过法律、法规规或者规章授权的行政主体才有罚款的权力。2008年1月15日《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已废止,企业已无权罚款职工,企业制定的罚款考核规定都是不合法的,为此责令被上诉人返还2008年至今违规罚款考核平均每月300元,合计1.56万元以及25%的经济补偿金3900元,共计:19500元。

六、请求二审法院判决1.被上诉人赔偿因少计算劳动报酬而造成上诉人的社会统筹降低而少计算的公积金、养老金、年金、医疗保险共计:160000元;2. 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因拖欠劳动报酬而诉讼产生的打印、交通、通讯、律师等费用结案后另行清算,目前先暂按10000元支付。计:170000

通过计算可知被上诉人应补偿上诉人的所有工资报酬为以上项合计:4368093.25+239894.17+306980.26 +1229939.1+19500+170000 =6334406.78元。

因此请求二审法院判决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依法按以上标准计算方式计算并补发上诉人的劳动报酬共计为:6334406.78元。


具状人:李伟杰  
2014年 6 月 16 日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二审李伟杰代理律师辩护词 2014.8.1. 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江华的代理词

http://t.qq.com/p/t/437944084234272

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江华的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接受上诉人李伟杰的委托,指派我担任上诉人的诉讼代理人。经过法庭调查,本案的案件事实已经基本清楚,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对于工作时间的认定,原审判决存在错误,依法应当予以纠正。

  原审判决中关于上诉人乘班车的时间理解为上班前与下班后的时间,是明显错误的。上诉人主张的是到单位机构后又乘汽车出勤、退勤的时间。依据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卷宗第一卷第117页)《郑州铁路局运输业劳动定员标准》第142页《机务系统定员标准》中的2.3.3条之规定:"乘务员出、退勤乘坐汽车的,单程按照15分钟计算。"有明确的依据。这一时间虽远远不够实际的出、退勤乘坐汽车的时间,但至少应当计算在工作时间之内,即每一往返至少应当增加两端乘坐汽车出勤、退勤各两次共60分钟工作时间的认定。

  被上诉人组织职工进行的学习、培训、考试等占用了上诉人的大量的休息时间,也并非专项的生产培训,其实质不过是管理劳动者的手段之一,不参加就克扣工资等。被上诉人实行综合工时制,如果将此不认定为工作时间,恐怕对整个行业及社会也会产生不利影响。导致的恶果就是资方可以随意、任意占用劳动者的休息时间,势必会导致新的矛盾产生。

  原审判决中认定的待乘的非乘务时间不计入工作时间,与上诉人的主张明显不一致。上诉人主张的加班时间大多是非执乘时间。依据《铁路机车单司机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二条双班单司机执乘的司机,其在机车上非执乘时间计算为工作时间。

  原审判决中对于考勤表的的实际总工时的认定是错误的,对于被上诉人计算的总工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从出勤到退勤加乘坐汽车时间再加日常学习培训考试以及待乘的准备工作时间全部计算在工作时间之内。故原审判决认定的时间总工时是错误的。

  原审判决依据被上诉人提供的考勤表计算出上诉人不存在加班的情况,已经错误的将被上诉人的考勤表给予认定。据此得出结论后以上诉人未提供证据,不予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明显是错误的。

  上诉人在原审中就多次申请调取相关考勤记录,以便与上诉人送的工时考勤表印证,但被上诉人都拒不提供,其应当承担不利后果。故应当推定上诉人提供的考勤表为真实的。

  被上诉人违规制定N多的罚款规定,使上诉人在长期加班的基础上犹如雪上加霜,致思想压力更大,动不动就被罚款考核,这些证据都由被上诉人掌控,其拒不提证据,应推定上诉人的主张成立。考核的款项本身就违法,首先企业奖惩条例被废止,国务院516号令于2008年元月15日执行,由此单位换一名称叫奖励考核激励条例,以换名的手法跟国务院令躲猫猫,同时也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并且违反财经制度,根据制度规定任何财务资金的使用和票据的保管都有相关的严格规定,现在机务对罚款的票据以机统规定进行搪塞,根本没有立足之地,谁赋予企业单位的罚款处罚裁量权,现在各部门单位在司法解释上各显其能,把解释权用得翻新越意,五花八门,真是有点小权就如此越权乱作解释,处处彰显,怎么执行以法治国的政策,难道这样的乱七八糟就没人管吗?

  对于上诉人(火车司机)存在长期超劳加班是个不争的事实,也是较普遍的社会现象,铁道部曾多次制定防止超劳的规定措施,不仅仅火车司机甚至包括整个铁路行业都严重超劳。对于一个长期超劳的司机,希望通过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原审法院认定的工作时间不但没有超劳,连标准工时都没有达到,难道铁路所谓的超劳就如同郑州铁路局在法庭上所提交的工作时间计算的方法吗?这样的判决,令人难以信服,更令上诉人失望,甚至丧失对司法的信任,也让广大的铁路工人丧失对司法的信任,也印证了一个国家的制度是否诚信。国家依据《宪法》制定的劳动保障法律和法规是用来调整国家的生产秩序和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的,不是制定出来装饰门面的吧?

  人类社会中覆盖面最广的有两种规则,一是法律,二是道德。法律和道德相互交融相互促进发展,道德以法律为前提,法律以道德为基础,二者是人类制定的的规则当中的两大主力。通过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人们的行为变得有条理,有规矩。但规则的强制力是有限的,法律和道德也不例外,古今中外数不胜数的例子证明,冲破法律和道德的行为是受人谴责的。因此,有了规则,我们的社会才能正常的发展。同时,规则是有漏洞的,如果发现漏洞而不去完善,那么社会将停滞不前。

  依据上诉人的盖有单位公章的工资表中的工资构成,显示含有节日补贴。对于此,上诉人认为节日补贴不能等于节假日的加班费。依据原审判决计算出来的数额也不相符,印证了二者本身并不是同一个概念,故法定节假日的加班费依法应当予以补发。关于加班工资的计算基数依据,上诉人对此不予认可,上诉人的工资中不是仅包含了岗位和技能两项。应以集体合同劳动报酬的约定:加班工资应按《劳动法》规定标准支付的高于职工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为依据(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不应是仅含岗位与技能两项之和)。原审法院的计算依据不足。


二、针对被上诉人提出的上诉请求,依法应当予以驳回。

  双方存在合法有效的劳动合同关系,双方应受劳动合同的约束。在上诉人认定工伤并经过申请劳动仲裁后,双方就停工留薪期待遇问题达成协议,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依法依约履行。然而,在约定期届满前,被上诉人单方调整上诉人的工作岗位、并给予上诉人行政处分的做法,明显违背国家法律和双方的约定,同时变更工作岗位应当遵循双方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而非强制命令,应当依法予以纠正。因此,对于被上诉人的此项上诉请求显然不能成立,依法应当予以驳回。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本案的事实基本清楚,认定起来也不难。维护了法律的尊严也就是维护了国家的诚信。前一段,欣闻中国的三一重工诉奥巴马获得胜利,中国企业在美国与美国总统之间的诉讼都能胜诉,在目前,作为弱势一方的上诉人,一个普通的火车司机,在发生工伤以后,身体状况很差的情况下与被上诉人之间的诉讼却是螳臂当车,难以维权。然为了推进法治建设,哪怕是一点点进步,上诉人都不会放弃努力,同时也希望合议庭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平公正的处理本案。

  以上意见望合议庭依法评议。

  此致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江华律师


                           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二审李伟杰代理律师辩护词 2014.8.1. 广东君一律师事务所管铁流的代理词

http://bbs.rail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89540

守法经营乃是企业基本义务,特殊行业更需特殊劳动保障
——李伟杰诉郑州铁路局工资及加班费、工伤待遇劳动争议案二审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广东君一律师事务所受李伟杰先生委托,指派管铁流律师担任李伟杰诉郑州铁路局加班费及工伤保险待遇等劳动争议案二审代理人。本代理律师经过反复研究案卷、询问当事人并参加了本案二审庭审,认为李伟杰上诉的各项诉求事实确凿、证据充分、合理合法,应予支持。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部分:需要强调的几个基本原则

    代理人认为,本案存在以下三个“特殊”:①被上诉人系铁路运输企业;②被上诉人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③上诉人因工受伤。鉴于上述特殊性,在理解和处理本案时,有必要先厘清并确立以下几个基本原则,以免混沌和偏差。


一、守法与特殊保障原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特殊行业更需特殊劳动保障。
    铁路运输企业不同于一般企业,其特殊性之一表现在极高的安全要求,因此,铁路运输企业与其从业人员均负有确保安全的神圣使命。而与此同时,作为现代法治国家和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劳资关系双方当事人,铁路运输企业与其从业人员也应严格遵守相关法律,绝不允许法外特殊。

    铁路运输企业终归也是企业,是市场经济中的生产经营主体,也是劳动保障法上的用人单位,因此,有关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包括对劳动者及时足额地支付报酬、参加社会保险、提供工伤待遇等等,铁路运输企业同样必须依法履行。

    与此同时,鉴于铁路运输业对生产安全的极端重视,和与此相适应对铁路司乘人员所采取的综合计算工时制,决定了铁路运输企业对其司乘人员在劳动技能和劳动管理上有着超出一般劳动者的要求,相应的,为着铁路劳动者身心健康从而也最终为着铁路运输安全考虑,铁路运输企业理应向其司乘人员提供较一般企业劳动者相对更优厚、更人道的劳动待遇和保障,如此才符合权利义务对等原则,而不是与此相反,否则,铁路运输安全和发展就是一句空话。
    而且在我国,铁路运输实行国家控股高度集中的运营模式,铁路运输企业作为央企而且是龙头老大,其在守法经营和保护劳动者权益方面,提供至少不亚于一般用人单位的劳动保障,就更显得责无旁贷,如此方能彰显我国制度之优越与央企之表率!


