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我们需要对哪些东西进行翻译?

我们需要对哪些东西进行翻译?

作者:光辉十月

现在大家中能进行翻译的人手多了起来,不断有人翻译出新的关于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的文章,它们出现在各种不同的网站上。但在这些作品中有许多问题,其中选材问题尤为突出。翻译水平虽然有限,但它会在不断的翻译学习中逐步提高,可是如果选材上出了问题,那么不仅对别人没有什么较大的贡献使别人从中受益,而且实在是浪费了时间(尽管练了外语)。单凭个人兴趣爱好去选择,虽然会有速度但也会偏离群众需求。

       那么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材料或文献去翻译呢。现在大家都主要是英语人才居多(这里也拿英语翻译为例,其他语种可以类比),那么大家可以从MIA文库(http://www.marxists.org/)中寻找。在文库里有太多东西可以做,也有必要去做。不一定要一上来就把某某的大著翻译出来,可以先从他们的一些比较短小的篇章着手,或对长著进行摘要式的简单翻译。所谓各派可以分工去做,毛派翻译毛主义者的,托派翻译托主义者,等等。在这些作者当中又要重点的将他们关于历史革命上重大事件的相关文章先行做出,这些文章的价值较大。

       至于关系到当今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消息和文章,可以挑选重点的翻译,例如委内瑞拉以及一些拉美国家、尼泊尔以及欧洲的左派政治。这些文章不一定要从一家得来,可以从不同的地方获取以便开阔大家的视野了解国际上一些组织的政治态度。对于一些国际组织尽量直接找到他们的理论性强一些的文章翻译,有时候时评这东西太浅不是能真正反映问题(有些只是代表其中的某个支部意见而已)。至于国外关于中国方面的文章,尽量避免出现不和谐的地方。如果遇到不和谐的地方可以跳过只摘取文章的精华部分。

        而如果有人中译英的能力也有的话,可以将一些我们大家公认具有代表性的文章翻译出来给外国同志们看看。这有助于国际经验的交流与合作。

       这是本人的一些个人观点,在这里提出来希望有志之士一起来讨论这个问题。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TOP

一组讨论

丁:

支持。可考虑译述的形式,即把外国几篇讲述同一事件的时评文章摘译有价值的段落(事件报导及某个见解),加上几句适当、适度的评论(例如这次事件对国人最大的意义在那里),整理成文。翻查80-90年代的《新苗》杂志国际栏,多採用这种方法。《十月评论》多用整篇译出的做法,有时往往把没什么正面价值的东西也介绍进来。当然,对于理论探讨性质的文章适宜全译或摘译。


1.带着目的(加强具有初步觉悟的无产者的视野,从国际时事认清大势,懂得举一反三,等等)去做翻译工作,避免「别人有要求我就译」的做法;

2.对于理论性文章,最好选择有代表性、有启发性的东西,例如〈了解帝国主义:过去与现在、旧和新的统治方式〉,可了解当今国际左派知识界对帝国主义理论的新观点和争议点,就值得翻译;反过来,一些马克思主义ABC的东西,是某派头人用来证明自家最正确最有预见的长文,适宜放弃。除非是制作某人某派的文库,否则应缓行。

还有一点:即使有心为某革马小手电搞中译的农村青年,应坚持100%义务工作,部份有失和谐的文章的中译工作,要三思而行;最好请小手电另请港台、海外华人来做;老外不知轻重,我们就要讲明白。

3.目前更需要反映运动原生态的文字记录,例如访谈、回忆(含反省、总结也可)、提纲一类文件。这个工作的意义张兄和黔兄已谈过,不多说了;

4.可从国外时事编译开始,培养自己的文字能力。而且,鉴于和谐地区左派文化的异常贫乏和国族左派「不知有汉」、「夜郎自大」的心态,这项工作特别重要;

5.部份国外左派文章,如大段落反映该宗派没什么价值的观点的,应选择删掉段落,或考虑是否值得译出。例如有朋友译了斯巴达克同盟谈和谐近年发展的长文,分析很一般,最要命的是文章结论认为还未变天要无条件保卫云云...试问引介这篇文章于国人有何益处?