二、工作时间界定原则:区分工作时间与休息时间的标准,主要是看该时间的支配权在用人单位还是在劳动者。
    无论某类时间鉴别起来有多复杂,一个基本的判断标准是:这个时间究竟是由用人单位支配还是由劳动者支配。如果某个时间完全由劳动者支配,想睡就睡想玩就玩“想咋咋滴”,当然想志愿工作也可完全自便,总之用人单位不得命令、掌控、干预、打扰,这样的时间,才能完全属于劳动者,才可界定为劳动者的休息时间;反之,如果是完全或者主要由用人单位支配,劳动者除了配合别无选择否则就将面临单位不同程度的处罚,虽然劳动者也可能会喝水打盹抽烟闲聊,但其活动空间、时间和方式均被用人单位掌控,那这样的时间毫无疑问就应当界定为工作时间。


三、活动性质鉴别原则:判断劳动者进行的某项活动是“工”是私,应视其主要利益归属及活动的提供方式。
    在劳动关系存续期内,劳动者的活动包括工作活动、生活活动和其他社会活动,这些活动与用人单位规定的(当然也是其认可的)工作时间甚至工作内容不一定完全对应,此时,判断劳动者进行的某项活动性质究竟是工作还是其他,关键是要看这项活动主要利益的归属。比如单位组织或者参与的文体竞赛,虽然与劳动者的本职工作并无直接关联,劳动者能参与也多少出于其个人爱好和特长,但这种文体竞赛系由单位组织安排,所产生的荣誉也主要归属于单位,此时劳动者进行的文体竞赛活动(包括训练与竞赛)当然应视为工作时间,除非劳动者自愿放弃对该活动占用个人休息时间的报酬权,而自愿的前提必须是劳动者拥有完全的选择权:参加,或者拒绝,且不得受任何限制。


四、规则适用原则:规范性文件中下位文件不得违反上位文件的规定,依授权制定文件不得违反授权文件本身,依授权制定的文件与授权文件发生冲突时,应直接适用授权文件。在后制定文件优于在前文件。法无明文规定者,需劳资双方协商一致方为有效。
    本案中涉及到劳动保障部门制定的规章和铁路部门针对劳动保障问题制定的规章,还包括被上诉人自行制定的内部文件。

    代理人认为,原铁道部与劳动保障部门均为中央政府部门,赋有各自的法定职能。但中央政府各部因分工不同,相互间难免会有交叉,这种情况下,各部门在其法定职能范围内就当然享有高于其他部门的权限。在劳动保障行政规章体系中,劳动保障部门制定的规章就当然要优于其他部门针对劳动保障事务制定的规章,除非是其他部门经由劳动保障部门所授权制定的规章,而此时,其他部门依据劳动保障部门授权制定的规章自然不得与劳动保障部门规章相冲突,如二者发生冲突,可直接适用劳动保障部门规章。同一效力层级的规范性文件彼此冲突者,应优先适用在后制定的文件。

    至于被上诉人自行制定的内部文件,如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且不损害上诉人合法权益,自可适用,否则,就不能当然适用。被上诉人涉及上诉人切身利益的行为,若无相关法律规定,必须经上诉人同意、双方协商一致始得创设、变更和终止,否则无效。


五、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劳动争议案件中,有关证据如系用人单位掌握,则应由用人单位举证,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劳动争议案件与一般民事案件不同之处在于,与劳动争议事项有关的大量证据往往由用人单位掌握,比如考勤记录、工资支付记录、考核记录等等,这些证据形成后用人单位要么根本不向劳动者提供,要么也只提供复印件。考虑到劳动关系中劳资双方地位的不对等,法律在此类争议程序中设立了一定的举证责任倒置制度。如《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第三十九条,而在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中也确立了类似的原则,如《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33号)第七十五条、《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14号)第十三条、《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0]12号)第九条等。


第二部分:工作时间与加班费的计算


一、上诉人乘机务段班车上下班时间、出退勤准备和扫尾工作时间、培训时间、车上非执乘时间、待乘时间等均应认定为工作时间,并分别情形全部或者部分支付相应的劳动报酬。
    本案最主要的争议焦点即上诉人李伟杰的工作时间的确定。有关历年来李伟杰的工作时间,双方唯一无争议的,实际上只有李伟杰在铁路机车上执乘的时间,其余时间,包括其乘机务段班车上下班时间、车上非执乘时间、出退勤准备和扫尾工作时间、待乘时间、培训时间等,双方均存在争议。

    被上诉人认为,其对李伟杰的辅助工作时间已经考虑并作了相应折算处理(2011年1月至2012年4月平均按2.04小时/班次计算),结合庭审调查,被上诉人所称的辅助工作时间显然只包括了机务段班车上下班时间、出退勤时间;而车上非执乘时间和出退勤时间也由被上诉人单方整合折扣处理,其在仲裁阶段仅按每个班次运行时间的60%折算工作时间,一审则变更为每个班次运行时间的60%折算工作时间外又增加了辅助作业时间2.04小时,意味着一个班次内将近40%的时间都属于休息时间;对待乘时间与生产培训时间,被上诉人认为均不应计算为工作时间。这种理解和处理显然不合理甚至不合法。


(一)辅助工作时间应完整地计算工作时间并支付相应的劳动报酬,折扣处理未经劳动者同意属单方行为,被上诉人克扣上诉人劳动报酬已然成立。
    首先来看被上诉人所主张的辅助工作时间是否合法。认清这个问题,需要先逐项界定李伟杰的相关时间究竟是否工作时间。


1、出勤前退勤后乘机务段班车上下班时间应认定为工作时间。
    被上诉人一方面指责上诉人就上下班时间主张劳动报酬无理,另一方面更坚称为李伟杰提供上下班班车系一种单位福利,显然自相矛盾。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李伟杰所主张的并非通常意义上的上下班时间,即并非从其家庭住处往返工作单位的时间,而是出退勤乘坐班车的时间,即在进入被上诉人办公区域(洛阳机务段办公区)后,由被上诉人提供班车(汽车)从洛阳机务段办公区统一转运至洛北折返段,以及从洛北折返段返回洛阳机务段办公区这两段时间和外段乘坐汽车的时间。因此,李伟杰所主张的乘坐班车时间,已经是在处于被上诉人工作场所内的活动时间,虽然此期间李伟杰尚未直接操作机车,但依据上述“工作时间界定原则”和“活动性质鉴别原则”,此段时间已完全由被上诉人支配,李伟杰此时的活动当属于工作准备性质,依法应当计算为工作时间。

    何况,即使撇开上述界定争议,单单依据被上诉人自己制定的规定(见上诉人一审时提交的证据【2010】第150号《郑州铁路局运输业劳动定员标准》附件:《机务系统定员标准》),这种乘坐机务段班车的时间也至少应当按照15分钟/次的标准计算,即一个出退勤应至少计算30分钟的工作时间。这一点应无争议。据此,被上诉人的主张陷入自相矛盾:一方面称系单位福利,一方面计算工作时间却又不全部计算。

    李伟杰所争取的,只是要求将这种乘坐机务段班车上下班的时间全部计算为工作时间,而不应由被上诉人单方作折扣处理。


2、出勤准备和退勤扫尾工作时间当然应认定为工作时间。
    这里有必要先弄清楚李伟杰在出勤前的准备和退勤前的扫尾流程和内容。

    李伟杰在乘坐机务段班车到达洛北折返段后,通常需要先抄写相关运行临时性命令约20分钟,然后履行打卡、捺指纹、测酒、签到等出勤手续,值班员会在司机手账和司机报单上填写出勤时、分并签章。之后再奔赴指定机车,做好检查准备工作后操纵机车出库到车站等待挂车,这个准备时间至少在1.5小时以上;机车到终点站后,也需要先将机车开回指定位置,做好扫尾检查整备的工作并按照规定严格填写司机报单和司机手帐,然后履行打卡、捺指纹、签到等退勤手续。这一整套手续,在《机务行车安全管理规则〉(铁运[2002]13号)第三十二、三十三、三十六条也有明确规定。

    外人看来,这种出勤准备和退勤扫尾工作不过例行程序,费时应该不多,殊不知因为铁路运输的特殊性,这些工作尤其是扫尾阶段的机车入库时间相当费时,一般都要耗时数小时,李伟杰最长一次扫尾工作曾用时四小时,平时用时也一般都在两小时左右。代理人认为,这种准备和扫尾工作完全是与正班工作密切相关的,甚至就是正班工作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本质上就是工作时间,只不过因为被上诉人的出退勤制度不合理,通过将出退勤时间点的设定有意退后和提前,将本来属于工作性质的时间掐头去尾排除在外,然后再单方面将这些工作时间折扣处理而不是如实计算,显然,被上诉人缺乏对劳动者和劳动保障法律起码的尊重!


(二)培训时间应属工作时间。
    作为火车司机的上诉人,经常要接受被上诉人统一安排的业余学习、培训和考试,这种培训时间一般都在两小时左右,培训频率则高达每月8次, 这可以《机务行车安全管理规则〉(铁运[2002]13号)第十四条规定佐证。所学习的内容既有机车技术,也有运输制度,且培训均为强制性的,迟到早退缺席者和考核不过关者均会面临罚款等处罚。被上诉人声称这种培训是为了确保铁路运输的安全,同时也是为了提升上诉人的技能,因而这部分时间不应视为工作时间。

    代理人认为,铁路运输固然需要确保安全,但这种安全的利益从总体上来看归属于被上诉人。至于被上诉人声称这种培训主要是为了提升上诉人的技能,甚至成了一种福利,这样的说辞简直可笑!不排除培训内容中部分内容确实有提升上诉人技能的可能,但这种提升难道主要是因为上诉人自身的需要吗?上诉人经过这种培训提升后是能够升职呢还是能够加薪呢?否!除了时时被如狼似虎地罚款甚至解雇所威胁,这种号称提升技能的培训可以说对上诉人压根就谈不上福利,此种培训所产生的全部利益其实基本都由被上诉人所享有。根据前述“活动性质鉴别原则”,同时结合培训时间的支配情况,这些时间也应该界定为工作时间。


(三)车上非执乘时间属于为执乘准备的时间,同样应认定为工作时间。
    从发车到终点站停靠构成一个班次,这期间采取双班司机单司机执乘制,即两名司机轮流在机车上执乘操作机车。

    事实上,火车司机在运行的机车上休息的质量完全不同于地面正常休息,何况被上诉人并未依据相关规定(见《铁路双班单司机管理暂行办法》)为上诉人提供必要的铺位、卧具,而是就在机车头上简单休息,机车运行期间的震动、噪音、辐射以及因缺乏铺位、卧具导致的异常冷热、颠簸,均极大影响了上诉人的休息质量。而且,非执乘期间一旦遇上非正常情况,比如天气不良、红灯、慢行地段、机车故障等,李伟杰必须立即投入工作。也就是说,李伟杰在车上非执乘时间,完全不能自由支配,本质上应属工作时间,最次也只是为接下来的执乘作简易地精力恢复,勉强可降格界定为执乘作准备的时间,纵使如此,准备时间也同样应计算为工作时间。


(四)待乘时间应酌情计算为工作时间。
    上诉人所主张的待乘时间,是指上诉人退勤后在家中或在铁路公寓内的休息时间。(参见铁道部铁运[2002]13号文件《机务行车安全管理规则》第五章“待乘休息管理”)

    所谓待乘,意即上诉人由完全自主的休息时间转入待命状态,随时需要出勤,并且,被上诉人对处于待乘期间的上诉人是严格考核的,规定必须准时报到,且只能在指定区域休息。而事实上,上诉人每次退勤到达铁路公寓两小时后就开始进入待乘状态。

    考虑到待乘期间毕竟是在地面休息,上诉人将待乘时间主动作出折扣处理:一月之中,本段仅按照4次待乘且每次仅计算4小时,外段公寓亦仅按照8次待乘且每次仅计算8小时(事实上李伟杰每次在外段公寓停留不少于10小时,且规定退勤2小时后即进入待乘状态),这样计算的结果已远远低于实际的待乘时间。

    代理人认为,上诉人在待乘期间虽然可以休息,但毕竟其行动完全受被上诉人控制,除睡觉外不得自由行动,因此,上诉人将此部分时间酌情折算为工作时间合情合理。


二、关于考勤记录,被上诉人负有举证义务。上诉人就加班事实进行初步举证后,被上诉人应提供完整的考勤记录,否则应推定上诉人的主张成立。
    1、已提交考勤记录的部分:

    关于工作时间,双方均在一审阶段提交了部分考勤记录,但一审法院最终采信了被上诉人的考勤记录。

    然而,对比双方提交的考勤记录,不难发现,二者在日期、车次、开车到达时间等诸多方面完全一致,而不同处则在于,上诉人提交的含有实际辅助作业时间,被上诉人提交的则缺失此内容(仅显示折算后的平均时间即2.04小时/次)。为何会有这种区别?