红草

我的意见如下:

像已翻译出来的CWI的不少文章,例如:
《[CWI法国支部] 群众抗议震撼法兰西》《[CWI加拿大党员] 中国农村——定时炸弹》《“崛起的波澜”抗议中国私有化》《美国对北朝鲜的让步(瑞典支部的)》《委内瑞拉革命的下一步是什么?》
这些文章属于时政评论性质的,宜少宜精,只需一两篇(但自己要选最能反映政党的全面态度的)就可以看出主要问题了——只是为了达到介绍的效果,实际上从这部分东西里基本学不到什么。

如果要让和谐无产者的先进部分有所学习,如张同志所说的是斗争经验介绍和理论点拨一类的,阶级斗争经验介绍——罢工斗争(如利物浦反人头税斗争、各个较有代表性的现代当代罢工斗争等等),革命斗争(如2000、2001年阿根廷革命,玻利维亚1952年等等)。至于什么人什么理论比较好,这一点我也没把握,请前辈多指教。目前我只是学习着曼德尔的理论,其它的当代作者我尚不清楚情况。

多加强学习,最好发展自己编译的能力,就是说对原著进行一定的筛选、补充加工。

TOP

即使有心为某革马小手电搞中译的农村青年,应坚持100%义务工作

————————————————————

因为接受境外资助可能要吃官司的。我们好话说尽,“雄心勃勃”的青年们请勿一意孤行。从自私的角度说,进了号子还怎么在左翼圈子里争地位、“打出名堂”以及荣华富贵……呢?请慎言、慎行。


有的青年是存了侥幸心理。有的则是因为网络的存在,而有自由的幻觉。


对牛逼大发怎么都不听劝的人,其他的共产主义者要多留神。别搭话,不来往。免得被牵连。水可能很深……






如有些境外小手电搞的针对和谐或有关的网上联署丶集体发信一类呼吁,农村青年目前最好不参与,心里表个态就可以了。这决非无为主义,青年的才能精力要用在点子上。有些工作属细水长流(例如编个老托文选),却偏偏没人有耐心去干。


1985-86的宽松之後是1987的收缩;
1988-翌年的亢奋换来三年高唱主旋律;
1998开始整顿散漫的自由主义以及不和谐的左翼......
在基本格局不变的情况下,这种收-放-收-放的循环一定会继续,
所以大家要有心理准备,不要心存侥幸,说不定很快举牌丶清场......


晨星


本来想翻译国际马克思主义委员会(IMT)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的,后来因为惰性停止了,看来惰性有时候不是坏东西。


biaogang

决议这东西,每个派别都能出一堆,大多无用。详细的斗争经验介绍可是少的可怜。

哪位知道有较多斗争资料的外文网站?恳请贡献。这些东西太难找了






“斗争资料”,第四国际书记处的英语网站有很多活动分子的采访,这些采访至少值得整理,看看有哪些需要翻译。虽不全是斗争经验的介绍,但许多是当事人的谈话,反映出背景、心态和总结,值得了解。

地址在红草那个站的英语站集锦,自己去找。

我看,要特意去找斗争经验的介绍性专文,大概难。得在这些谈话里抠。很多左翼分子想都想不到斗争实践的细节需要搜集整理发表,他们被“学术气”、“学术语言”腐蚀得根都烂了。有些资料形成文字了,但未必被放上网(常常也因为不够“学术”)。

TOP

谁还记得英国的那个《革命史》期刊的网址?请贴出吧。这个站很值得筛选一些资料。
——————————————————————————————

http://www.revolutionary-history.co.uk/  





QUOTE:
原帖由 晨星 于 2007-6-5 14:37 发表
《革命史》好象要收费?
——————————————————————————
新出刊的杂志总要收费的吧,但它上传有不少过往期刊。