    两份考勤记录所载内容大部分一致,而且均为电脑生成,上诉人是通过从被上诉人办公室电脑打印得来,因此,从证据形成和取得来分析,上诉人对该考勤记录不可能进行编辑,而被上诉人则有充分的便利条件进行事后编辑(比如2.04小时/次就纯属事后折算,因为考勤系统必须客观记录实际出退勤时间,此后才能在此基础上人工折算),再考虑到双方在本案中的利益冲突,被上诉人进行事后编辑的动机也就顺理成章。

    此外,两份考勤记录均无双方签字盖章,二者效力从形式上应属均等,但一审判决却仅采信被上诉人的考勤记录,毫无道理。正确的做法是,被上诉人应当提交完整的未经任何编辑修改的考勤数供法院审查,如其拒绝提交,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并采信上诉人提交的考勤记录。


2、暂未提交考勤记录的部分:
    上诉人主张的加班费时间涵盖了1996年至2012年,虽然上诉人未能(事实上也不可能)提交2011年以前的考勤记录,但仍提交了司机手帐,该手帐虽系上诉人手书,但同样具有重要的证明作用。因为,该手帐系历史形成(对其真实性完全可进行司法鉴定),而非事后尤其是本案成讼后才制作,其客观性较强。《机务行车安全管理规则〉(铁运[2002]13号)第十五条、第二十四条对考勤程序也进行了具体规定,可以佐证。

    何况,上诉人此前多次申请法院调取被上诉人掌握的考勤台帐,但法院均未依法调取,须知《统计法》有关会计类原始凭证保管保存规定,与工资有关的原始凭证至少需要保存15年,因此,被上诉人不可能没有此类资料。

    上诉人既已提交部分证据且提供了证据线索,又有充分的理由确认被上诉人保存有完整的考勤证据且却拒不提供,在此情形下,依据前述劳动争议案件“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应当推定上诉人的该部分主张自动成立。


三、上诉人主张以其最近的工资标准作为基数计算历年来被克扣的加班费,合理合法。
    上诉人自1996年正式成为机车乘务员,经过多年调整,其工资已由最初的500余元/月上调为7621.4元/月,上诉人本案中主张的加班费均按7621.4元/月的工资基数计算得出,被上诉人认为此举不合理,甚至不无讥讽,称火车司机李伟杰的工资要高过大学生了。代理人认为,被上诉人缺乏起码的生活常识,其说不足一驳。

    首先,上诉人追讨的加班费乃历年积累,时间跨度近二十年,今天的7621.4元放到二十年前又能值多少呢?从1996年10月至今李伟杰的加班费如存放在银行中计息(包括银行复利)是多少?从96年10月至今,傻子都知道物价累计上涨了好多倍。

    其次,上诉人加班费之所以被克扣,完全是被上诉人不遵守劳动保障相关法律法规所致,任何时候,违法者不应因其违法行为获利,此乃法治本义。既然被上诉人违法在先,如何不允许上诉人按对其有利的标准主张被违法克扣数年之久的劳动报酬呢?何况上诉人也只是固定计算,并未过分高企。换个角度看,企业既然违法,以其违法行为承担相应的惩罚性赔偿又有何不可?

    最后,火车司机凭什么就一定不能拿到比大学生高的工资呢?实践中农民建筑工的收入高过白领大学生的情形比比皆是,无论是火车司机还是建筑工人,其劳动付出和工作风险与一般大学生如何比较?被上诉人的论调具有明显的鄙视体力劳动者的嫌疑,社会发展到今尚有如此落后思想,实属不该!


四、被上诉人未向上诉人依法支付各项加班费,理应补发。
    被上诉人称已向上诉人及时足额支付全部劳动报酬,此说与事实不符。理由:

    1、例如,被上诉人称工资表中的“节贴”即系上诉人法定节假日工作的加班费,这是典型的强辞夺理。因为顾名思义,节贴即节日补贴,是一项面向全体劳动者发放的特别补贴,意味着无论劳动者是否在当日出勤均可享受该补贴,由此不难看出,节贴根本不是节假日出勤的加班费。仅此一例,即可看出被上诉人并未向上诉人足额支付加班费。

    2、被上诉人极力强调其综合计算工时制的特殊性,并据此声称上诉人的工作时间尚远不足法定标准工时。一方抱怨长期严重超劳,一方却称连标准工时都远未达到,二者主张何以如此反差?究其实,关键还在双方对于相关活动时间的界定与计算存在冲突。但,被上诉人执行的工时折扣办法究竟有没有法律依据?如果没有,那是否曾与上诉人协商过?如果既拿不出法律依据,却又擅自单方扣减,如此行为,早违背了劳动合同需双方协商一致方为有效的基本原理和法律规定,因此而少计算的劳动报酬,理应补发。


五、被上诉人未依法安排上诉人大休,应按法定节日标准支付加班费。
    有关大休班的规定,见于〈〈铁路机车运用管理规程》(铁运[2000]7号)第100条,但被上诉人从未为上诉人安排过大休,也就是说上诉人在法定休息日工作后从来没有被调休过。因此理应按其正常工资标准支付300%的加班费。

第三部分:相关规范性文件效力及适用问题

    与本案相关且为双方及仲裁机构、一审法院所援引的文件包括(详见附件一):

    Ⅰ、法律法规:1、《劳动法》(第三十九条、第五十五条); 2、《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3、《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1994年2月3日国务院令第146号发布,1995年3月25日修订)(第三条、第五条、第八条);  

    Ⅱ、劳动部门规章:4、《关于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审批办法》(劳部发[1994]503号);  5、《铁路劳动工时的规定》(1994年12月22日 劳部发[1994]521号)(第一条、第四条);  6、《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1994年12月27日 劳部发(1994)521号);  

    Ⅲ、铁道部门规章:7、《国家铁路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若干规定》(1994年12月27日 铁劳[1994]166号)(第七条、第九条);8、《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办法》(1995年3月7日铁劳(1995)23号,以下简称《铁道部办法》)(第五条、第九条);  9、〈〈铁路机车运用管理规程》(铁运[2000]7号)(第98条、第99条、第100条、第101条);  10、《机务行车安全管理规则〉(铁运[2002]13号)(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五章(“待乘休息管理”、“段外公寓休息管理”);  11、《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规则》(2007年8月28日铁道部令第30号)(附件1: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规则》内容解释42条);

    Ⅳ、用人单位制度:12、《郑州铁路局运输业劳动定员标准》附件《机务系统定员标准》(关于辅助工作时间的规定)。

    因此,根据前述“规则适用原则”,铁道部规章(第7至第11项文件)不应违反法律法规(第1、2、3项文件)规定,否则无效;若与劳动部规章(第4、5、6项文件)相冲突,应优先适用劳动部规章,而第12项文件则应经上诉人同意或经民主程序制定、公布始得对上诉人生效。此外,同为铁道部规章,若彼此间有冲突,则应优先适用在后制定的文件。

    上述文件中,与认定工作时间直接相关且彼此间存在一定理解冲突的,主要集中于《铁道部办法》第五条、第九条,该规定将间歇时间、外段停留休息时间和车上休息时间、待班休息时间均不计算工作时间。

    据此,被上诉人及一审法院均认为上诉人所主张的待乘时间不应计算工作时间,也不承认上诉人主张车上休息时间全部计算工作时间。代理人认为,这种理解是错误的。理由是:

    首先,上述文件中,相关法律、行政法规明文规定了劳动者每月工作时间的上限,超过者应视为加班并计算加班费,劳动部门规章则进一步细化、强调了这一规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的铁路企业也应严格遵守月平均工作时间法定标准(166.6小时/月)。

    其次,上述第5、6项劳动部门规章均明确规定:“劳动者工作时间包括准备结束时间、作业时间、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和工艺中断时间。”而《铁道部办法》第五条、第九条的规定则明显与此冲突。

    第三,更为关键的是,上诉人所主张的待乘时间与《铁道部办法》所指间歇时间并不等同,而且实践当中,被上诉人对上诉人待乘时间多有变相占用情形,比如用来培训等。因此,上诉人主张将部分待乘时间计算为工作时间合理合法。

    第四、至于在机车上休息时间,名为休息,实为待执乘,连被上诉人也顾及到现实中这种休息的艰难而主动予以折扣计算工作时间,这也反过来证明《铁道部办法》违背常理。

    第五、时间上晚于《铁道部办法》出台的《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规则》规定:“作业过程:系指作业人员在本职工作岗位上或领导临时指派的工作岗位上,在工作时间内,从事铁路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全过程。作业人员请假离开、返回工作岗位、下班离岗、退勤退乘等,尚未离开其作业场所的,均视为作业过程。”也等于否定了《铁道部办法》关于工作时间的规定。

    因此,认定上诉人的工作时间,应以法律法规和劳动部规章为准,铁道部规章必须在不与劳动部规章相冲突时始得适用,且应优先适用在后制定的文件。


第四部分:其他问题

    一、工伤治疗期间,用人单位应予足额支付工伤工人工资。

    上诉人于2012年4月因工受伤,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医疗期截止2013年4月27日,然而此后上诉人仍然需要继续住院治疗,但被上诉人自2013年4月28日至2014年6月30日均仅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向上诉人支付工资,此举显然于法无据。

    虽然劳动能力鉴定机构作出了医疗期起止时间的确认,但事实上上诉人却需要继续治疗,上诉人也提交了相关病历证明其至今仍在持续治疗工伤。那这种因工伤接受治疗导致无法正常出勤,用人单位应不应该视为正常出勤支付工资呢?

    代理人认为,劳动者因工受伤当然享受相应的工伤保障,依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规定,包括住院费、治疗费、交通费、伙食费均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承担,而治疗期间的工资则应由用人单位按照正常出勤足额支付工资待遇。这一点,符合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满后仍需治疗的,继续享受工伤医疗待遇。”


二、被上诉人对上诉人频繁罚款,于法无据,理应返还。
    被上诉人对上诉人历年来频繁罚款,且罚款从不出具书面材料,直接在发放工资时克扣,对此被上诉人拒不承认。由于相关证据均为被上诉人掌握,上诉人仅能提供极少部分证据(见附件二),另外还提交了洛机段办【2013】第45号文件,证明被上诉人是存在严苛的罚款制度的。

    需要指出的是,被上诉人对其自行制定的文件(洛机段办【2013】第45号)也当庭予以否认,这种行为其性质恐已超越一般的诉讼策略范畴了,作为一家央企分支机构,被上诉人应当具备起码的责任态度,该文件如果不是被上诉人制定,难道是上诉人伪造不成,果如此,李伟杰愿意申请启动刑事侦查程序,以确定该公文是否被上诉人所制定,双方视调查结果各自承担相应责任。


第五部分:结论

    综上所述,上诉人各项诉求合理合法,被上诉人长期违法克扣上诉人加班费,违法罚款,且拒不发放工伤员工治疗期间工资待遇,于法无据,应予否定。

    本案之所以成讼并最终形成数额巨大、诉求复杂的劳动争议案件,决非偶然。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铁路运输行业长期以来因其行业特性和管理惯性形成了较为普遍的司乘人员超劳现象,因此导致司乘人员身心障碍、夫妻反目、家庭分崩者时有发生(见附件三:《火车司机高强度工作与失衡低待遇的围城之困》),对此有意见的司乘人员,上诉人并非第一人,也绝非最后一人。某种程度上,超劳现象已经严重影响了铁路工人身心健康和家庭幸福,成为危及铁路运输安全和社会安定的严重问题。据上诉人称,被上诉人的上级单位铁路总公司曾为本案发出专门预案,足见相关单位对此案的高度重视,这自然是好事,可见得相关单位还是尊重法律的,虽然上诉人称本案自仲裁以来一直遭遇到某些非正常甚至手段恶劣的干扰,但代理人认为,即使上诉人所述属实,也仅为个别,不代表铁路部门。

    而且,代理人相信,作为一家央企,虽然本案有可能揭开了铁路运输行业的某种非常现象,但毕竟其只是一个个案,而且至今为止,上诉人一直都在法律框架内严格依法维权,并未采取任何违法的或者极端的手段,这也表明上诉人始终是相信法律、相信司法公正的。

    鉴于本案在铁路运输行业极具典型性和代表性,代理人希望合议庭能够秉持司法公正,客观、中立地评价案情,在充分考虑铁路行业特殊性和劳动争议案件特殊性的基础上,审慎、公正地处理本案。

    此致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 广东君一律师事务所 管铁流律师
                                       二○一四年八月一日

附:
1、相关法律法规;
2、2013年3月现场考核表;
3、《时代周报》:《火车司机高强度工作与失衡低待遇的围城之困》

http://www.cqn.com.cn/news/xfpd/szcj/dflb/469879.html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李伟杰给二审法院洛阳中院王法官的答复 2014.9.16.



给王法官的答复

尊敬的王法官

    您好!

    就9月12日您对于我提交的工时单的疑问,我给与您书面的答复:我提交的工时单里面的“机时”是指:司机工时,是火车司机出勤至到达时分加上站换1小时或入库加上1.5小时的总乘务工作时间,是平时根据火车司机手帐和司机报单整理出来的。我们火车司机在襄樊北叫班,经常一叫班就叫好多机班,出勤检查好机车后,出库到车站的机待线等待连挂车列,经常是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前面的机车往前移动,后面的机车也要跟着移动,来一趟列车车站通知挂一个机车头。而您认为这趟时间比较长(图一),这一趟车开车前的时间长,我想起来是因为我当时连挂好机车后,下车重复检查时发现车钩中心线水平高度差超过技术规定75mm标准,因列检人员处理的时间比较长,一直到10:38才开车。

另外我提交的工时单车次为双数的区间为洛襄的都是从襄樊北开的车,等待的时间都比较多。这个您可以参见我提交的原洛阳机务段段长张予生的一篇文章,其阐述到:“ 超劳现象较普遍。从我段实际来看,今年一季度共叫班48719班,其中超劳7156班,占14.7%。尤其是侯北到洛北区段,超劳率达30%,人均超劳27.2小时,最高月劳时达331小时。今年4月3日洛襄长交路开通后,襄樊北站共开行5074趟,其中在站等开1个小时以上的达63%,最长的达11小时26分钟。”(图二)



关于本案,我认为重点在以下几点:
1.单位私自制定的罚款考核工资的规章制度是否合法?
2.休息日工作又没安排过调休该不该支付加班费?
3.计算加班费的基数应该依据什么?
4.节日补贴与加班费是不是相等?
5.单位可以随意调整员工的工作岗位吗?
6.铁路因生产经营、工作需要长期强制占用职工的休息时间进行生产培训、考试、分析以及待班究竟应不应该支付加班工资?


以上6点有待二审法院依法做出公正的裁判,以维护法律的真实尊严。

“ 一个人的生命不仅仅是其在人世间存活时间的长短,更是其生活质量幸福与否的体现”。我大量的休息时间被单位以生产经营、工作需要为由而占用却长期不支付这部分应有的劳动报酬,更不能按《劳动法》合理的计算火车司机的劳动时间,致使我长期疲劳驾驶,身心受损,安全不保,亲情爱情友情全无,生活质量幸福感尽失,更置旅客生命,国家物资通通于不顾,这不仅仅是在剥夺火车司机的生命,更是对和谐稳定的威胁。一审法院不知基于什么原因已使国家法律失去了诚信与尊严。

铁路职工真的很辛苦,一线工人任劳任怨加班加点努力的工作,一方面是对运输安全大局质量负责,另一方面也是为个人家庭负责。在计划经济年代,老前辈产业工人讲奉献不讲报酬,人人都把自己当成企业的主人,干部和群众都能同甘共苦自发自觉的无私奉献。现如今一切都变了,一线工人已经找不到主人翁的感觉,干群也难以同舟共济了。在现行的管理模式下,运输生产过程中干部和职工扮演了两个阶层的角色: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监视者和被监视者 。在被管理者工作过程中,会遇到各部门各层级管理者的各种名目的检查,这些管理者都有考核细化量化的指标,为了完成这些考核指标,管理者千方百计、明查暗访、袖手旁观、隔岸观火,鸡蛋里挑骨头甚至是设局布套钓鱼执法,吹毛求疵的找寻被管理者的毛病,巧立名目,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苛扣被管理者的劳动报酬,导致被管理者为防遭到考核和减少经济损失,不得不把大量精力用到与本职工作无关的所谓加强防范管理者的各种应对措施,但也常常是防不胜防,躺着也中枪。因为管理者高高在上,有执行权话语权,所以扣你没商量。这种管理极大的浪费了生产力,降低了生产效率,而且还恶化了干群关系,大量干部不但没有在生产活动中起到模范带头的作用,反而成为了正常生产的干扰破坏因素。现代社会人民对生活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老百姓对自身权益的维护意识也越来越强,可当下铁路的管理模式是与广大铁路职工对提高生活质量的正当诉求背道而驰,极不相适应的。望二审法庭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秉公执法,维护法律的尊严。

     敬请王法官明察。                                    

答复人:李伟杰
2014年9月16日






图一


图二


图二(拍照留证)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转按:9月25日送达李伟杰。经同意公开。

李伟杰案二审判决书全文(2014-9-18)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李伟杰抗议二审判决结果
(摘自李伟杰腾讯微博)

http://t.qq.com/p/t/441248132075981  #火车司机维权##法制晚报快讯##新闻发布会#我加班费二审民事判决书上午经快递到我手上,9.18出的。总结下《劳动法》在中国的劳工使用时就成了个屁!判决书中不是举证不能,就是不予支持,我多次提交申请调取由单位保存原考勤其拒不提供,国家法律是怎么规定的?应由谁承担不利责任?依法治国是空话吗?
2014年9月25日 23:41

http://t.qq.com/p/t/455040020650412  #火车司机维权#如果按照此种说法,火车司机就不存在超劳!今后火车司机的工作时间的统计也会依此而改变!

2014年9月26日 11:50

http://t.qq.com/p/t/440257089594926  #火车司机维权##新闻发布会##法制晚报快讯#法院二审关于我的判决书证明《劳动法》真是个屁!今天下午我对主审法官说希望他以后办案要凭点儿良心!

2014年9月26日 19:26

http://t.qq.com/p/t/438176089734147  #火车司机维权##新闻发布会#《对二审不服怎么办》:第一百七十九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http://url.cn/W6T41h

2014年9月26日 21:46

http://t.qq.com/p/t/450645077809499  #火车司机维权#继续依法维权!到最后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他们一个说法!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今:党有高殿堂,民为有住房。2014年9月27日 07:17

http://t.qq.com/p/t/436480051752389  《枉法的判决书》: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支付原告人2000年5月起至... #长微博#http://url.cn/KVniK8   2014年9月28日 17:54

http://t.qq.com/p/t/442252043613590  根据考勤表显示即使扣除出发前的辅助工时及到达后的辅助工时,郑州铁路局每月均安排李伟杰有一次超过48小时的“大休班”。全国好多乘务员都没安排大休班,唯独给我一直安排了!!!!!!!何你们法院不去调查!!!!!!2014年9月28日 18:26

http://t.qq.com/p/t/448452015678573  #维权的结果#依法治国不是空话吗?火车司机不存在加班吗?为何把火车司机的乘务工作时间打折计算!

2014年9月28日 20:19

http://t.qq.com/p/t/445055063675904  #法制晚报快讯##火车司机维权#火车司机长年被迫超劳加班,火车司机依法讨要加班费近二年,发现铁路竞操控了法院。利用法律武器维护百姓自己权益时,才知道法律武器只不过是一根稻草。 @FT中文网 @路透中文网 @香港成报 @德国驻华大使馆 @最高人民法院 @大公报-大公网 @最高人民检察院 @美国驻华大使馆     2014年9月29日 06:52

http://t.qq.com/p/t/437180117476488  #火车司机维权#判决书出来的第二天单位就签收了!


2014年9月29日 08:48

(转注:9月18日二审判决书,19日单位就收到了,却迟至25日法院才送达李伟杰、26日才完成签收)

http://t.qq.com/p/t/440660125776788  #火车司机维权#二审维持原判,这样的判决,令人难以信服,更令上诉人失望,甚至丧失对司法的信任,也让广大的铁路工人丧失对司法的信任,也印证了一个国家的制度是否诚信。国家依据《宪法》制定的劳动保障法律和法规是用来调整国家的生产秩序和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的,不是制定出来装饰门面的吧?
2014年9月29日 11:13

http://t.qq.com/p/t/438181037907834  #火车司机维权# 被告郑州铁路局法人代表张军邦 @郑州铁路局 谁给你的罚款工人的权利!

2014年9月30日 14:16

http://t.qq.com/p/t/409544058822932  #火车司机维权#【新提醒】庄严的法庭上,被告不认可其制定的罚款的文件,说没盖公章,难道是我制定的吗?-爱我铁路-铁道论坛 http://url.cn/UT4sAf    2014年9月30日 20:12

http://t.qq.com/p/t/451651018364346  #火车司机维权##新闻发布会##李伟杰劳动争议案二审的判决书-爱我铁路-铁道论坛http://url.cn/TExesa 一份被铁道论坛置顶的枉法的判决书!