我刚看了一下,第一卷中就有“被隐藏的西班牙内战史”,似乎很好。

TOP

战斗队员

翻译远较其他基本整理工作费时费力,所以翻译资料应抓住重点。不必雄心勃勃非要翻译一整本书,而应先选择最重要的几个章节,把基本事实介绍清楚。

假如一本记述某某事件的书,作者是什么教授,资料详细但夹杂很多教授的屁话。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自己有一定的分析能力,可以干脆以编译的方式,拿教授的劳动做基础,自己编写一个小册子类型的东西,以3-5万字至7-8万字为限,扔掉原作里那些思想垃圾。
〓〓在夜里潜行〓〓探索真相、真知、真理的解放道路〓〓

TOP

我把相关讨论整理一下作为翻译的注意事项好了。不过最近貌似没什么时间。

TOP

在毛左派的“星火共运论坛”网站上注册了ID,觉得他们的翻译搞得不错。

TOP

法西斯、纳粹代表性人物的作品需不需要翻译?现有的中译太少。纳粹小青年不少,但是他们弄的资料大多是军事方面的

TOP

引用:
原帖由 biaogang 于 2008-6-28 15:23 发表
法西斯、纳粹代表性人物的作品需不需要翻译?现有的中译太少。纳粹小青年不少,但是他们弄的资料大多是军事方面的
法西斯群众运动的资料和文件极端需要翻译。但必须从现有力量出发。那么多正面介绍工斗经验的资料还没着落。得把挖掘本阶级的经验教训放在第一位。


至少,先把我发上来的繁体竖版墨索里尼自传、他参加一战时的日记打字为简体版。

TOP


为什么花这么大精力整理建国初期的东西

老张
建国前后,1947-1953


只是为了做反面教材,分析改良陷阱?


老张
新民主主义

和谐走上消灭资产阶级的道路,并非必然

而新民主主义的劳资协调,劳资之间做传话人、中间人的自我定位,今后100%要重复。这个是必然。

看TG如何在资、工、农、有产官僚、主流文化人之间动作


老张
反面教材很需要的……

坏事多得很,哪里看得过来。斗争中对手会如何做,会如何分析、如何思考,各种后果如何互相影响,这些需要仔细搜集。分析。做出简明的结论。


老张
花这么多精力观察报道尼运动,不是为了猎奇

实话说是保命


老张
泛左的军事力量如何介入阶斗,成员心态如何演变。阶级的不同部分如何看待它的介入

太需要了解了

不能像菲律宾的左翼一样,出了事就是写呼吁书


晨星
尼泊尔的农村运动是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镜子,但和谐的农村太独特了


老张
不一定是农村的

城市、类城镇地带一样可能有泛左军事元素的存在


老张
不要一想到游击,就是几万人的红军大部队

10个人的革命军别动队,足够找到你家,1枪,晨星就不存在了

你去工人子弟学校讲课,半路就失踪

永远失踪。谁做的?不知道


老张
深圳被砍的维权分子,以后也许会经常发生

完全可能根本没背景,乡下来的土老板,找几个土流氓杀掉你

如何应付?得未雨绸缪啊

不能自我欺骗。躲在都市一角念叨什么激进左翼


沉氓
黑社会现在就是国家的补充

晨星

05革命不是有工人武装小组吗,社会革命党好象还有红色百人团对应保黄党的黑色百人团?

老张
有啊

晨星
革命的武装小队对反革命的武装小队?


老张
对付反革命的各种敌对行为

教训就是有革命的群众运动,就能战胜白色恐怖

首都市长一样杀狗一样做掉

一般的游击割据,只是自保组秀,给都市的泛左年轻小市民看,好象自己是“教父”似的,神秘又刺激。阶斗中能发挥什么作用?


老张
和谐第一波左翼炫耀这些照片里的游击队员很多年了

就是为了吸引都市青年。


晨星
摆酷?


老张
主要不是摆酷。是给你看:我们可以打破很多规矩,我们不怕交警、不怕单位的老板、不用低头。你看你住在上海,夹着尾巴像个小狗一样,一天复一天麻木活着。你看我们,我们差不多是超人了

biaogang
我的印象是,好像许多人都看不起各种亚非小国的资料,希望有欧美俄的资料


老张 22:56:02
你说的看重欧米俄,我知道

感觉是阶级社会对无实践左青的影响的思想折射

好象上流就是追捧欧米,左青也是

TOP

发新话题