2014年10月1日 08:28

http://t.qq.com/p/t/456650126624622  证实谎言,充满欺骗的判决书! 2014年10月5日 07:22

http://t.qq.com/p/t/454252073122267 #火车司机维权#充赤着谎言与欺骗的枉法的判决书:http://url.cn/TExesa   2014年10月5日 09:06

http://t.qq.com/p/t/449260099322498  #火车司机围圈#铁路工人被侵权,法院枉法判,不支持铁路工人,你抗议了吗?-爱我铁路-铁道论坛
http://url.cn/Sk3R8i    2014年10月6日 22:28

http://t.qq.com/p/t/439683086924646  #火车司稚权##法制晚报快讯##新闻发布会#强制占用火车司机休息时间进行生产培训考试以及待乘不计算工作时间,不支付加班工资是侵犯人权。该项请求得不到一审二审法院的支持,是一审二审法院支持铁路继续侵犯人权的具体表现!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联合早报网 @美国驻华大使馆 @德国驻华大使馆    2014年10月15日 09:15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69 再审申请书 2014.10.28.李伟杰向河南省高院提交

再审申请书 2014-10-21 13:59 阅读(388) 赞(34) 评论(21)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李伟杰,【一审原告(被告);二审上诉人】,男,1970年4月9日出生,汉族, 火车司机, 住河南省洛阳市××路×××,身份证号码:41042119700409****。电话:15303795912。

再审被申请人:郑州铁路局【一审原告(被告);二审上诉人】, 法定代表人:张军邦  职务局长。住所地:郑州市陇海中路106号。  邮编:450052   联系方式:0371-68322050 。

  申请再审事由:
    申请人与郑州铁路局劳动争议一案,因不服已经生效的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提起以下再审请求。

  申请事项:

一、请求撤销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依法予以改判。     

二、本案一审、二审、再审费用由再审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当事人可以申请再审。


1、二审法院对劳动部对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批复(即《劳动部批复》)的理解错误。1994年12月22日,《劳动部关于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批复》是给铁道部来函的批复,不是《关于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审批办法》第七条规定的对企业制定的“工作休息办法”的批准。该批复开头就能说明这一点:铁道部:“你部《关于铁路轮班工作制和工作时间有关问题的函》(铁劳函【1994】494号)收悉,经研究批复如下:一、为确保铁路劳动者的合法休息休假权利和促进生产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和《关于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审批办法》(劳部发〔1994〕503号),针对铁路运输、施工生产特点,对于适用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劳动者,可分别以周、月、季、年等为周期综合计算工作时间,即劳动者可实行轮班工作制,也可采取集中工作、集中休息或轮换调休等工作方式,但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不超过186.6小时。二、……。三、……。四、劳动者工作时间包括准备结束时间、作业时间、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和工艺中断时间。(一)准备结束时间系指劳动者在工作日(班),为完成生产任务或作业的准备和结束所消耗的时间;(二)作业时间系指劳动者直接用于完成规定的生产任务或作业所消耗的时间;(三)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系指劳动者因自身的生理需要而必须中断正常工作的时间;(四)工艺中断时间系指劳动者在工作时间中,因工艺技术特点的需要使工作必须中断的时间。五、铁道部可根据以上原则制定实施办法。在该批复中明确了准备结束时间、作业时间、劳动者自然需要的中断时间、工艺中断时间的定义,而二审法院执行时依据的是《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办法》(即《铁道部办法》),属于明显的适用法律错误。火车司机的工作时间,不应按照该规定,而且不按照该规定也是符合《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8、99、100条所规定的。

2、一审、二审法院依据劳动法第五十五条规定“从事特种作业的劳动者必须经过专门培训并取得特种作业资格”,其认为因铁路运输的特殊性,机车司机应定时或不定时的进行学习、培训及考试;企业组织职工进行政治、业务学习、培训、考试,既是用人单位的法定责任,也是劳动者的权利和义务,更是提高劳动者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的有效手段。根据劳动部《企业职工培训规定》第八条“ 企业应建立健全职工培训的规章制度,根据本单位的实际对职工进行在岗、转岗、晋升、转业培训,对学徒及其他新录用人员进行上岗前的培训。”的规定,企业组织职工进行政治、业务学习、培训、考试是用人单位的法定责任,那么用人单位履行责任对职工进行职业教育应该是在工作时间内进行的,而单位占用职工休息时间进行在岗培训,应属于延长工作时间。

同时,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其(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7页第1行至第3行的判决词明确表达:

——“火车司机是特种作业者,依照劳动法的相关规定,必须经过专门培训并取得特种作业资格,故李伟杰应定期或不定期的接受培训及考试,学习培训也是提升劳动者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的有效手段,”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以上判决词强烈、明确地表明,被申请人安排申请人参加“学习、培训、考试” 的原因或理由,是为了“提升劳动者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众所周知,“提升劳动者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属于因生产经营和工作的需要。而不是为了其他的原因。

毫无疑问,如果申请人不参加“学习、培训、考试”,就不可能“提升劳动者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因此就会直接影响“生产经营和工作”。

2007年8月28日铁道部令第30号公布自2007年9月1日起施行的《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规则》第八章附则 第42条第二款明确规定:

——“工作时间:原则上以现行各种班制、乘务交路规定的工作时间和铁路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为依据。若不在规定的工作时间内,但属于因生产经营、工作需要而临时占用的时间,也视为工作时间。(见‘国务院部门规章http://www.chinalaw.gov.cn/article/fgkd/xfg/gwybmgz/200801/20080100039888.shtml

铁道部令第30号公布的《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规则》第九十三条规定:

——本规则附件与本规则具有同等效力。本规则所规定的文书格式由铁道部统一制定。”

第九十四条规定:——“本规则由铁道部负责解释。”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其(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7页第4行的判决词说:“因此本院认为单位组织学习、培训、考试时间不应当计入工作时间”,凭什么?利令智昏!

以上第九十四条明确规定:“本规则由铁道部负责解释”。

按级别来说,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无权对铁道部的法规性文件作出相反意义的解释或定义。如此简单的一个常规性问题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如此逆天的枉法判决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敢作出?

在本案的审理中,不知被申请人郑州铁路局究竟送出了多少黑钱,使得本案的审理从劳动仲裁到一、二审法院都甘愿冒险为其顶风作案,一边倒的作枉法裁决、枉法判决。还真有点不要命的气势。

3、依据《铁路单司机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二条,在车上的非执乘时间计算为工作时间。以及《机车乘务员管理》规定:机车乘务员的工作时间依实际出勤到退勤为依据。根据《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第一百条第一项明确规定:“(一)一次连续工作时间标准(包括出、退勤工作时间,以下同),客运列车不得超过8小时,货运列车不得超过10小时。机车乘务员的便乘时间,不计入连续工作时间内(随货运列车或无卧铺客运列车便乘时除外)……。”

2006年3月1日,铁道部办公厅发布的《铁路机车单司机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 担当客货运牵引任务及动车组任务一次出乘作业时间(含出退勤工作时间),客运列车超过8小时,货运列车超过10小时的应采取双班单司机执乘。

第二十条 单司机执乘一次作业时间定额一般按以下规定掌握:1.实行单班单司机执乘的铁路局根据具体情况制定;2.实行双班单司机执乘的:客运列车按旅行时间不超过15小时加出退勤工作时间,货运列车旅行时间不超过16小时加出退勤工作时间(一次旅行时间超过上述规定的可采用三名司机执乘)。

第二十二条 双班单司机执乘的司机,其在机车上非执乘时间计算为工作时间,但不计算为连续工作时间。其他工作时间的计算仍按现行规定执行。”及铁道部《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第一百条第一项明确规定:“(一)一次连续工作时间标准(包括出、退勤工作时间,以下同)”

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企业因生产特点不能实行本法第三十六条、三十八条规定的,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可以实行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 的规定,铁道部制定了铁运〔2000〕7号《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第一百条规定:“机车乘务员的劳动和休息时间,应符合下列要求:……(五)实行轮乘制的机车乘务员每月应有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二项规定:“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

而二审法院却认定“另按照劳动法关于休息日的规定,只有在法定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才应当支付加班工资,而李伟杰主张的大休班并非劳动法强制要求的休息日,李伟杰主张未安排大休班应按加班处理的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该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同理上诉人主张的出退勤乘坐汽车的时间按照加班支付加班费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综上,李伟杰要求按照受伤前6个月的平均工资7621.4元/月的标准,将外段休息时间(待班休息时间、车上体息时间、吃饭时间、学习培训考试时间及出退勤乘坐班车时间均计入工作时间,由郑州铁路局补发自1996年10月至2012年4月期间由此产生的劳动报酬及加班费和经济补偿金4368093元的上诉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申请人在一审诉状的第二页倒数第8行至第三页第9行曾专门强调过,被申请人在洛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仲裁庭上已公开承认——“因为申请人工资中已经发放过法定节假日加班补贴,扣除法定节假日后,申请人的月平均工时应为174小时,计算公式为(365天-104天双休日)×8小时/日÷12个月=174小时”。国家规定从2008年1月1日起,法定工作时间为月平均166.6小时,而被申请人至今还按月平均174小时给申请人安排工作。

仲案字(2013)第38号”《裁决书》第3页还白纸黑字的记载着以上这段话。就连被申请人都承认现在“扣除法定节假日后,申请人的月平均工时应为174小时”,同时还附有申请人郑州铁路局的计算公式——“计算公式为(365天-104天双休日)×8小时/日÷12个月=174小时”。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7页第6行至第8行就被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改成了“根据现有的考勤表计算李伟杰的月均工作时间并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166.6小时”。

被申请人当庭承认“扣除法定节假日后,申请人的月平均工时应为174小时”,而二审法官却说:“根据现有的考勤表计算李伟杰的月均工作时间并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166.6小时”。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是这样的只顾“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不管处在水深火热中的申请人一家四口每月几百元生活费的艰难挣扎。

申请人乘机务段班车上下班时间、出勤准备和退勤扫尾工作时间、日常强制占用休息时间进行学习培训考试时间、车上非执乘时间、待乘时间等均应当认定为工作时间。并应分情形全部或者部分支付相应的劳动报酬。

以上的“机车乘务员的便乘时间,不计入连续工作时间内(随货运列车或无卧铺客运列车便乘时除外)”申请人一般主要是随货运列车便乘很少随客运列车,就即便随有卧铺的客运列车便乘,按规定只是不计算“连续工作时间”,但也要计算为工作时间的。所谓便乘,即在车上休息睡觉。被申请人只将从开车到停车这段具体的“作业时间”的60%作为申请人的工作时间,而“准备结束时间”和铁道部规定的“出、退勤工作时间”就不按规定给申请人计算工作时间,明显违法。

众所周知,“贪赃”必然导致“枉法”,而“枉法”的目的往往就是为了“贪赃”。否则,冒着风险“枉法”就没有任何目的和意义。没有“目的和意义”的事只有神经病患者才会去干,一般正常人是不会去干的,具有严密逻辑思维的法官们更是绝对不会干。

把机车乘务员的实际乘务时间按照60%去折算没有法律依据。辅助工作时间应完整地计算工作时间并支付相应的劳动报酬。

4、节假日加班费和有薪假工资计算基数适用法律错误。

关于《国家铁路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若干规定》(铁劳[1994]166号)第九条:——“铁路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超过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的计算基数暂定为基本工资部分。即:实行企业工资制度的为本人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的问题。

这个问题需从两个方面来进行阐述。一个方面是,铁劳[1994]166号是由铁道部于1994年12月27日公布,1995年1月1日起实施的。该文件制定的时候所依据的国家法定工作时间为186.6小时

从1995年3月25日、2000年3月17日到2008年1月1日,国家法定工作时间已经过三次修改。法定年月平均工作时间也分别改为169.3小时167.4小时和166.6小时。也就是说,二审法院根据铁道部的此法律文书作出的判决,由于此文书制定时所依据的国家法定工作时间已经国家进行了多次修改(变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的规定:——“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另一个方面,铁路实行的是结构工资制,职工工资由技能工资岗位工资工龄工资效益工资及各种奖金和政策性补贴津贴所组成。铁道部只以“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作为职工计算加班费的计算基数明显违反我国《劳动法》关于“工资”的立法规定。

针对全国类似铁道部以上对《劳动法》中规定的“工资”的错误理解和错误执行的情况,1995年8月4日劳动部向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劳动(劳动人事)厅(局)、国务院有关部门、解放军总后勤部生产管理部印发了劳部发[1995]309号《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第53条专门指出:——“劳动法中的“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国家有关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以货币形式直接支付给本单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一般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以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工资”是劳动者劳动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

所以,铁道部只以“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作为职工计算加班费的计算基数,以及有薪假的工资支付办法,既没有法律依据,同时也是违法的。

因此,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所作出的维持铁道部以“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作为职工计算加班费的计算基数以及被申请人的有薪假的工资支付办法的判决同样也是错误的。

另外,依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六条之规定:企业职工依法享受的探亲假、婚丧假、产假等国家规定的假期以及停工留薪期间不计入年休假假期。申请人在停工留薪期内未休的年休假应折算成 300% 的本人工资。

申请人自上班以来,有薪假工资被申请人始终不依法支付,如:申请人受伤前6个月均工资为7621.4元,而有薪假仅支付57.2元/天。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带薪休假吗?

综上所述一审、二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适用的法律错误

二、二审法院基本事实认定不清,遗漏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1、关于申请人工伤治疗期间的待遇问题,也就是“停工留薪期” 的待遇问题,看国家是如何规定的;被申请人是如何执行的;两级法院又是如何判决的!

我国《工伤保险条例》,是由2003年4月27日由国务院令第375号颁布,2004年1月1日生效实施,并于2010年12月20日由国务院令第586号修订后重新公布的。修订的部分,自2011年1月1日生效。

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33条规定:

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
  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过12个月。伤情严重或者情况特殊,经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不得超过12个月。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后,停发原待遇,按照本章的有关规定享受伤残待遇。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满后仍需治疗的,继续享受工伤医疗待遇。
  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


《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八条规定: 

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确认需要治疗的享受本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工伤待遇。”

申请人于2012年4月28日在襄北出勤后公寓食堂打饭时摔倒致伤后,所在单位一不依法向相关部门申报工伤;二不支付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三不依法支付原工资福利待遇。根据二审“判决书”第四页的数据,申请人受伤前的12个月平均工资为6901.25元,受伤后所在单位每月仅支付给申请人633元至1000多元。因家中四口人就我一人工作,家庭生活入不敷出,一下就直降到极度贫困的境地。于是,申请人于2012年7月16日向河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申请工伤认定。2012年9月28日由郑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做出工伤认定书,认定申请人为工伤。

在郑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做出工伤认定书,认定申请人为工伤之后,所在单位仍然我行我素,既不依法支付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也不依法支付原工资福利待遇。申请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于2012年11月8号走进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大门,递交了一份《劳动仲裁申请》寻求救助。

在申请人一家生活处于借钱医疗、借钱生活的极度贫困万分窘迫情况下,
所在单位2012年12月26日提出与申请人签订了一份关于申请人停工留薪期待遇问题“协议”。我们一家将此“协议”称之为“救命的协议”,申请人所在单位明确表示,如果不签此“协议”就维持现在的工资支付状况,待打完官司再根据“裁定”或法院判决该怎样执行就怎样执行。这就是今天的郑州铁路局的党员干部们说出的、比黑社会成员、比地痞流氓还要卑鄙无耻的话。单位每月就给我几百元的工资,不按照申请人所在单位的意思签订此“协议”我一家四口能等得下去吗?

以上所说的“协议”,也就是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页所说的——“原审查明……2012年12月26日,李伟杰与郑州铁路局洛襄运用车间就停工留薪期待遇问题达成协议,约定:1、乙方(洛襄运用车间)每月支付甲方(李伟杰),每月实付工资5957元,自2012年4月28日至2013年4月27日止(支付工资款应减去已支付的工资);2、甲乙双方自签字之日起,甲乙双方均放弃仲裁、上诉、判决的权利。……双方均在该协议上签字并按手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

69、以给公民及其亲友的生命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或者以给法人的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为要挟,迫使对方作出违背真实的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胁迫行为
    70、一方当事人乘对方处于危难之机,为牟取不正当利益,迫使对方作出不真实的意思表示,严重损害对方利益的,可以认定为乘人之危。
    72、一方当事人利用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与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

在申请人遭受单位胁迫、乘人之危、显失公平等情形下与其签订的所谓“协议”公平吗?合法吗?有效吗?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5页第2行至第6行的判词如是说:——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所认定事实一致本院认为:李伟杰发生工伤事故后,双方于2012年12月26日就停工留薪期待遇问题达成的协议,该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应依约履行。”

该“协议内容”真的“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吗?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确认需要治疗的享受本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工伤待遇

根据以上规定,“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确认需要治疗的”还可以继续“享受本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工伤待遇”。

郑州铁路局可以违反国务院以上规定用签订《协议》的形式限制一个7级以上伤残职工工伤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期限为1年吗?法律依据是什么?

郑州铁路局有权用与职工签订《协议》的形式否定国务院的规定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七十一条明确规定:
——“国务院各部、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审计署和具有行政管理职能的直属机构,可以根据法律和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在本部门的权限范围内制定规章
  部门规章规定的事项应当属于执行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的事项”

郑州铁路局很厉害,可以毫无根据地用强迫职工所签的一纸“协议”凌驾于国务院的规定之上。请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算不算法律?郑州铁路局违反《立法法》的以上规定算不算违法?

郑州铁路局无知尚可理解,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知法犯法算怎么回事?公然枉法,究竟拿了郑州铁路局多少黑钱?

(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8页倒数第4行至第10行:

虽然李伟杰在餐厅摔伤已认定为工伤,但因李伟杰、郑州铁路局对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下发的河南省劳鉴2013年78号鉴定结论书均有异议且已申请再次鉴定,而最终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并未作出,李伟杰应享受的工伤待遇无法确定,并且李伟杰在劳动仲裁时并未要求支付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该请求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处理,一审对上诉人李伟杰主张未作处理,并无不当,李伟杰可待最终的鉴定结论作出后再另行主张。

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认定为工伤的决定后发生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间不停止支付工伤职工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


郑州铁路局自始至终都不支付工伤职工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也不按国务院的以上规定支付申请人原工资福利待遇。而本案中的不支付“工伤职工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与不支付申请人的“原工资福利待遇”都具有不可分性质,同时也都是国务院明文所规定且必须遵照执行的。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国务院的规定置之不理,而甘愿冒着风险顶风枉法,一味袒护违法乱纪侵害职工合法权益的郑州铁路局,还配叫“人民法院”?

李伟杰在餐厅摔伤已认定为工伤,根据国务院令第375号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33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

按照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支付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与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伤残鉴定有什么相干?

换句话说,“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与“伤残等级待遇”不是一回事,申请人在本案的诉讼请求中没有“伤残等级待遇”这一项请求。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待最终的(伤残)鉴定结论作出后再另行主张”的判决,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一项所规定的——“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属人民法院应当再审的“情形之一”的规定。

国务院明文规定,
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间不停止支付工伤职工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什么要让申请人“待最终的(伤残)鉴定结论作出后再另行主张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

如此这般的公然枉法,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是不是太藐视法律了?

2、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认定为工伤的决定后发生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间不停止支付工伤职工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申请人既然已经认定为工伤,那么在这之后发生行政复议或诉讼的,这个期间不应该停止支付申请人的工伤待遇。且申请人在2012年11月8日就工伤费用及加班费向洛阳市仲裁委提出仲裁并经仲裁,并向法院提出起诉。在2013年12月6日向就工伤待遇期间的福利待遇向洛阳市仲裁委提出过仲裁申请,并且洛阳市仲裁委在十二月10日洗发了不予受理通知书。而后因不服裁定提起诉讼。

但二审法院却认定“虽然李伟杰在餐厅摔伤已认定为工伤,但因李伟杰、郑州铁路局对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下发的河南省劳鉴2013年78号鉴定结论书均有异议且已申请再次鉴定,而最终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并未作出,李伟杰应享受的工伤待遇无法确定,并且李伟杰在劳动仲裁时并未要求支付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该请求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处理,一审对上诉人李伟杰主张未作处理,并无不当,李伟杰可待最终的鉴定结论作出后再另行主张。”

二审法院故意混淆“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与“伤残等级待遇”两个概念,以致遗漏了申请人的诉讼请求。根据民诉法二百条的规定应该属于再审的情形。

三、二审法院对基本事实的认定证据证明,且对于申请人申请调取的关键证据没有予以调取,且据以认定事实的证据系被申请人伪造。

自铁道部铁运〔2000〕7号《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实施以来,被申请人郑州铁路局从未根据以上的管理规程制定过关于如何安排全局机车乘务员每月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的任何相关规定。因此,全局的机务段也就从未安排过全局机车乘务员每月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根据《证据规则》对于此项证明责任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有被申请人举出证据,但是被申请人并没有提供相关证据。

申请人有证据能证明被申请人提交的工时考勤记录表系伪造。

加盖有出退勤值班员公章的司机手帐和司机报单详细的记录着火车司机的工作过程(加盖的值班员的章是其职务行为,代表单位)。被申请人提交的所谓的考勤表其所谓的的大休班时间段里,在申请人有行车工作记录和上岗培训记录存在。

被申请人对申请人采用的《洛机段办(2013)第45号文----罚款规定》为依据考核罚款申请人的行为无效,应当返还。

被申请人指定申请人应得工资中的几项之和称为“捆绑工资”,以其为基数根据自定的规章制度考核职工,从“捆绑工资”中扣款,扣完之后的“捆绑工资”称为“捆绑奖金”,实际是用职工自己应得的工资奖罚职工自己。

被申请人把工人违反劳动纪律、规章制度的情形分为A、B、C、D等类型称为安全信息,凭此对工人进行罚款,机务段每个干部每月都有任务定量必须扣工人几个A几个B。被申请人“克扣”工资的方式有:

(1)标价克扣:即明码标价违反哪条规定罚款多少钱;

(2)以扣分形式克扣:每个职工按100分,规定违反哪条规定扣多少分,并将工人按分数分为一、二、三类,1分折算扣多少钱,实质还是扣钱;

(3)以其他形式克扣:考试不及格、岗位素质培训、待岗形式、追责形式等。

(4)同时核减火车司机完成的安全百趟的数额,而这个安全百趟数额是另发奖金的。(该项证据也多次申请一二审法院调取,但被申请人同样拒不提供。)

2008年1月15日国务院下令废止《企业职工奖惩条例》后,企业对职工罚款已找不到法律依据,所以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制定的劳动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规定且无民主程序,因此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理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顺便指出,被申请人对其制定的文件(【2013】第45号)也当庭予以否认,这种行为其性质恐已超越一般的诉讼策略范围了,作为一家央企分支机构,被申请人应当具备起码的责任态度,该文件如果不是被申请人制定,难道是申请人伪造不成,果如此,申请人愿意申请启动刑事侦查程序,以确定该公文是否被申请人所制定,双方视调查结果各自承担相应责任。

申请人多次向法院申请调取“ 1、出勤、退勤打指纹的原始电子记录; 2、司机报单; 3、每月计工室根据司机报单统计的原始电子工时单记录; 4、历年的安全百趟电子记录; 5、工资分配方案(计件工资的由来);6、出、退勤,学习,培训,考试,待乘的所有的登记薄;7、自2008年以来的被上诉人制定的《洛阳机务段违章违纪考核标准及考核程序风险管理办法》的相关文件;8、2000年5月以后被上诉人制定的《关于安排机车乘务员大休班的文件规定》和应安排过本单位轮乘制机车乘务员大休班的登记薄。”这些关键证据,但是被申请人没有提供,按照我国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被申请人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但是二审法院对这并没有让其承担相应后果。

申请人真不明白,什么魔力让堂堂的洛阳市一、二审人民法院,在郑州铁路局的面前表现得竟像两条断了脊梁骨的看门狗,主人叫朝东,就绝不敢朝西;被申请人郑州铁路局怎么胡说,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怎么胡判。

综上所述,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第一、二、三、五、六、十一项的规定,恳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本着有错必纠的原则,撤销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依法再审本案,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李伟杰
2014年10月28日





另附:再审申请书三份。


[ 本帖最后由 工评社 于 2015-6-27 14:38 编辑 ]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70 河南省高院民事裁定书 (2015)豫法立二民申字第00281号 2015.5.8.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71 向河南省高院信访局投诉书 2015.6.12.李伟杰投诉


投 诉 书


   
投诉人:李伟杰,男,45岁,高中,汉族,火车司机,住洛阳市瀍河区×××路×××,身份证号码:41042119700409×××,电话:15303795912

被投诉人:郑州铁路局, 法定代表人:张军邦  职务局长,住所地:郑州市陇海中路106号,  邮编:450052   联系方式:0371-68322050

投诉事项:不服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以及河南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2015)豫法立二民审字第00281号的裁定。在一审、二审、再审的审判过程中,所有法官均故意偏袒另一方当事人,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

事实与理由:投诉人因与被投诉人郑州铁路局(以下简称‘被投诉人’或‘用人单位’)劳动争议一案,经初、终审两级法院审理终结,向河南省高院申请再审又被驳回,但初、终审两级法院的判决和省高院的裁定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中,(第二)、(第三)、(第五)、(第六)、(第八)、(第十一)、(第十二)、(第十三)项的规定,故依法向河南省高院信访局提出投诉!

没有任何行为比起法官的徇私枉法对一个社会更为有害的了!

由于此案的初、终审判决枉法判决,再审申请又被枉法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等事项太多,以下只选择其中几个颇具典型的枉法判决及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事项进行阐述。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看,关于投诉人李伟杰工伤治疗期间的待遇问题,也就是“停工留薪期” 的待遇问题,看国家是如何规定的;被投诉人是如何执行的;两级法院又是如何判决的;河南高级人民法院是如何裁定的!

我国《工伤保险条例》,是由2003年4月27日由国务院令第375号颁布,2004年1月1日生效实施,并于2010年12月20日由国务院令第586号修订后重新公布的。修订的部分,自2011年1月1日生效。

    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33条规定:
“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
  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过12个月。伤情严重或者情况特殊,经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不得超过12个月。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后,停发原待遇,按照本章的有关规定享受伤残待遇。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满后仍需治疗的,继续享受工伤医疗待遇。
  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
   《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八条规定:“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确认需要治疗的,享受本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工伤待遇。”

投诉人于2012年4月28日在襄北出勤,到公寓食堂打饭时摔倒致伤后,所在单位一不依法向相关部门申报工伤;二不支付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三不依法支付原工资福利待遇。投诉人受伤前的12个月平均应付工资为7323.9元,受伤后所在单位每月仅实际支付给投诉人633元至1000余元。因家中四口人就投诉人一人工作,家庭生活入不敷出,一下就直降到极度贫困的境地。于是,投诉人于2012年7月16日向河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申请工伤认定。2012年9月28日由郑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做出工伤认定书,认定投诉人此次伤害为工伤。

在郑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做出工伤认定书,认定投诉人为工伤之后,所在单位仍然我行我素,既不依法支付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也不依法支付原工资福利待遇。投诉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于2012年11月8号走进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大门,递交了一份《劳动仲裁申请》寻求救助。

在投诉人一家生活处于借钱医疗、借钱生活的极度贫困、万分窘迫情况下,所在单位2012年12月26日提出与投诉人签订了一份关于投诉人停工留薪期待遇问题“协议”。我们一家将此“协议”称之为“救命的协议”,投诉人所在单位明确表示,如果不签此“协议”就维持现在的工资支付状况,待打完官司再根据“裁定”或法院判决该怎样执行就怎样执行。

这就是今天的郑州铁路局的党员干部们说出的、比黑社会成员、比地痞流氓还要卑鄙无耻的话。单位每月就给我几百元的工资,不按照投诉人所在单位的意思签订此“协议”我一家四口能等得下去吗?

以上所说的“协议”,也就是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页所说的——“原审查明……2012年12月26日,李伟杰与郑州铁路局洛襄运用车间就停工留薪期待遇问题达成协议,约定:1、乙方(洛襄运用车间)每月支付甲方(李伟杰),每月实付工资5957元,自2012年4月28日至2013年4月27日止(支付工资款应减去已支付的工资);2、甲乙双方自签字之日起,甲乙双方均放弃仲裁、上诉、判决的权利。……双方均在该协议上签字并按手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
——“69、以给公民及其亲友的生命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或者以给法人的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为要挟,迫使对方作出违背真实的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胁迫行为。
     70、一方当事人乘对方处于危难之机,为牟取不正当利益,迫使对方作出不真实的意思表示,严重损害对方利益的,可以认定为乘人之危。
     72、一方当事人利用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与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

在投诉人遭受单位胁迫、乘人之危、显失公平等情形下与其签订的所谓“协议”公平吗?合法吗?有效吗?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5页第2行至第6行的判词如是说:——“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所认定事实一致本院认为:李伟杰发生工伤事故后,双方于2012年12月26日就停工留薪期待遇问题达成的协议,该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应依约履行。”

该“协议内容”真的“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吗?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确认需要治疗的,享受本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工伤待遇。”

根据以上规定,“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确认需要治疗的”还可以继续“享受本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和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工伤待遇”。

郑州铁路局可以违反国务院以上规定用签订《协议》的形式限制一个6级以上工伤职工“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期限为1年吗?法律依据是什么?郑州铁路局有权用与职工签订《协议》的形式否定国务院的规定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七十一条明确规定:——“国务院各部、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审计署和具有行政管理职能的直属机构,可以根据法律和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在本部门的权限范围内,制定规章。部门规章规定的事项应当属于执行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的事项”

郑州铁路局很厉害,可以毫无根据地用强迫职工所签的一纸“协议”凌驾于国务院的规定之上。请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算不算法律?郑州铁路局违反《立法法》的以上规定算不算违法?

郑州铁路局无知尚可理解,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知法犯法算怎么回事?公然枉法,究竟拿了郑州铁路局多少黑钱?

(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8页倒数第4行至第10行:“虽然李伟杰在餐厅摔伤已认定为工伤,但因李伟杰、郑州铁路局对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下发的河南省劳鉴2013年78号鉴定结论书均有异议且已申请再次鉴定,而最终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并未作出,李伟杰应享受的工伤待遇无法确定,并且李伟杰在劳动仲裁时并未要求支付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该请求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处理,一审对上诉人李伟杰主张未作处理,并无不当,李伟杰可待最终的鉴定结论作出后再另行主张。”

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认定为工伤的决定后发生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间不停止支付工伤职工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

郑州铁路局自始至终都不支付工伤职工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也不按国务院的以上规定支付投诉人原工资福利待遇。而本案中的不支付“工伤职工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与不支付投诉人的“原工资福利待遇”都具有不可分性质,同时也都是国务院明文所规定且必须遵照执行的。

 另依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六条之规定:企业职工依法享受的探亲假、婚丧假、产假等国家规定的假期以及停工留薪期间不计入年休假假期。据此原告在停工留薪期内应休的13天年休假应折算成 300% 的本人工资。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国务院的规定置之不理,而甘愿冒着风险顶风枉法,一味袒护违法乱纪侵害职工合法权益的郑州铁路局,还配叫“人民法院”?

李伟杰在餐厅摔伤已认定为工伤,根据国务院令第375号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33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

按照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支付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与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伤残鉴定什么相干?换句话说,“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与“伤残等级待遇”不是一回事,投诉人在本案的诉讼请求中没有“伤残等级待遇”这一项请求。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待最终的(伤残)鉴定结论作出后再另行主张”的判决,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一项所规定的——“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属人民法院应当再审的“情形之一”的规定。

国务院明文规定,“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间不停止支付工伤职工治疗工伤的医疗费用”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什么要让投诉人“待最终的(伤残)鉴定结论作出后再另行主张” 工伤治疗期间福利待遇?

如此这般的公然枉法,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是不是太藐视法律了?

    众所周知,“贪赃”必然导致“枉法”,而“枉法”的目的往往就是为了“贪赃”。否则,冒着风险“枉法”就没有任何目的和意义。没有“目的和意义”的事只有神经病患者才会去干,一般正常人是不会去干的,具有严密逻辑思维的法官们更是绝对不会干。

其次,关于投诉人要求补发2000年5月至2012年5月1日前未休的休息日依法按休息日加班费的诉讼请求的问题。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8页第11行至15行的判决词说:——“另按照劳动法关于休息日的规定,只有在法定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才应当支付加班工资,而李伟杰主张的大休班并非劳动法强制要求的休息日,李伟杰主张未安排大休班应按加班处理的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该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7页第11行至17行的判决词说:——“同理上诉人主张的出退勤乘坐汽车的时间按照加班支付加班费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综上,李伟杰要求按照受伤前6个月的平均工资7621.4元/月的标准,将外段休息时间(待班休息时间、车上体息时间、吃饭时间、学习培训考试时间及出退勤乘坐班车时间均计入工作时间,由郑州铁路局补发自1996年10月至2012年4月期间由此产生的劳动报酬及加班费和经济补偿金4368093元的上诉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以上判决真是利令智昏一派胡言!

铁道部办公厅于2006年3月1日起实行的《铁路机车单司机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对此都有专门的规定。

铁道部《铁路机车单司机管理暂行办法》:
——“第七条 担当客货运牵引任务及动车组任务一次出乘作业时间(含出退勤工作时间),客运列车超过8小时,货运列车超过10小时的应采取双班单司机执乘。
第二十条 单司机执乘一次作业时间定额一般按以下规定掌握:1.实行单班单司机执乘的铁路局根据具体情况制定;2.实行双班单司机执乘的:客运列车按旅行时间不超过15小时加出退勤工作时间,货运列车旅行时间不超过16小时加出退勤工作时间(一次旅行时间超过上述规定的可采用三名司机执乘)。
     第二十二条 双班单司机执乘的司机,其在机车上非执乘时间计算为工作时间,但不计算为连续工作时间。其他工作时间的计算仍按现行规定执行。”

铁道部《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第一百条第一项也明确规定:
(一)一次连续工作时间标准(包括出、退勤工作时间,以下同)
   《国家铁路劳动者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办法》第九条 其它有关问题:(五)铁路企业因生产特点,需要实行轮换值班制度的,值班时企业发生的时间计算工作时间。
铁道部以上规定算不算“事实和法律依据”?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贪赃枉法的程度真是到了要钱不要命,无法无天的地步了!

针对铁道部的以上规定,投诉人曾多次书面向一、二审法院申请调查取证,但法院就是不调查不取证。或许已经调查取证了,但因对被投诉人不利,而没有采用。

投诉人真不明白,什么魔力让堂堂的洛阳市一、二审人民法院,在郑州铁路局的面前表现得竟像两条断了脊梁骨的看门狗,主人叫朝东,就绝不敢朝西。被投诉人郑州铁路局怎么胡说,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怎么胡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企业因生产特点不能实行本法第三十六条、三十八条规定的,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可以实行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 的规定,铁道部制定了铁运〔2000〕7号《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其中,第一百条规定:——“机车乘务员的劳动和休息时间,应符合下列要求: ……(五)实行轮乘制的机车乘务员每月应有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  铁道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给全国机车乘务员制定的“每月应有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不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吗?铁道部按《劳动法》的规定而制定的机车乘务员“大休班”时间难道不算法定休息时间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二项规定:——“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

郑州铁路局不按铁道部的规定给全局的机车乘务员专门制定“每月应有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的实施细则,也不给全局的机车乘务员安排法定的“大休班时间”,投诉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二项的规定向郑州铁路局追讨加班工资难道不对吗?

这就好比全国所有的部门法都是根据国家宪法的规定而产生的一样,否认部门法便是否认国家宪法。同样,铁道部关于“机车乘务员的劳动和休息时间”的规定也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九条“企业因生产特点不能实行本法第三十六条、三十八条规定的,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可以实行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的规定而制定的。违反铁道部制定的关于“机车乘务员的劳动和休息时间”的规定的行为,同样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行为。

另外,《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第一百条第一项明确规定:
——“(一)一次连续工作时间标准(包括出、退勤工作时间,以下同),客运列车不得超过8小时,货运列车不得超过10小时。机车乘务员的便乘时间,不计入连续工作时间内(随货运列车或无卧铺客运列车便乘时除外)……。”

    以上的“机车乘务员的便乘时间,不计入连续工作时间内(随货运列车或无卧铺客运列车便乘时除外)”投诉人一般主要是随货运列车便乘很少随客运列车,就即便随有卧铺的客运列车便乘,按规定只是不计算“连续工作时间”,但也要计算为工作时间的。所谓便乘,即在车上休息睡觉。被投诉人只将从开车到停车这段具体的“作业时间”的60%作为投诉人的工作时间,而“准备结束时间”和铁道部规定的“ 出、退勤工作时间”就不按规定给投诉人计算工作时间,明显违法。

请问,按照“区间作业时间”的60%作为投诉人的工作时间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自铁道部铁运〔2000〕7号《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实施以来,被投诉人郑州铁路局从未根据以上的管理规程制定过关于如何安排全局机车乘务员每月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的任何相关规定。因此,全局的机务段也就从未安排过全局机车乘务员每月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

这在全郑州铁路局的机务系统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项的规定,“众所周知的事实” 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时,依法应当查明的是郑州铁路局根据铁道部铁运〔2000〕7号《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第一百条关于“机车乘务员的劳动和休息时间”制定过什么具体的管理实施细则。而不是仅凭被投诉人临时给投诉人一人现编(伪造)了一份所谓的“每月都安排了李伟杰48小时的大休班时间”就违反法官的职业道德昧着良心作枉法判决。

    毋庸讳言,投诉人对这样的判决的内心评价是“利令智昏”。

一个偌大的郑州铁路局,就连关于“机车乘务员的劳动和休息时间” 管理实施细则都没有制定,怎么好意思腆着脸说出,每月都安排全局成千上万的“机车乘务员的劳动和休息时间”的呢?

郑州铁路局敢公开对全局的机车乘务员说“每月都给机车乘务员们安排了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吗?就是借他100个胆,郑州铁路局绝对不敢。只敢用钱铺路后,躲在阴暗的角落对李伟杰一人小声说说罢了。

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已知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能推定出的另一事实是:——郑州铁路局应当而且必须制定关于“机车乘务员的劳动和休息时间” 《管理实施细则》,因为铁道部铁运〔2000〕7号《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第134条明确规定:——“本规程由铁道部运输局负责解释。本规程自2000年5月1日起施行。铁路局可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制定实施细则。”

事实是,郑州铁路局从未根据铁道部铁运〔2000〕7号《铁道部机车管理规程》的规定制定过关于如何安排全局机车乘务员每月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实施细则,因此,郑州铁路局全局的机务部门也从未安排过机车乘务员每月1~2次48~72小时的大休班时间。

亦因此,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的判决只不过是顺着被投诉人的意思而作出的枉法判决而已。至于为什么要“顺着被投诉人的意思而作出的枉法判”,这同样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

2014年1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说:
——“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但一些案件的处理就偏偏弄得是非界限很不清楚。一个重要原因是少数干警缺乏应有的职业良知。”


习近平主席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当前司法领域的弊病,说明中央也知道当前中国司法腐败的情况。因此,投诉人有信心将此维权案一直打到北京去。到时候看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如何解释对本案的枉法判决。

再其次,关于投诉人超时工作的诉讼请求问题。

投诉人在一审诉状的第二页倒数第8行至第三页第9行曾专门强调过,被投诉人在洛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仲裁庭上已公开承认——“因为投诉人工资中已经发放过法定节假日加班补贴,扣除法定节假日后,投诉人的月平均工时应为174小时,计算公式为(365天-104天双休日)×8小时/日÷12个月=174小时”。国家规定从2008年1月1日起,法定工作时间为月平均166.6小时,而被投诉人至今还按月平均174小时给投诉人以及同事安排工作。

现洛劳人仲案字(2013)第38号”《裁决书》第3页还白纸黑字的记载着以上这段话。就连被投诉人都承认现在“扣除法定节假日后,投诉人的月平均工时应为174小时”,同时还附有投诉人郑州铁路局的计算公式——“计算公式为(365天-104天双休日)×8小时/日÷12个月=174小时”。
而到了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7页第6行至第8行就被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改成了“根据现有的考勤表计算李伟杰的月均工作时间并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166.6小时”。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是这样的只顾“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不管处在水深火热中的投诉人一家四口每月几百元生活费的艰难挣扎。
被投诉人当庭承认“扣除法定节假日后,投诉人的月平均工时应为174小时”,而二审法官却说:“根据现有的考勤表计算李伟杰的月均工作时间并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166.6小时”。如果让广大网民来评价会怎么说?

在在其次,关于投诉人学习、培训、考试时间应视为工作时间的诉求问题。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其(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7页第1行至第3行的判决词明确表达:

——“火车司机是特种作业者,依照劳动法的相关规定,必须经过专门培训并取得特种作业资格,故李伟杰应定期或不定期的接受培训及考试,学习培训也是提升劳动者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的有效手段,”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以上判决词强烈、明确地表明,被投诉人安排投诉人参加“学习、培训、考试” 的原因或理由,是为了“提升劳动者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众所周知,“提升劳动者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属于因生产经营和工作的需要。而不是为了其他的原因。

毫无疑问,如果投诉人不参加“学习、培训、考试”,就不可能“提升劳动者理论水平和操作技能”,因此就会直接影响“生产经营和工作”。

2007年8月28日铁道部令第30号公布  自2007年9月1日起施行的《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规则》第八章 附则第42条第二款明确规定:
——“工作时间:原则上以现行各种班制、乘务交路规定的工作时间和铁路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为依据。若不在规定的工作时间内,但属于因生产经营、工作需要而临时占用的时间,也视为工作时间。” (见‘国务院部门规章’ http://www.chinalaw.gov.cn/artic ... 0080100039888.shtml

铁道部令第30号公布的《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规则》第九十三条规定:
     ——“本规则附件与本规则具有同等效力。本规则所规定的文书格式由铁道部统一制定。”

     第九十四条规定:——“本规则由铁道部负责解释。”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其(2014)洛民终字第1656(1657)号民事判决书第17页第4行的判决词说:“因此本院认为单位组织学习、培训、考试时间不应当计入工作时间”,凭什么?利令智昏?

以上第九十四条明确规定:“本规则由铁道部负责解释”。

按级别来说,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无权对铁道部的法规性文件作出相反意义的解释或定义。如此简单的一个常规性问题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如此逆天的枉法判决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敢作出?法律是显露的道德,道德是隐藏的法律。难道,再坚强的堡垒也敌不过金钱的侵蚀吗?

在本案的审理中,不知被投诉人郑州铁路局究竟送出了多少黑钱,使得本案的审理从劳动仲裁到一、二审法院都甘愿冒险为其顶风作案,一边倒的作枉法裁决、枉法判决。还真有点不要命的气势。

最后再说说,关于《国家铁路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若干规定》(铁劳[1994]166号)第九条:“铁路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超过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的计算基数暂定为基本工资部分。即:实行企业工资制度的为本人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的问题。

这个问题需从两个方面来进行阐述。一个方面是,铁劳[1994]166号是由铁道部于1994年12月27日公布,1995年1月1日起实施的。该文件制定的时候所依据的国家法定工作时间为186.6小时。

从1995年3月25日、2000年3月17日到2008年1月1日,国家法定工作时间已经过三次修改。法定年月平均工作时间也分别改为169.3小时、167.4小时和166.6小时。也就是说,二审法院根据铁道部的此法律文书作出的判决,由于此文书制定时所依据的国家法定工作时间已经国家进行了多次修改(变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二项的规定:——“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另一个方面,铁路实行的是结构工资制,职工工资由技能工资、岗位工资、工龄工资、效益工资及各种奖金和政策性补贴、津贴所组成。铁道部只以“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作为职工计算加班费的计算基数明显违反我国《劳动法》关于“工资”的立法规定。

    针对全国类似铁道部以上对《劳动法》中规定的“工资”的错误理解和错误执行的情况,1995年8月4日劳动部向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劳动(劳动人事)厅(局)、国务院有关部门、解放军总后勤部生产管理部印发了劳部发[1995]309号《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第53条专门指出:——劳动法中的“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国家有关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以货币形式直接支付给本单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一般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以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工资”是劳动者劳动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所以,原铁道部只以“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作为职工计算加班费的计算基数既没有法律依据,同时更是违法的。

因此,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所作出的维护支持铁道部以“岗位工资、技能工资两项之和”作为职工计算加班费的计算基数的判决是错误的。同时,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2015)豫法立二民审字第00281号的裁定同样也是明显错误的。

综上所述,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南省高院在审理本案时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第三)、(第五)、(第六)、(第八)、(第十一)、(第十二)、(第十三)项的规定,特向河南省高院信访局提出投诉,以维护法律尊严,维护投诉人的合法权益。我相信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此呈
河南省高院信访局

投诉人:李伟杰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二日



附:
1、一、二审判决书和高院的裁定书复印件各1份。
2、本投诉书副本1 份。
3、司机手帐、考勤说明1份(证明被投诉人制作伪证据)。
4、赵钰涛律师《致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段长赵建华的公开信》1份(证明投诉人的月工作时间已超166.6小时)。
5、《机车乘务员的怒声与心声》1份(证明被投诉人仅将我实际开车时间的60%作为我的工作时间更加不对)。
6、《数字预警机车乘务员超劳》1份(证明机车乘务员平时的工作时间的统计是按照出勤到退勤)。
参考:当代中国工运目录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7148

TOP

 71 1234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